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春天

6.4
年份: 2015
地区: 内地
简介:该剧讲述了解放前夕,在国民党监狱工作的小市民赵包子遭遇地下党员葛红菱,在她的影响下逐渐进步,并一同设计营救狱中地下党员、进步人士的动人故事。赵疙瘩是个旧式农民,抗战结束后投靠了在国民党监狱任副职的表舅,做起了厨子。狱中,赵疙瘩一心攒钱迎娶同乡兄弟方贵的妹妹,当他结识了关押在狱中的女共产党员葛红苓之后,思想发生转变。天津解放前夕,组织上得到了赵疙瘩的配合与帮助,营救了狱中同志。赵疙瘩希望葛红苓胜利之后嫁给自己。天津解放,葛红苓得知恋人蒲剑已死,准备履行诺言嫁给赵疙瘩。婚礼当天,赵疙瘩被指认是加害蒲剑的凶手,多亏逃走的敌监狱长暴露才使真相得以大白,历经波折的赵疙瘩感情升华,拒绝了葛红苓同赴北京的请求。三十年后,已是垂垂老人的葛红苓身患癌症,终于找到一直务农的赵疙瘩,两位老人紧紧相拥在一起。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共35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 =========34====34
  • 34
  • =========35====35
  • 35

分集剧情

  • 1948年津城解放前夕,受部队领导指派,共产党员葛红菱进入津城,晚上八点城防专家胡光晨被被带到保密局三号审讯室,那是关押重要犯人的审讯室,胡光晨手上有一张城防图,他已弃暗投明,组织上命葛红菱等人营救,他们要在舞会上拿到两把钥匙,钥匙分别在站长麦大年和他最信任的手下冯正宽手上。葛红菱带人来到舞会按制订的方案行动,麦大年陪同参谋长周正来到舞会。葛红菱在舞会上主动邀麦大年跳舞,她趁机拿到钥匙,冯正宽被打晕在包间,从他的鞋中也找到另外一把,冯正宽故意让他们得手,麦大年也清楚葛红菱的目的,等他们行动时被全部抓获。葛红菱亮出保密局的证件,其他人也都掏出表明身份,麦大年确认证件是真的,葛红菱答出暗号,但麦大年仍怀疑他们,葛红菱谎称刚才的举动只是试探,在周正的证明下才落实了葛红菱的身份。葛红菱顺利把胡光晨带出保密局,麦大年发现枪里的子弹不对,那不是保密局配备的。

  • 双方交火,葛红菱带胡光晨撤出,文胜和雷波在小李的掩护下撤退,小李中枪身亡。梳子哥方贵找冯正宽要赏金时险些没了性命,方贵失落而回,在街上遇到赵包子诉苦,赵包子劝他踏实干活,方贵让赵包子以后少和葛红菱接触。文胜和雷波藏在仓库中,他们躲过国民党的搜查,葛红菱在街上行走也是小心翼翼。赵包子回店铺查看,胳膊受伤的胡光晨躲在里面,方梳子的到来让赵包子改变想法,她相信早晚会盘回店铺,方梳子提出和他结婚,赵包子想找个正经的营生后再娶她。赵包子看出毛寿良找过她,方梳子劝他不要和行寿良一般见识。毛寿良一心想娶方梳子,但她喜欢的人是赵包子。毛寿良在街上看到葛红菱后跟踪过去,跟至胡同后上前调戏,赵包子看到后一砖拍在他的耳朵上,见到葛红菱让赵包子意外。毛寿良躺在地上哭闹,赵包子和方梳子拉他去找医生。葛红菱在联络处放了小纸条,组织上已拿到津城布防图,蒲剑奉命营救被国民党关押的同志们,还要帮葛红菱和胡光晨脱险。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8年津城解放前夕,受部队领导指派,共产党员葛红菱进入津城,晚上八点城防专家胡光晨被被带到保密局三号审讯室,那是关押重要犯人的审讯室,胡光晨手上有一张城防图,他已弃暗投明,组织上命葛红菱等人营救,他们要在舞会上拿到两把钥匙,钥匙分别在站长麦大年和他最信任的手下冯正宽手上。葛红菱带人来到舞会按制订的方案行动,麦大年陪同参谋长周正来到舞会。葛红菱在舞会上主动邀麦大年跳舞,她趁机拿到钥匙,冯正宽被打晕在包间,从他的鞋中也找到另外一把,冯正宽故意让他们得手,麦大年也清楚葛红菱的目的,等他们行动时被全部抓获。葛红菱亮出保密局的证件,其他人也都掏出表明身份,麦大年确认证件是真的,葛红菱答出暗号,但麦大年仍怀疑他们,葛红菱谎称刚才的举动只是试探,在周正的证明下才落实了葛红菱的身份。葛红菱顺利把胡光晨带出保密局,麦大年发现枪里的子弹不对,那不是保密局配备的。

  • 双方交火,葛红菱带胡光晨撤出,文胜和雷波在小李的掩护下撤退,小李中枪身亡。梳子哥方贵找冯正宽要赏金时险些没了性命,方贵失落而回,在街上遇到赵包子诉苦,赵包子劝他踏实干活,方贵让赵包子以后少和葛红菱接触。文胜和雷波藏在仓库中,他们躲过国民党的搜查,葛红菱在街上行走也是小心翼翼。赵包子回店铺查看,胳膊受伤的胡光晨躲在里面,方梳子的到来让赵包子改变想法,她相信早晚会盘回店铺,方梳子提出和他结婚,赵包子想找个正经的营生后再娶她。赵包子看出毛寿良找过她,方梳子劝他不要和行寿良一般见识。毛寿良一心想娶方梳子,但她喜欢的人是赵包子。毛寿良在街上看到葛红菱后跟踪过去,跟至胡同后上前调戏,赵包子看到后一砖拍在他的耳朵上,见到葛红菱让赵包子意外。毛寿良躺在地上哭闹,赵包子和方梳子拉他去找医生。葛红菱在联络处放了小纸条,组织上已拿到津城布防图,蒲剑奉命营救被国民党关押的同志们,还要帮葛红菱和胡光晨脱险。

  • 蒲剑早已做好面对国民党的刑讯准备,只担心葛红菱是否安全出城。冯正宽审问蒲剑,麦大年在另一间房中耳机监听,蒲剑的回答滴水不漏,麦大年没打算审出干什么,他推断蒲剑来头不小。蒲剑坚持称自己只是做生意的老百姓,冯正宽在蒲剑的伤口上用力拧,蒲剑没有改口,他因疼痛而晕过去,麦大年进入审讯室指责冯正宽的审讯方式,他猜想蒲剑的价值比胡光晨还大。蒲剑被押入雀笼,麦大年已猜出胡光晨成功出城,他对监狱长常宝龙十分信任,麦大年提醒冯正宽不要相信赵包子,他不想冤枉老百姓。葛红菱回到部队,她向组织要求去营救蒲剑,文胜把之前交待的任务拿给葛红菱,蒲剑有还有任务未完成,葛红菱奉命赶往京城协助蒲剑完成任务,他们是恋人。葛红菱给蒲剑写信,两人相爱十年,心中都有对方,虽然聚少离多。方梳子误会了赵包子,赵包子急忙解释原因,方梳子劝他不要多想,她给赵包子带来米和面,赵包子一直在吃咸菜和窝头,方梳子也没找到工作,那米和面是方贵偷偷从监狱中带出来的,方梳子希望赵包子能去监狱工作,那样还能解决毛寿良的问题。

  • 赵包子找常宝龙报到,常宝龙让队长魏坤带他去熟悉监狱,赵包子被安排成小灶厨师,看到毛寿良有些意外,毛寿良是替父亲的职位才进入监狱工作。葛红菱回去后找文胜汇报赵包子的情况,文胜担心赵包子会举报她,葛红菱相信赵包子有基本的是非观。赵包子来到厨房,方贵给他介绍监狱的规矩。赵包子想写辞职信时被方贵拦住,他不想和毛寿良共事,劝说之下还是决定留下来。常宝龙对蒲剑没办法,找麦大年汇报工作时见他正在逗鸟,麦大年重申守城的重要性,从蒲剑身上得到情报是他期待的。毛寿良听到赵包子和方贵在谈论共产党,他想告发时得到方贵的袒护。常宝龙审讯蒲剑,蒲剑让他很难办,魏坤想拿蒲剑的照片找关押的共产党试一下,常宝龙不赞成。毛寿良在监狱里欺负赵包子,赵包子没钱还他。常宝龙从蒲剑身上搜到证件照,他安排魏坤寻找线索。赵包子试着打探共产党的消息,方贵没多说。常宝龙把审讯蒲剑的记录交给麦大年,麦大年没看,麦大年画出蒲剑和葛红菱的照片,常宝龙让他失望,他没想到常宝龙会腐化的那么快。

  • 葛红菱建议赵包子给毛寿良来一场包子宴,方梳子生气回家,方贵询问原因。毛寿良请人吃饭,他想让赵包子买单。赵包子做包子的时候心里最快乐,方贵担心毛寿良会在中午找麻烦。麦大年特意给常宝龙打电话让他去品尝赵包子的包子,常宝龙不想得罪赵包子,他担心赵包子是麦大年的手下。毛寿良带人来到厨房找赵包子要金条,常宝龙突然而至,毛寿良无可奈何。赵包子端上包子,常宝龙大加夸奖,毛寿良也拿起包子吃起来,他不敢再提金条之事,赵包子向常宝龙询问律法,常宝龙的回答让赵包子不再害怕毛寿良,他特意让赵包子送一笼过去。赵包子在街上看到葛红菱的通缉令后把它揭下,方梳子去了药店上班,她想请他吃饭,赵包子以约人为由拒绝了。葛红菱把蒲剑的照片交给赵包子,赵包子这才知道那天见的男人就是蒲剑。魏坤派人拿着蒲剑的照片四处找犯人询问,赵包子无意中看到,他怀疑蒲剑就关在第一监狱,只是不清楚他关押的位置。赵包子忙完监狱的事情后去见葛红菱,他说明寻找蒲剑之事,葛红菱已排查过其它监狱,赵包子提起魏坤寻找蒲剑之事。

  • 魏坤的话让蒲剑意识到雀笼中仍有自己的同志,他要想办法做些事情。魏坤把采购清单交给厨师老胡,顺便打听蒲剑,老胡并不知情,赵包子回去时听说魏坤要一笼包子,赵包子身上掉下的照片被老胡看到,老胡劝他少管闲事,赵包子这才知道魏坤也在打听蒲剑的情况,葛红菱判断蒲剑就在第一监狱。毛寿良捡到赵包子掉在地上的照片,他曾在魏坤手上看到过,赵包子发现照片不见后四处寻找,毛寿良拿出来想知道照片的情况,赵包子谎称不知,毛寿良拿着照片找常宝龙告状,他掏出照片让常宝龙很意外,毛寿良说明它是从赵包子身上掉下来的。赵包子忧心忡忡,老胡的话让他决定去找魏坤,常宝龙和毛寿良到后拿着照片质问赵包子,魏坤说出蒲剑,赵包子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赵包子把丢照片的责任推在魏坤身上,魏坤没在身上找到,常宝龙生气之回,多亏赵包子从魏坤身上偷走那张照片,然后把照片包在包子里。

  • 葛红菱沿着脚印打开雀笼的暗门,她把情况告诉雷波,雷波发出信号。葛红菱进入雀笼,它隐藏在麦大年家的地下底里,宴会即将结束,葛红菱必须快速行事。城西共产党的电波调开冯正宽等人,麦大年没有动雀笼里的人。赵包子在厨房里很着急,麦大年在宴会上提到赵包子,还请众人品尝赵包子做的包子。赵包子拖去地上面粉留下的脚印,葛红菱在雀笼中找到蒲剑,蒲剑劝她不要意气用事,他要留下在搜集更多的情报,葛红菱只得按命令执行。麦大年带人来到餐桌前,他让赵包子上包子,葛红菱和蒲剑惜别,她出来后和赵包子一起抬出包子,众人品尝,赵包子被吓出一身冷汗。冯正宽没能抓到人,宴会结束后麦大年巡视雀笼。葛红菱回去后向文胜汇报情况,她想去雀笼救人,还制定好计划。麦大年被举报贪污腐败的消息在报纸上传开,他看到后感到心寒,麦大年让冯正宽找记者写文章登报应付一下,他会向上峰说明自己的清白,麦大年清楚那是内斗的结果。葛红菱打算让记者配合行动,还想以记者的身份进入麦大年家里。

  • 常宝龙看过清单后无话可说,毛寿良说赵包子带入监狱的人是共产党,赵包子否认,他解释当时那样说是故意气毛寿良,常宝龙让两人各自回去。毛寿良追到厨房和赵包子争吵,赵包子并不怕他,毛寿良生气离开。赵包子想离开监狱,他担心毛寿良总来找麻烦,方贵劝赵包子找麦大年帮忙,赵包子想通过自己努力来争取美好的生活。麦大年没把报纸上的内容放在心上,他同意让那些记者进入家里。文胜没想到麦大年的看法,他帮葛红菱办好记者证,葛红菱打算以记者进入,她相信自己能全身而退,文胜提醒她一定要小心,其他同志在外面接应。麦大年安排冯正宽辞去家里所有的服务人员,他怀疑政敌从他们身上得到情报。方梳子在戏院门口等了很久才见到赵包子,赵包子到时戏已经开始,方梳子提出请他喝咖啡,赵包子感觉在包子铺门口坐会儿挺好,两人坐下说话。毛寿良在街上看到赵包子和方梳子在一起,他十分嫉妒,毛寿良偷偷在厨房下药,他离开时被赵包子和方贵看到,赵包子回厨房后把包子包好,他还不知道肉馅里已被下毒。

  • 葛红菱没有和蒲剑说话,她在雀笼看到其他被关押的共产党人,葛红菱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和蒲剑见面,她相信自己能离开。方梳子仔细照顾晕迷的赵包子,她想永远和他在一起,赵包子睡了两天两夜之后醒来,多亏及时洗胃,方贵在医院替他垫钱,赵包子答应还他,方贵提醒他可能是毛寿良在厨房下毒。葛红菱不清楚雀笼中关押的其他人是什么身份,薄剑也为联系她而发愁,葛红菱用敲击的声响和蒲剑对话,两人开始酝酿逃出雀笼的办法,冯正宽清楚那是摩尔斯码,只是提示同有破译。方梳子质问毛寿良下毒,毛寿良否认了。赵包子无意中听方贵提到葛红菱被抓之事,常宝龙得知被曼秀监视后十分生气。常宝龙打算推荐赵包子去麦大年家中干活,赵包子在监狱中打听新来犯人,都是男犯人让他意外。赵包子也怀疑葛红菱被关在雀笼中,方贵对他打听犯人的事情很有兴趣。

  • 常宝龙向麦大年汇报情况,麦大年让他自己处理胡老嗝,审讯胡老嗝的任务交给毛寿良,赵包子和方贵看到后上前劝说,但没有阻止,方贵拉赵包子回厨房。赵包子打算去麦大年家里干活,他在路上拒绝了方梳子的邀请,方梳子感觉他变了,赵包子匆忙离开,他不能解释清楚。常宝龙决定对胡老嗝当众行刑,以引出幕后之人。赵包子在冯正宽的带领下来到麦大年家中,家中只有赵包子一个佣人,赵包子相信自己能胜任。葛红菱在观察着整个雀笼,她在想办法越狱,但一直没有头绪,张师长的妻子马四红已经确认身份。赵包子在麦大年家里没有盲目行动,他被麦大年在暗中观察着。胡老嗝被押在大街上游行,他被安置了偷窃杀人的罪名,文胜和雷波看在眼里,赵包子也在人群中。

  • 麦大年找赵包子谈话,他安排赵包子看守一批人,冯正宽要带人执行任务,麦大年说明关押之人就在家里下面的雀笼之中,赵包子很意外。魏坤借惩治毛寿良,毛寿良被罚半年薪水。冯正宽带赵包子来到雀笼,那是麦大年故意安排,赵包子在里面见到蒲剑等人,他拿到监牢的钥匙。赵包子进入雀笼让葛红菱不解,方梳子在戏园门口迟迟等不到他。赵包子在雀笼中感觉到迷茫,他提着水送给关押的人,葛红菱看到高处有人监视,她怒骂赵包子,赵包子通过她的眼神明白其中意思,冯正宽判断赵包子挺可靠。马四红趁赵包子不注意时打晕他后拿到钥匙,试了一遍也没能打开,葛红菱试了之后打开牢笼,马四红劝她先离开。葛红菱用钥匙没能打开蒲剑的牢门,蒲剑劝她先走,葛红菱独自离去。

  • 魏坤对方贵的小偷小摸并不在意,常宝龙让他好好跟自己干。赵包子去雀笼送饭时遇上麦大年,冯正宽从他裤兜里找到一张纸,还仔细检查了饭菜,没发现什么问题。冯正宽得到小福子的相关信息,文胜安排人在敌人行动前接走小福子。赵包子在送饭时把酱菜递给葛红菱,葛红菱从萝卜片上看到传递的情报,如何逃走是一个难题。冯正宽带人来到锣鼓巷搜查小福子,文胜已提前到达。赵包子在雀笼消毒时被葛红菱大骂,他知道他们想越狱,赵包子想帮她,葛红菱担心危险拒绝了他。文胜和女同志带小福子离开时被冯正宽听到哭声,掉在地上的长命锁被冯正宽捡到,麦大年准备审讯马四红,军统破译了葛红菱和蒲剑的联系密电。曼秀来到常宝龙的办公室,常宝龙指桑骂槐,曼秀生气离开。毛寿良请方贵喝酒,他想尽快和方梳子办婚事,方贵总感觉妹妹应该嫁给赵包子,毛寿良出钱让方梳子开药店,方贵很高兴。

  • 赵包子回家路上想着麦大年的话,他很纠结,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办是好。马四红再次被提审,她迫切知道小福子的下落,麦大年想知道越狱详情,马四红自杀未遂,她被威胁。葛红菱和蒲剑取得联系,马四红回牢房后和葛红菱关在一个牢房。马四红在牢房里向葛红菱打听越狱时间,赵包子特意做了羊肉包子送给雀笼的看守,马四红情绪激动,葛红菱安慰她,还说明越狱时间是晚上八点。冯正宽担心马 四红反水,麦大年很自信,他相信葛红菱会向马四红说明越狱情况,寻找小福子是他们的重点。文胜找记者让她帮忙采访陈司令,赵包子想把火柴带入雀笼,仔细想 后不知如何来办,正着急时麦大年带人进入雀笼。马四红见到麦大年之后故意上前,她在他手心里写出越狱时间,马四红从心里明白她 对不起葛红菱,只希望谎报的三十分钟可以让他们顺利逃脱。方贵接受了毛寿良的钱,他打算给梳子开药店,但不能说明是毛寿良出钱。

  • 魏坤慌忙收起火柴,赵包子跟了过去,魏坤仍在一旁划火柴,赵包子从魏坤手里拿走两根火柴。麦大年见到陈司令后说明怀疑,慧心说明自己只是记者是。赵包子送饭时把越狱时间告诉雀笼里的人,还把火柴藏在包子里。蒲剑收到葛红菱的消息后谎称要喝水,守卫取水时他们将油浇在锦被上,然后用火柴点燃后大声喊叫着火。守卫看到后向冯正宽汇报,监狱里乱成一团,雀笼中被关押的犯人被押出去,麦大年接到电话后才知道行动提前。冯正宽命人带走蒲剑等人,文胜看到后冲出去营救,双方交火,冯正宽让赵包子参加战斗,赵包子很害怕,麦大年率援军赶到,蒲剑掩护其他人离开,武器专家商丙运因腿部受伤而留在原地,雷波替蒲剑挡枪而身亡,蒲剑和商丙运重新被捕,葛红菱带马四红离开。

  • 蒲剑在第一监狱中不和其他人多说话,同志们也无法确认他的身份。常宝龙引起冯正宽的怀疑,麦大年同意赵包子回第一监狱工作,方贵掌管厨房,赵包子劝他不要克扣犯人的伙食费,在监狱中赵包子看到被关押的蒲剑。葛红菱带着东西来到赵包子家中,赵包子说明近来的变故。赵包子佩服蒲剑的勇气,他的一番话让葛红菱心里难受,葛红菱让他转告蒲剑说杜明达和邱子安是可信的同志。赵包子改善伙食,他给蒲剑传递消息,蒲剑收到葛 红菱的意思。冯正宽监狱赵包子,他没发现异常,调查后向麦大年汇报工作,冯正宽清楚毛寿良的为人,麦大年命他给毛寿良想要的,魏坤的火柴放在麦大年的办公 桌上,冯正宽曾见他划过那种火柴,魏坤成为重点调查对象。监狱中的杜明达和邱子安和蒲剑取得联系,毛寿良看到后怒斥他们。

  • 麦大年怀疑常宝龙通共,他命毛寿良接替魏坤的职务。魏坤藏在阮喜家中,他让阮喜回监狱监视毛寿良的举动。魏坤去找常宝龙说明情况,常宝龙意识到潜在的危险,他不知如何应对。常宝龙看到冯正宽拿来的通缉令,毛寿良被任命为队长。方贵准备把妹妹嫁给毛寿良,赵包子知道后很痛心。升职让毛寿良很意外,魏坤被通缉让狱警更加吃惊,赵包子心里清楚毛寿良就是一个棋子。魏坤蒙面要杀毛寿良,毛寿良侥幸逃生,他掏枪后魏坤逃走。马四红四处寻找小福子,赵包子找方梳子聊天,毛寿良看到后上前故意搅和,魏坤知道毛寿良喜欢方梳子,他在暗处看到。葛红菱见到慧心,她让慧心帮忙寻找马四红,慧心答应秘密查找。魏坤跟踪方梳子,他起了坏心眼,主要是报复毛寿良。

  • 毛寿良得知方梳子被玷污之事,他求她嫁给自己,方贵也在一旁劝说,方梳子含泪答应。赵包子 去找方梳子时被方贵拒绝,他不明白原因,寿寿良派人调查。赵包子感觉梳子有事,他夜里再次敲门,方梳子不想见他,赵包子翻墙进入,方梳子开门,她谎称没听 到敲门声,赵包子一再询问原因,方梳子难以言说。方贵开门后见赵包子在家中,赵包子表明心意被方贵推出去,方贵已认定毛寿良是妹夫,赵包子扭头离开,方梳子答应和毛寿良成亲,她不想让方贵再操心。赵包子找毛良寿了解方梳子的情况,争吵之中险些打起来,多亏被人拉开。赵包子帮蒲剑传递消息给葛红菱,葛红菱不想让他卷入危险,赵包子坚持要帮忙,蒲剑需要第一监狱的设计图,他说出方梳子要嫁给毛寿良之事。毛寿良去看望方梳子,方梳子对赵包子仍念念不忘。马四红去找月桂时被冯正宽带人盯上,他们也在寻找小福子。

  • 麦大年提醒曼秀要以工作为重,曼秀说明常宝龙的最新动向,她感觉常宝龙要逃走,麦大年同意她回到保密局,前提是常宝龙离开。赵包子再次去找方梳子,方梳子没开门,赵包子带着遗憾离开。葛红菱陪马四红去找朋桂时中枪,她让马四红先离开,赵包子回去时看到受伤倒地的葛红菱,他帮忙将葛红菱送到文胜的联络点。冯正宽带人打死月桂,小福子被带走,麦大年相信马四红迟早会自动找上门。蒲剑和杜秋伦的聊天被毛寿良盯上,他们在放风时间没发现有价值的东西。常宝龙安排阮喜监视毛寿良,文胜去找赵包子帮忙寻找伤药,葛红菱的伤口急需那些,从外地调药已经来不及了,赵包子很着急。赵包子看到药店被保密局的人监控,他无奈去找方梳子帮忙,她很伤心,方梳子方贵说起赵包子为了一个女人而求她,方贵猜出受伤的人可能是葛红菱,他劝方梳子赶快去看看。

  • 麦大年邀袁思成夫妇去家中做客,他担心袁思成被共产党拉拢,袁思成是第一监狱的设计者。毛寿良被常宝龙指责滥用职权,他仍想方设法查找脖子上有红色胎记的人。葛红菱得知第一监狱的设计图已经被销毁,但设计者仍在津城,只是保密局修改了他的资料。方梳子带着葛红菱的血衣被人跟踪,幸好葛红菱派人保护她,她这才明白。毛寿良指使罗财打阮喜,阮喜不敢反抗,毛寿良并不惧怕常宝龙。麦大年派人保护袁思成夫妇,他们打算去欧洲,只是没有通行证,袁思成拒绝安保人员,冯正宽派人紧盯。魏坤一直躲藏,只有阮喜知道他的住处,罗财没死让他意外。常宝龙带着箱子回办公室收拾东西时被曼秀跟踪,准备上车时突然返回,到办公室后看到曼秀在偷看日记,两人争吵起来,常宝龙动手打曼秀,之后把她捆在椅子上。

  • 赵包子被妓女调戏时让方梳子看到,方梳子扭头离开,赵包子追赶出去,他在门前被方贵训斥,赵包子无法解释。毛寿良在方梳子面前添油加醋,方梳子难过万分,毛寿良趁机求婚,方梳子答应嫁给他。毛寿良带着喜糖来到监狱分发,犯人们也沾光了,赵包子知道后想找方梳子质问,方贵拦住他。毛寿良送方梳子回家,返回途中被人下黑手,罗财路过是看到,他大声喊叫后歹人逃走,毛寿良怀疑是常宝龙所为,他急忙去找麦大年。常宝龙取回埋藏的金条,正好遇上偷肉的方贵,常宝龙没有追究责任,方贵带肉离开,常宝龙把金条藏在厨房的大缸下面。毛寿良跟踪常宝龙来到青楼,他听到常宝龙和姘头的对话,常宝龙提起他的宝贝已经藏好。方梳子拒绝见赵包子,她不听解释。方贵回家劝说方梳子,方梳子难过,她啥也吃不进。毛寿良突然闯入,常宝龙正在快活,毛寿良知道常宝龙找人杀他,他用刀杀死常宝龙的姘头,然后又捅了常宝龙几刀。

  • 曼秀不想再等下去,她明白了麦大年的用意,她清楚自己失去了利用价值。曼秀找麦大年谈话,她提出去第一监狱,还想用自己来换毛寿良出来,麦大年答应她先去第一监狱,之后押送南京时便可自由。毛寿良被释放,出狱后直接去找方梳子,毛寿良把责任推在曼秀身上。毛寿良穿着监狱长的制服来到监狱,冯正宽亲自宣布任命他为第一监狱的代理监狱长,毛寿良计划在第一监狱举办他和方梳子的婚礼。葛红菱假扮秀文来到袁思成 家,袁思家已被监控,葛红菱说明来意,袁妻提出要两张通行证,之后可以把第一监狱的设计图给她,葛红菱需要时间来办。袁思成向葛红菱说起第一监狱的备份设 计图就在监狱长的办公室,除了他没人知道。赵包子很苦恼,葛红菱劝他去找方梳子诉说,赵包子找到方梳子后劝她和自己一起离开津 城,方梳子让他放弃自己,她认为自己配不上赵包子。

  • 葛红菱走后方梳子才松了一口气,毛寿良在办公室感觉不对,那只手上的老茧让他联想到共产党和枪,出门后急忙去找赵包子。方梳子听到毛寿良的声音后慌忙从轿里跑出去,毛寿良开枪打中她,方梳子倒地,葛红菱听到监狱里的枪声。众人过去后发现地上躺的人是方梳子,毛寿良后悔莫及,方梳子那样做是为了掩护葛红菱,她死前对赵包子说出心里话,她心里只有赵包子一人。赵包子气愤不已,他开枪时被方贵阻止,毛寿良坐在地下,赵包子抱起方梳子的遗体离开。方贵和赵包子一起给方梳子办理后事,两人显得失魂落魄。赵包子无意中来到曾经的包子铺前,他仿佛在门口看到方梳子的影子。葛红菱安慰赵包子,他不明白方梳子为何会卷入,葛红菱不想多解释,她愿意做任何事情,赵包子让她给方梳子偿命,她答应等完成任务后。赵包子生气而走,葛红菱跟在后面,她把方梳子的手绢交给赵包子,手绢里是方梳子的遗言,赵包子这才明白她的良苦用心。

  • 葛红菱离开时被特务跟踪,幸亏及时将他们甩开。毛寿良给方梳子上坟,他懊悔不已,毛寿良承 认之前他做的错事,毛寿良认定是赵包子害了方梳子,他企图解脱。第一监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蒲剑也听说了方梳子的事情,他安慰赵包子不要难过,赵包子就想 为她做些什么,他要完成方梳子没完成的事情。赵包子见到葛红菱后提出加入共产党,葛红菱没有直接答应。曼秀被关入第一监狱,罗财看到后上前调戏,蒲剑替她出头。葛红菱让赵包子了解杨柳青的情况,还劝他有空多陪陪方贵。方贵在厨房藏东西时被发现,打开后被狱警指责,方贵一心想赚钱,还打算给方梳子修一座好坟。赵包子去牢房送饭,他示意赵包子见机行事,赵包子把消息传递给蒲剑。方贵拎着东西走出监狱时被毛寿良叫过去,毛寿良刚开始没难为他,方贵仍为妹妹的死而 憎恨毛寿良,两人险些打起来。

  • 冯正宽没在赵包子身上搜到通行证,赵包子的解释让他无话可话。方贵用钱找人寻找脖子上有红色胎记的人,他希望方梳子的在天之灵能帮忙。冯正宽担心共产党找袁思成夫妇换取第一监狱的设计图,他命人严加看守。麦大年带人来到袁思成夫妇家里,他看到他们已经收拾行李,文胜担心麦大年发现袁思成在汇制图纸,他想引开守卫。麦大年来到袁思成的书房,他借参观之名来到桌前,听到枪声后匆忙离开,画下的设计图险些被发现,麦大年出门后得知有人打冷枪。麦大年怀疑袁思成夫妇手上的通行证是赵包子暗中帮忙,他命冯正宽对他们下手。赵包子思来想去找葛红菱商量对策,他担心麦大年询问,赵包子用葛红菱的枪打伤自己的胳膊,他打算用苦肉计骗过麦大年。麦大年来到第一监狱视察,毛寿良身上酒味被闻到,麦大年希望他能坚强起来,全体监狱工作人员集合起来,麦大年上台训话。

  • 蒲剑想用监狱的设计图找到监狱的薄弱之处,他和同志们取得联系。方贵在方梳子坟前烧纸,他感觉活的很窝囊,毛寿良来时被方贵指责,方贵上前时被毛寿良推翻在地,毛寿良生气离开。赵包子劝说方贵,方贵一心想报复,思来想去找毛寿良说好话,毛寿良仍把他当大舅哥,方贵提出想回第一监狱,毛寿良担心难以服重,但最终还是给方贵机会。赵包子没想到方贵会在毛寿良办公室,毛寿良让方贵吃了那堆馒头之后就可以回到监狱,方贵答应吃下它们。方贵将那些馒头尽数吃下,赵包子没能拦住他,方贵受辱后留在第一监狱,有怒不敢言。赵包子把方贵扶回厨房,方贵回来就是找机会杀毛寿良报仇,他不阻拦赵包子帮共产党,还希望赵包子能帮他,赵包子一口答应。毛寿良把做好的第一监狱布防计划交给麦大年,麦大年提醒他注意甲字号的政治犯。毛寿良回去后仔细想着麦大年的话,牛德利和斜眼刘被带出去,罗财在监狱里跋扈,牢房被检查,蒲剑藏的设计图险些被发现。

  • 葛红菱与两个女伴坐在牢房里面休息,毛狱长带着几个手下来到牢房盘查三个女囚,葛红菱见毛狱长执意想搜察牢房,只得让狱警将铺在地上的床铺搜了一遍,毛狱长见手下人没有从床铺上搜出有价值的东西,只得提出搜葛红菱和另外两个女囚的身体,葛红菱心知毛狱长不会做出太出格的行为,故意伸开双臂昂首挺胸催促毛狱长搜身,毛狱长见葛红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只得打消搜身念头转身离开牢房。葛红菱见毛狱长带着几个手下离去,心头大石落地与两个女伴商量越狱计划。魏坤来监狱探视老刘,借着探视机会魏坤将越狱计划说了出来,老刘听完魏坤的话决定越狱,毛狱长得知魏坤曾来监狱探视老刘,心中升起警疑命令几个手下押着老刘逼问,老刘死活不承认跟魏坤在商量机秘事情,毛狱长只得命令手下人出手教训老刘,老刘假装不堪责罚昏死过去,毛狱长见老刘宁愿挨打也不肯说出内幕,心中渐渐打消对 老刘的怀疑。

  • 葛红菱与两个女伴坐在牢房里面休息,毛狱长带着几个手下来到牢房盘查三个女囚,葛红菱见毛狱长执意想搜察牢房,只得让狱警将铺在地上的床铺搜了一遍,毛狱长见手下人没有从床铺上搜出有价值的东西,只得提出搜葛红菱和另外两个女囚的身体,葛红菱心知毛狱长不会做出太出格的行为,故意伸开双臂昂首挺胸催促毛狱长搜身,毛狱长见葛红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只得打消搜身念头转身离开牢房。葛红菱见毛狱长带着几个手下离去,心头大石落地与两个女伴商量越狱计划。魏坤来监狱探视老刘,借着探视机会魏坤将越狱计划说了出来,老刘听完魏坤的话决定越狱,毛狱长得知魏坤曾来监狱探视老刘,心中升起警疑命令几个手下押着老刘逼问,老刘死活不承认跟魏坤在商量机秘事情,毛狱长只得命令手下人出手教训老刘,老刘假装不堪责罚昏死过去,毛狱长见老刘宁愿挨打也不肯说出内幕,心中渐渐打消对 老刘的怀疑。

  • 毛狱长怀疑阮喜想越狱,阮喜被毛狱长押到行刑室审问。夜幕降临,赵包子与方贵做好帮助葛红菱等人越狱的准备,为了偷到牢房的钥匙,赵包子专门做了一些包子端到办公室送给毛狱长,毛狱长与赵包子一向不和,赵包子扮出谦虚谨慎的模样将包子放在桌上,毛狱长见赵包子破天荒端了包子来办公室,心中已经猜到赵包子想玩花样。虽然已经知道赵包子想玩花样,但毛狱长并不知道赵包子偷了牢房钥匙送给葛红菱等人,葛红菱等人在赵包子的帮助下拿着钥匙打开牢房向监狱外面走去,一行人顺着墙壁蹲着身子向电网方向走去。赵包子来到配电室送了一碗面条给看电警察,看电警察端起面条吃得津津有味,赵包子趁机伸手拉下向电网输送电源的闸头。浦剑带着葛红菱等人来到电网下面蹲在地上,赵包子已经关闭电网电源,浦剑依然担心电网还有电,一个男囚犯见众人都不愿意往电网上爬,心中升起焦急当先爬到电网上面见到了站在墙外的魏坤,魏坤与男囚犯发生矛盾,两人争吵的声音惊动了不远处巡逻的警察。

  • 毛狱长命令手下人将浦剑带到审讯室严刑逼问,浦剑被折磨得伤痕累累依然不肯招供。毛狱长见浦剑不肯招供,只得命令手下人到牢房中带走葛红菱,关在牢房中的囚犯们意识到葛红菱将要受到刑讯逼供,人人大声抗议反对毛狱长对犯人严讯逼供,在犯人们的抗议声中几个警察押走了葛红菱。葛红菱被带到刑讯室跟浦剑吊在一起,两人面对毛狱长手下刑讯逼供就是不肯招供,监狱中的犯人们通过广播听到了葛红菱与浦剑高声哼唱共军歌曲的声音,所有犯人在葛红菱与浦剑的感染下齐声高唱,整座监狱立时响起海浪般歌唱声异常壮观。虽然所有犯人向毛狱长的行为表达不满,但浦剑与葛红菱依然被关在刑讯室不能回到牢房中,犯人们情绪激动来到操场上绝食,毛狱长见犯人们一个个都不愿意吃饭,只得提醒犯人们只要有人站出来承认策划了越狱行动就放掉浦剑与葛红菱。

  • 麦站长派出的白衣女子来到街上找到了毛狱长,毛狱长在白衣女子的陪伴下回到住处,白衣女子受麦站长的命令细心照顾毛狱长,毛狱长一脸感概觉得白衣女子长得跟死去的心上人梳子很像。毛狱长在监狱杀害子安的消息传到陈司令耳中,陈司令带着副手王北川到牢房安抚囚犯们,囚犯们来到操场上听陈司令讲话,陈司令代表国民党高层对死去的子安表达惋惜,在操场上讲完话陈司令来到牢房中看望浦剑,浦剑与陈司令的副手王北川是大学同学,王北川事后与赵包子见面,赵包子请求王北川不要再跟共产党作对,王北川没有立即表态。麦站长将浦剑唤到办公室,浦剑坐在麦站长身边面色平静,麦站长提起不久之前陈司令与王北川到监狱安抚囚犯,表面看起来陈司令例行公事仅是安抚囚犯们,实际上陈司令很有可能正在计划如何与浦剑一起策反。

  •  冯处长亲自找到赵包子,拿出一包毒药洒在一碗饭菜里面,赵包子见冯处长想毒死浦剑,脸上升起为难的神色不愿意送饭到监狱里面。冯处长没有再理会赵包子转身就走,站在拐角处偷看的毛狱长待冯处长远去才来到厨房里面。赵包子正为如何倒掉带毒饭菜发愁,毛狱长要求赵包子必须毒死浦剑,赵包子不肯听从毛狱长的命令,方贵与毛狱长发生争吵,罗财计上心来将赵包子和方贵引到厨房外面,毛狱长趁机回到厨房里面调换了带毒的饭碗。赵包子回到厨房浑然不知拿走带毒碗饭送到牢房给浦剑,浦剑得知赵包子又替换了带毒的饭菜,脸上升起感激向赵包子道谢,赵包子离去之后浦剑捧起饭碗大口吃饭,罗财站在不远处目睹浦剑真真切切吃下了带毒的饭菜,脸上露出喜色转身离去。浦剑吃完带毒饭菜渐渐感到身体不适,突如其来的状况没有吓坏浦剑,浦剑意识到自己命将不久,趁着毒性没有完全发作之前浦剑咬破指头在一块白布上写下遗书留给葛红菱。

  • 上任当天毛狱长故意当着囚犯们的面将赵包子唤到台上,葛红菱等人见毛狱长对待赵包子非常客气,许多人脸上升起不解一动不动看着赵包子,在众人的注视下毛狱长颁发奖章给赵包子,同时表扬赵包子毒死了浦剑,葛红菱等人听完毛狱长的话吃了一惊,赵包子有口难辩站在当场不知如何向葛红菱等人解释。毛狱长讲完话带着赵包子来到铁网旁边,葛红菱等人站在铁网另一边怒视赵包子,赵包子一脸愧疚没有向众人解释,一些共产党情绪激动开始认定是赵包子毒死了浦剑。赵包子受到不白之冤决定找文胜帮忙,文胜是葛红菱的上级可以帮助赵包子洗清冤屈,赵包子晚上离开监狱来到街上被一伙地下党员伤害,罗财藏在旁边注视赵包子受伤逃走。受伤的赵包子来到文胜住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文胜得知赵包子被葛红菱等人误会,赶紧写了一封信叮嘱赵包子交给葛红菱。葛红菱得到文胜写的书信意识到错怪了赵包子,赵包子如释重负松了口气,葛红菱压低声音与赵包子商量如何越狱。

  • 毛狱长审问冯四红,一直以来毛狱长怀疑有狱警暗中帮助共产党,冯四红面对毛狱长不肯供出帮助共产党的狱警,毛狱长计上心来唤来手下人带来冯四红的孩子小福子,冯四红见小福子落入到毛狱长手下手中,脸上升起焦急哀求毛狱长放过小福子,小福子在毛狱长的手下怀中拼命挣扎,毛狱长开始数数威胁冯四红,冯四红担心毛狱长数完数真的伤害小福子,情急之下供出赵包子就是帮助共产党的狱警。毛狱长见冯四红终于供出了赵包子,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让冯四红在悔过书上签字,冯四红出于无奈只得在悔过书上签下姓名,毛狱长提醒冯四红签了字已经不再是共产党。孔美娟悄悄回到毛狱长身边,毛狱长以为孔美娟受到麦站长的指示来试探他的底细,心中升起杀念掏出手枪对准孔美娟,孔美娟不久之前在毛狱长的劝说下准备离开居住的城市,后来麦站长派出杀手追杀孔美娟,孔美娟大难不死回到毛府想跟毛狱长一起远走高飞,毛狱长左右为难担心被麦站长追责,孔美娟心中只有毛狱长,毛狱长即舍不得孔美娟又不愿意放下权利远走高飞。

  •  孔美娟被麦站长派人抓回监狱中受审,麦站长要求毛狱长杀掉孔美娟,孔美娟坐在行刑椅上动弹不得,毛狱长来到行刑椅旁边示意几个手下离去,几个手下拔腿离去,毛狱长来到孔美娟面前不知如何是好,孔美娟催促毛狱长出手杀掉她,如果毛狱长不杀掉她肯定会被麦站长处置,毛狱长心知自己必须杀掉孔美娟,孔美娟愿意死在毛狱长手中,毛狱长伸出手掌掐死了孔美娟。麦站长之所以让毛狱长杀害孔美娟就是为了试探毛狱长是否忠诚,毛狱长已经杀害了孔美娟,麦站长决定让毛狱长继续当狱长。曼秀是国民党罪比较轻,麦站长吩咐手下人到牢房让毛狱长放掉曼秀,毛狱长听从麦站长的命令放掉了曼秀,曼秀晚上拿着一本国民党身份证明离开监狱,魏坤站在不远处见曼秀获释,计上心来决定找机会侵犯曼秀。

  • 毛狱长来到厨房与方贵发生争吵,方贵情绪激动跟毛狱长大声吼叫,毛狱长勃然大怒掏出手枪对准方贵,站在一边的赵包子见状不妙赶紧劝架,在赵包子的劝说下毛狱长才没有开枪杀死方贵。麦站长知道共军准备强攻监狱搭救共产党,赵包子等人并不知道麦站长已经知道共军准备劫狱,为了阻止共军劫狱,麦站长暗中吩咐手下人在监狱四周布下重兵等待共军劫狱。夜幕降临,共军攻打监狱与国军发生激战,国军败给了共军,葛红菱与所有共产党来到操场找到了麦站长,麦站长抱着小福子面色平静与葛红菱等人谈话,在谈话过程中麦站长开启摆在面前的定时炸弹,葛红菱反应迅速枪杀麦站长,赵包子一个箭步冲到麦站长身边抱起小福子往旁边就是一扔,炸药轰然炸响,小福子平安无事,赵包子仅是被一些泥土掩盖没有被炸伤,葛红菱与其它战友冲上前拔开泥土拉出了赵包子,赵包子虽然全身上下沾满了尘土却没有受到一点伤害。不久之后,津城解放,百姓们欢天喜地奔走相告,葛红菱告别赵包子继续跟随部队出发为国效力。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