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舍得

9.2
年份: 2021
地区: 内地
简介:该剧根据鲁引弓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南俪、夏君山和女儿夏欢欢、夏超超,田雨岚、颜鹏和儿子颜子悠等“小升初”阶段中国家庭的故事。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2 / 共42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每隔一段时间的周末,南建龙都会要求两个女儿带着她们的小家庭,回来参加“家宴”。南俪对这种场合是有点厌烦的。虽然南建龙和蔡菊英再婚也有十几年了,但让她这个亲女儿一家和田雨岚这个继女一家坐在一张桌上吃饭,看着蔡菊英殷勤过头地忙前忙后,大家用寒暄掩饰尴尬,每次都让她如坐针毡。而近来因为南俪工作变动的原因,她和田雨岚成了工作上甲方和乙方的关系,再加上两家所在的小区属于同一个学区,夏欢欢和田雨岚的儿子颜子悠是风帆小学的同班同学,两个孩子马上要升初中了。这次聚餐,南俪和田雨岚都憋着点劲儿。

  • 风帆小学召开了家长会,冤家路窄,南俪和田雨岚迎头撞见。学校不允许排名,但田雨岚从分数中就可以推知一二,居然有三个孩子考得比子悠好。子悠之前从没掉出过前三,因此她觉得试卷有猫腻。南俪对孩子的要求不高,欢欢学习也一直稳定在中等偏上,而这次欢欢只考了45分。这一次考试杀出来一匹黑马,是田雨岚和南俪家钟点工刘阿姨的孩子米桃,米桃之前一直在老家,这学期刚转学过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每隔一段时间的周末,南建龙都会要求两个女儿带着她们的小家庭,回来参加“家宴”。南俪对这种场合是有点厌烦的。虽然南建龙和蔡菊英再婚也有十几年了,但让她这个亲女儿一家和田雨岚这个继女一家坐在一张桌上吃饭,看着蔡菊英殷勤过头地忙前忙后,大家用寒暄掩饰尴尬,每次都让她如坐针毡。而近来因为南俪工作变动的原因,她和田雨岚成了工作上甲方和乙方的关系,再加上两家所在的小区属于同一个学区,夏欢欢和田雨岚的儿子颜子悠是风帆小学的同班同学,两个孩子马上要升初中了。这次聚餐,南俪和田雨岚都憋着点劲儿。

  • 风帆小学召开了家长会,冤家路窄,南俪和田雨岚迎头撞见。学校不允许排名,但田雨岚从分数中就可以推知一二,居然有三个孩子考得比子悠好。子悠之前从没掉出过前三,因此她觉得试卷有猫腻。南俪对孩子的要求不高,欢欢学习也一直稳定在中等偏上,而这次欢欢只考了45分。这一次考试杀出来一匹黑马,是田雨岚和南俪家钟点工刘阿姨的孩子米桃,米桃之前一直在老家,这学期刚转学过来。

  • 田雨岚直接在班级群里,点名钟老师,要求钟老师课内课外一致对待。但钟老师态度漠然,拒绝沟通,田雨岚直接投诉。张雪儿认为钟益破坏了教育公平原则,要求他去和田雨岚道歉。何校长找钟益谈话,钟老师承认了私开辅导班的事,但是不承认课堂上有所保留,学校开除钟老师。钟益和田雨岚彼此撂了狠话,彻底撕破了脸。

  • 又一个周末,南建龙精心制作了邀请函,再次召集齐一大家子相聚。南俪看出这天田雨岚的反常,对方显然是带着气憋着劲来的,句句带刺针对她,一而再再而三地秀子悠。田雨岚强调子悠随堂测试次次满分,校外培训机构择数的王牌金牌班录取考试中,子悠也考了第八名,并爆出欢欢数学考试倒数第一的事情。欢欢当场大哭,南俪一家仓促离开。欢欢想不明白,哭着问妈妈,考了倒数自己是不是变笨蛋了,是不是变成差生就没人喜欢了?南俪安慰女儿,只是一次没有考好而已,在爸妈心里欢欢是最优秀的。

  • 田雨岚发现,金牌班的老师居然是钟益。田雨岚再次去公关崔经理,以子悠的成绩和奖状打动了他。但崔经理没想到,钟益以金牌班老师有自主选择权为由,坚持不收子悠。田雨岚没办法只好自己上,她先去找了张雪儿老师,请张雪儿帮忙说情。钟益向张雪儿分析试卷,并列第八的另一个孩子是粗心,子悠是真的不会。见张老师那边没有效果,田雨岚又豁出去老脸,准备了礼物,巴巴地去择数找钟益,被钟益断然拒绝。

  • 新的一次考试很快到来,夏君山信心满满,估摸着出成绩的那天,夏君山早早下班回到家,充满期待地进了书房,然而欢欢只考了70分。看起来是有进步的,但是这次试卷比上次容易,70分依然垫底。接连两次垫底,一向要强的欢欢自己受不了了,她心理压力很大,觉得自己不是聪明的孩子了,甚至认为自己这个副班长也名不正言不顺了。她哭着说爸爸的辅导根本没有用,爸爸是大骗子,坚持要去上培训班。夏君山心疼欢欢,决定去择数试试。

  • 钟益和夏君山是同乡,还先后从老家同一个县中毕业,夏君山向钟益打听竞赛班名额的紧俏程度。钟益得知欢欢想上择数竞赛班,主动向崔经理申请,但崔经理提出一个换一个,如果要收欢欢钟益就得收子悠。钟益只得作罢。心疼女儿的蔡菊英求到南建龙处,希望南建龙能从退休前的一些关系上,找找有没有去择数金牌班的方法。欢欢也给外公打电话,说自己一定要上择数。一时间,两个女儿都为了择数找到南建龙处。南建龙通过曾经的下属,联系上了一个择数名额。

  • 南建龙关于名额的短信还未发出去,就架不住蔡菊英枕边风温柔攻势,鬼使神差地答应将名额交给子悠。南建龙做出把名额给子悠的决定后,内心后悔不已,尽管南俪还不知道,但他想方设法地想补偿南俪,他提出将多年前购置的墓地卖了,增值的钱全数给南俪。南俪对父亲的提议隐隐疑惑,那个墓地是南建龙当年病危时买的,这让南俪想起自己曾差点失去父亲的悲痛回忆,她想把所有的宿怨都暂时放下,父女俩度过了难得的暖心相处时光。南俪还关照父亲说不必为择数的事为难,如果办不成她也不会怪他,这让南建龙更加坐立难安。

  • 欢欢已经当了好几年副班长了,她能歌善舞,性格好,人缘更好,所以即使改选也不怕,南俪说小朋友们喜欢的是全面发展的同学,让欢欢不用担心。 而田雨岚是有备而来,一方面亲自操刀,光子悠的演讲稿就改了三四稿,在家帮子悠反复演练;另一方面,她与其他几个以翰林为目标的家长结成了联盟,让这几位家长说服孩子投子悠,并许诺这次大家帮了子悠,以后别人有需求也都好说。于是班级班干部改选,颜子悠成了新的副班长,学霸米桃则是众望所归高票当选班长,而欢欢却落选。欢欢回到家大哭一场,欢欢认为落选和自己的成绩下降有关,她强烈要求、急切催促去上择数培训班。

  • 发现班委改选背后猫腻的南俪,又接到赵娜的控诉电话。得知蔡菊英竟然对欢欢言语羞辱,两件事夹击下,南俪怒不可遏。南俪之所以还愿意去赴宴,是寄希望于老爷子主持公道,没想到进门南建龙便端出长辈的架势,教育她工作上对田雨岚要公私分明,这让南俪愈发委屈。此时田雨岚带着子悠也进门,子悠童言无忌,说漏了嘴,爆出择数唯一的名额南建龙没给亲外孙女,却给了没有血缘的外孙。南俪彻底心寒,家宴不欢而散。

  • 夏君山发现择数选址的大楼隶属于赛马集团,而自己正在给赛马集团老板方远洋做设计。土豪老板方远洋追求浮夸,和夏君山的设计审美完全相悖,为了女儿,夏君山放下自己对专业审美的坚持,想方设法打动方远洋,希望能从方远洋处获得一个择数名额。蔚暖的柜面主管来求助田雨岚,往常这个时候蔚暖的市场物料早该发下来了,但是现在还没有到货。田雨岚认为是南俪在“公报私仇”,如果周年庆物料不到位,她的饭碗可能不保,田雨岚不得不软下腰身,求助公婆去择数兑现上次那批课桌椅的承诺,以此换一个竞赛班名额,但公公反而提出她的那份工作不做也罢,让她辞职回家里工厂帮忙。

  • 南建龙为了名额再次上门,低头求助前下属,揭开自己本不愿提及的往事,前下属答应再联系一个择数名额。原来当年下属夫妇都想留在设计院工作,作为院领导的南建龙只给了一个名额,让他们自行决定。这种做法看似开明,却让下属夫妇经受了人性的考验和取舍。南建龙为此向下属郑重道歉,即使当年的那一个名额,是他出面费力争取才有的。 颜鹏出马搞定爸妈,颜鹏爸妈看在儿子的情面上同意捐赠,作为交换,田雨岚从崔经理处争取到了一个竞赛班名额。壹佰周年庆即将到来,但蔚暖的物料仍被耽搁在路上,南俪查明原因和田雨岚一起连夜运输,联手布置,两人自上次家宴后的僵局暂时打破。

  • 很快学校又进行一次考试,择数的短期速成培训这次露怯了,欢欢的成绩很快又掉下队来。夏君山觉得有必要再给欢欢加点码了,语文、英语都报上,别人学什么欢欢也学什么。米桃这次考试英语、语文也退步明显,米桃英语口语不好,不适应语文的情景阅读和作文,米桃爸妈很是焦虑。南俪对给欢欢加课持反对意见,认为不能一味地焦虑,不能盲从别人的步伐去加课,家长更应该挡在孩子前面,保持冷静清醒。夏君山陪伴欢欢学习一路过来的着急和焦虑,南俪并不能感同身受,夫妻俩发生争执。没想到欢欢要强,自己也坚持要去上。于是,欢欢的课余时间很快被各种补课占据了。

  • 子悠在金牌班课堂跟不上节奏,被钟益训斥,钟益言辞过激。蔡菊英恰巧听到,她情绪激动,在择数闹事,指责培训老师态度粗暴,拉着南俪一起去找钟益要个说法。南俪安慰子悠,说如果田雨岚知道儿子受了这样的委屈,一定会为子悠出头。没想到田雨岚赶到,反而说老师严厉是为了孩子好,是自家孩子给老师添麻烦了,这让子悠对妈妈非常失望。

  • 夏君山发现欢欢跟不上择数的课程,孩子自信心双重受挫。夏君山决定亲自去择数听课,与老师沟通。竞赛班授课的陈老师当着欢欢说,跟不上是正常的,我们所有的题目只讲一次,不可能为你家一个孩子放慢进度,你孩子天资不行怪我咯?一向好脾气的夏君山怒了,和择数老师发生肢体冲突。补习机构老师和家长动手打架的视频,伴随着大众对择数教育方式的质疑,一夜间爆火网络,引发热议。舆情很快聚焦在补教机构短视填鸭教学、态度粗暴上,且不是一次两次了,之前钟益在金牌班课堂上责骂子悠的事情也被翻了出来,甚至连把钟益的简历和当时离开风帆的事都被扒了出来。

  • 择数视频风波延续到田雨岚家中,颜鹏父母刷手机时看到新闻,后知后觉地发现宝贝孙子曾经也在择数遭受过辱骂,怒不可遏冲去儿子家质问田雨岚。田雨岚与公婆爆发争吵,而颜鹏这次也没站在田雨岚这边,田雨岚伤心地离家出走。田雨岚去找蔡菊英想留宿一晚,没想到正遇上南建龙又犯肠胃毛病,蔡菊英忙着照顾南建龙,无暇顾及女儿。别人婚后伤了心可以回娘家,然而田雨岚意识到,她妈妈的家,不是可以收容她的娘家,这让她内心更加凄楚。

  • 风帆小学举办“家长校园”,希望能架起孩子和家长之间沟通的桥梁。在第一次家长校园活动中,孩子们各自抒发内心真实情感,欢欢当众表白爸爸,是自己的英雄;米桃说出自己温馨的愿望,希望一家人能一直在一起;子悠却哭着对田雨岚说,“我觉得我的妈妈不爱我,她只爱学习成绩好的我”。田雨岚伤心失落,她不理解明明自己是为子悠好,为什么结果会这样?

  • 夏君山更多得承担起了家事,尤其是辅导欢欢的功课,但欢欢到底还是孩子心性,有一次,欢欢竟然花了一整个下午才写了半张试卷,还错误百出。夏君山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将欢欢骂哭。夏君山为此自责很久,没想到第二天一觉醒来,欢欢像是把前一晚的不愉快都忘了,一点都不记仇。夏君山感慨,孩子对父母的爱和信任都是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

  • 家中无人,赵娜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又突然闹肚子,实在憋不住拉在了床上。这让一辈子光鲜亮丽的外婆又羞又愤,痛哭流涕。但南俪被工作绊住无法立刻回家,夏君山是女婿毕竟不方便,情急之下南俪只得求助南建龙。南建龙的到来让赵娜更加羞愤,大发脾气不许南建龙靠近,但南建龙一句别让儿女们为难,料理好就会走,让赵娜无奈地放弃了挣扎。

  • 南俪心里比谁都明白,外婆这一躺下,家里的大事小情,上有老下有小外事无巨细,工作和家庭总要有所取舍,夏君山主动做了那个取舍的人。只有小两口的时候,南俪默默抱住夏君山,说我特别感谢这辈子能遇到你。夏君山也是窝心不已,她明白他的付出,那他的付出便是值得的。蔡菊英发现南建龙每天散步前都对镜打扮一番,对南建龙反常的举动产生怀疑,跟踪他至南俪家。碰巧看见南建龙照顾赵娜的场面,蔡菊英激动大骂,赵娜对蔡菊英胆敢上门更是气愤不已,两人发生激烈冲突。南建龙对蔡菊英大发脾气,认为她曲解了自己的好意,没有同情心,直接和蔡菊英冷战。

  • 家宴上田雨岚发现了蔡菊英额头上的淤青,得知是被赵娜砸的,心疼妈妈,要替蔡菊英讨公道,南俪自然也要维护自己妈妈,和田雨岚对峙起来,蔡菊英拉架过程中反被南俪无意推倒,田雨岚盛怒之下扑向南俪。孩子们尖叫,男人们试图拉架,屋里人仰马翻……这一次的家宴直接上演了全武行,矛盾不但没能缓和,反而进一步激化。田雨岚看着妈妈默默伤心的样子,再看看动都没动过的一桌子丰盛菜肴,让她心中在愤怒之外,又有心疼和内疚。

  • 雅德中学并不在南俪家的学区,而南建龙的房子,正好对应雅德学区。夏君山给南俪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工作,他的方案是以低于市场价的方式买下南建龙房子的1%份额,将欢欢超超的户口迁进去。他主动提出,不管是事先公证还是私下协议都可以,以证明他们对老人的房子其实并无觊觎之心。南俪做了她成年以来最艰难的决定,在上次撂下狠话后,把自尊心和过往的芥蒂都压在心底,主动提着糕点上门求助南建龙。南建龙看到南俪到来,那个瞬间狂喜的表情让南俪的心颤了一下,父女俩和和气气地坐着说了会儿话,却始终无法进入南俪想要的正题,因为旁边还有个和和气气的蔡菊英,一直端茶递水,但就是不走。

  • 田雨岚在和蔡菊英的沟通中,震惊得知这套房子是没有蔡菊英名字的,属于婚前财产,蔡菊英最开始以为南建龙也不懂婚前和婚后财产的区别,她牢记着南建龙对她的承诺是“房子咱俩一人一半”。蔡菊英没想到,当她找南建龙询问加名时,南建龙反以婚前财产拒绝。因为加名的事情,南建龙在家不搭理蔡菊英,倍感冷落的蔡菊英内心惴惴不安,来到南俪公司大闹,当众哭诉,求南俪好心放过她,让南俪万分难堪。田雨岚赶到,劝走蔡菊英,姐妹俩谈判,田雨岚提出,欢欢和超超1%的份额加名字可以,那也要给蔡菊英加名字,多少份额都行。

  • 蔡菊英的要求激怒了赵娜,赵娜直接给南建龙发了律师函,要求分割南建龙住的那套目前市值几百万的房产。原来那房子是南建龙和赵娜结婚时单位分的公房,当时的离婚协议上写明赵娜拥有房子的一半产权,只不过那时房价不高,赵娜又继承了南俪外公外婆留下的房子,当年没跟南建龙较真。赵娜不惜卖掉自己现在住的房子,拿出钱来买下另外50%,也要将南建龙和蔡菊英赶出去。 蔡菊英晚年竟面临流落街头的处境,彷徨无助,她怕的不仅仅是没有了住处,更怕和南建龙分开。田雨岚急得一嘴泡,颜鹏看不过去,告诉她说,他可以去和父母商量,看看父母是否可以资助他们这笔钱,就当是借的,以后慢慢还。

  • 赵娜给南俪拿来了一百多万,说加上小两口手里的钱付首付,买个对口雅德中学的小房子总该够了。南俪惊讶她哪儿来的那么多钱,赵娜说是当时外公外婆留下的,加上她自己的积蓄。南俪不肯要,赵娜说自己后半辈子反正是要靠女儿的,分什么你我,实在不行就当是借给他们的。盛情难却,南俪和夏君山商量着先借用一下,此后分月还给她。照中介的说法,学区房是硬通货,一旦孩子成功入学就可以卖掉,分分钟脱手。签合同、办贷款、过户……非常迅速就搞定了。欢欢超超的户口很快落好,雅德学区的小学也比风帆更好,一套房子,解决两个孩子的入学问题,全家人都眉开眼笑。田雨岚和蔡菊英那边,见赵娜撤回了起诉,只当她高抬贵手,也松了口气。

  • 田雨岚越想越不对劲,和蔡菊英嘀咕,夏君山这阵没上班,南俪的收入她也是有数的,几百万的学区房他们怎么说买就买了呢。蔡菊英一个激灵,翻出藏在衣橱深处的银行卡,让田雨岚帮她查余额,余额显示,账户里的大几十万不翼而飞了。面对蔡菊英的质问,南建龙承认这钱他给了前妻,他说这么多年自己对不起她们母女,给点补偿也是应该的。蔡菊英哭着说自己不图房子也不图钱,但共同存款一次性给南俪,自己连被知会一声的权力都没有吗?伤心欲绝的蔡菊英收拾行李,离家而去,住到了田雨岚家。

  • 南俪听说是田雨岚悄悄纠集了其他终端人员,实名举报自己促销政策分配不公。职场失利,学区房又落空,双重打击之下,南俪意识到她一直引以为豪的那点优势,简直不堪一击。南俪满心沮丧,对夏君山提出办个假离婚吧,只是走个形式而已,超超就可以上更好的小学和初中了,折腾这么一大圈,至少先保一个吧。夏君山从情感上无法接受,格外伤感,说那张证书比想象的更神圣。

  • 田雨岚不来,南建龙也坚持不住准备上门接人了,眼下正好顺着台阶下。他让田雨岚放心,就算存款给了南俪,他总还有退休工资,只要他还活着一天,就不会让她妈妈饿着。南建龙允诺第二天上午,就去接蔡菊英回家。第二天南建龙去接人的路上,公交车路过南俪公司,他鬼使神差地想要下车和女儿解释下,却意外得知女儿被降职且准备去假离婚。南建龙通知赵娜,两人匆匆赶到民政局,南建龙对着女儿发了大脾气,质问他们有什么困难不能一家人坐下来想想办法,非要走假离婚这条路。南俪说出田雨岚背后捅刀子,让自己降职的事情。

  • 南俪得知原来母亲赵娜给她买房子的钱有大半是南建龙给的,赵娜说这个是他当爹当外公的应尽义务,你受得起。带着复杂的心情,南俪再次上门看望父亲,南建龙的身体本就不太好,离开了蔡菊英的精心照顾,日子更是过得一塌糊涂。南俪心里很不是滋味,尤其是得知南建龙给她买房的钱是卖了墓地换的。她第一次向父亲问出当年事,为什么在自己高考前两个月,父亲会闪电般离婚再婚,得到的答案让她心中更是百感交集。

  • 南俪去看南建龙,虽然他始终强调自己一个人过得挺好,但是南俪看在眼里,显然是不太好的。南建龙的腿部浮肿,追问之下,他承认自己做饭手艺太差,外面的饭菜盐大,身体代谢不行,吃多了就容易浮肿。 从私心积怨来说,南俪自然是不想管南建龙和蔡菊英的事,但就事论事,这次的事是因她而起,南俪破天荒地主动约蔡菊英见面。南俪担心父亲的身体,想问问蔡菊英到底怎么打算的,也向其声明存款和遗嘱的事情自己都不知情。但说出口的话在蔡菊英耳中就成了另外一个意思,蔡菊英觉得自己被认为图的是老爷子的钱。两个人不欢而散。

  • 这一次田雨岚主动约南俪出来见面,两个继姐妹坐到一起,田雨岚艰难地发出请求,请南俪去把蔡菊英接回南建龙家,只有她亲自去接,才是正面的认可。田雨岚恳请南俪就算是为了南建龙,也要做这件事。田雨岚还拿出翰林的考前班名额来与南俪交换,说南建龙岁数不小了身体孱弱,他作为一个年迈的父亲,几乎已经为南俪倾其所有,他需要蔡菊英的照顾和陪伴。田雨岚句句恳切,南俪心中也无比触动,更让她自责的是,连田雨岚都知道父亲生病后乳糖不耐受,自己却不知道。

  • 择数内部的“择数杯”奥数测试近在眼前,有风声说翰林招生非常看重这个测试的结果。但是子悠一直甩不掉“一考试就发烧”的魔咒,所以测试前一天,田雨岚提前带他去医院,问医生能不能先行用药预防发烧,被医生训斥一番,田雨岚不服气,和医生吵了一架。这吓到了子悠,到答题的时候,子悠眼前一直是妈妈横眉怒目的模样,和医生吵架的样子,和爸爸吵架的样子,他越来越慌乱,越来越恍惚……这时男孩大龙在旁边说,我们跑吧,跑得远远的,颜子悠撕了试卷,掀了桌子,冲出了考场。田雨岚失望而生气地带着子悠回家,同时接到了奥数大神要求子悠退课的电话。

  • 南俪邀约田雨岚一起聘用钟益,对三个孩子进行暑期小班辅导。南俪去“晚托之家”找钟益,说只有把资质普通的孩子成绩搞上去,才能体现真本事,成功说服钟益接下暑期小班辅导。南俪同时定下要求,暑期结束后升入毕业年级的开学考,欢欢要进入班级前十,钟益信心满满打包票可以让欢欢进前三。聘用钟益小班辅导的事情,夏君山和颜鹏都不同意。颜鹏父母听说后闹到田雨岚商场,夏君山请来南建龙和赵娜,在南俪的生日派对上希望能说服南俪。

  • 风帆小学内,何校长在教务会上向老师们通报,择数超纲教学、翰林中学违规招生受到教育部门的处罚。他向老师们强调风帆的教育理念,风帆不光是对孩子们的考试负责,还要对他们整个漫长的人生负责,教育者要始终记得,我们面对的是“人”,而不是流水线标准件。暑假开始了,欢欢、子悠、超超,还有钟益要求免费加入的米桃,四个孩子在钟益处开启了小班辅导生涯。钟益在教学上确实有几把刷子,升入毕业年级后的第一次考试,欢欢就考出了和米桃一样满分的成绩。

  • 张雪儿发现了欢欢对米桃的排挤,在班会时特意强调同学之前应该团结友爱,希望同学们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米桃主动找欢欢和解,追问欢欢“我们不是好朋友了吗”,但因为欢欢的不理睬而失败。两个小女孩之间的不开心愈加累积,一次放学过程中,欢欢帮助老师发“告家长书”,却绕过了米桃,米桃找欢欢说理,两人发生口角相互推搡。外婆赵娜来接欢欢时,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 夏君山也从张雪儿口中得知,欢欢和米桃之间的矛盾,源于南俪和钟益对欢欢的不当激励,他指责南俪是因为原生家庭的心结,加之最近职场不顺,才想着拿孩子找补,南俪为此和他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田雨岚内心难过,又怕自己的出现会刺激子悠,听取南建龙的建议后,她学着放手试试看,于是接受了集团去外地培训的任务。而承担起照顾子悠任务的颜鹏,一辅导作业就开始头疼,此时也意识到田雨岚之前的不易。

  • 欢欢对整个寒假无休止的做奥数、背英语非常不满,她觉得妈妈只喜欢成绩好的孩子,整个人情绪低落,连爸爸和超超出发的那天,她都借口躲在厕所里,不愿意出来当面告别。颜鹏向蔡菊英打探田雨岚何时回来,子悠默默想念妈妈,颜鹏更是盼星星盼月亮希望田雨岚早日回来。田雨岚调节好心情,把原本奖杯墙上的中心位置换上了子悠踢足球的照片,她发朋友圈,暗示颜鹏自己已回到家。颜鹏刷到朋友圈,立刻就和子悠收拾行李,兴高采烈地从爷爷奶奶家搬回小家。

  • 新冠疫情有更严重的趋势,夏君山担心路上的风险,让南俪和欢欢取消原定的江西之行,留在江州过年。新冠疫情愈演愈烈,家家户户没有急事都闭门不出,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春节,大街上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南建龙也没想到,蔡菊英之前不声不响囤了好多的口罩、消毒液,此番派上大用场。田雨岚家的年夜饭,她发现大人们讨论疫情的时候,子悠明显焦虑紧张了,于是主动和子悠提起大龙,以自然的状态帮助儿子放松。田雨岚和颜鹏说,不管子悠优秀不优秀,不管他是什么状态,都是我儿子,我都会接纳他。

  • 南俪发现欢欢留下了纸条说去书城,但南俪在书城没有找到欢欢,心急如焚,冒着大雨四下寻找。远在江西的夏君山、南建龙蔡菊英、田雨岚、张雪儿老师等,都在帮助寻找欢欢。最后,在张雪儿的启发下,南俪在书城旁边的玻璃宫前找到了欢欢——欢欢的那些症状,只是月经初潮的附带反应,但是欢欢不懂。这个玻璃宫,欢欢曾在这里参加合唱比赛,这里承载着她最快乐的回忆,她的荣耀和梦想,所以得知自己“生病”之后,她的第一念头就是想再到这里看一眼。玻璃宫前,面对因为焦急而几乎崩溃的南俪,欢欢伤心痛哭,质问妈妈“你是爱我还是只爱学习好的我?”南俪痛彻心扉,对欢欢说出了那句“对不起”。

  • 母女俩回到家,南俪悉心照顾刚刚经历初潮的女儿,反省自己之前在教育选择上的疯狂。南建龙蔡菊英不放心欢欢,一定要去南俪家看望,田雨岚担心疫情期间路上的风险,主动开车替他们去,没想到正撞上南俪高烧,病倒在床。田雨岚送南俪去急诊,疫情期间的医院处处高度防护,气氛空前紧张,这让南俪和田雨岚也倍感压力。在等待结果的时候,南俪给夏君山发去了各个银行账户密码,还有欢欢、超超的保单号等,在和夏君山的电话中,忍不住“交代后事”,南俪伤感道出自己后悔了,最后悔的就是父子俩出发去江西的那天,自己都没有去送送他们。

  • 赵娜突袭来到南俪家,发现了女儿怕自己担心,一直隐瞒生病的事情。赵娜和田雨岚狭路相逢,两人关系尴尬,气氛别扭纠结,但赵娜内心很感激田雨岚的照顾。大年初六,夏君山带着超超返回江州,因他们老家的城市有确诊病例,父子俩需要去酒店隔离十四天。当晚,南俪、南建龙和蔡菊英、颜鹏带着子悠,先后在隔离酒店楼下探望被隔离的夏君山父子俩,隔着酒店的窗户,一家人上演温情一幕。

  • 南俪和田雨岚在职场联手开启了直播卖货,销售业绩喜人。米桃家年后租了新房子,准备把在老家的妹妹也接来江州上学,生活一天天都有新希望,一天比一天好。春回大地,一切逐渐恢复正轨。南建龙再一次邀请一家人“云聚餐”,一家人通过屏幕聚在了一起。经历这一年多的风波和成长,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人生要有取舍,但总有一些真正重要的东西,是无论如何都要攥在手心里,是不能舍的,比如爱和家人。而孩子们的路还很长,不需要为未来而过度焦虑。无畏舍得,成长自有答案。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