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求爱记DVD版 6.9

美容整形医生高大尚因忍受不了前妻严重的多疑症而离婚,和另外两个离婚男人——因习惯性出轨被前妻扫地出门的猛男金继刚,把前妻留下的公寓出租以维持生活的宅男郝爽成了室友。住在对门的是不婚...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0 / 共40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鲍小蕾作为希思医疗美容医院的法律顾问来到高大尚办公室,恰逢找高大尚整容鼻子的医闹来到医院找茬,鲍小蕾义愤填膺,出面相助,却遭到医闹挑衅,进而动起手来。医闹根本不是鲍小蕾的对手,鲍小蕾三下两除二就摆平了一切。高大尚叹为观止,鲍小蕾告诉高大尚,她练过合气道。医院方表示决定聘请鲍小蕾当法律顾问,高大尚提出要请鲍小蕾吃饭。伊然在车里发现一支口红,疑心病发作,与高大尚在车里闹了起来,伊然跟闺蜜吃饭,闺蜜出馊主意,给伊然介绍了一个私人侦探。伊然见私人侦探金继刚,把高大尚的照片给了金继刚。金继刚来到夜未央酒馆查访高大尚,高大尚正好来到夜未央,认识了老板娘陈慧芳,高大尚与鲍小蕾谈笑风生,金继刚一旁抓拍偷拍。高大尚提出要给鲍小蕾免费做美容,在鲍小蕾脸上比划起来,设计鲍小蕾的脸型,暧昧的动作被金继刚全部拍下。不知不觉鲍小蕾已经喝倒了,陈慧芳把鲍小蕾受过情伤的事情告诉了高大尚,伊然却在此时收到了金继刚发来的跟踪照片,误会了二人。

  • 伊然找到华姐,请求华姐把律师所的信撤回来,表示自己以后还想跟高大尚和好呢,不能把他逼疯了。华姐表示以后伊然的事儿她都不管了。鲍小蕾找到高大尚,要求他为自己作证。高大尚以帅帅想他了为由,借机逃跑,没想到被鲍小蕾拆穿后,真的收到了伊然的短信,说帅帅想他了,让他回家。高大尚回家,伊然主动承认了错误,两人又和好如初了,当下决定今天就回民政局领证复婚!民政局工作人员一见又是他们俩,赶忙表示这回不给他们办手续了,说完还要逃跑,最后是高大尚把工作人员抱了回来,终于办成了复婚手续。高大尚邀请鲍小蕾出席他和伊然的复婚典礼,鲍小蕾连声拒绝,两人说着闹着到了希思医院,惊讶得知医院被盗了,高大尚慌了,连忙报案,却不敢说出自己被盗的存折里头存款有多少。高大尚赶忙来到银行报失。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鲍小蕾作为希思医疗美容医院的法律顾问来到高大尚办公室,恰逢找高大尚整容鼻子的医闹来到医院找茬,鲍小蕾义愤填膺,出面相助,却遭到医闹挑衅,进而动起手来。医闹根本不是鲍小蕾的对手,鲍小蕾三下两除二就摆平了一切。高大尚叹为观止,鲍小蕾告诉高大尚,她练过合气道。医院方表示决定聘请鲍小蕾当法律顾问,高大尚提出要请鲍小蕾吃饭。伊然在车里发现一支口红,疑心病发作,与高大尚在车里闹了起来,伊然跟闺蜜吃饭,闺蜜出馊主意,给伊然介绍了一个私人侦探。伊然见私人侦探金继刚,把高大尚的照片给了金继刚。金继刚来到夜未央酒馆查访高大尚,高大尚正好来到夜未央,认识了老板娘陈慧芳,高大尚与鲍小蕾谈笑风生,金继刚一旁抓拍偷拍。高大尚提出要给鲍小蕾免费做美容,在鲍小蕾脸上比划起来,设计鲍小蕾的脸型,暧昧的动作被金继刚全部拍下。不知不觉鲍小蕾已经喝倒了,陈慧芳把鲍小蕾受过情伤的事情告诉了高大尚,伊然却在此时收到了金继刚发来的跟踪照片,误会了二人。

  • 伊然找到华姐,请求华姐把律师所的信撤回来,表示自己以后还想跟高大尚和好呢,不能把他逼疯了。华姐表示以后伊然的事儿她都不管了。鲍小蕾找到高大尚,要求他为自己作证。高大尚以帅帅想他了为由,借机逃跑,没想到被鲍小蕾拆穿后,真的收到了伊然的短信,说帅帅想他了,让他回家。高大尚回家,伊然主动承认了错误,两人又和好如初了,当下决定今天就回民政局领证复婚!民政局工作人员一见又是他们俩,赶忙表示这回不给他们办手续了,说完还要逃跑,最后是高大尚把工作人员抱了回来,终于办成了复婚手续。高大尚邀请鲍小蕾出席他和伊然的复婚典礼,鲍小蕾连声拒绝,两人说着闹着到了希思医院,惊讶得知医院被盗了,高大尚慌了,连忙报案,却不敢说出自己被盗的存折里头存款有多少。高大尚赶忙来到银行报失。

  • 高大尚回到合租公寓,发现满地狼藉!金继刚告诉高大尚,以后每周都有一帮狐朋狗友过来喝酒,每周公寓都会变得一片狼藉,高大尚惊讶之下,连连感慨虎落平阳被犬欺!高大尚夜晚睡觉,突然听见奇怪的响动,心惊胆战之下起床查看,突然发现客厅填满了穿着COSPLAY服装的青年们,郝爽告诉高大尚,这样的PARTY,他们一周开三次!高大尚找到陈慧芳,告之这房子自己没法住了!他没法跟两个混混一起住!陈慧芳开导下,高大尚恍然大悟:自己被整了!高大尚决心不搬了,振作起来对付他俩! 郝爽上厕所,在马桶上发现了三个硅胶耳朵,吓了一跳。金继刚回到公寓,在沙发上发现了一个人体解剖模型,也吓了一跳。高大尚告诉他们俩,自己比较无趣,就是喜欢钻研。金继刚郝爽又出新招:郝爽假装要卖房子,金继刚先搬了出去,就在郝爽要跟高大尚商量的时候,高大尚决定搬到金继刚的房间去住,就是不走!

  • 鲍小蕾不听丛前的解释,丛前这次找鲍小蕾,是因为艾叶参加非法集资被抓了。丛前告诉鲍小蕾,有一笔钱,是丛前与鲍小蕾准备结婚时的积蓄,只要能证明这笔钱是清白的,艾叶就能缓刑。鲍小蕾不愿帮丛前这个忙。高大尚问丛前和伊然是什么关系,言外他是有妇之夫,这样并不好。丛前告诉高大尚,他们仅仅是舞伴的关系。高大尚告诉伊然,丛前有老婆,伊然表示自己愿意当小三!丛前在律师所门口等鲍小蕾,举着求证明的牌子,鲍小蕾又羞辱了一遍丛前,丛前给鲍小蕾鞠了个躬,请求她一定要帮助艾叶。鲍小蕾给出了个证明,没想到是个“不能证明百万财产”的证明。高大尚找上了鲍小蕾,他请鲍小蕾介绍一下丛前的情况,因为丛前和伊然走的太近了。鲍小蕾不愿帮忙,封闭自己,高大尚为此差点搭上自己一个胳膊!鲍小蕾气急败坏,认为男人都是贱人,这时丛前也找上门来了,为了那个不合格的证明。场面一片混乱!鲍小蕾情急之下大爆发,大家都愣了。鲍小蕾冷静下来,请金继刚带她去自驾游。

  • 金继刚答应郝爽帮他跟踪狗仔队,却发现蓝诗意的男友跟另一个女人进了公寓,金继刚给蓝诗意打电话,蓝诗意却不信任金继刚。金继刚忿忿不平回到合租公寓吐槽,高大尚支招:就该把证据都拍下来!郝爽给前妻打电话,让她注意娱记,郝爽前妻让助理留神,没想到助理把金继刚当成了娱记,一顿打。金继刚误会这是蓝诗意的男友找人打了自己,一瘸一拐回到合租公寓,三人又是一番讨论。高大尚义愤填膺:跟他干!蓝诗意男友看出蓝诗意心情不好,蓝诗意索性和盘托出,男友告诉蓝诗意,这是嫉妒,所以冤枉他。蓝诗意表示自己现在没有疑虑,男友却打了退堂鼓,希望先分开一段时间,等事情清楚了,再继续相处。还表明自己这是为了蓝诗意好,如果过几天证实了是假的,才继续相处。如果是事实,自己就在蓝诗意生活中消失。

  • 高大尚把记者带到了合租公寓,记者忽悠高大尚去整理仪容,自己趁着时机在公寓里到处搜摸,高大尚在洗手间演练自己的采访,记者已经把公寓偷拍了个遍。等到高大尚终于准备好了出来,记者说声“拜拜”就走了。记者的报道见报了,指郝建作为明星贾茜茜前夫,生活窘迫。贾茜茜给郝建施加压力,让租户全都搬出去!郝建和金继刚大吵了一架,全然不顾高大尚在一旁认错,大家最后一个怀疑的,也不会是高大尚。金继刚索性收拾东西要搬走,高大尚连忙劝阻,他告诉金继刚,女记者是自己带回来的,跟金继刚没关系。 郝建替高大尚接快递,发现了报料费,认为高大尚出卖了自己。高大尚向郝建解释,郝建却完全不听。陈慧芳劝高大尚把事情说清楚,高大尚似乎领悟到了什么……

  • 贾茜茜找上了高大尚,指责他把自己的脸打歪了!一番争论下,最后高大尚给自己老爸打了个电话,告知一切。鲍小蕾作为医院法律代表,与贾茜茜的经纪人谈判,表示接受他们的投诉,但还是建议弄清楚责任在谁。高大尚气呼呼地回到家里,没想到医院竟然让他赔偿!金继刚表示自己可以替高大尚与对方谈判。经纪人跟金继刚谈判,没谈拢,反倒金继刚摆起了王爷架子,摔了几个杯子,把经纪人给吓愣了。贾茜茜伤心欲绝:把自己害成这样,还反过来威胁?!经纪人前女友前来送衣服,被经纪人甩了,出门扶着金继刚的车哭泣,与金继刚结识。金继刚回到公寓,告诉高大尚,事情已经摆平了,因为贾茜茜肯定不敢承认自己打过瘦脸针!郝建又和金继刚吵了起来,有人按门铃,开门发现是鲍小蕾。鲍小蕾指责高大尚找人威胁经纪人,现在赔偿金提高到一百万了。郝建表示是有点过分了,他去找了谈谈。

  • 郝建躲着不敢见高大尚,陈慧芳找上来相劝,还承认了自己喜欢高大尚。郝建找到了贾茜茜,推心置腹,请贾茜茜大大方方地做人,两人拥抱在一起,郝爽表示无论出了什么事情,他都会陪着她。鲍小蕾约见经纪人,告诉他,如果是因为打瘦脸针无法演戏,是要付违约金的,但是,如果是因为不可抗原因,如生病(神经炎),就不需要付违约金。经纪人大喜过望。高大尚又告诉他们,高父是著名中医,约号都约不上的,贾茜茜如果希望看的话,可以约见。郝建请客,感谢鲍小蕾让贾茜茜不需要付违约金,鲍小蕾说都该感谢高大尚坚持做医疗责任鉴定。一行人在餐吧发现贾茜茜在节目上给高老中医做上了广告!陈慧芳给高大尚送包子,高大尚没想到伊然也来了。场面有些尴尬,伊然拿出了一叠传单,告诉高大尚,自己给儿子报了各种班。高大尚表示自己刚净身出户,实在没钱了。伊然表示不信!陈慧芳想劝架,却没想到与伊然吵了起来。陈慧芳走后,伊然给高大尚下最后通牒:孩子学费一万五,你自己看着办!

  • 高大尚和伊然因为石头的事儿大吵一架,愈发激烈。陈慧芳在门口听见伊然说她是狐狸精,一气之下进门质问。高大尚索性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就喜欢陈慧芳了:她从来不会让男人下不来台。伊然认为高大尚一行人是组团欺负她,一气之下,宣布高大尚已经没有孩子的探视权了。高大尚借酒浇愁,金继刚告诉高大尚,话已经放出去了,可就收不回来了。高大尚说自己就该找陈慧芳这样的女人,温柔贤惠大方体贴。郝建对高大尚说,一定要好好对待陈慧芳,不然他不会放过他。陈慧芳到美容医院找高大尚,当众宣称自己是高大尚的女朋友。高大尚觉得如此大肆宣扬有点难堪,希望低调一点,陈慧芳却告诉他,必须高调。更让高大尚惊讶的还在后头:陈慧芳的父母已经知道他们俩谈恋爱的事了,接下来,要把婚期定下来!陈慧芳开始逼婚,告诉高大尚,最迟六个月内要结婚!高大尚还在愣神,陈慧芳已经出门给高大尚买衣服去了……

  • 高大尚为了看儿子,跟保安打起来了,留了一脸的伤。他约见鲍小蕾,反被鲍小蕾和陈慧芳联合起来挤兑。高大尚和鲍小蕾聊探视权的问题,鲍小蕾说高大尚偷着去看孩子本来就是愚蠢的事情。陈慧芳问,信不信能让高大尚把孩子接出来?大家都表示不信,陈慧芳却胸有成竹。金继刚也胸有成竹,计划去“偷孩子”。郝建说偷孩子那不成人贩子了吗?金继刚告诉郝建,偷孩子给亲生父亲不叫偷……陈慧芳已经开始布局,打电话给梧桐小学的外卖商家,并且安排好了让高大尚乔装打扮,躲在外卖车里,混到学校里头去看孩子。那厢,金继刚和郝建在出租车上商量“偷”高帅的事儿,他们下车以后,出租车司机报警了。

  • 鲍小蕾被白素娥的态度激怒,情急之下说自己有男朋友了。白素娥坚持要见见,鲍小蕾索性说,自己的男朋友就是在旁边桌吃饭的高大尚。看着高大尚狼狈的吃相,大家都有些汗颜。白素娥连忙把高大尚叫到了这桌来坐坐。高大尚把名片给了白素娥,白素娥怎么看高大尚,怎么觉得他好,还让高大尚笑一个,然后拍了他的照片,打算回去拿给鲍母交差。鲍小蕾告诉高大尚,母亲还爱看马戏。高大尚索性当众表演起猩猩,全被白素娥拍了下来。院长告诉高大尚,打算提拔他当业务副院长,出乎院长的意料,高大尚表示需要“考虑考虑”。高大尚表示自己的志向,就是想当一个专业的整形专家。院长马上说别的医生一直在惦记这事儿,高大尚赶忙阻止……

  • 鲍小蕾和高大尚吵了起来,还摔了杯子。高大尚质问鲍小蕾,妈妈爱美,有什么错?见鲍小蕾无言以对,高大尚又循循开导,鲍小蕾终于落下泪来。鲍小蕾回到家里,鲍母正不知如何是好。鲍小蕾给鲍母道了歉意,让鲍母想整就整吧,鲍母反而不好意思了,我这把年纪,要整也是瞎整。两人和好如初,鲍母也给鲍小蕾道了歉。几人在给鲍小蕾的生日布置场地,聊得正开心,突然陈慧芳说坏了,原来是伊然来了。如临大敌。高大尚如临大敌,没想到伊然递给高大尚一封信:原来不是来闹事,是来送儿子的信来了。正聊着,坏事来了:鲍母和鲍小蕾来了!鲍母问这位漂亮姑娘是谁啊?高大尚阻止不及,伊然已经说出口了:我是他前妻。几问几答间,眼看矛盾越来越激烈,鲍小蕾终于当着母亲的面说出了实话:伊然,他说的都是实话,他是为了帮我骗我妈的。

  • 陈慧芳来找鲍小蕾,提及自己恋爱了,“抄到了一条大鱼!”,提到鲍小蕾和高大尚的感情,鲍小蕾表示并不顺利。高大尚帮钱院长调查骗子的背景,通过一个车牌号,谎称要找的,是个恩人,没想到警察不愿配合:他们无权泄露私人信息。终于郝建和金继刚找到了骗子的车,却发现是个女车主。女车主不愿承认自己认识那个骗子,更不承认自己把车借给过他!鲍小蕾向高大尚摊牌:我希望你和钱院长保持距离。高大尚让鲍小蕾放心,自己真的只是为了报答院长的恩情,为此,他甚至拒绝了另一家医院优厚的条件。没想到,到了医院高大尚就跟院长吵了起来,终于高大尚当着院长的面要求辞职!

  • 郝建为了追求陈慧芳,使出了吓人招数,把陈慧芳吓个够呛!但陈慧芳确信自己见到的人,与肖威有着一模一样的身影。郝建给肖威烧纸钱,希望他能成全自己跟陈慧芳,没想到肖威真的回来了!陈慧芳不肯相信这是真的肖威,直到肖威说出真相,原来是昏迷过一次,醒来就什么也记不得了。后来他在村子里养伤,慢慢地想起很多事情,就回来找陈慧芳了。郝建不吃这套,告诉陈慧芳让她小心,肖威问郝建是谁,两人呛了起来。陈慧芳让他们俩都出去,自己需要一个人静静。肖威走了,他告诉陈慧芳,过两天他还来看他。郝建跟金继刚商量,金继刚说他一定是“那个”,他让郝建背着肖威走两步,看他有没有影子。两人恶作剧一般地试探肖威,被陈慧芳赶走了。

  • 重要的一天开始了,高大尚给自己的表白设计了名字叫“喜鹊行动”,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接到伊然的电话,让他中午去接儿子。高大尚推诿不成,最后只得答应了伊然。金继刚和郝建都为高大尚的软弱无言以对!重要的一天并不顺利,就在高大尚刚刚出门,就被鸟屎砸到了肩膀。打车不成,诸事不顺。好不容易赶到医院,却错过了重要手术。院长责难,指责高大尚老犯迟到这种低级错误,高大尚根本无从解释!院长还拿微博、微信的威力吓唬高大尚,末了,还把高大尚发配到郊区去接诊了。

  • 高大尚吸取噩梦里的教训,知道这次不能让鲍小蕾和伊然碰头,于是调动了金继刚和郝建帮忙,势要行动成功。没想到金继刚和郝建为了行动成功,居然把鲍小蕾打晕了,劫持到了夜未央。还是一样的告白话语,还是一样的群众演员,高大尚万分真诚,表示自己还是想来试一试。郝建和金继刚百般捧场,终于,鲍小蕾答应了高大尚,做他的女朋友。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次日,高大尚在沙发上醒来,鲍小蕾却一改前夜的温柔,还拿出手机录像让高大尚看,说高大尚丢人现眼。高大尚不看没事,一看吓一跳:鲍小蕾在昨晚拒绝了他的表白?!高大尚对着鲍小蕾苦苦哀求,鲍小蕾告诉高大尚自己无法接受的原因:情伤尚未愈合,思考还在继续。鲍小蕾走了,高大尚无奈了……

  • 高大尚鲍小蕾见面,高大尚百般探察鲍小蕾口风:难道我不找你,你就没点小波动小涟漪小颤抖?鲍小蕾不胜其烦,爱答不理,高大尚仍然自作多情,认定了鲍小蕾对自己有意,只不过是心里有天使和魔鬼在斗争。鲍小蕾说高大尚就是个神经病。高大尚一头雾水,鲍小蕾指责高大尚电话不接人不见,自己接了个案子,有人要告他们医院。高大尚这才明白自己错估了形势,自作多情了。高大尚独自喝闷酒,遇见了鲍小蕾律师所的李所长,两人对阵,高大尚已经醉醺醺,对着李所长掏心窝子,说李所长这是要输的节奏啊。李所长知道高大尚把鲍小蕾气得够呛,高大尚还不以为然,表示这说明她在乎自己。高大尚请李所长支招,李所长表示让他自己琢磨,又干了一杯,高大尚不省人事。

  • 郝建这厢剑拔弩张,终于他忍受不住冯小峰的羞辱,不告而别。金继刚撞破了和高大尚喝酒的李小燕,李小燕未明原因地躲着金继刚,金继刚追到了女厕所里,李小燕却假装不认识他。李小燕告诉金继刚,这是女卫生间,说罢,使了个调虎离山计,跟高大尚在门口会和。李小燕告诉高大尚,她说过的那个总骚扰她的上司,就在这里。金继刚追上前去,开车追起了出租车上的高大尚和金继刚。 李小燕称自己戒指丢了,要回希思美容院,高大尚带着李小燕回到了自己办公室。金继刚跟着出租车,跟到了另一个地方,才发现自己跟错车了。

  • 金继刚问吴迪,是不是都知道自己的缺点?吴迪表示都知道,金继刚就好奇了,既然都交了老底了,为什么吴迪还答应来见他?吴迪告诉金继刚,她喜欢他!金继刚彻底蒙了:你凭什么喜欢我?吴迪告诉金继刚,从初中都高中,谁说她丑,他就打谁,她一直都忘不掉他,她一直有种预感,她会再次遇见他,他会爱上她。无论美或丑,上天会给每个人爱的机遇。一行人坐在一起,开始挤兑金继刚,最后金继刚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吴迪却又找上了门来,金继刚拿出一个封条,恳请他俩把自己封在屋里。郝建骗吴迪,金继刚交不起房租,走人了,吴迪立马掏出现金:我替他交一年的,你让他回来。好不容易阻止了吴迪开金继刚的房门,吴迪把东西放下,索性不管不顾地给他二人做起了饭来。

  • 鲍小蕾邀请吴迪搬到她家,一起找回自信。在鲍小蕾的建议下,吴迪把媒婆痣去掉了。鲍小蕾循序渐进地给吴迪设计形象,发现问题在她的牙上。鲍小蕾告诉吴迪,这个世界上没有丑女人,只有不自信的女人,要夸大自己的优点,掩盖自己的缺点。陈慧芳发现最近鲍小蕾没影了,也不来喝咖啡了,也不来喝酒了。高大尚说鲍小蕾养眼自己不需要美容专家,就能把吴迪变成美女,一行人纷纷嘲笑,这时,鲍小蕾出现在酒吧,带着变漂亮了的吴迪。金继刚连声夸太漂亮了。吴迪告诉他们,自己是来告别的,要去美国进修了,她感谢所有人,她在所有人眼里,看见了不舍。

  • 回到公寓,金继刚真的开始学习。高大尚和郝建给金继刚安排了一个“男人日”,让金继刚先看一个叫铁甲钢拳的动作片。次日,带着高帅,金继刚真的开始接受自己要当父亲的事实了。 林俏给金继刚做了饭菜,金继刚爱上了林俏的饭菜。林俏告诉金继刚,有金继刚的陪伴,是她最最幸福,最最踏实的日子,有他在,什么都不干,她都开心。金继刚意识到这是表白,停了下来。 金继刚老爸来公寓,跟郝建和高大尚喝起酒来。金继刚回到家,又跟老爷子呛了起来,才发现父亲已经知道自己要当爹的事儿,是郝建说漏嘴的。金继刚告诉老爸,自己根本没打算再结一次婚,老爷子指责金继刚,金继刚混不吝,险些打起来。好不容易劝住,老爷子提出要见林俏。

  • 金继刚接到医院电话通知,金老爷子入院了。高大尚和郝建一同陪伴前往医院探望,金老爷子昏迷不醒。金继刚还以为老爷子去世了,哭了起来,这时老爷子醒了。老爷子告诉金继刚,他这时候可不能死,他还没看到林俏和金继刚结婚呢。没经过明媒正娶,孙子不能进族谱。金老爷子装着病,突然高大尚发现,点滴里没有药在滴!高大尚和郝建明白老爷子是在装病,金继刚还不知道,等金继刚同意了要娶林俏,金老爷子的病突然好了。林俏和父亲包着饺子,和金老爷子一起等着金继刚。林俏却忧心忡忡的样子。金继刚答应了要去林俏家,自己却跑到酒吧呆着,借酒浇愁。有美女搭讪,金继刚请美女喝酒,醉醺醺带着姑娘回到公寓,倒在床上不省人事。美女问金继刚睁睁眼,看看我是谁,金继刚却认不出来她……

  • 金继刚听了高大尚和郝建的劝,去山里呆了几天散心。回来的时候,连胡子都留起来了。高大尚问他是否想通了?金继刚说他想通了——他不能没有林俏!他明天就去找林俏,让她回到他身边!金继刚告诉大家,他要把林俏夺回来。金继刚来到林俏家,林父却告诉金继刚,林俏去美国了。金继刚着急得开始练起了书法,原来是用毛笔写信呢。说是要托林俏父亲,把信寄到美国去打动她。金老爷子来了,说金继刚这几天很反常,一见到他就念诗,金老爷子说自己孙子没保住,可不能没了儿子。高大尚郝建都忧心忡忡,决心以毒攻毒,给金继刚整点俗的。夜未央酒吧,金继刚对来往的美女视而不见,高大尚以身作则,上前搭讪,被陈慧芳看见了,意见很大。高大尚舍己为人没成功,看着陈慧芳的冷眼,感到很尴尬。

  • 伊然把华姐带到了金继刚的公寓,高大尚无言以对。华姐听说金继刚几天就只吃了一顿饱饭,马上要给金继刚煲汤。金继刚起床就要出门,金老爷子让高大尚跟着金继刚别再出什么事儿。金继刚果然又来到算命的那,继续受着忽悠。高大尚也跟来了,算命的继续忽悠,甚至说金继刚命里就缺修行,让金继刚去四川八蚌寺修行,甚至有可能修行一生一世!金继刚听说要修行一生一世,有点退缩,算命的又让金继刚布施。高大尚听出端倪,说算命的是骗子,算命的马上不乐意了,金继刚把高大尚赶走了。金老爷子哄着高大尚,让高大尚别不管金继刚,这时金继刚竟然把算命的请到了家里来看风水,高大尚被气走了。

  • 在伊然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金继刚来到伊然家里,听说小帅发烧,金继刚二话不说,上前抱起高帅,送到了医院里。带着高帅打点滴,金继刚开导伊然,伊然对金继刚表示感谢,金继刚却说自己说的还很不够。伊然继续客气,掏出钱来要还给金继刚代付的医药费。伊然告诉金继刚,钱拿着,然后别理她了。金继刚马上把钱还给伊然,又下楼买水去了,伊然看着金继刚的背影直摇头。华姐来找伊然,伊然说她和金继刚都误会了。华姐话里话外带着刺,金继刚却在这个时候又来找伊然了。伊然表示以后请金继刚不要再来找自己,金继刚却告诉伊然,这事高大尚已经知道了,不介意,还告诉他别有顾虑,伊然气不打一处来。金继刚还邀请伊然晚上来家里,说伊然不是拒绝,是矜持,伊然气坏了不相信这是高大尚说的话,伊然让金继刚等她下班来接她,金继刚搞不懂伊然这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

  • 几人反应过来,丢东西,宿醉,等等,全都是鲍小蕾和陈慧芳在捉弄他们。再打金继刚的号,接电话的竟然是伊然。金继刚质问伊然怎么能干这种事呢?伊然却说,是他们莫名其妙。说罢,还挂了电话。陈慧芳承认了三个女人对三个男人的捉弄,却又告诉他们,都是他们自愿的。高大尚找鲍小蕾拿回了手机,还有个钱包在鲍小蕾手里。鲍小蕾却告诉高大尚,这钱包是他送给她的。鲍小蕾告诉高大尚,回去好好看手机吧,里头有他想知道的!高大尚还想说什么,鲍小蕾拿出要爆裂的架势,高大尚吓跑了。

  • 伊然要订婚了。高大尚在帮鲍小蕾分析感情,对于一个全新的追求者,高大尚认为对方百般可取,鲍小蕾却嫌弃那人外貌不行。高大尚正帮着出谋划策呢,接到了伊然的电话,以为是小帅出事了,详细一问,才知道,伊然要结婚了。高大尚约见伊然,伊然告诉高大尚,对方当众求婚了。高大尚担心小帅接受不了,伊然反而告诉高大尚,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有安全感。伊然掏出订婚宴的请柬给高大尚,说欢迎高大尚带伴儿出席。高大尚为了面子,谎称自己也有女朋友了,做金融的,年薪过百万,性格温柔体贴,百依百顺。医院打来电话,高大尚假装对方是自己女朋友,一口一个“宝贝儿……”伊然没跟高大尚一般见识。

  • 高大尚躲到了厕所里,犹豫走还是不走,最后决定还是不走,并给金继刚打电话,让他把大家都叫上,给自己救驾。鲍小蕾的追求者豪哥被鲍小蕾拒绝,偶遇哭泣的小琴,索性展开追求,当下就要带小琴去珠宝商店看一颗五克拉的大钻戒。高大尚在典礼舞会上孤立无援,金继刚带着郝建陈慧芳赶到救场,高大尚马上要跟陈慧芳跳舞,却被郝建拦住了,高大尚无奈之下只得与金继刚配合,没想到金继刚被华姐给认领了。伊然请高大尚赏脸跳支舞,高大尚问伊然不怕未婚夫吃醋?伊然说,他今天根本就不会来,因为他知道高大尚要来,赌气不来了。

  • 李乾坤已经决定,等老婆适应了试离婚,就真离婚。乾坤住在高大尚他们的公寓里,呼噜声闹的他们仨谁也睡不着觉。鲍小蕾带刘淼淼出去腐败,刘淼淼过惯了节俭日子,舍不得花钱,鲍小蕾教育刘淼淼,男人赚钱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女人吗?鲍小蕾告诉刘淼淼,男人花钱不花在自己女人身上,就会花在别的女人身上。鲍小蕾还给刘淼淼念起了新时代女性三字经,刘淼淼的念头,正在一点一点地被改变。鲍小蕾答应刘淼淼,回头让她感受一下女王的待遇。李乾坤看着地图欢呼,他号召大家一起,徒步去西藏。此举又引发了大家对生活观念的讨论,金继刚提出,西藏太远,他们可以去酒吧玩玩。李乾坤立马举手赞成。高大尚告诉他们,他绝对不会去那种乌七八糟的地方,他可是个正经人。这话又引发了大家的不满。高大尚口口声声自己不去,最后到底还是跟金继刚他们去了酒吧。

  • 李乾坤醒来,弄明白老婆要跟自己正式离婚,痛不欲生!当即嚎啕大哭,要跳楼自杀!一场闹腾下来,高大尚三人把李乾坤五花大绑,绑在了沙发上。三人想办法,分析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刘淼淼不跟李乾坤离婚。高大尚告诉他俩,现在是两人没感情了,要重新培养感情,唯一的办法,是毁刘淼淼的三观,重新建立,让她再次爱上李乾坤!高大尚说,他再也见不得任何人离婚了。高大尚假装打劫,李乾坤出现英雄救美,刘淼淼却不领情。李乾坤请求刘淼淼再给一次机会,刘淼淼告诉李乾坤,已经不能再给机会了。在高大尚三人的请求下,刘淼淼松口了:现在试离婚期限还没到,就看李乾坤表现了。表现不好,就彻底再见!高大尚正要给李乾坤点信心,说能成功,却发现刘淼淼上了一辆男士的车。

  • 高大尚又因为迟到的事儿被院长训斥,看来院长心情不佳。下班后,高大尚又在酒吧发现了喝得一败涂地的院长。院长告诉高大尚,迟到训斥他都是借口,其实她就是希望他早点来医院。在医院,她是院长,必须严肃。她还告诉高大尚,其实他人挺好的,人品好,医术也好,就是好狡猾。高大尚劝院长别再喝了,还问为什么非要今天喝,院长眼泪落了下来:因为今天,是她女儿的生日,而她甚至不知道这个女儿,现在是否活着,过的好不好。第二天,在街头,高大尚救了当街晕倒的一位老人,得知老人无儿无女,高大尚心疼自己垫付的两千多块钱是泡汤了。到了医院,高大尚又迟到了,院长并不听他的解释,要扣高大尚三倍罚款!在高大尚的解释下,院长终于原谅了他,却又问他,自己有无酒后失言?高大尚连声说没有!

  • 高大尚带着郝建和金继刚在湖边喝茶抽雪茄,大家都很兴奋,高大尚还说要请大家去夏威夷度假,金继刚甚至开始畅想起将要到来的艳遇。郝建说饿了,想吃扬州炒饭,被另外两人嘲笑:怎么也得点上几百只大龙虾啊。高大尚说现在的生活堪称完美,就是还缺一个女主人。金继刚索性提出选美,高大尚说他已经决定了,就鲍小蕾了!高大尚到了鲍小蕾家,鲍小蕾态度很冷淡。高大尚说,在门口的时候听到了天籁之音,原来是鲍小蕾唱歌让高大尚听见了。高大尚诉苦,前两天鲍小蕾还发出信号,现在突然没了。鲍小蕾告诉高大尚,福祸相依,高大尚的馅饼不一定是个好馅饼,也有可能是鸟屎。高大尚给了鲍小蕾一张请柬,请她来派对。

  • 高大尚带伊然和小帅来到自己别墅,却被娱记偷拍了下来。伊然问高大尚是否真的要继承遗产?不会是骗子吧?高大尚表示除了自己这一百多斤身子骨,他还有什么好骗的呢?高帅病了,高大尚要请两个护士来照顾小帅,直被伊然说有病。郝建担心高大尚要跟伊然复合,直担心鲍小蕾吃亏。高大尚带女人带回别墅的事儿上杂志了,鲍小蕾看到了杂志,小护士问鲍小蕾这是不是要跟前妻和好的节奏?护士一点不知道鲍小蕾和高大尚的事儿。别墅里,郝建给高帅看高大尚唱摇滚的视频,伊然回忆起往事,与高大尚过去的爱情时光浮现在眼前,伊然越说越眼红,甚至回想起当初自己为什么爱上高大尚。郝建问伊然是否后悔与高大尚分开,伊然说一点都不后悔,郝建马上称赞起伊然是个有风格的大女人。

  • 黄百发告诉高大尚,他唯一的请求,是希望高大尚和钱院长结婚。并且,要签一个协议:一辈子好好照顾她,永远不能离开她,否则,就要净身出户!高大尚想知道黄百发和钱多多之间的关系,黄百发让他不要问。黄百发让高大尚考虑两天,再给答复,并表示相信高大尚会做出明智的决定,高大尚傻了。高大尚跟鲍小蕾商量这事儿,鲍小蕾只有挤兑。高大尚反问鲍小蕾,难道他是一个为了钱出卖爱情的人吗?鲍小蕾表示,这可是价值一个亿的婚姻。高大尚说,他一点犹豫都没有,因为他心里全是鲍小蕾,还有孩子,还有一点点伊然。高大尚请鲍小蕾帮自己分析黄百发这是什么意思,鲍小蕾告诉高大尚,只有一个原因,黄百发的遗产想给钱院长,但钱院长肯定不会接受。两人分析起钱院长和黄百发的关系,鲍小蕾分析,不是亲人,亲人不会这么做,唯一的可能,黄百发是钱院长早年的情人,李小燕的生父。高大尚想把事情跟钱院长挑明,被鲍小蕾劝阻。高大尚表示自己快憋死了。

  • 鲍小蕾质问陈慧芳是不是真的报名参加土豪相亲了,陈慧芳告诉鲍小蕾,自从房租涨了,她就是负债经营了,她急需一个坚实的肩膀。鲍小蕾仍然不同意,陈慧芳却开始畅想起嫁给富豪以后的好日子。鲍小蕾无言以对,陈慧芳还邀请鲍小蕾跟自己一起去,鲍小蕾不同意,陈慧芳干脆用起了激将法!鲍小蕾拿陈慧芳没办法,答应陪着去,也见见世面。郝建下定决心,必须阻止陈慧芳这种自残行为。得知金继刚负责海选,他认真地跟金继刚说,必须阻止陈慧芳晋级。金继刚表示,这个忙可以帮,条件是免一个月的房租。

  • 金继刚给郝建支招,要解释清楚,在于死缠烂打,同样的事儿放到他和李小燕上,缺说不清楚了。李小燕不听金继刚的解释,金继刚索性实话实说:他知道他和李小燕不可能,但他确实很喜欢她。另一边,陈慧芳急得直扔东西:这两个月酒吧一直在亏本,现在又要涨房租,日子没法过了。郝建真的死缠烂打对待陈慧芳,却被陈慧芳指责。高大尚和鲍小蕾也不顺利,鲍小蕾宁愿相信测谎仪,也不相信高大尚。鲍小蕾认定高大尚一直在说谎。郝爽问陈慧芳,钱就那么重要吗?陈慧芳告诉郝建,钱当然很重要。如果郝建是个有钱人,她陈慧芳送上门来。郝建跟陈慧芳大吵一架,指责陈慧芳贱,陈慧芳哭了。郝建拿出纸巾哄陈慧芳,说可以一起想办法,钱不够了可以筹钱,房租太高可以换个地方,他愿做个有责任感的男人,陪她一起承担。陈慧芳抱着郝建哭了起来。

  • 高大尚准备了戒指几次想求婚,都不敢行动。高大尚约鲍小蕾单独吃饭,想找机会求婚,几经周折,鲍小蕾还是把郝建和陈慧芳拉上了。 金继刚跟李小燕了解开服装店要了解的市场,跟林俏擦肩而过,再转回来的时候,终于见到了林俏。在服装店里,林俏告诉金继刚,她回来了。金继刚把林俏带走了,连李小燕都不管了。回到林俏的新居,林俏告诉金继刚,她回来是因为婆媳矛盾,俩人正聊着,小任过来了。见到金继刚,小任起了误会。他以为林俏回国是为了金继刚。俩人吵了起来,然后打了起来,小任气急败坏地走了。回到家里,高大尚给金继刚敷着伤处,陈慧芳在网上跟郝建说心情不好,想回老家了,郝建心情很差。金继刚突然想明白了:林俏的事儿,他不能再掺和了,他要跟李小燕求婚。两人都认为这事不靠谱,金继刚却表示,李小燕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闪婚太适合他们俩了。

  • 高大尚回家发现正在跳健美操的贾茜茜,一脸的困惑。贾茜茜使唤高大尚倒水,取外卖,高大尚更困惑了。他给郝建打电话,让郝建赶紧回来。三个男人在房间里吐槽,郝建表示他也不想这样,高大尚说,他有办法。高大尚提议介绍豪哥认识贾茜茜,让豪哥给投资影视剧,贾茜茜只要有戏演,一定会走的。豪哥见贾茜茜,怎么也想不起来贾茜茜演的戏叫啥名,终于想起来一个角色,却是贾茜茜连台词都没有的小角色!贾茜茜给豪哥一顿捧,豪哥说到想让贾茜茜上他的戏,当女二号。郝建希望能把房子抵押贷款,替陈慧芳交房租,贾茜茜不同意,郝建告诉贾茜茜,一切都是为了爱,贾茜茜终于同意了。

  • 高大尚给伊然打电话,伊然事无巨细地给高大尚解说着带小帅的细则,伊然告诉高大尚,让孩子跟鲍小蕾多相处相处。高大尚按照伊然说的,正要带帅帅去上补习班,却接到钱院长的电话,无奈只得拜托鲍小蕾带孩子去补习班。高大尚走后,鲍小蕾告诉高帅,今天补习班一个都不上,咱们就玩。钱院长告诉高大尚,自己不当院长了,请高大尚当院长,她自己退居幕后,做老板。高大尚还谦虚呢,钱院长告诉他,已经决定了。高大尚只得勉强答应。院长走后,高大尚乐开了花。高大尚回到家里,发现高帅韧带拉伤了。鲍小蕾告诉高大尚,自己带孩子去练合气道了。高大尚让孩子跟伊然撒谎,说是跟爸爸一起的时候受的伤,鲍小蕾不乐意了。高帅给伊然打电话,告诉伊然,自己把他们俩搅和的闹矛盾了。伊然赶忙劝孩子别胡闹,但高帅似乎下定了决心,要等伊然回来的时候,带着老爸一起回家!

  • 高老爷子对来探望的鲍小蕾和小蕾妈爱答不理,直言别亲家亲家的,老高家就一个儿媳妇,那就是伊然。他只有一个亲家,就是伊然她妈。小蕾妈指高老爷子不可理喻,鲍小蕾彻底不乐意了。不欢而散。高大尚追了出来,小蕾却真生气了,带着母亲走了。公寓里,三个男人对着三枚戒指苦不堪言。金继刚决定主动出击。一定要让金老爷子同意。金老爷子还真不同意,原因是李小燕太有钱了,金继刚养不住,金继刚据理力争:李小燕对他来说非常重要,没了她,他活不下去。金老爷子表示,要想娶她,先把他撵出去。金继刚不乐意了,索性跟老爷子摊牌:您不了解李小燕,她是一个破产的富二代!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