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红色护卫 电视剧 热度 1026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北京卫视

类型:战争 / 军旅 / 历史

导演: 虎子

简介: 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在苏白边境的一个哨卡,红军运输队惊险骗过岗哨,这支队伍由红色采办员陈子萱带领,队伍里既有杨建邦这样的老红军,又有来凑热闹的富家子弟戴向韬,他们从南洋采购物资和筹集银元,一路辗转...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4/共34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33年,蒋介石调动50万大军,对苏区红军展开第五次“围剿”。此时,一名共产党特工现身广州城内,军政界要员接二连三被杀。一个月后,徐龙川派陈子萱与老枪接头,没想到来者居然是陈子萱的父亲陈松涛。潜伏在饭店内的便衣士兵抓捕陈松涛。陈松涛和陈子萱被富家少爷戴向韬所救。与此同时,周岳廷根据上峰的指令,扫平红军定南根据地。陈子萱带着陈松涛连夜赶往广州郊区,与杨建邦等人汇合。周岳廷让孙富贵留在定南,完成秘密任务。安远县外,陈子萱等人和戴向韬、肥仔决定向定南根据地转移,前方哨卡领头的指挥官强行扣下陈子萱和陈松涛。戴向韬用德语告诉陈松涛汇合的时间跟地点。陈子萱割断手上的绳子,和陈松涛挟持前来的哨卡指挥官,逃了出去。小分队连夜赶往定南。

  • 邱祖荣向周岳廷提议,消灭陈子萱等人,引起周岳廷不满。此时,陈济棠打来电话,责怪周岳廷。周岳廷决定亲自前往定南。小分队里,陈松涛力排众议,率先拿出机关枪向国民党军射击。此时,穆亦言等人赶到,陈子萱等人强行突围,带着穆亦言离开。宗达志被杨建邦活捉。孙富贵威逼利诱宗达志,让其引陈子萱等人前往新丰县城。穆亦言向陈子萱提出,与陈松涛分开,并称陈松涛是个危险人物。陈子萱深信不疑。在宗达志的指引下,陈子萱决定前往信丰。孙富贵偷偷招来信鸽,给周岳廷通风报信。陈子萱带领小分队来到信丰城外却发现戒备森严。戴向韬将陈子萱等人易容,换了身份,混入县城。荷花感恩戴向韬救恩之恩,接下戴向韬等人。邱祖荣带人赶到,大肆搜捕。情急之下,陈子萱等人告知荷花身份,荷花出手相助。穆亦言见戴向韬和陈松涛等人迟迟不归,向陈子萱建议转移。陈松涛等人进入一间商铺,购买物品,孙福贵故意暴露身份,老板大骇,大声呼救,被一名保安队员发现。

  • 戴向韬发现陈松涛等人,他们在荷花的帮助下,回到了万月楼。戴向韬提出用假汇票换钱,购买马匹和物品。戴向韬带着杨建邦和宗达志及阿旺前往荣胜钱庄换钱,却被老板拒绝。孙富贵与王子明偷偷在马市见面。周岳廷得知小分队的情况后,让王子明带人去万月楼抓捕陈子萱、肥仔、陈松涛。 王子明抓了陈子萱、肥仔和陈松涛,却并未发现图纸。周岳廷派人通知戴向韬前来谈判。周岳廷威逼戴向韬交出图纸和物资,戴向韬在紧要关头金蝉脱壳回到万月楼。戴向韬提救人计划,孙福贵质疑戴向韬的计划,秘密告知周岳廷。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33年,蒋介石调动50万大军,对苏区红军展开第五次“围剿”。此时,一名共产党特工现身广州城内,军政界要员接二连三被杀。一个月后,徐龙川派陈子萱与老枪接头,没想到来者居然是陈子萱的父亲陈松涛。潜伏在饭店内的便衣士兵抓捕陈松涛。陈松涛和陈子萱被富家少爷戴向韬所救。与此同时,周岳廷根据上峰的指令,扫平红军定南根据地。陈子萱带着陈松涛连夜赶往广州郊区,与杨建邦等人汇合。周岳廷让孙富贵留在定南,完成秘密任务。安远县外,陈子萱等人和戴向韬、肥仔决定向定南根据地转移,前方哨卡领头的指挥官强行扣下陈子萱和陈松涛。戴向韬用德语告诉陈松涛汇合的时间跟地点。陈子萱割断手上的绳子,和陈松涛挟持前来的哨卡指挥官,逃了出去。小分队连夜赶往定南。

  • 邱祖荣向周岳廷提议,消灭陈子萱等人,引起周岳廷不满。此时,陈济棠打来电话,责怪周岳廷。周岳廷决定亲自前往定南。小分队里,陈松涛力排众议,率先拿出机关枪向国民党军射击。此时,穆亦言等人赶到,陈子萱等人强行突围,带着穆亦言离开。宗达志被杨建邦活捉。孙富贵威逼利诱宗达志,让其引陈子萱等人前往新丰县城。穆亦言向陈子萱提出,与陈松涛分开,并称陈松涛是个危险人物。陈子萱深信不疑。在宗达志的指引下,陈子萱决定前往信丰。孙富贵偷偷招来信鸽,给周岳廷通风报信。陈子萱带领小分队来到信丰城外却发现戒备森严。戴向韬将陈子萱等人易容,换了身份,混入县城。荷花感恩戴向韬救恩之恩,接下戴向韬等人。邱祖荣带人赶到,大肆搜捕。情急之下,陈子萱等人告知荷花身份,荷花出手相助。穆亦言见戴向韬和陈松涛等人迟迟不归,向陈子萱建议转移。陈松涛等人进入一间商铺,购买物品,孙福贵故意暴露身份,老板大骇,大声呼救,被一名保安队员发现。

  • 戴向韬发现陈松涛等人,他们在荷花的帮助下,回到了万月楼。戴向韬提出用假汇票换钱,购买马匹和物品。戴向韬带着杨建邦和宗达志及阿旺前往荣胜钱庄换钱,却被老板拒绝。孙富贵与王子明偷偷在马市见面。周岳廷得知小分队的情况后,让王子明带人去万月楼抓捕陈子萱、肥仔、陈松涛。 王子明抓了陈子萱、肥仔和陈松涛,却并未发现图纸。周岳廷派人通知戴向韬前来谈判。周岳廷威逼戴向韬交出图纸和物资,戴向韬在紧要关头金蝉脱壳回到万月楼。戴向韬提救人计划,孙福贵质疑戴向韬的计划,秘密告知周岳廷。

  • 周岳廷命王子明秘密调查戴向韬的身份,得知戴向韬是陈济棠的义子,而周岳廷能走到今天的位置全靠陈济棠提携,周岳廷不敢明面上与陈济棠撕破脸。戴向韬再次前来与周岳廷谈判拖延时间,与此同时杨建邦、阿旺悄悄潜入寻找陈子萱、肥仔、陈松涛。杨建邦等人被士兵发现,双方打了起来。周岳廷拆穿假图纸,被戴向韬挟持,救出陈子萱。 陈子萱、杨建邦、阿旺等小分队队员转移到一处隐秘的落脚点,戴向韬返回万月楼放出穆亦言和宗达志,陈松涛被捕之前将藏有图纸的钢笔放在荷花房间,现在钢笔也落入荷花手中,众人都不知道这支钢笔的重要性。为了救陈松涛和肥仔,戴向韬找荷花请来邱祖荣并事先在酒中放好迷药,邱祖荣喝下酒后被绑架,戴向韬告知周岳廷要和他交换人质。

  • 周岳廷窃喜可以借机除掉邱祖荣。因此安排手下副官王子明与戴向韬交换人质,戴向韬和孙福贵准时来到了好运来酒楼,与王子明交易。却不曾想,王子明突然掏枪,抓人。戴向韬急中生智,死里逃生。戴向韬意识到邱祖荣与周岳廷之间的嫌隙,设计拷问邱祖荣,得知他是汪委员的人。陈子萱从周岳廷口中得知陈松涛是潜伏在小分队中的卧底后,决定离开新丰县城,戴向韬主动提出留在城内和周岳廷交换人质,逼着邱祖荣和汪委员联系,强迫周岳廷同意交换人质。周岳廷命孙福贵将邱祖荣暗杀,却意外失手。周岳廷命令副官王子明拷打陈松涛,逼问图纸的下落。陈松涛死活不说。戴向韬和荷花找了子梁梅山假扮陈济棠的副官,周岳廷看着手中的图纸猛然意识到自己上当,连忙掉头围堵戴向韬等人。到了约定的时间,戴向韬等人还未出现,陈子萱下令转移,与杨建邦发生争执。周岳廷将戴向韬等人围困在一处民宅中。陈松涛提出让戴向韬佯装挟持着自己,威逼周岳廷让路,却因肥仔提前暴露。一时间,枪声四起,宗达志中弹

  • 一时间,枪声四起,宗达志中弹,刚想告诉戴向韬孙福贵的身份,被孙福贵一枪打死。这时,一对神秘人突然杀入,掩护陈子萱等人撤退。撤退中,陈松涛救了穆亦言一命,自己却中弹身亡。临死之际,陈松涛向陈子萱袒露了真正的任务,陈子萱痛苦不已。陈子萱等人将陈松涛埋葬,继续向前。 戴向韬从陈子萱的口中得知她和周岳廷是青梅竹马,醋意四起。而此时,杨建邦却因陈济棠是戴向韬的干爹,大发怒火,告诉了陈子萱。戴向韬和陈子萱故意吵了一架,负气而走,投奔国军。周岳廷不相信戴向韬,多番试探无果,便让他留了下来。

  • 夜里,戴向韬故意与守卫士兵纠缠,让陈子萱混了进来。邱祖荣大喜,决定跟着周岳廷,找到共匪,这样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窃取成功。在一岔路口时,周岳廷强逼戴向韬带路,周岳廷命侦察兵探其他两条路,结果两名侦察兵被炸飞。陈子萱等人急急忙忙赶到大山谷,刚刚在大山谷埋伏好,周岳廷就带人赶了过来。双方展开激战,邱祖荣从后面对小分队进行包抄,戴向韬趁乱带着荷花和肥仔向陈子萱处逃去,这时戴向韬发现邱祖荣带着人突然杀入,小分队陷入国军前后围堵的危险境地。小分队经历万难摆脱国军的追捕,清水岭独龙寨的土匪将躲在山洞内的戴向韬等人抓住,押往山寨。土匪头子陆老虎审问戴向韬等人,戴向韬假冒宗达志的身份,巧言应付。宴席上,穆亦言一脸的愤慨,引起土匪老四的强烈不满,欲毙掉老穆。戴向韬见状,连忙圆场,而孙富贵见眼前的危机解除便故意露出破绽,戴向韬再次挺身而出化解危机,但是陆老虎开始怀疑戴向韬等人身份,强行让戴向韬等人住下,并派人下山打探。

  • 小分队陷入土匪窝,陈子萱意识到周岳廷肯定会上山与国军交易,决定截取拜帖以国军的身份,上山救人。但是周岳廷早就得知陈子萱没有被土匪抓捕,便派出好几路人上山送拜帖,拜帖真假难辨。于此同时山寨内戴向韬灌醉大金牙,得知独龙寨二当家大金牙与大当家路老虎面和心不合,戴向韬带领众人逃出独龙寨,却被老四带人半道截住,押回山寨。国军特派员陈芳莲赶到国军驻地,与邱祖荣里应外合,夺了周岳廷的大权。陈子萱和栓子干掉真正的周岳廷特使,拿到拜帖,前去独龙寨拜山交换人质。独龙寨内的土匪出言挑衅,陈子萱威逼利诱,陆老虎决定放人。就在众人马上要离开山寨时,独龙寨老三拆穿众人身份。陆老虎大怒,将陈子萱等人扣押。向韬趁机离间大金牙与陆老虎的关系,大金牙被说动决定帮助小分队。陆老虎派人与国军商议,交换人质时,大金牙指使小弟故意杀死老三,引发土匪与国军激战。陈芳莲被周岳廷副官安排的狙击手射杀。土匪与国军混战小分队趁乱逃脱返回山寨夺取物资。

  • 陈子萱等人跟着大金牙等人回到山寨。大金牙骗老四陆老虎死了,临死之前把山寨交给了他。老四不信,被大金牙一枪打死,引发土匪内讧。陈子萱等人趁乱逃走,大金牙下令关闭寨门。周岳廷带人进攻山寨,顿时大乱。大金牙带人找到陈子萱等人,戴向韬威胁与大金牙等人同归于尽。此时,陆老虎带人从密道进了山寨大厅,发现大金牙陈子萱等人,一时间,枪声四起,陆老虎中弹身亡。周岳廷发现陈子萱等人从密道逃脱,戴向韬等人从地道里逃了出来,并炸毁地道口。小分队逃开周岳廷的追击却被山下的邱祖荣发现,陈子萱等人将邱祖荣引向陷阱,邱祖荣损失惨重。杨建邦抓住一个小土匪,在他的带领下,前往一个避难山洞。山洞内,陈子萱将图纸的事情说了出来,戴向韬想出调虎离山的办法。孙福贵主动请缨,引开山下的国军,结果小土匪被抓,自己险些丢了性命。周岳廷得知图纸在陈子萱身上,让孙福贵务必想办法拿到,并将陈子萱等人引到刘家村。

  • 邱祖荣从小土匪口中得知陈子萱等人的方位,立刻带人扑了上去。孙福贵与陈子萱等人汇合,周岳廷强令邱祖荣撤退。陈子萱怕给村民带来不便婉言谢绝。转移至湘江附近,却发现大桥被国军封锁,无奈只得暂居一老奶奶家中。陈子萱等人从老奶奶的口中得知,蛟龙帮帮主乔三爷控制了所有船只。农户老奶奶一直与周岳廷的副官王子明来往亲密,周岳廷暗中大喜,这样一来小分队就在自己的掌控中。杨建邦和孙福贵在码头周围四处打探,引起乔三爷警觉,戴向韬和陈子萱前往镇上的茶馆,正在茶馆喝茶的乔三爷注意到陈子萱和戴向韬两人,便上前与两人交谈,陈子萱得知此人正是乔三爷后,谎称自己携带私活不方便从桥上过江,乔三爷见陈子萱与戴向韬的言谈举止不像商人,便心下怀疑,嘴上应承说会考虑却暗中派人盯着陈子萱与戴向韬。杨建邦和孙福贵所有船只都停靠在蛟龙帮码头,孙福贵故意挑起与水匪的矛盾。杨建邦制服水匪与孙富贵脱身。乔三爷手下回报陈子萱等人住在农户家便更加怀疑两人的身份,同时得知杨建邦闯码头的事,乔三爷安排手下一定要严防有人偷船。

  • 小分队成员商议决定偷船过江。夜里,小分队偷船准备渡江,却被乔三爷识破。乔三爷故意试探陈子萱等人身份,陈子萱答应乔三爷按照帮规比试三番。乔三爷得知陈子萱等人是共产党决定帮助小分队过江。陈子萱等人与农户老奶奶告别,却逢邱祖荣带人搜查,只得暂藏于老奶奶家中,千钧一发之际,队员小刘引开邱祖荣等人,陈子萱见状决定提前渡江。周岳廷得知乔三爷答应帮助小分队渡江后决定借刀杀人让邱祖荣拖住乔三爷。邱祖荣带人在茶馆内大肆搜查,与乔三爷僵持不下。周岳廷和王子明带人前往码头,并封锁大桥,杀死水匪,埋伏在码头。陈子萱带领小分队来到码头,杨建邦机智的发现国军假扮的乔三爷的手下,便用计测试,接过发现大批国军,双方展开激战,此时乔三爷带人赶到。邱祖荣听见枪声,决定隔岸观火。戴向韬想出办法,成功吸引住桥上国军的注意力,并将桥上的国军调开。乔三爷带领手下拖住周岳廷,小分队连忙撤退。周岳廷击毙乔三爷,小分队渡过湘江。

  • 小分队一路前行来到台元镇,孙福贵故意给周岳廷留下纸条。镇长得知有外人闯入,孙富贵假冒戴向韬身份,将镇长杀害,并故意放跑阿福。同时孙福贵得知台元镇族长的孙女小南功夫了得,欲借小南之手,杀掉杨建邦。阿福犹豫再三,决定返回镇上,替镇长报仇。穆亦言检查尸体,发现镇长是被人使用小分队的佩刀杀害,陈子萱让所有队员拿出佩刀,却发现孙福贵和小丁的刀不知所踪,两人的嫌疑加重。杀害镇长一事疑点重重,独眼李领着大批国军进镇征粮,与村民爆发激烈冲突,族长不肯交粮,独眼李欲杀鸡儆猴,枪毙族长,戴向韬假装国军骗取独眼李的信任,并向独眼李提议活埋族长,震慑镇上的大户。独眼李欣然同意,心中却对陈子萱等人的国军身份产生怀疑,与此同时,杨建邦和孙福贵悄悄潜入独眼李部队的住宅,准备放火,分散独眼李的注意,方便戴向韬救出族长。独眼李手下来报,称有人故意放火。独眼李连忙带着手下离开,戴向韬遣散大户们,救下了族长。大火被扑灭,独眼李更加怀疑陈子萱等人身份。决定摆下鸿门宴,决定消灭陈子萱等人。

  • 戴向韬单独前往独眼李的住处赴宴,戴向韬巧言化解了危急,再次骗取独眼李的信任。此时,小南得知爷爷被活埋,领着众人找戴向韬报仇,将戴向韬抓走,戴向韬迟迟不归,陈子萱等人意识到出了事,连忙带着族长找到小南,化解了误会。士兵们发现电台损坏。戴向韬故意告知独眼李穆亦言能够修复电台,陈子萱谎称穆亦言腿疾发作,让独眼李带着电台过来。独眼李无可奈何只好重兵把守着电台,陈子萱等人无从下手。戴向韬引诱独眼李离开,独眼李不放心电台,让李大彪监视戴向韬。电台修好,孙福贵故意引开穆亦言,用修好的电台给周岳廷发报,并在此将电台弄坏,陈子萱等人赶到发现电台仍然无法使用,穆亦言再次修理电台,就在电台修好陈子萱正准备与组织取得联系之时,没想到独眼李等人突然杀回,发现陈子萱等人在使用电台联系共产党,双方激战,独眼李带着电台逃走,却在后山遇到戴向韬和肥仔。两人将独眼李扔下山后抢回电台。

  • 小分队来到后山,戴向韬和肥仔正抱着电台前来与众人汇合,原来两人将独眼李扔下山后抢回电台。小分队刚刚与组织取得联系,就被心有不甘躲在暗处的独眼李开枪打坏。小南和几名年轻人加入陈子萱的队伍,半途遇上前去求援的李大彪,二人激战一番。孙福贵发现一路尾随而来的独眼李,故意给他留了张纸条,让他去找周岳廷。独眼李带着纸条离开,半途被邱祖荣截下。邱祖荣得知周岳廷在小分队安插了眼线,在纸条上动了手脚后,哄骗独眼李。独眼李找到了周岳廷,周岳廷得知独眼李知道自己在小分队中安插眼线的事,便将独眼李杀死以绝后患,独眼李的死更加验证了邱祖荣的猜测,周岳廷果然有眼线在小分队中。周岳廷根据孙福贵留下的路线图设伏,却迟迟不见小分队,恍然大悟,自己上了邱祖荣的当,连忙调整计划,改变行军路线。

  • 周岳廷带人埋伏在山上,小分队渐渐逼近包围圈,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小分队顿时心生警觉,躲至一旁。周岳廷见计划暴露只能此时攻击小分队,双方激战,但是敌我悬殊太大,小分队渐渐处于下风,此时刚才放枪提醒众人的猎人领着陈子萱等人躲至一山洞,周岳廷勃然大怒,下令搜山。在猎户的建议下,小分队迫不得已,向沼泽附近转移。而此时,邱祖荣领着一大批国军埋伏在沼泽地中,并让钱卫国带人封锁住出口。周岳廷搜山未果,发现返回的猎户,当场将其抓住。从猎户的口中得知,他居然是邱祖荣的人,故意将小分队引往沼泽。周岳廷怒不可遏,连忙带人赶往沼泽地。这时,邱祖荣发现陈子萱等人,下令开打,一时间枪声四起,混乱一片。此时,周岳廷带人赶到,下令火烧芦苇荡,并让王子明带人封锁住沼泽南岸。火势渐渐散开,浓烟弥漫,呛得邱祖荣下令撤退。眼见大火来袭,小分队连忙向南岸转移,沼泽南岸王子明将钱卫国打发走,小分队走出沼泽中了王子明的埋伏,陈子萱等人被抓。而戴向韬为了救擅自离队的小南,身中一枪,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 周岳廷将陈子萱等人转移至同庆镇监狱,故意将小分队和大金牙等人关在同一所监狱,而周岳廷安排自己人带走戴向韬。在前往监狱的途中,王子明命人搜查陈子萱等人衣物,却并没有找到图纸。为了弄清图纸的下落,周岳廷让王子明提审孙富贵。监狱内,金雕王等人心有不甘,调戏陈子萱,引发杨建邦等人强烈不满。与此同时,戴向韬重伤卧床不起,被周岳廷安插的大牛监视。为了不暴露身份,王子明从监狱内带走孙福贵,孙福贵不知图纸在谁身上,为避免被陈子萱等人怀疑,惨遭王子明拷打。孙福贵故意套问图纸下落,陈子萱称图纸在戴向韬身上。此时,戴向韬醒来,在大牛的追问下,坦白身份。孙福贵怀疑图纸藏在陈子萱体内,周岳廷命人给其下药,结果仍未找到图纸。周岳廷劝解陈子萱无果,对小分队实行疲劳战术失败。王子明心生一计,欲找金雕王强奸陈子萱,摧毁其意志,拿到图纸。

  • 金雕王意欲强奸陈子萱,引发杨建邦等人强烈愤慨。王子明和牢头二五眼及时阻止,王子明故意责怪牢头管理无方,安慰陈子萱。杨建邦好言安慰陈子萱,陈子萱决定尽快想出办法,逃出监狱。周岳廷寻找图纸无果,故意让金雕王等人三番五次挑衅陈子萱等人。放风时,金雕王等再次与陈子萱等人爆发冲突。邱祖荣得知周岳廷审讯小分队,故意逼周岳廷处决陈子萱等人。周岳廷迫不得已,向邱袒露对陈子萱的情感,邱祖荣半信半疑。为了拖延时间,陈子萱把图纸交给小分队交给栓子主动。孙福贵故意将消息透露给王子明。王子明突击审讯栓子,发现其藏在口中的图纸是假的。戴向韬担心陈子萱安慰,让大牛打听小分队下落。周岳廷让大牛告诉戴向韬陈子萱实际情况,并让其想办法带戴向韬进入监狱。小分队接二连三遭到逼供,为了争取时间,陈子萱故意将图纸一分为四,并让穆亦言招供。周岳廷故意诱骗陈子萱其他两份图纸的下落,反被其斥责。为了让戴向韬混入监狱,大牛请二五眼来家中喝酒,戴向韬故意将他灌醉。

  • 戴向韬假扮二五眼混进监狱,周岳廷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从穆亦言的口中,戴向韬得知陈子萱的状况。此时顾祝同向周岳廷施压,周岳廷无奈,只得逼问陈子萱图纸下落。周岳廷再生一计,以小分队藏有秘密再次套住邱祖荣。为逼陈子萱说出图纸下落,周岳廷故意让杨建邦和土匪比武。结果金雕王等人作弊,捅伤杨建邦,让其被打得半死不活。陈子萱欲说出图纸的下落,却被周岳廷出言阻击。此时,小分队队员与金雕王等人爆发激烈冲突,周岳廷命人将双方分开送回牢房。戴向韬故意吸引金雕王注意,巧言化解金雕王心中疑虑,并以物资诱使金雕王合作,与小分队配合,一起越狱。周岳廷威逼陈子萱说出其他两份图纸的下落,陈子萱咬牙挺住。晚饭之际,戴向韬故意接近杨建邦等人,说出自己的计划。杨建邦大闹监狱,故意以图纸诱惑周岳廷,让其同意自己与金雕王等人再打一架,报仇雪恨。周岳廷欣然同意。

  • 小南找到同庆监狱,意外碰见戴向韬,戴向韬领着小南来到大牛家中。半夜,大牛偷偷潜入小南房间寻找图纸未果。于是趁戴向韬熟睡之际翻找图纸,却被小南打晕。大牛和二五眼被关在柴房,戴向韬巧施一计,得知大牛是周岳廷安插的眼线。二五眼咬开大牛手上的绳子,二人逃了出去。杨建邦和金雕王故意拖延时间,静等戴向韬发出的信号。戴向韬成功点燃了汽油。爆炸声一响,小分队员和众土匪顿时骚动。陈子萱趁乱逃脱。金雕王等人冲向监狱仓库,遭到早已埋伏在此的邱祖荣等人的伏击,全军覆没。邱祖荣趁势围困住陈子萱等人,小分队陷入绝境。邱祖荣欲彻底剿灭小分队,被周岳廷开枪阻止,双方一触即发。此时,十九路军突然杀至,在其火力掩护下,小分队逃出监狱。陈子萱向队员们解释,自己已经将图纸转移至雷大亩身上。于是,陈子萱决定,领着小分队向苗寨进发。

  • 戴向韬主动请缨前去探道,杨建邦发现苗寨处处是陷阱。苗寨波诡云谲,小分队突然遭到滚石袭击,吓得瘦猴心惊肉跳,戴向韬抱怨不已。此时,周岳廷得知小分队突然间行踪全无,分析出小分队很有可能进了苗寨。雷全生得知雷大亩被人救下,勃然大怒,故意当着陈子萱等人的面,给小分队一个下马威。雷全生心生警戒,设宴款待陈子萱等人,却暗地里命人下毒,雷珍珠带来解药,成功化解危机。雷珍珠向戴向韬袒露实情,称雷全生篡权夺位,让雷大亩变得痴傻。陈子萱套问雷大亩钢笔的下落,被雷珍珠偷听。雷珍珠和雷大亩商议,决定利用小分队对付雷全生。雷珍珠想利用苗江的婚礼留下小分队,为了寻找图纸的下落,戴向韬故意套问雷珍珠,反被其识破。苗江婚礼当天,戴向韬主动请缨,充当先锋官,惨被姑娘们欺负。戴向韬意外发现新娘竟是荷花,记忆瞬间被勾起。

  • 婚礼热闹非凡,引起雷全生不满。雷珍珠心起涟漪,对戴向韬生出情愫。孙福贵拆穿小武子身份,威逼其给陈子萱下毒。陈子萱和戴向韬中毒却并没有伤及性命。孙福贵质问小武子,这才得知陈子萱和戴向韬先前服了解药。雷全生故意以受到神的诅咒驱赶小分队。戴向韬故意让小南深夜假扮女鬼,却被雷全生识破。深夜,苗民们发现女鬼,误以为小分队惹怒了河神。次日雷全生以河神之由,挑唆民意,轰走小分队。为了避免激发更大的矛盾,陈子萱想出办法,让戴向韬去找雷珍珠。陈子萱再次找到雷大亩,套问神仙的住处。而与此同时,穆亦言和瘦猴亦在苗寨上下寻找钢笔。孙福贵无意中发现雷大亩去了祠堂,怀疑图纸很有可能藏在祠堂里。雷珍珠与雷大亩商议,雷珍珠想出办法,决定给陈子萱下毒,留住小分队。孙福贵从小武子的口中得知雷珍珠想要对陈子萱下毒,让其趁此毒杀陈子萱。碧落与小武子有私情,小武子让其换了雷珍珠给的毒药。结果雷珍珠下毒失败,碧落只得找到雷大亩,让其给陈子萱下毒。

  • 陈子萱突然昏迷不醒,小分队暂时留在苗寨。陈子萱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戴向韬怀疑是雷全生给陈子萱下毒,恳请雷珍珠帮忙,雷珍珠嫉妒不已。孙福贵质问小武子陈子萱为什么没死,决定亲自动手,却被瘦猴意外阻止。戴向韬向陈子萱诉说心生。荷花安慰戴向韬,并让其警惕雷珍珠。孙福贵故意在雷全生面前暴露小分队身份。雷全生通知周岳廷,周岳廷从小武子口中得知小分队身在苗寨,意欲与其里应外合,抓住小分队。雷全生心领神会,决定与周岳廷联手。周岳廷混入苗寨,却意外被雷珍珠部下抓获。雷珍珠得知雷全生与周岳廷勾结,让碧落通知小分队。王子明在苗寨外围等的得心急如焚,欲前往苗寨,被邱祖荣带人阻拦。得知周岳廷被抓。孙福贵欲放走周岳廷,未免孙福贵身份暴露,周岳廷故意提醒。孙福贵拷打周岳廷一番。众人就如何处置周岳廷发生分歧。此时,戴向韬找到雷珍珠,雷珍珠隐瞒不了,只得表明心迹。陈子萱吃完解药,反而病情加重,引得戴向韬担心不已。碧落得知事情败露,连忙向小武子求救。此时,雷珍珠得知碧落调换了解药,将真的解药送给戴向韬。

  • 孙福贵偷偷放走周岳廷,周岳廷找到雷全生逼其同意与自己联手。陈子萱服了解药醒来,得知周岳廷逃走,陈子萱决定继续留在苗寨,直至找到图纸。穆亦言和杨建邦找到荷花,意外得知图纸很有可能藏在祠堂。穆亦言和杨建邦意欲进入祠堂,却被阻拦。戴向韬想出办法,让瘦猴引开祠堂的守卫,自己进入祠堂寻找图纸。与此同时,军师领着大批苗民诬陷陈子萱杀害雷大亩,就在戴向韬找要找到钢笔之际,雷珍珠突然出现,告知戴向韬情况危急。戴向韬得知陈子萱被人诬陷,找到雷大亩。这时,军师在陈子萱房间内搜出凶器。雷全生得知有漏网之鱼,决定对陈子萱等人执行火刑。苗民们群情激愤,雷全生逼雷珍珠动手烧死陈子萱等人,雷珍珠只得拖延时间。半途中,雷大亩反悔,突然跑走。广场上,雷珍珠无奈,只得行刑。大火燃起,却突然天降大雨,浇灭了大火,智者高呼这是天意。这时,周岳廷集结兵力,包围整个广场。雷全生无可奈何,只得带人离开广场。周岳庭命人抓走小分队。

  • 雷珍珠向雷全生袒露心迹,雷全生心生悔意。雷全生连忙带人围堵周岳廷,双方对峙,邱祖荣下令轰炸苗寨,让钱卫国集结人马,准备伏击小分队。雷全生幡然醒悟,让雷珍珠全权管理苗寨。孙福贵从祠堂拿走钢笔,被雷珍珠阻挠,陈子萱等人这才得知钢笔落在雷珍珠手上。戴向韬向雷珍珠索要钢笔无果,被雷珍珠轰出苗寨。陈子萱等人想方设法想要拿回图纸。雷大亩劝说雷珍珠将钢笔还给小分队。在雷大亩的引领下,从一条小路离开苗寨。荷花和苗江送别小分队,却惨遭邱祖荣等人伏击,为救荷花,苗江中弹身亡,荷花被邱祖荣俘获。小分队在雷大亩的引领下,沿着另一条小路逃离邱祖荣的伏击圈。小分队清点人数,发现荷花没跟上来,孙福贵故意说荷花和苗江返回苗寨,陈子萱等只得离开。邱祖荣殴打荷花,并让手下强奸荷花。荷花故意以图纸的下落脱险。邱祖荣问荷花图纸在谁的手上,荷花晕倒在邱祖荣怀中。周岳廷得知小分队行踪,下令追击。荷花醒来,邱祖荣逼问图纸的下落,荷花故意色诱邱祖荣,获取他的信任。

  • 孙福贵心灰意冷,意欲离开小分队。邱祖荣再次威逼荷花图纸的下落,荷花以死相逼,获得邱祖荣的信任。这时,小分队讨论行径方向,孙福贵借此离开。周岳廷得知小分队在雷山方向,连忙追上。顾祝同打来电话,周岳廷决定利用陈博明抓住陈子萱。陈博明大发雷霆,决定亲自上山劝说陈子萱。雷山上,陈子萱与爷爷相见,寒暄后,发生争执,陈博明负气而走。陈子萱看完信后痛苦不已,戴向韬好言安慰。周岳廷得知陈博明离开,连忙将其接回。陈博明怪罪周岳廷,想出苦肉计的办法,周岳廷只得假装同意,并派人给陈子萱送信。陈子萱执意去救爷爷,戴向韬和穆亦言出言阻止。杨建邦举枪阻止无果,陈子萱落入周岳廷早已布下的圈套,戴向韬欲救陈子萱,求救于穆亦言,二人发生分歧。而此时,孙福贵在街上倒卖假古董被刘大胜抓获。刘大胜欲枪毙孙福贵,孙福贵表明自己真实身份,刘大胜给邱祖荣打了个电话,邱祖荣欣喜万分。邱祖荣让荷花监视周岳廷,钱卫国威逼孙福贵说出小分队的下落。邱祖荣故意诱惑刘大胜剿灭小分队。这时,荷花无意中发现了陈子萱被抓。

  • 戴向韬和杨建邦意欲去救陈子萱,被穆亦言阻拦。荷花故意接近陈子萱被守卫阻止。荷花故意将陈子萱被抓一事告诉邱祖荣,周岳廷让王子明警防邱祖荣和荷花。邱祖荣得知是陈博明和周岳廷设计抓住陈子萱,故意让荷花去见陈子萱。周岳廷心生警惕,故意监听。房间内,荷花假意劝说陈子萱交出图纸,陈子萱心领神会,故意说出心中对周岳廷的情感。周岳廷提出与陈子萱结婚。陈子萱同意,让其放了爷爷。周岳廷送走了爷爷。周岳廷和陈子萱大婚,戴向韬和杨建邦意欲拼死救出陈子萱。周岳廷掀开盖头发现新娘变成了荷花,得知自己中了陈子萱的圈套。戴向韬和杨建邦遇见逃出来的陈子萱,三人返回雷山。此时,在孙福贵的带领下,刘大胜前往雷山。陈子萱向众人解释,小分队内发生分歧。这时,孙福贵突然逃走,刘大胜等人发现小分队暗哨。刘大胜等人与小分队激战,损失惨重,刘大胜等人向后撤退,围困小分队。孙福贵再次被抓,周岳廷突然杀至。邱祖荣故意挑唆周岳廷与孙福贵之间的关系,意欲借刀杀人。周岳廷逼走刘大胜等人,心生一计,并将一电台交到孙福贵手中。

  • 孙福贵带着电台返回小分队,故意将小分队引往刘家村。邱祖荣得知周岳廷将孙福贵放回,带人撤回。小分队遭遇周岳廷等人伏击。双方激战,周岳廷等人死死将小分队围困在村中,孙福贵谎称遭遇周岳廷伏击杀死两名队员,孙福贵提议分头突围,被戴向韬出言阻止。陈子萱想利用图纸约周岳廷在村内谈判。周岳廷只身前往,反被其抓获。戴向韬利用周岳廷,威逼王子明撤退。王子明无可奈何,只得下令撤退,邱祖荣得知周岳廷被抓,心中大喜。小分队带着周岳廷继续前行,戴向韬对陈子萱与周岳廷拜堂一事耿耿于怀。王子明赶回来求助邱祖荣。邱祖荣心生毒计,连忙带人追击小分队。双方激战,邱祖荣乘车跟在王子明身后。陈子萱决定分头行动,让穆亦言带着队员上山,陈子萱等带着周岳廷过白城哨卡,被国军阻拦,戴向韬巧言应对,过了哨卡。这时,邱祖荣等人赶到,得知情况后,追了上去。孙福贵故意放开周岳廷,周岳廷趁机逃脱,滚落山下,昏迷不醒。邱祖荣赶到,欲开枪,王子明突然赶到,救下了周岳廷。军营中,周岳廷醒来。孙福贵偷偷发报,向周岳廷汇报小分队行踪。

  • 周岳廷决定利用荷花完成反间计。周岳廷让邱试探荷花,邱祖荣半信半疑。邱祖荣试探荷花,荷花意外得知戴向韬是周岳廷安插在小分队的眼线,心慌意乱。荷花想出办法,从邱祖荣处骗得一张出入证。荷花找到放哨的戴向韬,荷花欲与其私奔。陈子萱感谢荷花的救命之恩,并让其跟着小分队。陈子萱决定立刻转移。周岳廷让人给孙福贵发报,让其利用荷花,除掉戴向韬。小分队转移至东明村,荷花再次试探戴向韬,孙福贵躲在一旁偷听。孙福贵收到周岳廷的电报后,故意拉着杨建邦偷听荷花与戴向韬的谈话。杨建邦勃然大怒,告诉陈子萱戴向韬是周岳廷安插的奸细。孙福贵故意挑唆,穆亦言提议用图纸试探戴向韬。荷花欲与戴向韬私奔,被其万言拒绝。杨建邦将钢笔转交给戴向韬,让其保管。戴向韬收下钢笔,引发杨建邦不满。孙福贵故意为戴向韬争辩,假借喝酒,灌醉戴向韬,意欲偷钢笔,却发现钢笔里的图纸是假的。此时,戴向韬将钢笔交还给杨建邦,杨建邦这才坦言自己换了图纸。穆亦言提议用电台试探戴向韬,孙福贵心生一计。孙福贵故意短接电台的电路,锁定频率。

  • 穆亦言将电台给戴向韬,让其修好。戴向韬连接自己做的拍发器。周岳廷故意给戴向韬发报,让其按计划行事。此时,门外偷听的杨建邦和孙福贵闯了进来。证据确凿,戴向韬有口难辩,杨建邦欲开枪将其处决。陈子萱向栓子袒露心迹,深信戴向韬不是奸细。孙福贵趁夜杀戴向韬,却被瘦猴救走。陈子萱决定沿着近路连夜转移至白沙镇。戴向韬大发抱怨,孙福贵偷偷给周岳廷发报,周岳廷决定伏击小分队。而此时,戴向韬找人假扮陈子萱和杨建邦,意欲取而代之完成任务。小分队行至白沙镇附近,突然遭遇周岳廷等人伏击。双方展开激战,小分队损失惨重,陷入危境。戴向韬带人杀至,撕开包围圈,为救杨建邦,戴向韬身中一枪。杨建邦内疚不已,向戴向韬道歉。戴向韬和瘦猴离开,故意用血迹引开周岳廷等人,让小分队脱险。周岳廷沿着血迹,一路追踪,猛然发现中了圈套。陈子萱内疚,向戴向韬道歉。荷花向陈子萱解释,怀疑小分队里藏有内奸。孙福贵偷偷给周岳廷发报,意外被荷花发现。荷花将其打晕,人赃并获。孙福贵被绑在树上,心生一计,与荷花对峙。

  • 孙福贵与荷花当面对峙。孙福贵故意指出荷花露出的破绽,荷花有口难辩,被孙福贵开枪杀害。陈子萱斥责孙福贵鲁莽,关其禁闭。戴向韬站在荷花墓前,心痛不已。陈子萱决定考察孙福贵,和杨建邦等商讨下一步行径路线。此时,小分队内粮食短缺,陈子萱决定前往石门村路方向。周岳廷得知小分队行踪,立刻并让士兵们埋伏在村内。陈子萱等人商议,让戴向韬和杨建邦先行一步,进村查探情况,结果杨建邦意外发现村内埋伏的全是国军士兵。此时,陈子萱想出办法,决定攻打附近的哨卡,吸引周岳廷的兵力,趁乱穿过石门村。小分队攻打哨卡,孙福贵意外救出被国军绑票的葛三民,通过陈子萱的考察。周岳廷听闻枪响,让王子明按兵不动,小分队顿时陷入进退两难,戴向韬与杨建邦发生分歧。葛三民禀明身份,意欲带领小分队穿过矿山,陈子萱决定绕道穿过矿山。石庆元得知葛三民被人救走,心中大恨,命人暗杀葛三民。在葛三民的带领下,众人行至矿区。矿工们对葛三民心生怨恨,老李偷偷在茶水里下毒,意欲毒杀葛三民,被戴向韬识破。

  • 葛三民带路却发现矿区洞口被人炸毁,石庆元围困住小分队,葛三民愿意以命相抵让小分队路过矿区,石庆元却以一百万大洋要挟,周岳廷猜测久无消息的小分队进入矿区,陈子萱从葛三民口中得知矿区另一条出路,但被一扇铁门封锁。这时,周岳廷等人快速赶往矿山。小南偷到钥匙离开。杨建邦、小南和陈子萱等人汇合,刚准备开门,周岳廷等人突然杀至,将小分队围困住。陈子萱决定让杨建邦带着穆亦言和图纸撤退。孙福贵主动请缨,和穆亦言瘦猴冲出包围圈,抢到图纸,却反被瘦猴打晕。而与此同时,为打开铁门,小南牺牲,炸开铁门,陈子萱等人撤离矿区。周岳廷收到孙福贵留下的暗号,将瘦猴和穆亦言团团围住。穆亦言杀死瘦猴,表明身份,将图纸给了周岳廷。周岳廷撕毁戴笠亲笔信,引发穆亦言不满。为免陈子萱等人怀疑,穆亦言拖着瘦猴尸体,与陈子萱等人汇合。戴向韬得知瘦猴被杀,悲痛欲绝。陈子萱得知孙福贵是内奸后,懊悔不已。

  • 穆亦言安慰陈子萱,并转交钢笔。穆亦言偷偷给军统发报,周岳廷抢回图纸,不愿再追击小分队。小分队向前行径,戴向韬心生疑惑,穆亦言猜测周岳廷被上级追责,无暇追击小分队。王子明提议继续追击小分队,保护穆亦言身份,被周岳廷拒绝。这时,穆亦言向陈子萱等人介绍ZB-26捷克机枪图纸的用处,众人兴奋不已。小分队内粮食短缺,陈子萱试吃野果中毒,被穆亦言化解。孙福贵不满被穆亦言强功偷偷带人暗杀穆亦言,穆亦言躲过孙福贵打出的暗枪。杨建邦欲追击孙福贵,被栓子阻拦。穆亦言提议继续赶路,戴向韬出言反对。王子明对孙福贵不满,戴向韬提议一探究竟,结果遭遇王子明等人伏击。戴向韬提议检查图纸,故意支走穆亦言,将其杀死。枪声一响,陈子萱等人赶了过来,从戴向韬口中得知,图纸被周岳廷抢走,穆亦言内疚自杀。小分队商议,陈子萱决定,必须抢回图纸。邱祖荣得知穆亦言的死跟周岳廷有关,故意向其透露口风,周岳廷勃然大怒。邱祖荣让钱卫国登报,逼迫周岳廷在发布会上用真图纸。陈子萱等人得知ZB-26图纸发布会,戴向韬将陈子萱、杨建邦数落一番,离开小分队。

  • 陈子萱故意赶走戴向韬,戴向韬无法向陈子萱表露身份,只得暗地里帮助小分队。陈济棠决定让樊提和戴向韬一起帮小分队抢回图纸。戴向韬深知周岳廷狡诈,邱祖荣无能力鉴定图纸真伪,于是让樊提带专家验证图纸真伪,并在图纸上按上手印,周岳廷暗恨不已。在戴向韬的建议下,樊提故意向邱祖荣示好。二人联手,樊提让邱祖荣安排小分队进城。钱卫国买通孙福贵,小分队顺利进城。邱祖荣得知小分队进城,心中大喜,让钱卫国在春满楼订酒席,庆祝一番。小分队暂居在城内十九军办事处,周岳廷得知小分队已经混入城内,暗杀十九路军士兵,警告陈子萱等人,陈子萱只得转移。为逼周岳廷用真图纸,陈子萱向报馆爆料,周岳廷勃然大怒,让王子明调查小分队住处。为混进发布会,陈子萱想出挖地道办法,王子明搜查万丰酒店附近的民房,查出地道口。为不影响挖地道进度,陈子萱决定偷请柬,声东击西,吸引周岳廷的注意力。周岳廷让王子明继续排查地道口,陈子萱决定继续偷请柬。在栓子的配合下,陈子萱在旗袍店内认识金太太,伺机偷取请柬。

  • 陈子萱和金太太等人打麻将,司机偷取请柬,却被王子明阻拦。戴向韬决心拼尽全力抢回图纸,杨建邦领着众队员挖地道进展顺利,陈子萱高兴不已。陈子萱等人顺利进入万丰酒店,却发现周岳廷改了发布会地。陈子萱拿着戴向韬早已为其准备好的请柬立刻赶往政府办公大楼。邱祖荣故意怂恿孙福贵切断周岳廷外界兵力,孙福贵心动不已。樊提亲验图纸真伪后,王子明带着图纸离开。图纸发布会顺利召开,陈子萱和杨建邦混入会场。陈子萱故意暴露身份,让周岳廷转移图纸。杨建邦开枪击中王子明,抢回图纸。陈子萱杨建邦与会场的国军激战。这时,栓子带领小分队冲入会场,袁强突然带人杀入,周岳廷连忙调集外围兵力,却发现电话线被人切断。在十九路军的火力掩护下,小分队冲出政府大楼,却惨遭孙福贵等人围堵。为救陈子萱,栓子壮烈牺牲。杨建邦大怒,与孙福贵同归于尽。国军将陈子萱团团围住,陈子萱陷入绝境。戴向韬突然从天而降,掩护陈子萱撤退。周岳廷开枪打中戴向韬,周岳廷杀死邱祖荣,被军事法庭判处二十年监禁。陈子萱顺利将图纸送入大部队手中。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