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省港大营救 电视剧 热度 1521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广东卫视

类型:战争 / 谍战 / 军旅 / 悬疑

导演: 李惠民 张广峰

简介: 1941年12月香港沦陷前后,掩护身份为知名马经作者,真实身份其实是潜伏香港、代号“石头鱼”的中共秘密特工——叶家桐临危受命,配合上级领导张明慎坚守香港,营救数百爱国文化精英和民主人士撤离香港。叶家桐曾经的...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5/共35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一日,日本司令部通讯参谋少佐板杉久之助受命送达一份绝密文件前往广州,他带着副官在中国台北松山机场紧急征用了一架民用飞机“上海号”,却遇到极端恶劣天气,飞机坠毁于华南地区大鹏湾附近。日第二十三军在狮朝洞发现了飞机残骸,日军司令部总司令畑俊六命令搜寻部队撤出以免引起我方注意,派出在香港准备执行T任务的川西特遣组,组长川栖直子带领特遣组由水下迅速潜入离失事地点最近的沙头角海域,进入坪山墟一带。叶家桐赶到狮朝洞,板杉与副官竟幸免于难,副官与叶家桐缠斗掩护板杉逃走,板杉扔掉空置的公文包,撕碎文件塞进嘴里,慌乱中将来不及吞咽的碎纸埋起来。飞机空投下炸弹,副官被炸死,叶家桐迅速撤离发现了板杉的血迹沿路追踪,挖出了他埋在土堆里的碎片。特遣组也进入此处,未能跟上动作迅捷的叶家桐,却找到了空置的公文包,在居高临下的地方看见前来捡便宜的国军杀死了板杉。在德铺道49号,与舞女约会的威廉虽反应敏捷,却未能逃过川栖直子浸染了高浓度麻药的竹箭。

  • 威廉在药物的作用下痛苦不堪,交出了藏在保险柜的酒徒防线火力配备图。杰西卡前来寻找威廉,虽未进来,动静还是惊动了川栖直子,她到窗前察看时,忍受不了痛苦差点要交代战略物资下落的威廉咬舌自尽。汪伪南京政府文化稽查处处长薛英提告诉川栖直子,要想知道战略物资的下落,可以从杰西卡那里打探。在维多利亚夜总会,叶家桐利用赌马内幕从警长亨利那里知道了竹箭箭尾的樱花造型,推断此人应该是曾与自己交过手的日本特工。他在这里遇到了老同学薛英提,薛英曾经混迹国共两党,说自己在南洋经商,现在准备在出版业做些事情。两人互不信任,却虚与委蛇。陈澈面见香港驻军司令马尔特比,日本小股部队已经向边境渗透,担心他们不宣而战,突然袭击,马尔特比命令空军做好准备。著名的抗日积极分子余梦斜先生被暗示,薛英提在自己的名单上划去了他的名字。叶家桐无意中知道英国户籍官史密斯在维多利亚出手阔绰,花费都由薛英提出,他出现在如此敏感的时间地点,身上一定有重大的秘密,叶家桐决定利用薛英提想结识香港名流的事情摸清他的底细,将他介绍进了雅颂会。

  • 叶家桐在妓院粉头那里证实那个叫郭三毛的混混跟着的薛先生是南京汪伪政府的人。心生误会的格芦(蔓仪)伤心的走在街上,想起和叶家桐在一起的甜蜜时光,二人甚至已经谈及婚事,失魂落魄的她差点被汽车撞上,薛英提飞扑上去救了她,格芦无心交谈,道谢后离开,而薛英提收罗的混混向他报告已经打听到文化名人的住址。吴黑仔观察到日军三十八师团一直在深圳河以北军演,这天返回营地的卡车却全部都是空的。张明慎收到情报,分析日军已经在深圳河岸集结,日军进攻香港的时间可能不会超过四十八小时,叶家桐分析,薛英提此时到港应是汪伪政府需要借这些名人在香港沦陷后提高声誉,可以日军计划提供给国民政府和港英当局,三方合作。中共负责人靳哲找到陈澈详谈,陈澈也早就察觉英国人从来没有将香港当成重点,日军野心不小,命令属下疏散所有的现职文职人员,并且针对日军占领香港后的潜伏拟出计划。张明慎认为香港陷落后叶家桐的秘密身份会变得更加珍贵,让他回避组织会议。薛英提告诉川栖直子,他已经处理好威廉的尸体,川栖直子要薛英提活捉杰西卡。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一日,日本司令部通讯参谋少佐板杉久之助受命送达一份绝密文件前往广州,他带着副官在中国台北松山机场紧急征用了一架民用飞机“上海号”,却遇到极端恶劣天气,飞机坠毁于华南地区大鹏湾附近。日第二十三军在狮朝洞发现了飞机残骸,日军司令部总司令畑俊六命令搜寻部队撤出以免引起我方注意,派出在香港准备执行T任务的川西特遣组,组长川栖直子带领特遣组由水下迅速潜入离失事地点最近的沙头角海域,进入坪山墟一带。叶家桐赶到狮朝洞,板杉与副官竟幸免于难,副官与叶家桐缠斗掩护板杉逃走,板杉扔掉空置的公文包,撕碎文件塞进嘴里,慌乱中将来不及吞咽的碎纸埋起来。飞机空投下炸弹,副官被炸死,叶家桐迅速撤离发现了板杉的血迹沿路追踪,挖出了他埋在土堆里的碎片。特遣组也进入此处,未能跟上动作迅捷的叶家桐,却找到了空置的公文包,在居高临下的地方看见前来捡便宜的国军杀死了板杉。在德铺道49号,与舞女约会的威廉虽反应敏捷,却未能逃过川栖直子浸染了高浓度麻药的竹箭。

  • 威廉在药物的作用下痛苦不堪,交出了藏在保险柜的酒徒防线火力配备图。杰西卡前来寻找威廉,虽未进来,动静还是惊动了川栖直子,她到窗前察看时,忍受不了痛苦差点要交代战略物资下落的威廉咬舌自尽。汪伪南京政府文化稽查处处长薛英提告诉川栖直子,要想知道战略物资的下落,可以从杰西卡那里打探。在维多利亚夜总会,叶家桐利用赌马内幕从警长亨利那里知道了竹箭箭尾的樱花造型,推断此人应该是曾与自己交过手的日本特工。他在这里遇到了老同学薛英提,薛英曾经混迹国共两党,说自己在南洋经商,现在准备在出版业做些事情。两人互不信任,却虚与委蛇。陈澈面见香港驻军司令马尔特比,日本小股部队已经向边境渗透,担心他们不宣而战,突然袭击,马尔特比命令空军做好准备。著名的抗日积极分子余梦斜先生被暗示,薛英提在自己的名单上划去了他的名字。叶家桐无意中知道英国户籍官史密斯在维多利亚出手阔绰,花费都由薛英提出,他出现在如此敏感的时间地点,身上一定有重大的秘密,叶家桐决定利用薛英提想结识香港名流的事情摸清他的底细,将他介绍进了雅颂会。

  • 叶家桐在妓院粉头那里证实那个叫郭三毛的混混跟着的薛先生是南京汪伪政府的人。心生误会的格芦(蔓仪)伤心的走在街上,想起和叶家桐在一起的甜蜜时光,二人甚至已经谈及婚事,失魂落魄的她差点被汽车撞上,薛英提飞扑上去救了她,格芦无心交谈,道谢后离开,而薛英提收罗的混混向他报告已经打听到文化名人的住址。吴黑仔观察到日军三十八师团一直在深圳河以北军演,这天返回营地的卡车却全部都是空的。张明慎收到情报,分析日军已经在深圳河岸集结,日军进攻香港的时间可能不会超过四十八小时,叶家桐分析,薛英提此时到港应是汪伪政府需要借这些名人在香港沦陷后提高声誉,可以日军计划提供给国民政府和港英当局,三方合作。中共负责人靳哲找到陈澈详谈,陈澈也早就察觉英国人从来没有将香港当成重点,日军野心不小,命令属下疏散所有的现职文职人员,并且针对日军占领香港后的潜伏拟出计划。张明慎认为香港陷落后叶家桐的秘密身份会变得更加珍贵,让他回避组织会议。薛英提告诉川栖直子,他已经处理好威廉的尸体,川栖直子要薛英提活捉杰西卡。

  • 此时日军第二舰队完全封锁了海面,而且迅速攻占了营救路线的必经之地——粉岭,所有的通道都被日军切断,一些文化名人失去联系,还有一些不愿离开九龙,而薛英提正在说服文化名人上他的船,叶家桐觉得时间紧迫,决定兵行险招,将计就计。他与张明慎制定好详细计划,并且让在南斋书店工作的小姚混进这些名人中,与叶家桐联系。薛英提买通三合会会长黎裁法,让他在名人下船后用车接到自己在太平山的公寓。格芦因座位被占滞留下来,她提议上薛英提的船到港岛避难,姨妈不允,她留下书信独自上了船。她在船上遇到陈黛英,提前给她送了玉镯作为生日礼物。薛英提看到叶家桐也上了船,让他先和自己一起去劝依然决心固守的名人。叶家桐先喝了一碗粥,打消了他们的戒心,大家才端起了碗。叶家桐利用围棋理论,分析日军动向,告诉大家不能用盲目的牺牲爱国,只有活着才能用自己的思想和文化救国。薛英提“慷慨激昂”的表示自己会与大家共存亡,这些人终于上了薛英提的船。潜伏在名人中上船的共产党和陈黛英胁迫了船上的发报员给岸上的警局发报——白鲸号上有日本奸细。

  • 杰西卡听到枪声,连忙从桌子里拿出手枪,走出门外,正好碰到已经制造了无数杀戮的川栖直子的特遣组,被一枪击倒在地。特遣组没有多做停留,到了街上散发传单,再次返回时却不见了杰西卡的尸体,沿着血迹追了过去,却没有找到人。这时,英国警察赶到,特遣组撤退。一对中国夫妇搬开沙发,露出昏迷的杰西卡。薛英提告诉太平山公寓的文化名人,只要他们想走,可以派车相送,暗地却嘱咐手下送到登记的地址,必须住在此处。而住在后山的人却被扣留,水食欠缺,薛英提面对质问,说是他们中间有日本人的奸细,必须揪出此人保证大家的安全。叶家桐说薛英提指派的清道夫可能因自己的偏见以权谋私,薛英提将他叫到一边,说是故意将他安插在此处,是因为昨天有人给警察发报说其中有日本人的奸细,自己尽心尽力反不讨好,正气凛然的表示不允许奸细伤害任何一个文化人,叶家桐见好就收,说自己会配合。叶家桐和薛英提一起出去,在大家面前主动交出自己的证件,其他人也交了上来。薛英提看了后,盯上了共产党王安中和姚克儒,被喻南斋和叶家桐化解了危机。

  • 薛英提带格芦到街边小摊吃鱼蛋粉,与她谈到了写作,说自己可以在这方面给她帮助,格芦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但是仍觉得他是个好人,不应该总是跟那些坏人在一起,薛英提讪笑着无言以对。黎裁法派了不少人手到了后山,这里一下子变得戒备森严。而吴黑仔和姚克儒等人也在周围安置了炸药,夜间,信号放出,炸药爆炸,战斗打响,看到信号的薛英提也赶往后山,车胎被事先放置的障碍物逼停,待他赶到,只有满地的尸体,人员却都被顺利营救下山。各界名人深感共产党的拳拳诚意,表示以后会听从他们的指挥。薛英提找黎裁法算账,黎裁法也叫着要他付劳务费和抚恤金。叶家桐认识到不能轻易冒险,张明慎虽然也有过后悔,但是觉得最不能做的事是坐以待毙,当务之急是紧急集结分散的文化名人安全送往内地,英政府又单方面取消了武器支持,必须尽快组建港九游击队。英军仅仅坚持了十八天就要投降,陈澈坚决不向日军投降。

  • 杰西卡被营救 圣玛丽成炼狱叶家桐和姚克儒驱车到了圣玛丽医院门口,拿着地形图分析了一番,陈黛英进入医院,被薛英提手下的两人跟踪,她警觉后躲进了一间办公室换上护士服出来,问到了杰西卡的房间。可是,她的行踪被报告了薛英提,他马上带人到了医院,在外围的叶家桐等人也看到了,做了一番布置。杰西卡同意跟陈黛英走,二人出门时正好被赶到的薛英提看到,追到了外面的院子里,埋伏在这里的姚克儒等人用火力掩护,二人正能逃脱时日本人却来了,关上了医院的大门,将所有医护病患关禁起来作为人质,宣称对面赤柱工事的英军还在负隅顽抗,要征用医院作为临时指挥部,薛英提连忙转身到办公室给川栖直子打了电话,随后也被控制起来。入夜,叶家桐孤身潜入医院,川栖直子带领特遣组要求集合人员进行排查抗日分子。姚克儒与带来的八路军队员也与陈黛英和杰西卡一起困在医院,他们杀死企图凌辱护士的两个鬼子,换上了他们的服装,和赶到的叶家桐会合,伪装成被鬼子赶去集合,叶家桐让几个队员利用镜子向日军射击,吸他们的注意力,用带来的绳索从窗口下到楼底。

  • 叶家桐被盯梢 格芦疏远薛英提格芦患上了过度呼吸症,以后不能受到刺激,薛英提看她如此痛苦很担心。清道夫过来报告自己的发现,薛英提说绝对是叶家桐所为,命清道夫特别调查他在上海的经历,已经醒来的格芦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薛英提将陈黛英的情况告诉了已经荣升大尉的川栖直子,和她一起去找了陈黛英的尸体,并且打电话给格芦,说要为陈黛英举办葬礼请她参加。杰西卡将战略物资交给了共产党,靳哲布置了下段营救工作,姚克儒身份暴露需要撤离,叶家桐提议找到德高望重的喻南斋先生作为核心人物,联系在港名人实施营救。在陈黛英的葬礼上,格芦看见沈妙樱送来的花篮上写着“卞诚衡”(叶家桐在上海工作的化名)的名字,连忙过去追问,沈妙樱否认他就是叶家桐。清道夫已经找到了叶家桐的住处并且派人封锁了,薛英提让他盯着参加葬礼的人。他注意到与格芦谈话的沈妙樱,格芦不满他打听为陈黛英难过的人,告辞走了。沈妙樱回去报告了这一情况,张明慎十分担心叶家桐的处境。清道夫带人搜查了叶家桐在福隆公寓的家,没有发现,他心生一计,装成了公寓门口的香烟贩守在这里。

  • 娄一枝利用喻南斋入局 格芦接受薛英提提议的工作薛英提拿出喻南斋的相片,说他跟共产党靠得很近,可以利用他入局,娄一枝立马表示自己一定要报答薛英提的知遇之恩,薛英提也承诺事成之日会在汪主席那里给他请功,同时颁布副会长的任命。格芦看着手上的一枚精致小金锁,又想起与叶家桐的往事,不由胸口闷痛,呼吸困难,她急忙从床下拿出烟枪,点燃后吸起来。张明慎给叶家桐推荐了一位熟知香港地形的地下工作者小董。娄一枝在鬼市遇到喻南斋,上前寒暄,两人便一起逛起来,小董在一边叫卖八仙紫金钵,热爱古董收藏的喻南斋立刻被吸引,小董将他叫到一边,没说两句,就遇到抓捕,喻南斋担心娄一枝,独自回去遇到自称是东江游击队队员陈明光身受重伤倒在地上,喻南斋急忙上前查看,还叫了近前的娄一枝帮忙,结果两人被抓进薛英提的稽查队。躲在一边的小董见此情形,回去报告给了叶家桐。叶家桐让他尽快组织营救,并且去调查是否有同志被捕,不然这就是敌人的圈套。张明慎证实了陈明光的身份,叶家桐却觉得过于蹊跷,张明慎让叶家桐如无特殊事件不要和自己联系。

  • 娄一枝出狱成“卧底” 薛英提坐等鱼上钩喻南斋从乱葬岗拖回了娄一枝,在他走后,清道夫打死了那两名运尸工,回去报告这里的情形,薛英提让他注意他们会去哪家医院疗伤,将里面的医生换成自己人,让他给南京发报——“虎鲨入海”。小董找到蔬菜船的主人虎哥,说有一、二十个有钱人等着出去,认钱不认人的虎哥坐地起价,涨到了五十,怎么也不通融,还说以后还要涨。叶家桐说这是唯一的希望,只能答应对方的要求,张明慎也无奈答应花钱买平安了,小董立即回去联系。张明慎让叶家桐联系因妻子萧红生病滞留的陈慕陶,现在萧红去世,可以去做一下他的工作。小董过来找喻南斋,给了他一份第一批撤离的人员名单,包括他在内有二十人,小董让他不要将事情告诉娄一枝,喻南斋说他心中有数,但是娄一枝在狱中吃了很多苦,还是可以相信的。薛英提正要请格芦吃饭,清道夫叫了他出来,说潮州帮的老大请他吃饭商谈生意,薛英提带了格芦一起赴宴,老大因为跟黎裁法有过节,不忿他抢了自己的蔬菜船生意,举报蔬菜船近期要运送的人员可能是共产党。

  • 小董找到蔬菜船的主人虎哥,说有一、二十个有钱人等着出去,认钱不认人的虎哥坐地起价,涨到了五十,怎么也不通融,还说以后还要涨。叶家桐说这是唯一的希望,只能答应对方的要求,张明慎也无奈答应花钱买平安了,小董立即回去联系。张明慎让叶家桐联系因妻子萧红生病滞留的陈慕陶,现在萧红去世,可以去做一下他的工作。小董过来找喻南斋,给了他一份第一批撤离的人员名单,包括他在内有二十人,小董让他不要将事情告诉娄一枝,喻南斋说他心中有数,但是娄一枝在狱中吃了很多苦,还是可以相信的。薛英提正要请格芦吃饭,清道夫叫了他出来,说潮州帮的老大请他吃饭商谈生意,薛英提带了格芦一起赴宴,老大因为跟黎裁法有过节,不忿他抢了自己的蔬菜船生意,举报蔬菜船近期要运送的人员可能是共产党。

  • 香港开通难民道 格芦暴露被跟踪叶家桐说在船上与格芦没有交谈,她应该没有将此事告诉薛英提。他告诉张明慎,在上海的时候,因为住址暴露,格芦因为跟自己在一起遇到很多危险,还有很多同志为了保护他们牺牲,格芦给他留下一封分手信,不告而别。酒井隆急于组织部队参加南方作战,另外香港涌入过多难民造成粮食危机,召开了有关开通难民道、遣散难民的会议,薛英提带格芦参加了会议,他在会上表示自己对文化名流会利用难民道逃窜的担忧,川栖直子认为这根本不是问题,酒井隆命令立即执行此事。薛英提的提议没有得到执行,又听闻梅兰芳拒绝演出,更是火冒三丈。何秘书面见薛英提,他说蔬菜船泄露十分蹊跷,事情说明,娄一枝的行为可能引起他们的警觉,但是他们是在最后一刻取消行动,情报是从哪里获悉就值得追究的。薛英提不禁想到和潮州帮老大的会面,格芦就坐在自己的身边,若有所思。何秘书听说这一事情,肯定她有嫌疑,自荐处理此事。格芦给张明慎寄了挂号信,张明慎觉得非常危险,不管她的目的为何,一定要对她进行引导,否则会出大问题。

  • 格芦坦承病情得信任 薛英提抓捕受阻薛英提找了格芦过来,格芦说何秘书凭空怀疑自己,薛英提请她理解何秘书的职业病,告诉自己真实的情况才能帮助她,格芦犹豫后说出自己去买了鸦片治自己的过呼吸症,薛英提顿时明白,后悔自己逼迫于她,格芦趁机说既然他知道自己的秘密,就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她,薛英提郑重承诺一定会这样做,并且让何秘书停止调查,心怀不满的何秘书给汪夫人打了电话。擅长临摹的娄一枝卖了两个假证件出去,这两个人通行的时候受到清道夫的阻挠,吴黑仔上前制止发生冲突,酒井隆带着川栖直子等人到了,命令管理难民通道的野间,一切引起骚乱的人都视为暴民,可以立即枪毙。张明慎命令下去,做好群众的宣传工作,让他们继续滞留香港,逼日本人就范,并给杜敏贤等几人布置了详细的任务。娄一枝主动给文化名人老钱绘制假证件,打听具体的出走时间。

  • 土匪竟是小说爱好者陈慕陶的被捕,几次行动的失败,让叶家桐的压力越来越大,情绪激动起来,他听不进张明慎的劝说,冲进雨中大喊着发泄心中的忧虑与急躁。等他平复下来回到屋里,张明慎同意他混进文化人中一起转移,但是若薛英提看到他,到了内地就不能回香港。张明慎说自己会找富商叶凌轩营救陈慕陶。文化名人趁夜出发进入大帽山,叶家桐仍以马经专栏作家加入这支队伍,张明慎并没有告诉吴黑仔他的真实身份。黑夜翻山越岭,让一向身体文弱的名人们不堪忍受,请求休息,叶家桐和杜敏贤看到这一情况,说这里土匪烂仔横行,还有英国人丢在这里的武器装备,不能坐待鱼肉。众人又接着上路,却又遇上下雨,路滑难行,只好停下休息,却被大帽山的土匪抓了起来。第二天,薛英提也带人赶到这里,挟持了一个猎户带路,找到了一件衣服,肯定他们走不远。吴黑仔以黑道礼仪拜了大帽山土匪头子曾洪彪,说所带人员是自己的货物,想借道通行。曾洪彪说按规矩行事,两人比试枪法后,吴黑仔输了,曾洪彪将所有人带到后山,让人挖了一个大坑,要将人活埋。

  • 文化名人顺利度过深圳河 叶家桐智斗黎裁法脱身曾洪彪将众人送下山,还送了两挺抢给吴黑仔,说等会过河的时候用得着,还派人沿路护送。等见到自己人西坑的林村长,他说稽查队正在沿岸巡逻。叶家桐用暗号与吴黑仔接头后,问询游击队接应的地点和能徒步过河的地方,心中有数了。他化成便装后和吴黑仔几个游击队员在一处放了一笼鸽子,并迅速跑开找到路边的废旧屋子做了据点。那个给薛英提带路的猎户牵着的猎狗将稽查队也带到这里后,叶家桐看准时机就开火了,缠斗一段时间后,叶家桐等人感觉时间差不多,从后边撤离,薛英提发现后,穷追不舍。杜敏贤等到枪响带着文化人马上前往河边徒步过河,接应的东江游击队听到动静也早已到了河岸等待,得知吴黑仔等人在吸引敌人火力后,派了两个中队过去接应,而得知消息的野间也带着鬼子赶到这里。两面夹击,叶家桐等人的子弹却已经不多了,同行的几人牺牲,幸亏及时撤到一边将鬼子引入泥潭,加上李政委带着游击队赶到支援,叶家桐吴黑仔等三人才抓住时机游过河去,只剩下薛英提看着他们远远离去的背影无能无力。

  • 格芦迂回劝说薛英提打消念头 井村博提供通行证被审问薛英提得知宣称身体不适的知名影星胡蔓出现在中环珠宝行,带着格芦过去,提到上次说过的《胡蔓游东京》剧本,说日本人对她别有用心完全是造谣,胡蔓说现在的香港妻离子散,饿殍遍野,薛英提完全不承认,示意格芦送给她能让她享受特殊待遇的证件,见她收下,知趣的告退,并说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找他。在喝咖啡的时候,格芦给薛英提看李明杉等人为营救陈慕陶的吁请书,薛英提说要给他点厉害看看,格芦劝说他表现宽容大度,会拉拢更多的文化人,还能在圈子里挣个好名声,薛英提不禁对她刮目相看。杨小姐向王区长汇报胡蔓有三十多只箱子的行李,王区长让她将人和行李分为两路护送。胡蔓很感激杨小姐为她所做的安排,吩咐下人收拾后,她去向梅兰芳告别,询问他的打算,梅兰芳说自己可能回不去了,但是绝不会做自己不愿做的事。薛英提给日本少佐打电话,说晚上有人从码头私自离开香港,还带了很多违禁品。杨小姐几人在码头等了很久都不见胡蔓过来只好先行上船。

  • 薛英提告诉井村博他在深圳大亚湾找到了那四个人,井村博不发一言,闭上了眼睛,薛英提让他好好考虑一下,自己说出事情的真相,让人在审讯室用高音喇叭不停的播出戏剧曲目,井村博头疼不已。井村博出来放风的时候看到薛英提抓来的四个人,格芦过让薛英提签字看到了这一幕,在鸡蛋上写了情报让佣人送出去,佣人传递鸡蛋的一幕被薛英提派出的人看到眼里。叶家桐肯定的认为这是薛英提的诈计,让张明慎立刻通知九尾猫将真相告诉井村博。格芦收到情报后苦思冥想,她看看杯中的茶水,想到一个办法,用朱笔写了一个“诈”字剪下来,在给井村博送的茶水通过检查之后,趁人不备将其丢进了茶杯,而井村博正好在此时摘下袖口里的毒药丢进嘴里,打开茶杯喝水时发现了漂浮在水上的“诈”字,将药丸拿了出来。等到薛英提又来问讯时,井村博理直气壮的要求和所抓的人对质。这时,川栖直子过来,说事情捅到了酒井隆那里,她向井村博道歉,让人将薛英提用钱粮米油雇来的西贡渔民装扮的文化人叫了进来。薛英提无话可说被川栖直子用枪逼着给井村博跪下道歉。

  • 娄一枝在茶馆看到喻南斋,看到他落魄的样子,说自己在帮人作伪证,如果以后有需要可以免费为他帮忙。分手后,娄一枝一路跟踪喻南斋到九龙城外,看见他和小董接头。消息传到薛英提那儿,他让清道夫带着娄一枝和当日守卫哨卡的人在九龙城转悠寻找。小董带着王安中给喻南斋送了一袋米,说自己已经暴露必须马上撤离,以后由王安中与他联系。小董将喻南斋提供的名单交给王安中,回去接了春菱准备上船离开,路上春菱要生孩子,送他们离开的沈妙樱连忙去找接生婆,小董又将春菱扶了回去,却被娄一枝看到。当薛英提得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被川栖直子看到,在后面尾随而去。小董安慰着疼痛难忍的春菱,薛英提带人闯了进来,川栖直子随后进来,坐在凳子上看着他审讯。薛英提说只要他交代上线和下线就可以保他老婆无事,还叫来了医生,小董看着气息减弱的老婆,眼眶都红了,七尺男儿痛哭起来。沈妙樱好容易找到接生婆赶过去,发现小董家里的情况立即回去报告给了张明慎。

  • 格芦送给薛英提一件衣服,恭喜他荣升次长,薛英提欣喜之余,感叹自己在日本人面前连狗都不如,格芦安慰他总有机会的。这时,薛英提接到川栖的电话,说董沙平指名要见到他才开口,薛英提挂下电话后激动的说格芦就是自己的福星,不过不用急着前去,吊吊川栖的胃口也好。格芦回家在鸡蛋上写下情报,让胖姐送到集市上传递出去,被早就跟踪多日的何秘书派出的人当场抓住。何秘书将胖姐、卖鸡蛋的刘姐和鸡蛋交到薛英提的面前,说她们是通过鸡蛋传递情报的。胖姐说家里揭不开锅,偷了格芦的鸡蛋出来换钱,还跪求薛英提不要告诉格芦。何秘书坚持己见,要用x光检查,薛英提同意了,说自己信任格芦,若是查不出来就不要派人跟踪格芦,让他有事就直接跟自己说,别动不动就跟汪夫人打电话。到医院没有检查到任何东西,何秘书不死心的将鸡蛋打开,还是没有任何发现,薛英提阴厉的盯着他,说今天是自己的大好日子,不想追究他的责任,只希望他撤回跟踪格芦的人。

  • 格芦等到薛英提让人押着小董出来,她正准备掏出手枪除掉小董以绝后患,薛英提回过头,她连忙放下,紧张得差点犯病,薛英提让小董先上他的车离开,谁知,车刚发动就爆炸了。喻南斋小心的走到街上打探,叶家桐将他拉到僻静处交谈,喻南斋说自己是出来买治风湿病的药,没有告诉他自己的住址。叶家桐在后面跟着他,发现他进了五号仓库,里面还有其他文化人。看见喻南斋空手回来,已经断水断粮的众人更加焦虑。格芦去看春菱和孩子,说小董要她带话,让春菱将孩子抚养长大,意识到小董出事的春菱抱着孩子痛哭失声。回去的路上,张明慎带走了格芦。格芦告诉张明慎,小董被炸死了,但是没来得及说出“石头鱼”的真实身份,而因为自己犯病使得薛英提逃过一劫,更使得他认为自己是福星。清道夫查到在薛英提车上的炸弹是国民党军统安置的,薛英提想起川栖直子说过军统在暗杀亲日分子,他让清道夫趁共产党组织瘫痪将喻南斋等文化人一网打尽。

  • 薛英提要何秘书从专家身上找到突破口,尽快将密码抄过来,清道夫向他报告,虎鲨入海。叶家桐用军统暗号找到黎裁法,说上次是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请他帮忙弄五个人的掩护证件,黎裁法说看在王区长的面子上,可以给他指一条安全的路。喻南斋找到娄一枝,娄一枝说自己受到宪兵队和稽查队的搜捕,请求跟他们一起走,喻南斋不忍心拒绝,却暴露了众人的住址,薛英提带人赶了过来,幸亏叶家桐提前得到消息,带着大家撤离,因为没有摆脱薛英提,一路逃到了山上。娄一枝不停喝水,不停方便,引起了叶家桐的注意,让吴黑仔过去查看却没有发现端倪。在大家修整时,叶家桐找到旁边修神社的黎裁法,黎裁法让他赶快从后山绕过去,那里有他伐木的工人。后山是贫民区和日本军营,在两难的选择面前,叶家桐想到中华和平救国文艺家协会正准备与日军进行文化交流,实际上就是给新入港的日本人介绍中国文化和风土人情,由于我国配合的人非常少,活动开展不顺利,他决定让各位文化人假扮协会找到的专家,进入日本军营,同心协力演好一场戏解自己危境。

  • 文化名人们展了示中国的艺术精粹,使鬼子十分佩服,大佐派一个鬼子开了卡车送先生们走,路上,叶家桐杀了鬼子司机控制了卡车,先生们高兴的唱起了《满江红》。卡车刚走,在贫民区毫无发现的薛英提赶到日本兵营,气急败坏下对鬼子大佐出言不逊,被扇了一耳光后,大佐赶走了他。格芦也赶了过来被鬼子拦住了,薛英提问她为何而来,格芦急中生智,说自己接到电话感觉不对才来了,薛英提说她的感觉是对的,不过为时已晚了。川栖直子将王安中带到杜敏贤面前,给了他一把枪,说给他一个机会。王安中走到杜敏贤面前劝说,被他喷了一口血痰,王安中端起枪杀死了杜敏贤。吴黑仔带着人顺利的接应了先生们,娄一枝神思不定,一不小心滑下高高的土坡,只好就近找到曾洪彪那里,娄一枝要求在他这里养伤,崇拜文化人的曾洪彪求之不得。王安中在报纸上发了寻人启事,用暗语和张明慎联系,张明慎和叶家桐不知道王安中是否被捕,是否叛变。同样,这份寻人启事也引起了薛英提的注意,知道是川栖直子授意王安中做的,里面提到的“老太爷”(张明慎)正是共产党负责人的代号。

  • 王安中将自己知道的情报用丢垃圾的形式传递了出去,川栖直子获悉后,让香织命令稽查队搜查香港可以容纳五十人的仓库,并让王安中不要随意打听,只需获得共产党组织的信任即可。夜晚,交通员小陆到王安中那里运走了物资,香织和清道夫先后跟上了他的车,找到了新的交通站——清缘茶楼。格芦在报纸上看到薛英提圈出的“老太爷”三个字,她到街上想碰碰张明慎,却无果而返。薛英提找到酒井隆,说他想享有与川栖大尉同样的情报知情权,酒井隆说他只有禁止文化人外流的一个目的,日本人是不会为了一条鱼放弃整个池塘。薛英提在酒井隆那里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他带着食物和红酒去拜访叶家桐。酒酣耳热时,薛英提说以叶家桐的能力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他拿出密码盘,说出高价买他的答案,叶家桐答应了。第二天早上,薛英提醒来,看见叶家桐还坐在桌子前计算,叶家桐说自己大概看懂了,但是还缺少解卦数字,想来薛英提还没有得到这个情报。

  • 格芦被化妆成黄包车夫的吴黑仔拉到一家书店与沈妙樱见面,她说到寻人启事被圈出的字,沈妙樱说启事是王安中发出的,在与他接头后发生了的事情让他蒙上了嫌疑,格芦说那就寻找证据来证明他的清白,若是不能也要有勇敢面对。沈妙樱交给她一本书,说今后将情报翻译成密码,写在钱上通过这个书店传递。沈妙樱去见了王安中,她言语试探了一番,王安中不动声色,大义凛然,表示自己随时准备参加行动。早就看到王安中手中拿的纸袋的沈妙樱躲在王安中的住处外,看他将纸袋放在垃圾堆,偷偷的过去翻看到一张纸条:我已取得信任,回归组织指日可待。她又将纸袋放回去,看到一个清洁工过来取走了。她伤心的剪掉了自己的头发,回去汇报了自己的发现,向张明慎作出了自我批评。叶家桐说可以将计就计,继续实施计划。这时,吴黑仔过来说因为行动取消,文化人对离开香港失去信心,交通员压力很大,张明慎让叶家桐尽快实施计划。

  • 叶家桐边走边想起当年格芦对自己的追求,不由发出愉悦的微笑。格芦回到家,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又犯了病。叶家桐找到张明慎,他一针见血的指出薛英提和日本人之间并不信任的关系,说可以加以利用,张明慎告诉他九尾猫就是格芦。张明慎找到王安中,告诉他通过金玉堂的中奖号码作为起卦数字,再由密码盘推断,得出集合地点,他和石头鱼会在开奖后将推断出来的时间地点让人传递给他。川栖直子很奇怪自己拿到密码盘,为何共产党还要使用,得到王安中的情报后,她命令吕先生在第二天九点金玉堂开奖前找到密码盘的破解方法。而薛英提也得到起卦数字是金玉堂中奖号码的消息,他又找到叶家桐,两人一番分析,薛英提茅塞顿开后还能举一反三。薛英提问他有没有因为自己与格芦在一起不舒服,叶家桐说收回自己评价格芦的话,但是他提醒薛英提格芦是不能共患难的。

  • 叶家桐带着一些粮食和菜来拜访上官乐言,上官乐言担心如若接受帮助,会在国共两边引发不和谐的声音,叶家桐告诉她,请求他们护送的就是国民政府,如若她们安全返乡,也是免除了余焕章司令的后顾之忧。叶家桐说三日后还会有同志再来拜访,请她们再考虑一下。叶家桐来到医院找到格芦,说他正在实施欺敌计划,让她尽量自然的要薛英提主动找自己,格芦很开心这样就可以经常与叶家桐见面,在薛英提又来到医院时,态度比以前更亲近。薛英提得知共产党在时间上做了双重加密,打电话请川栖直子共进晚餐,而知道他威胁吕先生拿到密码盘的川栖也想看看他要耍什么把戏,欣然赴约。面对川栖直子的质问,薛英提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追究责任,而是亡羊补牢,他可以根据密码盘推算出下一个投入使用的交通站,翠华茶餐厅的误会是有人故意算计,他提醒川栖直子千万不要相信变节者。薛英提知道酒井隆要英国人哥萨克恢复赛马,而川栖直子在执行这一任务受阻,他推荐写马经的叶家桐,说他对香港的跑马场很熟,可以帮她达成目的。

  • 沈妙樱在麦德龙药房安置了几位文化名人,这些先生们感恩共产党冒着风险营救自己脱险,将自己知道的困港文化人的名单记下来。香织将王安中带到餐厅这边,让他在外面等候,前去向川栖直子报告,王安中提出三个条件:一、这是他最后一次行动;二、事成之后给他两万美金;三、由他自己决定是否为日方继续效力。而且王安中说香织级别不够,一定要川栖直子亲自许口。香织说有两个交通员将电台送到嘉华公寓,王安中已经确认是跟着张明慎的那部电台,现在电台放到一间卧室单独存放,薛英提说这就说明张明慎要一起走是真的。川栖直子让香织答应王安中的条件,不过在晚上七点行动以前他必须弄到存放电台房间的钥匙。川栖观察到得到这个情报的薛英提用手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桌面。香织潜伏到门外,用暗号与王安中联系后,摸走了地毯下的钥匙。时间到了,齐飞没有找到钥匙,说自己留下来想办法,待到了楼下,王安中又将小李打发到楼上,自己偷偷在楼下等待。

  • 沈妙樱的肚子被剖开,医生拿出了被胃液腐蚀的碎纸片,说不能复原。薛英提认为吞下的纸可能是文化人的住址和转移路线,川栖直子担心打草惊蛇,薛英提说所谓的枰计划是彻头彻尾的骗局,甚至为了让自己上当而不惜损失掉部分利益。看着沈妙樱的照片,张明慎整夜都没有合眼,看到这样的情形,叶家桐和吴黑仔也不禁潸然泪下。张明慎控制住情绪,他冷静的分析昨晚行动的成败,枰计划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但是营救工作还没有结束,以后一定要做出更好的安排,以免出现不必要的失误。只等二人走后,张明慎才捂脸痛哭。川栖又从国外空运了更加先进的电椅,薛英提让王安中当了第一个试验品,王安中求饶不成不停谩骂,清道夫不耐听下去,将电闸拉到最大,将王安中电死了。香织告诉川栖直子,王安中临死前对薛英提说过一句话:你口口声声说变节者不可信,你只不过比我先变节罢了。这句话让川栖想到董沙平差点交代出“石头鱼”的真正身份,她看着石头鱼的那些照片,越看越觉得像薛英提。

  • 薛英提说自己有事要忙先走一步,格芦叫住他,说昨晚叶家桐送自己到家,但没有进屋,叶家桐好像已经知道是薛英提让自己主动接近他,要薛英提注意安全。看着格芦离开的背影,薛英提自嘲一笑。川栖大尉和叶家桐一起用餐,川栖感谢他帮了自己的忙,向他打听薛英提学生时代的事,叶家桐说薛英提在莫斯科留学时就有“绿鸟”的外号,这是种疑心很重的鸟类,而且薛英提在读书时期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前些时与自己喝酒时还说怀念纯粹的学生时代。川栖听后若有所思。薛英提找到娄一枝,娄一枝说喻南斋还没走,薛英提要他马上与喻南斋取得联系。娄一枝非常肯定的说叶家桐就是共产党,还是转移文化人的主要负责人,薛英提意识到噩梦成真了,因为是自己推荐的叶家桐,薛英提不好跟川栖汇报,他派人跟踪叶家桐,却被叶家桐识破。老娄跟自己熟悉的几个文化人联系上,假意关心他们的撤离,打听到文化人喜欢聚集的地方和喻南斋的消息。

  • 娄一枝回去向薛英提报告,那里住着七八个文化人,背着喻南斋谋划上一条荷兰人自制的小飞艇离港,这条船是个机会。喻南斋回家,走在路上被娄一枝叫住,说老刘他们几个要偷偷的上一条船离开,喻南斋大吃一惊追到码头,正在劝说之时警察赶到,将一众人等都逮捕了。川栖直子向矶谷廉介汇报了自己对薛英提的判断和推论,认为他有极大的共产党嫌疑,矶谷没有全面否定她的质疑,但是希望她在配合薛英提工作为自己所用的同时,完成取证工作。川栖暗中与何秘书接触,何秘书怀疑格芦与共产党有关系,川栖说格芦个人不能成事,背后另有高人,就是薛英提。余焕章的属下拾到了一个日记本,上面记载了共产党白石龙根据地的地形草图和村庄情况,余焕章下令进驻附近的梅林坳,准备清剿共产党根据地。上官乐言和姐姐赶往天星码头,已经得到消息的薛英提派人在几处路口布哨,叶家桐和张明慎经过分析,在上官乐言经过的路上制造交通堵塞,将她们的车逼停后带着人迅速转移了。

  • 喻南斋向叶家桐介绍了监狱的建筑布局和防卫,还说有个小胡子也有越狱计划,叶家桐说会带着大家逃出去,根据赤柱半岛的地理环境,只有走水路更加有利一些。和喻南斋分手后,叶家桐过去对那个小胡子说自己也有越狱计划,建议夜里两点一起行动才不会相互影响,小胡子带着人提前了半个小时行动惊动了鬼子,被鬼子用机枪扫射,叶家桐当机立断趁浑水摸鱼,带着喻南斋等人逃出监狱。薛英提赶到监狱,发现被射死的犯人中没有娄一枝,不禁松了一口气,认为他是个有福气的人,以后要多多关照。叶家桐等人跳入海中游了很长的时间,才被接应的吴黑仔拉到了船上得以逃生。叶家桐告诉张明慎,喻南斋是个正直的文化人,有问题的应该是又返回香港的娄一枝,张明慎说娄一枝身体不好,可以安排人在娄一枝去买药的时候跟着他。叶家桐找到黎裁法,说从金玉堂到蔬菜船,再到集体越狱,黎裁法早就被薛英提盯上了,在香港是难以混下去的,不如及早华丽转身。

  • 娄一枝回去告诉叶家桐和吴黑仔,说他们买药回来被人跟踪,小李为了掩护自己可能出事了。叶家桐让他不要担心,也不要将事情告诉别人。过后叶家桐告诉张明慎,虽然已经确定娄一枝是虎鲨,但以后还可能有需要这个奸细的地方,无需现在就处置,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范内斯还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修好船,他让吴黑仔派人将上官乐言的一百二十多担行李搬上船,实施障眼法。接到清道夫的汇报,薛英提怀疑里面有发动机和武器,带人前去搜查,发现发动机已坏,另外只有字画珠宝之类的东西。叶家桐对张明慎说,自从走上革命道路,唯一的牵挂就是梁蔓仪,现在她为了自己走上了冒险之路,他恳请张明慎这次一定带她回大陆。张明慎知道叶家桐的障眼法其实就是牺牲自己转移薛英提的注意力,叶家桐说自己也不是作无谓的牺牲,川栖直子早就看不惯薛英提的行事,还因为种种事情怀疑他是共产党,可以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将薛英提的共党嫌疑加深,就算没有达到这种目的,自己也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格芦被人跟踪,躲到了书店,恰逢叶家桐就在此处,他没有与她讲话,写了纸条夹在书中传给格芦。

  • 格芦否认是薛英提妒忌她和叶家桐的旧情才痛下杀手,告诉川栖,自己接近叶家桐就是薛英提授意的。川栖说叶家桐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两天,将格芦带到医院,格芦进入监护室不停流泪呼唤,垂危的叶家桐竟然醒了过来,而站在门外的薛英提透过玻璃窗看到这一幕,心内妒忌愤怒恐慌不能言表,而川栖也意识到格芦与叶家桐之间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回去的车上,薛英提质问格芦对叶家桐说了什么,格芦说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在努力洗清薛英提和自己蓄意谋害叶家桐的嫌疑,川栖审问自己的时候也没见他出现,薛英提无言以对。清道夫向薛英提报告,他跟踪何秘书,见他上了日本宪兵队的车。薛英提觉得是跟川栖怀疑自己是共产党有关系,清道夫突然想到他让何秘书送撞了叶家桐的瘦子回内地,薛英提气冲大脑,喊着叫清道夫赶快去查。清道夫在醉红楼找到了瘦子,瘦子狮子大开口,清道夫假意应承后将他掐死了,香织带人来抓走了他。清道夫说是与瘦子有私人恩怨才杀他的,叫喊着要见薛英提。

  • 薛英提形容憔悴的坐在楼梯上抽烟,他回忆着求婚时的一幕,喝光了一瓶红酒。这时,格芦到了他家,薛英提惊喜的扑上去将她拥在怀里。情绪平复后,薛英提说知道格芦之前开过自己的抽屉看过自己的东西,格芦本来很紧张,却听到薛英提向她道歉在没有离婚的情况下向她求婚,看见格芦没有说话,薛英提慌张的保证自己会马上回老家办理离婚,格芦笑着摸上他的脸,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能说出来是信任自己。薛英提感动的抱住她,格芦脸上一片平静坚定。薛英提向医生谎称得到了川栖的许可,将叶家桐带出了医院。薛英提将叶家桐带到郊外绑在椅子上,开着车在他面前玩着猫戏老鼠的游戏。得到消息的川栖赶到,将叶家桐带回医院,薛英提告诉川栖,叶家桐是共产党,川栖要他拿出确凿的证据。薛英提进入病房,将虚弱的叶家桐折磨一番,要他承认自己是共产党,也许还很有可能是川栖梦寐以求的石头鱼。薛英提说自己正在执行一项虎鲨计划,还提到叶家桐上次在日本兵营戏弄了日本人的事,叶家桐说这些都是他的一面之词,按照他的逻辑,薛英提就是共产党。

  • 何秘书过来传达汪夫人的指令,说是在薛英提停职审查期间,由自己代理他的工作。何秘书说自己尽力工作都没有得到他哪怕一秒钟的信任,就连忠心耿耿的清道夫都被他暗杀。薛英提回家后,又抽起了大烟。格芦抢走了烟枪摔在地上,薛英提疯狂的叫喊着要格芦将烟枪还给自己,一拳打了过去,落在柜门上,他扇着自己的耳光大喊狂叫。香织奉川栖的命令过来来带格芦走,因为薛英提有共党嫌疑,要她配合调查,她通知薛英提不要离开别墅半步,等着到法庭接受审查。过天川栖来带薛英提走,薛英提请求见格芦和叶家桐,他说叶家桐才是共产党“石头鱼”,蒋委员长也说对待共产党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他请求给他机会证明,川栖答应了。川栖向叶家桐传达了薛英提的“邀请”。薛英提拉着先行到来的格芦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摆满了百合花,他拿出钻戒跪地求婚,格芦甩开手,钻戒掉落在地,这时,叶家桐敲响了门,格芦紧张惊讶的问他想做什么,薛英提说过去的事情不处理干净就无法开始新的生活。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