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西京故事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9集全 热度 1880

地区:内地

导演: 姚远

类型:剧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安徽/天津卫视

简介: 为支撑一双儿女家成、家秀的“求学大业”,一家之主罗天福携妻子慧娟进了西京城。在西京城里,罗天福见证了身边的小人物们在大城市生存之难,自身也经历了种种艰辛,饼铺生意屡屡受挫,妻子慧娟不满他“固执守旧”的...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9/共39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炎炎六月,县中门口人头攒动。高考最后一科,罗天福送儿子甲成来考试,罗家兄妹俩都是状元苗子,去年姐姐甲秀就以全村第一的成绩考上了省重点西京交通综合大学。弟弟甲成更被老师们公认是上北大清华的料。罗天福对儿子寄予厚望。他紧张得大汗淋漓,对甲成千叮万嘱。甲成轻松加愉快,让老爹等着瞧好。还没进大门,只听身后咕咚一声,罗天福因为紧张再加上低血糖直接晕倒了!甲成哪顾得上考试,背起罗天福就往医院跑……

  • 淑惠在城里待了几天,见学校门口各种摊点生意红红火火,燃起了在城里摆摊的心思。她回到塔云山,得知罗天福因为所在的乡村小学优化整合“失了业”,既心疼又高兴,她谎称甲秀在城里为罗天福找好了一份教书的工作,领着罗天福重新杀回了西京城。甲秀一个学生哪有给罗天福找工作的能耐,无奈之下,淑惠再次去求助了童教授。同学们都叫甲成县长儿子,可的吃穿用度没有一点县长儿子的样子,看着同学们人手一个苹果,再看看自己的山寨手机。

  • 因为童薇薇掺和,甲成辛辛苦苦没日没夜打游戏挣来的两万块钱被人卷走,他又急又怒冲童薇薇大发了一通脾气。回到家中,甲成突然晕倒,罗天福和淑惠这才得知了假电脑的事,罗天福既愧疚又心疼儿子,拿出租赁店面的两万块钱给儿子买了苹果手机和电脑。罗天福夫妻找到阳娇谈退租想拿回押金,没想到正赶上阳娇跟老公西门锁生气。西门锁和阳娇是二婚,最近他遇到了前妻赵玉茹,得知女儿映雪已去往国外留学,想想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又见赵玉茹一个人无依无靠日子十分辛苦,便偶尔前去帮忙。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炎炎六月,县中门口人头攒动。高考最后一科,罗天福送儿子甲成来考试,罗家兄妹俩都是状元苗子,去年姐姐甲秀就以全村第一的成绩考上了省重点西京交通综合大学。弟弟甲成更被老师们公认是上北大清华的料。罗天福对儿子寄予厚望。他紧张得大汗淋漓,对甲成千叮万嘱。甲成轻松加愉快,让老爹等着瞧好。还没进大门,只听身后咕咚一声,罗天福因为紧张再加上低血糖直接晕倒了!甲成哪顾得上考试,背起罗天福就往医院跑……

  • 淑惠在城里待了几天,见学校门口各种摊点生意红红火火,燃起了在城里摆摊的心思。她回到塔云山,得知罗天福因为所在的乡村小学优化整合“失了业”,既心疼又高兴,她谎称甲秀在城里为罗天福找好了一份教书的工作,领着罗天福重新杀回了西京城。甲秀一个学生哪有给罗天福找工作的能耐,无奈之下,淑惠再次去求助了童教授。同学们都叫甲成县长儿子,可的吃穿用度没有一点县长儿子的样子,看着同学们人手一个苹果,再看看自己的山寨手机。

  • 因为童薇薇掺和,甲成辛辛苦苦没日没夜打游戏挣来的两万块钱被人卷走,他又急又怒冲童薇薇大发了一通脾气。回到家中,甲成突然晕倒,罗天福和淑惠这才得知了假电脑的事,罗天福既愧疚又心疼儿子,拿出租赁店面的两万块钱给儿子买了苹果手机和电脑。罗天福夫妻找到阳娇谈退租想拿回押金,没想到正赶上阳娇跟老公西门锁生气。西门锁和阳娇是二婚,最近他遇到了前妻赵玉茹,得知女儿映雪已去往国外留学,想想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又见赵玉茹一个人无依无靠日子十分辛苦,便偶尔前去帮忙。

  • 童薇薇十分后悔,千方百计想补救,却遭到甲成责难十分委屈。罗天福去学校要车受到刁难,甲成得知十分心疼自作主张跑去保卫科要车,童薇薇得知后,请求父亲帮忙最终要回了车,但甲成仍不愿与童薇薇和好。罗天福和童教授喝酒谈起往事,童教授看到罗天福夫妻情深,想到自己夫妻关系冷淡,心里很不是滋味。为求得甲成原谅,童薇薇想方设法让全班同学再次推选甲成当班长,甲成得知后却感觉自己受了侮辱,向父亲提出要退学重读。

  • 甲秀一边跟着金妍拉外联,一边还要给金锁补课,忙得不可开交,金锁的成绩却一点没有起色,阳娇和西门锁为儿子不争气大吵了一架。最终,在甲秀的建议下,阳娇夫妻将金锁送去一家军事化管理的补习学校。罗天福的凉皮摊遇上了麻烦,一个学生声称吃了他家的凉皮拉肚,淑惠认为那学生是在讹诈,但罗天福还是赔了钱给那学生,两人发生矛盾。金锁耐不住军事化管理的折磨,趁夜翻墙逃跑。金锁不敢回家,只好去学校找甲秀,甲秀看着已经没有人样的金锁,十分内疚,她告诉金锁,人生不是只有考大学一条路,金锁受到启发,决定开个摩托车行。

  • 军营里,深夜里突然开始的集训让大家筋疲力尽,同时也感受到了集体的力量和温暖。不久,甲成等人也结束了军训生活与教官依依惜别。罗天福的饼摊在学校门口开张,正碰上甲成与同学们军训归来,这次甲成没有躲闪,他大方地招呼大家试吃,又香又酥的栗子饼得到了同学们的一致好评。童薇薇在军训时崴了脚,甲成送行动不便的她回宿舍,童薇薇想起军训时甲成为自己所做的种种,情愫暗生。金锁向父母提出开车行的想法,西门锁却认为他在胡闹,不肯给他出资

  • 淑惠见甲秀和金锁挺亲热的,心里忍不住泛起点别的心思。谁都没想到,被罗天福所救的那个老外竟是一个著名的旅行家,他发了一条微博感谢罗天福,并称赞罗天福的饼好吃,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叫中国的“大饼先生”。罗天福和他的饼一下火遍全城,还上了新闻。金妍带着甲秀拉外联时被人灌酒,甲秀挺身而出帮金妍挡酒没想到自己却被灌醉了,还被同酒局上的年轻老板吴震讥讽为不走正路,甲秀非常气愤刚想反驳没想到却吐了吴震一身。

  • 金锁车行盈利,他拿着赚到的第一笔钱给父母买了礼物,西门锁特别开心,去给前妻帮忙时还不断夸赞儿子,反倒惹得前妻吃醋。阳娇试图给儿子介绍女朋友,但金锁除了罗甲秀,别的女孩一概不要。阳娇得知儿子的心意,去向淑惠提出亲上加亲,两人一拍即合。可罗天福得知此事后并不赞成,觉得金锁配不上甲秀。罗天福告诫甲秀读书期间不许恋爱,甲秀不得不隐瞒了与陆山交往的事。甲成被学校选上去国外当交换生,罗天福夫妻又喜又忧,最终决定推掉刚租到的铺面供甲成出国。

  • 甲秀饱受失恋痛苦,甲成和罗天福都十分担心,淑惠则心虚不已。在甲秀的逼迫下,陆山终于说出淑惠前来找过自己,甲秀和母亲翻脸,称自己要和陆山领证结婚,淑惠和罗天福只好妥协接纳了陆山。学校的交换生名单公示出来,上面竟然不是甲成的名字,而是曾经竞争学生会主席的对手魏娜。原来,是童教授的竞争对手笑面胡为给童教授难堪故意打压甲成,告诉学校甲成冒充县长之子品德有亏。童薇薇带着甲成去找父亲童教授,但童教授早已找过校长,眼下这件事已经无能为力。

  • 童教授向罗天福抱怨妻子一心只关心他选副院长的事,家庭缺少温暖。孙晓寒交待童教授多和校长搞搞关系,送送礼,谁成想,不擅此术的童教授不但没送成礼,还把孙晓寒八万块钱买来的茶具给弄碎了。陆山焦急等待着国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眼看着其他同学都已经收到,他的心越等越凉。最终陆山决定去童教授介绍的国企面试,就在他办好了所有落户手续开始了办公室无聊乏味的工作时,期盼已久的通知书却姗姗而来。

  • 陆山解释说是房东的女儿,但甲秀却有些心神不宁。阳娇最近感觉西门锁总是鬼鬼祟祟,躲着她打电话,这让阳娇起了疑心。一天晚上,阳娇趁西门锁睡着,查看了他的手机,从聊天记录中发现蛛丝马迹,向淑惠倾诉说西门锁可能外面有人了。西门锁和赵玉茹约好去家电市场给她买热水器,阳娇跟踪而来,终于确定西门锁这是在跟前妻约会,扬手就把西门锁的脸抓花了。回家后,一场家庭暴风骤雨在西门家肆虐,罗天福和淑惠怕发生什么事,赶紧到西门家劝解。

  • 孙晓寒不满罗天福总给自家添麻烦,与童教授大吵了一架。甲成借用童教授办公室开的培训班也被举报解散了,罗天福得知因为自己在学校开饼铺影响了童教授,非常内疚,忙找到后勤处退了租,重新在学校外面找了间铺子。童教授误以为是孙晓寒赶走了罗天福,两人再次发生争吵。陆山出国后,因为时差等等关系,甲秀和他的联系越来越少,整天心神不宁,罗天福非常担心,跟淑惠合计着赚钱送甲秀出国留学。阳娇炒股发了小财,专门雇了甲成替自己操盘。甲成无心学习,整天待在宿舍研究股票。

  • 罗天福思前想后合计来合计去最终还是决定为了保证质量拒绝二壮的加盟,不料淑惠却自顾自收了二壮的定金。罗天福去退还定金,却发现二壮也有难处,终于同意教授他打饼的秘诀。甲秀最近联系不上陆山,整个人跟丢了魂一般。甲成给阳娇炒股赚了不少钱,拿到佣金后,他谎称是奖学金,给童薇薇和父母和姐姐都买了礼物,自此,甲成在炒股的路上一发不可收拾。甲成和阳娇炒股炒得热火朝天,连课也不去上了,童薇薇担心他,劝他把心收回到学业上,甲成答应。甲秀终于联系上了陆山,没想到他却直接提出分手。

  • 二壮正经开了一阵店后就开始偷工减料,罗天福一怒一下要收回“罗天福饼店”的招牌,没成想二壮竟率先做好了一块“小罗饼店”的招牌,并称自己家新养的小狗叫小罗,搞得罗天福既气愤又无奈。甲秀去会所买醉偶遇了乡党蔫驴,在她被人灌药的危急关头,蔫驴带着甲成赶来,甲成痛斥姐姐,甲秀痛哭一场后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她望着憔悴的父母决定放弃陆山,也放过自己。甲成收到一张证券公司的传单,犹豫再三之后,将自己的全部身家投进证券公司做了杠杆融资,之后将所有钱全投进了股市。

  • 甲成的股票突然跌停,为了平仓,他找阳娇借了五万块钱,却又跌停了,无奈之下他找到蔫驴借钱,经蔫驴介绍,甲成借了十万高利贷。十万块钱投到股票里,没想到还是跌停,所有钱财瞬间血本无归。高利贷的人来到学校找甲成逼债,甲成没钱可还,恳求对方宽限时间,没想到对方反而威胁他。蔫驴跟高利贷是一伙,但他跟甲成又是发小,情分更深,他担心甲成被有麻烦,当着高利贷的面吃了借条,以为这样高利贷真的就不要这笔债了,没想到高利贷大哥只是耍他,他吃的那张是假借条。

  • 看着即将崩溃的罗天福夫妻,蔫驴于心不忍,带着他们在砖厂找到了甲成,甲成却再次跑掉了。罗天福心力交瘁,一个人回想着儿子当初的种种孝顺懂事,老两口心事重重,连打饼的生意也不能专心做。甲成风餐露宿无家可归,几次打工赚钱不成,反而被骗进了一个传销组织,等甲成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走不了了。他向对方解释说自己只是个穷学生,还欠一屁股债根本没有钱,但这样的解释无济于事。甲成想尽办法逃跑,却总是在最后关头被抓回来,他觉得周围一定有眼线。

  • 传销组织离间甲成和唐莉,甲成假装上当,装作被洗脑的样子全身心投入课程中,终于得到了组织的信任,获得了发展会员的资格,他打电话给童薇薇,用一通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将自己现状告诉了童薇薇,并巧妙的提醒她报警。警察赶来,救出了罗家成一行,趁着童薇薇去找父母的时间,甲成跟着唐莉离开了医院。唐莉是被狐朋狗友骗进了传销,她一个人独居,丈夫去世后给她留下的只剩一间别墅,无依无靠因此十分信赖甲成,在她的再三恳求下,甲成答应留下来与她一起创业。

  • 不久,童教授遇到甲成,劝他回学校被拒,童教授将看到甲成跟一帮工人装修店面的事告诉罗天福。金妍带着甲秀一起熟悉公司工作,甲秀十分卖力。罗天福找到店里,跟甲成言语不和吵了一架。童薇薇从父亲那得知甲成的地址,赶到店里,正好发现甲成跟唐莉亲密的一幕,两人言辞冲突,气极扬言分手。事后两人都痛苦万分,朱豆豆安慰哭泣的童薇薇,唐莉则照顾醉酒后的甲成。甲秀的工作能力很快得到吴震认可,这却引起了金妍的不满。

  • 甲成店里突然遭遇变故,因卫生问题被工商局查封。甲成怀疑是桃子搞鬼,决心把这事查清楚。甲成托蔫驴帮忙,终于查清楚是桃子背后捣鬼导致店被查封,桃子哭诉请求原谅,唐莉没让她离开称不愿再见她。甲成想不通唐莉为什么老是信任那样的朋友,把她数落一番,唐莉反而很高兴,她感觉终于有人真正关心她,于是趁机向甲成表白,关键时候被甲成敷衍过去。等店铺重新开业后,唐莉表示要把店铺分一半给甲成,并再次向甲成表白,甲成明确拒绝,决定离开。

  • 金锁担心吴震和陆山是一种人,怕甲秀吃亏,甲秀认为金锁多虑了,她现在一心都在工作上。此时吴震的公司缺乏能挑大梁的人,甲秀因为此前出色的业绩,被公司临时安排了一个重要工作项目。甲成带着一群退休的大爷大妈们旅游,参观公司修建的基础设施和地产项目,大爷大妈们被甲成说动了心纷纷入股交钱。因为业绩出众,甲成很快被瀚哥提升为经理,这让蔫驴羡慕不已。甲秀需要加班熬夜,金妍一心想搅黄甲秀的工作,于是买了安眠药伺机陷害。

  • 甲成替公司赚了钱,自己也风光起来,开着奥迪车将淑惠接到自己豪华公寓里,并要替甲秀介绍份工作,淑惠十分高兴。罗天福却觉得甲成不走正道,把他送来的东西全给扔了,父子俩不欢而散。淑惠准备让甲秀瞒着罗天福去甲成公司上班,却还是被罗天福发现。吴震听说甲秀已经离开公司,很失落,亲自上门去找甲秀反被金锁数落一番。甲成开奥迪车回学校,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他请大家吃饭,并让同学毕业了来他公司,他会罩着大家。童薇薇看不惯甲成现在的样子,两人争吵起来,童薇薇愤怒离去。

  • 西门锁决定不惜一切救治前妻赵玉茹。知道情况的郑阳娇,竟也赶到医院看望赵玉茹,让她看意外。吴震想让甲秀回来继续上班,金妍提出反对意见,没想到吴震铁了心想让甲秀回来,金妍不好再说什么。甲秀被公司叫回去上班,金妍心里不愿甲秀再回来,但仍表现得十分欢迎。此时甲成公司老赵买通蔫驴,准备坑甲成一把。随后老赵消失不见,瀚哥也没有音讯,甲成隐约觉得公司出了问题,焦虑不已。阳娇专门去医院看望赵玉茹,并向医生了解病情,医生告知她治疗康复的可能性很小。

  • 为了解救甲成,一家人四处奔波,求警察、找律师,联系蔫驴,但都没什么效果。甲秀得知关键人证老赵要逃跑出国,赶紧到机场拦截,终于将老赵抓住。从派出所出来后,甲秀才发现自己一身泥,又累又饿十分狼狈,没想到陆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甲秀震惊之后,赶紧跑走了。陆山来西门家院子找甲秀,金锁一怒之下挥拳要打他。公司迎接新来的美国公司代表,竟然就是陆山,甲秀目瞪口呆,马上要辞职被吴震劝阻。陆山送甲秀回家时,突然向甲秀表白心意,说从来也没有忘记她,希望重新开始。甲秀拒绝陆山,跟他约法三章-只是工作关系。

  • 罗天福没钱救甲成,责怪自己没什么用,甲秀看在眼里十分心疼父亲。西门锁一家以及院里的邻居们都纷纷出手相助,罗天福夫妻感动不已。陆山得知了甲秀家的困境,瞒着甲秀请了最好的律师为甲成打官司。赵玉茹病情严重,郑阳娇经常去医院陪她,并炖汤给她补身体。赵玉茹很感激,这也让西门锁感到欣慰。经过律师一番调查取证,又因为关键人物落网,甲成罪名不成立。一家人在看守所外迎接甲成出来。甲成和一家人一起吃饭,罗天福劝他回去继续上学,为此罗天福再找童教授求情,求帮忙让甲成回学校。

  • 赵玉茹进手术室之前,将自己为女儿攒下的家当全数托付给了阳娇,西门锁望着两个女人感慨万千。童教授据理力争并扬言不要甲成复学他就辞职,校长最终答应让甲成回校读书,但必须给处分。律师告知甲秀,律师费陆山已经结过了,只象征性的收了十五万,原因是陆山是素坤邦家族的,甲秀没听说过这个名词,觉得奇怪。赵玉茹手术很成功,西门锁夫妇终于松了口气。甲成去监狱看望蔫驴,蔫驴感动甲成是唯一一个来看他的朋友,泪流满面。甲成不敢回学校,做梦梦见所有同学都嘲笑他、骂他,可真的回到学校,众同学十分欢迎,让甲成颇为感动。

  • 甲秀虽然答应了父亲,却招架不住陆山在公司里随时随地的讨好,加上帮助过甲成,她心里仍对陆山有一丝好感。赵玉茹在西门锁家养病,一大家人和和气气,但赵玉茹不愿麻烦他们一家,决定去美国和女儿一起生活。陆山带上礼品来看罗天福和淑惠,被赶了出去。甲秀接手了真人秀节目制作后,表现出众,吴震看在眼里很是赞赏。胡业鹏评博导资格不够觉得差童教授一截,心里很不痛快,在科研经费上卡了童教授的申请。孙晓寒为此很不服气,决定到校外找投资。童教授给见过面的老板一一打电话,都被婉拒了,却没想到妻子很快搞定了这事,童教授很有挫败感。

  • 甲秀原本跟女明星经纪人谈妥了档期,没想到对方临时变卦,这让公司面临很大压力。甲秀决定亲自去找女明星安琳争取,为了拉近关系,她帮着安琳妈妈溜狗、给狗洗澡,被折腾得不轻。童教授有个应酬,本想找个男生一起去帮忙挡酒,没想到来的却是闰雨。酒桌上,闰雨替童教授喝了很多酒。最终闰雨醉酒昏迷,被童教授送到医院。孙晓寒见半夜了童教授还不回家,打电话给他,结果童教授坐在病床边睡着了,闰雨接了电话直说童教授在睡觉,这让孙晓寒产生误会火冒三丈。

  • 为支撑一双儿女家成、家秀的“求学大业”,一家之主罗天福携妻子慧娟进了西京城。在西京城里,罗天福见证了身边的小人物们在大城市生存之难,自身也经历了种种艰辛,饼铺生意屡屡受挫,妻子慧娟不满他“固执守旧”的经营方式闹起分居,儿子家成无法适应从乡村到城市的生活状况不断离校出走,重重打击不断袭来,使他头一次对自己坚守多年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产生了怀疑。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而城市是不是真的不适合他这种“坚持老一套”的人生存。女儿家秀的支持鼓励使得罗天福重拾信心,那些曾经接受罗天福帮助的人也反过来帮助他,纠缠不清的矛盾随之一一化解。罗家人终于在西京这座大城扎下了根,向着美好的未来继续前行 。

  • 陆山飞车赶在罗天福之前将甲秀送回了家,罗天福这才放心了。甲成和童薇薇杜撰了份英文论文,声称胡来鹏抢占的科研成果是抄袭国外作者的。胡业鹏信以为真,赶紧在校长面前将事情推得干干净净,表示科研成果是童教授抄袭的。等胡业鹏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事情真相大白。罗天福和淑惠从西门家得知甲秀和陆山和好了,十分生气,甲秀特地带陆山来家里跟父亲求情,罗天福看不惯陆山,坚决反对女儿跟他在一起,声称除非他死了。没想到甲秀仍不听劝告,哪怕跟家里断绝关系也要跟陆山走。

  • 因为生意的缘故,陆山结识了女老板丁兰。陆山发现这个丁兰对生意上的事不上心,关键是喜欢吴震,如果吴震不答应她的感情,这个生意就谈不成。吴震死活不答应陆山的提议,表示宁可不做这个生意。陆山组了一个局,想撮合这个事,没想到吴震当面拒绝了丁兰,丝毫不给面子。陆山借机替代了吴震,开始跟丁兰暧昧不清。罗天福鬼鬼祟祟的行为让小区业主怀疑,差点被当成小偷抓住。甲秀明白父亲一直在关心自己,很是感激,父女矛盾缓和。

  • 童薇薇实践活动时,一个人在大山里迷路,正在独自哭泣时,甲成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原来甲成和童教授调研完,童教授回校了,甲成就赶来找童薇薇。陆山工作和恋情正顺风顺水之际,他在美国的妻子茱莉突然来西京找他,顿时让他措手不及。罗天福发现淑惠在饼里加了香精,他坚决反对,把栗子粉和香精扔到垃圾桶,夫妻俩大吵一架。淑惠发现二壮开饼铺赚了大钱,现在想把店转让出去,郑阳娇建议淑惠把二壮的店接下来,既然和罗天福理念不合,那就自己开店赚大钱。

  • 淑惠用了各种香料和添加剂,做出的饼既香又便宜,很快就抢走了客源,罗天福的生意大不如从前。罗天福夫妇俩越吵越厉害,因为各自开了饼店的事,互相较着劲。罗天福在门口支起广告牌,表示自己店里的才是正宗栗子饼,其他的都有添加剂,这让淑惠的生意受到影响。淑惠一气之下决定搬出住,两人过起分居生活。甲成和甲秀试图调解父母关系,没想到老夫妻俩这回却是铁了心似的较上劲儿了。罗天福遇见摆摊的女人杜鹃三轮车被没收,同情心发作让杜鹃把摊位摆进了自己店里。

  • 陆山和茱莉在外面约会,不巧碰到甲秀和吴震,四人一起吃饭,几乎就在露馅的边缘时,话题又被岔开,陆山再次躲过危机。吴震目睹了陆山和茱莉吻别的一幕,吴震找陆山谈话,陆山觉得掩饰不过去,只好坦白。陆山坦白已经结婚的事实,向吴震表示自己会尽快离婚,并不会辜负甲秀。马上毕业了,同学都开始谈论未来的方向,有的上班,有的考公务员,甲成却显得有些茫然。学校有保研名额,童教授准备推荐甲成,孙晓寒怪他不向着自己女儿,童教授觉得甲成更优秀,坚持自己的想法。没想到甲成却不愿意读研,他对大学生村官有了兴趣。

  • 童薇薇也萌生出当村官的想法,却遭到父母反对。陆山特意为甲秀准备了一场玫瑰晚宴,让甲秀十分感动,随后陆山跟到甲秀公寓欲行不轨被拒绝。童薇薇不顾父母劝阻,偷偷带上行李去往塔云山,决心留在塔云山和甲成做精准扶贫工作,但很快,童教授和薇薇妈就把电话打过来,要女儿回去。童薇薇不想跟父母回去,加上村书记有意留下童薇薇,童教授只好答应女儿。同时童教授劝解妻子,说乡下条件这么差,女儿肯定撑不过一个月,到时自己就回来,妻子这才镇定下来。童薇薇跟着大春走村串户调查情况,一天下来累得不得了,但她觉得以前从不知道山区人民的生活水平还这么低,这个工作很意义。

  • 丁兰的酒庄开幕酒会,丁兰正挽着陆山,不巧吴震也来了,发觉两人不正常的关系,感到十分诧异。吴震纠结要不要把陆山跟丁兰在一起的消息,直接告诉甲秀,没想到第二天一到公司,就看到陆山当众向甲秀求婚。愤怒的吴震当众揭露陆山已经结婚的事实,甲秀难以置信,最终当她确定事情真相后给了陆山一耳光,称不再和他有任何关系了。陆山挽回甲秀未果,约金妍出来,表示节目版权现在在他手上,要拉拢金妍跳槽。金妍抵挡不住诱人的条件,接着把燕姐、雯姐等同事也撺掇着一起跳槽。

  • 童薇薇觉得甲成认为她什么都做不好,心中委屈决定回西京,甲成追到村口发现车已经开走了。罗天福帮民工孩子免费带课一事传开,更多的人领着孩子上门来,并塞钱给罗天福,他坚决不收。淑惠听说罗天福免费给人教书,建议他收费,打饼之余还能多赚钱,罗天福坚决反对,说自己做这个事就不是为赚钱。童薇薇回到家,和父亲倾诉自己的内心,童教授教女儿如何正确去爱一个人,不要做甲成的附属,要有独立的想法,童薇薇豁然开朗。甲秀听说金妍、燕姐都到陆山公司了,她找到吴震,鼓励他重头开始,自己将成为他第一个员工。

  • 甲成登上演播台很大话地阐述了自己的创业理想,没想到同为节目选手的同学魏娜对甲成怀恨在心,对编导说甲成的坏话,而这些话传到投资人耳朵里,甲成被取消晋级资格,他觉得拉投资的事基本上没戏了。淑惠到底心疼罗天福,看到他把一件破衣服缝缝补补舍不得仍,偷偷买了件新的托阳娇送给罗天福,罗天福也托阳娇送红枣给淑惠,夫妻俩虽然嘴硬,但心里却一直惦记着对方。陆山为了赚钱乱拉广告植入,完全不考虑节目效果,导致真人秀现场一片混乱,电视台主任很不高兴。

  • 陆山知道甲秀是在报复他,他找到律师起诉吴震侵权,这会导致节目无法进行。甲秀找陆山理论,陆山说只要甲秀答应嫁给他他就撤诉,甲秀拒绝,吴震表示甲秀比节目重要,任何时候他都会先保护甲秀,这让甲秀很感动。陆山索要两千万私了,吴震和律师分析之后,认为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甲成大刀阔斧地开展生态农场工作,但不久投资商来视察时发现,这个项目主要是为了扶贫,他认为甲成欺骗了他想要撤资。甲成赔礼道歉说尽好话还不奏效后,不知如何是好。甲秀突然想出办法。

  • 罗天福独自生闷气,居委会通知罗天福,上级领导已经解决了农民工子女入学问题,这让罗天福感到欣慰。在甲成的努力下,塔云山生态农场及美食街已经办起来了,罗天福决定跟甲成一起回塔云山。罗天福看着家乡天翻地覆的变化,很是感慨,决定在家乡开一间饼铺。就在真人秀节目快要开拍时,女明星因怀孕来不了,甲秀和吴震一时陷入到麻烦当中。甲秀临时做了个节目方案,让女明星采访罗天福和淑惠,想让两人敞开心扉,化解情感隔阂。结果夫妻俩通过电视节目隔空辩论起来,说了很多平时没法说出口的心里话,淑惠被罗天福真挚的情话感动落泪。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