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红箭 电视剧 热度 1634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类型:战争 / 谍战

导演: 陈亚洲

简介: 该剧讲述解放前夕,代号“中天门”的我地下党潜伏人员赵州,为策反国民党将领,与军统保密局四大高手斗智斗勇的故事。地下党夏青、军统特工宋萍萍同时钟情于我情报员“中天门”,而绝世名伶白玉兰、军统保密局楚明凡...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6/共3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47年国共两党军事力量对比发生重大转折。赵州作为华北重镇,解放赵州迫在眉睫。赵州警备司令宋鸿儒是晋绥系,不满国民党排除异己,我晋察冀军区派友好人士吴祥国与宋秘密接洽,争取他起义,但情报泄露,吴刚回到保定家中,就被军情局杀手宋萍萍杀死。宋萍萍遭遇军警围捕,被捕入狱。宋萍萍是赵州警备司令宋鸿儒的女儿,十年前因母亲自杀,痛恨父亲而离家出走,参加了军情局特训班成了杀手。据情报显示,宋鸿儒的原配夫人及女儿夏青,三个月前在加拿大遭遇海难死亡。于是经宋鸿儒同意,我军区保卫部派出赵咏梅,化名宋鸿儒劫后余生的大女儿夏青归国投亲,回到赵州,并打入宋府,担任秘密联络人。军情局赵州站长楚明凡对这个夏青十分怀疑,在宋萍萍被判处死刑的情况下,楚明凡铤而走险,派出手下冒充共军游击队劫持了法场,杀死所有法警灭口,救出宋萍萍。

  • 倾盆大雨的晚上,赵咏梅收拾行李打算离到宋家,离家多年的宋萍萍正好也回到了宋家,一见赵咏梅站在面前,宋萍萍脸上立即升起一丝警疑,赵咏梅认出了宋萍萍,虽然心中有些紧张,表面上却做出惊喜的模样与宋萍萍相认,宋鸿儒得知小女儿宋萍萍回家,欣喜之下从楼上下来迎接。宋萍萍冷脸对待父亲宋鸿儒,询问赵咏梅拎着行李想去何处,宋鸿儒见宋萍萍盘问赵咏梅,赶紧上前进行解释,谎称赵咏梅准备出差。赵咏梅心知不能在宋萍萍面前露出心虚表现,为了不让宋萍萍产生怀疑,赵咏梅放下行李决定继续留在宋家。第二天赵咏梅与宋鸿儒在后花园秘会,宋鸿儒已经知道赵咏梅地下党员的身份,由于担心宋萍萍发现赵咏梅的身份,宋鸿儒提醒赵咏梅暂时不要跟同伴联络。身为国民党稽查专员的陆江波表面上替国民党办事,暗中其实是共军派出的卧底,得知宋萍萍回宋家居住,陆江波非常担心赵咏梅的情况,两人在一辆汽车上秘密会面,陆江波劝说赵咏梅离开宋家,赵咏梅没有接受陆江波的劝说,坚持要在宋家长居下去做宋鸿儒的思想工作。

  • 宋萍萍来到陆江波的办公室玩耍,陆江波与宋萍萍曾经共同抗日,两人拥有一定的关系基础,由于有事要办,陆江波让宋萍萍在办公室休息,自己则向门外赶去,宋萍萍见陆江波要走,赶紧冲上前与陆江波过招,陆江波虽然身手不凡最后还是败给了宋萍萍。为了赶紧出门办事,陆江波只得提出晚上请宋萍萍吃饭,宋萍萍一听陆江波请吃饭,方才放过陆江波转身离去,离去之时宋萍萍回头妩媚的看了陆江波一眼,提醒陆江波是她的男人他人无法夺走。宋萍萍一走,陆江波离开办公室上街寻找老郑,老郑正在进行一项秘密任务,楚明凡已经得到风声亲自出马抓捕老郑,陆江波为了保护老郑亲自带上狙击枪爬到一处楼顶上,趁着老郑不注意开枪示警,老郑被枪声吓住赶紧放弃行动,楚明凡带着几个手下人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老郑已经不见踪影,看着地上留下的子弹壳,楚明凡意识到了共军派出了狙击神人钉子。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7年国共两党军事力量对比发生重大转折。赵州作为华北重镇,解放赵州迫在眉睫。赵州警备司令宋鸿儒是晋绥系,不满国民党排除异己,我晋察冀军区派友好人士吴祥国与宋秘密接洽,争取他起义,但情报泄露,吴刚回到保定家中,就被军情局杀手宋萍萍杀死。宋萍萍遭遇军警围捕,被捕入狱。宋萍萍是赵州警备司令宋鸿儒的女儿,十年前因母亲自杀,痛恨父亲而离家出走,参加了军情局特训班成了杀手。据情报显示,宋鸿儒的原配夫人及女儿夏青,三个月前在加拿大遭遇海难死亡。于是经宋鸿儒同意,我军区保卫部派出赵咏梅,化名宋鸿儒劫后余生的大女儿夏青归国投亲,回到赵州,并打入宋府,担任秘密联络人。军情局赵州站长楚明凡对这个夏青十分怀疑,在宋萍萍被判处死刑的情况下,楚明凡铤而走险,派出手下冒充共军游击队劫持了法场,杀死所有法警灭口,救出宋萍萍。

  • 倾盆大雨的晚上,赵咏梅收拾行李打算离到宋家,离家多年的宋萍萍正好也回到了宋家,一见赵咏梅站在面前,宋萍萍脸上立即升起一丝警疑,赵咏梅认出了宋萍萍,虽然心中有些紧张,表面上却做出惊喜的模样与宋萍萍相认,宋鸿儒得知小女儿宋萍萍回家,欣喜之下从楼上下来迎接。宋萍萍冷脸对待父亲宋鸿儒,询问赵咏梅拎着行李想去何处,宋鸿儒见宋萍萍盘问赵咏梅,赶紧上前进行解释,谎称赵咏梅准备出差。赵咏梅心知不能在宋萍萍面前露出心虚表现,为了不让宋萍萍产生怀疑,赵咏梅放下行李决定继续留在宋家。第二天赵咏梅与宋鸿儒在后花园秘会,宋鸿儒已经知道赵咏梅地下党员的身份,由于担心宋萍萍发现赵咏梅的身份,宋鸿儒提醒赵咏梅暂时不要跟同伴联络。身为国民党稽查专员的陆江波表面上替国民党办事,暗中其实是共军派出的卧底,得知宋萍萍回宋家居住,陆江波非常担心赵咏梅的情况,两人在一辆汽车上秘密会面,陆江波劝说赵咏梅离开宋家,赵咏梅没有接受陆江波的劝说,坚持要在宋家长居下去做宋鸿儒的思想工作。

  • 宋萍萍来到陆江波的办公室玩耍,陆江波与宋萍萍曾经共同抗日,两人拥有一定的关系基础,由于有事要办,陆江波让宋萍萍在办公室休息,自己则向门外赶去,宋萍萍见陆江波要走,赶紧冲上前与陆江波过招,陆江波虽然身手不凡最后还是败给了宋萍萍。为了赶紧出门办事,陆江波只得提出晚上请宋萍萍吃饭,宋萍萍一听陆江波请吃饭,方才放过陆江波转身离去,离去之时宋萍萍回头妩媚的看了陆江波一眼,提醒陆江波是她的男人他人无法夺走。宋萍萍一走,陆江波离开办公室上街寻找老郑,老郑正在进行一项秘密任务,楚明凡已经得到风声亲自出马抓捕老郑,陆江波为了保护老郑亲自带上狙击枪爬到一处楼顶上,趁着老郑不注意开枪示警,老郑被枪声吓住赶紧放弃行动,楚明凡带着几个手下人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老郑已经不见踪影,看着地上留下的子弹壳,楚明凡意识到了共军派出了狙击神人钉子。

  • 夏青回到家,宋萍萍假意陪着笑脸,主动给夏青倒了红酒赔罪。夏青饮酒后回到卧室昏迷过去。宋萍萍幽灵般闪进来,解开夏青的睡衣,竟是一惊,那里赫然留下块烧疤。赵州街头发生了声势浩大的“反饥饿、反迫害”大游行。楚明凡抓住机会,指使警察和特务们一哄而上,开枪镇压并抓捕,枪声阵阵,血流成河。赵州地下党遭受毁灭性打击,幸亏陆江波及时解散撤离了情报站,夏青和前情报站负责人郑达都没有暴露。但是出了意外,一个叫张宇的交通员被捕,他扛不住酷刑,供出其表哥郑达,而此时郑达已经提前撤退出城。郑达出城后,没有立刻回解放区,而是回到老家正定看望老母,被特务查出追上,将其当场抓获。狡猾的楚明凡直觉感到这个郑达不一般。他已出了城,不远就是解放区,却偏要回家看母,立刻判断此人是个孝子,下令立即赶去正定抓捕其母。

  • 楚明凡对郑达严加审讯,郑达受尽酷刑坚定不屈。这时特务来报,说郑达的老母已抓回。郑达心急异常,晕死过去。楚明凡鞭打郑达,押来叛徒张宇,楚明凡拿出夏青的相片,要他俩指认。张宇接过照片,心里莫名地一动。张宇的这一细微的表情,被郑达看在眼里,猜测作为交通员的张宇似曾接触过夏青,于是郑达抢先说我认识她,并说出她是握有生杀大权的警备司令宋鸿儒的女儿,把张宇吓住而掩饰过去。陆江波与夏青一起研究如何营救郑达,接到上级密电,保卫部派代号“尖刀”的同志来赵州与“中天门”接洽,传达军区首长对宋鸿儒起义条件的回复。此时楚明凡也收到密电:明日共党将派“尖刀”来赵州火车站,与中天门接头,寻机秘密接洽宋鸿儒。密电是保密局最为神秘的情报专家“玄武”发来的,他已秘密打入了我解放区上层。楚明凡心生一计,露出狞笑。

  • 夏青回到报社,无意中从一个记者在火车站枪战时现场拍摄的一张照片上,发现那男子是宋萍萍假扮,明白这是个危险的圈套,打电话家里已无人接,便迅速赶往平山书店阻止陆江波前去接头。千钧一发之际,终于赶到,巧妙提醒,陆江波将计就计,和前来化妆接头的宋萍萍打情骂俏,掩饰过去。楚明凡请陆江波去戏院看戏,楚明凡开始对陆江波的真实身份产生怀疑。女花旦白玉兰的高洁和美丽让楚明凡为之砰然心动。郑达打听到老母关押的牢房,装病打昏看守企图劫狱,却被楚明凡抓获。面对敌人要对老母动刑,郑达心如刀绞,假意答应与中天门紧急联络。尖刀下落不明,陆江波心急如焚。这时他看到报纸上寻人启事,知道这是紧急联络的暗号,是尖刀吗?但他注意到,启事的后面多了一句很无关的话,陆江波记得这是郑达曾经对他说过。陆江波心里一惊。而夏青则不清楚内情,按照启事的约定,急匆匆赶往正太饭店。陆江波巧妙提醒夏青,宋萍萍跟踪夏青,看着她进了另一个房间,遂带人冲进来,却发现陆江波和夏青在幽会。宋萍萍气急败坏,摔门而去。

  • 夏青回到宋府,早就等候她的宋萍萍上去狠狠地打了夏青一个耳光。夏青声言恋爱自由,而宋萍萍放出狠话,敢与自己抢男人的人,早晚会要她的命。解放赵州迫在眉睫,为尽快传达我党的诚意,军区又派出代号“梅花”的同志携带一本《霸王别姬》唱本,以演员身份混入白玉兰剧团。唱本按照军区首长的答复修改了唱词。“梅花”乘演出时,将改动的唱词唱出,懂戏之人宋鸿儒一听便知。“玄武”发来的密电:“共党寻机与宋鸿儒接洽,盯紧白玉兰剧院,余情待查”。楚明凡召集手下,令调查戏班尤其是近期新加入的所有演员资料,寻找共党线索,并在演出时,围绕戏院,从里到外,层层监控。楚明凡叮嘱宋萍萍,要其严密监视其父,勿给共党可乘之机。宋萍萍坐在一旁点点头,抚摸着手上戴着的其母遗物——一串碧琉璃手链,脸上杀机显露。

  • 次日,戏院人山人海。楚明凡在出发时接到手下汇报,宋府旁边的商铺失火,负责监视宋府的特务告急。楚明凡大惊,带人前往。半路宋萍萍赶到,得知宋鸿儒已经去戏院看戏。楚明凡立刻判断,接头地点是戏院,忙带人赶往。看见楚明凡和宋萍萍赶到,陆江波知道危险来临,示意夏青用连续拍照的形式,向梅花报警,终止演出。楚明凡从新来人员名单上觉察到梅花身份可疑,让手下重点盯防。情知身份泄露的梅花伺机撤离,埋伏的众特务见状都纷纷追逐“梅花”,一时前台后台大乱。陆江波看形势紧张,立刻对杨子使眼色,杨子也跟入后台。特务鸣枪追赶梅花,将白玉兰吓得不知所措,“梅花”这时冲过去,推开白玉兰,自己却手臂中弹。梅花悄悄把一个袋子塞进她的包里,趁乱逃离戏院。楚明凡抓了戏院所有人回去审问,得知梅花身上有一本《霸王别姬》的唱本不知下落,而当时和梅花有过近距离接触的只有白玉兰,此时白玉兰因惊吓过度已经送到医院。

  • 此时白玉兰公寓中,“梅花”从窗外悄然翻进来寻唱本。正在翻找,白玉兰回家,“梅花”藏起来。这时有人敲门,进来的是楚明凡,来还手套的。楚和白玉兰聊间,觉察到里屋有异动,楚明凡掏枪便射,“梅花”负伤逃离。门外特务听见枪声纷纷进来,楚明凡喝令附近搜索,白玉兰惊恐,楚明凡安慰说有小偷进来了,暗中对她观察,见她又不像有隐瞒的样子,不免有几分狐疑。夜幕中保密局的车子呼啸往来,特务四处搜索。“梅花”已负重伤,咬紧牙关,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奔逃,危急时刻陆江波将其救出,对上暗号后,梅花吃力地将一块带血的手帕交到陆江波手上,双眼直直地看着陆江波,只说出“白玉兰···唱本···”几句后气绝身亡。陆江波明白了“梅花”的暗示,唱本一定是交到了白玉兰手里。叛徒张宇被楚明凡安插在过去情报站留下的安全房守株待兔。这晚他半夜被噩梦吓醒,盯着桌子上夏青的照片愣神,这双眼睛越看越熟悉。

  • 楚明凡心生毒计,要开一个欢迎郑达张宇投诚的新闻发布会,到时邀请夏青也前来,叫张宇当场辨认,并由郑达对质确认。楚让下属即刻去张罗。郑达临行去拜见母亲,其母已经自尽身亡。任职发布会上,闪光灯闪烁,就在张宇试图说出夏青身份的关键时刻,郑达出人意料地用尖利的钢笔尖杯刺向张宇脖子动脉,刺死张宇,郑达被特务乱枪击中狂笑身亡。如此壮烈悲怆,让夏青心头一凛,被陆江波紧紧抓住手。陆江波将目标锁定白玉兰,以戏迷为由,向经理提出收购戏院大部分股份,经理受宠若惊。收购了戏院,陆江波俨然就是大老板,陆江波声名在外,白玉兰对其不屑。陆江波却对白玉兰极为推崇,实则也巧言暗暗询问唱本。夏青也以采访为名接触白玉兰,言语之中探问唱本的底细,但白玉兰忌惮夏青的司令女儿身份,婉言拒绝。

  • 当晚白玉兰回到家,掏出《霸王别姬》唱本,反复琢磨,这些天来陆江波、楚明凡、夏青等人接踵而至,只可能是为了这个唱本,但这里面藏着什么奥妙呢。白玉兰在家反复琢磨唱本,终于发现了唱本中第五页有两处章节唱段改动的字迹,她不知道这个改动是接头暗号,但“梅花”冒死相托,一定非常重要。她虽在梨园多年不问政治,但也痛恨党国欺压人民,决心保守这个秘密。忽闻外面走廊十分吵杂,一听原来是疑有盗窃团伙,警局正挨家挨户搜查,情急之下,白玉兰撕下唱本里的那页,扔进厕所纸篓。门开了,楚明凡领人而入,一眼看到桌子上的唱本,假意学戏索要,白玉兰无奈只好交出。此时楚明凡看到厕所灯开着,便起身上前观望,眼看就要发现破绽,被进来请白玉兰赴宴的陆江波打断。

  • 次日演出中,白玉兰在后台又看到他,此人自称是地下党员,叫吴松文。吴关上后台门,神秘地表示地下组织有个事儿需要白玉兰帮个忙,并暗示会很危险。白玉兰点点头,很是激动。白玉兰出身贫寒,向往光明,渴望解放。吴松文交给她一封信,说自己被盯梢,请她务必尽早帮助把信送到某旅社,这封信关系到赵州解放,事关重大,叮嘱千万不能落在特务手里。正好次日白玉兰没有演出任务,便带信前往。当然在旅社也碰到点麻烦,有特务盯上了她,费尽周折才甩掉,成功完成任务,心生一股自豪之感。不消说,这都是特务们做的戏。回到戏院,吴松文鼓励白玉兰,代表我党感谢她,白玉兰内心抑制不住的激动,犹豫着说出,自己也有事请他帮助联系地下组织,几乎就要说出来,这时陆江波正好从经理室走出,陆江波望着他背影,越发狐疑。

  • 白玉兰随吴松文到了我“地下联络站”,受到热情接待,白玉兰第一次见到“我党组织”,十分激动,眼看就要说出唱本实情,忽然外面警车声大作,原来是警司宪兵队得到线报,此地疑有共党聚会,前来抓人。现场顿时一片混乱。白玉兰慌张之下,手足无措,忽然一人暗自将她带出混乱场合,秘密将她拉上车离去,正是陆江波。原来陆江波对楚明凡的计策早有防范,警司宪兵队的电话,就是在与宋萍萍赴宴的中途悄悄打的。陆江波送白玉兰回家,叮嘱她不要跟人提此事,若有人来找她,装什么都不知道。白玉兰忽然见到陆江波一脸严峻的样子,与平日判若两人。当晚,白玉兰紧急将唱本撕下的那页纸寄存在一个朋友家,嘱托妥善保存,只有她本人来才可交出。刚回到家,就被突如其来的警察逮捕,慌乱中,她铭记陆江波的提前交待,一言不发,被带走的一路上提心吊胆,强作镇静。

  • 押至监狱,楚明凡厉声审讯白玉兰,要其老实交待出与共党私通一事,白玉兰虽胆怯,但拒不开口。当晚,陆江波以戏院老板身份去探监,用手势提醒白玉兰有监控,鼓励白玉兰要清者自清。白玉兰一语不发,反复忆起当晚悄然陆江波出现在现场,出手相救,对他开始萌生了一丝信任。 陆走后,宋萍萍气冲冲出现在白玉兰眼前,欲对她施刑,被楚明凡拦住。名伶被抓,全城哗然,宋鸿儒出面责问,事情闹到南京,楚明凡受到责骂,若再对其动刑,恐更难下台阶。这一闹得沸沸扬扬的“名伶涉党案”即将开庭审理。陆江波花重金为白玉兰请来赵城的名律师,研究案情,要其全力以赴。几日来,扬子一直紧盯那个引白玉兰上钩的假戏迷吴松文,暗中拍照。有关吴松文的线索,源源不断传到陆江波这里,他连夜不眠,与律师整理。终于开庭,楚明凡在庭上步步紧逼,危急时刻,辩方律师拿出假戏迷吴松文的特务证据,在强大舆论压力下,法官宣判白玉兰无罪。宋萍萍气急败坏,乔装成戏院的司机接白玉兰回家,欲对其下手杀害。

  • 白玉兰救出来了,楚明凡气急败坏,他知道,所有的线索都集中在那撕去那页唱词上,如果没有陆江波的破坏捣乱,那天晚上这页纸差一点就被自己拿到手。于是派出所有力量,对白玉兰严盯死守。 白玉兰回到戏院,对陆江波救出自己深表谢意,并关紧房门,陆江波拿出梅花牺牲留下的带血的手帕,两人沉痛缅怀死者之后,白玉兰说出唱本被撕去的那页的下落。白玉兰事件的失败,让楚明凡心乱如麻,这一切背后,一直都有陆江波的影子。他上报南京总部,通过系统对陆江波调查,受到上司的责骂。楚明凡知道陆江波的根底深厚,没有过硬的证据难以撼动。此时,宋萍萍习惯性地抚摸手上那串碧琉璃手链,对楚明凡冷笑着,考虑那么多做什么,干脆杀了夏青,一了百了!当晚回到宋府,宋萍萍早已对夏青有了杀念,然而几次被宋鸿儒打断。

  • 陆江波接到密报,军情局在加拿大魁北克某疗养院,发现了一自称是夏青的女子,已带其乘飞机秘密抵达保定,楚明凡已前往去接。原来那夏青真身,在那场风浪中竟未死。一直昏迷不醒,被某疗养院所救,休养至今。陆江波紧急联络夏青,磋商对策。楚明凡大张旗鼓地赴保定接人,目的就是要陆江波知道,如果他有所行动,他一定是共党头子中天门。可是在保定某酒店,出现很多可疑的迹象,搞得楚明凡神虑憔悴,连续三天没合眼,但就是不见陆江波的影子。

  • 楚明凡带着那个夏青赶回赵州,而此时陆江波也接到夏青在海外生活的情报,让夏青速记硬背。夏青下了班回家,宋萍萍冷笑而出,她身后一个女人走了出来!周围已经被特务团团围住。黑夜,夏青被保密局的人押进车里,秘密转移,很快被押进深山里的一座公馆。陆江波知道最危急的时刻到来了。陆江波一面令杨子火速找人,一面紧急通报宋鸿儒。山中封闭的会馆里,楚明凡召集宋萍萍及手下,开始对真假夏青进行一对一审查。首先集中在夏青其母如何遇难上,夏青沉着应对,却被宋萍萍揪出错误,严厉责其撒谎,指出另一个夏青说的才是真相,夏青临危不惧,不怕与其当堂对质,不乱不慌的气势让人抓不到一丝破绽。

  • 夏青迎来了最艰难的时刻,楚明凡请来夏青在加拿大的同学,老师和同事,异口同声地指出其并不是夏青本人。关键时刻夏青异常冷静,当场从一个证人的英语发音上嗅出了破绽——他自称来自加拿大,却操着纯正的英式英语口音!夏青马上悟出,美加等国应是美式英语,虽然都是英语,其发音却有细微的差别,状语从句也有不同。以此为突破口,夏青从学校住址,课程,老师的教案,和工作环境的专职习惯入手,与其对质,最后竟得出,此三人都是伪造的!。出来后宋萍萍大怒,责问楚明凡,才知这一切,包括那个所谓的“真夏青”,都是他一手策划伪造的!气急败坏的宋萍萍提出,既然真假难辨,先对夏青下手,杀了她灭口。

  • 自己内部有奸细,宋鸿儒心急不已。正好宋萍萍频繁带陆江波出席派对,陆江波以局势紧迫,赵城将沦陷为名,帮助宋萍萍抓紧办理转移资产,很快查出了军情局在银行的秘密账户,马上利用关系秘密监控。在一个酒宴中,有两人挽着过来与陆江波碰杯,正是宋鸿儒的心腹、副师长刘琦和那美艳舞女,介绍是其女友。陆江波摆出相见恨晚的样子。聊及战事,发觉那美艳女子竟见识不凡。酒到酣处,陆江波装醉,刘琦见时机成熟,凑近说和既然陆兄和萍萍这般关系,都不是外人,想和陆老板一起做笔大生意。陆江波当下应诺。此时楚明凡露出狞笑,原来这正是个局。 次日,刘琦登门拜访,称通过关系,手里有一批军火,也联系好了买家,想利用陆老板的资金和铁路运输渠道运出,牟取暴利,希望陆老板合作。陆江波很认真地与其商讨个中细节,出货方式,需要顾虑之处,俨然一副真正做事情的样子,刘琦耐心与其一一商讨,当下达成共识,陆江波欣喜之下还开了瓶红酒,与之相庆。

  • 原来刘琦正是宋鸿儒身边的内奸,这场生意正是楚明凡布的局。陆江波将计就计,令宋鸿儒率领的警备部的宪兵队将刘琦当场抓获。此案由警备司令部审讯,国防部胡高参主持。宋鸿儒借题发挥,以贪污走私、临战通共为由,将师长刘琦枪毙,到此陆江波、夏青皆出了一口恶气,宋鸿儒身边的钉子终于拔干净了。

  • 傅作义来电强令宋鸿儒部北上增援。楚明凡决定暗杀宋鸿儒。宋鸿儒的汽车被手雷击中爆炸,夏青拼着最后的力气,抢过机枪掩护宋鸿儒撤退。一片轰鸣之后,夏青没了踪影。宋鸿儒率部出城,宣告起义。在他的大力配合下,我军终于成功解放赵州。宋鸿儒在解放区见到了劫后余生的夏青,宋鸿儒当场认夏青为自己的女儿。

  • 赵州解放后,从各地抽调的科学家和知识分子多人相继被暗杀,电厂、粮库都出现了恶性爆炸事件,这一切都是楚明凡的“杰作”。陆江波成为弃暗投明的商界代表,由地下转为公开。陆江波过去的上级、中统北平区长秘密潜入赵州,派人约陆江波见面,请他共同执行光复赵州的“河豚计划”。

  • 宋萍萍将陆江波绑架去见楚明凡,楚明凡让陆江波负责情报,保密局负责行动。陆江波判断敌人可能要去阜平县城南庄,我中直机关正在那里。城南庄几个村民自杀,死者的胃里都发现了致幻药物。孙副局长带领人们疏散,并点起浓浓的白烟误导敌机,敌人的飞机俯冲下来,废旧村庄一片火海,好在中央首长安然无恙。

  • 白玉兰去北平演出,北平剿总的顾参谋给白玉兰捧场,白玉兰打探出国防部已经派人密抵北平,与傅长官商议偷袭石家庄的消息。白玉兰将此情报巧妙通知陆江波。陆江波汇报徐部长后给南京回电,谎说石家庄驻有重兵。南京总部又让陆江波探明石家庄我方军力部署,陆江波回电说滹沱河一带埋伏着重兵。

  • 国防部派遣特派员潜入赵州探底,楚明凡和陆江波带特派员秘密潜入石家庄城内,在陆江波秘密安排下,特派员随其亲眼见到了一幕幕“重兵云集”的场景。宋萍萍将特派员、陆江波和夏青绑架,楚明凡又将他们绑架到一个废弃的砖窑,要特派员发报说石家庄是空城,特派员不听,楚明凡和宋萍萍拔枪威胁他发报。

  • 关键时刻,我公安人员赶到,陆江波在特派员弥留之际,发出电文,楚明凡和宋萍萍只身突围逃窜。陆江波出任赵州市公安局侦察处长。南京总部给楚明凡下达死命令,全力刺杀宋鸿儒。楚明凡伪造了宋萍萍母亲死亡的验尸鉴定报告,凶手直指其父宋鸿儒。宋萍萍刺杀宋鸿儒失败,最后关头宋鸿儒放了她。

  • 白玉兰意外见到了躲藏在教堂里的楚明凡,她决定打入敌人内部。“玄武”情报透露,华北人民政府将召集各界民主人士参政议政,命楚明凡在会上刺杀宋鸿儒。宋萍萍让白玉兰在会议所在地的泉水中投毒,白玉兰略施巧计将毒品扔掉。楚明凡将装有炸弹的礼盒带入会场,宋萍萍则在主席台前摆下一株带毒的花草。

  • 为了不引起混乱,干扰会议正常进行,夏青一方面部署人暗中抓捕,一方面仔细检查进入会场的礼品。准备引爆炸弹的楚明凡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在红色礼物盒上用丝带打的结变样了。楚明凡意识到,炸弹一定被发现。楚明凡没有按响起爆器。徐部长召集孙副局长和陆江波、夏青开会,要求要把保护好宋鸿儒的安全作为重中之重,当务之急就是彻查潜伏内部的“玄武”,尽快抓获楚明凡与宋萍萍,粉碎敌人的“河豚计划”。不久白玉兰调进军区文工团,楚明凡感到白玉兰的作用和潜力更加突出。为了能够让白玉兰不再因菜鸟行为而暴露行动,楚明凡要求宋萍萍找时机培训白玉兰一些基本的特工技能,同时多加留意,在完全可以信任她之前,留一手。

  • 追踪而来的陆江波与夏青实行强攻,楚明凡与宋萍萍利用事前挖好的地道脱身。宋萍萍发现白玉兰给陆江波订了生日蛋糕,她在蛋糕里面注射了毒药,让白玉兰把它送给陆江波。陆江波为了让白玉兰获得信任,真正打入敌人内部,查出“玄武”,佯装吃了毒蛋糕。公安局的车辆呼啸而来,拉着“中毒”的陆江波进了医院。

  • 宋萍萍悄悄潜入白玉兰的宿舍,将引爆器巧妙藏在白玉兰准备送给陆江波的八音盒内。白玉兰将八音盒交给陆江波,阴险的楚明凡打电话举报。陆江波发现了引爆器,此时孙副局长和夏青带公安干警破门而入。徐部长和陆江波一番密谈之后,决定将计就计,将陆江波关了禁闭,进而上演一出苦肉计,以此迷惑“玄武”。

  • 宋鸿儒久不见陆江波的面,几经询问,夏青躲闪回避,没有告之实情,但宋已心中疑惑。此时,卫兵来报,白玉兰求见。白央求宋鸿儒救出陆江波。宋鸿儒亲自找到徐部长,情绪激动,愿拿项上人头作保,证明陆江波的清白。徐部长考虑到目前平津战场战局瞬息万变,宋鸿儒的作用对于整个战局至关重要,这种关键时刻,不能再出变数,便只有先放了陆江波再做打算。宋鸿儒十分感激,表示以后奉送上好的“碧螺春”茶答谢徐部长。宋鸿儒设宴为陆江波接风压惊,陆江波认为这是诱捕楚明凡的良机,让白玉兰用宿舍门外的饭盒给楚明凡传递情报,他和夏青在酒店布下埋伏。而楚明凡更加狡猾,派出女特务,戴着宋萍萍的琉璃手链,令她前去与“玄武”接头。宴会上女特务化妆成服务员上菜,露出手链,陆江波认出是宋萍萍的手链,叮嘱大家不要动菜,悄然跟踪而来。而女特务误认陆是玄武,对其亮出字条,此时孙副局长和夏青带干警包围上来。

  • 为了表演逼真,陆江波被关押。狱中,陆江波告诉夏青,在大兴商行保险柜里有一个秘密账本,能证明自己清白。夏青前往商行去找账本,楚明凡率特务出现。一场混战后,楚明凡突围脱身。最后期限将至,徐部长联合夏青,设计放走陆江波。白玉兰知道陆江波没死,欣喜不己。

  • 陆江波的出逃,使楚明凡很难判断,这一出戏是陆江波畏罪潜逃,还是中共另藏玄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陆江波自此会加倍行动,而且身藏暗处,较之过去自己面临的压迫更加复杂、更难防备。更糟糕的是,以后没了监视目标,自己今后将无的放矢。此时,我军大军威逼天津。天津防卫碉堡林立,沟壑纵横,极难强攻。宋鸿儒正在为天津战役焦虑,守军第12机动师长洪华忠为人正直,曾在抗战中与宋鸿儒同一战壕浴血奋战,如能将其策反,城中做接应,天津之战大有胜算。于是他暗中派出手下潜入天津。在南京的催促下,楚明凡加紧了刺杀宋鸿儒的行动步骤。因宋府戒备森严难于接近,楚明凡只好另寻出路。通过宋萍萍得知,宋鸿儒平时喜爱吸烟饮茶,而饮茶只饮红雨茶庄的“碧螺春”,因为他们是茶叶产地直销,味道纯正。于是茶庄老板马庆祥进入楚明凡的视线。

  • 夏青及时阻止宋鸿儒喝下毒茶,此后马庆祥被炸身亡。洪华忠派联络官秘密来赵州商谈起义细节,联络官是楚明凡的同期同学。楚明凡借接触联络官之机,在联络官的打火机煤油中掺入毒药。陆江波发现打火机有问题时,联络官毒药发作,痛苦倒地,而宋鸿儒暂无症状。陆江波让夏青紧急护送宋鸿儒及联络官前往医院。

  • 联络官死亡,起义功败垂成。宋鸿儒在宋萍萍母亲的忌日去扫墓,楚明凡举枪射向宋鸿儒,宋萍萍挡住了子弹,楚明凡一边还击一边逃离。宋萍萍找来宋鸿儒、陆江波和夏青当众服毒身亡。平津、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北平和平解放。保密局严厉斥责楚明凡,楚明凡下决心要和陆江波决一死战。

  • “玄武”密信通知楚明凡,军区将在赵州人民剧场举行盛大的联欢会,宋鸿儒及军区各位首长将参加,联欢会当天,夏青抓住了真正的“玄武”,楚明凡挟持白玉兰逃跑。陆江波带队紧追,包围了一个大砖窑。楚明凡向白玉兰坦承自己对她的倾慕,放了白玉兰。楚明凡摁响了炸弹,一声巨响窑洞坍塌。至此全部案件侦破,大获全胜。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