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

7.1
年份: 2015
地区: 内地
简介:抗日战争时期的东北三江市,中共地下组织被破坏,潜伏在伪警察局中的地下党员邓子华掩护自己的上级于德江撤离。脱险后的于德江查找叛徒。苏联情报员萨拉丽娃与邓子华取得联系,邓子华巧妙地掩护了前来接头的萨拉丽娃,并顺利地与萨拉丽娃接上了头。上级党组织交给三江市地下党一个名为“猎犬计划”的任务,目的是在苏联的配合下,得到日军东宁军事要塞的图纸。邓子华勇敢地牺牲了自己,把敌人的视线引开,萨拉丽娃将这份重要的图纸交给了苏联情报机关。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苏联红军全线向中国境内的日军发动进攻,被日军称为“东方马其诺防线”的东宁要塞,被苏联红军摧毁,赢得了战争的胜利。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6 / 共3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1936年冬季的某一天,在东北的三江市,特务科正在召开紧急会议,科长陈龙海安排手下干将邓子华、马成功等人执行紧急抓捕任务。事发突然,邓子华没有半点准备,作为一名潜伏在特务科内部的地下党人,一直以来他只与上线代号“老大”的于德江联系,他不知道三江市地下党组织其他任何人的身份。如果要抓的人都是自己人,那就说明,三江市的地下党组织出了叛徒,可此时他无法将这情报传递出去,只得焦灼又无奈的完成了抓捕任务,同时马成功等特务也将抓捕到的人送到了特务科,对他们进行严刑拷打。

  • 马成功一直怀疑陈龙海和邓子华的情报来源,警察局的沈局长让马成功抓紧调查。陈龙海带邓子华等人在郊外埋了“老大”的尸体,并告诉邓子华,谁也不能确定这个人就是“老大”,但是事已至此,他们必须自己认定也让警察局别的人认定死的人就是“老大”,但私底让邓子华瞒着马成功继续调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36年冬季的某一天,在东北的三江市,特务科正在召开紧急会议,科长陈龙海安排手下干将邓子华、马成功等人执行紧急抓捕任务。事发突然,邓子华没有半点准备,作为一名潜伏在特务科内部的地下党人,一直以来他只与上线代号“老大”的于德江联系,他不知道三江市地下党组织其他任何人的身份。如果要抓的人都是自己人,那就说明,三江市的地下党组织出了叛徒,可此时他无法将这情报传递出去,只得焦灼又无奈的完成了抓捕任务,同时马成功等特务也将抓捕到的人送到了特务科,对他们进行严刑拷打。

  • 马成功一直怀疑陈龙海和邓子华的情报来源,警察局的沈局长让马成功抓紧调查。陈龙海带邓子华等人在郊外埋了“老大”的尸体,并告诉邓子华,谁也不能确定这个人就是“老大”,但是事已至此,他们必须自己认定也让警察局别的人认定死的人就是“老大”,但私底让邓子华瞒着马成功继续调查。

  • 邓子华怀疑萨拉丽娃的身份,想去萨拉丽娃那里看看能不能和地下党组织联系上,可是他又担心电台是一个陷阱。为了保住已经奄奄一息的“老大”的性命,必须尽快联系上地下党组织,邓子华决定从黑衣人杀手入手。在手下特务章粮库的帮助下,邓子华找到了那名杀手,并顺藤摸瓜的找到了地下党人---代号“二哥”的张汉民,并向他表明了自己就是代号“豹”的身份,并告知他“老大”没有死,现在急需救治。

  • 邓子华支开了马成功为雨辰解了围,并暗中保护把雨辰送到了万丰商行。马成认为朱雨辰心里有鬼,并且怀疑上次抓捕共产党线索的来源和“老大”的真实性,认为是陈龙海在背后搞名堂,他让唐显龙在附近严加审查。杜晴庭去医院复查,她拜托辛柏良帮她向戏班老板也就是辛的三叔说说人情,让她早点可以离开戏班,辛柏良答应一试。邓子华来到万丰商行与张汉民接头,告诉他尽快将“老大”转移。“老大”醒来十分虚弱,只模糊说出了“猎犬”计划,邓张二人认为这一定是一个对他们来说很重要的事情,但苦于没有电台无法联系上级,邓子华告诉张汉民在搜查时发现一位俄罗斯姑娘萨拉丽娃家里有电台,决定试探一下看看她是否是自己人。

  • 邓子华试探萨拉丽娃的身份,但莎拉丽娃对他态度十分反感,并装作听不懂暗语,正在两人僵持之时,井深一郎带着女儿来到了萨拉丽娃家。原来井深一郎想让萨拉丽娃教女儿钢琴,萨拉丽娃欣然同意。邓子华心里焦虑万分,一方面要取得萨拉丽娃的信任,与她接上头,另一方面井深一郎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是不是他也察觉到了什么。邓子华去见“老大”和“二哥”告诉他们陈龙海已经知道了暗语,地下党内出现了叛徒。

  • 马成功与唐显龙聊到“豹”事情,确定他就在警察局内,在他们身边。萨拉丽娃在街上碰到了设卡排查的警察,她借口去井深一郎家而没有使警察起疑心,但她的外貌却引起了在一旁巡查的唐显龙的注意,马成功派他小心跟踪。邓子华与章粮库和石家父子俩去饭店吃饭,在门口看到坐在黄包车上神色紧张的萨拉丽娃,后面还跟着骑车的唐显龙等三个特务,而萨拉丽娃却浑然不知已经被跟踪了。邓子华借口离开,叫了一辆黄包车跟在他们后面。萨拉丽娃到了郊外下车,跳进一个隐蔽的土沟中挖出电台开始发报,但唐显龙等人马上就要接近她藏身的地点,这时隐蔽在土坡后面的邓子华掩护着萨拉丽娃逃走,两人成功逃脱。邓子华告诉萨拉丽娃他就是代号“豹”的地下党人,得知萨拉丽娃还有一台电台,邓子华十分惊喜,决定晚上跟萨拉丽娃一起去城外发报。陈龙海在与杜晴庭约会时发现有人跟踪,陈海龙对着跑开的人若有所思。

  • 邓子华把车开到了井深一郎家,令马成功和唐显龙十分惊讶,当马成功信心满满的打开箱子时,却发现里面只有几张乐谱和唱片。其实早在发现警察设卡时,丽娃就将电台藏进了车椅后面,换出了事前准备好的箱子。马成功在井深一郎家吃了亏,更加怀疑邓子华,要求唐显龙抓紧调查“老大”的事。陈龙海盘问朱雨辰那天究竟去了哪里,雨辰说是去给辛柏良的父亲打针,陈龙海警告她不许跟共产党沾一点边。雨辰提出想让邓子华离开警察局并且与陈龙海离婚,陈龙海断然拒绝,雨辰伤心欲绝。邓子华来到张汉民的住处,惊喜地发现“老大”已经苏醒,邓子华告诉他们已经确定了萨拉丽娃的身份,上级会安排特派员与萨拉丽娃接头。井深一郎送玲子到萨拉丽娃家学琴,他告诉萨拉丽娃已经调查过她的身份,并提醒丽娃让她小心。邓子华让萨拉丽娃小心井深一郎的用心,但丽娃认为邓子华太过冷漠。

  • 邓子华告诉陈龙海,闻大赖承认自己是马成功的线人,奉命在跟踪杜晴庭。陈龙海知道了杜晴庭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起了疑心。陈龙海希望邓子华跟萨拉丽娃好好相处,但要他警惕萨拉丽娃是不是间谍。章粮库在警察局休息厅找到唐显龙,说他已经知道是唐家贿赂了城南警署署长,想要霸占石家的橡胶厂。唐显龙态度傲慢,拒不承认此事,章粮库大骂唐显龙没本事,唐显龙不忍被他羞辱,生气的离开。辛柏良告诉朱雨辰,自己可能被人跟踪了,朱雨辰决定替他去给“老大”治病,但被王大耳朵等人阻拦跟踪,她聪明的把特务引到了精神病院,摆脱了跟踪。

  • 庄德彪严刑审问石佳亮,石佳亮受尽极刑依然没有承认,但石父实在看不下去了,无奈的承认了胶鞋是给抗联做的。邓子华带章粮库去找庄德彪,保释了石家父子俩,但胶鞋仍暂扣在警察署,章粮库向邓子华保证胶鞋是给煤矿工人做的。章粮库去看望石佳亮,告诉他,他不会让唐家霸占了橡胶厂,石佳亮告诉他要小心唐显龙,章粮库满不在乎。唐显龙因为白天受到章粮库责问的事丢了面子,带人狠狠的揍了章粮库,章粮库被打的满身伤痕。

  • 章粮库跟着石佳亮来到煤矿邵老板家里,说服他要主持正道,邵老板同意出面作证,帮助石家洗脱罪责。日军秘密运送的重要军需药品被截获,井深一郎认定这是地下党“豹”做的,他要求陈龙海协助沈副局长尽快查出“豹”的身份。邓子华接到萨拉丽娃的通知,傍晚在西餐厅等候前来接头的老崔,但老崔到餐厅正准备接头时,却发现邓子华在暗处一直观察,心里起了疑,转身离开。萨拉丽娃眼看接头的机会要被浪费,拉着邓子华追了出去。最终,两人与邓子方、老崔相见,各自表明了身份。邓子方知道自己的弟弟也是一名地下党工作者,十分欣慰。

  • 陈龙海借这个机会表示自己其实也一直在查“老大”的事情,因为没有人见过“老大”,所以这件事情还要一直查下去,直到水落石出。经历了马成功对“老大”这件事情的分析,井深一郎也觉得邓子华有很大嫌疑,他让陈龙海调查他是不是内奸。马成功向筱田秀石描述了他认为案发当天时的情景,他肯定的认为邓子华就是地下党安插在警察局的内奸,筱田秀石让马成功严密的监视邓子华的一举一动,早日查清他的身份。陈龙海找到邓子华商议严查“老大”的事,并且告诉邓子华有人在“老大”身份这件事上欺骗了他。

  • 朱雨辰去给杜晴庭打针时,房间内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响声,她急忙打开房门,发现杜晴庭正要跳楼自杀。朱雨辰喊来医务人员将她救下,把邓子华等人赶出了病房。朱雨辰问她是不是陈龙海在威胁她,杜晴庭被朱雨辰的善良感动,向她敞开心扉吐露自己心中的痛苦。雨辰同情杜晴庭,决定帮她逃走。邓子华让章粮库把杜晴庭看紧点,而他自己假装回了房间。雨辰回到办公室给辛柏良打电话,告诉他自己要帮助杜晴庭逃走,向他寻求帮助。邓子华在街上找到张天利,跟随他来到张汉民转移后的地方与地下党人会面。

  • 辛柏良找到张天利,告诉他朱雨辰将杜晴庭救了出来,藏到了靠山镇,让他通知张汉民、于德江等人。于德江向张汉民坦白自己早就怀疑杜晴庭是叛徒,但出于不忍心没有向上级反映,请求张汉民给他处分。张天利回来告诉他们杜晴庭被转移到了靠山镇,于德江听闻,暗自思索似乎在谋划着什么。陈龙海打电话告诉井深一郎杜晴庭逃脱的消息,井深一郎告诉他不要再在杜晴庭身上费心思,应该把重心转移到查“猎犬”计划上来。陈龙海让邓子华带人回老家,看看朱雨辰是不是把杜晴庭藏在了他家,邓子华很为难但还是答应了。杜晴庭到了邓子华父母家,朱雨辰向邓母谎称杜晴庭因为受不了丈夫的打骂才逃出来的。

  • 陈龙海又找章粮库询问,章粮库所说与邓子华一致,但陈龙海还是不放心,又打电话叫来了王大耳朵。朱雨辰回到医院,见到了辛柏良,她告诉辛柏良杜晴庭说自己是共产党的事,但辛柏良表示他并不清楚。陈龙海怀疑朱雨辰帮助共产党,两人争执不下,言辞激烈,其间雨辰骂了陈龙海一句“狗特务”,遭到了陈龙海的毒打,他警告朱雨辰,如果再听到她骂“狗特务”,一定要给她点厉害尝尝。邓子华独自在家听钢琴曲《悲怆》,他感到心力疲惫,杜晴庭的死、家人的不理解、陈龙海的怀疑,这一件件的事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 邓子华迫不得已亲自审讯了“老大”,审讯过程漫长而痛苦。邓子华按耐着内心的悲痛,给“老大”施加了各种宪兵队的酷刑。“老大”意志坚强的拒绝回答一切关于地下党的问题,否认杜晴庭的身份,隐瞒他的真实任务。两个人在审讯过程中,心有灵犀的向彼此传递了坚守信仰的决心。整个审讯过程都在井深一郎的监听中,他听到于德江无论如何也不说实话后,甚至给他用了在战场上才用的摧毁神经意识的药物,但于德江顽强的抵抗住了。

  • 邓子华略显沉重的在警察局遇见了章粮库,章粮库告知邓子华石明远父子俩又被叫去了城南警察署协助调查,邓子华决定只身前往了解情况。审讯室内,石明远父子俩被屈打成招,在供词上画押承认胶鞋是做给抗联的,筱田秀石亲自参与审问。不知情的邓子华出现在审问现场,被筱田秀石扣押。庄德彪自知帮忙马成功陷害邓子华必将被追究,自作聪明给章粮库通风报信,想两面做好人。章粮库第一时间通知陈龙海,并一并带来了最先定制胶鞋的邵老板前来解救邓子华。

  • 陈龙海亲自前往医院,而此时,辛柏良正和朱雨辰母子吃晚餐,三人相处的十分融洽。看到这一场景,陈龙海对朱雨辰与辛柏良冷嘲热讽。朱雨辰拿出离婚证书,陈龙海拒不承认,当场撕掉。辛柏良看不过去反驳陈龙海,陈龙海命令手下的人对其大打出手,并且强行抱走了小石头。邓子华命令他的线人老井绳密切观察那批胶鞋的动向,如果发现有人打探胶鞋的去向,立刻通知他。辛柏良和张汉民接头,辛柏良再次提出请组织让朱雨辰入党,张汉民说组织决定先考核一段时间,由辛柏良单线联系,并且提醒辛柏良陈龙海会因为朱雨辰对他下毒手。

  • 朱雨辰决定回到陈龙海家,一来母子团圆,二来也可以更好的获取情报。陈龙海变本加厉的恶劣表现,令朱雨辰心灰意冷。邓子华与老崔、张汉民会面,商量好那批胶鞋由章粮库从城南警署运出来,直接送到靠山镇的邵老板家,邓子方会前去接应。庄德彪八面讨好,把章粮库运走胶鞋的事儿第一时间告诉了马成功,马成功派唐显龙前去打听胶鞋的实际去向,好借此搬倒邓子华。唐显龙来到献血站找到了他常用的线人黄鼠狼、屁篓子两人,给了些钱让他们前往靠山镇煤矿探听工人是否穿上了新胶鞋。

  • 黄鼠狼二人赶到煤矿,发现工人们并没有新胶鞋,赶紧回来报告。马成功得知后大喜,马上通知了筱田秀石。第二天一早,筱田秀石叫来了井深一郎、深副局长、陈龙海、邓子华等一行人前往靠山镇,就是要当面揭发邓子华保下的这批胶鞋并没有出现在矿工脚上。结果让筱田秀石大吃一惊,每一位矿工都穿着崭新的胶鞋。马成功大失所望,他竟然在众人面前用愚蠢的手段企图扭曲事实,筱田秀石也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十分生气,将马成功痛骂一顿。

  • 朱雨辰亲眼看见日本人开枪打死了逃跑的劳工,她意识到被日本人抓去的劳工一定不会有好结果,准备收拾行李离开,不再为日本人做事,最终在辛柏良的劝说下她还是留了下来,并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帮助这些劳工。邓子华和地下党组织开会,研究如何利用日本人召集劳工的机会让自己人混入其中,几人开完会邓子华出门却发现章粮库在跟踪自己,意外的是章粮库并没有阻碍邓子华的行动,反而似乎是在帮助他在井深一郎面前开脱。

  • 章粮库将邓子华被抓走的消息告诉陈龙海,陈龙海请求井深一郎出面营救。井深一郎前往筱田秀石的办公室,筱田秀石非常不给面子,无奈井深一郎只能搬出东条英机,筱田秀石才不情愿地放了邓子华。与此同时,中共地下党组织的行动组已经在多个地点成功爆破了日本人的运输线,搞的日本人焦头烂额。而井深一郎也在这个时候发现了他抽屉里关于“五八九”计划的文件被人动过。马成功一行人发现闻大赖失踪了。找到闻大赖的家,从他父亲口中得知闻大赖失踪前就劣迹斑斑并且经常不回家。

  • 萨拉丽娃来到邓子华的寓所,得知自己从井深一郎家里盗出的情报非常重要,并从这份情报中破译出关东军的“五八九”计划是针对苏联制定的,需要马上将此情报传递给远东情报局,二人来到邓子华的外租寓所,二人成功发报以后留在寓所喝咖啡聊天,又增进了感情。陈龙海和朱雨辰在家里又大吵了一场以后,朱雨辰对陈龙海更加绝望了,而陈龙海却明确地告诉朱雨辰自己绝不会承认两人离婚的事实,并指责朱雨辰和辛柏良的关系。

  • 萨拉丽娃相信井深一郎对自己的感情,邓子华在与她的交流中看出了她的弱点,从而更加担心她的安危。混进东宁集中营的邓子方等四人发现修筑的工事并不是简单的水电站,并等待自己的同志前来接头,驼子向唐显龙交待了黄包车夫抛尸的过程,马成功下令一定要找出抛尸人。张汉民决定由辛柏良来建立东宁的情报站,而井深一郎找来陈龙海,告诉他自己已经破获了共产党的“猎犬”计划。并且想出了一个能将共产党一网打尽的计谋。

  • 马成功等人之后又来到井深一郎家监控萨拉丽娃,准备等到萨拉丽娃出来就逮捕她。萨拉丽娃到了井深一郎家里顺利地留在那里过夜,邓子华发现事态愈见严重,请求卡洛奇尽快向上级请示撤回萨拉丽娃。辛柏良交给井深一郎的包括了朱雨辰的名单,得到了批准,朱雨辰既惊喜又担忧,觉得陈龙海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邓子华觉得萨拉丽娃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于是找到卡洛奇再一次请求撤回萨拉丽娃,卡洛奇表示只能由萨拉丽娃发电报向上级请示,邓子华决定冒险配合萨拉丽娃在井深一郎家里发报。

  • 萨拉丽娃和邓子华在冰场上交接东宁集中营的联络方式后准备趁机离开,突然听到了远处玲子的哭喊声,请求邓子华让她跟玲子最后告别,就在她准备下狠心离开的时候马成功和唐显龙赶到抓捕了萨拉丽娃。邓子华只能无奈地站在远处眼睁睁地看着萨拉丽娃被带走。萨拉丽娃被带到宪兵队刑讯逼供,马成功气急败坏矛头直指邓子华,筱田秀石全然不顾陈龙海的面子对邓子华用了刑。

  • 章粮库和王大耳朵碰上了来医院跟辛柏良接头的张天利,怀疑张天利的身份,也跟了进去。当晚朱雨辰以出去洗澡的名义避开二人去和张天利接头,却被巡逻的日本兵带走问话。萨拉丽娃在筱田秀石的严刑逼供下已经奄奄一息,但还是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井深一郎以东条英机的一封电报作为威胁迫使筱田秀石放了萨拉丽娃和邓子华。井深一郎在去医院探望萨拉丽娃,萨拉丽娃非常感动并且深深相信井深一郎。

  • 章粮库和王大耳朵抬死尸时在和万驼子的交谈中得知日本人对于想要逃跑的劳工极其残忍,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些劳工到底在修什么。邓子华来到萨拉丽娃的房间看望萨拉丽娃,发现萨拉丽娃对井深一郎已经太过相信,无论自己说什么,她都已经听不进去了,甚至认为自己是在吃醋,邓子华开始更加担心幼稚感性的萨拉丽娃会被井深一郎利用。陈龙海带着特务科的人来到东宁的温泉旅店安顿下来后,带着邓子华来到东宁医院,意外发现了邓子方。

  • 中山大佐送井德顺出去的路上井德顺看见了邓子方,称邓子方是自己的表哥,以治病为由求中山大佐让自己把邓子方带走,马成功提升科长后告诉手下的人,要报复陈龙海,就要破获“猎犬”计划,而且自己已经掌握了老井绳的线索,安排众人开始寻找老井绳。邓子方执意要回到集中营,表示如果自己不回到集中营,不但会影响“猎犬”计划的进行,同时也会连累很多同志,邓子华无奈和邓子方告别后,邓子方回到了集中营。

  • 萨拉丽娃回到了家,卡洛奇肯定了萨拉丽娃的坚强,但也表示了对井深一郎的怀疑,他希望萨拉丽娃能尽快回国。萨拉丽娃担心邓子华,所以表示不能回国。章粮库告诉邓子华自己知道的一切,这让邓子华隐约觉得有不祥的事要发生。他来到东宁照相馆,远远地看见唐显龙开枪把老井绳的媳妇打死后将老井绳和井德顺带回了宪兵队。老井绳和井德顺被带到宪兵队刑讯室审问,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却还是什么也不说,邓子华冒险来到宪兵队欲救出二人。

  • 马成功唐显龙带人到温泉旅店抓邓子华,邓子华早已回到房间换好了睡衣,不承认自己出去过,陈龙海对于马成功的行为非常反感,开枪威胁马成功等人离开。马成功决定放弃对邓子华的抓捕,决定通过日本人找到老井绳拉车送进去的劳工。邓子华来到东宁医院和辛柏良建立新的联络。和辛柏良接上了头,两人安排了下一步的工作后,邓子华嘱咐辛柏良不要让朱雨辰知道自己的身份,并提醒他陈龙海已经察觉了辛柏良和朱雨辰之间的事。

  • 萨拉丽娃在井深一郎家里过圣诞节,井深一郎为了她而精心准备的圣诞节,和对她强烈的示爱让她深深感动于井深一郎对她的感情。井深一郎提出请萨拉丽娃为自己在东宁的学长中山大佐调琴音,萨拉丽娃爽快地答应了。陈龙海得知邓子方又回到了集中营,而第二天马成功和唐显龙要去集中营抓捕的正是邓子方,也开始对邓子方起了疑心。邓子华得知自己的哥哥已经被马成功盯上了,心里十分着急,但又什么都不能做,但邓子方此时却一点也不知道,处境十分危险。

  • 邓子华冒险来到东宁医院把情况告诉“二哥”和辛柏良,三个人商量过后认为唯一的办法就是再派一个人进入东宁集中营,但是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邓子华希望萨拉丽娃能进去集中营了解里面同志的情况,如果有可能也希望她能给邓子方带去消息,使邓子方脱离险境,但“二哥”却提醒可能是陷阱。萨拉丽娃见到了邓子方并告诉他现在筱田秀石正带人在到处搜查准备逮捕他,庆幸他躲过了一劫,但遗憾的是他没有将情报带在身上。

  • 邓子方、张汉民和辛柏良三人秘密在茶馆会面,邓子华告诉他们通过萨拉丽娃传回的情报,确定邓子方已经顺利地拿到了情报,但没能将情报带出来。陈龙海找到了辛柏良接头,辛柏良告诉陈龙海邓子方已经拿到了情报,但无法将情报传送出来,正当两人谈话时,朱雨辰进来,大吃一惊,辛柏良却假装与陈龙海争吵起来,医院接到命令去集中营接病号,章粮库开车,张汉民假装成大夫和邓子华一起进去集中营,要接的人就是地下党的四位同志,没想到车刚进集中营就赶上了劳工暴动,趁乱邓子华将四位同志救了出来。

  • 邓子华趁乱将四位同志救了出来,逃跑的路上被筱田秀石等人追击,危急关头谷子牺牲了自己。章粮库向邓子华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告诉他自己一直在暗中保护他,并且告诉邓子华,自己已经确认辛柏良就是共产党现在的叛徒,二人分析后意识到“二哥”和邓子方等人的藏身地点很可能已经暴露。邓子华十分焦急,他与章粮库、萨拉丽娃骑马火速赶往老金沟通知张汉民等人转移。他们赶到之时,日本人已经对张汉民等人开始了追捕,牺牲了三名同志,只剩下张汉民和邓子方,而且日军的火力十分猛烈。

  • 萨拉丽娃从邓子方手里接过了情报,准备将情报带回苏联,不料在路上又遭到日本人的追捕,千钧一发之际是井深一郎救了她。张汉民带伤继续逃跑,最终没能逃过筱田秀石的追捕,被带回了宪兵队。井深一郎在家亲手准备了丰盛的家宴为萨拉丽娃送行,并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萨拉丽娃是苏联间谍,但出于对萨拉丽娃的爱和自己和平主义之心,他一直在暗中帮助她保护她,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萨拉丽娃顺利完成任务带着情报回苏联,远离这个不安之地,萨拉丽娃深受感动。

  • 邓子华了解井深一郎的老谋深算,告诉萨拉丽娃她现在手里的情报已经被调换了,目的就是让她把假的情报带回苏联,使得苏联对日本的战争失败。邓子华拿出真的情报,萨拉丽娃为自己的幼稚感到羞愧,井深一郎的阴险和可怕也使她毛骨悚然。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苏联红军全线向中国境内的日军发动进攻,被日军称为“东方马其诺防线”的东宁要塞,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被苏联红军摧毁,赢得了战争的胜利。邓子华因为父亲和嫂子的揭发,被认定为叛徒。陈龙海在一九五零年被枪毙,临死之前向公安部门说出邓子华的真实身份。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