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能是朋友

7.7
惟惟和同公司的工程师男友黎皓一一直稳定交往着,皓一虽木讷、有些不解风情,但对这段关系非常忠诚,平时也绝不和女同事搞暧昧,梦想在台北市买房、结婚的皓一,对结婚有初步的共识,绝对是她未来老公的不二人选。惟惟也一直相信,这段感情应该很快就会迎向幸福的终点……。但,意外总是不请自来。一日,惟惟被闺蜜韩可菲拉去参加上市公司庆功宴,是聚集许多未婚男女的联谊场合,在那里,她见到国信证券的王牌交易员─褚克桓。惟惟认出,克桓是她大学同窗高子媛的男友,两人早已爱情长跑十年,如今出现在联谊场合,如果这不是劈腿,那什么才叫劈腿?!道德感强烈的惟惟毫不留情,当场指责克桓是背着女友出来猎艳的渣男!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6 / 共2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转眼又到了年底新款智慧手机上架的日子,惟惟这半年来都得与研发、营销、财务、供应链周旋,「桥」好各种突发状况,她相信在自己严密的计划下绝不会出错。然而,这天的惟惟却不慎在出租车上遗落自己的手帐,这一个疏失,改变了她往后无数的日子。「台北买房大作战?」随后搭上同一辆出租车的交易员褚克桓,看着手帐上密密麻麻的各项大小规划,不禁啧啧称奇。正巧,他就有一间和她要求符合的房子准备求售呢,克桓不禁对这个叫周惟惟的女人好奇起来。

  • 惟惟以为自己不会再见到克桓,没想到,她却被可菲拖去一个上市公司的联谊场合。在那里,人人都不直说自己的公司行号,而以上市股票代号做代称。惟惟发现,可菲心心念念的天菜,那个王牌交易员,褚克桓,竟然就是上次见到的那个男人!参加联谊从来不是惟惟的作风,这下却被克桓归类到游戏人间、不尊重爱情的同类,对她根本就是奇耻大辱!惟惟独自被困在饭店,任凭她怎么挣扎,举手投足都无法触及各种通讯设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转眼又到了年底新款智慧手机上架的日子,惟惟这半年来都得与研发、营销、财务、供应链周旋,「桥」好各种突发状况,她相信在自己严密的计划下绝不会出错。然而,这天的惟惟却不慎在出租车上遗落自己的手帐,这一个疏失,改变了她往后无数的日子。「台北买房大作战?」随后搭上同一辆出租车的交易员褚克桓,看着手帐上密密麻麻的各项大小规划,不禁啧啧称奇。正巧,他就有一间和她要求符合的房子准备求售呢,克桓不禁对这个叫周惟惟的女人好奇起来。

  • 惟惟以为自己不会再见到克桓,没想到,她却被可菲拖去一个上市公司的联谊场合。在那里,人人都不直说自己的公司行号,而以上市股票代号做代称。惟惟发现,可菲心心念念的天菜,那个王牌交易员,褚克桓,竟然就是上次见到的那个男人!参加联谊从来不是惟惟的作风,这下却被克桓归类到游戏人间、不尊重爱情的同类,对她根本就是奇耻大辱!惟惟独自被困在饭店,任凭她怎么挣扎,举手投足都无法触及各种通讯设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 惟惟一夜未归,果然引起了皓一的追问与担忧,惟惟无法向皓一解释清所有的来龙去脉,以工作为由找借口搪塞,而皓一对惟惟无条件的信任,反让惟惟对皓一的罪恶感加深。为了弥补皓一,惟惟破天荒主动邀约皓一下班后一起看房。皓一受宠若惊,来到现场发现今天看的更是一间理想对象,装潢品味佳、各项条件也好得让惟惟无话可说,但高价格让两人却步。这时屋主凑巧回来,进门的竟是克桓与子媛。

  • 彷徨的惟惟,收到克桓发来的关切讯息。也许是隔着手机,有安全的距离,惟惟竟然对克桓透露了自己深藏内心的想法──「房贷会决定我人生的形状,那个形状不是我想要的」。但惟惟并不打算放弃自己和皓一的关系,她也给克桓打气,要克桓有问题就动手解决。这一夜,原本针锋相对的两人,都透过与彼此交谈得到抒解。

  • 皓一的父亲得知儿子要买房,兴高采烈特地北上,却发现理想和现实有极大落差。台北不合理的高房价与屋况,让皓一父亲完全无法接受,惟惟暗自高兴,以为能浇熄皓一一家人对买房的执着,没想到皓一却亮出了克桓抛售的物件,更意外的是,皓一父亲很满意,还提出愿意拿出自己的退休金,好解决超出预算的房价。两家的和谐因买房问题破裂,皓一自责,决定先租屋与惟惟一起生活,断了买房的念头,惟惟却开心不起来,她看出皓一放弃梦想的失落;皓一从小因父亲工作的关系,不断搬家,买房对皓一来说,是梦想,更是一种归属感。

  • 惟惟带着跟可菲取经的作战方针:「各取所需、速战速决!」与克桓赴约,没想到克桓的共度一夜竟是上山露营,惟惟意外的同时,也松了口气。克桓对惟惟并无踰矩,但他的目光,却不自主地被惟惟吸引着。联络不上克桓的子媛,一怒之下,拿起克桓给她的信用卡,到精品店大肆血拚!庞大的消费金额引来银行的关切,惊动山上的克桓和惟惟。惟惟这才知道,克桓与子媛之间的问题并不如外界看来顺风顺水,甚至濒临分手。对于这个原本她深恶痛绝的渣男,惟惟竟对克桓萌生了同情,她开始无法苛责克桓的各种行为。

  • 惟惟在KTV电话亭找到克桓,一脸认真的问,房子不卖、交易取消,线在却又改变心意,克桓缓缓的解释,她是他这辈子见过最认真的女人,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那么认真去追105元的收据,也没见过可以为了一颗苹果跳到水里的女人,甚至于为了男朋友都已经要牺牲来跟自己过夜了,还那么认真的烤肉,准备一顿没有未来的晚餐,在危机中还那么认真的女人,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我相信也是最后一个,会决定要卖房,是因为惟惟值得拥有最简单的幸福。

  • 克桓和子媛如履薄冰的关系中的最后那根稻草,克桓对子媛一再退让,所剩无几的感情與責任感一再地被子媛消磨殆尽,忍无可忍之下,克桓决定对子媛提出分手,不再回头,两人的爱情透支殆尽,卻也基于情义担心子媛長期没有收入,先在新家留一个房间给她暫時居住,子媛心痛,也恨自己沒有能力。一方面皓一表面上全权负担所有房贷,一方面沒有與惟惟商量就做了另一个决定。日前因克桓而辗转认识了新创企业One Pace的CEO麦若云,为了職涯規畫及更高的收入,他私下联络了麦若云。

  • 过几天,回到公司后,皓一宣布要离职,更大方承认准备要和惟惟结婚。在另一部门的惟惟看着手指,若有所思又拔了下来,此时戴维冲来办公室,劈头就大骂着惟惟,并道出皓一要离职!使得可菲和众人闻言错愕,惟惟震惊中。惟惟怒气冲冲的质问皓一,离职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先商量,而且这么随便公布婚事,皓一无辜只想给惊喜,道出要去上海闯荡,惟惟更火大,全公司都以为是她「害」他要离职,让她以后难在公司工作,皓一想安抚惟惟,伸手要去抱惟惟,惟惟闪开也觉得无辜,惟惟难过阐言,以前不会生气是因为都在跟着皓一的计划走,但是现在计划改变了。

  • 急诊室内,克桓冲进来,疯狂的询问,寻找惟惟的下落。克桓沮丧又焦急的来到医院大厅,正想打电话给百洋,忽然,看到惟惟站在医院大厅中央,怔怔的看着克桓。两人四目相望,惟惟就这样怔怔看着克桓。惟惟不承认自己在意克桓,一直说「我没有,我只是来看朋友」,落荒而逃,克桓追出抓住惟惟,惟惟甩开克桓,克桓看着惟惟离去背影。惟惟不知何去何从,慌乱打电话给皓一,电话里皓一没有等惟惟开口小声地说在开会,急忙挂了电话,没有听到惟的呼救,惟惟更加心慌又心虚。

  • 天色刚亮,皓一匆匆出来,轻轻摇醒惟惟,惟惟悠悠转醒,看见皓一,笑了一下,抱着皓一,像是说给自己听:「因为我需要你,我想立刻看到我的黎先生。」,皓一觉得窝心,摸着惟惟的头,温柔相约吃早餐去,惟惟主动牵了皓一的手,皓一有些惊喜,也紧紧牵着惟惟的手。皓一和惟惟吃早餐,皓一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来了,皓一为难看着惟惟,惟惟贴心的挥挥手,要皓一回公司,惟惟看着皓一,越走越远,背影越来越小,失落。惟惟起床觉得头昏,发现皓一已经不在,惟惟手机响起,惟惟以为皓一回电,没想太多就接起,结果是克桓来电,克桓硬把惟惟带去看病。

  • 惟惟上班,看见桌上有束花,卡片属名竟然是克桓,惟惟一怔,可菲立刻把卡片拿走,说褚克桓也太大胆了!此时子媛出现来找惟惟,惟惟愣,子媛当着所有人的面,笑里藏刀提醒惟惟好好当黎太太,不不要有别的想法,而自己才会是褚太太,办公室所有人震惊,难道惟惟当人家小三,不是才刚被求婚吗?惟惟觉得难堪无比。

  • 克桓到电话亭KTV未看见惟惟,打电话给惟惟。惟惟在相隔不远处接起电话,她要说的话在电话里讲可能更适合。克桓看到惟惟,想走过去,惟惟要克桓停在原处,不要再靠近他一步,两人就面对面隔着一段距离讲电话。惟惟决绝的要克桓不要再找她,也不要再制造任何机会,克桓心里明白惟惟说的是什么,惟惟沈痛的说,就为了你喜欢我,值得伤害全世界吗?现在可菲被伤害了,子媛也被伤害了,我也被伤害了!惟惟说子媛才是褚太太,惟惟要克桓彻底从她世界消失,克桓说他恐怕做不到,而且之前不就是因为惟惟也给了他希望。惟惟说那是我错了,所以现在开始,我会做到彻底消失!

  • 惟惟、可菲跟美玲突然被叫去会议室开会,华莱决议投资新产品,开拓产品的领域,找了创投来增资,而对方正是国信创投。此时克桓带着几名同事进来,长官希望惟惟、可菲、美玲三人与国信创投总经理团队共同组成项目小组,拟定新产品增资计划。惟惟不可思议的看着克桓,可菲小声说她没说错吧,两人的孽缘不可能这么轻易删除。

  • 惟惟接到子媛讯息,今天假日,子媛硬要惟惟去她认识的一个新锐设计师那里试一件婚纱,不然之后设计师要去法国,怕会影响惟惟之后的结婚计划时程。惟惟要皓一一起去,她其实怕跟子媛单独相处,皓一心虚说自己要加班,但其,皓一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他得去上海,两个月后可能结不了婚了。桓把子媛硬拉到婚纱工作室外,子媛用力甩开手,受伤的眼神看着克桓,克桓压抑着情绪尽量让自己不要动怒,问着为什么要找惟惟当客户?子媛轻松一笑,跟他一样,希望惟惟幸福,会相信吗?克桓和子媛两人互望,子媛倔强的看着克桓,眼神有着受伤和不甘心。

  • 可菲陪惟惟去见子媛,子媛把婚礼企画给惟惟,惟惟说婚期延后了,子媛表情错愕失落,可菲丢直球问子媛,看你的表情,很失望喔?也对啦,虽然是我睡了褚克桓,但那天你来算账的人是惟惟,你这么积极要帮惟惟办婚礼到底是什么心态,我不相信你没有把惟惟当情敌!可菲本要帮惟惟推掉子媛,但子媛先下手为强,可怜的说,如果惟惟不让她筹备婚礼,可能她连这份工作都没了,就当帮她吧。

  • 克桓正在讲电话,明显是跟王董秘书通电话,但是挂下电话,克桓眉头深锁,显得有些焦虑,惟惟主动上前关心克桓,克桓说没事,只是王董态度不置可否,现在都是秘书传话,也不知道王董的态度,素闻王董的个性有点难捉摸,可能得绕个弯去接触王董。惟惟失笑,克桓其实觉得有道理,就麻烦可菲了,可菲开心说包在我身上!

  • 惟惟一早要赶着上班,却接到皓一电话,惟惟竟然有点惊喜,好久没接到皓一主动打来的电话,没想到皓一是要跟惟惟道歉,本来说好下周回去,但现在可能没办法了,因为产品进度有点落后。惟惟沉默了一下,淡然说我没生气,因为已经习惯了你计划的变动,还有一延再延,算了,男人趁年轻冲事业重要,我如果生气就显得我不懂事了是吗?皓一没听出惟惟言下之意,还开心的说太好了,惟惟终于想通了。

  • 惟惟东西已经整理的差不多,可菲惊诧只有一只皮箱?惟惟说搬来的时候就只一只皮箱,搬走当然也是一样。惟惟关门离去前情绪复杂望着屋内,这屋子有她跟皓一的回忆,也有她跟克桓的回忆…可菲以为惟惟还在留恋,问是否要打电话给皓一,惟惟迟疑间,是皓一打来,惟惟质疑是否接听…惟惟电话才刚接起,便被挂上了,她没说什么,不再多想,关门离开。

  • 克桓加班,敲门声响起,子媛进来,抱歉说她也知道时间很赶,但是董事长下的指示,说如果真的不行,她可帮忙说服总公司多给点时间,克桓说不需要,子媛也不必向他道歉,因为子媛只是尽责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而已,子媛拿出家中钥匙还给克桓,她已经搬去跟子婷住了,所以克桓可以搬回家了,克桓本想说什么,但想起子婷说的,狠心才是真的对子媛好。克桓没说什么,收下钥匙。子媛内心仍期待克桓挽留,她不无失望,但仍假装率性转身离开。

  • 可菲跟惟惟来上班,发现办公室热闹喧腾,惟惟一看她座位附近摆满了花,此时惟惟手机讯息提示音响,是皓一传来的道歉讯息,同事们不明究里,一阵『好浪漫喔』的羡慕声,皓一进到办公室,缓缓走向惟惟,惟惟见状不安。可菲和戴维也有些紧张,皓一深情来到惟惟面前,单膝跪地,拿出一个戒指盒打开,里面是一枚闪亮亮的钻戒,惟惟为难,皓一索性拉起惟惟的手,要替她戴上戒指,惟惟不愿意,试图挣脱,皓一不死心,惟惟实在受不了。

  • 惟惟在街上快步奔走,可菲紧跟在她身后,惟惟不想再被制约、不要再按照别人的意思生活,也不要听别人告诉自己该怎么做…边说边哭着,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远处的克桓看见惟惟哭泣的这一幕,忍不住要上前,此时可菲看见克桓,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过来,克桓虽担心、心疼,但仍理解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他没注意到不远处,子媛站在人群之中,看着这一幕。

  • 子媛从办公大楼走出,正要上出租车时,见克桓从办公大楼走出,子媛忍不住转身上前对克桓说,克桓跟惟惟的事在国信已经传开,上面对克桓已经有微词,是她在总经理面前说尽好话,才没让事态扩大,否则别说拿下子公司的CEO位置了,恐怕连创投CEO的位置克桓都要不保,克桓说他从来没有要子媛保住他的位置,并重申刚刚在会议上已经说过的话,子媛大可直接打电话给总公司,让上面开掉他,他无所谓。这时惟惟、可菲、戴维也从公司走出,见状皆是一愣。

  • 惟惟跟戴维要进度,戴维要惟惟去问皓一,惟惟说可是戴维才是组长,进度应该由他负责不是吗?戴维说可是主要负责写程序的人是皓一,惟惟问他进度,他也是要去问皓一,惟惟直接去问皓一不是更直接?可菲觉得戴维这样是推卸责任,两人又吵了起来。惟惟撇下两人欲去找皓一,却被可菲拉住,这种事交给美玲就好了,让惟惟跟她去看发布会场地,她看了几个场地都不错,但还没做决定,要再去一次,需要惟惟给意见,美玲去找皓一跟他要进度,皓一问为什么是美玲过来而不是惟惟?

  • 皓一车子停在温泉旅馆外,开车门要惟惟下车,惟惟发现这里是温泉旅馆,根本没有大众池,皓一说当然要开房间泡个人池,惟惟觉得不妙,不肯进去,皓一强拉惟惟往里头走,惟惟挣脱欲逃跑,却摔倒了,此时,一辆车子驶来,停在惟惟面前,皓一错愕,问克桓怎么知道两人在这里,此时,他看见惟惟摔倒时从包里掉出来的手机,还维持着通话状态,皓一恍然,大受打击,没想到惟惟怕他怕成这样,居然打电话跟克桓求救,所以他说的那些话,褚克桓都听见了?

  • 惟惟正在收拾杂物,可菲说人事命令已经公布,克桓都是子公司CEO了,惟惟干嘛还要离职?是不是被子媛逼的?惟惟说没有人逼她,是他自愿离职,她的阶段性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交给美玲就行了,其实美玲早能独当一面。子媛一脸意气风发的满办公室走动,直朝克桓办公室走去,看到桌上摆了一封信,封面上写了“辞呈”。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