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唐磚 电视剧 热度 946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更新时间:VIP搶先看全集 週一至三轉免2集

类型:网剧 /自制

导演: 祝东宁

简介: 毛頭小子云不器意外來到貞觀年間,遇到了與逝去女友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李安瀾,與其產生糾葛,只好冒用祖先“雲燁”之名,被迫在唐朝生活。他不懂政治,也不懂軍事,但注定在這個由劍和筆渲染的時代,用一己所學書寫...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7/共37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因為一場考古意外,雲不器意外從一個唐代的公主墓穿越到了初唐時期的大唐邊境。為了安全起見,雲不器冒用了自己祖先的名字:雲燁。 在唐朝,雲燁發現一個跟死去的女友小冉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李安瀾。陰差陽錯中,李安瀾救了雲燁一命,並強行拿走了他身上唯一一件小冉的遺物——髮簪,作為救命答謝。 雲燁為了拿回髮簪,又打不過武藝高強的李安瀾,只好忍聲吞氣一路跟著李安瀾當她的廚師,希望換回髮簪。 在做飯過程中,雲燁利用自己的現代知識提煉出細鹽以改善口感,沒曾想竟令精鹽稀缺的唐朝人嘖嘖稱奇,不過這也引起了正在邊境開戰的吐蕃軍和大唐軍的注意。

  • 吐蕃軍和大唐軍雙方因為搶奪會提煉細鹽的雲燁爆發了一場小型的對戰,在對戰中,大唐軍隊的首領為了保護雲燁的安全,被敵人刺了一劍,而這個首領原來正是大唐太子李承乾! 雲燁和李安瀾,連同重傷的李承乾,被程咬金的部隊帶回了大唐軍營。 太醫對李承乾的傷束手無策,認為迴天無力,雲燁為了保命,大膽決定給李承乾輸血。而程咬金認為皇家血統不可玷汙,堅決不同意。 就在雙方爭執不下,而李承乾又因為失血過多越來越虛弱的時候,李安瀾站出來。原來她的真實身份是李世民流落在外的私生女,她是李家的血脈。 最終雲燁成功用李安瀾的血救活了李承乾,而他種種利用現代科學的行為被唐朝人視為曠世奇才,程咬金力邀他入宮匡扶大唐,雲燁欣然應允。

  • 程咬金趕緊發了加急密報將李安瀾之事告訴了李世民。 李世民既喜且憂。喜的是李安瀾回來認親,憂的是雲燁這個名字讓他警惕,他想起前朝李淵判的雲家的滅族之案,怕雲燁是雲家後人,藉機想翻案。 長孫皇后建議,不如驗查雲燁的身份,如果是雲家人就補償他,如果是別有居心的人,就殺無赦。 程咬金的軍隊回到長安,駐紮在城外,等待皇帝召見。 李世民的貼身太監無舌找到雲家老夫人,將他帶到程咬金軍營去辨認雲燁。 雲燁發現氣氛不對,深知自己如果不認這個老祖先,可能當場就能人頭落地,於是他編了一套謊言成功騙過了所有人,認下了這個雲家老奶奶。 李安瀾得知雲燁認親,同時想到自己此番進宮的目的,不想牽連無辜之人,於是將髮簪還給雲燁,跟他做了一次小告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因為一場考古意外,雲不器意外從一個唐代的公主墓穿越到了初唐時期的大唐邊境。為了安全起見,雲不器冒用了自己祖先的名字:雲燁。 在唐朝,雲燁發現一個跟死去的女友小冉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李安瀾。陰差陽錯中,李安瀾救了雲燁一命,並強行拿走了他身上唯一一件小冉的遺物——髮簪,作為救命答謝。 雲燁為了拿回髮簪,又打不過武藝高強的李安瀾,只好忍聲吞氣一路跟著李安瀾當她的廚師,希望換回髮簪。 在做飯過程中,雲燁利用自己的現代知識提煉出細鹽以改善口感,沒曾想竟令精鹽稀缺的唐朝人嘖嘖稱奇,不過這也引起了正在邊境開戰的吐蕃軍和大唐軍的注意。

  • 吐蕃軍和大唐軍雙方因為搶奪會提煉細鹽的雲燁爆發了一場小型的對戰,在對戰中,大唐軍隊的首領為了保護雲燁的安全,被敵人刺了一劍,而這個首領原來正是大唐太子李承乾! 雲燁和李安瀾,連同重傷的李承乾,被程咬金的部隊帶回了大唐軍營。 太醫對李承乾的傷束手無策,認為迴天無力,雲燁為了保命,大膽決定給李承乾輸血。而程咬金認為皇家血統不可玷汙,堅決不同意。 就在雙方爭執不下,而李承乾又因為失血過多越來越虛弱的時候,李安瀾站出來。原來她的真實身份是李世民流落在外的私生女,她是李家的血脈。 最終雲燁成功用李安瀾的血救活了李承乾,而他種種利用現代科學的行為被唐朝人視為曠世奇才,程咬金力邀他入宮匡扶大唐,雲燁欣然應允。

  • 程咬金趕緊發了加急密報將李安瀾之事告訴了李世民。 李世民既喜且憂。喜的是李安瀾回來認親,憂的是雲燁這個名字讓他警惕,他想起前朝李淵判的雲家的滅族之案,怕雲燁是雲家後人,藉機想翻案。 長孫皇后建議,不如驗查雲燁的身份,如果是雲家人就補償他,如果是別有居心的人,就殺無赦。 程咬金的軍隊回到長安,駐紮在城外,等待皇帝召見。 李世民的貼身太監無舌找到雲家老夫人,將他帶到程咬金軍營去辨認雲燁。 雲燁發現氣氛不對,深知自己如果不認這個老祖先,可能當場就能人頭落地,於是他編了一套謊言成功騙過了所有人,認下了這個雲家老奶奶。 李安瀾得知雲燁認親,同時想到自己此番進宮的目的,不想牽連無辜之人,於是將髮簪還給雲燁,跟他做了一次小告別。

  • 兩人在護城河邊告別時突遭暗箭。這令雲燁深覺唐朝太危險,動不動就舞刀弄槍,拳打腳踢,自己可能活不過2集。 正在他擔心之時,李承乾、程處默等幾個長安城的紈絝子弟前來帶著雲燁去遊歷長安城。繁華的長安城夜景令人流連忘返。 最後眾人來到燕來樓消遣,玩得非常盡興以至於忘記了宵禁時間。為了躲避武侯追捕,雲燁和李承乾誤入到李承乾的心上人辛月的住地,這讓李承乾與辛月初次見面的場面十分窘迫,雲燁在一旁使勁打圓場才暫時化解了尷尬。 二人離開後,最終在回軍營的路上碰到了侯君集幫助他們甩掉了武侯。侯君集此次前往軍營表面是奉命前來看望李安瀾,實則為了李世民試探李安瀾的身份。 在確認李安瀾的身份後,李世民決定在朝堂上冊封她為公主。而太子的救命恩人云燁也被奉為神醫,一同召見。

  • 李世民在百官的堅持下,在朝堂上與李安瀾滴血認親。沒想到李安瀾的血跟李世民的血並不相溶。李安瀾欺君之罪一旦落實,她就命在旦夕。雲燁雖然對李安瀾沒什麼好感,但她畢竟長著小冉的臉,於是他用秦瓊父子滴血也不相溶反證王太醫不科學,草菅人命。同時,雲燁用驗血的方式證明了李安瀾就是李世民的親生女兒。雲燁回到雲府發現,雲家現在只有他一個男丁。他回想起自己穿越來的時候,看見的邊塞雲燁的墓碑,如果雲燁已經死了,他現在是雲燁,那這個時空到底有幾個雲燁?他為什麼會穿越而來?如果他穿越來的原因是因為時空線發生了錯亂,他必須回來成為“雲燁”,並生下後代,那麼他很可能就回不去了。因為雲家如果沒有後人,那麼現代的時空裡又怎麼會存在雲不器呢?雲燁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策馬趕往邊塞,發現雲燁墓真的不見了。雲燁此時只能接受事實,只得回到長安。但對於自己穿越回現代的事情,他依然抱著微小的希望。第二天,雲燁上朝聽封,沒想到,他看見了穿著公主朝服的李安瀾竟然跟雲燁穿越回來之前那個唐代公主墓裡的壁畫等身相一模一樣。

  • 李安瀾拒絕被冊封使雲燁更加著急,因為如果李安瀾不當公主,哪裡來的公主墓啊??雲燁沒過腦子,直接懟了那些說李安瀾是天降災星的欽天監官員,李世民正好沒處撒氣,以處罰雲燁二十大板為由頭,草草宣佈下朝。長孫無忌和長孫皇后認為雲燁這個人一定要嚴加控制,不然他總是有些歪點子對抗百官,甚至有可能影響到李二的決定。於是長孫無忌決定將自己的一個女兒嫁給雲燁,希望以聯姻控制雲燁。雲燁一看,這小姑娘才14歲!他欲哭無淚,果斷拒婚。長孫無忌勸說不成,是一肚子火,通知雲燁,不娶親,就得去軍營服役。雲燁著急入宮,想讓李承乾幫自己求情,不要去軍營服役。李承乾正在撓頭如何說服山東士族臣服李二的事情,他也正想求助於雲燁。於是李承乾提議,只要雲燁能夠解決山東士族的問題,他就有理由向李二提出讓雲燁成為太子伴讀的身份,這樣他就可以不用去軍營了。雲燁和李承乾趕去見李二,卻正好遇到正在被處罰的李安瀾和長樂公主。原來長樂公主不滿李安瀾,前去挑釁,被李安瀾出手教訓。長孫皇后將兩人都處罰了。雲燁看著跟小冉一模一樣的李安瀾受苦,還是有些不忍

  • 雲燁親自說服了山東士族首領盧壽向李二覲見。李二對雲燁行賞之時仍對他拒婚一事十分不滿,雲燁情急之下,只好說自己已經心有所屬,李二追問下,李承乾說雲燁喜歡的其實是李安瀾!雲燁只好順杆子爬,默認此事。李二這才面色稍霽。最後決定讓雲燁通過軍營考核即可回來做太子伴讀。就追封先皇后一事,李二和李安瀾僵持著。長孫皇后為了讓李安瀾適應皇宮生活,親自教授李安瀾宮廷禮儀。但李安瀾卻認為這是李二縱容長孫皇后故意為難她。李安瀾對李二失望透頂,一怒之下,她打傷繼續教導她的女官們,決定離開長安。李安瀾剛到宮門處,遇到前來匯報工作的侯君集,侯君集得知李安瀾有離去之心,告訴她,她的母親有結義金蘭的姐妹紅拂女尚在長安,如果想知道更多母親的事情,可以去拜訪他。

  • 李安瀾找到紅拂女,正逢紅拂女要打出李靖府,去軍營拎回她兒子李得裕。紅拂女跟李安瀾相認之後,得知李安瀾要離開,十分氣憤,說自己拎回兒子,就帶李安瀾去找她的爺爺李淵。紅拂女將李安瀾帶到程咬金的軍營,雲燁等人正在做“魔鬼訓練”,李安瀾早就從李承乾處得知雲燁是為了自己才進入的軍營,並且雲燁在李二面前承認喜歡她。這一次見面,李安瀾有些羞澀和尷尬,她愛上了雲燁,又不想雲燁再被自己牽連,故而勸雲燁好好過日子,自己不想再欠他的。兩人說話之時,紅拂女病發,恍惚中將他倆看成了當年的田若蘭和李二,一怒之下,拔劍刺向雲燁。李安瀾情急之下替雲燁擋了一劍。雲燁對李安瀾實施急救,同時明白李安瀾對自己動了真情。他不想李安瀾繼續誤會下去,於是將小冉的事情告訴了她,並明確地說自己多次幫她救她,只是不想看到小冉這張臉受苦。李安瀾心如刀絞,卻故作輕鬆,她告訴雲燁如果不想被指婚,就得跟自己做一個交易,那麼自己就會配合雲燁演戲,讓雲燁心有所屬的謊言不被戳穿。雲燁答應了,問李安瀾要自己做什麼?李安瀾說她要讓紅拂女進宮去見她。

  • 雲燁用催眠法治好了紅拂女的癔症。紅拂女進宮面見長孫皇后,帶著李安瀾去見了李淵,原來紅拂女正是李淵的義女,李淵喜歡李安瀾,同時也想趁著李安瀾的事情讓李二難堪一下,於是帶著李安瀾闖了朝堂。朝堂上,魏徵等人對突厥四親王提出和親之事正在與李二商討讓哪個公主去合適,魏徵提出李安瀾長期生活在邊塞,不如讓李安瀾去,惹得李二內心不捨,只得以她還未受冊封為由推脫。沒想到這時李淵闖上朝堂,以太上皇的名義,認下李安瀾為大唐的大長公主。眾臣譁然。李二又不能冒不孝之名去反駁,只能忍了這口氣。下朝之後,魏徵不依不饒說既然李安瀾已經受了大長公主的封號,就理應去和親。李二氣頭之上,大罵魏徵,並罰他去守城門。聰明的長孫皇后前後一分析,自然知道這一切都是雲燁在推波助瀾,她十分氣憤,勒令雲燁想辦法化解李二與李淵之間的矛盾,絕不能在中秋到來之時,讓皇家的父子矛盾成為話柄。雲燁靈機一動,還有什麼東西能讓一家人坐在一起其樂融融呢?於是連夜找了木匠打造了一副麻將。

  • 中秋燈會,在雲燁的幫助下,李承乾向辛月表白,卻被受城門的魏徵聽見,魏徵認為太子私自出宮已經是有違禮儀,更遑論還大庭廣眾的唱淫詞豔曲,簡直有辱斯文!魏徵命人將李承乾痛打了一頓,直接押送回宮。第二天,雲燁帶著麻將進宮去請罪。雲燁教李淵和李二等人打麻將。在麻將桌上的廝殺,雲燁嬴了好多錢,李淵十分不爽,勒令雲燁下桌,換李安瀾上場。在雲燁的指點下,李安瀾和李二聯手故意放水給李淵,哄得李淵十分高興,李家的各種矛盾不再提及,眾人心情都大好。

  • 趁著李淵高興,長孫皇后提議給李承乾娶太子妃一事,李承乾本想順水推舟提議辛月,但李二卻說可以在皇家的馬球賽上,挑挑王公大臣們的千金。皇家馬球賽如約舉行。可就在這一天,山東士族得知魏徵竟然被罰守城門,再加上之前驗血之事即將秋後問斬的王太醫也是山東一脈的,他們群情激奮,在辛月的爺爺盧壽的帶領下,靜坐城門示威。馬球賽上,李安瀾不小心弄壞了雲燁一直珍藏在身的小冉畫像的銀牌,雲燁衝她發火,李安瀾又委屈又生氣。有腿傷在身的秦懷玉賽中發生了碰撞,舊疾復發,如不再回城醫治的話,恐有性命之憂。眾人立刻起駕回宮。回宮之時,李二被盧壽等人堵在了城門,氣得面色鐵青,在眾人的一再求情之下,李二將魏徵帶回宮官復原職。但盧壽這麼一鬧令李二對其更加厭惡,李承乾迎娶辛月的計劃變得更加困難。

  • 雲燁用現代醫學與孫思邈一起醫治秦懷玉受傷的腿,李安瀾與雲燁相互的好感也在日益加深。突厥四親王來到了大唐,面聖求親,且他們已經見過了李安瀾的畫像,為首的部落首領堅持要娶大長公主李安瀾。眼下正是大唐兵力匱乏,和親是保持和平的上策。李安瀾得知魏徵向李二提出追封田若蘭為先皇后的提議,被李二斷然否決,十分氣憤。李二是有苦說不出,他不想李安瀾去和親,如果一旦答應了追封先皇后一事,李安瀾則再無退路,必須去和親了。因此,李二隻能裝作自己無情無義,逼李安瀾遠離長安。長孫皇后為了避免跟突厥四部開戰,將李二的用心告訴了李安瀾,阻止李安瀾離開。

  • 朝堂上,李二決定跟突厥開戰,不和親,突厥四親王憤而離去。由於山東大旱,朝廷目前無力與突厥開戰,在眾大臣力勸李二無果時沒想到李安瀾主動上朝,表示自己願意去和親!突厥另一名親王阿史那此時也求親李安瀾,李二雖然不捨,但也只好答應。雲燁十分心痛,但他無論如何也說服不了李安瀾。幾日後,李安瀾召見雲燁。李安瀾穿著大紅的嫁衣,對雲燁說,明天就要上路去突厥了,以後雲燁就再也看不到這張臉了。之前在馬球賽上不小心弄壞了小冉的畫像,今天就是讓雲燁再來畫一副畫像,留個念想。在與雲燁告別之後,第二天李安瀾踏上了坐上轎攆,和親隊伍就此出發。

  • 當晚,雲燁心情極其糾葛,他拿著畫像,腦子裡不斷閃現跟李安瀾相識相處的一幕又一幕,天人交戰之後,東方已現魚肚白,雲燁終於明白,他所畫的這幅畫,不是小冉,就是李安瀾。雲燁策馬去追和親隊伍。在城外官道上,雲燁攔截了隊伍,對李安瀾真情表白,求李安瀾跟自己私奔。李安瀾又高興又心酸,告訴雲燁,很感謝他能說出真心話,但是為時已晚,和親之事已定,不是雲燁能改變的,也不是自己能改變的。為了大唐的子民,她必須上路。李安瀾重新坐回轎攆,和親隊伍繼續出發。雲燁撕心裂肺,騎著馬跟在後面,他無聲地滿面流淚。轎攆裡的李安瀾也心痛不已。 而就在此時,突厥其他三個親王,早就預謀半道劫公主,不能讓突厥大部得逞。劫親爆發的衝突中,雲燁救出李安瀾。李二對李安瀾遇險一事十分震怒。雲燁面聖,以項上人頭擔保,七日之內解決大唐的內憂外患,不要再讓李安瀾去和親。李二與雲燁打下了這個賭。

  • 在拍賣會上,雲燁成功的用琉璃狼挑起了突厥四親王的爭奪戰,同時也讓四親王為了琉璃狼幾乎傾盡部落之財,根本無力再與大唐開戰。拍賣會之後,雲燁又用土豆解決了山東大旱,顆粒無收的災情。李二龍心大悅。雲燁向李二求一紙婚書,李二爽快地許了他,李安瀾得知此訊息,滿心歡喜,準備待嫁。雲燁回家也高興地讓雲老奶奶開始準備迎娶婚嫁之物,好好把雲家佈置得喜氣一些。不料,侯君集故意挑唆盧壽,說李二不顧山東大災,執意為保李安瀾而與突厥開戰。盧壽氣憤填膺,主動面聖。盧壽大罵李二昏庸殘暴,李二震怒,盧壽不僅不退縮,更是跑到太極殿外的假山上,準備以天雷來證明李二昏庸無道!

  • 雲燁為化解盧壽的衝突,急中生智做了個簡易的引雷戟,將天雷引到自己身邊,活活氣得盧壽指天大罵天無眼。李二震怒之下,下令滅盧家九族! 李承乾和眾臣求情,但李二一意孤行,最後在雲燁的請求下,他才同意誅九族改為誅盧家滿門,辛月連同盧壽一齊被押入大理寺。李安瀾匆忙找到雲燁,責怪他將事情搞大,但她也知道雲燁是不得已而為之,哀嘆李承乾和辛月的愛情再無期望。晚上,李承乾獨自去大理寺看望辛月,半路遇到同樣去看望辛月的雲燁,雲燁身上不小心沾著大紅喜字的剪紙。李承乾看來分外刺眼。李承乾勸雲燁先別去看辛月了,恐怕只會激起怨懟。雲燁只好默默掉頭回家。在大理寺獄中,李承乾表示自己一定會將辛月救出來的。侯君集向李二請戰出征突厥,李二拒絕了,侯君集只好提出為出征將士踐行。踐行宴上,李靖取代了侯君集的位置,侯君集留守長安管城防,侯君集表面上樂樂和和的,回到家後,卻恨得咬碎牙。

  • 李承乾向雲燁提出請求:用雲燁的一紙婚約,娶了辛月,這樣辛月可以免去死罪。雲燁大驚,沒想到李承乾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辦法。他堅決拒絕。但李承乾黯然說,只有把辛月託付給雲燁,他才能放心。李承乾噙著淚向雲燁鄭重地跪下。雲燁糾結了,要說盧家遭此大難,自己確實也免不了一點兒責任,可如果他答應了李承乾,那李安瀾又怎麼辦?雲燁去大理寺探望辛月。辛月並不責怪雲燁,但辛月的憔悴和絕望深深讓雲燁自責。雲燁路過盧壽的牢房,盧壽認出雲燁就是那個說出三字經的皇后弟子,他抓緊牢籠,跪求雲燁救救辛月,說自己老朽糊塗,但辛月還年輕,是無辜的,請雲燁跟皇后說說情,放了辛月吧。盧壽老淚縱橫,長跪不起,並表示雲燁現在就可以拿走自己的人頭,自己願寫認罪書昭告天下,說著盧壽要以頭撞牆。雲燁看不下去了,答應了盧壽。李二沒想到雲燁的一紙婚書,要娶的人是盧辛月。在震驚之餘,反覆詢問後,得到了雲燁肯定地回答。李二當場震怒,責令雲燁,如果一旦娶了辛月,終生不可休妻。雲燁咬咬牙,答應了。

  • 李安瀾從田和子嘴裡得知,當年墨家趕往玄武門支援,卻集體死於秦王軍手中,李安瀾震驚,她回想李二對她的種種彌補之意,越發覺得如田和子所言,李二才是自己的殺母真凶。李安瀾痛且猶豫,但田和子誓要為墨家人報仇,以慰他們在天之靈。李安瀾糾結之下終於同意。李安瀾剛回到宮中,玲瓏就慌慌張張告訴她雲燁突然改口,要娶盧辛月。雲燁來見李安瀾,玲瓏對他冷言冷語,雲燁跟李安瀾解釋,李安瀾卻異常平靜地告訴他,既然事已至此,他們是再無可能了。當雲燁懇求李安瀾原諒自己,說自己一定會想到辦法的。他們倆那麼多大風大浪都過來了,不能折在這一刻。他只是為了救人。李安瀾其實心裡什麼都明白,但她心意已決,讓玲瓏送客。玲瓏毫不客氣用掃帚把雲燁趕了出去。辛月在獄中換上嫁衣,但她並不知道自己要嫁的是何人。待到辛月出獄,卻看到來接她的人是雲燁,她頓時明白了。與此同時,盧壽等人被押往刑場行刑。辛月悲痛欲絕,暈倒。當晚,將雲燁與辛月進洞房後,雲燁告訴辛月此乃權宜之計後,便獨自一人去後院散心。

  • 李承乾在侯家,李承乾吸入迷香,錯把侯小妹當成了辛月,一夜歡好。第二天,雲燁進宮去找李安瀾,但正在練劍的李安瀾堅決不見。雲燁只好去東宮求李承乾,沒想到李承乾喝得爛醉如泥。侯君集藉機求見讓李承乾對侯小妹負責,李承乾只得點頭答應。雲燁打算日日進宮守薰風殿,直到李安瀾見他為止,卻沒想到他還沒到宮門,就發現了李安瀾的蹤跡,他一路尾隨,被公輸木發覺。公輸木欲殺他,被李安瀾阻止,雲燁心中升起希望,可沒想到李安瀾為了趕走他,竟親自刺了他一劍。雲燁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傷口,一路流著血,也忘記了痛,回到家。辛月給雲燁包紮傷口,勸慰雲燁。可從辛月勸慰的話裡,雲燁突然意識到李安瀾的不對勁。他立刻出門去追李安瀾。公輸木和李安瀾去找田和子,謀劃在李二送大軍開拔之日動手行刺。謀定好佈局之後,各人散開。雲燁追隨而來,發現玩具鋪裡有硝石粉和硫磺粉,還有一些棉花,遂即起了疑心。出征大典即將開始,暗戰一觸即發。

  • 李二正在出徵大典上為眾將士鼓舞士氣。田和子發現了陳彪的破綻,揭穿了陳彪長久以來對自己設下的騙局。陳彪不得已之下,只能殺了田和子滅口,偽造成一場意外事故。雲燁與程處默一起在大典上四處尋找李安瀾的線索,以求阻止她做傻事。就在李安瀾在混亂中準備刺殺李二時,雲燁出現阻攔了她,為了救李安瀾,雲燁身受重傷跌落城樓。李安瀾大驚之下放棄了自己的行動,最後被秘密關押在薰風殿。李承乾為李安瀾求情,被李二禁足。侯君集因為行動失敗痛罵陳彪之餘,立即開始了自己下一個計劃。

  • 雲燁醒來後立刻求見李二,請求見李安瀾,幫李二找出背後的唆使之人。 在從李安瀾口中一無所得後,雲燁開始查詢玩具店,從玩具店的殘骸中追查到仵作房裡田和子的屍體,他從屍體的嘴裡套出一個魯班鎖,從而得知此事為墨家所為。雲燁拿著魯班鎖去試探李安瀾,確定李安瀾肯定跟墨家人有關聯。雖然李安瀾閉口不說,但云燁看得出她很在乎這個東西。李安瀾從公輸木口中得知田和子遇害,十分震驚,也有些疑惑。公輸木說田和子留下的線索被雲燁拿走了。李安瀾讓公輸木加緊行動,一切待她出去再說。李承乾遞交悔過書,禁足解除,但看到李泰在這些時日裡迅速得勢,心裡不由得產生了深深危機感,一旁的侯君集勸慰李承乾要忍耐。長孫皇后在李承乾探望她時再次要為其訂一門親事,李承乾便將侯小妹說了出來。

  • 李泰因為救災有功被李二任命前往前線督軍,更加深了李承乾內心的不安。長安城外的老農挖出陳彪事先佈置好的遍地龜殼,每一個都上書:上行不孝,無德而妖。整個長安城都轟動了。老百姓認為蝗災總算有個說法,天降大禍必然是懲罰皇室有罪之人。許多民間說書人將此編成故事說。李二為了堵嘴,命人大肆抓捕,一時間大理寺牢獄人滿為患。侯君集利用此事,逼李二殺李安瀾,他煽動百官進言,請求李二依法審理李安瀾。長孫皇后得此訊息,擅自決定將李安瀾打入大理寺天牢。李二大怒,但長孫皇后道,如果李二為了蝗災下罪己詔,不但會動搖在外打仗的部隊軍心,更加會動搖國本民心。李二這才作罷。雲燁得知此訊息後匆匆面見李二,質問他為何出爾反爾。跟李二一番爭吵後,最後雲燁告訴李二蝗災之事,不是天降大禍,是天降糧食,造福大唐。他會讓李二度過這個難關的,但是李二必須大赦天下以放過李安瀾。於是雲燁開始為蝗蟲美食大賽做著各種準備著。與此同時,公輸木收服黃鼠,準備李安瀾的越獄行動。 雲燁在李泰的幫助下搞了一個轟動的美食大賽。但是收效甚微。

  • 計劃再次失敗的侯君集暴跳如雷,為防李安瀾洩密,他讓陳彪派死士去天牢殺李安瀾滅口。李安瀾越獄的過程中遭遇殺手伏擊,在廝殺中大理寺起火被燒成了一片灰燼。雲燁在遺骸中認出了李安瀾的簪子。李安瀾之死令所有人悲痛欲絕:李二悲慟重病,李淵聞訊咳血,李承乾更是因此對李二失望透頂。雲燁被李二秘密召進宮,李二要他秘密調查大理寺起火一事,他懷疑是李安瀾背後之人要殺人滅口。

  • 雲燁守靈,聽聞有駐守的人見到了“公主的鬼魂”。雲燁心生疑竇,拿了不少李安瀾生前的遺物故意放在棺槨周邊,也包括那個從田和子屍體裡得到的魯班鎖(假的)。果然,半夜那些東西被人動過,假魯班鎖也被人拿走了。李承乾忙於蝗災之事,長孫皇后告知他,已經給他選好了太子妃,安排他見面。李承乾得知不是侯小妹,只能痛苦隱忍。李承乾即將大婚的請帖很快就發給了朝中重臣,侯君集接到喜帖後大怒,但沒有讓侯小妹知情。雲燁發現辛月送飯時情緒不對,從小南嘴裡得知太子大婚發了請帖,料想辛月肯定已經知道,不由得頭疼萬分。雲燁回家勸辛月跟李承乾做一個了斷,如果辛月不想留在長安,他會給她錢,並送她去她想去的地方重新開始生活。辛月默許。雲燁抓到了黃鼠,在他的一番“拷問”下,黃鼠終於哆哆嗦嗦地畫了一張地圖給他。雲燁拿著地圖,帶上真的魯班鎖,循著黃鼠的地圖找過去。雲燁找到一處城外的破廟,他將魯班鎖藏起來,再走進破廟,被人打暈。

  • 在破廟裡,雲燁詐公輸木,要見李安瀾。他終於見到了“詐死”的李安瀾,失而復得的雲燁悲喜交加,抱著李安瀾大哭起來。情緒平復之後,雲燁提出要加入李安瀾,李安瀾考慮到目前自己是個“死人”,不方便行動,而公輸木也無法進宮,終於答應了雲燁。三人在破廟研究魯班鎖,發現裡面藏著一個“申”字的小木牌。李安瀾推測這個申字可能是跟玄武門有關的人的姓氏。雲燁盤下了家對面的店,改造成木匠鋪“七巧閣”,安置李安瀾。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懷疑,雲燁有意找長孫皇后接了給太子大婚打造傢俱的大活兒,聲稱要自己親自督工。辛月見李承乾,本想做了斷,但李承乾向辛月表白和承諾,他一定會替盧家平反,同時也會娶辛月為妻。辛月猶豫了。侯小妹還是得知了太子大婚的訊息,看到了喜帖,她心如死灰,跳井自殺,被侯君集及時救起。但沒想到侯小妹已有身孕,這次跳井導致她小產。李承乾前來探望,對又驚又怒的侯君集表示,他一定會負這個責任,給侯君集一個交待。李承乾決定要謀反。公輸木夜探戶部,找玄武門之變中秦王軍裡姓申的將士名冊,匆忙中被發現。

  • 李安瀾喬裝打扮,和雲燁四處查訪“申”姓的士兵。與此同時,陳彪按侯君集指示,用“財神”散財的名義,暗探七巧閣。李安瀾和雲燁走訪無果,李安瀾分析,“申”字有可能不是指的人的姓氏。回來路上,李安瀾想買禮物送給李承乾祝賀大婚,雲燁教她做婚禮蛋糕。辛月堅持參加李承乾的婚禮,雲燁無奈只能帶她去。在大婚現場,雲燁聽見申國公高士廉的名號,他突然想起,李安瀾說申字有可能不是指的姓氏。雲燁回到七巧閣,將這個訊息告訴李安瀾。李安瀾得知高士廉與長孫皇后、李二的淵源之後,恍然大悟,猜想高士廉正是那個利用和殺害田和子的嫌疑犯,但云燁提醒她,指證高士廉需要足夠充分的證據。李安瀾想起田和子給她描繪過的一個秦王令牌,是玄武門之變時用到的。那麼高士廉手裡一定有這個令牌。她決定要拿到高士廉手裡的令牌作為鐵證。

  • 雲燁為了給李安瀾製造機會,有意在朝堂上提出秋社祭的建議,被李二採納。這樣秋社祭的當天,按計劃,雲燁就能帶李安瀾進入高士廉府裡。 秋社祭之後,李承乾回東宮,卻被偷跑出來的侯小妹攔下,這一幕被高士廉看見。高士廉在追蹤李承乾的形跡時,馬車突然掉了輪子,歪倒半路,傷了他的腿。長孫皇后著急,命令早就買通太醫的雲燁救治高士廉。李安瀾在高府中發現令牌,可是她被陳彪發現,在與陳彪的打鬥中掉落令牌。陳彪拿到了高士廉的令牌回去跟侯君集覆命。雲燁讓李安瀾彆著急,因為命令他暗查此事的正是李二,既然高府有令牌,此事就好辦了,他只需要告訴李二,查令牌即可。李安瀾重新看到了希望。李二得知雲燁查到令牌之事,告訴雲燁,令牌當初有4個人有,在高士廉手裡有,並不能證明什麼。可雲燁告訴李二,李安瀾“死前”說到的令牌是有燒過的痕跡,四個人中誰的令牌被燒過,誰就是幕後主使。李承乾安置侯小妹在城外別院,此事被高士廉派去的人看見。

  • 李二命令百騎司火速傳令將四個有令牌的重臣帶令牌覲見。 高士廉得到命令,發現令牌不見了,他深知此事不簡單,命令家兵,如果自己不能回府,一定要除掉太子在別院的女人(侯小妹),以免太子被情所困。 四人見李二交令牌,只有高士廉的盒子是空的,李二留下了高士廉。 雲燁和李安瀾在屋頂上關注著李二和四個人的動向,發現只有高士廉沒有出來。李安瀾認為李二一定是包庇高士廉,於是決定要進宮刺殺高士廉。 高士廉之前派去殺侯小妹的人失敗了,李承乾及時趕到救下了小妹,並將重傷的小妹送去孫思邈的藥廬救治。 辛月在孫思邈的藥廬看見了侯小妹,對話中,辛月發現侯小妹意欲暴露李承乾的計劃,她狠心沒有把救命的藥給小妹,讓小妹不治而亡。 與此同時李淵駕崩。李安瀾得知後情緒失控,雲燁巧妙安排她見到了李淵最後一面。

  • 辛月將自己讓侯小妹不治身亡的實情告知了李承乾,李承乾並沒有因此怪罪於她,並與她一起將小妹埋葬,兩人從此再也不能回頭。 李泰趕回長安,匯報前方戰事不利。雲燁靈機一動,忽悠李泰做恪物院,並承諾他會做出克敵之神器。 雲燁為了安排李安瀾進宮,方便行刺高士廉,他以做炸彈為名,建立了恪物院。 而也正因為此事,李承乾認為雲燁背叛了自己,去幫助李泰。兄弟之間產生了罅隙。為了知道雲燁到底在製作什麼,李承乾派辛月主動接近雲燁打探。

  • 雲燁和李安瀾在恪物院製作炸彈之時四處打探到軟禁高士廉的地點。 二人本想在向皇帝展示炸藥威力之時製造混亂暗殺高士廉,但是行動當天因為李二更換了佈防將領而作罷。 炸藥的巨大威力令李二十分高興,他重賞了監工的李泰。並下令全力製造炸藥。 李承乾因此更為失落。他找到雲燁,希望雲燁能夠將炸藥的配方交予自己,在被婉拒後,李承乾認為雲燁也站在了自己的對立面而憤然離去。 由於炸彈威力太大,雲燁的炸彈製作基地設定在了玉山,雲燁作為督造,也只能在玉山。這使得雲燁要離開皇宮,這樣的話李安瀾刺殺高士廉的計劃就更加困難了。

  • 李二決定去皇陵給李淵守靈,派李承乾監國。 其實李二早就相信了高士廉,他認為是背後有人嫁禍栽贓。他帶走了高士廉,並在宮中設下埋伏,就是想引出真凶。 眼看距離高士廉越來越遠,報仇心切的李安瀾決定行刺高士廉,但不想讓雲燁犯險,於是與雲燁一夜纏綿之後,將他反鎖在玉山的房間裡,獨自前往皇宮。 沒想到侯君集已經懷疑辛月與侯小妹的失蹤有關。他派陳彪去玉山,毀炸彈,殺李泰和辛月。 玉山爆炸,辛月發現雲燁被鎖屋裡,為了救雲燁,她沒有按時返回,陳彪找辛月之時,引起了雲燁的懷疑。

  • 玉山爆炸之時,李安瀾分心落入圈套,尾隨她而來的公輸木為了救她,引開禁軍的追捕。李安瀾看見公輸木被抓。她一時情急,躲進了東宮,本想求李承乾救公輸木。卻被李承乾突然發難。 李承乾跟李安瀾過招,發現李安瀾的身份,又驚又喜。李安瀾求他救公輸木,可此時,已有禁軍來稟,說刺客已經服毒自殺。隔著屏風看見公輸木的屍體,李安瀾緊緊捂住嘴。 打發了禁軍之後,李承乾趁機說服李安瀾幫自己起事,李安瀾應允。 李泰和雲燁均為玉山爆炸一事承擔了責任,李泰以私藏炸彈,用心不軌之罪被幽禁,雲燁則入獄等待李二從皇陵回來親自審問。 李承乾去見李泰,兄弟倆對質,李泰對李承乾竟然想炸死自己倍感痛心,他坦誠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重新激發李承乾的鬥志,不想看見李承乾為了一個辛月沉溺自己,可李承乾完全不相信李泰的話,認為李泰就是想奪嫡爭位,他對李泰表示不屑。 雲燁在獄中,越想越覺得事有蹊蹺,他讓旺財找黃鼠幫忙,與其互換身份。

  • 雲燁從監獄出去想找李安瀾,發現陳彪帶走了監獄中的辛月。 雲燁尾隨陳彪,在城郊破廟救下了辛月,也詐出了陳彪是侯君集的人。 雲燁安置了辛月之後,匆匆趕到悲田坊,想查詢陳彪的下落,無意中得知陳彪的老母親下落。 雲燁去東市找陳彪母親時,侯君集已經派人去抓陳彪,雲燁和陳彪救出陳彪母親,陳彪重傷,臨死前,他將侯君集的所有陰謀告知了雲燁,還給了雲燁那塊燒過的令牌。

  • 雲燁知道真相,急於找到李安瀾。他趕回七巧閣,卻發現還在研製中的新式炸彈的圖紙不見了,他知道圖紙只有李安瀾和自己知道,必然是李安瀾拿走了。 他滿城奔走尋找李安瀾,卻發現一個身形酷似李安瀾的女子進入了東宮。 侯君集為侯小妹設定靈堂,並抓了雲家所有人。只有辛月逃脫了。 李承乾得知辛月失蹤,懷疑雲燁,趕到大理寺牢獄見雲燁,雲燁和黃鼠剛換回身份。 雲燁鎮定地提出要求:李承乾要見辛月,他就要見李安瀾。 在見到李安瀾之前,侯君集先見了雲燁,他已經知道雲燁知道了真相,但他告知雲燁,雲家人此刻自己手上,雲燁如果告訴李安瀾真相,破壞了他們的起事計劃,雲家人就一個都別想活命。 雲燁終於見到李安瀾,卻無法開口告訴她真相。 李承乾計劃在第二天,李二從皇陵回宮之時,炸斷李二的禁衛軍,挾持李二退位。 辛月找到蘇婉,想見李承乾,求他救雲家人。

  • 蘇婉推測出李承乾的計劃,為了阻止李承乾,她有意將辛月帶到迎接李二回宮的玄武門。 李承乾見到辛月在李二身邊對他搖頭,他不得不中止計劃。 李安瀾見李承乾放棄計劃,決定現身刺殺跟隨李二車架的高士廉,雲燁情急之下告訴了李安瀾真相,也告訴他雲家人現在在侯君集手中,他無可奈何。 李承乾回東宮,侯君集對他失望不已,挾持了辛月和蘇婉逼李承乾刺殺李二。 李安瀾和李二相認,合盤托出自己詐死以來的所有事情,李二也終於明白侯君集才是真凶。 李承乾帶兵重返太極殿,與李二對決。

  • 侯君集此時接管了常何的兵,要攻城。 雲燁和李安瀾等人束手無策,無法破敵。 雲燁獨自找李泰徵用他的舊部,打算用自己當餌與侯君集同歸於盡,卻不想他被侯君集制住,侯君集利用他當盾,對抗李安瀾帶領的部隊。 雲燁為了不讓李安瀾受制,想與侯君集一起死,千鈞一刻之際,李安瀾獨身與侯君集對決,救下雲燁,但侯君集用盡最後一口氣,按下弩箭,雲燁替李安瀾擋下弩箭……

  • 分別多年,雲燁安瀾終於重逢,甜蜜擁吻的時刻卻不知有雙眼睛,在暗處秘密關注著一家三口…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