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娘惹

8.7
《小娘惹》讲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马六甲一带华人家族的烟云往事。广东、福建沿海一带的中国人过番南洋,定居新马一带,并与当地的马来人结合,他们的后代中男性被称为“峇峇”,女性被称为“娘惹”。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0 / 共45集) VIP会员每日19:30更新2集,非会员次日19:30更新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黄家是马六甲有名望的峇峇望族,传到第三代的黄元手里,家道开始中落,但门面、排场还是极尽奢华之能事。这日,黄家大姑母带了两个女儿:秀凤、秀娟到访。黄元和原配桂花及女儿美玉亲自在门外迎接。大姑母的小女佣阿桃被黄家的豪奢排场所吸引,看得目不转睛。天兰是黄家的二太太,原是伺候黄家老太太的下女,被黄元看上,纳为小妾,生下一女菊香。黄老太太死后,天兰就被黄元的原配桂花百般刁难,生性懦弱的她唯有忍气吞声,女儿菊香的命运自然也不好过。

  • 洋介凭借一日商朋友的关系,得以到黄家参与“长桌宴”。他征得同意后,在黄家到处拍照,正好看见菊香手捧装了龙眼茶的Kamcheng(盖盅)走过天井,人景皆美,不由自主拍下照片。菊香认出洋介就是帮过他的男子,微笑点头。阿桃被龙眼茶的香味吸引,说真希望能喝一口菊香煮的龙眼茶,菊香马上勺了一杯龙眼茶给阿桃喝,把阿桃乐得心花怒放。洋介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黄家是马六甲有名望的峇峇望族,传到第三代的黄元手里,家道开始中落,但门面、排场还是极尽奢华之能事。这日,黄家大姑母带了两个女儿:秀凤、秀娟到访。黄元和原配桂花及女儿美玉亲自在门外迎接。大姑母的小女佣阿桃被黄家的豪奢排场所吸引,看得目不转睛。天兰是黄家的二太太,原是伺候黄家老太太的下女,被黄元看上,纳为小妾,生下一女菊香。黄老太太死后,天兰就被黄元的原配桂花百般刁难,生性懦弱的她唯有忍气吞声,女儿菊香的命运自然也不好过。

  • 洋介凭借一日商朋友的关系,得以到黄家参与“长桌宴”。他征得同意后,在黄家到处拍照,正好看见菊香手捧装了龙眼茶的Kamcheng(盖盅)走过天井,人景皆美,不由自主拍下照片。菊香认出洋介就是帮过他的男子,微笑点头。阿桃被龙眼茶的香味吸引,说真希望能喝一口菊香煮的龙眼茶,菊香马上勺了一杯龙眼茶给阿桃喝,把阿桃乐得心花怒放。洋介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

  • 陈老太对美玉颇有好感,有意让她当陈家媳妇,陈盛知道后大力反对,指他对美玉没有“感觉”,夫妻朝夕相对,如不喜欢对方,却要在一起一辈子,那是多痛苦的事,并坦言他想娶的是菊香,美玉暗中听见,又妒又恨。陈功指菊香虽好,可惜是个聋哑,陈盛震惊不已。查理张对菊香念念不忘,遣人上门提亲,要娶菊香当填房,天兰反对,黄元暂时按下。秀娟提醒菊香去向黄元“告状”,揭露她和金城的亲密关系,但菊香不肯,把手镯还给秀娟。秀娟迁怒菊香,把手镯暗藏在菊香房中,再谎称不见手镯。菊香因偷盗被押在祠堂前受罚。菊香有口难辩,为表清白,她竟把手放在烛火上烧,看得大家胆战心惊。

  • 查理张对菊香不死心,一再送礼讨好黄元。桂花帮查理张说话,终劝服黄元把菊香嫁给查理张当填房。天兰反对无效,只能劝菊香认命。菊香表面平静,实已立定决心逃婚。她教阿桃煮天兰喜欢吃的豆酱鸡,并请求阿桃照顾天兰。阿桃看出不对,留意菊香动静。菊香平时难得出门一步,对外头世界一无所知,但她决心掌握自己的命运。美玉出嫁当天,菊香趁家里忙乱,悄然离家,阿桃及时发现,担心菊香又聋又哑,独自在外恐会身陷险境,力劝菊香打消主意,但菊香却表示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不愿听天由命。阿桃经不起菊香的请求,终于放她离开

  • 菊香被查理张接走,菊香担心洋介安全,要求查理张助洋介一臂之力,查理张反要菊香乖乖就范。洋介担心菊香安危,追查菊香下落。查理张欲“查证”菊香有否遭歹徒玷辱,菊香抗拒,查理张用强。此时房外忽烟雾四起,查理张以为旅馆起火,顾着逃命,洋介趁机救走菊香。菊香心甘情愿追随洋介到新加坡去。

  • 菊香和洋介领证,查理张无可奈何,迁怒黄家。天兰心疼菊香,暗中叫阿桃带了一点嫁妆去给菊香。阿桃不只带去嫁妆,还当了菊香的送嫁娘。洋介循峇峇、娘惹结婚的传统,捧了装了红白汤圆的盖盅迎娶菊香,菊香也披上了黑色盖头。二人的婚礼虽然简单,但却洋溢着幸福的气息。阿桃赶火车回到黄家,已是夜深人静,本以为能侥幸过关,不料仍被桂花识破。桂花不顾天兰求情,当着全屋子的下人痛打阿桃,下手毫不留情,阿桃的一条腿被打瘸。

  • 天深夜,洋介的照相馆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之后,洋介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没人知道他的去向。邻人都说洋介一定是顾着自己逃命,抛下哑巴妻子,不可能再回来了,但菊香对洋介的信心毫不动摇,天天在照相馆外等洋介归来。菊香临盆,风雨交加,她孤单无助,忍痛自己接生,顺利诞下一女婴。女婴产下后,风雨突止,窗外圆月当空,菊香遂给女婴取名“月娘”(福建话月亮之意)。菊香抱着月娘,夜夜等郎归。洋介留下的钱不多,菊香每天早起,做些娘惹糕点去卖。她的娘惹糕美味可口,生意不错,但却经不起地痞流氓的一再敲诈,与对方起了冲突。地痞追打菊香,陈盛刚好驱车经过,目睹一切,助菊香解围……

  • 陈盛获悉菊香的窘境,帮她把租还了,还运来大批米粮。菊香却不肯接受,陈盛坦言对菊香别无意图,帮助菊香,全是看在两家是世交的份上,要菊香不必多虑,菊香感觉到陈盛的真诚,终接受他的帮助。陈盛对小时候吃过的一道娘惹甜点念念不忘,出自菊香的祖母之手,叫香辣虾糯米卷。他知道菊香会做这道甜点,开心不已,问菊香能不能做点来卖?菊香点头。陈盛吃了菊香的香辣虾糯米卷,惊为天人。 事有凑巧,美玉从秀莲口中得知陈老太最爱的甜点正是香辣虾糯米卷,正下足心思准备。

  • 美玉把被陈盛冷落的怒气全推到菊香身上,回娘家诉苦,桂花为除后患,竟要向菊香下杀手。阿桃约略听到桂花欲对菊香不利,急告天兰,天兰跪求桂花饶了菊香,反被桂花嘲讽一顿。天兰早因思念菊香精神恍惚,现在更进一步恶化。桂花果然买凶要对付菊香。菊香抱着月娘逃避追杀,日军飞机忽然出现在天空,炸弹纷纷落下,炸死许多无辜百姓,欲杀害菊香的凶手亦被炸得粉身碎骨。月娘危急中首次开口说话,急叫菊香快逃。菊香母女逃过一劫。日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登陆马来亚,局势紧张。陈功担心新加坡不保,要陈盛携家眷远赴英国。陈盛担心菊香母女安全,劝菊香躲到乡下去。就在市面一片惶恐之际,洋介回来了。

  • 洋介满脸胡须,形容憔悴,似乎经过不少磨难,但他对这些日子的遭遇一字不提。菊香终于盼得洋介归,自是开心不已,但月娘却不肯认这“陌生”父亲,反而叫陈盛做爸爸,菊香气得把月娘打了一顿。邻居对菊香和陈盛的关系闲言闲语,菊香拿了刀子给洋介,要洋介如不信任她,可一刀把她杀了。洋介平静地说他从不怀疑菊香,就像菊香从不怀疑他会抛弃她一样。菊香感动泪流。

  • 桂花和美玉发现菊香和月娘也在船上,且是陈盛暗中带上船的,遂把菊香骗上甲板,再将菊香母女丢入海中。这一幕被小小年纪的陈锡看在眼里,吓得高烧不退。陈锡是陈家三代单传,陈老太太忧心如焚。陈盛约略知道菊香母女遭毒手,愧疚不已,对美玉更是痛恨。所幸轮船尚未启航,菊香母女被海浪冲上岸。菊香发觉月娘没了气息,拼死相救,终把月娘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

  • 月娘遵菊香所嘱,带了菊香所留的娘惹盖盅,往马六甲投靠天兰。天兰得知月娘是菊香女儿,开心不已,但从月娘口中知道菊香已死,又不禁黯然。天兰精神时好时坏,常常误把月娘当菊香,严厉地督导月娘学缝纫,煮娘惹菜,一心要把月娘栽培为一出色的娘惹。月娘天生聪慧,举一反三,很快掌握了窍门,得心应手。

  • 岁月匆匆,转眼又是数年,月娘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和菊香如同一个模子印出来般。黄元一家从英国回来,天兰紧张,特别起个早让月娘帮她稍做打扮。大家乍见月娘,恍如见到菊香一般,都大为惊讶,特别是桂花,隐隐感到不安。月娘认得桂花当年丢她和菊香入海,害她险遭溺毙。桂花在黄元面前说天兰坏话,指她自作主张收容月娘,并重提菊香让黄家蒙羞一事,试图将月娘赶走,但黄元却感念天兰这些年来看守祖居,加上临去英国前,亦答应她原谅菊香,故不同意桂花做法。

  • 桂花指月娘她隐瞒天兰病情不报,意图感染其他家人,罪大恶极,下令重打月娘。桂花决定给月娘下马威,下令秀凤在祠堂当众鞭打月娘,月娘被秀凤重重鞭打,却忍着不叫声痛,反把秀凤打得气喘吁吁。阿桃见金城接过鞭子,担心月娘被打伤残,冲前帮月娘挨了重重一击,再假装晕倒,月娘总算没再受皮肉之苦。月娘虽挨一顿痛打,但能让天兰入院治疗,毫无怨言。玉珠看穿月娘之计,却不说破。

  • 陈锡看准战后百业待兴,正是开拓商机的好机会,陈功看重陈锡,委以重任。陈锡希望小叔陈盛能助一臂之力,但陈盛自从菊香母女落海后,就消极度日,天天喝酒跳舞唱班顿,连陈功和陈老太都奈他不何。陈盛酒醉摔下舞台,跌得满脸是血,陈锡急开车送他入院,途中遇见往医院探望天兰的月娘。月娘闪避陈锡的车子,打翻了一盅鸡汤,气得她拉住陈锡要赔偿,陈锡满口答应,却为了找陈盛,把赔偿一事忘得一干二净。月娘暗骂陈锡是个臭人。

  • 黄家请来陈功一家出席长桌宴,陈老太相隔近20年后再次造访,不禁感叹万千。这次,黄家有意撮合珍珠、玉珠与陈锡的婚事,为了以防万一,秀凤命月娘呆在房里不准外出。但是,冥冥中自有安排,陈锡无意中再见到月娘。月娘认得陈锡这“臭人”,要他“还我鸡汤”,陈锡觉月娘有趣,故意逗她玩,还隐瞒自己身份,说是陈家的司机。月娘不疑有他,坚持要陈锡赔偿“鸡汤“损失,陈锡身上没钱,脱下手表做抵押。

  • 月娘帮助玉珠完成菜品,恰被陈锡看到。陈老太尝试过珍珠准备的菜肴,颇为满意,珍珠暗喜,但玉珠却在最后捧上重新准备的菜肴,抢走她的光彩,玉珠坦言是得到月娘的帮忙。珍珠对月娘越加愤恨。美玉得知月娘未死,震惊不已。月娘同情大傻,每当大傻来讨饭,她总给他吃的,见他被人打得头破血流,拉了他去看跌打。跌打张坚持要钱才给大傻治伤,月娘无奈之下,只好把陈锡的手表反押给跌打张。这一幕,都看在陈锡眼里。陈锡觉月娘性格善良,对她印象更深。

  • 月娘被困井里多时仍没人发现,她筋疲力尽,逐渐不支。陈锡经过井边,见月娘掉落的鞋子,怀疑月娘出事。他拉开井盖,刚好听见有重物落水的声音,一看之下,月娘正不支沉入水里。陈锡即刻下井救人。大家闻讯赶来,捞起陈锡和月娘。陈锡精疲力竭,却还记挂月娘。月娘已几乎没了气息,珍珠和美玉反松了口气。玉珠曾参加红十字会,学过急救,但慌乱间忘记如何施救,后来在陈锡的协助下,才把月娘从死神手中抢救回来。

  • 阿桃一心以为月娘在医院养病,煮了补品拜托玉珠送给月娘,玉珠遣人到医院,却遍寻没有月娘此人,玉珠不禁怀疑秀凤所说,追问月娘下落,秀凤厉声警告一番,不准玉珠再提月娘这名字。玉珠知道月娘凶多吉少,忍不住把实情告诉陈锡。陈锡至此始知月娘与黄家的关系。他和玉珠到处寻找月娘下落。

  • 龙哥知道身份曝露,忙挟持陈锡和月娘逃避追捕。陈锡背着体虚的月娘,即使疲累不堪,也不肯放下月娘。月娘对陈锡患难中对她不离不弃十分感动。龙哥走投无路,投靠刘一刀。刘一刀欠龙哥情,答应让一伙人住下。陈锡和月娘被关在柴房里,陈锡细心照顾月娘,说如能逃过此劫,定要娶月娘为妻,月娘口里斥他胡言乱语,心中却已对陈锡埋下爱意。

  • 刘一刀的母亲是个老娘惹,自知死期将近,很想吃一顿娘惹餐才上路。月娘答应为刘母下厨。月娘说要上市场采办食材,龙哥反对,刘一刀以刀相向,龙哥唯有答应,威胁月娘如逃跑,将杀死陈锡。月娘本有机会逃走,但一不想失信于刘母,二亦担心陈锡安全,遂打消逃跑念头,但她的行踪却被陈盛发现。陈盛看见月娘,恍如见到菊香一般,月娘认得陈盛,脱口叫了声“盛叔叔”,陈盛惊觉是月娘。刘一刀阻止陈盛接近月娘,陈盛觉有古怪,不让刘一刀带月娘离开,被刘一刀刺了一刀。月娘担心陈盛伤势,刘一刀说他那一刀只伤肉不伤脏腑,但如月娘不听指示,马上倒回杀陈盛,月娘唯有跟随刘一刀回去。

  • 月娘可不追究谁让她落井不救,却不能不知道是谁救了她的命。阿桃事先已受警告,不准再提此事,但经不起月娘一再追问,终告知是陈锡少爷和玉珠救了她一命。月娘感激玉珠,也很想亲自向陈锡少爷道谢。她还不知道,这几天和她朝夕相处的陈家司机“牛仔”就是陈锡本人。她急于知道“牛仔”的情况,要求玉珠帮忙探听。

  • 陈老太准备庆祝80大寿,并决定在这一天请来几个姑娘,让陈锡结识。秀凤要珍珠和玉珠加紧准备,而陈锡却想办法要月娘也参与,他拜托玉珠安排让他见月娘。玉珠假称要月娘帮忙买东西,带月娘出来与陈锡见面。月娘见到日思夜念的“牛仔”,开心不已。陈锡以陈家司机的身份带月娘往见陈盛。陈盛知道月娘在黄家饱受欺凌,要接月娘出来,安排她去读书,但月娘却不肯离开天兰。她说黄家还有玉珠这个好姐妹教她念书识字。

  • 菊香和洋介的忌日到了,月娘叫人写了父母牌位,煮了点小菜祭拜亡父亡母。天宝被金城打了一顿后,正恨不得有人充当出气筒,一脚踢翻供桌,还要踩踏菊香和洋介的牌位,月娘阻止,天宝意外受伤,桂花大发雷霆,要月娘当场把菊香和洋介的牌位烧掉。秀娟和金城多年前曾有私情,金城见秀娟风采依然,魅力更甚,而且作风比之前更开放、大胆,言语极尽挑逗之能事,为之心猿意马。秀凤担心秀娟会搅乱她的生活,夜不能寐。

  • 陈锡来接月娘去陈家,见月娘手受伤,忙送她去诊所打针。月娘伤势严重,陈锡要她好好休息,但月娘已答应在先,坚持去帮陈锡祖母庆生。月娘仍不知此“牛仔”即陈锡,完全相信其祖母是陈家的老女佣。月娘到了陈家,被安排在一小厨房里,与珍珠、玉珠等其他姑娘分开。 陈老太的大寿到了,桂花、秀凤带着珍珠和玉珠前娶祝寿,一再嘱咐二人要小心面对陈老太的“考试”,月娘暗祝玉珠成功。

  • 丽贝儿受邀和陈老太同席,席间透露吃过更美味可口的娘惹菜,而且就在这屋子里,陈老太见美玉脸色有异,知道有古怪,便要丽贝儿带她往小厨房。她亲口尝了月娘所准备的食物,赞不绝口。陈锡急忙去追月娘……月娘不知究里,以为陈老太就是在陈家打工的老女佣,陈老太也不说破。陈老太知道月娘被“封杀”一事,压住不满,美玉内心不安。陈老太拉了不知究里的月娘去和桂花、秀凤等同席。桂花等见月娘出现,都感不妙。至此,月娘才知道陈老太的真正身份,而“牛仔”就是陈锡,月娘一时间无法接受,急急离开陈家。

  • 月娘终于和陈锡见面,但她却不愿随陈锡往陈家,她对陈锡说,如果他确实要娶她,就上门提亲,或者,带她远走高飞,陈锡一口答应,叫月娘等他。桂花知道传统娘惹非常重视女性的贞洁,遂要美玉在陈老太面前诋毁月娘,指她名声不好,招惹无赖,连累陈锡被绑架,还暗示月娘被绑走的几日夜里,定已遭歹徒糟踏。陈老太听后沉默不语,桂花等人知陈老太已动摇。果不其然,当陈锡提说要向黄家提亲娶月娘进门时,她没马上答应,反要陈锡得到父亲陈功的允许。陈盛担心夜长梦多,要陈锡马上联系陈功,征求同意。

  • 陈老太要确保入门的媳妇是纯洁无瑕的,遂派人往马六甲调查月娘,对方刚好见刘一刀的手下连声叫月娘“大嫂”,向陈老太据实以报。陈老太立时决定放弃月娘,另选玉珠为曾孙媳妇。美玉等见一切如愿,开心不已。月娘知道陈老太的决定,反应冷静,玉珠自知陈锡爱的人是月娘,愿意退出成全月娘和陈锡,但被月娘阻止。月娘看得很透彻,这场婚姻就像是一场交易,不是玉珠所能控制的。她要玉珠答应,如和陈锡结婚,不必觉得对不起她。玉珠也鼓励月娘和陈锡追求幸福,无须在意她的感受。二人姐妹情深。

  • 天宝请罗伯张上门留宿,罗伯张无意中看见被关在小房里的月娘,惊为天人,他听说月娘是黄家的女佣,色心大起,心想玩弄一番后打发一些钱了事。当天夜里,玉珠偷了钥匙,开门房月娘出来,要她赶去火车站会陈锡。玉珠正要离去,见有人到来,担心月娘行踪败露,忙假装是月娘躲入房里,却被罗伯张当成是月娘,加以凌辱。珍珠目睹一切,本可阻止,但想到秀娟所说,为达目的,即使自己妹妹也可牺牲,遂让罗伯张得逞。

  • 罗伯张被黄家囚禁起来,大发雷霆,要天宝马上放人,天宝哪敢作主?说已通知其父查理张前来解决,要罗伯耐心等候。次日,刘一刀大锣大鼓,阵势浩大前来迎娶月娘,却见月娘被赶出黄家。刘一刀等觉黄家过份,要大闹一场,被月娘阻止。陈锡半途拦阻迎亲车子,要月娘随他离去,月娘拒绝,反请陈锡无论如何,要娶玉珠。陈锡魂不受舍地走在火车轨道上,眼看就将被火车撞个正着。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