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妻的都市日记 6.7

金多宝是山东小城寿光的一位普通家庭主妇。她和丈夫的关系日益紧张,婚姻亮起了红灯。金多宝第一次到北京旅游,丢失了火车票和身份证,被迫独自留在北京。为了在北京生存,她找到一份保姆的工作...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0 / 共30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牛胜利是山东一个农民企业家,经营着牛氏菜业集团。这次他专程来到北京,包下饭店的整个大厅,与美国人洽谈一笔生意。会谈中,牛胜利卖力地盛赞自己的产品,甚至朗诵了一首关于大葱的诗。美国人倍觉新鲜有趣。此次随牛胜利一同来北京的还有他媳妇金多宝、儿子牛小万和小万的爷爷奶奶。全家老小集体出动,一道送小万来北京上学。在去学校报到的路上,他们忽见许多人聚在一座大楼下仰望,议论纷纷。原来一个中年男人在高楼平台上踱步徘徊,似乎欲跳楼。此人正是大学停职教授周斯韦,他是一个深度抑郁症患者,非常自闭。善良热情的金多宝与小区保安一起冲上平台,见周斯韦一边听着交响乐,一边带着只巴西龟晒太阳,更觉此人精神异常。金多宝救人心切,上前去拉,却与周斯韦双双跌倒,更将周的腿压骨折了。在送周斯韦去医院的路上,金多宝发现钱包又被小偷扒走。

  • 金多宝得知周斯韦爱吃面食,于是便做了多种口味的打卤面,丰盛地摆了一桌。可是周斯韦却丝毫不肯买账,自顾自地泡了方便面吃起来;金多宝又建议周斯韦吃面要就着大葱才香,周斯韦厌恶地让她将葱拿走,说气味呛人。金多宝也不生气,好脾气地上厨房端醋。不想周斯韦却趁着没人,开始偷吃金多宝做的面,越吃越香,竟然上手来抓。金多宝照顾周斯韦的面子,忍着笑也不点破。牛胜利在公司给员工开会,盛赞助理陈娅菲对公司的贡献,因为她的努力,公司才与美国人取得了联系,做成第一笔生意。牛胜利踌躇满志,要通过西兰花打开美国的市场。一脸面膜的漂亮邻居方琪来寻求帮助,说水龙头坏了,想请周斯韦帮忙修。热情的金多宝自告奋勇,在喷泉般的大雨中,两个同样来自农村的女人认识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牛胜利是山东一个农民企业家,经营着牛氏菜业集团。这次他专程来到北京,包下饭店的整个大厅,与美国人洽谈一笔生意。会谈中,牛胜利卖力地盛赞自己的产品,甚至朗诵了一首关于大葱的诗。美国人倍觉新鲜有趣。此次随牛胜利一同来北京的还有他媳妇金多宝、儿子牛小万和小万的爷爷奶奶。全家老小集体出动,一道送小万来北京上学。在去学校报到的路上,他们忽见许多人聚在一座大楼下仰望,议论纷纷。原来一个中年男人在高楼平台上踱步徘徊,似乎欲跳楼。此人正是大学停职教授周斯韦,他是一个深度抑郁症患者,非常自闭。善良热情的金多宝与小区保安一起冲上平台,见周斯韦一边听着交响乐,一边带着只巴西龟晒太阳,更觉此人精神异常。金多宝救人心切,上前去拉,却与周斯韦双双跌倒,更将周的腿压骨折了。在送周斯韦去医院的路上,金多宝发现钱包又被小偷扒走。

  • 金多宝得知周斯韦爱吃面食,于是便做了多种口味的打卤面,丰盛地摆了一桌。可是周斯韦却丝毫不肯买账,自顾自地泡了方便面吃起来;金多宝又建议周斯韦吃面要就着大葱才香,周斯韦厌恶地让她将葱拿走,说气味呛人。金多宝也不生气,好脾气地上厨房端醋。不想周斯韦却趁着没人,开始偷吃金多宝做的面,越吃越香,竟然上手来抓。金多宝照顾周斯韦的面子,忍着笑也不点破。牛胜利在公司给员工开会,盛赞助理陈娅菲对公司的贡献,因为她的努力,公司才与美国人取得了联系,做成第一笔生意。牛胜利踌躇满志,要通过西兰花打开美国的市场。一脸面膜的漂亮邻居方琪来寻求帮助,说水龙头坏了,想请周斯韦帮忙修。热情的金多宝自告奋勇,在喷泉般的大雨中,两个同样来自农村的女人认识了。

  • 陈娅菲在帮牛胜利订机票时,发现了小万的微博,非常惊讶,忙叫牛胜利过来看。牛胜利一开始看见儿子的照片,十分开心,但随即看到自己和金多宝的冷战竟然引来一大群人围观点评,大家纷纷指责他,要他赶紧向老婆赔礼道歉。牛胜利勃然大怒,牛脾气又犯了,命娅菲退掉机票。金多宝的自创疗法失败。方琪告诉她,抑郁症是个顽症,土方法不管用,必须经过心理医生的专业治疗。金多宝听从建议,搜索到了一家权威心理诊所的地址电话。第二天,金多宝去诊所挂号问诊,看见走廊里许多像周斯韦一样不笑的病人,还有一个小伙子被绑在担架上抬了进来,两眼空洞,听说是狂躁发作。金多宝吓坏了,但终于还是勇敢地走进了诊室。

  • 为大局着想,娅菲背着牛胜利给金多宝打电话,说明自己和牛总清清白白,又谎称牛胜利已经后悔莫及。金多宝听后十分开心。不料牛胜利在办公室外听到娅菲的电话,气急败坏地冲进来,怒斥娅菲背叛自己,向金多宝低头认错。娅菲很生气,说你们夫妻俩的事我再也不想管!牛胜利无处发泄,索性打电话给假日酒店,要求对方退回上次寄去的身份证明。金多宝喜气洋洋地带着周斯韦来到假日酒店,得知牛胜利已要回了证明,又惊又怒。她当即给牛胜利打去电话质问,夫妻俩再次大吵一架。金多宝声泪俱下,周斯韦在一边旁观。

  • 在回去的路上,周斯韦问起金多宝对老太太的印象如何,是否感到害怕。善良的金多宝认为老太太其实并不坏,只是太孤独。周斯韦告诉她,董芸和自己之所以离婚,有一大半原因都是出在老太太身上。两人快到家,费老太的电话又来了,说她的助听器掉进了马桶里。周斯韦深知母亲又在玩幺蛾子,想再绷一会。金多宝却怕费老太着急,硬拉着周斯韦去给费老太买助听器。周斯韦顺道买了一根签字笔,将助听器上的价签改了价格。一旁的金多宝看了很不理解,说儿子给母亲买东西不用整这些虚的,母亲只在乎儿子的心意,不在乎价格。周斯韦白了金多宝一眼,说他太了解老太太了。果不出所料,费老太见到包装盒上昂贵的价签,又吃惊又开心,说隔壁邻居的儿子给她买了副高级助听器,邻居成天得意洋洋。这下周斯韦给自己买的这幅更加昂贵,她可以好好向邻居显摆。

  • 吃饭的时候,费老太又询问起金多宝买菜花了多少钱,连每一种蔬菜的价格都要过问,不料实诚的金多宝对答如流。费老太挑不出毛病,又开始指责金多宝买的菜太贵。这下可说到了牛家的老本行上,金多宝立刻滔滔不绝地给老太太上起课来,称自己买的菜稍贵,是因为她能一眼分辨出这些菜不是农药催的。周斯韦也嫌母亲太刻薄计较,替金多宝说话。费老太索性赌气不吃饭了。金多宝非但不生气,还笑称老太太很可爱。周斯韦有些意外,也有几分感动。费老太依然信不过金多宝。她乔装打扮,一路跟踪金多宝来到菜市场。当金多宝在一个摊位前买完菜后,费老太偷偷询问摊主各种菜的价格,并一一记录在小本上。牛胜利在刘姐的催促下,准备签字支付预付款。娅菲及时出现,戳穿了这个骗局。经她派人调查,对方只是一空壳公司,而且老板和刘姐的关系并不一般。娅菲指出刘姐已涉嫌经济诈骗,刘姐害怕公司报警,交代了实情。

  • 金多宝得知牛胜利受伤的消息,心中忐忑不安,她转念一想,丈夫既然已有心来接自己,这就够了,形式不重要。于是金多宝主动提出自己回去,并要公婆保密,免得牛胜利翘尾巴。牛胜利扶着腰,痛苦地在办公室踱步。陈娅菲带来一个好消息,一位河南的大客户马总主动前来洽谈生意。牛胜利和娅菲在饭店陪马总吃饭,马总痛快地答应签约,唯一条件就是想吃顿上回在牛家金多宝做的豆腐。闻言,牛胜利暗暗叫苦。牛胜利再给魏健打电话,连打几个都是关机,牛胜利一筹莫展。眼见到手的一笔大单子就要泡汤,牛胜利再也沉不住气,他决定暂时搁下公司的事儿,亲自到北京寻找金多宝。牛胜利让娅菲一道去,为的就是让金多宝看看,两人光明正大,什么事也没有。

  • 金多宝坚决地告诉牛胜利,她要求离婚!不料,牛胜利闻言不急不恼,表示愿意好聚好散,不过在离婚前,他想留给老婆一个美好的回忆。金多宝有些摸不着头脑。牛胜利精心打扮一番后,硬要金多宝陪他去个地方。两人来到过去谈恋爱时常走的林间小路。牛胜利开始发动强大的感情攻势,一会儿回忆过去的浪漫,一会儿故作深情感伤,金多宝都嗤之以鼻。牛胜利又打开汽车后备箱,将事先准备好的鲜花、钻戒和项链捧到金多宝面前。谁知金多宝把东西统统摔还给牛胜利,依旧坚持要求上民政局离婚。

  • 金多宝回来得正当时,费老太吃惊之余喜出望外,命令她赶紧给自己做一顿人吃的饭。金多宝前前后后地为费老太服务,伺候得无微不至。费老太实在挑不出一点毛病,又不肯老实称赞她,于是装模作样地说她身上有戾气,小心别伤到自己和别人。金多宝莫名其妙。牛胜利兴高采烈地给魏健和其他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们自己现在彻底自由了,离婚的感觉很好,整个人一身轻松,劝朋友们也赶紧脱离苦海。可是一转眼,当他独自在快餐店吃饭时,看见邻桌一对小夫妻恩爱的样子,神色又变得黯然。牛胜利不想回家,一个人来到办公室里。

  • 董芸向陈戈和盘托出她和金多宝的渊源,原先是想帮这个乡下妹子,但自从看见周斯韦将自己的衣服拿给她穿上后,心里就不舒服。陈戈认为金多宝很无辜,董芸真正气的不是金多宝,而是周斯韦,因为她还放不下他。董芸被触到禁区,起身就要走人,陈戈连忙劝住。金多宝主动找到董芸,希望她帮忙给自己调换一下工作,董芸先是批评她在公司里不应该有托关系走门路的想法,说的金多宝面红耳赤,随后,董芸交给金多宝一单合同,叫她处理,全当是试用。金多宝别提多高兴了,她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对董芸万分感谢。

  • 牛胜利正在谈生意,被陈娅菲十万火急地催到饭店见面。刚一坐下,娅菲就像审问犯人一样,要牛胜利交待他与一位王小姐独处的经过。牛胜利哭笑不得,解释说对方是来谈合作的,娅菲不依不饶,强迫他交待两人见面的每个细节,甚至包括对方的服饰打扮。牛胜利早已饿得饥肠辘辘,勉强应付着。审问刚结束,娅菲又开始畅谈起她对豪华婚礼的构想,从坠地燕尾婚纱,到“海洋之心”的蓝宝石戒指,再到像足球场那么大的婚礼会场。牛胜利忍无可忍,连忙打断娅菲,称自己只是个卖菜的,达不到她这样奢华的要求。娅菲又拿出撅嘴撒娇的一套。

  • 牛胜利拖拖拉拉不肯谈婚事,陈娅菲终于按耐不住了。她身穿一袭婚纱,将牛胜利叫到民政局,要他马上和自己登记结婚。牛胜利被吓住,告诉她结婚是一件严肃的事,需要有父母的同意;娅菲说这都什么年代,婚姻自主。牛胜利又说结婚需要身份证和户口本,娅菲从包中摸出牛胜利的证件,原来这些东西一向都由她这个助理打理。牛胜利彻底泄气,警告陈娅菲不要再胡闹,陈娅菲也一改温柔笑脸,坚决表示她生死都是牛家人。牛胜利的牛脾气爆发了,明确表态他绝不会接受逼婚,扬长而去。陈娅菲望着牛胜利的背影,摊在地上痛哭。魏健几经周折,终于找到周斯韦家,见到金多宝。魏健说出“替人寻前妻”的缘由,金多宝根本不予理会,斩钉截铁的告诉魏健,自己不会跟他回去,也不会再跟牛胜利有任何瓜葛。金多宝态度坚决,魏健怎么劝说都没有用,现场就拉着周斯韦,让周斯韦帮着自己说句好话。周斯韦说这件事情,还是要让金多宝自己拿主意。金多宝对周斯韦尊重自己的态度表示感谢,再次想赶走魏健。

  • 牛大爷和大妈决定亲自到北京去找金多宝。他们与魏健取得联系,直奔周斯韦家。在魏健的撺掇下,两个老人在周斯韦家大闹天宫,不仅高呼“大学教授脸皮厚”的口号,还扬言要在楼里挨家挨户地寻人,更要找学校领导,告周斯韦拐卖妇女。周斯韦十分窝火,却也拿老人没办法。隔壁的金多宝早已听见动静,和方琪一起躲在门缝外探查事态。最终金多宝实在看不下去,不顾方琪的劝阻,冲进周斯韦家。金多宝努力劝说二老不要再瞎胡闹,给别人添麻烦。牛大妈见儿媳妇态度坚决,有些心寒,认定这其中必有周斯韦的原因。

  • 陈戈的一位私交好友杨总准备在北京开公司,有意通过“天下一家”选址买房,作为办公地点。陈戈将董芸介绍给杨总。杨总一见到精明漂亮的董芸,就色眯眯地紧握住她的手不放。董芸心中厌恶,面上不露,笑称自己会派最优秀的销售来接待杨总,结果叫来金多宝。杨总见到金多宝,十分失望,戏称她不是售楼小姐,是售楼大妈。朱倩眼红董总给金多宝介绍了个大客户,心里直痒痒。但她碍于公司规矩,不好明着抢客户,只能凑在一边察言观色,杨总却注意到这位美女。金多宝唤回走了神的杨总,要带他去看楼,杨总被搅了兴致,敷衍两句后离开。陈戈接到杨总电话,对金多宝表示不满,希望给换个年轻漂亮的销售。陈戈抱怨董芸脾气太大、公私不分,连杨总这么大的客户也敢得罪。董芸不以为然。

  • 牛大爷和大妈回到家,忍不住又开始教训起儿子来,痛斥他好好的日子不过,硬是把老婆给逼跑了。牛胜利不服气,嚷嚷着离婚后日子照样过得很好,实在不行自己再结个婚,给二老添一大闺女带带。牛大爷和大妈被牛胜利气得无话可说,大骂他与周斯韦差远了,死要面子活受罪。最后两人决定收拾东西,搬到女儿家去住,牛胜利想拦也拦不住。周斯韦回到工作岗位后,结合自己长期的思考,准备提交一份推动图书馆管理改革的方案给上级领导。他先将大致构思汇报给了郭文谦,郭文谦想要打压周斯韦,一面设法稳住他,一面授意另一位张老师迅速完成一份相似的方案提交。

  • 董芸下班回到家,一诺还在与母亲冷战,一个人锁在房间里。董芸取食物时发现了冰箱里的创伤乳膏,十分焦急。她敲开女儿的房间,强行拉起一诺的衣服,要检查哪里受了伤。一诺拼命挣扎,还是拗不过母亲。董芸发现女儿纹过身后,又愤怒又心疼,斥责她身为中学生却不学好,随便作践自己。一诺感到受了侮辱,与董芸大吵,离家出走。董芸心急火燎地赶到周斯韦家找女儿。周斯韦问明一诺离家出走的原因,指责董芸一心忙工作,完全不关心女儿,这个伤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当时多亏金多宝帮忙处理。董芸非常愤怒,与周斯韦大吵,同时还迁怒于金多宝,当面警告她不要再搀和进自己的家事,金多宝解释却被董芸斥责。第二日,金多宝在公司眼睁睁地看着荣华与客户赵总就最后的折扣点进行协商。她听见荣华申请到0.5个点的折扣,十分奇怪,因为所有一线销售都只有0.2个点的权限。

  • 第二日,金多宝还没到公司,李冬梅和一位男同事急匆匆地来取宣传资料。冬梅不小心将桌上的两沓手册撞翻在地,手忙脚乱地收拾整理一番,并抱走了修改完的那沓资料。金多宝来公司后,发现自己留在桌上的两沓资料已被取走一沓。她连忙找冬梅核实,担心她误将没修改过的手册与修改过的弄混。冬梅这才想起刚刚撞翻资料后并没有一本本检查,但此时手册已经分发到各个销售手中,于是她抱着侥幸心理,一口否定。金多宝接待了一对中年夫妻,并将一本宣传资料递给二人。两个人私下翻看手册,对里面提供的优惠促销很感兴趣。两人经过商议,有了买房意向。在签订购房合同时,金多宝提醒夫妻俩要仔细阅读合同条款,以免有不必要的纠纷。但夫妻俩心急,认为没有任何问题,当下签了名。费老太的生日临近,照旧例,都是周斯韦带着女儿一起去母亲家吃饭。金多宝认为应该利用这次机会让一家人多相处沟通,于是她提出新的点子,让周斯韦包一个农家乐,带上费老太、老李头、董芸和一诺,大家搞个热热闹闹的周末一日游。周斯韦有些犹豫,认为费老太和董芸谁也不会答应。

  • 魏健领着牛胜利父子敲响周家门,周斯韦开门,金多宝正在桌前摆碗筷,二人一副两口过日子的模样,牛胜利登时怔愣在原地。待反应过来,牛胜利怒从心头起,一拳朝周斯韦脸上挥去,将周斯韦打出了鼻血。他还不够解气,又要抄起凳子砸过去。金多宝挡在周斯韦跟前,暴喝一声,把牛胜利震住。金多宝一面关心周斯韦的伤势,一面冲牛胜利怒吼,咱俩已经离婚,再没有任何关系。牛胜利误会周斯韦和金多宝有事,口不择言。金多宝更是愤怒,赶走了挑事的魏健,又让牛胜利快滚。牛胜利不走,金多宝高叫,你不走我走,转身出门。

  • 金多宝下班回家,看见牛胜利依然还是只穿条裤衩窝在沙发上,替他感到害臊。她命令牛胜利赶紧套上裤子,起来帮忙干活。牛小万调皮地上前,奚落父亲还是装得不像。牛胜利没好气地说,他已经照小万的主意办了,要是还不像,自己只能直接跳楼了。这席话被厨房做饭的金多宝隐约听见,她更确信牛胜利这是在装病耍赖。她指挥牛胜利赶紧擦地、做家务,牛胜利为了挣表现,一边干着活儿,还念叨自己真的病了,最后一头栽倒在地。金多宝和牛小万赶紧冲上来查看,这才相信牛胜利的话。众人把牛胜利送到医院。周斯韦故意回避,留下一家三口单独相处。牛胜利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看着在一边照顾自己的金多宝,心里美开了花。

  • 下山的时候,金多宝坚持坐缆车,不顾牛胜利的嘀咕,和小万、周斯韦一道先走了。牛胜利因为晕高,只得独自走山道。金多宝三人上了回城的大巴后,谁也没有注意到牛胜利还未上车,这次轮到牛胜利被人遗忘落下。金多宝、小万和周斯韦回到家,这才想起把牛胜利给忘了。眼见时间已晚,牛胜利还未回来,手机也打不通,三个人急得团团转,相互埋怨。就在金多宝决定报警时,民警将一身狼狈相的牛胜利送了回来。原来牛胜利在山中迷了路,幸好被巡山的工作人员发现。他一见到金多宝,委屈得哇哇叫,金多宝忍俊不禁。

  • 牛胜利记不清昨晚的事,心里直发虚。他依然一心想要轰走陈娅菲。陈娅菲毫不让步,不惜以自杀逼婚,牛胜利只得暂时答应与她登记,将陈娅菲安抚住。牛胜利满腹心事、垂头丧气地回到周斯韦家。小万一人在家,追问父亲昨晚上哪去了。牛胜利撒谎说去见一个客户,小万将信将疑。正巧牛胜利的手机响了,他一见是陈娅菲的来电,急忙支走小万。娅菲逼着牛胜利答应陪自己去北戴河玩,否则她就把昨晚的事告诉金多宝。牛胜利支支吾吾地应付着。暂时稳住了陈娅菲,牛胜利恨不得马上把金多宝拉回家。他在上班时间去售楼处找金多宝。金多宝正忙着接待客户,牛胜利心烦意乱,见客户总缠着金多宝要求购房折扣,不禁恶言讽刺对方没钱别来买房。客户勃然大怒,向牛胜利炫富,最后直接被气走。金多宝见牛胜利搅黄自己生意,以为他是故意来找自己的茬,气得破口大骂,牛胜利只得灰溜溜地离开。

  • 周斯韦突然对老师说,我不认为我的女儿是问题学生,刚才她问得很好,我的答案是,她不是个坏女孩!同时,我认为每个人都有选择朋友和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也许我不认同她的方式,但是我没有剥夺她自由的权力,现在,我有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但首先需要争得她的同意,一诺,你愿意做交换生吗?一诺先是一愣,随后冲着老师大声说,不愿意!周斯韦点头:那好,咱们回家。父女俩携手走出办公室,留下满脸惊愕的班主任。在周斯韦的“帮助”下,董一诺没做成交换生,远在外地的董芸得知后暴跳如雷。她打电话斥责周斯韦毁了女儿的前程,不仅是个失败的老师,还是个失败的父亲。董芸完全不理会周斯韦的解释,要求他立即把女儿送到姥姥家。

  • 魏健爱上了金多宝隔壁的美女方琪,还是隔三差五地来找她。这天,魏健捧着一束玫瑰在小区里等方琪下班。方琪见魏健守了大半夜,冻得直打喷嚏,心中有些感动,却高傲地表示她不喜欢花,没有收下。魏健不死心,又提出想要跟方琪上楼去喝口水,更被方琪拒绝。正当魏健无计可施时,小区巡逻保安误将他当做流氓一把揪住,要扭送派出所。方琪这才慌忙收下鲜花,向人解释魏健是她的朋友,消除一场误会。望着方琪上楼的背影,魏健心中乐开了花,美滋滋地哼着歌离去。第二日,方琪与金多宝闲聊,说她想换个工作。金多宝也认为方琪一个人在北京太不容易,劝她应该找个男人来疼爱自己。金多宝试探地提出魏健就不错,虽然有些吊儿郎当,但人不赖,一副热心肠。方琪一口咬定自己压根没看上过魏健。金多宝看出方琪只是嘴硬不肯承认,故意说牛胜利最近正在张罗着帮魏健介绍女朋友。方琪表面无所谓,心中却有些在意。

  • 牛胜利打算在小区绿化带种菜。他拿着铁锹在花园里转悠,看中地方刚要铲挖,就被小区物业连忙冲上来制止,牛胜利不服,与工作人员理论,坚称种菜比种花好多了。物业说不过牛胜利,只能强行将他赶走。牛胜利心里有气,将铁锹扔在地上,不料差点砸中在花园里散步的周斯韦。两人坐下来聊天,牛胜利向周斯韦诉苦,说他一切方法都用尽了,金多宝就是不肯回心转意,他只是希望一切都回到从前,为什么就那么难。周斯韦引用一位哲学家的话,告诉他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牛胜利似懂非懂。陈娅菲在酒店找不到手机,只得将事情经过直接告诉了金多宝。金多宝将信将疑,将娅菲带回家来与牛胜利对质。牛胜利不肯承认当晚的事,一口咬定自己喝醉后只会蒙头大睡,不可能干任何事。金多宝却信以为真,指责牛胜利不仅欺骗自己,说一套做一套,干了坏事后还不肯认账,简直不算个男人。她反过来奉劝娅菲,这样的男人最好还是别要。

  • 在吃饭时,冬梅一杯杯地灌酒,显得心事重重。在金多宝的追问下,冬梅向金多宝敞开心扉,讲起了自己初恋男友给她造成的伤害。冬梅又告诉金多宝,她之所以会买把假的车钥匙充门面,也是因为一直以来都缺乏安全感。看着泪流满面的冬梅,金多宝心里也很不好受。金多宝鼓励冬梅,让过去的都过去,她又为冬梅点起蜡烛,唱起了生日快乐歌。冬梅哭着感激金多宝对自己这么好。金多宝见冬梅醉得不省人事,又不知她家住在哪里,只得打电话叫来周斯韦。两人合力将冬梅接回到周斯韦家安顿。第二日,冬梅酒醒,为昨天给金多宝和周斯韦添麻烦一再道歉。

  • 在促销活动的最后一天,老马头来到销售大厅找金多宝。和所有其他销售一样,金多宝正忙着接待客户,为完成业绩做最后一搏。她礼貌地告知老马头,今天实在没有时间陪他去看房,希望能改天。老马头却笑着表示,他不是来找金多宝看房的,而是来找她买房。他打算全款购买五套写字楼。一开始,金多宝以为老马头在跟自己开玩笑,当确信他说的都是真的时,不禁腿一软,坐倒在地。冬梅等其他销售闻风赶来,扶起金多宝,又前拥后簇地领着老马头上贵宾室。在贵宾间内,朱倩等销售一改往日的态度,殷勤地给老马头送来好几份午餐。老马头一口气与金多宝签订了五份购房合同,同时还将五套写字楼的租赁权都交给金多宝负责代理,金多宝感觉自己就像做梦一样,连连感叹真人果然不露相。老马头告诉一边作陪的李经理,自己之所以看重金多宝,在于她为人不势力,热心帮助客户,真诚待人。老马头让李经理以及手下的年轻销售好好跟金多宝学。

  • 金多宝由于连续熬夜做方案,白天非常疲惫。在一次全公司的工作会议上,董芸正在做发言,忽然瞥见金多宝闭目打盹,怒从心起,立即请她出去。金多宝被弄得下不来台,诚惶诚恐地向董芸和其他众人道歉。陈戈看不过去,简单总结了几句后,宣布散会。董芸心中十分不满。李艳萍是董芸培养多年的得力干将,董芸担心她在这次竞争中马失前蹄,私下嘱咐李艳萍务必拿出最好的销售方案,自己会给予单独辅导。李艳萍觉得金多宝人不错,而且业绩的确比自己好,有些信心不足。董芸给李艳萍鼓劲打气,说金多宝的业绩完全靠运气,在专业上,她是拼不过担任经理职位多年的李艳萍的。这场李艳萍与金多宝之间的职位竞争,事实上已经升级演变为董芸和金多宝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

  • 金多宝发现董芸和李艳萍走在了她的前面,心里有些着急。随着项目的进展,金多宝也开始发生了转变,她给自己的压力越来越大,渐渐变成了一个不吃不喝不睡的女强人。她比公司里的男人都更像一个男人。她开始暴躁,强硬,焦虑,强迫症。回到家,金多宝更加没日没夜的工作。其实她没有意识到,她不愿意输给董芸,把与她的竞争看得格外重要,都是因为董芸是周斯韦的前妻。在周斯韦的强烈建议下,金多宝同意休息一天,陪牛胜利逛街,牛胜利很高兴,认为这是改善他们关系的好时机。牛胜利真心地感谢周斯韦,周斯韦也让老牛好好把握机会,两个情敌竟然惺惺相惜起来。

  • 周斯韦不希望金多宝变得像董芸一样,思量再三,把支持的一票投给了董芸。这个意外的结果使所有人都很吃惊,董芸喜出望外,而金多宝则再次感到被信任的人遗弃,就如同当初被牛胜利丢在北京时一样。她维持着最后的尊严,微笑着向李艳萍祝贺,走出了会场。金多宝躲进洗手间里,再也无法掩饰痛苦,流下泪来。她匆忙地洗脸,修整妆容。此时董芸走了进来,刻意奚落金多宝。金多宝挺直腰背,告诉董芸自己一定会遵守诺言,离开公司。董芸冷冷地说,既然连周斯韦都已经背叛了,她现在离不离开都无所谓。金多宝质问董芸,像她这样把自己的成就感建立在别人的失败上,到底有什么意义。董芸说她不在乎意义,只在乎胜利,说完扬长而去。金多宝注视着这个曾经帮助过自己、却又反过来一再伤害自己的女人,泪流满面。

  • 正在此时,费老太病危。周斯韦通知了金多宝,两人赶去医院探望。费老太已处于深度昏迷之中,不能说话。金多宝攥住费老太的手,费老太的手动弹了一下,眼眶掉下一滴泪。在医院的院子里,金多宝与周斯韦谈心。金多宝说看到费老太,就想到她寿光的公公婆婆,如果他们也变成这样,而自己不在身边,她没有办法原谅自己。周斯韦再次为那天答辩会的事道歉。此时的金多宝已经体会到周斯韦的良苦用心。她感概良多地告诉周斯韦,自己被这个城市改变了,她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丢失了曾经宝贵的东西,甚至很久没有像以前那样笑过了。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