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奶爸

7.8
年份: 2015
地区: 内地
简介:《三个奶爸》由著名编剧赵冬苓、张云霄执笔,讲述了不同年龄、不同阅历、性格迥异的新一代都市青年男女,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婴儿而使生活逐步改变,在处理感情、职场、家庭等各方面问题时,不断成长与变化的逗趣故事。陶语桐(张歆艺饰)和余峥(李晨饰)是夫妻,作为律师的陶语桐对老实人余峥又爱又恨,因为余峥的无心之过,两个人的感情陷入低谷,事业也有了危机。余峥在陶语桐搬离房子的时候,决定出租自己的次卧,减轻经济压力和刺激妻子陶语桐。夏峰(田雷饰演)和张一男(陈赫饰演)作为租客搬了进来,没想到,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被遗弃的孩子。三个男人在尝试过各种不靠谱的主意,并且吃了很多亏之后,决定一起为了孩子的奶粉,开始奋斗。孩子的出现,给余峥和陶语桐的关系也带来了改善,而夏峰和同为律师的女友邹男(张萌饰演)之间却越行越远。张一男为了孩子摒弃以前坏的习惯,开始靠谱起来。没想到这时候,孩子的身世引发了一系列的官司,邹男和陶语桐站在了法庭的对立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孩子居然生了重病,面对巨额医药费,三个奶爸没有放弃。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4 / 共34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70后的余峥是某小电脑软件公司的码农,老板高健一直拖欠自己的工资。余峥属于死要面子活受罪类型的人,但是作为他老婆的又身为律师的陶冰忍无可忍。在陶冰的威压下,余峥决定去讨薪,但是余峥见到老板后,怂了。一根稻草压死骆驼,陶冰怒气之下提出离婚。余峥和陶冰结婚十年,陶冰去年怀孕,辞了律所的工作。当时余峥为了给陶冰个安稳生活,一直加班,但是陶冰自己在家的时候流产了,这成了两个人之间的一根刺。事到如今,陶冰提出离婚,余峥倔脾气也上来了,离就离,并且提出律师代理费和手续费都自己出,于是自己卡里就归了零。回到家打量着宽敞而冷清的家余峥把东西一丢大吼一声老子自由了,余峥想起自己连饭钱也没了。琢磨半天,他在58同城上发布了合租信息。八零后的文艺青年夏峰愿意租房子,这时候余峥已经后悔发布消息了,但是夏峰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余峥,迅速签了合同。夏峰所谓的女朋友邹男来电话约见面,邹男刚通过律考,夏峰把身上的钱都给了邹男。

  • 陶冰工作遇到了麻烦,余峥这边也不太平。陶冰要回来拿东西,余峥让夏峰和张一男赶紧帮他把房子恢复原貌,张一男,甩手就走。门铃响,余峥以为是陶冰,他胆战心惊打开门,一个女孩抱着个婴儿站在门口。女孩说孩子是张一男的,要张一男带几天孩子,自己要出差。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余峥怀里已经多了一个婴儿,女孩却已经消失了。陶冰这时候出现,余峥赶紧转移陶冰的视线。夏峰机智地抱孩子出去直接躲到了邻居唐爽家,唐爽和孩子很投缘。陶冰想要余峥给自己做证人,帮助自己打高健离婚案的官司,但是余峥拒绝,陶冰恼恨离去。夏峰回来安慰沮丧的余峥,得知陶冰在天枰所工作。孩子哭,两个男人束手无策,邻居唐爽听到声音赶来,帮孩子收拾。张一男晚上回来,余峥说这是你儿子,张一男否认,三个人开始找孩子的妈妈,没有收获。夏峰接到邹男电话,离开,张一男趁机也走了。余峥无奈抱着孩子写程序,突然接到老板的电话,要他赶紧写程序,听到孩子的哭声,高健问哪来的孩子,余峥赶紧转移话题。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70后的余峥是某小电脑软件公司的码农,老板高健一直拖欠自己的工资。余峥属于死要面子活受罪类型的人,但是作为他老婆的又身为律师的陶冰忍无可忍。在陶冰的威压下,余峥决定去讨薪,但是余峥见到老板后,怂了。一根稻草压死骆驼,陶冰怒气之下提出离婚。余峥和陶冰结婚十年,陶冰去年怀孕,辞了律所的工作。当时余峥为了给陶冰个安稳生活,一直加班,但是陶冰自己在家的时候流产了,这成了两个人之间的一根刺。事到如今,陶冰提出离婚,余峥倔脾气也上来了,离就离,并且提出律师代理费和手续费都自己出,于是自己卡里就归了零。回到家打量着宽敞而冷清的家余峥把东西一丢大吼一声老子自由了,余峥想起自己连饭钱也没了。琢磨半天,他在58同城上发布了合租信息。八零后的文艺青年夏峰愿意租房子,这时候余峥已经后悔发布消息了,但是夏峰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余峥,迅速签了合同。夏峰所谓的女朋友邹男来电话约见面,邹男刚通过律考,夏峰把身上的钱都给了邹男。

  • 陶冰工作遇到了麻烦,余峥这边也不太平。陶冰要回来拿东西,余峥让夏峰和张一男赶紧帮他把房子恢复原貌,张一男,甩手就走。门铃响,余峥以为是陶冰,他胆战心惊打开门,一个女孩抱着个婴儿站在门口。女孩说孩子是张一男的,要张一男带几天孩子,自己要出差。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余峥怀里已经多了一个婴儿,女孩却已经消失了。陶冰这时候出现,余峥赶紧转移陶冰的视线。夏峰机智地抱孩子出去直接躲到了邻居唐爽家,唐爽和孩子很投缘。陶冰想要余峥给自己做证人,帮助自己打高健离婚案的官司,但是余峥拒绝,陶冰恼恨离去。夏峰回来安慰沮丧的余峥,得知陶冰在天枰所工作。孩子哭,两个男人束手无策,邻居唐爽听到声音赶来,帮孩子收拾。张一男晚上回来,余峥说这是你儿子,张一男否认,三个人开始找孩子的妈妈,没有收获。夏峰接到邹男电话,离开,张一男趁机也走了。余峥无奈抱着孩子写程序,突然接到老板的电话,要他赶紧写程序,听到孩子的哭声,高健问哪来的孩子,余峥赶紧转移话题。

  • 陶语桐回家和自己父亲倾诉,父亲安慰,并且指出,现在陶语桐的失败都来自于余峥。陶语桐和父亲说,她觉得余峥其实也有道理,不是每个人都能一帆风顺。陶父讨厌余峥,陶语桐极力替余峥说话,爷俩在事业和人生上产生了非常大的分歧,这时候陶母买菜回家。陶母问为什么余峥没一起来吃饭,陶语桐无奈给余峥电话。余峥正在抱着孩子,听到陶语桐要自己回家吃饭,余峥没敢答应。孩子哭闹,余峥手忙脚乱,陶语桐觉得余峥有问题,她提出要来家里。余峥匆忙中抱孩子出门,遇见唐爽,急中生智把孩子给唐爽。陶语桐看到,误会余峥和唐爽,余峥解释无果。夏峰和张一男回来,三人商量孩子怎么办。最后没有结果,两个人分头离开。余峥愤怒而后悔地照顾孩子一夜,决定报警。三个男人和孩子在派出所,张一男和夏峰指责余峥这么点事儿还劳烦警察。这时候警察于丽分析了事情,结论就是:三个男人带回家抚养,等找到孩子妈妈才能真相大白。三人无奈,夏峰提出找邹男是律师,可以帮忙来解决法律问题,其实想借机要邹男接近陶冰。张一男又去组织party,根本没拿这事儿当事儿。

  • 余峥在家带着孩子,夏峰去找张一男,两个人想把孩子送到张一男那里。当夏峰查到张一男的位置时候,余峥抱着孩子出门,被出租车司机误认为是拐卖孩子的,直接送到了派出所。于丽出来,误会解除,派出所的人认出了余峥是陶语桐的老公,奇怪哪里来的孩子。余峥和夏峰成功把孩子丢给张一男,成功破坏了张一男的party,但是夜里,熟睡的夏峰和余峥又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张一男却不见了。余峥和夏峰看了一夜的孩子,累到死。两个人合计用计找到张一男。这时候,夏峰出门找张一男遇见了犹豫的唐爽。余峥的老板高健不请自来,看到了孩子,误认为是余峥的私生子。余峥辩白,高健只是催促程序,余峥提出薪水,高健答应。高健走后,陶父登门找余峥说服余峥不要影响陶语桐的前途,发现余峥的孩子,余峥直言和陶父无关,陶父痛斥余峥对陶冰的种种,指责余峥不争气,余峥反驳,两人不欢而散,余峥对着孩子一脸的郁闷。张一男在家里和张虹发生争执,彼此指责彼此的生活,张一男说菲利普不靠谱,张虹反驳,并且列举了菲利普的资产和产业。

  • 余峥暗示夏峰不要欺骗陶语桐,夏峰言明只要邹男进了陶冰的律所,马上说明一切,余峥的善良又一次要自己让步。陶语桐在余峥家的时候,夏峰暗自通知邹男来,邹男成功接上陶冰的线。陶语桐详细了解夏峰的事儿,邹男趁机和陶语桐套近乎,善良的陶冰信以为真,并且表示帮助夏峰,因为师门的关系也对邹男表示了亲近。余峥郁闷。陶语桐不高兴余峥总是阻拦自己和夏峰聊案件,但是临出门的时候告诉余峥和夏峰,他们是孩子的第一责任人。夏峰和余峥顺着线索找到张一男的家里,张一男为了不要妈妈知道孩子的事儿,言明一会儿回家,余峥和夏峰先回家。夏峰和余峥忙活着照顾孩子的时候,张一男回家,直接找吃的,两个人不耐烦地把他轰出去。这时候张一男遇见唐爽唐爽,惊为天人,玩世不恭的张一男居然爱上了唐爽。张一男回家夸赞唐爽,余峥和夏峰却没有心情。三个男人面临的是孩子的问题,讨论后发现都没能力带,张一男提议准备扔掉孩子。但是在扔掉孩子的一刹那,他们还是反悔,冲回育婴岛,带回孩子。

  • 余峥被同事推举为代表给老板讨薪,余峥没有成功,高健又一次用所谓的股份摆平了余峥。余峥回家,陶语桐问薪水,余峥支吾,两个人的问题又摆在了面前。陶语桐又问夏峰的案子,余峥担心陶语桐,问是不是陶语桐单位出了什么事儿,骄傲的陶语桐更加不高兴。两个人又一次争吵。陶语桐愤而离开。陶语桐到事务所后,主任又一次威胁陶语桐,再没有案源,陶语桐就要走人,并且指出虽然陶语桐的父亲是自己的老师,但是仍旧不会给情面。同事高上安慰陶语桐,陶语桐无奈。这时候邹男来找陶语桐,假装问夏峰的案子怎么进行,试探陶语桐。陶母突然登门,要余峥吃惊又害怕。陶母发现孩子,表示喜爱,并且安慰余峥,并且指责陶父就是没事儿找事儿。给余峥出主意要余峥从新争取陶语桐。余峥送走陶母,发现孩子生病,他紧急给夏峰电话。夏峰和张一男都没办法回来。余峥只能自己带孩子去医院,大夫指出孩子就是肠胃紊乱,应该母乳喂养,余峥发愁,正好看到有人喂小孩,想开口又难为情,他给陶语桐打电话。这时候喂小孩的妇女的丈夫以为余峥非礼,揍了余峥,夏峰和张一男及时赶到拉开。

  • 唐爽看着孩子的时候,接到电话,原来她是被负心人抛弃,但是一直等着前男友。她发现前男友就在楼下,追逐的时候,扭到了脚。张一男发现,赶紧照顾唐爽,并且给不负责任的夏峰打电话。夏峰回来送唐爽去医院,在医院里,张一男百般殷勤,但是唐爽只依靠夏峰。张一男去付住院费的时候,唐爽拒绝了。这时候唐爽的前男友来了,出言不逊,夏峰揍了来看唐爽的前男友。大家知道了唐爽的身世,为了供前男友,唐爽做过夜总会的领班,前男友现在嫌弃她出身不清白。大家都为唐爽鸣不平,余峥甚至把陶语桐也叫来了,陶语桐分析唐爽的事情,并且表示可以索赔。唐爽心灰意冷,表示陶语桐对唐爽改观。众人回家,出院的时候,张一男想背着唐爽,没想到唐爽拒绝了,唐爽指出要夏峰背。众人在家热闹吃饭,张一男出去。张一男找到了唐爽的男友,用计给唐爽出气。

  • 张一男带孩子出去溜达,朋友们问他怎么解决孩子的生活费,他说山人自有妙计。原来,他是决定带着孩子去给妈妈要钱,到家的时候发现菲利普。张一男告诉张虹孩子是自己的,张虹大惊,张一男说自己逗张虹的,他给张虹要钱,并且挤兑菲利普给孩子包红包,菲利普小气,张一男嘲笑他。夏峰要邹男搬到唐爽那,并且指出在那里可以随时遇见陶语桐,邹男答应。张一男用从妈妈那要来的钱给唐爽买了相机,要唐爽多照相,留住青春,唐爽拒绝,张一男不明白女人心里想的是什么,跑回家咨询余峥,余峥告诉他,女人不是用钱就可以搞定的。夏峰带邹男去唐爽家,唐爽不高兴,但是忍住了,邹男看出来唐爽对夏峰有意思。邹男照顾唐爽,唐爽接受,邹男提出用照顾唐爽来抵房租。陶语桐受了主任的挤兑,案件没有头绪。陶语桐提出想找个助理,其实就是想要邹男进律所,但是被主任拒绝了。陶语桐看着律所内年轻的律师,有些灰心。这时候邹男来找陶语桐,提出要陶语桐带自己转转,陶语桐答应,一圈下来,送走邹男的陶语桐有些压抑,她突然想到了余峥和那个孩子,有了回家的冲动。

  • 张一男再一次和唐爽表白,唐爽看到喝酒的张一男,指出只把张一男当成弟弟,她不想再找个弟弟,太累。张一男发现邹男搬到了唐爽家里,他回去质问夏峰,回到家的时候,余峥正在指责夏峰不应该为了邹男欺骗陶语桐,张一男的质问要夏峰更加烦躁,两个人发生争执。余峥也加入了战团,这时候唐爽进来劝架。三个人各自气呼呼地坐下来,唐爽看着三个人心里有些不忍。陶语桐和主任商量要一个助手,主任拒绝的时候,陶语桐说出夏峰的离婚案,主任捉摸了一下,答应邹男入职。邹男入职后发现职位和理想之间的差距,她刻意接近主任。陶语桐有了新的案源,要邹男全权负责夏峰的案件,邹男傻眼。夏峰听说陶语桐不处理自己的离婚案,松了一口气,余峥也觉得柳暗花明,不用欺骗陶语桐了,邹男反而心事重重。夏峰开始找工作,但是不是顺利。

  • 余峥在单位帮高健写程序,通宵加班,这时候陶语桐要余峥回家吃饭,余峥高兴答应。陶语桐问他在哪呢,他说加班,并且说出这次高健答应给一万块钱。张一男和夏峰无奈之中,偷吃了孩子的奶粉。第二天清晨,高健趁着余峥熟睡拿走了程序,再次欺骗了余峥,并没有给余峥钱,余峥愤怒。同事点醒余峥,高健就是欺负余峥老实。余峥终于聪明了一把,把高健答应自己的事儿,录了音。但是于事无补的是,他没有拿到报酬。余峥回到家,发现孩子的奶粉被张一男和夏峰偷吃,三个人正闹成一团的时候,邹男进来给张一男和夏峰1000块钱给孩子买吃的,夏峰要邹男一起吃饭,邹男说自己去单位加班。夏峰找到机会去问唐爽怎么了,唐爽直言邹男的行径,并且对夏峰提出质疑,夏峰恼怒,去找邹男给唐爽赔罪。邹男和夏峰翻脸,并且指出来,每个人都看不起自己,不在乎多夏峰一个。邹男愤而搬出唐爽家,重新搬入地下室。并且发誓要把所有人踩在脚下。

  • 陶父直接给陶语桐介绍男朋友,人选是自己的得意门生,从国外留学回来,有出息并且也是律师界的翘楚,遭到陶语桐拒绝,陶父指出陶冰不识好歹。陶母向着余峥说话,并要陶语桐给余峥电话,要余峥来吃饭。陶语桐和余峥在电话里又一次争执,陶语桐愤怒。唐爽决定自力更生,她盘下了一个蛋糕店,夏峰帮着谈价格并且忙里忙外。通过夏峰,张一男知道唐爽钱不够,跑去家里给妈妈要钱,但是菲利普又一次阻止了张虹。张虹劝说张一男去菲利普的单位上班,张一男跑去菲利普店里,抓住菲利普的把柄,菲利普无奈给钱。余峥郁闷又一次错失了和陶语桐重归于好的机会,他指望孩子能帮自己带来好运。几个人在各自不同的事情上忙活。唐爽蛋糕店开业,张一男拿着钱来,唐爽拒绝,张一男表示就当自己入股,唐爽还是没有要。张一男郁闷,拿钱去喝酒,酒醉。回来的时候,张一男直接到唐爽家,唐爽照顾张一男,张一男告诉唐爽,一定学着怎么去爱,自己不会放弃。其实张一男没有发现,唐爽对热心的夏峰情有独钟。

  • 夏峰接到修电脑的一个大单,带余峥去,这时候余峥已经知道了他们是要自己去赚钱,但是被夏峰忽悠得有些心动,没想到地方正好是陶语桐的单位。怕什么来什么,余峥遇见陶语桐,刚想解释,客户却下来说,赶紧去修,否则不给钱,陶语桐知道余峥接私活,更恨他不争气。余峥没办法解释,只好回家拿夏峰和张一男出气,但是余峥觉得再也挽不回陶语桐了。陶语桐正气余峥的时候,陶母告诉她,自己去她家,盯着她和余峥生孩子。陶语桐接完电话傻眼,在身边的高上嘲笑陶语桐当断不断,陶语桐没理他直接拿起来电话找余峥。余峥正担心陶语桐再也不理自己的时候,陶语桐来电话,要余峥赶紧去自己的房子里,两个人离婚的事,陶母并不知情,余峥乐呵地回去和陶语桐做夫妻。得知这事儿,夏峰和张一男各自给余峥出主意,要余峥这次一举成功。余峥带了张一男和夏峰送老太太的礼物,老太太满心欢喜。

  • 蛋糕店里,夏峰陪着唐爽。他唱歌,唐爽干活。唐爽看着唱歌的夏峰,内心感到温暖,这时候夏峰突然看到邹男,他匆匆跑出去。夏峰和邹男解释,邹男表示无所谓,不用解释,自己祝福他们。唐爽看着跑出去的夏峰,暗自伤心。张一男进来陪伤心的唐爽,三个人陷入了怪圈。恰在这个时候,对面蛋糕店的老板来唐爽这闹事儿,夏峰匆匆赶回,争执的时候,夏峰直接用刀扎伤了蛋糕店的老板。警察局内,邹男和陶冰都在,但是邹男回避了夏峰,唐爽当着大家的面说自己是夏峰的女朋友,邹男有点难受。不料想对方不接受和解,提出一定要夏峰进监狱,陶语桐代理了这个案件。对于这次事件,唐爽打击很大,她觉得无望,想等夏峰出来,事情解决后,回去老家发展,余峥和张一男劝阻。三个人去派出所看夏峰。

  • 善良的唐爽为邹男搬出去不开心,其实是她知道夏峰爱的是邹男。张一男安慰唐爽,并且表示什么都有自己扛着。邹男和夏峰说清楚自己的想法,她觉得夏峰和唐爽很合适,自己不适合夏峰。夏峰伤心,但是夏峰为邹男伤害唐爽来唐爽家道歉,唐爽表示没有关系,夏峰逃避了唐爽的温柔。邹男逼走了夏峰后。却在为自己的前途绞尽脑汁,她只想有个属于自己的案子,算计来算计去,她决定鼓动钱女士联合别的受骗人立案。邹男和众人渐行渐远。邹男假借给陶语桐快递合同的时间,约了钱女士见面,美容院里,邹男享受着,并且算计着自己的案件,彻底耽误了陶语桐的快递。骗子菲利普哄骗张一男妈妈张虹,要张虹不给张一男钱,并且承诺带张虹去美国结婚,张虹彻底醉了,张一男不知情的情况下,张虹断了张一男的经济来源。菲利普甚至要张虹把自己的车都卖掉,承诺到国外去给买一辆新的。

  • 面对陶冰的打压,邹男一反常态地不理陶语桐。她步步算计,找到夏峰,提出暂时别拆穿案件。夏峰当然听了邹男的,他没有想到后果的严重性。回到律所后,邹男径直去了主任办公室。她把菲利普的案件分析了一下,指出这是个大案值的案子,并且拿出夏峰的案件是假的的证据。三个奶爸正在和孩子玩闹,陶语桐上门和夏峰确认离婚案的真实性,夏峰听从了邹男的建议,拍胸脯担保,并且扮出可怜相,余峥想阻止,没来得及。三个爸爸这时候发现孩子会叫妈妈了,余峥想要孩子给陶语桐叫妈妈。刘主任当着所有人宣布的案件是假的。陶语桐在所有人面前丢脸,面对邹男的挑衅,陶语桐一脸木然。陶语桐闯到家里指责余峥,余峥百口莫辩,刚刚缓和的陶语桐和余峥的关系,又一次因为这事儿崩塌了。

  • 张一男为给陶冰和夏峰出气,张一男大闹邹男律所,揭穿邹男的真相,邹男向主任说明情况,主任让邹男清者自清用案子来证明自己,随后找高上谈话,借着询问陶冰情况,许诺让高上当上合伙人来拉拢他。早就对邹男有意见的同事们见邹男出丑都很高兴,议论纷纷。陶冰故作镇定地去上班,但没想到的是主任将刚刚成为律师的邹男安排到了她的办公室。感觉被侮辱的陶冰打算拉着高上一起辞职开律所,但高上因为被主任许诺合伙人的身份而犹犹豫豫。邹男偷听得知了陶冰打算辞职的消息,她将消息告诉主任,主任担忧陶冰辞职会带走律所的案子,邹男在主任面前保证,自己有办法利用给陶冰当助理时掌握的资料留住客户。主任明着利用邹男留住案子,但内心却对邹男产生了盯防,他告诉手下,自己不在的时候不准邹男进自己办公室。陶冰正式从天秤所辞职,同事们对陶冰恋恋不舍,祝她能早日成功创业。陶冰去找父亲,告诉父亲她这次真的离婚了。父亲劝她从离婚的阴影当中走出来,不要让感情影响工作。

  • 陶冰去中介看房,预付五万租金后租了一间高档办公室,但当他给自己的客户逐个电话的时候,才知道邹男以自己助理的身份,逐个电话过这些客户,破坏客户对自己的信任。陶冰慌忙继续拨打其他客户电话,得到的结果都是同样的,邹男先她一步,陶冰没有了案源。陶冰没办法放弃了写字楼,租了一个小小的地方做办公室。余峥电话陶冰过来收房子,当得知余峥和三个大男人挤在唐爽家的时候,陶冰决定让三人暂住在自己的房子里。余峥得知陶冰租了办公室,要来了陶冰办公室的地址,帮她订了办公用具。三个奶爸商量决定帮陶冰招律师,在网上发布了招聘律师的信息后王一川来应聘,奶爸们面试一致通过,但考虑到陶冰是个强势的女人,为了照顾到陶冰的自尊心,余峥让王一川以应聘者的身份去陶冰那里在应聘一次。王一川顺利通过陶冰面试,并带来了自己的同学张欣然。

  • 一直在唐爽门外守着的张一男发现一个骑摩托车的人往唐爽窗户上投掷石块,他急忙跑过去,但那人已经跑了。唐爽知道是张一男在外面,于是让他进屋。从邹男那出来后,夏峰将去唐爽那的事儿忘了,直到第二天早晨才想起来。第二天一早,夏峰急匆匆跑来告诉唐爽他雇佣了一个大爷帮忙看着,得到唐爽的原谅后夏峰就走了,唐爽感觉有些失望。主任想将邹男手头的案子分流出去几个让其他律师做,但被邹男拒绝。陶冰教王一川和女孩欣然跑业务,从发名片开始。陶冰收到父亲打来的电话让其回家,回到家才知道,原来父亲是想介绍一个刚刚美国回来的,自己的学生朱豪到自己的律所工作。陶冰见朱豪夸夸其谈,很反感,故意将朱豪气走了。

  • 夏峰回来后,和唐爽谈到了邹男,唐爽劝他用另一个角度去看待这段感情。张一男大醉,回到住处,余峥看到张一男这样,无从安慰。 夏峰要去找马老板,唐爽阻止无效后急忙电话余峥。余峥将孩子放到大醉的张一男身旁,赶往马老板店里。夏峰被打,余峥让唐爽带夏峰去医院。余峥靠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利用都有一个强势老婆的话题,有理有据地成功说服了马老板。马老板向唐爽道歉,陶冰本想和马老板打官司,现在也没法打了。余峥嘱托唐爽以后蛋糕定价要和马老板的一致,如果出了新品定价也要与马老板商量一下,双方要互相体谅,因为都不太容易。唐爽在店内给张一男过生日,张一男非常惊喜。唐爽与张一男长谈,称以后会有一个好姑娘喜欢他,张一男决定在内心守护唐爽的幸福。

  • 晚上,张一男正在对着电脑幻想自己的ipone6,夏峰在看自己喜欢的游戏,突然断电了,原来是陶母提醒他们该睡觉了。陶母回到卧室哄孩子睡觉,随后又轻手轻脚的来到三人住的地方,如果发现三人背着自己偷偷的玩电脑,她果断的制止了三人,三人有苦难言。陶冰搬来父亲,希望她能劝说母亲回家。但老两口一见面就吵起来了,余峥在中间束手无策,最终,陶父没有劝动陶母,他自己也跟着住这了。京诚律所新成立没有案子,陶冰鼓励王一川和欣然新成立的律所都这样,让两人不要泄气。这时余峥来电告知陶父陶母的情况,让她赶紧回家。陶父占用了余峥的书房,余峥被逼到厕所写程序了。陶冰赶来劝说无效,张一男和夏峰回来了,两人在门外说的都挺好,但一到屋内看见陶母就都怂了,纷纷说软话。

  • 满脸失落的陶父回来,让陶母和自己回家,陶母不走两人吵架。余峥电话陶冰让她接两人回去,陶冰以过几天是父亲七十大寿为由,劝他回去,但生气的陶父决定在这里过七十大寿。夏峰和张一男回来,得知陶父要在这过七十大寿,两人给余峥出主意,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表现,余峥三人去唐爽店里订购蛋糕。陶父则电话朱豪,希望他能来自己的七十大寿。陶父七十大寿到了,原本答应要来的朱豪没有来,称给陶父准备了生日礼物。这时候门铃响起,余峥订购的蛋糕到了,陶父以为是朱豪送的,很高兴,不顾自己有糖尿病就吃。当他得知这是余峥送的时候,态度变了,称余峥这是害自己。余峥为难,但对一个过七十大寿的人又无话可说。朱豪的礼物到了,让大家都没想到的是,居然只是一条祝福彩信,陶父感觉很没面子。陶母说了陶父两句,两人大吵,不欢而散,陶冰和余峥分别两面劝说,留下夏峰和张一男享用一大桌子饭菜。余峥带着孩子陪陶父出来吃饭,余峥和陶父之间的关系较以前缓和了。陶父喝醉,余峥背陶父回家。

  • 陶父生气要离开,陶母一看老伴真要走,趁机装自己头晕,陶父只好继续住这了。饭桌上,余峥和夏峰你一言我一语的逗得陶父露出了来到家里这么多天的第一次微笑,余峥高兴。余峥劝说夏峰和张一男,要重新上路,重新面对生活。第二天一大早,没等陶母叫他们,他们三人就起来忙各自的事业去了。余峥来到公司得知公司内定小王当技术总管,但大家都支持余峥竞选公司的技术总管,高健得知余峥要竞选,非常惊讶,但口头上表示支持,要求余峥参加今天下午的竞选演讲,余峥自告奋勇准备15分钟的演讲。夏峰继续自己的音乐梦想,但仍不改自己好吹嘘的本色。张一男应聘到一个洗车行,刚上班就遇见了前女友小静和她的现男友,张一男与小静的现男友言语不和吵了一起被老板训斥,张一男在出走的路上遇见唐爽,唐爽一番话要张一男觉得自己一定要努力,他回来和老板认错,继续在车行工作。

  • 张一男在商场给丢丢买玩具,这时候他收到天天的电话,天天称自己是孩子的母亲,过几天去看孩子。张一男回来,三人在房间里商量关于天天事儿。余峥和夏峰让张一男马上确认下,天天要过来是否是想要回孩子,张一男电话天天,天天称见面再说。余峥三人与陶冰约在咖啡馆咨询天天的法律问题,陶冰称如果天天真是孩子的亲生母亲,那么三个奶爸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三人回到家,发现陶父正在开心地哄孩子,三人决定先不告诉陶父孩子母亲要来的消息。菲利普的官司结束了,这个时候被骗的女人们才知道钱要不回来,他们生气的要去找说理的地方。李翠芳送大家出来,大家问李翠芳,邹男是否在打官司之前就知道化妆品店要倒闭的事儿,李翠芳称自己不方便说。

  • 蒋梅认为沈军是因为和天天有了孩子,所以去看天天,她想通过与天天谈判,让她将孩子让给自己,这样沈军就可以留在自己身边了。邹男和李翠芳下楼,邹男叮嘱李翠芳明天就带合同过来,让蒋梅签合同。楼下,邹男遇见等待面试的张一男。张一男取笑邹男是不是又把谁坑了,邹男不搭理张一男,带着李翠芳离开。 蒋梅拿出天天的照片要张一男去找天天,并提出给5万,先付一半,剩下的等带来了天天再付,张一男答应。 三个奶爸知道了孩子的亲生父亲就是沈军,也就是蒋梅的丈夫,孩子是天天和沈军的,三个人奶爸商量别先要陶父陶母知情,怕他们受不了,现在最关键的是找到天天。张一男去找天天,告诉天天实际情况,屋子里发现沈军,张一男要沈军负起责任,带他们去余峥家里看孩子。陶父陶母不同意他们见孩子,天天哭着请求沈军,要沈军离婚和自己共同抚养孩子。沈军无奈答应,但是天天无处可去,余峥要天天去蛋糕店帮忙,暂时住在唐爽家里。

  • 邹男回到律所,主任直言钱女士的案子,当事人已经告到律师协会,邹男猜到是翠芳在背后捣鬼。邹男打了翠芳,所有人都站在了翠芳的一边。陶冰说争取到孩子的抚养权,但是要让沈军和蒋梅离婚确是没有办法的,大家纷纷表示对陶冰有信心。余峥和陶冰讨论蒋梅和沈军,突然感慨陶冰肯定是个好妈妈,陶冰恼怒余峥不懂自己的心,赶走余峥。陶冰出发去律所找邹男谈判,余峥鼓励她让她心态放平和。主任安抚邹男情绪,要邹男小心陶冰,邹男不服气。这时候陶冰来律所和邹男谈判。陶冰优雅并且得体,让律所所有人刮目相看。但是和邹男的谈判并不顺畅,天天要孩子的抚养权,并且要对方支付抚养费,蒋梅不答应。邹男指出,只能上法庭,陶冰从容对待言明法庭见。这时候主任要和陶冰谈谈,陶冰指出主任只是要邹男猜疑,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主任。陶冰回家,众人知道要上庭,余峥和剩下的两个奶爸商量一定要陶冰赢,委派张一男去找天天。

  • 陶冰带着大家浩浩荡荡去法庭,邹男只有孤单的自己,翠芳假意地帮助邹男做这做那,双方相遇在了法庭。法庭上,双方各执一词,僵持着,法庭外天天和沈军相遇,天天劝沈军离婚但沈军只想过之前那样的日子。一时间天天、沈军成了案子的关键,大家开始利用半小时休庭时间寻找天天和沈军。三个奶爸找到了和天天在一起的沈军,沈军称自己和蒋梅签过协议,如果分开拿不到一分财产。三个奶爸和天天一起赶到法庭,让天天在庭上表态自己想要抚养孩子的意愿。法庭上,陶冰胸有成竹的等着天天上庭,但是天天却转头就跑了,大家心灰意冷。余峥称自己可以放弃抚养孩子。经过一轮争辩。法庭毫无意外宣判:孩子抚养权归蒋梅,众人无奈,邹男带着胜利者的眼光看着陶冰,陶冰平静。陶冰带着天天和邹男代理的蒋梅达成一致:蒋梅给天天钱,天天放弃抚养权。蒋梅和邹男都在庆祝胜利,三个奶爸一行回家,而翠芳却跑到偏僻的地方拿出手机和主任联系。

  • 律所内,主任宣布关于钱女士案件对邹男的处罚,邹男反击主任,主任更不喜欢邹男了,这时候翠芳回来,宣布自己已经通过律考,邹男孤单地看着祝贺翠芳的人群,想起了当时自己对陶冰的所作所为。大伙围着孩子给孩子提前过生日,陶母宣布等孩子走了,自己和陶父也回家,余峥吃惊。晚上,邹男自己来到唐爽的咖啡店,邹男突然觉得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听自己说话了,只有唐爽,邹男突然觉得唐爽算是自己的朋友。三个奶爸看着要被送到蒋梅那的孩子,心里难过,觉得只要孩子过得幸福就行了。邹男上交给主任道歉声明,主任问需不需要换个助理,邹男拒绝了。孩子被带走,陶家二老爷搬回了家,奶爸们都觉得很不习惯。没想到刚搬走的陶家二老又回来了,大家赶忙下楼接人。张一男和余峥商量,不能不管天天,现在天天每天白吃白喝白住唐爽家里,唐爽也负担不起,决定要把天天往好里带。

  • 陶父陶母去看丢丢,远远地听到孩子哭,陶母觉得孩子哭得不对,老两口想进去,但是被蒋梅拒之门外。孩子在蒋梅家大哭不止,沈军完全没有办法。陶父陶母回家后郁闷心疼好久,也没有办法。孙老板看上了夏峰为孩子创作的歌曲,想要用签约投资来换版权,但是夏峰坚决不换。唐爽决心不要前男友归还之前的钱,只要他不再出现在自己眼前。邹男免费帮唐爽解决了前男友的案子,夏峰送邹男时,邹男提出两人还可以做朋友,被夏峰拒绝。 孩子突然被蒋梅送回来,一家人开心不已,老两口更是爱不释手,蒋梅称自己带不好孩子,想要收养一个年级小点省事的。余峥总觉得不对,他给陶冰电话,陶冰大吃一惊,决定回来。不甘寂寞的天天再次惹事,两个人同时被开除。陶冰让邹男去问蒋梅孩子被送回来的原因,并谈好抚养费的事情,蒋梅大方让步,态度可疑。沈军上门看望孩子,并悄悄余峥告诉孩子可能生病了的消息。

  • 三个奶爸商量着怎么办,决定先瞒着两位老人,安排孩子去医院做检查。律所内,主任表示钱女士那个案件还没有结束,邹男需要重新写检讨,邹男赌气答应,翠芳开始畅想自己作为律师占据邹男办公室。邹男要陶冰签孩子抚养权转让协议,陶冰提出协议改日再签,天天得知孩子可能生重病的消息后更加不想要孩子。余峥他们想为孩子治病的念头让陶冰有些不理解,三个奶爸意见统一要不惜一切救孩子,商量好为孩子看病。天天答应签授权书给余峥他们,三个奶爸一致表示,不管发生了什么,也要为孩子治病,陶冰感动。三个奶爸向陶父陶母坦白孩子病了的事情,三个奶爸带孩子去医院。大夫告诉三个奶爸,孩子得的是脑瘤,上次有人带这个孩子过来,已经确诊了,要不放弃治疗,要不手术,但是手术投入成本昂贵且效果不太好,三人决定回去考虑再做决定。三个人来到唐爽家,余峥一系列手术风险,但夏峰和张一男都表示不管什么结果都要给孩子治病。大家开始团结起来为孩子的医药费打拼,张一男指出,一定找到沈军,他是孩子的爸爸,有义务为孩子出医药费。

  • 邹男打给夏峰2万块给孩子治病,陶冰带天天来律所上班,吩咐王一川他们好好历练天天。 孩子要住院了,大家开始筹钱,夏峰把邹男打来的两万块钱拿出来,余峥回高健那去要钱,高健提出把手头的一个程序完成给五万块,余峥答应。夏峰开始积极驻唱,张一男把自己的相机卖了,又回到家把家里的电器卖掉凑钱。这时候去美国的张虹回来,她被菲利普骗走了所有,张一男站起来告诉妈妈,还有他,以后自己承担责任。张一男又回到了4s店上班,为了丢丢和妈妈,张一男长大了。邹男替夏峰找到了一个选秀比赛的机会,请唐爽帮忙替夏峰联系。唐爽要走了夏峰给丢丢写得歌,夏峰问原因,唐爽没回答。余峥终于写完了程序给高健要钱,但是高健又开始耍赖,这次余峥愤怒了,并且对高健大打出手,高健认怂把钱给了余峥。

  • 大家一起等在医院陪伴孩子手术,余峥匆匆跑来。在大家的劝告下,夏峰去电视台参加比赛,动情地演唱自己为孩子创作的歌曲,获得成功,他拉着唐爽匆匆地跑到医院。孩子手术成功,大家一片欢腾,沈军站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哭了,这时候护士找到陶冰说有人匿名给丢丢交了30万的费用。律所内,主任借口邹男以前犯过错误,一个大客户不愿意要邹男负责案子,需要交给新的律师——翠芳。唐爽和夏峰在一起温情的时候,夏峰接到了邹男的电话,唐爽理解地要夏峰过去。邹男祝贺夏峰并表明自己虽然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但是并不快乐。唐爽向夏峰坦白,上电视的事情其实是邹男帮忙安排的,她知道其实夏峰心里一直有邹男,但是没关系自己愿意等他。丢丢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了,陶家二老开心着,开始希望余峥和陶冰复婚,有自己的孩子。余峥在陶冰的帮助下,终于让高健屈服了,夏峰也顺利通过了比赛,而张一男和妈妈也找到了两个人的共处方式,大家的生活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 蒋梅再一次找到邹男,希望把孩子要回来,因为她爱沈军,而沈军在乎这个孩,邹男要蒋梅去找天天谈判,天天接受了蒋梅的钱,这时候三个奶爸还在享受孩子康复的喜悦。一家人要带孩子出院的时候,邹男出现了,大家表示不欢迎她,这时候余峥收到了天天的信息表示自己收回天天的监护权。邹男直言蒋梅找了天天,然后离开。陶冰电话律所找天天,但是得到的信息是天天没有上班,陶冰猜到天天拿了一大笔代理费,要失去孩子的问题又一次摆上了台面。陶冰和三个奶爸用短信的方式,用孩子打动天天。陶冰带着天天到蒋梅家里,又一次和邹男相遇,天天表示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孩子的抚养权,双方谈判不成功,面临第二次上法庭,邹男指出,师姐这次别输给我。陶冰笑了,并且故意叫邹男出来,多疑的蒋梅要佣人跟踪邹男,邹男识破陶冰。

  • 天天终于下定决心要自己抚养孩子,沈军回家,当着邹男的面要求自己出庭,蒋梅惊呆,邹男和蒋梅沟通,这次有可能天天也会出庭,要沈军出庭不一定是坏事。陶父和陶冰沟通,不希望陶冰要这个孩子,理由希望陶冰和余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这样的言论要大家对他更加疏远,甚至陶母也和他冷战起来。在通过三个奶爸对孩子的点点滴滴,陶父终于明白,他自告奋勇地带孩子,让余峥他们安心去开庭。法庭上双方各执一词,沈军出示证据手术后曾经汇过30万元给孩子治病,余峥出庭诉说三人带孩子的点滴,整个法庭鸦雀无声,余峥话音未落整个法庭爆发了掌声。法庭宣判孩子归蒋梅抚养,天天痛哭不同意,法庭暂时休庭,沈军留恋地看着天天被蒋梅叫上车带走。陶冰看到了对天天恋恋不舍的沈军,内心中有了计较。 沈梅暗中联系了一个农妇,准备把孩子带回农村抚养,一个月给一千块钱,给口吃的就行,邹男识破,假装请农妇吃饭。谆谆诱导,用计要农妇和蒋梅翻脸成为关键的证人。

  • 这时候陶父和陶冰打听法庭上的事情,陶冰公事公办地汇报,陶父问为什么陶冰不爱和自己在一起,陶冰指出,和他在一起自己不快乐。陶父敞开心扉,讲了自己以前的事儿,和陶冰商量自己想出庭为丢丢辩护,并且坦白自己一辈子没有上过法庭,陶冰惊呆。陶冰和三个奶爸分享这个消息,一下子沸腾起来,但是大家决定瞒住陶母,分头去找农妇,三个奶爸根据蒋梅开除的保姆提供的地址,顺利找到农妇,农妇也乐意出庭作证。陶父做好准备上庭,这时候余峥和陶父恳请,官司赢后,自己要和陶冰求婚,陶父答应,陶父也和陶冰剖白了内心,这些年其实自己是错误的,请求陶冰原谅,父女冰释前嫌。法庭上,陶父侃侃而谈,陶父在大家的眼里俨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农妇出庭作证,说出了蒋梅只是要她养活孩子,至于孩子有病,不用管。法官动容,毫无悬念,孩子重新回到了三个奶爸的怀抱。律所内,主任指责邹男,但是这次邹男没犹豫,直接辞职,还带走了所里的几个大业务,而陶冰的工作室声名鹊起,来应聘的人趋之若鹜,邹男也成为了律所当中的一员。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