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行

8.9
年份: 2021
地区: 内地
简介: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一片祥和。大将军盛骁靖之子盛楚慕从小被母亲宠溺,是长安城里有名的纨绔子弟。一次广州城远游,盛楚慕偶遇绣坊商户家的小姐傅柔,对其一见倾心,装作文武双全的有识之士,誓要抱得美人归。几次接触之后,傅柔察觉到盛楚慕实则不学无术,对他失望不已。盛楚慕决心为了爱情而改变自己,学习兵法武艺,终而赢得了傅柔的青睐。确定心意的二人回到长安,傅柔阴错阳差进宫成为女官,盛楚慕也被迫加入军队。二人为了爱情而接受考验,也在这一成长过程中看清了自己肩上的责任,携手拯救家国危机,为国家的繁荣兴盛、百姓的安康和乐贡献自己的力量。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6 / 共55集) 每周四至周日20点更新2集,VIP会员抢先看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鲁国公府郎君盛楚慕因与大将军陆云戟的儿子陆琪打架而被父亲盛骁靖教训,为了躲避父亲责骂,他同好友杜宁一起南下去广州参加杜宁表亲的婚礼。一番长途跋涉,两人来到广州陈家,表亲要迎娶的新娘子是广州第一美人傅柔。傅柔出身商贾之家,傅家世世代代经营着绣染生意。就在喜轿到来之前,陈太太却得到纸条,直指傅柔不是完璧之身。陈太太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傅柔进行验明正身,傅柔同意,验明清白后假意要撞石狮自尽,但被盛楚慕所救,盛楚慕对傅柔一见钟情。

  • 傅涛向盛楚慕求教兵法,牛皮吹破的盛楚慕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并以此为条件,让傅柔给他绣香囊。盛楚慕为了真正成为傅柔心中文武双全的盖世好男儿,下定决心要奋发图强,于是硬着头皮向舅舅牛无敌求助。舅舅看出盛楚慕是习武的好苗子,操练他的武艺,也教会他不少兵法。盛楚慕没让舅舅失望,咬紧牙关努力学习,神速的进步令人瞠目结舌。就在他闭关提升自己的这段时间,傅柔对他有了几分挂心。盛楚慕学成归来,看出傅柔对自己也有几分好感,很是得意。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鲁国公府郎君盛楚慕因与大将军陆云戟的儿子陆琪打架而被父亲盛骁靖教训,为了躲避父亲责骂,他同好友杜宁一起南下去广州参加杜宁表亲的婚礼。一番长途跋涉,两人来到广州陈家,表亲要迎娶的新娘子是广州第一美人傅柔。傅柔出身商贾之家,傅家世世代代经营着绣染生意。就在喜轿到来之前,陈太太却得到纸条,直指傅柔不是完璧之身。陈太太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傅柔进行验明正身,傅柔同意,验明清白后假意要撞石狮自尽,但被盛楚慕所救,盛楚慕对傅柔一见钟情。

  • 傅涛向盛楚慕求教兵法,牛皮吹破的盛楚慕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并以此为条件,让傅柔给他绣香囊。盛楚慕为了真正成为傅柔心中文武双全的盖世好男儿,下定决心要奋发图强,于是硬着头皮向舅舅牛无敌求助。舅舅看出盛楚慕是习武的好苗子,操练他的武艺,也教会他不少兵法。盛楚慕没让舅舅失望,咬紧牙关努力学习,神速的进步令人瞠目结舌。就在他闭关提升自己的这段时间,傅柔对他有了几分挂心。盛楚慕学成归来,看出傅柔对自己也有几分好感,很是得意。

  • 傅柔不信二婶的话,傅音却告诉她盛楚慕真的只会写“自强不息”四个字,傅柔起了疑心。经过一番试探,傅柔发现盛楚慕并不是自己想的那般多才且勤奋,似乎真的不学无术,感觉自己受到了万般欺骗,自此不再理会他。郁闷的盛楚慕借酒消愁,与陆家少爷陆汉星相遇。为了哄傅柔开心,盛楚慕提出要一副慧娘子的绣品。而陆汉星又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傅柔的姐夫,兜兜转转任务又到了傅柔的手里。为了自保也为了保住爷爷留下来的慧娘子绣品,傅柔决定绣一副假的交出去应付陆府。傅柔不眠不休三天三夜,终于将赝品绣好。可未曾想到,这幅绣品竟然是盛楚慕要拿来讨好自己的礼物。傅柔心灰意冷,不愿再相信盛楚慕,表示此生不与他再相见。

  • 盛楚慕抑制不住对傅柔的思念,返回广州府,却得知傅柔被海盗所抓的消息。他发疯一般探寻海盗的消息与下落,然后借调了一支岭南水师,亲自去救傅柔。与此同时,严子方每天都想尽办法劝傅柔留下。四海帮众跟水师大战,四海帮败走。撤退途中,傅柔逃到甲板上求救,被严子方发现后把她重新抓了回去,并设计将水师引去别处。盛楚慕一路追踪,发现了傅柔留在手帕中的刺绣暗号,水师一队为俘获大批海岛而前往坠鹰岛,盛楚慕独自一人前去仙黄岛营救傅柔。

  • 傅柔平安归家,对受伤的盛楚慕,心照料。盛楚慕深情告白,傅柔原谅了他之前的不坦诚。彼此确定心意。陆琪看到傅柔的画像后很满意,在得知她伶牙俐齿的个性后对她愈加着迷。陆琪前往傅家要人,盛楚慕出现加以阻拦。为了傅柔,盛楚慕与陆琪定下御前比武之约,以傅柔的婚约作为赌注。陆云戟得知此消息后等着看盛家的大笑话,陆琪对战胜盛楚慕、迎娶傅柔信心十足。盛楚慕为了赢再次去找舅舅牛无敌,这次开始真的学本事。舅舅倾囊相授,盛楚慕进步神速。最终,盛楚慕带着舅舅送的棋谱与获得的一身本领离开。

  • 盛楚慕傅柔一家到达长安,盛楚慕向母亲提出要迎娶傅柔的心愿,但盛夫人坚决不答应。盛夫人一边装病,一边要女儿韩王妃帮忙。韩王妃召见傅柔,对她进行了一番训诫,并想让她在王府做针线,傅柔无奈下同意,签了五年的契约。傅柔在王府做工本分,却被同是下人的夏寒欺负,傅柔以德报怨,帮夏寒修补王妃的袍子,弥补她的过失。盛楚慕从小厮君慧口中得知傅柔在韩王府做针线,于是怒气冲冲跑到韩王妃那里要人,一言不合拔剑相向,被姐姐好一通训斥。盛楚慕回家后向母亲下跪认错,还敦促两个弟弟读书习武,十分上进。两个弟弟虽苦不堪言,但盛骁靖与盛夫人对大儿子盛楚慕的改变却十分赞赏。

  • 皇后凤临韩王府,得知太子选孙小姐为太子妃。皇后安抚陆家,表示会为陆盈盈选一门好亲事。皇后对傅柔绣的牡丹屏风十分喜欢,陆云戟顺势而为推荐傅柔入宫,他想借机拆散盛楚慕与傅柔,以报席间盛楚慕对女儿言语不敬之仇。皇后让傅柔入了尚容局侍候,盛楚慕知道个中轻重缓急后暂时隐忍了下来。两人互诉衷肠,心意相通。傅柔进宫后,在尚容局担任司制一职,初来乍到,她要认识手下的人,要学规矩,忙得焦头烂额。

  • 傅柔向颜妃送绣品,李典制故意拿了一份残缺的绣品让傅柔难堪。傅柔向颜妃坦诚交代是下属的无心之举,颜妃让傅柔为自己绣一个莲花屏风将功补过。 周王回长安为皇后庆祝生辰,皇帝允许他进宫常住。太子询问周王何时返回周国,周王直言要等喝完太子的喜酒。傅柔主动与李典制把话说开,得知李典制想成为皇帝内人,于是向皇帝献香囊的时候带着李典制,并且为她准备了用鲛丝缝制的衣袍。果然皇帝注意到了李典制,把她封为李宝林,入住后宫。

  • 比武现场,盛楚令为了保命,对公主说了一通花言巧语,公主芳心暗许。盛楚慕与陆琪前几轮的比拼竟不分伯仲,只差最后一轮两人一决胜负。陆琪手下暗中给盛楚慕的马下药,盛楚慕识破后换了一匹相似模样的马。盛楚慕凭借自己高强的武艺夺得胜利,皇帝对他刮目相看,盛骁靖也好不得意。皇帝许诺盛楚慕一个心愿,陆云戟希望皇帝允许盛楚慕为自己的副将,跟随自己攻打盛国,皇帝同意。傅柔得知盛楚慕即将出征的消息,担忧他的安慰,可身在皇宫无法与他相见。心中愁绪万千,在花园发呆时偶遇周王,周王将傅柔遗落的手帕收起。

  • 太子大婚礼成,傅柔未得喘息机会便再一次被周王叫去。周王要为傅柔画像,傅柔久站,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周王亲自照料,傅柔坦诚已有心上人,愿周王不再纠缠自己。盛楚慕进入陆家军队后,一直小心应对,一方面要迎敌,一方面还要小心陆云戟父子对自己不利。在一次战役中,他被傅涛所救。傅涛已经化名西涛,在军队中官居九品。盛楚慕将傅三太太已逝的消息告诉傅涛,傅涛悔不当初,没有在应该尽孝的时候好好对母亲。周王为了讨傅柔欢心,带着她出宫回家。傅柔又去韩王府拜见王妃,打听盛楚慕的消息。

  • 太子妃为太子献舞,太子想起今日皇帝的教诲,不禁大怒,指责太子妃身为东宫之主却不知勤俭,舞裙华丽。悲愤的太子妃与司徒尚仪发生冲突,太子妃口不择言。皇后知晓后气愤不已,令太子妃跪在殿前思过。 盛楚令进宫当了侍卫,未能如愿分到公主住处有些遗憾。前线,盛楚慕面对难以攻破的九柱城,用水淹的方式攻下城门。太子与老师谈起内心烦闷,老师给他出主意,让他呈给皇上一本注解清晰的《汉书》,以体现自己的用功与才情。 太子妃因被皇后责罚,觉得颜面尽失,并将这一切归咎于司徒尚仪,于是趁着司徒尚仪不注意,将太子差遣尚仪送给皇后的珍珠偷偷藏起。傅柔状似无意的帮了司徒尚仪,却得罪了太子妃。司徒尚仪为傅柔解惑,原来傅柔始终未通过内人试的原因是韩王妃仍旧为傅柔和盛楚慕能在一起而想办法。 陆云戟父子进驻九柱城,谁料他们默许下属强抢民脂民膏,引得民怨纷起。盛楚慕向陆云戟提出异议,陆云戟派盛楚慕仅带二百人去攻打安西峡。傅涛劝盛楚慕尽快他逃走,盛楚慕决意探出安西峡的地形。

  • 周王带傅柔在宫外吃饭,傅柔了解到周王实则是个心思敞亮博学多才之人。两人看到太子与陈吉在宫外游玩,傅柔希望周王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皇帝。可与此同时,周王让田叟拿去换钱的扇子却被有心之人收下,去皇帝面前给周王扣上了喜爱田猎不爱惜庄稼的罪名。皇帝惩罚周王,给了杖令还令他最为敬爱的老师钱文景去了赵国。 在安西峡,盛楚慕一行人遇到埋伏,损失惨重。盛楚慕奋力拼搏,杀出一条血路,最后关头却被叛军一箭击中掉下悬崖。太子听从老师昌国公的建议,将批注详细的《汉书》呈给皇上,龙颜大悦,皇帝对太子赞赏有加。太子心情甚好,与陈吉一起下棋玩乐,太子妃不愿太子如此浪费光阴,可太子并不听劝。 傅柔听说周王被皇上杖责,问清缘由后内心愧疚,便去灵霄阁探望,为周王读书。盛楚慕坠崖的消息传回军中,傅涛满心仇恨,趁着陆云戟醉酒本欲复仇。但叛军突然杀出,傅涛解决叛军余孽的行为令陆家父子赞赏,他因此得到提拔。 长安,盛家得知了盛楚慕的死讯,一家人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之中。傅柔也得知了噩耗,一病不起。

  • 在周王的精心照料下,傅柔有所好转。傅柔拜托周王带她去盛楚慕的墓。衣冠冢前,傅柔承诺会一直等着盛楚慕,周王心情复杂。盛楚慕与严子方在交谈中得知彼此都是拜陆云戟所赐才会落到如此田地,盛楚慕明白了严子方做海盗是为了剿灭周边的海盗,好被朝廷招安。盛楚慕愿意在皇帝面前替严子方美言,帮助他实现愿望。盛楚慕终于动身回长安。 太子妃因月信推迟,疑有身孕。遇到傅柔面容憔悴,还将皇后赏赐的丹药赠与傅柔。太子妃说出内心忧虑,陆家前朝后宫都在得宠,陆盈盈不日或许就会成为太子良娣。傅柔因盛楚慕的事情而对陆云戟有怨言,于是在向皇后献绣品时,将陆盈盈比作前朝遭天妒引来祸事的美女庄姜,成功打消了皇后让陆盈盈入宫的念头。 盛公府被哀伤笼罩,陆云戟率军凯旋,还故意携一筐李子去探望承受丧子之痛的盛骁靖。就在陆云戟大摆宴席,宴请宾客,被皇上大肆封赏之时,盛楚慕风尘仆仆赶回长安。傅柔与韩王盛楚慕相见,分外喜悦。

  • 太医确认太子妃已经怀孕,众人皆喜。太子妃经过宫门时,不爽陆盈盈与太子交谈,在皇后面前提议将其赶走。皇后因她气量小对她失望,但因她怀有身孕,并未苛责。陆盈盈仍为父亲求情,跪在宫门前,傅柔见陆盈盈体力不支几欲晕厥,暗中为她送水。入夜,太子未回太子妃寝宫。太子妃借腹部不适招来太医,又将太子唤来,太子点破她的小心思,却并未责怪,太子妃稍稍安心。 就如何处置陆云戟父子一事,几位大臣各执一词,皇上也犹豫不决。得知陆盈盈仍在跪着,皇上念及陆氏父子为江山社稷立下的汗马功劳,便决定从轻发落。 傅柔给盛楚慕做衣服、荷包,但衣服却被周王据为己有。傅柔托盛楚令将其余物件带给盛楚慕,歆楠看到傅柔给盛楚令荷包,误会了二人关系。歆楠与盛楚令起了争执,两人不欢而散。盛楚慕收到傅柔的东西后,一遍一遍地读着藏在针脚中的情话,十分开心。歆楠对傅柔送去的绣品不满意,故意剪坏让傅柔重新制作。傅柔遇到了陆盈盈,坦言自己有错,害得陆盈盈未能成为太子良娣。陆盈盈大气非常,直言自己宁为鸡头,不甘居人后。

  • 盛楚慕与傅柔无法相见,心中思念无处表达。盛楚墨学习盛楚令与歆楠的传情方式,将情话写在风筝上边,放入宫中。御花园中,歆楠的侍女珍珠被梁王相中,梁王想将要到自己宫里。歆楠向皇后求情,但太上皇派内侍出面要人,皇后准备将珍珠送去。傅柔在皇后的允许下,对《山川锦绣图》加以拆解,将山川图整合成海图。龙心甚悦,许可严子方入朝为官。皇后嘉奖傅柔,她得了每月一日的出宫赏赐。歆楠公主找太子想办法,用一块奇石哄太上皇开心。太上皇见自己的孙子、孙女都十分惦念自己,便准许侍女珍珠继续伺候歆楠。

  • 傅柔在出宫之日与盛楚慕相见,二人在郊外浓情蜜意,度过美好的一天假日。韩王看到侍女被遣回,欲再次找太子说理,韩王妃阻拦,不想此事影响了太子与韩王的关系。歆楠向傅柔赔罪,不仅大加称赞傅柔刺绣技艺,还以长嫂尊之,傅柔哭笑不得。太子近日忙于政务,冷落了太子妃,本想今夜好好陪伴,但太子妃说起昌国公与孙家的婚约有变,语气间多是对昌国公的不满。太子没想到太子妃竟是这般不顾全大局,心烦离去,与陈吉下棋解忧。司徒尚仪得知太子近日里常同乐人来往,便告诫太子这样做的不妥之处。傅柔也劝陈吉离开皇宫这个是非之地,保护自己就是保护太子。陈吉向太子辞别,太子应允陈吉离开。

  • 司徒尚仪因疏于对太子的管教而受到杖令,可体弱的她未能熬过去,太子心痛,决心当个好太子,不让司徒尚仪失望。严子方领着一队人马进城,百姓们对于招安海盗大肆议论。陆盈盈兴奋与严子方的重逢,可严子方要陆盈盈扔掉送她的珍珠,表明陆云戟是自己的杀父仇人。皇上认可严子方的造船之法,在朝会上嘉奖他,授其镇海将军衔。严子方做海盗时一直化名为方子严,这时才恢复其本来名字。陆云戟得知了严子方的背景,盛楚慕也讶然严子方就是傅柔的娃娃亲。周王将造船图纸送给傅柔,要她多一些织绣灵感。傅柔这时得知严子方,救过自己性命的海盗头子就是青梅竹马的哥哥。

  • 盛楚慕去严子方府上“还人情”,原来这个“人情”便是马海妞。马海妞对盛楚慕倾心已久,要盛楚慕陪自己划船一日。太子妃与韩王妃长跪皇后宫外请罪,歆楠也替两位嫂子说好话,皇后不再同两位儿媳置气。但皇后想起太子妃已有身孕,韩王妃迟迟不见动静,便趁此机会赏给韩王两个丽人,让王妃一并带回。陆盈盈独自外出清静,一路跟踪严子方到城外。严子方本想吓唬这个千金小姐,装作要轻薄她,谁料到陆盈盈主动献吻,让严子方方寸大乱。盛楚慕与马海妞划船时马海妞跌入湖中,腹腔进水昏迷。盛楚慕犹豫着是否需要帮她做人工呼吸,没想到马海妞装作昏迷。趁机占盛楚慕的便宜。

  • 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一片祥和。大将军盛骁靖之子盛楚慕从小被母亲宠溺,是长安城里有名的纨绔子弟。一次广州城远游,盛楚慕偶遇绣坊商户家的小姐傅柔,对其一见倾心,装作文武双全的有识之士,誓要抱得美人归。几次接触之后,傅柔察觉到盛楚慕实则不学无术,对他失望不已。盛楚慕决心为了爱情而改变自己,学习兵法武艺,终而赢得了傅柔的青睐。确定心意的二人回到长安,傅柔阴错阳差进宫成为女官,盛楚慕也被迫加入军队。二人为了爱情而接受考验,也在这一成长过程中看清了自己肩上的责任,携手拯救家国危机,为国家的繁荣兴盛、百姓的安康和乐贡献自己的力量。

  • 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一片祥和。大将军盛骁靖之子盛楚慕从小被母亲宠溺,是长安城里有名的纨绔子弟。一次广州城远游,盛楚慕偶遇绣坊商户家的小姐傅柔,对其一见倾心,装作文武双全的有识之士,誓要抱得美人归。几次接触之后,傅柔察觉到盛楚慕实则不学无术,对他失望不已。盛楚慕决心为了爱情而改变自己,学习兵法武艺,终而赢得了傅柔的青睐。确定心意的二人回到长安,傅柔阴错阳差进宫成为女官,盛楚慕也被迫加入军队。二人为了爱情而接受考验,也在这一成长过程中看清了自己肩上的责任,携手拯救家国危机,为国家的繁荣兴盛、百姓的安康和乐贡献自己的力量。

  • 傅柔求得美人图,准备拿着画给司制署交差。周王得知傅柔此行是为了梁王要的绣图,便要傅柔等着他重新作画。梁王因太子不和自己一块玩乐而恼怒,陆琪挑唆生事,说其中定然是盛楚慕曾中挑拨。梁王就此与盛楚慕结下梁子,陆琪说起盛楚慕的心上人傅柔,梁王就此对傅柔产生了巨大的好奇。玲珑想要抢走傅音珍视的玉镯,管家向陆琪汇报此事,对玲珑的胡闹感到不满,陆琪觉得傅音文静可爱,且一看就是有修养的女子。陆琪作画,傅音无意间说起自己对画树的见地,更加让陆琪对傅音好奇。

  • 陆汉星企图轻薄傅音,陆琪回傅音房间找她。撞见陆汉星与傅音衣衫不整,误会傅音是个不检点的女子。傅柔与周王在池边夜谈,周王讲述自己的过往,并希望傅柔能继续做自己,这句话触动了傅柔的内心。傅音一直戴着母亲留给她的手镯,却被玲珑打碎。傅音想到玲珑对自己的诬陷,想到自己还未开始的报仇计划,便梳洗后用侍寝向陆琪证明自己的清白。陆琪对傅音极为喜欢,向父亲告状陆汉星动了自己的人。陆云戟本就想为陆汉星定一门亲事,用来结交其他官员。陆汉星嫌弃陆云戟为自己选定的新娘样貌丑陋,陆云戟直接表明他倘若不娶便失去了陆家少爷的身份。陆云戟同样提点陆琪,要他做好准备迎娶歆楠公主,不要和下人过多接触。

  • 皇宫内,歆楠找不到拒婚的理由,便将难题交给了大嫂傅柔。傅柔心生一计,想起先前皇太后选夫婿时太上皇雀屏中选的佳话,歆楠也希望自己的夫婿能够射中刺绣上孔雀的眼睛。皇帝为了让太上皇高兴,便应允了歆楠的要求。傅柔从刺绣上下功夫,做出遇到阳光便让人产生孔雀在眨眼错觉的绣品。但歆楠、盛楚令等人对于陆琪能否雀屏中选仍旧是恐慌的。当日,孔雀绣品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果真产生了孔雀在眨眼的错觉,陆琪射偏,婚事被搁置。陆云戟多了个心眼,将绣品收起找人研究。

  • 又一月的傅柔出宫日,傅柔与盛楚慕游玩。陆琪带着梁王去瞧,梁王对这个宫中美人生了兴趣。盛楚慕和傅柔正你侬我侬,马海妞出现,还带着有盛楚令、盛楚俊签名、盖手印的“承认书”,二人认可马海妞作大嫂。傅柔为马海妞支招,让她去找韩王妃,因为盛楚慕最听姐姐的话。只要韩王妃认可她,自己便退出竞争。于是马海妞便在韩王府中开始了成为未来国公夫人的学习之路。

  • 傅柔找李宝林商量对策,李宝林认为皇后不敢得罪太上皇,因此会将傅柔许配给梁王。但傅柔认为皇帝之所以把难题交给皇后,就是偏袒周王的。皇后自然是与皇帝心意相通,已经拟好凤令,要将傅柔许给周王。傅柔心生一计,将这件事让双喜与太子妃知道了。太子妃想着傅柔在宫中人缘好,倘若嫁给周王,便会让周王更加收到皇帝的疼爱。皇后因此烧了凤令,周王与傅柔的婚事作罢。盛楚慕在家中做女红,绣了一个手绢要姐姐韩王妃进宫带给傅柔,原来他在针脚留有暗号。傅柔明白盛楚慕一直在为两人能在一起而努力,心中感动。

  • 与此同时,盛楚慕已先行一步到达奉天观,被苏天师纠缠着下棋。盛楚慕故意泄露自己拥有《玲珑棋谱》,勾起苏天师兴趣,与他定下赌约。历经一番对战,苏天师终赢得棋局,获得棋谱。 皇后等人顺利到达奉天观,傅柔偶然帮助寺内大师袁道长解决了道袍变色的问题,对方送她丹药以表感谢。而结束法事的苏天师拒绝按照皇后或太上皇的意思胡诌傅柔的面相,皇后和太上皇倒觉得听他一句实话也不错。次日一早,皇后请来苏天师为傅柔相面。盛楚慕早已对此做好排布,原来他只给了苏天师上半本《玲珑棋谱》,苏天师对下半本心痒难耐,只能按盛楚慕的意思说。最终苏天师说傅柔福运极佳,但与皇族男子相克,阻断了梁王的计划。

  • 曹元气愤喝酒,不慎跌下山丘。盛楚慕如约把下半本《玲珑棋谱》交给苏天师。陆琪不等受伤的曹元,先行出发护送皇后等人启程回长安。皇后邀傅柔同乘马车,因差点将傅柔赐给梁王而愧疚的皇后赐给傅柔免罪手帕。而此时早有埋伏的洪义德大举攻击车队,陆琪与士兵拼死抵抗,梁王、太上皇及皇后、傅柔乘马车逃出。千钧一发之际,盛楚慕前来救援,与陆琪齐心退敌。梁王一行慌不择路,竟逃入了大苍山的绝地迷道。陆琪则抓到洪义德一手下,得知是陆汉星暗中告密,颇为震惊,随即立刻杀人灭口。山洞中梁王伤毒发作,傅柔不顾宿怨,毅然用袁道长给的丹药救人。

  • 陆汉星试图趁没人的时候杀掉陆琪,被进来的傅音打断。陆云戟要求陆汉星办婚事为陆琪冲喜,陆汉星敢怒不敢言。严子方试图打动傅柔,但傅柔心系楚慕,不为所动,子方一怒之下将她囚禁。盛楚慕连夜在林中搜寻傅柔的踪迹。陆盈盈尾随严子方到他们的藏身之处,与傅柔调换身份,走进了醉酒的严子方屋内。而另一边逃走的傅柔,则在林中与几近崩溃的盛楚慕相聚。

  • 盛楚慕联想到家中老父,不免神伤,傅柔劝楚慕回去,但楚慕仍不愿放弃眼下的自由生活。傅音看着昏迷不醒的陆琪,内心内疚悔恨。周王在查案的同时,仍难掩对傅柔的思念,惹得颜妃担忧。傅柔与盛楚慕在郊外被小卒羞辱,傅柔经过再三思虑,想要回长安城面对一切,盛楚慕误解傅柔的一片真心,生气离去。傅柔在广州城中寻找楚慕,被陈友拦下非礼,好在楚慕及时出现,借洪义德名号吓走对方。傅柔向楚慕道歉,二人和好。

  • 盛楚慕开始以劳动换取食宿、钱财,二人在客栈中结为夫妻。陆云戟以陆汉星需履行军中要务为借口,暂时骗过了二嫂。二伯母来看望陆琪,与傅音相谈甚欢,并将玉镯送给她,当得知二伯母是陆汉星的娘亲时,傅音心情复杂。傅柔答应给盛楚慕时间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在那之前不会离开。盛楚慕出门给傅柔买点心,因之前借洪义德名号吓走陈友,成了官兵搜捕的对象。傅柔在混乱中焦急寻找楚慕,竟看到官兵纠缠大姐。傅柔考虑再三,决定前去衙门解救大姐,不得已在众人面前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奈何衙门并不卖她的面子,幸好周王及时赶到解救傅柔。

  • 梁王在酒席上宣布自己看中了盈盈,陆琪惊讶下直言拒绝,引梁王大怒。覆水将洪义德的孙儿救出,挟恩让洪义德入宫自首,再以洪义德为投名状接近严子方。严子方收下这份大礼,认为它可以要陆云戟的性命。此事被陆琪的人探听到并往蔡国公府送去密信。傅涛再次来劝傅音离开陆府,傅音仍执意拒绝,傅涛警示其记住自己的身份。傅音在矛盾中,将探子送来的关于洪义德的密信烧掉。

  • 陆盈盈称自己早就心悦梁王,陆琪之前拒绝梁王只是一场误会。梁王最终应下盈盈请求,陆家父子出狱之日就是盈盈嫁入梁王府为妾之时。梁王对狱中的陆氏父子雪中送炭,此时周王也在尝试让洪义德招供,但洪义德宣称只对太子开口。傅柔在为秦王讲授故事时得到了皇上的赏识。皇上要奖赏严子方与盛楚慕,可对傅柔心冷的楚慕却主动请缨要为国守边,引得皇上大喜,傅柔则满心苦闷。严子方向傅柔道歉,傅柔劝严子方珍惜陆盈盈。韩王妃得知盛楚慕要去守边,焦急又气愤,盛家人也均为此事劝阻楚慕,只有盛骁靖表示支持。孙灵薇来福安寺还愿,再遇盛楚俊,两人立下五日后一同为爹娘祈福之约。

  • 皇后忧心太子,傅柔献计。皇上亲自审问太子未果,却被严子方告知洪义德将一对玉佩赠与太子,经搜查属实,皇上大怒。此时傅柔突然上奏,称太上皇病情恶化,皇上皇后立即前往探望。太上皇临终前向皇上安排后事,皇帝承诺今后会信任太子,保护国本。梁王欲让太上皇服下他从傅柔那抢来的丹药,太上皇自知丹药无救,嘱咐皇后安排好梁王的婚事后就此长逝。皇上谨遵太上皇遗言,原谅太子的同时,将陆云戟父子无罪释放,严子方则遭到告诫。太子被释放,孙灵薇感激盛楚俊给她的平安结管用。

  • 周王与长史饮酒,称自己已有心仪之人,此时傅柔正好进来,被周王留下敬酒。傅柔与周王、长史一同探讨家国大义,受益匪浅,周王借长史之口安慰傅柔,三人其乐融融。回宫途中,周王劝傅柔放下,但傅柔仍未对盛楚慕死心。边关,盛楚慕战无不胜,甚至还帮百姓打跑了马贼,护得边疆平安。手下抓到与青梅竹马私奔的逃兵叶秋朗,盛楚慕让他看看被洗劫的平民百姓,叶秋朗被罚得心服口服。

  • 皇上对赵王之事大为愤怒,遂诏其与钱文景一同进京,亲自问询。赵王得知皇上传召,装病不能起身,又受人挑唆,要拥兵自重。皇上得知钱文景死讯,在太子的举荐下派遣陆琪讨伐赵王。皇上因赵王之事痛心,颜妃安慰。周王因老师之死悲痛不已,独自痛饮,傅柔因那夜畅谈亦视长史为师,遂前来与周王一醉,并向周王举荐盛楚慕去讨伐赵王。众说纷纭下,皇上最终决定由韩王做主帅,盛楚慕和陆琪分管东西两路去讨伐赵王。出征在即,太子嘱咐陆琪让他把自己之前写给赵王的信找到,傅音、韩王妃等人则因担心夫君而忧心忡忡。

  • 严子方发现府内有奸细,但人已逃走。奸细逃回陆府,陆琪得知之前有关洪义德的密信被毁,决定彻查所有可进出书房的人。皇帝大加赞赏凯旋的三位主力,并封盛楚慕为玄武将军把守玄武门。散朝后,盛楚慕对特意等候在外的傅柔视而不见。太子得知赵王府的信件并未拿到,不免心慌意乱。皇上对赵王心怀不忍,决定留其一命。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