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唳九天

8.7
姚莫心一夜之间遭逢奸人毒害,濒死之际与妹妹记忆互换。但天意弄人,她虽身负血海深仇却不幸失忆。在逐渐记忆复苏时,目睹家门惨剧,迅速成长为内心强大胸怀天下的女人。同时,命中注定般的陷入了与男主之间的情感漩涡。成长过程中,女主与男主夜君清从针锋相对,嬉笑怒骂,到惺惺相惜,不离不弃。两人携手在步步惊心的朝野内外,合力铲除挡在面前的丑恶势力,最终得报血仇,惊艳万里江山。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6 / 共3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大楚皇宫中,皇后姚莫心因与肃亲王夜君清之间的暧昧疑影而和皇帝夜鸿弈发生龃龉,孕中被禁足于后宫。太监总管安炳山奉皇命送来一碗安胎药,姚莫心将药喝下后却狼狈毒发,血流遍地。突然姚莫心身上的灵虫爬到了妹妹姚莫婉身体之中,使姚莫婉具有了姚莫心的意识和记忆。姚莫婉清醒过来,发现周遭一片陌生。不远处,肃亲王夜君清正策马扬鞭急召回京,忽闻有呼救声,立刻驱马前去。姚莫婉被强盗逼至悬崖无路可退,千钧一发之际,夜君清出现并出手相助,两人一同坠落山谷。

  • 趁夜君清半梦半醒,姚莫婉顺手拽了他身上的玉佩当作医药报酬交给赤脚郎中。郎中拿着玉佩准备去城里逍遥,却被那伙杀手遇个正着,逼问之下带路到猎户家。两人归来,被一众顶尖杀手团团包围,夜君清陷入苦战。就在两人陷入死局之时,一直追寻夜君清踪迹的属下奔雷及时带人赶到,解决危机,将他们拽回了京城俗世和庙堂纷争。夜君清入宫复命,夜鸿弈任命他负责秋猎安全防备之事,并将姚莫心暴病不醒的消息透露给他,借以试探他的心思。夜君清闻讯悲痛万分,却只能强忍按捺关切之意。夜君清与淑妃王沁若重逢,她是夜君清表姐,自幼爱慕于他,却只听他关心姚莫心伤重几何、为何人所害,所思所想无一不是姚莫心。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大楚皇宫中,皇后姚莫心因与肃亲王夜君清之间的暧昧疑影而和皇帝夜鸿弈发生龃龉,孕中被禁足于后宫。太监总管安炳山奉皇命送来一碗安胎药,姚莫心将药喝下后却狼狈毒发,血流遍地。突然姚莫心身上的灵虫爬到了妹妹姚莫婉身体之中,使姚莫婉具有了姚莫心的意识和记忆。姚莫婉清醒过来,发现周遭一片陌生。不远处,肃亲王夜君清正策马扬鞭急召回京,忽闻有呼救声,立刻驱马前去。姚莫婉被强盗逼至悬崖无路可退,千钧一发之际,夜君清出现并出手相助,两人一同坠落山谷。

  • 趁夜君清半梦半醒,姚莫婉顺手拽了他身上的玉佩当作医药报酬交给赤脚郎中。郎中拿着玉佩准备去城里逍遥,却被那伙杀手遇个正着,逼问之下带路到猎户家。两人归来,被一众顶尖杀手团团包围,夜君清陷入苦战。就在两人陷入死局之时,一直追寻夜君清踪迹的属下奔雷及时带人赶到,解决危机,将他们拽回了京城俗世和庙堂纷争。夜君清入宫复命,夜鸿弈任命他负责秋猎安全防备之事,并将姚莫心暴病不醒的消息透露给他,借以试探他的心思。夜君清闻讯悲痛万分,却只能强忍按捺关切之意。夜君清与淑妃王沁若重逢,她是夜君清表姐,自幼爱慕于他,却只听他关心姚莫心伤重几何、为何人所害,所思所想无一不是姚莫心。

  • 姚莫婉脾性上来,在王府大门口支起牌子给来往百姓说书,添油加醋地将夜君清描绘成了一个负心薄情郎。渐渐声援姚莫婉的不明真相观众越来越多,搞得夜君清头大不已,只得好声好气将她请回府。翌日,夜君清一身戎装出门秋猎,姚莫婉遭拒后施计扮成士兵,随他来到猎场。夜君清与夜鸿弈触景生情,回忆起当年兄弟俩阴差阳错一同喜欢上姚莫心,最后夜鸿弈抱得美人归,夜君清成人之美的往事。此番对话被姚莫婉听了个真切,心生不快。围猎开始,突然一队黑衣刺客杀出,直扑夜鸿弈,夜君清及时救驾,但两人还是因此负了轻伤。正在众人争执不下之时,姚莫婉因暴露行迹而被当做奸细抓了起来,送到了众人面前。挣扎之下,姚莫婉头盔掉落,青丝如瀑,暴露了女儿身。

  • 夜鸿弈为探查皇后中毒线索,入天牢严刑拷打一众戴罪侍从,得知其中一名太监在煎药时曾离开过药炉,嫌疑圈无法锁定,案件陷入胶着。街道上热闹非凡,夜君清和姚莫婉发现前方有围观人群,原来是一名江湖术士在利用小孩表演把戏招摇撞骗,姚莫婉气不过忍不住多管闲事,通过几个疑点迅速揭穿了那名江湖术士的把戏,想解救小孩,结果却惹上麻烦,隐藏在人群中的恶霸同伙见阴谋败露,对二人穷追猛打。二人双拳难敌四手,夜君清趁乱带姚莫婉离开,爬上灯楼顶端隐藏踪迹。

  • 莫离与姚莫婉母女叙话,诉说此前经历。姚莫婉得以认识姚府家族关系:父亲姚震庭是当朝丞相,母亲莫离为二房妾室,正室夫人为大楚大世家之女窦香兰,她女儿姚素鸾是正牌嫡女,至于自己曾视若情敌的姚莫心正是自己同父同母的胞姐。

  • 皇后宫中,夜鸿弈屏退众人,抱着姚莫心肝肠寸断,发现她鼻侧残留着些许粉末。暗卫呈上先前抓获的凶嫌,正是一名贵人的贴身婢女,那婢女揭发受贵人指使下毒,只因嫉恨皇后。经审问对质之后,贵人受不住刑招认了。翌日,夜鸿弈召告天下皇后薨逝将举行葬礼。得知皇后死讯,各国使节纷纷上表前来拜祭。临近皇后葬礼,南域晗月公主携侄女段婷婷、万皇城主寒锦衣等各国使节悉数抵达大楚。夜君清携姚莫婉招待众人,几人关系再度发生变化,形成错综复杂的局势。

  • 大殿之上,夜鸿弈扔下一纸谋逆文书,夜君清惊愕发现笔迹几乎做到以假乱真,文书内容竟是要大楚国与他联盟,助他夺取大楚皇位,事后将割地赠予大楚。人证物证俱在,夜君清百口莫辩,被关入死牢。公审在即,为救夜君清,姚莫婉求助寒锦衣潜入大理寺,以拿到那份文书的临摹本,自己则抛弃尊严去找王沁若联合,恳请她求同存异。王沁若动用父亲敦亲王的关系,助姚莫婉进入死牢。

  • 姚莫婉解释,这是她昨夜花了重金请人私刻印章模仿笔迹伪造的,这种东西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决不能凭此定罪。紧接着又拿出夜君清日常文书与那份谋逆文书的笔迹对照,通过字体间横竖撇捺的勾连交错和行文风格习惯,证明了那份谋逆文书乃是伪造嫁祸。夜君清终被释放,姚莫婉却因体力不支晕厥过去,夜君清大急,抱着她离开,在病榻前衣不解带地照料她。

  • 寒锦衣登门探望,姚莫婉偷偷在门外偷听二人谈话,听到寒锦衣说到之前交代查办窦氏一族结党营私之事有了眉目,暗暗记在心里。只听寒锦衣又提醒夜君清小心夜鸿弈徇私报复,毕竟当年他只一步之遥便能登上王位,若不是与姚莫心“那一夜”,说不定如今已江山易主。姚莫婉悄悄告知寒锦衣在查姚莫心死亡真相,可如今一把火线索全烧没了。寒锦衣告知大理寺会有入监的存档,兴许可以发现蛛丝马迹。两人当即赶往大理寺,却被大理寺卿以司法之地非皇上手谕不得入内拒绝。寒锦衣借机偷得钥匙,算准了侍卫巡逻的时间间隙,携姚莫婉偷偷潜入,打开了入监库的门。姚莫婉由此查到了一干涉事侍从均被关押在天牢,但唯独少了三个人的名字。

  • 姚莫婉进入天牢后另行奇招,一一询问这些涉事侍从,逐渐拼凑起了当日所有出入姚莫心宫中之人的时间线。夜君清入宫恳请夜鸿弈赦免姚莫婉一时糊涂擅闯天牢。王沁若眼见夜君清居然不惜放下身段,嫉妒心爆棚。夜鸿弈心知姚莫婉八成是为查案,暗责她行事冲动未曾请示,假作顺水推舟卖了夜君清一个人情。姚素鸾没想到夜鸿弈竟不惜坏了规矩,更加嫉恨。原来,姚莫心并未死亡,她陷入昏迷但药石罔效,所以被夜鸿弈秘密找来巫医,放置于水晶冰棺之中给予身体营养保持不腐。

  • 姚莫婉继续追查姐姐的尸体去向,认定要从夜鸿弈身上下手,于是悄悄跟踪他来到一处密室,由此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原来,姚莫心并未死亡,她陷入昏迷但药石罔效,所以被夜鸿弈秘密找来巫医,放置于水晶冰棺之中给予身体营养保持不腐。在看到姚莫心身体的那一刹那,所有的记忆如排山倒海般袭来,姚莫婉终于恢复了记忆。原来事实真相是,当初夜鸿弈怀疑龙嗣不正,他赐下了一碗加大剂量的打胎药,本意是令她滑胎后气血虚弱无暇参与政事,岂料中途却被嫡姐姚素鸾和淑妃王沁若派人分别加了两味毒药进去,几种药效相生相克才造就了当初姚莫心的不幸。

  • 夜鸿弈指派夜君清护送姚妃入宫受封行礼。大婚当日,姚莫婉竟被一伙歹人离奇掳走。夜君清和寒锦衣急忙赶去救人,但不知所在之处,通过散落在地上的香料猜中这是姚莫婉留下的线索。原来当时姚莫婉被掳走时,曾在沿途偷偷抛洒下随身携带的香料。夜君清和寒锦衣追踪而来,犹如神兵天降一般进行最后一分钟营救,再次解救她于危难。

  • 夜君清与姚莫婉同乘而归,加上后妃被歹人掳走并施暴的丑闻,引得后宫侧目风言风语。暗卫通过歹人尸体留下的线索,发现幕后真凶隐隐指向姚素鸾和背后的窦家。夜鸿弈勃然大怒施威姚素鸾,罚她禁足,并褫夺了窦香兰的诰命,施以刑罚,同时对姚莫婉更生爱怜之意。姚莫婉回关雎宫时,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匆匆闪进一间屋子想抓她现行,却意外撞见宸妃桓采儿正在与大内侍卫皇甫俊休幽会。后妃奸情恐惹杀身之祸,皇甫拔剑而出想了结后患。姚莫婉当即安抚讲出自己早已得知她与皇甫青梅竹马的种种前情,一番恳切言辞令桓采儿相信了她。汀月好奇主子神通广大,姚莫婉却深知这得益于从前经历,原来在她还是姚莫心时,与桓采儿是关系十分要好的闺蜜,早已得知她本有挚爱恋人,只是为了家族不得已嫁与夜鸿弈,而夜鸿弈也需要其父大将军桓横势力支持,二人成为各取所需的契约夫妻。

  • 夜君清参加宫宴借酒浇愁,喝到酩酊,被夜鸿弈留下,命安炳山安排他在宫中小憩。众妃小聚,宫女笨手笨脚将茶水打翻在姚莫婉身上。桓采儿主动提出带她去附近殿换衣衫,姚莫婉对她并未设防,随她前去。姚莫婉刚脱下襦裙,夜君清醉醺醺地走了出来。二人均未想到会在这种情形下相遇。

  • 夜君清曾经的部下前来求救,军中有一批用来炼制黑火药的丹砂和硝石竟不翼而飞。夜君清入宫暗查起了安炳山,果然在他身上闻到了硝石火药味,于是借着与他谈话的时机,在他身上放了一只从晗月公主那里借来的灵虫。殷雪回禀近期安炳山频频与姚素鸾密会,姚莫婉想到从前姚素鸾能下手暗害和脱罪,背后少不了安炳山在其中助力,而搞垮窦香兰不难,难的是要将根深蒂固的窦氏一族根除,所以只要想方设法让安炳山倒台,那样势必能挖出窦氏的罪证。

  • 夜君清醒来看到房内一个女子身影,以为姚莫婉,待她转过身来才发现是王沁若。王沁若嫉恨地告诉他,他刚刚唤了姚莫心的名字三次,其余竟全是在唤姚莫婉,难道他竟真爱上了她。夜君清内心震荡,原来姚莫婉早已在他心里生根发芽了。王沁若冷笑警告他别再痴心妄想,刚刚夜鸿弈去了关雎宫,二人现下说不定正翻云覆雨。夜君清心痛不已。

  • 王沁若不甘心对夜君清的一片深情就此错付,甚至下迷魂香载夜君清的酒里,使君清以为眼前的女子是姚莫婉。一阵错乱之后,夜君清险些和王沁若做出欺君之事。幸好王沁若的给夜君清的情信被姚莫婉截获。

  • 皇上兴师问罪,汀月承认是姚素鸾以家父的生命要挟自己,她才肯偷取九彩凤栖步摇的图纸,坐实姚莫婉的的罪名。面对汀月的供述,皇上褫夺姚素鸾的贵妃之位,降为嫔妃,而姚莫婉被皇上册封为皇贵妃,位列六宫之尊,阖宫震惊。刘醒突然失踪众人遍寻不得,直到殷雪在一口枯井中找到了濒死的刘醒。

  • 安炳山火速与姚素鸾商议,双方都觉得绝尘来得蹊跷,这一番动作应当是冲他们和窦家来的。姚素鸾让他速去处理了那些服食丹药濒死的宫女。彩萤听到这个情报,偷偷汇报给了姚莫婉。就在安炳山处理派人尸体时,夜君清出现收网,撞见了这一幕,从一口枯井中挖出数具面目铁青的尸体,皆是中毒之兆,仵作剖腹验尸,验证这些人都死于丹药之毒。夜鸿弈不禁后怕,若是姚莫心服了这些丹药恐怕会立时毙命,勃然大怒。

  • 姚素鸾因身怀龙裔,骤然受到夜鸿弈的体贴关爱,欣喜异常,以为能重掌权势扳倒姚莫婉。谁知夜鸿弈却告诉她,这个孩子与姚莫心有缘分,按日子推算,怀上的时机应当是姚莫心生辰那日。姚素鸾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彩萤将这番对话告知姚莫婉,姚莫婉想起当初自己失子之痛和惨死之事,重新下定了决心。

  • 彩萤恨姚素鸾从前对自己所作所为,每日用一柄沾了迷香的梳子为她梳头,致使姚素鸾一直心神恍惚,几乎夜夜噩梦,梦见姚莫心冤魂不息。王沁若去看望姚素鸾后发现她精神恍惚,为冤魂所困,顿时心生一计,命人从宫外淘弄来滑胎药和致幻剂。宫宴,夜君清、夜鸿弈和众妃出席,王沁若趁机在姚素鸾汤羹中下了药,在她耳边不停暗示姚莫婉与姚莫心的相似。姚素鸾在迷幻作用下,终于心智迷乱而崩溃,指着姚莫婉大叫姚莫心的名字,叫她不要害自己的孩子,然后冲着姚莫婉冲了过去,两人拉扯间,姚素鸾下体流血滑胎了。

  • 洛滨本是先帝在位时劳苦功高的大将军,后来却不知为何突然隐退,遁入空门化作紫阳真人。洛滨从敦亲王口中听闻宫中种种变故,对姚莫婉心生恶感,应邀入宫。洛滨查探出自姚莫婉入宫后,宫内才生出种种是非变故,认为背后乃她作妖,又听闻她与夜君清的暧昧疑影,恰好姚莫婉担心夜君清伤势前去探望,被洛滨撞见,更认定她对夜鸿弈不忠。洛滨苦心劝夜鸿弈不能留此妖妃祸乱后宫,夜鸿弈一再为她辩解,被视为被她迷惑。

  • 夜鸿弈惊闻身世万分阴沉,若这真相重现人间,会给自己的皇权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和威胁!二人并不知道,这一番对话都被殷雪在暗中听了个正着。姚莫婉醒来,听闻殷雪告知真相万分震惊。当初自己命人编排洛滨和太后的流言原本只是下了招闲棋,没想到居然是真的!而此时,流言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已经在宫中传得沸沸扬扬。夜鸿弈听闻流言,内心阴暗面无限扩张,为保证身世隐秘,好言相劝做出顺从的样子,请洛滨一同去瞻仰母后遗物,将他请到当年庄晓容的宫殿,狠心弑父。

  • 噩耗传来,夜君清大败南域大军却不幸壮烈殉国。姚莫婉痛失所爱痛彻心扉,不顾一切地单枪匹马上路,赶往连城决心与爱人死在一起。岂料,姚莫婉历尽千辛万苦到达连城却奇迹般地看到了夜君清!原来,他识破夜鸿弈定要自己身死才会发兵,便发布死讯和假军情,打算以此换得援军来救,换得满城百姓的生机。

  • 段婷婷早已对夜君清钟情,苦苦痴缠后依然发觉他对姚莫婉钟情至深,遂给他下蛊控制他的心性。夜君清中蛊之后果然性情大变,对莫婉无情,伤透了她心。姚莫婉对他讲出一番话,然而夜君清因被蛊毒控制,已听不进去。至此,一对爱侣再度劳燕分飞。

  • 南域,夜君清与段婷婷成婚过后,众人启程御驾回銮,路上目击饿殍遍地。原因边境一战,致万千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姚莫婉苦求夜鸿弈开仓赈灾。夜鸿弈却认为正值灾年此举会导致国库粮仓遭受重创,而且远水难解近渴,遂决定将这些流民驱赶到几国交界处的莽原“三不管地带”,任其自生自灭。夜君清进谏绝不可放弃子民,否则会激起民变遭拒,结果正如他所料,流民渐渐发展成为流寇之势,暴乱渐起。

  • 众人回到王城,夜君清成婚后得以回归肃亲王府,段婷婷明面上仍是王府的当家主母,抱着哪怕做几天夫妻也好的心思上下操持,赢得全府人敬重,更令夜君清平添内疚。夜君清综合姚莫婉的一系列故事与行动,已猜中她的真正目的,决定再不负她,命奔雷联络军队旧部,同时在山中暗中训练死士。 夜鸿弈对姚莫婉和夜君清的关系愈发怀疑,命铁血军团伪造了两幅字画,以夜君清和姚莫婉的名义分别送予彼此,等待他们上钩。果然,二人收到画后,便启程前往废弃的偏宫会面。

  • 桓采儿向夜鸿弈提起从前协议,他答应过取得其父势力支持之后待时机成熟会让她离宫私奔。要知桓采儿若此时离去,夜鸿弈更加难以拿捏其父桓横,他只得表面应付下来。桓采儿心下惴惴,前来与姚莫婉交心叙话,诉说近日夜鸿弈留宿但未侍寝之事。姚莫婉答应她,若有合适时机,自己定会相助她与情郎离宫私奔。不想桓采儿却告诉她,自己已经请求过夜鸿弈了,他答应再过半年便放二人离去。姚莫婉心中有了猜测,悄悄派殷雪打探皇甫俊休的行踪。

  • 桓采儿自杀殉情的消息传来,皇甫俊休气急攻心欲杀夜鸿弈而后快,被夜君清劝住。此时从宫中偷跑出来的姚莫婉来到肃清王府,将桓采儿假死的事和盘托出,告知尸解针必须在十个时辰内破针,否则就会气绝,让夜君清和皇甫明日出殡后将桓采儿救走。

  • 肃清王府中,夜君清等人为桓采儿破针后,桓横到来,众人对他交代了事情的始末以及夜鸿弈的阴谋。桓横心生反意,决意与夜鸿弈决裂,只是如今身在京城无法外出。夜君清与姚莫婉巧施双簧计,令夜鸿弈将桓横外派至边境,两人助其一家人逃到莽原。桓横为报恩,在莽原招兵买马操演将士,为反叛大军再添一员猛将。

  • 夜君清和姚莫婉在段婷婷的建议下,马不停蹄前往南域说服段士明起兵相助。夜君清护着二人且战且走,来到山下,三人攀着藤枝向上逃跑。铁血军团副使逝魂追上藤枝继续追杀两人,段婷婷攀在最后,自知如此下去就算上山也凶多吉少,于是砍断了藤枝,以自己的牺牲,换取了二人的生机。段士明看到女儿的尸体悲痛欲绝,询问之下得知女儿是被夜君清和姚莫婉从山上推下的,立刻盛怒,派兵把守边界。

  • 姚莫婉只身求见段士明,向他还原事件的真实真相,坦诚自己虽爱夜君清,但并无必要杀了段婷婷,况且要下手早就动手了,何必到南域惹一身脏。段士明让姚莫婉过南域的“三问关”来证明所言属实,姚莫婉走过仗棍路,跪过炭路,爬过刀山。最终段士明被姚莫婉所感动,开出只要斩杀元凶便为夜君清解蛊和发兵相助的条件。

  • 城中百姓苦不堪言,姚莫婉决定开仓放粮救济百姓。夜君清欲与大蜀鱼死网破,姚莫婉苦劝不得,为救莽原百姓与大军士兵,赢取大蜀势力支持,甘愿献身求和。姚莫婉只身快马冲出城,来到楚漠北的帐中,表示同意嫁与他为妃,条件是大蜀必须要帮助义军,楚漠北欣然答应。

  • 婚礼之上,姚莫婉与楚漠北拜堂礼成,众人举杯相敬,杯酒入肚,各国之人纷纷中毒倒地。夜鸿弈从宾客中撕下面具笑着走出,铁血军团的人也纷纷跳出。原来当时,是夜鸿弈令铁血军团的人暗中到访大蜀,杀掉蜀帝楚熙,让人以高超的易容换脸术替之,然后下令太子楚漠北陈兵莽原,给义军巨大压力。然而,事件却即刻迎来了剧烈反转,就在此时,夜君清带兵马从门外闯入。夜鸿弈大惊,身后的各国政要也安然无恙地起身站起。夜鸿弈自知中计,被众人包围。

  • 夜君清痛定思痛步步为营,终于制定出良策打下重镇祁城,极大地鼓舞了士气,最终活捉了韦奇,夜鸿弈仓皇逃跑。韦奇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谁知夜君清却赦免了他。韦奇因此甘愿效力,献出了大楚布防图。金銮殿的门缓缓打开,夜君清和姚莫婉牵手而入,当众曝光了夜鸿弈的身世,细数他种种罪状,使得他为天下所唾弃,群臣士兵再不为他所用。夜鸿弈众叛亲离,最终绝望自杀,姚莫婉的血海深仇终于得报。

  • 夜君清在下一个目标处设局引君入瓮,活捉了一名铁血军团之人,从其身上搜出了密令,看笔迹是夜鸿弈的所写,笔墨尚新,逼问之下竟得知夜鸿弈并未死,当时自杀之人只是个被实施了换脸术的替死鬼,这也就意味着夜鸿弈很有可能也进行了换脸术,并以其他人的身份潜伏在自己与姚莫婉的身边!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