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守

8.6
花木槿生于五代十国的乱世。童年时和孪生妹妹花锦绣被卖到权 臣原家为奴。路上与同行的三个孩子于飞燕、宋明磊、姚碧莹结义 金兰,发誓同生共死。为在危机四伏的侯府出人头地,花木槿甘愿 多年做苦役,用父亲传授的《商训》和智巧之术帮兄弟姐妹化险为 夷站稳脚跟。她凭借勇敢、智慧最终助原家击败群雄、成就霸业。 四位惊才绝艳的少年以不同的方式各自在花木槿的人生中留下浓墨 重彩的一笔:视若兄长的宋明磊、纯情的原非珏、雌雄难辨的段月 容、一生挚爱的原非白。在飘摇的乱世演绎出一幕幕用爱谱写的人世悲欢。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60 / 共60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中和元年,皇帝轩忠在原家与窦家的扶持下,建立东庭王朝。然而时过境迁,窦家开始垂涎皇位,原家不满东庭暴政。传闻诸葛先贤留下三十二字真言,唯有并称二圣的金谷真人与花斌可解此迷。晋侯原青江带兵前往明家堡解救金谷真人,相国窦英华则率兵前往花家坞追寻花斌。花斌避世于花家坞,与妻子育有一对孪生女儿,姐姐花木槿聪颖过人,深得花斌真传,善奇巧之术;妹妹花锦绣外貌出众,天生一双紫瞳,喜舞刀弄剑。窦英华率兵寻至花家坞外,却被花斌设下的八卦阵拦截,遂与狼为伍杀入花家坞。花斌深知窦英华暴戾无信,将天下奇书《商训》、《将苑》交托木槿后,设局与敌人同归于尽。窦英华侥幸生还,派麾下爱将宣姜追捕花家妻女。

  • 原青江麾下统领陈玉娇奉命寻找三十二字真言暗指的护国六子,恰行至潞州。花母遭宣姜追杀,幸被陈玉娇所救。危急关头,花母下狠心将孩子托付给陈玉娇,自己引开追兵。陈玉娇询问下发现三个孩子符合护国六子条件,快马加鞭带孩子们出城,但姐妹俩却目睹了母亲坠楼而亡的瞬间。陈玉娇在城外林中与其他找寻孩子的暗人汇合,被寻到的另外三个孩子于飞燕、宋明磊、姚碧莹也齐聚于此。金谷真人在暗处观察所寻的孩子们,并将煞气缠身的小齐放带走调教。此时宣姜率兵追至,木槿活用《将苑》中计谋,成功引开宣姜。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中和元年,皇帝轩忠在原家与窦家的扶持下,建立东庭王朝。然而时过境迁,窦家开始垂涎皇位,原家不满东庭暴政。传闻诸葛先贤留下三十二字真言,唯有并称二圣的金谷真人与花斌可解此迷。晋侯原青江带兵前往明家堡解救金谷真人,相国窦英华则率兵前往花家坞追寻花斌。花斌避世于花家坞,与妻子育有一对孪生女儿,姐姐花木槿聪颖过人,深得花斌真传,善奇巧之术;妹妹花锦绣外貌出众,天生一双紫瞳,喜舞刀弄剑。窦英华率兵寻至花家坞外,却被花斌设下的八卦阵拦截,遂与狼为伍杀入花家坞。花斌深知窦英华暴戾无信,将天下奇书《商训》、《将苑》交托木槿后,设局与敌人同归于尽。窦英华侥幸生还,派麾下爱将宣姜追捕花家妻女。

  • 原青江麾下统领陈玉娇奉命寻找三十二字真言暗指的护国六子,恰行至潞州。花母遭宣姜追杀,幸被陈玉娇所救。危急关头,花母下狠心将孩子托付给陈玉娇,自己引开追兵。陈玉娇询问下发现三个孩子符合护国六子条件,快马加鞭带孩子们出城,但姐妹俩却目睹了母亲坠楼而亡的瞬间。陈玉娇在城外林中与其他找寻孩子的暗人汇合,被寻到的另外三个孩子于飞燕、宋明磊、姚碧莹也齐聚于此。金谷真人在暗处观察所寻的孩子们,并将煞气缠身的小齐放带走调教。此时宣姜率兵追至,木槿活用《将苑》中计谋,成功引开宣姜。

  • 原青江因谢梅香殒命、非白双腿中毒瘫痪而悲痛万分、无心顾及其他,遂令正房连夫人掌管紫园。连夫人认定紫瞳的锦绣是不祥之人,下令杖责并赶出园去。木槿情急之下以紫气东来、朱雀归心的吉言为由,苦求连夫人放过锦绣。坐在轮椅上的非白有感于小五义的至纯义气,派幕僚韩修竹将其救下。木槿远远的看见轮椅上的非白,二人未能相认。连夫人的谋士柳言生怀疑原青江已得知三十二字真言谜底,而花家姐妹正是花斌后人。

  • 成礼在即,原非清兄妹欲将成礼选出的人才尽收西营;而非白无意与西营争抢,令韩修竹倍感忧心;连夫人则命柳言生在成礼场地万神窟中暗中布下机关杀阵。成礼开启,众子弟兵发现每一道关卡都狠毒致命,且不断有人遭受重创甚至丧命。陈玉娇怀疑柳言生在万神窟中暗动过手脚,遂汇报给原青江,未料原青江却不动声色。原非清兄妹暗中设计使非白在成礼当日无车可用,恰逢为其医治双腿的神医林毕延驱车回府,非白遂得以如期赶至。

  • 为壮势力,原非清意欲趁机将小五义收入西营,柳言生则以污蔑原侯爷为由,下令杖毙木槿。锦绣冲上去紧紧护住姐姐之际,头上的东陵白玉簪跃入非白视线。非白不由惊叹,难道当年的救命恩人就在眼前?非白出手救下木槿,为了平息众议,将她暂时送去杂役房做苦役。柳言生阴谋败露,但连夫人已怀有身孕让原青江一时无法问责,他刻意拆散小五义到不同阵营培养,并有意让木槿继续留在杂役房历练。锦绣成为荣宝堂的武士姬,连夫人却因连皇后一事迁怒于她。碧莹入西营,成为原非烟的梳妆女侍。

  • 木槿的发明不但改善了杂役房的生活环境,也提高了劳动效率。婆子们从孤立到离不开木槿,这激起非白极大的好奇。原非烟骑上哥哥新赠的宝马,怎料马遇刺受惊,危难之际,宋明磊飞身救下惊慌的原非烟。兄妹二人对身手谈吐不凡的宋明磊心生好感,这一切恰被扮作士兵、监视宋明磊的明家旧人张德茂窥见。他催促宋明磊利用原家兄妹,尽快开展复仇计划。原来,宋明磊正是当年侥幸逃出的明家后人明煦日,他从小被姑姑明凤卿安排潜入原家,就是为了报当年的灭族之仇!西林中,扮作非白的司马遽再次遇到锦绣,二人交心谈话间互相暗生情愫。

  • 花木槿生于五代十国的乱世。童年时和孪生妹妹花锦绣被卖到权 臣原家为奴。路上与同行的三个孩子于飞燕、宋明磊、姚碧莹结义 金兰,发誓同生共死。为在危机四伏的侯府出人头地,花木槿甘愿 多年做苦役,用父亲传授的《商训》和智巧之术帮兄弟姐妹化险为 夷站稳脚跟。她凭借勇敢、智慧最终助原家击败群雄、成就霸业。 四位惊才绝艳的少年以不同的方式各自在花木槿的人生中留下浓墨 重彩的一笔:视若兄长的宋明磊、纯情的原非珏、雌雄难辨的段月 容、一生挚爱的原非白。在飘摇的乱世演绎出一幕幕用爱谱写的人世悲欢。

  • 碧莹高烧不退,木槿去西枫苑的莫愁湖偷捕至寒水蛇金不离,在湖边撞见了非珏。锦绣虽如愿前往梨蕊阁当差,却遭连夫人逼迫为其充当卧底。连夫人命柳言生再次施毒,原来之前非白中毒正是她所为。非白中毒体虚,再度进入暗宫药泉调养。司马遽以非白身份照看东营,却正撞见柳言生调戏锦绣!司马遽当即救下锦绣,严惩柳言生。锦绣对三公子感激涕零,殊不知他却是非白的孪生哥哥司马遽。

  • 紫园比武在即,原青江不满小五义训练状况,以姚碧莹自杀破坏紫园祥瑞之气为由,下令杖毙杂役房一干众人。为救众人,木槿与原青江打赌,小五义若获比武三甲,原青江则既往不咎。原青江暗喜,越发留意木槿。为帮小五义夺魁,木槿让锦绣与香芹双剑合璧参加比武,又让于飞燕扭转谦让心态,在原非白面前脱颖而出。原非烟痴迷宋明磊,为了他的前途,安排其参加武试。木槿分析历届文试题目,将《将苑》内容教授给宋明磊。宋明磊除了感激之外,亦对木槿爱慕已久。但锦绣却对木槿此举不满:父母用生命换来的秘籍,绝不能传给外人

  • 小五义齐聚庆祝,此时,宋明磊已被擢为幕僚,于飞燕即将入京考武状元,而锦绣却依旧是个武侍姬,帮助大家夺魁的木槿仍在杂役房做苦工!锦绣心下十分忿懑不甘。东西营皆在比武中大出风头,连夫人担忧长此以往,恐会威胁到未来孩子的前程,遂和姐姐连皇后合计将原非烟指婚给四皇子轩复昱,以削减原非清的力量。原非烟极力抵触皇帝赐婚,她热切的向宋明磊表白,并约其入夜在梨蕊阁私会。宋明磊本不情愿,却被张德茂以碧莹为威胁,逼其赴约。

  • 宋明磊面对欲献身的原非烟十分震惊。此时原青江突然闯入,盛怒之下,下令软禁原非烟。他赞许宋明磊提前相告,并擢升他为舍人。原非烟对宋明磊失望至极,宋明磊百口莫辩,只能默认,内心却交织着复仇的火焰和对原非烟的愧疚。东庭皇宫中,张贵妃按捺不住决定动手,意图利用巫蛊事件嫁祸并除掉连皇后。连日梦魇的轩忠信以为真。原非珏不顾果尔仁的再三阻拦,频频到杂役房找木槿,并大胆向木槿表白,木槿心中却只当他是需要呵护的弟弟。

  • 回到荣宝堂的锦绣,为了避免再次遭到柳言生蹂躏,决意寻求原青江的庇护。她向原青江请命同去汴城勤王,原青江深感此女心智不凡。临行前姐妹告别,锦绣立誓要给姐姐挣得更好的生活。 皇宫司马门内,武状元比试在即,假扮成考生的杀手们在张世显的示意下忽然杀向皇帝轩忠!危急关头,于飞燕、原非清拼死救驾。此时,宋明磊率先锋军冲入城池;乔装成宫女的锦绣一路杀进后宫搜寻张贵妃和轩复昱。此勤王之计出自木槿,宋明磊惊叹木槿的韬略之时,也越发对她倾慕。

  • 连夫人得知小五义在司马门之变中建功立勋,深感威胁。如今原非清有宋明磊辅助,原非白有于飞燕支持,花锦绣更是投靠他处效力侯爷,连夫人遂决定找机会扳倒小五义。她从木槿下手,诬陷木槿用牛虻残害腹中孩子,并欲对木槿施以杖刑。情急之下,碧莹为救木槿,不惜撞柱求死以证清白。千钧一发之际被及时赶到的果尔仁救下。果尔仁当众揭露连夫人和柳言生的诡计,激怒柳言生,二人大打出手,果尔仁武功高强占上风,怎料柳言生忽用毒器暗算,想要果尔仁性命,幸被及时赶来的韩修竹救下。果尔仁受恩于人,无奈将木槿交给韩修竹带去西枫苑,自己则带碧莹回玉北斋。

  • 木槿生日将至,宋明磊为木槿送上花簪,他让木槿警惕原非白,却按捺住即将说出口的情感。金谷真人预感天下局势即将剧变,六子将大有所为。他潜入紫园见到失落的碧莹,劝解碧莹不要被眼前的所蒙蔽,要学会自立自强。木槿采回的金天麻效果显著,非白出浴后尝试缓缓迈步之际,被冒失闯入的木槿惊得险些摔倒。木槿顾不得非白裸身冲上去搀扶,竟扑落非白手中亵衣,二人抱作一团。大嘴巴素辉泄露此事,“色丫头”木槿的名号传遍紫园,锦绣黯然神伤。

  • 东都诗会将至,非白为替原家招募贤能之士,动身前往东都。非白在东都诗会大出风头,获踏雪公子雅号。归来的非白借送宫灯向木槿表白,二人情意渐浓。与此同时,原青江的不凡气度、成熟温柔也让锦绣渐生仰慕。柳言生将引蛇的毒粉偷撒在锦绣身上,令锦绣遭蛇群攻击。扮作非白的司马遽及时用身体保护锦绣,自己却不慎被毒蛇咬伤。毒发之际,司马遽送给锦绣一只镯子,二人随即陷入昏迷。锦绣醒来发现自己被韩修竹所救,急急追问三公子消息。韩修竹知道锦绣错爱司马遽,却继续隐其真相。他以门第和贞洁为由,直言锦绣无法成为非白正妻,若真爱三公子,就应该到侯爷身边,助非白当上世子。锦绣痛苦挣扎后最终选择委身原青江暗佑非白。

  • 不敌原清江的齐放,撤离中偶遇木槿,他认定花家姐妹已成为原家走狗,拔刀相向。木槿游说齐放原侯爷心怀天下,意在结束乱世,绝不可偏信窦贼胡言滥杀无辜。非白率暗人赶到意欲围捕,木槿做戏助齐放离开。非白带回被齐放误伤的木槿悉心照料,木槿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三公子。原青江目睹木槿收服齐放,更加笃定她就是金谷真人所说的六子之心,遂决定让木槿一辈子为非白所用,效忠辅佐非白。

  • 木槿被迫服下“生生不离”秘药,对非白误会愈深,新婚之夜二人大打出手。非白与木槿共结连理,令锦绣痛苦万分,而原青江给予她的富贵荣华,也让出身穷苦的她逐渐沉迷。皇帝轩忠身体每况愈下,他决定设局覆灭原青江、窦英华以解决身后之忧,遂命心腹张公公带走玉玺和遗诏。窦英华和原青江受诏入京,原青江预感不妙遂召众人议事,原非白和宋明磊双双献计,可让原侯爷先率小部分人马入京,于飞燕率原家军埋伏城外以备不测。非白临行之时强吻木槿,并将东陵白玉簪送还给她。得知木槿和非白成婚,非珏气急欲去找木槿,被果尔仁用绳索绑在柱子上。

  • 紫园的幸存者们被南国军围堵后山山洞。柳言生临死害人,让锦绣代替二小姐原非烟下山引开胡勇兵。木槿为保护锦绣,以杀了柳言生为条件,自愿假扮原非烟下山引开追兵,原非烟默许。姐妹二人齐心协力,手刃柳言生。木槿率府兵冲下山引开追兵,。锦绣拼死搏杀重伤昏迷,幸被司马遽所救。宋明磊将原非烟护送至安全地带后,便不顾阻拦折返追寻木槿。崖边,宋明磊以命相搏守护木槿,在坠崖前对木槿倾吐出爱恋之情。

  • 非白杀回紫园,却没找到木槿踪影。焦急万分之际,他收到明凤卿的警告信。明凤卿以木槿为要挟,逼非白领路进入紫园地宫,一个传说藏着龙脉的神秘地方。地宫中,非白为保护木槿身受重伤,两人劫后余生互吐真情,但木槿心知锦绣对非白的一片深情,随即求非白放自己离开紫园。地宫药泉,锦绣和木槿重逢感慨万千,木槿违心地告诉锦绣自己并不爱非白,如今自己只想离开。暗宫的另一边,非白和司马遽也陷入回忆:十二年前,原青江要在双生子中择一人入地宫守护龙脉、探究紫矿的秘密,小司马遽自愿成为地宫宫主,从此告别有阳光的日子,原家亦对外称非白胞兄夭折。非白一生愧对哥哥,遂大胆劝慰哥哥带着锦绣远走高飞,司马遽却表示他和锦绣从未有过可能。

  • 离开紫园的木槿在郊外遇到迷路的段月容和手下蒙诏,一对欢喜冤家一路互相整蛊对方,好不热闹。原青江回到紫园,得知非白不仅违抗军令回援紫园,还私自放走木槿,气恼之下对花木槿下了捕杀令,并向锦绣封锁了消息。原青江清楚决不能让圣人花斌的后人落入他人之手,成为原家的威胁。宋明磊为救木槿坠崖后生死未卜,痴念他的原非烟不顾小姐身份,只身在山野中苦苦追寻,却不知重伤的宋明磊早已被明凤卿先一步找到。明凤卿为了刺激宋明磊向原家复仇,骗说花木槿已被原家格杀!宋明磊无法容忍亲人和爱人皆死于原青江手中,心如死灰之际,终于下定决心开始复仇。原非烟一路寻来,明凤卿设局成全二人,宋明磊却不忍利用原非烟而欲赶她走。假扮南国兵的明家余党当着重伤的宋明磊强奸了原非烟,宋明磊自觉毁了二小姐,愧疚难抑。

  • 原非烟因身体污浊无颜回原家,本欲寻死,可为了救治宋明磊,竟拖着奄奄一息的宋明磊辗转回城。 东都皇宫,王皇后故意挑拨原家内部关系,让连夫人得知锦绣被封侧夫人一事。连夫人欲回紫园夺权,心急早产。东贵楼内,原青江的悉心照料让得到荣华富贵的锦绣动容却迷茫。窦英华得知木槿是原家三公子的花西夫人,却不相信如此憨傻之人是圣者花斌的女儿!宣姜献计,可让天下皆知踏雪公子的女人跟了南国世子,如此,不仅能让原家恼恨南国,也可逼着弱小的南国攀附窦家寻求庇佑,一箭双雕。窦英华欣然应允段月容带走木槿。段月容欲将木槿带回南国作证紫园被洗劫乃是胡勇所为,以免皇帝伯伯对自己和父亲责难。木槿几次想逃走,却都被段月容识破抓回。见段月容对木槿表面凶狠实为呵护,甚至不惜舍生相救,暗恋段世子的绿水又妒又恨、痛苦难捱。

  • 被关入地牢的原非白恳求原青江放过木槿,却遭到拒绝。锦绣思念“非白”心神不属,洞悉一切的原青江竟命其前往地牢,看清真相,断其念想。果然,地牢之中,非白无法向锦绣言明她痴心错付双生子的个中原委。想到司马遽所托,非白决定帮哥哥彻底断情。他冷绝地告诉锦绣自己所爱始终是木槿,今生今世不会改变。锦绣绝望落泪,却仍选择放了非白,让他去救木槿,自己来面对侯爷的惩处。怎料,原青江非但没有惩罚锦绣,反而温言教导她处事之理,锦绣终于彻底情属原青江,甘心委身于他。

  • 胡勇得知段月容即将归来,心慌不已,暗地派人追杀木槿、段月容二人。胡勇深知绿水乃南国王的细作,暗中以陛下之命为要挟和绿水达成协议,意欲将段月容引入埋伏伺机杀之。绿水虽不情愿却只得应下。和胡勇在郊外交手的非白得知木槿和段月容的消息,一路追踪而去。东都皇宫,轩本绪查出失踪的玉玺和遗诏已被张公公秘密带往牙川,轩复彻下旨让原青江速速前去夺回玉玺和遗诏,而此时轩家的太子之争,亦暗潮汹涌。原青江派出陈玉娇为先头部队,启程前往牙川寻张公公下落。

  • 碧莹和非珏感情发展迅速,被封为储妃,然而她肩上的西番莲纹身却无意中被非珏的母后看到。女皇觉得此女或有复杂背景,开始怀疑其身世和目的。原青江震怒于木槿失贞背叛原家,传命非白手刃木槿,并派东营暗卫首领青媚前往监督非白。连夫人对锦绣得宠无法容忍,遂买通杂兵营士兵,将气撒在做苦役的初画身上。于飞燕同情被欺负的初画,处处关照,两人渐生情愫。木槿与段月容被胡勇追兵逼至荒村破屋,在屋内拾到一女婴。胡勇欲破屋而入,危急时刻非白率人赶到,胡勇溜走。非白寻入破屋,却不见木槿踪影。陈玉娇和宣姜被张公公设计擒拿。原青江一行至牙川遭到窦家杀手下毒伏击,幸被原非烟和宋明磊及时相救。原青江不念女儿情思,执意诛杀宋明磊。原非烟与宋明磊无奈离开,却一路先行为原青江扫清障碍,令原青江渐生动容。

  • 玉玺被原家寻回,轩复彻封锦绣紫晹夫人,赐原非烟、宋明磊皇家礼制大婚。原青江赐锦绣精兵一百,赐名奉德军。面对非烟的脉脉痴情、面对张德茂的决绝催逼,宋明磊越发迷茫 。 段月容和木槿逃至栖城,所幸找到奶妈喂饱婴儿,怎料出城时遭遇守兵盘查。二人假凤虚凰,成功蒙混出城。于飞燕对身体虚弱的初画关怀备至,二人逐渐情深。木槿和段月容遭遇流民,段月容虽然武功尽失却不失男人担当,拼死保护木槿和婴儿。木槿动容感激,却不知段月容早已对自己暗生情愫。非珏作为肱月储君开始学习处理政务,却因视力残缺而异常辛苦。碧莹为他制作盲文奏章,让非珏感动非常。肱月沙灾日益严重,国将倾覆,碧莹回想起木槿曾教她种植知识,提议寻找稳固水土的植物,非珏欣然应允。两人在沙漠中一起耕耘,情意愈浓。

  • 木槿和段月容在南国密林身中瘴毒而双双昏厥,被民风质朴的君家寨村民所救,二人决定暂时藏身此处。苦苦追寻木槿的非白一路劳顿却爱民恤物,严禁手下暗卫扰民,这一切都被随行的暗卫首领青媚看在眼中。与此同时,非珏表示愿与碧莹一同为扩大肱月绿洲而努力,深受感动的碧莹暗自起誓,此生绝不负非珏。以莫问为名暂居于君家寨的木槿很快适应了新环境,她的朝珠夫人(段月容)越发钦佩木槿的坚韧。族长女儿君翠花虽屡屡挑衅欺负,但木槿从来都报以微笑,力求和睦。令段月容难过的是木槿夜夜思念非白,心中却无他半点位置。宋明磊和锦绣前来郊外送别大哥,于飞燕感叹曾经发誓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小五义,如今早已离散四方。他让宋明磊与锦绣抛弃往日成见,握手言和。二人表面允诺,却在于飞燕走后分道扬镳。

  • 君家寨木槿难得过上平静的生活,很快地适应了新环境,日子辛劳却简单,木槿逐渐获得村民的尊重,并成为寨子里的教书先生。而男扮女装的段月容,也渐成“贤妻良母”,不仅学会了做菜带孩子,更学会了绣花补贴家用。锦绣忍无可忍,决定不再委曲求全,誓要反击的花锦绣闯进荣宝堂划烂连夫人穿在身上的锦服,并开始设计陷害连夫人,谋求原家正妻之权。得到当家之权后,锦绣更以缩减开支为由,断掉连夫人每日的血燕羹和首饰用度,让连夫人瞠目结舌。锦绣早已沉迷于原青江的宠溺,并倾心于他,而荣华和权力也让锦绣逐渐迷失自我,一心只想往上爬。

  • 段月容故意出口无状、言语刺激。非白见男扮女装的段月容确实中了“生生不离”,又听闻二人有了孩子,痛苦万分。原非烟暗示锦绣,佩戴红梅香囊、鱼腥草入菜都是原青江所爱。锦绣为讨原青江欢心而遵从,却不知自己因效颦已故的谢夫人引得原青江心下不喜。锦绣为扳倒连夫人,向原青江披露连夫人长期做假账贪污一事,原青江大为不快。

  • 木槿去镇上给夕颜买衣料,恰与苦苦寻找她的非白相遇。非白将她紧紧拥在怀中恳求她同回紫园,木槿却不愿辜负对段月容同去南国澄清诬陷的承诺,也唯恐回到紫园会让锦绣受到情伤,狠心拒绝了非白。连夫人欲再次挑起原非烟对锦绣的敌意,原非烟以紫园祥和为由再次无视了她的挑拨。连夫人因假账被揭一事恼羞成怒,故意在锦绣面前不经意提起原青江在密室珍藏旧物、怀念谢梅香一事。锦绣私入密室察看,见一应陈设果如连夫人所言,不由妒意横生,将室内陈设和谢梅香遗物悉数换掉。锦绣此举彻底触怒了原青江,被其打入小北屋禁足。连夫人依照家法派人整日看守锦绣,让锦绣尝尽苦楚。锦绣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活下去,也深刻体会到了原青江的凉薄。

  • 非白担心木槿,潜入君家寨探视,却目睹木槿和段月容果真过着偷龙转凤的“夫妻”生活。段月容发现非白所在,故意亲近木槿,令非白黯然离开。段月容追上非白,表示不会再让木槿涉险回到原家,原非白则放言定会带木槿离开。此时紫园,司马遽不顾原青江严令,执意跑出地宫,暗中探望锦绣。

  • 君家寨,木槿无法停止思念非白,“生生不离”的发作也越发频繁。段月容在湖边向木槿深情表白,却再次被拒绝。此时,胡勇派来探查紫瞳美人的手下已寻至君家寨,并在暗中跟踪段月容。危急关头绿水救下段月容,并决定和胡勇假意合作助段月容回到南国。醒转的段月容担心胡勇不久便会找到君家寨,欲带木槿和夕颜离开。

  • 胡勇大军迫境,木槿指挥君家寨村民布下机关,誓死捍卫家园。木槿愧疚地告诉村长自己的真实身份和胡勇来犯的真实原因。非白知木槿陷入危难,率精兵前往营救,暗人青媚阻止未果传讯给原侯爷。锦绣打晕守卫冲入紫辰阁,正撞见原青江因非白为木槿屡违父命而震怒。锦绣自请前去带回非白与木槿,将功折过。原青江应允,却未将原家要杀木槿之事告知锦绣。

  • 久别重逢,非白一步一步走向木槿,谁料,他突然举剑砍向木槿头顶!匆匆赶到的锦绣听闻非白杀了木槿,怒火四射,拔剑刺向毫不反抗的非白。连夫人的密探将锦绣刺伤非白之事禀告原青江,原青江勃然大怒,将锦绣打入安乐观,又将非白关入地牢。锦绣见自己在原青江心中竟如此卑微,又加之痛失唯一亲人,不由心如死灰。

  • 非白为了逃避赐婚,让司马遽帮他将写给木槿的诗文整理成册广发民间,公示爱情,此举果然引起圣怒。金谷真人再次来到原家留下禅语,原青江终于参透其中奥秘,他不过是原家宏图伟业的铺路者。为了给非白建功的机会,原青江派非白上前线抵抗潘正越。三年来,木槿活用《商训》化身义商君莫问,将商业版图迅速扩张,富可敌国。段月容一直以“朝珠夫人”的身份陪伴在“君莫问”左右,悉心照料,但木槿却始终念着非白,无法回报月容深情。

  • 木槿以帮段刚了却后顾之忧为条件,只求改变分账方式,段刚答允。为顿纲振纪、赈济灾民,木槿让段月容将赈灾银直接交给洁己从公的大臣之手,同时让豫王和君记一起出资兴建流民所、免费学堂。段月容将段光义的好大喜功,罔顾苍生的种种罪行在大殿上和盘托出,光义王气急败坏,意欲治罪,却遭到众臣反对。段月容呈上万民书,心知段月容所说句句属实。光义王微服而出,看到南国早已满目疮痍,而段刚治下的封地却人人安居,光义王始意识到错误,痛恨自己没将国家治理好,终禅位于段刚。

  • 连夫人几次三番欲给非流下毒,锦绣因得司马遽早先提醒,层层提防,可连夫人得寸进尺,竟欲强行让非流食下带毒的绿豆糕。锦绣巧妙护子,却眼睁睁地看着嘴馋的非云吞食糕点、中毒身亡。丧子的连夫人从此疯癫。司马遽痛心锦绣不出手阻止,惋惜她已不复当初的天真善良。木槿几人漫步江州街头,听闻有人唤木丫头,木槿蓦然回首竟看到久别的非珏。木槿正欲上前相认,却发现非珏口中的木丫头居然是不远处的碧莹!碧莹冷眼望着激动的木槿,控诉她当年给自己下毒之事,木槿百口莫辩、姐妹情断。

  • 段月容故意扮作朝珠夫人带着女儿夕颜前来探望木槿,搅了木槿和非白二人难得的相聚,三人的关系再次变得尴尬复杂。明凤卿秘密潜回中原密会宋明磊,质问他为何迟迟不为明家报仇,并欲将他囚禁,却不料宋明磊扭转局面,险些将明凤卿制服。明凤卿眼见计谋不成,抱恨离去,决意杀了宋明磊。隐蔽在暗处目睹一切的锦绣十分震惊。齐放帮助木槿说服马帮开通商道,为君记扩展生意,成为君记二当家。张之严与非白结盟,非白率领元德军步步逼退潘正越。窦英华恼羞成怒,命令手下将患疫症而死的士兵尸体暗中投入元德军军营,导致元德军中瘟疫四起。木槿为江州带来巨大商业利益,但她的真实目的却引起张之严的怀疑,暗中调查其背景。木槿得知非白感染瘟疫,元德军危矣,唯有肱月国奇药肉苁蓉可治,情急之下决定只身前往肱月求药。

  • 宋明磊为除去明凤卿以绝后患,尾随其前往肱月国。锦绣借祈福之由,追逐宋明磊踪迹西去。肱月国皇宫,女皇看见假扮成宫女的明凤卿跟碧莹纠缠,开始怀疑碧莹的身份。非珏得知碧莹多年冒充木丫头身份,心中十分痛苦,他不知该如何面对,遂逃避去沙漠狩猎。碧莹猜测非珏已知道真相,很是伤心。木槿在沙漠中遭到明家人假扮的沙盗突袭,明凤卿抓获木槿,意欲用她引诱宋明磊上钩就范。当宋明磊看到木槿尚在人世时,喜极而泣,但他明家家主的身份也曝露在木槿面前。明凤卿欲格杀二人,宋明磊拼死相护,却寡不敌众。危急关头,身形怪异的“张老头”突然出现将木槿救走,宋明磊则受伤被擒,碧莹得知消息及时赶到救下受伤的宋明磊。明凤卿当着碧莹的面,与宋明磊唇枪舌战,真相被揭开。碧莹没想到宋明磊是自己的哥哥,当年竟是自己崇拜爱慕的哥哥宋明磊下药害得自己久治不愈,并且嫁给了仇人的儿子自己居然也是明家复仇计划的一颗棋子时,几近崩溃,却仍旧以死相逼,让母亲明凤卿放了宋明磊。

  • 面对木槿的脉脉陈情,“张老头”眼含泪花摘下易容面具,面具下竟是木槿日思夜想的非白。锦绣率原奉定找到肱月城外的明家据点入口,未料碧莹却从此处走出来。碧莹痛陈当年锦绣用玉佩陷害自己,怎料锦绣却嘲笑碧莹当初在紫园中招摇过市,实是咎由自取。曾经的结义姐妹如今挥剑相向,令人唏嘘。肱月国女皇警告碧莹,若她发现碧莹做了有害肱月国和非珏的事,必不轻饶。碧莹想到杀机腾腾的母亲,暗下决心誓死捍卫肱月安危。锦绣面见女皇,当面揭露大妃姚碧莹是明家后人,这正吻合了女皇对碧莹身份的怀疑。女皇借机宣告三日后处决碧莹,实则是为了试探其身份。若到时并未有人前来相救,既可证明锦绣所言不实,亦能还碧莹一个公道。明凤卿和宋明磊得知碧莹有难,皆欲前去相救。

  • 肱月大殿上,木槿、非白力保碧莹,锦绣愈发愤怒。非珏此时也结束狩猎返回皇宫,替碧莹求情。锦绣察觉碧莹曾顶替木槿身份,出言攻击,二人在大殿争执不休,女皇看出端倪出面化解。锦绣恨木槿对自己隐瞒,更嫉妒她得到非白的爱。碧莹则觉得木槿故作姿态,破坏了自己与非珏建立起来的幸福。木槿看到小五义人心离散,内心苍凉。锦绣路过非珏寝宫,听到非白向非珏吐露对木槿的挚爱,绝望心死。段月容扮作君莫问拜访女皇,二人达成协议,段月容帮助肱月打通葡萄酒贸易,换取肱月奇药肉苁蓉。非珏和木槿在御花园重逢,非珏吐露心声:他不介意碧莹假扮木丫头,早已爱上了她。碧莹无意看到二人,却误会他们怀念旧情,悲愤离开。非珏欲解释,碧莹却选择回避,二人愈发疏远。

  • 段月容在肱月民间收购葡萄酒时,发现所有酒皆被叫君莫问的人买光,不由感到蹊跷,非白的出现让他十分懊恼。原非白和段月容二人相见分外眼红,两人相约斗酒一决高低,怎料双双醉倒,憨态百出。次日梦醒,二人互相嫌弃。木槿担忧肱月将毁于水土沙化,而大地之心是拯救肱月的最后希望,遂与非白冒险再回无忧城寻找大地之心,却不料段月容紧随二人前去。失去一切的碧莹也决定孤注一掷,去无忧城寻找大地之心,几人最终在无忧城大石室中重逢。木槿发现墙壁上的雕刻竟和原家地宫的传说契合,猜测原家后人的血液是开启机关的关键。

  • 女皇得知木槿中了原家秘药生生不离,竟拿出解药相赠,原来她也曾服下过原青江父亲给予的生生不离。虽然后来原青江送来解药,可她却因深爱原青江并未服用解药。宋明磊得知明凤卿陷阱,偷偷告知木槿,木槿与女皇协商对策,女皇决定将计就计,剿灭明家残部。木槿为了感谢段月容多年来对自己的情谊,借机将解药给段月容服下。 得知木槿把生的机会留给自己时, 段月容心中大恸,表示有朝一日若木槿毒发死去,他定会随她赴死、绝不独活。 非珏去找碧莹,决意坦诚爱意,但因木尹无意说出非珏一直偷偷收藏着相同的花姑子,最终压垮碧莹心中最后一丝坚强 。

  • 非白和段月容合力救回木槿,却被明家残部追捕,原来宋明磊心中的仇恨已被彻底点燃。非白三人终于找到出口,怎奈需有人摁住石壁上的机关,其他人方能逃出生天。重伤的非白决意留下断后,让段月容带木槿离开,木槿却在最后时刻推走段月容,折回和非白同生共死,段月容痛心疾首。非珏继承皇位,决定勉力治理肱月,不辜负碧莹期望。宋明磊将明凤卿葬在碧莹墓地附近,圆了姑姑最后心愿。宋明磊拭去冷泪,决定将复仇之路走下去。

  • 离营近三月的原非白让韩修竹非常担心。而另一边,宋明磊将木槿掳出肱月,囚禁于清水观,并下迷魂药控制木槿心智。未料,木槿即使神智不清也忘不了深爱的非白,这令宋明磊恼羞成怒,肆意妄为。非白一路追踪,发现了木槿行踪,却因担心木槿安危不敢轻举妄动,于是暗送密信给原非烟告知实情。此时齐放也赶到清水观营救木槿,暗中给木槿服下可恢复神智的解药。

  • 因误会木槿与段月容干系匪浅,悠悠心下为原非白不值,遂约木槿思望崖相见。悠悠指责木槿朝三暮四,更因为木槿破坏了她为非白拉拢张之严的计划而愤怒。盛怒之下,悠悠将木槿推落悬崖,追赶而至的齐放为救木槿竟也跳崖而下。目睹方才一幕的非白狂怒不已、质问悠悠,却从悠悠口中得知了元德军数万将士因自己擅离职守而命丧敌手的消息。非白如雷轰顶,派素辉率队营救木槿,自己返回前线。

  • 宋明磊终于打探到于飞燕的下落,他与花锦绣接连来到桃花源,意欲争夺于飞燕,为己效力。时过境迁,再次重逢的小五义。迥异的身份和立场,令四人的话语针锋相对。面对如此情境,于飞燕不由痛心自责,更忧心天下苍生之计。于飞燕决定出山加入元德军辅佐原非白,提出三军联手合力抗击潘正越。于飞燕立誓不再逃避,要改变乱世江山,初画虽有不舍却欣慰支持。木槿与锦绣姐妹则同床异梦:木槿愧疚多年来没有对锦绣尽到姐姐的责任,愿尽力补偿,却被锦绣抓住机会索要父亲留下的《将苑》和《商训》。木槿忆起父亲绝不将二书传给心术不正之人的告诫,狠心拒绝锦绣,愈加引起锦绣的嫉恨。

  • 宋明磊抵达景官城下抢功,未料木槿和张之严之妻悠悠现身城头,大唱空城计,为非白守住战果。宋明磊因忌惮江州军悻悻离开后,木槿却再也支撑不住,吐血昏厥。南国皇宫,段刚临终前逼段月容发毒誓:不可为木槿卷入中原战乱。段月容不敢违拗父亲遗命,痛哭允命。景官城一役大获全胜,令原家士气大增,也让窦英华扶持的东庭王朝危机四伏。原家军的凯旋助长了东都皇帝轩复彻一统东西庭的野心。他劝原青江早立世子,实际上是想根据晋王 世子的人选权衡立谁为太子。原青江大肆封赏原家三军,心中却对宋明磊和锦绣更加忌惮。木槿“生生不离”发作,一直昏迷不醒。非白心痛如割,日日弹奏长相守,呼唤所爱之人。在林神医以毒攻毒药方的配合下,木槿终于从奈何桥上挺了过来。

  • 木槿醒来后,与非白缠绵缱绻,将《将苑》托付给于飞燕,于飞燕慷慨立誓,拼尽全力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目睹木槿和原非白日日相守,原青江不由想起曾经和谢梅香的情深义重,又见木槿对非白一片痴心,绝不会背离,终不忍拆散二人。同时,原青江得知了乃明家余党之首的身份,决定出手。锦绣向原青江提议以小皇子的贴身金锁为引,向丽妃透露当年襁褓中的小皇子被大皇子、二皇子抛出马车的真相,以获取丽妃信任。原青江利用锦绣的胆略,指点她以此扳倒王皇后背后势力庞大的王家。

  • 木槿心痛锦绣的权欲越来越重,她极力劝说锦绣放弃世子之争,未料锦绣却反唇相讥除非木槿放弃原非白,遭到木槿拒绝,一通争执之后,姐妹二人彻底背道而驰。木槿看破锦绣拉拢丽妃之举,实为构陷非白,更看出王皇后亦有弑君扶子登基的野心,于是她将计就计,欲借此事除去原家在京中最大的对手王家!非白依计而行,不但成功诱得王皇后亲口自承罪状,还剿灭了谋反的王家精卫,一举覆灭王家。

  • 段月容因思念木槿,带着夕颜回到君家寨故地重游,夕颜却因高烧而昏迷不醒,段月容此时方愕然发现君家寨瘟疫横行,而疫情已蔓延到了南国北部。得知唯有金蝉花可治此病,段月容书信求助木槿。 木槿获信得知夕颜和君家寨有难,焦忧不已,想起曾在锦绣处看到金蝉花,便急急前去求取。锦绣趁机以《商训》和《将苑》要挟,木槿无奈之下借口自己多年经商忘记《将苑》,只默出《商训》交与锦绣。锦绣随即让奉定拿所有银子行商投资。另一边,宋明磊暗中操练明家余党,以待羽翼丰满之时起兵夺权。

  • 非白将金蝉花送给木槿,木槿推测出金蝉花极有可能植于暗宫,遂悄然跟随非白下到暗宫,终得知双生兄弟的秘密。非白向木槿坦言,原家暗宫所藏的龙脉,其实是一种叫做紫矿的矿材,冶炼成刃锋利无比,可以兴亡天下,几百年来暗宫众人终其一生活在地下,为的便是守护紫矿的秘密。木槿怜恤暗宫众人,提议七夕之夜让他们外出透气。木槿与非白离去后,躲在暗处的锦绣现身,以死逼问司马遽紫矿的淬炼方法。司马遽再度心软,将秘密告诉锦绣。

  • 锦绣的一箭双雕之计得逞,宋明磊和原非白均遭到原青江怀疑。司马遽猜到一切皆为锦绣所为,遂怒而质问锦绣,锦绣没有否认,司马遽决意杀了锦绣。原、窦两家的斗争愈演愈烈,战事一触即发。原青江、原非白率军亲征,意欲一举攻破汴城,原非清亦临危受命留守紫园。眼看原、窦两家两分天下的局势即将结束,轩复彻更加忧心,他怕平衡的格局一旦打破,原家将有机会取而代之。轩本绪向父皇献计,将原家家眷招入宫中为质,同时诬陷原家早已意图篡位,便可名正言顺灭掉原家。丽妃将此消息暗中透露锦绣,锦绣遂筹谋将计就计,以期为原青江登帝立下头功。被禁足的宋明磊也得到消息,遂暗中运作,悄然潜入宫中。

  • 轩本绪带着王浣璃扮成宫人逃生,却被宋明磊识破身份斩草除根。目睹一切的木槿推测宋明磊此举绝非只为了玉玺,一定还有更大的野心。花锦绣、宋明磊为寻玉玺而费尽心机,却不知玉玺早已被丽妃巧妙藏起。此时,西庭都城外,原青江已率军大破汴城,即将先一步返回东都。为抢占先机篡位登基,将本该属于原家的江山据为己有,宋明磊心急如焚的寻找玉玺,同时他也命明家众人在宫外设下埋伏,待原青江归来便杀之后快,为明家复仇。而花锦绣为了争功,一心筹谋先一步拥立小皇子轩本齐登基,只待原青江回来后禅位于原家。大殿之上,锦绣与宋明磊各不相让、剑拔弩张之际,原青江率军赶来,更让二人震诧的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原非白”竟然出现在殿前献上了玉玺,助原青江顺利登基。锦绣与宋明磊惊讶之余,各自的谋划也随即落空。

  • 为保护君记和非白,木槿退至幕后,任齐放为大掌柜,谋划长远,防微杜渐。水患突发,原青江将安抚流民、发放赈粮一责交于木槿。宋明磊设计暗害,将赈粮换成发霉陈米诬陷君记。心急的齐放为了挽回君记声誉,公开号召富商募捐,却不料正中宋明磊下怀。宋明磊心腹伪装成百姓,故意将齐放早年充当悍匪、屠戮富商的经历公之于众,并构陷君记与非白官商勾结,企图彻底击溃君记。同时,宋明磊还查到用紫矿陷害自己之人是锦绣,为施以报复,他竟用密毒毒害非流。如此,不仅君记元气大伤,花锦绣也无心再争权。

  • 连日的暴雨使得原非烟收购的绿豆在仓中长芽,无法销售,无奈之下原非烟只得将绿豆贱卖。可她万没想到,荣记低价收购了变质绿豆,竟将其制成豆饼、豆芽等物,大赚一笔。在这场商战中,原非烟输的一塌糊涂,史庆陪向原青江汇报一切,木槿的经商才能也让原青江愈发忌惮。而此时,木槿却上奏,将荣记资产悉数上缴朝廷,并将《商训》沿街派发,教化民众。原青江震诧之余终于对木槿放下戒心,锦绣却为此愤怒不已。

  • 张之严进献珍宝,花锦绣趁机将一盏琉璃漏钟混入其中。原青江甚喜此钟,日日清赏,却不知此钟竟是杀人于无形的阴邪之物。花锦绣日日用琉璃漏壶配合秋梨膏,终让原青江心脏衰竭,整日神志不清,开始疑神疑鬼。同时锦绣进一步布局,广交朝中大员,让众大臣纷纷保举原非白为太子,心智迷乱的原青江开始怀疑原非白有篡位之心。宋明磊因不服原青江偏袒原非白而放逐原非清负责外交事务,此时刻意煽风点火,原青江对非白的疑心更甚。花锦绣为翦除原非白,设局截杀荣记押运例银的商队。遭到埋伏的齐放拼死相抗、身负重伤,幸被司马遽救下。花锦绣恼怒司马遽再三破坏自己的计划,擒获司马遽,将其关入密室。

  • 锦绣得知荣记依旧按时上缴国库的分红,不由怀疑木槿使用了见不得光的手段,遂命奉定前去查实,果然查出是张之严在背后斡旋。锦绣决定利用此事进一步离间原青江与原非白。原青江引宋明磊前来与张德茂对峙,张德茂和盘托出宋明磊谋反的意图,躲在屏风后听到真相的原非烟,对宋明磊万念俱灰。可纵使如此,原非烟仍不忍宋明磊被原青江处决,她以此生不复相见为由,放走了宋明磊,原青江气急昏厥。

  • 木槿质问锦绣为何心狠杀害齐放和张之严夫妇,锦绣却反诘张府焦尸的身份疑点重重。木槿心下大骇,姐妹二人一时话藏机锋,背德离心。原青江盛怒之下下旨,因原非白暗结朋党,图谋储位,贬其迁居陕州,检省自身;而王妃花木槿则囚禁于宫苑密室,不得擅离半步。陈玉娇察觉出原青江神智昏聩皆是锦绣所害,暗中跟踪锦绣却被发现。

  • 危难关头,原非烟放下往日仇恨,进入死牢偷梁换柱救出木槿,并掩护木槿进入原青江寝宫。木槿察觉到原青江的病因漏壶而起,遂用神物紫矿针为原青江治疗。原青江向木槿直陈内心,痛心是自己害死了非白和司马遽,此时,宋明磊率军杀入东都皇宫。面对本性纯良却被仇恨困顿多年的外甥,原青江晓之以理动之以理,并将当年的始末全盘托出。内心愈发挣扎的宋明磊,颤抖中向原青江刺出一剑,却未料一心救父的原非烟挡在了原青江身前,被利剑深深刺入胸口。见此情状,原青江惊怒之下,气绝殡天。

  • 非白登基为帝,与木槿携手开创太平盛世。锦绣被发配至安乐观终生幽禁,司马遽常暗中探望照拂,默默陪伴身旁。天下初定,原非白将皇位托付于司马遽,这也是他给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的兄长的一份补偿。卸下皇权俗务的原非白携木槿重游紫园,并将紫矿和原家的传说尽数告诉木槿。情浓意切之际,二人相商,天下既已太平,便不再需要紫矿出世,于是,非白下令将原家暗宫彻底封闭。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