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用一生去爱你 电视剧 热度 1219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辽宁卫视

类型:家庭 / 年代 / 历史 / 言情

导演: 汪涛

简介: 西安和平解放时,秦珍被初恋情人、现已是解放军某团长的郭良所救。这时郭良已与景兰相爱,秦珍也有着曲折遭遇。抗美援朝时,秦珍得知郭良牺牲、景兰因难产去世后,领养了他们的儿子,取名秦川,视如己出。郭良没有死...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2/共42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解放军某团团长郭良率领官兵追剿特务,与一个神秘的女子不期而遇。女子被特务挟持,郭良救下人质,发现此女子正是他老家的邻居,他的初恋情人冯媛。没来得及相认,冯媛便逃跑,令郭良百思不解。北平和平解放,在欢乐的人群中,郭良又发现了冯媛。冯媛显然不想见他,郭良一直追过去,冯媛有难言之隐,郭良问不出所以然,冯媛在回避回答。郭良帮她找了份工作,去北城小学做音乐师。奇怪的是,冯媛在报到的时候,竟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秦珍。一连串的谜团发生在秦珍身上,令郭良百思不得其解。

  • 谷燕燕也来音乐组报到。冤家路窄,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她与秦珍为敌。谷燕燕喜欢董勃阳,见董勃阳对秦珍好,心生妒嫉。郭良来找秦珍,让谷燕燕心里更加失落。秦珍本想找寻一种平静的生活,却不料一个男人的出现,将她的内心打乱。此人是国民党副官胡天葵。秦珍曾嫁过国民党某司令的儿子,在林家做过两年的少奶奶。后林家逃往广州,秦珍逃了出来,一路北上到了北平。

  • 这天清早,胡副官又截住秦珍,要带她去广州。秦珍不应,胡副官要挟她,并要她去城门外。三猛子觉出不对头,悄悄尾随。郭良的车子赶来,发现了秦珍和胡副官。就在秦珍要被塞进车里时,三猛子赶来,救了秦珍。景兰察觉察到郭良和秦珍的关系密切,心中便有梗桔,追问郭良:秦珍是不是你过去的恋人?是不是旧情复燃?秦珍沐浴着新生活的阳光,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她努力工作,积极向上,与同事关系处得很好。只是,秦珍将自己的感情包裹得很严。不管是郭良和董勃阳,她能感受到他们的热情,却无法投桃报李。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解放军某团团长郭良率领官兵追剿特务,与一个神秘的女子不期而遇。女子被特务挟持,郭良救下人质,发现此女子正是他老家的邻居,他的初恋情人冯媛。没来得及相认,冯媛便逃跑,令郭良百思不解。北平和平解放,在欢乐的人群中,郭良又发现了冯媛。冯媛显然不想见他,郭良一直追过去,冯媛有难言之隐,郭良问不出所以然,冯媛在回避回答。郭良帮她找了份工作,去北城小学做音乐师。奇怪的是,冯媛在报到的时候,竟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秦珍。一连串的谜团发生在秦珍身上,令郭良百思不得其解。

  • 谷燕燕也来音乐组报到。冤家路窄,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她与秦珍为敌。谷燕燕喜欢董勃阳,见董勃阳对秦珍好,心生妒嫉。郭良来找秦珍,让谷燕燕心里更加失落。秦珍本想找寻一种平静的生活,却不料一个男人的出现,将她的内心打乱。此人是国民党副官胡天葵。秦珍曾嫁过国民党某司令的儿子,在林家做过两年的少奶奶。后林家逃往广州,秦珍逃了出来,一路北上到了北平。

  • 这天清早,胡副官又截住秦珍,要带她去广州。秦珍不应,胡副官要挟她,并要她去城门外。三猛子觉出不对头,悄悄尾随。郭良的车子赶来,发现了秦珍和胡副官。就在秦珍要被塞进车里时,三猛子赶来,救了秦珍。景兰察觉察到郭良和秦珍的关系密切,心中便有梗桔,追问郭良:秦珍是不是你过去的恋人?是不是旧情复燃?秦珍沐浴着新生活的阳光,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她努力工作,积极向上,与同事关系处得很好。只是,秦珍将自己的感情包裹得很严。不管是郭良和董勃阳,她能感受到他们的热情,却无法投桃报李。

  • 秦珍将新房布置好,叫来了景兰,把钥匙交给景兰说:你就是这屋子的女主人。郭良回到家,发现屋里呆着的是景兰,不由地感慨万千。秦珍这个女人是他的至爱,他却无法叩开她的心灵之门。这个男人的爱,终于如火山一样喷发了。秦珍的躲闪和封闭,并没有阻挡住郭良内心那一团火焰,他要兑现曾经的承诺,他要娶秦珍为妻。而景兰的不断闹腾,更坚定了郭良的决心。

  • 音乐组不得安宁。谷燕燕嚷嚷着歌谱丢了,非说秦珍拿了。无论秦珍怎么辩解,谷燕燕就是罢休,找到校长杨莲英那里闹,要校长把秦珍调离音乐组。后来发现在董勃阳那里,这事才算完。其实谷燕燕在找秦珍的茬儿。她一门心思认为,是秦珍坏了她和董勃阳的事,让她的目的不能达到。姐姐谷玉兰也不是省油的灯,丈夫周来福坐吃山空,奢赌如命,变着法地变卖祖上留下的房产,两口子之间就没消停过。

  • 秦珍的大度让谷玉兰很吃惊,也很感动。谷燕燕进修刚走,董勃阳就向秦珍发动了猛烈攻势,他激情迸发,一天一首情诗地写,写了便送给秦珍看。秦珍早都知道董勃阳的心思,在爱的攻势面前,她早有设防,依然将自己包裹得很严实,令董勃阳百思不解。郭良在前线攻打一个土匪占据的山头时,受了伤,后来便失踪了。纪师长接到消息心情沉重,认为郭良凶多吉少。正和吕凤发愁,景兰来了。一听郭良失踪的事,景兰当场昏了过去。

  • 门被轻轻地推开,走进来的是柳妈。柳妈对秦珍说,别为难了,你白天上班,就把娃儿放我那儿吧,我能带。秦珍感动得几乎要落下泪来。对世事毫不关心的柳妈,突然张口要带孩子,这让秦珍有种绝处逢生的感觉。柳妈抱着秦川,眼睛湿了,说:我和这娃儿有缘。在秦珍眼里,郭良的儿子就跟她自己的一样,有秦川在身边,似乎失去郭良的伤痛也减轻了许多。

  • 谷燕燕故意与秦珍套近乎,想让秦珍给她和董勃阳牵线。秦珍跟董勃阳一说,董勃阳大发脾气,将谷燕燕说的很不堪,被谷燕燕听见,与董勃阳大吵一架,伤心落泪,而董勃阳则郁闷地喝起酒。秦川生病需要输血,杏林居的邻居们都要输,秦珍说:他是我的儿子,我来。一个孩子的出现,将杏林院邻居们的心牵在了一起,本来毫不相干,甚至老死不相往来的几个人,竟围绕着这个孩子,有了心的交流和情感的碰撞。郭良来信,说马上就要回来,与秦珍结为革命伴侣。

  • 董勃阳听说秦珍要与郭良结婚的消息,被打蒙了。他的钢琴声一如既往地在夜空中飘荡,只是其中含了些忧怨;董母从上海来看儿子,一眼便相中了秦珍,觉得她有气质,有女人味。但秦珍已不属于董勃阳了。而整天黏着董勃阳的谷燕燕,董母却不感兴趣,觉得她没品味。谷玉兰追求三猛子,让三猛子躲避不及。正好李婶提亲,想把自己的表妹介绍给三猛子,三猛子答应见面,只为了能摆脱谷玉兰。

  • 三猛子送给秦珍一把锁和一根铁棍,让秦珍防身。这个男人隐约感觉到了秦珍身边的危险。秦珍将放弃的打算告诉了吕大姐,吕凤大火,质问秦珍搞什么名堂?郭良已以路上,马上就要回到北京。秦珍有苦难言,她找工作时隐姓埋名,欺骗了组织,胡副官的事她不敢说出来。吕凤告诉秦珍,说你看着办吧,你非要这么做,依郭良的脾气,抢也得把你抢来。秦珍的选择,令柳妈唏嘘不已。她与秦珍以姐妹相称,秦珍的命运令柳妈同情,而秦珍面临的困惑,柳妈也很理解。秦珍对柳妈说,除非有一个人马上领证结婚。这话被谷燕燕听到,马上警觉起来,她找到秦珍,声泪俱下,要秦珍不要打董勃阳的主意,秦珍一口答应。

  • 秦珍当天便与三猛子去区民政局领结婚证。秦珍的决定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先是吕大姐,像看怪物一般看着秦珍,她一把撕掉了助理员正在开的结婚证,将秦珍带到自己办公室,厉声质问秦珍是怎么回事。秦珍不作任何解释,她要嫁给三猛子的决心已定。吕大姐领教了秦珍的倔犟,劝她等郭良回来再说,这样对大家都好有个交待。秦珍不从,执意要领证。吕大姐发火了,秦珍抱着极大的委屈,和三猛子把证领了。回家的路上,便遇上怒气冲冲的董勃阳。董勃阳什么话都不说,揪住三猛子便是一拳,大骂三猛子是个骗子。三猛子一直忍着,直到被董勃阳打出了鼻血才还手。秦珍上前阻拦,被甩在一边,急得团团转。

  • 郭良直逼秦珍问:为什么,秦珍不作回答。郭良要和秦珍喝酒,三猛子要代喝,郭良又问为什么?三猛子说:我把她睡了。郭良与三猛子干了起来,打了三猛子。苏旺跑来,将郭良劝走。新婚之夜,三猛子睡在秦珍身边,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秦珍要求三猛子给她一点时间。三猛子没碰秦珍一下,自己跑到屋外,一盆凉水兜头泼下。郭良怎么也想不到,回到北京,竟是这么一个结局。董勃阳则在朋友的派对上,将自己喝得烂醉。三个爱秦珍的男人,这一晚都无法入眠。

  • 郭良带着一颗破碎的心,与秦珍相见。他告诉秦珍,是那个护身符救了他,让他免去一死。他失去了秦珍,要接儿子回去,柳妈叫郭良来自己屋子,讲了秦珍带秦川的不易,讲了秦珍对秦川的疼爱。一席话说得郭良很惭愧。郭良还是接走了儿子,秦珍失魂落魄。

  • 三猛子对秦珍倍加呵护,对秦川视如已出。这让秦珍感到温暖。她的心渐渐平静下来。郭良主动来杏林居,找三猛子喝酒。两个男人敞开心扉,边喝边诉说,边流泪,三猛子从来没说过这么多话。他要认郭良为大哥,两人前嫌尽释,滴血盟誓,结为兄弟。苦闷无比的董勃阳带一个女人回家过夜,被谷燕燕撞见。谷燕燕与女人对骂,并大打出手。

  • 董勃阳的自暴自弃惹恼了谷燕燕,她到校长那里告了一状,坚决要求撤销董勃阳音乐组长一职。校长说有这个考虑,谷燕燕马上说:那我来当。校长说:已经有人选了,是秦珍。一只秦珍这个名字,谷燕燕愣在那里。谷燕燕怪杨校长偏向秦珍,扬言要去教育局告校长。这下惹恼了杨莲英,对谷燕燕说:你告吧,要不要我带你去?这天,谷燕燕发现有个叫李阳的男生一唱歌便咳嗽,而且咳得很厉害。正是午休时,秦珍回家了,董勃阳也不在。谷燕燕目光一扫,发现董勃阳的桌子上放着一瓶没喝完的咳嗽糖浆,谷燕燕悄悄将剩余的糖浆倒出,换上了来苏水,又兑了点凉白开。秦珍给孩子上课时,发现了咳嗽的男孩李阳,便回办公室找药。发现桌上有咳嗽糖浆。拿起瓶子就往外走,谷燕燕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

  • 经人介绍,郭良认识了一个叫刘秀萍的女人。刘秀萍模样周正,带着一个与秦川一般大的男孩。其丈夫也是军人,在朝鲜战场上不幸牺牲,这让郭良心理上有了一个认可。秦珍的心里松了口气,郭良成婚后,她就打算把秦川送回去,让父子俩团聚。而这时候,危险却朝秦珍袭来。胡副官并没有消失,他又一次出现在秦珍面前。这个男人一直潜伏在大陆,他提出一个无理要求,要秦珍多接近郭良,以期打听一些军内的机密,秦珍一听头就炸了,这是要她当特务啊。胡副官要挟说,如果秦珍不从,他将把秦珍的老底揭开,公诸于众。三猛子发现蛛丝马迹,悄悄跟踪,发出了胡副官郊外的住处。

  • 秦珍心里却乱成一团麻。她从部队走到区委会,又从区委会会折头往部队走。还没到部队,便被穷凶极恶的胡副官截住,用刀捅成了重伤。三猛子奔跑进医院,整个人如瘫了一般。秦珍在急救室,因失血过多,需要输血抢救,赶来的郭良、苏旺、董勃阳、谷燕燕等,和三猛子一起验了血。被捅成重伤的秦珍保住了性命,苏醒后,看到的第一张面孔是郭良。这个眼睛熬得通红,满脸胡楂的男人,秦珍只看了一眼,便禁不住流下眼泪。她知道,郭良一直守在她身边,他在担心着她的安危。而三猛子看到这一幕,则悄然躲在一边。

  • 郭良敏感地觉察到谷燕燕对自己动了心思,便有意疏远谷燕燕。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结了婚,让谷燕燕不要再抱幻想。郭良对秦珍的好,完全是亲人的感觉了。而在刘秀萍和谷燕燕之间,郭良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郭良与刘秀萍摊了牌,考虑结婚的事。谷燕燕又一次被闪在一边。她对董勃阳彻底失望了,追求郭良又无果。整整6年,她的不懈追求,换来的只是董勃阳对她的厌恶,郭良对她的漠视。她绝不是等闲之辈,这些男人让她付出了多少爱,她就要还给他们多少恨。三猛子经历了痛苦的思考,秦珍刚出院便提出离婚。这让秦珍百思不解,三猛子很执拗。郭良知道了,狠狠骂了三猛子。

  • 郭良将三猛子带到自己的新房,告诉他我就要结婚了,是和刘秀萍。三猛子顿时明白了,悔之不及。回到家里,秦珍已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三猛子赶紧解释,说自己错怪了她。秦珍却很坚决,要离。三猛子一把抱紧秦珍,一番表白,让秦珍留了下来。谷燕燕盯上了苏旺。苏旺常替郭良来看望秦珍。时间久了,谷燕燕便打起了苏旺的主意。谷燕燕很会见风使舵,长得又有几分姿色,在苏旺面前装得十分温顺,一来二去,两人便谈上了。

  • 秦珍并没有哭哭啼啼。她知道这一刻早晚要来,流泪只能让秦川更难离开。季虹抱着哥哥死不撒手。郭良将儿子抱上了吉普车,秦川的脑袋还一直伸在车外,哭着挥动小手要妈妈。秦珍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这一刻,秦珍知道了什么叫生离死别。心像被掏空了一样。而三猛子则像被人打了一蒙棍,躲在屋子里一直没有出来。这天晚上,他不搭理任何人,就那样一直坐到天亮。自从秦川离开后,秦珍的生活像少了什么似的,她只有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以化解心中的牵挂和思念。

  • 这天,谷燕燕和苏旺来看老首长,郭良不在,便见刘秀萍因为俩孩子抢一只皮球,对秦川左右呵斥,拽来拽去。谷燕燕是个急性子,一看这情景不愿意了,上前与刘秀萍吵了起来。刘秀萍也毫不相让,说谷燕燕多管闲事。苏旺要拉谷燕燕走,谷燕燕来了劲,非要和刘秀萍争出个理。两个女人吵得一塌糊涂,谷燕燕扬言要告郭大哥。刘秀萍有点害怕了,他怕郭良知道。谷燕燕的两胁插刀,让苏旺刮目相看。对谷燕燕顿时有了好感。谷燕燕有了对象,谷玉兰开始得瑟,说妹子找了个军人,还是营长。谷燕燕故意截住董勃阳,说你不是不待见我吗?有人待见。

  • 刘秀萍处理不好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便开始对秦川严厉起来,由喝斥发展成打骂,由打骂发展成虐待。结果,在一次罚站之后,秦川跑了。刘秀萍慌了神,哭着来找秦珍。秦珍一听便火了,痛斥刘秀萍,并四处去找。结果找了一天也没着落。秦珍的心都要碎了,儿子虽不是亲生的,但也是她的心头肉,没有儿子,她不知道该怎么活?第二天一早,秦珍收拾好东西,对三猛子说:我再去找,找不着川儿,我也不回来了。三猛子死活劝不住。秦珍像疯了一样,四处寻找儿子。郭良演习回来,兴致勃勃。刘秀萍却一脸惊慌。谷燕燕又来告状,历数刘秀萍的不是。郭良知道儿子丢了,黑了脸,一句话不说,立刻叫上车,和苏旺一起去找。夜里,大雨滂沱。秦珍在她曾经躲过的洞子里,发现了又脏又累的川儿。

  • 秦珍劝郭良原谅刘秀萍一次,她也是女人,护自己的孩子也没错,只是不该这么对待川儿。郭良不听秦珍的,秦珍则说,郭良哥,你要不原谅嫂子,川儿我也不能带走。秦川一听,搂住秦珍,浑身都在哆嗦。郭良为了秦珍,又一次原谅了妻子。秦珍带秦川回家,一家人又团聚了。三猛子高兴地喝着小酒,眼睛不离秦川,季虹更是快乐得像只小鸟,围在哥哥身边叽叽喳喳。秦珍的眼睛湿了,这就是她的家人,不离不弃的家人。

  • 谷燕燕并不罢休。谷玉兰见妹妹疯了一样,好言相劝,谷燕燕骂姐姐没觉悟,惹恼了谷玉兰,将谷燕燕骂得十分不堪,并赶出了门。苏旺和谷燕燕之间矛盾越来越大。苏旺看不惯妻子嚣张的样子,几经劝说都不顶用,谷燕燕反倒说苏旺没立场。纪师长的爱人吕凤,一夜之间成了专政对象。吕大姐受不了隔离审查和批斗,自杀。秦珍听到后几近晕过去,她叫上三猛子,要见大姐一面。可红卫兵造反派头头张福生就是不让他们进去。

  • 秦珍如五雷轰顶。万念俱灰之下,决定自杀。三猛子和孩子们回来,发现门从里头锁着。三猛子感觉不好,撞开门便发现,秦珍服了老鼠药,已经昏迷。秦珍被亲人们送到医院抢救,郭良和董勃阳都来了。三个男人在这个场合相遇,为了秦珍。秦珍的命运揪扯着每个人的心。谷燕燕因有了那张照片,急切地想揪住秦珍。即使是秦珍住了院,也不放过。工宣队厉主任要谷燕燕拿出证据,谷燕燕便带他去了张福生处,见到照片,厉主任同意揪出秦珍。

  • 秦珍来到下河湾,见到柳妈。柳妈十几年前去五台山的路上病倒了,便回老家生活。见到秦珍,柳妈便知道秦珍遇上事了,而且已经做过傻事了。秦珍像对姐姐一样,对柳妈哭诉。谷燕燕见秦珍不见了,到处打听。小院的邻居跟她打马虎眼,都说不知道。气得谷燕燕到处骂人,被姐姐赶了出去。谷燕燕因为揭发秦珍有功,被提拔为校革委会副主任。

  • 秦川执意要去下河湾看母亲。而杨义带的红卫兵先他一步到了,强行带走了秦珍。柳妈急得落了泪。秦川来了,见儿子长这么大,又这么心疼母亲,更是感慨万千。可说到母亲秦珍,柳妈愧疚地说:川儿,你妈她……谷燕燕变了脸,来到三猛子家,让她交出秦珍的去向。三猛子一看谷燕燕的来头,也来了横的,说要批斗吗?我替我媳妇,让你们斗就是了。谷燕燕给三猛子上纲上线,让他站稳立场,与秦珍划清界线,说了一大堆,三猛子就一句:滚。谷燕燕拿三猛子没办法,回家便对苏旺发脾气,说这一拨人没一个有觉悟的,全都是反革命,苏旺忍无可忍,打了谷燕燕一巴掌。

  • 秦珍回到家,像没事人一样,拆洗了家里的全套被褥和衣服,又给丈夫儿女各买了衣服。三猛子感觉到了不对劲。秦珍做完这一切,和丈夫摊牌:离婚。三猛子被震惊。他万万没想到,秦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他涨红了脸,高声叫道:不成!我不离!秦珍却很坚决。她要保护丈夫,保护孩子。风雨欲来,天大的事她要一个人顶着。只有离了婚,她才可以做到这一点。三猛子见妻子如此绝决,不由地悲上心来。和秦珍结婚,他早有思想准备,这个仙女一样的女人,不会是老天爷特意留给自己的,他没那么大福份。秦珍背后的故事他不知道,但能猜得到。

  • 季虹抱怨母亲害了她和哥哥,让他们丢尽了人。又抱怨说哥哥可以去认亲生父亲,可她呢?永远都洗不清这一身脏东西了。并嚷嚷着要与母亲决裂。三猛子发火,要揍季虹,季虹哭着跑了出去,找到了红卫兵司令部,表决心要求加入红卫兵,张福生眼睛转了转。张福生是胡副官的儿子,父亲死后,他随母亲嫁给一个农民,改名换姓,成了红五类,并当上了司令。苏旺提着东西来看秦珍,被谷燕燕拦住,要检查,惹恼了苏旺。苏旺对秦珍说:秦珍姐,这女人疯了,我跟她一天都过不去了。

  • 季虹一门心思要加入红卫兵,而秦川却当起了逍遥派。与秦川一起的还有红亮和刘丽朵。刘丽朵爱慕秦川,季虹十分妒嫉,只要看到哥哥和刘丽朵在一起,就很生气,冷嘲热讽。谷燕燕要厉主任为其平反,厉主任说:这对你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杨义是我带来的人,他已经坐了牢,你就没一点错?谷燕燕不再吱声。季虹终于如愿以偿,入了红卫兵,并在司令部当上了勤务员。季虹哪里知道,她正在被张福生所利用。

  • 季虹内心的创伤是无法愈合的,她变得自闭,乖戾,甚至不近人情。过去有什么事还跟秦川说,现在连秦川她也不理。秦川带着妹妹去了下河湾,想在这里平抚季虹内心的创伤。在这个偏僻的山村,秦川想让季虹忘了那可怕的一幕。可那可怕的一幕犹如一个影子,如影随形,总是跟随着季虹,令她惊厥。 季虹被摔伤,失去了部分记忆。刚刚发生的事情被她忘了个一干二净。这样一来,她反而自在了,不纠结了。

  • 两个孩子从下河湾回来了,秦珍特意请了假。一切似乎都没发生过。季虹见到母亲,又恢复到原来那个可爱的小姑娘,让秦珍心里多少有了安慰。可这只是瞬间的,当季虹听到邻居说三道四时,记忆又一次恢复,对母亲的仇恨又一次卷起波澜。又一个浪潮席卷而来:1968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秦川和季虹都被这股浪潮激动起来。这是他们苦闷中的一条生路、一线光明,当动员大会开过后,兄妹俩都报了名。三猛子和秦珍想劝季虹留下,秦珍他们也要去干校,劝女儿不如跟她去干校,毕竟女儿还小。不料遭到女儿一顿抢白。

  • 秦川的决定惹恼了秦珍,可秦川有他的主张,有他的道理,他不想受父亲的庇护,想到广阔天地里闯一闯。秦川、刘丽朵和李红亮等知青,来到了下河湾,而季虹和另一拨知青到了内蒙的锡林郭楞草原。秦川享受了与其他知青不一样的待遇,被柳妈接到家里。在柳妈的眼里,秦川跟她的亲生儿子一样。有时候梦里梦到的,还是秦川。而现在来到下河湾的,是一个英俊的大小伙子,这让柳妈顿时觉得有了精神,日子有奔头。秦川本不想住在柳妈家的,而是想和其他人一起,住知青点。可柳妈不乐意,说什么也要儿子住在家里,这样她心里才踏实。而这时,郭良也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在教育部队当书记,成了秦珍他们学校的顶头上司。

  • 谷燕燕变着法地找秦珍麻烦,董勃阳看不惯。3年过去了。秦川和季虹在广阔天地里,一个当了农民,一个成了牧羊女。秦川和刘丽朵的爱情也成熟了,这天在地里割麦,刘丽朵的腿被镰刀划伤,秦川背起刘丽朵便去了公社卫生院。两颗年轻的心,也因此走得更近。季虹也成大姑娘了,她的一颗心在哥哥秦川身上。在季虹眼里,秦川才是最好的,而且,她从小就知道,秦川与她没有血缘关系。

  • 董勃阳把所有的事都揽了下来,不给别人抓住一点秦珍的口实。这个看似柔弱的男人,以他自己的方式保护秦珍。郭良来干校视察,正赶上这事。他知道不是秦珍干的,可谷燕燕和厉主任一唱一和,董勃阳也拿不出证据,郭良只是告诉秦珍,要挺住,这事会调查清楚的。秦川喝多了酒,刘丽朵和另一女知青去探望,却发现季虹深夜还在秦川的屋子。刘丽朵留下一封信,离开了下河湾。秦川疯了一样找刘丽朵,却再也找不到。他把一腔怨气发泄到季虹身上。季虹也觉得自己冤枉,哭着跑走了。秦珍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开除了公职。

  • 秦珍与三猛子复了婚,又住进了那个狭小又温暖的家。三猛子仍在厂里上着班,而秦珍却已没了工作,只好找一些杂活干。秦珍的窘迫,引起李婶的莫大同情。由她帮着牵线,秦珍接了为医院洗被单的活儿;给别人家看孩子的活儿:在商店门口看自行车的活儿。秦珍不愿意呆在家里,那将使她更加郁闷。谁也想不到,这个给别人洗被单、看孩子、看自行车的女人,过去曾是拉着小提琴的大小姐,曾是美丽清高的小学音乐教师。郭良来看望秦珍,告诉她,刘秀萍病了,病得很重。秦川疯了一般四处寻找刘丽朵,却连个影子都没找到。在古城墙下,秦川大哭一场,算是与自己的初恋告别。

  • 秦川写好两个纸团,结果季虹抓到了写有“走”的那个,季虹要看哥哥的那个,秦川早已撕碎扔掉,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对妹妹说:不许耍赖,这是老天爷决定的!季虹就这样回到城里,可去工厂报到的时候,人家说名额换了,有人顶了父亲的位子,让季虹去国棉厂当纺织工。而这时,刘秀萍去世了,郭良陷入悲痛之中。这个女人与他生活了几十年,有过错,更多的是亲人般的感情。谷燕燕想与苏旺复婚,苏旺告诉她,不可能了。他已谈了一个对象,正打算结婚,谷燕燕气愤不已。董勃阳从干校回来后,调离学校,去了区文化馆。季虹回家便去跟董勃阳学弹钢琴,董勃阳发现,季虹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 秦珍去了下河湾,在那里一呆就是五年。到了1977年,秦川在粮食仓库当装卸工,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这一年恢复高考,秦川跃跃欲试,可申主任的女儿申小娥看上了秦川,申主任便以此为条件,除非秦川答应与小娥好,否则不给盖章,不能报名。秦川也是犟性子,一听此话,说,又不是交易,不报就不报。郭良不愿意了,

  • 秦珍从下河湾回来,与郭良的关系变了,她常去郭良家,给郭良做点可口的饭菜。郭良也很兴奋,觉得老了老了,日子又回来了。谷燕燕十分妒嫉,背地里骂秦珍狐狸精。申小娥最终说通父亲,无条件让秦川报名考大学。季虹追董勃阳的事被秦珍知道,如五雷轰顶,邻居们更是一筐闲话。秦珍问董勃阳,董勃阳说根本不可能。季虹受了刺激,怨恨母亲,跑到董勃阳屋里求爱,被拒绝,季虹便跑到了井台上,要跳井自杀。

  • 季虹要去南方学习,要求董勃阳每天都要给她写信。董勃阳只好答应。 季虹走后不久,董勃阳便要调回上海。临行,秦珍很过意不去,送董勃阳。问他为什么那么做。董勃阳回答:秦珍,说三个字和救一条人命,你说那个重要?你说值不值?季虹回来了,看到董勃阳留下的信,割腕自杀未遂,被送往医院。秦珍的心在瑟瑟颤抖,自己的女儿,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幸亏有郭良,在秦珍身边安慰她。秦珍想用母亲唤醒季虹,季虹却冷眼相对。她与母亲之间的冰山并没有融化,母亲娘见面,季虹很冷漠,令秦珍十分伤心。

  • 秦珍动了隐恻之心,跟郭良求情,说谷燕燕也是一时糊涂。郭良说秦珍你太善良了,她整你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放你一马?非整死不可呢。谷燕燕的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这天秦珍与郭良正在吃饭,谷燕燕跑来郭良家大闹,骂得秦珍很不堪。被郭良厉声轰了出去。郭良向秦珍表白,他们两个经历了几十年风雨,应该走到一起了。几十年,他们将爱埋在心底,却从未熄灭。秦珍望着郭良,觉得岁月又回到了很久以后,那个拉琴的小姑娘媛媛,还有那个小八路郭良。就在这时,秦珍一阵晕眩昏倒,郭良赶紧将她送到医院。经检查,秦珍得了尿毒症,需要换肾。

  • 秦珍打了麻药,就在要失去知觉之前,大夫不小心拉开了帘子,秦珍突然看到,给她换肾的是女儿季虹。秦珍叫了声:不,不能让……,可是晚了,麻药已起作用,秦珍的意识渐渐淡漠。季虹的眼睛也汪着泪水,脸上却带着微笑。 季虹之所以那样做,是为了母亲。她怕母亲知道是她,会拒绝上手术台。其实,岁月流转,季虹早已原谅了母亲,只是不说出来。秦珍的手术成功了。用一生去爱你又回来了。她和郭良商量着结婚的事。为把家安在哪里还争吵,但心里却很温馨。而女儿和秦珍也冰释前嫌。秦珍感受着迟到的亲情,带着女儿去了三猛子墓前。听着女儿的哭诉和忏悔,心中五味杂阵。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