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芳霏

9.2
简介:大虞国恒京令之女傅容,坚强聪慧,机敏活泼,因一次意外受伤而从梦境中窥见了不一样的人生,本觉得荒诞的她却在梦中的事件皆一件件成真后,决心改变命运保护家人。傅容也因多次梦见自己因肃王徐晋被下旨殉葬,决心远离肃王,谁知命运的红线却使两人越来越近。随着神秘组织如意楼的出现,一系列事件使大虞国蒙上了一层层迷雾。面对这种局面,傅容、徐晋携手共同经历生死,一起面对现实中的种种磨难。与此同时,安王也在暗自设局更大的阴谋。面对难改的命运,接踵而至的诡计,傅容和徐晋能否秉持初心,拨云见雾解开迷局,最终逆天改命……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0 / 共40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傅家二姑娘傅容为帮弟弟官哥儿取挂在树上的纸鸢,从树上摔下昏迷,得到家人照料后苏醒,却开始变得心事重重,她担心月旦评再出事牵连父亲,于是想法设法进入月旦评,偶遇同来调查的肃王徐晋,在被守卫追赶过程中,徐晋出手相助,反倒引发误会。在师父柳如意帮助下,傅容顺利进入掬水小筑,掬水农夫登场后不久果然出事,傅容救下徐晋仓皇离开,无意听见“肃王殿下”四个字。回到家中,傅容做了一怪梦,不由地愈发担心起自己来。

  • 徐晋实则为查军粮案回到京中,朝会上,金翊卫原大统领要告老还乡,他借此自请金翊卫统领一职。正巧,傅容要跟徐晋这个人解怨,上街找小混混想办法,撞见新上任的徐晋,一路找到金翊卫军营中,结果被抓,傅宣来领走傅容,与负责看守的吴白起有了一番舌战,吴白起反倒对她产生好感。掬水农夫得知傅容正是当年的青梅竹马浓浓,找了借口收她为小书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傅家二姑娘傅容为帮弟弟官哥儿取挂在树上的纸鸢,从树上摔下昏迷,得到家人照料后苏醒,却开始变得心事重重,她担心月旦评再出事牵连父亲,于是想法设法进入月旦评,偶遇同来调查的肃王徐晋,在被守卫追赶过程中,徐晋出手相助,反倒引发误会。在师父柳如意帮助下,傅容顺利进入掬水小筑,掬水农夫登场后不久果然出事,傅容救下徐晋仓皇离开,无意听见“肃王殿下”四个字。回到家中,傅容做了一怪梦,不由地愈发担心起自己来。

  • 徐晋实则为查军粮案回到京中,朝会上,金翊卫原大统领要告老还乡,他借此自请金翊卫统领一职。正巧,傅容要跟徐晋这个人解怨,上街找小混混想办法,撞见新上任的徐晋,一路找到金翊卫军营中,结果被抓,傅宣来领走傅容,与负责看守的吴白起有了一番舌战,吴白起反倒对她产生好感。掬水农夫得知傅容正是当年的青梅竹马浓浓,找了借口收她为小书童。

  • 傅容从掬水小筑偷溜去了西山,觉得无趣回程如意楼,却被刚遭遇伏击的徐晋捉拿。傅容巧妙脱身,在扮作船家的掬水农夫的协助下乘舟而去。齐策向傅宣告白,并请人说媒,傅容卖了掬水小筑的石头,向小七小八换取齐策线索。得知齐策流连醉春阁,她决心阻止婚事。吴白起发现杀手的旌旗布料非凡,徐晋将嫌疑锁定至织云坊,最终得到关于齐策的线索。此时信都侯次子章晏登门,向傅容倍献殷勤,傅容毫无之意,巧妙婉拒。

  • 齐策妹妹齐竺纳征当天,傅容与徐晋听到齐策同神秘女子谈话,确定齐策和掬水小筑的案子有关,徐晋清楚了自己对傅容只是一场误会。得知醉春阁是齐策的据点,徐晋派吴白起闹事,自己趁机找到了飞信传书的痕迹。此时发现了女扮男装的傅容,将其带离醉春阁。徐晋背傅容回去,被她的醉态惹得又莫名又好笑,后将她交给偶然遇到的傅宣。回府后,徐晋命人盯紧醉春阁,打算挖出与秦卿联络之人。

  • 情报网被拔,齐策不得已暗中准备退路,准备带着齐竺撤离京城。徐晋命人伪造秦卿字迹骗齐策到醉春阁见面。齐策动身后,小七小八通知傅容,傅容为了快刀斩乱麻地解除齐策和姐姐的婚约,带傅宣捉奸。同时,徐晋一行人以开始布置包围,准备收网抓齐策。齐策被捕,齐竺瞬间没有了立足之地。傅容想要帮助齐竺,齐竺提出自己唯一的心愿就是见见哥哥。齐竺进入天牢看到齐策,通过他口得知傅容佛口蛇心,心中产生质疑。齐竺和傅容再也无法再回到从前那般。

  • 齐策提出条件,要保全妹妹才认罪。齐竺被端妃认作为义女,齐策这才认罪被处死。齐竺面对哥哥和母亲的死,决定自杀,被徐晋躲了起来。醒来的齐竺误会救下自己的竟是傅容,陡然清醒过来,自嘲愚蠢,居然不懂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曾经的闺友就此彻底决裂。徐晋看到此幕想要关心,以自己的过往来宽慰傅容。徐平因一盘残缺的棋局思念起母亲暗暗落泪,傅容虽不知真相,但陪他去河边许愿放河灯,期间发生小意外,傅容勇敢解除,徐平看在眼里,对眼下的浓浓产生了爱意。

  • 傅容摘下掬水农夫的面具,意外发现掬水农夫竟然就是自己曾经的幼时玩伴“小跟班”。回到家中,傅容从顾沅口中得知柳如意因为犯了淑妃的忌讳而被抓。傅容当街拦住董方礼的车马无果。徐晋对傅容于心不忍,替她向董方礼问到若是如意楼能将功补过,方能逃过一劫。徐平给傅容送来各种花卉,却无意中得知徐晋跟自己母亲的死有关。傅容从花卉处获得灵感,着手打造一组简朴灵动的首饰,但是缺少花香。傅容前去京郊寻找花田,偶遇了徐平。

  • 傅容向淑妃呈上了新发饰,希望淑妃能宽赦圜所中的师父柳如意。不料淑妃对柳如意的入狱一无所知,此事是主管宫女擅作主张而为。淑妃令人放了柳如意。傅容收到一个请帖。是齐竺被封为清平县主的册封宴。想到齐竺邀请了自己,傅容以为两人关系有了缓和,欣喜不已。是夜,董方礼在家中准备睡觉,却不料头戴面纱的柳如意突然出现在床前,以董方礼曾经犯过的罪证相要挟,逼董方礼在皇库办公院,为一批原材料签下放行硫磺的批文。

  • 崔绾刁难齐竺,傅容相帮反被齐竺奚落,并得知自己不是齐竺所邀请,心中失落,后山散步时意外遇到徐平,惊讶发现小跟班的真实身份是安王徐平。傅容为挽回与齐竺的情谊,扭伤脚踝,徐晋目睹出手帮忙。转日,徐平约傅容江边垂钓,察觉傅容带有特殊纹饰的手镯,推测她可能和如意楼有关联。信都侯寿宴上。傅宣目睹吴白起身为章耀成嫡子大闹宴会的场面,加深对吴白起纨绔子弟的认知。崔绾为了为难傅容提出以投壶助兴,甚至是蒙眼投壶。

  • 蒙眼的黑暗让傅容恐慌起来,徐晋上前,帮助傅容重获佳绩。信都侯夫人拿此说事,她还从大夫处得知。傅容只能生千金,盛怒下,傅容拿出早有准备的庚帖,两家就此退婚。离开时,徐晋归还手镯,因此看见,手镯上的纹样与曾在齐策遗留书信上的如意纹一摸一样,由此向她质问,两人再次不欢而散。傅容因擅自做主惹责罚,前往云罗寺反省遇小跟班,留下美好回忆后却不辞而别,原因是要带官哥儿去别庄,阴差阳错遇前来调查舅舅行踪的徐晋。

  • 傅容陪徐晋在洪村调查,顺道吃饭买香囊,不亦乐乎,夜色降临,今夜是洪村花灯节。两人停在一棵缀满花灯的参天古树前。见许多人借梯爬树挂花灯。徐晋调查无果折返,买下花灯,手提而来送傅容,顺势抱起她,未借助梯子带到半空上,两人将自己的花灯挂到高处并许下美好祝愿。

  • 傅容与师父谈心,并在她帮助下以花钿遮疤,此时徐晋心烦意乱,不知不觉来到如意楼,两人相遇,颇为心动,他们一边躲雨一边互述衷肠,傅容明白徐晋为难,劝他快刀斩乱麻。徐平来傅府探望傅容,恰遇傅品言,徐平一脸谦逊地表达了自己对傅容的欣赏。傅品言委婉地称傅容配不上徐平,还请徐平不要错爱。傅品言不希望女儿嫁入皇家,决议给她找合适的人相亲。吴白起经过自己的努力,披荆斩棘获得金翊卫中昭武校尉一职。

  • 傅容为躲相亲,在街上撞见徐晋,希望帮自己一避,两人同行来到一线天峡谷。刚一踏入突然山崖滚落巨石,徐晋闪身护住傅容,受伤同时还发现出去的路被石头堵住了。夜晚两人夜宿林间,徐晋向傅容道歉,自嘲是扫把星,傅容心疼,拉住徐晋的手,说愿意把好运分他一半。徐晋心中悸动,两人转日获救。徐茂知道谋害之事将败露,以幼子要挟董方礼。董方礼只能在朝堂上认下所有罪行,撞柱而亡。于此同时徐平决定得到如意楼。

  • 徐晋再回一线天探查,确认当时舅舅是想救自己。徐晋再找傅容,告诉她齐策与董方礼的死似是都和如意纹饰有关,傅容为难中表示会给他一个交代。天狗食日,又遇山崩,御笔亲题的长亭被砸跨。嘉和帝命徐晋前往泰山调查,柳如意则发现自己被利用后,决定不再与徐平合作,可为时已晚。傅容发现师父乔装打扮离开如意楼,似有蹊跷,随之偷偷跟上。徐晋前往泰山,地方官员想示好却无果,柳如意通过他们也发现徐平正派人冒名自己。

  • 柳如意看到因泰山崩塌而遇难百姓,心中愧疚,施舍财物。徐晋调查归来,发现房中有被绑女子,此时门已锁死,随之而来是吹进屋内的迷烟,意识到有问题,更没想到女子竟是傅容。虽是徐平设局,可当发现民女是傅容后,还是带走了傅容,傅容的鞋却落在徐晋房间里。一早,徐茂带人马来找徐晋麻烦,却发现床上只有徐晋一人并衣着整齐,在崔绾怒斥下落荒离开。吴白起与傅宣在找寻傅容的途中遭遇意外,化险为夷的同时两人距离也更进一步。

  • 崔绾帮徐晋脱难,淑妃对其感激,并想将她许给徐晋,徐晋拒绝。另一边,徐茂知道是傅容破坏了之前计划后,派人绑架傅容,结果搞混,绑走傅宣,幸得吴白起相救。傅容因师父行踪心生怀疑,产生争吵,从而沮丧,偶遇徐晋,被带去摘星楼散心,终告诉徐晋如意纹饰来自于师父柳如意。徐平来找柳如意,希望接手如意楼,就在此时,徐晋同时出现。傅容发现柳如意被杀,绝望中提刑司赶到,认定傅容是凶手。徐晋觉得证据不足,试图阻拦提刑司。

  • 提刑司带走傅容,徐晋按律指明,不该把她押入提刑司,而应是圜所。徐茂派人散布徐晋仗势欺人,企图包庇死囚的消息。徐晋探望傅容,傅容被梦魇所困,离开后,徐平也来探望。傅容醒来,误会在梦中安慰自己的人是徐平。许嘉来报,称胡仵作曾去过命案现场又离开,如今已匆匆回乡。丁鹏栽赃傅容越狱,就在傅容被问斩之前,徐晋赶到法场,劫走傅容。两人藏匿于冰车中离京。嘉和帝知道徐晋劫狱后震怒,将金翊卫交给徐平。

  • 徐晋与傅容找到胡铭家中,却只见胡铭的母亲,袒露身份,保证只要胡铭给傅容作证,肃王就能保下胡铭和其母。胡母道出胡铭的所在。寻找胡铭一路艰险,徐晋向傅容告白,将自己贴身的扇子刀送给傅容保命。金翊卫追上傅容,但将士们信任前统领徐晋,决定放他一次。徐晋和傅容找到胡铭后返回京城,向金翊卫投案自首。傅容再次受审,嘉和帝听审,徐晋带来了胡铭,丁鹏只好承认自己办案出了漏洞。最终嘉和帝还了傅容清白。

  • 柳如意下葬,傅容发现柳如意衣服上的抽丝在徐晋处见过。暗查下,她认定是徐晋杀死了师父。傅容并不知道,这一切是徐平设的局。傅容打算嫁给徐晋,刺杀徐晋为师父复仇,向徐平求助。此时徐晋找嘉和帝求娶傅容,徐平顺水推舟。新婚当夜,傅容拿出匕首要刺杀徐晋,被徐晋发现。徐晋知道傅容答应嫁给自己不过是想要刺杀自己,心痛不已,他抓着傅容的手,用匕首捅了自己以证清白。傅容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错了。

  • 婚宴尾声,有人试图劫走新娘,徐晋及时阻止。人没能劫走,徐平愤怒不已,后悔自己向嘉和帝说情,让徐晋娶了傅容。回想起儿时的种种,他誓要夺回傅容。次日徐晋带傅容进宫,徐平偷偷给傅容塞纸条,约她私下见面。徐平劝说傅容尽早离开肃王府,傅容却道出,自己可能误会徐晋了。傅容私自出府败露,徐晋实则是担心傅容,却不好明说,于是惩罚下人。傅容对徐晋有所芥蒂,又听闻他在挑选正妃人选,向徐晋提出和离。

  • 傅容去了如意楼,看到师父留下的遗书,确认了师父并不是徐晋所杀,又回肃王府。看到喝醉的徐晋诉说真心,一时间感动无比。次日,徐晋依旧冷漠,傅容暗下决心,一定要挽回徐晋。傅容于是种种示好。崔绾得知新婚夜傅容刺伤徐晋一事,告诉了嘉和帝。嘉和帝召见徐晋,强迫他选一个正妃。徐晋只好答应。但他故意选一些有问题的姑娘,以便找到推辞的理由,对此傅容并不知晓,屡屡阻挠正妃入府之事。徐晋看在眼里,颇觉有趣。

  • 崔绾主动请求嫁给肃王为妃,但徐晋不仅揪出奸细秋楠,还当面明确拒绝了崔绾。傅容并不知晓,心情不佳,与徐平在河边烤鱼,被徐晋带走。两人回府吵了一架,当傅容提出和离,徐晋吻住了傅容。次日,崔绾以生病为由未觐见,徐晋的天煞孤星命格再次被提起,立正妃之事只能作罢。淑妃打算考察傅容对徐晋的心意,以寒毒一事测试傅容。傅容寻遍古方,最后决定以血换血来救徐晋。

  • 葛川阻止傅容,坦白这是淑妃做的局。经过此番,淑妃认可了傅容,徐晋也将如意楼的解禁文书交给傅容。皇帝召见徐晋,称自己举办演武大会选拔骁武将军,是为了清查虎骁营的贪腐之辈,命徐晋彻查此事。顾沅从如意楼弄来了情报交给徐平,柳如意的死正是徐平与顾沅一起造成的。演武大会开始,首轮以射中飞鸟最多为胜,徐晋最终拔得头筹。

  • 演武大会夺旗开始,吴白起最终夺得旌帜,却遭人射箭,幸好早有准备,并无大碍。见傅宣时,吴白起装作伤势严重,被傅宣看穿,不料窗外射来暗箭,吴白起为了保护傅宣身中一箭。吴白起上任虎骁营将军,发现仓库里武器的残次品,与徐晋商讨对策。此时,徐平告诉吴白起,南山猎场刺杀之人后来去往苦水村,其父信都侯也在那出现。徐平此举,意在借刀杀人。

  • 徐晋等人抓章耀成,章耀成准备和徐晋同归于尽。章耀成引徐晋进入书房,但是引爆炸弹的一刻,徐晋逃了出来。信都侯和夫人被炸死了。崔绾双目早已复明,却还是装瞎赖在肃王府。徐晋看穿崔绾装瞎,不能容忍崔绾对傅容颐指气使,想要赶走崔绾,却被傅容阻止。其实傅容也早看穿崔绾装瞎,却因理解崔绾对徐晋的真心,没有拆穿。

  • 崔绾依然在肃王府各种无理取闹,但每次都被傅容机智拿捏。凤来仪被端妃把持,傅宣承诺一定会帮吴白起夺回凤来仪。纪清亭中了傅宣的计,弄丢了端妃娘娘的印章。端妃娘娘和纪清亭之间出现嫌隙。另一边如意楼也如期推了出星宿主题的新品。傅容为了制作平民首饰想要学一门技艺,发现工匠许师傅懂相关的工艺,但是许师傅为人古怪不愿与人合作。傅容还是决定去会一会许师傅,许师傅要求傅容能够找到七色光,就教傅容工艺。

  • 傅宣和徐平都纷纷帮傅容寻找七色光,未果。傅容和徐晋帮许师傅护住了草药,许师傅为表感谢教了傅容细金工艺,傅容最终做出了真正的平民首饰。宫中要选拔民间银楼负责制作宫廷首饰,如意楼也参加了甄选。徐晋为了帮傅容找七色光深入晴甸谷,与猛虎搏斗取得幻露石,但幻露石依然不是许师傅要的七色光。傅容和徐晋按许师傅的提示在谷中游湖,最终在湖边发现了闪光的七色螺。许师傅收到七色螺,决定教傅容螺钿工艺。傅容完成了新的参选首饰,却被纪清亭和齐竺双双设计,因珍珠发黑触怒皇帝。

  • 傅容机智化解珍珠变黑,最终如意楼赢了凤来仪,开始承接尚服局的首饰任务。凤来仪失利,端妃并没有善罢甘休。傅容将如意楼制作的首饰送到尚服局清点。端妃说傅容倾吞宫中财物,傅容不解。陈司饰称,这些首饰分量不足,傅容留下了一大部分挪作他用。陈司饰又拿出记录与傅容亲自盖章的交接文书,称这些材料均是地方上贡或者宫中统一采买,全都记录在案。傅容发现确是自己的印章,然而上面的数目与此前所见相去甚远。傅容虽死咬陈司饰含血喷人,却并无凭据可以自证清白,傅容被打入大牢。

  • 徐晋得知傅容被打入天牢,认为此事内有隐情。徐晋希望嘉和帝给自己七日查明真相,若没有做到,他愿意为先皇帝守皇陵。此案的关键线索就在陈司饰,但陈司饰却因惧怕端妃的势力不敢跟徐晋合作,最终还惨遭毒手。徐平觐见嘉和帝,旁敲侧击表示徐晋自从娶了傅容,就常常意气用事。嘉和帝想利用此事让傅容和徐晋和离。傅容为了徐晋签下了和离书。然而傅容回到如意楼,和徐晋的过往却历历在目,不禁黯然伤感。徐晋收到了和离书,震惊和痛苦。

  • 傅容为了给如意楼平反,只身前往卫阳城调查丢失的原料去向。徐平去卫阳城找傅容。皇帝想撮合徐晋和崔绾,让崔绾去了卫阳城。傅容在赌坊打听消息被赶了出来,幸得徐平解围。徐平带傅容去鬼市打探赃物。徐晋也辗转打探到鬼市,崔绾也跟踪徐晋而去。徐晋和傅容再次相遇,徐晋质问傅容为何签下和离书,傅容冷漠地表示是自己厌倦了徐晋,和徐平头也不回的离开。傅容独自一人返回客栈,却在路上遇到山匪打劫,便趁机藏入山匪的马车,想混进清风寨一探究竟。

  • 傅容在清风寨看到有被劫来的良家姑娘们,想要救下他们,躲藏之际无意中闯进匪寨仓库发现了宫中流出的财物,同时还遇到许嘉。匪寨众人发现有人闯入,对傅容等人展开追捕。许嘉带着众姑娘逃脱后,赶紧告知徐晋,傅容被困匪寨了。徐平发现傅容不在,打探到傅容可能前往匪寨了,于是也前往清风寨。徐平和徐晋联手救出傅容,不料半路傅容又被神秘人劫走。而这个神秘人竟然是章晏。

  • 徐晋将濒临窒息的傅容救出,拿出定情之扇,以示衷情,两人许下终身相伴的诺言。徐平在远处目睹这一幕。匪寨二当家向成王禀报,大当家被抓走,物证也被徐晋拿去。徐晋向嘉和帝展示被盗材料,成王却早一步污蔑徐晋与匪寨勾结。危机关头,傅容携手册觐见,呈上使嘉和帝获悉真相。端妃被她打入冷宫,成王被革去所有职务。傅容和徐晋向嘉和帝提出撤回和离的旨意,得到默许。

  • 傅容为了重振如意楼必须找到如意令,徐晋担心傅容的安危不希望她卷入其中,但傅容心意已决。嶂阳城被破,城池接连被破,嘉和帝大怒。徐晋发现其中内有隐情,为保恩师家人,徐晋打算铤而走险,但不想牵连傅容。就在这时徐晋发现傅容向自己隐瞒了徐平就是掬水农夫,和傅容发生争执。徐晋以此为借口,提出和离,傅容伤心答应。

  • 徐晋暗中让吴白起替自己照顾好傅家。另一边傅容会见了如意楼德高望重的三叔,发现竟然是卫阳城的摊主。从三叔处,傅容了解了如意楼的来龙去脉,还得知如意楼众人此次来京,是为了查找向玄翰提供布防图的内奸,傅容一同前去。边关大捷,徐晋向嘉和帝请罪,坦白私藏镇北将军家人之罪,嘉和帝庆幸自己没有错怪忠良。三叔等人在茶楼找到了玄翰细作,发现其正与成王手下钟瑞接触。言谈中透露成王,傅容设法要将此事曝光。

  • 吴白起将微服出巡的嘉和帝引至茶楼,嘉和帝听到了徐茂通敌的言论,当即下令抓捕。徐茂供认不讳,嘉和帝对其处以极刑。徐晋得知,徐茂被揭露多亏了傅容。傅容从师父留下的凤冠里找到了莲花图案,三叔认出这与莲花山庄有关,傅容前往,会见庄主洛峰,得到了令牌。吴白起听闻傅姑娘要嫁人,鲁莽打断婚礼抢亲,结果闹了乌龙,出嫁的并非傅宣。傅宣第一次对吴白起敞开心扉,两情相契,吴白起决定向傅府提亲。

  • 为了傅容安危,徐晋修书让她远离楼中事务,同时傅容得知,金翊卫抓走了楼中之人,认为这是徐晋的最后通牒。但她不知道,金翊卫是文刑派人假扮的。最后楼人小十身死,傅容找徐晋对峙,责备徐晋心狠,徐晋也因傅容的举止心凉,两人决裂。徐平利用在章晏火烧如意楼杀死傅品言,嫁祸给徐晋,加深傅容和徐晋的矛盾。傅品言死后,傅家每况日下,乔素娘病倒,还发不出例钱,只得遣散下人,傅宣作为长姐扛下一切。吴白起承诺会一直陪伴。

  • 傅容派小七誊抄如意楼大火案的卷宗,其中并未记载章晏尸体,傅容对徐晋失望,把与徐晋的定情之物差人送还。徐平向傅容表白,愿护她一生一世,但傅容未接受。玄翰二王子来京,为新登基的玄翰王求和亲,并且指定要镇国将军之女崔绾。崔绾称出嫁前,想见徐晋一面,淑妃答应。徐晋进屋,发现衣着单薄的崔绾扑上来,还哭诉说若不能嫁给晋王,就只能嫁去玄翰。徐晋明确表达,自己不会娶她。崔绾只得前往玄翰。

  • 徐晋护送崔绾和亲,徐平和齐竺联手欲从中破坏和亲。婚队遇袭,齐竺以逃婚为说辞,将崔绾带到偏僻处,暗中埋伏的杀手冲出。傅容与顾沅撞见这一幕,顾沅为救傅容而死,死前透露了柳如意之死是自己导致的。她在死前得到了傅容的原谅。而齐竺见到傅容前来,为报兄长之仇,用弩箭将她与崔绾双双逼下悬崖。崔绾与傅容搭在了悬崖边,且傅容用尽全力不肯放弃崔绾,两人的前隙竭尽化解。徐晋救下崔绾,却和傅容二人意外落入山洞。

  • 考虑到有刺客暗中针对,傅容假扮了崔绾,与徐晋同行,而崔绾布衣打扮由他人护送。众人兵分两路去往玄翰。徐晋傅容途中遇袭,对方是玄翰二皇子和徐平。徐晋为救傅容受伤,傅容昏迷。傅容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京城,还是徐平送自己回来的。听闻了徐晋身死边境的噩耗。嘉和帝以为徐晋身死,在徐平的怂恿下,下令让傅容为徐晋陪葬。

  • 徐晋被三叔等人所救,得知傅容陪葬,徐晋快马加鞭追赶。徐晋打开棺材,却发现里面是空的。实际棺材已被徐平暗中掉包,救出了傅容,关入掬水小筑密室中。徐晋一行赶往掬水小筑,进入密室与徐平对峙。傅容为救徐晋,身中无解之剧毒,徐平见其竟愿为徐晋舍命,自己竟也自尽。濒死之际,温太妃由三叔带来,说明当初嘉和帝是为了救走自己才暗中设计了大火,不见徐平也是为了保他平安。最终徐晋以正妃名义迎娶傅容,两人成婚。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