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虎口拔牙 电视剧 热度 1252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浙江卫视、安徽卫视

更新时间:每周日至周四24:00 三集,周五、六24:00 两集

类型:剧情 / 战争 / 谍战

导演: 潘军

简介: 《虎口拔牙》由安徽五星东方影视投资有限公司会同北京励展博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机构投资出品。这是安徽作家、导演潘军继“谍战三部曲”之后,又一部令人期待的力作。汇集了姜武、李乃文、吴越、柯蓝、钱波 、崔嵩 ...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3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45年3月的一个夜晚,国民政府的特工吴天良由南京来到上海。他此行的目的是和一名代号田鼠的特工接头,交接一份机密情报,代号:智齿。但是,他一下火车就被日军特高课机关长饭冢逮捕,面对酷刑,吴天良叛变了,供出了田鼠。在抓捕田鼠的过程中,田鼠被击伤,从而被牙医王天桥搭救。在这之前,田鼠将机密胶卷吞进了腹内。于是饭冢威逼王天桥当即剖腹,从田鼠胃中取出了胶卷,后者因此失血死去。惊魂未定的王天桥找来了小兄弟、《远东日报》的摄影记者李言商量。突然发现,自己口袋里竟然还有一个胶卷,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刚才田鼠吞下去的胶卷是假的,这个才是真的。这让好奇心极强的李言误以为王天桥是八路的地下人员。翌日一早,军统上海站的老于也来到了王天桥诊所。昨晚的事他是目击者,于是就以为王天桥是田鼠的下线,赶来接头了。面对老于的暗号,王天桥一头雾水。就在此时,饭冢带人赶到了,日军已经破译,昨晚获得的那个胶卷是假的。饭冢对王天桥引起了怀疑,逼得后者只能拔掉了老于的一颗好牙。王天桥意识到,事情麻烦了。

  • 一个月后,从北平来的火车上走下了一个貌似“田鼠”的男人。此人叫潘慎之,是一个失业的中学地理教员,来上海修钟表。但是他一下火车,就引起了中共的地下组织的注意。原来,“田鼠”是中共潜伏在军统内部的一张王牌。他们得到的情报是“田鼠”已经牺牲,怎么事隔一个月又突然露面了呢?难道他叛变了?这个情况必须尽快搞清楚。潘慎之在平安里租了一处寓所,房东叫阿金。女人原以为做成了一笔生意,没想到却惹了一身麻烦。为了搞清真相,中共地下人员老张通过阿金来了解她的房客身上是否有受刑的痕迹。弄得潘慎之不知所措。其实中共的人也没有见过“田鼠”,只有一张照片。但是“智齿计划”是最高机密,事关国家利益,如果不弄清“田鼠”的真相,后果便不堪设想了!这天,潘慎之来到王天桥诊所看牙,后者大吃一惊,以为他就是一个月前的那个“田鼠”,今天是来取胶卷的。可是,偏偏此时饭冢又来了。无奈之下,王天桥只好将潘慎之迷晕,藏到了楼上,险些闹出了乱子。王天桥找来了李言商量对策,上楼一看,潘慎之已经溜走了。而此时,军统上海站的马德才也得到了戴笠

  • 躲过一劫的潘慎之回到寓所,这才发现自己的怀表落下了,误以为王天桥是借行医打劫。于是就去菜市场雇了一个屠夫黄四做帮手,前来讨要。王天桥交出了怀表,但怎么也无法相信,一个肚子切开了人会奇迹般地活下来,而且还看不见伤口。此时,中共、军统都已经盯住了潘慎之,都想尽快查清真相。这天晚上,王天桥的太太陈丹凤从外地回来了。她感觉丈夫有心事,便一个经地打听。王天桥不想把太太牵扯进来,就随便把以前诊所发生的事敷衍过去,但是陈丹凤并不相信。还是这个晚上,一位叫白露的女大学生找到了李言,并邀请他一起喝咖啡。还是单身的李言误以为受到崇拜,于是便夸大其词谈起了那晚在街头拍下“田鼠”照片的经历,却不知这个白露也是军统上海站的特工。她就是想通过李言来寻找“田鼠”的下落。此时,戴笠的密电又来了,这回是认为“田鼠”叛变投敌了,必须立即除掉,可问题是,他们一时还找不到“田鼠”,只能寄希望于白露了。一连发生的事都让潘慎之困惑不解,他决定离开平安里这个是非之地,但是,刚一出门,就被人用枪抵住了腰。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5年3月的一个夜晚,国民政府的特工吴天良由南京来到上海。他此行的目的是和一名代号田鼠的特工接头,交接一份机密情报,代号:智齿。但是,他一下火车就被日军特高课机关长饭冢逮捕,面对酷刑,吴天良叛变了,供出了田鼠。在抓捕田鼠的过程中,田鼠被击伤,从而被牙医王天桥搭救。在这之前,田鼠将机密胶卷吞进了腹内。于是饭冢威逼王天桥当即剖腹,从田鼠胃中取出了胶卷,后者因此失血死去。惊魂未定的王天桥找来了小兄弟、《远东日报》的摄影记者李言商量。突然发现,自己口袋里竟然还有一个胶卷,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刚才田鼠吞下去的胶卷是假的,这个才是真的。这让好奇心极强的李言误以为王天桥是八路的地下人员。翌日一早,军统上海站的老于也来到了王天桥诊所。昨晚的事他是目击者,于是就以为王天桥是田鼠的下线,赶来接头了。面对老于的暗号,王天桥一头雾水。就在此时,饭冢带人赶到了,日军已经破译,昨晚获得的那个胶卷是假的。饭冢对王天桥引起了怀疑,逼得后者只能拔掉了老于的一颗好牙。王天桥意识到,事情麻烦了。

  • 一个月后,从北平来的火车上走下了一个貌似“田鼠”的男人。此人叫潘慎之,是一个失业的中学地理教员,来上海修钟表。但是他一下火车,就引起了中共的地下组织的注意。原来,“田鼠”是中共潜伏在军统内部的一张王牌。他们得到的情报是“田鼠”已经牺牲,怎么事隔一个月又突然露面了呢?难道他叛变了?这个情况必须尽快搞清楚。潘慎之在平安里租了一处寓所,房东叫阿金。女人原以为做成了一笔生意,没想到却惹了一身麻烦。为了搞清真相,中共地下人员老张通过阿金来了解她的房客身上是否有受刑的痕迹。弄得潘慎之不知所措。其实中共的人也没有见过“田鼠”,只有一张照片。但是“智齿计划”是最高机密,事关国家利益,如果不弄清“田鼠”的真相,后果便不堪设想了!这天,潘慎之来到王天桥诊所看牙,后者大吃一惊,以为他就是一个月前的那个“田鼠”,今天是来取胶卷的。可是,偏偏此时饭冢又来了。无奈之下,王天桥只好将潘慎之迷晕,藏到了楼上,险些闹出了乱子。王天桥找来了李言商量对策,上楼一看,潘慎之已经溜走了。而此时,军统上海站的马德才也得到了戴笠

  • 躲过一劫的潘慎之回到寓所,这才发现自己的怀表落下了,误以为王天桥是借行医打劫。于是就去菜市场雇了一个屠夫黄四做帮手,前来讨要。王天桥交出了怀表,但怎么也无法相信,一个肚子切开了人会奇迹般地活下来,而且还看不见伤口。此时,中共、军统都已经盯住了潘慎之,都想尽快查清真相。这天晚上,王天桥的太太陈丹凤从外地回来了。她感觉丈夫有心事,便一个经地打听。王天桥不想把太太牵扯进来,就随便把以前诊所发生的事敷衍过去,但是陈丹凤并不相信。还是这个晚上,一位叫白露的女大学生找到了李言,并邀请他一起喝咖啡。还是单身的李言误以为受到崇拜,于是便夸大其词谈起了那晚在街头拍下“田鼠”照片的经历,却不知这个白露也是军统上海站的特工。她就是想通过李言来寻找“田鼠”的下落。此时,戴笠的密电又来了,这回是认为“田鼠”叛变投敌了,必须立即除掉,可问题是,他们一时还找不到“田鼠”,只能寄希望于白露了。一连发生的事都让潘慎之困惑不解,他决定离开平安里这个是非之地,但是,刚一出门,就被人用枪抵住了腰。

  • 原来绑架潘慎之的,是中共地下组织。他们需要当面审问,以便查清真相。可是经过审讯,负责人老徐突然感到,面前这个人除了相貌和“田鼠”相似,就不像是两个人。是杀是放,一时还拿不定注意。只能暂时将此人秘密控制起来,并约法三章。王天桥突然想起,“田鼠”在被捕前曾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去照相馆。于是,他就和李言一起查巡。但是他没想到,太太陈丹凤一直在暗中监视着他,还以为他有了外遇呢。回来的路上,王天桥正好遇见了刚刚被送回来的潘慎之,于是就知道了老潘住在平安里11号。终于有一天,王天桥在“新亚照相馆”对上了暗号,心中大喜过望,可以放心地交出胶卷了。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照相馆的老板就是叛徒吴天良。这家伙当即就暗地里给饭冢去了电话,并在茶壶里放进了迷魂药。但是,吴天良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这些伎俩全被暗中监视的陈丹凤看得一清二楚。陈丹凤果断出手,救出了险些被捕的王天桥和李言。事到如今,王天桥只能从实招来。陈丹凤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女中豪杰,父亲是冯玉祥的部下,算得上是将门之后。面对这种局面,她提出,必须尽快除掉吴

  • 于是,第二天王天桥就带着李言来到了平安里11号,再次见到了潘慎之。费了一番口舌,总算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可是偏偏这个时候他们遭遇了日军的巡查,这些日子,日军和吴天良的人都在寻找王天桥。李言出门慌忙应对,却把装有胶卷的火柴盒给弄丢了。他们四处寻找,连垃圾箱都翻了个遍。这情形又恰好让阿金无意中看见了,就觉得这几个男人行动诡秘,女人偷听了男人的谈话,一听“杀人”,就吓得赶紧躲开了。这三个胆小如鼠的男人结成了同盟,还制订了一个代号“九斤半”的行动计划,就是雇请屠夫黄四用板斧除掉吴天良。深夜,王天桥回到家里,向太太报告了这个计划,陈丹凤很是不屑。但她认为,除掉吴天良的事情不能再拖了。李言打探到了吴天良的秘密住所,就住在霞飞酒店。潘慎之再次找到了黄四,谎称生意来了,后者大喜。之后,潘慎之来到王天桥诊所,约定今晚就开始行动。王天桥答应了。夜魔降临,王天桥告别了太太,准备行动了。可是他一动身,陈丹凤就很不放心,于是就暗中跟踪而来。

  • 几杯酒下肚,黄四满口答应。今晚夜半三更就是行动的时间。可就在这个晚上,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躲藏在霞飞酒店的吴天良差人去为自己找一个小姐,偏偏就看上了在弄堂口等候一夜的陈丹凤。就这样,陈丹凤被带到了酒店,她很快就认出了面前这个无赖,就是那天在照相馆被自己用花瓶砸到的那个叛徒!但是,此时不能惊慌,必须先行缓兵之计。王天桥、潘慎之、李言,带着黄四摸到了霞飞酒店的后门。可是事到临头,这家伙便溜之大吉。无奈之下,只能由李言先上去看看情况。谁料李言刚上楼,就被暗中的便衣用枪顶住了。幸亏陈丹凤已经制服了吴天良,出来为李言解了围,这才化险为夷。三个男人被陈丹凤带回来狠狠教训了一番。陈丹凤这才说出今晚的情况,她用花瓶砸晕了吴天良,并且还缴获了一把手枪。这个英雄壮举激励了大家,于是这几个平民百姓决定成立一支自发的抗日武装,按照八路军的做派,选举陈丹凤为首长。

  • 潘慎之向陈丹凤借走了枪。生性多疑的贩冢牙疼到王天桥的医馆看牙。王天桥准备给贩冢拔牙时,贩冢感觉王天桥有些眼熟,于是将怀疑的眼光对准了王天桥。陈丹凤知道贩冢来后急忙寻找抢,但是这时才想起抢被潘慎之拿走了。

  • 潘慎之走了一趟鬼门关后来到王天桥家说出了自己的遭遇。并告诉王天桥绑架他的是姥爷家的,并要求他们三天内找到东西。这时,坂冢带人找来。王天桥让潘慎之从天窗逃出去。

  • 其实王天桥说的是就是普通的智齿,并非代号为“智齿”的机密计划。王天桥把接头的事告诉了潘慎之,后者却在感叹着,自己的生命只剩下两天了。李言的那个胶卷究竟扔到哪里去了呢。说来也巧,那个装有胶卷的火柴盒,被阿金的儿子阿宝拾到了。阿金一见到这个胶卷,居然以为上面那些看不明白的数字是存折密码。于是就对潘慎之百般殷勤,令老潘不知所措。这时,戴笠再次发来了密电,务必除掉“田鼠”。马德才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采取以假乱真了。他明白住在平安里11号的那只“田鼠”是假的,但是只要杀了他,戴笠又怎么会知道是假的呢。于是,他命令老于连夜行动,并带上照相机,拍下行刑现场照片,好向戴笠交差。眼看老于就要将潘慎之处决,又是情急之下,潘慎之突然亮出了陈丹凤留下的那把枪,并且不小心走火,将老于击伤。慌乱中,潘慎之被阿金藏到了屋里,捡了条命。

  • 李言被秘密关押在郊外的一处老教堂。无奈之下,王天桥只好求助于老张了。老张给军统那边去了电话,马德才这才停止了拷问,而一旁的白露也感到很不是滋味。这天晚上,潘慎之在回平安里的路上,竟然和饭冢打了照面。他不认识饭冢,可是饭冢却吓得灵魂出窍,因为一个多月前,那只“田鼠”就死在饭冢的面前,现在怎么又突然出现在大街上。饭冢吓坏了。翌日,饭冢把王天桥请到了宪兵司令部,询问有什么办法可以驱鬼。王天桥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饭冢内心一阵恐慌。潘慎之暂时住在了阿金那里,却不知阿金心里的盘算。但是对这一对母子,潘慎之还是心存感激。阿金的前夫几年前跟一个唱戏的小花旦私奔了,潘慎之很是同情。经过中共地下组织的周旋,马德才释放了李言。谁也没想到,经过这一番折腾,李言反倒对白露萌生了爱意,只是暂时还不敢表达。

  • 老徐终于弄清楚了,“田鼠”已经牺牲,住在平安里11号的那个人就是潘慎之。但他却开始琢磨起王天桥,因为这位牙科大夫是“田鼠”最后接触到的人,会不会“田鼠”在危急关头,把真的胶卷偷偷塞给了王天桥呢。他决定亲自登门询问一下。第二天,老徐化装成一个牙痛水的推销商,来到了王天桥诊所。王天桥解释了前因后果,老徐虽然深感失望,但还是寄希望能找到那个丢失的胶卷。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饭冢前来看牙,因为牙痛水让他联想起吴天良的遇刺,便立即将老徐带走了。这下就闹出了大麻烦,王天桥被中共地下组织误认为是出卖老徐的叛徒。幸亏上级及时来了电话,这才打消了老张他们的猜疑。此后,王天桥他们就和中共地下组织取得了正式联系,并开始了合作。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设法将老徐营救出来。王天桥制订了一个异想天开,但后来被证明特别管用的计划。

  • 翌日下午,饭冢如约前来镶牙。可是,当他刚刚坐定之后,窗外突然出现了“田鼠”的身影,正注视着他。饭冢吓得魂不附体,以为撞见了鬼,狼狈不堪翻窗而逃。原来,这就是潘慎之化装的“田鼠”,王天桥就是要利用饭冢虚弱的内心来击垮他。果然,当天晚上老徐就被释放了。王天桥赶去致谢,饭冢却向他讨教如何驱鬼,王天桥便将其狠狠教训了一顿。而潘慎之也因此受到了惊吓。如果当时饭冢没有被吓住,那么,倒下的肯定就是他了。阿金托李言为儿子生日拍照。李言送来了照片,并将胶卷也一并交给了她。不料,一旁的阿宝却突然说,他也捡到了一个胶卷,交给了阿妈。这下,潘慎之和李言全明白了。原来那个丢失的胶卷,让这孩子给捡到了。王天桥和陈丹凤立即赶过来,阿金只好交出胶卷,并提出要一个零头,她一直坚信这个胶卷上的数字,就是存折密码。潘慎之决定离开阿金。可是,一看到阿宝从此没有人教他识字读书,他怎么也迈不开脚了。终于,他和阿金在患难之中相爱了

  • 陈丹凤想弄清楚胶卷的奥秘,才把胶卷交给中共的人。于是就让李言偷偷洗印一套。可是李言的粗心大意却让暗中监视他的白露有了可趁之机。第二天,白露再次劫持了李言,不同的是,这回她将李言带到了一家豪华酒店,搜到了李言身上的那套密码相片。但是,白露没有将这份情报交给马德才,而是拨通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原来,白露是著名爱国人士白松棠的女儿。此番来上海就是遵照父亲的嘱托,来追踪“智齿计划”,然后通过父亲安排的密使,将情报直接带回重庆。很快,父亲的密使来了。此人叫刘明复,原先做过白松棠的秘书。白露将情报交给了刘明复,后者答应立即送交重庆。李言的再次出错,令陈丹凤十分气愤,她劈头盖脸地将李言教训了一顿。所幸的是,胶卷还在自己手上。王天桥劝陈丹凤早点交给老徐,但女人就是不肯。第二天,大家一起来到了平安里,祝贺潘慎之和阿金喜结连理。顺便让潘慎之也看看那些神秘的数字,但是潘慎之一时没有看出名堂

  • 就在大家十分失望之际,潘慎之突然发现了自己的地球仪,茅塞顿开。原来,这些神秘的数字不过是玩了一个花招,故意写成数学上的数字,其实,只要把小数点上移,就变成了地理上的数字,它就是一张经纬图。于是大家来到了王天桥诊所,仔细分析,果然就对应地找出了几个地名,南京、北平、长沙。就在这个兴奋的时刻,饭冢再次造访。于是便引起了一阵慌乱,王天桥安排潘慎之还是从屋顶上逃走,自己下来应付饭冢。但是,紧张的潘慎之不小心滑倒了,发出了一声轰响,立即就引起了饭冢的猜疑,他决定上楼看个究竟。事到如今,陈丹凤夜只能让潘慎之披着自己的衣服,蒙着头,装成自己的母亲来蒙混过关了。可是,饭冢的疑团却并没有打消,他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岳母”的一双大脚。就在这节骨眼上,阿金带着阿宝赶来了。陈丹凤使了个眼色,阿金便大哭起来,一口一口“妈妈”,阿宝也叫起了“姥姥”一场风波总算是过去了。王天桥把胶卷交给了老徐。但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白松棠的那个密使刘明复临时反水,私吞了情报,突然失踪了。

  • 阴险狡诈的刘明复,认定自己拿到的情报很值钱,便打算和马德才联手。翌日下午,这两个人在郊外见了面。刘明复希望马德才能找到“田鼠”,因为只有“田鼠”才能破译这个密码,马德才很是矛盾,他是戴笠的得意门生,他不敢背叛主子,可眼前又是这样一份巨大的财富,他还是动心了。刘明复叛变的消息很快就让白松棠知道了,他立即派遣自己的学生秦少川火速赶赴上海,与白露会面。与其同时,老徐也单独会见了王天桥和潘慎之,虽然他们已经弄清了胶卷上数字是经纬度,但这些经纬度是什么用途,还是一无所知,无法推测。眼下,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通过老潘去冒充“田鼠”,接近上线。一听这意思,潘慎之立即就慌神了。深夜,潘慎之转辗反侧,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偷偷逃离。可是,当他走到弄堂口,却被陈丹凤用枪顶住了脑袋。陈丹凤就担心潘慎之会溜,所以就赶过来了。然而他们在一起,竟被阿金误认为是想私奔

  • 为了尽快查清“田鼠”的下落,马德才让老于化装货郎来到了平安里。通过阿宝,老于打探到了消息,“田鼠”没有走,玩了个“灯下黑”,眼下还在平安里。马德才大喜过望,让老于立即联系黑道帮会,当晚劫持“田鼠”。上次老于挨的那一枪,让马德才坚信“田鼠”是真的了。说来也巧,白露也故意来找阿金租住平安里11号的房子,没想到为她写租房合约的就是“田鼠”,尽管白露也怀疑这只“田鼠”可能是假的,但即使这样,她也需要先将此人秘密控制起来。她和秦少川商量出一个办法,决定一旦找到合适的地方,就将潘慎之劫走。当夜,电闪雷鸣。一群蒙面人溜进了平安里,成功劫持了“田鼠”。秦少川独自与这些人展开搏斗,还是寡不敌众。可是,当装在麻袋里的“田鼠”被带到郊外那座老教堂时,打开一看,才发现时阿金,马德才气得不行。昨晚发生的事,潘慎之一点也不知道。早上起来,他发现阿金不在,便找到了平安里11号,这简直就让白露喜出望外,很快,他们就将潘慎之控制住了。

  • 阿金被放回来了,但潘慎之却失踪了。王天桥感到事态严重,便立即赶去报告了老徐。后者很快就意识到,劫持老潘,还是为了“智齿计划”,对手和他们想到一块去了,都是希望通过这只假的“田鼠”去接近上线,弄清情报真相。昨晚的失手,让马德才很是沮丧。他的行动诡秘,又让白露暗生怀疑,她觉得马德才已经和刘明复搞到了一起。白露和秦少川商量,决定连夜将潘慎之转移出去,免得夜长梦多。可是没想到,多日不见的黄四却找上门来了。于是就被秦少川给收拾了,这让潘慎之也是一头雾水。可是他身被控制,无法逃脱,又不敢轻举妄动。这时,阿金来了。白露一边应付着,一边想尽快把阿金弄走。而此时里屋的潘慎之意识到转机出现了,虽然嘴巴被毛巾塞住,但他却偷偷将桌子上的小闹钟弄响了!阿金顿时就感到不对头,便把这一可疑情况报告了陈丹凤。后者当即作出决定,今晚就展开对老潘的营救行动。可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白露他们已经将潘慎之转移了!等打开平安里11号时,他们才发现里面关押的竟然是屠夫黄四

  • 王天桥他们正要离开,突然,遭遇了巡街的饭冢。这个意外的情况,让王天桥惊出了一身冷汗!饭冢看着躺在担架上的黄四,打量着王天桥。后者便谎称黄四是陈丹凤的哥哥,被人打了,所以这才赶来。饭冢将信将疑地离开,突然,黄四撒腿就跑,慌乱中阿金竟然开了一枪!枪声惊动了饭冢,他正要返回平安里,忽然,另一个方向又传来密集的枪声。原来,是白露的车遭遇了日军的哨卡,眼看他们就要被围困,在这紧急关头,老张带人赶到,一场激战,终于救出了他们三个。秦少川见到了老徐,这才知道,原来老徐其实以前就是黄埔军校的教官,他们是校友。就这样,国共两党为了国家利益走到了一起。同时,陈丹凤也决定正式和老徐合作,一定要破解“智齿计划”。

  • 刘明复的毒计,就是让马德才引出白露,然后将其刺杀。这样,他们就能独吞“智齿计划”了。马德才虽然犹豫不决,但是,当他发现白露也在暗中查巡自己时,便将其出卖了。上次的闯关,白露负了伤,当晚便去济仁医院打点滴。不料,她的枪伤被一名日军的眼线所偷听,于是便报告了饭冢。后者立即带人悄悄接近了医院,好在这一紧急情况被秦少川发现,他利用那个眼线冒充白露,结果这个人一走出门,立刻就被刘明复雇来的刺客射杀。这让饭冢很是意外,他击毙了刺客,而秦少川和白露却趁机逃脱。劫后余生的潘慎之临时住在了老徐这里。他深知,自己这条命是人家救的,如果这次不冒名顶替去执行任务,内心也很不安。但是他还是没有勇气。

  • 潘慎之欲和阿金道别,然而他回家后却只见到姜连生,遂误解阿金和姜连生破镜重圆。潘慎之因为这番打击反而生出视死如归的心态,他和陈丹凤等人积极的前往青云山拜见慧海法师。尽管从阿宝口中得知阿金和潘慎之已经在一起,姜连生仍旧认定阿金还是他的妻子,岂料阿金却拿出枪吓唬他要划清界限。潘慎之假扮田鼠,成功见到慧海法师并且巧妙的应对了其种种试探。

  • 慧海法师并没有识破潘慎之并非田鼠,却因为见到田鼠被捕的照片,他认定潘慎之就是叛徒并决定将其处决。陈丹凤说出真相,慧海法师却提出潘慎之必须拿出自己是假田鼠的证明。刘明复持枪要挟,李言不得不说出潘慎之就在青云山。老徐接到了老张的求援信,此时白露的父亲认出慧海法师的身份,于是白露带着和父亲的合照,陪同老徐一起前往青云山营救潘慎之等人。

  • 行刑时刻即将到来,然而潘慎之的一句“时间就是生命”让慧海法师惊诧不已,潘慎之更巧妙的让慧海承认自己并非田鼠。老徐和白露赶到青云山,岂料刘明复勾结饭冢健进攻青云山,危急关头游击队赶到击退日军。刘明复躲过了白露的追杀,他被马德才接走。白露拿出和父亲的合照表明身份,慧海爆料智齿计划就是埋藏国宝的坐标,而日本人已拿到一半计划内容,说出一切后慧海法师离世。

  • 经过青云山一役,大家都觉得内部有叛徒。阿金探望潘慎之,二人之间的误会终于解开。王天桥为阿金做人工呼吸的事情,同时让陈丹凤和潘慎之吃醋不已。白露因为照片背后的生肖印开始怀疑李言,而李言喝醉后对她坦白自己就是叛徒。王天桥和潘慎之不约而同的怀疑对方就是叛徒,却都没有料到是李言背叛了他们。陈丹凤决定处决李言,大家纷纷为李言求情。

  • 在众人的恳求下,老徐最终答应给李言立功赎罪的机会。尽管叛徒已经找到,潘慎之和王天桥还是暗中质疑对方的清白。白露欲当鱼饵,利用李言诱出刘明复。潘慎之命黄四送帖子给马德才,邀请马德才去茶楼。原来老徐认为马德才已经和刘明复勾结,他想要借此诱出刘明复。而李言则利用刘明复的信任,引诱刘明复踏入圈套。马德才、刘明复当晚赴约,然而日本人的到来却破坏了老徐的暗杀计划。

  • 姜连生怒气冲冲的抓奸,却不料阿金和潘慎之拿出婚书,证明了他们再婚的合法性。渡边司令告诉饭冢健,智齿计划就是一个藏宝图。刘明复要饭冢健委托一个朋友当中间人,双方用中间人来联络。饭冢健竟然托王天桥做中间人,王天桥无奈前去接头,却发现担任刘明复中间人的竟然是李言。饭冢健和刘明复在茶楼外各自打着小算盘,而此时王天桥和李言在茶楼上正互相交换着消息。

  • 饭冢健对美枝子情深意切,而渡边司令对美枝子垂涎已久,饭冢健遂对渡边隐瞒了和刘明复的私下交易。刘明复以“田老板”的身份约饭冢健在澡堂见面,然而为他传讯的李言却奉命篡改见面地点,通知饭冢健在餐馆会面。刘明复在澡堂等人,不料马德才忽然现身逼他交出情报。少川伪装成“田老板”赴约,同饭冢健商谈交换情报共夺国宝一事。老张赶到澡堂欲除掉刘明复,结果引发了一场枪战。

  • 饭冢健探查澡堂枪击案,却得知这里也出现了一个“田老板”,这让他十分不安。王天桥在开会时承认怀疑潘慎之的清白,潘慎之解释一番证明了自己的清白。马德才被老张救了,然而他并没有将找刘明复的真实原因告诉老张。刘明复怀疑李言背叛,李言巧妙的打消了他的怀疑。饭冢健决定放缓和“田老板”的合作,这让王天桥十分着急。就在此时,渡边司令发现了饭冢健和刘明复用来联络的报纸。

  • 渡边这些日子经常去郊外的帝国陆军医院。这天在回来的途中,突然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的袭击。其实,这就是老徐的部署。更不可思议的是,潘慎之居然手持双枪,在指挥作战。车内的渡边一看,以为是“田鼠”重生,当即就吓晕过去。直到饭冢带人前来支援,他才侥幸逃生。可是登载在《远东日报》上“田鼠”威武的形象,又让这两个人吓得魂不附体。

  • 国际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德军投降,希特勒自杀,美军开始进攻日本本土。面对这样的颓势,渡边更加需要抓紧拿到“智齿计划”的另一半,为自己留下一条客观的后路。于是,他和饭冢谈妥了四六分账的条件,批准了饭冢再次约见“田老板”的中间人。当晚,刘明复就按约来到了那家弥生餐馆。饭冢一见,心中顿生疑惑,这个人与上次见到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于是在渡边的安排指挥下,将刘明复雇来的手下全部杀光,刘明复崩溃了,渡边十分得意,因为他终于拿到了那“另一把钥匙”,大功告成了。

  • 渡边和饭冢继续交谈,那天大街上遇袭,他亲眼看见了“田鼠”威武的身影,于是便认为,真正的幕后老板就是“田鼠”,所以他提出,这次要饭冢直接和“田鼠”谈判,饭冢心有余悸,但事到如今也只能从命了。他通知了王天桥,后者及时报告了老徐。其实,这正是老徐等待的结果,敌人果然就上了圈套。老徐认为,根据目前的情况,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通过饭冢的手拿到“另一把钥匙”。他找来了潘慎之,让他再次冒名顶替,正面和饭冢交锋。

  • 谈判的时间到了,饭冢再次面对英武的“田老板”,吓得浑身直哆嗦。而潘慎之则按照老徐的安排,对饭冢进行了攻心之术,使用了离间之计。潘慎之告诉饭冢,这笔生意只能和饭冢私下交易,让饭冢偷取渡边保险柜的钥匙。一时间饭冢很是激动,但又怕引起渡边的再次怀疑。饭冢约王天桥去了郊外,谈起和“田老板”的合作,还是十分矛盾。就在这时,饭冢无意中发现,自己和王天桥的行动已经被渡边派来的人秘密监视,感到十分气恼。事到如今,他决定孤注一掷。于是,饭冢去了弥生餐馆,想通过美枝子拿到渡边身上的钥匙。美枝子开始不愿意,但最终还是耐不住饭冢的央求,更何况,这个男人是为她的未来而冒险的。当夜,就在渡边喝醉酒之后,美枝子将他身上的钥匙按在了印模上。

  • 渡边要求饭冢再审刘明复,这回得到了一个意外的信息,刘明复承认自己不是田老板,但又说出,自己的中间人是李言。一提这个名字,饭冢就想起来了,那次在平安里,王天桥谎称李言是陈丹凤同父异母的弟弟,现在饭冢就不相信了。于是便带着刘明复去了《远东日报》社,准备逮捕李言。恰巧这天,白露来到了李言这里。发现饭冢突然带人来了,白露冷静应对,通过总编出面解释,这家报社根本就没有一个叫李言的,至于报纸上的李言,八成就是个笔名。饭冢不甘心,又直奔王天桥诊所。这时,白露向王天桥及时通报了危情,王天桥这才顺利过关。但是,逛街的美枝子正好路过,刘明复将其控制,企图以此作为人质掩护自己逃脱。就在此时,白露的车开到,果断出手,三枪击毙了刘明复。

  • 深夜,饭冢偷偷溜进了渡边的办公室,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了那只装有机密的秘匣。可是,却意外地发现这只秘匣上还安有一个暗锁机关。他大失所望。王天桥也感到不可思议,仔细交谈之后,他突然想到了渡边嘴里的假牙,因为饭冢描述的那个方形的锁孔,很像牙齿的印迹。饭冢忽然想到,上回,渡边就是因为忘记带了假牙,才中途返回的。王天桥的判断没有错,渡边的那颗假牙,就是打开秘匣暗锁机关的钥匙。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设法把渡边嘴里的假牙拿出来,这简直就是虎口拔牙啊! 于是饭冢再次去了那家弥生餐馆,找到了美枝子。这次险些被刘明复杀害,已经让这个貌美的女人惊魂未定,现在饭冢又提出让她去偷渡边嘴里的假牙,就更是不容易了。可是她有难以拒绝,美枝子十分痛苦。

  • 当晚,渡边在弥生餐馆请陆军医院的中村院长喝酒,王天桥等人也聚集到了这里,他们原计划是用迷魂药将渡边迷晕,可是美枝子忙中出错,下了药的酒让另一个醉汉给喝了。这样,陈丹凤就让美枝子使出最后的一招——美人计。美枝子便与渡边调情,同时又说自己不喜欢他嘴里的假牙。于是渡边就将假牙取了下来,王天桥便趁机进行了调换,再拿着换下来的假牙去找饭冢。两人摸进渡边的办公室,打开保险柜,拿出了那只秘匣,果然就打开了。但是接下来的事令他们大为惊讶,这只秘匣里只有一套乾隆年间映雪堂本的《古文观止》,而根本就没有胶卷。王天桥把这一情况及时报告了老徐,大家都很纳闷。这时,潘慎之突然说:这套《古文观止》就是“另一把钥匙”。这套书的页数可以理解为经度,行数则是纬度。完全可以与那个坐标图对应起来。老徐当即决定,让秦少川连夜赶赴南京,将白松棠保存的那套《古文观止》取回来,进行调换。

  • 饭冢被释放了,潘慎之告诉他,买卖还得继续往下做。今晚他请了一位破译专家,要对那套《古文观止》进行破译。这个所谓的破译专家,就是阿金的前夫姜连生。此人是一个专门制作赝品的高手。这时,秦少川已经从南京取回了白松棠的那套《古文观止》,两套书虽是同一版本,但差别还是显而易见,必须进行加工,才能调包。这个任务就只能由姜连生来完成了。陈丹凤专门去请了老姜,可这个男人却提出要一笔费用,让陈丹凤很不开心。潘慎之则说,这个男人就只有这个觉悟。当晚,饭冢带着那套《古文观止》来到了王天桥诊所,王天桥将饭冢支到楼下下棋,楼上,姜连生便巧妙地进行了调包,一切看上去天衣无缝,一旁的潘慎之也很是钦佩,想不到这个人还有这套绝活。

  • 返回司令部的渡边,看见王天桥和饭冢在一起,还是顿生怀疑。他担心刚才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他们会对那只秘匣动了手脚。于是就提出让王天桥给自己看看牙。后者正好借机,又将渡边那颗假牙换了回去,等他们离开之后,渡边用假牙顺利打开了秘匣,看见那套《古文观止》还在,这才放心。其实这套书已经被调包了。被调换下来的那套《古文观止》,就是当初吴天良被捕时皮箱里的那套。潘慎之经过认真比对,终于找到了玄机。果然这套书的页数就是经度,行数就是纬度。至此,他们全部破译了“智齿计划”!老徐决定,抽出一个具体地点进行一次实地勘察,验证一下。最后,他们选择了安徽滁州境内的醉翁亭。

  • 饭冢带人赶到了王天桥诊所,带走了王天桥,并且还给他戴上了手铐。这显然就是渡边的命令。王天桥不知所措,直到见到吴天良,才吓得一身冷汗。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家伙还活在人间。但是,面对吴天良含糊不清的指认,王天桥倒是一下镇静下来,凭借着自己的机智应对。这个突然的变化,也让老徐感到震惊,他给渡边写了一封信,让美枝子亲自送去。这封信警告渡边,他们已经战败了。如果胆敢威胁王天桥,那就是罪上加罪!渡边气得晕倒,只好命令饭冢将吴天良除掉灭口。经过这一番风雨,王天桥一行出发了,但是没有想到,饭冢和马德才都已经在暗中盯上了他们。

  • 王天桥等人来到醉翁亭,终于在这里找到了第一箱掩埋的文物,一件宋代汝窑笔洗,一幅董其昌的山水立轴。老张带着小龙下山,中途遭遇了马德才的打劫。饭冢的人已经和陈丹凤、秦少川、白露交上了火。一时间,琅琊客栈枪声大作。枪声惊动了滁州的日军,他们赶来增援。老徐带着新四军江南支队迎面阻击,山上上下打成了一片。饭冢劫持了陈丹凤,以此威胁王天桥交出已经找到的文物。但是,敌人的阴谋最终还是破产了。沮丧不堪的马德才杀了黄四,最后也自杀了。等大家返回上海时,听到了日本天皇发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激动万分。八年抗战,中国人民胜利了。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