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江山DVD版 7.7

顺治帝微服江南与董小宛相识相恋,后将董带入皇宫,触痛清廷严禁汉人女子入宫接近皇室的铁律宫禁,引发前廷后宫阵阵惊涛骇浪!顺治和董小宛的爱情,遭到孝庄皇太后和王公议政会的强烈反对全力围...
剧集列表 更新至 59 / 共59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顺治是清朝入关的第一任皇帝,万民拥戴的他一呼百应,却跟历朝历代的皇帝一样,对后宫嫔妃们明争暗斗心有余而力不足。皇后索尔娜为人不可一世,仗着显赫的家世,不把众多王妃放在眼里,能与她抗衡的唯有妃子灵珍。众妃即将前往慈宁宫向孝庄皇太后问安,索尔娜挑了一支珍贵罕有的手镯,欲在众妃面前出出风头,以示自己坐拥奇珍异宝。不料天不遂人愿,索尔娜走出居住的寝宫,一脚踩滑摔倒在地上,摔烂了价值连城的手镯。索尔娜因手镯摔坏迁怒到太监小溜子身上,小溜子未能擦净下过雨的石阶,罪不可恕。索尔娜一怒之下命人赏了小溜子五十大板,其贴身奴婢平儿于心不忍,却因人微言轻没有话语权,眼睁睁看着小溜子被五十大板夺去性命。顺治皇帝决定微服私访下江南,都说江南美景如画美女如云。顺治皇帝决定到江南开开眼界。果珍妃子怀上身孕,身娇肉贵,顺治亲临后宫探视果珍,叮嘱果珍在他出宫之后不可食用皇妃们赠送的物品。以防有人图谋不轨谋害果珍肚中的孩子。

  • 顺治即将微服私访下江南,考察当地民情。江南是反清复明组织天地会的老窝,孝庄担心顺治在江南遭遇不测,遂提议让御前侍卫统领英格尔,以及老奴才刘光才陪顺治下江南。刘光才是孝庄身边受宠的老奴,为了顺治的安危,孝庄宁愿自己以后起居麻烦一些,也要为顺治做到出行方便无所顾虑。江南盛出美女,孝庄一再叮嘱顺治切莫与汉女相恋。满清入关之后,满人向来瞧不起汉人,孝庄不希望顺治带回一个汉人身份的妃子回宫。多娜与果珍关系亲密,两人谈起后宫的时局,果珍觉得皇后索尔娜不是妃子灵珍的对手,灵珍知书得体深获顺治喜爱,日后索尔娜倘若被废,灵珍多半取而代之。谈完后宫时局,果珍顿感身体不适,怀疑自己参加蝴蝶大会,可能是食了太多的果品,导致肚痛难忍。顺治出宫之前,亲临灵珍,两人打情骂俏你侬我侬。怡清园在江宁城是名动一时的妓院,许多皇亲贵族往返怡清园,乐此不彼,为的就是一睹汉人名妓董小宛的风采。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顺治是清朝入关的第一任皇帝,万民拥戴的他一呼百应,却跟历朝历代的皇帝一样,对后宫嫔妃们明争暗斗心有余而力不足。皇后索尔娜为人不可一世,仗着显赫的家世,不把众多王妃放在眼里,能与她抗衡的唯有妃子灵珍。众妃即将前往慈宁宫向孝庄皇太后问安,索尔娜挑了一支珍贵罕有的手镯,欲在众妃面前出出风头,以示自己坐拥奇珍异宝。不料天不遂人愿,索尔娜走出居住的寝宫,一脚踩滑摔倒在地上,摔烂了价值连城的手镯。索尔娜因手镯摔坏迁怒到太监小溜子身上,小溜子未能擦净下过雨的石阶,罪不可恕。索尔娜一怒之下命人赏了小溜子五十大板,其贴身奴婢平儿于心不忍,却因人微言轻没有话语权,眼睁睁看着小溜子被五十大板夺去性命。顺治皇帝决定微服私访下江南,都说江南美景如画美女如云。顺治皇帝决定到江南开开眼界。果珍妃子怀上身孕,身娇肉贵,顺治亲临后宫探视果珍,叮嘱果珍在他出宫之后不可食用皇妃们赠送的物品。以防有人图谋不轨谋害果珍肚中的孩子。

  • 顺治即将微服私访下江南,考察当地民情。江南是反清复明组织天地会的老窝,孝庄担心顺治在江南遭遇不测,遂提议让御前侍卫统领英格尔,以及老奴才刘光才陪顺治下江南。刘光才是孝庄身边受宠的老奴,为了顺治的安危,孝庄宁愿自己以后起居麻烦一些,也要为顺治做到出行方便无所顾虑。江南盛出美女,孝庄一再叮嘱顺治切莫与汉女相恋。满清入关之后,满人向来瞧不起汉人,孝庄不希望顺治带回一个汉人身份的妃子回宫。多娜与果珍关系亲密,两人谈起后宫的时局,果珍觉得皇后索尔娜不是妃子灵珍的对手,灵珍知书得体深获顺治喜爱,日后索尔娜倘若被废,灵珍多半取而代之。谈完后宫时局,果珍顿感身体不适,怀疑自己参加蝴蝶大会,可能是食了太多的果品,导致肚痛难忍。顺治出宫之前,亲临灵珍,两人打情骂俏你侬我侬。怡清园在江宁城是名动一时的妓院,许多皇亲贵族往返怡清园,乐此不彼,为的就是一睹汉人名妓董小宛的风采。

  •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即将为人母的果珍游园赏花,身体忽感不适,经冯太医诊治,被告知不幸流产。素未谋面的孩子胎死腹中,果珍心如刀割流下伤心的泪水。金太医经过一番彻查,查出有人下蛇毒伤害果珍,从而导致小产。蛇毒并非罕见之物,稍有路子便能获取。果珍极有可能是被某个妃子下毒伤害,孝庄深谋远虑,叮嘱金太医暗中追查蛇毒来源,对外则宣称果珍因体质过弱导致小产,免得后宫人心惶惶,妃子们相互猜忌。果珍小产之事传遍王宫内外,贤妃欢天喜地拜访灵珍。灵珍波澜不惊面色平静,没有因为扼杀果珍肚中小生命而高兴,而是将目光放到索尔娜身上。索尔娜贵为皇后权大势大,她才是灵珍的劲敌。提起果珍流产之事,灵珍只觉事有蹊跷,她利用蝴蝶传蛇毒给果珍,按时间推断,果珍理应几日过后才会小产,由此足以可以断定,有人先下手为强,毒害了果珍。在蝴蝶大会上,灵珍发现多娜与索尔娜神色异常,两人的视线一直聚焦在果珍身上,多娜与果珍是好姐妹亲如手足,她自然不会毒害果珍。

  • 英格尔带人教训了一顿宏琦。宋船到怡清园窜门,恰逢顺治求见闭门不出的董小宛。立于顺治身边的刘光才引起了宋船注意,宋船离去之时目光警惕瞟了刘光才一眼。在江阴居住的孟平钧是董小宛挚爱,董小宛在怡清园卖艺赚了五千两银子,向吴妈索要三千两银子,欲前往江阴救助贫困的孟家。吴妈拗不过董小宛,网开一面允其赴江阴救孟家。董小宛离开江宁城,骑乘马车奔江阴城而去,她前脚刚走,宏琦后脚出现。江阴距离江宁路途遥远,宏琦决定追上董小宛,趁机将其强暴。顺治前往怡清园,欲探访董小宛,吴妈心神不安为董小宛的安危担忧,向顺治吐露宏琦已经出城追赶董小宛,顺治不听则已,一听之下暗道不好,顾不上再与吴妈闲谈,在下属的陪同下神色匆匆离去。宏琦一路急行,在一家客栈外面发现一辆马车,车内留有董小宛的体香,宏琦喜出望外入客栈找董小宛的麻烦。顺治随后赶来,吩咐手下人教训宏琦的爪牙,自己则负责救走董小宛。董小宛在顺治的搭救下骑马离去,两人前行不远,董小宛因男女授受不亲,下马不肯再与顺治共骑一匹马。

  • 顺治了解完董小宛的遭遇,面带微笑出言安抚,情爱之事不可强求,竟然董小宛与孟平钧有缘无份,说明老天爷想安排更好的姻缘给董小宛。在顺治的开导下,董小宛心情稍好,两人不久之后返回江宁。宏琦消息灵通,得知顺治归来,当天晚上纠集知府的官差,上门捉拿顺治。顺治临危不惧随官差前往知府,提出与知府大人单独相处,知府大人见顺治举手投足胸有成竹,似是有备而来,心中生起几分好奇,与顺治入偏房独处,顺治入座之后公布自己的身份,知府大人吓得魂不附体,接连掌自己的嘴,痛骂自己有眼不识泰山。顺治虽为满清之人,却痛恨族人目无法纪为非作歹,知府大人纵容儿子宏琦在江宁城横行霸道,已为朝廷所不容,顺治命知府大人日后严加看护儿子,防其外出胡作非为继续为祸乡里。顺治为了保护董小宛,不惜在知府大人显露自己的身份,年方二十二的他已经无法自拔恋上了董小宛,即使董小宛是汉人,也阻挡不了他对她的爱意。

  • 顺治携董小宛游秦淮河,两人沿着河畔散步,一路前行,在一座凉亭内下围棋。两人下围棋的情景被宋船目睹,宋船本想寻找妹妹扣扣,因识出刘光才是皇宫的太监,又识出与董小宛下棋的皇帝顺治,大吃一惊藏在暗处没有现身。自满清入关取代明朝,一些怀有复国梦的汉人视满人为敌人,天地会组织便是满清的头号大敌,宋船正是天地会弟子,顺治皇帝忽现江南,宋船顾不上寻找扣扣,离开秦淮河向陈近南报信。顺治顾着与董小宛下棋,将许多正事搁到一边,刘光才诚惶诚恐提醒顺治理应办正事,否则将无银两维持生计。顺治无视刘光才的提醒,刘光才只得离开秦淮河,独自一人前往鄂硕总督府,向鄂硕总督出示令牌索要银两。鄂硕总督得知顺治莅临江宁,急着出府拜见顺治,却被刘光才阻拦,刘光才不便说出顺治正与董小宛下棋,谎称顺治暂时不愿接见当地官员,命鄂硕在府上等侯消息。顺治下棋战胜董小宛,起身握住董小宛的手腕,吻其手背暗表情意。

  • 顺治悄无声息抵达江宁,陈近南决定绑架顺治,借其向清朝讨价还价做一笔大买卖。顺治抵达江宁之时包下一家客栈,陈近南在几个手下的陪同下到客栈借口住宿,无视客栈管事提醒,执意提出在客栈落脚。顺治的贴身侍卫英格尔出面交涉无果,顺治忍无可忍亲自出面斡旋。陈近南见时机已到,率先出手欲擒下顺治,同时公布自己是天地会的总舵主。刘光才是陈近南的同伙,多年以来秘密潜伏在宫中,获得顺治的信任,在交手过程中,刘光才与陈近南压低声音谈话,催促陈近南撤退。陈近南在官兵赶来之前退走,返回住所,拿出刘光才送达的信件阅读,刘光才在信中提起顺治恋上了董小宛,只要董小宛入宫,定能为天地会反清复明带来更大便利。陈近南暗杀顺治未遂,顺治有惊无险逃过一劫,顾不上避难,而是决定移驾怡清园带董小宛回宫。刘光才与鄂硕担心顺治的安危,一起下跪死谏,反对顺治再探董小宛。其实刘光才只是逢场作戏,免得引起顺治怀疑。顺治因两个大臣极力反对他见董小宛,也就没有再坚持立场,而是暗自决定从长计议。

  • 几日过后,顺治莅临怡清园见董小宛,两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离开怡清园到河边散步。陈近南率手下现身河边,暗中观瞧顺治与董小宛谈笑风生,有手下觉得顺治狗胆包天,不久之前才遇刺,竟然天不怕地不怕只身一人会董小宛。陈近南火眼金睛,提醒手下往附近的草丛看去,许多红色的官帽在草中若隐若现,原来草中隐藏着许多官兵,为首的官兵头目正是鄂硕,他担心顺治再次遇刺,所以才带兵暗中娓随。顺治告别董小宛,骑马往江宁城外面行去,董小宛难掩心中不舍,暗中一路随行,爱上一个人,也许只需几个时辰或者几天功夫,董小宛便是如此,她已经深深爱上了顺治,却又不便表达心声,深怕再次受到伤害,只能眼睁睁注视顺治骑马离开江宁城。而顺治似乎与董小宛心有灵犀一点通,出城之时感应到有一双深情的眼睛在目送他离去。

  • 顺治返回王宫,向母亲孝庄问安,孝庄问起顺治江南之行,顺治不动声色坦承在江南结识董小宛,接着谎称并未被其吸引,两人萍水相逢罢了,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不足挂齿。俗话说得好:“知儿莫过母”,顺治掩饰得再好,依然逃不过历经世事的孝庄,她一眼识出顺治言不由衷。娘儿俩一番长谈,孝庄谈起果珍小产之事,称其因偶染风寒导致身体不适,渐而小产。顺治信以为真,面色悲痛,为未曾谋面的子嗣惋惜。孝庄担心顺治抛开国事一心调查果珍小产之事,所以才说了谎,她打算亲自彻查此事,免得做恶者在幕后得意忘形,敢在她眼皮底下动手脚的人,已是在向她进行无声挑衅。顺治召见几个爱妃,包括皇后索尔娜在内,逐一过问众妃近况。索尔娜一心想恢复笺表,表里不一强装笑容讨好顺治,却未能获得恢复笺表的答复。

  • 顺治再次踏上阔别一月之久的江宁,怀惴兴奋进入怡清园,英格尔察觉到顺治非常紧张,顺治嗔怪英格尔古灵精怪,忽闻厢房内传出董小宛吟诗的声音。诗乃著名诗人白居易所著,包含男欢女爱之意,顺治惊喜交加猜到董小宛也在思念他。当即进入厢房呼喊董小宛,董小宛没有料到顺治会来怡清园,赶紧起身离开偏房,一脸深情凝视出现在眼前的顺治。两人面带微笑注视彼此,读懂了彼此心中的情意,顺治让英格尔先回避,随后握住董小宛的手,述说思念之苦。自从回到京城,顺治每天晚上入睡之前就拿出董小宛赠送的发珠,对着发珠喃喃自语,慰籍心中思念。一番倾诉,顺治提出带董小宛回京城,董小宛还不知道顺治是皇帝,含笑不语以示同意。顺治读懂了董小宛的心思,欢呼雀跃如同孩童,为能带董小宛进京而开心。

  • 顺治私自带领汉女董小宛入宫,孝庄获悉之后勃然大怒。刘光才受到牵连,跪在地上在孝庄面前自煽耳光,煽得嘴角流血依然没有停手,直到孝庄喊停为止。孝庄怒气难平,召见洪承畴,洪承畴隐瞒顺治带汉女入宫的事情不报,其行为等同于欺君犯上。董小宛进宫的消息已经传遍王宫内外,索尔娜召集嫔妃们,商议对付董小宛。果珍虽也获得邀请,但没有参与,而是决定与董小宛建立良好关系。众妃们都视董小宛为敌人,唯独果珍看出个中利害,心知唯有与董小宛交好,方能获得顺治欢喜。洪承畴向孝庄进言,顺治已经接了董小宛进宫,如果强行命其送董小宛出宫,恐怕适得其反,与其如此,倒不如让董小宛暂居宫中,日后再循序渐进想办法赶走董小宛。宫中一些身份显赫的大官,已经聚在一起议论顺治带汉女入宫之事,所有大官的立场一致,坚决反对汉人染指大清江山。刘光才带领几个太监,上门拜访董小宛,提议让太监柳二云侍奉董小宛。董小宛初入皇宫不久,正为如何与顺治相处烦恼,哪里有心情成为几个下人的主子,当即让刘光才先带走几个下人。

  • 孝庄向顺治妥协,提议把董小宛暂时安置在无嫔妃之名的南院居住,并且不能立即给董小宛名份,免得遭至文武百官以及众妃不满。顺治冒着与众官绝裂的风险,执意将董小宛留在宫中,为了堵住悠悠之口,他与母亲孝庄商量,决定让董小宛归旗。所谓的归旗就是脱离汉族成为满人,只要董小宛归了满旗,就成了满人,官员们就不便再阻拦顺治宠爱董小宛。孝庄深谋远虑赞成顺治的计策,她操劳多年,所作所为皆是为顺治稳固江山,可怜天下父母心,贵为国母的她也跟天下普通百姓一样,为后辈们操劳一世。顺治即将出宫到京郊视察,临行之前向董小宛告别,董小宛表示赞成顺治出宫,她早就做好了出逃准备,顺治将在十日之后归来,十日之内她完全有机会出逃。洪承畔为官多年,心如明镜,擅于揣摩他人心思。董小宛想逃走已被洪承畔看穿,洪承畔上门一番劝说,将个中利害分析了一遍,如果董小宛瞒着顺治逃出皇宫,虽然为顺治解决了被百官排挤的风险,却让顺治丢了脸面,日后将沦为千古笑谈。洪承畔的分析不无道理,董小宛陷入到苦恼中,意识到自己不能立即逃走。

  • 扣扣看不惯灵珍飞扬跋扈的姿态,义愤填膺为董小宛鸣不平,与灵珍对骂,被其唤来仆从受到仗击教训。董小宛与扣扣相处多年,两人结下深厚情谊,扣扣被坚硬的木仗击打,等同打在了董小宛的身上,董小宛面无惧色与其一起受罚,本来她打算趁着顺治出宫的时候逃走,因被灵珍恶意虐待,她决定留在宫中等待顺治归来,为她升张正义。灵珍命人教训完了董小宛,一脸得意,劝说董小宛离开皇宫,否则将会再次遭到第二轮惩罚。董小宛外柔内刚,表面看似弱不禁风,实则内心坚硬如石,宁肯再遭惩罚也不向灵珍服软。灵珍命下人拎来一桶冰水,往董小宛头上倒去,时值初秋时节,冰冷的水淋在董小宛身上,令其遭到重创昏厥过去。刘光才到慈宁宫向孝庄复命,将灵珍教训董小宛的过程说了一遍,孝庄闻言勃然大怒,她只是让灵珍口头吓唬董小宛,并未让其施予刑罚,这下倒好了,顺治如若返回皇宫,定然龙颜大怒。

  • 董小宛遭灵珍折磨,受尽酷刑。顺治将灵珍唤到身边,盘问灵珍教训董小宛始末。灵珍心机颇深,早就想好了如何回答顺治。称当初获得皇后索尔娜口谕,代其惩罚董小宛。顺治没有听信灵珍的片面之言,唤人前往坤宁宫传讯皇后索尔娜。灵珍在地上跪了许久,腰酸腿麻,向顺治求情,想从地上站起来。顺治没有怜香惜玉,提醒灵珍当初教训董小宛主仆二人之时,早就应该设身处地为二人着想,如今轮到自己跪地受罚,实是一报还一报。贤妃获顺治传讯,向顺治如实说出获得索尔娜口谕过程,索尔娜因被停了笺表无法下旨向灵珍传达命令,于是通过口谕的方式让贤妃前往灵珍住处,命其教训董小宛。

  • 灵珍即将接任皇后之位的消息传遍皇宫,多娜非常了解灵珍的性格,灵珍为人两面三刀诚府极深,比索尔娜阴毒百倍,如果让其当上皇后,后宫将会迎来一场浩劫。孝庄指使冯太医对董小宛服食的药物做了手脚,药物可令董小宛无法怀上龙种,顺治得知此事,找孝庄理论,孝庄用心良苦,所作所为皆是在为大清江山着想,顺治意气用事,对孝庄挖空心思不给董小宛怀孕产生不满。孝庄依然对董小宛充满敌意,派出奴婢婉儿服侍董小宛,顺治猜到孝庄的心思,婉儿名为服侍董小宛,其实是充当孝庄的眼线。入夜,董小宛沐浴完毕,和衣躺在床上,顺治前往南苑与董小宛圆房,两人一番云雨谈天说地,董小宛笑称自己已经归旗成为满人,初入皇宫的她经历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磨难,总算拔云见日与顺治行了夫妻之事。

  • 董小宛拜认鄂硕为义父,顺利完成归旗仪式成为满人。顺治与孝庄谈起废后的事情,他打算立多娜为后,孝庄改变立场,在顺治面前为索尔娜说情,顺治始终不肯原谅索尔娜,趁机与孝庄讨价还价,提出可以不废后,前提是必须立董小宛为妃子。孝庄勃然大怒,没有接受顺治的条件,虽然董小宛已经归旗,但孝庄依然对其充满敌意。董小宛主动劝说顺治给索尔娜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索尔娜虽然有些不可一世,但其心不如灵珍阴险,与其立其它妃子为后,倒不如给索尔娜一个机会。顺治在董小宛的开导下如同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同意不废后。家中仆人多琪进宫,灵珍觉得自己当皇后十拿九稳,难掩心中欢喜,与多琪有说有笑。顺治没有废索尔娜为后,索尔娜悬紧的心渐渐恢复松驰,她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召集几个妃子到凉亭内议事,果珍与董小宛结为姐妹,在索尔娜眼中属于大逆不道,索尔娜决定恢复了笺表之后向孝庄进言,废除果珍的妃子之位,果珍心地善良与世无争,一听自己的妃子之位即将不保,急得掉下了眼泪,其模样楚楚可怜,如同一只无助的小猫。

  • 吴三桂即将进京,伴其左右的陈圆圆出身犁园能歌善舞,董小宛向顺治提出日后与陈圆圆相见,讨教犁园之道。孝庄因敌视董小宛,与顺治关系紧张,董小宛写了一封信给孝庄,望能与孝庄相见,其行为意在化解孝庄母子紧张的关系。吴三桂抵达京城,陈圆圆未及与董小宛相见,便被天地会的人俘走。顺治将董小宛写的信件呈与母亲孝庄,孝庄看毕信件,被董小宛写得一手好文采折服,顺治趁机请求孝庄见董小宛一面。吴三桂收到两封信,一封是陈圆圆所写,另一封出自陈近南之手。孝庄架不住顺治软磨硬泡,同意择日前往南宛见董小宛,顺治喜形于色,在孝庄面前展露难得一见的笑容。吴三桂决定见陈近南,其手下提议暗中带领一千精兵出发。孝庄忽然驾临南宛,正在饮茶的董小宛闻讯赶紧放下茶杯,带领扣扣跪地恭迎孝庄。

  • 孝庄要求董小宛日后必须留在南苑,不能踏出南苑半步,否则定会给顺治带来危害。陈近南赏识吴三桂的身手,劝说吴三桂举兵造反,吴三桂一脸为难,清兵已经入关十年,巩固了基业,汉人想要再取而代之何其困难。顺治登基之时年纪尚幼,只获得一半的黄旗,另一半黄旗由议政官员保管,再过四个月便是议政交旗之日,顺治如果不顾百官反对,执意立董小宛为妃,议政官员定然不会交出另一半黄旗,顺治的皇帝权力将会削弱,极有可能丢掉江山,不过为了抱得美人归,顺治早就做好了放弃江山的准备。索尔娜召集十二位贵妃,提议寻找办法阻拦顺治立董小宛为妃子,淑妃带头响应,认为众人联名上奏给顺治是最好的办法。大部份妃子赞成联名上奏的办法,索尔娜称是受了孝庄命令,带领妃子们联名上奏向顺治施加压力。果珍因不肯联名,引起索尔娜不满,索尔娜命令所有妃子煽果珍两耳光。

  • 索尔娜将众妃联名奏折递交给顺治,顺治龙颜大怒,对索尔娜产生不悦,索尔娜惶恐不安,将求助的目光移到孝庄身上,孝庄主动支持众妃联名,劝说顺治不要违背妃子们的意愿。果珍被煽了二十多记耳光,脸庞红肿,决定不服药,以受伤的姿态面对顺治,让顺治看清索尔娜狠毒的心肠。灵珍与贤妃谈起果珍,果珍是顺治最宠爱的妃子,平时呆头呆脑总是惹众妃不悦,索尔娜强逼妃子们掌果珍的嘴,必然引来顺治不满,从而再次产生废后念头,果珍阴差阳错成了灵珍对付索尔娜的棋子。顺治出宫两日,董小宛主动向孝庄提出搬出皇宫,孝庄求之不得,允许董小宛搬走,顺治两日后回宫,到宫外探访董小宛,为其鸣不平大发雷霆。

  • 果珍出宫,与董小宛切磋舞艺,两人一个擅长跳满蒙舞,一个擅长跳汉舞,各有千秋难分伯仲。果珍与董小宛关系亲密,相互切磋舞艺,引来索尔娜不满。索尔娜出宫上门找董小宛算账,当着董小宛的面煽了果珍一个耳光。果珍生性善良与世无争,如同待宰的羔羊被索尔娜教训,索尔娜早已对果珍心怀不满,决定命人赏果珍二十大板,将其腿部打残,日后再也无法跳舞。董小宛爱莫能助无法救果珍于危难中,只能眼睁睁看着果珍被仗击。吴三桂虽然为清朝立下赫赫战功,但始终无法获得满蒙官员信任,有官员数日之前擒获了一名天地会弟子,该弟子不堪折磨,供出吴三桂曾与陈近南在江南相见。顺治收到官员的密报,并未完全怀疑吴三桂的忠心,而是与孝庄思忖对策。

  • 济尔哈朗为首的官员们没有事先通知顺治,私自将陈圆圆押入宫中审讯,顺治获悉之后勃然大怒,怀惴一肚子火气步入大殿。所有官员见顺治出现,没有下跪行礼,而是齐齐起身向顺治请安,顺治见官员们一个个官威十足,心中生起不悦,暗自发誓日后壮大了皇帝权力,定然削弱在场所有官员的实权。济尔哈朗当众审问陈圆圆,要求陈圆圆说清楚楚吴三桂与陈近南见面的细节,陈圆圆如实说出实情,称吴三桂是为了救她才与陈近南见面,除此之外别无其它意图,完全不像众人猜测的那样是在与陈近南谋反。陈圆圆返回住处,得知董小宛将所有真相告诉给顺治,不由勃然大怒,指责董小宛出卖了她,董小宛其实是为陈圆圆好,她如实说出所有实情给顺治,方能获得顺治信任,顺治本来就不相信吴三桂造反,他了解完了吴三桂见陈近南的来龙去脉,才能找到有利的说词应付敌视吴三桂的官员。董小宛用苦良心,令陈圆圆百感交集,吴三桂还在大牢中,生死无常,陈圆圆已经做好随其前往阴曹地府的准备。

  • 顺治前往重草园劝说董小宛回宫居住,董小宛因未获孝庄允许,不肯听从顺治的建议搬回宫中。顺治为了证明自己可以为董小宛做任何事情,带其进入皇宫巡视,参观宫中各处建筑。一行人行至玄武门,门外立着一块铁牌,牌上写着禁止汉人女子入宫,董小宛虽在入宫之前听闻过清朝立有一块铁牌,但亲眼看到之后,还是有些震惊,难以理解满蒙之人为何极度仇视汉人。自从认识董小宛,顺治早就产生了搬走铁牌的决定,孝庄倒是通情达理,并不反对顺治撤销清朝建立之时就立好的铁牌。不过她有一个条件,顺治必须先获得旗印,方能撤除祖宗定下不许汉人入宫的规距。索尔娜邀请顺治到坤宁宫过夜,顺治对索尔娜已无爱意,两人空有名份,实则早已貌合神离。当天晚上,两人在房中发生争吵,顺治取消在坤宁宫就寝的念头,扔下索尔娜离去,临走之时当着门外侍卫的面,宣称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踏入坤宁宫半步。孝庄得知顺治与索尔娜闹矛盾,心烦意乱并不打算从中调解,索尔娜每次见到孝庄总是哭哭啼啼扮可怜,令孝庄非常头痛。

  • 英格尔在坤宁宫四处搜查,找到一个装着几瓶毒药的盒子。索尔娜见英格尔捧着盒子返回来,吓得面色大变,主动向顺治认错,坦承确实使用了蛇毒谋害果珍。多年以来索尔娜因未能为顺治生下一男半女,担心自己皇后之位不保,处心积虑谋害果珍肚中的孩子。顺治见索尔娜已经招供,遂与母亲孝庄商量废除索尔娜的皇后身份。孝庄对索尔娜留有一丝情谊,索尔娜是其亲侄女,同时还是顺治的亲表妹,孝庄不希望顺治按照常规手段惩治索尔娜,提醒顺治不能将其打入冷宫,而是将其贬为嫔妃即可。顺治采纳了孝庄的建议,将百官召到大殿,宣布废掉索尔娜。

  • 多娜成了后宫之首,心情悦快将十二妃子召到身边,惺惺作态提醒灵珠是皇贵妃,在后宫属于一人之下千人之上,位高权重,对维护后宫任道重远。灵珠因未能当上皇后耿耿于怀,怂恿多娜召见已被废后的索尔娜。索尔娜借口生病未能到场,灵珠哆哆逼人,猜到索尔娜是故意不到场,劝说多娜盘查索尔娜是否患病。多娜刚刚做上皇后宝座,无意雷厉风行彻查索尔娜,没有赞成灵珠的建议。果珍无法忍受灵珠逾越权力,把多娜当成枪头使唤,当众指责灵珠对多娜不敬。灵珠见果珍敢公然跟她唱反调,勃然大怒提起果珍与董小宛结为姐妹的事情,董小宛是后宫嫔妃们的大敌,果珍无视众妃们反对,与董小宛交好,早就引来众妃们不满。灵珠借题发挥训了果珍一顿,多娜虽然已经当上皇后,却又不便公然维护果珍,只得任由灵珠责骂果珍。淑妃上门拜访索尔娜,将朝见多娜的经过程说了一遍,索尔娜听闻之后痛骂灵珠阴险狠毒,她已经失了势不再是皇后,灵珠却步步紧逼没有消停。

  • 顺治爱美人不爱江山,写了一封圣旨,将十二妃子召到身边,让刘光才宣读圣旨,刘光才看完圣旨内容面色大变,十二妃子一脸狐疑,还不知道圣旨中写着立董小宛为德妃的内容。刘光才宣布完果珍升为兰贵妃,战战兢兢念读余下的内容。众妃一听董小宛成了妃子,所有人皆是吃了一惊。齐尔哈朗为首的官员对顺治深感失望,前往慈宁宫,请求孝庄接任皇位。董小宛淡薄名份,不赞成顺治公然违背百官的意愿,立她为妃子,只要能与顺治相伴一生,什么名份都不重要。孝庄召见洪承畴,盘问洪承畴是否与顺治商议过立董小宛为妃,洪承畴因顺治事先提醒,谎称并不知情,免得自己受到牵连。

  • 多娜虽然也对董小宛不满,但不敢轻易与其对立,生怕引起顺治不满。灵珠一眼识破了多娜的心思,提醒多娜不能怕惹上祸端,理应响应众妃们的号召,否则日后众妃定然不会再听其命令。灵珠言词哆哆逼人,无视多娜贵为皇后,多娜已经听出其话中威胁之意。多娜当上皇后不久,还没坐稳宝座好好享福,被众妃施加压力,带头前往慈宁官拜见孝庄,要求孝庄抵制董小宛为妃。果珍与董小宛结为姐妹人尽皆知,孝庄提醒果珍与董小宛保持距离。众妃畅所欲言,唯独索尔娜沉默寡言,孝庄以为索尔娜情绪低落,索尔娜称自己正在磨练沉稳的性格,少开口多听旁人说话。

  • 董小宛在扣扣的陪同下往慈宁宫而去,灵珠与其它妃子侯在慈宁宫门口,相继出言挖苦董小宛的衣着,董小宛其实深谐穿衣打扮之道,只是无意与众妃争奇斗艳,所以才穿了一身不太起眼的衣着。佟贵妃与灵珠向来不和,故意当众夸赞董小宛衣着得体,灵珠顿时不悦与佟贵妃吵了几句。众妃入慈宁官拜见孝庄,贤妃故意要求孝庄评出衣着最差的妃子,孝庄心如明镜,看出董小宛衣着最为出众,却刻意收敛光彩甘心被众妃比下去。灵珠直言董小宛衣着最无品味,董小宛没有生气,而是一脸谦恭,称日后定会向众妃们讨教穿衣之道。扣扣忍无可忍,当众顶撞灵珠,认定董小宛的衣着才是后宫嫔妃中最出众的一位。孝庄见扣扣目无规矩,如同泼妇口无遮拦,一时火起命人掌扣扣的嘴。灵珠幸灾乐祸,提议董小宛也要一并受罚。扣扣是董小宛的奴婢,董小宛未能好好调教扣扣,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 孝庄惩罚婉儿与扣扣,命人端上两个水盆,让两个奴婢举在头顶,必须撑到指定的时辰方能放下水盆,如果撑不下去打落了水盆,就要接受鞭刑和仗刑。有侍卫悄然离去,将孝庄责罚两个奴婢的事情告诉给英格尔。扣扣是英格尔的心上人,英格尔心急如焚向顺治报信,顺治虽然非常震惊,但为了顾全大局,没有前往慈宁宫阻止孝庄教训两个奴婢。孝庄逼迫董小宛抚琴吟唱,董小宛是江南第一名妓,能歌能舞,其歌声美不可言,令孝庄暗暗赞叹。孝庄发现懂音律的人只有灵珠、果珍、还有佟贵妃。其余妃子毫无反应只是应付了事。婉儿体力不支打落水盆,被侍卫抽鞭教训,扣扣非常坚强,始终没有放下水盆。婉儿受完鞭刑,又遭仗击,董小宛面色悲痛抚琴吟唱,将情绪全部转入到歌声中,令佟贵妃听得感同身受一脸同情。

  • 董小宛上门探访果珍,两人相识已久交情深厚,董小宛非常理解果珍的处境,果珍担心被其它妃子排挤,平时不得不与董小宛保持距离,董小宛通情达理没有对果珍产生不满。济渡雇凶暗杀洪承畴未遂,济尔哈朗怀疑是济渡所为,济渡装聋作哑,佯装生气,成功骗过了父亲。顺治将官员们召到殿内,谈起洪承畴遇袭一事,为了不打草惊蛇,顺治谎称暗杀者就是天地会的弟子,随后叮嘱鳌拜彻查幕后元凶。柳二云盗走董小宛服食的药丸,出宫向陈近南复命,陈近南拿出几粒可助董小宛怀孕的药丸,送给柳二云。柳二云将药丸放入盒中,回宫放归原位。顺治决定出宫赈灾,临行之前陪董小宛过夜,董小宛一脸幸福靠在顺治身上,两人亲亲我我你侬我侬。翌日,顺治准时出宫,董小宛身体产生不适卧床休息,婉儿在柳二云的提醒下前往慈宁宫找孝庄,将董小宛患病之事说了出来。孝庄发现婉儿身体恢复得很快,婉儿如实说起获得董小宛按摩身体伤处的真相,在董小宛的照顾下她才很快恢复伤势。孝庄听完婉儿的话吃惊不小。

  • 洪承畴是顺治的老师,济度步步紧逼惹怒了顺治,孝庄为了帮助顺治得到两黄旗印,劝说顺治革除洪承畴的职务,唯有如此方能封住官员们的嘴。顺治心烦意乱向董小宛述苦,董小宛虽然是一介女流,但看待问题不输日理万机的顺治,她不赞成顺治顺着百官的意愿重惩洪承畴,如果顺治做出退让,日后将会难以镇压百官。顺治与洪承畴议事,决定废除对汉人不利的三法,洪承畴极力支持,愿为顺治选写三法的弊端,两人在房中谈话之时,刘光才站在房外偷听,顺治废除三法的行为对汉人有利无害,刘光才惊喜交加激动不已。

  • 数名官员前往慈宁宫拜见孝庄,望孝庄顺众人意愿处置洪承畴,孝庄跟顺治一样,不赞成众人严惩洪承畴。济度再次表达不满,出言不逊冒犯孝庄的皇威,鳌拜对孝庄忠心耿耿,当场提醒济度目中无人连孝庄也敢顶撞。一些官员纷纷附和鳌拜,济度成了众矢之的,心中虽然不服,却又不敢再发作。其父济尔哈郎历经世事,心知不能犯了众怒,也只能是隐忍不发。孝庄见大部份官员不敢反对她,趁机提议革除洪承畴议政会员的职务,索大人提醒孝庄应该再废掉洪承畴的大学士职务,孝庄没有采纳索大人的建议,洪承畴是顺治的老师,学识渊博。如果废除其大学士职务,定然引来顺治不满。董小宛闲来无事,在房中提笔练字,果珍上门造访,欣赏董小宛写的毛笔字。孝庄与众官谈起修改三法的计划,济度第一个反对修改三法,主动表示代表议政会员维护三法。鳌拜见济度屡次以下犯上,与孝庄唱反调,心中生起不悦与济度发生争吵。

  • 顺治对洪承畴失去议政官职深感心痛,洪承畴没有因为被革职心情失落,而是劝慰顺治,提起修改三法之事,鳌拜当先支持修改三法,已经说明三法不得人心。蓉贵妃的儿子玄烨即将庆生,董小宛上门拜访蓉贵妃,从其嘴中了解玄烨的喜好,以便到时献上玄烨喜欢的礼物。灵珠得知董小宛拜访蓉贵妃,担心其与妃子们套关系网络人心,召集几个妃子借口为玄烨准备生辰礼品,上门拜访蓉贵妃。顺治已经事先告知蓉贵妃,玄烨收取的礼物不能太贵重,蓉贵妃提醒众妃送礼无需贵重,聊表心意即可。玄烨非常欣赏董小宛的文笔,要求董小宛抄写二十遍诗词,做成诗集充当礼物。董小宛见玄烨喜欢诗词,喜出望外决定抄写一本诗册送给玄烨。

  • 玄烨生辰到来,董小宛写好诗集送给玄烨,玄烨非常满意,拿起诗集让孝庄过目,孝庄翻开书页看了几行文字,当着众妃的面夸赞董小宛文采了得。董小宛在孝庄的要求下抚琴唱歌,索尔娜心怀不满故意说话搅局,称自己也会唱歌跳舞。引来顺治和孝庄不悦。玄烨被董小宛赠送的诗集毒倒,金太医经过检查,发现诗集每一页都被毒水沾染。董小宛送给玄烨的诗集带毒,幸好玄烨体格强健,休养一段时日便能恢复健康。一向明辩是非的孝庄被眼前的假象蒙弊双眼,认为是董小宛想跟顺治生儿育女,为了日后的孩子前途着想,所以才毒害其它妃子的孩子。蓉贵妃虽然是受害者,却相信董小宛不是幕后元凶。

  • 孝庄急切想让董小宛认罪,是为了让顺治获得两黄旗印,顺治与官员们有约定,想要得到两黄旗印必须废除董小宛。孝庄在慈宁宫亲审董小宛,铁了心要逼其认罪。洪承畴看出个中端倪,在顺治面前大呼不妙。只有得到了两黄旗印,顺治才算是正式巩固了自己的王权,反之,他将失去一部份权力,被议政官员们左右,无法按照自己的想法做皇帝,日后也有可能退位让贤。孝庄权衡利弊,提醒董小宛必须认罪,顺治如果不废除董小宛,他就无法获得两黄旗印。董小宛不赞成孝庄的观点,就算她认了罪,也只能是给顺治带来负面影响,满朝文武百官一定会嘲笑顺治,笑他没有管理好后宫。顺治派出刘光才到慈宁宫,希望孝庄放过董小宛,如果孝庄不答应,顺治就亲自到慈宁宫请求孝庄网开一面。孝庄非常了解顺治的性格,顺治说一不二,董小宛果然是个祸水,能令顺治与孝庄母子反目成仇,孝庄拿顺治没有办法,只能把怒气发泄在董小宛的身上,骂其是灾星。

  • 董小宛从慈宁宫归来,与顺治发生争吵,顺治始终不肯废除董小宛,在争吵过程中情绪激动煽了董小宛一个耳光,董小宛倒在地上体力透支,陷入到半昏迷状态,被几个下人扶走。顺治命太医扶走董小宛,自己独自一人来到殿外,在雨中淋雨,因悲痛过度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孝庄得知顺治患病晕倒,赶紧上门探访,顺治躺在龙榻上,嘴中念叨着董小宛的名字,自责未能好好保护董小宛。在孝庄的注视下,顺治苏醒过来,继续为董小宛说情,相信董小宛没有下毒毒害玄烨。孝庄返回慈宁宫,向鳌拜说起顺治晕倒吐血一事,鳌拜听闻之后面色大变,当务之急,是帮助顺治获得两黄旗印,不过,顺治却始终不肯废除董小宛的妃子身份,这不但让鳌拜为难,也让孝庄非常头痛。顺治吐血晕倒的消息传到钟粹宫,董小宛大吃一惊,渐而开始担心顺治的安危。不久之前她逼迫顺治废除她,顺治却立场坚定始终不肯改变主意,如果再僵持下去,顺治可能身体越来越糟糕。

  • 在议政会议上,孝庄与几个官员谈起董小宛下毒案,经过调查,董小宛确实不是下毒的人,真正下毒的人依然没有查出来,也许就是后宫中的某一个妃子。董小宛心如明镜,与扣扣谈起自己被陷害的事情,她深信后宫中的某个妃子便是下毒凶手。议政官员们经过慎重商议,决定把两黄旗印交给孝庄。消息传到顺治耳中,顺治惊喜交加,前往慈宁宫向母亲孝庄道喜。虽然两黄旗印在孝庄手中,但顺治觉得跟自己掌握了两黄旗印没有区别。由于心情极佳,顺治又到钟粹宫探访董小宛,提起下毒案,他深信董小宛不是凶手,连母亲孝庄也觉得下毒凶手是其它妃子。柳二云一直在暗中观察董小宛的身体状况,董小宛已经接连服食六七天的解药,应该怀上了顺治的孩子。

  • 董小宛审问玲儿,玲儿神色慌张,唯恐说错了话,董小宛事后回想七个下人回答问题的表情,她发现玲儿最紧张,不过,越是紧张越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相反,在答话过程中越是镇静的人,嫌疑才最大。刘光才前往慈宁宫拜见孝庄,谈起董小宛私自查案之事,孝庄任由董小宛追查下毒凶手,同时叮嘱刘光才也抽出时间查案。英格尔怀疑玲儿是下毒凶手,玲儿惶恐不安连声喊冤,董小宛忽然产生不适恶心想吐,柳二云意识到董小宛怀上了孩子,于是悄悄离开皇宫,重返天地会。离去之前,柳二云为董小宛开罪,在信中承认自己是天地会的弟子,并且谎称自己是下毒者。顺治得到信纸,看完之后才意识到错怪了后宫们的妃子,连日以来他一直以为是后宫某个妃子所为,闹了半天原来是天地会的反贼所为。金太医为董小宛把脉,得知董小宛已有一段时间没有来月经,金太医吃惊不小,提醒董小宛已经怀上了孩子。婉儿站在房外偷听,一脸鄂然,为董小宛的安危担心。孝庄曾经暗中命令冯太医配制绝育药给董小宛。如果她知道董小宛怀孕,定然强行逼其打胎。

  • 董小宛独自一人黯然泪下,为肚中还未谋面的孩子而心痛,为了顺治的江山,董小宛只能忍痛打掉孩子,否则顺治将会被百官排挤,无法得到两黄旗印。翌日,董小宛将金太医和扣扣唤到身边,做出打胎的决定,要求两人发誓不能泄露她的秘密,金太医其实不反对董小宛生下孩子,因董小宛立场坚定,金太医只得对其言听计从。扣扣跟随董小宛多年,好不容易盼来董小宛做母亲,坚决反对董小宛扼杀肚中的孩子,董小宛已是下定了决心,提醒扣扣如果反对她的行为,她就与扣扣断绝姐妹关系。婉儿偷听到董小宛与扣扣谈话内容,匆匆离开后宫,向孝庄报信。孝庄得知董小宛怀上孩子又打了胎,一时之间百感交集。更让孝庄后悔的是,董小宛怀上的极有可能是男婴,孝庄将金太医唤到慈宁官,一番询问。金太医不敢隐瞒实情,原原本本将董小宛怀孕前后的经过说了一遍。董小宛为了顺治的江山,宁肯舍弃做母亲的机会,孝庄深受感动,前往钟粹宫探访董小宛。董小宛心情失落眼泪横流,孝庄拿出随身携带的丝娟,给董小宛擦拭眼泪,同时提醒董小宛以后称呼她为皇额娘。

  • 顺治外出归来,被孝庄唤到身边,孝庄命苏纳捧出两黄旗印,交到顺治手中。董小宛恢复正常的生活规律,红光满面吃吃喝喝,似是已经忘掉了失子之痛。孝庄将两黄旗印交到顺治手中,提醒顺治好好管治江山成为一代明君。顺治人逢喜事精神爽,得到旗印之后到钟粹宫探访董小宛,董小宛因为刚堕胎不久,身体还没有恢复元气,顺治以为董小宛患上了疾病。并不知道素未谋面的孩子被董小宛扼杀于腹中。董小宛抽空到寺庙拜佛,为已经夭折的孩子祁福,虽然孩子已经离世,董小宛却依然对其念念不忘,怀有深深的内疚。

  • 扣扣与英格尔谈起玲儿溺水之事,猜测幕后黑手是在杀人灭口,企图隐瞒下毒真相。英格尔的想法与扣扣一样,但他嘴上没有说出来,而是暗自惊叹扣扣与他的想法一样。蓉儿向董小宛谈起玲儿死因,将婉儿下毒之事说了出来,董小宛听毕如遭雷击,她没有料到幕后主使者竟然是孝庄。婉儿是孝庄的贴身亲信,其行为自然是受到了孝庄指使,董小宛本以为孝庄已经跟她和解,直到从蓉儿嘴中得知真相,她才恍然大悟,心情低落向扣扣述苦,刘光才出宫秘会陈近南,谈起董小宛打胎之事,陈近南曾经指使柳二云调换董小宛服食的药物,助其怀上孩子,不料董小宛却为了顺治的前程打掉了孩子。

  • 陈近南带领八大堂主与清兵血拼,宋船对刘光才深恶痛绝,咬牙切齿称要拉刘光才一起垫背。顺治因为已经事先布下埋伏,胸有成竹决定留在钟粹宫等消息,英格尔曾经与陈近南交过手,技痒难当,想去慈宁宫与陈近南大战一场。顺治允许英格尔前往慈宁宫,慈宁宫的清兵死伤众多,正与天地会的堂主血拼。渡度得知天地会反贼入宫刺杀孝庄,不顾侍卫阻拦,闯入慈宁宫与鳌拜联手对付陈近南。英格尔赶到慈宁宫,欲出手杀掉宋船,刘光才提醒英格尔不能与宋船交手,宋船是扣扣的哥哥,他要死于英格尔手中,扣扣必然把英格尔视为仇人。陈近南被济度砍了一刀身负重伤,济度没有停手,趁着陈近南与鳌拜交手再次偷袭,陈近南双拳难敌四手,死于鳌拜手中。扣扣到慈宁宫观战,打算欣赏英格尔奋勇杀敌的场景,当她看到哥哥宋船也在慈宁宫,吃了一惊不敢相信哥哥是天地会反贼。宋船宁死不屈,拔剑自刎当场,济度意识到是叼难董小宛的机会,决定审问扣扣。扣扣因宋船是天地会反贼难脱关系,被济度带往议政会议厅审讯。

  • 济度哆哆逼人,认定董小宛是天地会反贼,董小宛面不改色,坚称自己清白无辜并非天地会反贼。早在进宫之前,董小宛并不知道顺治是皇帝,因此不可能抱着不良居心接近顺治。虽然董小宛极力为自己辩护,却依然未能获得众官信任,济度提议废除董小宛,他的提议获得许多官员支持。顺治见众人执意排挤董小宛,把心一横命人捧上旗印,决定把旗印交还给议政官员,同时退位让贤不再做皇帝。众官大吃一惊跪求顺治收回成命,唯独济度急不可耐,提出重新选举一名帝王。孝庄眼含泪水注视顺治,气得说不出话来,她处心积虑想稳住顺治的皇帝之位,顺治却一意孤行宁肯与董小宛相爱,也不肯再继续做皇帝。孝庄出于无奈,让刘光才为扣扣做证,刘光才潜伏在天地会多年,认识许多反贼,唯独没有见过扣扣出入天地会,由此足以证明扣扣并非天地会反贼。

  • 扣扣与英格尔站在殿外,两人虽然无法看到殿内发生的事情,却能听到殿内所有人说话声音,索大人出面证明扣扣清白无辜,扣扣欢喜交加心头大石落地。英格尔亦是喜不自禁,为扣扣恢复清白而高兴。孝庄提醒众人日后不能再排挤董小宛,为了打消众人对董小宛的成见,孝庄提起董小宛怀上孩子又忍痛打掉的真相。顺治获知真相一脸鄂然,其余官员也是无比震惊。董小宛为了顺治的前程着想,宁肯放弃做母亲的机会,其行为感天动地绝非寻常女子可比。鳌拜当先支持孝庄认可董小宛,其余官员亦纷纷附合,董小宛最终化解被废掉的风险,在孝庄的陪同下返回后宫,贤妃目睹董小宛乘轿回宫,大惊失色向灵珠报信,灵珠以为董小宛将被废除,得知其非但没有丢掉妃子之位,反而获得孝庄认可,一时之间惊怒交加。

  • 孝庄提议举办比舞大会,后宫妃子们跃跃欲试,都想在比赛上出出风头。灵珠心如蛇蝎,暗中指使一个多琪毒害董小宛,多琪使用的的是慢性毒药,灵珠心急如焚期盼董小宛毒发身亡。慈宁宫比舞大赛即将开始,果珍虽然疑似怀孕,却不肯好好休养,而是决定参加比舞大赛。比舞大赛如期而至,十二妃子云集慈宁宫,董小宛姗姗来迟。

  • 鳌拜孤身一人对付几个蒙面男子,一伙侍卫赶了过来,为鳌拜解了围,制服了几个蒙面男子,鳌拜想留一个活口,结果几个蒙面男子全部服毒自尽。鳌拜返回宫中,向顺治说起自己遇刺经过,蒙面男子行刺之时自称是天地会的弟子,顺治觉得事有蹊跷,叮嘱鳌拜将计就计,与他合伙演戏,对外假装认定是天地会所为。济度在家中等侯手下的好消息,一个手下归来,汇报行刺鳌拜过程,鳌拜身边的十余个精兵已经身亡,眼看鳌拜就要寡不敌众,一伙侍卫赶了过来为鳌拜解了围。董小宛中毒严重,顺治发现董小宛穿过的衣服含有毒液,只要嗅闻衣服便会产生晕厥不适感,扣扣在顺治的提醒下嗅闻董小宛身上的衣服,果然头昏眼胀。灵珠许久没有等来董小宛身亡消息,渐感不妙,托咐贤妃传话给济度,让济度做好“破釜沉舟”的准备。金太医检测出董小宛穿过的许多衣服都被毒液浸泡过,因为已经找到了毒源,金太医配出对应的解药,成功救活了董小宛。

  • 贤妃曾经出入过几次制衣局,担心引起顺治怀疑,灵珠面对危机沉稳不乱,提醒贤妃无需太慌张,大凡是后宫们的妃子,都有去过制衣局定制衣服的经历,并非只有贤妃一人出入过制衣局。多琪前往济府,向济度说起毒衣计划失败的过程,如果她再慢一步离开皇宫,恐怕已被顺治召见,从而惹来麻烦。顺治派出英格尔调查制衣局的宫女,英格尔查出贤妃曾经叫多琪出宫,贤妃无原无故唤走多琪,其行为可疑之极,引起了顺治的怀疑。顺治与鳌拜以及英格尔思忖对策,济度居心不良,对顺治一直不敬,而多琪又是济度的女人,顺治猜测多琪受到济度指使,借送衣服的机会毒害董小宛,为了引诱济度露出狐狸尾巴,顺治决定与鳌拜联手布下陷阱。

  • 济尔哈朗相信自己的儿子济度对顺治忠心耿耿,不可能产生行刺顺治的想法,另外四名议政官员亦认同济尔哈朗的观点,提议参与审讯济度。孝庄虽然位高权重,但不敢激怒济尔哈朗为首的几个议政官员,同意众人与鳌拜一起审讯济渡。多娜与果珍谈起毒衣案,她猜测下毒的人极有可能就是灵珠,多娜心知灵珠一旦罪行败露,十之八九被斩首。顺治到后宫向董小宛谈论审讯济度进度,三天内议政官员如果找不到济度行刺顺治的证据,济度就能重获自由逍遥法外。董小宛一心想帮助顺治对付济度,提出与那琪沟通,想方设法说服那琪指认济度。顺治已经无计可施,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允许董小宛与那琪见上一面。那琪被禁闭在房间里面,表面看起来立场坚定,实则心中已经开始产生动摇,回想与济度相处的情景,那琪心烦意乱。

  • 顺治决定与董小宛设下圈套,引诱下毒的妃子露出真实嘴脸。刘光才向孝庄秉报顺治的计划,孝庄决定静观其变。顺治召集十二妃子,谈起济度造反的事情,同时提起毒衣案,为了查出幕后主使,顺治谎称已经查出大概线索,发现下毒之人并非后宫妃子,真正的凶手是济度。十二妃子信以为真,相信了顺治说的话,顺治话锋一转谈起济度造反之事,提议由妃子们轮流劝说那琪招供。只要那琪出面指认济度造反,济度定然难逃罪责。贤妃以为就此成功为灵珠杀人灭口,不料却感觉到自己也出现了晕厥迹象。金太医及时赶来,为那琪和贤妃解了毒,两人大难不死逃过一劫。灵珠等侯贤妃与那琪毒发身亡的消息,心如蛇蝎的她哄骗贤妃向那琪下毒,并非只想杀掉那琪一人,而是打算顺带杀掉贤妃。那琪与贤妃看清了灵珠的嘴脸,两人主动向刘光才招供,将灵珠策划毒衣案企图毒害董小宛的经过说了一遍,包括灵珠与济度窜通一气打算行刺顺治,原原本本从头到尾一字不漏说完。连一直没有查出真凶的诗册毒案,也是灵珠所为。

  • 灵珠未能毒死贤妃与那琪,心知自己命将不保,也就没有再迟疑不决,在顺治找上门的时候服下了毒酒。毒酒将在半个时辰左右发作,灵珠临死之前见到了顺治,心有不甘认为是顺治害得她步入不归路。自从董小宛入宫,顺治冷落了所有妃子,其中包括灵珠,灵珠无法获得顺治宠爱,心怀不满犯下许多不可饶恕的过错,已是天理不容人神共愤。孝庄莅临后宫见灵珠最后一面,灵珠非常高兴能在死前见到孝庄,她视孝庄为楷模,一心想成为皇太后,却使用了不正当的手段,步入万劫不复之地。在孝庄的注视下,灵珠毒发身亡死在地上,孝庄留有一丝情面,吩咐下人依然以皇贵妃的身份厚葬灵珠。

  • 古往今来,皇帝大赦天下,往往是因为遇有喜事,孝庄猜到顺治打算立董小宛为皇贵妃,借机大赦天下。董小宛毕竟是汉人,孝庄虽然已经接纳了董小宛,但不赞成其成为皇贵妃。贵为皇贵妃的灵珠一失足成千古恨,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饮下毒酒身亡。顺治打算封董小宛为皇贵妃,却遭到孝庄反对。孝庄偏向由本族妃子继任皇贵妃,果珍与蓉妃是两个比较合适的人选,孝庄觉得果珍为人更善良,希望顺治立果珍为皇贵妃。果珍怀上了龙种,太医为果珍把完脉,猜测果珍怀上了格格。果珍一听自己又怀上格格,一脸失望。太医劝说果珍生下格格,顺治非常喜爱格格,多娜生下的两个格格便获得顺治疼爱。虽然太医所言非虚,但果珍一心想生阿哥,只有生了阿哥才有资格当上皇太后。

  • 顺治找果珍谈心,谈起空缺的皇贵妃位置,后宫妃子们视皇贵妃位置为宝座,就如同王爷们想当皇帝一样。顺治深知皇贵妃对妃子们何其重要,他也非常赏识果珍的为人,如果没有董小宛,他觉得自己应该会立果珍为皇贵妃。董小宛入宫之后,为顺治付出许多牺牲,其它的无需多说,光是为了顺治的前程打胎,已经足够有资格做皇贵妃,顺治觉得自己欠董小宛太多,因此想把皇贵妃的位置让给董小宛。果珍见顺治眼中只有董小宛,心中虽然已经不悦,不过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故意扮出深明大义的模样,对顺治的决定毫无异议,同时佯装说漏了嘴,谈起董小宛正在调查多娜。顺治落入果珍的圈套中,勃然大怒,难以理解董小宛瞒着他调查多娜,果珍目送顺治离去,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认为顺治定然是找董小宛算账。顺治前往钟粹宫质问董小宛调查多娜,董小宛见事情已经瞒不下去,只得向顺治说出原因,她担心多娜继续伤害果珍,所以才想调查多娜的底细,虽然董小宛言之有理,但顺治还是不太高兴,数落了董小宛一顿。

  • 孝庄坚持立果珍为皇贵妃,顺治却意属董小宛。董小宛与扣扣谈起果珍异常的举动,虽然果珍一再表示对皇贵妃位置无感,希望董小宛做皇贵妃,董小宛却明显感觉到果珍极度渴望当上皇贵妃,不过一切都是猜疑,董小宛仔细想想,认为自己是在胡思乱想。她全然没有料到果珍表里不一,人前看似天真善良,人后其实一肚子坏水。果珍与董小宛谈了一些事情,身体产生不适,让董小宛帮忙拿安胎药。坤宁宫,十二妃子全部到齐,索尔娜当众谈起曾经发生的毒蝴蝶案,为自己雪洗冤屈,称自己并非毒蝴蝶案的凶手。果珍心知肚明,佯装气愤,与索尔娜发生争吵,索尔娜忍无可忍,辱骂果珍是贱人,果珍气得七窃生烟,不顾仪态就想动手抽索尔娜一耳光,奴婢和妃子们一见情况不妙,赶紧上前劝架。

  • 英格尔深信董小宛并非下毒凶手,董小宛仔细回想一些可疑之处,猜测自己的房间藏有果珍事先放好的毒药,只要找到毒药,董小宛就人赃俱获无法洗清自己的冤屈。顺治命人软禁董小宛,扣扣因董小宛含冤受屈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董小宛眼含泪水,无力扭转局面为自己翻案,有了一种任人宰割的感觉。顺治与孝庄谈起果珍中毒案,孝庄担心顺治狠不下心审讯董小宛,决定伴其审案。果珍平安无事恢复健康,向顺治和孝庄讲述中毒之前拜访董小宛的经过,谎称董小宛曾经表示同情服毒自杀的灵珠,推崇使用各种狠毒手段在后宫立足。孝庄对果珍所言深信不疑,认为董小宛已经性格大变,顺治无言以对,心中虽然不相信董小宛毒害果珍,但因证据确凿,已经动摇对董小宛的信任。果珍离开慈宁宫,在殿外遇到董小宛,董小宛已经看清了果珍的险恶嘴脸,提醒果珍早晚会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遭到报应,果珍目送董小宛进入大殿,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 果珍为了逼死董小宛,假装割腕自杀。用自残的方式博取顺治信任。顺治赶到后宫探访果珍,庆幸果珍平安无事,冯太医称如果再晚一步就无法救活果珍。其实所有步骤果珍都已事先算好,她在冯太医的协助下借着假自杀的方式欺骗顺治,谎称自己因被董小宛伤害而难过,所以才割腕自杀。果珍用自杀的方式取得了顺治的信任,董小宛意识到自己必须认罪才有活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她决定以后找机会雪洗自己的冤屈。顺治返回慈宁宫,要求董小宛招供,董小宛眼泪汪汪注视顺治,沉默片刻开口认罪。顺治对董小宛深感失望,提醒董小宛就算认罪也已经晚了,言外之意似是要严惩董小宛。后宫妃子们因董小宛被治罪欢呼雀跃,每个妃子都巴不得董小宛失宠,果珍得知顺治只是废除了董小宛的妃子身份,一脸惋惜,心有不甘。她原本计划逼死董小宛,事情却没有像她料想的那般发展。

  • 董小宛已经搬出皇宫,在郊区暂住,扣扣不离不弃伴其左右,英格尔向顺治提出出宫探访扣扣,顺治同意英格尔出宫,同时提醒英格尔不能带回关于董小宛的任何信息,他不想再听到跟董小宛有关的信息。索尔娜与淑妃谈起果珍中毒案件,她怀疑果珍使用了苦肉计,自服毒药不择手段陷害董步宛。郊区住宅,洪承畴与董小宛一行人商量对付果珍,果珍诚府极深是后宫最可怕的妃子,洪承畴纵然阅历丰富,学识渊博,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引诱果珍露出真面目的妙计。董小宛自缢的消息传回皇宫,顺治如遭雷击,半响回不过神来,本来他已经计划好了过一段时间就送董小宛返回江南,或者在远离京城的市镇渡过余生,只要有空,顺治还会出宫探访董小宛,他万万没有料到董小宛会自寻死路上吊自杀。

  • 董小宛诈死吓唬果珍之事传遍后宫,多娜大吃一惊,渐而被果珍险恶用心震惊,果珍平日为人善良乖巧,蒙骗了所有人的眼睛,多娜曾一度指点果珍与其它妃子明争暗斗,却没有料到果珍其实比她更高明。顺治前往郊区住宅探访董小宛,两人四目相对沉默不语,顺治后悔当初错怪了董小宛,放下九五之尊单膝下跪,一脸懊悔连声认错。董小宛慌得赶紧跪在地上,扶起顺治,一时之间百感交集眼泪横流。顺治放下皇帝身份,以平民身份与董小宛交谈,自责当初应该信任董小宛,董小宛被顺治真诚的认错态度感动,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言归于好。孝庄、顺治一行人审讯果珍,果珍没有再继续演戏,一五一十将所作所为全部抖露出来,最早的毒蝴蝶案并非多娜所为,是果珍自己在跳舞过程中摔了一跤,无法保住肚中孩子,索性布下毒蝴蝶案为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制造小产假象,嫁祸给其它妃子。

  • 顺治对多娜的品行大失所望,决定废除多娜的皇后身份,多娜当上了皇后还不满足,暗中指使果珍监视董小宛,其行为有失德行已经没有资格再做皇后。孝庄架不住顺治软磨硬泡,赞成立董小宛为皇后,顺治欣喜交加,决定立即前往后宫向董小宛报喜。孝庄哭笑不得,提醒顺治所处时间是深夜,董小宛极有可能已经入睡。顺治回过神来,决定次日再向董小宛报喜。离去之时,顺治蹲到孝庄身边,如同孩子一般将脸庞埋到孝庄的膝盖上,用亲呢的举动向孝庄表达谢意。孝庄同意顺治立董小宛为皇后其实是退而求其次,将难题扔到洪承畴和董小宛身上,洞察世事的她料定洪董两人与顺治立场相反。次日天明,苏纳与孝庄谈起立董小宛为皇后之事,董小宛是汉女,其一旦成为皇后,将是满清第一个汉女皇帝。顺治前往钟粹宫商量立董小宛为皇后,董小宛百般推脱,不肯顺从顺治的皇命。

  • 阳光明媚,妃子们浩浩荡荡奔钟粹宫行去,董小宛正襟危坐等侯妃子们上门。顺治废除三法,造福汉人,整个京城的汉人欢呼雀跃。贤妃获得赦免,从冷宫中走出来,抬头看着久违的蓝天,毫无重获自由的欢喜感,眼含泪水步履蹒跚离开冷宫。所有人都获得赦免,唯独果珍还在冷宫不得外出,顺治曾经下令永不赦免果珍,果珍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人生,看淡世事,每天在冷宫佛堂打座念佛,一心向善自我求赎。云儿带回了顺治大赦天下的消息给果珍听,果珍不为所动,并不期盼获得顺治赦免。她为了当上皇后害死了两个孩子,罪孽深重,心甘情愿永世在冷宫居住。钟粹宫一片欢声笑话,多娜与董小宛畅谈甚欢,教导妃子们和平共处,一起维护后宫安宁。夜幕降临,整个夜空被烟花覆盖,五彩缤纷夺人眼球,顺治与董小宛抬头欣赏烟花,笑而不语。扣扣已经怀上了孩子,向董小宛报喜,董小宛非常好奇扣扣肚中的孩子性别,扣扣还未生下孩子,不知道怀上的是男是女。

  • 董小宛不顾太医们劝阻,冒着染上天花的危险探望奄奄一息的顺治。妃子们望着董小宛离去的背影,人人无不眼泪横流,皆被董小宛不惧生死的行为感动。顺治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瞧见董小宛坐在床边,气虚微弱数落董小宛冒着染上天花病的风险探望他。董小宛早就做好了赴死准备,将顺治扶到床下坐好,让顺治最后一次欣赏她的舞姿。顺治有气无力注视翩翩起舞的董小宛,脑海中闪现与董小宛相识相恋的过程,往事一幕一幕,挥之不去,去之又来。金太医随时关注顺治病情,唤来一个太监,向孝庄传话,让众人做好准备,顺治时间不多再过一个时辰便离开人世,妃子们眼含泪水,心如刀割,只能守在殿外承受顺治即将辞世的煎熬。董小宛扶顺治躺到床上,顺治拿出一件礼物,送到董小宛手中,死在了董小宛的身边,董小宛异常平静,没有因为顺治逝世嚎啕大哭,她早已做好了随顺治到另一个世界的准备,生又何哀,死又何苦。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