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全部

王大花的革命生涯 6.5

1937年,日军的铁骑在中华大地上肆虐。中共地下党员夏家河带着电台前往沦陷区大连,赴交通站接头时,意外碰见当年的初恋女友王大花,王的丈夫唐全礼误以为两人旧情复燃,打乱了夏的计划,两人同...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0 / 共40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1942年,共产党在辽南地区的活动受到日本大连警察部的大规模破坏,很多同志被捕,大批隐藏的电台被日军破获,形势十分危急。共产党上级组织代号“大姑娘”特派夏家河立刻携带一部电台前往花园口,与那里的同志接头,争取从那里想办法把电台带进大连。夏家河只有三天的时间完成这个任务。与此同时,日军警察部的军官青木正二,严查电台封锁各大车站。夏家河勇闯日军封锁线,不料被日军堵截,夏家河为了逃避日军阻截跳带着电台跳下火车。在花园口接头时,意外碰见当年的初恋女友王大花。大花回忆起七年前夏家河逃婚的场景伤心不已。夏家河也回忆起当年为了自己的革命理想抛弃王大花,心情很失落。由于计划被打乱,青木安排刘署长监视,一旦发现接头立刻抓捕。大花的丈夫唐全礼已经叛变,刘署长以老婆孩子相要挟,提醒他一定协助抓到共党。夏家河连续三次现身交通站均接头失败,日军军官山口直接下令抓人。夏家河和唐全礼一同被抓走。王大花得知消息赶来拦住囚车,危险一触即发。

  • 王大花拦住囚车,被日本军官小田队长呵斥。刘署长赶忙去解围,刘署长向大花解释唐全礼审问完之后不是共产党自然会放了他。而此时前来接头的另外一位共产党员韩山东因为怀表摔坏错过了接头的时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志被抓。丈夫被抓,王大花找王二花和田有望帮忙筹钱,不想刘署长胃口大开,大花忍痛卖掉自己祖传的鱼锅饼子店。唐全礼和夏家河双双被关押在监狱里,彼此交锋试探。唐全礼屡次失败没能探出夏家河电台的情报。刘署长为了让唐全礼把戏演得更真,对唐全礼施加大刑。王大花倾家荡产营救丈夫唐全礼。夏家河自知性命难保,对前来探望的大花表示这辈子做不成夫妻,下辈子一定娶她,王大花伤心不已。念及旧情,欲救出夏家河。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2年,共产党在辽南地区的活动受到日本大连警察部的大规模破坏,很多同志被捕,大批隐藏的电台被日军破获,形势十分危急。共产党上级组织代号“大姑娘”特派夏家河立刻携带一部电台前往花园口,与那里的同志接头,争取从那里想办法把电台带进大连。夏家河只有三天的时间完成这个任务。与此同时,日军警察部的军官青木正二,严查电台封锁各大车站。夏家河勇闯日军封锁线,不料被日军堵截,夏家河为了逃避日军阻截跳带着电台跳下火车。在花园口接头时,意外碰见当年的初恋女友王大花。大花回忆起七年前夏家河逃婚的场景伤心不已。夏家河也回忆起当年为了自己的革命理想抛弃王大花,心情很失落。由于计划被打乱,青木安排刘署长监视,一旦发现接头立刻抓捕。大花的丈夫唐全礼已经叛变,刘署长以老婆孩子相要挟,提醒他一定协助抓到共党。夏家河连续三次现身交通站均接头失败,日军军官山口直接下令抓人。夏家河和唐全礼一同被抓走。王大花得知消息赶来拦住囚车,危险一触即发。

  • 王大花拦住囚车,被日本军官小田队长呵斥。刘署长赶忙去解围,刘署长向大花解释唐全礼审问完之后不是共产党自然会放了他。而此时前来接头的另外一位共产党员韩山东因为怀表摔坏错过了接头的时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志被抓。丈夫被抓,王大花找王二花和田有望帮忙筹钱,不想刘署长胃口大开,大花忍痛卖掉自己祖传的鱼锅饼子店。唐全礼和夏家河双双被关押在监狱里,彼此交锋试探。唐全礼屡次失败没能探出夏家河电台的情报。刘署长为了让唐全礼把戏演得更真,对唐全礼施加大刑。王大花倾家荡产营救丈夫唐全礼。夏家河自知性命难保,对前来探望的大花表示这辈子做不成夫妻,下辈子一定娶她,王大花伤心不已。念及旧情,欲救出夏家河。

  • 刘顺在隔壁对两人的对话进行监听。探监的时间到了,夏家河起身欲走,临别前悄悄告诉大花自己藏了一个重要的东西在小时候藏东西的窑厂里面。由于钱财有限,王大花还是选择了救丈夫,也因此对夏家河心生愧意,但同时她也知道了戏匣子(电台)的秘密。王大花想用戏匣子换夏家河的命,救人心切,再次找到刘署长。刘署长接到命令,要秘密处决夏家河和唐全礼。在临刑前,刘署长接到神秘电话,无奈之下,只好暗中调换了两个人,在日本人和刘署长的双重阴谋下,唐全礼被处决。死亡通告贴出,王大花要给夏家河收尸,却意外发现死的竟是丈夫唐全礼。大花不知道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她的人生从此混乱。她更不知道唐全礼是叛徒。王大花气急,从刘署长家里把电台索要回来,全城正在搜索电台,她却浑然不知提着电台满街奔走。见到虚伪的刘署长,痛失丈夫的大花终于崩溃,大声吼叫要杀了刘署长,刘署长只得把王大花捆绑起来。

  • 王大花带着儿子钢蛋,安葬了丈夫。她找到刘署长要说法,唐全礼死了,夏家河活着,王大花固执的认为一定是夏家河出卖了唐全礼。夏家河和江桂芬来到鱼锅饼子店向王大花索要电台,王大花不肯给。她认为一定是夏家河出卖才导致了唐全礼的死。情急之下,王大花给夏家河和江桂芬下了蒙汗药,借两人昏睡之际,领着钢蛋,连夜带着电台上了路。醒来的夏家河和江桂芬,遇到接头的地下党韩山东,通过韩山东得知了被调换的真相。韩山东质疑江桂芬身份,从夏家河口中得知,江桂芬虽还不是我党,但作为爱国青年以及怀揣一颗爱慕之心,一路追随夏家河。想到电台还在大花手里,三人只好赶往大连,找回电台。王大花和钢蛋到一个山洞休息,特派员小货郎赶到,小货郎给王大花和钢蛋送上通关证。王大花对小货郎的动机生疑。

  • 第二天,王大花钢蛋接着赶路,中途碰到青木正二带着日本记者视察。记者表示很喜欢王大花牵着的驴,青木正二随手检查王大花的行李,王大花生怕电台泄露非常担忧。但青木只从行李中翻出一块石头。原来电台早就已经被小货郎偷拿走。王大花途中几经波折,刚刚从货郎手中骗回电台,又再次遭遇青木正二,但大花巧妙的利用青木,化险为夷将电台带入大连。一路跌跌撞撞,状况百出,大花终于到警察署找到三妹夫孙世奇,却意外引起了焦作愚对电台的注意。焦作愚派手下抢电台,被李巡捕解围。姐妹二人在家中见面。王大花手上的电台引起了日军、焦作愚、我党三方的关注。

  • 王大花带着钢蛋住进了三妹家,而在警察署做事的孙世奇刚刚从厅里看到一个材料,自己的姐夫唐全礼竟然是共产党。孙世奇担心自己的职位不保十分惶恐。孙世奇回到家,发现王大花竟然住进了自己家,作为共产党的连襟,孙世奇急忙想要赶走王大花。而王大花却表示自己携带了一个戏匣子,作为贵重礼物送过来,两人谈着话,孙世奇的上司焦作愚赶到。原来焦作愚借此来调查电台的事情,焦作愚的询问都被王大花巧妙的化解了危机。入夜,两方人灯下黑着潜入孙家搜寻电台,幸好电台早就被王大花埋在了城楼外面,各方势力一无所获。孙世奇打起了鬼主意,想要自己找到电台来邀功请赏。于是带着王大花前去寻找电台。

  • 因青木给过钢蛋两个罐头,王大花以盗取日方军用物资为名被抓,情急之下,夏家河不顾韩山东的警告和阻拦,直接冒死直面青木舍身相救。王大花和钢蛋被安然释放,但夏家河的意外‘复活’,又激起了王大花的愤怒。王大花开出条件,欲换电台。江桂芬凑钱要帮夏家河赎回电台。但夏家河深知,大花只是坚持要为丈夫讨说法,夏家河心疼大花,不忍说出唐全礼是叛徒的真相。实为苏联特工的江桂芬在列巴店与上级伊莲娜接头,伊莲娜嘱咐她要掩护身份,配合中苏合作的工作。因经费不足,电台无法从大花处取得,江桂芬只好通过苏联方面争取到备用电台,要和中共交接,以便完成发报任务。

  • 青木接到消息,苏共方面要给我党提供一部秘密电台,遂安排木户带人看住苏联大使馆。后又锁定了交接地点清风茶楼。在接头过程中发生交火,而接头人正是乔装后的江桂芬。电台意外落入日方手中,大花始终没能交出电台,但又有重要情报必须立即发出,夏家河决定冒险到茶楼巧借电台传情报。情报及时发出,但小货郎在执行任务中牺牲,王大花亲眼目睹。因电台一事,韩山东将小货郎牺牲之过转嫁大花,夏家河替大花辩护。王大花和夏家河探望小货郎母亲,因此前经历,夏家河晓之以理告诉大花有革命就会有牺牲,而为了百姓的牺牲是有价值的,大花深受震撼,提出愿意加入组织。电台被藏在城外,拿到之后如何过关卡成了难题。通过大花的智慧,众人配合通过花轿运送新娘带着电台通关成功。

  • 王大花为了糊口,在商业街上支摊子卖起了拿手的鱼锅饼子,电台虽然送回,却独独失了手柄。王大花知道韩山东是了解水性的‘海碰子’,提出让他每天帮自己打渔作为交换。引得韩山东哭笑不得,却不得不‘服从’。尽管只知道打鬼子是大事儿,对党组织的认识还处于萌芽状态,可王大花第一次提出了入党要求,因唐全礼叛徒身份,韩山东拒绝大花加入我党,夏家河求情,韩山东提出要考验大花。不知情的钢蛋玩儿手柄误伤了日本兵,危及时刻,夏家河为保护王大花,解决了日本兵。两人抛尸后,手柄的误会终于解除,夏家河安抚受到惊吓的大花,两人在雨夜中回忆往日情,感情递进。

  • 日本兵被杀,引起了青木正二和木户英一的高度关注,木户表示要以牙还牙。而调查发现死去的日本兵最后一次出现在桥立町市场。孙世奇拿着死去日本兵的照片询问王大花,王大花感到惶恐不安。日方追查凶手,青木在调查过程中,恰巧经过王大花鱼锅饼子摊。夏家河发现大花竟然留着死去的日本兵遗留下的军刺杀鱼,危机关头,机智化解。青木对大花的手艺表示赞赏,邀请大花进军部食堂开小灶,王大花抵触。孙世奇得知此事,为了争取一个在上司面前立功的机会,怂恿大花去警察部的小食堂做饭。王大花再次言辞拒绝。而此时夏家河正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抗日,他到大连商会会长邵登年家里拜访寻求帮助,邵登年表面对他客气,背地里却暗中调查他。

  • 夏家河为我党任务开始接近商人邵登年,在其家中拜访时,恰逢木户英一带着神尾太郎登门,邵登年借口拒而不见。而邵府的刘管家居然是被贬职的刘署长。刘管家发现了夏家河,引发了夏家河身份暴露的危机。夏家河遭到刘管家的跟踪;组织在青泥洼街安排了一个牙科诊所,以便更好的开展工作,并掩护夏家河身份。夏家河担心王大花有情绪,开张前一天才告知江桂芬并未离开,并还将以助手的身份也居住在诊所里,王大花坚决反对。夏家河陷入两难。江桂芬欲离开,但伊莲娜告诉她,为了任务她必须跟随在夏家河左右,并鼓励她要坚守自己的感情。诊所开业,街道上的各色人等纷纷前来祝贺,王大花醋意萌生,在诊所上演了一出闹剧,笑料百出,让夏家河和江桂芬哭笑不得。

  • 孙世奇的妹妹孙云香来到了大连投奔,这个刁蛮的小姑子处处为难王大花。钢蛋贪玩儿弄坏了孙云香的扳指玉器,引得两人之间嫌隙更深。大花最终被说服阴差阳错的接近邵登年,进到邵府做饭,夫妻俩为吃到正宗的鱼锅饼子大喜。王大花意外发现了刘管家,为保住差事,刘管家主动找打花道歉,回想往事,大花心绪难平,无法释怀。邵夫人向邵登年提出要帮大花开饼子店,邵登年欣然答应。刘管家发觉王大花始终对自己心存芥蒂,为求自保,他背后威胁王大花。刘管家假装以钢蛋性命相要挟,王花情急与之撕扯,夏家河及时出现解了围。王大花探究唐全礼死亡真相,夏家河为保护大花,告诫刘管家必须隐瞒实情。孙世奇提醒大花,邵登年在大连地位显要,举足轻重,定要好生相待。韩山东责问夏家河为何一直隐瞒唐全礼叛徒一事,夏家河无奈吐露了心声。大花心急追究隐情,提出只要了解真相,她将不再在邵府出现。刘管家终于说出唐全礼是叛徒一事,正是因为他的出卖,大连地下党十几名同志被抓。

  • 为哄大花开心,夏家河在诊所耍起了皮影,却意外吸引青木注意。组织原本另有安排,平复心情后的大花却出人意料的主动提出重返邵府,且与刘管家冰释。叛谍叶甫根尼现身,引得多方注意,苏联方面欲通过江桂芬杀之。王大花和她的鱼锅饼子引得叶甫根尼喜爱。江桂芬接受伊莲娜指令,作为电影发烧友的叶甫根尼将出现在《北非谍影》首映,是完成任务的好机会。同时,夏家河方面也接收到了情报。叶甫根尼留情,夏家河醋意萌生。青木突然现身诊所,打乱夏家河计划部署,但情况紧急,无奈夏家河只好让王大花替自己到电影院传递情报。

  • 在电影院里,王大花传情报笑料百出,险象环生,江桂芬刺杀叶甫根尼任务失败。回来后,夏家河担心王大花安全,心疼的指责她不顾生命安危,但大花有自己的主意,且深深被电影所吸引。由于无意中撞见孙世奇在外招蜂引蝶,大花刻意叮嘱三花要看管好自家男人。电影院事件之后,青木命令木户一定要对叶甫根尼严加保护。大花话里话外敲打孙世奇,想方设法维护巩固两夫妻关系,生怕三花受了委屈。叶甫根尼出现在马克西姆餐厅,接到情报的夏家河焦急前往,伊莲娜也赶来通知江桂芬。叶甫根尼让手下将路过的大花‘请’进餐厅,大花不明所以,故意留下来,还接受了叶甫根尼送的项链礼物,欲借此刺激夏家河。

  • 韩山东送来消息,叶甫根尼当晚就将乘船离开大连,中苏两方将相互配合在大和旅馆合作行动。王大花确认了叶甫根尼房间号,但不想青木早有防备,行动再次失败。事后众人只好再做计划,伺机行动。青木亲自保护,防备森严,王大花急中生智,又心生一计,利用鱼锅饼子摊儿巧拦青木、叶甫根尼,为行动争取了时间。不想青木棋高一着,严密防控,韩山东、江桂芬两方计划仍以失败告终。

  • 王大花主动积极的配合组织任务,虽心怀忐忑,但开始为到青木处做饭做准备。邵登年为大花找好了饼子店门面,曲子堂邀请众人在大蓬莱庆祝。席间,神尾太郎造访,意图拉拢掌控其码头航运生意,曲子堂不惧威胁坚决拒绝,邵夫人劝诫要学会自保。小青以投股票为由向孙世奇要钱,并催促他和三花离婚,孙世奇嘴上搪塞。感觉王大花和邵登年交情不浅,孙世奇恳请邵为自己升职助力遭拒。王大花的鱼锅饼子店开张大吉,开业当天,众人捧场,见王大花新生活终于开始,夏家河心中感动。夏家河送旗袍当贺礼,两人回忆当年情。为了安全我党同志,夏家河外围掩护接应,王大花巧用萝卜戳,从青木处取得了通关证。

  • 王大花巧用萝卜戳,从青木处取得了通关证。她要求夏家河带自己再去看场完整的电影。发现夏家河、王大花感情升温迅速,江桂芬找到伊莲娜,诉说困扰,提出能否取消任务,让自己离开。江桂芬酒后向夏家河大发脾气,但第二天,却又矢口否认要离开一事,夏家河无奈。孙云香自觉鱼锅饼子店有自家一份,主动找大花要求由她来管账。青木召集众人商讨如何对付邵登年、曲子堂,恰被大花听到,大花打算前去告知,考虑到她目前在青木处做饭的特殊性,夏家河劝阻。由于配合成功运送我党人员,大花获得表扬,韩山东提醒接下来将有更重要的‘运人’任务,岂料青木方面已对联络员实施抓捕,刑讯逼供,接到消息后,韩山东只能另做打算。木户发现新的电台信号,青木要求密切追踪。夏家河与我党同志小麦接头过程中遇到危险,在大花的掩护下,躲过木户搜查。

  • 夏家河提醒大花,随着深入任务,更大的危险也会随之而来,要学会武装自己首先就要认字,为了任务,为了让夏家河对自己另眼相看,大花暗下决心。三花拿着大姐为自己亲手做的旗袍高兴不已,殊不知却成了姐妹俩最后的告别。回家途中被日本军官强暴,三花不忍受辱,开枪自杀。三花惨遭日本军官杀害,孙世奇胆怯,夏家河替大花收尸。大花既愤怒又压抑,忍痛给妹妹入殓。深知稳定大局,攻心为上,青木携木户、焦作愚亲自到孙世奇家吊唁,并表示继续欢迎她回到小食堂,大花冷脸。三花死后,孙云香刀子嘴豆腐心,对钢蛋金宝两个孩子关爱有加。木户提醒青木,王大花不同寻常,而青木自有打算,青泥洼街上隐藏的电台讯号始终没有查到,或许大花处会是一个突破口。

  • 由于唐全礼的缘故,二花和田有望不堪日本人骚扰,在花园口呆不下去,投奔到大连,才知三花死。有旺求孙世奇利用工作之便给自己谋份差事,孙世奇为难。孙云香主动跑到牙科诊所看夏家河,江桂芬忿忿不平。大姑娘传来消息,曲子堂的货船是从邵登年处借来的,而货船目前被日本人控制,夏家河深感事情比想象中复杂。大花掩护夏家河发报,木户在青泥洼街监听到了讯号,深夜青木赶来,凭直觉来到了诊所,借口到办公室聊皮影戏将夏家河支开,而木户随后带人秘密搜查;离开时,夏家河看到青木将重要文件放进保险柜,并偷偷记下了密码。

  • 夏家河认为在青木处看到的文件,很有可能是日方的物资部署,而我党可以因此分析出他们进一步的战略调控。但青木办公室设置层层关卡,如何获取文件成了难题。韩山东想到只有王大花可以出入那里,决定让她完成任务,夏家河尽管担心,但只好无奈答应。为了任务,夏家河教王大花使用微型相机,大花初次偷拍不成,索性将情报直接拿出交给夏家河,好在有惊无险。大花险些穿帮,利用蟹子酱嫁祸厨娘优子,让青木腹泻屡屡跑厕所,为偷取情报任务争取了时间,还巧妙的洗脱了自己的嫌疑。曲子堂被日本人盯上,气急自己接连被陷害,组织托他为抗联前线运送的盐也只能暂时放在仓库另作安排,邵登年终于露出汉奸本色,此人竟与青木方面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 钢蛋和金宝都不小了,孙云香自告奋勇当起了教书先生,并向大花提出要给工钱,大花知道教孩子识文断字是好事,二话不说便答应了。王二花、田有望的到来,再次令夏家河的身份面临随时暴露的危险。得知二花怀孕,田有望开始背地里以此酝酿敲诈讹钱,旁敲侧击的试探孙世奇。还打起了饼子店的主意,想和孙云香抢着管账。大花奔波在夏家河和二妹夫之间,难以寻找到一个平衡点。为了看是否能从邵登年处获取相关消息,夏家河教大花打麻将,以此更加方便在邵府出入。得知日方要接收一批被服,我党开始为实施破坏计划作准备。

  • 田有望屡次以身份问题讹钱夏家河,夏家河均冷静处理。孙云香自作主张,热情的邀请夏家河在大蓬莱吃饭,王大花嘴上冷嘲热讽,心里吃醋泛酸。吃饭当天,江桂芬与夏家河一同前往,孙云香大为不悦。更出人意料的是,王大花也一反常态,浓妆艳抹的随后赶了来。酒后的江桂芬更是当众质问夏家河,让其三选一,孙云香更是听了个云山雾罩,于是,饭局变成了闹剧。韩山东告诉夏家河大连港停了两艘运白糖的船,那船是邵登年的,但被吴知德的贸易公司收购了。时间紧急,必须要在第二天将炸药带进码头,无奈韩山东带来的东西让夏家河这个‘炸弹专家’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好再想办法。田有望又冲到诊所,本还想敲诈威胁,但被夏家河和江桂芬吓退。

  • 烧毁日军的码头战备物资任务成功,王大花、夏家河山顶动情,两人酒后山盟海誓,并向韩山东正式提出了结婚申请。夏家河酒后遇青木,险些吐真言,王大花智慧为其化解危机。江桂芬孙云香环绕夏家河身边,二花看在眼里。她提醒大花尽快和夏家河办喜事,但另一方面,她亦担心夏家河共产党员的身份,也会给大花带来危险。在一系列任重中,大花有意无意的接受着我党的思想,令王大花早已觉醒,王大花再次提出入党愿望。由于近期工作完成出色,大花终于被批准入党,夏家河带着大花含泪宣誓。孙云香提着粥又到诊所看望夏家河,被江桂芬毫不客气的‘请’了出去。日方即将又要运送一批军火,青木收到紧急召集令需要暂时离开,走之前叮嘱木户一定要严加防范。

  • 日方要将一批军火运出大连,韩山东将带有炸药引线的两块肥皂交给大花,希望能通过二花在码头洗衣服的工作之便带进去。不想孙世奇错拿肥皂,王大花巧妙调换。大花送二花到码头,正遇青木例行检查,好在有惊无险,大花进码头失败,二花主动接力完成传递任务,肥皂顺利带了进去。夏家河因大花事前没有跟自己打招呼参与了此次危险任务,心疼地责怪。正当青木为军火离开大连而松口气之时,前方传来消息,运送的火车在瓦房店爆炸,事关重大,青木也难逃其咎,警察部成立了搜查队,全力侦办纵火案,凡是提供线索的平民,重金悬赏,凡是破案的公职人员,一律破格提拔。

  • 青木欲利用二花引出幕后我党,设局欲将我党一网打尽。二花不惧严刑拷打,最终死于木户枪口之下。韩山东深夜潜入码头营救,不想臭鱼还是在乱枪中被打死,韩山东无奈撤离。得知二花已死,亲人相继殒命,大花崩溃。第二天,大花、有望去给二花收尸,因为大花挺身为臭鱼收尸,引得青木怀疑,牢房里两人一番交锋,大花安然被释放。海边,大花怅然,夏家河安抚,决定先斩后奏与大花结婚,做大花的亲人。木户还是没有打消对大花等人的怀疑,青木嘴上放松,但心下一直在默默关注。大花告诉钢蛋,自己要跟夏家河结婚了,尽管有些不适应,钢蛋还是羞涩的叫了爹。接连出了大事,大花能够挺过来,韩山东佩服她的坚强。他答应夏家河一定尽快得到组织的批准,希望自己能做证婚人。

  • 三人庆祝,韩山东也带来了组织批准婚事的好消息,高兴之余,大花也担心起了江桂芬。伊莲娜突然赶来,日军有突袭行动,必须马上通知中共方面,但是她手上的电台坏了,若消息不能及时发出,东北抗联的力量将面临重大损失。情况紧急,江桂芬决定用夏家河在诊所的电台发报,松本截获了信号,并且锁定在极小范围内。青木带人进入诊所搜查,危急关头,伊莲娜挺身而出,转移青木注意力,为保护我党电台,牺牲在青泥洼街上。江桂芬与联络人会面,得知由于情报的及时发出,突袭不成还遭到反歼战,她深知这份情报是伊莲娜用生命发出的。伊莲娜的牺牲,使桂芬失去了上线,上级决定以后她将与中共的同志直接接触,并立刻布置了新任务——到吉水能活照相馆与中共同志接头。

  • 事已至此,夏家河只能将实情告诉大花,尽管知道这是任务,大花仍然难以接受。韩山东找到大花,讲出其中利害关系,希望她作为一名党员要配合演好这出戏,并用自己的感情经历深深打动了大花。得知新娘换了人,孙云香替大花和自己不公,青泥洼街上的麻姑、阿金、李巡捕一众人等也抱着坐等看好戏的心态参加婚宴。婚宴当天,众人见气氛尴尬紧张,便也知趣的作鸟兽散。青木和夏家河三人喝酒,席间质疑夏家河,为什么新娘换了人?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他需要一个合理解释。夏家河巧妙应对。一场突变,沉浸在喜悦中的大花瞬间跌入谷底;江桂芬深知夏家河心属大花,却要开始和夏家河的‘婚姻生活’;面对两个女人,夏家河内心痛苦。

  • 一番周旋,危机暂时解除,但对两人身份问题的疑虑,青木还是没有完全打消,没有放松警惕。来不及消化情绪,新的任务到来。青木要为迎接日方特使远藤三郎的到来举行欢迎仪式,众人希望能从中有所收获。热爱皮影戏的青木找到夏家河,邀请他带江桂芬参加仪式,并在宴会上表演一出皮影戏助兴。江桂芬顺势推举了王大花一同前往。夏家河揣测青木意图,韩山东表示先征求大姑娘意见,再做计划。由于吴知徳的搅局,曲子堂的大蓬莱饭庄也歇业了,邵登年提醒他可以侧面想想办法,曲子堂执拗。韩山东安排任务,特使随身携带的手提箱是行动目标,需要四个人在宴会期间合力完成。宴会当晚,青木和夏家河在台上表演皮影戏,而江桂芬在台下设法拖住远藤三郎,为韩山东和王大花行动争取时间。

  • 大花学拍照留下和夏家河的自拍照片,借在警察部做饭之机,偷偷探取情报。日方有一批金刚石要运送,山口负责陆路,青木负责海路,他要通过邵登年完成这次运输。田有望意外发现了孙世奇在和日本人做烟土买卖的秘密。孙世奇跟焦作愚分享自己有挣钱的路子,焦作愚提醒要小心别贪心。神尾太郎告知曲子堂,他的货船码头从此将被征用或查封,曲子堂一气之下把自己的纺织厂点了。由于考虑到有特使看押,手续繁杂,山口让孙世奇想办法把烟土直接带上货船,口头承诺日后将提供更广阔的发展天地。被释放的曲子堂无奈在街头卖起了焖子糊口。韩山东看到大花拍的合影,批评她占用组织资源,大花说留不住他的人,就想留着他的影,韩山东答应替她保守这个小秘密。

  • 青木与山口两人积怨已久,他计划让远藤上船,一方面让我党相信没人发现计划,等抓住我党同志,再向远藤邀功。韩山东带着几名同志顺利登船,在不远处察看情况的青木立即派人抓捕,发电室在打斗中被破坏了,船也一时开不了。得知韩山东被抓,夏家河焦急;而孙世奇和山口这边,正欲利用修船的时间抓紧上货。原来,揭穿韩山东,获取情报的是麻姑,她也是被青木安插在青泥洼街上的一双眼睛。青木企图通过韩山东搞清楚我党的真正目的,挖出大姑娘。韩山东遭受严刑拷打,声称要告诉青木大姑娘到底是谁。为通知夏家河等人,韩山东将青木骗到青泥洼街,却当众羞辱了青木,青木恼羞成怒扣动扳机,韩山东英勇就义。

  • 炸船前夜,面对生死抉择,夏家河为保护王大花安危,决意自己登船;王大花愿牺牲自己,完成任务;江桂芬在此更加明确夏家河心意。夏家河口头答应。邵登年分析出我党截船位置,青木自认一切在掌握之中。王大花临行前托孤,将孩子钢蛋留给不明所以的孙云香。夏家河安顿好江桂芬,以组织之名,要求她留守。王大花登船,遇见随后赶来的夏家河,二人共同冒险完成任务。两人身份暴露,青木命令提前开船,最后一刻,炸弹引爆,两人跳船。青木计划落败,气急杀死了邵登年。青木质问孙世奇众人下落,孙世奇浑然不知,山口参与的调查组即将前来彻查此事,很有可能面临被革职的结果,青木气急。向死而生的两人在海边与江桂芬碰面,李巡捕出现公开了我党身份。自此,三个人都暴露了,牙科诊所还有鱼锅饼子店,被日本人查封了,三个人哪儿都去不了,只能在安全屋等待上级命令。

  • 调查显示,日方货船的爆炸物里有烟土和炸弹,河野令办理相关手续的焦作愚到码头检查,为了避嫌,董兴和孙世奇一同前往。李巡捕替大花看望孙云香和两个孩子。为求自保,孙世奇开枪打死了配送公司的老孟,对焦作愚和董兴也毫不手软,发现了躲在暗处的田有望,两人在撕扯中,丧心病狂的孙世奇向有望开枪。沉船事件让青木失去了官职,并被送回日本接受处罚。情急之下,对着自己开了一枪,让孙世奇保住了性命,还做好了到山口管辖的花园口生活的打算。青木离开大连到日本受审,山口假意为他送行,实为幸灾乐祸,落井下石。李巡捕向大家传达了新的任务。夏家河仍以牙医身份掩护,和江桂芬将前往旅顺给东三省的电报员教课。而王大花将以孙世奇老婆王三花的身份,重返花园口。可以利用孙世奇和山口交往过甚这一点,接近山口,寻找我党重要人物—‘密语者’。

  • 李巡捕交待夏家河必须在三天之内,让王大花变成王三花。大连客栈的布局、暗道,如何用枪,如何发报,如何在人群中辨认出‘密语者’……大花接受了特工速成训练。临行前,夏家河警告孙世奇别为难大花,孙世奇更是对大花的共产党员身份倍感意外。告别了爱人和孩子,换了一身行头的王大花跟随孙世奇上路,没有送行,来不及离别愁绪,从此她就是王三花。中村在关卡处看到王大花,心中生疑。电话通知了山口,尽管暂时躲过了危机,但刚刚到客栈安顿下来的二人,当天晚上就遭到了山口的夜查。孙世奇意识到这样下去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苦口劝诫大花还是赶紧离开,毕竟花园口于大花来说,太熟了,时时处处都会遇到雷,大花冷静应对。第二天,‘夫妻俩’邀请山口夫妇到客栈吃饭,山口夫人态度冷淡,很不情愿。

  • 大花向刘顺坦言自己共产党的身份,并说出了其叔刘管家为除汉奸牺牲的事情,刘顺幡然醒悟,表示今后一定配合工作,做中国人该做的事情。为接近山口,大花和孙世奇不时在客栈吃喝款待,并有意接近山口夫人,联络感情,席间山口邀请两人参加结婚纪念日舞会,大花满口答应。孙世奇接到了花园口水路运输稽查队队长的任命,大花开始通过孙世奇协助我党物资出关,并将刘顺也安排进了宪兵队。孙云香偶然得知孙世奇当了官日子过得欢实,立马决意启程带着孩子投奔。当三人出现在旅馆,钢蛋大声喊娘,恰被山口看到,众人大惊,危急关头,孙云香巧妙化解。大花向孙云香坦言自己的共产党身份,以及和孙世奇假夫妻的关系。孙云香非但表示支持,还帮大花安抚好两个孩子。孙世奇不甘心,总想伺机寻找证据,被大花发现。

  • 大花和惠子约定打牌,实为借机到医院寻找受伤的被日方抓捕控制的我党‘密语者’。确认了密语者在医院里。李巡捕正是要与这位‘密语者’接头,接收重要情报。由于遭到通缉,无奈之下只能让王大花利用与惠子关系之便去医院收情报;王大花到医院找惠子,拉上两个护士一起打麻将,期间借故溜出去找到了‘密语者’,得到了天火计划以及我党潜伏人员名单;山口赶来,‘密语者’咬舌自尽;原来,大花接收到的情报是天火计划的一部分,要通知1人启动计划。如被敌人得到,有可能推断出全盘计划,暴露进攻意向。老路通知大花,组织派了两名同志马上过来协助开展工作,是一对夫妻。

  • 与老路处报到完,夏家河立即找到孙世奇,打算通过他,以药商身份结交山口。知道山口贪财,经过一番交谈,夏家河赢得山口欢心,热情张罗指定住所,正是王大花的大连客栈。刘顺来报,山口私下派人监视,叮嘱大花小心。面对大花的冷静态度,夏家河江桂芬为她的改变感慨。怕在山口面前露馅,孙云香叮嘱孩子们要假装不认识夏家河。孙世奇故意在夏家河面前跟大花扮恩爱,夏家河心里不是滋味。为了尽快得到抗生素,给李巡捕治伤,夏家河在山口面前装病,被安排住进了惠子的医院。山口提醒孙世奇,局势紧张,人心惶惶,新任的要港部部长也即将来到花园口,因此私下交易要万事小心。夏家河从惠子处得到了消炎药,并偷取相关药品,但引起了与李巡捕交火时受伤住院的中村的注意,夏家河果断杀之。山口及惠子起疑,一番勘察过后也未发现蛛丝马迹。

  • 山口及惠子起疑,一番勘察过后也未发现蛛丝马迹。夏家河顺利出院,并将药品带出了医院。老路提醒大花,由于近期频繁通过孙世奇办理通关证,担心孙世奇容易出现抵触情绪,要留意他的动向。要港部部长微服私访,山口迎接,来人竟是青木正二。原来,他回东京受审,本身就是一个计划,是为了让大连地下党放松警惕,然后再潜回大连,进行致命一击。同时,青木也已经了解到我党正在实施的‘天火计划’。青木分析‘天火计划’很有可能是要实施空中打击,因此势必要提前预防,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山口说起‘密语者’自杀事件,分析他一定将什么情报传了出去。原来青木已经知道了王大花等人的身份和行踪,嘱咐山口紧盯;自以为已经销毁证据的孙世奇找众人摊牌,威胁要揭发领赏,不想夏家河早有准备,拿出了备份,孙世奇无奈又直接找到青木,撇清自己,声称定会帮日方协查。

  • 山口有很多古董需要换成钱运回日本,夏家河想利用他的贪财,铤而走险通过他将我党同志运出去。而巧的是,山口也想通过夏家河帮自己运送古董。惠子前来打探,李巡捕假扮夏家河舅舅,答应帮忙。由此将计就计,运动我党同志。不想,货车遭到日本宪兵队拦截,大花等人猜测必是有叛徒所致,孙云香意识到是孙世奇从中做鬼。我党运人失败,青木指责山口,为了一己私欲,让日方受到损失,山口自知理亏,答应日后将全力配合青木工作。孙世奇酒后闹事,被夏家河制服,孙世奇巧言蒙骗,孙云香上当,放了孙世奇。逃跑后,孙世奇找山口要钱,并以手中把柄要挟不成,被山口一枪打死,葬身大海;青木指责山口草率杀了孙世奇。

  • 麻姑说要去花园口见大花拿情报,江桂芬隐隐感觉不对。两人回到旅馆,夏家河王大花见到麻姑惊讶,谈话间,麻姑自称自己就是大姑娘,希望大花能够尽快将‘天火计划’交给她。三人意识到麻姑是日本特务,但太急于求成,于是三人将计就计,做局演戏,想要知道在她背后的人究竟是谁。麻姑和青木接头,青木表示之所以没有抓捕,就是为了得到计划,据他的分析,情报一定掌握在大花手里。刘顺意外发现接头人是青木,立刻通知夏家河。众人决定将假情报借麻姑之手传给青木,夏家河预测青木会马上反应过来是个骗局,一定会来到客栈,所以他会在客栈安装炸弹。安排妥当,三人兵分两路开始行动。殊不知,青木已经封锁各关卡,并且抓住了孙云香和两个孩子。自知已经暴露的麻姑跟踪江桂芬,一番打斗,江桂芬解决了麻姑。江桂芬身中数枪,日本兵持枪逼近,为了掩护夏家河,她毫不犹豫地引爆了身上携带的炸弹。夏家河和大花因为小江的牺牲悲痛万分。

  • 青木放出已劫持两孩子的消息,只有王大花才能换回孩子的命。情报必须及时送出去,夏家河让大花送情报,自己去救孩子,大花强烈反对。大花用口传的方式将情报内容一一说给了夏家河。大花出现,青木假意释放孩子,几名日本特务追上孙云香和两孩子,欲下手。关键时刻,夏家河突然出现,救了三人,并安排刘顺保护。夏家河出现在客栈,三人犀利交锋,做最后的博弈对峙。夏家河亲手为王大花戴上了结婚戒指,悄悄告诉她情报根本就没有记!之后示意她去拿酒。大花忍痛看了爱人最后一眼,躲进密道,夏家河引爆了埋设在旅馆的炸弹!硝烟散去,一切归为平静。从密道逃脱的王大花,远远看着已被夷为平地的旅馆废墟。为了任务,为了将情报及时的传递出去,王大花眼睁睁的看着爱人为了掩护自己而牺牲。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王大花像千千万万的革命者一样,肩负历史使命,开始了她的新的革命生涯……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