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如果可以这样爱DVD版 电视剧 热度 1257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类型:都市 /言情

导演: 王雷 (导演)

简介: 一对已婚男女突然徇情自杀,以为可以结束这一切,却不料悲剧才刚刚开始——他们的爱人,耿墨池和白考儿,同时在葬礼上邂逅。面对同样的背叛他们同时选择报复但又同时爱上彼此,注定饱受打击和折磨。然而他们想真心拥...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6/共4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在垶城,结束电台节目《音乐地带》的直播工作后,主播白考儿赶赴和闺蜜米兰约好的音乐厅,去观看国际知名钢琴家耿墨池的演出。虽然,米兰临时有工作,白考儿只得独自观看,但仍被耿墨池高超的演奏技巧所征服。耿墨池演出有个惯例,妻子叶莎每次都要全程陪伴,但在这天演出前,叶莎并未出现,并且谁也联系不上她,耿墨池有种不祥的预感。就在这天晚上,叶莎竟然和一名叫做祁树杰的男子一起自杀溺水身亡,而祁树杰正是白考儿的丈夫。在医院停尸间门口,痛失爱子的婆婆痛斥白考儿对儿子的冷漠,坚决不允许她见祁树杰最后一面。正在两人僵持不下时,耿墨池从对面的停尸间走了出来。

  • 在蔡医生处知道原来祁树杰与叶莎均是抑郁症患者,二人在看病中结识后,白考儿气愤的离开,并故意开车追尾耿墨池的车,以发泄心中的不满,耿墨池也毫不相让的让经纪人兼好友韦明伦立刻报警。次日,白考儿被交警以追尾逃逸的罪名带走配合调查。医院里,耿墨池以“亡者为大”要求记者老铁登报向叶莎道歉,但协商未果,反而更招老铁记恨。白考儿从祁树杰的遗物中看到一把酒店钥匙,找到叶莎的酒店公寓,并发现了叶莎的遗书。耿墨池去叶莎的酒店公寓收拾遗物,正好撞见拿着叶莎遗书的白考儿,二人一番争抢撕扯,情急之下的耿墨池把遗书放到了嘴里,叶莎的心声也随着遗书被他吞下了肚。

  • 白考儿让做汽车销售的罗浩将祁树杰自杀落水的汽车修好后转让,那这笔钱偿还祁树杰欠的债。回北京前,耿墨池找律师了解情况,正巧看到精神恍惚的白考儿在街上游荡。耿墨池护住险些被车撞倒的白考儿,但白考儿仿佛没看见他,梦游般离开,担心其安危的耿墨池默默跟着白考儿,保护她。不死心的老铁从朋友处拿到了叶莎和祁树杰生前在酒吧的照片,立刻在网上发布一条名为“叶莎自杀”的帖子,曝光叶莎真正死因,韦明伦找人火速删帖。樱之感谢米兰帮她介绍了兼职会计事务所的工作。白考儿想找耿墨池开诚布公地好好谈一次,并向米兰坦诚自己在叶莎公寓偷拿了叶莎的日记本,米兰无奈的答应帮白考儿将叶莎日记本转交给耿墨池。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在垶城,结束电台节目《音乐地带》的直播工作后,主播白考儿赶赴和闺蜜米兰约好的音乐厅,去观看国际知名钢琴家耿墨池的演出。虽然,米兰临时有工作,白考儿只得独自观看,但仍被耿墨池高超的演奏技巧所征服。耿墨池演出有个惯例,妻子叶莎每次都要全程陪伴,但在这天演出前,叶莎并未出现,并且谁也联系不上她,耿墨池有种不祥的预感。就在这天晚上,叶莎竟然和一名叫做祁树杰的男子一起自杀溺水身亡,而祁树杰正是白考儿的丈夫。在医院停尸间门口,痛失爱子的婆婆痛斥白考儿对儿子的冷漠,坚决不允许她见祁树杰最后一面。正在两人僵持不下时,耿墨池从对面的停尸间走了出来。

  • 在蔡医生处知道原来祁树杰与叶莎均是抑郁症患者,二人在看病中结识后,白考儿气愤的离开,并故意开车追尾耿墨池的车,以发泄心中的不满,耿墨池也毫不相让的让经纪人兼好友韦明伦立刻报警。次日,白考儿被交警以追尾逃逸的罪名带走配合调查。医院里,耿墨池以“亡者为大”要求记者老铁登报向叶莎道歉,但协商未果,反而更招老铁记恨。白考儿从祁树杰的遗物中看到一把酒店钥匙,找到叶莎的酒店公寓,并发现了叶莎的遗书。耿墨池去叶莎的酒店公寓收拾遗物,正好撞见拿着叶莎遗书的白考儿,二人一番争抢撕扯,情急之下的耿墨池把遗书放到了嘴里,叶莎的心声也随着遗书被他吞下了肚。

  • 白考儿让做汽车销售的罗浩将祁树杰自杀落水的汽车修好后转让,那这笔钱偿还祁树杰欠的债。回北京前,耿墨池找律师了解情况,正巧看到精神恍惚的白考儿在街上游荡。耿墨池护住险些被车撞倒的白考儿,但白考儿仿佛没看见他,梦游般离开,担心其安危的耿墨池默默跟着白考儿,保护她。不死心的老铁从朋友处拿到了叶莎和祁树杰生前在酒吧的照片,立刻在网上发布一条名为“叶莎自杀”的帖子,曝光叶莎真正死因,韦明伦找人火速删帖。樱之感谢米兰帮她介绍了兼职会计事务所的工作。白考儿想找耿墨池开诚布公地好好谈一次,并向米兰坦诚自己在叶莎公寓偷拿了叶莎的日记本,米兰无奈的答应帮白考儿将叶莎日记本转交给耿墨池。

  • 报社通过了老铁关于“叶莎自杀”的新闻稿,老铁提议将米兰的名字加上。第二天,即将要离开垶城的耿墨池看到了关于“叶莎自杀”的报道,怒火中烧。白考儿接到耿墨池的指责电话后,赶紧查看报纸上“叶莎自杀”的报道和署名,气愤地打电话质问米兰,不知道老铁偷看日记的米兰,也被弄懵。韦明伦提醒耿墨池白考儿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三个月后,耿墨池为了纪念叶莎离世百天,再次回到星城。扫墓的耿墨池在墓园遇到白考儿,看到叶莎墓旁的祁树杰墓,怒不可遏。白考儿要求耿墨池为上次的谩骂道歉,耿墨池不答应,二人一番唇枪舌战,纠缠不清。

  • 白考儿家遭祁树杰家的亲戚突袭,为了把白考儿赶出去,大打出手。恰巧韦明伦赶来找白考儿商议对叶莎自杀事件封口一事,好心帮白考儿将人赶走。回去后,韦明伦向耿墨池转述了白考儿对封口一事的种种要求,本来耿墨池十分气愤,但听到韦明伦讲述白考儿被祁树杰家亲戚欺负,又有点同情她,想看白考儿后面的动向再做打算。

  • 白考儿趁着耿墨池不在,偷偷来到耿墨池家,似观光旅游般拍下各种耿墨池的“隐私”照,吃他家的东西,试穿他的衣服饰品。回到家中的耿墨池发现家里混乱不堪,有人去过的痕迹。第二天,耿墨池穿着被考儿画上猪头的西服外套接见重要客人闹出笑话。丢尽脸的耿墨池调出监控录像,看到元凶是白考儿。

  • 韦明伦嘲笑耿墨池已经变耿大善人了,对白考儿如此的好。耿墨池助理小林去看白考儿,并告诫白考儿远离耿墨池,白考儿对小林妙语珠玑,说的小林目瞪口呆不能还口。耿墨池得知德国方面打算邀白考儿作为自己签约酒会的主持人,十分不满,扬言如果对方拿自己私生活做文章,就合作终止。韦明伦通知耿墨池酒会信息,希望他能出席。提不起兴致的耿墨池看着手机似乎期待着什么。电台午间档,白考儿发布着双子座流星雨的消息,正坐在车上的祁树礼听着考儿和搭档的轻松活泼的声音,对考儿的印象更加深刻。而后,祁树礼霸道相约白考儿共进晚餐,并向白考儿为祁母的事道歉,白考儿未领情。

  • 相思山上风大,耿墨池脱衣环抱白考儿,亲密的举动令白考儿心中一动。次日,耿墨池与白考儿的绯闻消息令韦明伦不解,耿墨池头头是道说出白考儿也挺好。而白考儿看到她与耿墨池的绯闻也没有以前反应那样剧烈,还向米兰询问耿墨池老家的信息。白考儿在车里意外发现一只可爱猫咪,带回家并取名“耿墨池”。某日,耿墨池收听白考儿与搭档关于“一见钟情”的节目,内心感情澎湃。随后,他主动找到白考儿,邀她去买钢琴,还在琴行演奏从未公布的《心之弦》给她听,并向考儿表白。毫无心理准备的白考儿断然拒绝了,耿墨池感觉到了白考儿内心的不安。

  • 米兰分析耿墨池接近白考儿的动机不纯,但白考儿发现自己是真的爱上耿墨 池了,内心十分痛苦。在墓地看望祁树杰的祁树礼发现旁边的墓碑上是“叶莎”的名字,若有思虑。祁树礼去找白考儿,恰巧看到因开房记录喝的酩酊大醉的她,并和米兰一起把白考儿送回了家。到家后,祁树礼感慨地看着弟弟的家,听到弟弟的开房记录,他不予置信。次日,醒来的白考儿想着耿墨池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发信息求证,不想助理小林偷拿耿墨池手机回复白考儿,看到回复信息,白考儿凉透了心。勃然大怒的白考儿大闹耿墨池新闻发布会,被不明所以的耿墨池带离现场。江边,白考儿痛斥耿墨池对自己的欺骗,耿墨池看着手机否认信息是自己发的。樱之约米兰询问白考儿和耿墨池的事,也坦言自己过得并不快乐,米兰说她身在福中不知福,樱之有苦难言。樱之通过心理医生蔡医生获知张千山患有轻度暴力倾向和狂躁症,医生希望病人能得到及时治疗。米兰打电话给白考儿数落她发神经的举动,白考儿泪流满面。第二天,为躲避记者,白考儿回了洪江老家。

  • 相思山上,耿墨池曾经和考儿看星星的往事一幕幕重现。被媒体整日骚扰的耿墨池带着行李来到白考儿家小住,无意间看到猫咪“耿墨池”,赐名“白胖胖”。米兰来到祁树礼公寓,告诉白考儿关于耿墨池的悲惨近况。尤其是前女友万蓁蓁煽风点火的事,令白考儿为耿墨池打抱不平。白教授寿宴,旦旦被白教授家的孙子弄伤,樱之要求对方道歉,却遭到张千山当场的一掌耳光。米兰安慰樱之,随后得知罗浩因开没上保险的新车遭遇车祸,背负重债。担心耿墨池的白考儿去耿墨池家找他,恰巧在门口碰到正要回家的耿墨池。本想安慰他的白考儿,谁被耿墨池以住在“红颜知己”家的话刺激到。耿墨池希望白考儿遵从内心,爱就在一起。但白考儿表示自己承受不了外界的压力,再一次拒绝了耿墨池,落荒逃离。祁树礼在白考儿的住处给她准备的特别多礼物,白考儿告诉祁树礼不必这么做,二人就“爱情观”进行了一番探讨。

  • 耿墨池在离开星城之前,和猫咪“白胖胖”告别。一直帮白考儿收拾家的米 兰告诉白考儿,她家有耿墨池住过的痕迹,还有耿墨池落下的衣服,并通知白考儿有关耿墨池要退出乐坛的消息。记者会上,耿墨池庄重地表示退出乐坛的意愿。白考儿对于耿墨池的此举有理解有自责。樱之请米兰帮忙,要与张千山离婚,但张千山万般阻挠,不愿意离婚。樱之告诉米兰这几年婚姻的真实情况,表示看透了张千山,肯定回不去了。罗浩车祸事件很棘手,米兰突然想起罗浩的客户就是祁树礼,还有缓和余地,白考儿答应米兰向祁树礼求情。但米兰提醒白考儿,祁树礼的人情不好还,他和身为艺术家的耿墨池不一样。白考儿与祁树礼、米兰共进晚餐时,白考儿听到钢琴曲,就想起耿墨池。白考儿请米兰帮忙调查曝绯闻消息的周刊记者,并约他来星城。酒吧,周刊记者孙斌应约来采访白考儿。包间里,白考儿不仅用武力惩治孙斌,还孙斌非礼自己。前来警局接白考儿的祁树礼,责怪白考儿处理孙斌无需亲自出手。回到北京,耿墨池十分想念白考儿。

  • 罗浩姐姐极力撮合肖护士和弟弟的婚事,但被罗浩拒绝。白考儿一想到耿墨池,就忍不住伤心流泪。挨了台长训的白考儿听着从清泉镇采回的风声,回想起和耿墨池的温存;而耿墨池听着白考儿发的来自家乡的风声,心也躁动起来。车站,正要带着“白胖胖”回家过年的白考儿被耿墨池强行带走,情不自已的二人在出租车上热吻,中途被猫咪“白胖胖”打搅。白考儿被耿墨池的爱语包裹,既感动又甜蜜,也直白道出对耿墨池的爱。米兰过年加班挣加班费,樱之和旦旦被张千山接回家过年,樱之对张千山的献殷勤视而不见。

  • 祁树礼贿赂白家小妹得到考儿“私奔”的消息。北京,白考儿和耿墨池在充满年味的京城开始快乐的“私奔”生活。两人每天的生活都十分精彩。为了惩罚不看自己指甲油只专心看名画的耿墨池,白考儿趁耿墨池不注意,给他刚刚收藏的名画上的人涂了指甲,耿墨池看到后十分恼怒,但因为考儿的撒娇之吻,又气不起来。白考儿听说樱之离婚的事,替樱之打抱不平,对米兰坦露自己就想和耿墨池这样在一起,现在的自己很幸福,耿墨池也十分享受和白考儿现在的生活。白考 儿和耿墨池的好友律师黄忠和韦明伦吃饭,恩爱样子羡煞他们。

  • 面对白考儿执意离开,耿墨池惊慌失措,此时,突然到访的祁树礼更让耿墨池觉得心怀不善。耿墨池望着白考儿雪中离去的背影,理解考儿此举定是受人威胁。耿墨池决定向祁树礼还击。回到星城的白考儿把自己关家里,闭不出户,也不听米兰和樱之的劝解。樱之告诉米兰因为张千山现在的落魄,决定不跟他争抢抚养权。白考儿被台长提拔做新节目的制作人,但职位高迁之喜仍掩不住考儿思念耿墨池的悲伤。相思山,白考儿借酒解相思之苦,随后跟来的祁树礼听到考儿的话,更加明确了耿墨池在她心里的位置,内心十分不爽。

  • 白考儿对赶来的白家二老明确表示要跟着耿墨池走。白父因为考儿的狠话而伤心气晕过去,白考儿赶紧上了祁树礼车,带父母去医院。赶往医院的路上,紧跟在后面的耿墨池心脏病复发,车祸重伤,考儿看到血淋淋的一幕,心痛晕厥过去。在医院,白考儿生命无碍,但精神受到重大打击,耿墨池虽然被张千山从鬼门关救回,但身体情况不容乐观。疗养院,白考儿因精神受严重创伤的样子更惹祁树礼怜惜。祁树礼与耿墨池就白考儿的问题面谈,为了白考儿着想,祁树礼要耿墨池放手。耿墨池临去北京前到疗养院看望白考儿,两个痴情人互诉衷肠,伤心不已。

  • 出差回来的祁树礼听助理樱之汇报白考儿的近况。失忆的白考儿回忆着三年间祁树礼对自己好的点滴,也在努力思考耿墨池离开自己的原因,自己怎么都想不明白。有了新开始的樱之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在徒弟荣灿帮忙下,白考儿找到了关于耿墨池的蛛丝马迹。知道消息的米兰迅速告诉祁树礼,白考儿已经网上找到有关耿墨池的资料。相思山上,看着星星的白考儿对耿墨池念念不忘。同事阿庆对荣灿说明了白考儿的病情,希望他对白考儿慎言慎行。白考儿猜到隔绝自己与外界联系的人是祁树礼,质问祁树礼为什么要这么做,祁树礼毫不愧疚的表示是为她着想,并再次向考儿深情表白。

  • 白考儿通过徒弟荣灿的分析,拿着自己无意间翻出的房卡,找到了耿墨池的公寓,巧遇昔日保安,帮她引路开门。在耿墨池公寓,白考儿回忆起以往和耿墨池的点点滴滴。当祁树礼得知白考儿记忆复苏的消息后,向蔡医生表示不希望考儿记起以前的事,蔡医生与其立场不统一,坚持从病患自身出发。当白考儿遇到中介带买房人看耿墨池公寓时,立刻决定要卖掉自已的房子买下这个公寓。而米兰对自己的现状不满。对米兰执着的罗浩此时已有买房的能力,但米兰表示两个人回不到过去,自己已经不爱罗浩。

  • 白考儿看到徒弟找来的昔日自己与耿墨池的绯闻消息,误认为自己是介入耿墨池感情的小三和退出音乐界的元凶。为寻找真相,白考儿约米兰见面,白考儿因为米兰给祁树礼当眼线的事情十分生气。为了圆谎,米兰告诉白考儿,和耿墨池一起离开的女人就是万蓁蓁。听到“真相”的白考儿,既悲痛又不相信。白考儿感觉到祁树礼的对她事事的干预。白考儿买下耿墨池的房子后,警告祁树礼远离她的生活。

  • 通过聊天,耿墨池发现白考儿的记忆出现了错乱,耿墨池看着考儿痛苦的发疯发狂样子,十分心疼。此时的祁树礼还在担心白考儿和耿墨池相遇,如果担心成为现实,他相信这就是命运安排。韦明伦将白考儿的病情告诉了耿墨池,这一切令耿墨池深深懊悔自责。耿墨池决定帮助表考儿纠正记忆中的错误与不实。同时,祁树礼也得知他们已相遇。在帮白考儿收拾家时,米兰从祁树杰生前的公文包里发现一份乐谱,留意收了起来。白考儿和耿墨池弹着《两只老虎》,仿佛感受到昔日的幸福。

  • 在北京的白考儿,接受了耿墨池的惊喜求婚,感动万分。随后,二人领证,幸福无比的生活在一起。调到广告部的米兰为拉广告客户参加饭局,巧遇祁树礼,屈尊向祁树礼敬酒,反而遭到祁树礼的冷嘲热讽,米兰一气之下将白考儿和耿墨池求婚的照片给祁树礼,令他更加不快。隔日,米兰将饭局遭辱的事在部门公开,并向主管讨要公道。祁树礼公司旗下的房子出现质量问题。罗浩因此事内心受到谴责,从罗浩处得知此事的消息的米兰,开解罗浩的同时,深觉可以借此做文章。

  • 思念白考儿的祁树礼打电话给她,耿墨池希望他远离考儿。考儿睡梦中的话令耿墨池心酸不已。第二天一早,考儿无意间找到叶莎的手机,惊讶看到里面有祁树杰的片。为求证真相,白考儿决定去星城找祁树礼。耿墨池看到考儿的留言,知道她回了星城。考儿来到祁树杰的墓前,希望祁树礼把所有真相告诉自己。得知真相的考儿回到老家,祁树礼从医生那得知母亲病入膏肓的消息,受到打击。

  • 赶来找白考儿的耿墨池,在白家得到热情招待,不料几杯酒下肚,旧疾复发。洪江医院,耿墨池与祁树礼巧遇,二人针锋相对,耿墨池向祁树礼正式宣战。得知祁母生病住院白考儿前去探望,祁母向前来的白考儿道出心中的歉意。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祁母希望祁树礼能过得幸福。

  • 米兰在罗浩家吃饭,意有所指的问罗浩自己背叛他会怎样,罗浩告诉米兰即便她背叛他也会原谅她。耿墨池和白考儿吵架后,找韦明伦分享人生经验,韦明伦充耳不闻,但当耿墨池说起瑾宜人生大事的时候,韦明伦突然热切的给耿墨池献殷勤。

  • 看着白考儿按照手机上的步骤做饭的耿墨池感到十分幸福,故意打电话向韦明伦炫耀说炒菜声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罗浩找到米兰批评她不应该拿房屋质量问题的事情去威胁祁树礼,米兰充耳不闻。次日,白考儿亲自登门给祁树礼送拍卖会请柬,并为米兰求情,祁树礼答应去拍卖会,但米兰的事情未松口,仅表示会自行解决。已经告别舞台三年的耿墨池,感慨万千的为重回舞台做准备。而此时,白考儿常常感觉想吐,怀疑自己可能怀孕。晚饭后,白考儿和耿墨池晚外出散步,趁机询问耿墨池对孩子的看法,耿墨池告诉白考儿自己想有一个健康的孩子。

  • 白考儿为请冷战中的耿墨池做嘉宾烦心,同事提醒她在感情中要能伸能屈,婚姻需要经营。罗浩决定向消费者实话实说楼盘问题,所有责任自己承担。祁母病床上表示最近老是想到小静,并希望祁树礼尽快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耿墨池看着白考儿为他用心做的卖相不佳的地瓜,吃得津津有味,二人关系有所缓和。祁树礼放大招报警,警察以敲诈勒索名义带走米兰和罗浩。耿墨池无意看到祁树礼楼盘有问题的资料,以接来瑾宜为交换条件,让韦明伦将消息公布给媒体,杀了祁树礼一个措手不及。白考儿到洪江做最后努力,希望说服祁树礼撤销对米兰的控告,激动之下晕了过去。

  • 经过调查,祁树礼得知是耿墨池的养父在幕后收购公司股票后,实行反收购行动。白考儿母亲去医院看望祁母,祁母表示如果祁树礼若有任何事情惹到白家,请他们多担待。米兰走出看守所,为重获自由而泪奔。丢掉工作的米兰意志消沉找樱之诉苦,樱之劝米兰脚踏实地走正路。 精心打扮“桃花妆”的白考儿登门“求”耿墨池上节目,不想越解释误会越深,最后还是“甜蜜”举动成功救场。第二天,耿墨池应邀参加白考儿的电台节目。

  • 樱之告诉白考儿,耿墨池正在通过他继父收购博天股份,提醒她耿墨池的财力与祁树礼不相伯仲。找工作的米兰因职业污点被拒之门外,母亲也对其恶语相向,米兰歇斯底里地揭开了心里的伤疤。白考儿和樱之、米兰咖啡馆见面,白考儿提议还未找到工作的米兰做耿墨池 的助理,米兰欣喜答应。在白考儿再三的“撒娇”请求下,耿墨池答应米兰做助理之事。韦明伦虽然不想启用米兰,但也听从耿墨池的意见给米兰试试看的机会。米兰看到白考儿和耿墨池的豪华新家,羡慕嫉妒不已。樱之答应米兰,罗浩的事会向白考儿保密,但告诫米兰慎言慎行,在人生低谷的米兰开始怀念罗浩对她的好。

  • 白考儿伤心离开医院,告诉樱之自己怀的孩子有遗传性心脏病,樱之安慰她再做详细检查。回到家,白考儿抱着耿墨池哭着说对不起,耿墨池既感到莫名其妙又心疼,还问起白考儿之前说要给他的惊喜是什么,考儿只能默默流泪不语。耿墨池虽知道考儿将祁树杰的记忆安在自己身上,但将错就错,想要筹备惊喜婚礼给白考儿。对于遗传性心脏病,张千山的专业建议令白考儿痛不欲绝。来到星城的瑾宜为白考儿怀孕的事而高兴,并将耿墨池的童年生活讲给她听。白考儿明白了有心脏病的孩子是多么的不幸。

  • 米兰看着试穿婚纱的考儿,心中异样。而不知情的白考儿看到米兰身上的伤处,颇为心疼,米兰谎称摔倒所致。祁母去世,祁树礼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孤独。他打电话给白考儿,以求慰藉。关于白考儿是否参加祁母的葬礼,耿墨池持否决票,但最终挨不过考儿的撒娇,同意放行。次日,韦明伦送白考儿参加祁母葬礼。祁树礼提出要考儿戴孝谢礼,拗不过的白考儿尴尬站在一旁还礼。灵堂里,祁树礼向白考儿诉说着自己对感情的见解,而考儿依旧充耳不闻,亦不心动。

  • 祁树礼送白考儿去了医院,得知她怀孕很讶异。爱屋及乌的祁树礼听到医生对胎儿的病情分析,也有保留孩子的意愿。随后,闻讯而来的耿墨池听信了祁树礼的话,认为孩子是祁树礼的。米兰到罗浩旧屋,往事历历在目,发誓要让幸福的人走向不幸。张千山带着儿子旦旦回国给樱之惊喜,樱之高兴之余仍和张千山保持距离。祁树礼从樱之处得知白考儿因为胎儿有问题,怕耿墨池不让生下来而隐瞒他,就利用此事大做文章,米兰也添油加醋把白考儿和祁树礼的关系越抹越黑,幸好耿墨池并未信以为真。

  • 来找耿墨池的白考儿听米兰说,耿墨池近来不开心是因白考儿记忆错乱,米兰的一条条力证,也使白考儿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祁树礼有意回美国,把公司事宜交给韩志和樱之打理。婚礼前夜,相思山上,耿墨池与考儿见面,希望考儿对他隐瞒的事有所交代。但考儿受米兰误导将本是 陪她看流星雨的人说成了祁树礼,耿墨池再次受打击。愤怒的耿墨池找到祁树礼,理论白考儿和孩子的问题。祁树礼顺势承认孩子是自己的,耿墨池将祁树礼暴打一顿,自己也挂了彩。

  • 白考儿因婚礼受辱把自己关在家里,暗自流泪,祁树礼告诉前来探望的樱之,自己会负责白考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同时,韦明伦也指责喝闷酒的耿墨池做事不经大脑,当局者迷,耿墨池也深感自己过于鲁莽。白考儿拆穿米兰的谎话,与她恩断义绝。虽然白考儿伤痛欲绝,但为了孩子决定要活下去。白考儿与怀疑自己的耿墨池置气,说孩子不是他的,耿墨池万念俱灰。白考儿为整治耿墨池,公开曝光自己的私生活,而耿墨池也只能由着考儿胡闹。

  • 耿墨池早上醒来惊讶的发现米兰在自己家,更没料到米兰一口咬定两人“一夜情”,而后焦急的与韦明伦商议解方案。白考儿看着报纸上她与耿墨池和好的新闻暗暗窃喜,而米兰却给白考儿狂上“眼药水”。韦明伦先单独约见米兰,沟通协商未果。耿墨池听到米兰要和他结婚的疯狂想法,讶异之余怒不可歇。小区监控设备升级,没有米兰的录像资料,黄忠分析了现状,对耿墨池不利。耿墨池陪白考儿去孕教中心上课,被老师点名示范动作,尴尬不已。

  • 清醒的耿墨池求白考儿原谅,但伤心欲绝的白考儿没给耿墨池任何希望。同时失去孩子和爱人的耿墨池心如死灰。他懊悔、自责对考儿说过的话,做出的事。回到老家的白考儿在父母悉心照顾下身体日渐恢复,但心灵的创伤永远愈合不了。虽然米兰不合时宜的出现,并口出狂言,但考儿无视她的存在。耿墨池又亲自去到白家向考儿道歉,依旧没有挽回。白考儿正式签署离婚协议,耿墨池眼含泪水哀求考儿,最终二人离婚。米兰追到北京,拿出《LOVE》系列曲的曲谱手稿给韦明伦,要挟耿墨池和她结婚。

  • 在北京,虚弱的白考儿看着插着呼吸机的耿墨池,把心里浓浓的爱意一股脑儿倾诉而出。最终,白考儿将婚戒与耿墨池的互换,陪伴彼此。耿墨池不舍白考儿的离开,满脸绝望。爱情不是两个人的相遇,是两颗心的相遇。这样的爱情被樱之羡慕,被祁树礼憎恶。张千山告诉众人,能保住耿墨池的唯有进行心脏移植手术,但要等待配型合适的心脏出现,所以也要做好后事的准备,但已知足的耿墨池趁人不在取下呼吸机,生命体征渐无。与此同时,站在大桥上的白考儿,生无别恋地跳下了江。

  • 耿墨池识破白考儿的“苦肉计”,从陌生人手里救出白考儿。当白考儿亲眼看到耿墨池很激动,并请耿墨池做她的钢琴老师。耿墨池在极度矛盾的心理下答应了白考儿。星城,博天中国区五周年庆,祁树礼听到罗浩和米兰的近况,十分感慨。祁树礼到墨园找到瑾宜,陪她一起去福利院。面对瑾宜的疑问,祁树礼没有说明她就是小静的事实。米兰以耿墨池“未婚妻”的名义向瑾宜询问墨池的去向,瑾宜并未告诉她。

  • 祁树礼由白考儿带路去看看她口中“落魄”的耿墨池。在耿墨池船屋,祁树礼听着耿墨池口中的感谢,觉得讽刺,但想到白考儿,决定给出他每天两小时教琴时间的最大让步。考儿十分开心,很享受耿墨池每天的授课时光。而祁树礼在一旁紧紧地关注着两个人。米兰巧遇工地工作的罗浩,知道罗浩出狱后近况不好。心有内疚的米兰去罗浩打工处找他,而罗浩希望米兰放下执念,洗心革面。耿墨池病情加重,祁树礼不想他死在白考儿面前,建议耿墨池提早离开。最后一堂课,耿墨池弹奏了肖邦的《离别曲》。

  • 米兰去往西雅图找耿墨池,入住西雅图酒店时,发现信用卡有问题,幸而遇到祁树礼。白考儿买早餐碰到祁树礼,米兰上门见耿墨池。为避开米兰,耿墨池向考儿提议搬家。随后,耿墨池单独约米兰在森林里见面,警告米兰离考儿远点,米兰不慎掉入陷阱。为治疗耿墨池归国的张千山希望樱之不要隐藏心迹,爱就直白说出来,找到韩志开门见山地表明他对樱之感情的担心,希望韩志也坦诚。韩志则是告诉樱之打算把她调到美国工作与张千山团聚。

  • 在同家医院的耿墨池,趁考儿不在,将搬家的真实想法告诉了祁树礼,不想被门外的米兰听到。韦明伦拿钱给米兰做最后的了断,但米兰发誓不会放过耿墨池和白考儿。祁树礼很高兴瑾宜来到西雅图。当瑾宜说耿墨池是她世上唯一的亲人时,祁树礼的心像是被针刺痛一样。韦明伦对祁树礼常找瑾宜的事愤愤不平,祁树礼反而刺激韦明伦追人实力太差。祁树礼不舒服去医院检查身体,把樱之将调往美国的消息告诉了张千山。张千山很高兴,主动说会帮祁树礼看检查结果。韦明伦一鼓作气向瑾宜表明心迹,瑾宜答应了韦明伦。

  • 白考儿和樱之见面,考儿说樱之看起来软弱其实比谁都坚强,并表示自己不打算回美国了。台里听了考儿的电台直播,恢复白考儿原职。去清泉镇采风的考儿路过落日山庄寻故人,可惜物是人非。黄忠打电话给考儿旁敲侧击,发现考儿不知耿墨池失踪之事。其实,耿墨池也回国去杭州寺庙看女儿了。祁树礼回国以提供和耿墨池心脏配型合适的来源信息要考儿嫁给他,但考儿不愿以婚姻做代价。白考儿知道耿墨池失踪,并把心脏配型的资料给韦明伦查证其真实性。雅兰居外,白考儿看到邻居祁树礼,慰问他的手术,祁树礼说只是胆结石,两人推心置腹,考儿给了他一个安慰的拥抱,恰巧被前来的耿墨池看到。由祁树杰忌日联想到叶莎,考儿希望在墓园等到失踪已久的耿墨池,没想到先等到的是米兰。

  • 米兰不听罗浩劝阻,请律师状告白考儿蓄意伤害,耿墨池来偷看考儿,表示自己不能毁了考儿一生的幸福,考儿坚持他才是一生的幸福。祁树礼痛斥耿墨池不该再来见考儿,考儿就是因为他才会变成这样,两人又展开一场有关命运的谈话,但耿墨池深感此次祁树礼话语中显出悲凉之感。警察把考儿带到警局,耿墨池和韦明伦为考儿担心得要命,律师黄忠带来考儿无碍的消息,并捎来考儿给耿墨池的老虎漫画,表示自己能吃苦。

  • 白考儿得知耿墨池和米兰婚讯后,病情更加恶化,偷偷换她药的保姆田嫂心感愧疚。祁树礼禁止耿墨池见白考儿,而樱之就成全了耿墨池。考儿感受着耿墨池的冰冷,不想耿墨池和米兰结婚,而耿墨池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减轻考儿的负担,还跟她保证不会娶米兰。原来田嫂是米兰安排的眼线,因她暗中换药,才致使考儿病情加重。蔡医生告诉祁树礼和樱之,考儿病情恶化速度十分快速。

  • 白考儿不顾一切来到医院看耿墨池,看到他的现状伤心欲绝。新闻发布会上,韦明伦和瑾宜播放了米兰和耿墨池的录音,证明外界传播得关于耿墨池婚约一事的不实。同时,生命垂危的耿墨池,经医生抢救,暂时脱离生命危险。耿墨池的最后遗愿想是离开医院,白考儿禁不住耿墨池的哀求,偷偷带着他离开医院,来到清泉镇。张千山告诉大家白考儿拿到的配型者的信息是真实的,众人十分欣喜。落日山庄,白考儿给耿墨池弹奏一曲《简爱》,二人相识相知相爱的往事历历在目。

  • 张千山在韩志处得知樱之喜欢的不是韩志,也终于知道了她喜欢的是谁,十分惊讶,找到樱之劝她找一段靠得住又实际的感情,不要做无谓的幻想。白考儿去洪江找祁树礼讨要心脏捐献者的真实信息。她苦苦哀求祁树礼,并答应以嫁给他当做交换条件。祁树礼深感白考儿的言行侮辱了他对白考儿的感情,断然拒绝了她。瑾宜知道后,劝考儿不要着急,同时瑾宜也去到洪江找祁树礼,并陪着他悼念祁母,真诚地表示自己可以做他的亲人,一席带有温情的话语改变了祁树礼的 决定。罗浩找到米兰,劝她改过自新,米兰内心几经挣扎,愿意自首。白考儿虽然同情米兰的遭遇,但并不原谅米兰的所作所为。

  • 白考儿找到祁树礼,感谢他提供心脏捐赠者的信息,并表示亏欠对方太多,还主动给祁树礼一个充满歉意的拥抱,两个人各怀心事的人相拥而泣。医院病房里,通过一番关于生命与命运的深刻对话,耿墨池和祁树礼两人生出惺惺相惜之感。为了给耿墨池做手术,众人准备启程去西雅图,白考儿坚定的相信耿墨池一定会好起来。临行前,耿墨池做了遗产继承的公证,大部分遗产留个白考儿,剩下的部分作为了瑾宜和韦明伦的结婚贺礼。瑾宜听黄钟宣读完遗嘱,热泪盈眶。而祁树礼则回到洪江对白家二老行大礼,做最后告别。

  • 漫长的手术结束后,医生向众人表示已尽力。听到医生说病人要被推到太平间,白考儿情绪失控,扑到盖着白布的死者身上,痛哭流涕,大呼不舍。想要看耿墨池最后一面的白考儿,颤抖着揭开了死者脸上的白布,震惊的发现,逝者竟然是祁树礼。众人都被震慑住。这时,张千山痛心的向大家解释,其实祁树礼就是耿墨池的心脏捐献者。原来祁树礼已经身患不治之症,也走到人生尽头。他不想大家难过,没有告知任何一个亲朋好友,而是选择将心脏换给耿墨池,让自己的爱在白考儿爱的男人身上延续。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