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风再起时 电视剧 热度 1441

地区:内地

类型:都市 / 剧情

导演: 付宁

简介: 该剧以1985年进入全面改革阶段为时代背景,讲述了方邦彦、何有邻、康宁三个出身背景性格各不相同的青年在既面临发展机遇也经历时代挑战的情况下努力拼搏,然而在种种诱惑下,有人能坚守本心,有人却迷失于花花世界的...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9/共49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78年,中国开启改革开放新时期,1985年进入全面改革阶段,做出“百万大裁军”战略决策,方邦彦、何有邻等一批优秀军官,转业走上企业、政府等工作岗位。以方邦彦为代表的新一代企业家,以快速发展变化的祖国为依托,顺应中国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外贸体制改革、加入并领导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浪潮,历经外贸转型、价格并轨、自主创业、市场竞争、国企改革、国际并购等跌宕起伏的传奇历程,经受来自国际国内、事业家庭的种种考验,坚持正道,顽强拼搏,出奇制胜,最终带领中国企业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为国家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 何晓莺来看方邦彦,方小武十分欢喜还说要给她做最爱吃的菜。何晓莺劝方小武饶了方邦彦,毕竟他都那么大了,站那儿挺丢脸的。何晓燕把有军人给自己献血的事情告诉何有邻,何有邻觉得一定要把他找出来好好感谢一番。而此时的康宁因为演戏事故被迫脱下了军装,方邦彦对他的处罚就是让他转业。收拾好东西后,康宁对这里敬了个礼,毅然离开。   何有邻还在给郑兰做思想工作,毕竟方小武是和何清正一起出来的。但郑兰偏偏不肯同意方邦彦和何晓莺这门亲事,何有邻觉得郑兰的想法十分庸俗,何有邻只好去和何清正诉苦。夜晚,郑兰抱怨都怪方邦彦拖累了何有邻,还称何晓莺和方邦彦走得特别近,他们不能不管。可何清正觉得方邦彦和何晓莺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管的,毕竟他和方小武一起从乡下出来,又是老战友,亲上加亲啊。可郑兰说着说着就急眼儿了,让何清正不得不顺着她。   次日,郑兰去找了方小武,一番闲聊后进入了正题,她明确表示反对何晓莺和方邦彦谈恋爱,更反对何晓莺嫁给方邦彦。方小武觉得孩子们都大了,这些事情都应该由他们来做主,并没有干涉二人感情的意思。

  • 1978年,中国开启改革开放新时期,1985年进入全面改革阶段,做出“百万大裁军”战略决策,方邦彦、何有邻等一批优秀军官,转业走上企业、政府等工作岗位。以方邦彦为代表的新一代企业家,以快速发展变化的祖国为依托,顺应中国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外贸体制改革、加入并领导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浪潮,历经外贸转型、价格并轨、自主创业、市场竞争、国企改革、国际并购等跌宕起伏的传奇历程,经受来自国际国内、事业家庭的种种考验,坚持正道,顽强拼搏,出奇制胜,最终带领中国企业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为国家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78年,中国开启改革开放新时期,1985年进入全面改革阶段,做出“百万大裁军”战略决策,方邦彦、何有邻等一批优秀军官,转业走上企业、政府等工作岗位。以方邦彦为代表的新一代企业家,以快速发展变化的祖国为依托,顺应中国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外贸体制改革、加入并领导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浪潮,历经外贸转型、价格并轨、自主创业、市场竞争、国企改革、国际并购等跌宕起伏的传奇历程,经受来自国际国内、事业家庭的种种考验,坚持正道,顽强拼搏,出奇制胜,最终带领中国企业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为国家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 何晓莺来看方邦彦,方小武十分欢喜还说要给她做最爱吃的菜。何晓莺劝方小武饶了方邦彦,毕竟他都那么大了,站那儿挺丢脸的。何晓燕把有军人给自己献血的事情告诉何有邻,何有邻觉得一定要把他找出来好好感谢一番。而此时的康宁因为演戏事故被迫脱下了军装,方邦彦对他的处罚就是让他转业。收拾好东西后,康宁对这里敬了个礼,毅然离开。   何有邻还在给郑兰做思想工作,毕竟方小武是和何清正一起出来的。但郑兰偏偏不肯同意方邦彦和何晓莺这门亲事,何有邻觉得郑兰的想法十分庸俗,何有邻只好去和何清正诉苦。夜晚,郑兰抱怨都怪方邦彦拖累了何有邻,还称何晓莺和方邦彦走得特别近,他们不能不管。可何清正觉得方邦彦和何晓莺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管的,毕竟他和方小武一起从乡下出来,又是老战友,亲上加亲啊。可郑兰说着说着就急眼儿了,让何清正不得不顺着她。   次日,郑兰去找了方小武,一番闲聊后进入了正题,她明确表示反对何晓莺和方邦彦谈恋爱,更反对何晓莺嫁给方邦彦。方小武觉得孩子们都大了,这些事情都应该由他们来做主,并没有干涉二人感情的意思。

  • 1978年,中国开启改革开放新时期,1985年进入全面改革阶段,做出“百万大裁军”战略决策,方邦彦、何有邻等一批优秀军官,转业走上企业、政府等工作岗位。以方邦彦为代表的新一代企业家,以快速发展变化的祖国为依托,顺应中国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外贸体制改革、加入并领导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浪潮,历经外贸转型、价格并轨、自主创业、市场竞争、国企改革、国际并购等跌宕起伏的传奇历程,经受来自国际国内、事业家庭的种种考验,坚持正道,顽强拼搏,出奇制胜,最终带领中国企业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为国家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 何晓莺脚伤复发躺在了地上,男舞伴即使将她抱起,化解了这场尴尬。何晓莺的脚伤让她步履维艰,倒也为这场歌舞增添了几分逼真。方邦彦背着何晓莺走在路上,何晓莺不自觉流下了眼泪,她终于找到了一个能为自己遮风挡雨,又可以让她依靠的男人。 何清正向部下传达了转业命令,过几天就是八一建军节了,这是他们最后一个在部队里过的节日了。方邦彦和何有邻来到了当初入伍时立下誓言的地方,他们知道,自己无愧于誓言。何晓莺依旧坚持参加最后的排练,她不想在军营里留下遗憾。何清正召集了何有邻、何晓莺、何晓燕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尽管军人身份很快不复存在,但他们依旧坚持着军人作风。作为父母,何清正和郑兰都希望孩子们的未来一片光明,但郑兰依旧向何晓莺特别强调了她的婚姻问题。何清正及时阻止了郑兰的话头,让孩子们制定出自己的职业方向。方邦彦觉得自己算是幸运的,他对未来没有什么大的要求,随遇而安便好。方小武则叮嘱方邦彦一定要考虑他和何晓莺的未来,要有上进心。  

  • 康宁正拿着花衬衫的图片让大家抓紧生产,还坐下学习用缝纫机缝衣服,一直练习到深夜。员工们早上来上班时发现康宁还在练习,一整夜都没有回家睡觉,做出来的衣服也相当不错。方邦彦和飞鹏路过自家油条店,就让飞鹏的妈妈去休息了,二人一起帮她招呼着早点店。谁想飞鹏妈妈被自行车压到了腿,方邦彦索性就答应和飞鹏一起出早点摊。   何清正的工作定下来了,他建议何有邻去省计委。何晓莺正在织毛衣,郑兰来找她商量她进歌舞团的事情,郑兰显然不是很同意。何晓莺十分喜欢跳舞,舍不得这个舞台。郑兰称王小军主动看上了何晓莺,郑兰十分满意,可何晓莺不愿意,索性和郑兰摊牌,自己就是喜欢方邦彦。可郑兰坚决反对,何晓莺和方邦彦的前途十分堪忧

  • 方邦彦陪方邦芸在对外经贸大学遇到了张教授,张教授邀请他们去自己家坐坐。方邦芸看到张教授家里丰富的藏书,喜欢极了。张教授听说方邦彦转业没有安置单位,称他敢想敢做,以后很定会有一番作为,还邀请他去一个经济研讨会旁听。会议结束后张教授还给方邦彦介绍了一位任书记,三人一起去吃了个饭。任书记让方邦彦回去后找自己,他让方邦彦去永江纺织厂担任领导职位。方邦彦自然感谢,但对纺织行业一窍不通,有些犹豫。 回到家方邦彦有了些感悟,他发现走出部队看到的世界真的很宽广,他决定迎难而上,赶上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方邦彦开始努力读书,也积攒了很多问题向张教授请教。

  • 方邦彦劝何晓莺回去和郑兰道个歉,想每天去她家报道,直到郑兰接受自己,他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深夜回到家,郑兰独自坐在客厅里等何晓莺,二人都平静了许多。郑兰坦白自己不放心方邦彦,无论是人品还是相貌、才华,他都很优秀,未来的事业也会很光明,但他未必会是一个好丈夫,在他的世界里,何晓莺不是唯一,而郑兰希望何晓莺找一个把她当成他的全世界的男人。何晓莺感动极了,但她就是喜欢方邦彦啊。郑兰只好答应了,放开手让何晓莺去飞,好好过他们的小日子。次日,方邦彦向何晓莺许下诺言,一定要让她过上好日子。

  • 次日一早何晓莺就起来做早饭了,无奈双手不沾阳春水,连火都没点着。方邦彦立刻去买了早餐,对方小武称这是何晓莺买的。方邦彦来到永江为大家发喜糖,张教授也打电话来向他道喜,方邦彦又乘机向他请教了自己的问题。何晓莺也同样为大家发了喜糖,方邦芸给她寄来的新婚礼物也到了,拆开发现是一个很美的音乐盒,何晓莺喜欢极了。   方邦彦和何晓莺晚上数红包时发现康宁送了他们一个五百块的大红包,方邦彦很惊讶,自己都没有请他啊。方邦彦觉得康宁不太踏实,所以并没有和他进一步加深私交的想法,所以就想找个机会还给他。何晓莺也觉得方邦彦应该还给康宁 毕竟他刚刚到永江上任。

  • 方邦彦和何晓莺一起回家吃饭,庆祝何有邻升职,何有邻被郑兰唠叨终身大事,只好拉着方邦彦到别处谈话。方邦彦提醒何有邻,康宁很可能会去找他办事,何有邻就安排方邦彦和康宁一起吃了个饭。方邦彦决定帮康宁看一看外贸公司那边的单子有没有剩余的,好给青春服装厂分过去些。康宁拿到了外贸单子,整个青春服装厂都兴奋了,而他们做出的产品也让外贸很满意。康宁立刻以一个月五百块的工资聘请了一个阿拉伯语的学生,一笔接一笔的外贸单子让青春服装厂在乡镇企业中脱颖而出,红火极了。

  • 方邦彦只好坐下来参加他们的生产会议,提出多加点产品花样。杜厂长十分无奈,老秦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话。杜厂长坚持认为永江只能跟着国家计划走,方邦彦觉得十分无法理解。方邦彦再一次拦住了杜厂长,希望更新设备,可以向国家申请贷款,老秦也认为有些道理。只是方邦彦这一行为让很多人不满,认为他是管销售的,没必要去管生产的事情。

  • 方邦彦让何有邻帮着装修一下新家,因为何晓莺现在需要休息,自己则要忙厂里的事情。方邦彦和何晓莺在新家里打趣,十分幸福。   员工向方邦彦提了意见,觉得他不能整天在车间里巡视,而是应该去做他的工作,搞销售去。方邦彦深深地愧疚,整天上下班都在想着那番话。尽管当着何晓莺和方小武的面没有表现出来,但方小武怎么能看不出来呢。永江书记对永江现状很不满意,尤其不满杜厂长跟着方邦彦一起去引进新设备,但现在仓库里堆积的货根本卖不出去,甚至要向总公司汇报。杜厂长只好向方邦彦施压,让他一定要把货物销售出去。

  • 何清正叫出方邦彦来谈话,何晓莺支开了其他人,和何有邻谈话 ,她真的不知道方邦彦在想什么,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丢下厂长和主任的位置去当一个小业务员,更不明白他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自己。郑兰则又去找方小武谈话,她觉得方邦彦很不负责任,何晓莺更不能跟着方邦彦去过颠沛流离的苦日子。方邦彦向何清正坦白做业务员是自己申请的,他觉得转业费还能支撑一段时间,只要做出成绩让永江看到希望就能够实行改革。

  • 方邦彦又把礼物给了郑兰和何晓莺,郑兰让方邦彦上楼叫何晓莺,算是原谅他了。何晓莺在全家注视下跟着方邦彦回了他们的新家,方邦彦拿出了自己买的收音机。 但何晓莺却要他坐下来说一说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去广东的事情。方邦彦答自己不想让何晓莺担心,何晓莺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也就自然原谅他了。不过何晓莺并没有消气,问方邦彦买礼物的钱是从哪儿来的。方邦彦如实回答那是他的转业费,还把方小武垫的钱交代了,何晓莺拿出自己攒下来的一点工资,让方邦彦先还给方小武。方邦彦自然不肯,只要何晓莺和孩子在,他就有力气去为了这个家拼搏。

  • 方邦芸和张教授要去开会,就在途中的火车站约了方邦彦见面,方邦芸给了他自己买的礼物,张教授还给了他些书,提醒方邦彦要价格改革了。价格改革后群众产生了恐慌心理,抢购现象十分可怕。张为要来视察,方邦彦听闻十分高兴。何晓莺出了院子就又回了方小武家,他们想着方小武一个人住这么大院子会孤单,郑兰也挺赞同的,毕竟这里环境好,也有方小武照顾着何晓莺。不过郑兰还是不满意方邦彦的工资,毕竟养活女儿是件费钱的事情。康宁最近赚了不少钱,但郑兰不后悔,因为她知道康宁太急功近利。

  • 吃饭时,何晓燕闻着味儿就来了,吃完饭后何晓莺送何晓燕回家。何晓燕以为方邦彦和何晓莺之间出了问题,何晓莺只好如实坦白,他们二人的事业都出了些问题。方邦彦在家里和方小武吐槽,他真的无法看着永江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永江纺织厂的门卫大爷也和方邦彦说,再这么下去大家肯定过不下去,毕竟大家都要养家。员工们也都在找方邦彦请他出出主意,方邦彦只好回答自己绝对会和大家同甘共苦。方邦彦来找何有邻请他帮一帮永江纺织厂的忙,请求多发配额,可何有邻却说这配额会越来越少,根本分不过来。

  • 方邦彦觉得过段时间大家都能认同自己的改革方案,何清正十分着急,毕竟改革开放已经十二年了,改革却没有多少成功的。何清正还觉得是方邦彦走偏了,方邦彦想反驳却被阻止了。听说方邦彦还拒绝了康宁的聘用,郑兰着急坏了,现在方邦彦没了工作,一家子都要去喝西北风。康宁找来陈工说话,林淑珍只好离开,陈工提出产品质量的问题,康宁觉得这不该是他决定的事情,康宁又从他那里了解了一些永江纺织厂的事情。方邦彦决心要继续在永江跑外贸单,但何清正担心何晓莺和方聆的生活,就想把他调到海关去 方邦彦却说自己不能做逃兵,严正拒绝了。郑兰一气之下让何晓莺带着方聆回何家去,不然就断绝关系。而康宁则和陈工谋划着,承包永江生产线。

  • 何晓莺知道郑兰在气头上,所以还是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去,她说方邦彦太过于骄傲,但她希望方邦彦能够去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方小武,还有郑兰和何清正,更重要的是何晓莺和方聆。方邦彦送走了何晓莺和方聆,一个人站在家门外,不禁反思。方小武更是恨铁不成钢,他理解方邦彦不去康顺,可不能理解他不去海关。方邦彦不甘心,因为他和康宁不一样,他是真的想帮助永江纺织厂,但一旦他离开了永江,这个黑锅他就背定了。方邦彦下定决心 要让永江纺织厂起死回生,堂堂正正地把何晓莺和方聆接回来。

  • 方邦彦来谈合作拉单子,外贸企业已经有些回暖,最终为永江纺织厂拉来了一个跨国大单。林淑珍来公司没找到康宁的人影,她还在想着找工作。 康宁和陈工来到永江纺织厂,称自己有办法帮永江度过困境,还特意拿出了杜厂长恩人的介绍信。康顺想要承包永江纺织车间,杜厂长称自己开个大会再给他答案。何有邻操心何晓莺和方邦彦,就来找方邦彦喝酒,方邦彦决心堂堂正正地把何晓莺和方聆带回家,他给永江拉了一个大单,至少家里就有保障了。

  • 康宁对此不屑一顾,和林淑珍大吵一架就离开了。何清正来找方小武,二人为儿女的事情操碎了心 此时方邦彦回来了,方小武就去做饭了。何有邻和顾盼正在陪着何晓莺和方聆玩儿,何有邻找了个空闲,问何晓莺和方邦彦究竟要怎么样。何晓莺称他们需要些空间,何有邻差点以为她们想离婚,何晓莺立刻否认了,她不是不想和方邦彦回家,而是方邦彦不敢接自己回家。康宁再一次来找了方邦彦,方邦彦很不欢迎他,康宁索性说出自己承包了永江纺织厂。

  • 方邦彦又直接坐火车从北京去了广东参加广交会,何晓莺带着方聆来看方小武,对于和方邦彦的感情,何晓莺依旧避而不谈。 广交会上出现一名小偷,方邦彦立刻抓住了小偷,对方却一直喊冤,称自己是抓小偷的。二人就这么争辩开了,最终一起被警察带回了派出所。二人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在派出所里又吵了起来,二人意外地有缘,不仅是老乡还是坐同一班火车来的。二人也就这么化解了误会,对方叫林云,原来是老师,后来下海创业,正在做互联网。康宁拿着礼物来找何有邻,希望他能够多多支持自己一下。

  • 方邦彦只好又去了何有邻那儿,希望他帮自己戳穿康宁的阴谋。飞鹏的饭馆原本挺红火,但在他饭馆边上开了好几家大酒楼,饭馆的生意就慢慢不好了。何晓燕为此发愁着 不知道如何向郑兰开口。何有邻猜测康宁想窃取永江的原材料然后倒卖出去,此时他接到电话,方邦彦成了被告人。何有邻和方邦彦立刻去了永江,称方邦彦走后就来了一帮外国人,是永江外贸单的甲方,为首的杰克说认为永江没有能力在合同要求的时间里完成产品,还要起诉永江,方邦彦成了联合被告。

  • 方邦彦在书房查资料,方小武拉着何晓莺出去说了。何晓莺想把方聆交给郑兰,自己回来陪方邦彦。方小武劝她,方邦彦未必会在这时候让何晓莺看到他的软弱,何晓莺明白了,放弃了这个念头。顾盼给方邦彦介绍了一位律师,永江也正在和任书记做汇报,中达方面会对永江纺织厂伸出援助之手。方邦彦和何有邻、顾盼一起想办法,顾盼称一旦进入法律程序会对方邦彦很不利,所以劝他们和外商达成和解,进行谈判。

  • 方邦彦彻底灰心了,深感痛心,对着工人们深深地鞠了一躬,离开了永江。何晓莺接到方邦彦的电话,不顾郑兰的反对立刻去找他。方邦彦正在他们家里,看着何晓莺精心装修的房子,难受极了。方邦彦把自己的境遇说给何晓莺听,他们的家没了。 何晓莺没有抱怨,搬就搬大不了把房子还给他们。何晓莺还提出和方聆回家去,方邦彦却拒绝了,他需要静下来好好想一想。何晓莺握住方邦彦的手安慰道,没有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只要他们一起去面对。方邦彦却将手抽了回来,丧气极了。

  • 方邦彦回家就见到了康宁,原来康宁一直记恨着方邦彦把他赶出军营的那件事情,方邦彦看着康宁在他面前大骂一通,竟然笑了,康宁刚才的这番话让他重新有了目标,来日方长。何晓莺接手了秦队长的位置给队员们做编导,离开了方邦彦,何晓莺竟然慢慢的找回了当初的自己。合约到期的日子快到了,何有邻和飞鹏、郑兰何清正都拿出了自己的一些积蓄,何晓莺也托何晓燕拿出了自己的所有积蓄给了方邦彦,赵政委去了北京,任书记在和外商高层进行谈判,大家都会帮助方邦彦。

  • 方邦芸结束了课程回到了家,她找到了实习工作,给方小武和方邦彦买了不少礼物,还给何晓莺和方聆买了礼物。何有邻的儿子已经出生了,他把方聆小时候用的婴儿床搬到了房间,准备过年用。何晓燕也升职了,郑兰连连道好,特别幸福。方邦彦和方邦芸吃饭时一直在讨论改革开放的问题,方小武听得都有些厌烦了,把话题转移到了方邦芸的终身大事上。方邦芸连忙回避,很明显已经有意中人了。

  • 林云开开心心地告诉方邦彦自己的前姐夫帮自己解决了启动资金,但是要求成为股东。方邦彦并不知道那个人就是康宁,所以没有什么意见。方邦彦和林云陆续找到了办公地点,方邦芸和林云一起去办了营业执照,无奈速度太慢方邦芸气的要去投诉,谁想遇见了在这里办事儿的何晓燕,何晓燕就带着他们二人去找了领导。何晓莺来找方邦彦,却没有进去,怕看见方小武和方邦芸会尴尬。听说方邦彦要创业,何晓莺有些担心,因为互联网在国内还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方邦彦已经下定决心,她也只好支持了。方邦彦和林云的公司新纬度正式成立了,方邦彦正高兴时康宁来道喜,得知他就是林云的姐夫方邦彦懵了。

  • 方邦彦和梁悦正在讨论公司的事情,偶然看见了隔壁桌的何晓莺,目光瞬间呆滞了, 梁悦问起方邦彦也如实说了。梁悦会把新纬度和康顺一起推荐上去,最后获胜的是哪个就是他们的命运了。梁悦还和方邦彦打了个赌,如果成功的是方邦彦,那她就加入新纬度。何晓莺也偶然瞥见了方邦彦和梁悦举杯,她下意识地就把话题转移到了飞鹏要开的庄园上。这顿饭,方邦彦和何晓莺吃的都心不在焉。方邦彦和林云要在三天后去广州面试,新纬度和康顺不约而同地开始准备,硝烟四起。

  • 方邦彦拿着礼物来看何晓莺和方聆,但二人都不在家,方邦彦也就没进去,而是和何有邻一起出去聊了。歌舞团排练一场演出,何晓莺很久都不着家了。方邦彦现在事业有了起色,十分希望何晓莺和自己一起分享,无奈约了她几次都不见自己。何有邻称何晓莺已经变了,她现在专注于事业,不再整天围着家庭转了。何有邻和顾盼有了孩子,钱就有些不够用了,也十分无奈。何有邻还说康宁一直找自己要批件,他最近还和杰克走得很近,让方邦彦小心点。

  • 杰克发现康宁有一些瞒着自己的产业,康宁连忙解释。 新纬度设计了新的宣传语,还拿下了康宁到期的广告位,宣传做到位后新纬度再次掌握了市场百分之八十的份额。康宁也有些头疼,正绞尽脑汁想着把新纬度拉下马。全国舞蹈大赛上,何晓莺排的舞蹈拿到了二等奖,秦队长真心地为她感到高兴。何晓莺却道,自己的舞蹈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小李来找方邦彦,希望他能够救一救永江纺织厂,自从上次那件事情后永江就衰败了,因为经济改革,永江的领导又坚持着老思想,外贸这一块儿也耽搁了。

  • 方邦彦到永江去找了小李,他想要帮永江只有一条路,就是收购,但这样永江的性质就是发生变化。所以,方邦彦希望小李收集些情报。老首长听了何有邻的一番话反而放心了,虽然他力排众议把他要了过来,但二人毕竟十年没见了,担心他染上官僚习气,现在看来到是安心了,他还说何有邻要上任的工作不是调查员,而是副巡视员,还要准备接任外贸厅副厅长的职务。老首长还向何有邻问了方邦彦现在的情况。方邦彦向林云和梁悦提起了收购永江,二人都表示反对,方邦彦却还在努力游说。康宁得到方邦彦想要收购永江的消息,立即决定破坏方邦彦的计划。梁悦和林云依旧不同意方邦彦收购永江,因为方邦彦有些意气用事,二人更是直接打断了方邦彦的话,态度明确。

  • 警方以走私罪的名义带走了方邦彦,方邦芸只能立刻去想办法。林云在办公室不知道和谁打电话,很明显他已经不是站在方邦彦身边的人了。梁悦一脸怒气地拿着电话记录来质问林云,林云一直打电话的那个人梁悦认识,就是康宁的电话。但林云称康宁已经不用这个电话了,现在用这个电话的是康顺的另一个人。梁悦认为林云勾结康顺诬陷方邦彦,可林云坚决否认了。方邦彦否认自己走私罪,称有人蓄意陷害,警方却还是要他坦白从宽。何清正来看看情况,调查组赵队长认为方邦彦不可能参与走私,毕竟取证太过简单,他还得再看看情况。

  • 方邦芸叫醒林云,旁敲侧击地打听方邦彦和他说的话,林云一样不说。论坛上,方邦彦下定决心要让新纬度走向世界,何有邻还带着方邦彦去见了赵政委和候副省长。何晓莺在美国认识了学长修齐,对方很欣赏她。林云研发出了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电子商务平台易客通,这就是方邦彦和林云半年前说的事情。因为害怕新纬度里再出一个内奸,方邦彦和林云就演了一出苦肉计。康宁对新纬度推出的易客通非常头疼,因为易客通在市面上的响应十分热烈。

  • 康顺已经落魄不堪,康宁想起了从前风光的他,心中充满怨恨。讽刺的是,电视上正在放赵政委和新纬度的新闻。方小武转业了,他还是觉得很郁闷,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去。方邦彦说方小武要是不愿意去安排的地方就去飞鹏那儿吧,飞鹏的生意做的很火了。方小武道还是算了,他还是在家好好和方聆玩儿吧。康宁偷偷去看乐乐,乐乐无意的一句话却刺痛了他的心。康宁心中对方邦彦的恨意越来越强,他拿出了一把匕首,走向了新纬度。

  • 回到家,方小武开导起了方邦彦,让他随心而动。何有邻知道方邦彦的性情,他从不打无准备之仗,他自己也很矛盾,想救永江又不想害了方邦彦。顾盼安慰何有邻,毕竟方邦彦拥有的一切让他脱不开身。小军很喜欢电脑,顾盼让何有邻抽空找林云教教他。候副省长听说方邦彦不同意,只能选择最坏的那种情况,但任书记还是不死心,想再找方邦彦去好好聊聊。任书记和方邦彦一起来永江车间,现在的永江已经不是他在的那个永江了。大家认出了方邦彦,老秦早已离开了永江,小李做了代理厂长,小李以为方邦彦要回来,大家立刻升腾起了希望,但方邦彦最终还是澄清了,他只是回来看看大家。

  • 不久后,修齐正式向何晓莺发出了邀请,请她做自己的合伙人。何家和方家等人聚在一起过年,热爱摄影的方聆给大家拍合照,谁想何晓莺带着修齐突然回来了,众人都惊讶了。何晓莺向大家介绍了修齐,方邦彦则向他自我介绍道是何晓莺的前夫,众人脸色又是一变。方小武和方邦芸回到家就气呼呼地上楼了,方邦彦有些不解。何晓莺给方聆和何晓燕、郑兰带了不少礼物,她不再去美国了。方邦芸终于忍不住来和方邦彦讲道理,她不知道方邦彦为什么要在梁悦和何晓莺之间拖泥带水的。方邦芸刚离开,梁悦就打来了电话,约他明天到她家里吃饭。方邦彦拒绝了,但还是拗不过梁悦。何晓莺抱着方聆一起睡,母女二人已经很久没有过如此温馨的场景了。

  • 康宁曾经弄坏了方邦彦的军徽,梁悦给他弄了个一模一样的,让方邦芸交给方邦彦。听说方邦彦在四处拉投资,梁悦去找了投资公司想说服他们,但对方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梁悦还遇见了何晓莺,原来何晓莺就是新安投资的人,她给了梁悦自己的名片。何晓莺接着去找了盛董,一起讨论投资永江的事情。何晓莺并没有隐瞒自己和方邦彦的关系,她已经约好了和任书记见面,有机会拿到他的一部分股权。盛董最终同意了,但他明显对新纬度更感兴趣。郑兰和何晓燕一直在客厅等着何晓莺,郑兰很担心何晓莺,把何晓燕赶上楼后就又催促着何晓莺考虑一下自己的生活,她知道,何晓莺心里还是有方邦彦。

  • 陶然就这么被接到了新纬度,她对林云的做法很不满意,但林云一直死缠烂打,她只能先给方邦彦打电话陈述实情。方邦芸匆匆赶来,称梁悦出事了。方邦彦在电话里听到消息赶到了医院,梁悦从非典严重的香港回来发了高烧,疑似非典。新纬度众人被隔离了,方邦芸和林云在新纬度控制局面,陶然无辜被连累,这个时候,林云和方邦彦依旧在争陶然,但方邦彦想要和陶然、新纬度共同合作,达到共赢。陶然没有理由拒绝,但林云无法接受。不久后,新纬度解除了隔离,陶然也决定和方邦彦合作。

  • 方邦彦把林云约了出来,谈起了二人当初创业的路程,向他解释了自己回永江的原因,但林云还是不肯彻底原谅方邦彦,不过他让方邦彦和梁悦聊一聊,因为她还没有放下。梁悦找到何晓莺,想要回购方邦彦质押在新安的股份,但何晓莺坦白 新安不可能放手,她无法答应梁悦的要求。方邦芸安排张教授和林云见了一面,林云决定重新考虑上市的事情。这天是方邦芸的生日 张教授送了她礼物,然后拿出了她上次送给自己的领带,说自己不太适合。

  • 杰克听说方邦彦回了永江立刻开始翻看康顺代表永江和他签订的合约,发现了对他有利的条款,杰克立刻和黑尔飞到了中国,约方邦彦见了一面。方邦彦极力撮合陶然和林云,这时永江突然收到了律师函,威尔斯普称永江侵犯了其知识产权,梁悦和何晓莺不约而同赶到了中达。何清正和郑兰看了新闻很担心,怕方邦彦再一次走上上一次的老路。威尔斯普并没有指出永江侵犯了其哪一部分产权,陶然认定自己没有抄袭,方邦彦和何晓莺、梁悦十分头大。

  • 这件民族品牌被侵犯的案子不仅仅只是一个侵权案,方邦彦绝对不允许有人抹黑永江。方小武做了不少菜让方邦芸给方邦彦和何有邻、顾盼送过去,方邦彦因为案子很少回家,方邦芸只好抽出时间陪陪方小武。何晓莺对方邦彦给予了最大的支持,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她就会站在方邦彦身后。何晓莺还说那份案例是梁悦和自己一起整理的,她让方邦彦找时间好好谢谢梁悦。张教授给方邦彦介绍一位专家,永江这件案子引起了很多国人的心声,民族品牌绝不容侵犯。

  • 网购逐渐被大家接受,林云在演讲台上侃侃而谈,何晓莺感叹他的变化大,但陶然觉得林云还有些不够成熟。因为网购热潮,中达很多门店客流量都大大降低,而新纬度则决定再推出一个以大数据为主的新平台,小军为大家详细解答了大数据的意思,不久之后,这套系统上线了,十分受欢迎。方邦彦打电话给何晓莺,希望她陪自己找一找林云。方邦彦和何晓莺一起来新纬度找小军,林云一直教小军计算机,但小军学的很快,林云也没什么东西教他了。小军为二人详细解答了大数据,方邦彦和何晓莺收获颇丰,方邦彦想要和林云合作,让传统纺织业和互联网形成合作。

  • 尽管有杰克的攻击,方邦彦也没有打算缓一缓东棉的收购,他势在必得。何晓莺还是很担心方邦彦的身体会吃不消,既要忙收购还要去反击杰克,身心俱疲。方邦彦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否认中达存在恶意倾销,振振有词的方邦彦让台下的方聆看傻了。不久后,方邦彦飞去了日本和东棉谈合作,对方认为杰克是自己的最佳选择,方邦彦也没有纠缠,但他没有放弃。沙琳做调查后认为中达有倾销行为,最终中达被征收了百分之二十八的税率。方邦彦想要联合两家被强制征税的公司去打官司,但他们不希望公司因为这场官司输了钱输了人,方邦彦头疼极了。

  • 方邦彦获得了反倾销组织的认可,顾盼也取得了些进展。方聆收拾好了东西,自己一个人出发去了机场,没让何晓莺送。何有邻来给侯副省长报喜,方邦彦想和其他企业联合起来成了反倾销基金会,侯副省长大力支持。方邦彦兴高采烈地带着何晓莺去接方聆,何晓莺只好把方聆去中东的事情说了出来,方邦彦立刻就急了,生怕方聆在外面受什么委屈,也埋怨何晓莺不通知自己,二人就这么又吵起来了。倾销的案子告一段落,方邦彦准备把精力放在东棉上,他和方聆打了好几次电话都关机,方邦彦担心极了,只好去问何晓莺。陶然突然想要和东棉合作,把一种时尚风格引进国内市场。

  • 方邦芸请方邦彦吃饭,告诉他自己即将要去美国分公司工作,她还想在美国进修。方邦彦虽然很担心她,但无法阻拦,他觉得方邦芸感情方面出了问题。方邦芸感叹,感情这件事情真的没有办法去左右。方邦彦对方邦芸送上了祝福,他支持妹妹的选择,但方小武一定舍不得方邦芸,他希望方邦芸能好好和方小武聊聊。方邦芸下厨做了一大桌菜,趁此机会向他说明了自己的事情,她要去美国分公司,还报了个进修班。方小武猛然顿住了,虽然心里不开心,但还是没表现出难过,猛地往嘴里塞饭、方小武忍不住以何清正找自己的借口离开了,方邦芸想起了当年方小武送自己去北京时的情景。方小武走到桥那头,眼前突然浮现出方邦芸模糊的脸,坐在桥头上,心里难受极了。

  • 方邦彦总算接到了国投行的电话,中达在中东的经济园项目已经通过了,他立刻去了何家拉着何有邻说话,然后拉着何晓莺出来说话。方邦彦拿出了一封邀请函,中达有一场家属答谢会,他希望何晓莺出席。答谢会这天,何晓莺穿了一身优雅长裙,方邦彦看直了眼。何晓莺问方邦彦打算怎么介绍自己?方邦彦答,前任妻子,现任女友。何清正和方小武两个人钓着鱼还不忘操心何晓莺和方邦彦,聊着聊着又因为一条鱼拌起了嘴。国投行的人来中达考察,方邦彦看到何晓莺非常惊讶,他这才知道何晓莺是国投行的副总裁。

  • 方邦彦就带着想要合作的想法去和林云谈,可林云坚持不干,因为觉得易时代还不太成熟。新维度最近的几个投资都有些失利,现在新维度资金紧张,林云和方邦芸有些着急。尤其是林云,一次又一次的亏损让他心慌。方邦彦和何晓莺要去中东考察,郑兰都知道,但她并不反对,无论是私事还是公事,作为一个母亲,她只希望何晓莺在外面能够平平安安的。去机场的路上,方邦彦有些担心哈里的想法,何晓莺则有些没睡好,昏昏沉沉的。到达中东后方邦彦与哈里见了一面,他准备了一份蛋糕,说明了自己要建商业产业园的想法,双方可以共享同一块蛋糕。何有邻把产业园的事情说给侯副省长听,侯副省长大力支持。

  • 小军说易时代最新的物流平台就要上线了,林云给了小军一份合同,让他立刻去新视界,所有新的研发都要放到新视界那里。小军虽然不解,但还是同意了。方邦芸告诉林云下个月会有一笔投资,她会尽快回国,梁悦做完手上的慈善也会回来。不久后,林云把易时代卖给了杰克。梁悦回到新维度,对林云卖掉易时代一事很不满,林云表示自己卖掉的易时代只是一个空壳,技术人员都在。梁悦非常无语,苦苦相劝林云却执迷不悟,甚至当面骂梁悦是方邦彦的备胎。

  • 方邦彦和何晓莺去看了一场歌舞表演,何晓莺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舞台了,她甚至忘了登上这个舞台是她曾经唯一的梦想。方邦彦敲开东吴自贸区主任的大门才知道何有邻被调到了这儿,何有邻向方邦彦介绍了东吴自贸区的业务,方邦彦想要参与物流竞标,小军的公司和林云的新纬度也都能参与进来,他决定自己去组局。方邦彦和何有邻规划了一番新天地,接着就去新纬度找林云,林云和他的心结还没有解,对方邦彦的态度也十分敷衍。方邦彦表示自己还是放不下新纬度,可林云对他颇有怨言,表示新纬度不需要方邦彦来管。

  • 方邦芸看到了方小武在电脑里写下的日记,原来他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而他一直都想着自己的女儿,方邦芸泣不成声。何清正和郑兰坐在方小武家外,不知不觉他们都老了,身边的朋友也都一个个离去了。何清正泣不成声,生平第一次这么哭了起来,悲伤的氛围笼罩着两家人。方邦芸一个人孤零零的坐着也不说话,他第一次被这种亲人离去的悲痛压得喘不过气来。方邦芸明天就要再次启程,这次离开,就再也没有爸爸等着她了。方邦芸希望何晓莺和方邦彦能够撑起这个家,至少她在外面累了,还能有个家休息。

收起
爱奇艺号

森宇文化

5.9万人已关注

+关注 已关注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