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大宋少年志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2集全 热度 2053

地区:内地

导演: 伊峥

类型:剧情 / 古装 / 悬疑 / 青春

语言:普通话

简介: 庆历年间,北宋貌似繁华安定的景象下暗潮汹涌,周边各个割据政权的细作潜伏于汴京城内,窥探大宋军政秘事。北宋为免除战事,维护各民族间的和平与稳定,借秘阁之名,培训少年暗探。经过严密的选拔和审查,诡诈聪慧的...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2/共42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禁军声称元伯鳍当年投敌,元伯鳍表现诡异,既不反抗也不申辩,偏偏抓他的梁竹好似对他有私仇,对他下手极狠。甚至为了刺激元伯鳍,梁竹还从太学把他的族弟元仲辛抓来。不料元仲辛诡诈滑头,对元伯鳍毫无兄弟之情,连声叱骂划清界限,甚至提出配合做假证诬陷元伯鳍的请求,被梁竹赶了出去。然而元仲辛这一切都是伪装,他从见到兄长第一眼起,就觉得这次事件另有蹊跷,也不管禁军有多恐怖,决定救出元伯鳍。太学内与元仲辛同屋的门阀麒麟子王宽,生性耿直,平生不曾说谎,偏偏又及其聪慧,很快看穿元仲辛打算,并且出于公理,决定助元仲辛救兄,元仲辛不愿牵连王宽,二人争执时,有神秘女子出现,提来一张夜宴请柬,声称若要救元伯鳍,可赴宴细谈。

  • 神秘女子归来,要元仲辛杀死王宽做投名状,否则就将他斩杀刀下。元仲辛犹豫后,果断提刀,电光火石间戳穿王宽心口,王宽衣衫带血颓然倒地,包括那少女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不耻元仲辛的行为。元仲辛却趁机接近少女,匕首胁迫,想要用她的命换大家逃出生天。随即王宽起身,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幕竟然是两人在毫无交流的情况下,默契配合演的一出戏。元仲辛和大辽暗探僵持谈判,听闻少女自称赵简,王宽脸色大变,突然上前夺下元仲辛手中匕首,赵简找到机会,迅速反制,元仲辛气结,不懂王宽发哪门子疯。王宽却道出赵简是与自己定下娃娃亲的皇族贵女,继而拆穿所谓的大辽暗探都是禁军假扮,韦衙内瞠目结舌,元仲辛直呼赵简嫂嫂。

  • 王宽跟随小景走出酒楼,却发现这个迷糊的女孩子把马车都弄丢了,只好跟着她一起制服了狂奔的马匹,随后被蒙上眼睛,上了马车。元仲辛跟着赵简住进了客栈。大辽暗探韩断章出现在开封城内,紧随二人之后,却发现客栈内有禁军埋伏,不愿轻举妄动。王宽和韦衙内被小景和薛映带到了一个神秘书房,书房内,大宋筹备多年的秘阁计划主使人陆观年现身。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禁军声称元伯鳍当年投敌,元伯鳍表现诡异,既不反抗也不申辩,偏偏抓他的梁竹好似对他有私仇,对他下手极狠。甚至为了刺激元伯鳍,梁竹还从太学把他的族弟元仲辛抓来。不料元仲辛诡诈滑头,对元伯鳍毫无兄弟之情,连声叱骂划清界限,甚至提出配合做假证诬陷元伯鳍的请求,被梁竹赶了出去。然而元仲辛这一切都是伪装,他从见到兄长第一眼起,就觉得这次事件另有蹊跷,也不管禁军有多恐怖,决定救出元伯鳍。太学内与元仲辛同屋的门阀麒麟子王宽,生性耿直,平生不曾说谎,偏偏又及其聪慧,很快看穿元仲辛打算,并且出于公理,决定助元仲辛救兄,元仲辛不愿牵连王宽,二人争执时,有神秘女子出现,提来一张夜宴请柬,声称若要救元伯鳍,可赴宴细谈。

  • 神秘女子归来,要元仲辛杀死王宽做投名状,否则就将他斩杀刀下。元仲辛犹豫后,果断提刀,电光火石间戳穿王宽心口,王宽衣衫带血颓然倒地,包括那少女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不耻元仲辛的行为。元仲辛却趁机接近少女,匕首胁迫,想要用她的命换大家逃出生天。随即王宽起身,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幕竟然是两人在毫无交流的情况下,默契配合演的一出戏。元仲辛和大辽暗探僵持谈判,听闻少女自称赵简,王宽脸色大变,突然上前夺下元仲辛手中匕首,赵简找到机会,迅速反制,元仲辛气结,不懂王宽发哪门子疯。王宽却道出赵简是与自己定下娃娃亲的皇族贵女,继而拆穿所谓的大辽暗探都是禁军假扮,韦衙内瞠目结舌,元仲辛直呼赵简嫂嫂。

  • 王宽跟随小景走出酒楼,却发现这个迷糊的女孩子把马车都弄丢了,只好跟着她一起制服了狂奔的马匹,随后被蒙上眼睛,上了马车。元仲辛跟着赵简住进了客栈。大辽暗探韩断章出现在开封城内,紧随二人之后,却发现客栈内有禁军埋伏,不愿轻举妄动。王宽和韦衙内被小景和薛映带到了一个神秘书房,书房内,大宋筹备多年的秘阁计划主使人陆观年现身。

  • 元仲辛和大辽韩断章合力,将赵简绑在一家香油铺,这里也是大辽布下的暗桩所在。赵简被抓却并不放弃,反而提出条件,只要杀了元仲辛,就把秘阁的所有内情告诉辽人。赵简和元仲辛暗战未休,突变又起,表演木傀儡的傀儡师老人神奇出现,分散韩断章和暗探注意力,元仲辛趁机解开赵简桎梏,带她从后院逃离,一时间赵简也不知道这家伙在搞什么鬼。韩断章两人惊起追逐,反而落入陷阱,被元仲辛和傀儡师拿下,就在赵简以为元仲辛只是用苦肉计捉拿辽人时,元仲辛再次把赵简打晕,他没想背叛大宋,可也没打算和官方合作。

  • 元仲辛通过风口找到暗墙入口,一路穿梭。暗墙后别有洞天,庭院楼阁却是秘阁所在。元仲辛再次见到陆观年,陆观年告知第七斋众人都曾面对过这道关卡,或凭学识、或凭追踪、或凭钱财解决,唯有元仲辛和赵简两人第一眼便找到了暗墙,极为难得。陆观年判定两人将来会是秘阁最优秀的学员。赵简骄傲扬头,满脸瞧不上元仲辛,偏偏对方也好死不死被分到第七斋,和她抬头不见低头见,赵简很是愤慨。

  • 第七斋内部也进行着激烈的斋长角逐,得票最高者担任斋长,在任务中处于统帅地位。赵简率先表现出强烈的兴趣,赵大小姐天生奇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向来觉得自己天下第一,任何事都不会服输,所以她对斋长一职势在必得。而王宽则责任心满腔,深深觉得这批学员都问题多多,他想当斋长是抱着一颗赤诚之心,想要靠自己的努力纠正大家的不良习惯。至于韦衙内想当斋长纯粹为了威风,能够吸引女学员注意。不知为何,过程中,元仲辛仿佛顽劣不堪,一会儿拆穿薛映低贱的乡兵身份,一会儿偷偷跟王宽讽刺他不认识字,处处激怒薛映,惹得薛映对他仇恨爆表。三人各使奇招,最终打了个平手,决定权落在导师手上。

  • 按照元仲辛的交代,韦衙内对症下药,果然成功当选,众人哗然,赵简将怀疑的目光看向事不关己的元仲辛。五天时间已到,陆观年进入学堂,宣布任务,第七斋要去牢城营找到一份丢失的大辽密文。牢城营就像现代的大型监狱,各种罪犯被关押其中劳役抵罪,兹事体大,他们必须伪装成罪犯潜伏。尽管有些疑惑,但刚当选斋长的韦衙内还是接受了任务,随即建议把重伤的元仲辛排除在外,陆观年应允,顺便剥夺了赵简参与的资格,让她继续照顾元仲辛。赵简不甘争辩,却于事无补。

  • 深夜,丁二将两人带到秘密菜窖,元仲辛和赵简惊诧发现犯人居然正在聚会,最中间的犯人被称为传道人。传道人慷慨陈词,言辞间极为不忿。元仲辛和赵简看着周围亢奋的囚徒,不明白背后之人到底意欲为何。传道人告知,他们的首脑是传道尊师,拥有无上智慧,元仲辛很想会会这位尊师,直觉告诉他,这人就是谜底。元仲辛和赵简说通营头,以兵器库钥匙做为投名状顺利入会,传道人欣喜若狂,表示尊师要接见元仲辛这位栋梁人才,神秘尊师终于要揭开面纱。然而,万众期待的传道尊师居然是韦衙内,元仲辛和赵简大吃一惊,随即做出膜拜状,韦衙内也难得智商上线一回,提出要赵简伺候自己,以便单独见面。

  • 山洞深幽,一个女子背身吟唱,仿佛山魅,这情形实在诡异。赵简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就在快要接近女子时,一只手突然伸出,把她拉到隐蔽的地方,赵简惊骇,准备反抗,却发现对方居然是王宽。寻找之际突然传来消息,营头居然被刺杀了!副营头借元仲辛是最后见过前任营头的犯人对他百般试探,元仲辛反应迅速,假借库房丢失兵器一事,表示前任营头之所以传唤,是因为他是新犯人,脸生方便做卧底去查这件事。副营头似乎信服,元仲辛刚松口气,未料,副营头剑锋一转,询问他的妻子赵简为何不见踪影。元仲辛只好说或许去了伙房帮忙。

  • 元仲辛假借向副营头报告情况,引开副营头的注意力,赵简趁机潜入房间,偷走素星桥相关名册,元仲辛见赵简得手,抽身离开。通过名册,两人发现,素星桥三个月前入狱,因被人告发运私盐。巧的是,大辽暗探冯主是两月前入狱而死。时间相隔太近,两人甚至开始怀疑冯主是不是真的死了?赵简决定挖坟验证自己的猜想,不想丁二突然出现,感谢赵简点醒了他,丁二说他可以帮她一个忙,比如杀了她的爹爹。赵简惊骇,觉得丁二非同常人。传道人、副营头带着韦衙内等人进洞谈判。丁二要求元仲辛把赵简让给自己,元仲辛深感莫名。

  • 第二天,越狱悄然进行,王宽等人偷偷点燃火把,提前暴露行踪,外营士兵蜂拥而入。素星桥刀锋一转,帮着外营士兵对付传道人。传道人搬出元仲辛偷盗的弓弩应对,发现弓弩早就被做了手脚无法使用。厮杀展开,第七斋死守城门,元仲辛和赵简发现丁二武功高强。丁二亮出身份,他是夏军暗探首脑。和谈之际,宋夏不可明面交战,但袁昊想出另一种办法,派暗探潜入牢城营,灌输他们大宋贫贱有别,相反夏蒸蒸日上,唯才是举的思想,再将他们救出去,肆意传播这种观念,多年后必将让穷苦之人对大宋失望,再起战事。丁二告知,他被派来做这种事,本来已经绝望,但赵简给了他希望,他决定回夏走自己的路。说完,消失在混乱中。与此同时,传道人一刀杀死副营头,表示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制造混乱帮少主逃出去。

  • 原来,薛映的父母因为薛映进入秘阁而脱离了军户身份,来到开封开了一家汤饼铺子,如果薛映离开秘阁,那薛家将再次沦为军户,一辈子都不能摆脱。薛父在薛映眼里是一个懦弱胆小之徒,父子关系并不融洽。眼看被一个小吏欺负,薛父也只是忍耐,韦衙内上前摆平小吏。薛映心里默默感激,两人之前的不愉快算是解开。陆观年为第七斋带来新的任务。根据线报夏军细作盯上了弓弩院的一名天才技师,需要第七斋护送该弓弩技师去城东宅院等待禁军交接保护。大家分头行动,王宽和小景在城东宅院接应,元仲辛和赵简前去弓弩院接人。韦衙内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大显身手,谁知他与薛映只不过是被分配了后援的任务。韦衙内暗暗打起自己的小算盘。

  • 韦衙内暗中嘱咐薛映赶快回汤饼铺子看住陈工,劝他赶紧画出车行炮图纸。韦衙内回太尉府查探禁军方面的动向,遭到父亲韦卓然斥责,而且还得知他能够加入秘阁是父亲一手安排。韦衙内被父亲的不屑态度刺痛,暗中发誓要借陈工的事情扬眉吐气。薛映讨好陈工,却反而把陈工吓得不轻,韦衙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陈工安抚住。元仲辛和赵简不谋而合地想到了去弓弩院陈工的住处查找线索。在弓弩院,二人撞见王宽,三人合力查验,发现陈工身上有着诸多解释不清的谜团,他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却在衣柜里藏了蒸馒头,还在枕头里面藏了沾有血迹的箭头。

  • 夏军细作突袭汤饼铺子,薛映奋力拼杀,却寡不敌众,加之薛父薛母被对方挟持,薛映和韦衙内只得被迫交出陈工,可夏军细作仍不依不饶地要对他们下死手。千钧一发之际,一向窝囊的薛父突然大发神威,以一当十,瞬间杀翻了所有夏军细作。薛映和韦衙内被这反转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元仲辛和赵简适时出现,薛父误以为是细作,一招杀去,眼见元仲辛就有生命危险,幸好被薛映即使喝止,几人后怕不已。薛父打败夏军细作之后又恢复了紧张无措的老实人状态。在薛映的追问之下,他才道出实情。原来,薛父曾经是边军大将的亲卫,专司护卫刺杀。然而,在薛映刚出生那年,薛父手刃敌军,却得知此人也同样有着一个刚出生的儿子。

  • 元仲辛和陈工男扮女装在赵简的带领下通过密道进入了女浴室,陈工被美女吸引,险些露馅。就在三人即将成功混入秘阁的时候,却被女生们叫破行踪,令人意外的是,被识破的人竟然是元仲辛。女生们按住元仲辛就是一顿胖揍。赵简则趁乱带着陈工离开。陈工并不甘心被这群人摆弄,趁众人去上课的时机想方设法要逃跑。谁知,房间内外处处皆是防止他逃跑的陷阱,陈工被弄得几乎要崩溃。随后,陈工故意将七斋男女生宿舍搅的天翻地覆,妄图激怒众人将他送走,元仲辛却戳穿了陈工的伎俩。无奈之下陈工只能先暂时按捺下来开始画图,再另寻他法离开七斋的控制。

  • 元仲辛不得不提前回到秘阁,却歪打正着遇见陈工想要通过密道逃跑,元仲辛为了抓陈工,再次被秘阁女生误以为是偷窥变态,结果陈工和元仲辛都挨了顿胖揍。一番周折之后,元仲辛将偷来的锦盒交给赵简,他好奇里面是什么,赵简却不肯说。谁知,王宽却揪住元仲辛质问为什么偷自己的东西。元仲辛在赵简严厉的眼神里,顶住压力打死不承认是自己下的手。一时间,大家闹的很不愉快。夜晚,赵简偷偷拿出锦盒,却发现里面并没有生辰贴。赵简重重合上锦盒,认为是元仲辛骗了自己,在心里又狠狠地记了元仲辛一笔账。

  • 赵简跟踪发现,带头搜查的禁军都尉就是当时审问七斋的三名禁军之一,而韦衙内也回忆起来此人是韦太尉的手下——马山。赵简和韦衙内现身质问马山,马山狡辩自己来此只是尽守护之责。随后赵简发现,马山的左脚跛行,而此前元仲辛也正是打伤了神秘人的左脚。延庆观方向的风平浪静,让陈工摆脱泄密嫌疑。元仲辛追问陈工,为何要在弓弩院的柜子里藏馒头?

  • 七斋的护送任务终于结束,然而元仲辛心中的疑惑仍没有解开,他认为在马山的背后还有隐藏势力,这个想法和赵简不谋而合。元仲辛和赵简一起来到枢密院看护陈工的房间,提点陈工注意安全,而陈工看破生死的态度让元仲辛赵简很是意外。元仲辛和赵简从陈工那里得不到答案,只能离开,谁知却遭到了禁军残酷的追杀,赵简甚至被暗箭射伤。

  • 庆历年间,北宋貌似繁华安定的景象下暗潮汹涌,周边各个割据政权的细作潜伏于汴京城内,窥探大宋军政秘事。北宋为免除战事,维护各民族间的和平与稳定,借秘阁之名,培训少年暗探。经过严密的选拔和审查,诡诈聪慧的元仲辛、美貌机敏的赵简、从不杀生的小景、绝不说谎的王宽、不爱交流的薛映、喜欢美女的韦衙内六位少年,因为种种原因,或情愿或被迫,组成了秘阁第七斋。入学之初,少年们心里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学习的同时也把学斋闹得鸡飞狗跳,让学官们头疼不已。然而在经历了一次次生死相关的任务后,曾经年轻懵懂的少年们逐渐成长,他们互相团结,用自己的热血和忠诚,为保卫和平献身。在历史的长河中,他们隐姓埋名,成就无人知晓的暗影传奇。

  • 次日,元仲辛找了一处僻静的茶楼窥视太尉府动静。赵简一路跟了过来,她觉得元仲辛此番决定二度进府,目的绝不是捞个衙内那么简单的。元仲辛告诉赵简陈工死的蹊跷,太尉府有更大的阴谋。随后,元仲辛和赵简假扮成书童混入太尉府,并向韦衙内说明了真实来意。元仲辛觉得陈工之死的幕后黑手应该是禁军高官,而嫌疑最大的恰恰是韦太尉。韦衙内听罢也大吃一惊。

  • 韦衙内哄骗马山来到酒馆,经过一番逼问,马山说出太尉府里最近很缺银子,而黑甲卫的刘都尉前日突然暴毙且尸骨无存。韦衙内深知这些事都与自己的父亲脱不了干系,他不禁怒发冲冠地回家要与父亲当面对质。细封云和芸娘出了开封城后,告知王宽,真正的车行炮图纸是在大宋禁军的某位高官手中,明日此人将与夏军细作现场交易,交易地点在西郊山神庙。

  • 韦太尉面对儿子的至忠至情,终于说出了真相:其实车行炮本身是一个惊天骗局,韦太尉非但没有叛主,而且还是奉了大宋皇帝之命将这份有问题的车行炮图纸卖给夏人。原定计划是由夏军细作将陈工劫持走,陈工再画出假图纸让夏人落入圈套,可是由于七斋少年们将陈工保护得太好,导致计划被打乱。陈工被送到枢密院之后,韦太尉本打算放弃计划,但是陈工毅然选择了自尽,以确保计划能够继续实施,而韦太尉也忍辱负重顶着叛主的罪名与夏人进行交易。好在夏军细作被彻底骗住了,已经带着假图纸赶回夏去报功。

  • 辽邦居住院落守卫森严,铜墙铁壁,根本没有潜入的机会,这更让元仲辛一众忐忑不安。愁眉不之际,小景跳出来,告诉大家,她和辽邦郡主是旧识。原来小景曾作为大宋文化的使者到辽邦游历,和古灵精怪的郡主成了朋友。阔别多年,再度相逢,小景难掩紧张,让她惊讶的事情很快就出现了,她发现使团里的那个根本不是云霓!郡主居然是假的,七斋顿时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开始担心真郡主的去向安全。

  • 云霓表示假郡主一行是要噬主夺权,用她来威胁她的哥哥云安郡王,小景满腔愤怒,要为朋友报仇。元仲辛、赵简和王宽却觉得云霓很可能有所隐瞒。七斋避开假郡主一行的搜罗,把云霓藏在了安全的地方。云霓始终看元仲辛不顺眼,故意刁难,结果被反将一军。

  • 七斋设计抓住假郡主一行,假郡主自称小花,嚷嚷让他们赶紧放人,再晚了云霓会有生命危险,因为大辽暗兵正在追杀她。七斋摸不着头脑,搞不清这些人是杀云霓还是保护她。这时,小郡主逃跑消息传来,小花大急,质问七斋到底目的何在,为了掩护身份,七斋谎称收钱办事,小花反过来出高价,收买七斋找到云霓,七斋决定将计就计。

  • 元仲辛和云霓终于脱险,赵简舒了口气,两人表面上还像往常一样斗嘴互怼,暗地里情愫蔓延。云霓决定回舞团,执意带伤献舞,这让七斋大为疑惑。众人并不知道,云霓的真正目的是在寿宴上刺杀皇后,她的哥哥云安郡王被人绑架,迫于无奈,云霓必须听从背后之人的安排。小花绑架云霓是为保护她,而云霓买通暗兵,则是为了把小花他们送回家。

  • 这一场阴谋的背后操控者正是韩断章,胁迫云霓寿宴行刺目的是要引起宋辽大战,在韩断章看来,目前表面的和睦是懦弱的体现,他是个坚定的主战派。两人密会期间,元仲辛和赵简正在满城搜寻,韩断章早有预料,故意误导把他们引导了错误的地点,正当两人束手无策的时候,云霓却主动归来。

  • 小花告诉韦衙内,云霓救过她的命,所以她要命去还,韦衙内看出小花不愿让郡主赴死,尝试说服,小花被说动,配合韦衙内换走了郡主藏在帽子里的毒药。寿宴当天,她们原本带着这顶礼帽在舞蹈时毒死皇后。韦衙内完成任务,兴高采烈回去,不想一转眼,小花就变了脸。给韦衙内药本来就是小花和郡主的计划,她们明白七斋不会善罢甘休,所以用这个办法让他们以为成功了,就不会再度阻止。而小花早就做好了陪郡主一起死的准备。

  • 露宿客栈的时候,意外再度发生,霍宇光和同行的大宋护卫田虎诡异被杀,元仲辛作为最后接触过他们的人被定义为凶手,被愤怒的护卫队团团包围,危机时刻,密阁其他人马赶到,呵退护卫,表示接手此事。带头的是五斋斋长刘生,古板守旧,最看不上满嘴胡话的元仲辛,刘生处处针对,不听解释,把元仲辛五花大绑,当作杀人凶手对待。

  • 七斋商定后,决定跟刘生合作,元仲辛逃走试探小郡主,而刘生则在大牢等待那个神秘的朝廷势力到来。计划按部就班实施,王宽前往大牢,和刘生商议,不想撞见刘生惨死,王宽被陷害为杀害刘生的凶手,只得紧急逃走和元仲辛汇合后再议。元仲辛这边也周折不断,和郡主一起逃出的小花惨遭独毒手,云霓精神奔溃,认定一切是元仲辛王宽所为。

  • 韦衙内和薛映演戏哭诉五斋滋事,请求掌院援助,骗走了陆观年,趁着这个空荡,元仲辛潜入,果然找到了被铁链锁住的赵简。两人合并消息,渐渐理清陆观年、韩断章和云霓三者的关系。寿宴刺杀计划失败后,韩断章随即开启第二套计划,故意放走云安郡王并怂恿他向大宋求援,用妹妹和亲示好。郡王擅自和大宋和亲,辽主决对不能忍受,到时韩断章再趁机逼反云安郡王,就能引发大辽内部混战。混战一启,辽邦元气大伤,便是大宋兴起之时,这就是陆观年的目的。

  • 王宽明白帝江和韩断章就会追来,吩咐小景先带云霓走,绝不能让她落在韩断章手上。小景不愿丢下王宽,却为了大局,不得不照做。帝江和韩断章追上,与王宽大打出手,王宽不敌,千钧一发之际,陆观年赶到,阻止了杀戮。陆观年带走王宽,再度警告韩断章不准动自己的学生,转身之际,没看到韩断章嘴角的冷笑。

  • 七斋心情复杂护送云霓,可是,谁都没料到,接过婚书后,云霓竟然选择自尽。她任性而死,既没有抗旨,兄长叛主也不会被挑起,把所有罪责都归在自己身上,这是她能想起的最好方法。七斋震撼不已,小景痛失朋友,放声大哭。韩断章被帝江诛杀,帝江最终还是为刘生报了仇,一切尘埃落定,吕简正式上报裁撤密阁,陆观年经此一事,心绪低沉,七斋陷入迷惘,失去密阁,他们未来的路又在何处。

  • 众人前往邠州旧市集,这是梁竹居住的地方,也是大宋和夏商人做生意的市场,鱼龙混杂,混乱非常。七斋分成两队行事,元仲辛和赵简被硬凑到一起,两人唇枪舌战,不停斗嘴,好不容易撞上梁竹,却被军户意图谋害孩童事件打断,两人仗义出手,化解了宋夏商贩一触即发的危机,更换随后得知孩童竟是秦都尉的儿子。秦都尉负责保护即将远道而来的夏商安全,在两邦商贩中都颇有威望。与此同时,王宽等人也发现市集上有些军户伪装成小贩行迹鬼祟。

  • 解决了暗杀误会,众人回到赵王府,打算继续调查那群暗探线索。这时候,赵简的头号追求者,邠州商会会长林墨生出现。林墨声脑满肠肥,非常市侩,赵简不耐烦,但还是碍着父亲的面子跟他出门约会,元仲辛内心忐忑,却装作不在乎,结果转脸就被人绑了去。元仲辛大觉莫名,不知的罪了谁,头套掀开,才搞清楚绑自己的竟是赵王爷。

  • 林墨生和护卫莫名被杀,元仲辛发现,林家带头护卫李振不在其中,很可能幸运逃脱,换句话说,找到李振或许就能从这一团乱麻中理出头绪。七斋兵分两路,王宽等人去林府查看线索,元仲辛和赵简则想办法找到李振的下落。元仲辛把赵简带到老贼在邠州的耳目处,想要收买他们撒网找人,赵简却觉得其中一个小乞丐非常面熟,随即发现这人曾在自己和林墨生会面时候出现过几回,瞬间反应过来应该是元仲辛交代“监视”自己。

  • 元仲辛连吓带骗,终于撬开李振的嘴。林墨生想做军方生意,秦无涯却不答应,林墨生只能使阴招让泼皮跟踪想找到秦无涯把柄威胁,结果无意发现秦无涯跟市集暗探交集甚密。更古怪的是,这些人还四处散播谣言,试图挑起夏和大宋的争端。这就是林墨生被杀的原因。元仲辛猜测,秦无涯应该就是暗探背后主使。明日就是双方商人谈判的日子,他们必须在那之前找到证据,把秦无涯踢出的驿馆,免生意外。

  • 秦无涯疑惑查看,结果元仲辛居然死而复生,诡异的站在他面前。看着眼前情景,秦无涯立刻反应过来,昨日那幕是七斋做的局,目的是分散他的警惕心,破坏刺杀计划。元仲辛、赵简、元伯鳍同秦无涯激烈交手。与此同时,王宽等人也在韦衙内的帮助下,清除了潜藏的杀手,保护了没藏宝历等一众夏商。秦无涯被刺身亡,临死前始终没有说出背后主使,米禽牧北姗姗来迟,满脸惊讶,七斋却觉得这件事恐怕和米禽牧北脱不开关系。但问题是,夏与大宋一战,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赵简跟米禽牧北定下赌约,一定要找到米禽牧北的目的并阻止他,若是输了就嫁他,元仲辛心中不是滋味。

  • 七斋商榷后决定委托梁竹赶回开封交给陆观年,请他判明真假,在此其间,他们会留在邠州,监视元伯鳍的一举一动。梁竹爽快答应,快马离开。元伯鳍借着切磋的借口打伤周悬,元仲辛担心任由事态发展,大哥很可能会冲动之下会亲自动手给九千战士报仇。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不惊动周悬的情况下,控制住元伯鳍。七斋开始执行计划,元仲辛找到元伯鳍表示明白他心中仇怨,愿意帮他一起擒获周悬,元伯鳍不想连累弟弟,断然拒绝,元仲辛却异常坚决,大有孤注一掷的架势。元伯鳍清楚他的脾气,只好答应。在赵简的配合下,昏过去的周悬被送到元伯鳍跟前,元伯鳍终于相信弟弟的诚意,放松警惕,不料下一秒,就被迷药迷魂,七斋成功了!

  • 两人最终还是被七斋追上,看着赵简失望的眼神,元仲辛心烦意乱。双方交手,赵简不慎刺伤元仲辛,混乱之下,一匹快马冲出,带走元伯鳍,马上的人居然是梁竹。看着元伯鳍远去的身影,元仲辛终于支撑不住昏迷过去。元仲辛伤重,赵简脸色难堪,王宽点明,她生气不是因为元仲辛要带走元伯鳍,而是骗了她,把她排除在了计划之外。被当作外人对待的感觉,另她无法忍受。赵简默认,王宽叹气,表示恰恰这样更证明了元仲辛的心思,他之前不愿娶赵简,是不愿拖累她,不愿让她的努力成空。赵简的眼神终于软化。

  • 元仲辛和赵简躲过追捕,赶回秘密聚集地,却发现只剩重伤的梁竹,其他人都被米禽牧北抓走了。米禽牧北这时候出手,不外乎就是要促成元伯鳍的刺杀计划,为他翦除障碍。元仲辛三人找到米禽牧北设下的密牢,王宽他们就被关在里面,三人救人却掉入圈套,眼看就要葬身火海。绝望之际,元仲辛却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他同样给米禽牧北准备了礼物。元仲辛把抓他的武威军引到密牢,成功解决了一众夏军暗探,逃出死劫,却发现赵简不见了。惊慌失措下要去寻找,却被困惑的武威军拦住,战局一触即发,赵简突然出现,制止了争斗。元仲辛再也无法压抑情感,抱住赵简,大胆表白。赵简难得羞涩,眼中却闪过一丝难过。

  • 七斋不愿相信事实,陆观年用生命给他们上了最后一课,黑暗中行走更不能迷失本心。元伯鳍终于放弃,然而,为时已晚。米禽牧北带着大军赶到,事到如今他只能孤注一掷。双方展开惨烈厮杀,七斋浴血奋战,绝望之际,援军到达,元伯鳍身负重伤,拼死抓住米禽牧北,总算亲手给了九千战士一个交代。抱着大哥的尸体,元仲辛悲痛欲绝。邠州恢复平静,七斋接到消息,皇上恢复了密阁。就在这时,赵简突然消失不见,七斋这才知道,原来米禽牧北早就做了第二手准备,抓走了赵简和赵王爷。元仲辛咬牙切齿,发誓无论天涯海角他都要追回赵简,七斋跟随,众人朝着夏,朝着更忐忑未知的命运策马奔去。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