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养父的花样年华 电视剧 热度 1462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央视八套

更新时间:每日24:00 四集连播

类型:剧情 / 言情 / 农村

导演: 何群

简介: 郎德贵未婚生女,自己的婚事吹了,母亲意外去世,真是雪上加霜。本来,“单身父亲”已经日子艰难,不料,节外生枝,一个寡妇又将三个孩子丢给他。一个奶爸,4个娃娃,生活更加艰难。一句承诺,30年的守候,何等感人...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3/共33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机务排长郎德贵的徒弟、女知青白慧在一起小车祸中受了伤,郎德贵的未婚妻、营部卫生所医生马丽云查出白慧已经怀孕,但白慧却不肯说出谁是孩子的父亲。连队战友陆向红和刘畅都心知肚明,知青杨建功就是肇事者,但杨建功为了自己要上大学,不愿承担责任。郎德贵要替白慧出头讨说法,却被心如死灰的白慧阻止。

  • 朗德贵被送了回来,问白慧怎么样了,大家站在门口堵乜有说话。这时,房里响起了婴儿的哭声。马丽云问白慧孩子是谁的,白慧只告诉马丽云,孩子不是朗德贵的,但是不愿告诉是谁的孩子。连里欢送进城上大学的知青,郎德贵赶去告诉杨建功白慧生了孩子,又给了杨建功一拳。白慧产后大失血,她自知命不久矣,于是对郎德贵临终托孤。郎德贵不顾众人的压力和舆论将小雪抱回了家,他的母亲韩大妈大惊,孩子一哭闹,韩大妈动了恻隐之心。林浩多次到马丽云家,找马师傅说郎德贵的坏话,打定主意拆散郎德贵和马丽云。

  • 马师傅来到郎德贵家,找韩大妈退还了聘礼。马师傅要求朗德贵将孩子送走,不然不会让马丽云嫁给。朗德贵不愿将孩子送走,争执中,郎德贵脱口说出了不稀罕马丽云,让马丽云嫁给林浩的话。马丽云听到伤心欲绝,跑回家里不愿见朗德贵。郎德贵赶去解释,被马师傅赶出门。马师傅趁机劝说马丽云接受林浩。韩大妈四处给郎德贵说媳妇,可别人一听说郎德贵有个孩子,就都拒绝了他。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机务排长郎德贵的徒弟、女知青白慧在一起小车祸中受了伤,郎德贵的未婚妻、营部卫生所医生马丽云查出白慧已经怀孕,但白慧却不肯说出谁是孩子的父亲。连队战友陆向红和刘畅都心知肚明,知青杨建功就是肇事者,但杨建功为了自己要上大学,不愿承担责任。郎德贵要替白慧出头讨说法,却被心如死灰的白慧阻止。

  • 朗德贵被送了回来,问白慧怎么样了,大家站在门口堵乜有说话。这时,房里响起了婴儿的哭声。马丽云问白慧孩子是谁的,白慧只告诉马丽云,孩子不是朗德贵的,但是不愿告诉是谁的孩子。连里欢送进城上大学的知青,郎德贵赶去告诉杨建功白慧生了孩子,又给了杨建功一拳。白慧产后大失血,她自知命不久矣,于是对郎德贵临终托孤。郎德贵不顾众人的压力和舆论将小雪抱回了家,他的母亲韩大妈大惊,孩子一哭闹,韩大妈动了恻隐之心。林浩多次到马丽云家,找马师傅说郎德贵的坏话,打定主意拆散郎德贵和马丽云。

  • 马师傅来到郎德贵家,找韩大妈退还了聘礼。马师傅要求朗德贵将孩子送走,不然不会让马丽云嫁给。朗德贵不愿将孩子送走,争执中,郎德贵脱口说出了不稀罕马丽云,让马丽云嫁给林浩的话。马丽云听到伤心欲绝,跑回家里不愿见朗德贵。郎德贵赶去解释,被马师傅赶出门。马师傅趁机劝说马丽云接受林浩。韩大妈四处给郎德贵说媳妇,可别人一听说郎德贵有个孩子,就都拒绝了他。

  • 林浩找到朗德贵,问朗德贵最近还有和马丽云有没有来往。朗德贵说这是自己的私事,不愿告诉林浩。林浩死爱面子被气走。马丽云自从和林浩结婚后脸上的笑容少了。朗德贵来到双柱家帮双柱干活。韩大妈看到郎德贵辛苦生活,如果不将小雪送走,朗德贵就没法娶到媳妇,心疼不已,为减轻儿子负担,偷偷把小雪送了人。郎德贵得知后,和母亲大吵一架,欲立刻去找小雪。韩大妈后悔不已,她想要赶在郎德贵之前去找回小雪。

  • 何满香带着大小、二丫、老疙瘩3个孩子自说自话找到郎德贵家,她觉得郎德贵厚道,是个靠山,准备和他一起生活。郎德贵直言生活艰辛,根本养不活这么多人。但他看着3个饥寒交迫的孩子,又起了同情心,同意暂时收留他们。朗德贵见家里没有米了,只得厚着脸皮向林浩借钱。林浩死活不愿借给朗德贵,朗德贵只得拿马丽云说事,要去向马丽云借。林浩只得借给朗德贵。晚上吃饭时何满香将朗德贵灌醉。朗德贵第二天醒来,看见何满香还没走,说是朗德贵昨晚不让她走,还说两人还睡在一起。朗德贵知道自己不是那种人,就算喝醉也不可能干出那种事,要将何满香退出家门。何满香向朗德贵诉苦,说要和朗德贵过日子。面对这样无赖的何满香,朗德贵头疼不已。

  • 连月枝找材火时不小心从山上摔了下来,摔伤了腿正巧被卖了鱼回来的何满香救回家。何满香说自己是朗德贵的女人,双柱知道后将何满香骂了出去。何满香救打起了小雪的主意。回家和朗德贵说起。郎德贵想尽办法要让何满香离开,但请神容易送神难,每次都被何满香耍赖解决,她利用着郎德贵的善良,依然留在郎家我行我素。何满香带着孩子们在县城卖鱼,一对年轻夫妇,还说想包养孩子。

  • 郎德贵认为何满香是有意为之,对何满香的忍耐终于达到极限。连月枝突然想起在县城看到梁二拉着个小女孩,郎德贵有了线索,连夜赶往黑河找小雪。公社卫生所老光棍田医生对何满香十分动心频频搭讪。何满香趁机打探田医生的家境,得知他收入不菲又无家室拖累,不禁喜从心来,回到郎家收拾包裹带着孩子们正式住进田医生家。郎德贵赶到黑河,在刘老六家里找到了小雪。

  • 田医生谎称自己有钱有房,骗何满香与他结了婚。婚后,田医生吝啬苛刻的本性暴露无遗,三个小孩经常吃不饱,对田医生痛恨至及。郎德贵生病,去找马丽云看病,林浩妒忌心起,跟踪刺探。三个孩子将田医生收藏的人参偷出来卖了换点心吃,田医生暴跳如雷,出手打了孩子们。

  • 人参是医院的财产,丢了之后田医生受到处分。田医生准备回老家,何满香这才发现田医生其实没有钱,他谎称自己的房产存款都在老家,让何满香跟他回去,前提是不能带孩子,何满香不同意,二人争执不下。田医生用一张存折引诱,何满香私心顿起,边哭孩子边拿存折,终于同意跟田医生走。郎德贵在马棚里发现3个饿昏的孩子大惊失色,他痛骂何满香无耻,却只能无奈地收留孩子们,并想尽办法让他们上了学,还给他们起了正式的名字:志强、志平、志刚。

  • 郎德贵以自己独有的方式教育了孩子,不仅让孩子在学校赢得了尊重,而且自己也赢得了孩子们更大的尊敬。郎德贵的所作所为让连月枝感动,她对这个和自己有过节的男人开始改观,默默帮助着郎德贵。

  • 连月枝的行为让双柱产生误会,他痛恨自己残废不是男人,在家寻死觅活,连月枝痛苦不已。小雪有了新衣服,志平产生了妒忌的情绪。憨厚的郎德贵察觉到孩子们的心情,表示对4个孩子都会平等对待,何满香的3个孩子也终于承认了郎德贵,第一次改口叫郎德贵“爸爸”。

  • 林浩要调走郎德贵,郎德贵只好再次去请王团长帮忙。可是偏偏不凑巧,王团长到北京开会去了。志强替父不平,几个孩子找到了对付林浩的方法,那就是让郎德贵和马丽云见面。被蒙在鼓里的林浩以为这次能够抓到郎德贵的把柄了,没想到,抓到的却是自己的妻子与郎德贵深夜在一起。事情越闹越大,好在团长从北京回来了,制止了林浩。

  • 郎德贵连夜赶去找志强,结果摔伤。志强惭愧,偷偷跑去打苦工给郎德贵凑医药费。郎德贵带志强向林浩赔礼道歉。林浩却坚持认为郎德贵才是始作俑者。华校长要在全校开志强的批评大会,郎德贵带着志强去华校长家帮忙搬家,求华校长取消批评大会。江豁牙子设计让双柱写检举材料,告郎德贵勾搭连月枝。举报信落到林浩手里。林浩终于拿着郎德贵的“把柄”,借机把事情扩大,把郎德贵关了起来。林浩让陆向红调查郎德贵和连月枝。郎德贵好不容易说服了校长不要开志强的批评大会,没想到自己却被关了禁闭。

  • 郎德贵流氓行为批判大会开始了,最先请假离去的是马丽云,接着猪号,机务排的人纷纷的借故请假离去。批判大会冷冷清清的,林浩却热情高涨的鼓动大家积极发言。开到一半,连月枝闯入,劈头盖脑抢白林浩,让其下不了台,群众起哄。连月枝说就算我偷人也不至于找郎德贵这样的,郎德贵又不乐意了,两人再次互掐,连月枝上台来,抓着林浩就要打,一场批判会以闹剧收场,林浩颜面尽失。此时,王团长赶来,制止了这一个闹剧。

  • 郎德贵失去了兵团的公职,没有了工资,为了养活孩子,郎德贵决定到县城里打零工。他每天起早贪黑,白天在城里干活,晚上回家照看孩子,没日没夜辛苦工作,最终病倒。孩子们见郎德贵日夜奔波非常辛苦,就想给郎德贵找个媳妇。工地上卡车出现了问题,郎德贵紧急施救。老孙伯看到郎德贵一身的技术,就介绍郎德贵到农机站修理厂去工作。

  • 马丽云和林浩结婚多年未孕,二人到城里医院去检查身体,林浩发现自己得了不育症,他害怕马丽云知道后会和他离婚,影响他的政治前途,林浩买了烟酒贿赂医生,刻意隐瞒自己的病情。林浩拿着假的化验单向马丽云证明自己身体没有问题,王医生却托人将真的化验单给了马丽云。马丽云知道实情后,因为林浩的刻意欺骗,坚决要与林浩离婚。

  • 王副团长打电话斥责林浩连家庭都经营不好,怎么能胜任指导员的工作。在林浩焦头烂额的时候,郎德贵推心置腹的劝和林浩和马丽云。在郎德贵的说和下,林浩向马丽云保证再也不说谎,并在家里不再拿官架子。经过这次离婚事件,林浩才终于把郎德贵这个假想敌从心里放下。马师傅找郎德贵,为以前的事道歉。郎德贵大度不以为意。马师傅突发脑溢血去世,马丽云悲痛万分。

  • 时光飞逝,转眼间几个孩子都长大了。兵团改成了农场,林浩成了场长并领养了亲侄女,林翠玲。郎德贵家的四个孩子从小到大一起生活,感情非常的亲厚。郎德贵在县城里开了个汽修厂,辛苦培养着儿女。想方设法的要将几个小的转学到城里的学校,今后能考上重点大学。林浩的养女林翠玲的到来使得几个孩子之间产生了矛盾。志平无意间脱口说出小雪不是郎德贵亲生的女儿。小雪非常的伤心和惊讶,决心找郎德贵问个明白。

  • 为了让孩子们转学,郎德贵给校长送烟酒送钱,反而被正直的校长一一回绝,还把郎德贵一家人列入了申请转学的黑名单。郎德贵向校长道歉,而校长侧面了解到郎德贵收养四个孩子的事迹,颇为动容。林浩把小雪的身世说给翠玲听,马丽云不许翠玲告诉小雪。翠玲把杨建功的照片拿给小雪看,并陪着小雪上北京去找亲生父亲。郎德贵心急如焚,马丽云大骂林浩。

  • 小雪叫杨建功爸爸。杨建功极口否认,给小雪她们买了饭,买了票,就为了劝小雪和翠玲赶紧回家去。在旅馆里,小雪质问杨建功当初为什么抛弃她。杨建功想起当初与白慧的过去,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但他还是坚持自己跟小雪没有任何关系。小雪非但不愿意离去,反而找到了杨建功的住宅。得知杨建功又结了婚,生了个儿子杨天宇。杨建功下定狠心要赶走小雪。杨建功打电话给林浩,让林浩赶紧来把人接走。郎德贵一得到小雪的消息,立即踏上火车,不远千里寻找小雪。

  • 听说双柱过世了,郎德贵打算好好的照顾连月枝,不再让连月枝受苦受累。没想到连月枝竟然将郎德贵拒之门外,还说自己从来没喜欢过郎德贵,叫郎德贵再也不要来找她了。郎德贵信以为真,伤心绝望。郎德贵失望之下,带着一家人搬到了城里。江豁牙子见自己的计谋赶走了郎德贵,就趁着夜里摸到连月枝家,企图对连月枝不轨。连月枝拼死赶走江豁牙子,关上门后,痛哭自己的命运。郎德贵被连月枝拒绝后一直郁郁寡欢,几个孩子为他担心,想为爸爸的幸福做点什么。

  • 江豁牙子找到四姐,让四姐帮忙撮合他跟连月枝。四姐给连月枝介绍对象,连月枝答应了,并提出她的头生孩子要跟双柱姓的要求。没想到四姐介绍的对象竟然是江豁牙子。连月枝赶走了江豁牙子。但是江豁牙子并不死心,再次让四姐从中调和。村妇之间对连月枝颇有看法,连月枝打定主意亲自处理江豁牙子。连月枝假意请江豁牙子来家里吃饭,其实暗暗的准备剪刀,打算与江豁牙子同归于尽。不料,江豁牙子早有防备,制服了连月枝,要欺负连月枝。这时苦苦思念连月枝的郎德贵正好赶来救了连月枝。

  • 4个孩子对于郎德贵很快就要有自己的小孩这件事,有不同的看法,朗德贵和月枝看着孝顺的儿女,心中感动不已。兄妹四人奉命上街买菜,志平还专门为朗德贵去书店买了孕妇相关的书籍。青春期的志平,对于这件事颇为敏感。志平不想考大学,想闯荡社会,放学后去饭店打工赚钱,小饭店老板竟是江豁牙子。

  • 江豁牙子说要给志平介绍一份赚钱更多的工作,把志平带到一个地下歌厅打工,幸亏郎德贵及时发现志平旷课的事儿,把她带回了家。连月枝突然感到不舒服,检查结果显示,连月枝有严重心脏病,如果继续怀孕会危及生命。连月枝找到陆向红,她愿意拿命作赌注,也要给老郎家留个骨血。陆向红答应帮忙,但要求连月枝搬去和她一起住。

  • 陆向红回忆往事,告诉月枝,朗德贵和4个孩子之间的爱超越了血缘,是最真实最深厚的。连月枝深受感动。时间一晃进入了21世纪,志强和朗德贵开来见修车厂,志平开了服装店,志刚做了公务员,而小雪和马月斌也即将结婚。

  • 何满香把朗德贵家当自己家似的,大清早起来做早餐和家务,让连月枝很尴尬不知如何应对。早餐时,何满香向朗德贵和连月枝述说自己这些年来的不幸,先一步止住了朗德贵要何满香走的话。连月枝看着何满香可怜,劝朗德贵留下何满香。志强约志平和志刚出来,和他们商量何满香的事。志平说自己为什么恨何满香,因为自己从小就把何满香当妈妈。3人商量另外将何满香接出来住,3人轮流照顾何满香。

  • 何满香在家算账,和连月枝说自己不愿当保洁经理,还问连月枝志强他们怎么没来看她,三个孩子 都在做什么工作,还说连月枝有福气。何满香提出要到汽修厂当财务会计主任,众人为难。志强为了维护朗德贵家庭的稳定,要劝走何满香,让她住在自己家。何满香看出志强他们是来劝自己离开朗德贵家,又开始述说自己的各种苦日子,还要帮忙管理修理厂。

  • 志平听了小雪说的事,为了维护朗德贵家庭的稳定,要劝走何满香,何满香不但不愿走,还和志平大吵大闹。何满香来到志刚和翠玲家,有一副当家做主的样子。何满香和志刚抱怨,说自己和连月枝吵架,还打了志平,问志刚心理还有没有怨恨自己这个妈妈,自己当初之所以走,是因为自己一个女人,也需要一个男人疼爱。何满香来到修理厂找到朗德贵,要求朗德贵将修理厂的财产要平分,不能只给小雪他们,志刚也有份。朗德贵对何满香无语至极。何满香打电话给翠玲,说修理厂财产的事情她管定了。

  • 何满香和翠玲三人来到修理厂要求朗德贵分家产。朗德贵骂何满香,自己帮何满香将三个孩子拉扯大,现在又来害自己里外不是人。何满香厚颜无耻,唯恐天下不乱的一直说朗德贵做的不够好,不公平偏心眼。朗德贵气得冒火,一怒之下召集全家人,将志刚的那份钱分给了他。兄弟姐妹为此闹得很不愉快,小雪和翠玲的关系恶化。

  • 朗德贵叫志平回家,叫志平去翠玲的服装店看看,帮他们看看,少的他们走了弯路。志平拗不过朗德贵的请求,只得答应等进货回来就过去看看。店里的货还没卖掉,翠玲不听劝的又进了一批货,将钱全部都砸了进去。小雪要订婚了,打电话给朗德贵问订酒店的事。朗德贵因为厂里和翠玲开服装店的事忘了。第二天,朗德贵和连月枝到了酒店等了很久,结果只有小雪一个人来。翠玲开的服装店生意一直惨淡,何满香劝翠玲请志平帮忙,翠玲拉不下面子。邱老板来到店里催租,翠玲劝邱老板再延缓两天。邱老板看出翠玲的店很难经营下去,再拖下去会血本无归,叫翠玲干脆转让出去得了。何满香在志刚家门口等志刚,叫志刚在小雪结婚的时候一定来去。

  • 小雪突然晕倒被送往医院,小雪的主治医生告诉朗德贵,小雪患有急性白血病。朗德贵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整个人惶恐不已。医生叫朗德贵要稳住,说他们还要确定出治疗方案,只要按步治疗还是有康复的希望的。朗德贵红着眼告诉连月枝小雪得了白血病,连月枝听了,心理难受的紧,默默的回到病房照顾小雪,但是没敢告诉小雪病情,害怕小雪受到打击。小雪感觉父亲和母亲怪怪的,问起朗德贵自己病情的事。

  • 志强打电话告诉朗德贵,找到马月斌了。朗德贵来到宾馆。马月斌妈妈让朗德贵进来,朗德贵说小雪病了,需要亲人的相伴,问马月斌为什么不愿去见小雪。马月斌妈妈挑明是自己不愿让他们两来往,她不愿让马月斌取不健康的媳妇。马月斌听了朗德贵说的那些话,要和朗德贵去医院看小雪。马月斌的妈妈要马月斌在她和小雪两人中选一人。朗德贵看见马月斌的妈妈居然那么的绝决,只得就这样算了。小雪要进行骨髓移植,朗德贵打算到北京去找杨建功为小雪捐献骨髓。

  • 小雪的病情恶化,再不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就有生命危险,杨建功终于向妻子坦白了小雪的身份。马月斌一直思念小雪,马母终于答应让马月斌自己来选择生活,马月斌求小雪原谅,发誓再也不会离开她。杨建功赶来向朗德贵表示要给小雪捐献骨髓,骨髓匹配很成功,小雪也得以进行骨髓移植手术。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