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

8.4
年份: 2021
地区: 内地
简介:讲述了身世成谜的失忆少年秦烈,在寻找身世真相和追求更高修为的道路上,得遇良师挚友,共同守护灵域大陆的故事。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6 / 共3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 =========34====34
  • 34
  • =========35====35
  • 35
  • =========36====36
  • 36

分集剧情

  • 灵域·遥远边缘的赤澜大陆。 极北之地的某个村落一夜遭屠,废墟中尽是雷电轰击的痕迹。星云阁两大势力,杜家和夜家,分别派杜少扬和卓茜查问此事。杜、夜两家觊觎阁主之位已久,都不安好心。两人认准凌家镇唯一修炼雷法的秦烈是屠村嫌疑者。 凌家镇虽然势力低微,但是在族长凌承业的带领下,互相依靠,亲如一家。秦烈与凌承业长女,身带火毒的凌语诗青梅竹马,在旁人眼里,他们是天生一对,但凌语诗知道秦烈是一个感情绝缘体。 多年来,秦烈无数次重复相同的梦境,于是秦烈一心修炼,想离开凌家镇,学习炼器之术,这样不仅可以解开他脑海中封印记忆的寄灵珠,解开身世之谜,还能找到爷爷。 凌家镇一年一次的祭月盛典上,村民们都会唱着苍凉古朴的歌谣,将心事烧于月亮。但此次的祭月盛典,却被从天而降的星云阁武士打破——杜少扬和卓茜带着星云阁强者来到凌家镇,将秦烈锁了起来严刑拷问。秦烈的好友华羽心、凌语诗的妹妹凌萱萱巧言劝说,将秦烈关进柴房。 华羽心二人这么做,是想从地洞偷偷带走秦烈,但秦烈拒绝了。

  • 果然,卓茜和杜少扬分别来拉拢秦烈。杜少扬手段更加狠烈,杀死卓茜等人,嫁祸秦烈,引夜家问罪,如此一来,凌家镇只能依附杜家庇佑。秦烈重伤逃走,雄赳赳气昂昂来救秦烈的华羽心也被打晕。 凌语诗几人在风雪中奔波跋涉,但始终找不到秦烈的下落。杜少扬声称秦烈畏罪潜逃,要与凌家女儿结姻。 凌家镇族人傲骨犹存,不愿就这样低头,从而牺牲凌语诗的幸福。凌语诗主动站出,表示她愿意嫁给杜少扬。然而秦烈并没有死,他被玄天盟圣女宋婷玉,八极圣殿圣女谢静璇所救。宋、谢二女自幽冥界一路追杀噬灵兽至此,在极北冰原与噬灵兽兜转了尽月余,刚刚追丢了噬灵兽的影子。秦烈得知真相,更感世界残酷——这三十三个生人村落,正是受二人的波及所灭。由是秦烈对宋、唐二女没有丝毫好感,他想离开,却被二女强行留住,要他做向导。 秦烈不动声色,引寒纪湖中的噬金玄龟对付宋、谢二女,谢静璇还趁机使坏,将宋婷玉的盒子丢进寒纪湖。宋婷玉不假思索,立刻跳入湖中去捞盒子。宋婷玉身带寒毒,秦烈连忙将其救上岸。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灵域·遥远边缘的赤澜大陆。 极北之地的某个村落一夜遭屠,废墟中尽是雷电轰击的痕迹。星云阁两大势力,杜家和夜家,分别派杜少扬和卓茜查问此事。杜、夜两家觊觎阁主之位已久,都不安好心。两人认准凌家镇唯一修炼雷法的秦烈是屠村嫌疑者。 凌家镇虽然势力低微,但是在族长凌承业的带领下,互相依靠,亲如一家。秦烈与凌承业长女,身带火毒的凌语诗青梅竹马,在旁人眼里,他们是天生一对,但凌语诗知道秦烈是一个感情绝缘体。 多年来,秦烈无数次重复相同的梦境,于是秦烈一心修炼,想离开凌家镇,学习炼器之术,这样不仅可以解开他脑海中封印记忆的寄灵珠,解开身世之谜,还能找到爷爷。 凌家镇一年一次的祭月盛典上,村民们都会唱着苍凉古朴的歌谣,将心事烧于月亮。但此次的祭月盛典,却被从天而降的星云阁武士打破——杜少扬和卓茜带着星云阁强者来到凌家镇,将秦烈锁了起来严刑拷问。秦烈的好友华羽心、凌语诗的妹妹凌萱萱巧言劝说,将秦烈关进柴房。 华羽心二人这么做,是想从地洞偷偷带走秦烈,但秦烈拒绝了。

  • 果然,卓茜和杜少扬分别来拉拢秦烈。杜少扬手段更加狠烈,杀死卓茜等人,嫁祸秦烈,引夜家问罪,如此一来,凌家镇只能依附杜家庇佑。秦烈重伤逃走,雄赳赳气昂昂来救秦烈的华羽心也被打晕。 凌语诗几人在风雪中奔波跋涉,但始终找不到秦烈的下落。杜少扬声称秦烈畏罪潜逃,要与凌家女儿结姻。 凌家镇族人傲骨犹存,不愿就这样低头,从而牺牲凌语诗的幸福。凌语诗主动站出,表示她愿意嫁给杜少扬。然而秦烈并没有死,他被玄天盟圣女宋婷玉,八极圣殿圣女谢静璇所救。宋、谢二女自幽冥界一路追杀噬灵兽至此,在极北冰原与噬灵兽兜转了尽月余,刚刚追丢了噬灵兽的影子。秦烈得知真相,更感世界残酷——这三十三个生人村落,正是受二人的波及所灭。由是秦烈对宋、唐二女没有丝毫好感,他想离开,却被二女强行留住,要他做向导。 秦烈不动声色,引寒纪湖中的噬金玄龟对付宋、谢二女,谢静璇还趁机使坏,将宋婷玉的盒子丢进寒纪湖。宋婷玉不假思索,立刻跳入湖中去捞盒子。宋婷玉身带寒毒,秦烈连忙将其救上岸。

  • 原来,宋婷玉落水的盒子是被谢静璇拿走的,是准备死前为宋婷玉做一件好事。但宋婷玉却毫不领情,夺走盒子。 宋婷玉答应秦烈,杀了噬灵兽后,就帮他解决凌家镇的事。秦烈铤而走险,将宋、谢队伍引到祖山高家,想联合祖山的挚友高宇摆脱宋、谢二人的控制。但高宇并不是宋、谢二人的对手,俩人都被押着来到雪神谷困神洞,对付噬灵兽。秦烈不顾危险,帮助宋婷玉成功布置玄天离火阵,将噬灵兽围困在阵中。但宋婷玉不顾秦烈死活,竟想将秦烈和噬灵兽一同炼化。 秦烈破阶,引发天雷,宋婷玉有样学样,牺牲手下大批雷修,将噬灵兽所在的祭坛炸为焦土。宋婷玉、谢静璇带人离去,高宇在废土中不停翻找,终于找到秦烈被烧得焦黑的身体,高宇笑了,就知道这家伙没那么容易死。 宋婷玉再次回到洞中,原来她和谢静璇离开时竟被雪狼围攻,谢静璇不幸战死。高宇、秦烈再次陷入危境。 遭遇种种事件,凌萱萱深感无助,向华羽心告白后,含泪离开,踏上变强之路。华羽心被抛弃在茫茫雪原之上。

  • 杜家与凌家联姻一事被传得沸沸扬扬,杜少扬大张旗鼓办婚礼,为的是向世人宣布凌家已经投靠杜家,增大杜家得到阁主之位的几率。老谋深算的夜阳秋在婚礼上送上断情酒,意图打破杜、凌结姻。凌语诗句句针锋相对,反而将夜阳秋逼入困境。 极寒之巅,秦烈依稀见到,一位神秘女子(不离)救了他和高宇。等秦烈真正醒来,发现他二人居然骑在巨狼身上。秦烈和高宇路遇华羽心,知晓凌语诗要嫁给杜少扬的消息,大惊失色,骑雪狼直闯冰岩城。 秦烈、高宇被几只巨大的雪狼载回星云阁,秦烈与杜少扬过招,杜少扬竟以凌语诗性命威胁。秦烈手持玄天令,自称玄天使,星云阁众人只得跪下。杜海天用苦肉计,痛揍杜少扬,最终与秦烈达成协议,杜少扬取消婚礼,杜家不得对凌家使用任何手段。 凌语诗身着嫁衣,秦烈满心欢喜救她出去,却遭到凌语诗质问。凌语诗突然的告白,秦烈措手不及,茫然不知如何应对。 杜少扬找上秦烈,两人都是志向远大之人,故而惺惺相惜。知道秦烈想学炼器,杜少扬把姚大师推荐给他。秦烈开始随姚大师学习炼器,但关于爷爷秦山的下落,依然毫无头绪。

  • 星云阁突发事件,星云阁老阁主、包含夜阳秋在内的整个夜家、与夜家交好的两大家族,一夜之间满门遭戮。 杜少扬趁机让“玄天使”秦烈上报玄天盟,好在凌语诗机智解围,让秦烈和高宇先护送她回凌家镇,不至于暴露马脚。三人庆幸之时,却不知噬灵兽正隐藏暗处,冷笑地看着他们。 凌家镇,秦烈和高宇都察觉异状,似是有人窥伺。秦烈、高宇、华羽心哥仨一起喝酒,说起凌语诗对秦烈的感情,秦烈烦心,不知如何应对。更可怕的是,这个华羽心是噬灵兽化身而成,秦烈和高宇都震惊无比。 秦烈确认噬灵兽没有死,和高宇想尽办法对付噬灵兽。这时候凌语诗对秦烈忽冷忽热,表现怪异,高宇一语道破天机,莫非,凌语诗才是噬灵兽?这时候宋婷玉到来,她看出噬灵兽的真实目的,噬灵兽深恨秦烈,杀人还不够,要毁了他最爱的女人。 宋婷玉告诉秦烈,噬灵兽本性单纯,不擅掩饰,只要得偿所愿便会忘形露出本相,,欲辨真伪,只要让它相信秦烈已中计便可。在宋婷玉的安排下,秦烈对凌语诗诉衷情。凌语诗双目含泪,心旌荡漾。这时,秦烈发现铜镜中映出凌语诗的真面目,她就是噬灵兽!

  • 宋婷玉向高宇和秦烈道破真相,噬灵兽吃了凌语诗,幻化成她的样子,二人决心杀死噬灵兽,为凌语诗报仇。秦烈按照宋婷玉的计策,去凌家提亲,让高宇去找极寒之主帮忙。但是,原来宋婷玉才是噬灵兽所变,并在凌家镇大开杀戒。九死一生之际,真正的宋婷玉终于赶到。宋婷玉在跟噬灵兽斗法时中了幻术,幸而秦烈赶来,一拳打醒宋婷玉。秦烈一系列行为,终于成功地引出了噬灵兽。 噬灵兽被成功捕捉,在宋婷玉结阵镇压的时候竟然逃脱了,噬灵兽被逼进幽寂渊,而秦烈则奔入药山山腹,吸收所有储雷玉牌的灵雷力,引发巨大的能量。刚刚苏醒的凌语诗也不顾一切地奔向药山山谷。不料噬灵兽破阶,重伤宋婷玉。九死一生之际,秦烈用九天惊雷打得噬灵兽灰飞烟灭,秦烈也被击成重伤,最后一道雷霆将至,华羽心飞身而上,替秦烈挡住天雷,灰飞烟灭。 天雷结束,宋婷玉许以杜海天阁主之位,让杜少扬杀人灭口。危机之际,高宇赶回,并带来极寒之主的口谕。宋婷玉投鼠忌器,不得不放弃杀死凌家人的计划。

  • 凌家镇中,活下来的凌承业等人在聚在高坡上哀悼逝去的亲人。凌承业忍下巨大的悲痛,承诺要带领凌家镇的村民重建家园。 凌语诗在秦烈房间睹物思人,高宇心怀爱意,前来安慰。凌语诗在高宇的劝慰下,凌语诗终于肯打起精神吃饭,等待秦烈回家。 杜少扬在酒馆借酒消愁,遇见神秘少女唐思琪,而她竟然是谢静璇。 已拜入七煞谷门下的凌萱萱回到凌家镇,师兄李中正看破凌语诗的火毒是封印,要求带她回七煞谷诊治火毒。此事正和凌承业等人的心声,但师姐陆璃却因为李中正对凌语诗太过关注产生醋意。 凌语诗不愿舍弃父亲,但在凌承业的劝说下,决心去七煞谷修炼。秦烈回到铁匠铺的时候,秦山通过华老大托梦让秦烈记住梦中的四副画,天天记,日日练。 杜少扬带厚礼来凌家镇道歉,遭到了凌家镇人的一致羞辱,还被华老大泼了一身粪。杜少扬狼狈离开凌家镇后,华老大被泼粪的木桶砸碎了骨头,死在了自己家里。以杜少扬的境界和动机,凶手非他莫属。 杜少扬拒不承认,甚至把脏水泼到秦烈头上。凌萱萱再也忍不住,向杜少扬动手,被赶到的李中正拦了下来。

  • 极寒之巅,李牧求见极寒之主——正是神秘女子不离。李牧和雪狼不离交手时,波及到秦烈一行人。秦烈遭遇危险,凌语诗的大地之母的封印破开,她在无意识之中用大地之母的力量拯救了一行人。 秦烈几人终于有惊无险地到达星云阁,蒲角和李中正两个伪君子你来我往,开始审问秦烈和杜少扬,最终蒲角两边都给了个下马威。 夜幕降临,秦烈在窗前和凌语诗一同感念华羽心。为了找到梦中图画的秘密,秦烈跟凌语诗商量,要去修炼器具宗,打探爷爷的消息。 杜少扬再次被杜海天责骂,愤而跑出家门酗酒,再次被唐思琪缠上。天色渐晚,杜少扬醉醺醺地往回走,没有发现秦烈跟在他身后要痛下杀手。秦烈没有找到出手的机会,反而被蒲角看出端倪。 蒲角以为自己奸计得逞,却不料这正是杜少扬和秦烈的计谋。星云阁大殿屋顶,秦烈一行商定好计划,决定先把蒲角的尾巴骗出来,几人高高兴兴地散伙,但是不料想宋婷玉已经猜到他们的密谋。 宋婷玉以流光柱的力量诱惑杜少扬,她只是想要秦烈的命,有意栽培他。杜少扬此时面对着两难的抉择,而宋婷玉本身也麻烦重重。

  • 秦烈找到李记小铺——铺主正是李牧和不离。在李牧的指导下,秦烈发现了灵板的奇异之处,李牧让他回去继续做梦,直到看清楚梦里的图纹再来找他。 星云阁,凌语诗主动提出自己作饵,嫁给杜少扬,增加蒲角挑拨离间的机会,秦烈和高宇都相当紧张。 杜少扬回到房中,宋婷玉已经在等他,杜少扬承认了他和凌语诗假结婚的计划。 临近大婚,秦烈果然来抢人了,高凰儿出口侮辱凌语诗,秦烈愤怒动手,蒲角和李中正出手,控制住了秦烈。 凌语诗在房间内,等待蒲角来刺杀她。蒲角在杀凌语诗的路上,被宋婷玉拦住。 高凰儿的突然死亡,让喜堂变灵堂。杜海天想要杀了秦烈给高凰儿报仇,却被蒲角拦下,要求查明真相。牢中,蒲角言明了杜少扬的背叛,秦烈倍感愤怒,破开了寄灵珠的一点封印。 秦烈去找杜少扬并质问他,杜少扬讲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于是二人开始动用灵力和雷力打架,流光柱被二人的灵力触发,开始要毁灭整个冰岩城。而这一切都是宋婷玉设计的。 秦烈和杜少扬倒地,宋婷玉此时又花言巧语的把错都甩给了蒲角,表示是她救了冰岩城。

  • 秦烈和杜少扬联手,帮宋婷玉讲了一个故事,向众人说明下手害杜夫人的是蒲角。凌语诗送走秦烈去见器具宗的墨海大师,自己不禁潸然泪下。 而杜少扬干脆对秦烈挑明二人的关系,秦烈表示大敌当前放下恩怨,为了赤澜大陆的安危和能见到墨海大师暂时联手。得到秦烈允诺的杜少扬放下心来。 紫雾海边,宋婷玉已经率众到达谢之璋统领的前锋堡军营,却遭谢之璋一通奚落,忍下来的宋婷玉带着秦烈和杜少扬转去炼器厅去见器具宗的墨海大师。墨海大师正对一众勇士们的兵器奚落,宋婷玉的到来让大师一阵兴奋,宋婷玉带来的二人更让大师燃起熊熊好奇之心,他命令秦杜二人给他详细讲捕杀噬灵兽的过程。 宋婷玉带着梁忠去紫雾海寻找谢静璇的下落,却发现谢静璇只不过为了脱离圣女身份选择假死。 七煞谷。凌语诗、李中正、陆璃三人已到达,前去拜见师尊鸠琉瑜。李中正把《天水魇灵录》交给凌语诗修炼。 宋婷玉在住处宴请秦烈想问贡穆烈的线索,想起唐思琪的话,给秦烈种下情引,但却被寄灵珠打回,导致宋婷玉遭受反噬。而杜少扬借机厨房夜会唐思琪。

  • 秦烈和杜少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被撞破仓皇逃走的宋婷玉只得用幽冥魔气来解释了这一奇怪的情况。 杜少扬建议墨海为饵,将邪族死士诱入,分而歼之。却遭到谢之璋的反对。此时杜海天带着高宇和凌家人参战,实际上是带他们送死,帮高凰儿报仇。 秦烈找到墨海,以求他指点炼成寂灭玄雷。秦烈不忘询问自己爷爷的下落,但墨海一无所知,却答应秦烈,再回到回去器具宗时帮他打听。七煞谷。李中正和鸠琉瑜正在观望正在练功的众弟子,二人俱已看出凌语诗心绪不宁。 通道口,墨海布印失败,大批角魔族死士涌出,追击墨海!宋婷玉带领黑甲勇士截击角魔族。而凌家去山谷埋伏途上被凌博带入角魔邪族包围圈,但是这是杜海天的安排。杜少扬却未听从父亲命令,擅自去支援凌家,凌承业为救杜少扬而死。就在杜少扬不敌之时,杜海天率星云阁勇士及时赶到救出,并在战胜后补刀凌家人,此举被躲在暗处的高宇看得清清楚楚。 一战小胜,但凌家勇士都战死。秦烈到凌承业的屋里睹物思人,看到凌承业留下的信函,信中告诉他一直隐瞒许久的爷爷秦山的事情。

  • 星云阁队伍归去途中,杜海天狠狠教训杜少扬。杜少扬不满杜海天的手段和眼光,杜海天竟怒下杀手。唐思琪现身,带走杜少扬。 秦烈扶灵柩归来凌家镇,高宇暗中告诉秦烈:杜海天害死凌家勇士的真相。 凌语诗回到凌家镇,满心悲恸,却遍寻不到秦烈的踪影,只留下一封书信。秦烈居然抛下凌语诗,打算跟宋婷玉走了。凌语诗恍然惊醒,那个大地之母和战神之子不得相恋的梦境,竟然是真的。 秦烈在李牧的教导下终于将寂灭玄雷练成。星云阁,森罗殿殿主元天涯到来,确定杜海天的阁主之位。秦烈以一封书信骗杜海天来到冰岩城大街,用寂灭玄雷炸死杜海天。元天涯等人追杀秦烈,最终李牧救下秦烈,并带其走远。 高宇告诉凌语诗,是他设计让秦烈去找杜海天送死,并在戒指的控制下,居然强暴凌语诗。而陆璃,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 遥远又神秘的补天宫,华老大赫然现身。陪在华老大旁边的,就是秦烈的爷爷贡穆山。华老大讲出一件事,世上本无华羽心此人,华老头抽去紫雾海少主的一部分造出他来,陪伴秦烈长大。如今神族卷土重来,他们将进行下一步行动。

  • 玄天盟内,宋禹责罚宋婷玉办事不利,毁掉了宋婷玉珍惜的《贡穆烈传》。宋思源为其求情,保下了宋婷玉。梁忠规劝宋婷玉,宋婷玉仍在挂念杜海天和秦烈之事。 秦烈在不离和李牧的帮助下,在极寒之地的冰川之巅领悟寒冰之意,并得到寒冰之眼。秦烈在李牧的建议下,改名换姓准备考入器具宗寻找他爷爷的踪迹。 被邪神之气笼罩的高宇,巧遇受伤的暗影楼楼主帝十九,而后加入暗影楼。杜少扬也在唐诗琪建议下去器具宗。 器具宗,几方势力参加弟子海选的人都已到达。秦烈已经改头换面,他发现紫雾海少主以渊的容貌竟跟华羽心的一模一样。杜少扬因星云阁落寞被嘲讽,路上也认出了秦烈,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他并没有揭穿秦烈的身份。 器具宗二师姐莲柔开始是今年的考官,向各位应试弟子提出规则之后,考试开始。第一关考察灵阵图的使用,秦烈、杜少扬、以渊以及几名弟子成功过关。而第二关则考察内心是否心无杂念,这一关,杜少扬和以渊成功过关,但是秦烈却卡在这一关上。 此时,凌语诗在七煞谷中,也因为高宇的事无法静心修炼。

  • 秦烈找到凌语诗,凌语诗给了他一个纸条,告诫他一定要找到高宇之后再打开。秦烈离去,凌语诗痛苦不堪。 杜少扬、以渊、庞峰、欧阳青率先通过器具宗考试,秦烈终于最后及时赶到,通过考试。 唐思琪以器具宗大师姐的身份重新出现,并要求秦烈单独跟她走,约定互不点破身份。 杜少扬因儿时的事被器具宗弟子的张影记恨,庞峰等人联合张影和祝信要将杜少扬灭口。幸好以渊找到秦烈,在杜少扬命悬一线之时将其救下。随后赶到的唐思琪和莲柔狠狠地惩罚了同门相残的四人。秦杜二人房中对谈,约定在离开器具宗之时决一死战。 凌语诗在修炼中看见秦烈有难,于是去找陆璃带着她同去器具宗。 器具宗,入门的最后一次考验是拿到幻愈兽的血。第二天,秦烈、杜少扬、凌语诗、陆璃、宋婷玉、莲柔、以渊等人以及各方人马到达秘境入口,凌语诗和秦烈假装不认识,一同进入秘境。已加入森罗殿的高宇和元骁和几名森罗殿弟子也进入了秘境。而秘境深处,秦烈众人,一步踏入幻愈兽的幻境。在幻境中,每人都经历这难以自拔的梦境。

  • 幻境中秦烈暴怒,引爆寂灭玄雷,打碎了幻愈兽的幻境。大家逐渐醒来,猜测自己已经在幻愈兽的腹中,于是趁机在幻愈兽的腹中取血,幻愈兽一声怒吼,把他们全部吐了出来。 在秘境出口,元骁堵在门口想截住几人获渔翁之利。在与秦烈众人的打斗中,高宇偷偷杀了元骁,并说是秦烈杀的。在众人回到器具宗后,程平责问秦烈杀了元骁,宋婷玉伤好,帮秦烈说话,墨海大师也来解围,表示要先禀报宗主,由宗主定夺。 秦烈也发现凌语诗与高宇之间不对劲,两人都好像变了一个人。凌语诗最终表示自己看得见未来,有预言的能力。之后秦烈找到了高宇,得知其对凌语诗的所作所为之后,对高宇大打出手,之后找到凌语诗,要与其长相厮守。 另一方,元天涯等人已经准备好了借由秦冰的由头开始找器具宗的麻烦。而秦烈则开始领悟并点亮灵纹柱。此时森罗殿二殿主来要人,并带人闯入了器具宗。广场上,秦烈点亮了第十根灵纹柱。曹轩瑞看着秦烈,上去就要抓他,被血矛卫拦住。应兴然将指挥大权交给琅琊,全心看着秦烈点亮灵纹柱,心中无比激动。

  • 琅琊命令血矛卫将跟五大宗门有关入门未满一年的弟子全部杀死,满一年的扣留,以渊趁乱逃跑,莲柔偷偷放过了他。而另一方,五大宗门的联盟开始退缩,这时帝十九表示暗影楼可以先行。 秦烈点亮第十二根灵纹柱,找到了封印在灵纹柱里的血厉。秦烈醒了过来,墨海告知其现状。秦烈担心凌语诗,便去找她,却发现凌语诗去找高宇了。 与此同时,冯蓉和琅琊发现了暗影已经找到了进入的密道,传令全面备战。 器具宗内,帝十九已经赶到,暗影楼的杀手展开疯狂的攻势。帝十九拆穿了唐思琪就是谢静璇,并要回去上报,结果被赶到的宋婷玉击毙。 宋婷玉揭穿了唐思琪的身份,宋婷玉表示如果杜少扬愿意为她死,就放过唐思琪。就在宋婷玉的银剑要刺穿杜少扬时,杜少扬不闪不躲,迎头而上,宋婷玉却收回了剑,道了一声值得,放过了两人。 寻找凌语诗的秦烈遇上宋婷玉,宋婷玉表示要带他去见宋禹,这样才能救器具宗。秦烈跟宋婷玉离开的路上,却看见了高宇。秦烈追踪着高宇,宋婷玉解决完暗影楼的杀手却发现秦烈不知所踪。

  • 血池,秦烈、凌语诗、宋婷玉、杜少扬和唐思琪分析局势。几人怀疑宋婷玉是内应,宋婷玉一番说辞自证清白。几人经过一番分析,表面上认为“议和”是最好的办法。实际上秦杜二人私自决定要血战到底。 器具宗外,墨海、程平表示要和五大宗门议和。墨海一番说辞后,五大宗主跟随墨海二人进入器具宗。五大宗主刚一进门就遇到埋伏,被血厉镇住,被器具宗扣作人质。 但秦烈等人的做法激怒了对方,导致宋思源带着大军亲临战场,逼迫应兴然交出几位宗主,开门请降,如有违背,杀。 血池里,唐思琪带回议和失败的消息。凌语诗想出解决办法,语出惊人:让秦烈做器具宗宗主。 秦烈等五人返回血池,暂时想办法。唐思琪假以宋婷玉当人质,支开了秦烈和杜少扬。 冰雪聪明的三姐妹开始制定下一步计划。 秦烈和杜少扬回到大殿,和应兴然起了争执。应兴然下令抓住他们,被及时赶到的唐思琪救下。唐思琪和应兴然程平商议对策,鼓动应兴然把宗主之位让于秦烈,应兴然同意。

  • 应兴然在广场上传位给秦烈,意外之惊让秦烈有些不知所措。 秦烈为了替墨海大师多争取一日时间,派人去向宋禹假意求情,说正在努力说服器具宗门弟子归顺玄天盟。玄天盟大殿上,姗姗来迟的谢易和宋禹一番争执后,定下天亮后为攻城时间。 自秦烈登上宗主之位后,杜少扬就一直别别扭扭地和他疏离了很多,秦烈想和杜少扬解开心结,丢下一句话和凌语诗离开,杜责怪唐思琪,唐思琪却告诉他自己要离开去外面解决问题。宋婷玉适时出现,把玄天令交与唐思琪,嘱咐她拿着令牌见宋禹。二人分别。 玄天盟。宋思源想去救回妹妹,被宋禹拦住了。他并不担心女儿,却非常担心谢易会做出来什么出乎意料的举动。果然,谢易已经识破了秦烈的计谋,归顺是假,备战才是真。命令詹天逸去一个时辰内把墨海带来。詹天逸领命而去。 唐思琪成功进入玄天盟大殿,见到宋禹。唐思琪晓以利害,希望宋禹退兵,但是宋禹以唐思琪联络到高级势力的尊者为条件,让她去想办法。并明确表示在联络到尊者之前不会退兵。 詹天逸进入器具宗竹楼,此时墨海正在练寂灭玄雷。

  • 谢易带兵攻打器具宗。为了应对,秦烈决定,拔出十二根灵纹柱,却打开了幽冥通道。秦烈苦苦支撑,让所有人退走。凌语诗和宋婷玉不顾危险来救秦烈,三人跌入幽冥通道,并在幽冥通道中失散,坠落幽冥界。 补天宫,贡穆山与华天穹交谈,这才道出真相。冥魔气不断涌出,五大宗门损失严重,人族之间内战立刻停止,对抗邪族成为首要任务。应兴然重登门主之位,不顾琅邪反对,压下冯蓉之仇,而与玄天盟、八极圣殿结盟。 无人看顾的高宇,吸收大量冥魔气,痛苦万分。邪神戒突然现形,回归高宇身上,邪神再度苏醒,大力吸收冥魔气。 幽冥界,宋婷玉与角魔族苦战得胜,并用碎念晶收取他的记忆,获取邪族信息。宋婷玉与秦烈会合后,但二人都看不到尽在咫尺的凌语诗——凌语诗居然只是一个虚体。秦烈痛苦万分,为何关键时刻总不能保护好他。秦烈决定吸收碎念晶,通过搜查角魔族的记忆,带宋婷玉找到紫雾海的方向,还破阶万象。 凌语诗苏醒,发现自己被一位邪族少年朝溪所救。朝溪心地善良,处处为凌语诗着想,凌语诗被这名邪族少年感动的同时,察觉到邪族生活的艰辛。

  • 期间,宋禹发现唐思琪,却没有揭穿她。人邪两族大战的战场上,高宇带着巨大的邪神虚影到来。所有邪族纷纷跪拜,状若疯狂,人族惊讶无比。 为了送凌语诗回到地面,朝溪将凌语诗全身包裹,带来邪神山脉。秦烈和宋婷玉从另一个方向,也赶来此地。邪神山脉上,祭师婆婆举办仪式,迎接邪神归位,祭台中央的邪神,正是高宇。 莽妄突然现身,将秦烈打入邪神山脉雷神山峰,此地雷电之意,若秦烈能领悟吸收,大有裨益。秦烈和高宇都痛苦地接受传承,实力大大提高。高宇认出秦烈,巨大的邪神虚影与秦烈凝聚的巨大血人打斗起来,双方势均力敌。 秦烈体内的血厉飞出,帮助秦烈取得胜利,邪神残念暂时打散,高宇也消失不见。危机刚除,秦烈愕然发现,他与宋婷玉、凌语诗已陷入邪族包围中。 秦烈从祭师婆婆口中得知,爷爷秦山竟是邪族恩主。祭师婆婆送秦烈一行人离开,算是还恩。朝溪偷袭宋婷玉,反被宋婷玉杀死,凌语诗伤心不已。宋婷玉双手感染幽冥邪气,伤重濒死,秦烈背着她,带着凌语诗,攀上天梯,回到紫雾海。秦烈受此磨难,成功进阶万象境。 。

  • 凌语诗偷偷溜回房间,吸走冥魔气,救活宋婷玉。 器具宗,唐思琪为躲避谢易,准备与杜少扬见最后一面后告别。结果竟被谢易发现,杜少扬不是谢易对手,眼睁睁看着唐思琪被变作无心奴。 药山山底,秦烈、凌语诗、宋婷玉三人发现,药山的修炼阵竟然变成邪族的传送阵,只是传送阵缺少一样材料,还未打开。秦烈的寄灵珠与传送阵上的八角图案产生反应,获悉信息,《九幽邪典》只能由阴冥族人修炼。 凌语诗靠近八角图案时,整个人被光晕包裹,产生圣洁、端庄的幻象。八角图案受凌语诗影响,《九幽邪典》上卷飞出。但宋婷玉突然出手,夺走密卷。至此,宋婷玉确定,凌语诗就是阴冥族人。宋婷玉与秦烈、凌语诗达成协议,密卷由她保管,而且查明真相之前,秦、凌不会逃走,宋婷玉不会将此事告知宋禹。

  • 器具宗,秦烈不肯交出灵纹柱,与应兴然发生冲突。宋婷玉急于打听鸠琉瑜的消息,问明凌语诗体质真相,却惊讶地被告知,鸠琉瑜已死,被人灭口。 宋婷玉向宋禹禀报传送阵一事,宋禹向宋婷玉施加压力,秦烈此人,要么用,要么杀。宋婷玉只得答应。宋婷玉在凌语诗面前谈及邪族,充满同情,希望人邪两族能够和平相处,并“无意”透露消息,墨海长老已经炼制许多寂灭玄雷,邪族危矣。 凌语诗深夜去偷寂灭玄雷,想要阻止人邪两族争端,没想到这是宋婷玉的圈套,宋婷玉当众将凌语诗是阴冥族的消息说出,并指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秦烈为了凌语诗,跟所有人敌对。好在以渊暗中相助,秦烈用寒冰之眼带凌语诗逃走。 秦烈、凌语诗赶往七煞谷,已经来不及了,凌家镇族人尽数被屠戮。随即,人族和邪族大军也赶来,双方对峙。九幽邪典呈现影像,讲述了昔日情况——幽冥邪族曾经也生活在阳光下,美好圣洁。人邪两族协力对抗搏天神族,阴冥王族尽数陨落,邪族实力大损。而人族出于贪念,将邪族赶入地下,故而邪族发生异变,丑陋不堪。 祭师婆婆、库洛率领的邪族大军与宋禹、

  • 凌语诗成为幽冥女皇,主动归还宋婷玉,以示与人族放下仇恨,和平共处之心。秦烈与宋禹商讨和谈之事,最终达成一致,人族释放库鲁,邪族用幽冥界的玄阴九叶莲交换,人族的直接对接人是杜少扬。 杜少扬一方面深受宋禹器重,另一方面,因为唐思琪的缘故,受谢易的控制。宋、谢彼此算计,都在打玄阴九叶莲的主意。 凌语诗修炼《九幽邪典》,习得潜入别人意识的能力,从而进入秦烈的意识中,发现四个虚影,其中两人竟是李牧和杜少扬,凌语诗百思不得其解。 人邪两族和谈,竟然又是宋禹的圈套。谢易用寂灭玄雷,炸死邪族无数。宋婷玉为了帮助秦烈,不惜与父亲为敌。库洛和库鲁豁出性命,帮助秦烈和凌语诗逃走。秦烈带着祭师婆婆和残余的邪族,用寒冰之眼逃走。 宋禹斥责宋婷玉的背叛,将她囚禁。宋禹炼化玄阴九叶莲,却没有突破境界。 杜少扬把玄阴九叶莲交给谢易,换回唐思琪恢复清醒。谢易得意洋洋吸收玄阴九叶莲,却没想到杜少扬已经联合墨海,借这个机会寻仇。玄阴九叶莲里有墨海亲自炼制的毒药,谢易成为失去意识的傀儡。

  • 杜少扬和唐思琪含泪拥抱,哪知两人立刻产生理念冲突。杜少扬希望唐思琪接管八极圣殿,唐思琪则表示无此心也无此能力。墨海长老孑然一身离开,杜少扬、唐思琪救出被囚的宋婷玉。唐思琪和宋婷玉刚离开,杜少扬就找上宋禹,泄露二人行踪,想借此依附宋禹,掌握八极圣殿。极寒之地,秦烈颈后的蟒蛇纹身跃出,化为远古巨灵族莽妄。原来只有掌握极寒之力的秦烈能把他们从冰封中解救出去。莽妄极力诱出秦烈内心深处的暴戾,秦烈想要释放巨灵族,向赤澜大陆复仇。宋婷玉飞身而出,抱住秦烈,竟然将他的暴戾安抚下来,秦烈恢复神智。宋禹大军追来,杜少扬的背叛让唐思琪伤心,让秦烈无比愤怒。以渊为维护秦烈,也被父亲打伤。秦烈陷入绝境。见到凌语诗被宋禹所伤,秦烈暴怒,准备解封巨灵族,让整个赤澜大陆同归于尽。 千钧一发之际,李牧以天剑山执剑人的身份,携不离到来,凭借绝对的实力为双方调停。李牧赐下几道剑符,让秦烈、宋婷玉、唐思琪、以渊等人前往暴乱之地试炼。凌语诗拒绝剑符,她必须为族人负责。秦烈则为杜少扬求来一道剑符,作为帮助自己突破的竞争对手。

  • 秦烈带着杜少扬、宋婷玉、以渊和唐思琪跟随李牧前往破灭大陆,并被要求完成在这第一站暴乱之地的历练。秦烈等人凭借李牧给的剑符,得到进入神葬场寻找传说中封魔碑的机会。四人通过幽诡目族的三拉兄弟了解到此地的势力分宗,以及封魔碑的来历,传闻封魔碑是当年贡穆烈驰骋沙场的法宝。 在结界打开之际,突然变故突生,唐思琪被劫,宋婷玉为救人坠入黑玉城的湖底迷宫之中。秦烈和杜少扬兵分两路救人。宋婷玉意外落入迷宫,率先得到了封魔碑,并利用先前买下的假封魔碑“纪念品”引起了其他人的混乱争夺。在最后危急关头,秦烈及时赶到,救了宋婷玉,带着她逃出湖底。 与此同时,杜少扬终于找到了被“绑架”的唐思琪,却发现唐思琪所谓的被绑架不过是自导自演,为了不让他再次为了夺取封魔碑而背叛秦烈。两人为此不欢而散,当杜少扬再次回到神葬场入口时,正好碰上因为封魔碑被众人追杀的秦烈和宋婷玉。秦烈毫不犹豫地将封魔碑交给杜少扬,他自己则帮杜少扬引开众人。 另一边赤澜大陆,幽冥地底,凌语诗在祭师婆婆的帮助下,终于得到了幽冥族的认可。

  • 在以渊和宋婷玉以为杜少扬会再次拿着封魔碑离开,背叛秦烈时,杜少扬却带着封魔碑与众人汇合,决议一起进入神葬场。此时神葬场入口中众高手云集,各路人马心思难测。秦烈四人也因为入口开启时的巨大力量散落在神葬场的各处。 唐思琪因为黄姝丽幻化成杜少扬的模样而被其重伤,中了黑巫教的巫虫,即将成为傀儡。神秘游侠段千劫为阻止唐思琪被黑巫教控制,意欲在此之前将其灭口。就在杜少扬准备舍生相护时,段千劫似是察觉了什么,突然放过了唐思琪,匆忙离开。而唐思琪则被黄姝丽控制,成了敌我不分的傀儡。 与此同时,宋婷玉和秦烈救了被人设套的楚离,带着成为秦烈脑残粉的楚离,意外进入了留有夜仙儿神识的神葬场,从她口中得知了她与贡穆烈之间的爱恨纠葛,以及神葬场的来历。夜仙儿突然杀意大盛地离开,只因她感应到了无纯的气息。凌语诗担心秦烈的安危,也为了寻找《九幽邪典》中卷,来到了神葬场。 凌语诗及时赶到,救了被唐思琪追杀的以渊和潘芊芊,也就是凌语诗许久未见的凌萱萱。然而潘芊芊视凌语诗为陌生人,对她所说的凌家镇更是完全陌生。

  • 凌语诗三人误闯神识空间,她为了不让潘芊芊恢复这些痛苦的记忆,及时带她离开了幻境。 秦烈和宋婷玉、楚离设法离开了夜仙儿控制的结界后,遇上了前来寻人的杜少扬和自称天剑山弟子的燕白衣。杜少扬用暗语与秦烈通气,发觉了“燕白衣”的问题,随后默契地在合适机会动手,擒住了“燕白衣”,实则是黑巫教的教主,也是唐思琪身上巫虫的控制者。 夜忆浩带来的危机,操控唐思琪攻击秦烈和凌语诗,让秦烈等人束手就擒。而夜仙儿对凌语诗的杀意彻底让局面更加混乱,楚离用寂灭玄雷攻击夜仙儿为秦烈掩护,引起了神葬场的乱流波动。在神葬场即将爆炸时,秦烈将凌语诗等人一一送离结界,就在结界即将关闭,他将被留在结界内时,段千劫突然出手相助。 秦烈大脑中封印的寄灵珠有四人守护,凌语诗直到看到段千劫,才认出这便是三个男人中的最后一个。凌语诗告知秦烈这一发现,同时认为自己很可能便是无纯,而秦烈则是战神之子贡穆烈。而两人一直猜测的段千劫的真实身份,竟是李牧的义弟,受李牧所托保护几人安危。

  • 与此同时,因为神葬场爆炸消失的夜仙儿竟再次出现,并神识进入了宋婷玉体内,彻底控制了宋婷玉,原来宋婷玉便是夜仙儿的一部分,当年夜仙儿在贡穆烈成为秦烈后,便以自己神识的一部分让其成为宋婷玉,并将她送到赤澜大陆。 杜少扬细心照顾因巫虫而昏迷不醒的唐思琪,在得到秦烈的示好和发自肺腑的同行相邀时,杜少扬开始对自己过去的反省怀疑,对未来是否真的该放下与秦烈的所有隔阂而迷茫。面对宋婷玉的挑拨,杜少扬置之不理,一心照顾唐思琪。唐思琪悠悠转醒,正好听到了杜少扬的一番深情表白,两人感情更进一步。唐思琪得知段千劫欲挑战凌语诗才愿交还九幽中卷时,主动请缨用美人计。段千劫不解风情,却还是被唐思琪得逞抢回了九幽中卷。然而众人也因此遭到了段千劫的追杀,意外打开了九幽中卷,看到了上边所留的万年前的过往。万年前,战神之子贡穆烈为找父亲的下落前往墟灵之境,找大地之母无纯询问父亲贡穆浩的下落。

  • 关于贡穆烈和无纯之间的关系,封印的寄灵珠之谜,都让秦烈等人又陷入了迷惑,唯一可知的是,九幽中卷的打开条件,是必须封印的四灵器,贡穆烈与无纯全部在场。于是,楚离和以渊主动帮助秦烈证明众人中谁的武器才是灵器,闹出一番乌龙,也让得知杜少扬、段千劫和李牧身份的秦烈心情复杂。 秦烈主动找李牧,试探他与段千劫的过去和来历,才得知了李牧和段千劫的少年过往。李牧察觉秦烈的来意,秦烈告知了李牧寄灵珠之事,以及他和段千劫,杜少杨都是灵器的真相,李牧不可置信,恰好听到这番话的段千劫大怒反驳。 此时的杜少扬因为秦烈就是战神之子,心中的野心再次燃起。杜少扬在夜仙儿的诱导下,进入了神葬场,继承了远古巫主江厌第一巫虫的力量,成了新任的黑巫教教主。他为了避免凌语诗找回的诡目族三拉感应到他的变化,先下手为强地在三拉身上下巫虫,令其三人失去了感应与搜集消息的能力。 潘芊芊因为发现以渊心中之人是莲柔而生气离开,以渊无处辩解,因为答应凌语诗送潘芊芊安然回宗门,死皮赖脸地跟着潘芊芊,一路看到百姓纷纷出现中巫虫的症状。

  • 夜忆浩为了掩护新任黑巫教教主杜少扬的身份,主动顶罪,表示是他控制了第一巫虫,并且大地之母也已中了第一巫虫。就在段千劫准备严审时,李牧突然性情大变,杀了夜忆浩。 与此同时,凌语诗因为三拉的失踪心焦不已,众人四处寻找,却不知这都是夜仙儿设下的圈套。凌语诗因为被三拉误伤,也身中第一巫虫,只能利用大地之母的治愈力量暂时压制,更糟糕的是,段千劫在得知凌语诗中了巫虫后,派人抓捕。唐思琪冒险向秦烈通风报信,秦烈当即带着凌语诗离开躲避段千劫的追捕。 此时,李牧正陷入觉醒之际,被戾气所控,失去了神智。 凌语诗身中第一巫虫,渐渐开始出现丧失知觉的症状,秦烈不离不弃,始终温柔照顾,并且终于向凌语诗坦诚自己的感情,重提当年七煞谷的婚约约定。但当他向凌语诗求婚时,凌语诗却因丧失了听力而错过了秦烈的告白,暗处的夜仙儿越发嫉妒。此时,李牧因为觉醒,被胜邪巨剑的戾气所控开始丧失理智的屠戮。幸而不离及时赶到,冰冻了李牧。不离找到了秦烈和凌语诗,令两人前往相助李牧。。

  • 秦烈以自己性命为诱饵,苦肉计引出了夜仙儿,众人围攻夜仙儿时,却不料此时的李牧彻底觉醒,化身为胜邪巨剑,被戾气所控一剑穿透了凌语诗和夜仙儿。夜仙儿消散,凌语诗却从胜邪巨剑中得到了力量,引出了万年前胜邪和无纯之间的一段渊源。 另一边,杜少扬与唐思琪都不再互相信任,表面和好,却早已心知再也回不到过去。 以渊在送潘芊芊回宗门的途中,突然被神秘之人所“杀”,并以紫雾海相威胁。就在潘芊芊痛哭时,以渊却突然苏醒,准备立刻赶往紫雾海。 此时,凌语诗因为第一巫虫之事昏迷不醒,秦烈等人突然被神秘人告知,以渊已死,之后便轮到紫雾海。秦烈等人来不及多想,匆匆赶往紫雾海,碰上了以渊、潘芊芊,以及正好在紫雾海采药的莲柔。而此时的紫雾海竟成了一座空城。 在秦烈等人商议如何行动时,一众黄金势力的杀手突然出现,围攻众人。在秦烈等人对敌时,凌语诗突然苏醒,却是一副被第一巫虫控制的模样,完全失去了神志,更是对秦烈狠辣出手。幸而随着十二灵纹柱隐藏在秦烈的空间戒内的夜仙儿出手,帮秦烈避过了致命一击。

  • 为了压制凌语诗体内的巫虫,秦烈将她送到幽冥地底寻求祭师婆婆的帮助,嘱托唐思琪暂为照顾。他则引出了一直隐藏不出的夜仙儿,软硬兼施地希望她能为凌语诗解除巫虫。夜仙儿被秦烈故意激怒,才告知他真正的第一巫虫幕后之人是杜少扬。而此时的杜少扬也在号召更多巫虫力量时,被要求彻底断情绝爱。这一幕被唐思琪察觉,为了阻止杜少扬不要错上加错,她试图以两人初遇的温情唤醒杜少扬,并做好了同归于尽的打算。然而杜少扬看穿了唐思琪的计划,两人彻底决裂。杜少扬与秦烈也最终站到了敌对,在两人大打出手时,华羽星再次出现,敌我不明。 杜少扬因为野心的膨胀和对力量的渴望,答应了江厌证明自己早已断情绝爱,他的第一步便是让凌语诗完全被第一巫虫控制,杀了秦烈。 唐思琪赶到时,杜少扬已对凌语诗下手,却借口是为她解除巫虫。唐思琪表面相信,却暗地出手对付杜少扬,反被杜少扬发觉。就在杜少扬准备对唐思琪下杀手时,段千劫出现重伤杜少扬。杜少扬匆匆逃离,被巫虫卷入地底生死不知。

  • 以渊再次苏醒,在莲柔和潘芊芊之间,终于明白自己最爱的人是潘芊芊,也就是曾经的凌萱萱。然而,此时被杜少杨唤醒的凌语诗已完全被第一巫虫控制,对秦烈毫不留情地出手。最终,秦烈利用灵纹柱内的力量帮她解除第一巫虫。而一心叶也渐渐让凌语诗得以平静。 以渊在感应到自己与一心叶的关系,并且为了帮助凌语诗,让凌萱萱和莲柔帮忙再“杀”他一次。 华天穹为了让段千劫觉醒,让他明白了自己的过往。段千劫误以为唐思琪正是万年前阻碍他参破情劫的女子桑赢,与唐思琪交易,他帮她找到杜少扬,而她之后不许再纠缠他。 神葬场,段千劫与唐思琪找到了再次前来寻找江厌的杜少杨,段千劫与杜少扬大打出手,杜少扬被重伤,最终唐思琪为了保护杜少扬,以身为他挡下了致命一刀,得以让杜少扬再次逃脱。看着为爱而死的唐思琪,他也终于觉醒,明白万年前自己所爱的女子桑赢,并非唐思琪。 十二灵纹柱内,凌语诗再次朝秦烈下杀手,却在最后把剑刺向了自己,凌语诗奄奄一息。原来凌语诗早就给自己下了咒术,若她想杀秦烈,便第一时间让她自己丧命。

  • 万年前,贡穆烈携胜邪巨剑闯入墟灵之境,无纯让草木之心的童心净化了胜邪的戾气,还胜邪本相。而贡穆烈与无纯之间更是因此牵引出一段年少前缘。 然而,墟灵之境和贡穆家族的交集引起了黄金势力天尊的注意,天尊重惩无纯,贡穆烈不顾夜仙儿阻拦,执意前去救无纯,为此大开杀戒。最终贡穆家主贡穆山和重明则设法让两人陷入了万年沉睡…… 贡穆山用寄灵珠封印秦烈的记忆,名令四灵器镇守寄灵珠,唯有四灵器一一觉醒,秦烈方能觉醒成为贡穆烈。无纯伴随贡穆烈沉睡万年,她封印了贡穆烈对她的爱,却并未封印自己对贡穆烈的情感。以致万年后,凌语诗依旧只爱秦烈。 随着九幽中卷影像的结束,秦烈才明白为何总有什么力量在阻止他对凌语诗的感情。凌语诗又悲又喜,心知自己即将彻底离开,与秦烈深情告别。就在凌语诗即将消亡时,以渊终于觉醒成童心,利用自己一心叶草木之身的治愈能力救了凌语诗。但这也意味着他即将离开,从此不再是以渊,只是四灵器之一的童心,和凌萱萱彻底告别。

  • 随着一个又一个灵器的觉醒,秦烈却越发迷茫,一旦贡穆烈觉醒,秦烈便可能如以渊那般,彻底消失。万年前,杜少扬本是神族将领手中的长枪,却因旧主在与人族大战中重伤,在其即将死于黄金势力手中时,长枪不愿主人死于敌人之手,更不愿其死后受辱,便“弑主”成全了主子的神族的尊严,令其死而不倒。贡穆烈欣赏长枪的忠义,将其带回贡穆家,将其炼成匕首,许诺带他征战沙场,勇冠三军。然而承诺还未实现,匕首成了无纯封印贡穆烈感情的元凶,从此蒙尘,成了镇守寄灵珠的灵器之一。 秦烈故意挑衅激怒杜少扬,令他对自己出手,发泄这万年来的愤怒,同时全力迎战,以示无论是万年前还是万年后,他都欣赏他。在两人决意从此各走天涯不再相见时,却突生变故。 秦烈等人都被带入了万年前的神葬场,看到了八名杀修围剿江厌的一幕,而秦烈等人则被当成是江厌的人,一时间,杀机重重。 万年前的神葬场,秦烈和杜少扬苦战杀修,凌语诗的意识进入了江厌的神识,才发现所谓的万年前的神葬场不过是幻境,这一切都是夜仙儿的阴谋。

  • 战场上,杜少扬和秦烈再次并肩作战,两人合作默契,共退敌人。与此同时,夜仙儿的神识与宋婷玉的神识开始争夺控制权,宋婷玉制止夜仙儿继续再做错事,更因为宋婷玉此时爱的是秦烈,而不是贡穆烈。 与此同时,尝到了贡穆烈所承诺中血战沙场的杜少扬却宁愿化身为器,只因他流连身为灵器时的力量,以及沙场饮血的酣畅。随着最后一把灵器的觉醒,秦烈觉醒成了贡穆烈,不需要兄弟和挚爱,无情无爱却一身戾气的贡穆烈。贡穆烈手持胜邪,大开杀戒。 幻境之外,楚离和凌萱萱想尽方法欲破除夜仙儿设下的幻境,楚离在发现幻境内的危机时,为救秦烈等人,不惜牺牲自己,以人雷炸开幻境的结界。 幻境一破得以自由,贡穆烈便打算带着四灵器准备找中央黄金势力复仇。凌语诗不愿贡穆烈遇险,几次阻止,激起了贡穆烈对她的杀心,当十二灵纹柱攻向凌语诗时,万年前无纯对贡穆烈下的禁咒终于解开。若要破咒,除非下咒者亡。 在众人纷纷为这对有情人悲痛之时,华羽星突然出现,表明或许只有让大地之母重归大地,大地之母方可重新苏醒。贡穆烈压下心中的留恋与不舍,将凌语诗封于地底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