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江河水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4集全 热度 4257

地区:内地

导演: 李小亭

类型:都市 /剧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江苏卫视

简介: 东江港公安局局长江河临危受命为东江港港务局局长兼党委书记。上任第二天,东江港客运站的裕泰号客轮突然遭遇船沉江底的事故,东江港的重要合作伙伴——琊山煤矿总会计师方秋萍神秘失踪。善后工作疑云密布,险象丛生...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4/共44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东江港公安局局长江河临危受命为东江港港务局局长兼党委书记。上任第二天,东江港客运站的裕泰号客轮突然遭遇船沉江底的事故,东江港的重要合作伙伴——琊山煤矿总会计师方秋萍神秘失踪。善后工作疑云密布,险象丛生。之后,江河率领港口上下众志成城,不仅战胜了特大洪水的自然灾害,而且大刀阔斧实行改革,东江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敲响上市的钟声,收购A国R港获得成功,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标志着东江港驶入了建设港口的快车道。

  • 江河端着酒杯进了包间,以叙旧为名把毛佩琦强行带走,众人惊愕不已。江河和卢茜吃宵夜,卢茜试探江河对丁薇薇归来有什么想法。卢新华市长接到省里分管工业的副省长程志的电话,卢新华约谈江河。丁氏集团准备入股港务局煤码头,丁槐授权丁薇薇跟秦池谈判。双方在收购价格上始终存在分歧。卢新华向江河透露,将把他公安局调到东江港港务局担任局长。

  • 江河依依不舍地交还枪械、警服,与公安局告别。丁薇薇和秦池见面,商讨煤码头入股的事,秦池又加了一千万,丁薇薇答应了他的要求。卢茜满怀欣喜地迎接江河的到来。秦池称病,回家休养。朱三才给方秘书行贿,了解内情。江河一个人先行前往港务局调查情况,路上遇见了港务局的职工、正在跑摩的的沈奕巍,沈奕巍听说江河是来当领导的,当场就不愿带江河走。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东江港公安局局长江河临危受命为东江港港务局局长兼党委书记。上任第二天,东江港客运站的裕泰号客轮突然遭遇船沉江底的事故,东江港的重要合作伙伴——琊山煤矿总会计师方秋萍神秘失踪。善后工作疑云密布,险象丛生。之后,江河率领港口上下众志成城,不仅战胜了特大洪水的自然灾害,而且大刀阔斧实行改革,东江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敲响上市的钟声,收购A国R港获得成功,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标志着东江港驶入了建设港口的快车道。

  • 江河端着酒杯进了包间,以叙旧为名把毛佩琦强行带走,众人惊愕不已。江河和卢茜吃宵夜,卢茜试探江河对丁薇薇归来有什么想法。卢新华市长接到省里分管工业的副省长程志的电话,卢新华约谈江河。丁氏集团准备入股港务局煤码头,丁槐授权丁薇薇跟秦池谈判。双方在收购价格上始终存在分歧。卢新华向江河透露,将把他公安局调到东江港港务局担任局长。

  • 江河依依不舍地交还枪械、警服,与公安局告别。丁薇薇和秦池见面,商讨煤码头入股的事,秦池又加了一千万,丁薇薇答应了他的要求。卢茜满怀欣喜地迎接江河的到来。秦池称病,回家休养。朱三才给方秘书行贿,了解内情。江河一个人先行前往港务局调查情况,路上遇见了港务局的职工、正在跑摩的的沈奕巍,沈奕巍听说江河是来当领导的,当场就不愿带江河走。

  • 江河下令十天之内,所有侵占值班宿舍的人都要搬出。朱三才去找丁薇薇处理煤码头签约的事,收了丁槐给的两盒茶叶,里面藏有贿赂。丁槐跟丁薇薇分析了中国的经济形势,认为港口大有所为,对于江河的上任,要静观其变。办公室主任赵小苏、工会主席郭川、商务处副处长海岩等人在一起吃饭,决定联合抵制江河的搬家政策。卢茜陪着江河去见沫沫,三人玩的正开心时,被丁薇薇看见。江河三番五次打电话给沈奕巍,请他带着自己熟悉东江港。

  • 沈奕巍带江河来到轮渡码头,看见一个小混混正在闹事。江河制止了小混混闹事,也发现了轮渡码头有超载的现象,他还特别叮嘱了一下卢子明。江河放低姿态,上门拜访秦池,两人推心置腹,回忆往昔,消除了彼此间的隔阂,秦池终于决定出山配合江河的工作。郭川率先搬出值班楼宿舍,但其他人不服,来到港务局办公室闹事,找江河要说法,卢茜义正严辞地跟众人交涉,众人自觉理亏离开。

  • 江河放低姿态,上门拜访秦池,两人推心置腹,回忆往昔,消除了彼此间的隔阂,秦池终于决定出山配合江河的工作。郭川率先搬出值班楼宿舍,但其他人不服,来到港务局办公室闹事,找江河要说法,卢茜义正严辞地跟众人交涉,众人自觉理亏离开。东江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的众学生清晨准备坐轮渡到江对岸参加演出,江母带着沫沫也去赶这班船。卢茜也要过江,但到了轮渡码头,却发现票已经卖完了,船长王德纲见她着急,连拉带拽把她拉上了船。船上,刘希娅和陶然之间产生了矛盾,方秋萍劝说刘希娅,爱情是没有对错的。

  • 朱三才开始拉着秦池开始讨论责任算在谁头上的事。卢新华市长等领导赶到现场了解情况,要求港务局和海事局全力进行抢救,并要彻底调查事故原因。秦池找到裕泰号船长王德纲,提示他千万不要把卢茜无票登船、导致裕泰号超载的事情说出去。秦池又让卢子明立刻把卢茜带离医院,并叮嘱卢茜千万不能说出自己也上了裕泰号的事。与此同时,在码头上,江河在秦池的帮助下,妥善地安抚和说服了前来讨要说法的家属。刘希娅昏迷不醒,孟建荣一直在身边照料。江河从卢子明处了解到,船有16名大学生上了船。刘希娅在病床上苏醒,情绪非常不稳定,追问陶然和小提琴的下落。

  • 丁薇薇来到江母家找不到人,却得知江母带沫沫上午坐船去江北的消息,于是紧急赶往医院。江河也得知了母亲和女儿在裕泰号上的消息。丁薇薇来到医院,依然没有找到江母和沫沫。刘希娅到太平间看去世的陶然,崩溃大哭,卢茜在太平间门口看到这一幕,纠结不已。卢新华告诉秦池,如果失踪的真是江河的母亲和女儿,秦池要把沉船事件的善后工作担当起来。医院里,有一个生还学生说在售票处看到过江母和沫沫,江河和丁薇薇到处打电话询问,依然没有两人的线索。

  • 孟建荣说知道刘希娅的琴在哪儿,是谁拿的,刘希娅意识到拿琴的人身份很特殊。港务局班子正在开会,突然听闻海事局刘东明已经无法控制闹事的家属们,江河和秦池赶往现场,秦池劝江河不要管这摊子事,江河却认为要和海事局通力合作。卢茜也来到闹事现场,听见了陶然妈妈的哭诉,内疚不已。此时江河赶到,稳定住了局面,并向家属公布了事故初步调查结果。江河答应遇难者家属第二天回应家属们的诉求。陶然的妈妈情急晕倒,现场众人情绪失控,刘东明离开现场,卢茜差点出面说出真相。

  • 两个闹事讹诈赔偿金的家属在港务局门口拉起了横幅,与刘黑子碰面一拍即合。丁薇薇认为江涛有一定的经营能力,有意支持江涛竞聘煤码头经理。秦池召开会议,解决了办公用房被占用的问题。琊山煤矿的总会计师方秋萍也在沉船事件中失踪,方秋萍的丈夫、琊山煤矿矿长廖汉中和副矿长赵达夫来到东江找江河要说法。江河和两个闹事讹诈赔偿金的家属斗智斗勇,成功制服两人。赵达夫朱三才私下见面,准备给江河和廖汉中使绊子。

  • 朱三才给秦池分析形势,想趁这次沉船事件的危机赶走江河。江河找卢子明了解沉船事件当天的真相,得知超载的乘客正是卢茜。秦海涛和方秋萍倒腾煤炭赚的钱存在双方的共管账户里,方秋萍一死,这笔钱全泡汤了,秦海涛前来找秦池商量对策。江河来找卢茜,给她说了一个暗含寓意的故事,意图让卢茜自己交出刘希娅的小提琴。

  • 赵达夫在秦海涛的别墅里无意中发现了秦海涛和方秋萍的合影,赵达夫还告诉秦海涛,他也有钱存在方秋萍那儿。廖汉中撤回了围堵火电厂的人,秦池和朱三才背着江河到卢市长面前告了廖汉中围堵火电厂的事,卢市长找江河问话,江河认为廖汉中的行为虽然不妥,但情有可原,还是应该保下廖汉中。廖汉中临走之前,江河却拿着琊山煤矿的人在东江食宿的账单来找廖汉中要钱,廖汉中气愤不已,表示不会再和东江港有任何往来。孟建荣来找秦池谈小提琴的事,不想却被朱三才听到。朱三才让秦池逼着江河去找琴,其他人谁都不要掺活这个事。

  • 头七当天清晨,卢茜约上江河把琴亲手还给刘希娅。此时刘希娅已经来到江边,在她伤心欲绝之时,江河和卢茜赶到,把小提琴还给了刘希娅。卢茜告诉刘希娅,陶然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他很爱刘希娅。刘希娅伤心大哭,原谅了卢茜藏琴之事。卢新华亲自来到东江港调查大学生事件的来龙去脉,卢茜把自己无票登船、拿了陶然小提琴的事做了说明。卢新华要求港务局把所有实情向社会公开。刘希娅独自一人在江边拉安魂曲,沈奕巍安慰。

  • 卢新华不同意卢茜和江河谈恋爱,父女间发生争吵。江河陪着沫沫睡了一夜,第二天早晨丁薇薇把自己家的钥匙给了江河,试探江河对两人关系的想法,江河委婉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卢子明被撤销站长职务,提前退养。港务局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宣布沉船事件的处理意见。秦池、朱三才、肖明、卢茜等均领了处分。朱三才在会上发难,提出港务局下一步运营的困难,逼着江河解决东江港的燃眉之急。江河决定亲自去市里要钱。孟建荣找秦池商量改造散货码头的事,他愿意先行垫资,这样也可以解决东江港的资金困难。

  • 孟建荣和秦池来找江河讨论散货码头的改造问题,江河考虑到东江港未来的发展方向,认为改建项目不宜仓促上马。孟建荣见江河并非如预想中的对港口业务一窍不通,转而开始担心自己设计方案中的水分被江河看出来。丁薇薇认为江涛在经营管理上有一套,江河同意让江涛加入煤码头试试,但也表示如果工作能力不行自己也保不了他。江河在沈奕巍、卢茜的陪同下,视察东江港的下属企业。江河得知这几年学校生源流失,效益下滑严重,校长认为东江港子弟学校归入市里名校教育集团是大势所趋。

  • 在江河的解释下,医院职工终于理解了江河此举的真实意图,意识到港口医院成为省人民医院分院,是件有利于港口和职工的好事,不是传言中的甩包袱,不顾职工死活。卢新华在某工地视察的时候,也遇到了港口宾馆的职工向他请愿,要江河下台。听闻港务局要取消港区居民的用水用电的福利,卢子明和一些居民代表来到江母家要说法。卢新华也不赞同对江河的做法也不赞同,认为他过于激进,东江港纵然有问题,也并没有到一定得拆房子卖地的地步。卢新华让秦池在这件事上一定要拉住江河,不能让他随意乱来。

  • 秦池就江河处理港口下属企业的事跟他争执,江河告诉秦池,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是企业未来发展必须的路径,现在处理这些与港口主业无关的资产一方面是为日后做铺垫,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这些单位有更好的发展空间,让员工能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是两全其美的事。卢茜为了助江河一臂之力,找到东江日报集团的人商谈东江港报并入东江日报集团的相关事宜。江河到东江港的下属酒店,发现朱三才、海岩和琊山煤矿的人正在胡吃海喝,公款消费,气得把饭桌都给砸了

  • 江河开会时拿海岩开刀,杀鸡儆猴,最终解决了值班用房被占用的问题。党委会上,江河提出明年要盈利两千万,众人都不相信。江河以冗余费用举例,指出港务局严重的浪费现象,问懵了秦池、朱三才等人。江河决定从清查冗费开始,成立财务结算中心,严格遵守报销制度。同时提高几个专业码头的服务水平,留住客户,提升码头的中转量。众人也同意江河对海岩进行停职处理。东江港报并入东江日报的事宜也在会上进行了讨论。

  • 为了要将东江港煤码头年度货运中转量提高到一千万吨,江河在党委会上提出要公开招聘煤码头总经理。港务局众人各怀心思,秦池想劝说秦海涛参与竞聘。秦海涛理智分析后认为自己不宜参加,他想重拾古董生意。朱三才和海岩也心生不满,他们决定要搅乱竞聘会。江涛得知消息之后,也想参加竞聘,打电话给丁薇薇寻求支援。江涛向江河透露了参与竞聘的想法,江河认为他的想法过于好高骛远,不支持他的想法,兄弟两人在饭桌上就产生了争执,不欢而散。

  • 竞聘会上,沈奕巍详细地阐述了煤码头的现状、存在的问题和他的解决方案,他的演说获得了在场众人的一致好评。通过公平投票,沈奕巍竞聘成功。江河叮嘱沈奕巍一定要好好推进接下去的工作。落选之后的江涛心生不满,对丁薇薇抱怨江河。丁薇薇本想通过扶持江涛既可以加强与东江港的合作,也可以增强与江河的关系,她虽然失望却还是安抚着江涛的情绪。丁槐通过竞聘之事,更感受到江河公事公办的处事风格,认为未来必然不好合作,叮嘱丁薇薇跟江河打交道不能感情用事

  • 为了缓解刘黑子家中经济困难和儿子上大学的学费问题,江河没有经过党委会的讨论就让工会设立专项奖励给刘黑子支钱。在民主生活会上,这件事被朱三才提出来,认为江河做事不合程序,江河主动进行了自我批评和检讨,认为自己存在律己不严用权不严的问题。但郭川却站出来解释,其实给刘黑子的钱是江河自己垫付的,并不是局里的钱。为了警告江河,煤码头的涉黑团伙给沫沫下泻药,丁薇薇担心女儿安危催促江河尽快将其绳之以法。江河前往码头与黑恶势力谈判,成功分化了一部分人,让为首的二狼恼羞成怒。

  • 为照看卢茜,江河无法履行与女儿沫沫的约定,丁薇薇心中不是滋味。丁薇薇带着沫沫前来医院探望卢茜,江河察觉了卢茜的不自在,在丁薇薇走后,明确向卢茜表示他与薇薇之间早已不可能。卢市长心疼女儿受伤,心里暗怪江河好大喜功,对他愈发不满。打黑行动之后,煤码头的环境得到了整治,经营局面也在沈奕巍的管理下开始好转。但琊山煤矿廖汉中一天不与东江港和解,年终一千万吨的煤炭转运任务就难以完成。江河组织港务局开会讨论孟建荣的散货码头改造方案。

  • 李志康跟江河聊起,方秋萍一直在倒卖煤炭赚取差价,琊山只怕财务状况不佳,廖汉中压力肯定不小。有了这个砝码,江河决定只身前往琊山找廖汉中谈判。经过慎重思考,秦池决定前往港口集团任职。卢市长表示支持秦池的决定,有他在港口集团盯着自己也能放心。朱三才暗中知会赵达夫,江河要前去琊山,为了避免陈年旧账被翻出,一定要搞掉江河,赵达夫表示会全力配合。秦海涛从丁薇薇口中得知卢茜受伤主动上门探望,卢茜拒收贵重的吊坠。

  • 卢茜得知江河独自前往琊山煤矿,心中担忧,让秦海涛帮忙想办法。廖汉中因方秋萍之事怒气未消,有意在酒桌上刁难江河,方言要让江河从一号矿井开始逐个喝过去,江河也知道上了这个山头就要唱这个山头的歌,为了东江港和琊山的关系破冰,江河被灌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醉酒的江河被赵达夫送到宾馆,海岩带着安排好的卖淫女来到江河房间,然后又打电话报警。江河“理所当然”地被警察带走。丁薇薇知道江河出事想要见他,被警察拒绝。

  • 江河带着委屈,不声不响离开招待所,前去找廖汉中询问情况。廖汉中直言自己一无所知,因为江河的事,自己不但被卢市长斥责,现在还要被江河怀疑,他表示会帮助江河洗清冤屈。江河不打招呼就擅自从纪委宾馆“消失”引起领导的不满。停职之后的江河终于有时间陪着女儿沫沫。程副省长对江河进行了批评教育,认为他就是放松了警惕,过于自信,才会掉进这种低级陷阱,江河承认近期有点志得意满,表示愿意引以为戒不会再犯。

  • 卢市长亲自带江河回到港务局,为他澄清真相,希望港务局众人一如既往支持江河的工作。港务局完成政企分离,江河成为了港口集团的总经理,秦池为副。江河认为改善东江港的经营情况首先要从解开廖汉中的心结开始。江河将廖汉中请到煤码头参观,沈奕巍陪同。在江河的提点下,廖汉中才知道方秋萍是如何瞒着自己私下操作的,廖汉中此时也看出江河是真心实意为自己着想,答应恢复与东江港的业务往来。丁薇薇意外得知江河“嫖娼”一事是孟建荣设计的,她不动声色开始给孟建荣下套。

  • 江河向程副省长汇报,他怀疑方秋萍是诈死以及沉船事件背后隐藏着更大的阴谋,建立立案侦查。卢茜答应秦海涛的邀请,去到秦海涛家中。在秦海涛的别墅里,卢茜果然看到很多价值不菲的古玩,卢茜不动声色地打听,秦海涛在卢茜面前也毫不回避,向卢茜讲述了家中长辈的收藏史,其中一枚古滇国金印让卢茜倍感兴趣。东江港经营状况逐步改善后,江河将建设新海港的愿景提出来,但建设海港需要大量资金,省市政府都不可能解决这么大量的建设资金,程副省长提出只有东江港上市后才能运用资本手段来谋求大发展。江河得到省里的指导之后,决定尽快推行上市计划。

  • 沫沫伤心不止,找江母闹腾。江河把上市的想法告诉了沈奕巍,二人兴致勃勃地勾画出东江港未来营建深水港的蓝图。沈奕巍开始着手准备上市计划书。江母心疼孙女和丁薇薇,竟瞒着江河到编辑部找到卢茜,直言希望卢茜早日跟江河分手。卢茜心中不快,赌气对江河避而不见。拍卖会上,丁薇薇派人故意抬价,让孟建荣高价买下了九眼天珠,随后又在权威杂志上安排人发表文章,直指市场上的九眼天珠都是赝品。江河察觉卢茜的异常情绪,去办公室找卢茜,从同事口中得知原来江母曾来找过卢茜,这才明白了卢茜态度转变的缘由。

  • 沈奕巍为煤码头付出了极大心血,最不愿看到煤码头被洪水淹没,因而积极在防洪大堤上考察想办法。在一道天然斜坡屏障处,沈奕巍停住脚步,他想到煤码头防洪堤与溪口大坝之间存在较长距离,省防总的预案是总体方案,并没有考虑到各个一线单位的具体防洪实际,如果通过科学运算,能够借助斜坡打个时间差,没准煤码头还能多扛上三四个小时,安然度过洪峰。江河让沈奕巍制定出应对各种情况的紧急预案。

  • 洪水当前,廖汉中担心运煤通道封堵会影响到煤矿的正常生产,也来到东江港帮忙抗洪。卢子明不放心子堤和煤码头防洪堤的加固工程,不顾身体不适在刘黑子的陪同下亲自下水勘探,发现孟建荣的施工队在抛石过程中偷工减料,出现两边高中间低的问题,人为制造了一段险堤,卢子明叮嘱刘黑子一定要在险堤段下钢筋笼加固,自己却因心脏病发作被送进医院。

  • 王石山劝说江河无论是为了自己的前程还是大局考虑,不应该冒险,不要强行要封堵权。丁薇薇冒雨给防洪大堤送来抗洪物资,她知道江河争取封堵权的理由,心疼江河考虑众多却不考虑自己。江河决定亲自前往省里向上级请求下放封堵权,临行前对沈奕巍下达死命令,一旦洪水漫到警戒线就立刻封堵运煤通道。

  • 水情接近警戒线,秦池带人前往大堤实施封堵,沈奕巍等人认为最后时机不到,煤码头还有可守的余地,因此坚决反对封堵,要等江河与省里交涉的结果。秦池迫于无奈妥协半小时。半小时后江河仍然没有回复,洪峰即将到来,秦池坚持进行封堵,沈奕巍和刘黑子面对洪水满心失望,只得准备封堵。就在最后一刻,雨停了,水位开始回落,险情解除,煤码头也保住了。江河终于体力不支进了医院,因擅离职守职务也被暂停。秦池成为东江港口集团代总经理,主持日常工作。保住了煤码头、避免国家经济损失数百亿的江河遭到停职处分,反复无常的秦池反而成为了代总经理,沈奕巍认为这样的处置非常不公道。

  • 江河主动向程副省长表达了自己想跟东江港一起谋求更大发展的意愿,程副省长也指出组织是改革者的坚强后盾,得益于容错纠错机制,江河得以复职。江河认为沈奕巍是想干事、能干事的人,他向党委会提议由沈奕巍出任港口集团副总经理,分管煤码头、化工码头和集装箱码头。会上,江河还提议成立联合调查组调查防洪堤出现的劣质钢筋一事,并由秦池出任调查小组组长。朱三才担心调查防洪堤劣质钢筋的事情会牵连到自己,秦池认为江河现在最关心的是上市,让朱三才尽快去找孟建荣善后。朱三才想要孟建荣抗下所有责任,建议他逃走。

  • 卢茜带着江河回家见父母。江河向卢市长汇报了当年低价收购国有资产、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卢市长决定让纪委对朱三才进行暗中调查。东江港与丁氏集团就未来能源公司的股份构成进行谈判,江河出于优化股份和降低丁氏集团持股比例的考虑,不同意丁氏继续在新公司占有三成股份的提议。在谈判桌上,丁薇薇和江河因意见不合,言语上多有冲突。

  • 丁槐对赵达夫许以重利,希望通过他拿到琊山煤化工园主厂房的工程,两人达成合作协议。丁槐认为江河又硬又臭,吩咐欧阳往后可以不择手段对付江河。江河向卢市长汇报调查丁氏集团的事情被泄露,已经引起对方警觉。为了稳定嫌疑人的情绪,纪委巡视组准备对东江港所有人都进行问话。被巡视组约谈之后,朱三才直觉自己已经暴露,联系丁槐准备潜逃。

  • 丁槐志得意满,认为只要廖汉中不从中作梗,拿下琊山新型煤化工项目的主厂房工程就十拿九稳,他还找来江涛作为项目面上的负责人。江河到省里向程志说明情况,廖汉中最多只有失察之过,并没有掺和到倒腾售煤款的犯罪事实中去,且沉船案跟方秋萍甚至赵达夫都可能有牵扯,此时不宜打草惊蛇。程志告诉江河,省里扣下廖汉中也只是顺水推舟的权宜之计。

  • 秦海涛与秦池见面,说起欧阳特助之前在卢市长家中打碎花瓶,后来又送还过一只仿古花瓶的事,秦海涛怀疑那只花瓶的真实价值,认为丁氏没准是在变相行贿。秦池警告秦海涛没有证据不能乱说,让他以后不要再提及。谢国庆对于丁氏集团提出的条件非常心动,丁槐催促尽快签订合作协议。因为谢国庆突然避不见面,沈奕巍来到长鼎港机厂。

  • 江河赶在谢国庆与丁氏集团签订合同的关头赶了过去,他拿出丁氏集团与日本山崎进行技术合作的消息进行劝解。见谢国庆由于价格原因而犹豫,江河说只有长鼎机械厂与东江机械厂进行合作将来才能成为中国制造的代表走出国门冲向世界。丁氏看重的其实是日本技术,如果这次长鼎跟丁氏合作,日后长鼎的品牌一定会被丁氏吞没。谢国庆被说服,答应重新与东江港联合。

  • 纪委来到东江港调查有关领导党风廉政建设的问题,询问领导是否有违规违纪的行为,秦池借机向巡视组打了江河的小报告。秦海涛得知卢市长出事之后,不怀好意的等待着江河在公事与感情之间如何处置。卢市长接受纪委调查后主动提出辞职,卢茜因为家中变故而心情沉重,面对江河始终坚持原则,她感到受伤,两人感情面临考验。

  • 东江港公安局局长江河临危受命为东江港港务局局长兼党委书记。上任第二天,东江港客运站的裕泰号客轮突然遭遇船沉江底的事故,东江港的重要合作伙伴——琊山煤矿总会计师方秋萍神秘失踪。善后工作疑云密布,险象丛生。之后,江河率领港口上下众志成城,不仅战胜了特大洪水的自然灾害,而且大刀阔斧实行改革,东江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敲响上市的钟声,收购A国R港获得成功,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标志着东江港驶入了建设港口的快车道。

  • 丁薇薇发觉伊娜私下与秦海涛有来往,为了掩饰,伊娜说出藏有金印的铜牛在秦海涛家中。东江港的考察小组在海外开展了实地调研。在海外留学的卢茜也亲自前往港口进行实地考察,不但对当地工人进行采访还拍下大量照片做数据支撑。考察小组筛选出凯伦港和德斯港作为东江港收购对象,并请江河前去两个港口进行实地考察。会议上,秦池坚持将德斯港作为考察的第一目标,沈奕巍却认为从综合条件上看凯伦港更加优秀,江河最终决定首先前往德斯港,秦池暗自得意,因为他们做局的正是凯伦港。

  • 江河带着沈奕巍等人来到了德斯港进行实地考察,在考察的过程中他们发现港口的管理混乱,人员工资水平不高,江河认为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没想到一辆不按规定路线行驶的集卡车差点撞到工作人员,为了救人江河被集卡车撞倒,受伤昏迷。正在该港口写论文考察的卢茜匆忙赶来,担心之情溢于言表,两人重归于好。由于江河在德斯港差点出意外,众人对于德斯港的印象越来越不好。与情况糟糕的德斯港想比,凯伦港则顺理成章成为最终的收购标的

  • 丁薇薇从宋琳口中得知丁槐事先对凯伦港进行了包装,若是东江港将来想要在凯伦港中拥有话语权就必须要提高价钱来购买股份。卢茜从乔治口中得知东江港对于凯伦港的收购价格过高,他认为凯伦港的财务数字存在问题。收购方案很快通过董事会,也得到了发改委的批准。就在江河准备签约的关键时刻,卢茜赶到阻止了签约仪式。

  • 方秋萍早就察觉丁槐有杀人灭口之心,去澳门前就录制好了揭发丁槐罪行的视频。警方收到视频之后立刻对丁槐进行了逮捕。丁薇薇也在同一时间收到了方秋萍发来的视频,知道了丁槐是沉船案的罪魁祸首。心情沉重的丁薇薇叫来江河,把秦池受贿的证据交给了他。江河相信丁薇薇是清白的,让她协助警方将案件调查清楚。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