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风云记

7.4
故事发生在清朝同治年间至民国时期。此时张家口在中国是仅仅比上海稍差一点的大口埠,其进出口金额惊人。国内商家一千多家,外国洋行接近五十家,口商吕家为八大皇商之一。吕家家大业大,一系列的阴谋和血雨腥风在吕老爷子死后不断发生。吕家鹰房小儿子吕俊杰素为老祖喜爱,他一直主持国外事务,他赶回家来的时发现自己被排除在遗产继承人名单之外,并且哥哥们趁着老祖离世,提出分家产然后和日本人合作赢利,俊杰不认同。经过挫折和努力他把生意做到了南洋、美洲。渐渐年老的俊杰思乡情切,回来却没料到日本人打了进来。日本人让俊杰的老相识德王来劝说俊杰做汉奸。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了当年吕家劫难的真正幕后黑手,他先与敌人虚与委蛇,暗中在布置力量,在日本人压力下,他的儿孙也开始分化,并且有一子灭敌酋,然后带着队伍消失在草原上。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8 / 共48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张库大道始于明,盛于清,是连通亚欧的大陆桥。清朝光绪年间,张库大道的起点张家口是中国北方第一大商埠,有各国商铺驻扎,更有四十一家外国银行在这里开设分行。张家口成功的商业家族众多,而其中最大的一家吕家,号称富可敌国,家中一年所收,抵得上直隶一省的岁入。 吕家五少吕俊杰是出名的纨绔子弟,教书先生斥责他不思进取,却被他恶整,下了巴豆。五少趁机溜出门去,准备去自家账房支钱,做九曲黄河灯阵。路上,乞丐们编造各种谎言向吕俊杰伸手要钱,吕俊杰来者不拒的败家行为,让跟班吕福吕贵大感无奈。

  • 瞿大宅让吕俊山瞒着众人,并威胁账房管事祁先生不得声张吕伯方已死之事,还要回了账房钥匙。预感吕家要天变的祁先生准备按吕伯方生前所交代,将其遗嘱拿给常三爷,却发现被瞿大宅的眼线范宝子盯上,最终为了自保,私藏了遗嘱。而此时,吕俊杰却仍在张北马市逍遥快活,他帮小马贩子主持公道得罪了魏侍郎的干儿子乌布兰,还在听戏时逞英雄救了旦角一片红,和恶霸方青良结了仇。隔日清晨,吕伯方死讯曝光,吕家大乱。鹊喜挺身而出,稳住了局面。但被瞿家父子掌控的吕俊山却宣称吕伯方在临死前把吕家交付于他。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张库大道始于明,盛于清,是连通亚欧的大陆桥。清朝光绪年间,张库大道的起点张家口是中国北方第一大商埠,有各国商铺驻扎,更有四十一家外国银行在这里开设分行。张家口成功的商业家族众多,而其中最大的一家吕家,号称富可敌国,家中一年所收,抵得上直隶一省的岁入。 吕家五少吕俊杰是出名的纨绔子弟,教书先生斥责他不思进取,却被他恶整,下了巴豆。五少趁机溜出门去,准备去自家账房支钱,做九曲黄河灯阵。路上,乞丐们编造各种谎言向吕俊杰伸手要钱,吕俊杰来者不拒的败家行为,让跟班吕福吕贵大感无奈。

  • 瞿大宅让吕俊山瞒着众人,并威胁账房管事祁先生不得声张吕伯方已死之事,还要回了账房钥匙。预感吕家要天变的祁先生准备按吕伯方生前所交代,将其遗嘱拿给常三爷,却发现被瞿大宅的眼线范宝子盯上,最终为了自保,私藏了遗嘱。而此时,吕俊杰却仍在张北马市逍遥快活,他帮小马贩子主持公道得罪了魏侍郎的干儿子乌布兰,还在听戏时逞英雄救了旦角一片红,和恶霸方青良结了仇。隔日清晨,吕伯方死讯曝光,吕家大乱。鹊喜挺身而出,稳住了局面。但被瞿家父子掌控的吕俊山却宣称吕伯方在临死前把吕家交付于他。

  • 瞿世年以“尽孝”为名,让吕俊杰继续在寺庙守牌位,没能参加出殡。吕俊杰的缺席让城里众人对他很有意见,更加坐实了他纨绔不孝的名声。鹊喜得知消息,气的大骂俊杰是个傻子。祁先生犹豫再三,决定去庙里求签来决定是否交出遗嘱,谁知签文不妙,吓得他将遗嘱私藏下来。因吕俊山瞒而不报,吕家二少爷俊海和三少俊达直到丧事办完才得知消息赶回家中,他们不答应吕俊山让他们交出自己手中产业的要求,也不相信吕伯方会把吕家交给吕俊山。几个兄弟在吕家争的不可开交时,鹊喜带着常三爷赶了过来。

  • 为了弄清两个哥哥的下落,吕俊杰令仆人吕福吕贵进京找寻俊达、俊海。吕贵偷懒不愿去京城,偷溜时被方青良堵住。嗜赌为命的瞿大宅为了讨好债主乌兰布,努力牵线并游说吕俊山与刑部侍郎魏大人合作放印子钱的生意。吕俊山并无经商才能,在瞿大宅的忽悠下,答应下来。吕俊杰从祁先生处知晓了吕俊山的打算,又收到吕福电报,得知俊海、俊达根本没到过京城,一气之下从关公庙里扛了大刀,要砍瞿大宅为兄弟报仇。

  • 吕俊杰的一番闹腾,让瞿家父子对他心生忌惮。他们决定对吕俊杰斩草除根。两人买通吕俊杰的贴身仆人吕贵,设计陷害俊杰。画眉发现吕贵的异常,把他带到鹊喜身边问话。谁知吕贵却说吕俊杰与戏子一片红有染。鹊喜打听过后得知吕俊杰确实夜宿戏班,不由心中生气,决定等吕俊杰回家问个清楚。吕贵用俊达、俊海的下落将吕俊杰引往香翠楼。在那里,吕俊杰与自称胡凤山的人见面,那人声称是俊达、俊海派来之人。吕俊杰上当,被胡凤山灌醉。方青良趁机潜入,杀死作陪妓女艳妃,嫁祸吕俊杰。眼见吕家就要毁在瞿家人手里,祁先生终于良心难安。他将吕伯方的遗嘱交给常三爷,并说出吕伯方被死气的真正原因。常三爷得知真相大吃一惊,决定去吕家公布遗嘱,将吕家导回正轨。

  • 小榫子不甘心,去吕宅找瞿世年要吕俊杰在狱中的“护身钱”。瞿世年恨不得吕俊杰死在狱中,因此故意将小榫子大骂一顿。小榫子果真虐待吕俊杰泄愤。吕俊山受瞿大宅鼓吹,主动找都统裕大人帮俊杰证明清白,不想说的话却是火上浇油更增添了俊杰杀人的动机。裕大人在师爷郑毅恩的提示下,发觉此案事有蹊跷。但无奈刑部的魏大人受瞿大宅收买,提前核准了吕俊杰的死刑。俊杰的儿子吕逸龙因父亲入狱受到欺负,孙良才哄他高兴给他当大马骑。鹊喜趁机拿到孙良才腰间的印章,从账房取走万两银子,给了曾受吕伯方关照过的狱卒蒋伯清,恳求他救出吕俊杰。

  • 人生遭遇巨变的吕俊杰万念俱灰,当他听说布鲁德几人要走张库大道行商时,他决定跟着他们去库伦寻找四哥吕俊恒。几人嫌弃他累赘拒绝他加入队伍,吕俊杰一路跟随。无奈之下,布鲁德同意带他同行。可当惯了少爷的吕俊杰毫无经验,差点烧了几人帐篷,自己只得晚上栖息雪坑。因此更加觉得自己是无用之人的俊杰想到自尽,却终没有勇气。瞿世年与戏子蒋碧玉相好,并生下女儿蒋凤卿。可瞿大宅却不让儿子娶蒋碧玉进门。瞿世年忌惮瞿大宅,只得从长计议。土匪活无常一向以狠毒著称,连续多日没收成的他拿抢来的一片红出气,终于听到有商队经过,准备大劫出手。他的目标正是吕俊杰等人的商队。

  • 狡猾的活无常一直对吕俊杰的身份多有怀疑,经过调查,他怀疑吕俊杰就是逃狱失踪的吕家五少。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那个“草包学渣”,他硬着头皮乱背百家姓,暂时打消了活无常的疑虑。就这样吕俊杰在危机四伏的土匪寨里努力活着。在大皮袄和一片红的守望相助之下,他渐渐变得坚强硬朗起来。吕俊杰在一次和大皮袄放马时,救了一头失去母亲的小狼。他不忍小狼丧命,将其带回收养。鹊喜在钱庄做得风生水起。在一次逛街时她无意救下了被仇家正追杀的洋行少爷赛缪。赛缪被鹊喜的冷静和勇敢深深折服。

  • 一年的土匪生涯让吕俊杰对张库大道上的地形地貌渐渐熟悉。然而方青良却突然出现,让他吕家五少的身份完全暴露。活无常准备拿俊杰绑财神向吕家索要钱财。俊杰拒死不从被捆在户外暴晒受尽折磨。赛缪送花给鹊喜表达情意,孙绮云看到后调侃鹊喜,却被鹊喜冷言否认。布鲁德始终没有放弃寻找吕俊杰,终于在匪寨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俊杰。可俊杰为了不连累大皮袄,没有跟他离开。方青良跟活无常勾结,里应外合向吕家索要钱财。谁知瞿世年却决定报官,要把吕俊杰置于死地。吕俊山于心不忍,有所犹豫。

  • 被救下的俊杰决定不再浪费生命,他说服布鲁德几人一同走上张库大道行商。从方青良那里得知吕俊杰未死,瞿世年派人紧盯库伦和鹊喜两处,要张网活捉吕俊杰。吕俊山的印子钱生意,小有收获,准备奖赏瞿氏父子。谁知瞿世年不要钱,反而向吕俊山索要商队和碱厂的管理权。瞿大宅指责瞿世年不识抬举,两人不欢而散。为了拿到货源,吕俊杰乔装改扮潜回张家口,找忠仆吕福送信约出常锡盛。

  • 冯毛毛的冒失导致货物和马车坠入河中。俊杰亲自跳入冰河抢救货物和马车,然而损失的粮食,让众人无法前往库伦。为了不半途而废,俊杰走捷径,决定带队穿越传说中“有去无回”的狼谷。自裂杆子后一片红要求众人不得再做土匪行径,众人时常饿肚子怨声载道。大熊不顾阻拦执意带人攻打常家堡。

  • 众人大赚一笔,在客栈欣喜数银时,马哈洛夫带领官兵前来捉拿吕俊杰。俊杰为了保全其他人,让众人绑了自己送给官府。吕俊杰被押送回张家口受审,尚不罢休的瞿世年买通押送官兵,准备在路上将他置于死地。瞿世年买通的士兵趁夜假装释放俊杰,实则是想要以越狱之名杀掉他。危机关头,涅槃带领狼群出现,咬死士兵救了俊杰。

  • 行刑前,俊杰大义凛然的与众人告别,方先生硬是按住想要劫刑场的一片红。眼见就要人头落地,已经找到胡凤山拿到证据的郑毅恩及时赶到。瞿大宅放出去的钱成了坏账。吕俊山十分气愤。瞿大宅动员让他把商队抵押给俄国银行贷款。吕俊杰被无罪释放,他带人至吕宅缉拿杀人真凶方青良。吕俊杰一路追着方青良来到河边,两人展开殊死搏斗。方青良被吕俊杰刺中眼睛后跌入河中。

  • 知晓鹊喜误会自己与一片红有染,俊杰拜托一片红前去向鹊喜解释。得知两人清白关系后,鹊喜对俊杰的误会略有释怀。但赛缪却对鹊喜展开了更猛烈的追求。俊杰找到俄道胜银行总办伊万,对方让他赎回商队。俊杰开始号召众人出钱以入股方式共同购买商队经营,冯毛毛却执意要退出,分钱走人。正当俊杰努力筹钱之时,道胜银行反悔了,新上任的总办马哈洛夫提高赎回条件到五十万两。吕俊杰知道事情肯定有所蹊跷。

  • 得知一片红入狱,瞿世年买通小榫子拷打一片红想让她供认吕俊杰通匪,不想被一片红反问吕俊杰是谁。放印子钱亏空巨大的吕俊山听了瞿大宅的游说,准备把商队直接卖给道胜银行。吕俊杰买商队的计划迟迟无人愿意入股,俊杰期待王大娘能慧眼识珠,不想竟先迎来日本人的橄榄枝,吕俊杰断然拒绝。王大娘主动向常三爷提出君子协议,让他不要干涉商会其他人入股吕家商队的决定,常三爷因一片红投案,态度有所松动,答应了她的请求。

  • 吕俊杰避而不见,已在搓摩马哈洛夫的嚣张锐气。他让十三旦帮忙向裕大人陈情,马哈洛夫作为外国人收买本国商队违反国法。耐心已消尽的马哈洛夫彻底放弃,同意让吕俊杰分期支付三十万赎回商队。做了赔本买卖,马哈洛夫向瞿世年索要曾经向吕俊山购买商队支付的银子。谁知银子早被瞿大宅赌空花尽。瞿大宅只好把卖茶山的钱拿出来应急。

  • 吕俊杰虽百口莫辩,但出于侠义之心,仍强势保护了绮云不被抓回孙家。事后,吕俊杰派人去找常锡省前来带走绮云,可谁知常锡省却临阵退缩。吕俊杰不知该如何处理孙绮云这个烫手山芋,只得暂时将她安置在布鲁德娘那里躲避风头。常锡省的所作所为让孙绮云对他彻底失望,而吕俊杰的男子气概却让孙绮云彻底折服。

  • 错过与天津富商见面机会的吕俊杰得知其在天津的地址,与吕俊恒一起前往天津求见。谁知孙绮云为爱追着他来到天津,让吕俊杰头疼万分。鹊喜把俊杰给她的照片交给逸龙,用来加深父子情感,却被赛缪当场发疯般的撕掉。赛缪的疯狂之举吓坏了鹊喜和逸龙,只得报官驱赶走了赛缪。 眼看付款期限降至,天津富商依然闭门不见。

  • 常三爷极其赞同俊杰的商台计划,至此,两人关系已彻底冰释前嫌。俊杰趁机向三爷讨情放过狱中的一片红。常三爷已不再追究一片红的过错,一片红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需要在狱中服刑。方先生看望狱中的一片红,得知俊杰又娶二妻后,一片红忍不住的挥手打了方先生出气。吕俊杰准备修建商台,为张库大道的客商提供落脚点和补给。

  • 吕俊杰得知鹊喜并未与赛缪一起,极力挽回鹊喜之心。鹊喜拒绝与吕俊杰复合。正在此时,三十旦匆匆赶来,原来,孙绮云的翡翠把件竟是赝品,李总管大怒。幸得鹊喜用大笔私房钱紧急解围。平息了一切。回到张家口的鹊喜被父亲催促再次嫁人,鹊喜不从赌气带逸龙住进客栈。吕俊杰前来看望妻儿,鹊喜向其诉说自己不愿屈居后宅,想要开办银行的志向,俊杰大力支持。

  • 和俊杰成了兄弟的郑毅恩给他出主意,让他从裕大人的挚爱小妾艳芳入手,寻求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孙绮云装成女大夫声称可以治愈艳芳多年寒症,带她到赤城泡温泉。瞿世年给巴喇儿带去吃食和女人,让他继续干扰吕俊杰修建商台。鹊喜筹建银行困难重重,于是游说王大娘入股。王大娘欣赏鹊喜所为,答应帮忙。

  • 鹊喜照吕俊杰的法子成功让大丽屈服,还让她全额赔偿了银行的损失。鹊喜发现吕俊杰确实不可同日而语。半年后,本是吕宅东家的吕俊山质问账房为何停掉逸北天津读书的银两,但此时的账房已被瞿家父子掌控,对他爱答不理。已经快把家产赌光的瞿大宅不堪其扰,想要直接除掉吕俊山,瞿世年提议利用瞿氏。于是瞿氏向吕俊山哭诉,皆因逸北不争气才停掉他的学费,逸北一气下辍学,要留在家中盯紧瞿家众人。

  • 瞿父子生怕吕俊山再生事端,准备除掉俊山,嫁祸给吕俊杰。为了能不耽误工期,吕俊杰不顾草原还未回暖,便立即带人前去开工。临出发时鹊喜主动给他放贷,并答应照顾即将临盆的孙绮云。买好毒药准备害死吕俊山的瞿世年和瞿大宅得知俊杰出城,只得暂时收手。瞿氏似乎发现两人想要预谋杀死丈夫,出言阻止,被瞿世年轻松糊弄过去。

  • 孙绮云临盆时难产,知名接生婆都无法处理。鹊喜主动找来西医相救,终于帮助绮云平安诞下麟儿。可由于西医是男人,清醒后孙绮云特意交代鹊喜,不可将此事告知他孙绮云临盆时难产,知名接生婆都无法处理。鹊喜主动找来西医相救,终于帮助绮云平安诞下麟儿。可由于西医是男人,清醒后孙绮云特意交代鹊喜,不可将此事告知他人。

  • 还在修建德德堂的吕俊杰得知方先生被抓,认为定是冯毛毛与他人联合陷害。他反其道而行主动回张家口“自首”,当面要与证人冯毛毛对峙口供,得知冯毛毛人已不见后被李捕头关进了大牢。牢外,常三爷答应俊杰所托照看起德德堂。鹊喜与绮云也各处奔走相救,但苦于案情特殊,小妾艳芳也只能从裕大人处帮忙要到文书让其可与俊杰相见。牢中的俊杰将聚义兴账房之事交于鹊喜打理,家中琐事则托付给了绮云照顾,两个女人临危受命。

  • 吕俊杰让人放出风声,说官府要认定冯毛毛作了伪证,才销声匿迹。瞿世年因女儿疾病去了天津。沉不住气的瞿大宅擅自决定放出藏着的冯毛毛,让他去翻供说是吕俊杰安排自己和方先生一同杀害吕俊山,以做实吕俊山罪名。 德德堂工地上,听闻了吕俊杰被抓的工人们人心散乱,商台修建受到极大影响。为了商台持续修建,鹊喜和孙绮云决定共同代替夫君坐牢,换取吕俊杰前往德德堂解决困境。两人的深情打动了裕大人,裕大人同意暂放吕俊杰。

  • 吕俊杰得知父亲生前竟然把家业全部留给了自己,百感交集。然而为了确保方先生的安全,他不得不接受常三爷的建议,用放弃吕宅继承权换取瞿家撤诉。得财心切的瞿世年答应下来,翻供称吕俊山为自杀。吕俊杰和方先生终于洗刷清白。常三爷借机为一片红求情,让她出狱参与保护张库大道上的来往客商,戴罪立功。裕大人答应。被放出来的方先生得到了众人敬仰,一片红更是明确答应在德德堂建好后便与他成婚。

  • 吕俊杰在德德堂给方先生和一片红置办了婚房。大婚之日,吃三省带人围观伺机破坏。不想被敏锐的吕俊杰一眼识破。吕俊杰发现了吃三省的踪迹,与布鲁德和吕俊恒当面会了吃三省,暗示城中武力充足,吃三省只得作罢。瞿世年不甘就此作罢,他让吃三省招募更多土匪,再次袭击德德堂。俊杰要求亨利高做出超过卜内门标准的口碱,亨利虽认为他是完美主义,但不服输的性情,让他决定召集更多工程师共同完成任务,俊杰出资全力支持。

  • 孙绮云和鹊喜一同选宅院,凡是鹊喜看上的房子,孙绮云都不答应。孙绮云不愿鹊喜风头盖过自己,处处找茬,鹊喜干脆走人,让孙绮云自己做主。吕俊杰特意照欧洲标准建厂制做高品质口碱,常三爷担心他做事如此高调难免会遭人嫉妒。辛苦炼碱的亨利高发现工厂口碱总质量总是不达标的原因是冷凝管质量问题,俊杰毫不犹豫出巨资让亨利采购英国最好的管子炼碱。换过关键设备后的碱厂很快炼出了高品质的口碱。

  • 鹊喜将银行暂时交给画眉,随孙绮云去温泉休养。大境门外,孙有德迎上了从天津火速赶来的赛缪。并将他引往赤城温泉。赤城温泉,孙鹊喜终于挣脱了孙绮云的纠缠准备回到房中处理王大娘的生意之事,竟不想在房中见到了已等候她多时的赛缪。赛缪对孙鹊喜用强,孙鹊喜反抗两人撕打。一直屋外偷听的醋枝吓坏了,赶紧通知孙绮云孙鹊喜有危险。孙绮云和艳芳带众人及时赶到,救下险些被赛缪掐死的孙鹊喜。

  • 此时的张家口城,瞿世年成功撺掇了乔六,配合着范宝子及众人,趁着布鲁德一片红等人不在碱厂时,在碱厂前堵门打闹。常三爷奋力阻止,但仍没挡住攻势。听说碱厂被闹的孙绮云不顾众人相拦,要去守护碱厂,孙鹊喜劝住她让她同自己一起去见闹事人的家属了解情况。经验老道的常三爷趁着闹事众人疲惫时,好菜好饭相待,并借机好言相劝众人理智,成功劝走了大部分闹事者。

  • 面对蒋翰林血口喷人的栽赃,孙鹊喜巧思相辩,又在常三爷拿出道台候补官员身份镇场的帮助下,最终让蒋翰林同意暂时查封飞马碱厂,反倒是保护了吕俊杰的碱厂。孙鹊喜在得知是孙绮云跪求常三爷相救自己时,表示已原谅并释怀了她之前利用赛缪对自己的伤害。日本人再次现身,支付给了瞿世年之前答应的剩余银两,但要求他这次必须彻底搞垮飞马碱厂。

  • 收到休书的孙鹊喜进牢在吕俊杰面前将其撕毁,安慰吕俊杰元大人已有行动让他撑住。吕俊杰暗示孙鹊喜恐瞿世年等人会在狱中对他暗下死手。元大人以暂无坐实商台存有武器证据为由,施压刑部尚书重审案情。果然如吕俊杰所料,瞿世年三人得知案件重审后,狗急跳墙准备在狱中杀害吕俊杰。夜晚魏侍郎差人正要动手时,元大人带着督察院工巡局的鲁大汉及时出现。

  • 吕俊杰向郑毅恩坦露自己准备开修铁路。春节将至,吕俊杰用唱戏撒钱打铁花的方式消除了众乡亲客商对他坐牢的顾虑。岁末,重建后的聚义兴账房举行升印仪式,一切在炮竹声中再次重新步入了正轨。众人回乡,齐聚吕俊杰家拜年。已获自由身的亨利高带着画眉回归,表态未来张家口就是他的家乡,送逸龙留学归来的吕俊恒带来吕逸龙一切安好的消息。

  • 孙绮云边照顾被救回张家口苏醒后的孙鹊喜,边埋怨着他过于单纯,轻易相信了坏人害吕俊杰险些遭难。马哈洛夫在库伦假传沙皇旨意,禁止向清朝商人支付金银。想要用银两交易只能通过他的商行。与他苟且狼狈的瞿世年担心会被识破,马哈洛夫告知不必有虑。张家口众客商对库伦不能直接使用银两之事倍感蹊跷,因为此政令对俄国商业并无好处。身为会长的吕俊杰前去库伦解决此事,孙鹊喜和俊恒一同跟随。

  • 成功解决库伦银两争端的吕俊杰得到了常三爷的再次认可,重新上任的裕大人亲自为其办庆功酒。众毛毛匠找瞿世年索要拖欠的工钱,得知账房已无钱可领时,毛毛匠们只得一番哄抢。吕俊恒为了吕俊杰和元大人的约定,只身前往南洋考察。吕俊杰亲自送他离开。吕俊杰不忍毛毛匠们被骗,失去工作。于是他决定涉足皮毛生意,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

  • 吕俊杰知晓瞿氏母子情况后,答应吕逸北接应两人来聚义兴。吕逸北在得知最终工厂地契全被瞿大宅骗走后,冲动要杀死瞿大宅和瞿世年,被吕俊杰拦住。瞿世年用吕家剩余的所有家产和日本人达成合作,准备迎娶杰子过门。谈判结束后,瞿大宅多次提醒他要给足自己钱,瞿世年内心更是对他厌恶憎恨。吃三省再次出现,告知瞿世年人手已备齐,瞿世年为了让他尽快再向吕俊杰动手,答应事成后把蒋碧玉给他玩弄。

  • 瞿氏准备偷账本,吕逸仁发现瞿氏所为,出面制止,随后两人彻底离开了这块儿是非之地。元大人朝中推进修建铁路之事屡屡受阻,以休养名义约了吕俊杰带着夫人在沽源天鹅湖互商此事。孙绮云抢着担下这门差事,却因穿金带银被吕俊杰批评。吕俊杰与元大人在湖边垂钓。吕俊杰把孙鹊喜提出的以路养路策略告知元大人,此法既能缓解修铁路少银之困,又可证明元大人参与此事并未受贿。元大人大大称赞了这个办法。

  • 元大人通知吕俊杰太后已准许开修京张铁路,但并不允许吕俊杰负责此事,吕俊杰欣然接受。得到内部消息的吕俊杰,让众人努力筹钱开始购买桥东区域的地段。大举购买店铺的行为令还对修铁路丝毫不知的瞿世年很是不解,直到他和洁子正举行婚礼时,才收到消息。但因他已是日本人女婿的身份,店铺主拒绝卖地给他。

  • 瞿世年称自己打界桩也是要修商台。他先是从上源掐断诚德堂的供水,并向其流放各种污水。蒙古兄弟帮忙拉来净水应急,但仍引得客商们怨声载道。吕俊杰不得已与瞿世年面谈。瞿世年提出把吕逸北交给他任其处置、桥东地白给一百亩和给他跪地磕三个大头的条件,吕俊杰自是不答应。孙绮云带着想学骑马的吕逸德来诚德堂找吕俊杰,无意间发现了吕逸北。

  • 当一片红匆匆赶到时,一切早已晚了,诚德堂伤亡惨重。吕俊杰悲痛万分的安葬了三人后,让裕大人出面与瞿世年交涉,将诚德堂让给他。吕俊杰让瞿世年签下放弃追捕吕逸北的具结书,让他发誓保护好诚德堂和来往客商的安全。否则不会将诚德堂让给他。瞿世年答应下来,两人签字画押。吕俊杰带着众人牌位返回聚义兴。他将布鲁德的儿子格日勒接至张家口亲自抚养,并将吕逸北送去南洋,跟随吕俊恒学习经商。

  • 瞿世年此时已经彻底沦为日本人的傀儡,洁子提醒他不要再错过吕俊杰近期分配火车站附近地皮的机会。瞿世年知道吕俊杰不会卖地给自己,于是让瞿流流找来众多闲杂人,顶着他们的名字购地。很快,京张铁路正式通车,典礼仪式上吕俊杰感动万千。众人登上火车,火车缓缓行驶…… 行驶的火车上,众人欢欣鼓舞,吕俊杰也为孩子们的成长感到欣慰。瞿流流在账面上动了手脚,瞒过日本人私自留下了一处做吃食的小店铺。瞿世年让他将吃食店偷偷改造成大烟馆。

  • 孙鹊喜尝试着劝说吕俊杰,内心虽明知蒋凤卿与瞿家之过毫无关系,但他仍无法放下自己那些重要之人被瞿世年所害的仇恨。蒋凤卿想去看望逸龙被吕福轰走,回到客栈发现瞿世年竟恬不知耻的想要与她认亲,蒋凤卿将他骂走。洁子看出瞿世年想要与蒋凤卿父女相认,瞿世年却说自己都是为了利用她获得更多好处。洁子让瞿世年将她接入府中看管,作为瞿世年和吕俊杰谈婚事的筹码。

  • 得知诚德堂现状的吕俊杰很是心痛,格日勒提议索性带人从吃三省手中重新抢回,吕俊杰则准备让瞿世年和吃三省双方互斗狗咬狗。很快,张家口街上出现了画着瞿世年和瞿流流被土匪修理衣不蔽体的宣传单。本就对吃三省恨之入骨的瞿世年忍无可忍,说服日本人假扮土匪攻打诚德堂,干掉吃三省。为了军事目的想要保住诚德堂的日本人答应了他的请求。

  • 裕大人和吕俊杰皆因瞿世年至今的各种猖狂之举猜测,他背后的日本商会实则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但苦于外交关系无法对其彻查。吕俊杰出主意可以借重新备案店铺生意清查日月寮管理下的大烟馆。果然,几个假铺面主很快被裕大人识别出来,这些人共同指认是日本人藤原竹内让其买店做烟馆。日本人的几个烟馆很快被查封,藤原等人也继瞿世年后,背着奸商的骂名被官府赶出了张家口。

  • 工程师们一致否定见过吕东家,瞿世年只得派人暗中跟踪总工程师马鸣寻找吕俊杰。机智的马鸣轻松甩开尾巴,保护了住在自己好友客栈的吕俊杰几人。瞿世年跟踪未果,下令全城搜捕。吕俊杰三人和客栈老板完美配合,上演一出重患传染病的戏码成功躲掉了便衣的搜捕。面对瞿世年地毯式的搜捕压力,吕俊杰打算声东击西自己引开瞿世年的众兵,给工厂撤离的人争取时间和空间。

  • 察哈尔抗日同盟军收复察东四县,但在蒋介石部队和日军的双重压迫下,1933年8月多伦再次沦陷,看到消息的吕俊杰被气到晕厥。格日勒吕逸北决定瞒着长辈参加游击队,留常贵忠守在西安照看生意。两人趁着吃饭时至诚恳切感恩了吕俊杰多年来的教养之恩后,便偷偷离开了家。1937年8月,张家口沦陷。

  • 鹊喜双目含泪的送走了吕俊杰。乘着日军持续大举南下侵略中华之际,瞿世年再次威胁众商户必须准时参加他组织的会议。王大娘在老贾的邀请下出马。她安坐太师椅上,守住商会大门,怒骂瞿世年吃三省卖国无耻,愤慨激昂的呼唤不要屈服。瞿世年上前制止,王大娘在搏斗中被抢打中,用生命唤醒了众人的爱国之情。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