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还做我老爸

6.5
年份: 2016
地区: 内地
简介:新疆建设兵团的上海知青瞿欧德为了出国,抛弃同是上海知青的未婚妻田美娜,而此时的田美娜已经怀有身孕。牧民沙驼救下寻死的田美娜,并愿与之结婚承担责任。田美娜生下一对双胞胎,却因失血过多而死,临终托嘱沙驼照顾儿女成人,并不许儿女与瞿欧德相认。而在田美娜的葬礼上,上海知青殷正根、许萝琴夫妇因不能生育,在他们返回上海之前偷走了田美娜生下的男婴,改名殷浦江;而女婴则由沙陀抚养成人,取名沙小娜。二十年后,沙陀成为一个成功的牧业企业家,为了完成亡妻的遗愿,沙驼带着沙小娜回上海认亲寻兄,不想与生父瞿欧德再次相遇,一面是血脉相连的生父,一面是恩重如山的养父,一对双胞胎兄妹倍受情感的困扰,并在上海这个大都市寻找各自的爱情和事业。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3 / 共33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分集剧情

  •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未八十年代初,内蒙哈日巴图大草原上有一批来自上海的知青。他们在这里生活多年,却一直盼望能返回故乡,除了兽医田美娜。牧民沙驼对田美娜很有好感,但木讷的性格让他一直不敢开口。田美娜已经有了心上人,是同为知青的陆远山。两人偷尝禁果,珠胎暗结。在为沙驼家的马看病时,美娜偶然受伤,怀孕的事才被沙驼的阿妈发觉。在那个年代,未婚先孕是很丢脸的事,甚至可能闹出人命,所以阿妈只告诉了沙驼,再没和其他人提起。陆远山此时急于返回上海。他在国外有笔遗产,这是改变命运的机会,他绝不愿放弃。为了能返回上海办出国手续,陆远山谎称母亲病危向大队请探亲假被揭穿,因而得罪了大队长和指导员。回不了上海,又听闻美娜怀孕,这双重压力让他情绪激动,出国的意愿越发强烈。沙驼则在默默的守护着美娜,时常送些补身的草药。这可让妹妹高云不乐意了。虽叫妹妹,其实并无血缘关系。

  • 几个月过去了,美娜的肚子渐渐大了出来,预产期也越来越近。姚姗梅马上就要回上海了,一直与沙驼分居的美娜希望沙驼能搬来一起住,也好有个照应。当年同来的知青一个个返乡,连许琴和王强夫妇也找到了挂靠关系,很快就要离开。美娜因与家庭断绝关系,在上海无人接收,心里多少有些伤感失落。晚上,美娜突然觉得腹里阵阵作痛,似乎有早产的迹象。姗梅赶忙去找沙驼。沙驼连夜从大草原蒙古包接来阿妈。阿妈熟悉医术,一看就知道来不及送医院。她忙让姗梅准备热水,要在宿舍为美娜接生。沙驼在宿舍外焦急的等候消息,从屋里传来痛苦的声音,让他心里七上八下。一名男婴顺利出生,可还肚子里还有一名女婴迟迟不能出来。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女婴终于出世。沙驼冲进宿舍,看到美娜虚弱的躺在床上只觉得心痛。可看到这对龙凤胎,心里又是乐开了花。他想给孩子分别取名小驼、小娜。幸福总是短暂的,美娜产后突发大出血,生命垂危。美娜关照沙驼一定要把孩子送回上海与亲人相认,但绝不能认陆远山。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未八十年代初,内蒙哈日巴图大草原上有一批来自上海的知青。他们在这里生活多年,却一直盼望能返回故乡,除了兽医田美娜。牧民沙驼对田美娜很有好感,但木讷的性格让他一直不敢开口。田美娜已经有了心上人,是同为知青的陆远山。两人偷尝禁果,珠胎暗结。在为沙驼家的马看病时,美娜偶然受伤,怀孕的事才被沙驼的阿妈发觉。在那个年代,未婚先孕是很丢脸的事,甚至可能闹出人命,所以阿妈只告诉了沙驼,再没和其他人提起。陆远山此时急于返回上海。他在国外有笔遗产,这是改变命运的机会,他绝不愿放弃。为了能返回上海办出国手续,陆远山谎称母亲病危向大队请探亲假被揭穿,因而得罪了大队长和指导员。回不了上海,又听闻美娜怀孕,这双重压力让他情绪激动,出国的意愿越发强烈。沙驼则在默默的守护着美娜,时常送些补身的草药。这可让妹妹高云不乐意了。虽叫妹妹,其实并无血缘关系。

  • 几个月过去了,美娜的肚子渐渐大了出来,预产期也越来越近。姚姗梅马上就要回上海了,一直与沙驼分居的美娜希望沙驼能搬来一起住,也好有个照应。当年同来的知青一个个返乡,连许琴和王强夫妇也找到了挂靠关系,很快就要离开。美娜因与家庭断绝关系,在上海无人接收,心里多少有些伤感失落。晚上,美娜突然觉得腹里阵阵作痛,似乎有早产的迹象。姗梅赶忙去找沙驼。沙驼连夜从大草原蒙古包接来阿妈。阿妈熟悉医术,一看就知道来不及送医院。她忙让姗梅准备热水,要在宿舍为美娜接生。沙驼在宿舍外焦急的等候消息,从屋里传来痛苦的声音,让他心里七上八下。一名男婴顺利出生,可还肚子里还有一名女婴迟迟不能出来。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女婴终于出世。沙驼冲进宿舍,看到美娜虚弱的躺在床上只觉得心痛。可看到这对龙凤胎,心里又是乐开了花。他想给孩子分别取名小驼、小娜。幸福总是短暂的,美娜产后突发大出血,生命垂危。美娜关照沙驼一定要把孩子送回上海与亲人相认,但绝不能认陆远山。

  • 沙驼和姗梅正聊着,姗梅的儿子回来了。沙驼和小娜一看就傻了眼,竟然是在机场打得那个人。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场误会说清楚了也就没事了。时间已到了中午,四人到上海菜馆吃饭。冯松故意点了些上海特有菜式,以为沙驼父女会吃不惯。哪知沙驼小娜有着大草原般的胃口,生冷不忌,吃得盘底朝天还只是个半饱。田家,秀芳为敬上宾,拿出了刚才沙驼带来的正宗内蒙特产招待陆总,却只说是从店里买的。陆远山吃了几年的内蒙饭,哪能不知道上海生产与内蒙正宗的区别。秀芳见瞒不住,只好说是内蒙的朋友送来的。陆远山没有继续追问,当知道美娜母亲不愿见客时,略感失望。送走陆总后,秀芳把一肚子火全撤在了沙驼身上。陆远山的女儿陆文静在父亲的集团公司工作。为了磨练女儿,陆远山并没有公开他与陆文静的关系。文静喜欢同在商务研发部工作的男同事王子诚,可王子诚一心扑在工作上,根本无心谈恋爱。尤其是文静不当心踢翻了子诚的电脑,通宵几晚做的电子商务计划全部泡汤,更让他恼怒无比。

  • 姗梅也能看出秀芳表面对老太太百依百顺,实际就是在惦记那套房产,生怕小娜是过来抢房子的。小娜一听就不乐意了。沙驼想着和秀芳把话说清楚,认亲的事兴许能有希望,而且现在有了田昊鹏帮忙,也算是成功了一小半。第二天在约定地点,小娜没等来外婆,却见到了舅妈。秀芳也不客气,说来说去就是把小娜当成来骗房产的骗子。小娜怎么解释都没用,她一气之下索性就称是为了房子,想气气秀芳。哪知这话正被应约而来的姆妈听见,顿时怒斥小娜别有用心。小娜见外婆出现,就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想反悔都来不及了。

  • 冯松上班时发现公司墙壁上张贴着咖啡厅招聘服务员和保安的广告,他马上就想到了漂亮又能打的小娜,即能做服务员又能兼保安,咖啡厅老板一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人选。可小娜去了才知道老板就是舅妈,肯定没戏。刚转身要走,正碰到陆远山。陆远山看着小娜,一时失了态。等回过神问清楚情况后,他亲自找到秀芳。一旁的秀芳察言观色以为这陆总好色,哪能拎不清,对小娜的态度马上就转了180度,当场录用。小娜和小驼是双胞胎,应当长得相似,这倒让冯松有了主意,用小娜的照片合成出小驼的模拟照,利用网络人肉搜索寻人。冯松与王子诚是同事,同在远山集团的电子商务研发部工作,修改个图片对他就是信手拈来的事。当他在小娜照片的基础上合成出小驼的模拟像时,总感觉眼熟。照片和相关信息挂到了网上,小娜开出的悬赏金额又高,不断有电话打到小娜的手机上。

  • 文静在子诚那碰了一鼻子灰以后,还是不放弃。她曾为了帮子诚,特意将子诚和他父母的早点摊拍了照发到社区论坛,并取名为“豆浆哥”。子诚英俊的相貌引来不少女孩到实地探访豆浆哥,让子诚不胜其烦。文静在重温自己当初的成果时,也看到了小娜发的寻人启事,看到合成的小驼照片,她马上就想到了子诚。可转念又放弃了,以为是自己太想子诚,所以眼花。月末,咖啡厅要盘点结账。秀芳和昊鹏很晚才回家。秀芳点着手里的流水单,说起雇了小娜以后,陆总就常到咖啡厅来消费,再加上带来的客人,生意好的不行。她是越说越得意,站在楼梯口的姆妈是越听越生气,怒气冲冲的叫昊鹏辞退小娜。平时装得乖巧的秀芳可不干了,辞退小娜就相当于断了财路。她当场就顶撞起来,姆妈气极心脏病发。紧急送到医院后,医生采取了保守治疗,需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刘妈回去为老太太准备换洗衣物,昊鹏回咖啡厅照看生意。秀芳本要留下来照顾,可她接到供应商打折的电话,就匆忙离开,只雇佣了个护工照顾老太太。老太太还有着大户人家的脾气,除了刘妈谁都伺候不来。

  • 冯松万没想到同事王子诚会是小娜的亲哥哥。沙驼看了照片,就急着想去找寻找,被姗梅劝了回来。姗梅劝他第二天再去早点摊,小娜更是起劲要去见亲哥哥。还是冯松比较冷静,突然去告诉子诚他是被父母偷来的,恐怕会让人无法接受。沙驼心情激动,一晚上都没睡踏实,天刚亮他就循着帖子上的地址找了过去。许琴和王强见到沙驼就像见到阎王一样,吓得不敢吱声。当年许琴急切的想要个孩子,就动了歪心。早点摊的墙壁上有一幅许琴夫妇与子诚的全家福,沙驼决定守株待兔。果然王强急匆匆来取全家福,正被沙驼逮个正着。还在收拾东西的许琴看到王强身后跟着沙驼,也愣了。子诚不知道父母为什么这么害怕这个人,刚想斥问沙驼,就被许琴和王强赶了去上班。进了屋,许琴自知理亏,双腿一弯跪在了沙驼面前。子诚就是她的命,子诚走了,她也就没了活下去的意义。沙驼这次不再信任他们,听到王强仍强词夺理,挥拳就想打。许琴上前阻拦,可只觉得一阵头晕,跌了下去。

  • 沙驼和王强赶紧把许琴送到医院急诊室,检查下来是过于劳累,患有严重的精神衰弱,需静养。这也是当年作的孽,他们带着偷来的小驼到了上海以后,也是天天担惊受怕,害怕沙驼来要孩子,更害怕坐牢。在抚养子诚长大的信念下,他们坚持了下来。如果没有子诚,只怕许琴、王强无法再支撑下去。沙驼虽知道他们不容易,但他更不能辜负美娜。小娜在姚家住了多日,对姗梅感情越来越深,想认作干妈。冯松心里着急,他对小娜暗生爱恋,如果成了兄妹,以后就不好开口。正说着,家里的电话响了。高云突然来到上海,也没有事先通知一声。她以为能给沙驼哥一个惊喜,可听到电话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她就有点不开心了。冯松被派去培训新员工,吃力不讨好,还耽误本职工作。他一脸的愁容,小娜见了要帮他出头,吓得冯松赶紧拦住。不过倒可以给新生安排几节防身术课程,小娜对此特别积极。高云来了,沙驼也不好意思继续住在姗梅家,就在外面租了个屋子。高云巴不得赶快搬走,以免夜长梦多,姗梅把沙驼哥勾了去。到了新家,高云卖力打扫,搞得就像要跟沙驼过日子一样。

  • 陆远山正在跟小娜说的时候,沙驼来咖啡厅给小娜送她落在家里的手机和钱包,远远就认出坐在小娜对面的是陆远山。为了不让小娜疑心,沙驼没有鲁莽上前,而是离开了咖啡厅。他要想办法让小娜远离陆远山。晚上,小娜回到家,嘴里不停的称赞陆总。沙驼假装不知情,冷冷的听着。听出陆远山并没有向小娜说出真相后,沙驼叫小娜少跟陆总来往。小娜也察觉到老爸神情不对劲,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第二天,沙驼不顾秘书的阻拦,直接冲进了陆远山的办公室。陆远山示意秘书离开。为了断绝陆远山的念想,沙驼谎称美娜流产,小娜是他和美娜结婚后生的孩子。小娜替父亲来医院送饭,正碰上昊鹏和秀芳夫妻。秀芳心里有自己的算计,她几天没来,老太太跟沙驼的关系就见涨,只怕真会认了这个外孙女。小娜听到舅妈的冷言冷语,也是反唇相讥。此时小娜趁着刚开门没有客人,伴着咖啡厅的背景歌曲翩翩起舞,正被陆远山看到。此情此景,让陆远山想起当年与美娜在内蒙绕着篝火跳舞的情形,巧的是背景歌曲是他当年唱给美娜的定情歌。

  • 小娜下班刚回到家,就被老爸催着去给外婆送饭。为了讨好外婆,小娜又是喂饭、又是削苹果,叽叽喳喳的把老太太吵得头疼。要命的是,小娜慬遵父命为外婆按摩。老太太那把老骨头哪经得起小娜一通抓捏,可又不好明言,只能借着上厕所躲在卫生间里不出来。这几天,子诚心神不宁,连冯松都看出他有心事。小娜也在想着得罪姜总的事,心里七上八下。冯松帮她出主意,正碰上子诚出来吃中饭,于时三人相约一起。三个年青人坐在一起,非常投缘,聊得不亦乐乎。三人有说有笑的样子被文静看了个正着。见子诚平时对自己不冷不热,对一个服务员却是眉开眼笑,她心里就打翻了醋坛子,有意找茬再三刁难小娜。冯松不方便得罪同事,子诚可不理这套,为小娜说了句公道话。听到子诚竟然还要她向小娜道歉,文静气哼哼的跑了出去。这下连小娜都看出文静对哥哥子诚有意思。子诚本来心里就很烦,文静又这样无理取闹、不可理喻。在公司天台上,子诚终于忍不住大声怒斥文静,不许她再来纠缠自己。

  • 小娜正在医院给老太太送饭,刘妈看到她就把她当成家里的小孙女,很亲近,时常帮着她在老太太面前说好话。可秀芳没把小娜当成外甥女,秀芳并不满足在远山大厦开咖啡厅,那里处处受制于远山集团,主要客户也很单一。许琴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正常,时常深更半夜到儿子房间,讲些从前的事。白天也是精神恍惚,经常做错事,连找钱都会出错。子诚很担心,想送母亲去医院。王强知道妻子的心结在哪,就没把儿子的建议放在心里。远山集团最近开发了一个创意园区,有志于发展动漫游戏项目,目标人群是那些宅男宅女,需要一名形象代言。陆远山看着项目经理送来的人选照片,一个个面孔都整得相似,完全没有特色。他想找个让人有初恋感觉的女孩,心里不由得想到了小娜。冯松出了个歪点子,他来做经纪人,小娜偷偷去当形象代言,不让沙驼和姗梅知道。两人一拍即合。在拍摄现场 ,经过专业摄影公司的化妆、包装,小娜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连冯松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人就是以前的野丫头。正在拍摄时,沙驼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和高云一块架着小娜就走。在场的陆远山和冯松都无可奈何。

  • 陆远山看出冯松对小娜有意,就同意让冯松不再培训新人,还愿意给他一个项目团队,条件就是冯松必须关注小娜的行动、想法,及时向陆总汇报。冯松满腹狐疑,不清楚陆总的目的。但反正不是害小娜,他也就答应了下来。许琴看到儿子回到家,脸上才显出些生气,嘴里嘟囔着让子诚留下。子诚只好哄着母亲入睡,此时他的心里仍把许琴当作母亲。可他那句不让沙驼打搅他生活的话,让沙驼耿耿于怀。这一点上小娜比较理解子诚的感受,毕竟老爸对子诚来说还是陌生人。她认为仍要采取像对付外婆那样的策略,经常接触增进感情。小娜只有在咖啡厅上班,才能经常与子诚见面,所以不能辞职。沙驼也无话可说。自从文静吃醋惹恼子诚后,子诚再也没理文静。文静独自坐在自己房间里,看着子诚的照片,和一张小小的书签,这张书签里有她对子诚深刻的回忆。沙驼就从陆远山抛弃美娜,到子诚不愿相认的事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出来。老太太听到美娜还受了这份苦更是痛心,对陆远山则痛恨不已。

  • 文静借着与父母的秘书熟识,偷看到竞赛的获奖名单。然后她在子诚面前,煞有其事的占卜算卦料定子诚是第一名。小娜见子诚加班,就主动约他一起吃晚饭。吃好饭,两人在天台聊天。小娜说了个小故事,用一只在其他羊群长大的小羊羔比喻子诚的身世。子诚当然懂小娜的意思,他仍舍不得照顾了他二十几年,善良伟大的父母。可当他听到小娜说他的父母并不善良时,他糊涂了。想追问下去,小娜又不愿多说。沙驼看出小娜和冯松的关系日渐增长,虽然女儿和冯松嘴上不说,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人有些小情侣的模样。他对冯松也很满意,就是有些担心子诚能不能受得了打击。第二天一上班,陆远山就把冯松叫了来。他见冯松似乎并不介意小娜与子诚之间的关系,觉得很奇怪。冯松险些说出小娜是子诚的妹妹,幸好反应快,话到嘴边没说出来。姜丽佩不希望女儿找个普通人,陆远山同样有这种想法,他不会允许子诚与小娜有任何关系。就以子诚开发的项目给公司造成损失为名,训斥子诚一通后,把他调去了档案部。

  • 大家找了一个通宵都没发现。这时电视台的早间新闻里报导河里发现不明男尸,许琴心情紧张晕了过去。众人忙掐人中,好一顿忙活,许琴终于醒了过来。子诚此时喝得酩酊大醉,倒在公园的长椅上人事不知。从口袋里露出来的钱包也被小偷盯上,搞得身无分文狼狈不堪。而因为他的离开,许琴的病情加重,半夜里还会到儿子房间,对着空空的床,唱起小时候的儿歌,就像在哄儿子睡觉。王强听着隔壁房间传来微弱的歌声,心里对当初偷孩子的行为也是后悔莫及。老太太认了外孙女之后,心情大好,气色也好了不少。这天她穿戴整齐,请大家吃饭。沙驼因为要寻找子诚,就没参加。席间大家其乐融融,只有秀芳满脸不高兴。昊鹏懒得理会老婆的心情,对子诚的经历是长吁短叹。老太太还要为子诚祈福,秀芳心里更不乐意了。她嫁到田家这么久,都没怀上一男半女,也没见老太太为她祈福。而且多出个外孙女也就算了,现在又多个外孙出来,又要分走不少房产。她想想心里就气得不行。冯松也很卖力,每隔半小时就给子诚的邮箱发邮件,还为小娜做好早点送过来。

  • 陆远山向妻子摊了底牌,他对以前的事也很内疚,抛弃美娜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污点。说出这些后,陆远山反而觉得轻松了不少,以后不用再戴着面具过日子。姜丽佩见丈夫这么坦诚也没有责怪他,相反她认为,如果没有当初的行为小娜可能就像现在一样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如今因为之前的卑劣行为,陆远山就有了让小娜过上好日子的资本,这也是一种补偿。一语点醒梦中人,陆远山听了这话,夺回女儿的信念更加强烈。子诚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许琴,想起父母二人这么多年里,总是把最好的给他。明明家里困难,还为他买了最好的电脑。每天起早贪黑的卖早点,供他上复旦大学学计算机。比起沙驼,他幸福得多。即便如此,子诚心中的恨意仍无法消退。沙驼接到王强的电话才知道许琴住了院。此时的沙驼和子诚一样,痛恨许琴夫妇,可又感激他们这么多年的关心照顾。沙驼选择了后者,子诚却回避不了前者。他甚至不希望许琴醒来,因为他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样的母亲。子诚没有大草原那样的胸怀。文静偷偷返回了上海,刚落地就发信息给小娜。

  • 子诚很快就收到了辞退信,因无故旷工被公司开除。文静一得到这个消息就不顾身份,跑到公司与母亲大吵了一架。见女儿执迷不悟,姜丽佩吩咐秘书停了文静所有信用卡。她就不信一向娇生惯养的文静,能过得了没钱的日子。沙驼接到王强的电话,得知许琴已经苏醒,但看不到子诚就情绪激动。高云照顾小孩累了一天,小娜正在给她按摩解乏,突然听到屋外有动静。出门查看,看到文静站在门口。文静身上没钱,又不想回家,能想到的只有小娜这里。小娜一家人好客,当然没问题。这还是文静第一次住在这么普通的房子里过夜。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子诚找工作连连碰壁。以他的资历算得上优秀,却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公司对他都避而远之。后来还是一个好心的面试人员告诉了他原因。原来上海几家大型电子商务公司都收到了远山集团的邮件,称子诚是因泄露公司机密才被开除。有了这个污点,就没法继续在这个行业呆下去了。子诚不明白远山集团为何对自己赶尽杀绝,文静却知道。文静不会就这样屈服,她要为自己的幸福抗争到底。

  • 另外小娜还有件重要东西要给子诚,母亲的日记。日记里有美娜的点点滴滴,子诚仿佛能感受到母亲的喜怒哀乐。可当中有几页被撕掉,小娜只知道是有关亲生父亲的事,因为亲生父亲在结婚前去世,母亲伤心才撕掉了这几页。在他们两人心目中,亲生父亲一定很优秀。小娜同样认为沙驼很伟大,绝不比亲生父亲差。姜丽佩没有体会到丈夫的良苦用心,为了帮助丈夫,她去咖啡厅直截了当的对小娜说出陆远山的身份。一石激起千层浪,小娜不敢相信老爸会骗了她二十多年。老太太也在劝说沙驼向小娜说明陆远山的事情。沙驼此时的心情就和许琴一样,害怕小娜知道真相会接受不了。陆远山对姜丽佩大发雷霆,把事情挑明了很可能会把小娜吓跑,他就连见女儿的机会都没有了。小娜想来想去,终于鼓起勇气向老爸求证,可沙驼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这在小娜心里就像块鱼骨,不吐不快。她告诉了冯松,冯松也不敢相信陆远山会是小娜的父亲。可这的确能解释所有的事情,让人不能不信。在这件事上,最好的证人就是姗梅。小娜找到姗梅时,姗梅对当年的事讳莫如深。她越不说,就越证明了姜丽佩所言非虚。小

  • 文静从家里把自己的衣服、名包全都偷了出来换了些钱,解了燃眉之急,可也维持不了多久。她决定去劳动仲裁,告远山集团诬陷子诚。晚上,沙驼给老太太送好饭回来,一进门就看到小娜站在门口等着他。沙驼知道今天躲不过去,就将日记本里缺的几页拿了出来。那几页里从美娜知道怀孕开始,到陆远山要求打胎,最后负心离开,满满的记下了美娜的心路历程,从害怕到悲伤再到绝望。小娜了解了母亲的痛苦,知道了陆远山的卑劣,可还是无法原谅老爸欺骗她这么多年。可文静是铁了心要一条道走到黑,姜丽佩就决定奉陪到底。小娜听了外婆的劝,一大早就到草原饭店等老爸出摊。个叫阿祖的小混混见小娜单身一人,以为能占些便宜,就出言轻薄。老板娘见是地面上的人,也不敢得罪。小娜不是吃素的,一耳光就打了上去。阿祖哪肯吃亏,一拳头就冲着小娜打来。此时沙驼冲了出来,一把抓住阿祖的拳头不放。阿祖见讨不到好,就使阴招,抓起板凳,从背后袭击沙驼。沙驼反身用胳膊挡了下来。阿祖看到板凳碎了沙驼都没事,吓得转身就逃。沙驼手臂巨痛,听到女儿是来道歉的,心里的怒气也就没了。

  • 沙驼触景生情,讲起当年他和美娜之间的故事。他对美娜一见钟情,但知道自己配不上美娜。当美娜嫁给他时,他觉得是天大的幸运。当他看着美娜离开时,就像天塌了一般。如果没有小娜,沙驼可能就活不到现在,小娜成了他生活下去的唯一动力。虽然沙驼能力有限,没能给小娜很好的物质条件,可在小娜心里,沙驼就是唯一的老爸。父女俩打开了这个心结,小娜就决定亲自告诉陆远山,让他不要再来纠缠,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子诚知道这件事。这一瞬间,沙驼感觉小娜长大了,成熟了。小娜为了感谢外婆特地烧了几道上海菜送来,再难吃老太太也说好。

  • 沙驼在大街上碰到无精打采的小娜。小娜对亲生父亲说了那些绝情话,心里也不好受, 一度起了回内蒙的念头。沙驼这时也明白了,无论再怎么逃避,小娜和陆远山之间的血缘亲情不可能割得断。在这件事上,只能由小娜自己做主。小娜要回内蒙,不只陆远山难过,冯松心里也舍不得。冯松想对小娜表白,可小娜的态度又让他拿不定主意。一直钻在钱眼里的秀芳却断定陆总在追求小娜,她要想方设法让小娜留下来。而挑起这事的姜丽佩并非一时冲动才这么做,她是在为丈夫做挡箭牌。由她说出来,丈夫就有回旋的余地。虽然小娜现在恨陆远山,但她相信血缘的力量是强大的,之后怎么做就要看丈夫自己了。姜丽佩到咖啡厅与客户谈生意,抬眼看到服务员竟然是女儿文静,当下就拽着文静离开了咖啡厅。女儿做服务员,姜丽佩只觉得脸上无光。尤其听到文静说这段时间都和子诚在一起,更是火大。她也不想再留情面,要在仲裁庭上做个了断。仲裁厅初步的裁决结果不利于远山集团。文静顺势提出索赔条件,除了登报道歉外,还要求十万的赔偿。姜丽佩没想到女儿会狮子大开口。

  • 姜丽佩一直联系不上文静,就亲自到了小娜家。当时小娜、文静、子诚和冯松四人正准备庆祝子诚创业,文静看到母亲站在门口,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妈”。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姜丽佩管不了别人的感受,强拉着文静回家。她还奇怪子诚为什么会出现在小娜家,文静想也没想,将小娜子诚的关系脱口而出。这回轮到姜丽佩吃惊了,从伦理上讲子诚和文静是兄妹,更不能让两人的关系继续发展下去。文静一回到家,就跑进房间把自己关了起来。姜丽佩没时间理会,她有更重要的事告诉丈夫。陆远山听到王子诚是他的亲生儿子,就要急着去找子诚。两人在书房秘密商量,被门外的文静听得真真切切。文静马上返回小娜家。小娜见她已经知道了这层关系,就将陆远山抛弃母亲的事告诉了她。文静听完,感觉再没脸见子诚。小娜希望她保守这个秘密,不要让子诚再遭受打击。为了帮小娜,文静也把父亲打算接近子诚的事说了出来。虽然不知道陆远山的计划,但还是要事先做好准备。

  • 冯松已经厌倦了被陆远山利用,他打算辞职,和子诚一起建网站创业。子诚已经有几天没和文静联系,他搞不清女孩子的心思,现在只想着怎么完善网站的设计。文静没有联系子诚,想打电话给小娜,却没人接。她来到小娜家门口,一直等到小娜从饭店回来。因为陆远山的关系,小娜不知道该和文静说些什么,所以才没接她的电话。不一会,子诚和冯松也过来了,看到文静,大家都觉得尴尬。文静就是想找子诚,她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父母和子诚,如果以后子诚知道了陆远山的身份是否会接受,文静夹在两人中间是否会为难。但子诚并不明白文静的意思,误以为文静是指贫富之分。文静明知子诚误会,可又不能解释。冯松和小娜在旁边也是唏嘘不已。小娜去看望外婆。老太太问起饭店的事,小娜说起姑姑要请大师算黄道吉日的事,别人都忍俊不禁,只有秀芳一本正经的支持。老太太和昊鹏难得见她支持小娜,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果然,秀芳话风一转,希望以后小娜也能帮衬一下咖啡厅。其实她刻意讨好小娜,正是得到姜总指示,要为小娜介绍高富帅做铺垫。

  • 饭店的装修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老夏的求爱攻势也没放松,高云眼见着拖不下去了,心里也急得不知该怎么办。每当与沙驼说起这事时,她就感觉沙驼在把她往老夏那边推。高云终于放弃了,接受了老夏的求爱。沙驼陪着姗梅来到疗养院,隔着门缝看到病房里许琴神志不清的样子,心里也很难受,总觉得是自己把许琴害成了这样。姗梅走进病房,意外的是许琴认出了姗梅,却不记得沙驼。看来沙驼在她心里的确是个不愉快的回忆,被选择性遗忘。这天回家时,她听到沙驼在和老太太聊天,老太太似乎对很同情许琴的遭遇。她也顾不上这些,偷偷溜进了老太太房间,把房产证放进了自己的包里。秀芳轻信了传销集团的宣传,用房产证做抵押,加入了传销团队,指望着能一夜暴富。

  • 沙驼不许秀芳再对美娜有任何污辱之辞,同时他也保证从未有过争房产的念头。秀芳自知理亏,撂了两句狠话就悻悻离开。秀芳仍是不放心,又去找小娜。刚才来硬的,在沙驼那没什么作用,她就改用软的,想感动小娜放弃遗嘱继承。可又失败了,小娜听舅妈讲到房产就心生厌恶,把秀芳轰了出去。气得秀芳在门外大骂。小娜被舅妈叫到咖啡厅帮忙。她进门看到陆远山,就知道舅妈又在打鬼主意。陆远山看似没什么恶意,只是和小娜说起当年与美娜结识相恋的过程。这些事情,小娜早就知道,并不会因陆远山一脸真诚就接受他。但秀芳的目的并非这么简单,她真正的目标是坐在咖啡厅隔断后的子诚。子诚听到隔断另一边,陆远山与小娜的对话,知道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并不像小娜所说在结婚前去世,而是远山集团的董事长陆远山。他又有了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小娜心里也并不好受。她不敢认陆远山,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顾及沙驼的想法,怕老爸难受。冯松正式向远山集团提出辞职,专心和子诚一起创业。

  • 高云要嫁给老夏,小娜心里也不好受。感情的事,她实在搞不懂。姑姑钟情老爸这么多年,最后却要嫁给别人。哥哥明明和文静相爱,却不能在一起。想到这,她就心烦意乱。半夜里,小娜不放心子诚,可打子诚手机总是关机,真担心子诚是否又会有什么想法。同样睡不着的还有沙驼,他嘴上不说,小娜也知道他为何不肯娶高云,就是怕辜负美娜。同样心烦的还有姜丽佩,她斩钉截铁的告诉文静,她绝不会同意文静与子诚交往。文静可不买账,她坚信自己对子诚的感情,不会像母亲与陆远山一样,只是用来交易的商品。陆远山出面劝说文静,却适得其反。现在子诚已经能理解当年许琴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心中已经没了恨。而对于陆远山,这个没有担起父亲责任的人,子诚只会把他当成普通人。晚上,沙驼和子诚一起到了田家。小娜早就来了,开门看到子诚平安无恙总算松了口气。子诚解开了心结,也不再觉得拘谨,真正融入了外婆家的氛围。秀芳最近一直不着家,昊鹏一个人看店没法参加。吃好饭,小娜在花园里和子诚说起文静的事。小娜是希望文静能成为嫂子,可子诚不想文静为了他与家里闹翻。

  • 等气急败坏的王强把子诚要改姓的事一说,沙驼才明白王强为什么这么生气。虽然子诚的决定与沙驼并没有关系,但沙驼打心底里支持子诚的作法,更不会阻止子诚。这时高云也在头痛,装修几近完成,可老夏没了消息。眼看着要与工人结账,联系不上老夏的高云心急如焚。沙驼看出高云有心事,但不知道是因为老夏失踪。他已经猜到中奖的事不是真的,饭店的钱一定是老夏出资。所以沙驼此时还是认为老夏人不错,高云嫁给他不会吃苦。高云却是有苦说不出。子诚的创业之路也慢慢步入正轨。子诚负责建设网站,文静负责跑腿打杂,冯松开发客户资源,各有分工有条不紊。三人为网站取名“美食点点”。

  • 姜丽佩找到了子诚以前在公司竞赛里提交的商务计划,从中可以看出当前子诚他们创业的思路。陆远山看过后觉得这是拉拢子诚文静的机会。他找到文静,拿出一叠名片。这名片里的人,无论资金还是客户资源,对网站都是莫大的帮助,可文静没有接受。陆远山无意中看到文静包里有一份合同,他心里有了主意。高云偷偷向高利贷借钱,结清了装修款。姗梅赶来帮忙打扫,明天饭店正式开张了,大家就都有了奋斗目标。主要是小娜不嚷着要离开,儿子冯松也就能安心创业。只是高云最近越来越神秘,和老夏一样几天不露面,还打电话问沙驼有没有奇怪的人来过。沙驼开始有点不安了。沙驼去疗养院,想请许琴王强参加开业典礼,顺便还能和子诚见见面。第二天饭店开张,许琴王强没来,连老夏和高云都不见踪影。大家热热闹闹的剪彩放鞭炮时,沙驼总担心会有事发生。果然,就在大家围坐在餐桌旁举杯庆祝时,一伙凶神恶煞的人冲进了饭店。来人正是讨债公司的李总和他的手下。老夏用饭店抵押借了一百万,如今老夏跑路,所以他们就来找饭店老板沙驼收账。高云此时就在他们手上。

  • 子诚的离席并没有影响冯松与收购方的谈判,而且对方还愿意出资完善网站后再收购。这样的好事,子诚简直不敢相信,再三看了协议才确定天上真有馅饼砸到他头上了。讨债公司的李总经过几天的观察,发现沙驼的确是想认真开店没打算逃走。他也就放了心,不再天天呆在店里盯着。子诚本来是听了沙驼的建议,请父母到饭店门口摆早点摊。可王强态度冷漠,子诚都没机会说出口。不过子诚听到陆远山出尔反尔后,约陆远山在他的出租屋见面。陆远山刚进门时,还以为子诚会为了许琴药费以及网站的发展而有所低头。可没想到子诚宁愿认沙驼为父,也不愿认陆远山。警方将老夏藏匿的钱款悉数追回,沙驼免了牢狱之灾,饭店也撤销了抵押登记。这个功劳全归高云,这也算是将功补过。可老太太那边又出了事,她发现房产证没了。秀芳已经两三天没回家,打电话又关机,连昊鹏都不知道她的去向。秀芳此时正被传销团伙关在房间里,和其他学员同吃同住,接受洗脑教育。门口的防盗门反锁着,秀芳逃不出来,她想用手机给昊鹏发求救短信,可还没输入地址就被人发现,匆忙间只发了一半内容。

  • 秀芳被传销团伙关在家属楼内无法脱身。趁其他人熟睡之时,她从看守身上偷到钥匙,找开房门冲了出去。听到响动的看守下楼追赶,刚在楼道门口截住秀芳,子诚小娜冯松就带着警察赶了过来。警方将传销团伙一网打尽,秀芳也安全的回到家。房产证追了回来,秀芳安然无恙,沙驼高云也免了牢狱之灾。老太太特地在家里摆了饭菜庆祝。大家为了家和万事兴,一起举杯。吃过饭,昊鹏独自找到沙驼,吐露出多年来压在心底的秘密。当年揭发父亲的大字报其实是昊鹏所写,美娜认为哥哥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不想让父母伤心,就连夜把大字报的名字改了,并替哥哥远走他乡。昊鹏愧疚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沙驼原谅了昊鹏,为了不让姆妈再次伤心难过,还是让这个秘密永远不要曝光为好。陆远山机关算尽,还是没有得到子诚和小娜的原谅。他想通过再次资助许琴治疗取得谅解,可此时的王强已经看透了他的为人,不愿再相信他。现在沙驼和子诚在王强心目里的形象,要远远高于有钱有势的陆远山。

  • 文静与子诚正式交往,陆远山和姜丽佩不再反对,可许琴王强心里不是滋味。有了这层关系,陆远山和姜丽佩来看望许琴时,王强也不便阻拦。许琴还是第一次在神志清醒时见到陆远山,作为知青同乡许琴跟陆远山没有什么好说的。但他们作为文静父母来拜访,许琴就要在这件事上表态。许琴绝对相信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子诚不会看错人,即使是陆远山的女儿。陆远山起草了一份公开信,要将当年发生的事公之于众,向美娜真诚忏悔。这封信他交给了公关部、姜丽佩和沙驼,让大家都有心理准备。姜丽佩当然不会同意,这有损集团的形象,损害所有股东的利益。她马上招开董事会,想以此胁迫陆远山放弃召开新闻发布会。但陆远山心意已决,任何人或事都无法阻止他。文静对这封公开信有所顾虑,信里的内容一旦公开,所有人都会知道她与子诚是兄妹关系。可子诚不在乎,能为爱情与父母断绝关系自力更生的女孩子,值得他去爱。他不会顾及世俗的眼光。公关部虽按要求通知各大媒体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间,可没敢将信里的内容公布出来。姜丽佩知道劝不动陆远山,就和公关部商量决定修改公开信。

  • 子诚小娜知道急性肾衰竭只有接受肾移植才有救,文静的配型不符,希望只在他们两人身上。他们内心也很矛盾。陆远山醒了过来,但他不同意姜丽佩去找子诚小娜。姜丽佩没有听从丈夫的劝告,直到仅有的一点希望破灭,她才死了心。沙驼和姗梅在是否捐肾的问题上也产生了分歧,沙驼终究不忍心见死不救。可这个问题,局外人再怎么争论都不可能有结果。目前最难受的恐怕就是子诚,陆远山是文静的养父,这个关系曾困扰过文静,现在又让子诚陷入其中。姜丽佩还想求沙驼出面找子诚和小娜,但沙驼实在无能为力。沙驼去医院,看到了病床上满脸病容萎靡不振的陆远山。陆远山说话都很费力,他要求沙驼不要让孩子们去配型,他想以死谢罪。出了这件事以后,子诚和文静几天都没见面,相互躲着对方。小娜和冯松在一起,也没有其他话题可以谈。冯松说起自己的父亲,他曾经因为矛盾而疏远父亲。等以后再想与父亲聊天时,父亲已经不在人世。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世间最大的憾事。冯松不希望小娜也有这样的遗憾。冯松的话对小娜有所触动,搞得小娜整天心不在焉。

  •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现在陆远山的忏悔,字字敲击着子诚小娜的心灵,他们似乎看到了陆远山真诚的悔恨之心。离开医院后,兄妹两人不禁设身处地的考虑起当年陆远山的感受。子诚不得不承认,事业对男人的重要性。这一点,正在创业的他深有体会。如果是这样,那对陆远山当年的行为也不必过于苛责。深夜,文静一个人坐在父亲的办公室,公司业务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父亲的病情更让她近乎崩溃。子诚走了进来,他已经决定去做配型,因为他不想看到文静这么痛苦。不论是对文静的爱,还是对自己的良心,都是最好的交待。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手术,小娜的肾脏成功移植到了陆远山的体内,大家这才松了口气。几周后,子诚和文静来接陆远山出院。小娜没有去,因为她并没想认这个父亲,仍当他是陌生人。冯松正式向小娜求婚,终于有段感情修成了正果。饭店的运营正常后,沙驼将饭店的经营权交给了小娜,许琴王强一起帮忙照料。

  • 小娜已经厌倦了大城市的生活,一心想着回到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因为这事和冯松吵了好几回。冯松不理解小娜的心情,他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离开上海,还真舍不得。另一个房间里,子诚在专心致志的维护网站。枯坐在一旁的文静实在无聊,起身去找点点。文静非常喜欢点点,就像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可子诚一心扑在事业上,根本无意生孩子。这让文静一肚子怨气。晚上,大盘羊肉端上了桌,一家人围坐在热腾腾的饭菜旁边吃边喝。小娜少不了又要拿老爸和姑姑的事打趣,十年过去了,沙驼还是没有给高云一个名份。沙驼没敢接这个茬,转而说些大城市和大草原的好处,无非是想化解小娜和冯松之间的矛盾。临出医院时,自知时日不多的沙驼答应了高云,同意结婚。痴心不改的高云要的就是这个名份,至于是否领证办席她不在乎。到了地方,沙驼让其他人止步,他和陆远山先到美娜坟前。陆远山没想到时隔三十二年,又能见到美娜。他跪在墓碑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这三十年的痛苦,让陆远山明白了真情和亲情比财富珍贵得多。真诚的忏悔来得太晚,但总比执迷不悟要好。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