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后卫师 6.4

1934年在红军长征期间,红三十四师作为红军的后卫部队,担任着在长征路上掩护红军主力部队突围的任务。为了突破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一支全由闽西客家子弟组成的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与数十倍...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2 / 共32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1933年9月21日,蒋介石制定了对中共苏区发起最后一击的“铁桶计划”,调动百万大军,力求一个月内将红军主力彻底歼灭。苏区中央面临灭顶之灾,我中共特科人员项与年等克服千难万险将情报送往瑞金。与此同时,苏区中央在共产国际代表李德推行的错误军事路线指挥下,红军越来越陷于战役被动,苏区的地盘在一天天缩小。陈树湘、苏达清、蔡中率领的闽西三个团伤亡惨重,苏达清身受重伤。广昌失守,门户洞开,瑞金形势危急。国民党第27军军长李云杰被蒋介石授予了中将军衔。李云杰对蒋介石的“铁桶计划”信心满满,坚信“剿共大业”成败在此一举。党中央决定将闽西三个团归建红军第五军团,组建红34师。红五军团长任命陈树湘任红34师师长,程翠林任政委。并对34师下达了紧急扩红任务。陈、程二人对当前的军事形势的认识有分歧,军团长告诉他们,红军面临的形势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峻,提醒他们做好最困难的思想准备,要未雨绸缪。

  • 闽西前线战事正紧,远在湖南老家的陈树湘的母亲陈傅氏担心儿子的安危,想带儿媳陈江英去闽西看望陈树湘。从湖南到闽西苏区有一千多公里,沿途有白区的重重封锁线。傅冰娴受姑妈陈傅氏之托,来找丈夫李云杰说情,希望他派人护送姑妈去闽西,遭到了李云杰的拒绝。陈傅氏决定一路讨饭也要去苏区找儿子。李云杰私下派出自己的副官李仝,以商人身份护送陈傅氏婆媳走出白区。傅冰娴喜出望外。扩红任务迫在眉睫。为增强战斗力,党中央把由吕肯中率领的闽西模范团63团也纳入了34师。但是34师仍面临很大缺口。苏达清和程翠林对扩红有不同意见,发生了剧烈争执。村子里新增了很多烈属家庭。陈树湘去老乡家看望烈属和军属,心情沉重。村民赖老石头的儿子赖娇娇想报名参军,赖老石头坚决不同意。中央纵队红军医院接到紧急撤离苏区的命令,已有身孕的军医许婷忧心忡忡,不知何时才能与丈夫苏达清相见。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33年9月21日,蒋介石制定了对中共苏区发起最后一击的“铁桶计划”,调动百万大军,力求一个月内将红军主力彻底歼灭。苏区中央面临灭顶之灾,我中共特科人员项与年等克服千难万险将情报送往瑞金。与此同时,苏区中央在共产国际代表李德推行的错误军事路线指挥下,红军越来越陷于战役被动,苏区的地盘在一天天缩小。陈树湘、苏达清、蔡中率领的闽西三个团伤亡惨重,苏达清身受重伤。广昌失守,门户洞开,瑞金形势危急。国民党第27军军长李云杰被蒋介石授予了中将军衔。李云杰对蒋介石的“铁桶计划”信心满满,坚信“剿共大业”成败在此一举。党中央决定将闽西三个团归建红军第五军团,组建红34师。红五军团长任命陈树湘任红34师师长,程翠林任政委。并对34师下达了紧急扩红任务。陈、程二人对当前的军事形势的认识有分歧,军团长告诉他们,红军面临的形势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峻,提醒他们做好最困难的思想准备,要未雨绸缪。

  • 闽西前线战事正紧,远在湖南老家的陈树湘的母亲陈傅氏担心儿子的安危,想带儿媳陈江英去闽西看望陈树湘。从湖南到闽西苏区有一千多公里,沿途有白区的重重封锁线。傅冰娴受姑妈陈傅氏之托,来找丈夫李云杰说情,希望他派人护送姑妈去闽西,遭到了李云杰的拒绝。陈傅氏决定一路讨饭也要去苏区找儿子。李云杰私下派出自己的副官李仝,以商人身份护送陈傅氏婆媳走出白区。傅冰娴喜出望外。扩红任务迫在眉睫。为增强战斗力,党中央把由吕肯中率领的闽西模范团63团也纳入了34师。但是34师仍面临很大缺口。苏达清和程翠林对扩红有不同意见,发生了剧烈争执。村子里新增了很多烈属家庭。陈树湘去老乡家看望烈属和军属,心情沉重。村民赖老石头的儿子赖娇娇想报名参军,赖老石头坚决不同意。中央纵队红军医院接到紧急撤离苏区的命令,已有身孕的军医许婷忧心忡忡,不知何时才能与丈夫苏达清相见。

  • 自第五次反围剿以来,苏区战役屡屡失利,大部分青壮年都已经投红,再次扩红面临很大困难。陈树湘与程翠林讨论,认为扩红不要规定硬性指标,尽量做老百姓的思想工作,能扩多少算多少。俞选文老师提出把赖娇娇作为主动投红的榜样,赖老石头对俞选文十分不满。黄秀芹替男友木子李报名投红,县委书记李坚贞和族长袁金焕去木子李家中,发现木子李不见了。袁金焕找到躲在山洞中的木子李,木子李表示放不下家中的老娘,所以才跑出来躲避扩红。回到村子,木子李惊喜的发现,原来族长给他筹划了和黄秀芹的婚礼。木子李母亲表示愿意送小儿子参加红军。陈树湘向韩伟和苏达清传达了中革军委撤离苏区,进行战略转移的军令:为保卫中央纵队,红五军团担任全军的总后卫,而红34师责任重大:担任后卫中的后卫,为全军断后,狙击一切尾追之敌。李仝和傅冰娴开车把陈傅氏婆媳送出了白区。陈傅氏二人还需跋山涉水步行去往苏区。

  • 军团参谋长到34师进行任务布置和思想动员工作,布置了三大任务:一是抓紧突击扩红增兵;二是保证敌军不能越过红星纵队的警戒线;三是做好随时开拔的一切准备。陈树湘感到肩头的任务很重。李云杰得到红军撤离瑞金,向西突围的消息,下令部队全速前进堵击红军。行进速度缓慢的中央纵队红遭到敌机轰炸,损失惨重。国民党19路军旧部侯胜标带领马贵山、胡三等人投奔了红军。赖老石头拗不过赖娇娇,他决定和儿子一起投红,可以保护儿子。林金香、林金森、林金堂三兄弟一起报名投红。张桂雄的妻子李满玉决定女扮男装混入军营,跟随丈夫一起上前线。得知中央纵队已经开始战略大转移,苏达清急于启程跟上大部队,陈树湘告诉他34师的任务是断后,必须等待上级的指示后才能出发。陈、程二人也发生争执,陈树湘对李德的军事指挥能力提出质疑,程翠林则认为当下稳定军心更重要,应无条件维护党中央的权威。陈树湘把新兵营分配给了苏达清的102团,苏达清认为新兵缺乏战斗力,不太情愿。

  • 苏达清同意接收新兵营,并推荐侯胜标担任新兵第5营营长。陈、程二人决定任命侯胜标为副营长,干得好再转正。俞选文老师前来投红,陈树湘任命他为新兵营政治教导员。新兵营训导员马贵山不同意赖老石头要和儿子在一个连、林金堂三兄弟要分在一个连的请求,与新兵发生激烈冲突。侯胜标和俞选文制止了马贵山的行为,俞选文认为把父子俩和亲兄弟分在一起对作战利大于弊。侯胜标当着大家的面同意了新兵的请求。中央军委给34师派来的报务员到了,原来是陈树湘以前在救过的孤儿童九子,二人重逢分外高兴。101团胜利完成了伏击粤军的任务,但团长杨如海英勇牺牲。陈树湘任命吕肯中接任101团长一职。陈傅氏和陈江英终于到达了闽西,受到族长袁金焕和乡亲们的热情接待。陈傅氏回忆起儿子当年跟陈江英拜堂后就离开了,一走就是五年,希望儿子能够跟媳妇圆房,满足母亲的心愿。陈树湘对妻子表示,目前红军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将来等到革命成功了,一定加倍偿还她的情义。此时中央军委发来紧急电文,程翠林派人赶紧送给陈树湘。

  • 陈树湘告诉母亲,上级命令34师连夜奔袭200里,到达指定集合地点。陈傅氏心里明白儿子这一去凶多吉少,但深明大义的她表示既然见到了儿子一面,这趟千里之行也值了。得知部队即将开拔,新兵营的战士要求回家告别并祭拜祖宗后再离开,训导员马贵山不同意,对天鸣枪以示警告。陈树湘同意给新兵们一个小时的时间回家告别。袁金焕在祠堂给回来祭祖告别的宗族子弟们训话,激励他们“尽己之心,竭己之力,精忠报国,多立战功,为祖争光”。木子李跟秀芹难舍难分,秀芹剪了他的指甲留作纪念。张桂雄的妻子李满玉自己做了一身军装,要跟丈夫一起上前线,张桂雄带她混进了队伍。赖老石头为了阻止儿子回去,把赖娇娇反锁在家里。34师连夜开拔了,告别了苏区的父老乡亲,踏上西进的征程。行军路上发现一个战士跳河逃跑了,原来是侯胜标带来的一个手下老七当了逃兵。赖娇娇想尽办法从家里逃了出来,一路奔跑想赶上红军部队,赖老石头无奈只得跟上儿子。

  • 衡阳剿总向李云杰下达了停止前进、就地宿营待命的命令,李云杰百思不得其解。我红星纵队25日要突破信丰河,而粤军的两个主力师正向红星纵队左后靠进。红34师必须抢在粤军到达前赶到信丰河,堵截粤军主力。程翠林主张出动出击,队伍立即出发。陈树湘却决定让队伍白天在树林里休整,躲过敌人的飞机轰炸,夜里急行军,抢在粤军之前到达信丰河。由于意见不统一,经过开会讨论表决,陈树湘耐心地讲述了自己的理由,希望指战员克服急躁冒进的思想情绪。训练新兵练习射击时,马贵山又跟新兵发生冲突,赖老石头跟他动了手。苏达清撤了他训导员的职,任命神枪手猎人为新兵训导员。木子李想向猎人学习枪法,猎人告诉他想学枪法可以,不能白学,必须拿尖头子弹来换圆头子弹。木子李学艺心切,得知要在战场上白军的尸体上去捡尖头子弹,一口答应了猎人的要求。34师经过白天的休整,夜里急行军,战士们克服困难一鼓作气,在拂晓前赶到前到达了信丰河。此时粤军的主力尚未到达,陈树湘下令开始构筑防御工事,做好战斗准备。

  • 程翠林在战前动员时,向战士们告知了此次任务的严峻性: 34师这一仗的任务是阻截即将到来的两万余人的粤军主力,不惜一切代价守住阵地,确保红星纵队渡过信丰河。新兵最多的102团新兵营没有实战经验,第一次上战场,程翠林特别嘱咐俞选文,要把新兵营的政治动员工作做实做细。由于事先准备充分,34师为全军断后的第一仗取得了胜利,侯胜标带领部下奋勇冲杀,虽然新兵营很多战士都缩在战壕里直到战斗结束,但没有一个擅自脱离战场,更没有当逃兵的。由于事先准备充分,34师为全军断后的第一仗取得了胜利,侯胜标带领部下奋勇冲杀,虽然新兵营很多战士都缩在战壕里直到战斗结束,但没有一个擅自脱离战场,更没有当逃兵的。经过激烈的战斗,红34师指战员击溃了两个师的白军主力,扫清了红军主力部队的后顾之忧,掩护党中央成功渡过了信丰河。中央红军突围战役取得了突破了第一道封锁线的胜利,但34师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包括林金森在内的63名闽西子弟牺牲了。

  • 李云杰听到红军突破了第一道封锁线的消息,十分震惊,料定是粤军消极避战造成失利。他决定向蒋介石主动请战,参谋长劝阻了他,告诉他蒋委员长可能另有安排,只堵不追,让中共继续西行,可能是在下更大的一盘棋。李云杰心中十分疑惑。陈树湘发现34师行军速度过快,已经超过红星纵队,不能确保断后,遂下令部队折返。与红星纵队正面擦肩,苏达清上前打听许婷的下落。苏达清终于见到了妻子一面。渡过信丰河后,红军已经离开了苏区,进入了白区的范围。因为队伍走了一段回头路,苏达清很恼火,他向陈树湘提议34师尽量靠近红星纵队,保护中央纵队不被土匪民团攻击。陈树湘认为既然是殿后部队,就不能离红星纵队太近,应该保持一定距离,才能确保党中央的安全。

  • 后勤队长报告说没有盐了,而且在村子里买不到盐,村民看到红军就躲起来。当地民众特别害怕红军,原来他们被白军抢劫怕了,加上白军做的反动宣传,百姓都以为红军是打家劫舍的土匪。陈树湘命苏达清去把欺负百姓的一小撮白军清理掉。苏达清把牛羊肉还给了老百姓,收缴的银元带回部队上缴师部,却遭到了陈树湘的批评。陈树湘亲自回去向乡亲们道歉,并把银元如数奉还。第二天部队准备离开时,路口站着几位村民,他们被红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行为感动,决定投红,还带来部队急需的食盐和大米。34师一路向西行进,赖老石头感觉到离老家闽西越来越远,他质问陈树湘部队到底要往哪走,如果不说清楚,他就不走了。陈树湘用讲故事的方法,向赖老石头和战士们诠释了闽西客家人的硬脖子精神。

  • 赖老石头决定继续留在队伍里。陈树湘给赖娇娇改了一个新名字:赖骄骄。俞选文诠释说,新名字表示赖娇娇不再娇气,要做骄傲的奔马,永不屈服。红34师在距离红星纵队宿营地聂都十公里处的牛皮坑设伏,因为这是通往聂都的交通要道。马贵山、侯三跟赖娇娇、林金堂又起了冲突,双方动手。马贵山举起了枪,被侯胜标制止了。这天是林金森的头七,林金堂悲痛地用家乡土祭拜了弟弟的亡魂。大战在即,吕肯中问陈树湘为何心事重重,陈树湘对红军这次战略转移的前景表示担忧。蒋介石下了措辞严厉的电文,要求陈济棠集中兵力堵截共军,否则以军法论之。李云杰早就对国民党各部保存实力的小算盘义愤填膺,看到电文后更是跃跃欲试,做好了随时开拔赴战的准备。陈树湘向程翠林等将士分析了陈济棠的粤军与蒋介石的中央军之间的博弈态势,大家这才明白为何粤军只嚷嚷不进攻的原因。敌军加强了对34师的攻击火力。面对强大的炮火轰炸,陈树湘命令部队暂时后撤五十米,不作正面交火。

  • 陈树湘在对比我军自己的手绘地图和国民党投诚上缴地图之后发现了一个重大漏洞:敌军很有可能只是派出部分兵力在牛皮坑进行纠缠,主要目的是绕道天马圩去偷袭攻打聂都。陈树湘立刻从牛皮坑撤走三分之二的兵力,亲自带队赶赴天马圩。吕肯中带领剩下的部队坚守在牛皮坑拖住敌人。红五军团派来增援部队接应34师,成功阻击了敌人的偷袭。打扫战场时,林金堂对红军掩埋白军战士尸体的行为表示不解,程翠林对他耐心解释。34师继续跟随红星纵队西进,陈树湘担心敌军会追赶上来尾随其后发动攻击,决定从101团抽调一个营断后。吕肯中主动请命,他身先士卒,率领3营将士牺牲在敌人的炮火下,履行了自己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红军终于突破了国民党的第二道封锁线。陈树湘沉痛地宣布:自开拔以来,全师总共牺牲了258名指战员。虽然已经突破了敌人两道封锁线,但在前方等待的会是更加激烈的决战。

  • 突破第二道封锁线后,为避开敌人的空中侦察和轰炸,队伍避开大路,专走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34师始终与红星纵队保持五到十里的距离,在连续8天没有战斗的情况下日行二十里,越过粤、赣、湘边界,队伍在三界圩宿营待命,战士们也得到了难得的放松休整。林金堂被提升为排长了,张桂雄和李满玉夫妻互相激励。俞选文对赖娇娇和童九子、林金森几个年轻人进行了共产主义思想启蒙,告诉他们未来的理想生活就是要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李云杰从参谋长处得知中央红军已经通过陈济棠的防线,进入湖南宜章,十分光火,怒斥陈济棠贻误战机,误党误国。中共越过赣粤线后到湘南,进入了湘军的兵力范围,李云杰认为这是一个为党国建功的极好机遇,他踌躇满志,打算主动请命,直击中共的首脑机关,把湘南作为中共的终点。蒋介石即刻成立了何健为总司令的湖南追缴司令部,督促李云杰、李韫珩各部会同粤、桂两军严密追堵,意图将红军剿灭在湘江以东。

  • 红五军团长通知陈树湘,主力红军已经从宜章分两路西行,一路向江永,一路出道县。红34师接下来的任务就是保护红星纵队右后翼。军团长叮嘱陈、程二人,军团和34师即将分兵北南,以后恐怕驰援不及,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坚决阻击敌军的尾击。这个任务比以前的每次任务都要艰巨,因为34师可能无法兼顾两头。李云杰和陈树湘,这两名有渊源的国共大将终于相遇了,二人斗智斗勇的帷幕就此拉开。李云杰的战术是直插道县,绕开野战部队突击红星纵队。陈树湘以一个师对敌两个军,他决定避重就轻,在27军去道县的途中进行伏击。到了拼速度的时候,红军必须发挥脚板更快的优势,才能赶在李云杰之前。李云杰国军将士不仅走得慢,军车还在半路抛锚了。34师的红军指战员咬紧牙关,突破身体极限进行急行军,一天一夜没有停歇,有的受伤了,有的脚崴了,一路互相鼓励扶持走完了全程80公里。全师终于在敌军到达之前抵达了天堂圩和柑子园,扼守住了李云杰部必经的交通要道。

  • 李云杰得知天堂圩和柑子园一带发现成建制的红军部队,大吃一惊。参谋长告诉他这支部队叫34师,主要任务是断后。李云杰认为无需把主力浪费在这支名不见经传的部队上,要迅速突破,把中央红军围歼于潇、湘二水以东。他派出自己的亲信27军23师385团中校团长李臣率领一个团的兵力,担任开路先锋前去攻打天堂圩。而34师这一仗的作战任务就是利用天堂圩和柑子园的两处小高地的地理优势,坚决堵击二十七军。陈树湘把三分之二的兵力放在右翼天堂圩,交给100团团长韩伟。苏达清的102团固守左翼,101团扼守柑子园。天堂圩第一场战斗打响了,34师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次进攻,给了李臣一个当头痛击。李臣慌忙回去禀报李云杰,说对方起码有两个师的军力,绝不是一支散兵游勇。试探火力之后,李云杰决定对34师采取重点突击,打场硬仗。当得知34师的师长就是妻子的表弟陈树湘时,他没有通知夫人,而是命令部队以最猛烈的炮火进攻,天黑之前务必拿下阵地。

  • 地毯式的轰炸过后,战场一片寂静。这一仗打下来,34师共计382人牺牲,伤员无数。这是34师离开闽西之后打得最惨烈的一仗。俞选文身受重伤,他牺牲前把自己的笔记本交给了赖骄骄,嘱咐他把自己的日记继续写下去。朱德总司令发布了作战总命令,所有部队25日拂晓前必须渡过潇水,渡江后炸毁桥梁。还有3天时间就是渡江的最后期限。陈树湘命令全师坚守阵地,不能让敌人接近红星纵队一分一毫。此时李韫珩的部队也正赶来,即将与李云杰部对34师形成夹击。红五军团首长下令抽出两个预备团去天堂圩增援陈树湘。经过长途跋涉和激烈的战斗,李满玉不幸小产了,战士们发现她的真实身份,决定为他俩保密。赖骄骄在俞选文的笔记本上继续写战地日记。赖老石头来到俞选文的墓前祭拜。他坚定地说,无论前面的路途有多么艰难,也决不当逃兵。赖骄骄惊喜地发现爸爸变了。李仝告诉傅冰娴,27军的对手、34师师长正是陈树湘。傅冰娴打电话给李云杰求情,希望他能对自己表弟网开一面,李云杰大怒。

  • 34师已经把敌军挡在宁远3天了。李云杰久攻不下,我方也伤亡惨重。此时李韫珩的湘军第五路大军53师赶到,向柑子园发起猛烈炮击。敌我兵力太过悬殊,程翠林提出避其敌锋芒,暂时撤离。陈树湘否决了这一提议,因为那样做就将置红星纵队于危险之中。陈树湘打算亲自去支援101团,程翠林挺身而出拦下他,自己前往柑子园。陈树湘让苏达清在第二天战斗胶着之时,实施他的“釜底抽薪”计策:派出尖刀连去偷袭27军指挥部。101团弹药不足了,正在苦苦支撑之际,红五军团派来增援34师的两个预备团及时赶到,53师撤出了柑子园的战斗。苏达清带领尖刀连偷袭李云杰指挥部,李仝冒死护送李云杰上了轿车逃离。34师乘胜追击,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此时党中央也传来了好消息:红星纵队已经全部渡过潇水。红军终于突破敌人第三道封锁线,34师上下无不欢腾。此役失败令李云杰极为沮丧,急于将功补过。参谋长拿来剿总何健总司令发来的电文,要求李云杰部会同李韫珩部从宁远向道县方向继续尾追共军,时刻准备与中共进行最后的决战。

  • 军团首长电令34师,务必急行军跟上中央纵队,在25日拂晓前渡过潇水,否则桥梁就将炸断。陈树湘决定走小路抄近道往前追赶中央纵队。李云杰派李必蕃率部追击。部队行进过程中,苏达清发现路线不对,应该朝西,他们正在朝东面走。陈树湘这才开始怀疑之前从白匪手里缴获来的手绘地图有问题,走了一条错误的路。这样至少要三四个小时才能到达潇水,赶不上大队伍了。正在焦急之际,遇到一位采药的湘西老乡,他告诉他们,红军救过他的命,他愿意为红军带路,如果走山路的话,最快一个半小时可以到达。但是小路不好走,恐怕战士们跟不上。陈树湘下令全师立即跟随老乡走小路,克服一切困难翻过大山。

  • 李必蕃抢先一步在白芒铺布防,截击红34师。两军相遇,李必蕃下令全力开火。如果被敌军拖延太长时间,红34师恐怕就无法及时赶到潇水,陈树湘下令由苏达清带领一个营留下跟敌军纠缠,其他人迅速向潇水行进。苏达清激战半小时后迅速撤离白芒铺。李臣占领阵地后以为胜利了,被李必蕃一通臭骂:让共军跑了,就是失败!李必蕃怎么也想不通,34师为什么能提前两小时走出大山。陈树湘和程翠林率部队往前行进,前方出现一个岔路口,韩伟打算去找老乡问路,可是家家门户紧闭,没人开门。这时他们碰到了第五军团几位跟大部队走散的战士,他们说,前面不到5公里就是潇水。全师上下信心大振,全体跑步前进。27军在后面紧追不舍。 即将到达潇水时,桥梁被先头部队的工兵炸毁了。此时突然一阵枪响,原来侯胜标把企图逃跑的马贵山击毙了。敌军追兵迫近,陈树湘下令全体战士下水,泅渡过江。江水冰冷刺骨,所有战士都咬紧牙关,到达对岸。李云杰追到河岸时已晚,他无奈对天长叹。

  • 与军团会师后,首长对陈树湘提出了严厉批评,作为师长仅凭一张缴获的手绘地图就轻信了行进路线,不仅给34师也给中央纵队带来了危险。红军总政治部发布的最新命令,突破敌人第四道封锁线,并渡过湘江。红三十四师继续担任全军后卫,负责阻击任务。李云杰部在道县驻扎。李云杰得知桂军突然从兴安、灌阳一线撤回,十分震惊,怒斥白崇禧有通共嫌疑。参谋长分析说国军各部为了保存实力都在打自己的小算盘,李云杰深感忧虑。李云杰部在道县驻扎。李云杰得知桂军突然从兴安、灌阳一线撤回,十分震惊,怒斥白崇禧有通共嫌疑。参谋长分析说国军各部为了保存实力都在打自己的小算盘,李云杰深感忧虑。中革军委命令红三十四师向东折回,去接替在营江的红四师阵地。苏达清一听就上火了,认为这是一道错误的军令,拒不执行。经过陈树湘耐心细致的解释,苏达清认识到了错误。程翠林提议解除苏达清的团长职位,陈树湘同意,并提议让苏达清担任代理团长。发现部队往回折返,赖老石头表示很不理解。

  • 红34师到达营江与红四师完了交接换防。彭竹峰在战斗中英勇牺牲。34师接到命令转战蒋家岭。军团部单独召开了34师团以上干部会议,强调接下来的后卫任务更加艰巨。敌人一共七个师的主力,一直尾随在我军身后,兵力对比十分悬殊。陈树湘表示会不惜任何代价,坚决完成后卫任务。陈树湘在距离文市30公里的仙子脚构筑阵地,这里扼守通往文市的交通要道,背靠都庞岭,适合打阻击战。大战前夕,赖骄骄继续完成俞选文的战地日记,赖老石头称赞红军战士们都是了不起的客家人,赖骄骄高兴地发现父亲觉悟提高了。猎人在想自己的心事,林金香兄弟俩在整理被江水浸湿的地契。红34师战士们在修筑工事,陈树湘看着苍茫大地,无限感慨。韩伟说,应该让毛主席回到军事指挥核心。陈树湘表示赞同,他预感到湘江战役将会成为党和红军的一道生死线!他们一致同意,如果红34师必须要以全军覆没来换取党中央渡过湘江,也将义无反顾。

  • 敌人发动了炮击,韩伟率领100团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严防死守。蔡中和苏达清想去支援,陈树湘制止了他们,因为34师已不足四千人,要打四天四夜的持久战,不能全盘压上一下拼光所有兵力。陈树湘推算李云杰在等身后周混元4个师的兵力到达后才会出重拳,因此半小时后一定会撤兵。李云杰和陈树湘互相揣测对方的作战部署,推演接下来的战略战术,可谓棋逢对手,斗智斗勇。大家问陈树湘有何锦囊妙计,他说妙计就是服从命令听指挥,这是红军致胜的法宝。李云杰也对部下表示自己成竹在胸。红34师以一敌十,面临空前的压力,军团首长深为担忧,决定在红星纵队离开文市后,就派出警卫团去仙子脚驰援陈树湘。警卫营长报告抓到101团的两个逃兵,竟然是张桂雄和李满玉。李满玉的女人身份暴露了,蔡中大吃一惊。陈树湘得知原委以后,没有批评他们,反而给大家讲了一个两人如何结为连理的故事。

  • 陈树湘讲完故事做了自我检讨,竟然有一位女同志在部队里都不知情。张桂雄主动请求处分,原来他只是想把妻子李满玉送下山让她闽西老家,并不是想当逃兵。陈树湘同意李满玉回闽西,并让张桂雄送她下山。他对李满玉说,只要你能够平平安安地回到闽西,红三十四师的六千闽西子弟兵,都会感到很欣慰。李云杰与周浑元二部汇合后,红34师将面对的是十倍于己的敌人。如此悬殊的兵力对比,陈树湘深知结局凶多吉少。他回忆起跟新婚当天就与妻子离别的场景,将来也许再也不能相见,十分惆怅。童九子对陈树湘说,他特别想活到胜利的那一天。陈树湘告诉他,怕死没什么好羞愧的,身为一个红军战士就必须做出随时牺牲的心理准备。陈树湘交给赖骄骄一项特殊的任务:监视侯胜标并故意给他一个机会逃跑。侯胜标果然中计,逃跑投奔了国军。他逃走之前,陈树湘故意把两个团的兵力调往主阵地。侯胜标向李云杰投诚,表示自己有重要军情禀报。

  • 李云杰根据侯胜标的情报,命令原计划明日作为先锋的第15师立刻后撤,腾出营地,把全师所有火炮全部推到前沿阵地。陈树湘撤回了阵地上的两个团,把迫击炮营推了上去,他料定敌方炮轰之后,步兵必定冲上来,此时炮轰必将事半功倍。上级给李云杰发来电令,命他的二十七军天黑前去水车攻打红三军团第六师。李云杰令李贺年等炮击停止后立刻对34师发起集群进攻,拿下仙子脚之再后向水车推进。陈树湘也接到上级电令,天黑前到水车去换防红三军团第六师。程翠林认为这条命令不合情理,因为34师目前在仙子脚根本无法脱身。陈树湘分析说党中央调走第六师应该是为了延缓一下桂军的回防速度,必须无条件服从。战斗开始了,一阵猛烈炮轰后李贺年率部冲上阵地,却发现空无一人。陈树湘命迫击炮营立刻攻击,李贺年的15师遭到重创。李云杰惊呼上当,悔之晚矣。参谋长建议杀了传递假情报的侯胜标,李云杰却说,自己轻信情报才是最大的失误。

  • 李云杰誓要全歼水车之敌,将功补过。陈树湘利用李云杰喘息的时间,率红34师往水车进发了。李满玉半路折返,又重新回到了34师。蔡中湘建议正式接收李满玉为红军战士,得到陈树湘的同意。红34师到达水车布防。水车距离中央纵队所在的文市7公里,周浑元的99师正向文市推进,情况十分危急。我情报部门破获了敌军的排兵布阵情况,虽然敌我兵力对比十分悬殊,但是敌在明我在暗。水车阵地上,苏达清率102团打退了李必蕃的第一次进攻。李云杰大为光火,李必蕃解释说夜战不是自己所长,请求第二天再战。李云杰要求他必须天亮前拿下水车。情报处长提醒李云杰,水车阵地上的共军已经不是红六师,而是34师了。李云杰叹息自己又比陈树湘少算了一步棋。李必蕃再次发起猛烈进攻,程翠林亲自带领迫击炮营冲到了最前线,英勇负伤。苏达清与程翠林终于敞开心扉,解开了积怨。赶来与李云杰部汇合的周浑元部99师此时也到达了水车,即将与李云杰部对红34师形成犄角之势。

  • 陈树湘命令韩伟的100团务必要打准第一炮,拖住周混元部24小时,给中央纵队留出足够的时间进发湘江。中央纵队终于离开文市,到达石塘,并且听从毛泽东的建议扔掉坛坛罐罐,轻装上路,加快了行进的速度。周浑元、李云杰二部联手向水车阵地发起猛攻。红34师浴血奋战,给予敌人以重创,但也损失了包括范世英在内的九百多名指战员。党中央发来电令,30日是渡江的最后期限。红34师只要牢牢坚守住最后两天,就可看到胜利的曙光。战斗十分惨烈,有的连只剩下十几个人。李满玉、木子李、林金堂等新兵加入了党组织。木子李问猎人为何不入党,猎人说他以前是国民党的射击教头。由于连日战斗负伤,程翠林病重晕倒了。陈树湘率红34师转战秀岭,程翠林问他为何放弃水车阵地,陈树湘说水车不利于防守,秀岭地势狭窄,更有利于34师防守反击,他更有把握挡住李云杰。

  • 李云杰接到侦察部队报告说红34师从水车阵地上消失了,才知道陈树湘又一次金蝉脱壳,十分生气。周浑元通知李云杰,他已派出侦察机寻找红34师,务必找到这支队伍加以歼灭。许婷在随红星纵队行进的路上,发现有一支队伍在朝相反方向前进,原来是朱德总司令派后勤部队给后卫师34师送补给去了。34师到达秀岭,陈树湘把各团兵力统一归师部调配,严阵以待。红星纵队遭到国民党飞机轰炸,前进受阻。红34师剩下的三千人还需要挡住周李二部的大军两天两夜,才能确保红星纵队的身后安全。此时,中央军委派来给34师送补给的后勤小分队到了,党中央关键时刻雪中送炭,全师上下人心振奋,深受鼓舞。李云杰、周浑元二部联手作战,企图以最凌厉的进攻在最短时间内结束与红三十四师的遭遇战。秀岭左翼的新岭阵地被狂轰乱炸后,只剩下不到一个排的兵力。陈树湘决定派出苏达清手下一个连的兵力去新岭进行增援,派赖老石头任连长前去执行任务。赖骄骄请求跟父亲一起去,陈树湘把他留下来,说另有任务给他。敌军向新岭阵地再次发动炮击。陈树湘派王光道带上师部所有人前去增援。

  • 面对强大的炮火,赖老石头扔完最后一颗手榴弹,英勇牺牲。胡三前来报告说赖骄骄跑去新岭找赖老石头了,陈树湘命人去把赖骄骄找回来。飞毛腿和胡三追上赖骄骄,赖骄骄坚持不回去。战斗结束了,从暂时的失聪恢复过来的林金堂得知自己已经是连长了,他拿出从老家带出来的乡土撒向天空,激励同伴们,闽西子弟即便战死,魂也要回到故土。赖娇娇抱着父亲的遗体放声大哭,发誓要让敌人血债血偿。陈树湘告诉程翠林,他早已做好了自己粉身碎骨、红34师全军覆没的思想准备,但是他放不下的,是那几个少年红军战士,因为他们是中国革命的燎原星火,代表着希望。程翠林叮嘱他一定要想尽办法带领这几个少年战士突围。新岭阵地被敌军的大炮攻破,秀岭阵地还在坚守。此时传来好消息,我红星纵队已经渡江过半。陈树湘负伤,但是已经没有药和纱布了,他咬牙坚持,让卫生员不要告诉别人。童九子带来党中央的急电,中央纵队已经渡过湘江!鲜血没有白流!战士们激动地欢呼,庆祝来之不易的胜利。

  • 为中央纵队断后的任务完成了,但红34师面临着更加艰难的处境:大部分战士都牺牲了,全师仅存732人,弹药和补给也所剩无几。去往湘江的道路已被敌人层层封锁。陈树湘向战士们传达了党中央渡江前发来的最后命令:如果湘江突围不成功,就返到湘南去打游击。如果突围都不成功,那么就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大家庄严宣誓。赖骄骄还在继续写着战地日记。虽然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倒下,但他相信,红军的旗帜早晚会插遍祖国的大江南北!李云杰深知国军的失败源于内部,痛心疾首,唯有长叹。此时傅冰娴赶来了,想劝说丈夫放过陈树湘。李云杰让傅冰娴写信劝降,派侯胜标送过去。陈树湘让他将自己小时候经常吟诵的一首诗送给表姐:“男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周浑元部率先向红34师发起了攻击。苏达清带领尖刀排冲了上去。苏达清英勇牺牲了。苏婷为他诞下了一个孩子。

  • 程翠林郑重提议:恢复苏达清的102团长职位的人举手!所有举手的师党委成员们都眼含热泪。红34师剩下的几百人陷入白军和地方民团层层包围。形势危在旦夕,战士们还能坚持多久,只是时间问题。陈树湘郑重地交给李满玉一项特殊的任务:把记载了红34师六千人的花名册带出去交给党中央。李满玉忍住悲痛答应师长,一定完成任务。在湘桂边界,红34师再次遭遇了敌方反动民团的疯狂阻击。程翠林、蔡中先后牺牲了。道路被封锁,去湘江追赶党中央已然不可能。陈树湘决定留下一半人马照顾重伤员,另外一半往相反的湘南方向前进,去那里开展游击战。李仝向李云杰报告湘桂两省的民团在重金悬赏陈树湘的人头。傅冰娴得知这一消息心如刀绞。林金堂在与地方民团的战斗中牺牲了。李满玉在去湘江的路上也被敌军炸弹袭击,不幸身亡。被鲜血染红的花名册散落在湘江里。

  • 林金香、童九子、赖骄骄几个少年红军战士活了下来。虽然他们的亲人都不在了,但几个小伙子紧紧靠在一起,齐声说当红军不后悔!傅冰娴拿出父亲生前留下的遗书,那是父亲傅作仁在临终前对李云杰的忠告和警示,要他留意蒋介石,其人不可信赖。李云杰认为,蒋介石才是继中山先生之后唯一能够给中国带来希望的领袖。现在仗打成这样,对他的选择做出是对是错的结论,为时尚早。傅冰娴表示自己作为妻子无意干扰他的政治选择,只是对丈夫和表弟成为了战场上的死对头,感到难过。红34师的战士们想去老乡家买点吃的,没人开门。两天滴米未进的战士们拿走老乡家门口的一些粮食,还留下了银元作为补偿。两支民团对红34师形成了包围。韩伟让陈树湘带领战士们往牯子河方向撤退,自己带领一支小分队留下来断后。猎人主动请命留下来做后卫中的后卫,他给木子李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原来他真名叫罗金泉,以前在国民党当射击教头的时候,他的妻子吕红儿是一名共产党卧底。他的上峰发现吕红儿身份后,命令他亲手开枪打死了自己的妻子,从此他义无反顾地投奔了共产党。

  • 猎人讲完了自己的故事,让木子李快走,他要一个人来面对围攻而上的敌人。最后关头,猎人打完最后一颗子弹,英勇牺牲。韩伟和战士们被反动民团追堵,打完最后一颗子弹,纵身跳下悬崖。陈树湘边打边撤,到达了牯子河边上的最后一道防线,发现桥已被炸毁。陈树湘让童九子、赖骄骄、林金香游到对岸,自己和剩下的几名战士为他们三人打掩护。陈树湘把红34师的军旗交到童九子手里,嘱咐他一定要带领赖骄骄和林金堂走出去,向党中央归建,传续下红34师的星星之火。陈树湘打完最后一颗子弹,腹部受伤,被民团活捉。他宁死不受屈辱,在担架上扯出自己腹部的肠子,自杀身亡。李云杰听到陈树湘绞肠自尽的消息,百感交集。远方的陈傅氏仿佛看到儿子回到自己的身边。口中还念着那首诗:男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绚丽朝阳下,童九子、赖娇娇、林金香三位少年红军打着红34师的军旗,朝着远方奔跑而去。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