鬓边不是海棠红

8.8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北平,爱国热血商人程凤台(黄晓明 饰)与一代天才京剧名伶商细蕊(尹正 饰)因戏结缘相知,两人在梨园百态和战火动乱中并肩奋斗前行,坚定了振兴京剧国粹的信念和定倾扶危以身救国的崇高理想,最终携手与残酷命运砥砺抗争的传奇故事。该剧以独特的视角,还原了民国动荡岁月中最真实的京风国韵和家国情怀。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0 / 共49集) 周五至周一20点VIP更2集;周五至周日免费2集;4.13点映直通结局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20世纪30年代,北平梨园行会会长姜荣寿做寿,众人皆来祝贺,独商细蕊一人只派人送了礼,自己在风月场所跟姑娘饮酒聊天,观察她们的一举一动为登台唱新戏做准备。另一边,程家二爷程凤台开辟新商路归来,在北平商会内以雷霆之势镇压了其他想不劳而获的人后,又把从小公馆寻到的整日花天酒地的妻弟范涟带回了家。从家人口中,程凤台听说了商细蕊的过往事迹,并对他产生了兴趣。恰巧商细蕊在程家的铺子定制了一件戏服,因戏服有一处轻微拉丝,商细蕊拒绝签收,掌柜汇报给程凤台后,程凤台大方地同意给商细蕊重做。应北平商会郑会长的邀请,程凤台带着妹妹去汇宾楼听戏。程凤台望着台上做杨贵妃装扮的商细蕊,不由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商细蕊一开口便引来声声喝彩,程凤台摘下手上的宝石戒指交给妹妹,让她效仿别人给商细蕊打赏,谁知妹妹不慎将戒指砸到了商细蕊的额头,商细蕊面不改色地继续唱着,妹妹却十分忐忑。

  • 程凤台准备带妹妹去给商细蕊道歉时,有一群小混混借故捣乱砸场子,汇宾楼的老板放任自流,程凤台看不下去,挺身而出,被小混混误伤。商细蕊将一切看在眼里,却还是八风不动地唱完了整场戏。回到后台卸妆时,程凤台带着妹妹过来,商细蕊对他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谢,并因自己连累他受伤而致歉。水云楼内,因商细蕊要离开汇宾楼,戏班内的其他成员觉得他太任性,还让他去给姜荣寿致歉,日后好在北平行走,商细蕊发了一通脾气,依然固执己见。经过程凤台的调查,他发现那群小混混是姜荣寿的儿子姜登宝找来故意针对商细蕊的。于是在范涟攒的聚会上,程凤台再一次帮商细蕊解围后将调查结果告知于他,让他自己决定如何是好,商细蕊表示自己不想追究,但因为他们害程凤台受伤,便让打一顿出出气罢了。程凤台因此感慨商细蕊大度。北平梨园行为了支持东北军抗日组织了一场义演,商细蕊也积极参与。然而义演当天,因琴师登台前不顾劝阻执意饮酒惹怒了商细蕊,两人发生争执,琴师拂袖而去。姜荣寿得知消息后认为这是一个打压商细蕊极好的机会,于是借此要挟商细蕊当众给自己道歉。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20世纪30年代,北平梨园行会会长姜荣寿做寿,众人皆来祝贺,独商细蕊一人只派人送了礼,自己在风月场所跟姑娘饮酒聊天,观察她们的一举一动为登台唱新戏做准备。另一边,程家二爷程凤台开辟新商路归来,在北平商会内以雷霆之势镇压了其他想不劳而获的人后,又把从小公馆寻到的整日花天酒地的妻弟范涟带回了家。从家人口中,程凤台听说了商细蕊的过往事迹,并对他产生了兴趣。恰巧商细蕊在程家的铺子定制了一件戏服,因戏服有一处轻微拉丝,商细蕊拒绝签收,掌柜汇报给程凤台后,程凤台大方地同意给商细蕊重做。应北平商会郑会长的邀请,程凤台带着妹妹去汇宾楼听戏。程凤台望着台上做杨贵妃装扮的商细蕊,不由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商细蕊一开口便引来声声喝彩,程凤台摘下手上的宝石戒指交给妹妹,让她效仿别人给商细蕊打赏,谁知妹妹不慎将戒指砸到了商细蕊的额头,商细蕊面不改色地继续唱着,妹妹却十分忐忑。

  • 程凤台准备带妹妹去给商细蕊道歉时,有一群小混混借故捣乱砸场子,汇宾楼的老板放任自流,程凤台看不下去,挺身而出,被小混混误伤。商细蕊将一切看在眼里,却还是八风不动地唱完了整场戏。回到后台卸妆时,程凤台带着妹妹过来,商细蕊对他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谢,并因自己连累他受伤而致歉。水云楼内,因商细蕊要离开汇宾楼,戏班内的其他成员觉得他太任性,还让他去给姜荣寿致歉,日后好在北平行走,商细蕊发了一通脾气,依然固执己见。经过程凤台的调查,他发现那群小混混是姜荣寿的儿子姜登宝找来故意针对商细蕊的。于是在范涟攒的聚会上,程凤台再一次帮商细蕊解围后将调查结果告知于他,让他自己决定如何是好,商细蕊表示自己不想追究,但因为他们害程凤台受伤,便让打一顿出出气罢了。程凤台因此感慨商细蕊大度。北平梨园行为了支持东北军抗日组织了一场义演,商细蕊也积极参与。然而义演当天,因琴师登台前不顾劝阻执意饮酒惹怒了商细蕊,两人发生争执,琴师拂袖而去。姜荣寿得知消息后认为这是一个打压商细蕊极好的机会,于是借此要挟商细蕊当众给自己道歉。

  • 随后,商细蕊提着琴登台,一番自拉自唱引来满堂喝彩,姜荣寿父子见状愈加嫉恨,设计激怒商细蕊,让耿直的他登台揭露金部长贪污善款的秘密,金部长恼羞成怒,派人去抓商细蕊,商细蕊仓皇而逃下被程凤台搭救。在程凤台的帮助下,不仅商细蕊转危为安找到了新的唱戏的园子,还让金部长狼狈落马。在得知曹司令接替金部长之后,姜荣寿父子利用商细蕊和曹司令不和的谣言让他在戏园子颇受排挤。程凤台为了支持商细蕊,特邀请他在自己儿子的周岁宴上唱堂会。很快到了周岁宴那天,程家二奶奶范湘儿的表哥表嫂、程凤台的姐夫曹司令等人都到场庆贺。程凤台借机跟曹司令谈起了商细蕊,曹司令亲口否认两人不和并点了想听的戏。程二奶奶的表嫂蒋梦萍与商细蕊曾是师姐弟,早年间因其嫁人两人闹得很僵。程凤台的姐姐得知来唱堂会的是水云楼的商细蕊,想到两人之间的矛盾纠葛,顿时如临大敌。

  • 为了避免双方见面发生不快,程凤台的姐姐找借口支开蒋梦萍夫妻,不料却被范涟拦了下来,而戏班里的小来也支吾着不让商细蕊上台,被商细蕊拒绝。果然,商细蕊在戏台上看到蒋梦萍后失控,擅自改了戏对蒋梦萍指桑骂槐,蒋梦萍受不了要走,曹司令却强势地不让任何人离开,最终商细蕊出了气,蒋梦萍却急火攻心被他气晕了过去。商细蕊自知理亏,偷偷离开程家,程凤台也吃了二奶奶好一通数落。气不过的程凤台借着给商细蕊送落下的东西为由去找他算账,商细蕊小心翼翼上了程凤台的车,一路无言地来到了山上。面对程凤台的一番苦口婆心,商细蕊开了话匣子,将自己与蒋梦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感情和曾经所经历的一切悉数道出,程凤台了解后,与商细蕊的恩怨就此化解。送商细蕊回水云楼后,程凤台本想去报社帮商细蕊做澄清,结果手下找了过来,说在仓库抓到一个贼。程凤台急急带人赶了过去,经过一番查问,他得知那人是曹司令之子曹贵修派来的,念在亲戚的份上,他放人离开,然后再三叮嘱手下加强戒备,绝对不能让那些支援东北军打日本人的物资受到一分一毫的损伤。

  • 因跟商细蕊夜谈时染了风寒,回来后程凤台便病倒了,却也因祸得福,避免了跟曹司令之子曹贵修派来查探的副官虚与委蛇。因商细蕊在程家唱堂会惹恼曹司令的消息被报纸大肆宣扬,商细蕊和水云楼眼下举步维艰。偏偏又遇到八爷前来催缴房租,囊中羞涩的商细蕊只得将心爱的戏服当了换钱应急。对此一无所知的程凤台拖着病体替商细蕊给蒋梦萍夫妇道歉,从他们口中他了解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商细蕊。在此过程中,水云楼里的腊月红不忍商细蕊及其他兄弟姐们因曹司令的原因被排挤,于是冒险闯入程家准备刺杀曹司令,却被程凤台的妹妹察察儿撞破。得知曹司令不住在这儿后,他十分沮丧。察察儿鼓励了他两句,知他生活窘迫,又给了他一些钱后放他离开。商细蕊在汇宾楼唱的最后一场堂会,程凤台亲自过去捧场,却撞见姜荣寿之子为难商细蕊。程凤台看不过,替商细蕊出头,并在跟商细蕊一道看戏的过程中对京戏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然后认真欣赏起了商细蕊登台献唱的那场与众不同的《长生殿》。

  • 看着台上将《长生殿》和杨贵妃用另一种方式演绎而出的商细蕊,程凤台不由想起自己因为家庭原因而被迫改变的人生,以及母亲为了唱戏而远走他乡,心里感慨万千。戏散后,程凤台魂不守舍地回了家,之后几天闭门不出,仿佛对什么都失了兴趣,让二奶奶极为担心。之后程凤台便迷上了听戏。他约商细蕊喝下午茶,两人相谈甚欢,然后又一同回到戏班子里把酒言欢,谈天说地,十分快活。水云楼众人希望商细蕊能向程凤台寻求帮助,商细蕊严词拒绝了。商细蕊带程凤台去天桥玩,遇到小偷偷了程凤台的钱,商细蕊使出一套商家祖传的棍法教训了小偷,并成功夺回了程凤台的钱。

  • 商细蕊带着程凤台去城外一座破庙,告诉他自己要在这里建立一个属于他们水云楼的戏园子,程凤台闻言十分震惊。随后,他们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一群乞儿向商细蕊讨钱,可是因为他们唱的曲子都不大新鲜,所以没能讨到。水云楼内,六月红执意要嫁给薛千山为妾,并坦言自己已经有了薛千山的孩子,商细蕊大怒,撕毁她的卖身契后赶她离开。为了安抚众人浮躁焦虑的心情,商细蕊向大家坦言自己要建立属于水云楼的戏园子,但因为没钱,所以准备动用祖产。然而将祖产挖出来后却发现里面的钱和东西都不见了。原来是戏班子里的人监守自盗。商细蕊撕了他们的卖身契后让人将内贼送官。入夜后,身心俱疲的商细蕊梦到了自己的父亲。次日一早,六月红收拾了行装离开水云楼,而商细蕊醒来后变得行为无状,并将自己锁紧装祖产的箱子里,此举吓坏了众人。

  • 十九气急,将商细蕊大骂了一番后赌气要离开,商细蕊从箱子里出来,让大家把去外面接私活的成员叫回来,晚上要开会决定水云楼的命运。程凤台为了自己走货方便,托范涟找来辛博士讨论穿山隧道的建造计划。原本辛博士对复杂的地貌条件一筹莫展,在看到程凤台家房子的结构后灵光一闪,建议他去找造房子的人来帮忙。水云楼内,商细蕊烧了众人的卖身契后,跟大家讨论决定离开北平回平阳。收拾行李时,一些带不走的东西该扔的扔,该卖的卖,该送的送,商细蕊只留下程凤台赏给自己的戒指。程凤台想到之前跟商细蕊遇到的那个来讨钱的前南府戏班总管太监和他唱过的莲花落,其中提到了样式雷,于是和范涟一同前去寻找,最后在前南府戏班总管太监的帮助下找到了房子的建造者,“样式雷”的后人。

  • 程凤台拿出隧道的建造图纸,雷先生看后同意帮忙,程凤台十分高兴。在回家的路上,程凤台遇到了打算离开北平的商细蕊和水云楼众人。得知商细蕊的难处后,程凤台主动出手相助,留住了商细蕊和水云楼。得知商细蕊看中了城外破庙,想买下做自己的戏园子,又知晓程凤台成了水云楼的大股东,于是姜荣寿跟郑会长狼狈为奸,破坏商细蕊的计划。程凤台请商细蕊喝下午茶,提到他管理戏班子的方式并不科学,于是商细蕊让他直接进行管理,自己只专心唱戏,程凤台同意。两人回到水云楼后,遇到杜家杜七,杜七误会程凤台对之前留学时的女同学始乱终弃,两人大打出手,在商细蕊的调停下两人间的误会解除。随后,商细蕊和水云楼全体成员请程凤台吃饭,程凤台借机立了规矩。之后水云楼重回戏台,将姜登宝和他们的隆春班气了个半死。曹司令的儿子曹贵修为了对付程凤台,让人扣了他两箱货,二奶奶十分担心。

  • 范涟也入股了商细蕊的戏园子,带着女友跟程凤台一起来看戏,期间女友腹痛被送入医院,才知道女友已有四个月身孕。女友为了救家人,开价十万被程凤台拒绝,后来在知道真相后,程凤台同意帮她救出家人。因曹贵修扣留货物一事,程凤台拿着礼物主动求和,曹贵修却提出比试枪法,程凤台获胜,拿回了自己的货物,却被曹贵修告知曹司令一直在欺骗自己,他才是真正进行着抗日运动,程凤台闻言内心顿时疑云四起。二奶奶从别人口中得知程凤台和范涟入股了水云楼,于是主动去水云楼听戏,却对商细蕊的表演非常不满。

  • 二奶奶听闻十九在背后议论自己,顿时对水云楼反感倍增,离去。回家后,看到呼呼大睡的程凤台十分气恼,却没说什么。第二天,腊月红为了感谢程凤台妹妹察察儿之前给自己钱吃饭,偷偷来到后花园见她,就在两人因谢礼相互推搡时,二奶奶出现,将腊月红捆了,然后把正在祭拜祖师爷的商细蕊请了过来。一见到商细蕊,二奶奶便对他一通冷嘲热讽,商细蕊十分生气,将腊月红带回去后一顿狠揍,正巧程凤台经过,被商细蕊赶了回去。陈纫香被他舅舅姜荣寿叫回北平跟商细蕊打擂台,陈纫香去找商细蕊时,商细蕊正跟杜七商量了一出新戏。知道陈纫香的来意后,商细蕊毫无惧色地应下他的挑战,并称输了的人就要剃光头。夜里腊月红看到没送出去的谢礼,想到二奶奶白日里的羞辱,又想到师姐六月红,不免伤心流泪。

  • 商细蕊为了新戏《赵飞燕》选角,腊月红凭借过硬的本事脱颖而出,引来商细蕊师兄弟们的不满。程凤台的妹妹察察儿想去学校念书,二奶奶不肯,两人发生争执,察察儿气恼,程凤台知道后安抚妹妹,并答应会安排她去念书。程凤台想劝二奶奶,却被二奶奶借由他在水云楼入股一事骂了一顿,得知程凤台不愿放弃水云楼,二奶奶更是恼怒,将程凤台赶去了书房,程凤台既冤枉又无奈。姜登宝在街上遇到腊月红,故意与他为难,将他打了一顿还扒光了捆在电线杆上给商细蕊下战书,商细蕊知道后带人去找姜登宝算账,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替腊月红出了气。随着对垒的时间越来越近,商细蕊却迟迟想不到戏中赵飞燕该如何起舞,便在钮爷的提示下去庙里找灵感,然后被一直关注着京城梨园行的宁九郎暗中点拨,商细蕊茅塞顿开,抓紧时间日夜不休地开始了练习。

  • 商细蕊的大师兄们提出解约,离开水云楼,投奔隆春班,一时间,商细蕊的新戏缺了很多角色,他去其他戏班借人,可是他们都得了姜荣寿的命令,婉拒了商细蕊。商细蕊为此愁眉不展,却固执地不肯求程凤台帮忙。之后程凤台得知商细蕊的窘境,特意找了北平的名角来,商细蕊心中感动,却说不出感谢的话,只能每天给他送些自己爱吃的东西。络子岭的土匪大当家和二当家不和,二当家违反大当家立下的规矩,一月内劫了北平商会的货运队伍两次。程凤台知道后,派人送去礼物并暗中探听他们的情况。商细蕊和程凤台和好后,商细蕊带他去自己常去的店吃面,程凤台却一脸嫌弃。商细蕊被食客们认出,纷纷上前与他交谈,商细蕊趁机给自己的新戏和雨陈纫香的擂台赛做宣传,大家都十分期待。

  • 随着擂台赛时间越来越近,商细蕊和陈纫香都使出浑身解数认真排戏努力练习,等到了比赛那天,商细蕊一脸淡定,陈纫香却有些紧张。姜荣寿特意来给商细蕊捧场,在发现台上给他配戏的都是北平的名角后,十分气恼,等商细蕊在鼓上飞舞,引来满堂喝彩后,他气闷不已。之后陈纫香愿赌服输,被商细蕊剃了光头,而隆春班挖角水云楼的消息也登了报,让姜荣寿更是愤愤。络子岭的二当家杀了大当家后又绑了程凤台的小舅子范涟,让程凤台拿军火来赎人,程凤台简单交代了家里一番,又派人给商细蕊送了房契当年货后匆匆离开。之后,姜荣寿借口提前祭拜祖师爷,将北平梨园行祖师爷的亲传弟子们聚集在了一起,商细蕊也被请了过去,担心他受欺负的水云楼成员去通知了杜七。

  • 络子岭上,二当家反悔,将程凤台也绑了起来。杜七为了帮忙,大庭广众下拜了商细蕊为师,同他一起去祭拜祖师爷。在现场时,姜荣寿借着商细蕊新戏《赵飞燕》的戏服和内容发难,指责他欺师灭祖,其他同门也指责商细蕊的水云楼实行合同制影响他们收徒,姜荣寿让他叩头认错,商细蕊不肯,与众人大打出手,随后水云楼众人赶到,与成功脱围的商细蕊会合,姜荣寿当着众人的面将商细蕊从师门除了名。另一边,大当家的女儿古大犁带人杀了回来,赶走了二当家,然而,古大犁接管络子岭后要求程凤台以后的过路费再加两成,程凤台不肯,遭来杀身之祸。程凤台的姐姐为了救他,去求了曹贵修,曹贵修同意帮忙,姐姐稍稍安了心。商细蕊回去后躲在屋里生闷气,众人无计可施之时,陈纫香上门求见。

  • 陈纫香输了擂台,一年不得在北平唱戏遂准备去上海发展,特邀请商细蕊同行。商细蕊被说动,准备随他一起去上海转转。杜七因专栏被撤大闹报社,最后反被报社的总裁薛千山讽刺他公器私用为商细蕊平反,二人不欢而散。程凤台下落不明,一众眼红程凤台的商人在北平商会会长暗中挑唆下,趁机去程家货运航捣乱滋事,最后二奶奶不得不出面才摆平了闹事者。谷大梨劫持了程凤台的商队,并逼迫程凤台与其婚配,幸好曹贵修及时赶到才阻拦住。却没想到谷大梨因此又看上了曹贵修,还请程凤台从中做媒。商细蕊路上突然想起了苏三的起解,还未到上海,便也拉着陈纫香在南京下了车。二人在南京蹭戏、游湖、论戏、唱戏不亦乐乎。

  • 程凤台给谷大梨梳妆打扮,教她举止谈吐,帮她讨曹贵修欢心。陈纫香带着商细蕊游秦淮河时,商细蕊情不自禁的开唱,引得正在湖边的委员刘汉云关注。曹贵修和谷大梨共度一晚后,第二天便带着程凤台离开。程凤台刚刚回城,十九便等在城门口向程凤台哭诉商细蕊的冤情。当晚曹贵修便带着兵来到姜家,在门口遇到了杜七也去姜家找茬。杜七和曹贵修一文一武,最后帮商细蕊讨回公道,姜荣寿亲口承认商细蕊没有欺师灭祖。程凤台为了感谢曹贵修两次帮忙,答应提供他一年的军饷,可却没想到程美心私下已经答应了曹贵修要给他提供军火。因为不确定曹贵修的立场,程凤台不愿与其纠葛,左右为难。程凤台回货运航查账,货运航的人都对二奶奶的处事经商赞不绝口。刘汉云邀请陈纫香唱堂会,陈纫香想请商细蕊搭戏,商细蕊最后同意扮作跟班前去。刘汉云点了昆曲,陈纫香因多年不唱昆曲所以失误了,怕刘汉云责难吓的跪倒在地。

  • 陈纫香借口去后台休息准备,到了后台便请商细蕊帮忙,最后商细蕊答应帮陈纫香唱双簧,却被刘汉云识破。刘汉云到后台,十分赏识商细蕊夸赞他有九郎的风范,并邀请他们留在家里入席。察察儿想要上学二奶奶不同意她出去抛头露面,程凤台想帮察察说服二奶奶,反而惹的二奶奶更生气。席间话家常,商细蕊提及了因被姜荣寿欺压才到南京赏玩的事情,刘汉云因为赏识商细蕊的才华不愿他再被人欺压,便收他做了义子。筵席结束,陈纫香打算前往上海,商细蕊不愿再跟随,便准备自己回北平。杜七有好几个笔名,不单写戏评,还撰写着报社热门的连载小说。杜七罢笔后,报社总裁亲自请杜七回来重开专栏,为了讨好杜七,还停掉了所有写商细蕊的负面言论。程凤台亲自去火车站接商细蕊并准备了酒席给他接风,席间商细蕊提及认刘汉云为干爹之事程凤台颇有微词,梨园会所的老板们此时也趁机前来为之前的事道歉,商细蕊不计前嫌。昆曲是百戏之祖现在没落了,商细蕊从南京回来决定重新唱起昆曲,并邀杜七为他写新戏。

  • 杜七劝商细蕊为了两个月后的梨园竞选,先放一放唱昆曲的事情,商细蕊答应等到新戏院开张的时候再唱。商细蕊帮程凤台捉住了落子岭古二当家,随后又扮作小厮和程凤台来到郑会长家,程凤台把郑会长做过的一桩桩坏事都摆上台面上谈来说开,劝郑会长自首。曹司令从南京回来,程美心亲自下厨为其接风洗尘。席间日本保健医生突然闯入,让程美心开始相信曹贵修说曹司令倾日的言论。商细蕊趁着去贝勒府唱戏的时机,带着程凤台参观贝勒府的戏园,为以后新建戏楼作参考。晚上大戏开唱众人找不到商细蕊,原来商细蕊蹲在戏园边,想听完侯老板的戏再去后台,结果阴差阳错反而得了贝勒额娘的钦点让他去和侯老板对戏,商细蕊兴奋不已。

  • 后台,侯老板吸大烟被商细蕊阻止,攀谈下原来侯老板和商细蕊的爹是旧相识。商细蕊和侯老板的戏,赢得满堂喝彩,不料老福晋却因听到《搜孤救孤》而突然精神失常。戏后,商细蕊对老福晋感到好奇,侯老板因此邀请商细蕊明日去他府上详谈。程美心把曹司令身边有个日本医生的事情告诉了程凤台,也开始后悔逼程凤台和曹家做军火生意。商细蕊去到侯老板家,侯老板给商细蕊讲述了老福晋忠义两难全的陈年往事。商细蕊想把这个故事编成戏唱,但杜七觉得侯老板说的都是胡言乱语不想写,两人因此闹翻。在商细蕊的提点下,程凤台去到曹司令府,亲口询问曹司令是否亲日,曹司令矢口否认。程凤台看出曹司令在撒谎,马上回货运行停了曹司令的货。曹贵修找到了程凤台,帮他出了主意。曹贵修让程凤台说出曹司令军火仓库的位置,然后他去暗度陈仓。这样程凤台既不用得罪曹司令,军火也不会落入日本人之手。贝勒爷答应把王府戏楼卖给程凤台,商细蕊得知后兴奋不已。杜七也因眼光高看不上其他的名角儿,最后还是答应帮商细蕊写戏。冬去春来,商细蕊和程凤台的戏楼终于开张了。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