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神风刀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0集全 热度 4271

地区:内地

导演: 王明军 崔俊杰

类型:网剧 /古装 /武侠

简介: 唐玄宗年天宝年间,16岁突遭灭门之灾的水哥受高人指点,来到京城长安避祸,寻找安身立命之所,与金银铜铁四位混世的少年不打不相识结为生死兄弟,以少年侠客自诩。又与波斯少年赛玛、阿卜都结为生死之交。他们本想谋...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0/共3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深夜,水哥偷看父亲练刀被发现。他不想站桩,想直接练刀,却遭到父亲严词拒绝。没 水哥想用酒贿赂胡大叔帮他打一对像他爹那样的短刀,便在水莲家的醋胚里加酒曲,以为能酿出酒来,结果毁了水莲家三缸粮食,遭到水莲爹痛打,幸好水莲及时赶到,拦住了他爹。她心疼地帮水哥往肿胀的屁股上抹药。 水哥急于练刀,偷走了父亲的神风刀。 磻溪河边,水哥正在水莲面前耍弄刀法,看得水莲眼花缭乱。他不知道,此刻他家正在遭遇一场杀戮,由于父亲手上没刀,不敌蒙面马队。他赶回家时,母亲和小妹已经身亡,奄奄一息的父亲拼着最后一口气嘱托水哥要刀不离身,还说神风刀你已经会了……

  • 三年后,水哥跟一玄道长在风停山修行有成,策马奔赴长安城。 初到长安城,水哥的马便被官府收走,无处落脚,水哥留宿破庙,遇见金哥、银哥、铜哥和铁哥四位少年,该四人坑蒙拐骗,在长安城里是有名的泼皮无赖。 同住一间庙,金银铜铁四兄弟对水哥的盘缠打起了主意。 一天夜里,四少年趁着水哥不注意,竟偷走了水哥的钱袋。 水哥走投无路,来到波斯酒楼,被热情善良的舞姬赛玛收留,留在波斯酒楼当小工。无巧不成书,水哥再次遭遇四少年。 为了决一高下,水哥与金银铜铁四兄弟约在南门外城墙根下,一场大战即将打响……

  • 四少年各展神通,大战水哥,结果被打得落花流水。 铁哥不慎落水,危机之下,水哥将其从湖中救上来。金银铜铁四兄弟交换钱袋,却没料到水哥竟没有收下。 不打不相识,四少年对水哥敬佩有佳,决定拉水哥入伙,让水哥老大。 五少年不打不相识,义结金兰,水哥为大,依次为金银铜铁。水哥向众少年讲起身世,家人惨死,赛玛跳舞助兴,水哥却想起了磻溪村的往事。 少年都留在波斯酒楼当小工,结果第一天,把波斯酒楼闹了个底儿翻天。店主大怒,让他们滚蛋,幸好有赛玛解围。 赛玛陪上官大人饮酒,水哥见赛玛已然醉酒,而后将赛玛带走,殊不知这得罪了上官大人……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深夜,水哥偷看父亲练刀被发现。他不想站桩,想直接练刀,却遭到父亲严词拒绝。没 水哥想用酒贿赂胡大叔帮他打一对像他爹那样的短刀,便在水莲家的醋胚里加酒曲,以为能酿出酒来,结果毁了水莲家三缸粮食,遭到水莲爹痛打,幸好水莲及时赶到,拦住了他爹。她心疼地帮水哥往肿胀的屁股上抹药。 水哥急于练刀,偷走了父亲的神风刀。 磻溪河边,水哥正在水莲面前耍弄刀法,看得水莲眼花缭乱。他不知道,此刻他家正在遭遇一场杀戮,由于父亲手上没刀,不敌蒙面马队。他赶回家时,母亲和小妹已经身亡,奄奄一息的父亲拼着最后一口气嘱托水哥要刀不离身,还说神风刀你已经会了……

  • 三年后,水哥跟一玄道长在风停山修行有成,策马奔赴长安城。 初到长安城,水哥的马便被官府收走,无处落脚,水哥留宿破庙,遇见金哥、银哥、铜哥和铁哥四位少年,该四人坑蒙拐骗,在长安城里是有名的泼皮无赖。 同住一间庙,金银铜铁四兄弟对水哥的盘缠打起了主意。 一天夜里,四少年趁着水哥不注意,竟偷走了水哥的钱袋。 水哥走投无路,来到波斯酒楼,被热情善良的舞姬赛玛收留,留在波斯酒楼当小工。无巧不成书,水哥再次遭遇四少年。 为了决一高下,水哥与金银铜铁四兄弟约在南门外城墙根下,一场大战即将打响……

  • 四少年各展神通,大战水哥,结果被打得落花流水。 铁哥不慎落水,危机之下,水哥将其从湖中救上来。金银铜铁四兄弟交换钱袋,却没料到水哥竟没有收下。 不打不相识,四少年对水哥敬佩有佳,决定拉水哥入伙,让水哥老大。 五少年不打不相识,义结金兰,水哥为大,依次为金银铜铁。水哥向众少年讲起身世,家人惨死,赛玛跳舞助兴,水哥却想起了磻溪村的往事。 少年都留在波斯酒楼当小工,结果第一天,把波斯酒楼闹了个底儿翻天。店主大怒,让他们滚蛋,幸好有赛玛解围。 赛玛陪上官大人饮酒,水哥见赛玛已然醉酒,而后将赛玛带走,殊不知这得罪了上官大人……

  • 五位少年惹了麻烦,无法再待在波斯酒楼,亏得赛玛向店主求情,才得以缓和。 阿卜都爱慕赛玛,决意用摔跤决斗的方式逼走水哥。没想到阿卜是波斯摔跤高手,水哥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一急之下动了拳脚,犯规出局。水哥只得离开波斯酒楼。 赛玛得知水哥离开波斯酒楼,不吃不喝不跳舞了。 店主无奈逼阿卜都把水哥请回来。阿卜都向水哥道歉并述说了喜欢赛玛的心事。 水哥告诉阿卜都说自己有媳妇了,还拿出了水莲送他的香包。水哥家出事后,水哥被水莲爹收留。水哥教水莲识字,也会偷偷练武,并且学会了做醋。

  • 水莲为水哥缝制香包,两人情感迅速升温。得知水哥有媳妇,阿卜都大喜过望,拉着五少年回到酒楼。 回到酒楼后,五少年与阿卜都、赛玛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杀害水哥全家的毛里求,此时,率领马队,在大漠中又展开了一场杀戮。 这天,一位飘逸的翰林学士醉倒在波斯酒楼。五少年决定攀附,说不定会帮他们弄个一官半职。他们偷了酒楼的好酒围住了他。他却向他们讲起当朝大诗人李白的故事。 翰林学士讲得李白像神仙一般。五少年听得眉飞色舞。

  • 翰林学士要走了,还和五少年约定三日后再聚,而且还要叫上诗仙李太白。五少年喜出望外。他们不仅偷来上好的笔墨纸砚,铁哥还跑到瓜州客栈顺手牵羊了一坛上等的好酒郎官清。然后水哥又求赛玛到时起舞助兴…… 三日后,翰林学士独自赴宴,声称自己就是李白。五少年半信半疑,不仅和他斗酒斗诗,甚至还和他比起了剑法。结果,金哥大败这位翰林学士。翰林学士说你们的酒不好喝,转身走了。后来得知真是李白,五少年后悔莫及。七天后,李白又来了,却是告别的。原来皇帝听信谗言,将他“赐金放还”了。 赛玛过生日,热闹间,来了一位倒骑驴的奇人,声称自己今天也过生日……

  • 倒骑驴的奇人喝得醉醺醺,还用胡豆跟少年们逗趣。五少年被惹恼,和奇人打起来,居然被打得摸不着北。 五少年一打听,原来奇人是据称有三千年道行的张果老。 铁哥和铜哥偷了张果老的驴,声称如果张果老不教他们功夫,他们就杀驴吃肉。 张果老慌了,只得就范,一一指教五少年功夫,五少年技艺精进。不料五人内部起纷争,铜哥铁哥干脆离开酒楼回了病坊。 水哥无奈,只得让金哥银哥也回病坊陪他们,以防闹出乱子。 这时波斯酒楼来了一拨纨绔子弟。

  • 赛玛被官宦子弟调戏,水哥为保护赛玛,与众人大打出手。 赛玛急匆匆跑到病坊,请金银铜铁援手。 金银铜铁赶到的时候,水哥已将当朝御史王大人的公子王林和他的爪牙打得落花流水。王林落荒而逃回去搬救兵了,看来要出大事。 店主看管五少年,生怕他们跑了无法交代。五少年忧心忡忡等着王林复仇。 不想,经过王大人训斥,王林改了主意,决定请水哥当武师,他赶走从前的混混,决定一改游手好闲的毛病,把水哥敲锣打鼓迎进了家府。 而王大人却觉得五少年和从前的混混没什么两样。王嫣劝父亲给哥哥一次学好的机会。

  • 在王嫣劝说下,王大人决定给他们展示机会。五少年轮番展示看家本领,水哥的刀,金哥的剑,银哥的飞龙鞭,铜哥的皮弹弓……看得王大人和王嫣眼花缭乱,不断喝彩。水哥终得以留下成为王林的武师。水哥教王林练武,并跟着他随王嫣读书。她教水哥下棋,还教他泡茶。两人渐生情愫。这天习武,王林不敌水哥便心生不悦,怪兵器不好,跑了出去。

  • 水哥见到王嫣的香包,向她动情述说水莲与自己的血海深仇。他栖身水莲家后,胡大叔得知有外乡人打听水哥,感觉要出大事。他立刻赶往醋房要水哥走。水莲和水哥深情告别。当他们正要离开的时候,蒙面铁骑赶到,全村人被赶到祠堂跟前,一场大屠杀降临。为掩护水哥,醋房掌柜和胡大叔先后身死,还有水莲。水哥冲出重围之际,被毛里求一弩射中,幸得一玄道长所救。水哥执意要离开风停山,发誓要为全村人报仇雪恨。 道长放水哥下山,在山中找寻一天没有找到下山的路,回到道观经过道长一番点化,留在山中修行。

  • 水哥与王嫣讲述自己跟一玄道长在风停山修行的往事。 道长说东边日出西边雨,要水哥往东走,切记不要往西去。 王嫣听完水哥的故事,很心疼水哥,并说以后在我们家,再不会有人能伤害你。她向王大人讲起水哥的故事,王大人大吃一惊,原来他才是杀害水哥一家及全村的幕后黑手。他确定水哥再次成了漏网之鱼,立刻飞鸽传书到瓜州,要杜衡和毛里求即可奔赴长安。 铜哥铁哥在波斯酒楼干得没滋没味,偷吃偷喝还偷懒。 他俩决定去御史家府看水哥,还带上了赛玛和阿卜都。结果,吃了闭门羹……

  • 铜哥,铁哥一行人在御史府没有找到水哥,悻悻的回到酒楼 谁知水哥也很想念他们,带着刚发的薪银,偷跑回了波斯酒楼。 夜深了,金银铜铁送别水哥,与刚到长安的杜衡、毛里求擦肩而过。 铁哥跟踪到瓜州客栈,偷了杜衡要献给王大人的玉鱼儿。 玉鱼儿看起来极为普通,四少年以为是个假货,浑不在意。 杜衡发现丢了宝贝,大动肝火。来到王大人府上,看到水哥耍刀,认出水哥是神风刀后人,并确信是铁哥偷了宝贝。决定设下圈套,引四少年上钩,将水哥等一网打尽。

  • 铁哥也认为到手的东西是假的,决定去瓜州客栈再偷一次。 殊不知掉进了圈套,铁哥果然中计,四少年全部被抓。 水哥得知消息,前往瓜州客栈营救,被团团包围。 危险之际,王林意外现身,要为朋友两肋插刀。得知王林的身份,杜衡和毛里求投鼠忌器,不知如何是好,生怕伤了王家公子。 忌惮伤了王林,杜衡只得暂时放人。银哥还回玉鱼儿。王大人并未怪罪,并与杜衡设下计谋准备除掉安西都护府高将军,由杜衡取而代之。

  • 水哥保护王林、王嫣踏青,王林四处挑逗姑娘,遭到痛打。 王嫣不满哥哥行为,阻止水哥出手解救。 王林自此与水哥结怨,百般之辱骂。水哥忍无可忍决定离开。王嫣劝阻水哥并说服王林宴请众少年。不料赛玛对王嫣充满敌意。王嫣荡秋千遇险,水哥飞身营救,抱住了她。 赛玛醋兴大发,和水哥闹起来。 铁哥和银哥溜进王大人书房,无意中发现暗道,还偷走了夜明珠。

  • 王大人大发雷霆,五少年负荆请罪。 水哥深感惭愧离开了御史家府。水哥一走,王嫣不吃不喝闹将起来。王大人得知水哥离开,大怒,命令管家立即请回来。他说水哥绝不能走。 王嫣向父母吐露喜欢水哥的心思。两人大为震惊。水哥回来了。王嫣一直在房间等他。她抱住了他,勇敢地向他表达了情意。水哥却说不敢喜欢她。水哥夜探书房暗道,被王大人抓了个正着。 王大人非但不怪罪水哥,还对水哥敦敦教导,赞赏有加。

  • 王林正与水哥习武,王嫣兴致勃勃赶来相告,王大人愿收水哥为义子,并要把他送到瓜州从军,建功立业。 王林也想从军却未获允许,他更记恨水哥了。 赛玛得知此事伤心不已。 王嫣既高兴又忧伤。王大人将康国骏马送还水哥,水哥又惊又喜。 金银铜铁想一同从军,王大人一并应允。惜别王嫣,五少年意气风发纵马驰骋,踏上西去之路,他们不知道自己已踏上一条凶险之途。 此时瓜州城的杜衡已经收到王大人的命令:一个不留……

  • 五少年策马崩奔腾来到瓜州。 瓜州城的杜衡已经收到王大人的命令:一个不留…… 路遇瓜州兵役强抢瓜农西瓜,五少年路见不平,教训了兵痞一顿。 来到瓜州城,五少年在瓜州城惊诧地看到为情而来的赛玛,赛玛却故意不认他们。 杜衡盛情款待,为五少年接风洗尘,将他们安排进毛里求的马队。铁哥警告毛里求别给他们穿小鞋。毛里求按照规矩要考校他们的功夫,铁哥顺手偷了毛里求怀里的火石。水哥和金银铜在校场上大展神威。毛里求看着大显身手的水哥,不由想起了过去。

  • 原来水哥的父亲和毛里求都是杜衡的左膀右臂,只是厌倦了亦官亦匪的生活,悄然归隐。杜衡生怕罪行败露,才起意杀人灭口,历经多年打探,终于得知神风刀隐居磻溪村,于是有了那一场杀戮。 毛里求看到五位少年校场之上大展神威,颇为忌惮。水哥心中隐隐不安,执意在穿上军装从军之前,劝赛玛回长安。 五位少年干脆违反军纪擅自外出,前往好月楼见赛玛,却被赛玛看见了王嫣送水哥的香包,愤而离去。

  • 五少年违反军纪擅自外出,想让十三娘放赛玛回长安。 毛里求带着兵士赶到好月楼捉拿。适逢玄宗皇帝六十大寿,西域各国使节进贡礼品,安西都护府高将军命令各州刺史小心护送。 杜衡和毛里求密谋,准备利用五少年截杀使节,抢夺贡品,嫁祸高将军,再借机除掉五少年。赛玛向十三娘诉说着对水哥的情意,十三娘被她打动。 五少年正式穿上军装,威风凛凛。杜衡来到好月楼,原来十三娘是他的情人。

  • 赛玛与十三娘讲起她与五少年的故事,十三娘不忍唏嘘,对五少年同情起来。 十三娘想让赛玛劝五少年放弃执行军务,赛玛还没来得及说,他们就已抽身离去。 五少年在校场练武,受到杜衡激赏并派遣任务。 巴子称驿站之人与盗匪是一伙,下令攻占甜水驿,毛里求命令手下扮作驿站之人,准备伏击使节,抢走贡品。 巴子要金哥下蒙汗药,水哥觉得使节不像坏人,在关键时刻阻止了金哥。

  • 使节的队伍平安离开驿站,毛里求大怒,对水哥大打出手。铁哥声称可以偷回贡品将功补过,毛里求应允。五少年趁着夜色出发了。 铜哥、铁哥潜入使节营地,刚偷出神药和贡马,就被察觉了。千钧一发之际,毛里求率领蒙面马队杀到。毛里求趁乱从背后捅死金哥。硝烟散尽,四少年悲痛欲绝。水哥疯了一般提防守护,不许任何人近身。 毛里求只得作罢,决定另寻机会。

  • 少年护着金哥的尸体回到瓜州,设下灵堂祭奠。 水哥怀疑毛里求就是自己的仇人。大家觉得水哥受刺激了说的是胡话。水哥找到杜大人向他讲出疑惑,杜大人劝水哥不要胡思乱想,并答应水哥一定替他查明真相。 金哥入土为安,杜衡假意悼念。水哥发誓要为兄弟报仇。杜衡因为水哥的疑心告诫毛里求要立即下手。铁哥和铜哥夺了贡马到校场散心,遭杜衡训斥。

  • 杜衡假意帮水哥调查,邀四少年回府议事。四少年不知是计,一进门就被毛里求抓了起来。杜衡露出真相,水哥得知凶手就在眼前,羞愤交加,却无力回天。 杜衡不仅要杀五少年,连赛玛和阿卜都也不放过。巴子到好月楼抓赛玛和阿卜都,被十三娘赶了出来。十三娘劝赛玛出逃,赛玛执意与水哥共生死。此时,杜衡亲率人马赶到,十三娘无力阻止,眼睁睁看着赛玛和阿卜都被抓走。

  • 水哥见赛玛也被抓,后悔莫及。赛玛动情地说情愿陪着水哥一起死,就是可怜了阿卜都白喜欢她一场。水哥不愿坐以待毙,利用吃最后晚餐的机会,和铁哥巧妙脱身。 水哥和铁哥偷偷潜入好月楼,被十三娘暗中藏了起来。杜衡下令满城搜捕。十三娘为阻止毛里求搜查酒窖,反遭痛打。毛里求以十三娘性命相胁,水哥无奈束手就擒,并借机掩护铁哥逃走。水哥再被关进军营。

  • 十三娘为解救众少年,不顾自己安危,纵马出城,欲通知高将军,却被杜衡派人追回,将她看管在好月楼。不料,铁哥再次潜了回来。 铁哥在十三娘指引下从铁匠铺找到铁橛子当兵器,准备搭救众兄弟。他藏在暗处,神出鬼没,搅得军营乱作一团。毛里求故技重施以水哥性命相要挟,铁哥却不上当,声称杀了水哥他就去找高将军告状。 对峙中,铁哥不幸中箭,只得再次脱逃。

  • 铁哥再次潜回好月楼。十三娘帮他疗伤,并决定帮助他去刺史府偷回他们的兵器。不料,杜衡带领人马来到了好月楼,十三娘喋血在杜衡剑下。 杜衡将众少年押赴刑场,准备行刑。 铁哥孤身潜入刺史府偷兵器,拿到兵器才有救出众少年的可能。

  • 杜衡逼迫阿卜都杀人,阿卜都却举刀砍向杜衡,被乱箭射杀。铁哥千辛万苦,终于拿到兵器,冲向刑场。此时,杜衡又唆使赛玛杀掉水哥,赛玛一刀砍断绑缚水哥的绳索,水哥救下银哥和铜哥。此时,铁哥赶到,三少年飞身接过各自的兵器,展开一场厮杀。赛玛被乱箭射杀扑倒在阿卜都身边。杜衡匆忙逃回刺史府。 抱着赛玛的遗体,水哥伤心欲绝,回想起从前的种种。 王嫣拒绝王大人为自己安排的亲事,执意去瓜州找水哥。 此时,四少年掩埋赛玛和阿卜都后,发誓报仇,杀回长安。

  • 五少年潜回戒严的瓜州城和军营,换回自己的衣物。 他们赶到好月楼得知十三娘也为他们而死,悲愤不已。这时,杜衡派手下邀四少年进入杀机四伏的刺史府,原来他想讲和。 他想和四少年一起嫁祸毛里求以保全自己。水哥断然拒绝,和杜衡斗作一处。 水哥与杜衡的恩恩怨怨,将在这一天有个了结。

  • 水哥与杜衡打在一起,最终,杜衡身首异处。 四少年摆脱高将军,决心追赶毛里求,夺回贡品以证清白。大漠戈壁,四少年纵马狂奔,日夜兼程。高将军继续率队追捕。四少年杀入甘谷驿,伏击毛里求。不料,老奸巨猾的毛里求逃脱了。四少年穷追不舍,情急之下,毛里求居然跑到已成废墟的磻溪村。 水哥追杀毛里求来到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看着杀害自己家人与盘溪村父老的仇人,势必与毛里求血战。

  • 水哥苦战毛里求,将仇人斩杀。 此时,高将军赶到,水哥还回贡马和神药,高将军爱惜少年英才,放他们一马。四少年返回长安,水哥赫然出现在王大人面前。 面对杜衡的人头,王大人无可抵赖。当着王嫣的面,水哥一件件痛斥王大人的罪行。三少年催促水哥下手,水哥举起神风刀却砍不下去。 他放过了王大人,和伤心欲绝的王嫣诀别。病坊,水哥惜别三兄弟,前往风停山学道。王嫣收拾行装追赶水哥。此时,王大人又下了一道绝命追杀令……

收起
爱奇艺号

信马国际影视

6.1万人已关注

+关注 已关注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