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神医安道全 电视剧 热度 1807

地区:内地

类型:网剧 /剧情 /古装

导演: 冯哲

简介: 北宋末年,神医安道全常以奇怪的针灸之术治病救人。无奈金人攻宋,汴京围城,订城下之盟,其中有宋献出男女两具针灸铜人及浑天仪等议和条款。赵佶最宠爱的晋我公主得了顽疾,被太医令吕重俊宣布为绝症。安道全毅然北...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3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陈村发生诡异命案,村民议论纷纷。大理寺少卿李纲赶赴现场勘查,精通针灸医术的安道全一眼看出其中蹊跷,救活男孩,并提醒李纲有人是在练长生不老之术。任务失败,朵恩向斡离不请罪,并建议要研究长生不老之术,必须研究针灸铜人。李纲奉命押送针灸铜人以备针灸大赛之用,路遇朵恩埋伏,打斗中,一局男性铜人随押送的推车滚落在安道全藏身的山洞附近。天降铜人,安道全欣喜若狂。安道全意外被晋我公主射了一箭,两人从此结怨。安道全抵达汴京,在针灸大赛上一展身手,却惹得太医令吕重俊的不满,安道全因说铜人有误被赶出汴京。朵恩奉命来宋谈条件,赵佶气得要将谈和的事交给太子处理,晋我得知初恋情人朵恩已成大金驸马。

  • 吕重俊迟迟治不好晋我,安道全被请回汴京为晋我治病。乐和为安道全接风,安道全担心自己藏匿铜人之事暴露。晋我公主突然发病,安道全紧急扎针止住了公主的病情,遭到吕重俊的指责。晋我公主发病晕倒,吕重俊指责是安道全擅自施针的缘故,赵佶命蔡七要将安道全关进御酒坊。蔡京提示萧让,让安道全给自己治好面瘫,安道全并不愿意。李纲带手下蒙面着黑衣夜闯御酒坊,强行带走安道全。蔡七送棺材到醉杏楼,晋我收下发誓要送回给蔡京。李纲骗安道全说有杀身之祸,让他逃走躲起来。朵恩与蔡京密谈想要得到针灸铜人,会谈后蔡京怀疑朵恩的动机,派人监视朵恩。安道全转运针灸铜人时,被李纲人赃并获。吕重俊告知赵佶想要用活铜人法医治晋我公主。

  • 朵恩密会晋我公主,谎称只要有了铜人,金军就会退兵。安道全拦下晋我的马车企图脱身,他谎称自己外出是为了帮公主寻找草药,李纲被迫认同。吕重俊看中乐思尔作为活铜人对象,以能帮助公主治疗的名义骗乐思尔,强行将乐思尔扣押在太医局进行试针。斡离不要求朵恩假装与宋人和谈,再逼迫宋人交出针灸铜人。林太医为晋我检查,发现晋我的脉象平和了许多。晋我问起吕重俊替自己试针人的身份,林太医谎称是一个舞伎。安道全欲前往伏牛山,给晋我找一味药引。不料投宿到了一家黑店,三人都被拿住。撑爷要砍了他们做人肉包子,安道全说撑爷身患重病,活不过当晚。撑爷腹痛难忍,要安道全医治,安道全借机要挟撑爷先放了乐和跟李纲。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陈村发生诡异命案,村民议论纷纷。大理寺少卿李纲赶赴现场勘查,精通针灸医术的安道全一眼看出其中蹊跷,救活男孩,并提醒李纲有人是在练长生不老之术。任务失败,朵恩向斡离不请罪,并建议要研究长生不老之术,必须研究针灸铜人。李纲奉命押送针灸铜人以备针灸大赛之用,路遇朵恩埋伏,打斗中,一局男性铜人随押送的推车滚落在安道全藏身的山洞附近。天降铜人,安道全欣喜若狂。安道全意外被晋我公主射了一箭,两人从此结怨。安道全抵达汴京,在针灸大赛上一展身手,却惹得太医令吕重俊的不满,安道全因说铜人有误被赶出汴京。朵恩奉命来宋谈条件,赵佶气得要将谈和的事交给太子处理,晋我得知初恋情人朵恩已成大金驸马。

  • 吕重俊迟迟治不好晋我,安道全被请回汴京为晋我治病。乐和为安道全接风,安道全担心自己藏匿铜人之事暴露。晋我公主突然发病,安道全紧急扎针止住了公主的病情,遭到吕重俊的指责。晋我公主发病晕倒,吕重俊指责是安道全擅自施针的缘故,赵佶命蔡七要将安道全关进御酒坊。蔡京提示萧让,让安道全给自己治好面瘫,安道全并不愿意。李纲带手下蒙面着黑衣夜闯御酒坊,强行带走安道全。蔡七送棺材到醉杏楼,晋我收下发誓要送回给蔡京。李纲骗安道全说有杀身之祸,让他逃走躲起来。朵恩与蔡京密谈想要得到针灸铜人,会谈后蔡京怀疑朵恩的动机,派人监视朵恩。安道全转运针灸铜人时,被李纲人赃并获。吕重俊告知赵佶想要用活铜人法医治晋我公主。

  • 朵恩密会晋我公主,谎称只要有了铜人,金军就会退兵。安道全拦下晋我的马车企图脱身,他谎称自己外出是为了帮公主寻找草药,李纲被迫认同。吕重俊看中乐思尔作为活铜人对象,以能帮助公主治疗的名义骗乐思尔,强行将乐思尔扣押在太医局进行试针。斡离不要求朵恩假装与宋人和谈,再逼迫宋人交出针灸铜人。林太医为晋我检查,发现晋我的脉象平和了许多。晋我问起吕重俊替自己试针人的身份,林太医谎称是一个舞伎。安道全欲前往伏牛山,给晋我找一味药引。不料投宿到了一家黑店,三人都被拿住。撑爷要砍了他们做人肉包子,安道全说撑爷身患重病,活不过当晚。撑爷腹痛难忍,要安道全医治,安道全借机要挟撑爷先放了乐和跟李纲。

  • 晋我质问吕重俊乐思尔的行踪,吕重俊佯装不知。晋我一怒之下冲到太医局,听见房间里传来了叫声。吕重俊阻挡晋我,两人拉扯时晋我摸到了地上的一个铜铃。皇上和李师师赶到了太医局,晋我强行要求见试针的女子,吕重俊百般推诿。晋我坚持进入房间,却发现试针女子并非乐思尔。乐思尔被藏在房间内听到了晋我的声音,但由于被封住了哑穴,不能发声。撑爷感激安道全治好了自己的病,他设宴款待安道全、李纲、乐和,并坚持带着银子护送他们到汴京。乐思尔被吕重俊偷偷转移到了相国寺,骗乐思尔说晋我知道试针的事情。洪泽太担心兵营中缺少药材瘟疫蔓延,朵恩知道有一批药材要运送到汴京城,他准备劫持那批药材,计划被安道全识破。

  • 朵恩劫持了安道全,又知他是为晋我治病,于是放了他。吕重俊最后一针将乐思尔扎的晕死过去,晋我痛哭大骂吕重俊是刽子手。闻讯赶来的安道全紧急施救,将乐思尔救活。赵佶命赵桓为兵马大元帅,乘机夺取与金人谈判的权利。赵桓和众大臣讨论与金国交战之事,众大臣皆支持和谈,李纲支持交战。秦老将军向赵佶汇报军情,赵佶主和,不打算交出国宝。李师师为安道全接风,乐思尔跳舞助兴,乐和在酒席上给安道全、乐思尔许下婚约。安道全改变晋我的饮食习惯,寻找病因。赵佶去太师府见蔡京,要蔡京负责保护铜人的安全。

  • 赵佶见吕重俊和安道全,二人意见产生分歧,赵佶要他们合力医治晋我,安道全提出要去大相国寺研究铜人,赵佶应允。安道全给蔡京施针治疗面瘫,蔡京很满意。斡离不扮成朵恩的仆人,跟他一起约见成东桥。朵恩在酒里下蛊毒,斡离不和成东桥都中毒。朵恩和成东桥达成三日之后盗取针灸铜人的合作。乐思尔陪安道全上街买衣服,成东桥对乐思尔一见倾心。赵桓私下约见李纲,让他秘密训练一支百人骑兵队,以做和金人交战的前锋。晋我突然病发,李师师叫安道全赶来医治。

  • 朵恩来到汴京向皇上索要大量药材及太医,皇上听从吕太医的建议派安道全前往金营为金人治病。萧让偷听到蔡京和蔡七密谋要拿针灸铜人与朵恩交换条件,他说服安道全阻止蔡京。朵恩告诉安道全自己会设法推掉婚事,但金人攻打汴京不会改变。晋我去工部偷大相国寺的施工图,安道全对外谎称公主正在缝补衣服。成东桥准备后天动手,叮嘱朵恩去参加比武大赛。萧让和安道全赶去比武现场。五孔挑战大山,一番打斗后五孔落败,蔡京怀疑李纲借比武选将。

  • 朵恩出场便被晋我等人认出,安道全拜托大山、赵南中帮忙转移针灸铜人。慕容君兰与朵恩比试,晋我让李纲去制止。李纲邀请慕容君兰加入他的奇兵队,却发现她是女的。得知针灸铜人被盗,蔡京怀疑是金人所为。李纲一番勘查,推测是巴蜀山狼盗走铜人。朵恩有意赖掉答应成东桥的一千两黄金,斡离不督促朵恩筹备药材和郎中。众太医被蔡京威胁,只得答应去金营,名单上也有安道全的名字。萧让急着带安道全去太师府,安道全在街上诊治一个病情严重的小孩,匆忙医治后被萧让拽走。安道全怀疑那是霍乱,建议赶快采取措施,蔡京却不以为然。乐思尔求晋我帮忙留住安道全,盛怒下给了吕重俊一巴掌,被赶来的乐和带走,晋我昏过去。

  • 安道全来为晋我号脉,晋我劝他不要去金营,并去向赵佶求情。赵桓准备宴席其间去偷兵符。安道全叮嘱吕重俊将汴京出现霍乱之事告知皇上,赵佶拒绝晋我的请求。乐和、乐思尔、李师师为安道全求情,赵佶依然没有答应。安道全为众人诊治霍乱,晋我去见朵恩。蔡七在醉杏楼外等着抓安道全。朵恩向晋我解释之前的谈话,晋我逼迫朵恩答应留下安道全。乐思尔见到安道全,劝他不要去,安道全送她离开。安道全请求巡哨放他们通行,乐思尔甘愿追随安道全。李纲带着大山、五孔来见太子。蔡七赶来,蔡京出去与他会面,得知安道全可能逃跑了,将此事转告赵佶,朵恩却坚持要等。

  • 赵佶下诏免安道全之职,不许他再行医。安道全赶回来,赵佶、蔡京忙说下诏只是误会。安道全秘密告知赵佶汴京发生霍乱,赵佶传召蔡京、吕重俊,安道全提出防治措施。赵佶告知安道全针灸铜人失窃,之后离开。李纲没有找到兵符,赵桓欲带他去画室,刘总管回来说赵佶赶来了,赵桓叮嘱御林军不要泄露此事。朵恩建议不让安道全带队,斡离不不以为然。谈话间成东桥破窗而入,用匕首挟持斡离不,朵恩答应为他解蛊。蔡七将安道全带至住处,林太医告知安道全丢失的铜人是假的。朵恩谎称解除了蛊虫之毒,成东桥要杀朵恩,被斡离不阻止。成东桥带朵恩、斡离不来到山洞,朵恩借摸铜人去试针,发现是假的。慕容君兰逼婚,成东桥拒绝。

  • 乐思尔来送安道全,安道全让她放心。乐思尔、晋我和李师师三人一起赶去黄河边要带安道全回来,蔡七不肯放人,朵恩出面将安道全的名字划掉。朵恩私下告诉安道全金人会在十日之内出兵攻打汴京,希望他能保护好铜人。斡离不询问洪泽太三郡主的病情,要他三日内将三郡主治好,并和朵恩完婚,朵恩欲拒。洪泽太对落针位置不敢确定,想去汴京城见针灸铜人。朵恩告知斡离不自己利用安道全偷出铜人的计划,斡离不蛊毒发作,朵恩谎称他只是疲劳所致。赵佶质问安道全为何没有去金营,李师师为他圆场。赵佶告知安道全大相国寺被偷走的铜人实则是假的。成东桥在祭旗坡看到了乐思尔,他主动示好,大山看不过去和他吵了起来。

  • 安道全借给蔡京治疗面瘫之际,问蔡京铜人下落,蔡京无奈表示铜人被皇上拿去了。赵佶将铜人藏在画室,晚上准备临摹,安道全求助李师师帮忙进入画室。赵佶质问安道全来意,安道全表示要给晋我治好病,一定需要针灸铜人。安道全言语冒犯,李师师从中调解,赵佶给李师师看他画的铜人画像,安道全示意李师师将画要来。晋我收到了朵恩的信,信上写朵恩下月初八要和三郡主完婚,晋我大悲,安道全安慰她。安道全装作大内高手吓唬信使,信使一口咬定信是朵恩亲笔写的,晋我失落的离开,安道全逗晋我开心。蔡七夜间巡逻要抓大山和乐思尔,成东桥出手相助,却因为蛊毒发作,三人被抓到御酒坊的地牢里。安道全为了给公主治病,亲自为公主试针。

  • 乐思尔的腿因为被太医吕重俊试针而不能走路,大山背着乐思尔准备找安道全医治,半路上被蔡七抓去,关在大牢,受尽折磨,乐和到处找不到思尔,怀疑被蔡七抓去,成东桥将蔡七打晕,装进酒缸,送到太师府,救出乐思尔。乐和和李师师在大牢找不到乐思尔,就去太师府要人,安道全和公主正在大闹太师府,晋我公主因为蔡京出言不逊,打了蔡京,乐和和李师师来到太师府,看到一个大酒缸,乐和将酒缸打开,看到蔡七在酒缸里,蔡七交代自己抓人全是太师指使。太监张迪让太师明日去皇宫见皇上,并告诉安道全他们乐思尔已回到醉杏楼。

  • 安道全回来看望乐思尔,得知他们是被成东桥所救。大臣来为蔡京鸣不平,赵佶将蔡京叫来醉杏楼。乐和和大山入宫,在赵佶的画室发现密室,找到两具针灸铜人。蔡京把责任推给蔡七,李师师说出了晋我打人的真相。安道全给乐思尔治疗腿疾,听到晋我的哭声后,安道全解释晋我的一巴掌打通了蔡京的脉络,有助于治好他的面瘫。乐和和大山被锁在了画室里面,赵桓和李纲以为兵符被赵佶藏在画室,二人冲进去,与乐和、大山对峙。安道全治好了蔡京的面瘫,蔡京心满意足的离开。李师师得知乐和和大山拿了自己的令牌入宫,告诉安道全有事可以找她帮忙。早朝上,聂昌奏请赵佶取缔御酒坊,蔡京把贪污的钱如数上交。

  • 石将军、李纲等闯入朝堂,联合赵桓恳求赵佶统一与金人作战,赵佶无奈之下应允。金兵小校和林太医发生冲突,洪泽太出面用针灸刺小校穴道要求他道歉,朵恩赶到平息事端。洪泽太给三郡主看病,他提出求助安道全,最好可以在针灸铜人上试验穴位,斡离不应允。勤王军开始撤退,斡离不也撤掉了一半兵力,并同意了朵恩的请求。斡离不拦下了朵恩给晋我传信的小兵,改了约会的时间地点。蔡京宴请洪泽太,打探洪泽太来汴京的目的。安道全给乐思尔治病,二人情意绵绵。乐和要大山陪安道全前去赴宴,安道全、大山和留下蔡府的家丁发生冲突,安道全惊讶蔡七没有死。晋我带安道全来到约会的客栈,安道全给晋我示范如何让朵恩能回心转意。

  • 安道全、晋我都很入戏,回过神来以后尴尬不已。安道全匆忙中狼狈的逃离,扭伤了脚。斡离不支开了侍卫,故意引诱朵恩说出并不在乎晋我的话,晋我伤心逃开。洪泽太提出借用针灸铜人给三郡主治病,赵佶表示铜人被盗。慕容君兰带成东桥去看病,郎中表示他所中的蛊毒很难解除。乐思尔来街上给安道全买鞋,差点被骑兵撞到,成东桥挺身相救。成东桥再次提出自己不会娶慕容君兰,慕容君兰仍不离去,朵恩一路跟踪至此,表示要和成东桥做一笔交易,之后会为他解毒。成东桥询问他们何时会换铜人,朵恩告知他,他所偷取的铜人是假的,并告诉他斡离不要跟他见面。

  • 大山腹泻前来找安道全,洪泽太在安道全的指点下为大山针灸。安道全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告诉洪泽太铜人的真实下落。洪泽太向安道全辞行,安道全拿出赵佶所画的女铜人图给他,希望等他标注好穴位再走,洪泽太欣然应允。赵佶,蔡京和萧让三人在书房以字论人,萧让表示铜人乃安道全的和氏璧,在安道全心中值千金,蔡京心生不悦,此时有人禀报晋我带着安道全,洪泽太两人入宫。晋我公主准备将安道全带入御书房,侍卫不让,两人略施小计,骗过侍卫,进入密室,见到了铜人。

  • 得知赵佶回宫,晋我装病,李师师赶来解围。翰离不准备劫持晋我逼迫大宋,朵恩与翰离不翻脸,慕容君兰救朵恩于危难之中,朵恩替慕容解了蛊虫之毒。安道全大晚上找李师师,希望能在铜人身上试针,李师师却表示可以在她身上试针,安道全只能同意。不巧,正在试针时被赵佶撞见,赵佶大怒,晋我突然出现解围。安道全去找晋我,却发现晋我被黑衣人使用了“迷魂香”准备带走,情急之下,与黑衣人发生打斗,却被黑衣人打晕。不久醒来后的安道全发现自己和晋我在马车上被手脚捆绑着,急中生智,乘着人群逃跑。

  • 安道全和晋我躲在万花楼房间里,黑衣人随即追到,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身影。从万花楼里出来,安道全和晋我依依惜别,晋我表示自己愿意为安道全试针。晋我醒来见安道全不在,到处寻找,被告知安道全一早就离开了醉杏楼。安道全送洪泽太出北城门,却被蔡七等人拦住,蔡七没收了安道全送给洪泽太的两幅针灸铜人图,并以此将安道全打入了御酒坊监牢。成东桥带朵恩去找翰离不,朵恩用针灸使翰离不昏死过去。朵恩带着翰离不回到金营,白发老将对翰离不昏迷的原因产生了怀疑。蔡七带着针灸铜人图来找吕重俊鉴定铜人图的真伪,蔡京希望吕重俊能够配合他在明日上朝时参安道全一本。

  • 吕重俊为得到安道全的新医案,决定去御酒坊监牢探视安道全,安道全不愿将医案告知,吕重俊灰头土面的回来。晋我怀疑是金人扣留了安道全,向赵佶去询问,赵佶表示不知。晋我为找安道全独闯金营,洪泽太告诉晋我,安道全并没有来金营,晋我推测安道全肯定被蔡七关进御酒防。晋我离开时恰被打晕苏醒的金兵头目撞见,晋我假装挟持洪泽太为人质逃出,却误入三郡主营中,被三郡主认出她是女扮男装。晋我谎称是安道全的未婚妻,三郡主半信半疑。晋我被金兵当成宋人奸细抓住,洪泽太苏醒后告诉朵恩赶紧救晋我,朵恩设法救人。

  • 李纲率领人马偷袭金营,成功烧毁金营的粮草营,宋军趁机攻进大败金兵。朵恩趁乱救出来晋我,离别之际告诉晋我他的苦衷。晋我看透了朵恩的虚伪,决然离去,突然旧疾复发晕倒,被赵南中救走。安道全算到晋我旧疾复发,无奈被蔡七带到蔡府,要求诊治蔡京的面瘫,安道全假意答应,提出要求必须用自己的医匣。萧让得知晋我现在危在旦夕,告知安道全,安道全施针威胁蔡京,给他机会救治晋我公主,蔡京被迫同意。安道全为救治公主不顾礼法,人工呼吸终于救醒了晋我公主。吕重俊误报皇上安道全治死了晋我公主,故意诋毁安道全,赵佶大怒。

  • 安道全为蔡京施针,缓解了面瘫,蔡京大喜要将安道全留下。蔡七提醒蔡京安道全治死了公主,蔡京翻脸命蔡七将安道全关回御酒坊。赵佶来到醉杏楼,李师师告知晋我公主活得好好的,赵佶与吕重俊都十分惊讶。赵桓听秦老将军汇报此次大胜金军情况,并询问功臣李纲的伤势。赵桓率众巡视战场情况,决心向朝中求增兵一举击退金军。朵恩回到金营,白发老将质疑朵恩对斡离不太子搞鬼,朵恩否认。成东桥失落喝闷酒,期间醉酒,误将歌伎看成乐思尔,与几个酒鬼发生打斗,被朵恩看见。赵佶质问吕重俊公主是怎么回事,吕重俊抢功劳说是自己的施救救活了公主。乐思尔想去晋我公主处,请公主出面劝说皇上放了安道全。

  • 朵恩告知蔡七有份大礼要送给蔡京,求见蔡京。晋我公主得知安道全仍被关押在御酒坊,要去质问赵佶。朵恩告知蔡京将献上长生不老之术,想要得到铜人,并假借斡离不之笔,献上谈和伪信,蔡京答应合作。朵恩怂恿成东桥假劫狱栽赃安道全,成东桥犹豫。成东桥带着乐思尔闯进了监狱,乐思尔和安道全情意绵绵。成东桥内心挣扎,醋意大发。成东桥骗乐思尔先回家,返回监狱把安道全打晕,打算强行把他带走,乐思尔返回制止。张迪和蔡七带着安道全去见皇上。安道全向皇上借针灸铜人一用,并说一个月内医治好晋我公主。萧让跟乐和从叫花子口中得知,安道全好像是被一个叫张总管的人带走了。

  • 李师师责怪皇上冤枉了安道全,建议找来蔡京对质。蔡萧让无意中瞥见铜人图,皇上承认铜人图是自己画的,赦免了安道全的罪责。乐思尔来醉杏楼找安道全,却见安道全和晋我在花园里嬉笑打闹。乐思尔给安道全倒茶,安道全不由自主地想要亲吻乐思尔。成东桥在屋外偷看,蛊毒发作险些摔倒。安道全以婚期没定为由,不写喜帖。乐思尔有些失落,并注意到安道全没有佩戴自己送的玉佩。李纲醒来询问战况,赵桓欲上阵杀敌,秦老将军阻拦。三人在大帐谋划,决定刺杀翰离不挑起战争。朵恩回金营,说自己已经说服赵佶和大金停战和谈,并给予一定的粮草。白发老将说朵恩伪造太子的和谈书是大逆不道的行为,朵恩却说是为了大金着想。

  • 赵佶打算把针灸铜人交给安道全,用来给晋我研究医案。晋我向安道全表白,之后却陷入对乐思尔的愧疚当中。朵恩命人绘制了假的燕云十六州地图,白发老将怀疑他私通宋人,成东桥帮助朵恩制造伪证嫁祸白发老将,诬陷他派人刺杀朵恩,白发老将被关押。洪太医诊治斡离不之时,怀疑他中了蛊虫之术。斡离不醒来,听见朵恩与金兵的对话假装失忆。安道全、乐思尔订婚,安道全表示想等治好公主再完婚,乐思尔不悦。晋我带安道全、乐思尔去见赵佶,得知皇上把针灸女铜人交给自己,安道全大喜。

  • 面对金兵强势,秦老将军提议将其引入伏牛山作战,赵桓赞许。李纲提议带着五孔、大山再入金营刺杀斡离不,赵桓最终同意。谁知刚一进金营,李纲三人的身份就被识破。斡离不将军中大权交给朵恩,问及失忆后的事情,朵恩草草答复。得知李纲等人潜入金营,斡离不欲杀之,朵恩则与其进行比赛。大山闯入三郡主营帐,挟持三郡主,从郡主口中得知金兵援军将至,十月初十要过黄河攻城。大山与三郡主僵持着,斡离不命人拿出咣当酒,李纲、五孔不知是计,喝完后倒地。斡离不发现来者少了一个,侍女来报三郡主被劫持。大山挟持三郡主不成反被朵恩设计捉拿,朵恩建议斡离不留大山一命,以期牵制安道全。斡离不蛊毒病发,脱脱出现。

  • 宋徽宗得知金人派人谈和,并将归还燕云十六州,欢喜不已。但担忧局势不稳,自己无力应对,心生退位之意。蔡京得知朵恩来汴京谈和并暗地送来俘虏大山,蔡京立刻有了主意赶去向宋徽宗禀报,拿下审问大山的主导权。朵恩在大殿之上,以归还燕云十六州为条件换取针灸铜人,宋徽宗无奈答应。大山被当做奸细押送回汴京,蔡七乔装打扮轻松套取大山的情报,蔡京得知十分满意。朵恩密会蔡京,两人达成共识。李师师为安道全准备彩礼,晋我不满找安道全理论。成东桥得知安道全和乐思尔定亲,默默消失在人群中。在媒婆的建议下,最终定在十月初十成亲,萧让忽然赶来,得知大山被抓,安道全急忙离开,众人悻悻而散。

  • 蔡京以大山为要挟,逼安道全答应自己见铜人一面。洪泽太在为斡离不解蛊毒,自己却不幸中毒晕倒。李纲与五孔酒醉醒后,斡离不继续施计好礼相待,终惹宋太子赵桓怀疑。萧让看望大山,大山提醒不要让安道全中计。安道全婚期已定,晋我开始神神叨叨,安道全失口表露心迹,晋我尴尬万分。安道全告诉李师师,蔡京以大山为人质要挟自己交出铜人,李师师答应全力以赴帮助安道全。安道全为了救大山,在李师师的帮助下,将针灸铜人转移到乐和家。赵桓误会李纲,朵恩故意送来书信解释,赵桓要怒杀李纲,被秦老将军等人阻止。赵佶犹不愿出手帮安道全,安道全打算先把铜人给蔡京,再让公主说服朵恩帮他们抢回,朵恩答应帮忙。

  • 针灸铜人被抬进太师府,大山不同意拿针灸铜人换自己,却被强行轰出去,乐思尔被蔡七带走。大山将金人十月初十渡河攻城告知赵佶,赵佶不相信,将其关进大理寺天牢。朵恩得手,安道全、晋我来取铜人。成东桥尾随蔡七等人来到军营,带着乐思尔杀出重围。晋我向朵恩说明自己喜欢上安道全了,临别时朵恩反悔,要留下针灸铜人,拉扯中安道全被朵恩刺了一针昏过去。成东桥寡不敌众,被蔡七活捉。赵桓信了大山说的话,将他放走,赵佶悔悟,在醉杏楼告知张迪,要传位于东宫。安道全梦中被老者点拨,确定被朵恩刺中的是命魂穴,醒来将好消息告诉晋我。

  • 大山将晋我十年前从树上摔下来的事情告知安道全,安道全去质问朵恩。成东桥被关进大理寺,蔡七提议直接行刑。蔡京命蔡七继续查找乐思尔下落,蔡七在乐府一无所获,赶去醉杏楼。安道全给晋我施针,吕重俊阻止,被晋我赶走。安道全打算开颅帮晋我取出血块,蔡七在醉杏楼门口大闹,大山帮李师师赶走他。赵佶宣布退位,要带蔡京、吕重俊去东南,吕重俊推辞。晋我看着安道全、乐思尔卿卿我我,黯然离开,安道全追出去说要禀明太上皇,准备给她手术。慕容君兰去牢房看成东桥,成东桥不承认是因为乐思尔才被抓。次日,成东桥要被问斩,乐思尔给他喂送行酒,之后冲出一群黑衣人劫了法场。朵恩在朝堂上索要铜人,赵桓反唇相讥。

  • 吕重俊告知赵桓,赵佶取走了针灸男铜人,要和蔡京去东南,赵桓答应医好晋我,封吕重俊为大宋第一神医。朵恩转告成东桥,是慕容君兰让他去救成东桥的,并要成东桥去金营帮他打探消息。蔡京求见赵桓被拒之门外。刘总管跟踪朵恩到了客栈,成东桥闻讯离开。刘总管将此事禀告赵桓,并推测白衣人是成东桥。秦老将军禀报赵桓,给金人的粮食掺了砒霜。赵佶离开前愁绪万千,李师师彻夜等待。成东桥深夜去向乐思尔道别。朵恩派人告知大山李纲的下落,安道全、大山去宜春院找李纲。大山、安道全与李纲一阵寒暄,说出请他帮忙转移针灸铜人的事情。几个打手闯进来打成一团,脱脱顺利与他们相识。赵佶去给李师师送黄金,李师师得知真相伤心不已。

  • 赵佶带着蔡京、萧让等人连夜出逃,前往东南。赵桓得知了赵佶出逃的消息,下令沿途州府截留赵佶送回汴京。吕重俊来到醉杏楼,故意把赵佶逃走的消息透露给晋我,晋我受到刺激昏了过去。吕重俊拿出了皇上的圣旨,如果安道全治愈了公主,就封为大宋第一神医。晋我病入膏肓,需要马上进行开颅手术。开颅手术需要麻沸散,安道全只好去求吕重俊。安道全向脱脱求助,让她帮忙去偷麻沸散。在开颅前最后一刻,脱脱带着偷来的麻沸散及时赶到。安道全开始为晋我进行开颅手术,这时吕重俊闯了进来,企图抢夺手术刀。安道全坚决不放手,拿住了手术刀。晋我的手术成功完成,吕重俊要求安道全把医治公主的功劳算在自己头上。

  • 朵恩让成东桥去刺杀斡离不太子,成东桥将斡离不一剑封喉。成东桥从朵恩手中逃走,朵恩一路追杀。为了胁迫成东桥就擒,朵恩潜入乐府,刀架在了乐思尔的脖子上,成东桥为了乐思尔的安全当场刺瞎双眼惨死。赵佶一行被半路拦截回汴京,蔡京苦笑自己没有活路。驿站内三名书生亮短剑将赵佶劫持,随后驿站外的护卫军也被一群悍匪包围。书生逼迫赵佶交出针灸铜人,并将蔡京押做人质,成功撤离。李纲告知安道全针灸铜人已被安全藏在伏牛山。乐思尔问安道全准备好结婚没,安道全左右为难。赵桓前来看望赵佶,数落了赵佶私逃出京的行为,并分析劫走针灸铜人和蔡京的人正是蔡京的手下。

  • 蔡京安排书生闯入醉杏楼抢女铜人,手下突然来报,蔡七被皇帝杀了,汴京蔡京势力已崩溃瓦解。朵恩被封平南将军,金军大营中,将军汇报宋人送来的粮草中有毒,士兵慢慢中毒。朵恩决定十月初十攻城。蔡京向朵恩索要长生不老之术,朵恩要求蔡京先交出针灸铜人,相谈不悦。蔡京向朵恩交出针灸男铜人,且被朵恩送去了南京府。安道全和李纲乐和商量转移针灸女铜人事宜。吕重俊前来告知安道全,要公主转移到太医局。安道全前去面见赵佶,晋我不慎摔倒,伤口流血。赵佶向安道全说了要将公主安置在太医局的想法,安道全认为公主不宜移动。赵佶与李师师前往醉杏楼探望晋我,安道全检查后称晋我无大碍。

  • 朵恩告诉将士娶晋我,十月初十照既定计划攻打汴京。众人帮着布置安排安道全和乐思尔的亲事。安道全与晋我相互不舍,安道全新婚前夜就借酒消愁,晋我流泪哭泣。得知刘总管奉赵桓之命要将晋我赐婚给朵恩,安道全与乐思尔举行拜堂仪式时,大山赶回将此事告诉安道全,安道全赶去阻止。赵桓赶来送晋我,朵恩率兵出迎十里。晋我对朵恩态度冷淡,安道全假扮金兵刺杀朵恩,失手被抓。听到安道全知道命魂穴的位置,朵恩决定不杀他,却不愿用晋我交换。脱脱、大山、乐和分头去找乐思尔,李纲在脱脱房间发现了有毒的簪子。乐和找回乐思尔,却被脱脱安排人劫持去金营。

  • 李师师打发走下人,自己却不肯离开汴京,李纲等人以为乐和、乐思尔出城了。朵恩谎称与安道全合作,请他说出命魂穴的位置,安道全坚持用晋我交换,朵恩却拿圆房做要挟。三郡主的侍女意图刺杀晋我,被朵恩除掉,三郡主也被朵恩软禁。安道全假借答应朵恩,刺中朵恩的命魂穴,威逼金军将领放他和晋我走。赵桓揣测美人计未凑效,做好最坏的打算,要与汴京共进退。朵恩醒来,怒斩拔下银针的太医,恨透了安道全,安排人去三家店夺取铜人。乐和被金兵乱杖击毙,朵恩称要将乐思尔赏给第一个攻破汴京的将士。金兵攻城,两军厮杀,百姓们支援守城将士。蒙面人接到指令刺杀李纲,打斗中李纲身中毒镖假死。

  • 李师师拒绝给金兵献唱,以死明志。化装后的金人赶来三家店,撑夫人、撑爷出来招呼,金人谎称是汴京做布匹生意的商人,安道全提醒撑爷小心他们。安道全见李纲死了,伤心不已。怀疑脱脱是奸细,安道全施针控制住她,大山为脱脱说话。金兵攻破汴京城,秦老将军誓死抵抗,终寡不敌众,自刎身亡。金兵将乐思尔押入大殿,朵恩眼看着乐思尔心生歹意,竟以犒赏的名义下令众将士凌辱乐思尔。朵恩在城外与杀手汇合,吩咐手下截杀安道全,脱脱向朵恩汇报安道全一行的情况。乐思尔受尽凌辱,欲一死了之,被慕容君兰及时制止。

  • 三郡主暗中派人查探哥哥的死因,慕容君兰告诉三郡主,朵恩才是罪魁祸首。安道全等人欲离开三家店,脱脱通风报信,杀手与安道全等人大打出手,安道全趁乱带晋我等人离开,不料朵恩早已半路等候。安道全假意让朵恩取针灸铜人,假死的李纲从棺材中冲出。与朵恩大打出手,大山正要出手相助,被脱脱一刀杀死,大山恍然脱脱是奸细。乐思尔和慕容君兰赶来,打斗中,脱脱为朵恩挡了一刀,李纲和慕容君兰终不敌金兵和朵恩的联手攻击,不幸身亡。安道全等人危在旦夕,三郡主传达大金皇帝的旨意拿下朵恩,安道全等人趁乱逃走,朵恩穷追不舍,为救安道全,乐思尔趁朵恩不备,抱着朵恩跳下了悬崖。

收起
爱奇艺号

霍尔果斯帝释天文化

7万人已关注

+关注 已关注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