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密约

8.4
大峳国由百里氏创建,与琅族隔山并存,征伐不断。峳皇和太子相继薨逝,峳皇的幼子百里昊和继位。时年昊和尚幼,遂由其母贺氏辅政。虽然已故太子之子百里鸿煊和百里鸿烁对幼帝忠心不二,且百里鸿煊还屡屡获得战功,保峳国百姓平安。但贺氏太后受佞臣挑拨,依然对百里氏两兄弟心存忌惮。幼帝虽然对两兄弟信任有加,有心扶助,但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琅族的新首领明夜枫发现了平原王之女百里鸿熠的真实身份,鸿熠的身世之谜将百里氏推向深渊。此时神秘人发现峳国的皇城邺城出现了令人不安的迹象,遂暗中布局,希望能凝聚力量保天下百姓平安。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5 / 共45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灵境,锁妖阵之中,四名男子在祭台围绕一红衣女子,似正在做法。 千百年后的大峳国,由百里氏一族创建。百里家族本应继承皇位的太子平原 王英年早逝,留下百里鸿煊、百里鸿烁和百里鸿熠三个遗孤在平原王府中。平原 王之弟,百里昊和幼年即位,由母亲贺氏辅政,平原王府百里氏一脉竭心尽力辅 佐幼主。百里鸿熠乃平原王养女,与兄长百里鸿煊和百里鸿烁情同手足,因喜扮 男装,故兄妹三人常以兄弟相称。 百里鸿煊战胜狼族凯旋,太后忌惮百里鸿煊风头过盛,特降旨将偏远的辽东 部晋阳公主赐婚百里鸿煊,并加封百里鸿煊为镇北侯。这一招明升暗降激起了百 里鸿煊幕僚的强烈不满,但百里鸿煊始终恪守忠直之道,并向特来安抚他心中疑 虑的百里昊和表明,自己定会尽心辅佐幼主成就大业。

  • 不日,对百里府赐婚封爵的圣旨驾到,太后特赐凌锦袍一件,要求鸿煊在大婚之日穿凌锦袍成婚。然而,百年传下的祖宗规定,百里家的男子成婚,一定穿 朱色赤鹿服。心直口快的百里鸿熠为大哥鸣不平,鸿煊却选择隐忍。 明夜枫与明濑商议对策,明濑苦于百诺在白泽部内部威望甚高,若想发动兵 变,取百诺首级,必须找到比百诺更尊贵的萨满伊久磨。伊久磨当初因反对百诺 世袭首领,遭到百诺的迫害,现被关押在峳国栎城的某处,明濑恳请明夜枫找到伊久磨。百里鸿熠因为大哥的事情独自喝闷酒,府中丫鬟春柳突然变脸对鸿熠行刺, 鸿烁追查到春柳时她却已经身亡,但死因离奇,明明是溺水而亡的症状,衣服却 是干的,而且平日里乖巧的丫鬟并无理由要刺杀鸿熠。事有蹊跷,百里鸿煊让陶 申暗中调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灵境,锁妖阵之中,四名男子在祭台围绕一红衣女子,似正在做法。 千百年后的大峳国,由百里氏一族创建。百里家族本应继承皇位的太子平原 王英年早逝,留下百里鸿煊、百里鸿烁和百里鸿熠三个遗孤在平原王府中。平原 王之弟,百里昊和幼年即位,由母亲贺氏辅政,平原王府百里氏一脉竭心尽力辅 佐幼主。百里鸿熠乃平原王养女,与兄长百里鸿煊和百里鸿烁情同手足,因喜扮 男装,故兄妹三人常以兄弟相称。 百里鸿煊战胜狼族凯旋,太后忌惮百里鸿煊风头过盛,特降旨将偏远的辽东 部晋阳公主赐婚百里鸿煊,并加封百里鸿煊为镇北侯。这一招明升暗降激起了百 里鸿煊幕僚的强烈不满,但百里鸿煊始终恪守忠直之道,并向特来安抚他心中疑 虑的百里昊和表明,自己定会尽心辅佐幼主成就大业。

  • 不日,对百里府赐婚封爵的圣旨驾到,太后特赐凌锦袍一件,要求鸿煊在大婚之日穿凌锦袍成婚。然而,百年传下的祖宗规定,百里家的男子成婚,一定穿 朱色赤鹿服。心直口快的百里鸿熠为大哥鸣不平,鸿煊却选择隐忍。 明夜枫与明濑商议对策,明濑苦于百诺在白泽部内部威望甚高,若想发动兵 变,取百诺首级,必须找到比百诺更尊贵的萨满伊久磨。伊久磨当初因反对百诺 世袭首领,遭到百诺的迫害,现被关押在峳国栎城的某处,明濑恳请明夜枫找到伊久磨。百里鸿熠因为大哥的事情独自喝闷酒,府中丫鬟春柳突然变脸对鸿熠行刺, 鸿烁追查到春柳时她却已经身亡,但死因离奇,明明是溺水而亡的症状,衣服却 是干的,而且平日里乖巧的丫鬟并无理由要刺杀鸿熠。事有蹊跷,百里鸿煊让陶 申暗中调查。

  • 大婚当晚,百里鸿煊发现明夜枫还私下送来了一份贺礼,两人私下会面,明夜枫告诉鸿煊,狼族内有人与贺氏一族勾结,鸿煊只有和他携手,才能将保全大峳安危。对此,鸿煊未置可否。新婚夜,晋阳却只能独自在房内等待,阵风吹过,晋阳紧张地支走丫鬟,向着空荡荡的窗外似与何人道别。

  • 百里家三兄弟并不相信妖邪之说,但是府内近期频频发生的怪事却又异常离奇,百里鸿烁还看到了一名白衣人,冥冥中好似对他有所指引。百里鸿煊也对大婚之日出现在百里昊和身边那个剑眉星目的侍从产生疑惑。明夜枫从邺城凯旋而归备受拥戴,阿纳坏更觉颜面扫地,他的一众亲信提醒他要早做打算。白泽部明濑派来使者,约定一月之后在邺城和白泽部交界地千陵泊相见。

  • 百里鸿煊安排可信之人随鸿烁一同前往栎城,命穆奇守护鸿烁周全。行军途中,百里鸿熠伪装成士兵混在在行伍之中,百里鸿烁发现了她的身影非常开心但没有说破,反倒让穆奇去为难她取乐。新兵营中有个小士兵侯正则,因为仰慕百里鸿烁而参军,一路上对百里鸿熠照顾有加,但是不明所以的他却惹得百里鸿烁大吃干醋。

  • 鸿烁在贺遥面前扮猪吃老虎,让贺遥放松了对自己的警惕,鸿熠更是对他刮目相看。得知鸿烁在栎城处理得当,百里鸿煊也终于放心,便也纵容鸿熠留在他身边。百里昊和虽然在鸿煊面前极尽安慰,保证贺遥不会对鸿烁有何越轨之举,但内心也并非没有压力,和太后商议接连的举措恐怕有失妥当,可太后则要求他还需存有防备之心才是。

  • 收拾完贺遥之后,鸿烁和鸿熠偶染发现栎城缺水,而贺遥屯水卖水获取暴利。传言称城外水源被山妖控制,鸿烁不相信此等无稽之谈,决定去千陵泊一探究竟。 白泽部,百诺洞悉了明濑在暗中调查自己,反咬他妄图行刺首领谋反,明濑和巴音兄妹趁机拿出百诺私通峳国的书信予以弹劾,揭发百诺有降峳之心。百诺矢口否认,族中长老皆是百诺亲信,即便证据确凿,弹劾也未见成效。幸而明夜枫及时出现,长老们也不敢有失公允。

  • 晋阳被太后召见入宫,太后对晋阳嘘寒问暖,晋阳表示能得侯爷怜爱,是自 己的福气,不敢恃宠而骄。鸿烁成功解决了栎城水患的问题,两人开心,亲昵地 嬉笑打闹时被侯正则撞破,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侯正则禀报,栎城百姓说,鸿烁 是栎城的福星。鸿熠得意自己有了个福星弟弟,鸿烁表示,自己明天要送鸿熠一 个好东西。

  • 百里鸿烁来到牢房,发现夏达已经被杀了。百里鸿熠猜测一定是贺遥。情势不明,百里鸿烁为了鸿熠的安全,让侯正则看着她,自己出去调查水患。 按捺不住的鸿熠借请侯正则去踏云楼吃饭之机,将自己改成女装,摆脱侯正则跑 了出来。丑奴来向明夜枫禀报,伊久磨一直被关押在栎城一个叫做玄冥祠的地方。但 是由于栎城守卫森严,所以他还没找到具体方位。明夜枫和丑奴两人决定借助百 里鸿烁之力出入玄冥祠。

  • 回到营地,鸿烁紧急调查玄冥祠方位,侯正则吞吞吐吐说他可以带统领前去。 但玄冥祠有贺遥精兵把守,任何人不得通行,百里鸿烁本欲硬闯,却被侯正则阻 拦。鸿烁本来很生气,但是侯正则表示自己有一门特殊技能,他只要摸过别人就 可以幻化成对方的样子,看着侯正则变出的鸿熠,鸿烁又惊又气,厉声阻止侯正 则以后再碰“白义”。

  • 明夜枫送鸿烁、鸿熠离去,明夜枫提议两人继续合作,他可以帮鸿烁扳倒贺 遥。鸿烁却表示,此次若不是明夜枫拿鸿熠要挟他,自己绝对不会与明夜枫合作,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鸿煊赶赴栎城途中,收到明夜枫的信号,将抚松部的兵器交给明夜枫。明夜 枫则把贺遥私通狼族首领百诺的书信和鸿熠的护身符交给百里鸿煊,鸿煊警告明 夜枫不要再碰侯府里的人。鸿煊到达栎城后,把这些信件交给鸿烁,如何处置权 由鸿烁决定。鸿烁告诉鸿煊在玄冥祠还有婚礼那天看到的幻境和祭坛。

  • 鸿煊要返回邺城,鸿熠也不能再待在军营,临别前,鸿熠叮嘱侯正则照顾好 鸿烁。侯正则告诉她,鸿烁为了救她,什么都不顾去玄冥祠的事。鸿烁送别大哥和鸿熠,却遭遇贺遥的袭击,而且他双眼发红飞天遁地,根本 不是人能为之。三人大惊不明缘由,且根本无力对抗贺遥的攻势,苦战中捉妖师 安亭风再次出现将贺遥制服,告知他被妖附身。随后安亭风告辞。

  • 晋阳妖性再次发作,陷入极大恐慌不知道自己为何这样。陵君告诉晋阳,真 正的晋阳早就死了。辽东郡主在八岁那年得了急症,家人遍寻名医也都束手无策。 看着晋阳日渐衰弱,将郡主视为珍宝的家人更是伤心欲绝。而陵君,彼时则是暂 居在郡主府中修炼多年的一棵公孙树。而就是在那时,鸩鸟向陵君提出了一个请 求,要陵君把鸩鸟变成晋阳。陵君教授晋阳抑制妖性的方法,只要她习得驾驭之术,一切便可以迎刃而解。

  • 侯正则请求做百里鸿烁的贴身侍卫,并说自己会一生追随百里鸿烁。百里鸿煊因为弹劾一事,连累了老臣孙正、庞华,孙正、鸿煊向二位老臣道歉。陵君见到晋阳,告知晋阳她和百里鸿煊的渊源。原来,很久以前,晋阳是鸩 鸟,鸿煊是布衣少年,鸩鸟被老鹰盯上,险些丧命。鸩鸟被布衣少年所救,那少 年日日悉心照料,鸩鸟的伤渐渐好了起来。鸩鸟暗自下定决心,有朝一日,对于 少年的这份恩情,一定涌泉相报。

  • 栎城接连发生几户农舍被灭门的惨案,连续几桩案件都只有一名男婴幸存,死者皆无外伤,也不是中毒身亡。鸿烁派人去查男婴来历。一对江湖骗子季秋和他的女徒弟邱小彤以拙劣的法术当街行骗。捉妖人安亭 风出现,认出季秋身份,季秋其实是严济生仙人的徒弟。

  • 临近年关,晋阳打算挑选布料为府中上下裁制新衣,为了拉进与鸿熠的距离,晋阳以新嫁入 府中对众人的喜好不熟悉为由,拉着鸿熠一起挑选布料。但鸿熠并不懂得面料, 在晋阳嫁入府中前,这些都是由管家何叔操持的。晋阳希望将鸿熠打造为“德言 容功”四品俱佳的大家闺秀,但鸿熠对此兴趣寥寥,常常借机遁走。

  • 小年夜将至,太后会在宫中设宴款待家臣,晋阳亲自绣了一幅百花图为做礼 物,并绣了一个小香囊送给鸿煊,寓意夫妻恩爱,情投意合,鸿煊受感动。往年 太后从来没有让鸿熠进宫过过小年夜,但这次却点名让鸿熠参加。鸿熠虽觉奇怪, 但也无法推脱。原来太后和皇上有意撮合鸿熠和贺遥,想让百里氏和贺氏两家修 好。

  • 邺城小年夜宴席上,贺遥当众向鸿熠求亲,虽然鸿煊和鸿熠当中拒绝,但无 奈贺氏强硬应允,加上昊和正式宣布百里氏和贺氏两家结秦晋之好,鸿煊当场被迫答应。神秘人和陵君谈论形势,说道,表面的平静不代表没有暗涌,真正的风雨,可能马上就要来了。翌日,鸿煊进宫劝说皇上取消婚事,不料皇上却大发雷霆,鸿煊迫于皇威,只得领旨。

  • 侯府上下忙着婚礼事宜,鸿熠一个人在房间喝酒解闷。偷回到邺城的鸿烁来 到鸿熠房间,被晋阳看见,晋阳离去禀报鸿煊。鸿烁看鸿熠决意嫁给贺遥,着急 中向鸿熠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他一直喜欢鸿熠,不想让鸿熠嫁给贺遥,让她跟自 己逃走。鸿煊得知鸿烁回来,连忙赶来鸿熠房间。鸿煊让鸿熠去试嫁衣,对鸿烁 说到戍边大将擅离职守是死罪,且说服鸿烁顾全大局。鸿烁不愿意为此牺牲鸿熠 的幸福,并指出鸿煊在城中早已安插好暗卫,为的就是防止鸿熠逃走。鸿煊说服 不了鸿烁,将其打晕,并告诉鸿熠,鸿烁因为不想看到她出嫁,已经回了栎城。

  • 鸿熠大婚之日,送亲途中,明夜枫蒙面劫走了鸿熠。被关在密室的鸿烁用从季秋那里学的遁地穿墙术成功逃脱。鸿煊以为是鸿烁劫走了鸿熠。朝堂上,太后 皇帝得知鸿熠被掳走的消息,限七日之内找回百里鸿熠,将抢婚之事查个水落石出。鸿熠大婚之日也是狼族新营点兵之日,高逸作为千统将军代理明夜枫之职。

  • 鸿煊和明夜枫打斗之时,丑奴拿着千山 令率领尤乌人前来支援明夜枫,鸿熠为保证鸿煊和鸿烁的安危,主动要求跟明夜 枫走。明夜枫有备而来,鸿煊不敢贸然跟去狼族腹地,认为明夜枫挟持鸿熠是为 了别的目的,若不达目的,是不会伤害鸿熠的。明夜枫抱着被药迷晕的鸿熠进入狼族疏敕营地,他们身后跟着尤乌人。传 闻千山令能号令尤乌人,狼族各部众确认明夜枫已得到千山令。巴音硬闯鸿熠帐 篷,被明夜枫拦下。明夜枫威胁巴音,若她胆敢伤害鸿熠半毫,她会为此付出代 价。

  • 鸿煊滞留驿站超过七日没有音讯,晋阳担心鸿煊安危,她召唤傀儡代替自己 留在侯府,打算亲自前往栎城找鸿煊。晋阳只身前往栎城途中,在驿站歇脚时遭 人算计被绑。鸿熠梦见陵君将灵力注入少年鸿熠身体内,鸿熠惊醒。明夜枫带鸿熠去了峳 国和狼族的边境之地,想让鸿熠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 被困在客栈的鸿烁乔装溜走,潜入了狼族疏敕大营,利用穿墙术进入了鸿熠 帐篷。鸿烁要将鸿熠带走,但鸿熠想要查清楚明夜枫带自己来疏敕的目的到底是 什么,执意再留一天。鸿熠执意再留在狼族疏敕大营一天,鸿烁只好离开,打算第二天再回来将鸿 熠带走。鸿煊发现鸿烁逃走,打算亲自去见明夜枫。 明夜枫不想再给鸿熠透露关于她身世更多的事情,总是躲起来不见鸿熠。鸿 熠着急,在疏敕营地大喊大叫,惹得大君不快。大君警告明夜枫不得与异族通婚, 明夜枫认为这一祖例导致狼族人丁稀少,兵力不足,阻碍了狼族的发展。大君与 明夜枫不欢而散。

  • 一天时间已过,鸿烁再次来到鸿熠帐篷,想要将鸿熠带走,但由于明夜枫的 避而不见,鸿熠还是没能查清楚真相,不肯随鸿烁走。鸿烁只好先留下来陪鸿熠 吃饭,鸿烁中毒。鸿熠认为是明夜枫下毒,让他拿出解药,但明夜枫表示毒不是 他下的,他也不会救鸿烁。鸿熠为了逼明夜枫找到解药,喝下了毒酒。明夜枫不 得不去找解药。明夜枫满营地搜帐篷寻找解药,但于事无补,于是求助于伊久磨。 伊久磨提供了解药,解了鸿熠与鸿烁的毒。明夜枫将鸿烁放走,鸿熠继续留在狼 族营地。

  • 知道真相的鸿煊命令羽林卫左贡抓住鸿熠和明夜枫,但他们有尤乌人的保护, 鸿煊只得看着他们离开。鸿煊为了不让鸿熠是狼族人这一秘密被外人知晓,将在 场的羽林卫左贡一行人杀掉。鸿煊对外称狼族人挟持了鸿熠,要以抚松部五千兵 器作为交换,并设下陷阱导致羽林卫全军覆没,而鸿熠也不堪受辱,投河自尽。 皇上和太后震怒。

  • 狼族的人对鸿熠的真实身份非常痛恨,但明夜枫时时护着鸿熠。狼族尔绵部 叛乱,大君让明夜枫前去平乱,明夜枫答应。但明夜枫提出了一个要求:等他平 叛尔绵凯旋之后,大君要宣布他为祖神选定的天命之人,大君答应明夜枫,只要 他平叛归来,自会给他应得的一切。实际上,尔绵部并未叛乱,这是希力度和大 君暗中与尔绵勾结所设下的陷阱,想将明夜枫一网打尽。

  • 栎城,之前不知道真相的季秋师徒仍等鸿烁来学习法术,但鸿烁始终未来。 季秋让小彤去叫鸿烁。小彤照常喊鸿烁玩耍,但被鸿烁训走。鸿烁在栎城无心军 务,成日心情低迷,饮酒买醉。明夜枫将鸿熠带在身边随他一同前往尔绵平叛。大军在途中遇见暴风雪,被困在原地。风雪持续了三天三夜,军队中流言四起,士兵们认为是鸿熠带来的灾难,军队中人心惶惶,士兵们人人都画了驱灾辟邪的符咒。

  • 栎城,鸿烁仍终日买醉,醉酒中说着要去找鸿熠,但侯正则只当他是伤心过 度,不愿接受鸿熠已经去世的事实。季秋预见栎城会出大事,要带邱小彤离开,邱小彤拒绝,她想让季秋再教鸿烁一些法术后离开,季秋同意,但要求三日后必 须离开栎城。邱小彤去找鸿烁,被侯正则拦下,她让侯正则传话,要鸿烁三日之 内去见季秋。侯正则劝说鸿烁无果,无奈之下再次假扮鸿烁与季秋、小彤见面。

  • 册封大典 后的宴席上,鸿熠独自先行离开,被巴音在帐外截住。巴音想要教训鸿熠,明夜 枫及时出现,制止了巴音。鸿熠明白自己已经回不去大峳,打算好好适应在狼族的生活。明夜枫承诺一定会保护她。明夜枫带鸿熠去她亲生父母的坟前祭拜,可是鸿熠根本想不起来他们的样子,她伤心不已。侯正则假扮鸿烁与季秋、小彤见最后一面,季秋抓紧最后的时间教他法术,并将严济生仙人的宝物传给了假扮鸿烁的侯正则。陵君从陶申手中抢过鸿煊给明夜枫的密信,并将密信送到贺遥手中。

  • 贺遥拿着鸿煊的密信和贺氏一起出现。鸿熠之事和鸿煊私通狼族的事情双双 暴露,陶申想保全鸿煊,将所有罪名都揽在自己身上,并突袭贺氏一心求死。鸿煊以救驾之名,将陶申杀死。陶申虽死,但密信证据确凿,昊和对鸿煊的背叛愤怒不已,以通敌叛国的名义将鸿煊押入地牢,择日问斩。侯府内,晋阳依照鸿煊 嘱托,将卷册烧掉。皇上下令查封镇北侯府,何叔被杀。

  • 鸿烁、侯正则、小彤三人在季秋的掩护下逃跑,季秋施法困住羽林卫追兵,自己则身负重伤。所有发生的这一切,都在陵君和神秘人的布局之中。 晋阳苦苦寻觅着鸿煊的踪迹,来到陵君的住处从铜镜中看到,鸿煊就被关押在皇宫之内。百里昊和夜审鸿煊,而他种种怪异的举止和说话的腔调,让鸿煊感 觉到,站在他面前的那个人根本不是百里昊和。此时在疏敕草原的天空上,所有人也被突然出现的异象所震惊

  • 百里鸿烁和侯正则邱小彤一路避人耳目潜行回到邺城,站在已经面目全非的 侯府之中,百里鸿烁回忆起曾经的时光满心怅然。为了安全起见,侯正则带两人 来到他在邺城城郊的家里,受到了侯正则姐姐姐夫的热情款待,姐姐看到小彤更 是大喜过望。就在两人以为可以暂且休憩对侯府的事情从长计议的时候,却发现百里鸿煊已悄然离开。百里鸿烁救兄心切,意外在天牢外遇到了百里鸿熠,经过 了这一场变故,两人百感交集,还来不及叙旧,却发现是中了贺遥的埋伏。危急 之中,侯正则再度变成鸿烁以掩护真鸿烁逃跑。

  • 鸿熠彻夜未眠想要找出可能会关押百里鸿煊的地方,准备一个一个去探查。鸿烁却认为这种有勇无谋的做法无异于自投罗网。两人谁都不愿先打破僵持的局 面,反倒把侯正则当成传声筒,夹在两人中间背腹受气。就在大家不知该如何是 好的时候,鸿烁突然想起了季秋师父留给他的袋子里可能会有合适的工具。几人 拿出工具,再根据侯正则学的寻位诀,查出了百里鸿煊的确切位置。百里鸿烁和 百里鸿熠再度潜入皇宫,却发现皇宫被人下了禁制,两人一直在原地打转,无法 走出去,而且鸿烁的穿墙术也起不了作用。

  • 鸿烁赶走侯正则和小彤,孤身一人潜入皇宫,没想到百里昊和早已在守候。 几番争斗之后,鸿烁也发现了昊和的异样,他竟然使出结印让鸿烁震惊。还来不 及想清楚是什么情况,鸿烁被安亭风救走,并再次严厉告诫他忘掉复仇远离皇宫。 安亭风找到侯正则和小彤,告诉他们前去搭救被自己迷晕的鸿烁,劝他们带鸿烁 离开邺城。

  • 百里鸿烁在妖气四溢的密林中寻找安亭风,侯正则却突然失神落魄纵身跳入古井之中。在井中遇到女妖欲取侯正则身上的灵力,鸿烁不敌,安亭风再次降临 将女妖制服。听到鸿烁口中的“九翼天龙”一说,引起安亭风凝思。陵君告诉鸿煊,他只有通过一次事关生死的试炼,杀掉那只妖幻化的傀儡, 才能够救大峳,才能够拯救天下苍生万物,百里鸿煊内心的火焰重新燃起,飞跃 下山崖进入逆转的时空幻境。晋阳不放心百里鸿煊独自应对试炼,不顾陵君劝阻 冒着暴露自己是妖的风险前去协助。往事历历在目,百里鸿煊的犹豫不定赫然呈 现,晋阳请求他让自己代为前往皇宫杀掉傀儡,遭到鸿煊的拒绝,但晋阳只是一 心期望鸿煊能够活下来。

  • 身为捉妖人的职责所在,安亭风决意定要将这只妖怪阵法。为报仇,鸿烁请求安亭风教自己捉妖术。安亭风带着鸿烁去往管钥之地完成他的试炼。 明夜枫的出走让高逸心生愤懑,他一直笃信最有能力带领狼族走向昌盛未来 的那个人居然为了一个百里鸿熠便置整个狼族于不顾,高逸希望萨满伊久磨可以助自己成就霸业,伊久磨却告之他才是狼族的未来,并向高逸表明了去意。

  • 伊久磨却突然出现,告诉明夜枫百里鸿熠才是杀死尤乌人的真正凶手,寄居在她 身体里的正是九婴,而明夜枫真正的身份是木正句芒。百里鸿煊完成试炼回到陵君的住地,他也认出了晋阳是鸩鸟。陵君告诉百里鸿煊,千百年前锁住九婴的四象阵渐已松动,九婴魔王不日将重现天下,所以决 定协助火正祝融再次封妖希望得到他的信任。而刚刚恢复记忆的火正尚且灵力薄 弱,百里鸿煊对陵君所为未置可否。百里鸿烁随安亭风来到管钥之地,他需要制服厌火才能完成试炼,经常初选 在他幻觉中的白衣人再现,告诉鸿烁他是水正玄冥。鸿烁的灵力也被激发,身上开始显现花绣,并会随着每一次除妖后灵力精进而不断生长。

  • 安亭风查明金石之妖久居西坡,西坡是抚松部极为重要的地方。相传八百年 前,抚松部祖上一位叫申徒宪的先人发现一块顽石,由此掌握了抚松部引以为傲 的冶铁技能。而这块赤铁矿,也被族人视为神石,现被供奉于西坡。安亭风指引 兄弟二人修习灵力。对阵金石之妖一役艰苦卓绝,但三人的灵力也大有长进。这一战中,晋阳担心被人识破妖的身份,只肯以血肉之躯全力抗衡导致受伤不浅,侯正则为保护晋 阳和小彤,拼尽全力与众妖抗衡,终于体力不支,晋阳也在此过程中发现了侯正 则与常人的不同之处。陵君来探望受伤的晋阳,对她不明智的选择很生气,晋阳却抵死不愿让人看 到自己是妖的事实,还从陵君口中证实了侯正则也是同类的消息。与此同时,对 自己身份产生了严重质疑的侯正则深夜来到无人的树林里,想要验证自己的担心 多余,但是当他坦然离开后,身后被他劈打的树木却裂成了两半。

  • 安亭风给侯正则除妖使他饱受折磨,百里鸿烁因为担心朋友对他发火。鸿煊 支持安亭风的做法让鸿烁觉得不近人情。安亭风告诫百里鸿烁,如果世上没有这 么多的妖,他的朋友也就不会遭此折磨,身为五正神官不该忘记了自己的责任使 然。为了让百里鸿烁能够明白妖祸大行其道,安亭风要带百里二兄弟去看一些东 西,并给他们荀草,让他们带上。陵君表示自己知道安亭风的手段,没有陪他们 一起去。

  • 晋阳是鸩鸟的事情败露,百里鸿煊向百里鸿烁解释她虽然是妖,却也是自己 的家人,且生性纯良从无恶意,自己不会不分青红皂白一概而论。听闻此言,鸿烁安心了不少,晋阳更是大受感动。发生在鸿熠身上的事情,安亭风推测,五正神官中的四正已经集结,鸿熠则 很可能就是五正中的土正后土,往古之时有五正锁九婴的传说,那么鸿熠身体里 的妖,很可能便是九婴。冥冥之中五人被以这样的方式指引聚集,为了搞明白其 中缘由,安亭风建议大家暂时放下隔阂,联手找出真相。

  • 井底,鸿烁和鸿熠遇到横公鱼,两情相悦的誓言终于让他们成功得到了水玉。 陵君再次出现的时候,却一反常态地坐下与安亭风饮茶,没有其他人在的情景下,两人之间竟然全无之前的剑拔弩张。安亭风询问陵君为何不去照看下那位 此时正忍受煎熬的鸩鸟,陵君却绝情地表示,自己已经帮不了她了。晋阳无法遏制自己的妖形,失魂落魄到处乱闯,意外撞到陵君和捉妖师安亭风居然同桌共饮,惊诧之余拜托陵君拯救自己。陵君却告诉她生生世世,百里鸿煊都是高高在上的神,从未将卑微的鸩鸟放在心上。晋阳哀求再帮她一次,以人形的模样去和鸿煊道别。受到赤松子和帝女桑凄美爱情的影响,鸿烁不想错过自己所爱之人,本想再 次告白,因帝女桑的出现被打断,其他人也都陆续归来。帝女桑将众人带到晋阳面前,告之在她的身上存有九婴之力,这巨大的能量可以帮助他们去往灵山得到 想要的东西。

  • 百里鸿熠和明夜枫意外走散,不见了踪影。百里鸿烁在等待侯正则和小彤的 时候遇到了百里鸿煊,他难以接受大哥手刃发妻的一幕,而百里鸿煊为了达成自 己的使命决然对晋阳的牺牲视而不见。兄弟俩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执,最后也只能分道扬镳。五正被分散开来,灵山十巫布下阵法,准备逐个将他们攻破。 巫即使用幻术将百里鸿煊引到曾经的侯府,却没想到鸿煊并没有为亲情所累 识破了他的伎俩,巫即随之消散。十巫中的数人纷至沓来,满头银发的巫谢看到金正蓐收安亭风出现,也便随即下山。明夜枫焦灼地寻找着百里鸿熠的身影,遇到了正在寻找侯正则和小彤的百里鸿烁。

  • 明夜枫焦灼地寻找着百里鸿熠的身影,遇到了正在寻找侯正则和小彤的百里鸿烁。正在担心之时,同一个身体里住着兄弟二人的巫抵和巫礼出现在二人面前, 将他们遁入阴阳八卦鱼的阵法之中。分别置身于阵法两极的二人,他们打在巫抵 巫礼身上的一招一式,其实都是打在对方的身上,这个看似误解的阵法让百里鸿烁和明夜枫苦不堪言。回想起曾经,水正玄冥和木正句芒联手练习剑法的记忆,百里鸿烁似乎找到了破解阴阳鱼阵的办法,他故意刺伤巫礼,借以向明夜枫传达信号。 巫抵巫礼兄弟二人志得意满以为鸿烁和明夜枫都对对方生了杀机,却没想到明夜枫已经会意,同时将此兄弟二人击杀,成功地破除了阴阳鱼阵。破阵之后,明夜枫将自己与鸿熠的渊源告诉鸿烁。

  • 观星塔底,侯正则和小彤悠悠醒来发现被困,侯正则想尽一切办法却无法突 破禁制,而他的妖性愈发显现,手臂已经生出木纹。小彤战胜心里对妖的恐惧,选择陪伴着慌乱绝望的侯正则。两人开心地幻想着,和鸿烁离开灵山之后,将来过着平淡的生活。 五正不约而同从各个方位汇聚到灵山玄巫台,十巫只能做殊死抵抗,但大势已去,情势不可逆转。十巫最终选择玉石俱焚,此时侯正则和小彤却翩然而至。 几乎已经完全变身的侯正则道出了自己真实的身份,他找回了所有的记忆,自己 就是五正所要寻找的方天矩。他想起了自己从何而来,如何吸收了九婴灵力,又 是如何找到赋予他灵性的玄冥身边。

  • 金木水火四正重又集合,向九婴发起最后的挑战,少了后土的五正神官,这 一场几乎毫无悬念的战争。惨烈的战役中,安亭风不断呼唤着后土,妄图让九婴 身体里的后土苏醒,这一次,换做百里鸿烁牺牲自我,将自己和既是后土也是鸿 熠的九婴,连同他们两人的爱情,永远地冰封在了结印之中。五正神官再一次用自己的牺牲,让毁天灭世的九婴灰飞烟灭。峳国上下又恢 复了以往的平静,真正的百里昊和也终得以回归,自此,百姓安居乐业,只是世 人不知,曾有过这样一段壮美的传说......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