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血道

6.6
类型: 电视剧 悬疑 年代
年份: 2016
地区: 内地
简介:黄金商道地处雁门县与蒙古交界地带,是往来商家必经之地,土匪活动猖獗。巡警朱一书以维护商道治安、惩处走私为己任。以县长庞德坤为首的走私集团为谋取巨大利益,大量走私烟土和军火,并吸收土匪及杀手扩充实力。朱一书通过蛛丝马迹察觉到走私动向并展开调查,庞德坤设法阻止,诬陷他入狱甚至派杀手追杀以绝后患。阴谋与复仇、正义与邪恶的较量逐步展开并愈演愈烈。朱一书在流亡与探求真相过程中,经受了重重考验,从一个单纯正直的热血青年逐步转变为刚毅勇敢的英雄豪杰。在师兄曾石洛、恋人琪琪格等人的帮助下,凤凰涅槃,最终彻底粉碎庞德坤等人的重重阴谋,并找寻到挚爱。黄金商道终于复归平静。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0 / 共30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分集剧情

  • 贡米吴樾上演甜蜜爱恋

  • 贡米吴樾上演甜蜜爱恋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贡米吴樾上演甜蜜爱恋

  • 贡米吴樾上演甜蜜爱恋

  • 贡米吴樾上演甜蜜爱恋

  • 黄金商道地处雁门县与蒙古交界地带,是往来商家必经之地,土匪活动猖獗。巡警朱一书以维护商道治安、惩处走私为己任。以县长庞德坤为首的走私集团为谋取巨大利益,大量走私烟土和军火,并吸收土匪及杀手扩充实力。朱一书通过蛛丝马迹察觉到走私动向并展开调查,庞德坤设法阻止,诬陷他入狱甚至派杀手追杀以绝后患。阴谋与复仇、正义与邪恶的较量逐步展开并愈演愈烈。朱一书在流亡与探求真相过程中,经受了重重考验,从一个单纯正直的热血青年逐步转变为刚毅勇敢的英雄豪杰。在师兄曾石洛、恋人琪琪格等人的帮助下,凤凰涅槃,最终彻底粉碎庞德坤等人的重重阴谋,并找寻到挚爱。黄金商道终于复归平静。

  • 黄金商道地处雁门县与蒙古交界地带,是往来商家必经之地,土匪活动猖獗。巡警朱一书以维护商道治安、惩处走私为己任。以县长庞德坤为首的走私集团为谋取巨大利益,大量走私烟土和军火,并吸收土匪及杀手扩充实力。朱一书通过蛛丝马迹察觉到走私动向并展开调查,庞德坤设法阻止,诬陷他入狱甚至派杀手追杀以绝后患。阴谋与复仇、正义与邪恶的较量逐步展开并愈演愈烈。朱一书在流亡与探求真相过程中,经受了重重考验,从一个单纯正直的热血青年逐步转变为刚毅勇敢的英雄豪杰。在师兄曾石洛、恋人琪琪格等人的帮助下,凤凰涅槃,最终彻底粉碎庞德坤等人的重重阴谋,并找寻到挚爱。黄金商道终于复归平静。

  • 黄金商道地处雁门县与蒙古交界地带,是往来商家必经之地,土匪活动猖獗。巡警朱一书以维护商道治安、惩处走私为己任。以县长庞德坤为首的走私集团为谋取巨大利益,大量走私烟土和军火,并吸收土匪及杀手扩充实力。朱一书通过蛛丝马迹察觉到走私动向并展开调查,庞德坤设法阻止,诬陷他入狱甚至派杀手追杀以绝后患。阴谋与复仇、正义与邪恶的较量逐步展开并愈演愈烈。朱一书在流亡与探求真相过程中,经受了重重考验,从一个单纯正直的热血青年逐步转变为刚毅勇敢的英雄豪杰。在师兄曾石洛、恋人琪琪格等人的帮助下,凤凰涅槃,最终彻底粉碎庞德坤等人的重重阴谋,并找寻到挚爱。黄金商道终于复归平静。

  • 独狼未能完成杀害朱一书的任务,他被季东海开枪打伤手臂,上山向曾石洛索要补偿金。曾石洛拿厚颜无耻的独狼没有办法,只得吩咐管账的手下去账房拿钱票给独 狼。独狼如愿以偿得到了补偿金,开心不已。曾石洛一本正经提醒独狼以后不能再找朱一书的麻烦,他不希望别人干涉他与朱一书的恩怨纠葛。曾石洛一心想与朱一 书解决个人恩怨,他决定暂时把大当家的位置交给二当家老杜坐,老杜带着所有手下送曾石洛下山,曾石洛叮嘱身为三当家的贾藤协助老杜管理山寨。琪琪格决定戏 耍孔武有力的甄珠,她计上心来教甄珠如何做大家闺秀,甄珠平日为人雷厉风行没有半点女人味,她也想变成温柔的女人吸引朱一书的目光。在琪琪格的调教下,甄 珠穿上了女儿装去见朱一书。众人平日很少看到甄珠描眉画目,甄珠忽然转变的形象令众人笑出声来,甄珠因为自己的新形象没有被众人接受,怒气冲天上门找琪琪 格算账。琪琪格早就做好了准备,在甄珠上门找麻烦的时候带着仆人叮当从后门溜了,甄珠心有不甘没有离去,而是留在琪琪格的住处不走了。

  • 季东海认定朱一书与琪琪格已经恋爱了,否则 朱一书不可能允许琪琪格留宿。朱一书哭笑不得把事发经过说了一遍,但季东海就是不相信他。警队缺少枪支弹药,朱一书向程云轩申请调拔一批枪支,程云轩不方便拒绝朱一书的申请,但他没有调拔新枪,而是弄了一批破旧的老枪敷衍了事。老枪送到朱一书的手下手中,众人欢天喜地检查老枪的新旧程度,有几杆老枪开枪都非常费劲,众人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只能凑合使用老枪。刀疤脸是程云轩的手下,贾藤找到刀疤脸,想跟刀疤脸谈买卖,刀疤脸为人警惕,他不认识贾藤。当他发现自己被贾藤跟踪之后,他藏在暗处忽然出手偷袭贾藤。贾藤猝不及防被割了一刀,他赶紧张开双手扮出不敢乱动的模样,语气真诚提出与刀疤脸做买卖,并且搬出了大哥曾石洛的名号。刀疤脸对曾石洛有所耳闻,他没好气地拒绝了贾藤做买卖的提议,警告贾藤以后不要再跟踪他。第一次接近刀疤脸失败了,贾藤垂头丧气回到山寨。老杜见贾藤受伤了,愤愤不平决定带人找刀疤脸算账,贾藤一心想结识刀疤脸,他扮出宽宏大量的模样,劝说老杜不要意气用事。

  • 刀疤脸向琪琪格步步逼近,琪琪格急中生智谎称自己认识玉面飞龙。刀疤脸曾经强暴过玉面飞龙的妹妹,琪琪格浑然不知谎称玉面飞龙视刀疤脸为英雄好汉。刀疤脸拆穿了琪琪格的谎言,凶神恶煞就想俘走琪琪格。曾石洛赶了过来英雄救美,不允许刀疤脸靠近琪琪格。刀疤脸与同伴掏出手枪欲向曾石洛开枪,曾石洛面不改色提醒刀疤脸与同伴一旦开枪,枪声会把在附近巡逻的警察引来。刀疤脸与同伴迟疑不决没有立即开枪,曾石洛当机立断出手偷袭刀疤脸二人,将二人打倒在地上。琪琪格担心曾石洛双拳难敌四手,她掏出一把手枪对准刀疤脸二人开枪,不料却射偏了子弹,没有射中刀疤脸二人。在附近巡逻的朱一书听到枪声带队赶了过来,刀疤脸与同伴见势不妙赶紧溜之大吉。曾石洛与朱一书有仇恨,而且他还是官方通辑的逃犯,他在琪琪格转身面向朱一书之时藏了起来。朱一书来到琪琪格面前,从琪琪格嘴中了解完了枪声响起经过,他猜到搭救琪琪格的人是曾石洛。琪琪格对曾石洛充满感激之情,朱一书在送琪琪格回家的路上,与琪琪格谈起了曾石洛的背景。

  • 朱一书接到情报带队骑马找到了焦亮,由于焦亮不肯投降,朱一书带头开枪射伤了焦亮。贾藤下山发现了躺在草丛里面的焦亮,他以前虽然与焦亮有矛盾,但他大人不计小人过,而是救焦亮回天王谷养伤。焦亮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他认出了站在床边的贾藤,赶紧掏出手枪对准贾藤,并且从贾藤嘴中盘问所处之地是何处。贾藤提醒焦亮好好养伤,如今焦亮在天王谷非常安全,警方不敢轻易上山捉拿焦亮。琪琪格在大风镇住了一段时日了,其父额尔德在老家久等无果,在巴尔特的陪同下抵达大风镇。巴尔特是琪琪格的未婚夫,额尔德找到朱一书报上自己的身份,朱一书生性警疑没有相信额尔德说的话,谎称自己不知琪琪格的下落。巴尔特性子急躁与朱一书交起手来,朱一书的功夫比巴尔特要高,额尔德非常敬重朱一书的身手,他喝退了巴尔特,送了一把随身携带的匕首给朱一书,一来证明自己的身份,二来希望朱一书说出琪琪格的下落。朱一书拿着额尔德的匕首与琪琪格相见,琪琪格认出了父亲的匕首,顿时百感交织。

  • 朱一书希望琪琪格返回蒙古草原,琪琪格见朱一书不敢正视自己的感情,失望之余收拾行李搬出甄珠家。竟然朱一书不争取来之不易的爱情,琪琪格就不勉强他了。甄珠见琪琪格要走,她拦住琪琪格,提醒琪琪格应该得到朱一书允许再走。在甄珠眼里,琪琪格是朱一书的人质,她想搬到别处,还要经过朱一书的许可。琪琪格铁了心要走,她不顾甄珠阻拦扬长离去,回到了父亲额尔德的身边。朱一书在街上执行公务遇到了琪琪格父女,他客气的与额尔德打招呼,掩盖住对琪琪格的不舍。琪琪格无法自拔地爱上了朱一书,她向父亲额尔德说出心中所想,不愿意嫁给巴尔特,只想与朱一书双栖双飞。额尔德见琪琪格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勃然大怒不允许琪琪格再与朱一书来往。巴尔特进入房中提出与朱一书决斗,他想跟朱一书来一场体力上的较量,谁获胜了谁就有资格与琪琪格相爱。琪琪格不希望巴尔特与朱一书起冲突,她不允许巴尔特与朱一书决斗。

  • 贾藤与大当家曾石洛断绝了情份,选择投奔焦亮。他的行为获得焦亮赏识,两人下山之后在山下升火休息,焦亮向贾藤表示,他一定会把贾藤当成兄弟对待。曾石洛察觉到警方攻山,他事先转移了所有手下,独自一人留在山寨里面与朱一书算账。朱一书带领手下人进入山寨,与曾石洛在院子里面单打独斗,两人功夫相当难分胜负,二当家老杜带了几个手下返回来制造混乱,与警方混战。朱一书带人追了过来,几个土匪没了去路只能束手就擒。焦亮返回程云轩身边复命,朱一书已经成了程云轩的眼中钉肉中刺,程云轩命令焦亮想方设法除掉朱一书。贾藤得知焦亮想除掉朱一书,他提醒焦亮做事不能太死板,无需正面与朱一书对决,而是藏在暗处寻找机会向朱一书放冷箭。琪琪格准备随父亲返回蒙古草原,朱一书给琪琪格一行人送行,琪琪格穿上了本族服装翩翩起舞,朱一书喝醉了酒,渐渐对琪琪动了心思。警方关押了曾石洛的几个手下,曾石洛在老杜的陪同下潜入了警方关押犯人的区域,两人在夜色的掩护下向牢房摸去。

  • 曾石洛一直想救出几个被警方关押的手下,贾藤已经投靠了程云轩,曾石洛与贾藤见面,委托贾藤帮他救出几个手下。贾藤表面答应帮忙,暗中向程云轩通风报信。在程云轩的指使下布下了圈套。老杜担心贾藤耍诈,提醒曾石洛三思而后行,曾石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为了救出几个手下,就算贾藤布下了天罗地网,他也要闯一闯。贾藤把几个犯人关进了一间仓库里面,这几个犯人是程云轩的手下。曾石洛浑然不知与老杜潜入到仓库里面,其中一个犯人忽然掏出匕首捅伤了老杜,程云轩带领一伙手下冲了进来,贾藤也在其中。程云轩认定曾石洛必死无疑,他得意洋洋抬手向曾石洛展示戴在手指上的扳指。曾石洛见亡妻的扳指出现在程云轩手中,方才意识到杀人凶手是程云轩。朱一书曾经一再向曾石洛解释自己不是凶手,曾石洛没有相信朱一书,如今程云轩亲口承认自己是凶手,曾石洛勃然大怒欲与程云轩拼命。程去轩的手下向曾石洛开枪扫射,曾石洛扶起老杜逃出了仓库,老杜让曾石洛爬墙逃走,他自己则留在墙下拖延时间,曾石洛逃走之后,老杜死在了警方乱枪扫射下。

  • 曾石洛打算买几条枪,有了枪才有能力与程云轩斗争。老孟见曾石洛执意买枪,他冒着风险找到一个在警察工作的亲戚,从亲戚手中买枪。程云轩受庞县长委托,找到西北双煞,提出与兄弟两人合作。西北双煞贪得无厌,兄弟两人向程云轩狮子大开口,提出抽取三成的分成利益,程云轩虽然渴望与西北双煞合作,但他接受不了西北双煞开出的条件。西北双煞见程云轩对分成利益有异议,再次抬高了价格,提出抽取五成的分成利益。三成的分成利益程云轩都不同意,更不用说是五成分成利益了。程云轩返回庞县长身边复命,把跟西北双煞谈话的经过汇报了一遍。庞县长也觉得西北双煞要价太高了,他打消了收买西北双煞的念头。

  • 曾石洛发现月亮湾仓库存放了大烟,他向朱一书通风报信,并且主动与朱一书和解。当初曾石洛一直以为妻子死于朱一书手中,后来程云轩承认自己才是杀人凶手,曾石洛意识到错怪了朱一书,希望能得到朱一书原谅。师兄弟两人经历了一系列的曲折,终于言归于好。曾石洛认定庞县长与程云轩都在徇私舞弊,季东海身为庞县长的义子,勃然大怒持枪对准了曾石洛。朱一书担心季东海擦枪走火,赶紧把曾石洛拉到旁边。曾石洛提供的月亮湾仓库有大烟的信息非常重要,朱一书带着季东海去月亮湾仓库搜查,程云轩听到风声转移了大烟,朱一书与季东海无功而返,两人被程云轩训了一顿。程云轩把朱一书降为普通警察,季东海则被扣除一个月的薪水。程云轩派出焦亮和贾腾前往月亮湾,曾石洛一路跟随,他见焦亮与贾藤进入到仓库里面整理大烟,计上心来锁死了大门,从窗口扔入火把引燃了整间仓库。焦亮与贾藤从窗口逃了出来,两人在曾石洛的追赶下一路狂奔。焦亮为了保命,提出与贾藤分头逃跑,他知道贾藤才是曾石洛追赶的目标。

  • 程云轩除掉了国华,指使焦亮想方设法引诱朱一书进入埋伏圈,朱一书已经成了程云轩为官路上的绊脚石,程云轩决定除掉朱一书。焦亮在山中布下埋伏,离开山中找到了在草地上放羊的甄珠。警方正在通辑焦亮,甄珠认出了焦亮是逃犯,焦亮从甄珠手中夺走了羊群,离去之时故意公布自己杀了几个警察。朱一书找到了丢了羊的甄珠,他听完甄珠讲述的丢羊过程,带领所有手下往焦亮离去的方向追去。此次他有备而来,抱着必须除掉朱一书的决心。朱一书的手下死伤大半,老山羊假装与朱一书并肩作战,他趁着朱一书全神贯注应敌,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出奇不意往朱一书身上捅了过去。朱一书身体中刀感到一阵剧痛,他扭过头发现袭击自己的人竟然是老山羊。

  • 朱一书昏迷不醒躺在牢房里面的床板上,刘济民来探监,他见朱一书没有苏醒,只得决定改天再来探监。远在蒙古草原的琪琪格还不知道朱一书遭受的磨难,她虽然已经离开了大风镇,但她的心还在大风镇,无时无刻不在牵挂朱一书。季东海决定劫狱救走朱一书,他端起一杆步枪闯入监狱,命令狱警们让路。狱警们认识季东海,所有狱警生怕得罪庞县长,只得老老实实让路,给季东海进入牢房。朱一书已经苏醒了,季东第想带朱一书逃走,程云轩带领手下赶了过来,他命令手下押走了季东海。朱一书极有可能向刘济民供出所有事实,程云轩提起了甄珠父女,他提醒朱一书如果向刘济民如实招供,将会牵连甄珠父女。刘济民到监狱再次看望朱一书,他非常了解朱一书的为人,相信朱一书不会贪赃枉法。朱一书想起了程云轩的警告,他为了保住甄珠父女的性命,只得揽下了程云轩捏造的所有罪名,刘济民信以为真,对朱一书大失所望。

  • 甄珠父女还被关在牢房中,庞县长释放了甄珠。两个登徒浪子见甄珠年轻貌美,暗中跟踪甄珠欲行不轨。眼看甄珠就要失身丢了名节,曾石洛及时出现,出手取了两个登徒浪子的狗命。甄珠一心想救出朱一书,曾石洛担心甄珠有闪失,他强行抗起甄珠,把甄珠送到深山老林的一间木屋里面,不给甄珠随意出入。曾石洛打开房门进入房间,藏在门边的甄珠趁机手持利器抵住了曾石洛的脖子,她一心想下山营救朱一书,只想逃出木屋。曾石洛身手利索反手制服了甄珠,他提醒甄珠已经成了通辑犯,不能轻易露面,否则会再次落入到警方手中。朱一书即将被枪决,远在蒙古的琪琪格将与巴特尔成婚了,她惆怅万千思念朱一书。庞县长担心季东海在朱一书被枪决当天闹事,于是软禁了季东海。朱一书被枪决的日期马上就要到了,季东海意识到不能与义父庞县长硬碰硬,于是计上心来欺骗庞县长,扮出对朱一书深恶痛绝的模样。枪决日期到来,警方押送朱一书往刑场方向行去,两边的路上站满了百姓,许多不明真相的百姓往朱一书身上投掷瓜果,痛骂朱一书徇私舞弊。

  • 朱一书被押到刑场,负责行刑的警察端枪对准了朱一书,紧急关头,季东海冲了出来袭击行刑的警察,混在人群中的甄珠趁机出手制造混乱,协助季东海营救朱一书。刑场一片混乱,百姓们吓得一哄而散,警方在刑场内找到了制造混乱的甄珠,合力抓捕甄珠。四少年跟随甄珠与警方激战,老二时运不济在混乱中死于警方枪下。甄珠悲痛欲绝扶住死亡的老二,强忍心中悲痛带领三个少年逃跑。明心道长赶到法场为甄珠解围,扰乱警方追赶甄珠。在他的帮助下,甄珠带着三个少年成功逃出刑场。明心道长救走了徒弟朱一书,他功夫虽然高强,但对医术一窍不通,朱一书伤势严重昏迷不醒,明心道长神色焦急不知如何是好。琪琪格牵着马匹找到甄珠家,登门拜访卧床养伤的甄父。琪琪格未能从甄父嘴中打探到朱一书的下落,离去之时送了银洋给甄父。

  • 甄珠在明心道长的掩护下转移还未复原的朱一书,三个少年紧随甄珠而行,老三与老四时运不济死在了警方的子弹下。明心道长负责垫后,他且战且退来到地下入口,警察形成半圆形向明心道长包抄过来,明心道长不敢恋战,跳进地下入口之时引燃了大量干枯的玉米杆。警察们冲到地下入口外面,被熊熊大火阻挡,无法立即跳进入口追捕明心道长。甄珠带着老二和朱一书逃出警察追捕,老三老四永远无法再跟过来了。明心道长功夫高强身强体壮,负责背朱一书逃跑。为了保护朱一书,明心道长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与朱一书互换了衣服,穿着朱一书的衣服逃走。朱一书则被他安置在草丛里面。老山羊带队追了过来,明心道长现身吸引老山羊的注意力,他带领手下人向明心道长追了过去,明心道长一路狂奔来到悬崖上,无奈之下只得从悬崖上跳了下去。跳崖的明心道长大难不死,他原路返回找不到朱一书,以为朱一书落入到了警方手中。程云轩回到办公室办公,明心道长忽然出现,出奇不意把程云轩绑在椅子上,程云轩被绑住手脚动弹不得,嘴中还被塞了一团棉布。

  • 朱一书独自一人行走,体力不支昏死过去,获玉儿相救。玉儿把朱一书带到家中照顾,母亲生怕摊上麻烦极力反对。额尔德在巴特尔的陪同下抵达大风镇,找到了在寻找朱一书的琪琪格。琪琪格已有几天没有好好进食了,她随父亲去酒馆饱餐一顿,饭后表示会继续寻找朱一书。程云轩即将带队离开大风镇,去向不明,老山羊怀疑程云轩是去抓捕朱一书,于是返回巡警队向季东海通风报信。季东海对老山羊异常厌恶,他对老山羊出卖朱一书略知一二,老山羊提供的情报非常重要,季东海返回家中在父亲庞县长面前演戏,谎称已经解开了心结,不会再与朱一书为伍。庞县长虽然对季东海转变的态度有些怀疑,但还是同意季东海随程云轩外出执行任务。琪琪格打探到程云轩的出行情况,她意识到了跟踪程云轩也许就能找到朱一书,于是计上心来哄骗父亲额尔德离开大风镇。

  • 程云轩在进食过程中意外发现了在大厅端茶送水的朱一书,自从恢复体力之后,朱一书从来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玉儿母女以为他是哑吧。程云轩把玉儿娘唤到身边,问起朱一书成为酒馆小二的原因,玉儿娘原本就不赞成玉儿收留朱一书,她一五一十把朱一书获救过程说了一遍。甄珠与曾石洛住进玉儿家的酒馆,两人乔装打扮,暗中观注朱一书的动向。程云轩察觉到曾石洛与甄珠神色异常,他仔细观察两人的装扮,渐渐觉得有些眼熟。焦亮在院子里面遇到了朱一书,他见朱一书不言不语,索性上前出手教训朱一书,甄珠与曾石洛在客房的窗口前目睹了院内发生的事情,她心急如焚想下楼搭救朱一书,但曾石洛担心有诈,不允许甄珠冲动行事。朱一书被焦亮暴揍了一顿,琪琪格不相信朱一书变成了傻子,她决定晚上去看望朱一书。玉儿对朱一书充满愧疚,她后悔让朱一书在酒馆大厅干活,以至于惹上了麻烦。为了弥补对朱一书的愧疚,玉儿送了一瓶跌打药给朱一书。琪琪格做好了晚上去找朱一书的准备,额尔德担心琪琪格遇到危险,决定绑住琪琪格。琪琪格前往朱一书的住处,见到朱一书。

  • 程云轩的一个手下听到动静进入仓库,要求季东海回程云轩身边认罪,季东海出手打晕了程云轩的手下,上门向朱一书通风报信,欲在朱一书的协助下将程云轩绳之以法。朱一书已经失去了斗志,对季东海不理不睬,季东海失望之极,留了一把手枪给朱一书。季东海离去之后,曾石洛与甄珠出现在房外,两人其实已经藏在房外很久了,听到了季东海与朱一书的谈话内容,朱一书明显不愿意再与罪恶势力斗争了,曾石洛没有进房带走朱一书,连甄珠也打消了进屋见朱一书的念头。程云轩从手下人嘴中得知有人闯入仓库,他意识到了必须尽快转移大烟。季东海坐在酒馆大厅喝闷酒,程云轩怀疑闯入仓库的人是季东海,他向玉儿打探季东海喝酒的时间长短。玉儿心知肚明有意帮助季东海,谎称季东海一整晚都在大厅喝酒。朱一书失去了斗志,不愿意再惩恶扬善,季东海不忘当警察的初心,独自一人阻拦程云轩运走所有大烟。

  • 程云轩指使四个警察暗杀季东海。季东海还在玉儿家经营的酒馆暂住,他猜到有敌人即将到来,于是事先藏了起来。季东海出奇不意击毙其中三人,最后一人劫持了闻讯赶来的玉儿,命令季东海放下手枪。双方对峙之时,老山羊悄无声息出现在不远处,开枪击毙了最后一个警察。老山羊识出死的四个杀手曾是大风镇的警察,他不知道四人曾经目睹季东海劫法场,季东海猜到幕后主谋是程云轩,他返回大风镇到警察局找程云轩算账,程云轩否认自己派了警察暗杀季东海。庞县长闻讯而至,带着季东海离去之时向程云轩赔不是,程云轩忍住心中怒火,在庞县长面前扮出平静的模样。庞县长收买了西北双煞,只要西北双煞除掉朱一书,将会获得一笔丰厚的报酬。明心道长在蒙古草原外面遇到了西北双煞,西北双煞杀害明心道长。

  • 西北双煞在和朱一书等人的大都中他们打死了明心丁当,但琪琪格打死了西北双煞其中之一,其中一个逃跑,他跑到了兴隆客栈。曾石洛和朱一书谈起了师傅明心的死,俩人决定杀死薛无恨为师傅报仇,但朱一书却认为这样冤冤相报何时了。庞德坤和季东海见面,庞德坤鼓励季东海发展自己的事业。庞德坤意外地向季东海展示了自己多年来收藏的金银财宝,并且给他看了帐本,这些帐本记载着庞德坤多年来通过走私取得的财富。庞德坤任命季东海为县警局治安大队大队长。朱一书、曾石洛顺着薛无恨的自行车印迹追到兴隆客栈,众人围住了薛无恨。薛无恨将崔月娘打伤,崔月娘向崔玉儿说出了她的亲生父亲就是庞德坤。大王此时来到省城,被省警局的警察拦住,他故意制造事端引起注意。朱一书的信到了刘济明局长手中。朱一书因为崔月娘的死感到自责,曾石洛劝他。季东海带着崔玉儿离去。甄珠要去趁着夜色杀掉庞德坤和程云轩,琪琪格不同意。朱一书表示要找到俩人犯罪的证据。程云轩和庞德坤见面,庞德坤追问程云轩派人刺杀季东海的事,并宣布了季东海上任治安大队大队长的事。

  • 庞德坤只身来到兴隆客栈,进到屋里,看到了崔月娘牌位,崔玉儿静静地坐在那里,父女俩相对无言。庞德坤最终开口了,表示此次前来就是为了看望崔玉儿,并问崔玉儿有什么要求,他可以安排人办,还表示要吩咐下人做些衣服、打些首饰送过来。崔玉儿表示她正在守孝不便戴首饰。庞德坤悻悻然离去,这一幕让季东海看到。庞德坤的话也被在门外的季东海听到。季东海独自坐在房间里,回想起崔玉儿与他说过的一些话。这时仆人进来,说有人给他送一封信,信上只有几个字,是朱一书约季东海在野山岭见面。在野山岭,朱一书和季东海见了面。朱一书对季东海说了最近发生的一切,朱一书表示他现在还是个警察,一定要给雁门县的百姓一个安定的生活。季东海跪求朱一书放过他的义父,朱一书表示即便朱一书能放过他,公道和人心也不能放过他,这是一笔良心债,庞德坤应该自己来还,否则朱一书将对不起那些死去的警察弟兄。季东海表示朱一书没有证据,朱一书坚定地说他有证据。崔玉儿回忆起往事,他误认为是朱一书杀了崔月娘。并发誓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朱一书,为崔月娘报仇。

  • 来找邢德义的是他的妻子,他的妻子埋怨邢德义,朱一书既然要和邢德义合作怎么没有派人保护他,邢德义辩解人多了目标太大反倒不安全了。在季东海的住处,崔玉儿和季东海正在聊天,老山羊来报告,说他手下的人发现了邢德义,在挂甲台村。季东海命令老山羊带一小队人去挂甲台村把邢德义悄悄带回来。在挂甲台村附近,刘济明带着小郑正往那赶。老山羊带着警察进了村,他发现了大王,老山羊敏感地觉得朱一书很可能在村里,他命令警察去追大王。大王跑进了朱一书等人藏的院子,朱一书果断地安排曾石洛赶快和甄珠一起把邢德义带上,朱一书去引开警察,明天他们在官邸庙见。老山羊这边已经行动了,还命令警察去抓邢德义,在村外的刘济明和小郑听到了枪声。曾石洛和甄珠带着邢德义离开。朱一书领着琪琪格和大王躲开了老山羊等人的追捕,逃到了村外。他们刚感到自己安全时,突然窜出来几个人用枪逼住了他们,这时刘济明站了出来。抓捕朱一书和抓捕邢德义的两队警察回合了,均无所获。老山羊率人沮丧地撤回。庞德坤正在安慰程云轩,让他不要与季东海计较。

  • 玉儿对朱一书恨之入骨,要求季东海去杀了朱一书。季东海亲手开枪杀害了朱一书,他以为朱一书已经身亡,陷入到了悲痛中,性格大变跟原来相比判若两人。玉儿没有料到自己的一己私欲改变了季东海的性格,她开始后悔逼季东海杀害朱一书。季东海向她表示,他已经亲手杀害了自己最好的兄弟,已经没有回头路走了。程云轩已经死亡,庞县长提拔季东海。

  • 季东海偷袭了朱一书,致使朱一书昏迷,曾石浩将朱一书救走。季东海以为朱一书已经死亡,他性格大变不再像原来那样平易近人,而是冷酷无情不讲情面。玉儿没有料到季东海转变了性格,她开始后悔逼季东海杀掉朱一书,季东海向她表示,他已经杀了自己最亲爱的兄弟,和杀一百个人没有区别,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程云轩已经死亡,警察局长职位空缺,庞德坤于是提拔季东海为警察局局长。季东海对自己的义父庞德坤感激涕零,向他下跪以表达自己的谢意,并且听出以后将自己的姓氏改为庞姓,庞德坤十分感动,越来越器重季东海。季东海欣然接替了程云轩的职位,成了大风镇警局局长。季东海才刚上任不久,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便心狠手辣杀掉了一个不听自己命令的副手,庞县长惊叹季东海狠辣的手段,同时也非常高兴看到季东海做事变得果断绝决。曾石洛对季东海深恶痛绝,季东海不顾兄弟情份意图杀掉朱一书,他的行为在重情重义的曾石洛看来,无疑是绝情负义的行为。朱一书恢复了健康,曾石洛执意如期进行计划。

  • 庞德坤决定大办季东海与崔玉儿的婚礼,朱一书得到消息后收整枪支弹药,决定返回大风镇对付庞县长。朱一书得到消息后,化装混进婚礼现场,掏枪对准了庞德坤。现场一片大乱,季东海护着庞德坤,让他和崔玉儿先走。打光了子弹的朱一书被围到一个角落,千钧一发之际,曾石洛押着庞德坤回到现场,制止了季东海和他的手下。混乱中,庞德坤中枪,季东海率人继续围攻曾石洛和朱一书。刘济明带着省城的警察及时赶到,制止了季东海及其手下。在混乱之中,玉儿也中枪身亡。刘济明问起朱一书今后的打算,朱一书表示不想再做警察,他只是想和琪琪格在一起过简单的生活。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