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英雄

6.0
类型: 电视剧 战争
年份: 2016
地区: 内地
简介:王汉魁从被亲生兄弟误会通匪弑父,继而遭唾弃被逐出家门,自此亡命天涯,因缘际会下含恨上山成匪。但其内心却依旧保留了自己的坚定与善良,在看到国家垂危、家园遭蹂躏的境况下,毅然投身抗日阵线,成就了一代“匪王”的传奇经历。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5 / 共35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 =========34====34
  • 34
  • =========35====35
  • 35

分集剧情

  • 故事发生在民国十六年,地点位于山东鲁西南沂临县,身为大户人家的王汉魁天性贪玩好动,一天在大街上与一名洋人朋友比赛骑自行车,洋人朋友被王汉魁远远抛在后方,王汉魁一路急行穿街过道有如一道闪电。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处告示栏停下休息,王汉魁喘了几口气骑着自行车回到家中,家中的院落内摆放着一口寿棺,王父见王汉魁归来,心中升起不悦来到院落中训斥王汉魁整天游手好闲,王汉魁不以为然躺到寿棺上与父亲理论,当天晚上回到房中被父亲锁于房内。第二天早上王汉魁悄悄躺进寿棺中让家仆抬离王家,王父得知王汉魁消失不见,情急之下四处寻找.王家仆人将王汉魁抬到名角似玉唱戏的戏班子里面,王汉魁从寿棺中爬出来来到戏台上与似玉一起唱戏,警察局长柴宝认出了王汉魁,心中一动来到县长徐怀菊面前低声言语,徐怀菊面露杀气看着站在台上唱戏的王汉魁,脑海中回想到当年与王父的过节。王汉魁并不知道危险即将到来,依然不紧不慢在台上与似玉唱戏,台下观众被似玉精彩的唱腔打动,人人无不拍掌叫好,在观众们的叫好声中,土匪季风骑着一匹高头大马闯入。

  • 柴宝将王汉魁押到沂临县城外面一处水塘中,命令手下人将王汉魁放入猪笼沉塘,王汉魁依依不舍看了一眼父亲,身不由已钻入猪笼中让两个男人抬走,王父面色无奈看着王汉魁被抬走,有心想上前营救却又无能为力。王汉魁大哥王汉升已经知道沂临县发生的事情,在王汉魁即将被沉塘的紧急关头赶到水塘,柴宝见王汉升闹事,立即搬出徐怀菊县长的名头震压王汉升,王汉升不以为然丝毫不把柴宝放在眼里,要求回县城拜见徐怀菊。柴宝虽然对王汉升不满,但又不便与王汉升撕破脸,无奈之下只得带着王汉升来到徐怀菊的住处,徐怀菊见王汉升到来,赶紧招呼王汉升坐到桌前谈话, 王汉升落座之后要求将王汉魁带到济南受审,徐怀菊先是不同意,直到王汉升搬出张大帅的名号震慑,徐怀菊才同意让王汉升带走王汉魁。虽然同意不再处罚王汉魁,徐怀菊暗中决定除掉王汉升,王汉升并不知道危险来临,当天回到家中与父亲见过面,第二天带着手下人和王汉魁出城向济南方向赶去。队伍行至野猪坡,徐怀菊派出的土匪郑五麻子带着一伙弟兄偷袭王汉升等人,王汉升等人猝不及防损失惨重。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故事发生在民国十六年,地点位于山东鲁西南沂临县,身为大户人家的王汉魁天性贪玩好动,一天在大街上与一名洋人朋友比赛骑自行车,洋人朋友被王汉魁远远抛在后方,王汉魁一路急行穿街过道有如一道闪电。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处告示栏停下休息,王汉魁喘了几口气骑着自行车回到家中,家中的院落内摆放着一口寿棺,王父见王汉魁归来,心中升起不悦来到院落中训斥王汉魁整天游手好闲,王汉魁不以为然躺到寿棺上与父亲理论,当天晚上回到房中被父亲锁于房内。第二天早上王汉魁悄悄躺进寿棺中让家仆抬离王家,王父得知王汉魁消失不见,情急之下四处寻找.王家仆人将王汉魁抬到名角似玉唱戏的戏班子里面,王汉魁从寿棺中爬出来来到戏台上与似玉一起唱戏,警察局长柴宝认出了王汉魁,心中一动来到县长徐怀菊面前低声言语,徐怀菊面露杀气看着站在台上唱戏的王汉魁,脑海中回想到当年与王父的过节。王汉魁并不知道危险即将到来,依然不紧不慢在台上与似玉唱戏,台下观众被似玉精彩的唱腔打动,人人无不拍掌叫好,在观众们的叫好声中,土匪季风骑着一匹高头大马闯入。

  • 柴宝将王汉魁押到沂临县城外面一处水塘中,命令手下人将王汉魁放入猪笼沉塘,王汉魁依依不舍看了一眼父亲,身不由已钻入猪笼中让两个男人抬走,王父面色无奈看着王汉魁被抬走,有心想上前营救却又无能为力。王汉魁大哥王汉升已经知道沂临县发生的事情,在王汉魁即将被沉塘的紧急关头赶到水塘,柴宝见王汉升闹事,立即搬出徐怀菊县长的名头震压王汉升,王汉升不以为然丝毫不把柴宝放在眼里,要求回县城拜见徐怀菊。柴宝虽然对王汉升不满,但又不便与王汉升撕破脸,无奈之下只得带着王汉升来到徐怀菊的住处,徐怀菊见王汉升到来,赶紧招呼王汉升坐到桌前谈话, 王汉升落座之后要求将王汉魁带到济南受审,徐怀菊先是不同意,直到王汉升搬出张大帅的名号震慑,徐怀菊才同意让王汉升带走王汉魁。虽然同意不再处罚王汉魁,徐怀菊暗中决定除掉王汉升,王汉升并不知道危险来临,当天回到家中与父亲见过面,第二天带着手下人和王汉魁出城向济南方向赶去。队伍行至野猪坡,徐怀菊派出的土匪郑五麻子带着一伙弟兄偷袭王汉升等人,王汉升等人猝不及防损失惨重。

  • 季风回到土匪窝被大当家马大眼训斥,马大眼见季风被似玉迷得神魂颠倒宁肯舍弃土匪基业,气急之下痛骂季风。站在一边的一个兄弟见马大眼将季风骂得狗头淋血,心中产生同情,赶紧出声帮助季风说好话,透露季风上山之时顺手抓了一名肉票回来。马大眼一听有肉票立即命人将肉票押了上来,肉票正是王汉魁,王汉魁为了寻找大哥王汉升不惜来到土匪窝要人,马大眼见王汉魁天不怕地不怕只想寻找大哥,心中有意要为难王汉魁,要求王汉魁与几个土匪决斗,只要王汉魁胜了就可以带走大哥。王汉魁救哥心切与几个土匪过招,几个土匪不敌王汉魁一一落败,马大眼说到做到将肉票带了上来,王汉魁摘下肉票的头罩发现不是大哥王汉升,气急之下痛骂马大眼玩弄他。马大眼本来就没有抓王汉魁的大哥,一见王汉魁不识抬举又喊又叫,再加上得知王汉魁出身大户人家,马大眼有心从王汉魁身上赚一笔赎金,于是让手下人暂时关押王汉魁。季风有感之前受过王汉魁救命之恩,悄悄带着王汉魁离开土匪窝下山寻找王汉升。王汉升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赫然发现一名黑衣男子企图行凶。

  • 季风与王汉魁下山遇到郑五麻子以及柴宝的人,在激战过程中季风损失了几名兄弟,次日天明季风与一个同伴回到山中,同伴劝说季风应该杀掉王汉魁,正是因为王汉魁带着土匪回县城,季风的几个兄弟才在枪战中枉死。王汉升得知王汉魁通匪弑父,不顾身上伤势回到王家查看情况,王父的遗体摆在前院的棺材里面,王汉升来到棺材旁边看了父亲最后一眼,心情悲痛恨不能亲手杀掉弟弟王汉魁。土匪大当家因为季风下山的事情大发雷霆,站在一边的四娘见大当家马大眼动了怒气,心中一紧赶紧帮助季风说好话,马大眼将怒气转移到了王汉魁身上,认为是王汉魁害死了几名土匪喽罗,为了替几名土匪喽罗报仇,马大眼要求季风下山杀掉王汉魁。不等季风答应马大眼的命令,王汉魁绑着炸药冲入土匪窝质问季风为何去王家大开杀戒,季风见王汉魁产生误会,心中一动认为王家被血洗的事情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内幕。王汉魁正在气怒当中,恨不得当场开枪杀死季风,季风也处于怒火状态中,眼见王汉魁跟个疯子一样胡乱认定杀父凶手。

  • 马汉魁知道了郑麻子他们是打着马大眼的旗号的,略施小计稳住了郑麻子他们,偷偷的给山寨的马大眼他们报信,等马大眼他们赶到之后郑麻子一看事情败露慌忙的逃了,马大眼明白事情来龙去脉之后改变了对王汉魁的看法,带着兄弟摆酒款待,还准备让他当老鹰崮的四大家,不过王汉魁拒绝了。王汉升请了徐怀菊来参加父亲的葬礼,其实他徐怀菊心里是忐忑的,不过还是应邀而往。徐怀菊被王汉升带去的部下挟持,似玉指认徐怀菊是早有预谋的,不过老奸巨猾的徐怀菊让阿忠作证,王汉升放走了他。王汉升要为父亲报仇,为此安排了一切事情之后准备带兵攻打老鹰崮土匪,纵然似玉不愿意的,王汉升还是决定攻打。老鹰崮的马大眼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很是焦急,感觉召集了兄弟商量对策。因为王汉升接到大帅那边的信,不得已放弃攻打老鹰崮带兵回了济南。徐怀菊感觉让柴宝带着警察局的兄弟冒充官兵去围困老鹰崮,搞的声势很大。王汉魁得到消息之后下山和哥哥商谈,可是下山就被郑麻子他们打晕了,这是羊入虎口。

  • 郑麻子让手下看管王汉魁,王汉魁制服了六指逼他说出了管事的是是涂老赖。徐怀菊和柴宝都认为王汉魁已经死了,所以现在他们把矛头指向了王汉升。这天徐怀菊去了济南大帅府拜访王汉升的顶头上司张作霖张大帅。徐怀菊当着王汉升的面给大帅说了似玉姑娘,这个张大帅很是好色,一听是会唱戏的才艺双绝姑娘,命令王汉升在晚上的宴会上把似玉带去,王汉升无奈同意了。回到王府的王汉升看着似玉,询问她的真名,并问似玉真名是不是叫兰香。他回忆了小时候的事情,原来他和似玉很小的时候就相识了,可惜最后兰香一家搬走了,所以王汉升再也没有见过她了。王汉升给似玉说了大帅要他带她去赴宴,他说了顾虑,大帅好色,一家娶了九方的姨太太,这一去肯定又会事端的,不过似玉坦言只要有他在,她就不害怕。王汉升带着似玉去了福满楼赴宴,宴请的还有日本军团的参谋长麻田,王汉升不愿似玉冒险登台唱戏,不过似玉还是去了。张大帅在见到似玉之后的样子吸引,开始动了歪心思。

  • 因为在逃跑的途中香竹受伤了,他对香竹没有爱慕之心,只是单纯的香竹却认定了王汉魁。为了给香竹治伤,王汉魁去了徐秋词工作的医院,刚好看见徐秋词和柴宝一块,他误会徐秋词告密,对她心存了恨意。王汉魁晚上又偷偷的潜入医院,他要带走小冬瓜,可是徐秋词认为小冬瓜的病还没有好,不能带走,正在僵持的适合柴宝带着警察来了,徐秋词引开了警察,让王汉魁逃走了。王汉魁从医院逃了出来,后边柴宝他们发现,感觉带着人追。因为马大眼提前知道了王汉魁被通缉,所以让季风去城里接应王汉魁离开。在大街上季风他们赶到把王汉魁救走了。季风再次建议王汉魁去老鹰崮加入他们,只是王汉魁觉得被通缉是误会之举,会有澄清的一天,再者他不想落草为寇,没有同意。王汉魁辞别季风他们悄悄的回了王家,刚好在王家碰到了似玉,从她那里知道是忠叔指正他通匪杀父的,王汉魁不明白为何忠叔要陷害自己,还知道了哥哥竟然相信了忠叔的话,心里难受的王汉魁离开了王家。因为徐秋词多次救了王汉魁,所以他去了医院向徐秋词表示了感谢。

  • 忠叔死去了,柴宝得到消息之后报告了干爹徐怀菊,徐怀菊通过分析之后断言可能是王汉魁杀了忠叔,还坦言王汉魁一定知道了幕后主使是他了,为了布置了一切等着王汉魁上门杀他。果然,王汉魁从六指那里得知王家的惨案是徐县长一手策划的,心里恨意滔滔的他潜入戏院要杀徐怀菊为父报仇,不过却中了埋伏被徐怀菊抓住。王汉升得知汉魁落入徐县长手里之后也赶去了过去,拿出枪指着弟弟王汉魁要清理门户。王汉升质问王汉魁忠叔是否死于他手?王汉魁不想六指惹上麻烦,替他背了黑锅,自认忠叔是他杀的。为了留下名报仇,王汉魁挟持了徐秋词顺利的逃出。王汉魁知道了徐秋词竟然是仇人徐怀菊的女儿,而此时徐秋词极力的为父亲辩解,她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父亲是害王家灭门的幕后的主使,她和王汉魁因此事大声的争吵起来。被怒气冲昏头脑的王汉魁抓着徐秋词,坦言要侮辱了徐秋词的清白,借此来报复徐怀菊。正在王汉魁撕扯徐秋词的衣服当头,看见了徐秋词衣服里面的硬币,想了来这个硬币是当然和哥哥遇袭的时候给求他的人的,没有想到会是徐秋词。

  • 王汉魁之下跟着季风加入老鹰崮山寨,在山寨王汉魁总是被老三看不顺眼,处处刁难,让王汉魁杀一人作为加入山寨的条件,王汉魁无奈答应。这天,王汉魁和季风谈起了似玉,说了似玉现在在王家住呢,季风准备要去王家把似玉接出来,王汉魁担心季风被大哥为难,和季风一起回了王家。季风弄了很多了炸药去了王家,拉着似玉要离开,而王家的王汉升的部下都不敢上去,此时王汉升头疼之症发作,似玉看着他难受的样子显得很是担心。 季风看着似玉那么的在乎王汉升,心里很是难受。王汉魁坦言王家家规不允许戏子进门,所以大哥是无法和似玉在一起的,季风听了之后心里才稍稍的好点。王汉升始终不愿意相信弟弟杀了父亲,他去找徐秋词询问事情的真相,不过徐秋词为了父亲的安慰没有说真话。王汉魁准备去杀郑五麻子,这边季风打听到过几日就是郑五麻子结婚的时日,他和王汉魁一起潜入了郑五麻子的婚房。之后王汉魁他们才知道新娘子竟然是香竹,他们把香竹救了出去,回到了老鹰崮,算是正式加入了山寨。

  • 徐秋词从似玉的词里面知道他她喜欢王汉升,询问似玉心里是怎么想的?似玉坦言她是不想看到喜欢的人和老鹰崮的师兄季风成对头,所以才离开了。王汉魁接到哥哥要打山寨的消息之后,为了山贼众位兄弟的生命考虑,他和王汉升见面,准备要自己的命换山寨的众位兄弟的安危。王汉升没有同意,说了让山寨投降的建议,也就是归顺。王汉魁带着哥哥的信回了山寨,说了王汉升的意思,他也同意归顺的建议,毕竟一直当土匪也不是长久之计。王汉魁的一番话语让大当家马大眼心动了。徐怀菊在知道王汉升在招安老鹰崮的土匪,他暗示柴宝破坏他们的接洽。柴宝在王汉升和马大眼商谈归顺事宜的时候偷袭,王汉魁也受了伤,这次谈判破裂。知道柴宝从中捣鬼的王汉升去质问柴宝,不过途中因为头疼发展而作罢。因为王汉魁受了伤,季风他们把徐秋词绑架到了山上,让她给王汉魁治伤。老三让马大眼用徐秋词威胁徐县长,当徐怀菊知道女儿在土匪的手里之后,感觉让柴宝暂时撤退,寻找救援,准备把徐秋词营救回来。

  • 秋词求汉魁放过徐怀菊,秋词救了汉魁三次,三魁也答应放过徐怀菊三次。秋词平安回家,给父亲打电话,徐怀菊见女心切,汉魁利用这点抓住他,逼他复原密信的笔迹,然后第一次放过徐怀菊。徐怀菊回到家,察觉到秋词对汉魁的喜欢,转达了对汉魁的狠话,希望女儿死心。回到山寨,汉魁通过对照笔迹,认定老三就是内奸。他把情况报告给马大眼,却再次遭到马大眼的否决 马大眼和老粮台告诉他,老三曾救过马大眼,救过老鹰崮,无论如何不会是内奸。汉魁对马大眼失望,决定找到确凿的证据,让马大眼无话可说。汉魁设计骗得老三与郑五麻子的眼线腿子接头,之后他抓住腿子。腿子宁死不屈,汉魁敬重他的忠义,把他放了。汉魁将计就计,暗中与季风联手,使得老三向郑五麻子传递假消息,离间郑五麻子和徐怀菊。徐怀菊令柴宝围剿郑五麻子,汉魁等人乘虚而入,攻进县政府,活捉徐怀菊。季风、一枪准主张杀掉徐怀菊,汉魁为重获清白,极力阻止。徐怀菊被逼无奈,颁发了汉魁的昭雪通告,汉魁第二次放过徐怀菊。

  • 郑五麻子十分想趁机而入,但因人手不够,多有担忧,只好请来老黄牙两股土匪合谋,打算与老三一起分赃。一场激战后,马大眼本就身受重伤,又因事发突然,还是老鹰崮覆灭告终,马大眼只好带着季风、一枪准、老粮台等十几人从后山密道逃脱,到香竹家找汉魁避难。老三则跑到了张五麻子那边,分得了老鹰崮的财产。正好汉魁得到消息,出去找马大眼,将他们接到香竹家,并去县城找来秋词救治马大眼。马大眼后悔不听王汉魁的话,愧对死难的兄弟们,为了与兄弟们同生共死,他不肯接受秋词的治疗。临终前,他把大当家的位子传给汉魁,求汉魁给残余的兄弟们找一条出路,汉魁十分感动,为了不辜负大当家的厚望,高声同意。众人以汉魁为大当家, 愿意听从他的安排。大当家死后,众人听从他的遗愿要将他火化,马大眼的死让汉魁的怨气彻底爆发,他痛斥众人做土匪永远不会有出路,而他们的出路就是堂堂正 正的做人。弟兄们也都同意,火化时汉魁实在是点不下去火,季风唱戏送大当家升天。徐怀菊来到礼村,抓了壮丁充军,要送给北伐军的冯师长。

  • 最终季风答应跟随汉魁投奔汉昇,阿珍跑来报信,六指、小冬瓜及礼村一批青年被徐怀菊抓了壮丁,送给北伐军的冯师长,求汉魁救他们一命。但老鹰崮的兄弟们却不同意冒险救不相干的人,最终他们被阿珍的哀求和汉魁的坚持所说服。汉魁带兄弟们营救六指等人,却因为及时发现了敌军,提醒了北伐军,被冯师长看重,给他们灌输了为国为民的思想,并且强行留在军营。赵正回来报告 汉昇汉魁加入了北伐军的事,汉昇又犯头痛病,注射吗啡。柴宝在军营看见秋词,要带她回家,可秋词为了在汉魁身边,报名做了军医。柴宝向冯师长提出让秋词离开,冯师长不同意,柴宝只好返回沂临,向徐怀菊报告。冯师长埋伏汉昇,汉魁提前开枪向汉昇示警。孙副官查出汉魁和汉昇的兄弟关系,冯师长审问汉魁,汉魁诚实相告,得到了冯师长的信任。冯师长单独对孙副官说自己差点中了汉昇的奸计,如果不是汉魁,北伐军的损失会更加惨重。秋词以大义劝说汉魁拥护北伐军,早日实现国家的统一,汉魁有所触动。孙副官故意刁难汉魁,让他负责夜间巡防。

  • 孙副官留下季风等人作人质,让汉魁独自前往。汉魁来到奉军营地,假装亲切,将汉昇成功俘虏冯师长的事归功于自己,取得汉昇的信任后,汉魁留在了汉昇身边。徐怀菊听说北伐军被袭击的事情,担心秋词安危,亲自来到军营,并且告知了秋词要与柴宝结婚的事情,秋词不同意,孙副官也因私不放人,徐怀菊只好空手而归。汉魁趁汉昇不注意带走冯师长,汉昇追出军营,汉魁穿着冯师长的大衣,引开追兵。汉昇抓住汉魁,兄弟二人大打出手,最终谁也无法说服谁,只得分道扬镳,并扬言沙场相见,互不留情。王汉魁没能在三天时限内回来,孙副官要立即枪毙季风等人,秋词拼死相救,孙副官也不为所动,正在这时冯师长回到军营,放了季风等人。冯师长返回北伐军驻地,述说经过,秋词挂念汉魁的安危,独自在天寒地冻中苦等汉魁。当汉魁的身影终于出现时,她欣喜若狂,飞奔相迎。汉魁却反应冷淡,令秋词倍感伤心。冯师长平安而返,北伐军士气大振,一举拿下泗水县,直逼济南。徐怀菊鼓动麻田出兵干预北伐,正中麻田下怀,他立刻率兵驻扎在济南东门外。

  • 似玉被邀请唱戏,但她却说为了一个人再也不唱戏,甚至恨自己曾经是个戏子的身份。似玉唱歌,引起了汉升的注意。二人重逢,汉昇为她在声色场混生活而生气,似玉误会是汉升捣毁了老鹰崮,赵正为他辩解,似玉原谅了他,二人终于接受了对方,走在了一起。汉魁与冯师长日夜谋划如何攻成对付日军,最终汉魁成功打入济南城,秋词十分开心。北伐军入城后,张大帅十分愤怒,责骂汉升。在徐怀菊的游说下,张大帅同意日军入城,助他驱赶北伐军。汉升极力阻挠,张大帅解除了汉升的兵权。日军入城后,要求冯师长停战三天,然后举行三方会谈。汉魁等人趁停战的间歇上街溜达,柴宝带着一伙日本兵抢走秋词,汉魁、季风等与日军交手,路过的共产党员老金帮忙,日军架起机枪,将众人全部抓获。秋词向孙副官求救,为向秋词彰显威风,孙副官出面干预,却被日本兵一同抓走。汉升失去兵权后,心情十分烦闷,和赵正到似玉家闲坐。麻田前来邀似玉共进午餐,似玉怀着说服麻田不向中国人动武的目的,执意赴约。

  • 汉升、赵正、张团长、刘团长为了张大帅的名声和国家利益苦口婆心传说张大帅去天津,最终得到大帅的同意。汉魁、季风等人被困狱中,想要逃跑却束手无策,没想到这时季风拿出了一把匕首,提供了可能。秋词为了摆脱父亲的欲跳窗逃跑,却摔伤了自己。冯师长因为汉魁等人被日军抓走一事找麻田理论,而徐怀菊却站到了日本人这边,为他说话。徐怀菊逼迫王汉升与日本人合作,王汉升不同意,秋词跑来请他出手救王汉魁,王汉升十分犹豫。王汉魁与季风等人成功逃回了北伐军,孙副官受救命之恩,与汉魁和好。徐怀菊以汉魁的性命作筹码,逼汉升与日军联手。汉升不知汉魁已越狱逃走,只好用权宜之计,在谈判桌上与麻田签订协议,气走冯师长。张、刘两位团长以为受到汉升蒙骗,一怒之下,带人投靠冯师长,汉升的实力遭到极大削弱。汉魁来到汉升门前找他理论,并且责骂他是汉奸,赵正因为汉魁对汉升的误解十分愤怒,有提到了汉魁杀父弑兄的事,汉魁无力辩解,只好留下忠告独自离开。

  • 汉升被徐怀菊抓住交给日军,他捏造汉升被抓的事借此挑起日军与汉升部队的矛盾。汉升饱受折磨,徐怀菊讲出陷害汉魁的真相羞辱汉升。秋词将日军将偷袭北伐军营部的消息告诉了汉魁,但汉魁并不信任她。次日日军果然来袭重创北伐军,冯师长也按照军令撤出济南。汉魁与谈判使蔡公时参与谈判,麻田提出诸多无理条件使得谈判无法进行。汉升被抓,心急如焚的似玉独自找麻田求情。

  • 香竹枪杀日军惹来祸端,阿珍为救小冬瓜不幸惨死日军刀下,六指气愤难当留下和汉魁抗击日寇。似玉忍辱救下汉升本准备悄悄离开却被徐怀菊挟持,汉升知道似玉救下自己并且已经离开心痛不已。汉升带兵包围了徐怀菊的住处,徐怀菊以似玉性命威胁汉升,汉魁见情况紧急忍痛打伤秋词才解了眼前困境。日军趁交涉署无人防守枪杀了蔡公时和其他中国人,汉魁赶回交涉署见尸横遍地。

  • 汉魁等人发现蔡公时被杀后他们遇到青山少佐率领的一伙日军,双方交火。香竹身受重伤,季风和一枪准、六指、九斤半断后,汉魁带着其他人躲进教堂,詹姆士把他们藏到地下室,并为香竹疗伤。汉升将似玉接回家中养伤,二人却因为各种原因意见相左。因为差点杀了汉升,季风愧对汉魁,独自离开,昏倒在街头,碰巧遇到曾经的师弟、现在已是共产党员的吴政委。詹姆士送负伤的香竹去医院,返回的路上被秋词跟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柴宝跟着秋词找到教堂。不多久,柴宝便带青山少佐闯入教堂,看见找食物的小冬瓜,遂逼问汉魁下落。小冬瓜守口如瓶,惨遭青山少佐杀害。秋词痛骂青山少佐,柴宝急忙把青山少佐劝走。汉魁等人回来后,看到了小冬瓜的尸体,十分愤怒,秋词也为此而自责。日军发动对汉升的攻击,汉升只好背水一战,就在这时汉魁等人赶去帮忙,他们杀出一条血路,并救走汉升、赵正和似玉。在野外,汉升引吸食吗啡过度,毒瘾发作,遭到汉魁的痛骂。汉升无颜面对弟弟,带着赵正和似玉连夜离开,回了沂临老家。

  • 从战争的伤痛中走出来后,汉魁、一枪准、六指等人重返济南,并且以詹姆斯的教堂为据点,开始与日军周旋。而秋词则被父亲徐怀菊软禁在家,并且有多人看守,秋词用枪威胁看守她的保镖逃出了家门,跑到了医院。原来秋词曾受汉魁之托前来照顾香竹,两个女人为了汉魁唇枪舌战,气氛微妙。秋词走后不久,汉魁来看香竹,得知秋词来过的消息立刻去找她,汉魁和秋词二人终于冲破隔阂相拥在一起。为了帮助汉魁,秋词回到父亲和柴宝身边,说了不少好话试图拾取他们的信任,却受到了父亲的怀疑。秋词在父亲和麻田身边周旋,拿到了大量的信息都传给了王汉魁,并且利用父亲与麻田的关系,把六指带进了日本军营,成功拿到布防图。徐怀菊凭借着对女儿的了解,认为秋词定有猫腻,多次拷问都没有问出结果。汉魁等人根据图纸潜入军营,缴获足够的武器,并炸毁了军火库。柴宝到医院劫持了香竹,秋词在危急时刻冲出来救她,柴宝为了只好秋词杀了日本军人,将他们放走。秋词带着香竹来到了教堂,也正式离开父亲,加入汉魁的队伍。

  • 汉升与似玉在家静心休养,双宿双飞,这时传来了全国统一的喜讯,虽然济南被日本攻陷,但因为汉升拒不投降也收到了四方好评,而汉魁则一直与鬼子抗争,大当家的名号令鬼子闻风丧胆。汉魁终于解开心结与把秋词留在身边,带着众人返回礼村。郑五麻子与老三等人在这一代横行霸道,欺压村民,老疤瘌和四娘为救村民惹怒了土匪,惨遭追杀,老疤瘌帮四娘挡枪牺牲了性命,这时汉魁等人赶到,救了四娘。徐怀菊也回到沂临,在麻田的帮助下,柴宝做了县长,李虎担任警察局长。他们得知汉魁与秋词也回到了沂临。柴宝报告了汉魁要偷袭老鹰崮的消息,徐怀菊看穿了汉魁的计谋,让柴宝警戒五麻子,不料五麻子不信任他,自作主张。

  • 汉魁与秋词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可是一想到两家的血海深仇,他又无法面对。柴宝将郑五麻子的尸体公众,收买了礼村村民的民心,并且也提到了汉魁的功劳,为了让秋词死心,汉魁当众决定带香竹回家看哥哥,将秋词推给了柴宝。汉魁带香竹见了汉升,香竹又想起曾救过汉升的事,汉升对香竹印象十分不错,极力撮合二人,汉魁却说只是兄妹情分。秋词因汉魁的作为闷闷不乐,孙副官趁机表白,却被拒绝。汉升汉魁在饭桌上没说两句便再起争执,汉魁为了养活兄弟,提出分家产,汉升被气得回到房间吸食大烟,被汉魁看到,失望至极。似玉说汉升的病根在头中的弹片,希望通过秋词的帮忙找到国外医生,可汉魁却说出了对秋词的恐惧。似玉打听季风的消息,汉魁也找不到他。季风想要入党,却得知并不容易,上级派季风回到沂临,想让他将老鹰崮的兄弟带入红军,季风十分为难。徐怀菊指使老三打着老黄牙的旗号,以抢大烟为名杀害礼村村民。他是要逼汉魁动武,然后就可以把老鹰崮再次列为土匪,请兵围剿。汉魁权衡再三,左右为难。

  • 老黄牙早已抓住秋词,逼汉魁退兵。汉魁冒着生命危险,和季风、一枪准深入虎穴,设计救出秋词,经过一场激战,汉魁等人消灭了老黄牙,他们收留了老黄牙收下愿意留下的弟兄,扩充了人马。老鹰崮的实力日渐壮大,徐怀菊得知此事后,对汉魁的势力有所顾忌。回到山寨后,季风偷偷跟汉魁提起了加入共产党的事儿,可汉魁为了保护兄弟决定不介入党派之争。汉升看到了报纸,得知汉魁收复了老黄牙,认为汉魁一意做匪十分生气。汉魁重振老鹰崮,定规矩、派任务,让各个兄弟都有事做有责任可担。秋词应汉魁之请,联系到德国的医生,为汉升做脑部手术,汉魁十分开心。红军与兄弟部队会师,将季风一个人留下开展革命工作,季风再次提到入党的愿望。徐怀菊为防范老鹰崮,筹建起保安团,让老三任团长,加紧训练。秋词把手术相关手续交给汉升,却遭到汉升的严辞拒绝和责难。回到老鹰崮之后,秋词又听到老粮台和香竹在汉魁面前对她的指责。而这一切都只因她是徐怀菊的女儿。秋词哭着离开老鹰崮,回到家里,寻求安慰。

  • 汉魁“虎门销烟”振奋民心,随后带领众人闯入徐府,秋词跪求汉魁放过徐怀菊,汉魁决心已下,答应徐怀菊让他自己选择死法,徐怀菊投井自尽。仇报了,汉魁却丝毫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知道从今以后,将无法面对秋词。临走时,他告诫柴宝必须禁烟。赵正告诉了汉升汉魁硝烟报仇的事情,汉升十分激动。徐怀菊死后,秋词闷闷不乐,柴宝将徐怀菊的遗书交给秋词,信中希望二人结婚,秋词决定,只要柴宝杀了汉魁就立刻嫁给他。柴宝按照徐怀菊的指点,和李虎密谋,准备让汉魁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柴宝颁布《禁烟令》,无论贩毒还是吸毒,一律从严法办。随后,李虎安排手下卖大烟给似玉,再把抽大烟的汉升抓走。对于如何处置汉升,柴宝故意征询汉魁的意见。汉魁骑虎难下,忍痛让柴宝依照《禁烟令》执行。似玉想委身求柴宝,却被柴宝言辞侮辱,称只有汉魁才能救汉升。似玉跪求汉魁放过汉升,扬言要与汉升同生共死。汉魁为似玉对汉升的爱而震撼,他硬着头皮去找柴宝,救出汉升。《禁烟令》随之取消,柴宝的阴谋得逞了。

  • 在汉魁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秋词用猎枪将他打成重伤,本想杀了汉魁的秋词最终还是不忍下手,她把那块银元还给汉魁,两人彻底一刀两断。秋词为了让汉魁痛苦一辈子,她决定遵照父亲的遗嘱,与柴宝结婚。汉魁被送往医院治疗,从护士小莲那里听到县长柴宝和秋词结婚的消息不顾一切地带伤赶去阻止,却被秋词的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秋词责怪他不肯放下 仇恨,闹到如此田地,汉魁忽然意识到冤冤相报何时了,想要挽回秋词,可人死不能复生,说什么都已经太晚,只好眼看着秋词和柴宝拜堂成亲,黯然而去。孙副官得知秋词与柴宝结婚,十分生气扬言要报复秋词。汉魁没有返回医院,一枪准到医院找汉魁却没有找见,十分着急,与小莲发生冲突,秋词及时赶到,阻止一枪准动粗,告诉他汉魁也许已经回家。汉魁果然回到了家中,不过从此一蹶不振,茶饭不思。一枪准找汉魁回老鹰崮继续当家,可在禁烟方面汉魁出尔反尔,威信扫地;在爱情方面他受到重创,斗志全无。汉魁决定离开老鹰崮,不再做沂临的大当家。汉魁靠酒精的麻醉艰难度日,潦倒不堪。

  • 一枪准咽不下小莲对他的怒骂,跟六指等人喝过酒后决定去医院找小莲报仇,却没想到直接把小莲吓晕,秋词赶到指责了一枪准不该难为小姑娘。而后, 秋词打探了汉魁的消息,十分关心,一枪准劝秋词不要与汉魁互相折磨。小莲醒后打走了一枪准。汉升将汉魁现在的落魄归咎于自己,决定要离家投军,为国家做些什么。一枪准心中有愧,拿着水果来找小莲道歉,二人又起争执,被秋词阻止。汉升跟似玉说了要带兵打日本人的意图,似玉只想和汉升长相厮守,不同意他身赴险境。秋词在街上看到了烂醉如泥的汉魁,汉魁为了保护秋词还给他的银币,被人殴打,她知道了汉魁对自己的爱之深,出手相助,而这一幕却被路过的柴宝看到。汉升离开,只留一封信给似玉,似玉无法谅解汉升的所作所为,含恨而去。柴宝不满秋词与汉魁纠缠,心生恶谋。香竹给汉魁打酒,李虎派人在酒中下了春药。汉魁醉后,在香竹面前倾吐对秋词的爱,随后药力发作,和香竹倒在床上……柴宝找借口带秋词到王家,秋词看到汉魁和香竹赤身裸体睡在一起,大受刺激,彻底断绝了与汉魁重修旧好的念头。

  • 一枪准回来发现六指已经遇害,他被打伤后带伤逃走,躲进小莲家,小莲搬出秋词来压警察队的人,将他们支走后为一枪准疗伤。第二天一早,一枪准不听小莲的劝阻,带伤去找汉魁,希望六指的死能让汉魁重新振作起来,回老鹰崮带领兄弟们报仇。警察在路上设卡,一枪准只得返回小莲家。汉魁清醒后,意识到大错已经铸成。他砸了酒坛子,召集下人们,给了香竹二少奶奶的名分,然后悄然离开沂临,来到济南。小莲到医院请假,并跟秋词说了一枪准受伤和六指被杀的消息,秋词十分伤心,正在这时香竹来找秋词说了汉魁离家出走的消息,秋词将六指死了的事儿告诉香竹,让她顺道通知老鹰崮的人。香竹来到老鹰崮,告诉了大家这一消息,当务之急大家决定先找到汉魁。汉魁晕倒在街头,被老金接回家劝解,在老金的药铺做了伙计。香竹苦等汉魁半年,心灰意冷之下,欲跳崖自尽。疲惫不堪的她昏倒在山顶,被宝月庵的师太救回,醒来后被告知怀孕,她的生命之火被重新点燃。小莲受秋词之托来老鹰崮通知他们晚上保安团要来突袭的事。老鹰崮的人十分感谢,对小莲的印象也十分好,

  • 汉魁截住跟踪的特务,得知老金是共产党人,十分惊讶,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秋词听了小莲的一番话,知道柴宝对自己用心良苦,决定和他同房,却一心想着汉魁。第二天,秋词下班回家,惊讶地看见父亲坐在书房中。原来徐怀菊并没有死,他投的那口风水井有一条密道,可以通到府外。这些年,徐怀菊一直在东北做鸦片生意,结识了许多日本的高官。在日本人的帮助下,他买到督察专员的官职,重返沂临。为了击垮汉魁,他故意留下遗嘱,让秋词嫁给柴宝。在如此残酷和阴谋面前,秋词悲愤难当,与父亲大吵一架后,来到宝月庵出家,却意外地遇到香竹。这时的香竹已经大彻大悟,她决定成全秋词和汉魁,于是隐瞒了孩子,并告知汉魁酒中被下药的真相。秋词彻底失去了理智,她怀揣利刃,回家找父亲和丈夫算帐。秋词欲杀柴宝,徐怀菊阻拦,秋词弃刀而去,离家出走,到济南寻找汉魁。老金和汉魁带领工人和学生游行,请求政府出兵收复东北三省,被济南守备司令部关进监狱。

  • 徐怀菊受麻田之托到矿上找有辐射的石头,让柴宝亲自交给麻田。王汉魁来到北山,他知道刘瞎子存有二心,二人打开天窗说亮话,再次达成协议,两帮人合谋一起击退了保安队。秋词辗转半年,再没有得到关于汉魁的消息,只得返回沂临,住到小莲家。小莲被秋词对汉魁的爱感动,她到老鹰崮找汉魁。汉魁被小莲骂醒,到小莲家与秋词相见,一对苦命的情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汉魁带着秋词打猎捕鱼,跃马嬉戏,两人度过了三天的美妙时光。秋词让汉魁去宝月庵接回香竹,双方解决各自的婚姻后,再名正言顺地在一起。汉魁来到宝月庵,却见到了香竹为他生的儿子——福儿,他又悲又喜,带妻儿回到老鹰崮,老粮台为了汉魁父子团聚十分开心,汉魁也希望让香竹搬回房中和他一起生活, 但香竹却心有芥蒂。虽然有了儿子让王汉魁十分高兴,但他与秋词的关系也因此又添阻碍,汉魁为此十分惆怅,不知改如何是好,找季风谈心,而季风则对他十分羡慕,那么多女人爱汉魁,而自己却从未被似玉喜欢过。

  • 秋词拿着休书兴冲冲地来到老鹰崮,却被眼前的现实击碎了全部梦想。汉魁不想儿子失去父亲,秋词也不愿拆散这个家庭,她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回到了徐家,徐怀菊和柴宝不知秋词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她能平安在家就很满足。汉魁放心不下秋词,进城探望,遇到老金。麻田秘密抵达沂临,住在徐府,老金奉命调查麻田此行的目的,汉魁请秋词帮忙,秋词潜入麻田的房间,盗出一个日记本,交给老金。李虎突然率警察闯入客栈,老金来不及带上日记本,和汉魁匆忙逃离。为掩护汉魁,老金引开警察,负伤被捕。汉魁召集季风等身手好的兄弟,巧妙地混进县城,准备劫狱救出老金。徐怀菊料到汉魁会采取行动,提前布下埋伏,只等汉魁自投罗网。秋词上老鹰崮报信,告诉他们千万别进城,却晚了一步,香竹知道事情危机,跟着秋词进城,四处寻找汉魁未果,只好来到监狱。汉魁和季风、老粮台潜入监狱,救出老金,被李虎和老三率人堵个正着。香竹在秋词的掩护下闯入搅局,汉魁等人趁机反抗。季风放出监狱里的犯人,与警察和保安团士兵展开激战。

  • 为了家乡的安宁,汉魁逼徐怀菊写下通日的供词,两人相约,徐怀菊继续做专员,汉魁继续做沂临的大当家,一同为百姓谋福。汉昇也被汉魁说服,答应不杀徐怀菊报仇。兄弟二人相逢,汉魁告诉了汉昇自己有了儿子,汉昇为了王家有后而十分高兴,可香竹却牺牲了,汉魁在香竹坟前杀了老三为他报仇。沂临百姓度过了风调雨顺的六个年头,随着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日军攻入山东境内,汉魁的梦想再次被辗得粉碎。汉昇和汉魁不约而同地投入到保家卫国的战斗中。冯师长接到命令,率部支援台儿庄,汉昇坚决要带领百余人的残部留在沂临,抗击日寇。国军主力刚走,徐怀菊就打开城门,迎麻田入城。在中日亲善的酒会上,秋词遇到投降日军,做了保安队长的孙副官,接着又遇到成了麻田女人的似玉,她惊讶万分。这些年来,麻田一直在研究汉魁曾工作过的那座采石场,因为采石场有一种稀有的矿石,可以用来制造大杀伤力武器。可是那种矿石都不见了,麻田希望依靠汉魁找到矿石,他授意徐怀菊游说汉魁投降,做沂临的维持会长。徐怀菊威逼利诱,汉魁不为所动。

  • 汉魁在麻田处见到了孙副官和似玉,十分惊讶。为了赢得汉魁的信赖,麻田使用怀柔政策,善待沂临百姓,并谎称寻找矿石是为了提取预防霍乱的疫苗,二人正式拍照合作。孙副官来到狱中侮辱秋词,并告诉她王汉魁当了汉奸的消息,试图非礼她,正在这时秋词被日军放走。汉昇带兵找到老鹰崮,对汉魁投靠麻田一事十分不理解,季风告诉了他其中内情,汉昇希望可以与季风合兵,命名为“老鹰崮抗日游击队”。季风和一枪准混入日军衙门行刺麻田,被汉魁撞到,汉魁考虑到任务,救下了麻田,阻止了季风。一枪准在日军的追捕下中弹,汉魁把自己的苦衷告诉给他,要送他去医院。一枪准见鬼子追到,握着汉魁的手扣动扳机,造成了自己是被汉魁杀死的假象,壮烈牺牲。汉魁再次得麻田信任,拿到日记本的同时,也遭到汉昇、季风等人进一步误会。似玉对王汉昇充满了怨气,只要汉魁同意告诉她汉昇在哪儿就愿意帮他。汉魁把日记本交给老金,翻译之后,两人得知麻田研制大杀伤力武器的阴谋,十分震惊。为阻止麻田,汉魁和老金制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把目标瞄准了麻田保险箱。

  • 汉魁生命垂危,被送到医院,在秋词不懈的努力下,汉魁起死回生。汉魁在医院中醒来,秋词却对她冷言冷语,汉魁拜托秋词找似玉帮忙把季风和汉昇等人弄出成。秋词来到詹姆的教堂,他们果然在这儿,汉昇得知汉魁没死,十分生气。秋词找到似玉想办法送汉昇、季风出城。似玉在感受到汉昇的爱之后,已心生悔意,于是慨然应允。徐怀菊怀疑王汉魁是在演戏当汉奸,秋词向父亲借来轿车,似玉拿到通行证,两人到教堂接上汉昇、季风和小莲,送他们出城。这一切都被尾随在后的孙副官看在眼里。汉魁听到了他们跟踪秋词的电话,机智地通知老金设法补救。老金追出城外,让秋词和似玉立刻回徐府,照他的安排联合徐怀菊演一出戏,以扭转危局。众人这才知道汉魁是为了任务,忍辱负重潜伏在麻田身边的。季风随秋词的车回城,然后主动攻击保安队的伪军,被逮捕。麻田得到孙副官的报告,来到徐府。徐怀菊为了女儿,不得不施展浑身解数帮忙遮掩,似玉也谎称自己怀孕了,在医院检查后就到了徐府,再未出过门。在孙副官的提议下,麻田挟众人来到医院。

  • 为掩护汉魁,季风英勇就义,临终前,他叮嘱汉魁一定要完成任务。季风的牺牲让汉魁乃至整个老鹰崮都十分心痛。似玉决定为季风报仇,却被汉魁阻止,汉魁让她去偷麻田保险柜的东西。在麻田开保险箱的时候,似玉偷窥到密码。趁麻田出城扫荡的机会,她打开保险箱,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由于汉魁把扫荡计划通过老金发报给组织,吴政委联合以老鹰崮为主的几支游击队,粉碎了麻田的扫荡。麻田狼狈地回到司令部,似玉正在偷翻他的资料,差点被发现,只好假装等麻田,麻田拿出藏起来的资料和图纸,重新锁进保险箱。麻田以攻打老鹰崮要胁汉魁尽快找到矿石,不料柴宝忽然报告矿石找到了。麻田立刻随柴宝去挖掘矿石,汉魁陷入深深的不安中。有了充足的原料,大杀伤力武器随时可能被生产出来,情势迫在眉睫,汉魁决定立刻采取行动,他让秋词联系老金,通知汉昇进城声东击西,把麻田引出司令部,然后由自己会合似玉,拿出保险箱里的资料和图纸,一同出城。秋词被李虎派人跟踪,无法摆脱,只得暂时回到家里。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秋词心急如焚。

  • 秋词和老金被鬼子一路追踪,躲进徐府。青山少佐把柴宝的尸体扔在徐怀菊面前,受到沉重的打击。秋词和老金从风水井的密道逃走,日军搜查未果。青山少佐回去向麻田汇报,麻田急令全城戒严。汉魁设计挑拨说孙副官是共产党。汉昇带人在城内制造混乱,麻田急忙率人循着枪声赶去。汉魁和似玉打开保险箱偷走资料和图纸。回到司令部,麻田看到空空荡荡的保险箱,怒不可遏。汉昇找到汉魁和似玉,假装资料在自己身上,引开追兵。汉魁和似玉带着资料与秋词会合,驾车冲出城门。麻田率人堵住汉昇,打开手提箱,不见资料和图纸。他知道上当,急忙追出城去。秋词和似玉逃进一座村子,躲进地窖。麻田赶到,以全村百姓的生命逼二人现身。似玉打晕秋词,去见麻田。麻田押出汉昇,逼似玉交出资料和图纸。在《绣荷包》的歌声中,汉昇和似玉死在了一起。吴政委带走了资料和图纸,但是麻田还活着,他的实验室还在,汉魁觉得自己的任务并没有结束。他派腿子注意麻田的动向,得到麻田招工的消息后,他立刻带兄弟们扮成民工,混进采石场。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