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化十四年

8.4
年份: 2020
地区: 内地
简介:成化十四年,武安侯世子郑诚突然暴毙,与其发生过口角的顺天府推官唐泛成为第一嫌疑人。与此同时,太子伴读韩早离奇失踪。锦衣卫北镇抚司总旗隋州被上层受命侦破韩早失踪一案,调差期间却发现韩早案与郑诚案两个案子之间竟有所关联。在一番不打不相识之下,唐泛与隋州结交,将两案合并,一同侦查案情。因为案件牵扯朝廷命官的家属,所以西厂督公汪直也介入其中……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8 / 共48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 =========34====34
  • 34
  • =========35====35
  • 35
  • =========36====36
  • 36
  • =========37====37
  • 37
  • =========38====38
  • 38
  • =========39====39
  • 39
  • =========40====40
  • 40
  • =========41====41
  • 41
  • =========42====42
  • 42
  • =========43====43
  • 43
  • =========44====44
  • 44
  • =========45====45
  • 45
  • =========46====46
  • 46
  • =========47====47
  • 47
  • =========48====48
  • 48

分集剧情

  • 公堂上,潘宾看着堆积如山案子头痛不已,下令找唐泛回来解决。正在吃烤肉的唐泛被迫返回公堂断案,他一边吃肉一边断案很快解决了问题。回去的路上唐泛出手救下正在被郑诚调戏的姑娘,两人结怨,两人不远处韩早乘坐的马车像往日一样向韩府驶去。夜,太子伴读韩早失踪,上面下令锦衣卫百户隋州负责调查此案。正在城外抓到一名通缉要犯的隋州即刻返京。汪植来到一贪腐朝廷大员家,用他一贯手段,不动兵戈悄无声息便将官员处置完毕,收尾时收到万贵妃的传召。唐泛被潘宾急招,说欢意楼出了命案,两人死亡一男一女,其中死亡男子正是二世祖郑诚,另一女童身份不详。郑诚父亲武安侯痛失爱子悲愤不已,但为了家族名声还是要求潘宾大事化小,潘宾对武安侯俯首帖耳丝毫不敢提出异议。

  • 唐泛吃面察觉有异,见到“新厨子”后,凭借过人的观察能力推断出此人锦衣卫的身份,原来这个厨子正是隋州乔装,他因为调查“韩早案”怀疑到唐泛头上,所以特来暗中观察唐泛。这时,汪植到来,试图将唐泛带走调查,隋州先下手为强,将唐泛带回北镇抚司看管。可其实,隋州知道汪植手段狠辣,怕唐泛被西厂上刑,所以才将其带走加以保护。唐泛知道真相后与隋州组队一同查案,在获得“韩早案”的情报后,两人发现原来死在郑诚床上的小女孩正是被乔装后的韩早,自此,两人将“郑诚案”和“韩早案”两案合并侦查。侦查中遇到阻力,东厂介入将郑诚尸体带走,并且随后东厂意外失火,郑诚尸体被毁。另一边,唐泛终究没有躲过汪植,两人初次斡旋,汪植向唐泛伸出橄榄枝,表示愿意协助调查,但是作为回报,汪植要得到唐泛的情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公堂上,潘宾看着堆积如山案子头痛不已,下令找唐泛回来解决。正在吃烤肉的唐泛被迫返回公堂断案,他一边吃肉一边断案很快解决了问题。回去的路上唐泛出手救下正在被郑诚调戏的姑娘,两人结怨,两人不远处韩早乘坐的马车像往日一样向韩府驶去。夜,太子伴读韩早失踪,上面下令锦衣卫百户隋州负责调查此案。正在城外抓到一名通缉要犯的隋州即刻返京。汪植来到一贪腐朝廷大员家,用他一贯手段,不动兵戈悄无声息便将官员处置完毕,收尾时收到万贵妃的传召。唐泛被潘宾急招,说欢意楼出了命案,两人死亡一男一女,其中死亡男子正是二世祖郑诚,另一女童身份不详。郑诚父亲武安侯痛失爱子悲愤不已,但为了家族名声还是要求潘宾大事化小,潘宾对武安侯俯首帖耳丝毫不敢提出异议。

  • 唐泛吃面察觉有异,见到“新厨子”后,凭借过人的观察能力推断出此人锦衣卫的身份,原来这个厨子正是隋州乔装,他因为调查“韩早案”怀疑到唐泛头上,所以特来暗中观察唐泛。这时,汪植到来,试图将唐泛带走调查,隋州先下手为强,将唐泛带回北镇抚司看管。可其实,隋州知道汪植手段狠辣,怕唐泛被西厂上刑,所以才将其带走加以保护。唐泛知道真相后与隋州组队一同查案,在获得“韩早案”的情报后,两人发现原来死在郑诚床上的小女孩正是被乔装后的韩早,自此,两人将“郑诚案”和“韩早案”两案合并侦查。侦查中遇到阻力,东厂介入将郑诚尸体带走,并且随后东厂意外失火,郑诚尸体被毁。另一边,唐泛终究没有躲过汪植,两人初次斡旋,汪植向唐泛伸出橄榄枝,表示愿意协助调查,但是作为回报,汪植要得到唐泛的情报。

  • 最早出现在铁市的林朝东是跟随李掌柜一起来的,因为聪明伶俐又寡言忠诚而备受李掌柜信赖,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都让林朝东去处理。渐渐的,林朝东在铁市有了一些资源门路。几日前,林朝东出资雇佣死侍策划了抢劫行动,还向购买了两份通关文牒。唐泛略一思忖询,询问韩府马车的事情,劫匪交待说偷盗尸体卖本身就是自己的营生,那日见到形貌疯癫的老头,非要跟自己几人拼命,自己几人也就当来了新生意。

  • 冯清姿道出真相:她与林朝东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定下终身,可是冯家遭难,冯清姿沦落红尘,林朝东想要为冯清姿赎身,但遭此突变根本拿不出五百两银钱,两人只好暂别,林朝东去筹集银钱。然而就在此时,郑诚出现了,一眼瞧中了冯清姿,花了一千两将冯清姿买下日日折磨玩弄,变卖田产的林朝东归来已晚,面对郑诚变本加厉的折磨和虐待冯清姿日日痛不欲生,冯清姿和林朝东陷入绝境。就在此时,一位神秘人出现给了林朝东一瓶特殊的进补药,表示只要能让郑诚服下此药,便帮冯清姿赎身。走投无路的冯、林二人决定搏上一搏,以才有了后面的诸般变故。唐泛等人布局,一边通过潘斌对外放出消息说林朝东并未死去,案件有了重大进展,另一边则由唐泛假扮林朝东守株待兔,一番惊险下抓到一名前来刺杀的死侍。

  • 唐泛正在家里跟裴怀聊毒药,冬儿急匆匆上门,哭着说二姨娘有下令让唐泛即日搬走,而且自己也马上要被二姨娘买了,唐泛一听赶紧安慰冬儿保证自己会将她买回来。唐泛去找二姨娘商量,本就对唐泛恨之入骨的二姨娘故意刁难,不但勒令让他马上滚蛋,而且将冬儿买身价要到五十两高价,囊中羞涩的唐泛不得不暂时回去准备搬家的同时筹借银子。次日一早隋州前来找唐泛商量案情,得知唐泛无家可归的境遇,提议让唐泛去自己家暂住。来到隋州家,唐泛被隋州的阔气深深震撼,感叹人比人气死人。正值此时,顺天府来人叫唐泛,说出事了,唐泛赶去才发现是朵儿拉和乌云布拉格来闹事儿,争执后双方约定三日之期,斗篷换筷子。

  • 另外一边,汪植直掌握了唐泛等人的情报后,向牵涉到此案中的万贵妃询问。希望她交出与韩早最后接触过的 下属。万贵妃起初怪罪汪植不信任自己,最后为了洗刷冤屈,无奈交出了她的贴 身太监。在一番审讯之下,汪植将他的证词与唐泛的线索两相印证后,便猜到了下毒之人正是大内总管太监刘向。而此时宫外,唐泛和隋州的调查逐渐趋于明朗, 两人也从多方线索得到了刘向这个名字。于是,隋、唐二人即刻入宫前往抓捕刘向。可二人到达之时已经为时已晚,汪植提前一步到来,并已将刘向赐死。他还以大内的名誉为由,勒令唐泛二人立刻结案,并且严格杜绝二人再次谈论此案。

  • 可是当隋州真正见到了知府黄景隆,却觉得此人公正严明、刚正不阿,绝不像会是虐囚之人。在深入调查后,隋州才知道,吉安城内的所有祥和景象,都是源自于众百姓对黄景隆严酷刑法之恐惧。而隋州在与黄景隆几次交谈之后,断定 了他却有虐囚杀囚之实。虽然尺度太大,但隋州仍然敬重黄景隆对正义的维护。 他提出让黄景隆随自己前往京城,让刑部来评判他的行为是否过火。可是临行之 日,黄景隆却出尔反尔将隋州扣押,关入大牢。

  • 隋州被抓时,将大致情况以暗号形式发到了京中。可是一众锦衣卫却没有任何人看出来。机缘巧合之下,薛凌给唐泛看了隋州发回来的例讯,唐泛一看就发 现了其中玄机,试图说服锦衣卫指挥使万通派兵前往救援,可是万通却不以为然说唐泛是杞人忧天。无奈之下,唐泛只得与薛凌偷了官船南下吉安,前去救援隋州。而此时的隋州正试图在监狱中求生,他不仅要应付黄景隆等人的严刑拷打, 还要防范一众囚犯对他的虎视眈眈。在此过程中,黄景隆试图派出他的王牌—— 假汪植杨福,让他去蛊惑隋州。可是几个来回,杨福的身份便被隋州识破。隋州 也终于知道为何黄景隆竟敢有恃无恐的囚禁朝廷特派下来的官员。

  • 迎来了唐泛,汪植好似盼来了救星一样。在知道了唐泛的诉求之后,汪植要求唐泛先替自己破了盗马 一案再说。无奈之下唐泛只得同意。而私底下,汪植却对吉安的那个杨福甚感兴趣。他派贾逵先行一步,前去吉安探明虚实,并明贾逵想方设法入狱务必保护隋州安全。而此时的隋州确实捉襟见肘,原本刚刚确立了自己在狱中老大的位置。没成想,他的不屈不挠终于让黄景隆失去耐性。黄景隆向一众囚犯公布了隋州锦 衣卫的身份。众囚犯对官兵仇恨的情绪一时间全都转移到了隋州身上。隋州再一 次面临险境,就在他即将倒下的一刻,贾逵出现了,保护了隋州的安全。与此同时,唐泛出马开始侦破盗马一案。

  • 唐泛和汪植等人也赶到了吉安,汪植为唐泛请来了一众州台府道,可自己却坚持要先隐于暗处。唐泛无奈,独自走进衙门,与黄景隆对簿公堂。 当着一众州台府道的面,黄景隆不敢造次,只能与唐泛唇枪舌剑的展开论战。过程中,黄景隆虽然巧舌如簧,但是唐泛却句句在理。黄景隆最终不敌败下阵来,可是他却丝毫不乱,因为他还有最后的王牌——“汪植”。果然一众州台府道听 到汪植的名号后,马上前倨后恭以汪植马首是瞻。可黄景隆没想到的是,此时的假“汪植”,已经被掉包。站在他面前的,正是童叟无欺的汪植本尊。

  • 隋州因为破获吉安一案获得嘉奖与晋升。锦衣卫指挥使万通看在眼里心生嫉恨,于是迁怒于薛凌,对他此行的违规行为各种刁难。隋州为了保护薛凌,主动将所有功劳都归功与万通的领导。万通见隋州如此听话,随即心花怒放。正巧此时赶上京中大臣的孩子遭到诱拐,万通将此案交给隋州进行调查。京畿重地发生诱拐案,此事震动朝野,汪植也收到上层的指令——彻查此案。于是,隋州与汪植分别从明线和暗线开始调查。与此同时,唐泛迎来了姐姐和外甥的探访。

  • 唐泛调查卷宗尚未发现线索,可是在无意间却被冬儿找到了其中关联。冬儿本想告诉唐泛,可是唐泛却对一个小姑娘的看法嗤之以鼻。冬儿生气离开却撞见了汪植。汪植对她的看法颇为看中,于是便设局以冬儿为饵引凶徒现身。可是汪植和冬儿没料到的是,凶徒犯罪手段实在老辣熟练,所以汪植的轻敌导致冬儿被凶徒掳走。唐泛知情后当场与汪直翻脸,为了冬儿的安全,两人分头展开追查。

  • 就在冬儿即将被抓时,隋州赶到,以一人之力力战群贼。最终,隋州有惊无险的救下冬儿。另外一方,汪植带人跟踪潜逃的钱泰发现其实幕后还有更大的首脑,此人名为李子龙。汪植本想一举将贼首一并捉拿归案,可没想到的是,对方有备而来,趁汪植不备,提前从地下密道快速逃脱。而钱泰也服毒自尽,这让汪直的调查被迫中断。随后,诱拐一案刚一平息,京中再度爆发封尘已久的连环杀人案。

  • 唐泛和隋州见过朱大善人后,虽然对方无懈可击,可是唐泛却总觉得他有点奇怪,奇怪的点就在于太过善良,善良的毫无来由。但是此间查不下去,两人只能从别的方向继续追查。与此同时,汪植却遇到了倒霉事。他之前按着上层命令赐死余大人之事,现在却又被重新提起。原因是余大人的大儿子余正鹏戍边归来,现在已经是一名将军。余正鹏的个性嚣张跋扈,因为自己父亲之死对汪植耿耿于怀,处处与他作对。汪植虽然恼怒,却也不想与他多生枝节,一再忍让余正鹏种种过分的行径。

  • 因为,在没有上层指令的情况下私闯王府实属大罪。所以万通在向朱大善人赔礼道歉后,强行将隋州、薛凌两人带走,并对二人予以责骂。隋州对万通的责骂毫不在意,他唯一担心的是每托一刻时间,唐泛的生命就会多一分危险。万般无奈之下,隋州向汪植求助,希望他以非常手段将朱大善人逮捕归案,并将唐泛拯救出来。汪植深知涉案之人既然是王爷,那就会涉及到大内的颜面。所以汪植听完隋州的恳求后不置可否。另外一面,在王府密室的囚牢中,朱大善人露出真面目与唐泛对峙。

  • 唐泛被下放到通州,却乐得清闲。他本想与姐姐唐瑜和外甥贺澄多叙叙旧,没想到却发现姐姐在夫家过的并不幸福,甚至连外甥也经常被姐夫拳脚相加。唐泛怒而为姐姐出头,将母子俩接出了贺家与自己同住。可是好景不长,贺家不肯善罢甘休,以诡计将孩子贺澄骗走不予归还。以至于,唐瑜为此失魂落魄。唐泛气恼,与众人酝酿计划,打算惩治姐夫一家。此时的京中,隋州并无成亲之意,所以前往余府想要谢绝这门婚事。可是到了余府他却赫然发现,余府被满门惨遭屠戮。幸运的是,除了余家二公子余正麟尚在父亲坟前丁忧没有被害以外,余小姐虽然奄奄一息,但却幸免于难。

  • 余正麟怒火中烧。他变卖家财,悬赏汪植犯法的证据,誓要与汪植抗争到底。隋州受命,对此事展开详细调查。身为此案的调查人员,隋州却受到了多方压力阻挠。所有汪植的政敌都向隋州施压,要他借此机会将汪植铲除。隋州面对层层压力却不为所动,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将杀人的真凶缉拿归案。但是因为余正麟的悬赏,市井中前来骗赏之人层出不穷,而其中更是不伐受人指使之徒。这给隋州的调查带来了不小的阻碍,以至于调查工作迟迟没有进展。对于汪植,虽然遭受着千夫所指,但是他却并不以为然。甚至还大摇大摆的出京来到通州找唐泛。此时的唐泛正谋划了一条反击贺家的计策,可是见到突然到访的汪植,唐泛不明所以。汪植见到唐泛后并没有提及自己遭人陷害的困境,而是执意要将云和官银注铅一案托付给唐泛。

  • 唐泛回到京城帮助隋州一同调查余府灭门一案。经过裴淮解剖尸体,众人得知余府上下遇害当晚,都喝了拌有蒙汗药的粥,所以得出结论众人都是在睡梦中惨遭杀害。 而其中只有厨子张的伤口与众人不同。接下来,隋、唐在余府重现案发现场之时,唐泛通过柜子破碎的痕迹推测出,其实凶手不是其他人,正是厨子张。他当日因为被余正鹏折辱,再加上求爱被余秀莲拒绝后,恼羞成怒先是下药毒晕众人,紧接着,在杀死熟睡中的一门老小后,厨子张又选择了自杀。案情水落石出,为汪植洗刷了冤屈。

  • 汪植重获自由后,奇招尽出为唐泛谋求到云和知府一职。因为在汪植看来,云和一案,牵涉官银一事,是国之根本。此间牵连的势力盘根错节,他只相信唐泛此去能办好此案。唐泛收到委任后,即刻整装从通州返回京城。可是回到京城后,却发现了隋州的惨状。唐泛想为隋州讨回公道,却被隋州拦下,他让唐泛先去云和完成正事要紧。

  • 云和一方,唐泛上任当日,马林带唐泛游览整个城市。可是途中却遇到了大批矿工聚众闹事,唐泛不问来由命令隋州将带头者缉拿归案。隋州虽有不满但是仍然照做。而闹事者中竟有马林的儿子,场面尴尬。稍晚,马林又摆酒席宴请唐泛,唐泛醉醺醺的回家看到隋州和冬儿把整个云和的地图都画了出来。隋州不满唐泛作为,让他记住自己此番到此的目的。唐泛生气,两人不欢而散。第二日,马林着急向唐泛求助,原来是他的儿子元聪被不知名的匪徒所绑架。唐泛和隋州开始彻查,想要帮他找回元聪。可是一番查探后,唐泛却发现了其中蹊跷。

  • 汪植查探后,知道陈钺虚报军饷一事也是因云和官银注铅而起,所以决定自己掏钱把事情平息,放陈钺回了辽东。云和一方,唐泛通过蛛丝马迹猜测马林的儿子云聪其实自己策划了假绑架,只为贴补山上的老师李茂一行人。唐泛来到山上后发现果不其然,将元聪送回给马林。经过此事,马林对唐泛更是推心置腹,唐泛也完全跟马林打成一片。甚至还命令隋州将李茂抓入牢中。原本隋州看着唐泛的变化已经大是不满,再加上关押李茂的事让隋州对唐泛彻底死心,打算离他而去。最终,唐泛向隋州解释,其实自己只是假装收受贿赂,为的是要打入马林的利益集团,才好查探案情。

  • 在唐泛等人的帮助下羊汤馆生意火爆顾客络绎不绝。但真正原因其实是马林幕后操作,他的意图是想借此取悦唐泛。唐泛当然知道其中因由,所以故作感谢,可实际上早就想“收网”,向马林打探官银一事。马林却无懈可击,使得唐泛的调查陷入瓶颈。而他的做派甚至传回了京中,连汪植都开始对他起了疑心。而京城一方,汪植一直想找到那个监视自己一举一动甚至想挑起宫中混乱的幕后黑手。汪植知道,尚铭能够抓住自己的把柄一定是有高人帮忙,可是无论汪植如何查探都没有任何结果。而其实幕后推动此事的黑手正是当初钱泰的首领李子龙。而以李子龙为首,包括万安等人都是云和马林一系利益集团的始作俑者。视线回到云和一方,唐泛终于想到了办法去的马林的信任。

  • 汪植对唐泛生疑,派贾逵前往云和。马林设宴,唐泛见到李子龙,虽然他对李子龙不甚了了,可李子龙心里清楚,自己的计划每次都是被唐泛所破,甚至自己的儿子李漫也是被唐泛害死。席间,三人谈话互探虚实,李子龙决定杀唐泛灭口。随后,贾逵到来,隋州向他解释了唐泛的意图,贾逵加入几人,一同保护唐泛。而唐泛却一定要查出马林上面最大的保护伞。经过唐泛再度巧用妙计,马林终于向唐泛和盘托出,此案幕后最大黑手竟是三朝元老万安。

  • 唐泛破案之后,接到调令回京在刑部任职。唐泛走前向朝中求恩饶过马林死罪,可马林却没躲过李子龙的杀人灭口。在回京途中,唐泛表现轻松,对潜在的危险不以为然。而此时的隋州和贾逵却没有唐泛那么轻松。两人知道此次唐泛破案树敌颇多,定会有人寻机报复。几人一番谋划,决定兵分两路,可唐泛却死活不同意。无奈之下,众人打晕唐泛,让他和冬儿随贾逵一路,先行乔装上路。而朵儿拉则打扮成唐泛的样子与隋州和乌云布拉格一路回京。唐泛醒来后发现了众人的安排,极为不满,但好在三人一路无事,有惊无险的返回了京城。

  • 李飞与李游兄弟二人装扮成锦衣卫,打着隋州的名号,在京城内敲诈勒索一众官员。汪植知悉后产生怀疑,命贾逵暗中调查。不料隋州被万通以敲诈勒索的罪名关进了大牢。隋州被万通关押后接受审讯,但他知道万通有意刁难自己所以干脆不发一言,也不为自己辩解,万通大怒,薛凌急忙解释,告诉他隋州家之前被盗,一定是匪徒盗用隋州名号招摇撞骗,万通不置可否。

  • 心系隋州的冬儿,情急之下去找汪植帮忙。汪植却表示如果唐泛和隋州都不在了,希望冬儿能够加入西厂,冬儿愤而离开。随后,丁容告知汪植,得到情报:李子龙人在京城。另外一边,李飞李游继续招摇撞骗,可是却已经引起锦衣卫的警觉,二人急忙逃窜。与此同时,身份暴露的李子龙被贾逵找到,带着他去见汪植。汪、李二人第一次想见,一番博弈后,汪植竟然落于下风,被李子龙轻松脱身。

  • 眼看唐泛二人马上就要毒发不治,隋州却并不放弃,希望能继续弄到冰块以延缓唐、朵二人毒发。却不料,隋州又被锦衣卫刁难。危急时,李飞李游两兄弟再度现身为隋州解围,并提出拉他入伙干一笔大买卖。隋州为了制止二人,假意应允,卧底二人团伙。另外一边,汪植吩咐丁容查出了当日李子龙赖以脱身之物,仿佛正是三年前惨案中的武器“博浪”。汪植就此展开调查,却不得要领。因为没有查出头绪,汪植本想向皇上隐瞒“博浪”一事,却不料自己的一举一动皆在皇上监视之中。惶恐的汪植被太监丁满见到,丁满将汪植送出宫外,对其一番安慰。

  • 隋州查明,李飞李游等匪徒都是退役的老兵,因得不到善待,所以纷纷走上了犯罪的路。隋州试图寻找机会阻止众人铸下大错。与此同时,太监丁满换装成神秘人给冬儿留下了一枚解药。拿到解药后众人还没来得及开心,却又发起愁来。因为只有一枚解药,这也就意味着只能救一人,众人陷入痛苦抉择。唐泛希望舍己救人,却被大家一同劝下,两难中,裴淮提议冒险分解解药,以便于研制出更多解药为唐、朵二人解毒。隋州方面,一众匪徒顺利从钱庄打劫了大量金银,本想躲避后分赃,却正好赶上了前来抓捕的一众锦衣卫。隋州本想劝众人放下屠刀,却被李飞李游二人裹挟着逃入了欢意楼。却不想,汪植此时正在向崔妈妈询问李子龙的事情,几伙人撞到一起陷入僵局。可欢意楼外,万通得知汪植也在欢意楼内,所以突发歹念,欲利用此次事件借刀杀人。

  • 薛凌见此只好独力设法阻拦,只盼能给楼内的隋州拖延时间。冬儿知情后,着急的寻觅到大限将至的唐泛,让其出手帮助隋州脱困。唐泛知情后奋不顾身的冲入欢意楼,隋、唐、汪三人联手,几番斗智斗勇终于带领众人冲出重围。可是恰在此时,唐泛毒发昏迷不醒。醒来后,唐泛才知道是裴淮在千钧一发之际配出了解药。事情才告一段落,孙达突然到访,恳求随州帮助。原来他发现,皇家的冰窖突然遭窃,可行窃之 人却没留下任何痕迹。这件事如果传出去是诛九族的罪。孙达无奈下求隋州和唐泛出手。隋、唐二人一番侦查后毫无头绪,所以决定从黑市冰贩子那里开始查起。可若想打入黑市内部,必须由一人男扮女装,假扮成接头人。

  • 女装唐泛进入到黑市,几番波折后,终于见到了卖冰的老大金三爷,在几经努力后,唐、隋二人终于取得了金三爷的信任,二人可以确定,金三就是窃冰的贼首。而实则,金三一伙也是劫富济贫的义贼,这让唐、隋二人进退两难。与此同时,汪植找唐泛帮忙搜寻李子龙的踪迹。唐泛向汪植名言,李子龙狡猾多端,所以只能从长计议。而此时李子龙正躲在京城,观察着一切,伺机谋划着什么,青歌姑娘就是他的眼线。

  • 隋州决心阻止金三再犯罪,要拯救一众义贼。随后,唐泛隋州出动,打算将金三爷等人一举抓捕,并规劝他们回头是岸。可二人还没出手,就赶上了一伙神秘的黑衣人向金三爷等人发起攻击。混战中,隋州和唐泛奋起救人。一番追击后众人侥幸逃脱,可金三爷也不行中箭。唐泛带他去向裴淮求医才知道,金三爷实则是个女人,名为金三娘。金三娘苏醒后,决心痛改前非,并说出了金家几代人的秘密。她祖上是修建皇室冰窖的工人,因此,金家一直知道冰窖通往外界与皇宫间的密道。也正是因为如此,李子龙想要截获金三娘,从她口中找到密道位置。

  • 隋州夜夜做噩梦,甚至还差点伤害到冬儿。唐泛等人为隋州的心病赶到担忧,大家的关怀让隋州非常感动。可众人不知,阿拉斯实际上就是宫里的丁满,他收到瓦剌发来的秘密指令:捕获郡马王宪。这个王宪正是之前兵部新型武器的研制专家,而之前在瓦剌边境威力巨大的新型武器“蔽日”,则正是出自于王宪之手。唐泛不知,他在追查阿拉斯的同时,也正在一点点接近丁满的真实身份。而此时青歌也受李子龙的命令,名义上接近唐泛,实际上是想从旁窃取唐泛的调查结果。就在一切即将真相大白之时,丁满也就是阿拉斯出手了,王宪在毫无防备之下被阿拉斯等人擒获。事发后,瓦剌的暴行震动朝野。

  • 郡马绑架案事关重大,隋州和汪植请唐泛前来帮忙。唐泛发现线索,推测几个作案的人是躲藏在铁市内的屠夫。随后,隋州带领锦衣卫进入铁市挨家挨户搜查。而汪植则开始从郡马王宪生活、工作方面开始侦查。侦查中,他见到了郡主固安。固安对丈夫的失踪非常担忧,恳求汪植一定要将王宪拯救回来。随后,汪植又见到了王宪的助手章巩柱。而章巩柱也对王宪的安危关怀备至,并且向汪植一再强调王宪作为武器专家的价值。另一边,隋州经过一番搜索,锁定了铁市中的几处住所,马上就可以展开营救的突击。与此同时,唐泛则继续寻找阿拉斯的下落。可朵儿拉却一反常态,让唐泛放弃寻找,唐泛百思不得其解。

  • 唐泛猜到丁满就是阿拉斯,也就汪植一直在找的细作。三人设计引蛇出洞,以确保营救王宪顺利进行。唐泛去找朵儿拉,却遇到了阿拉斯。情急之下,阿拉斯将唐泛打晕挟持而去,打算以他做挡箭牌冲出重围。朵儿拉也一同跟了上去。另一边,眼见唐泛被擒,隋州担心唐泛的生命安全,汪植则是担心阿拉斯会带王宪逃出重围。汪植命令枪队举枪,就算伤及唐泛,他也决不能允许有任何漏网之鱼。危急时,隋州为了保护唐泛挺身而出,以自己的身躯挡在枪口之前。隋州与汪植争执不下之时,阿拉斯的马车内也僵持着。争执中,朵儿拉不小心启动了“博浪”炸弹,千钧一发之际,朵儿拉将唐泛推出车外,马车在唐泛眼前爆炸。

  • 三年前,唐泛因朝中无人,被排挤,变得愤世嫉俗。而此时的汪植,还只是御书房内的小太监,没有丝毫权势。隋州刚刚戍边归来,因为性格冷漠又是世家子,所以难以融入薛凌等人。这时,兵部库房发生大爆炸,惨绝人寰。唐泛、隋州、汪植被震惊,这一场劫难成为三人的转折点。唐泛看着受苦受难的黎民百姓,抛下了心中愤怒与成见,跳进瓦砾当中向大家伸出援手。隋州因为刚刚从战场上下来,心中的创伤本将他折磨的生无可恋,可是为了帮助他人,他身先士卒的冲进了火场。而对于汪植来说,却牢牢的抓住机会获得了皇上的信任。

  • 三年后,爆炸的“博浪”响彻天际,皇上和贵妃以为是三年前的惨剧再度上演,马上将汪植召入宫中。汪植将情况禀报后,皇上震怒,下令汪植彻查此事。另外一边,再次发生的爆炸对唐泛打击巨大,他将所有过错怪罪到隋州头上。他的指责毫无来由,导致隋、唐二人自此割袍断义。而此事对隋州的震荡也是极大,他原本已经好转的战争创伤因此再次爆发。冬儿等对此甚是担忧,但是也明白能解隋州心病的人唯有唐泛。李子龙现在最想知道的是王宪的下落。汪植还没等王宪返回郡马府就将他抓回了西厂进行严刑拷打。此举深深激怒了郡主固安,她想方设法要将郡马王宪救出。西厂再度将王宪的助手章巩柱召来询问,众人没有发现,章巩柱的状态却有一丝异常。

  • 李子龙命令青歌帮助唐泛走出阴霾,并且参与到破案当中,因为只有唐泛出手,“博浪”一案才有机会尽快破解,而李子龙才能从中达到目的。唐泛在青歌的鼓励以及汪植的鞭策之下,终于重新振作,加入到了案情的调查中。唐泛发现王宪患有呆症,在唐泛的悉心接触下,王宪竟然逐渐敞开心扉。可就在此时,章巩柱前来西厂协助调查,他的出面让王宪再度陷入极端的恐慌,又一次关上心门难以沟通。无奈下,唐泛恳请汪植冒险向皇上请来了朝廷上所有部门的卷宗记录,进行调查。另外一边,隋州和薛凌的调查也有了进展。两人通过爆炸碎片所留下的线索,打开了王宪的密盒,并且从中找到了好似密码般的线索。

  • 李子龙与隋、唐二人同一时间查到了章巩柱。随后,锦衣卫与西厂联合办案,打算将章巩柱缉拿归案。可章巩柱已经人去楼空。但他的真实身份却被李子龙猜中,正是前朝代宗的女儿,现如今的郡主固安。为了证实猜想,李子龙派青歌秘密前往郡主府监视固安,最终得到了证实。李子龙毫不避讳,现身郡主府,希望与其结盟,却被固安严词拒绝。李子龙为了达到目的,一番筹措后破坏了皇上对王宪的宽恕。与此同时,隋州的心病越来越重,甚至开始无端的暴力伤人。冬儿非常担忧,恳求唐泛出面帮助隋州。唐泛表面上表现的冷漠异常,但实则却也对隋州尤为关心。所以唐泛开始想办法,希望能找到机会帮隋州治疗心病。

  • 李子龙以营救王宪为条件,向固安索取她手上半数的“博浪”。无奈之下,固安只能同意李子龙的要求。随后,固安扮成章巩柱来到西厂投案自首,并当着众人的面卸去妆容,露出自己本来面貌。审讯过程中,固安以散布于京城的“博浪”为筹码,向皇上所求免死状。得知位置后,锦衣卫和西厂一同前往拆除。唐泛却要求留下看守固安。隋州、汪植走后,唐泛拆穿了固安的计策。两人正说着话,李子龙带人杀到。僵持间,隋州及时赶到,两方人马一场大战。混战中,李子龙有惊无险的带着王宪、固安逃离西厂。而隋州为了保护唐泛,身受重伤。经此一劫,隋州通过拯救唐泛同时从心灵上拯救了自己,治好了困扰自己多年的心病。

  • 隋州等人刚刚松弛下来,唐泛却从隋州的描述中听出了疑点,急忙赶往西厂。李子龙将固安和王宪救走后,以固安的生命要挟王宪将另外半数的“博浪”组装完成。王宪只能就范,开始组装剩余的“博浪”。原来,唐泛等人中了固安与李子龙的连环计,“博浪”的威胁并未解除。与此同时,唐泛来到西厂,也终于发现了事情真相。通过一番推理,再加上之前隋州发现的密码,以及卷宗上记录的一条毫不起眼的决议。唐泛推理出其余“博浪”的隐藏地点。赶到时,恰巧王宪也安装好了所有“博浪”。李子龙急忙撤退并嘱咐手下杀王宪灭口。固安抱着必死决心想要玉石俱焚。危急时刻,唐泛以王宪的真情说服固安放下仇恨。

  • 唐泛上任顺天府府尹的第一天,却迎来高义夫人击鼓鸣远。她状告回来的人并非高义,而是假扮之人。这是唐泛回归顺天府后的第一个案子,同时也是皇上尤为关心的案子,所以唐泛不敢怠慢。隋、唐、汪三人分别对高义展开了调查。隋州亲自去见高义,因为同是戍边的军人,隋州一见高义便知真伪。谈话后,隋州可以断定高义其人绝不会有假,但是却也不乏可疑之处,高义身为囚犯却处处流露出霸气,这让隋州难以理解。另一边汪植派了贾逵前往瓦剌进行打探,可是贾逵还没得到什么确切消息就引来了杀身之祸。而唐泛则去见了高夫人,一番谈话下得出结论,突破口还是要从高夫人下手。

  • 唐泛与高义单独见面,唐泛开门见山询问他这三十年里都发生了什么。高义毫不隐瞒,说出了事实真相。这三十年里,高义投奔了瓦剌上一代君王也先麾下,为其东征西讨建功无数,获得了黑将军的称号。不止如此,高义更是收了也先的二王子作为学生悉心教导视如己出。正说着话,瓦剌二王子走了进来,言明马上京城就要发生大事,他需要高义的帮助。高义同意了二王子的邀请。可二王子却要求高义杀掉唐泛。与此同时,汪植收到了贾逵的消息,知道了高义的底细,马上带领手下前去抓捕高义。隋州知情后与汪植一同前往抓捕高义营救唐泛。唐泛被高义锁住,但却不惊慌,说出了高义的隐情。

  • 汪植知道立春刺皇一事后倍感压力。急忙吩咐手下在会场周围准备布防。隋州却决定先救回唐泛。所以他不理汪植对刺皇一案的担忧,带着薛凌去寻找线索。而汪植就趁机留下了乌云,让其为他评估会场的安防措施。与此同时,唐泛在李子龙秘密的牢房里醒了过来。几经推敲,唐泛猜出多次放过自己的蒙面女人正是青歌。青歌在危急关头想方设法说服了李子龙留住唐泛的性命。另外一边,试图营救唐泛的隋州与薛凌,在案发场所找到了马车离去的痕迹。通过实验,隋州得出结论,为李子龙驾车的人正是之前打过交道的金三娘。大典的会场上,乌云为汪植模拟了各种行刺的可能,不仅如此还将各个易于隐藏狙击的场所标记了出来。

  • 乌云也被关入西厂,隋州和薛凌再次来到金三娘一众人等的地盘,希望找她询问唐泛的下落。金三娘的手下因为隋州锦衣卫的身份故意刁难,在一番比试之下,众人心悦诚服的帮助隋州找到了奄奄一息的金三娘。原来她本想出手帮唐泛,却被李子龙等人灭口未遂。从金三娘口中,隋州得知唐泛现在正被李子龙关押在铁市一带。与此同时,身在牢笼的唐泛也通过日光以及食物的味道,分析出自己所在的位置。李子龙等人其实苦于无法找到西厂收押的剩下的“博浪”,以至于行刺计划无法顺利推进。青歌提议李子龙将唐泛放回,再通过蛊惑他以得到“博浪”的确切位置。李子龙听取了青歌的计策,可他不知道的是,青歌实际上是想借此为唐泛谋求生路。虽然唐泛获得了自由,可是心系百姓的他慌忙则乱,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中了李子龙的计。

  • 见到汪植后,唐泛提议取消立春大典,可是这个提议却被皇上严词拒绝、绝不像敌人妥协。最终无奈下,唐泛只能以保护皇上为由,说服汪植在危难之时将皇上带出宫外,汪植同意了。立春大典当日,一切平静,仿佛黑夜前的黎明,就在众人即将卸下心防之时,李子龙的攻势到来。敌人将所有“博浪”绑在了孔明灯上,这是隋、唐等人万万难以想象的,攻击从空中而来。危急关头,隋、唐、汪临危不乱,隋州带领锦衣卫前往敌人所在位置长驱直入破敌。唐泛说服汪植释放一众神射手,对空中到来的攻击采取防守。汪植按照原定计划带皇上离宫。

  • 汪植带着皇上也有惊无险的到了欢意楼。就在众人以为获得了胜利之时,整个局势却突然生变。宫中,万安派卫兵绞杀唐泛以及一众神射手。在乌云的掩护下,唐泛逃出重围。另一面,众锦衣卫才将瓦剌死士击退,万通就带着手下赶到。当场剥夺了隋州的兵权。隋州知道欢意楼可能面临危机,所以强行抗令,突围而去。此时的欢意楼,已被李子龙的属下包围。汪植不知所措之时,隋州冒死杀了进来。两人决定,汪植留下做饵,隋州带皇上从密道逃跑。同一时间,唐泛赶到欢意楼外,恰巧看到汪植带着一人冲出欢意楼,却被李子龙的人马围攻,这时,尚铭带东厂番子赶到。李子龙撤退。唐泛正感庆幸,尚铭等人却突然出手杀死了汪植,而汪植身边的皇上则是贾逵装扮而成,重伤垂危。

  • 唐泛与汪植梳理前因后果,推敲出李子龙的真实意图,先通过唐泛诱皇上出宫,后杀之,最后伙同三个奸臣胁迫尚在幼年的太子。想通后,唐泛悔恨自己中了李子龙的连环计。随后,隋、唐、汪三人取得联系,筹措间展开反攻。可就在最终行动的前夕,唐泛得知冬儿在无意间将所有计划都透露给了青歌。出其不意的反攻已呈瓮中捉鳖之势,几条反击路线都陷入了最凶险的境地:汪植被丁容出卖、隋州被万通埋伏、贵妃被万安阻截、皇上被李子龙包围。事到如今,唐泛只能兵行险招,置之死地而后生。经过众人一番九死一生的努力后,危局之中出现转机。

  • 贵妃的举动却成了李子龙与二王子的机会,两人正愁找不到皇上的踪迹,但是看到贵妃后,二人心生恶计。李子龙知道皇上最疼爱贵妃,所以打算以贵妃涉险为饵,逼皇上自动现身。果然,李子龙的恶计生效。皇上不忍贵妃惨死二王子刀下,所以不顾自身安危冲了出去。眼看皇上就要遇险,千钧一发之际,隋州带着武安侯麾下死士和高义赶到。一番激战之下,众人团结一些力挽狂澜,破解了一切危局。大战过后,李子龙死于乱箭之下,二王子被高义带回瓦剌,万安、尚铭、万通三个奸臣都相继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事件平息之后,隋、唐等人过上了其乐融融的生活。汪植终于得偿所愿被派往边关督军。而唐泛与隋州二人,也重新回到自己的岗位,为了天下与万民,继续奋战在惩治罪恶的第一线。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