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铁血红安 电视剧 热度 1642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央视一套

更新时间:周日至周五 每晚2集

类型:战争 / 军旅 / 年代 / 言情

导演: 路奇

简介: 刘铜锣,是与方杠子、戴慧平同年同月同日生的黄安三兄弟。在一起念私塾、斗军阀的少年时代义结金兰,成为生死兄弟。长大后,参加了黄麻起义的刘铜锣、方杠子逐渐成长为骁勇善战的红军年轻将领,而戴慧平则成为备受器...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3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07年正是清末乱世,湖北黄安县贫穷农民刘家、落魄嗜赌的武状元方家、县里的主簿戴家同年同月同日产下男婴,分别叫刘铜锣、方杠子、戴慧平。13年后,三兄弟同在私塾念书,杠子的姐姐方蕾在戏班学戏,同时学戏的女孩曹丽君温婉可人,5个人情同一家。兵痞王南宣带兵到黄安县城搜刮民脂民膏,三兄弟机智除掉王南宣,随即到老君山上义结兄弟。3个人的老师李坪山在追兵赶到之前找到了孩子们,带着杠子和丽君前往武汉,戴父领着慧平去了广州。铜锣、方蕾为父母报仇后,在老君山占山为王,劫富济贫。6年后,铜锣等一干兄弟盘踞老君山,自封鄂东义军总司令,声震黄安城。

  • 黄安又来了一伙以薛以诚为首的外地土匪。暗中得到薛以诚不少好处的县保安团团长夏道君,打算将自己的养女嫁给薛以诚。方蕾担心夏、薛官匪联手于己不利,命令安娃子、哑巴劫了薛以诚迎亲的花轿。夏道君向已经升为县长的慧平的父亲戴进庭进谗言,要联合薛以诚剿灭刘铜锣,此计划正好被从陆官军校毕业回家的慧平听到。铜锣将夏道君绑到老君山上,威胁他答应和自己联手灭了薛以诚,夏道君满口答应。回到黄安城后,夏道君却反水,打算集结兵力围剿铜锣。国民党军团长韩石率部来到黄安城,韩石任命慧平为副团长,协助他剿灭黄安境内匪徒。

  • 老君山下突然来了一辆灵车,领头的国民党军官和太太竟是杠子和丽君,原来二人随李坪山加入共产党,此次乔装成国民党,是为了给部队运送药品杠子和丽君劝铜锣加入共产党,铜锣和方蕾习惯了自由自在,拒绝了二人的邀请,但答应帮助二人从黄安城弄到更多的药品。铜锣一行扮成楚剧团艺人成功潜入黄安城,趁着夜色打劫了县衙库房,抢到药品。方蕾和丽君被韩石、夏道君调戏,方蕾拔枪射击,身份暴露。铜锣和慧平偶遇,慧平暗中帮助铜锣等人逃出黄安城。慧平尊重铜锣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上山劝降铜锣。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07年正是清末乱世,湖北黄安县贫穷农民刘家、落魄嗜赌的武状元方家、县里的主簿戴家同年同月同日产下男婴,分别叫刘铜锣、方杠子、戴慧平。13年后,三兄弟同在私塾念书,杠子的姐姐方蕾在戏班学戏,同时学戏的女孩曹丽君温婉可人,5个人情同一家。兵痞王南宣带兵到黄安县城搜刮民脂民膏,三兄弟机智除掉王南宣,随即到老君山上义结兄弟。3个人的老师李坪山在追兵赶到之前找到了孩子们,带着杠子和丽君前往武汉,戴父领着慧平去了广州。铜锣、方蕾为父母报仇后,在老君山占山为王,劫富济贫。6年后,铜锣等一干兄弟盘踞老君山,自封鄂东义军总司令,声震黄安城。

  • 黄安又来了一伙以薛以诚为首的外地土匪。暗中得到薛以诚不少好处的县保安团团长夏道君,打算将自己的养女嫁给薛以诚。方蕾担心夏、薛官匪联手于己不利,命令安娃子、哑巴劫了薛以诚迎亲的花轿。夏道君向已经升为县长的慧平的父亲戴进庭进谗言,要联合薛以诚剿灭刘铜锣,此计划正好被从陆官军校毕业回家的慧平听到。铜锣将夏道君绑到老君山上,威胁他答应和自己联手灭了薛以诚,夏道君满口答应。回到黄安城后,夏道君却反水,打算集结兵力围剿铜锣。国民党军团长韩石率部来到黄安城,韩石任命慧平为副团长,协助他剿灭黄安境内匪徒。

  • 老君山下突然来了一辆灵车,领头的国民党军官和太太竟是杠子和丽君,原来二人随李坪山加入共产党,此次乔装成国民党,是为了给部队运送药品杠子和丽君劝铜锣加入共产党,铜锣和方蕾习惯了自由自在,拒绝了二人的邀请,但答应帮助二人从黄安城弄到更多的药品。铜锣一行扮成楚剧团艺人成功潜入黄安城,趁着夜色打劫了县衙库房,抢到药品。方蕾和丽君被韩石、夏道君调戏,方蕾拔枪射击,身份暴露。铜锣和慧平偶遇,慧平暗中帮助铜锣等人逃出黄安城。慧平尊重铜锣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上山劝降铜锣。

  • 老君山上,铜锣、杠子、慧平3个兄弟终于再聚首。不料突然炮响,原来韩石根本无意招降铜锣,命令炮兵强轰老君山。铜锣误以为是慧平将国民党军引到山上,兄弟反目。猝不及防的铜锣义军死伤大半,他带人从悬崖爬下血洗炮兵营,活捉韩石。山上,方蕾、丽君和一众义军反被慧平带队抓获。双方交换人质,韩石老奸巨猾,不守约定,将铜锣等人擒住,并将铜锣手下兄弟全部杀害。韩石严刑拷打铜锣和杠子,二人宁死不屈。慧平不齿韩石的所作所为。

  • 法场上,铜锣、杠子等5人即将被处决,危急时刻,一辆狂奔的马车出现,在慧平的掩护下将5人救走,而救下5人的竟是薛以诚。原来铜锣碰巧救过薛以诚一命,为了报恩,薛以诚冒死救了铜锣。铜锣将劫回的药品藏在了老君山上,大家回到老君山取回药品,杠子突然出手将铜锣打晕,将其装在棺材里带到了七里坪红军营地,见昔日恩师、如今已是红军师长的李坪山。

  • 铜锣很快就融入到红军队伍的生活中,但他心中念念不忘要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李坪山等共产党人策划发起黄麻起义,被排除在外的铜锣分外着急,情急之下他想假意加入共产党,先报仇再说。铜锣的计谋被李坪山识破,他虽同意铜锣加入起义军,却只将铜锣分配到杠子支队当了个小兵。慧平预感到共产党可能要攻打黄安城,紧急向韩石汇报,但沉溺于青楼欢场的韩石置若罔闻。黄麻起义当晚,杠子支队埋伏在黄安城北门外,就在发起冲锋命令时,铜锣突然将杠子制伏,强取了支队领导权。

  • 总攻开始,黄安守军依靠装备优势炮火猛烈,东、西、南三路起义军死伤惨重,只有北门迟迟没有动静。原来铜锣静等韩石中计,将北门大部分守军调走后才发起进攻。铜锣一举拿下黄安城,韩石仓皇逃窜,劫持县长戴进庭,戴进庭拼死反抗,被韩石杀害。铜锣意外与薛以诚重逢,惊闻薛以诚也加入了共产党,并改名薛共产。二人尚未寒暄,铜锣便被五花大绑带到李坪山的面前,因擅自行动被关了禁闭。铜锣谋划逃出禁闭室,脱离共产党。方蕾找到关押韩石的牢房,略施小计带走了韩石,哑巴趁机打伤守卫救出铜锣,几人又上了老君山。铜锣不顾李坪山的劝阻,血刃韩石。

  • 黄安城内,刘铜锣的威名人尽皆知,以至于红军“扩红”点上挤满了要求加入刘铜锣队伍的年轻人。铜锣决定重回黄安城招兵,和红军唱起了对台戏。李坪山巧施妙计,以薛以诚的亲身经历让百姓认识到红军队伍的不同之处,铜锣悄然收起擂台向老师李坪山道歉。铜锣态度诚恳,正式被批准加入共产党。就在铜锣欣喜之时,李坪山突然下令将铜锣绑了,依旧要关他的禁闭,并要他做出深刻检讨。铜锣冥思苦想奋笔疾书,将检查都写在了桌子上,最后竟然通过了。

  • 中国工农红军鄂东独立师成立,杠子、薛共产、吴国忠、铜锣分别被任命为第一、二、三、四团团长。铜锣不愿屈居老四,向李坪山提议将第四团改为独立团,获得许可。刘玉民调动大军反攻黄安,独立师被迫撤往大别山以保存实力,李坪山决定留下铜锣和薛共产两个团打阻击,掩护大部队撤退。面对悬殊的敌我力量,铜锣想出奇招,他并不一味地守城,而是埋伏在城外国民党军的必经之路上,主动出击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慧平凭借对铜锣的熟悉识破了其计谋,带领先遣部队直扑黄安城下,展开攻城。

  • 慧平得到了刘玉民的嘉奖,还没来得及感受喜悦,就得到父母双亡的噩耗。夏道君一口咬定凶手是铜锣,慧平听后悲愤不已,但又觉得有些蹊跷。通过秘密查访,慧平获悉父亲死于韩石之手,是韩石的弟弟韩松指使夏道君诬陷铜锣。刘玉民准备班师凯旋,命其侄子刘金山与慧平一起留守黄安。红军独立师重整旗鼓决定反攻黄安城,刘金山临阵脱逃将黄安城甩给了慧平。慧平亲自指挥防守,红军久攻不下,伤亡惨重。

  • 铜锣冥思苦想破城之策,灵光一现想到了刚从国民党军手里缴获的飞机。他不管不顾地动用了飞机,并将自己绑在飞机上,拎着满满一筐手榴弹,强令飞行员升空。黄安城上空突然传来一阵飞机的轰鸣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敌军顿时被炸得血肉横飞,地面红军趁机发起总攻,黄安城再次被独立师攻陷。慧平抢过机枪对飞机狂射,飞机被打中,坠毁在城外。众人遍寻不到铜锣的身影,绝望之际,他却从泥塘里钻了出来。铜锣私自动用飞机,造成飞机坠毁、飞行员死亡,但他拒不承认错误。李坪山自请处罚,欲代铜锣受过。上级党委正式将黄安更名为红安,铜锣被停团长职务,由安娃子任代理团长,李坪山也受到处分被停职。

  • 铜锣得知李坪山被停职收押怒气难消,找王政委理论,得知老师是为保护自己才承担了主要责任。铜锣一气之下决定脱离共产党,令他没想到的是,一直对自己不离不弃的方蕾这回却拒绝了。铜锣独自一人回到老君山,丽君到老君山看望铜锣,她对共产主义的理解、憧憬与信仰感染了铜锣。铜锣回部队见李坪山,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上级派翟业兵担任独立师副政委,并负责处理飞机坠毁事件,翟副政委不经调查就将李坪山停职并隔离审查,王政委、杠子等人为李坪山辩护,翟副政委怒斥杠子是反革命。

  • 在翟副政委的独断专行下,铜锣被表彰为“战斗英雄”,成了独立师代理师长。翟副政委成立军事小组,在第一次会议上就将王政委撤职查办,还想从铜锣口中套出对李坪山不利的话,铜锣险些上当。国民党重兵集结再次攻打红安城,甚至不惜动用十几架轰炸机在红安城上空肆意轰炸。铜锣决定撤出红安以保存实力,反被翟副政委斥为逃跑主义。铜锣一气之下将翟副政委绑走,并释放被监禁的李师长和王政委出来主持大局。

  • 坪山带着大部队撤离,他们为躲避国民党的夹击向老君山的方向撤退。王政委带人留下掩护大部队,他们不得已杀回黄安却全部壮烈牺牲。慧平参加完庐山学习后被快速提拔,刘团长对他颇有微词。翟业兵一心要投奔组织,坪山决定让杠子与丽君假扮夫妻去寻找组织。铜锣命人将翟业兵赶出队伍,坪山得知后大怒并带人寻找。慧平严格的操练士兵,他们意图一举剿灭铜锣等人。

  • 坪山在河边发现了被绑架的翟业兵,铜锣遭到了坪山的严厉批评。慧平用家中的积蓄犒劳部队的官兵,韩松认为慧平在收买人心。王汉江的牺牲让翟业兵触动很深,翟业兵发现独立师是一支出色的部队。刘金山在追剿共军的途中大肆敛财,李副官对刘金山的做法感到不满。翟业兵在会议上进行了自我批评,他决定恢复坪山和铜锣在独立师中的职位。

  • 独立师在国民党的重兵围攻下再次陷入困境,翟副政委被飞机炸伤。杠子和丽君带来了愿意加入红军的游击队伍,给大家带来了希望。丽君为翟副政委做手术取出弹片,保住了翟副政委的命。杠子此行虽然没有直接联系上鄂豫皖分局,但是巧遇刘金山的部队,缴获了敌人的电台和密码本。独立师缴获的电台和密码本只有翟副政委一人会用,他撑着重伤的病体操作电台与上级联系。翟副政委见方蕾对电台感兴趣,便教方蕾学习使用,想把方蕾培养成一名密电员。

  • 翟副政委接到上级命令,改赴上海从事地下工作,已经和独立师建立起深厚感情的他承诺,要把队伍的情况如实汇报给上级组织。李坪山安排安娃子带领一个小队护送翟副政委,韩松监听中得到了这个情报,在刘玉民的授意下,他抽调慧平的加强连,去翟副政委的必经之路进行截杀。韩松为了引出翟副政委,竟然卑鄙地枪杀无辜村民。翟副政委命令安娃子带队去解救村民,落入韩松的包围圈,寡不敌众。为避免被俘,翟副政委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安娃子不知所踪。韩松在返程途中与国民党新二师的部队相遇,为掩盖枪杀无辜平民的事情,他竟痛下杀手,命令加强连将新二师部队全部歼灭,并伪造成红军所为。

  • 刘玉民因杀害红军政委受到表彰,却被南京方面的记者质疑友军新二师部队被全歼的原因。刘玉民与韩松担心暴露,合谋杀人灭口屠戮加强连,也想趁机剪断慧平的羽翼,刘玉民甚至歹毒地将秘密屠杀任务交由慧平自己完成。慧平决定壮士断腕,尽数枪杀了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加强连兄弟们。方蕾在野外发现受伤的安娃子,偷偷将安娃子带回独立师,因为共产国际怀疑安娃子擅离职守或变节,致使翟副政委牺牲。李坪山不忍枪决安娃子,希望他隐姓埋名离开红军队伍。慧平对灭口之事始终无法释怀,他决定在剿灭红军独立师后摆脱刘玉民的控制。

  • 在国民党的持续围剿下,独立师陷入缺粮少药的困境。李坪山忍痛杀马给战士充饥,方蕾和丽君也带领卫生队女兵省下口粮交给前线战士们。眼见就要陷入被合围消灭的绝境,铜锣和杠子再次发起冲锋,铜锣带领战士挥舞着大刀与敌人近身血战,而对面与他短兵相接的正是兄弟慧平。方面军总部政治处的两名同志到独立师抓捕安娃子,听闻此消息,原本已经被李坪山送走的安娃子再次返回独立师,他一心想洗刷自己的罪名并为翟副政委报仇。铜锣坚定地支持安娃子,安娃子最终选择在战场上慷慨赴死。

  • 七号阵地,安娃子在没有支援也没有掩护的情况下,孤身一人手拿大刀杀向敌军阵地。韩松开枪射击,枪枪命中却都不致命,安娃子重伤中依然与敌人以命相搏。慧平不忍安娃子遭受折磨,一枪结果了安娃子。安娃子的死令铜锣悲痛欲绝,冷静下来的他发现刘金山所处的位置可以成为突破口,但慧平也想到了这一点。李坪山命令铜锣和杠子唱一次双簧,配合演一出围魏救赵来完成突围任务。杠子带领一团包围刘金山部,刘玉民得知消息后心急如焚,命令慧平放弃阻击红军主力的防线,转而营救刘金山。慧平为了顾全大局,表面答应却迟迟不肯发兵。

  • 眼见慧平不上钩,杠子命令一团虚张声势,猛攻刘金山,瞬间消灭了刘金山的一个营。刘玉民强令慧平分兵增援刘金山,慧平抗命不从,并向刘玉民立下军令状:72小时内,攻击刘金山的红军如果不撤军回救,任凭军法处置。但刘玉民惟恐亲侄儿有闪失,亲自来到前线,撤掉慧平旅长职务,改由韩松接任,命令放弃对独立师的围困,调兵增援刘金山。韩松命令慧平带着警卫连强攻铜锣的七号阵地,意图借共产党之手消灭慧平。铜锣、慧平短兵相接,捉对厮杀。铜锣得知安娃子死于慧平之手,更是怒火攻心,不惜以命相搏。铜锣抓住慧平主力被调走的天赐良机,一举突破慧平防线,到达陈家渡。得知国民党中计已将主力撤离,李坪山下令杠子吃掉刘金山部,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和粮食补给,可惜刘金山逃脱。由于刘金山生死未卜,回到师部的慧平被刘玉民软禁。

  • 刘金山趁夜逃回,他因慧平见死不救,拔枪欲除之而后快。冲突中,刘金山被慧平的副官枪杀,慧平与副官二人连夜逃出师部。刘玉民得知刘金山的死讯,悲痛欲绝,全力追捕慧平,誓要除掉慧平。慧平不愿背负无妄之罪,竟出人意料地回到了师部,刘玉民欲血祭刘金山。行刑之际,慧平的副官带着原加强连惨遭屠戮时被藏起来的5个幸存士兵突然现身,尽数狙杀了刘玉民的手下。刘玉民被逼入绝境,开枪自尽。慧平回到师部,发现空无一人,原来狡猾的韩松料定刘玉民斗不过慧平,便将刘玉民的亲信悉数枪杀。为了向慧平示好,韩松伪造了刘玉民及其亲信的阵亡通知书,向上级报告保慧平清白。二人达成约定,共同进退,慧平接管原国民党军刘玉民师部。

  • 铜锣听取当地少年狗蛋的主意,利用水牛泅水渡江,再拉绳索帮助大军渡江。经过一番艰苦的战斗,铜锣成功渡江,为独立师突破围剿杀出了一条血路,可狗蛋不幸牺牲。独立师摆脱了国民党军的追击,面对痛失幼子的狗蛋爹,铜锣带领独立团战士给老人叩头谢罪,并集体认父。李坪山接到上级通知,组织大部队转移西撤,被迫留下伤兵。铜锣因身体之前多处受伤,又在强渡陈家渡时被江水浸泡,伤口严重感染,无法跟随大部队转移。李坪山接到上级通知,组织大部队转移西撤,被迫留下伤兵。铜锣因身体之前多处受伤,又在强渡陈家渡时被江水浸泡,伤口严重感染,无法跟随大部队转移。

  • 藏身于狗蛋爹家中的铜锣昏迷数日后醒来,却发现大部队已走3天。4个月后,伤愈的铜锣向着大部队撤退的方向奔去。1937年卢沟桥事变标志着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铜锣的队伍被改编为新四军,派往华中抗日前线。国共两党停止内战,联合抗日,铜锣、杠子、慧平兄弟也再次站到了一起。有所谓“军神”之称的青木晋二率领的日军联队武器精良,来势汹汹。青木本人凶残至极,以残杀中国人为乐,意图凭借其强大的火力直插红安城,进攻华中重镇武汉。为了阻击该路日军,身为国民党军旅长的慧平奉命在白石沟与金桥村一线布下口袋阵,志在聚歼日军。杠子带领一团在松林洼配合慧平打阻击,铜锣则率领新四军独立团在鱼嘴坡摆下阵势打伏击。三兄弟默契配合,要利用他们熟悉的有利地形打一场漂亮的伏击战。

  • 独立团在刘铜锣的带领下,将战壕挖得既深又陡,每位战士站在预先备好的小板凳上射击。面对日寇的疯狂进攻,铜锣指挥部队在打退了敌人的几次冲锋后携带小板凳撤退。日军进入战壕后,无论怎么都够不着边。山顶上,铜锣一声令下,手榴弹雨点般地飞进了战壕,给日军造成了沉重的打击。日军不断增强火力,方杠子的一团伤亡惨重。戴慧平部和日军的机械化部队交手,但由于武器装备落后,只能苦苦支撑。日军逐渐取得优势,慧平部的一个团全体阵亡。眼看鬼子的部队就要迂回到后方,无奈之下,慧平下令退守红安城休整布防。国民党军撤退后,红安城外的防线被撕开,铜锣的独立团和杠子的一团也只能后撤。回到红安城内,心有不甘的杠子一见到慧平就大打出手,铜锣也加入,三个人扭打成一团。平静下来后,慧平道出当年枪杀安娃子的隐情,得到铜锣和杠子的谅解。

  • 乘胜追击的日军加强火力,却遭到了国共联军的顽强阻击。恼羞成怒的青木亮出了秘密武器“红一号”——日军研制的毒气弹。“红一号”毒气弹杀伤力巨大,整个红安城被毒烟笼罩,国共联军伤亡惨重。在杠子的带队掩护下,慧平和铜锣率部撤离了红安城。慧平回到师部,发现新任师长竟是韩松。韩松对慧平无视其撤退命令,并放新四军进红安城的行为大为不满,解除了慧平的职务,以示惩戒。独立师重新整编,杠子的一团和铜锣的独立团合并为新独立团,铜锣任团长,杠子任副团长。铜锣一直谋划要干一件大买卖还小鬼子以颜色,并将目标锁定日军机场。夜里,二人潜入身为日本维持会会长的夏道君住所打探日军机场消息,却意外得知两天后日军将运送一批物资,他们决定截获这批物资。

  • 独立团伏击护送物资的日军小分队,从物资车内突然扔出一枚手榴弹,杠子为救铜锣被炸成重伤。独立团士兵对着物资车一阵扫射,里面竟传来女人的惨叫,原来车内并没有什么物资,而是一群日本慰安妇,她们之中仅有一人生还,名叫藤井宽子。杠子伤势严重,急需O型血浆,然而卫生队医疗器械匮乏,无法组织战士们验血。宽子突然站了出来,称自己是学护理的,正好是O型血,并不顾方蕾反对,为杠子输血。杠子奇迹般地活了下来,独立师上下对宽子的态度发生转变。李坪山师长还让她发挥专长到卫生队帮忙。醒来后的杠子知道是宽子救了自己,感激之余,竟对其产生了好感。青木对独立团劫车一事大为恼火,以残杀红安百姓来泄愤。看到同胞被杀的惨况,夏道君良心发现,连夜赶到独立师驻地,主动透露了日军机场的位置。《世界画报》的首席画家长谷川到战地采风,要为“军神”青木作画。

  • 长谷川采风地点碰巧选在了新四军驻地附近,行动不便的杠子得知青木就在不远处,喜出望外,决定用迫击炮进行偷袭。只听两声炮响,山石滚落,青木当场丧命。夜里,铜锣潜入慧平部密会老友,要慧平帮忙弄些炸日军机场的武器弹药。已被撤职的慧平带铜锣偷袭了国民党军火库,获得了大量武器装备。经过精心的策划,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铜锣率部潜入日军王家坪机场,炸毁日军飞机,重挫日军。国民党军收到情报,日军新派驻红安的联队长即将走马上任。国民党程德才部准备在半路截杀,反被日军打了埋伏。

  • 程德才在战场上的无能表现,让韩松想起了慧平,他亲自造访慧平,有意提起慧平帮共产党劫军火之事,不仅没有责备之意,反而赞赏慧平的才华,慧平欣然决定复出。日军新任联队长小岛是个城府极深的人,他认为靠武力无法彻底征服中国人,攻心才是上策,而宽子正是他“攻心计”中的棋子。渐渐融入独立师生活的宽子认识了师部的日语翻译林小山,林小山实际上是代号为“毒药”的日本间谍,他利用私藏的秘密电台与日军联系,密会小岛。小岛将宽子哥哥的照片交给林小山,命令林小山以此诱使宽子为其效命。林小山传回的消息使夏道君泄露机场情报之事暴露,小岛残忍地处死了夏道君。林小山谎称宽子已战死的哥哥还活着,要挟宽子充当内应,宽子拒绝与林小山同流合污。

  • 杠子与宽子在日常的接触中渐渐产生感情,看到林小山频繁接触宽子,杠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林小山趁宽子在河边洗绷带之时再次接近她,看到这一幕的杠子上前呵斥林小山。铜锣见林小山还是缠着宽子不放,略施小计整蛊了林小山一番。伤势逐渐痊愈的杠子鼓起勇气对宽子表白,希望她能留在中国。宽子虽然对杠子有好感,但不敢接受他的爱,因为一旦被遣送回日本,宽子将不得不继续为日本军国主义效命。杠子决意娶宽子为妻,并向李坪山征求意见,李坪山觉得应当慎重,派丽君询问宽子的意向。可丽君还未切入正题,就被宽子打趣得哑口无言,她只好把这件事交给了林小山。林小山利用宽子的哥哥威胁宽子,逼迫她与杠子成亲。

  • 上级批准杠子与宽子成婚,新婚之夜,一伙日军部队向独立师营地逼近。良心未泯的宽子向杠子坦白自己早知日军偷袭之事,杠子不忍宽子被抓,强行将她放走。走投无路的宽子只得投奔小岛。放走宽子一事让杠子受到了严厉处分。早有防备的李坪山、铜锣指挥部队安全撤退,让准备偷袭的日军扑了个空。独立师重新展开调查,丽君觉得宽子不像奸细,林小山的行为反倒可疑。林小山发觉事情败露想逃跑,却被铜锣抓个正着。铜锣将计就计,任日军炮火主攻新四军主力已经撤出的营地,而后率部突然发起冲锋,迎头痛击日军炮兵,将鬼子打了个措手不及。

  • 小岛命令部队使用照明弹撤出山区,铜锣决定迂回到日军后方设下埋伏。善于夜间作战的独立团重创日军各部,新四军取得了全面性的胜利。卫生队的女兵在转移时被日军俘虏,小岛打算利用方蕾引出铜锣。坪山派铜锣执行审问林小山的任务,林小山拒绝提供有价值的情报。杠子为救方蕾擅自带兵出击,铜锣在距离红安城不远的地方将杠子拦下。

  • 林小山交代了日军的秘密情报站,铜锣要求林小山立即向小岛发送求助电报。小岛派出飞机对林小山所处的地区进行轰炸,林小山决定使用明码曝光日军的机密。日军的卡车大队前往天台山寻找林小山,杠子率部在途中袭击了卡车大队。慧平希望出兵支援新四军的作战部队,韩松以没有得到上级的书面命令为由拒绝了慧平。坪山受邀前往韩松的师部,日军在坪山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

  • 慧平来到独立师转交作战协议书,他怀疑坪山的死与韩松有关。宽子进入监狱探望被捕的方蕾,方蕾得知宽子已经怀有身孕。独立师和日军在红安城外进行人质交换,卫生队的女兵全部被绑上了炸弹。方蕾等人为了保护铜锣选择与日军同归于尽,杠子率领冲锋团迅速赶来支援。抗日战争结束后,小岛与韩松秘密会见商讨日军的撤退计划。

  • 刘铜锣来到红安城外与日军大佐对阵,日军大佐劝说刘铜锣投降,刘铜锣哭笑不得提醒该投降的人是日军大佐,为了显示已方军力,刘铜锣命令驻守在不远年的火炮连对日军大佐周围的地表射出几发炮弹,日军大佐身边的一些士兵意识到不妙,人人脸上升起惊恐不愿意再跟红军做无谓斗争。刘铜锣见日军士兵们都不愿意再战斗,趁机提议与日军大佐一对一博斗,日军大佐接受刘铜锣的要求,两人来到哨塔上对战。日军大佐虽然年纪老迈却身手灵活,刘铜锣开局便被日军大佐割了一刀,日军大佐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刘铜锣振作精神使出全力击败日军大佐,塔楼下的日军士兵亲眼看到日军大佐从高处坠落地面死亡。日军大佐一死,日军宣告投降,红军战士押送日军士兵从红安城走出来,红安城历经战乱年代终于换来和平。

  • 杠子为掩护大部队撤离冒雨苦战,下落不明。国民党军清理战场时,张参谋发现了身受重伤的杠子,并将此事上报给了韩松。解放战争中,铜锣战功赫赫,经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的洗礼,从团长、旅长一路升至纵队司令。南下进程中,铜锣率队进击福建,途中遇到一支国民党主力部队。这支国民党劲旅正是慧平率领的整编师,他们陈兵于秘密港口的主要目的,就是护送国民党军政要员搜刮的重要财宝物资,其中居然还有一批被俘的共产党员。慧平知道是韩松的阴谋,建议放了这些人,韩松见事情败露,只好拿张参谋顶罪,并准备给这些共产党俘虏注射病毒,以求死无对证。慧平不忍杀死张参谋,放了他一条生路。打探敌情的哑巴伏击了一支正在处决俘虏的国民党军队,通过一名侥幸生还的共产党俘虏,铜锣也得知了韩松的阴谋。

  • 正当韩松给这批俘虏注射病毒时,张参谋去而复返,要求再见慧平。张参谋为报恩,告诉慧平杠子还活着,就在这批共产党俘虏中,随时都可能丧命。慧平赶到医院时,杠子已被注射病毒并移交给共产党。慧平回到师部将韩松拿下,得到了最后一箱可以解毒的血清,随后提出与解放军高层会面。铜锣单刀赴会,仅带哑巴一人来见慧平。慧平提出用杠子这批共产党员及血清换他们一个旅将士的性命,这样他逃到台湾也好交差。铜锣答应了他,但提出要留下韩松。慧平离开之后,铜锣亲手解决了韩松。国民党败退台湾,兄弟三人就此海峡两岸天各一方。

  • 在部队的联谊舞会上,铜锣向丽君求婚,有情人终成眷属。1955年,在战争中失去一条腿的杠子从广播里听到铜锣被授予共和国中将军衔,激动不已。铜锣回到武汉军区主持中下级军官授衔仪式,杠子坐着轮椅来到军区大门口,却被哨兵挡在门外。就在杠子欲转身离开时,铜锣带着一众将校军官,列队向他致以崇高的军礼。1989年,在“共和国第一将军县”红安县,白发苍苍的铜锣、丽君回乡看望杠子,同时听说有一位从台湾回来的特殊客人要见他们,众人发现竟然是慧平,慧平如今以台商的身份回家乡投资。紧接着,一位酷似宽子的日本女人也来到了红安,她正是杠子与宽子的女儿。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