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婆婆遇上妈之欢喜冤家 6.3

率真可爱的女孩陈双燕与钻石男林一凡相恋,一凡各方面都符合陈妈的女婿标准,唯独二婚这一条犯了陈家大忌。而身为外科专家的林母压根儿看不上出身寒微的准儿媳,再加上精明强干的前儿媳杨芳芳不...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4 / 共44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林一凡从广东回来,跟陈双燕打电话,说晚上不能跟她一起过周末了,陈双燕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也很体谅男朋友。陈双燕回到家,很是无聊,正在这时,林一凡抱着一大束鲜花敲响了陈双燕家的门。陈双燕以为是自己的快递,没想到是林一凡,看着这么大的一个惊喜,陈双燕很是高兴。陈母做好了饭,但是女儿陈双燕还没有回来,焦急的陈母去寻陈双燕吃饭,没想到却看见一个陌生的男子在女儿家里,陈母悄悄的来到林一凡的背后,用电棍电晕了林一凡。陈双燕取快递回来后,见林一凡晕倒在地,急忙给母亲解释这是自己的男朋友。林一凡带着陈双燕和陈母一起去饭馆吃饭,陈母是一个节俭惯了的人,只点了3碗肉丝面!眼看饭还没有上来,陈母趁机打听林一凡的家庭情况,陈双燕暗中叮嘱林一凡不要说出自己是个离婚的人!吃完饭,林一凡又给陈父顺带少了一份饭,陈母对于林一凡的印象还不错。

  • 林一凡熬了汤亲自给陈母送到医院来,此时陈双燕的弟弟陈双龙也来到医院看望母亲,陈母对于林一凡的到来很是不高兴。陈母在病房很闷,想出来转转。但是走错地方,从骨科走到了肿瘤科,并且遇到了自己的同学张秋萍。陈母从护士那里得知张秋萍是骨科的权威主任,心里很难受。回到病房看见陈父对其一通乱骂。陈父听得莫名其妙,但又不敢顶嘴。原来陈母跟张秋萍当年都是学校的校花,两人谁也不服谁,眼瞅着当年的死对头当上了大医院的主任,陈母心里很不舒服。林一凡跟陈双燕接陈母出院,回到家的陈母留林一凡在家吃饭。林一凡跟陈母讲述自己的过往。陈母听了林一凡跟他前妻的过去,心里很同情林一凡,也不再那么执着地反对林一凡跟女儿在一起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林一凡从广东回来,跟陈双燕打电话,说晚上不能跟她一起过周末了,陈双燕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也很体谅男朋友。陈双燕回到家,很是无聊,正在这时,林一凡抱着一大束鲜花敲响了陈双燕家的门。陈双燕以为是自己的快递,没想到是林一凡,看着这么大的一个惊喜,陈双燕很是高兴。陈母做好了饭,但是女儿陈双燕还没有回来,焦急的陈母去寻陈双燕吃饭,没想到却看见一个陌生的男子在女儿家里,陈母悄悄的来到林一凡的背后,用电棍电晕了林一凡。陈双燕取快递回来后,见林一凡晕倒在地,急忙给母亲解释这是自己的男朋友。林一凡带着陈双燕和陈母一起去饭馆吃饭,陈母是一个节俭惯了的人,只点了3碗肉丝面!眼看饭还没有上来,陈母趁机打听林一凡的家庭情况,陈双燕暗中叮嘱林一凡不要说出自己是个离婚的人!吃完饭,林一凡又给陈父顺带少了一份饭,陈母对于林一凡的印象还不错。

  • 林一凡熬了汤亲自给陈母送到医院来,此时陈双燕的弟弟陈双龙也来到医院看望母亲,陈母对于林一凡的到来很是不高兴。陈母在病房很闷,想出来转转。但是走错地方,从骨科走到了肿瘤科,并且遇到了自己的同学张秋萍。陈母从护士那里得知张秋萍是骨科的权威主任,心里很难受。回到病房看见陈父对其一通乱骂。陈父听得莫名其妙,但又不敢顶嘴。原来陈母跟张秋萍当年都是学校的校花,两人谁也不服谁,眼瞅着当年的死对头当上了大医院的主任,陈母心里很不舒服。林一凡跟陈双燕接陈母出院,回到家的陈母留林一凡在家吃饭。林一凡跟陈母讲述自己的过往。陈母听了林一凡跟他前妻的过去,心里很同情林一凡,也不再那么执着地反对林一凡跟女儿在一起了。

  • 双燕、一凡双方父母见面,不料张秋萍直言双燕高攀一凡,李丽娟与她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面对双方家长的反对,一凡、双燕努力试图讨好对方父母。一凡设法取得李丽娟的谅解,可是双燕讨好不成却害得张秋萍被医院误解受贿。一凡负责招商项目,却发现对方代表竟然是前妻芳芳。欢迎宴上芳芳为一凡挡酒,并且送喝醉的一凡回家,在路上她接了双燕打给一凡的电话。

  • 林晓静是一凡的妹妹,她和双燕的弟弟双龙偶然结识。芳芳携女儿约见张秋萍,她坦白十分后悔离婚。晓静去学舞蹈,却发现舞蹈老师就是双龙。双龙开车载晓静回家却发生车祸,晓静的手机遗落在他的车上。张秋萍答应和双燕见面,双燕和一凡赴约却只见到芳芳和玲玲。芳芳不断给双燕难堪,双燕只能独自离席,而一凡则为女儿留了下来。

  • 一凡带着前妻和女儿去游乐场玩,芳芳委婉的说起女儿对他的依恋。当晚一凡去找双燕,双燕却不肯理会他。一凡回家和母亲大吵一架后,再度来到双燕家。一凡借助梯子爬到双燕的窗前,却一脚踩空从梯子上摔了下去。在医院的病床上,一凡拿出戒指向双燕求婚。张秋萍得知儿子摔伤,她更加不赞成一凡娶双燕。失踪的前男友俊峰忽然出现,他找上了双燕。

  • 因为张秋萍反对他的婚事,一凡离家另觅住处。一凡带着双燕来到单位参观,双燕得知他就住在办公室里。芳芳知晓一凡的所作所为后很是生气,便借机在公事上刁难一凡。一凡上门恳求李丽娟夫妻把双燕嫁给他,李丽娟不仅同意婚事更答应让他暂住到家里。李丽娟带一凡买菜,这一幕被张秋萍看到。一凡为了和芳芳保持距离,向主任提出要退出投资项目。

  • 杨芳芳因为一凡的事情借酒消愁,回家后杨爸爸问她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杨芳芳要父亲别管自己的事了,杨爸爸说自从她和一凡离婚后就没看她开心过。杨芳芳说自己听说一凡为了双燕都离家出走了,他变了太多,如果当初他但凡为了自己和他妈妈抗衡一点点,自己和他就不会走到那一步。陈家和林家两家第二次聚会,在包厢外面晓静和双龙又遇上了,双龙一个劲地找她报销修车费,但晓静理都没理他就和妈妈一起走了。陈妈妈跟一凡说如果今天他妈妈配合就两家一起把两人的婚事商量了。正说着林妈妈就来了,见陈妈妈坐了上席一副示威的样子转头就走,双燕一凡赶紧追了出来,双燕跟林妈妈说如果得不到她的同意她和一凡不会去领证的。然后陈妈妈也出来了表示愿意妥协,林妈妈这才又重新回了包厢。为了不卷进和矛盾晓静找了个借口先撤了,

  • 结婚那天陈妈妈做了新发型,她对于林妈妈的迟到和穿着黑衣服很不满意,而且林妈妈还没有和他们站在一起迎接客人,自己就那么上去了,更让陈妈妈气不打一处来。双燕正在化妆,突然峻峰就来了,双燕变得很不自在,峻峰却安慰她要她待会儿上台的时候别紧张,张俊峰留下大笔的礼金钱就悄悄离开了。在婚礼上晓静和双龙终于知道对方就是亲家了,双龙借机对晓静死缠烂打,晓静很不以为然。两人正聊着晓静妈妈给她介绍的阿伦就出现了,阿伦非得要和晓静合影,双龙便站出来维护她。阿伦自称是晓静的男朋友,晓静气得挽过双龙谎称双龙是自己的男朋友气走了阿伦。双燕对于玲玲和杨芳芳来自己婚礼很不满,本来陈妈妈的朋友都羡慕她找了这么个好女婿的,这会儿都私下议论纷纷,让陈妈妈脸上很挂不住。陈妈妈忍不住当场就发作了,尽管双燕一再阻拦,一凡还是冲上去找母亲算账。

  • 阿伦带着一伙人到双龙上班的地方挑事要他离晓静远点儿,双龙回击他是个孬种,两人就打起来了。双燕跟妈妈打电话问母亲怎么做家务,陈妈妈以为女儿被欺负了,嚷着要去帮女儿,被陈爸爸拦了下来。林妈妈一回家看见双燕在做家务,就把她做得不好的地方一一告诉她,比如不同的拖把擦不同的地方,边边角角要用抹布擦之类的,双燕只能返工重做。双龙和阿伦打架被抓到了警察局,警察给晓静打电话,晓静匆匆赶来,她扇了语气不善的阿伦一巴掌,就带着双龙走了。双燕做了葱爆羊肉,林母却告诉她自己家里是不吃羊肉的,正说着陈妈妈就来了,说双燕打电话说没大葱,自己来送大葱。看见女儿在做事,陈妈妈质问林妈妈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女儿结婚第一天就在家做事,林母却要双燕自己告诉陈妈妈是她自己要做的还是别人要她做的。双燕赶紧把母亲拉到一边要她不要和婆婆吵架,本来她还想去厨房帮忙却被一凡推了出去。

  • 林母很高兴,玲玲说要和奶奶玩捉迷藏,结果跑的时候和双燕撞在一起了,她便大哭起来,双燕一个劲地解释说自己不是故意的。这时一凡回来了,他看到妻子那么委屈,便问母亲芳芳什么时候接孩子回去,结果林母发了很大的火,还把火气往正在晒衣服的双燕身上发。双燕的妈妈给双燕送来了治胃病的药,一凡妈妈去医院了要双燕在家里带玲玲。双燕要去泰国度蜜月,要收拾东西,就随手把药丢在床上。晚上吃饭的时候,玲玲吵着自己也要跟着爸爸去度蜜月,一凡说她不能去,玲玲便生气地指着双燕说为什么她可以去,林母小声斥责了她。一凡和双燕准备去度蜜月在路上正在幻想度蜜月怎么开心的时候,突然林母打电话过来说玲玲急性肠胃炎住院了,两人赶紧去医院看孩子。芳芳也回来了,她和林母一起指责双燕没有带好孩子,让孩子自己偷偷吃了八个冰淇淋,双燕被骂了心里很内疚。

  • 一凡一再暗示,芳芳就要带着孩子走。林母不答应,芳芳在林母面前上演苦肉计以退为进,一凡一再强调芳芳住在这儿不合适。芳芳便提出自己走,让孩子留在这里,但是玲玲却不让芳芳走还哭了,急得林母把一凡骂了一顿,把芳芳母女留下了。双燕被气得回了娘家,晚上她和一凡虽在两地,但都睡不着,心里有事儿。一凡在饭局上喝多了,回家吐了一地,杨芳芳和林母忙着收拾和照顾他。双燕给一凡打电话,杨芳芳不仅把电话给挂了还关机了。陈妈妈给双燕分析,杨芳芳这时诚心给她添堵,就巴不得她和一凡吵架。听了这话双燕马上就换了衣服往家赶。双燕回到家,要芳芳赶紧去休息,自己来照顾一凡,芳芳气得转身就进房间了。早上两人和好了当着芳芳的面大秀恩爱,芳芳更加不舒服了。

  • 双燕气得哭了,她跟一凡诉苦,一凡就带着她出去吃夜宵。两人在外面狂吃螃蟹还喝酒,喝醉了两人才回来。喝醉了的双燕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她问杨芳芳为什么还不走,这时孩子醒了,林母去哄孩子,要杨芳芳帮她醒酒,杨芳芳直接把水泼她脸上了。第二天一早,双燕酒醒了,给林母道歉,但是林母却不原谅她。芳芳是打定主意要拆散一凡和双燕了,她跟自己爸爸讲了,还说要请林母吃饭。

  • 在看表演的时候,一凡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一凡说自己很累想回家休息,双燕就追了出去。结果两人又因为杨芳芳的事情吵了起来。演出结束后,双龙满怀期待地跑过去问林母和晓静自己的表演怎么样,林母却说有点二,晓静更是直接拖着妈妈就回家了。双燕一个人特别失落地走在路上,张俊峰出现了,他说双龙也给了他票,还说要带着她去像以前一样减压。陈母向晓静问起一凡和双燕的事情,晓静却说一个巴掌拍不响,陈母听她语气在指责自己女儿,两人就吵了起来。双龙赶紧把自己妈妈塞上出租车,又劝晓静,两人正闹着,双龙还拖着晓静去吃东西,正好被一直暗恋他的双燕的闺蜜看见了,她气得把本来要送给双龙的花给扔地上了。双燕很晚了都没有回家,一凡在家里很担心终于忍不住打了双燕的电话,结果双燕在唱歌根本没听见,张俊峰看见了但是没有告诉双燕。

  • 一凡回家后跟母亲说自己肚子饿了,要母亲赶紧给自己下一碗面吃,林母直觉出了事情。在餐桌上,林母听了前因后果,觉得双燕的举动害得一凡丢了面子在公司没办法抬头做人。双燕便和林母争执了起来,林母还含沙射影地说双燕是小市民,大家闹得不欢而散。第二天双燕失落地一个人打扫卫生,张俊峰打了电话过来问她好些了没有,双燕撒谎说自己好多了。为了挽回自己的婚姻,不给芳芳可趁之机,她特意跑到一凡的公司接他下班。在回家的路上,一凡向双燕道歉说有时候自己没有顾忌到她的感受,双燕说自己也做得不对,不该在他工作的地方大吵大闹,两人相互理解,关系有所缓和。双龙以访谈为借口天天缠着晓静,还拖着晓静去看唱歌比赛,结果他自己上台了,还赢了一台手机给晓静。晓静在台下特别不好意思,两人又一路闹着回去。

  • 双燕想要扩大网店,回娘家跟母亲提起这件事情,结果母亲要她从林一凡那里把经济大权拿过来,还要她找林一凡拿钱扩大网店。双燕在家接到一个两千套衣服的大单她开心地大叫被婆婆听见了,婆婆还是对她的工作不是很理解,觉得她的工作不靠谱还累,双燕跟婆婆解释说自己的工作其实不比白领挣得少。婆婆走后,双燕一直强颜欢笑的脸才放了下来。闺蜜跟双燕打电话说厂家要求她们付完十二万的全款,不然就不能保证给她们稳定供货,双燕手头没有那么多钱,她想了想提议跟丈夫借。晚上,双燕委婉地跟一凡提出这个事情,一凡问她缺多少钱,双燕说还差六万,一凡一口答应了她,说一个电话就能搞定,双燕很开心。夫妻俩正说着悄悄话,一凡妈妈进来了要一凡出去说自己有话跟他说。林妈妈说芳芳来电话了要跟玲玲买个学区房,她经济有点困难,还说自己已经答应她要帮她了。

  • 晓静跟双龙抱怨那个家自己是一天都呆不下去了。双龙想要跟她分析一下,晓静却说这事自己不管,要双龙也别跟着瞎掺和。双龙感叹说要是以后他俩结了婚是不是也这样,晓静说自己结了婚婆婆老公都得听自己的。双龙问到最近她都住在闺蜜家,便邀请她住到自己租的地方去。晓静问他这合适吗?两人都变得特别尴尬,但是最后晓静还是住了过来。在玲玲的童言无忌中双燕终于知道婆家背着自己给玲玲买房子的事情,她哭着问一凡说是不是他们都觉得自己比不上杨芳芳。一凡求她原谅,双燕哭着打车走了。双龙给晓静做饭吃,晓静对他刮目相看,这时陈妈妈来看儿子,一敲门把两人吓得半死,晓静赶紧躲了起来。陈妈妈进来后,跟儿子抱怨起双燕被林一凡妈妈欺负的事情,说着说着就骂起一凡妈妈来了,还想要双龙和自己一起去给她撑腰。

  • 晓静一听母亲身体不适赶紧打了车过来,一到医院晓静就明白自己又中了母亲的圈套。晓静想撤,但是无奈母亲太凶猛她只能上了天凯的车。在车上天凯努力地寻找着两人的共同话题,本来晓静挺反感他的,但是一番交往下来,晓静觉得他还不错。双燕给林母买了个按摩器,还跟林母道歉,一家人总算在面子上又恢复平和了。一凡周末想要陪双燕去进货,林母却觉得他分不清主次,然后母子俩又就双燕的工作争执了起来。林母觉得陪领导对一凡的前途更有帮助,但是一凡却觉得陪妻子更重要。晓静和天凯出去看电影,两人相处得还挺融洽。双燕的闺蜜也对双龙出击了,双龙答应带她去看电影。天凯跟晓静表白说自己很喜欢她,希望她做自己的女朋友,却刚好被双龙看见了,而晓静也刚好看到双龙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便赌气答应了天凯。芳芳故意告诉一凡自己要和别的人相亲。这次芳芳相亲的对象是自己小时候认识的童哥哥,两人谈来谈去,这次芳芳并没有那么反感了。

  • 饭桌上的气氛如战场,众人最终不欢而散。晓静去医院做检查,惊知自己怀孕。冷静后的晓静让双燕陪自己去医院将孩子打掉,但她没有告诉双燕孩子的父亲是谁。晓静约天凯见面提分手之事,在天凯的追问下,晓静道出怀孕之事。天凯猜到孩子的父亲是双龙,他含怒去找双龙,此时双龙方知晓静怀了自己的孩子。双龙当众向晓静求婚,这时秋萍方知女儿怀孕之事,一场战争即将爆发。

  • 双龙接到各种糟糕的面试,他自信心受挫,这时俊峰打来电话为其提供了一份工作。晓静跟母坦白自己想要把孩子生下来,秋萍转而责备双燕帮着双龙来坑自己家人。玲玲过生日,一凡和芳芳带玲玲去游乐场玩。芳芳缠着一凡喝酒,继而一凡喝醉,芳芳将一凡放到自己床上。双燕得知一凡醉酒,她赶到芳芳家,眼前的一幕让她顿感无助。双燕回家告诉母亲自己要和一凡离婚,丽娟赶紧劝慰。

  • 林一凡回家后问母亲自己去杨芳芳家是不是她告诉双燕的,林母却觉得他大惊小怪,林一凡问妈妈是不是双燕和他离婚了她就高兴了。林母听了哈哈大笑,觉得双燕提出和一凡离婚是脑子进了水,根本不可能,因为双燕就是来攀高枝的。说着说着林母又扯出了晓静和双龙的事情,一凡觉得母亲看不起陈家很过分。林母说一凡当初要去双燕是他自己决定的,现在要离婚他的面子往哪儿搁。一凡觉得母亲不可理喻,就进房了。一凡一直跟双燕打电话,但是双燕手机关机了不接。一凡便往丈母娘家打电话,说双燕不接电话,自己想要跟双燕解释自己真的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情,陈妈妈气在头上把他的电话挂了。晓静回家,林母在等她,林母说自己见了天凯了,天凯好像还没有死心。晓静要母亲直接帮自己回绝他,林母要她把孩子打掉,晓静却坚持自己把孩子生下来。林母明确告诉晓静如果她敢跟双龙一起过日子自己就一头撞死。

  • 陈母要一凡跟双燕约法三章,双燕说自己想静一静,陈父陈母就出去了。陈母要陈父打电话把一凡约出来,自己把双燕也喊出去,让两人单独见个面。双燕去见杨芳芳,杨芳芳说自己听一凡说他们俩人要离婚,双燕说她觉得杨芳芳没有那么大的能耐。杨芳芳含糊地解释那天的事情,还问双燕说她真的不生气吗?双燕说自己相信一凡的酒品,还说自己虽然理解她,但是她也要适可而止,如果以后有什么是她和一凡能帮得上忙的,她会做到的。说完她就走了。陈父和一凡见面,问一凡想怎么办。一凡说自己不想离婚,还问陈父自己现在怎么办。陈父把陈母提出的那些条件一条一条地念给一凡听,一凡表示自己答应。陈父说自己觉得一凡的妈妈太不通情理,一凡说不管再怎么样那都是自己的母亲。陈父对一凡的表现很满意,这时陈母带着双燕也来了,双燕一看到一凡转身就走了。

  • 一凡告诉双燕刚刚双龙去看自己的妈妈了,双燕说以前自己觉得弟弟挺不靠谱的,但是这一次他好像是真心的,还说如果不接受双龙自己就消失。一凡说双龙配不上自己的妹妹,双燕说他不了解双龙凭什么那么说他,还隐射他道貌岸然,不愿意搭理他。双燕说在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不在,一凡抱紧了她说以后会保护好她,两人终于和好了。双龙不死心,跑到晓静家帮她家搞大扫除,结果把腰给闪了。晓静帮双龙贴药膏,正好被回来的林母看见了,林母却想歪了。晚上晓静给母亲送双龙炖的汤,林母问她不会为了这么个男人连妈都不要了。晓静却说是她先放弃她的,母女俩又吵了起来,不欢而散。陈母得知双龙倒贴在家里等着双龙,双龙回家撒谎说自己喝了几杯就回来晚了,陈妈妈要打他结果双龙躲的时候腰伤加重,陈爸爸赶紧出来协调拉住了陈妈妈。陈母要双燕办完出院手术后回娘家,还说张秋萍不道歉就不回去。

  • 双燕和一凡回到林家,一凡忙着去整理文件,林母要双燕别拖着一凡有空没空往娘家跑,这样不仅对孩子不好而且还影响一凡的工作。林母还说要双燕的妈妈说话声音小点大嗓门对孩子不好,双燕就说虽然林母平时说话慢条斯理但是却总能把人噎死。双燕还说她今天对自己弟弟做的事情太过分了,她从没看双龙这么难过过。晓静刚好听到了,她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晓静寄了个快递,原来她把户口本寄给双龙了,还说不管自己妈妈说了什么请他都不要放弃自己和孩子,如果他实在接受不了就把户口本再给寄回来。双龙拿着户口本在晓静上班的地方等晓静,他说自己把自己的那一份都带来了,自己想通了要和晓静去登记,晓静就把他带到批发市场买了假的钻戒。晚上双龙来到林家,林母不愿意搭理他。双龙跟林母讲自己只要五分钟的时间,林母就给了他这个机会。

  • 双燕把两家人约到了酒店里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林母把改口费给了双龙,陈母却说自己没准备。双燕赶紧从包里把红包拿出来给晓静,说要妈妈别开玩笑,一大早就给了自己的。晓静一到陈家觉得哪儿哪儿都不习惯,连空气里都有一股怪味,原来是陈妈的泡菜坛子散发出味道。晓静要双龙把这些都统统处理了。陈妈也看不惯晓静那么多的衣服鞋子,讽刺晓静带来那么大的包,还以为是扛了两包水泥。

  • 晓静拉着双龙去超市买东西,全部都按照自己原来习惯的方式消费,去一趟超市就花掉一两千,双龙钱包空空只有向双燕求助借钱。陈妈看着双龙整日忙进忙出,连妈的正脸都没仔细瞧过,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到双燕的网店仓库里边帮双燕忙边诉苦。一凡到仓库给双燕送来好吃的,三个人正乐呵呵的享受美食时,杨芳芳打来电话,一凡表情尴尬,双燕示意一凡接电话,得知是玲玲要去海洋馆时,双燕爽快的答应了。一凡为双燕的大度感激不已,双燕却自有打算。

  • 杨芳芳带着玲玲在海洋馆前等一凡,没想到一凡和双燕一起来了。双燕自豪的告诉杨芳芳自己怀孕了,杨芳芳非常失落。两个女人都抢着要带玲玲去海洋馆,一凡不胜其烦,说他一个人带玲玲去就行,让杨芳芳和双燕都回去。晓静夜里心满意足的吃到了大包子,可第二天一大早浑身起了大包,林母得知消息后火速赶往陈家。她认为晓静得皮炎的原因很可能是陈家的环境不卫生和饮食不健康有关系。

  • 双燕的自尊心也受到了伤害,可回到家,一凡却偏偏说起陈妈和晓静的事,惹得双燕更加气急攻心,跟一凡大声地争执了起来,把林母都给惊动了,跑上楼劝架,双燕也顺带着把林母给骂了,为了不再动了双燕的胎气。林母这回选择了当忍者神龟,一句话不说等双燕全部发泄完了,连一凡按耐不住要跟双燕顶嘴,都被林母制止住了。双燕和一凡打起了冷战。

  • 晓静听到双龙在门外和女人搭讪的声音,女人还邀请双龙去她家,气得猛的拉开了门,谁知是双龙在演双簧,趁机钻回了屋。双龙又是送花又是请吃大餐,终于得到了晓静的原谅。双龙借口要帮姐姐进货跑到双燕网店内躲清闲,撞见了丁蕾正和双燕忙着上新拍照。丁蕾请双龙做模特穿套亲子装,双龙当即脱衣换装,把拍好的照片发到朋友圈。晓静循着微信上显示的地址到网店来了,一看自己的老公和前女友在一起,迅速展开丰富的想象力,认为双龙背叛了她。

  • 晓静怀孕后完全跟变了个人似的,又懒又馋,在陈家支使人支使习惯了,回到林家也继续女王的毛病,让一凡和林母都快受不住了。林母竟然开始希望晓静早点回陈家去。陈妈给林母打了电话,两人一拍即合都打算借产检的机会与儿媳妇见面。检查当天,两家人在医院碰面了,双燕见到一凡还想躲闪,可当两人共同看到了影象中的孩子,都激动万分,一凡希望以后为了孩子就别再吵了,双燕觉得吵架是一凡引起来的,他的话好象是要把责任推到她身上,一凡也没想再做解释,两人又冷起了脸。双龙腆着脸帮晓静又是拎包又是交费,没想到受到了小护士的特别优待,带他去人少的快速交费窗口,又惹来晓静的嫉妒生气。眼看着俩老太太的如意算盘就要落空,林母和陈妈两人心领神会地互看了一眼,开始争了起来,貌似唇枪舌剑一番,实则是转移孩子们的注意力,最终达成停火协议,两个媳妇又都回到了各自家中。

  • 陈妈趁着晓静上班之时,把各种乱七八糟的零食、化妆品以及所有可能危及怀孕的东西都统统处理掉了。晓静瞬间爆发,大呼完全没了自由。陈妈振振有词都是为了晓静好,两人又爆吵了一架,晓静这次坚决要跟双龙一起搬出去住。陈妈跳脚反对,双龙左右为难,真要搬出去住,光房租就得把他的工资全豁进去还不够,还得得罪自己的爸妈,可媳妇这边也已经把他赶到地板上睡。双龙决定说服陈妈给他们买房子,买了房子能让林家人另眼相看,说不定还能刺激林母也给双燕买一套,双龙的这些话句句说到了陈妈的心坎上。陈妈和陈父两人开始商议着拿出全家的积蓄为儿子买房

  • 双燕质问一凡是否真去加班了,一凡理直气壮地说出他是没加班,去医院探望杨父了,就因为双燕总不相信他所以才骗她,林母还话里有话指责双燕对玲玲不上心,双燕委屈地落下眼泪。陈妈碰上了一个在中介门口转悠的人,说现在这些黑中介费买房卖房两头收钱,太不值了,他打算把家里的二手房子急售出去,可又不想通过中介,这想法和陈妈一拍即合。陈妈手头的钱不够,她求房主再宽限些日子,想办法四处筹钱。双燕的钱都投入到网店中去了,邻居朋友一听要借钱都哭穷,陈妈决定放弃买房。

  • 陈妈帮老主顾买的那张随机的彩票竟然中了一百万,陈妈觉得是自己帮老主顾选的号码,当时买彩票时雇主口头承诺过给她一半,自己也是有一份功劳的,陈妈做出决定擅自领回了奖金。经过中介所时再次遇到了上次没能交易成的房主,他正准备带人去看房,陈妈拉住了他说房子我要了。陈妈破天慌地请晓静双龙还有陈父下馆子吃饭,兴高采烈地拿出了购房合同在陈父和孩子们面前显摆炫耀,大家面对着喜从天降的房子吃惊不已。看新房那天,陈妈一通显摆。

  • 李大妈的儿子白胖来找陈妈,要求把中奖分钱的过程写下来,陈妈还真写了。白胖把字条揣进了自己兜里翻脸不认人,要求三天之内必须还钱,字条上明明白白写着陈妈是帮他妈代买的,从法律上说,她根本没权利分这笔钱。陈妈无路可退,急得在家上蹿下跳,面前只剩下退房一条路。晓静天天做着新房的规划,准备装修时又有人带着装修队来看房,而且也是签了买房合同的。陈妈这才知道卖家趁着没办产权过户,竟然一房两卖。两家混战中晓静腹痛倒地被送进医院,幸亏救治及时才没有出大问题。医院里晓静躺在病床上,眼泪汪汪不搭理前来道歉的双龙。

  • 陈妈因为想到海边走走,迷迷糊糊中走错了路,幸亏一凡卖力寻找把陈妈带回了家。陈家人开始为了还款四处想办法。无计可施之下,陈父都想到了把老房子卖掉这最后一着,陈妈无论如何不同意,她知道陈父多年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双燕几次三番上门恳请老主顾再宽限些日子,却吃了闭门羹。晓静出院,双燕开导晓静保胎最重要,陈妈是好心办错事。陈家全家都来诚恳地接晓静回家,陈妈更是万分小心,生怕再得罪了晓静。双龙向领导要求提前支付半年的工资遭到拒绝。晓静把陈家上下都为了钱的事苦恼万分,陈妈马上就要吃官司的事,告诉给了林母。林母主动提出借钱给陈妈,晓静惊喜不已,盛赞林母宽宏大量。

  • 林一凡跟陈双燕坐车回家,双燕跟一凡说出了张俊峰替她母亲还了40万,但是却把来送钱的林母赶走了,林一凡认为陈母是故意的,她宁可要张俊峰的钱,也不要他妈妈的钱,更是认为张俊峰还在惦记着陈双燕,两人闹得很是不愉快。林一凡接到杨芳芳的电话,让他把玲玲接回去。林一凡把玲玲接回家,问母亲今天是不是去陈家了,林母说自己是给他们送钱去了,但是被误解给赶了出来,自己也不算解释,越描越黑。陈双燕很晚都没有回来,林一凡给陈双燕打电话,陈双燕正在生气不想接电话,丁蕾替双燕接了电话,让林一凡放心,双燕跟自己在一起。陈双燕跟丁蕾抱怨林一凡很是不争气,每次自己受了委屈,都不站出来护着自己,丁蕾跟双燕开玩笑,当初要是选择张俊峰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事,而且丁蕾更是认为这次张俊峰回来变帅了,既有钱又有风度。

  • 陈妈到医院给林母送饭道歉吃了个闭门羹,晓静搬家时两人见面了,陈妈写欠条给林母,表示借她的钱她会尽快还的。林母一副满不在乎的清高劲儿,陈妈听着林母冷嘲热讽,忍气吞声了一回。陈妈能想到的挣钱途径就是做小时工,没想到是上岗的第一个家庭竟然是林母的一个同事,很快林母的亲家做钟点工的事,就传遍了林母的医院科室,传到了林母的耳里,她简直不敢相信陈妈做出这样的事情。

  • 双龙假装成客户冲到家政公司,投诉丽娟有传染病,要求家政公司把丽娟给开了。与此同时,秋萍也让同事解雇丽娟。秋萍邀请丽娟到家吃饭,阴差阳错下丽娟到林家做钟点工。双龙得知母亲到岳母家做钟点工,一进门见到丽娟跪着擦地,双龙顿时火冒三丈,指责一凡和双燕怎么能如此对待母亲。医院传来杨父病危的消息,杨父临终把芳芳和玲玲托付给一凡,一凡承诺会好好照顾。

  • 双龙回到家对于母亲到林家做小时工一事还耿耿于怀,晓静知道了却乐不可支,双龙气急,两人发生激烈争吵。杨父去世,芳芳忙着和一凡处理杨父的后事。丽娟继续到林家做工,看到芳芳将玲玲送过来,丽娟警告一凡不要跟芳芳还有什么扯不清的事情。因为玲玲的一些话语,让丽娟与秋萍再次争吵。双燕让丽娟不要管家里的事,丽娟离开不慎摔了一跤被送进医院。

  • 安葬完杨父,一凡和芳芳就玲玲的言语问题发生争执。林母临时有事外出,双燕提出照顾玲玲。玲玲要吃饺子,双燕带她去买肉,可就在买东西时,玲玲突然失踪。芳芳发疯般地扑向双燕,要她把玲玲还回来,双燕自责离家去寻找玲玲。双燕推断出玲玲可能去了医院,她匆忙赶到医院寻找。双燕在医院找到玲玲,玲玲看到双燕拔腿跑就跑,一辆车开了过来,双燕为救玲玲摔倒导致流产。

  • 一凡也痛心地说到自己以为能够给双燕幸福,也能把林玲照顾得很好,可如今他发现自己无能为力,当他看到双燕现在的样子,他都感到心如刀割。双燕希望与一凡好聚好散。陈妈看着双燕和一凡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双龙和晓静去超市买东西,双龙要给双燕买些营养品补补身体,什么都挑最贵的买,晓静嘀咕了几句双龙就发火。结账的时候两人连着掏了十几张卡都余额不足,后面排的队伍老长,怨声载道,双龙和其他人吵了起来,晓静觉得很丢脸,两个人当场吵翻,双龙去找张俊峰喝酒,晓静打电话叫他回家也不回,晓静气得回了娘家。张俊峰把喝醉的双龙送回陈家,双龙嚷嚷着要离婚,陈妈看一双儿女都成了这个样子,气得直上火。

  • 林家也是一双儿女都要离婚,林母看着就心烦意乱,她警告晓静不许离婚,要离婚就永远别回来。双燕约一凡见面,把离婚协议书递给了他,一凡无论如何不肯签字。陈妈和林母通电话,两人商量着要如何来保卫儿女的婚姻,定下第一计苦肉计。陈妈正准备按计划实施时,张俊峰把陈妈接到了一处豪宅,佣人们对陈妈毕恭毕敬。张俊峰说这里是他为双燕准备的房子,还包括了陈父陈母的房间。陈妈觉得像做梦一样,虽然十分垂涎,但她还是得撮合女儿的婚姻。

  • 在过去他们常来的饭店里,张俊峰拿出一条丝巾,那是高中时双燕为张俊峰包扎伤口留下的,张俊峰还一直好好的珍藏着,回忆起往事,双燕也开心了许多,就在这时,陈父打来电话说陈妈住院,双燕急忙赶去医院。医生要家属给患者创造良好的心情,双燕本来都要一凡配合说他们俩不离婚了,谁知一凡在与双燕一番长谈后觉得双燕跟自己在一起确实不幸福,反而坚持要离婚。陈妈着急漏出马脚,第一计失败。

  • 林母到酒店来见杨芳芳,表示虽然现在俩人做不成婆媳,但是在林母心目当中芳芳永远是她的女儿。杨芳芳十分感动,也尽量的释然了,最后是童总送杨芳芳上了飞机。张俊峰请双燕吃饭,劝说双燕放弃预定的沙漠探险之旅,跟他去另外一个地方,双燕说去不了,丁蕾泄露是因为一凡得了肺炎,而林母离家出走了,所以双燕要照顾一凡无法脱身。张俊峰觉得事情有点蹊跷,请人调查后把林母藏身的地址发到了双燕手机。双燕按图索骥果然找到了林母。双燕觉得自己被人耍得团团转,收拾东西就要离家出走,陈妈叫苦不迭。

  • 一凡在工地视察基建情况,一阵风吹跑了一凡包里的文件,那是双燕拟好的离婚协议书,为了追回文件,一凡被掉下的钢梁砸中,生命垂危。双燕在民政局久等一凡不来,最后还是天凯打电话告诉她一凡被送到医院抢救了。医生诊断一凡是外创导致的颅内出血昏迷,如果在72小时内不能苏醒的话就有成为植物人的危险,最好是跟他感情亲近的人多跟他说说话,不断的交谈,刺激他苏醒。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