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共和国血脉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6集全 热度 999

地区:内地

导演: 万盛华

类型:剧情

电视台:央视一套

简介: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百废待兴,朝鲜战火又起,内忧外患石油成为共和国急需的血液,为了打破帝国主义的经济封锁,正在陕南剿匪的西北军区某部近万人,奉毛主席之令,在汉中就地改编,踏上为共和...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6/共3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一九四九年八月,国民党胡宗南军队派出田老六团前往玉门,执行炸毁油矿任务,我军十九军五十七师一六九团奉命保护玉门油矿,截击田老六军队。钢刀连连长石兴国冲锋在前,指导员邓耀华为了掩护石兴国英勇就义。五十七师师部派去报务员许茹,军医唐娜,和玉门油矿的邱建设,协助钢刀连执行任务。玉门油矿形势紧张。油矿经理周明等人,在得到田老六带兵炸矿消息后。他们一方面派出工程师田义文,利用宗族关系去劝阻田老六,一面发动工人护矿。

  • 九月份,解放军和平接管玉门油矿。在接管前后,钢刀连和工人护矿队一起维护油矿治安。邱建设原为玉门油矿襄理,因为贪污盗窃,被田义文任新我等人举报。他向军管会安保部诬告任新我带领田老六部队炸矿。田义文私下放走任新我。石兴国等人气愤不已,带人把田义文抓了。一野司令部急令,说田义文、任新我都是石油技术人员,要保护留用。石兴国带领钢刀连回到陕南,原本的提拔也因对待田义文的错误处理,被降职为钢刀连代连长。

  • 石兴国到家才知道,母亲已经病故。齐占山的母亲告诉他,说他娘两年前摔倒瘫痪在家,一直有人伺候,是他在部队找的媳妇。石兴国才发现,这是他在保卫玉门战斗时解救的梅大妮。梅大妮因为父亲临死前把自己托付给石兴国,自己就是他的人了。石兴国告诉梅大妮自己爱的是许茹,不可能娶她,会把她当妹妹照顾,并托付乡亲们,帮着梅大妮找个合适人家。石兴国回到部队,准备南下台湾前线,迎接新的战斗。不料,中央军委下令,要把五十七师,成建制改编为石油工程师。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一九四九年八月,国民党胡宗南军队派出田老六团前往玉门,执行炸毁油矿任务,我军十九军五十七师一六九团奉命保护玉门油矿,截击田老六军队。钢刀连连长石兴国冲锋在前,指导员邓耀华为了掩护石兴国英勇就义。五十七师师部派去报务员许茹,军医唐娜,和玉门油矿的邱建设,协助钢刀连执行任务。玉门油矿形势紧张。油矿经理周明等人,在得到田老六带兵炸矿消息后。他们一方面派出工程师田义文,利用宗族关系去劝阻田老六,一面发动工人护矿。

  • 九月份,解放军和平接管玉门油矿。在接管前后,钢刀连和工人护矿队一起维护油矿治安。邱建设原为玉门油矿襄理,因为贪污盗窃,被田义文任新我等人举报。他向军管会安保部诬告任新我带领田老六部队炸矿。田义文私下放走任新我。石兴国等人气愤不已,带人把田义文抓了。一野司令部急令,说田义文、任新我都是石油技术人员,要保护留用。石兴国带领钢刀连回到陕南,原本的提拔也因对待田义文的错误处理,被降职为钢刀连代连长。

  • 石兴国到家才知道,母亲已经病故。齐占山的母亲告诉他,说他娘两年前摔倒瘫痪在家,一直有人伺候,是他在部队找的媳妇。石兴国才发现,这是他在保卫玉门战斗时解救的梅大妮。梅大妮因为父亲临死前把自己托付给石兴国,自己就是他的人了。石兴国告诉梅大妮自己爱的是许茹,不可能娶她,会把她当妹妹照顾,并托付乡亲们,帮着梅大妮找个合适人家。石兴国回到部队,准备南下台湾前线,迎接新的战斗。不料,中央军委下令,要把五十七师,成建制改编为石油工程师。

  • 接到改编命令后,五十七师好多战士都想不通。王振华这时候,已经接到命令,要调到军里任副政委。王振华为了搞好石油师的改编,主动辞去军副政委任命,要求仍然留在石油师,任师政委。石兴国找到师部,要求把神枪手等军事过硬人员,调往兄弟战斗部队,师部首长严厉批评了他,要求他必须要做好大家的思想工作。当他得知师政委王振华为了改编石油师,都放弃了提拔军副政委的机会,深受震动,决心服从命令,留在石油师好好工作。交枪仪式如期举行,天空下起瓢泼大雨,在雨中,战士们放下跟随自己多年的枪,每个人都百感交集.

  • 1952年8月1日,57师正式改编为石油工程第一师。石油师分工为“一团钻,二团炼,三团围着轮子转。”钢刀连所属一团,跟随师政委王振华、师参谋长程孟华,奔赴玉门油矿,学习钻井技术。玉门油矿的干部工人,对石油师到来,表示热烈欢迎。邱建设现在任玉门油矿后勤处长。许茹对新工作充满期待,田义文却劝她,不该到玉门油矿来。田义文告诉她,任新我有个女儿小雨,仍然留在玉门一个奶妈家。这几年一直田义文在出抚养费。你是小雨的亲姑。许茹决定把小雨收到自己身边抚养。她和石兴国说了此事。

  • 刘大勇追求许茹,他在钻井平台上拉起大幅标语,向许茹公开求婚。当刘大勇得知,许茹的男朋友就是石兴国,两人还马上就要结婚了。刘大勇对自己的荒唐行为表示道歉。 回到家中,发现家里多了一个陌生女人,紧张地问刘小青这个女人是谁,刘小青告诉了哥哥,听到梅大妮是来找她的丈夫石兴国时,认定石兴国是个陈世美。 石兴国和许茹,周远和唐娜,决定在同一天举行订婚仪式。钢刀连为此特意准备了一场联欢晚会,石油师领导和矿务局同志,也都前来祝贺两对年轻人。 刘大勇和一帮工人,带领梅大妮赶到订婚晚会现场,说要为梅大妮打抱不平。订婚晚会不欢而散。面对师领导的问询,石兴国和许茹表示,如果不把梅大妮的事情处理好,他们就不再向部队打报告结婚。

  • 石油师一团入驻玉门油矿后,面临学习石油技术的巨大难关。师政委王振华和师参谋长程孟华,决好抓好钢刀连这个典型,让工程师田义文做钢刀连的技术教官,带动全连学习石油技术。这个想法一提出,就受到田义文和石兴国钢刀连的双方面反对。 王振华和程孟华,对石兴国提出严厉批评。石兴国接受批评,和周远、许茹一起去向田义文赔礼道歉。面对钢刀连一次次诚恳地道歉和虚心地求教,田义文放下偏见,接受担任钢刀连技术教官的任命。 邱建设对田义文当年的耿直一直怀恨在心。这次当他得知田义文一直在照管任新我的女儿,立刻去油矿办公室检举田义文和国民党特务任新我,在组织上有勾结。 办公室孟主任,出于对油矿安全的考虑,决定收押田义文,进行审查。由于许茹的是任新我的亲妹妹,也被传去帮助查清问题。

  • 田义文的教学工作还没启动,就被中断。战士们自学的效率非常低,石兴国找到政委王振华,希望能尽快让田义文工程师回钢刀连。小雨的奶妈,担心政治上受牵连,把小雨送到田义文家门口,就不管了。四五岁的小雨流落街头,没吃的也没喝的,只能去捡地上的食物。梅大妮帮着炊事班择菜做饭。上街买菜时,发现小雨饿昏在街头,赶忙把小雨送到医院治疗。治疗之后,梅大妮把她带回了钢刀连。石兴国去看望田义文,希望他别着急,自己一定会想办法让他尽快被释放,田义文表示,自己可以在看管所写技术教材,让钢刀连带出去学习。让石兴国去看看小雨。

  • 石兴国找到孟主任,愿意为田义文做保,放田义文出来工作。这时,石油师政委王振华也找到孟主任。石兴国立下了军令状,田义文终于放出来了。钢刀连的战士,自发举行欢迎仪式,到看管所门口欢迎田义文。田义文决定当天就搬到钢刀连营地,和钢刀连的战士住在一起。把自己的石油知识倾囊相授。战士们开始了文化技术培训。考试中,钢刀连取得全团最好成绩,石兴国、周远的成绩更名列前茅。石兴国的钢刀连战士,被分配到刘大勇的玉门油矿第一钻井队学习。

  • 西北石油局为了照顾石油师官兵,为石油师官兵发了一些工作服,翻毛皮鞋之类劳保用品。在邱建设的挑唆下,一些工人们炸开了锅。石兴国发现工人的情绪后,便把发到手的劳保用品,又收了上来。石油师政委王振华也和玉门矿务局局长杨宇照说,石油师的劳保用品,暂时不发。石兴国和钢刀连的干部战士,为了学技术,在钻井工地主动找活儿干。但是没有人指导,一出手就错。他们都感到非常苦恼。石兴国认为,他们这种一般化布置,没有重点的学习做法不对。石兴国和周远,一块儿去找王振华和程孟华。

  • 大家闲暇时,刘大勇看柏春生身子骨单薄,和他开玩笑说。咱们摔跤吧,你摔过我,我就教你学技术。柏春生学技术心切,就同意摔跤。许茹也正好在旁边。刘大勇为了在许茹面前显示自己,把柏春生摔得鼻青脸肿。齐占山看不下去了,上来连着摔了刘大勇几个跟头,把头皮也蹭破一块儿。刘大勇恼羞成怒,要和齐占山拼命。齐占山抡起拳头,要揍刘大勇,被赶来的石兴国一把拦住。石兴国狠狠训斥齐占山。带人几次去看望刘大勇。

  • 刘大勇觉得石兴国在老家的家里定了亲,又在部队有对象,就是不地道。石兴国向大家讲明,自己和许茹是自由恋爱,而对梅大妮,当她父亲临终许婚时,自己只是答应以后会照顾她,并没有答应婚事。梅大妮的结婚后,他和许茹才会成婚。石兴国的做法,得到工人师傅的赞许。此时郝师傅赶到拜师大会,痛斥徒弟刘大勇。并让石兴国脱下上衣,钢刀连的战士也都脱下衣服。人们看到他们身上的一块块伤疤,深受震撼。郝师傅说自己虽然腰部受伤,但头脑没坏,胳膊没伤,要重新出山,收石兴国做徒弟。刘大勇愧疚不已。

  • 石兴国和钢刀连的干部战士,马上要投入新的战斗,都非常兴奋。但是,连队要出发,梅大妮怎么安置,却成了石兴国头痛的事情。商量过后,石兴国和许茹,想给梅大妮在玉门找个婆家,梅大妮不答应,因为在她的观念里,父亲临终前把自己许配给石兴国,石兴国的母亲也同意了两人的婚事。她自己不能放弃石兴国。石兴国劝说梅大妮,梅大妮不听。许茹在大学学过俄语。来到玉门油矿后,她的这个专长得到发挥,经常翻译一些苏联石油技术资料,供干部战士学习。石油师和玉门油矿为了开发青草湾,要从苏联请石油专家,为他们在技术上把关拍板。

  •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石油师政委王振华决定,让许茹上阵,担任临时翻译。苏联石油专家乌瓦诺夫来到玉门油矿。许茹被石油师领导带到接待第一线。玉门油矿请苏联专家来,主要是为开发青草湾把关。所以,田义文和许茹,只为苏联专家提供了青草湾的俄文勘探资料。乌瓦诺夫认为,不提供玉门地区全部勘探资料,是对他的不尊重,说我不是来做样子的,如果你们不能提供全部勘探资料给我,我就立刻离开。玉门地区的全部勘探资料都有,但是并没有翻译俄文,拿出来也没有用。

  • 石兴国和许茹发现冷落了梅大妮,便把梅大妮请出屋也一起干活,让她登场演唱民歌。乌瓦诺夫来营地和大家打招呼。许茹向乌瓦诺夫介绍了梅大妮的身份,夸她如何为石兴国照顾母亲,到玉门后,又照看自己的侄女小雨。乌瓦诺夫上前,称赞梅大妮,并拥抱她,亲她的面颊。梅大妮气坏了,认为是许茹对外国人说了自己的坏话。乌瓦诺夫当面赔礼道歉,梅大妮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外国专家,也误会了许茹。梅大妮感激石兴国和许茹对自己的真诚相待。为了成全石兴国和许茹,决定从三人关系中退出。

  • 紧急时刻,石兴国等人在郝师傅指导下,用水泥填了废井,端正心态,重新开钻,很快取得了不错的进展。刘大勇钻井队的探井率先一步钻出石油,大家激动不已,每个人都高呼着“出油了”。石油师和玉门矿务局计划在刘大勇钻井工地,举办庆功表彰大会。都说好事成双,就在这时,石兴国的钢刀钻井队,也在新井中打出了石油。石油师和玉门矿务局决定,两个钻井队并列为优胜单位,同时进行表彰。青草湾开发成功,石兴国和许茹,周远和唐娜,准备同时举行婚礼。梅大妮非常高兴,带领几个战士,给他们粉刷墙壁,布置新房,每天忙里忙外。

  • 西北石油局决定开发柴达木油田,程孟华参谋长被任命为柴达木开发指挥长,决定带领四支石油师钻井队,前往青海柴达木。石兴国和周远,也积极报名参战。石兴国和周远在得知邱建设被提拔为玉门矿务局副局长后,对此感到十分意外。邱建设对石兴国一直是表面上客气,实际上因为石兴国不帮他弄虚作假入党,恨之入骨。在得知许茹被选拔到苏联进修后,就写举报信,举报许茹哥哥是国民党特务,个人资产阶级生活习气严重。通知张贴出来,石兴国、周远带领钢刀连官兵,即将奔赴青海柴达木。梅大妮说自己要带着小雨一块去,因为她不愿意留在没人的钢刀连驻地,更不愿在玉门当地嫁人。

  • 石油局和玉门油矿领导对石兴国等人此次出征高度重视,特意举办了欢送仪式,在欢送仪式上,表达了对于钢刀连的肯定和鼓励。钢刀连众人忙着与自己的亲人、爱人分别,唯独田义文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盼了许久终于盼到了刘小青,田义文才转忧为喜,两人相约再见面一定还要一起喝酒。梅大妮为了不给许茹等人添麻烦,带着小雨,偷偷爬上了西去柴达木的汽车。石兴国发现梅大妮擅自跟来,非常恼火,严厉批评她无组织无纪律,让她搭顺风车回去,在钢刀连战士的劝阻和说情下,同意她和小雨跟着部队。柴达木的生活,异常艰苦。一是交通不便。

  • 因为缺水,卫生问题一直难以解决,很多人都生了虱子,梅大妮看着小雨头上生满虱子,只好给小雨把头发剪得短短的。看到战士们的鞋都磨得破破烂烂,梅大妮又把准备结婚用的布面剪成鞋垫,做成袜子,给同志们穿。梅大妮和小雨,都成了钢刀连不可缺少的成员。唐娜到西北医学院学习去了,但许茹出国进修的通知,却迟迟收不到。许茹向人打问,才知道,说她的进修材料,被上面卡住了。许茹到西安找到唐娜,两人一块儿到西北石油局医务室询问,许茹这才知道,因为有人举报,她哥哥是国民党特务,所以出国进修没有被通过。

  • 程参谋长来钢刀连驻地看望大家,还送来土豆等蔬菜,但他也表示缺水情况一时很难改善,希望大家做好心理准备。许茹听人说到,因为自己的原因,石兴国在提拔副指挥长上,也受到影响,有些受不了了。她找到邱建设问情况。邱建设告诉她,确实因为她哥哥的事情,影响了石兴国的提拔使用,并且告诉她,因为她、梅大妮,和石兴国的关系,不少革命群众都对石兴国有看法。不仅提拔重用会受影响,石兴国还会受到更严重的处理,甚至有可能被开出石油师,开出石油队伍。他还说,许茹养兰花,就是典型的资产阶级生活习气。

  • 钢刀连的水彻底用光了,战士们把最后一点水,留给了小雨。小雨看到梅大妮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要叫梅大妮妈妈。一滴水也没有了,不少干部战士干渴病倒。石兴国不得不停止钻井,组织一部分人,在沙漠里寻找水源。炊事班老班长张长禄,已经多日没有喝水,他宽慰大家自己年纪大抗渴,默默地又一个人出去找水。因为老班长长时间未归,石兴国赶忙组织人手出去寻找,梅大妮也在小雨的哀求下跟着队伍一起找人,在戈壁滩上,大家发现老班长已经牺牲,众人悲痛不已。

  • 梅大妮和石兴国沿着野牦牛的蹄印,果然在沙漠深处的一处石崖下,找到了一股细小的泉水。大家向梅大妮表示感谢,梅大妮说,是老班长发现野牦牛粪,才指引他们找到了水源,老班长是用自己的生命,为全连官兵寻找到泉水。钢刀连官兵们,沉痛悼念老班长,石兴国说,老班长是为石油,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我们更要好好工作,多打油井,以此纪念老班长,寄托我们的哀思。许茹一直没有从担心自己影响石兴国政治进步的阴影里走出来,总是会让她胡思乱想。她给石兴国打电话,诉说自己的心情,可隔着电话,两人始终没有说明白,许茹的心也一直没有得到宽慰。她来到两人曾互诉衷肠的地方,下决心和石兴国分手。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刘大勇和刘小青一块儿在医院照顾许茹,出院在即,刘大勇对她说,因为她现在还需要人照顾,希望她先到他们家去住。刘大勇一到下班时间就着急回家给许茹做饭,当许茹身体痊愈,提出要回宿舍时,刘大勇再次向许茹求婚,许茹为了让石兴国彻底死心离开自己,答应刘大勇,但要求只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石兴国从周远那里得知许茹要和刘大勇结婚的消息,特别意外。唐娜从学校结业回来,找到许茹,逼问她为什么和石兴国分手。许茹只好告诉唐娜,自己是因为深爱着石兴国,不愿意拖累他,才不得不同他分手。并要求唐娜为她保密。

  • 许茹和刘大勇要结婚了。得知他们的婚礼订在八月一日,钢刀连的干部战士都分外气愤,要去大闹婚礼。周远唯恐有人闹事,便决定自己和唐娜也在八月一日结婚,让石兴国当主婚人,全连干部战士,都必须出席他的婚礼。周远和唐娜谈及此事,表示想不通许茹为什么要和石兴国分手,唐娜欲言又止。婚礼当天,杨宇照等人来刘大勇婚礼送来祝福,钢刀连全体都在周远婚礼这边忙活。可谁也没想到,临到结婚之时,梅大妮跑到刘大勇和许茹的婚礼上,不许他们拜堂成亲。她不仅质问刘大勇不讲情义,更责备许茹薄情寡义,和石兴相爱多年,居然能说分手就分手!石兴国和钢刀连干部战士闻讯赶到刘大勇婚礼现场,阻止了梅大妮的大闹。

  • 石兴国生病,梅大妮一直在床前伺候。齐大娘再次说起他们的婚事。梅大妮不让齐大娘提,说已经把石兴国当成亲哥哥一样看待,况且自己没有文化,配不上石兴国。石兴国深为感动,答应和梅大妮的婚事。国家在新疆成立新疆石油局,主抓新疆石油建设。石油师政委王振华调到新疆,出任石油局局长。新疆原来的中苏石油公司,苏方把所有股份交给中方后就全体撤离了,工作遇到困难。王振华把石兴国和钢刀连,还有田义文调到新疆,开展新一轮的工作。许茹听到这个消息,赶忙和唐娜去石油局请命,希望也能为此出一份力,石油局领导委婉拒绝她们二人的好意。

  • 到了新疆才发现,中苏公司几年来开发独山子油矿,只有两口油井出油,产量也不高。大部分苏联石油权威,认为新疆石油没有前途。只有少数苏联专家,认为应该向准噶尔盆地地台地区地区发展。王振华、石兴国等人得知,有一个主张地台地区有油的苏联专家,还没有撤走,就一块儿前去拜访。这个苏联专家,就是他们以前认识的乌瓦诺夫。王振华和石兴国见到乌瓦诺夫,都很高兴。乌瓦诺夫问他们,许茹为什么没有到苏联巴库石油学院去进修。最后表示,只有见到许茹,才能交出勘探资料。

  • 许茹和唐娜来到新疆,乌瓦诺夫见到许茹后遵守诺言,把自己的勘探资料交了出来。许茹协同翻译连夜把勘探资料翻译出来,看过后,田义文等人认为这些资料还不完备,要想得出石油具体储藏位置的确切结论,需要在这些勘探资料的基础上,进一步重新实地勘探。王振华让石兴国、周远、田义文、许茹、唐娜和新疆局有关人员,组成勘探队,对地台地区重新勘探。准噶尔盆地条件恶劣,石兴国的勘探队,骑着骆驼,顶着烈日,行进几十公里的路途。在这次勘探途中,石兴国才得知,许茹病倒在宿舍,是刘大勇救了许茹。石兴国对自己过去对许茹关心太少,感到深深懊悔,也对许茹和刘大勇的婚姻,增加了一些了解和谅解。

  • 钻探工作如火如荼地进行起来,多处井位先后钻探出高质量油砂,钢刀钻井大队的家属,也纷纷准备从玉门搬迁到新疆黑油山。从别人口中,刘大勇得知了许茹怀孕的消息,可他对那天晚上的事情,早就没有一点记忆。日常勘探中经常出现一些意外情况,石兴国不止一次跳进泥浆池,腿上就落下老毛病,不舒服时总要让唐娜在膝盖扎几幅行针。唐娜碰巧有事出去,就让也在看病的许茹帮忙捻一下。这个场景被刚刚过来的刘大勇撞个正着,他认准了妻子对自己不忠的事实,不仅和石兴国大闹,也对许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 当妹妹和唐娜指出刘大勇那天晚上的行为后,向许茹赔礼道歉,许茹当然不肯接受。她向刘大勇提出离婚,刘大勇坚决不同意离婚。唐娜感到许茹太憋屈了,向周远和石兴国说出,许茹当初就是因为爱石兴国,为了不让石兴国在政治上事业上受连累,才不得不同石兴国分手。石兴国找到许茹,说自己误解了许茹,希望许茹能够谅解他。石兴国说,我们虽然结不成婚,但还可以做朋友,做亲人。希望他们能够幸生活。许茹原谅刘大勇的行为,接受他的道歉,继续和他生活在一起。石兴国的钻井大队,经过几个月奋斗,三口探井先后出油。在一号井出油的那一刻,全大队的干部职工和家属,都到现场观看。王振华也特意从乌鲁木齐赶来。梅大妮生下一个女孩儿,王振华为她取名叫祝捷,寓意庆祝会战胜利告捷。黑油山油井出油,这个油田按照黑油山的维吾尔族发音,定名为克拉玛依油田。石兴国被石油部领导,开玩笑的称做黑油山“山大王”。

  • 石油部决定在克拉玛依开展石油大会战,任王振华政委为会战总指挥长,同时调动全国的精兵强将集体支援,各地钻井队奔赴克拉玛依,一场声势浩大的石油大会战拉开帷幕。玉门油矿的副局长邱建设,带领刘大勇、张云清等钻井队,相继来到克拉玛依。克拉玛依大会战开始,会战指挥部把参加会战的四十八支钻井队,编为六个钻井大队。考虑到这几支玉门老牌钻井队对新疆的地质情况不了解,统一被编入钢刀钻井大队。现在钻井队统一使用一种乌拉尔新型钻机,刘大勇钻井队却没用过。石兴国要他们进行技术培训。刘大勇不屑一顾,盲目加大钻压和转速,虽然钻进进度上来了,却导致钻机损坏失火。刘大勇立刻组织灭火,石兴国闻讯赶来一起帮助灭火。没想到石兴国和周远主动替刘大勇承担责任,他们说钻井队离不开刘大勇。最后三人都被记大过,刘大勇做为代队长留任。

  • 两年过去,克拉玛依成为一个新兴石油工业城市。朱德委员长到克拉玛依视察,对石油工人的成就,给予了高度赞扬。四川的川中石油大会战,正处于一个困难关头。原来出油情况不错的三口油井,突然都不出油了。石油部再一次让王振华带领田义文、石兴国等人,前去参加川中石油大会战。王振华、石兴国等人到四川后,面对困难局面,对已经打出的一百几十眼油井,进行全面勘查分析。经过调查研究,田义文提出,四川川中油田属于裂缝性油田,不能再这样盲目地搞大会战。尽管上级领导对四川油田,抱有很大希望。王振华、石兴国、田义文等人,都坚持要如实上报。

  • 邱建设因为敢吹牛,已经被提拔为克拉玛依负责人、大炼钢铁总指挥。他不但不准大家正常搞石油生产,甚至要用钻井设备大炼钢铁。石兴国、田义文等人为了保护钻井设备,同邱建设发生正面冲突。邱建设竟然派工人民兵,把田义文和石兴国抓到看管所里,进行所谓政治审查。 王振华带病到北京,向石油部领导“告状”。部长亲自到甘肃青海等地,要求严查新疆某些人借口大炼钢铁,破坏石油生产的行为。对石油生产的重视得到中央领导的支持。新疆和石油部成立联合工作组,调查处理克拉玛依破坏石油生产的情况。邱建设闻讯后,匆匆组织人马,开始大上石油。

  • 东北松辽大会战即将开始,王振华被任命为会战指挥部副指挥长。他带领田义文、许茹和指挥部技术人员先去东北实地勘探。石兴国等人同家人告别后,也即将奔赴东北松辽平原。邱建设担心留在克拉玛依,以后还会被人瞧不起,便找到石兴国,也要求参加松辽会战。当时,石油部已经决定,重点向大同镇(即大庆)以南地区发展。王振华认为,还是要把大同镇以北地区勘探明白,再决定北上还是南下。大同镇以北地区,大水泡子一个连一个,地势条件恶劣,王振华便把他带来的钢刀钻井大队,和其他新疆钻井队,放在这里。

  • 石兴国带人实地勘察,决定炸开积冰,动工打井。在破冰打井的同时,帐篷住宿太冷,也成了一个严重困难。石兴国向当地老百姓请教,采取挖地窝子搭窝棚,用冰雪堆墙的办法,解决了寒季取暖问题。石兴国钻井大队负责的萨尔图66号井,杏树屯66号井,喇嘛庙72号井,先后出油。且油量充足,远远超过大同镇以南地区的油井。会战指挥部决定,挥师北上,把主攻方向放到大同镇以北地区。但是这时,一场大饥荒,正向全国袭来。钢刀钻井大队的家属们,从克拉玛依搬迁到东北,住到自己动手建设的干打垒房屋。余秋里部长提出,一手抓生活,一手抓生产。梅大妮和家属们,上山挖野菜。石兴国带人上山打猎。

  • 邱建设到了东北后,很快就同矿区一些盗油团伙取得联系。通过盗窃石油,得到米面油和大量现金。还向会战指挥部写举报信,诬告石兴国纵容老婆开荒种地,是大搞资本主义。王振华收到举报后,反而称赞梅大妮,并组织会战的人们来参观学习。石兴国和刘大勇在后勤仓库蹲窝守候偷盗石油的人,发现邱建设来到后勤仓库,在大输油管道上,安了一个细输油管道,在偷盗石油。邱建设发现石兴国和刘大勇,惊慌失措。偷盗同伙把一根火把扔进满是油桶的后勤库房中。刘大勇把石兴国推出屋,自己却被掉落的房架压住。周远带人赶到,抓住了邱建设,救出刘大勇。

  • 石兴国独自一人回到家中,看着屋里的一切想起两人从相识到相知的点点滴滴,悲痛不已。刘大勇虽然被救了过来,但却留下了病根,下半身失去了知觉,刘大勇对此感到心灰意冷,有了轻生的念头,偷偷藏了一瓶安眠药。许茹及时发现制止,对刘大勇倾诉自己对他的真情,希望他不要轻易放弃,愿意陪他一起走下去。石油部召开大庆会战表彰大会,会上说周总理向全世界公告,我们中国实现石油自给自足,使用“洋油”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石兴国和全国劳动模范王进喜等人一道,被评为石油英雄。田义文不仅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也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