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独孤皇后 立即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24集/共50集 周一至周四20点更新2集,VIP抢先看8集 热度 6867

地区:内地

导演: 张孝正

类型:古装 /言情

语言:普通话

简介: 因家族遭到权臣迫害,独孤伽罗自小就以独立坚强要求自己。时其夫君杨坚已展现不凡气概,他骁勇善战,立下赫赫战功,并在乱世之中登上皇位,建立隋朝,统一中国,而后大力发展文化经济。独孤伽罗尽心辅佐,与杨坚一同...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24/共5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北周初年,频有战乱动荡。时北周大冢宰宇文护把持朝政,扶立堂弟宇文毓为傀儡皇帝,又大肆铲除异己,独断专行,朝野内外怨声渐起。而民间百废待兴,为巩固政权,朝廷大力推行佛教。浴佛节上,随国公长子杨坚与其三弟杨瓒、四弟杨爽前来礼佛,偶遇女扮男装在街上派米布施的卫国公七女独孤伽罗。杨家兄弟欣赏伽罗的善心,于是帮助伽罗派米,救助贫苦百姓。此时,宇文护的大公子宇文会与其一众护卫押着几个犯人路过,见浴佛节上有众多美貌女子,顿时色心大起,当街强抢民女。

  • 九曲廊相亲之时,伽罗直言自己不会与其他女子共享夫君,希望杨坚考虑清楚。杨坚亦表明自己此生只会与一人相守。宇文护得知独孤家与杨家联姻,决定立刻下手。宇文护邀请独孤信和赵贵过府议事,还派了大队人马“护送”。独孤信心知此去恐怕是场鸿门宴,却无可奈何,只得叮嘱赵贵要谨言慎行。与此同时,杨坚欢欢喜喜地带着聘礼去独孤家行纳征之礼。两队人马在街上相遇,独孤信从窗隙中看到杨坚,心中凄然不安。

  • 杨坚与宇文会的风雨雷电四大高手过招,最终不敌被擒。伽罗听到洞外的打斗声,循声找去。宇文会逼杨坚说出伽罗下落,杨坚宁死不答。伽罗躲在树后看到一切,心中既感动又内疚。而另一边,杨爽突然记起杨坚打猎时常去的山洞,杨忠立即率兵前去营救。宇文会看到杨坚腰上的玉佩,忽然意识到浴佛节上带着面具教训自己的人正是杨坚。新仇又添旧恨,宇文会怒不可遏,举剑欲杀杨坚。伽罗心急,现身喝止了宇文会。伽罗愿用自己换杨坚一命,但宇文会不为所动,仍要杀了杨坚。千钧一发之际,杨忠和杨整、杨瓒带府兵赶到,与宇文会的人马混战,最终杨忠擒下宇文会。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北周初年,频有战乱动荡。时北周大冢宰宇文护把持朝政,扶立堂弟宇文毓为傀儡皇帝,又大肆铲除异己,独断专行,朝野内外怨声渐起。而民间百废待兴,为巩固政权,朝廷大力推行佛教。浴佛节上,随国公长子杨坚与其三弟杨瓒、四弟杨爽前来礼佛,偶遇女扮男装在街上派米布施的卫国公七女独孤伽罗。杨家兄弟欣赏伽罗的善心,于是帮助伽罗派米,救助贫苦百姓。此时,宇文护的大公子宇文会与其一众护卫押着几个犯人路过,见浴佛节上有众多美貌女子,顿时色心大起,当街强抢民女。

  • 九曲廊相亲之时,伽罗直言自己不会与其他女子共享夫君,希望杨坚考虑清楚。杨坚亦表明自己此生只会与一人相守。宇文护得知独孤家与杨家联姻,决定立刻下手。宇文护邀请独孤信和赵贵过府议事,还派了大队人马“护送”。独孤信心知此去恐怕是场鸿门宴,却无可奈何,只得叮嘱赵贵要谨言慎行。与此同时,杨坚欢欢喜喜地带着聘礼去独孤家行纳征之礼。两队人马在街上相遇,独孤信从窗隙中看到杨坚,心中凄然不安。

  • 杨坚与宇文会的风雨雷电四大高手过招,最终不敌被擒。伽罗听到洞外的打斗声,循声找去。宇文会逼杨坚说出伽罗下落,杨坚宁死不答。伽罗躲在树后看到一切,心中既感动又内疚。而另一边,杨爽突然记起杨坚打猎时常去的山洞,杨忠立即率兵前去营救。宇文会看到杨坚腰上的玉佩,忽然意识到浴佛节上带着面具教训自己的人正是杨坚。新仇又添旧恨,宇文会怒不可遏,举剑欲杀杨坚。伽罗心急,现身喝止了宇文会。伽罗愿用自己换杨坚一命,但宇文会不为所动,仍要杀了杨坚。千钧一发之际,杨忠和杨整、杨瓒带府兵赶到,与宇文会的人马混战,最终杨忠擒下宇文会。

  • 夜里,宇文护突然带人前来天牢,还以私自打开重犯牢门之罪,将牢头处死。独孤信心知不妙。于人生何种际遇,夫妻二人保持着勤俭朴实的家风,创造了中国古代帝王夫妻后宫生活的佳话。窗外电闪雷鸣,伽罗被雷声惊醒,心中顿觉不安,想去天牢探望父亲。杨坚不放心伽罗一人前去,便执意陪同。而另一边的鲁国公府,宇文邕和阿史那颂已经安睡。侍卫赶来禀报宇文护夜闯天牢之事,却被茜雪以夫人之命拦下。宇文邕被吵醒,怒斥阿史那颂和茜雪贻误大事,而后匆匆带兵赶往天牢。天牢中,宇文护对独孤信威逼利诱,希望独孤信归顺。独孤信无惧生死,拒绝与宇文护同流合污。

  • 伽罗被秋官府收押,家人们责怪伽罗意气用事,但伽罗却认为,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此时,收到消息的宇文邕赶来天牢见伽罗。宇文邕对伽罗旧情难忘,想纳伽罗为妾,以使伽罗免遭流放。但伽罗断然拒绝为妾,也不愿再接受做不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宇文邕。纵使宇文邕如何表明心意,伽罗也不为所动,坚持与家人一起流放。独孤家流放之日,杨坚一直跟着流放队伍,一路为独孤家打点安排。谁知,流放途中突然出现一队黑衣杀手,策马斩杀衙差和独孤家众人。与此同时,又出现第三批蒙面人马——徐卓等人,相助独孤家。三方陷入混战。一杀手从背后暗刺独孤善,英娥冲上去为独孤善挡下一刀,而后掉落悬崖。

  • 晋国公府,赵越向宇文护推荐了几个新的钱商。宇文护担心新钱商不受控制,赵越表示自己习得了新的方术,定能让新钱商言听计从。此时,宇文会来报,王后私自出宫,为独孤家亡者修墓立碑。宇文护带人前往墓地,指责王后不遵法度,而王后则全然不惧宇文护。宇文护逼迫天王惩处王后,但天王为保护王后,鼓起勇气顶撞宇文护,甚至愿意放弃王位。谁知宇文护竟以太祖之名扇了天王一巴掌。最终,宇文护罚王后禁闭佛堂三月,王后气极吐血。宇文护见王后命不久矣,便写信让自己的外甥女云婵前来长安为参选新王后做准备。

  • 杨瓒进宫求天王救父亲和两个哥哥,途中偶遇公主宇文珠。宇文珠对杨瓒一见倾心。杨瓒来到文昌殿外,被安禄公公阻拦,宇文珠出面相助,使杨瓒见到了天王。宇文毓忌惮宇文护,犹豫不决。宇文珠有心帮助杨家,便帮着杨瓒向皇兄进言。而太子宇文贤也鼓励父皇出面相救。宇文毓终于鼓起勇气,带着玉玺前去晋国公府。谁知,宇文护却全然不将天王放在眼里。宇文毓无可奈何,只好奉上玉玺,以禅位为条件求宇文护收手。宇文护心知自己登位名不正言不顺,故而满口堂皇地拒绝。高颎找宇文邕探问杨坚将被处斩一事,宇文邕不小心说漏嘴,让高颎知道了伽罗未死。

  • 伽罗见宇文邕能想通,很是欣慰。三人共饮,商讨对付宇文护之事。伽罗走后,宇文邕却现出愁容,原来他刚才说的“放下”,都是违心之言。宇文珠请求宇文毓为她和杨瓒赐婚,但公主成婚事关重大,宇文毓做不了主,于是让宇文珠先去求得宇文护的首肯。宇文珠连夜去到晋国公府,吵着要宇文护同意赐婚。宇文护一向宠溺这个堂妹,但此次一听是杨瓒,立马拒绝了宇文珠的请求。宇文珠撒娇耍赖,宇文护却不为所动。情急之下,宇文珠拔下发簪,以死相逼,一着急真的刺破了脖颈,昏倒在地。宇文护这才相信宇文珠并非儿戏。当宇文珠醒来,宇文护勉强同意赐婚,但提出了一个交换条件。

  • 王后走后,伽罗故意对宇文护示好,请宇文护喝喜酒。赵越担心酒中有毒,拦下了酒杯。伽罗早知宇文护多疑,所以自己先喝下了一杯酒。宇文护见伽罗无事,又想着伽罗和杨坚不敢拿王后和杨家的性命做赌注,故而也饮下了那酒。伽罗又请宇文护吃喜饼,赵越用银针验毒,银针没有变化,宇文护这才拿起喜饼,准备吃下。伽罗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暗喜。原来伽罗在酒中和饼中分别下了不同的药,只有同时服下这两种药才会毒发,是谓“合毒”。眼看宇文护就要吃下喜饼,谁知此时躲在暗处的英娥却手执匕首,冲出来欲杀宇文护。

  • 伽罗和杨坚约徐卓在废弃酒庄见面,商讨调查宇文护罪证之事。徐卓带来消息,北国王子阿史那玷厥欲来大周借兵攻打齐国。徐卓还告诉二人,独孤善在钱商身边的卧底行动,已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勤政爱民,无论处于人生何种际遇,夫妻二人保持着勤俭朴实的家风,创造了中国古代帝王夫妻后宫生活的佳话。天王收到北国的来信,得知玷厥欲来借兵,于是请宇文护入宫商讨对策。北国国力强于大周,宇文护也不敢得罪北国,联合攻齐之战无法避免。阿史那颂是玷厥的亲姐姐,于是伽罗请阿史那颂一聚,商议共除宇文护之事。阿史那颂并不想与伽罗合作,但伽罗阐述种种理由,最终说服了阿史那颂。

  • 圆房后,杨坚向伽罗倾述衷肠,伽罗将二人的头发剪下并用手帕包好,意为二人自此结发为夫妻,杨坚亲自将夫妻酒埋在杨府树下,伽罗感动不已。伽罗无意撞见尉迟容与陆作谦幽会,伽罗质问尉迟容,尉迟容解释陆作谦曾是她青梅竹马的恋人,自己一定会与他一刀两断,求伽罗千万不要告诉杨整,伽罗答应再给尉迟容一次机会,让陆作谦彻底离开长安城。树林池塘边,尉迟容给陆作谦盘缠,试图叫他赶快离去,陆作谦却不答应,直指尉迟容所爱之人并非是杨整,两人推搡间,陆作谦意外掉进池塘,尉迟容本欲相救,却想起伽罗的话,最终眼睁睁地看着陆作谦溺死在池塘中,难过不已。

  • 伽罗将独孤信曾经的作战经验书写成行军手札给予杨坚,以期杨坚可以平安归来。天王宇文毓大婚之日,却向云婵直言因为宇文护,自己绝对不会接受她,云婵难过不已。宇文护出征在即,杨素撞到伽罗与杨爽一同来送杨坚,看到三人的穿衣装束,杨素打趣杨坚家世肯定不简单,杨坚却故意掩饰自己是随国公之子的身份。杨素妻子郑祁耶在将士们的途经之路为杨素摇旗呐喊,她的情绪感染了伽罗,杨爽看到伽罗如此爱自己的大哥,很是感动。伽罗与杨爽送郑祁耶回家,郑祁耶一直不停地夸赞夫君杨素,伽罗觉得她很是朴实真诚。

  • 独孤善秘密调查宇文护一党,得知宇文护竟然私铸劣钱,震惊不已。徐卓也从探查中发现各州郡官员奢靡无度,借大兴土木之时敛财,已成常态,而他们多为宇文护的党羽,宇文邕感叹此次调查势必会掀起一场大风浪。徐卓帮助伽罗开染坊以供云婵教导妇女们绞缬,云婵却遭遇意外,伽罗很是自责,宇文会闯入皇宫直言这是伽罗一手策划的阴谋,应当抓起来问罪,云婵却极力为伽罗开脱,称只是自己不小心,宇文毓让云婵安心静养,不要再私自出宫,云婵则坚持要继续教百姓绞缬,哪怕自己承担一切后果,宇文毓虽未表态,但心里对云婵已没有之前那般厌恶。

  • 高颎认为宇文护早知杨坚在军中,却不动声色等他自投罗网,再依照军法责罚,心思高深莫测。杨坚认为宇文护明显是急着回长安,他担心长安众人的安慰,遂想方设法将战场的情况传回长安。伽罗收到杨坚的飞哥传书,得知宇文护想要速战速决。立即将消息告知宇文毓与宇文邕,宇文毓决定在宇文护班师回朝之际,立即动手将其众党羽拿下。云婵感染病症,宇文毓疑惑不解,云婵直言自己也是太子的母亲,为他以身试药,是理所应当,此举令宇文毓感动不已。伽罗用计想让宇文会道出更多宇文护及其党羽罪证的有效信息,却意外听说宇文护有一封密函,伽罗推断宇文会口述出来的线索便是藏金藏匿的具体位置。

  • 阿史那颂欲将伽罗送回随国公府,但宇文邕却执意不让。阿史那颂知道宇文邕有私心,激动之下与他争执。宇文邕愤然离去。伽罗昏迷中梦见杨坚在迷踪林遇险,惊醒。宇文邕本想将伽罗留下休养,但伽罗坚持要回府,宇文邕只好将她送回。宇文护大军损失惨重,粮草不济,被徐之信大军围困。徐之信派人送信劝降,宇文护宁死不降。宇文护写信给宇文会,命他联合党羽御前施压,逼天王增派援军。伽罗进宫看望病中的云婵,云婵表示自己近日越发难受,恐时日无多,自责无法为百姓做更多的事。宇文毓带太医来为云婵诊脉,才知云婵的难受是病愈的前兆。宇文毓大喜,命太医速给太子煎药。

  • 阿史那颂因摔倒而流产,并且再也无法怀孕。悲痛欲绝的阿史那颂迁怒于伽罗,诬陷是伽罗推了她。宇文邕绝不相信是伽罗所为,质问宇文珠真相为何。宇文珠其实看到了当时的情况,但为了避免再刺激阿史那颂,只说自己并未看到全部经过。宇文珠劝宇文邕好好安慰阿史那颂,但宇文邕心中却只想着伽罗,令宇文珠无奈。伽罗和杨爽向宇文珠询问阿史那颂的情况,宇文珠将阿史那颂诬陷之事告诉他们。宇文珠表示自己会找个适当的时机替伽罗作证,但也趁机向伽罗索要更多的家用。

  • 赵越向宇文会禀告,寻到了开采新铜矿的合作伙伴,但对方要求和宇文会面谈。赵越担心宇文会直接出面会有风险,但宇文会头脑简单,并未多想,执意要去。独孤善约钟非暗中见面,跟他摊牌,要求钟非合作。钟非得知独孤善背后之人是天王,又得到将功赎罪的许诺,终于弃暗投明。钟非安排徐卓与宇文会见面,假称徐卓是财力丰厚的商人,使其获得了宇文会的信任。徐卓带宇文会前往铸钱之处,当面交易。而尉迟宽率冬官府之人暗中监视,一路跟踪宇文会一行。宇文会检查交易钱财时发现异常,方知被骗,却为时已晚。宇文邕率暗卫军赶来,围捕了宇文会一行人。此时,尉迟宽也带人跟踪而来,却被宇文邕误当成同伙给抓了起来。

  • 宇文会的囚车被劫走,宇文邕和杨坚率队追赶。宇文会混入一众蒙面黑衣人之中,难以分辨。宇文邕急中生智,大喊宇文会的名字,宇文会下意识回头,被杨坚认出。杨坚搭弓射箭,命中宇文护要害。独孤善回长安与伽罗相见,伽罗劝独孤善留在长安,但独孤善认为宇文护还未被彻底铲除,需要有人继续在暗处行事。夜里,伽罗和杨坚为死去的将士们放天灯祭奠。夫妻二人决心除奸臣,助天王,为百姓谋福。文护假装因宇文会之死而受刺激中风,宇文毓和云婵带数名太医前来探视。但太医们皆被收买,均称宇文护是中风无疑。宇文毓的戒心仍未放下,命宇文邕及早防备。

  • 清晨,杨坚回到随国公府。杨坚心中对伽罗有气,不禁语气冷淡,言语间夹杂暗讽。伽罗误以为杨坚是因公务繁忙才如此,没有多作计较,抱着小丽华出了房间。伽罗走后,杨坚对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懊恼。宇文毓召宇文邕入宫,告知有人在各州屯兵之事。二人皆怀疑是宇文护所为,却无确凿的证据。宇文毓命暗卫军继续监察宇文护的动静。宇文护得知宇文毓对屯兵之事已有所察觉,决定加快行动。杨坚瞒着伽罗带杨爽去见赵嫣母女,四人一同游玩。杨坚编了蚂蚱送给文姬,文姬一时高兴,称杨坚为父亲。

  • 杨坚、高颎约杨素在临江楼见面,欲考察考察他,但杨素却迟迟不来。高颎性急,十分不满,劝杨坚慎用杨素。而杨坚看到墙上所写的《从军诗》,又得知是杨素所写,看出其鸿鹄之志,决定再等上一等。但其实,杨素和王鹤已被赵越先一步带去了晋国公府。宇文护知道这二人有意效忠于他,遂不再装病。二人向宇文护表明忠心,愿誓死追随。宇文护恩威并施,命二人保守秘密,随时待命。杨素为郑祁耶赎回了镯子,却对她隐瞒了为宇文护效忠之事。杨素答应一定会让郑祁耶过上好日子,郑祁耶感动,不再多问。

  • 杨坚和高颎带领暗卫军来到郊外宇文护藏兵之地,活捉了李文贵和率兵的严统领。杨坚和高颎连夜拷问,终于逼问出了宇文护的谋反计划和罪证。宇文毓中毒太深,自知大限将至,于是提前立下传位遗诏,并命伽罗去文昌殿带走兵符。谁知,宇文毓和伽罗的对话被安禄偷听到。赵越、杨素、王鹤等带领府兵在宫门外集结,却迟迟不见李文贵前来,赵越担心出了变故,于是让杨素、王鹤带队先行入宫查探。安禄通风报信,将杨素、王鹤带往文昌殿,正好碰上了伽罗。杨素见伽罗手握兵符,上前欲抢。伽罗带着兵符,奋力逃跑。

  • 宇文护派人四处寻找太子却不得,此时,宇文邕前来求见。宇文邕故意向宇文护伏低做小,表示今后愿意完全听从宇文护,只求得到宇文护的保护与辅佐。宇文护见宇文邕如此识时务,心中满意。宇文护故意在朝堂上试探群臣的意见,只有杨忠、高宾、尉迟迥三人支持宇文邕继位。就在众人以为宇文护必定会反对之时,宇文护却突然支持宇文邕登位。宇文护邀请杨忠、高宾、尉迟迥三人到白虎堂一聚,假装友善,向三人请教如何辅佐新君。杨忠三人心知宇文护是故意设套,皆故意避重就轻,没有正面回答。

  • 文姬偷偷躲在装法器的车里,随做法事的师太回到了妙善庵。师太发现了文姬,想送她回家,文姬却哭闹着不肯回去。师太慈悲,只好答应让文姬留下。伽罗和杨坚帮忙四处寻找文姬却不得,心中愧疚,下定决心要一直寻找文姬。公元560年,宇文邕登基,封阿史那颂为后,而宇文护则架空皇权,继续独掌朝政。杨素被任命为左宫伯中大夫,奉命监视宇文邕的一举一动,宇文邕心中有数,却无可奈何。杨忠、尉迟迥为宇文护训练新军,杨坚、杨整、高颎从旁协助。朝堂上,宇文护时常借机提拔自己的人,宇文邕根本无法反对。

  • 杨忠故意设宴请张剑与杨家众人一同吃饭,暗指府中有人将杨家的一举一动报告给宇文护。宇文珠还以为杨忠说的是自己,神情有异,被伽罗注意到。杨忠感谢张剑为杨家除了萧左这个叛徒。张剑一听便知事情败露,磕头求饶。杨忠饶了张剑一命,将他赶出了随国公府。张剑之事,使宇文珠害怕。宇文珠决定不再为宇文护监视杨家,并命宝莲给宇文护带去最后一个消息——张剑和萧左被设计的真相。伽罗对宇文珠起疑,派歆兰跟着宝莲,看她去往何处。宇文护得知自己被骗,十分恼怒,派人去杀了张剑。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