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乐园 5.8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0 / 共30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 “海天药业”集团总裁权正阳被检测为艾滋病患者,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艾滋病魔吞噬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巨大的痛苦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死。经过一番痛苦而又周密的思考,他为海天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妻子、女儿未来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安排,并准备物色一名杀手杀死自己,从而彻底掩盖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真相。到哪里去寻找这样一名杀手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权正阳看到了一则“征婚启事”,一个叫殷冰冰的女孩映入了他的视线。尤其让他感兴趣的是殷冰冰的职业是从事射击运动,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征婚条件是谁付给她三十万元,她就愿嫁给谁。不愿将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权正阳在妻子回国之后,只能绝情地向妻子提出离婚。不明真相的妻子拒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权正阳不知所措。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