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老农民 电视剧 热度 2075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山东/北京/河南/黑龙江卫视

类型:剧情 / 家庭 / 农村

导演: 张新建 张开宙

简介: 山东黄河岸边的麦香村,随着新中国的成立,以牛大胆为首的贫农都分到了土地,而从北平归来的地主儿子马仁礼则一夜之间一无所有。牛大胆和马仁礼一个胆大,一个有文化,既是冤家,又是伙伴,在他们的带领下,麦香村村...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60/共6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牛三鞭的儿子牛大胆跟老驴子的女儿灯儿相好,老驴子并不同意这门婚事。驴子提出再和牛三鞭比一次武,如果牛三鞭能赢,就再没有任何条件地成全儿女的婚事。另一方面,马大胆的儿子马仁礼在北平图书馆工作,因为闯了祸带着自己唱戏的未婚妻乔月从北平赶回家来要成亲,并且将中国马上要变天,每一个解放区都会闹“土改”的消息来回了家中,并劝父亲在土地的问题上还是早做决断不要被牵连进去。

  • 村民在经过比力量、比准头、比耐力三个环节的比试后,牛三鞭的鞭子和老驴子的连枷棋逢对手并没有分出胜负。但是赛后言语交锋下,牛三鞭失口将老驴子的“秘密”守着全村人说了出来,这激怒了老驴子,并对牛三鞭从背后下了黑手,牛三鞭并没有躲开,在挨了老驴子一连枷之后便吐血倒地。受伤后的牛三鞭在家里卧床,马仁礼带着白面代表父亲来看望想缓和两家的关系。

  • 马大头阶级的定位问题,村民发生了争论,鉴于马大头抗战时有过贡献,而且之前也主动分地,最终没有定性为地主份子,而是定性为地主,但由于马大头之前的所作所为依然让村民们难以接受,所以仍然召开了批斗会。牛大胆的慷慨陈词煽动了村民,同时也把牛三鞭的死迁怒到了马大头身上。群情激奋,场面一度失控,最没想到的是,马仁礼的未婚妻乔月主动站了出来,声称被马仁礼蒙骗,要和马家划清界限。土改组也要深化“土改”,土地还家后还准备将马家的房屋财产进行分配,这无疑是给马家的处境雪上加霜。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牛三鞭的儿子牛大胆跟老驴子的女儿灯儿相好,老驴子并不同意这门婚事。驴子提出再和牛三鞭比一次武,如果牛三鞭能赢,就再没有任何条件地成全儿女的婚事。另一方面,马大胆的儿子马仁礼在北平图书馆工作,因为闯了祸带着自己唱戏的未婚妻乔月从北平赶回家来要成亲,并且将中国马上要变天,每一个解放区都会闹“土改”的消息来回了家中,并劝父亲在土地的问题上还是早做决断不要被牵连进去。

  • 村民在经过比力量、比准头、比耐力三个环节的比试后,牛三鞭的鞭子和老驴子的连枷棋逢对手并没有分出胜负。但是赛后言语交锋下,牛三鞭失口将老驴子的“秘密”守着全村人说了出来,这激怒了老驴子,并对牛三鞭从背后下了黑手,牛三鞭并没有躲开,在挨了老驴子一连枷之后便吐血倒地。受伤后的牛三鞭在家里卧床,马仁礼带着白面代表父亲来看望想缓和两家的关系。

  • 马大头阶级的定位问题,村民发生了争论,鉴于马大头抗战时有过贡献,而且之前也主动分地,最终没有定性为地主份子,而是定性为地主,但由于马大头之前的所作所为依然让村民们难以接受,所以仍然召开了批斗会。牛大胆的慷慨陈词煽动了村民,同时也把牛三鞭的死迁怒到了马大头身上。群情激奋,场面一度失控,最没想到的是,马仁礼的未婚妻乔月主动站了出来,声称被马仁礼蒙骗,要和马家划清界限。土改组也要深化“土改”,土地还家后还准备将马家的房屋财产进行分配,这无疑是给马家的处境雪上加霜。

  • 乔月见风使舵和马仁礼解除了婚约划清了界限,随即又到了土改组向周老虎和村长王万春哭诉自己的身世并且表明阶级立场,称坚决跟地主划清界限。村民“吃不饱”来到土改组想多要一点地,因为号称自己要地是因为从来没吃饱过。土改队长周老虎对此很是好奇,命厨房蒸馒头给“吃不饱”白吃,“吃不饱”一口气吃了六个馒头还是毫无饱腹感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周老虎对村民吃不饱的问题陷入了深思,并发誓一定要让农民们在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解决吃不饱饭的问题。

  • 牛大胆为了村民的安危,身上绑着手榴弹视死如归决定去和还乡团谈判,就在这时,马仁礼带着县大队的人赶到了。马仁礼算是立了一小功,和牛大胆的关系有所缓和,牛大胆让马仁礼早请示晚汇报,胆小怕事的马仁礼一口答应下来。老驴子以牛大胆当时求婚时说的话坏了灯儿名声为由要挟牛大胆娶灯儿,牛大胆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布他和灯儿是清白的。老驴子还是不肯,硬要牛大胆当着村民们的面给灯儿跪下认错才肯罢休,没想到一向倔脾气的牛大胆不惜以要向灯儿下跪赔罪为代价也不肯答应娶灯儿过门,灯儿一气之下说她和牛大胆再无关系。

  • 赵有田吩咐大家一起想主意。与此同时,牛大胆的互助组也在合计种田的事,二爷爷提出施肥才是关键,牛大胆提议组员入冬后一起去城里挑大粪回来灌溉庄稼。天蒙蒙亮,大雪纷飞,牛大胆带着组员一起进城,半道儿碰上了老驴子。老驴子回家把打听到的事儿告诉灯儿,灯儿跑去转告给了赵有田和马仁礼,两人怂恿灯儿去跟着牛大胆去看个究竟。牛大胆几人找到一个大杂院准备挑粪,院里的居民都非常欢迎,其中一个大姐还拜托牛大胆给找一下自己掉到粪坑里的金戒指。正好此时牛大胆说到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混在人群里的灯儿气不过,把牛大胆一把推进了粪坑。第二天,马仁礼一群人跟踪牛大胆他们找到大杂院也开始挑粪。

  • 牛大胆安排吃不饱暗中观察是谁偷了他们的劳动果实,结果被马仁礼施计引开了吃不饱。灯儿找到马仁礼指责他坑了牛大胆,结果马仁礼反劝她凡事不要太认真。牛大胆找到马仁礼,警告他不要耍小心眼。老干棒给三猴儿修东西时看上了他家墙上的那幅画,顺手要了回去。半道上,老干棒碰上一个外乡来村里要饭的妇女果儿,把她带回了家。

  • 秋收季节到了,麦香村的农民终于吃到了自己种的粮食,牛大胆带着新面馒头去祭拜父亲祖上,颇有感触。年初一马仁礼一大早去找乔月拜年送饺子,吃了闭门羹,于是拐去牛大胆家。大家在牛大胆家吃饭聊天,聊起以前的穷日子,感慨万千。马仁礼独自一人在家一边吃着饺子,一边跟死去的爹念叨,说起心里一直放不下乔月。乔月一大早跑去县城买酒,跑回家看到桌子上的饺子高兴的以为是牛大胆送来的。乔月拿着饺子跟酒去找牛大胆,几碗酒喝完已经微醺。

  • 灯儿来给牛大胆送酒菜拜年,正巧进屋看到这一幕,醋意大发,灯儿看不惯乔月的轻浮,气愤的跟乔月拼酒,两人都喝的大醉。果儿哭着对大哥道出了实情,自己在老家有一个男人,是出来逃荒遇到了他实在撑不下去了就跟他过了,大哥听后吃了一惊,难过不舍得送果儿回家了。乔月向菜包子学蒸包子,处处想着如何向牛大胆表现自己,像他示好,可牛大胆一直不为所动。灯儿听到人们谈论乔月跟牛大胆的事,心里不是滋味,决定去姑姑家住几天。

  • 马仁礼调侃牛大胆那就把乔月娶了,牛大胆表示自己还得好好想想。乔月给牛大胆织了件毛衣,非要牛大胆试试合不合身,并执意要送给他。牛大胆坚决不要,乔月一气之下就要把毛衣烧了。牛大胆直言乔月年轻有文化,自己配不上她,但乔月说她一定要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牛大胆是自己心里真正的男子汉,并向牛大胆诉说了自己的悲惨身世。牛大胆听了很感动,默默将毛衣穿在身上,接受了乔月。乔月跟牛大胆成亲,灯儿失魂落魄,伤心不已,回到家里大哭起来。牛大胆和乔月对着毛主席的画像鞠了三个躬,正式结为夫妻。

  • 婚后牛大胆发现乔月好吃懒做,家务活什么都不会做也不想去学,劳动也不好好干。而乔月在意的一些什么生活习惯,读书识字的,对他来说也是毫无实质性。马仁礼来村长办公室询问以后向谁请示汇报的事,得知原来一直以来都是牛大胆在假传圣旨,倒是也没有生气。乔月和牛大胆在日常生活中渐渐发现了两人生活的不合拍,而那一边,灯儿整天闹得老驴子夫妇不得安宁,老两口合计还是得把灯儿赶快嫁出去。乔月把自己做的识字的卡片贴了一房间,却不愿意为牛大胆做一顿饭,让牛大胆颇为无奈。乔月不仅好吃懒做,还爱显摆,有县报的记者来采访牛大胆和乔月夫妇的日常生活,牛大胆觉得这是在浪费时间,乔月却非常配合,抢着把话都说了。回到家,乔月指责牛大胆报告时总是揭她的短,还把面盆给摔了,招来了二爷爷的询问,乔月连忙给搪塞了过去,但牛大胆跟乔月隔阂却日渐加深。

  • 转眼到了1957年,由于暴雨将至,上级要求各个村提前收割小麦,农民们都心疼麦子还没长好收了太可惜。牛大胆怕影响收成,迟迟没有行动。马仁礼在北平学过气象学,他用自己的设备预测的天气预报并没有暴雨,于是跟牛大胆商量此事。牛大胆让马仁礼保证,马仁礼不敢,最后牛大胆决定,不提前收。马仁礼的天气预报测试不下雨,牛大胆拦着村民们不让提前抢收麦子。果然云开雾散,还是大晴天,村西社取得了丰收。

  • 牛大胆受到区长王万春的表扬,并且再次遇到了韩美丽,韩美丽看牛大胆如此优秀,说要向牛大胆学习。韩美丽下着大雨来麦香岭,正好被牛大胆遇到,带回家。还发起了烧,牛大胆悉心照顾好几天。乔月本来对韩美丽到来就很生气,一顿吵闹,韩美丽冒雨走了。乔月自己也气走了住到了村里的仓库去。牛大胆去区里提离婚,王万春让他好好谈谈,尽量别离。乔月决心已定,必须离婚。离别之夜,两人说了很多掏心窝的话。牛大胆收到一封信,乔月一看,是牛大胆他娘写的,牛大胆居然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离婚这天,两个人分家当,其他都痛快分完,最后因为只有一条被子,没办法,一刀砍成了两半。

  • 韩美丽突然带着结婚介绍信来找牛大胆结婚,牛大胆不同意,韩美丽把铺盖卷留下,说自己迟早要搬进来。乔月为了追马仁礼,天天给马仁礼送包子。马仁礼最终同意了结婚。两人领了结婚证,马仁礼本打算悄无声息的过日子,回到家发现家里摆着乡亲们送的酒和菜,深受感动,发誓要活出个人样来。新婚之夜,乔月狂吐不止,原来她已经怀了牛大胆的孩子。第二天马仁礼找牛大胆理论,牛大胆之前一直以为乔月不能生育,这才知道乔月一直算计着没想给他生。得知终于有后了,牛大胆威胁马仁礼必须把孩子生下来,马仁礼想借孩子跟牛大胆换回房子,牛大胆认为房子是革命果实,不肯换。马仁礼回到家就躺炕上,任凭乔月如何求他,也一言不发。

  • 冬去春来,转眼到了1958年,麦香岭装上了电灯,电灯亮起社员们欢呼雀跃高喊毛主席万岁。乔月终于生了,是个儿子,马仁礼一看孩子长得像牛大胆,十分嫌弃。乔月担心孩子保不住,去求灯儿想办法。第二天,灯儿跟家人说要去姑姑家,实际是与乔月商量好把孩子带出去。乔月回家一顿大哭,跟马仁礼说自己出去了一下,回来孩子就没了。

  • 因为没奶吃,狗儿哭闹不已,灯儿趁机提议让乔月来奶狗儿,乔月总算有些安慰。马小脚来说亲,要把灯儿说给赵有田,老驴子虽然不大看得上赵有田,但考虑到灯儿岁数不小了,也就勉强答应了。灯儿却说什么都不从,把老驴子气得寻死觅活,方才服软。灯儿去找牛大胆,问牛大胆到底能不能娶她,牛大胆含泪说他爹不同意,灯儿彻底死心了,带着狗儿嫁给嫁赵有田,牛大胆黯然神伤。

  • 上级号召大炼钢铁,牛大胆带头砸了自家煮猪食的锅。吃不饱见状不妙,抢先回家把锅藏了起来,牛大胆带头搜寻了一圈无获,看到门上铁环,叫人卸了下来。由于男劳力全被召去炼铁,眼见地里丰收的地瓜没人收,牛大胆说顾不了了,先让女劳力在地头挖坑把地瓜埋地里,等上面检查完了再说,然而检查通过后,地瓜却烂在了地里。牛大胆为此事自责,韩美丽劝他眼光要放远一些,为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难免会有损失。锣鼓声中,全县粮食产量总结大会开始。公社书记甲和公社书记乙攀比各自公社麦子的亩产量,数字从两千、三千一路飙升到八千,台下顿时掌声雷动。

  • 牛大胆带的钱不够,韩美丽把身上最值钱的一块表拿了出来,帮牛大胆凑够了买麦种的钱。回去的路上,牛大胆病倒了,韩美丽搀扶着牛大胆艰难地往回走。路过一片瓜田时,韩美丽见牛大胆口渴得厉害,犹豫了一会儿,狠心割下了自己的两条辫子抵做瓜钱,摘了一个瓜。牛大胆感动之下,接受了韩美丽的表白。

  • 牛大胆和韩美丽结婚了,在众人的起哄声中,韩美丽大方地坦白了她对牛大胆的“追求史”。韩美丽提出婚后不能成天围着锅台猪圈转,跟牛大胆要了个治保主任的活儿,立下了让麦香村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军令状。牛大胆结婚的当晚,灯儿喝醉了,哭得痛彻心扉。国家号召除四害,王万春组织诗歌大赛,歌颂大跃进,歌颂除四害的成果,马仁礼辩解说麻雀不是害虫,被抓了典型,人人登台念诗批判。级说马仁礼屡教不改,对三面红旗有抵触情绪,是革命的绊脚石,典型的右倾,应该给他戴上帽子,并撤了马仁礼的职。这位将军当年曾被马仁礼救过一命,百般寻觅才找到恩人,亲自前来拜谢。马仁礼受宠若惊,说我是地主的子孙,您怎么能拜我呢?将军说地主的子孙也有英雄好汉!乔月得知后,喜极而泣,马仁礼也因此恢复原职。

  • 牛大胆研制的新品种还没收割就遇到了自然灾害,农民的生活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吃饱肚子,牛大胆甚至从田鼠洞里掏麦粒吃,韩美丽觉得这是间接占公家的便宜。牛大胆的表弟带着他娘逃荒来投奔,大胆娘已经饿得奄奄一息。饿急之下,有人打起了麦种的主意,他们砸开门锁,冲进仓库,扑到麻袋上,疯狂地抢着,在牛大胆的极力保护下,那些发了疯的村民才没有得逞。牛大胆磨亮了铡刀,坐在仓库门口保护着麦种。

  • 马仁礼、牛大胆从烟囱一直找到了炕底下,最终却只发现了一根金条。马仁礼怪牛大胆私吞,牛大胆怪马仁礼没说实话,两个人再起龃龉。特殊形势下,金条不能正常买卖,只能走黑市,牛大胆和马仁礼去城里卖金条,遇到一个热心买家,马仁礼怀疑对方是便衣,几番试探,二人决定出手,通过抓阄决定了由马仁礼出面接头。马仁礼担心此行会有不测,临行前对牛大胆啰啰嗦嗦交待了一堆自己放心不下之事,牛大胆同情心起,决定由自己出马,马仁礼放风。不料这个买家果然是便衣,幸亏马仁礼的及时示警,牛大胆才侥幸逃脱,还捞了对方一根烟。牛大胆不死心,硬着头皮敲开了一位老首长的家,恳求首长帮忙解决金条的销路。

  • 集市开张,乡亲们带着自己的土产品,摆了整整一个河滩,牛大胆吆喝着卖黄烟,吃不饱吆喝着卖草帽,市场上热闹声一片。乔月看着眼热,在家翻箱倒柜地找能卖的东西,马仁礼拦着不让,二人争执间,乔月忽然恶心欲呕,马仁礼得知自己要当爹了。王万春批评牛大胆带头搞买卖,是不务正业,牛大胆据理力争。牛大胆悄悄给灯儿送了一块碎花布,赵有田发现后,把灯儿打了一顿,在自家门上挂了个牌子,写着“闲牛勿扰”。牛大胆又去给灯儿送发糕,见灯儿脸上有伤,到地里找赵有田恳谈,说打老婆的男人最让人瞧不起。因为小转儿怀孕,队里出于照顾,送了她家一头猪崽儿,吃不饱十分垂涎。牛大胆在集市上忙碌着,这时王万春把他叫去,说上级要关闭自由市场,牛大胆不肯,王万春警告他不要胡来。

  • 牛大胆继续干自由市场,买卖越做越大。一日从县里来了一队警察,称有人在市场上倒卖统购统销物资,是违法行为,必须取缔,带走了牛大胆。警察说牛大胆作为生产队长,不领导社员好好种地,热衷于干自由市场,还倒卖统购统销物资黄烟,犯了走资本主义到路的错误。牛大胆和警察争辩,最后把警察问住了。灯儿和韩美丽都赶来救牛大胆,两个女人在派出所门口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最后在周老虎的帮助下,牛大胆得到平凡,被释放了出来。

  • 牛大胆提出离婚,韩美丽说革命形势一片大好,没时间跟牛大胆扯这个,并警告他不要乱说乱动。马仁礼在向韩美丽请示汇报时,反驳“血统论”,说自己不是黑五类,是可教育好的子女,引经据典,说革命先辈的出身也有地主富农。韩美丽强词夺理,威胁要关他的牛棚。韩美丽在家张口闭口阶级斗争,连吃饭都不消停,牛大胆忍不住动手打人,二人来到麦香岭公社革委会闹离婚,主任王万春不同意,要他俩互相理解。县里号召排练样板戏,韩美丽让村民放下手里的农活专心排戏,这让牛大胆极度不满,但官大一级压死人,牛大胆只能偷偷跟韩美丽作对,一对夫妻成了死对头。

  • 牛大胆得知韩美丽的行径,操上一根拐杖就要去揍她,被马仁礼和灯儿拦下,三人聚在大胆家商量对策。韩美丽答应乔月,只要她举报有功,会在样板戏里给她安排个重要角色。牛大胆忽然对韩美丽体贴备至,又是烧洗澡水又是捏背,韩美丽态度放软,但仍然没放弃要抓牛大胆的现行。牛大胆提起祭祖的话题,韩美丽要求同去,暗中安排好基干民兵,待自己发出信号后抓人。不料到了目的地,韩美丽发现牛大胆所谓的祖宗,竟是地里仙的拐杖。牛大胆话里有话,借“祖宗”之口教训韩美丽,韩美丽受惊,误发出抓人信号,藏在暗中的民兵冲出来按住牛大胆,韩美丽尴尬地下令放人。

  • 乔月不舍得自家的鸡被“割”,帮马仁礼打掩护,但是在韩美丽的威胁下,被迫吐露了实情,告诉她马仁礼抱着鸡去找牛大胆了。牛大胆让马仁礼去灯儿家,抓紧把老母鸡炖了,吃进肚子才不亏,他负责拦住韩美丽拖延时间。韩美丽变本加厉,带着基干民兵到处割尾巴,并要求牛大胆起带头作用,先把自家祖坟上的三棵枣树给割了。韩美丽不顾牛大胆的激烈反对,亲自带了人去砍树,却发现牛大胆把自己绑在了树上,愤慨地说,孙子们,谁要敢动这树,就把我和树拦腰一块砍了。韩美丽无可奈何,带人要去砍其他家的树,只见一排排的树上,捆着一个个村民,与韩美丽的人对峙着。见韩美丽像着了魔一样,张口闭口都是阶级矛盾,完全不顾家里不顾孩子,忍无可忍之下动了手,打得韩美丽满村跑。

  • 韩美丽让乔月打探牛大胆是否在搞什么勾当,还说要成立通讯社,已经推荐乔月当通讯员。乔月一听心花怒放,赶紧回去给韩美丽打探消息,从马仁礼那儿套了半天话,马仁礼装糊涂,什么也没套出来。隔天马仁礼跟牛大胆商量,如何应付乔月和韩美丽,牛大胆让马仁礼说自己在联络组里的人拜祖宗。牛大胆等领一组人悄悄的在场院屋里开会,打算带领大家种黄烟卖钱。

  • 韩美丽到地窖里看了一圈,因为黄烟没发芽,韩美丽什么也没看出来,气鼓鼓的走了。月疑心越来越重,一个劲儿逼问牛大胆在搞什么名堂,马仁礼没办法,就说牛大胆可能在准备祭拜祖宗。马仁礼和牛大胆合计,韩美丽盯得太死,要想不被黄烟发现,必须要掐掉韩美丽的心思。第二天韩美丽将牛大胆等人抓了现行,将牛大胆和祭祖的贡品都带到革委会王万春面前对峙,说牛大胆闹宗派搞迷信。结果贡品包袱打开一看,居然是毛主席头像,韩美丽吓的无言以对,也终于消停了。公社革委会又来调查乔月,问及乔月的舅舅,乔月一口咬定舅舅已经死了,虽然自己是城市贫民的成分,但因为嫁给了地主子弟,也只能获得个历史清楚的名分,而不是清白。乔月气不过,跟马仁礼分了居。

  • 马仁礼回家之后一直唱翻身农奴把歌唱,乔月不明就里,去找韩美丽汇报,韩美丽认为是资产阶级抬头的象征。灯儿她爹身体越来越差,着急筹钱看病进城去做买卖。牛大胆放心不下,给灯儿摘了满满一篮枣,还送了土改分的一杆称。灯儿到城里,卖了一天枣一颗没卖动。第二天,灯儿一路打听瓜果蔬菜的价格,又到城里卖,结果当投机倒把抓了去,灯儿说话实在又是为父亲看病急用,很快就放了。

  • 小转儿在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了当年吃不饱娶她时立得字据,黑纸白字写着顿顿让她吃上肉蛋饺子,便对吃不饱一顿数落,吃不饱决定第二天就去找地开荒。韩美丽变本加厉,只要揪住一点小辫子就对老乡动辄打骂,发现吃不饱“小开荒”,竟让他代替耕牛套上工具耕地。牛大胆实在看不下去,动手狠打了韩美丽一顿,两个人的夫妻情分到头了,到县里去办理了离婚手续。

  • 灯儿靠卖棉花糖解决了父亲的吃药问题,却被当作投机倒把抓了起来,幸亏牛大胆出面解释,才将灯儿保了出来。牛大胆劝灯儿小心点,灯儿却说自己没做亏心事,不折腾还有什么活头。马仁礼按着日子去收蛋却两手空空而归,两口子怀疑有人偷蛋,谈起今后愈发惆怅起来。灯儿卖棉花糖多次被抓,民兵扣下并销毁了她的棉花糖机,灯儿要求赔偿却被轰了出去。

  • 文化大革命结束了,韩美丽想不开差点轻生,让灯儿碰到及时救了下来。良心发现的韩美丽收拾行囊离开了麦香村,牛大胆望着韩美丽的背影,内心酸楚。1977年,牛大胆和马仁礼分别当上了麦香东村和麦香西村的大队长,乔月也回到了家。马仁礼笑骂牛大胆当年不厚道骗他的鸡腿,牛大胆讥讽马仁礼表面装糊涂内心精明。老哥俩决定甩开膀子大干一场,马仁礼感到前途未卜,牛大胆却对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的未来充满信心。

  • 马仁礼和乔月的儿子马公社捡到被警察追的鱼贩子落下的几条鱼,马仁礼灵机一动,准备偷偷带着乡亲们抓鱼贩鱼搞创收,得到了乡亲们的积极响应。在牛大胆的逼问下,麦花把这事儿告诉了牛大胆。牛大胆立刻上门警告马仁礼不要为了自己的名声带着乡亲铤而走险。为了不让牛大胆告发马仁礼,乔月给马仁礼支招,让马仁礼拉着灯儿一起干,灯儿却说有牛大胆干的事儿她才干。乔月收到一封舅舅从美国邮寄给她的信,信里表达了浓浓的思乡之情,马仁礼偷看了信后表示一定会给乔月撑门面,乔月听了百感交集,感动落泪。马仁礼召集乡亲们开会,正要把卖鱼得来的收益分给大家,却被王书记叫到了办公室。在王书记的一番含沙射影的威吓下,马仁礼拍胸脯表示有人敢投机倒把就第一个站出来挡在前头,心下却吓出一身冷汗。

  • 马仁礼回到家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谁出卖了他,儿子公社也很不服气,但马仁礼警告他要小心,不要惹事。马仁礼还是因为投机倒把被告发并给关进了警察局,乔月恳求牛大胆帮忙,牛大胆只给了乔月两个字:活该。乔月只得拜托灯儿去和牛大胆说情。和马仁礼一起被抓的还有个中年女人,夜里脱了衣服往马仁礼身边靠,被发现后又大喊马仁礼耍流氓,马仁礼百口莫辩。灯儿正在劝牛大胆帮一把马仁礼,乔月慌张地跑来告诉他们马仁礼被人告耍流氓的事,牛大胆这才赶往了警察局。牛大胆替马仁礼作证那个中年妇女原本精神就有问题,但警方表示需要调查。马仁礼万念俱灰,趁牛大胆睡着了的功夫抽了他的腰带绳上吊,被牛大胆及时救下。

  • 国家恢复高考制度,狗儿积极准备应考,牛大胆不由得喜上心头,但赵有田却以家里不能没有劳动力为由,任凭马仁礼和牛大胆怎么劝说,执意反对狗儿参加高考。马仁礼差点没忍住道出狗儿的身份,被牛大胆及时制止,并嘱咐他一定不能把身世告诉狗儿,哪怕自己受委屈。即将填报志愿,马仁礼建议狗儿学习英语专业,牛大胆不解,马仁礼告诉他,学习外语就可以了解西方农业,学彼之长补己之短,更好的发展咱自己的农业。高考开考的日子到了,大伙送狗儿进了考场,牛大胆在考场外忧心忡忡,久久不愿离开。

  • 晚上放榜时间到了,牛大胆带着狗儿和灯儿一通好找,终于在榜上找到了狗儿的名字和编号。狗儿和牛大胆激动不已,而灯儿则一个人躲在角落放声大哭。转眼到了1978年,牛大胆发现人民公社的规定已经严重束缚了农民的积极性,不仅牛一类的大牲口要归集体所有,个人养猪还不能养母猪。于是牛大胆决定偷偷带领队员们养母猪产猪仔。灯儿听说后,决定支持牛大胆,和他一起养猪。赵有田气不过灯儿又去支持牛大胆,跑到王书记面前告了黑状。上面下来的检查组对村民家里的猪一通检查,大家险些露馅。牛大胆对村民表示只管大胆养,出了事他来承担。

  • 上面给王书记下指示,对牛大胆和村民养猪的行动按兵不动,等他们要尝到甜头了再一锅端。在灯儿质问下,赵有田承认是他揭发了养猪的事,并再次质问她、狗儿还有牛大胆到底是什么关系。面对赵有田对自己清白的质疑,灯儿气愤难当,闭口不应。赵有田一气之下说要和灯儿分开过,灯儿拉着闺女小娥子离开了家,恰巧被牛大胆看到。牛大胆带着一瓶白酒上门找赵有田,两人酒后吐真言,牛大胆把狗儿是他和乔月的儿子的事告诉了赵有田,并向赵有田保证,这个秘密不会让狗儿知道,赵有田就是孩子亲爹,并告诫赵有田,灯儿是天底下难得的好女人。赵有田跑到河边,对着黄河诉说自己的不是,当着全村人的面亲自把灯儿背回了家。

  • 马仁礼看到麦花写给狗儿的信的内容觉得为难,但在牛大胆的逼迫下又不能不念,只得采取拖延和插科打诨的战术。村民三猴子家养的母猪即将产仔,牛大胆带着马仁礼去探望,牛大胆揶揄马仁礼不要眼馋,马仁礼则告诫牛大胆小心行事。王主任把牛大胆养猪的事告诉了上面,上面要求他对待不老实的村民不能心慈手软。牛大胆想把地分给各家各户,自给自足,但这事马仁礼坚决反对,说弄不好就会蹲大狱。牛大胆让马仁礼给他出主意,马仁礼左思右想,说不能提“分地”,可以说“借地”但也必须经过上面同意。牛大胆找到王主任说“借地”的事,王主任用政策来打压牛大胆的冒险念头,两人不欢而散。牛大胆再次找到周老虎,周老虎表示需要牛大胆给他点时间好好想想。

  • “借地”的事没有眉目,一向开朗的牛大胆愁眉不展起来。马仁礼上门安慰并给牛大胆出主意当下只能背水一战朝前走,令牛大胆对他刮目相看。牛大胆拿着生死状再次找到周老虎,周老虎颇为动容,告诉牛大胆不要怕,尽管去干,出了事他来担。牛大胆则表示,这是村民们自己的意愿,他和大家伙都会负责到底。周老虎深受感动,当着牛大胆的面在生死状上添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手印。村民们再次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大家伙儿纷纷表示只要能吃饱,再累再冒风险也值了。牛大胆带领村民们在选好的试验田里奋力开荒,马仁礼则负责给大家站岗放哨。

  • 牛大胆和村民很快也知道了垦荒被上面给发现的消息,大家商量后决定白天在自家地里干,晚上再悄悄去开荒。夜里,牛大胆带领大家点着煤油灯,摸黑种下了承载希望的种子。牛大胆问马仁礼问什么不和乔月说实话,马仁礼想起以前,表示这也是以防万一。结果一大早乔月就来到牛大胆家,一嗓子吼起了还在炕上熟睡的马仁礼。夜以继日的劳作让大家体力透支严重,牛大胆安慰大家为了不夜长梦多,必须要尽快把种播完。武装部长趁夜突袭,牛大胆和村民们被逮个正着,马仁礼则因为喝了点酒睡着了没能及时报信被落在了荒地里。村民们被挨个问话,大家人心惶惶,金花还因为害怕晕倒了。一夜的询问终于有收获,有人甚至说到了周老虎的名字,王万春立刻报告给了上级领导。酒醒后的马仁礼什么都不知道,拍拍屁股回了家。而被带走的村民们则都怀疑是他告了密。牛大胆让大家放宽心,就算掉脑袋也是掉他牛大胆的,并亲手撕了生死状。

  • 闻讯赶来的张书记质问牛大胆到底是谁给他撑腰敢这么胆大妄为违背政策,牛大胆一人都揽了过来。乔月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抱怨马仁礼只会惹事。马仁礼趁夜摸黑来到牛大胆家,隔着窗却听见牛大胆对麦花一通嘱托。牛大胆来找地里仙,望着老人家痛哭起来,地里仙安慰他,年轻人只管往前走,他一定会支持。马仁礼灰溜溜的回了家。派儿子公社去打探牛大胆的行踪,乔月劝马仁礼出去躲一段时间,马仁礼不敢出门,只能一来人就躲在家里的柜子里。张书记找到周老虎反映牛大胆和村民的问题,却被周老虎教育了一番,告诫他们要替农民考虑,有问题他来承担,并提出要下去走访。牛大胆对周老虎十分愧疚,周老虎开导牛大胆,并将调研组的访问对象定在了牛大胆的大队。喝多了的马仁礼在偷偷开垦的地里耍酒疯,牛大胆把马仁礼送回了家,还送了他一把磨的光亮的镰刀。牛大胆召集村民们开会,马仁礼拿着镰刀来找牛大胆,打算承认错误,把话说清楚。

  • 马仁礼带着镰刀去牛大胆家里负荆请罪,众乡亲守在牛大胆门口,看马仁礼迟迟不出来,都担心真出什么事。牛大胆奉劝他看开一点,做错了事,改正了路还要接着走。地委周书记下乡视察,田间都是绿油油的麦苗,街上遇到几个吃饱穿暖的村民,却不知道这都是张书记等人安排好的路线和村民演的一场“富裕戏”。牛大胆带领小转儿家门口,看小转儿在吃饼子,让周书记尝了尝,周书记尝了咬都咬不动的饼子,跟着去了小转儿家里,看到吃不饱和孩子吃得难以下咽的地瓜面饼子,保证将来一定让他们吃饱。周书记表示不管政策,让牛大胆他们搞试验田,将来自己为他们承担责任。牛大胆回到家中,跟马仁礼汇报战果,马仁礼告诉他躲在玉米垛里是木马计,领到小转儿家是请君入瓮,连环计让周书记都进了他们的套。公社张书记惹不起周书记,又不敢违背政策,让干部们等着抓证据一定对牛大胆等人严惩不贷。

  • 转眼几个月过去,三猴子家母猪生了15个猪仔。乐的三猴子整天合不拢嘴,却不知道张书记已经带着一帮人去三猴子家抓猪去了。牛大胆带着三猴子和金花去跟张书记对峙。社员们让马仁礼想办法把牛大胆捞出来。马仁礼也没办法冲着老婆孩子嚷嚷,牛大胆这是打了张书记的脸,张书记不会轻易放过他。灯儿和三猴子吃不饱等村民先后来找马仁礼出招,马仁礼嘴上说着没招不管,却自己拿着大前门烟找到王万春。套了半天近乎,说的还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王万春也不能放人,要放只能张书记放。乔月问马仁礼还能想什么办法,马仁礼说自己为牛大胆的事,都长了白头发,眼下周老虎不能再找,王万春已经找过,张书记他们又说不上话,自己真没办法了。

  • 第二天一早,灯儿带着三猴子和金花去县里找周书记,三猴子走到门口半路吓的腿软不走了。灯儿和金花到了地委门口被门卫拦下不让进,要找周书记只能去传达室登记等消息,灯儿担心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到周书记,急的在门口大喊大闹,被拘留所关了起来。三猴子急忙跑回麦香村报信。马仁礼气的拍桌子跳脚,骂他们只会添乱。又劝赵有田别着急,他一定想办法把灯儿弄出来。王万春得知赵有田私闯拘留所救人,派人去抓。结果干部们一看赵有田已死,没法抓人,怏怏跑回来。王万春说没抓人好,不知道谁给周书记写了匿名信,周书记不让动人。周书记把牛大胆接出来,听了牛大胆积压多年的肺腑之言,句句叩问周书记的内心。周书记说既然政策不合理,就要改,允许农民养母猪,村里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地养母鸡和母猪了,老百姓们一片欢腾。

  • 马仁礼想要撮合牛大胆和灯儿两个老鸳鸯,被牛大胆折了回去。牛大胆扯了几尺布,骗马仁礼说送他。马仁礼高兴地点灯熬油好几天做了件大衫去给牛大胆显摆。结果被牛大胆抢了过来。原来是牛大胆用了个小计谋让马仁礼给做身衣服,拿去给了灯儿,让她烧给赵有田。省里的人挨家挨户的查,村民们个个装糊涂,灯儿不光装糊涂,还骗回来了4个猪蹄,气的省里的人也没办法。马仁礼担心自己的嘴不把门,赶紧又钻衣柜里躲着去。等了半天,省里人也没来调查马仁礼。周老虎被查,马仁礼坐立不安,担心牛大胆又闹出乱子来。

  • 地里仙找到省里的人汇报情况,实事求是的说了周老虎为农民做的好事,并请求能见周老虎一面。等了一天, 终于省委的人把周老虎接出来见了一面,地里仙撒手人寰。马仁礼也主动找省里的人汇报情况,被牛大胆碰见,牛大胆一顿火大要打他。第二天,牛大胆找到马仁礼家里,夸他是个爷们,办事儿亮堂。春去夏来,转眼到了麦收的季节。大伙看着金灿灿的麦子,都商量着西坡地的粮食不应该放到大队粮仓。牛大胆带领大家按工分领麦子。到了交公粮的日子,吃不饱和瞎老尹都没来。牛大胆找到吃不饱家,家里大门紧闭,根本没人。原来一家人已经连人带粮都藏到外边,根本不回家住了。公社干部为了催粮,要拖拉机拖吃不饱的门楼子,牛大胆等人又于公社干部起争执。

  • 乔月终究还是要走了。乔月想想自己的两个儿子,对狗儿很放心,担心马公社想带着她一起走,但马公社舍不得马仁礼不愿意走。周老虎重病住院,牛大胆和马仁礼去医院探望。周老虎拿出当年马仁礼为救周大胆行贿王万春的烟,感慨马仁礼和牛大胆的友情让自己羡慕不已。又掏出1978年下乡视察拿的小转儿的半个饼子,发誓绝不再让农民吃这样的饼子,不能走回头路。狗儿大学毕业回到了麦香村,麦花高兴坏了,天天往狗儿身边凑。狗儿没在城里找到工作,灯儿让他去卖馒头,麦花看狗儿害羞,自己吆喝着俩人一会把馒头卖光了。牛大胆整天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想认儿子又不知道怎么张嘴。

  • 小转儿来找牛大胆,提醒他狗儿和麦花越走越近,担心这不明身世的兄妹俩感情乱了套。牛大胆心里也开始犯嘀咕,于是来找灯儿商量。为了阻止狗儿和麦花在一起,俩人大胆决定将狗儿和麦花的身世告诉他们。当晚灯儿就将狗儿的身世告诉了他,并希望狗儿能够去认牛大胆。狗儿虽然难以置信,却表现的很平静,也答应第二天去认爹。牛大胆以为狗儿接受了他,开口就叫儿子。这下可激怒了狗儿,他把牛大胆的东西全砸了,并告诉牛大胆这辈子他只认灯儿一个娘,牛大胆痛心不已。

  • 牛大胆找到马仁礼商量对策,但马仁礼十分谨慎,觉得办厂没那么容易。牛大胆带着村民开大会,宣扬办厂的好处,可村民认为建厂需要大量资金,态度很是犹豫。牛大胆只好又去找马仁礼,这次他得到了宝贵意见,马仁礼告诉他“一颗麦子做文章”的思路。再次开大会时,有了主意的村民信心大涨,灯儿也带领着大家支持牛大胆先办面粉厂,再办面条厂的决定,纷纷回家筹钱,准备入股。牛大胆找乡长投资办厂,可乡长听了他的设想之后,并不是那么支持。

  • 牛大胆信心满满的劝说着乡长,可村民们却开始动摇。先是瞎老尹守着老钟哭穷,接着三猴儿家里不想卖猪筹钱,小转儿也犹犹豫豫。村里筹款,村民们拿出手的钱零零散散,只有灯儿拿出了二百元,可离办厂的钱也是差的很远。牛大胆计划着卖掉磨房换钱,小娥子跑来说灯儿为了筹钱要把房子卖掉。牛大胆半路拦住了买灯儿房子的人,略施小计才把房契要了回来,还给了灯儿。牛大胆心疼乡亲们又是卖房,又是卖棺材板的凑钱,开会决定把钱分回给大家,取消办厂。

  • 回村的拖拉机上,牛大胆逗灯儿扮他媳妇的事,结果灯儿提起当年,被自己说过永不娶灯儿的话泼了冷水。1988年,麦香面粉厂正式成立了。马公社埋怨马仁礼没跟着牛大胆办厂赚钱,马仁礼却告诉儿子自己另有打算。灯儿和小娥子在县城逛集市,看着馒头销路很好,决定自己也摆摊卖馒头。牛大胆看着满仓库卖不出去的面粉心里发愁,马仁礼好心想去帮帮他,却被倔强的牛大胆拒绝了。灯儿给牛大胆支招,让他拿更多的面粉去顶账,既销了面粉又还了账。灯儿的馒头生意非常好,但因为没证被警察赶走了。愁眉不展的娘俩想着把馒头放进百货商店里卖,但商店老板同意的前提是让灯儿的面点能有更多的花样。这下让灯儿娘俩可犯了难。

  • 灯儿告诉牛大胆自己要去县城一阵子,而乡亲们知道她在外为大家推销面粉,热心的帮她把地儿收拾好了。牛大胆想开养猪场,麦花提议暂时先不给村民分钱。牛大胆咨询村民的意见,是把面粉厂赚来的钱分了,或者继续用这些钱建养猪场。大多数的村民还是只顾眼前利益,把钱领走。马仁礼替牛大胆着急,请他晚上来家喝酒。小东子觉得他娘小转儿不应该把钱拿回来,应该支持牛大胆继续办养猪场。而三猴儿也因为小丧门把钱拿回来而大发脾气,觉得这是拆了牛大胆的台,两口子大吵一架。马仁礼想入股牛大胆的养猪场,但遭到了拒绝。牛大胆在家正为养猪场的钱发愁,结果村民们冒着大雨来给牛大胆送钱,为自己之前的自私道歉。牛大胆因为大家的支持,又充满了斗志,决定把养猪场尽快盖起来。

  • 牛大胆请吕经理下馆子吃饭,希望能够和肉联厂寻求合作。吕经理告诉牛大胆肉联厂有严格的标准,但答应他去村里先看看。回到家的小娥子看到灯儿把杂粮蔬菜融入到了馒头里,为这样的创新感到高兴。吕为民来到牛大胆的面粉厂,被牛大胆的魄力所折服,愿意交牛大胆这个朋友,和他合作。转眼狗儿要走了,临走拒绝了牛大胆让灯儿转交给他的钱。灯儿娘俩拿着各式的馒头去百货商店,却因自己不是正规公司而被拒之门外。灯儿碰了这么多次钉子,铁了心要卖掉房子,好好开创自己的事业。

  • 马仁礼的新厂开业,只有牛大胆拉着一车面粉来道贺。揭下匾来牛大胆乐了,原来马仁礼开的是“天蓬食府”的饲料厂。小肉包回来告诉牛大胆是猪饲料有问题,推荐他吃马仁礼厂的饲料。倔强的牛大胆不同意,让麦花另寻其他饲料厂。麦花告诉牛大胆,马仁礼的厂来了好多买饲料的村民。看热闹的牛大胆来到饲料厂,怀疑村民里有托儿。肉联厂的吕为民来指导牛大胆的养猪场,说是知道马仁礼的饲料不错想去看看。另一方面,马仁礼猪饲料厂的订单越来越多,供不应求。原来吕为民是来做和事老的,想化解牛大胆和马仁礼两兄弟的矛盾。结果忙不过来的马仁礼,其实早为牛大胆留下了救命的猪饲料。

  • 1990,灯儿的馒头生意红火的让同行干不下去,便举报灯儿的馒头店卫生不合格。检疫人员在馒头房里发现了蟑螂和死老鼠,灯儿的馒头店被勒令停业。员工们找灯儿讨要工资,可灯儿全把钱放在了开店上,许诺工人三天后发工资。灯儿娘俩想去找经理帮帮忙,下雪天的冻在门外睡着了。重新开业的馒头店半价出售,一时生意红火。灯儿让员工大贵去麦香面粉厂拉回了面粉,自己却匆忙离开。第二天检疫人员又说接到举报来抽查面粉,却一无所获。

  • 狗儿在俄罗斯的郊外,见到了一位骑马的外国姑娘,很有好感。狗儿来拜会农场主伊万,却因为介绍人张富贵是骗子,不受欢迎。但狗儿为了能留下来,决定不要工钱干农活。原来伊万的女儿就是狗儿之前遇到的姑娘。狗儿想租伊万家的地,却发现伊娃家的地实在是太大,还被泼了冷水。灯儿想劝牛大胆给狗儿钱租地,但是牛大胆对狗儿不放心,最后商量着让灯儿和小娥子带着钱去俄罗斯找狗儿。麦花和肉包子说着办假发厂的好处,马公社眼红牛大胆厂子多,自己也想开个玫瑰厂,得到了马仁礼的支持。

  • 牛大胆和伊万拼酒,两人相邀要一醉方休,一杯接一杯,牛大胆喝完狗儿喝,喝得伊万直喊喝多了,马仁礼刚想谈租地的事,半路杀出个尼娜,马仁礼只好作罢。伊万酒醒后直言前一天的酒没喝够,马仁礼将计就计要和伊万谈正事,并用了些计谋,终于租下了伊万三分之一的土地,灯儿不放心狗儿,要帮助狗儿一道儿在俄罗斯大干一场。马公社急急忙忙把马仁礼叫回家,马仁礼推开门,发现乔月竟然从美国回来了。乔月打算让家人一起去美国,大家都不愿离开这片土地。乔月想让牛大胆帮她把钱给狗儿,牛大胆告诉乔月自己去和儿子说。

  • 转眼到了1994年,马仁礼的玫瑰园鲜花盛开并且开设了提炼精油的工厂,狗儿开荒获得了丰收,麦花的假发厂也生意红火。灯儿正在规划开垦更多荒地,狗儿却告诉灯儿,尼娜怀了自己的孩子。乔月来到了俄罗斯找到灯儿,告诉灯儿想把狗儿带走,灯儿把狗儿看做自己的心头肉,十分不舍。恰巧这时狗儿带着尼娜来找灯儿,狗儿明确的告诉乔月,自己这辈子只有一个娘,叫灯儿。历尽波折,牛大胆的假发厂终于走上了轨道,世界杯期间,大量假发被卖到了欧洲去。牛大胆望着麦花,深深的给女儿鞠了一躬。狗儿准备带着尼娜回麦香岭,灯儿表示自己要和牛大胆肩膀一般齐再回去。来到牛大胆家门口,狗儿鼓足勇气,喊出了一声,爹,我回来了。

  • 牛大胆听到狗儿的一声爹,心里暖暖的。同时也去询问马仁礼跟狗儿回来的外国姑娘是谁。马仁礼调侃牛大胆管得太宽。狗儿告诉牛大胆自己要和尼娜结婚,牛大胆难以相信儿子找了个外国媳妇,心里总过不去,马仁礼万般劝慰,牛大胆还是心中郁闷,直至听说尼娜怀了孩子,灯儿也在电话里宽慰他,牛大胆才同意了这门婚事。

  • 德国人准备从空中对麦香岭进行勘测,邀请牛大胆同行,牛大胆执意拉上马仁礼和他一起,其实是对坐飞机心里没底。牛大胆在迁坟的时候意外发现了马仁礼说的九根金条,原来马大头当年将金条转移到了牛大胆爹坟下。孩子们相继成家立业,牛大胆和灯儿的事也该有个了结了,牛大胆来到灯儿家提亲,灯儿却要让牛大胆从黄河边给她挑担水,牛大胆欣然答应挑回了水,灯儿将自己新缝的红鞋垫亲手给牛大胆垫在了鞋里。从1948年土改到2006年颁布《农业税条例》宣布全面取消农业税,再到《人大物权法》的实施,农民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解放和自由。秋收将至,牛大胆走在金色的麦浪中,眼里漫起一层泪光。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