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代吸血鬼第三季

7.3
简介:吸血鬼祖先Mikaelson家族的悲剧和胜利 迎来了新的《The Originals》乐章,正式进入第三季。原来 Klaus和他的同母异父哥哥Elijah用一千年的战斗来保护自己的家庭,但现在Klaus与Hayley有了他们的女儿 hope。这一次,他们的赌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第三季 兄弟两的关系进入紧张状态,加上他们要慢慢调整和失散多年的 姐姐 Freya 的关系。Hayley也遭受到了Klaus卑鄙的报复。Marcel与Davina重获统治权。与此同时,卡米尔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千年前始祖家族的一个惊人秘密。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2 / 共22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分集剧情

  • 一千多年前的欧洲,几个孩子为了躲避父亲的追杀而四处躲藏,以至于人们经常会发现被吸干鲜血的尸体。慢慢的他们开始厌倦了这种逃亡的生活,其中的芬恩和科尔认为父亲只是追杀克劳斯,其他人没必要受牵连。但二哥以利亚却坚持团结在一起,不能单独抛下克劳斯。最小的妹妹丽贝卡则对二哥的话唯命是从。在一次袭击车队后,众人发现几名死者衣着华丽,很可能是到附近城堡参加舞会的贵族。丽贝卡想冒充他们,混入人类社会之中。以利亚担心不熟悉贵族的习惯、风俗,很可能会露馅,弄巧成拙。这时以利亚敏锐的听觉发现了掩盖在衣服和箱子里的呼吸声,车里还藏着一个英俊小生。众人正要下杀手时,这人大喊着自己是附近城堡的仆人卢西安,奉主人的命令护送远方的客人参加舞会。他熟悉主人的习惯及贵族的关系,可以帮兄妹五人进入城堡。果然,在卢西安的指点下,五兄妹很容易就打消了城堡主人的怀疑。卢西安并非从心里尊重自己的主人,反而是怨恨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贵族。他对自己把吸血鬼带进主人的城堡,没有丝毫内疚。这个性格很对克劳斯的胃口。。

  • 漆黑的森林里,仍不死心的以利亚抱着霍普四处寻找海莉,背后突然传来声音,正是海莉的狼人丈夫杰克逊。他中了猎人的陷阱,幸好并未伤及要害,很快就能恢复。杰克逊不顾伤势,要在天亮变回狼形之前与以利亚联手找到海莉的下落。狩猎者在河口大量猎杀狼群,他们都很担心海莉的安全。 戴维娜是唯一一个知道海莉的下落的人,她的内心开始转变戴维娜计划着一个阴谋,女巫先祖墓地阴暗的地下室里,海莉被困在魔法阵里无法行动,心里更是为无法见到女儿而愤怒异常。达维娜带着衣服和血袋进来,对海莉的威胁也是不理不睬。看着海莉贪婪的吸食着血液,达维娜提出自己的交易,可以解除海莉身上的反转诅咒,条件是为她除掉女巫中的反对者——卡拉。吸食血液过后的海莉冷静了许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一千多年前的欧洲,几个孩子为了躲避父亲的追杀而四处躲藏,以至于人们经常会发现被吸干鲜血的尸体。慢慢的他们开始厌倦了这种逃亡的生活,其中的芬恩和科尔认为父亲只是追杀克劳斯,其他人没必要受牵连。但二哥以利亚却坚持团结在一起,不能单独抛下克劳斯。最小的妹妹丽贝卡则对二哥的话唯命是从。在一次袭击车队后,众人发现几名死者衣着华丽,很可能是到附近城堡参加舞会的贵族。丽贝卡想冒充他们,混入人类社会之中。以利亚担心不熟悉贵族的习惯、风俗,很可能会露馅,弄巧成拙。这时以利亚敏锐的听觉发现了掩盖在衣服和箱子里的呼吸声,车里还藏着一个英俊小生。众人正要下杀手时,这人大喊着自己是附近城堡的仆人卢西安,奉主人的命令护送远方的客人参加舞会。他熟悉主人的习惯及贵族的关系,可以帮兄妹五人进入城堡。果然,在卢西安的指点下,五兄妹很容易就打消了城堡主人的怀疑。卢西安并非从心里尊重自己的主人,反而是怨恨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贵族。他对自己把吸血鬼带进主人的城堡,没有丝毫内疚。这个性格很对克劳斯的胃口。。

  • 漆黑的森林里,仍不死心的以利亚抱着霍普四处寻找海莉,背后突然传来声音,正是海莉的狼人丈夫杰克逊。他中了猎人的陷阱,幸好并未伤及要害,很快就能恢复。杰克逊不顾伤势,要在天亮变回狼形之前与以利亚联手找到海莉的下落。狩猎者在河口大量猎杀狼群,他们都很担心海莉的安全。 戴维娜是唯一一个知道海莉的下落的人,她的内心开始转变戴维娜计划着一个阴谋,女巫先祖墓地阴暗的地下室里,海莉被困在魔法阵里无法行动,心里更是为无法见到女儿而愤怒异常。达维娜带着衣服和血袋进来,对海莉的威胁也是不理不睬。看着海莉贪婪的吸食着血液,达维娜提出自己的交易,可以解除海莉身上的反转诅咒,条件是为她除掉女巫中的反对者——卡拉。吸食血液过后的海莉冷静了许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 一千多年前的马赛伯爵城堡里,始祖五兄妹在卢西卡的掩护下,很好的溶入了上流社会。只是科尔的肆意妄为引起了一些民众的恐慌,以为有恶魔出现。卢西安与伯爵女儿奥罗拉青梅竹马,早已对她倾心却因身份悬殊不敢开口,最后下定决心请克劳斯代为转交一封情书。克劳斯很为难,因为奥罗拉早已与他有了私情。为了不打击这个忠实的仆人,克劳斯还是答应了下来,却在与奥罗拉偷情时被卢西安发现。卢西安没想到自己被欺骗,顿时瘫坐在地。而此时奥罗拉的哥哥特里斯坦带着随从赶来,克劳斯跳窗逃走,精神恍惚的卢西安被抓。暴虐的斯里斯坦对卢西安严刑拷打,但卢西安心如死灰始终一言不发,未说出克劳斯。在城堡阴冷的地下囚室里,以利亚和克劳斯想威胁特里斯坦释放卢西安。但特里斯坦对科尔的所作所为早有耳闻,已经私下进行了调查。虽然不知道这五兄妹在躲避什么人,但只要把他们五人的行踪散发出去,那个人必会寻踪而至。所以特里斯坦对克劳斯的威胁毫不在意,他已经做好安排,如有三长两短,就会有人散布消息。克劳斯慑于对父亲的恐惧,不得不放开特里斯坦。

  • 清晨,马塞尔晨跑回到驻地,刚一进门就感觉到异常。桌上的空酒瓶里放着两枚猫头鹰头饰的戒指,酒杯上有口红印,卧室的架子上挂着一件礼服和一副万圣节面具,礼服口袋里放着一张黑色印有猫头鹰的卡片。古老的吸血鬼社团斯特里克斯诚挚邀请马塞尔参加今晚的万圣节化装舞会。随即手机响起,斯特里克斯负责人特里斯坦打来电话,很明显有拉拢的意味。马塞尔决定参加这个以利亚一支吸血鬼的舞会。 收到邀请的还有海莉。海莉一头雾水,不知道斯特里克斯社团和特里斯坦是何方神圣,为此海莉找到了以利亚。为了说清楚这个问题,以利亚和海莉找到了克劳斯,从那个可怕的末日预言开始说起。这个有关敌人、朋友、家人复杂关系的预言让海莉产生了兴趣,很想见见预言家阿丽克西斯。

  • 一千多年前,始祖家族在城堡里安逸的生活着。丽贝卡和奥罗拉成了亲密的好友,克劳斯与奥罗拉则沉浸在爱河之中。即使奥罗拉发现克劳斯的真正身份,克劳斯用一封含情脉脉的情书,就挽回了芳心。每当奥罗拉生日时,她都会默默伤心,对难产而死的母亲心怀愧疚。克劳斯为了安慰她,讲出心头的秘密。当年他因为被母亲背叛抛弃,一怒之下杀死了母亲,并嫁祸给父亲。为此兄妹们被父亲追杀,他却一直隐瞒着这个真实的原因。在奥罗拉看来,克劳斯为了安慰自己不惜吐露多年的秘密,这正说明了克劳斯温柔多情的一面。她发下誓言,从此为他保守秘密。经历了这次小波澜,奥罗拉对吸血鬼的身体非常着迷,时不时的要求克劳斯转化自己。克劳斯不愿爱人拥有这种受到诅咒的身体。但多次的拒绝并没有让奥罗拉放弃,她想到了丽贝卡。在一个夜晚,奥罗拉满身鲜血的倒在床上,胳膊上被割开了一道道伤口。

  • 费雷娅施用魔法与远在摩洛哥的瑞贝卡联系,瑞贝卡在伊娃的身体里,向当地的女巫萨泰里阿学习复活科尔的咒语,很快就会有结果。看到瑞贝卡如释重负的神情,费雷娅感觉心情沉重,新奥尔良这边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对话结束,费雷娅次回到位于营地的本体身上。瑞贝卡刚起身准备去见萨泰里阿女巫,一名大汉拦住她的去路。奉命前来的阿亚趁瑞贝卡不备,从背后割断了丽贝卡的喉咙。当伊娃的肉身死亡时,瑞贝卡在自己的本体中复活。 费雷娅来到营地的大厅,发现桌椅凌乱,显然发生过激烈的打斗。大厅一侧的廊房里,混身血污衣衫褴褛的以利亚和克劳斯平静的坐在桌旁。尽管以前的事令人愤怒,可家人毕竟是家人,应当同仇敌忾对付即将到来的危险。既然特里斯坦和卢西安联手对付始祖家族,那以利亚和克劳斯也不再客气。他们达成共识,除掉各自第一个转化的吸血鬼。

  • 圣路易斯大教堂的钟楼里,以利亚割开手掌,鲜血流进木碗。费雷娅念着咒语将血液倒在世界地图上。以利亚和费雷娅希望家族的血液能指示出瑞贝卡的方位,可血液只是慢慢的流淌,没有任何标记,似乎有人对瑞贝卡施加了强大的隐蔽咒。一旁的马塞尔和海莉也非常失望。马塞尔自告奋勇要回斯特里克斯社团打探消息,却被以利亚阻止,保护达维娜才是他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海莉一直把善良的瑞贝卡当成亲密的家人,为了她海莉愿意大开杀戒。但在这之前,以利亚要确定谁才是忠心护主。

  • 奥罗拉把卡米尔带到搏击训练营。只等克劳斯找上门。不过克劳斯的时间是有限的,奥罗拉提前转化了那几人。他们复活时会饥渴难挡,手无寸铁的卡米尔正是他们最好的食物。她要挖出卡米尔心里的秘密,让克劳斯知道完美的卡米尔也有阴暗的一面。 在营地里,以利亚也正在拷问被费雷娅封在结界里的特里斯坦。先进行身体摧残,再入侵思想,得到以利亚想要的经度数据。酷刑的部分由海莉负责,费雷娅则帮忙照顾霍普。狼人的毒液在特里斯坦身体里流动,让他痛不欲生。杰克逊的情况让玛丽很担心,对海莉再三帮助以利亚同样很不满。以利亚对海莉不顾家人反对帮助自己的行为心生感激,但他不想海莉为难,劝她返回家中。

  • 当黑暗木桩从身体里拔出,瑞贝卡苏醒了过来。在以利亚和克劳斯的努力下,瑞贝卡脱离了特里斯坦兄妹的控制,但另一个问题随之而来。瑞贝卡逐渐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对周围人形成巨大的威胁。 心中愧疚的卡米来到威尔家门口,克劳斯为了保护卡米尔的安全也跟随而至。卡米尔正看到准备吞枪自尽的威尔。这段时间里,威尔总感觉自己不明原因的恐慌,心里充满了对黑暗生物的恐惧。幸亏被卡米尔及时发现。克劳斯再次使用精神控制,引导威尔摒弃之前阴暗绝望的思想,重拾积极光明的生活。经过这件事,卡米尔内心里终于接受了克劳斯。 特里斯坦被马塞尔“救出”后,并没有感恩,反而以庇护马塞尔免受始祖追杀为借口,接手了他在俱乐部的酒吧,他打算找个可以合作的巫师领导人打理。达维娜已经被罢黜,特里斯坦决定帮助阮凡坐上摄政王的位置,供他驱使。马塞尔没有反对,却在私下找到文森特。文森特决定重夺权位。

  • 克劳斯睡醒发现躺在自己身边的卡米尔已经咽喉破裂,流血身亡,这就是奥罗拉送给克劳斯的圣诞礼物。在克劳斯发狂时,卡米尔猛地吸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眼,她转化成了吸血鬼。其实在搏击训练营里,奥罗拉就已经催眠了卡米尔。凯米在深夜喝下事先准备的奥罗拉血液,割断自己的脖子,躺在克劳斯身边静静等死。 克劳斯在客厅里大发脾气,发誓要报仇。以利亚却带来个坏消息,除了勋章外,费雷娅的蓝宝石项链也失踪了。克劳斯只想着到特里斯坦家里大开杀戒。以利亚提醒他,特里斯坦得到了勋章,为了启动勋章就必须找到新奥尔良市里最强大的巫师,曾被芬恩附身的文森特。克劳斯想杀往女巫区,被以利亚拦了下来。以他现在的情况只能坏事,以利亚让他留下来陪着卡米尔。

  • 斯特里克斯社团失去了重要领导人特里斯坦,阿亚暂时取代他的位置。鉴于此次事件的严重影响,阿亚决定借助巫术找出组织内的奸细。马塞尔这才知道社团秘密培养女巫团体,其中一个名叫阿丽亚娜的女巫对社团内的成员进行了塔罗牌测试,令人意外的是马塞尔竟然顺利通过了忠诚测试。 阿亚想拉拢达维娜为社团所用,她取出复活咒语的卷轴,并愿意让社团的女巫提供帮助,实现达维娜的愿望——复活科尔。达维娜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拿着卷轴回到自己的藏身处。她需要确认卷轴的真实性,因为其他女巫对她都不理不睬,唯有去幽灵之地寻找科尔的灵魂,才能知道咒语的真假。 以利亚也应邀来到斯特里克斯社团。阿亚向他展示了社团的秘密武器,女巫阿丽亚娜。阿丽亚娜进入以利亚的思想,她看到一匹白马会将始祖家族所有人烧成灰烬。

  • 卡米尔在文森特的帮助下,在先祖墓地里生成了一个吸血鬼无法进入的结界。文森特能感觉到费雷娅在施法寻找卡米尔,也曾劝卡米尔不要太冲动。但卡米尔一意孤行,执意要用这个方法与克劳斯交换,用白橡骑士换黑暗法器。卡米尔认为自己做了太久的弱者,才导致自己死亡。如今她有了超凡的能力,想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克劳斯老老实实的把黑暗法器送过来。 达维娜和阿亚来到社团女巫的驻地,赫然看到阿丽亚娜倒在水池边。阿亚知道这是以利亚下的毒手,她要求达维娜和另几名女巫合作,进入阿丽亚娜的记忆,寻找能杀死始祖武器的线索。达维娜用自己的方法进入了阿丽亚娜的记忆,白橡骑士和以利亚灭口,让她很震惊。她没想到世间真的还有能杀死始祖的武器。为了得到更多的消息,达维娜施法窥探始祖营地里的情况,恰巧看到克劳斯在收拾着黑暗法器。得知卡米尔偷走白橡骑士。社团女巫突然将双手按在达维娜的两耳上,念动咒语,读取达维娜的记忆。

  • 克劳斯的心情非常不好。连日寻找奥罗拉无果,马塞尔派出人手,费雷娅运用定位咒也没得到任何线索。这使他迁怒于新奥尔良当地的警察局长,似乎折磨警察局长才能让心里的愤怒稍稍缓解。家族成员对他这样的脾气也无可奈何。马塞尔对被杀的女巫进行了调查,也没有结果,没人知道奥罗拉是如何找到她,只知道被杀女巫曾帮奥罗拉施过藏身咒。 费雷娅在圣路易斯大教堂的钟楼里继续尝试定位咒。定位用的陀螺突然飞向墙壁,死死钉在一张明信片上。费雷娅正在思索其中的含义时,奥罗拉悄然出现在她的背后。一个复仇计划拉开了序幕。

  •   在奥罗拉藏身的查尔斯庄园里,阿亚说服奥罗拉将装有白橡子弹的手枪交给她,换取的条件就是有一个好位置观看即将上演的好戏。社团女巫已经用具象魔法建立起一个意识殿堂,特里斯坦的意识早已等待其中。兄妹俩再次见面,不受肉体痛苦的羁绊,一起欣赏始祖家族的覆灭。 以利亚向费雷娅说出了丽贝卡的下落。以利亚用木桩让丽贝卡沉睡,已经应验了预言中“被家人击倒”的部分。敌人是谁已经显而易见,那最后剩下的朋友又会是谁?这时克劳斯带来了一个老朋友,斯特凡·塞尔瓦托。斯特凡由克劳斯转化,因招惹了吸血鬼猎人蕾娜·科鲁兹而被追杀。他的胸口有凤凰石印迹,随时被蕾娜追踪(《吸血鬼日记》内容)。为此,克劳斯要求费雷娅想办法消除印迹。费雷娅也无能为力,不过可以制作药浆敷在上面,阻拦它发出的信号。

  • 克劳斯失去了血系联结,变得疑神疑鬼,时刻担心敌人会趁机报复。他从隐蔽的保险箱里取出一匣信件,这是他多年来的战利品,被他所害之人写给爱人的信件。克劳斯想从中梳理出曾经的死敌,以便做好应敌准备。以利亚劝他暂避风头,但这不是克劳斯的风格。费雷娅在一旁也无从劝起。 文森特陪着卡米尔在搏击训练营中学习搏击术。与其说是在训练,卡米尔更像是在发泄心中的愤怒。她无法理解克劳斯为什么要留着奥罗拉的性命,对所谓“无尽的折磨”这种说辞,她嗤之以鼻。在她心里并非在意奥罗拉有可能的复仇,而是更在意自己在克劳斯心中的地位。这时,克劳斯来到了训练营,他需要卡米尔的心理辅导。不过卡米尔已经不想再做他的心理咨询师,也不再关心克劳斯心里的恐惧和担心。

  • 文森特不明白先祖为何会指引出第七颗白橡木子弹的下落,如果消息泄露,这个目前仅存于世的白橡木必定会成为很多人的争夺目标。就在文森特从隐蔽处取出子弹的时候,一个金发女人带着手下突然出现。魔法对她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当尖利的牙齿咬在文森特脖子上时,文森特意识到她是个道行深厚的古老吸血鬼。所幸金发女只想得到白橡子弹,并没有杀死文森特的意思。 克劳斯和海莉离开后,以利亚在新奥尔良注意各色人等,观察欲对付克劳斯的敌人动向。阴魂不散的斯特里克斯成员时刻环伺在他周围,妨碍了以利亚的行动。斯特里克斯社团只关心以利亚的安全,对克劳斯的敌人毫无兴趣。这让以利亚很不悦,但社团名义上的领导人马塞尔也无可奈何,他不得不在表面上配合社团成员的想法。

  • 海莉将霍普交给杰克逊的祖母玛丽照顾,她决定对当地的国王土地开发分公司进行调查.原想回新奥尔良的克劳斯信守了自己的承诺,同海莉一起前往。令人意外的是,前台的接待人员并不受克劳斯的精神控制影响,克劳斯和海莉不得不大开杀戒才进入了公司禁区。在一间实验室里,几个昏迷的狼人被束缚在看护床上,嘴上套着很奇怪的器械,器械上的塑料管连接着床边的袋子。海莉在实验室的冰箱里找到了提取的狼人毒液和解毒剂,看来这就是卢西安猎捕狼人的目的。让克劳斯不解的是,实验室里还有一具吸血鬼的尸体。

  • 鲜血伴着香槟,卢西安刻意营造出浪漫的气氛。他的目的明然而又单纯,只为获得奥罗拉的垂青。当他单膝下跪时,手里捧着的不是戒指,而是那一小瓶混合了黑暗魔法、狼人毒汁和女巫之血的神秘浆液。奥罗拉骨子里那股公主的傲慢是不可能看上卢西安这种马夫出生的人,但为了哥哥特里斯坦,她学会了虚情假意。为得芳心,卢西安承诺救出特里斯坦,或者杀死以利亚结束特里斯坦无尽的痛苦。得到承诺后,奥罗拉欣然收下浆液。 营地里,费雷娅正绞尽脑汁研究能抑制卢西安的魔法符文。同时营地的所有权已经过户给费雷娅,以防卢西安未得到邀请就进入营地。以利亚还安排达维娜和科尔到圣詹姆斯酒吧,避免先祖的魔法控制科尔。经过这些布置,始祖家族成员才能把精力全部放在对付卢西安身上。一向喜欢主动出击,让敌人陷入恐惧的克劳斯,完全不习惯这样的防御姿态。他心情烦躁的离开了营地,首先想到的就是去看望卡米尔。

  • 卡米尔慢慢睁开眼,发现天已大亮,眼前是散落一地的家具摆设。她倒在地上昏迷了一晚,胳膊上的咬痕已经开始溃烂。耳旁突然传来卢西安的声音,原来他一直没离开。卢西安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利用卡米尔引克劳斯上钓,以报夺爱之恨。卡米尔趁故作潇洒的卢西安分神泡咖啡之际,掏出身边挎包里防身用的黑暗魔法镖,掷了过去。魔法镖在卢西安的身上造成不少伤口,鲜血星星点点洒了一地。他忍着疼痛拔下镖,伤口便很快痊愈,但卡米尔也趁这个机会逃出公寓,赶到了营地。卢西安并没有追赶,这正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卡米尔到达营地后,先要求克劳斯保证不会生气冲动。克劳斯并不傻,马上就发现了卡米尔胳膊上的伤口。还没等克劳斯有所反应,卡米尔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克劳斯顾不上去找卢西安,抱着卡米尔进屋。等卡米尔再次清醒时,眼前是一脸关切的海莉,以及在商量办法的克劳斯和费雷娅。

  • 当马塞尔赶到圣詹姆斯时,悲痛欲绝的科尔正抱着达维娜瘫坐在角落里。此时再多的指责,再多的悔恨都无法挽回达维娜的生命,马塞尔无法接受达维娜就这样死去,他相信在新奥尔良这个充满魔幻的地方,巫师的灵魂可以死而复生。此时营地里仍弥漫着悲伤的气氛,克劳斯的悲伤转化为愤怒,誓要找到杀死卢西安的方法。 文森特已经找到了咒语,能让奥罗拉服下的血清向心脏慢慢汇聚。等到血清全部聚集,就将它提取出来并销毁。费雷娅也从母亲埃丝特的魔法书中找到线索,只有施咒的巫师才能逆转咒语。也就是说文森特能施咒生成血清,也能逆转咒语让血清失效。不过这个想法被文森特否决,真正施咒的人是先祖,他只是通道而已。费雷娅脸上难掩失望之情。

  • 同一天里,两个曾经优秀的女人出殡。卡米尔工作过的卢梭酒吧,大家按照爱尔兰传统,喝着威士忌嚼着小吃,为她守灵。而达维娜的墓前只有马塞尔、文森特、乔什、科尔四个真正关心过,爱过她的人。再多的言辞都无法驱散悲伤,不如用沉默表达出心中的愤怒。威尔警官也能加了卡米尔的守灵,他对克劳斯有模糊的印象(克劳斯曾对其催眠,详见第9集),却又说不出在哪见过。作为警察,职业的敏感让他觉得卡米尔的死有很多疑点,相关的死亡证明材料都没有。但他不想在守灵仪式上打扰其他人,这种事只能私下调查。 马塞尔也来到卢梭酒吧,只是一言不发的摆上一束鲜花。克劳斯看出他眼中的怒火,他又掌管着斯特里克斯社团,对始祖家族知根知底。在愤怒没有失控前,克劳斯想找马塞尔谈谈。

  • 克劳斯步入营地大厅。此时大厅里堆满了被破坏的家具,吸血鬼们团团围住曾经的血主,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马塞尔坐在大厅另一头的沙发椅里,就像国王在等待宣判罪犯一样。他看到克劳斯穿过发狂般的人群,面无惧色,也是一惊。 审判开始,马塞尔当着所有人的面陈述克劳斯的罪行。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克劳斯罪行的见证,克劳斯转化了他们。可为了造就像自己一样愤怒、多疑、冷酷的性格,克劳斯又残忍的剥夺了他们热爱的人或物。克劳斯并不否认,因为散播恐惧才能得到人的敬畏,这是他保护家人的手段。在马塞尔做出判决前,丽贝卡站出来为克劳斯辩护。弱肉强食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在场的吸血鬼都这么做过。而他们和克劳斯的区别,只不过是在于谁是强者。在场的所有人为了保护自己的血脉,都会做出摧毁其他人的行为。上千年来,都是如此。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