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皇甫神医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热度 1967

地区:内地

导演: 李瀚滔

类型:网剧 /古装

简介: 主要讲述时局波折动荡的魏晋时期,“针灸鼻祖”——皇甫谧的传奇故事。其人少年多顽劣,十七岁文墨不通,但聪慧过人悟性极高,后入杏林,拜华佗弟子善珍门下。皇甫谧以正气凌暴虐,不肯降志辱身,拒绝出仕。当皇甫谧...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魏晋时期,皇宫突发一起血案,宫女英慧在双亲被杀,英慧携带青囊经从皇宫出逃,皇上命王赞、司马魁共同追查。皇甫谧与师傅刚给太子看完病,赶着封赏马车回家,途中与追查官兵相遇,正寒暄之时,宫女乘机躲进马车里。司马魁嘱咐手下,一定要先找到英慧。善珍师傅带着金银绸缎等封赏回来了。众弟子急忙从房间起来迎接。宫女乘机从马车里出来逃跑。

  • 官兵得知是皇上赐婚,便不敢搜查,只得离去。司马魁提议梁庆邦与梁柳前去祝贺婚礼。皇甫谧拜托好兄弟布准把英慧带走保护她,布准答应。善珍二徒弟元亨前来道喜。官兵们奉司马魁之命包围了神针堂,搜查捉拿山贼和英慧。一翻打斗之后,布准和英慧成功逃脱,皇甫谧和香苓被捕和神针堂一起接受盘问。梁柳一番侮辱,慧英气急攻心,没有了脉象,无力回天。神针堂从喜堂变成灵堂,官兵前来抓捕皇甫谧和香苓。李公公及时赶到,遣散走了官兵,因为皇子危在旦夕,就叫皇甫谧和香苓进宫为皇子治病。英慧被带到山贼家中静养。

  • 官兵奉命带上山贼的底盘搜查宫女,却巧遇英慧,布准小弟急中生智,演了一出戏,把官兵糊弄过去了。皇甫谧和香苓打开了师傅的遗物宝盒,里面是英慧所著的医术红囊经,皇甫谧决定要好好研习这本医术。梁庆邦将仇人灵位放在自己家中,引来梁柳不满,与其爹争吵大打出手,失手害死了自己的爹。梁柳迁怒神针堂,前去神针堂算账,但没有占到便宜。善珍长辈们得知其死讯,前来霸占神针堂,皇甫谧独当一面气走长辈们。梁柳挑拨离间,唆使长辈们清理门户,除掉皇甫谧。长辈们来到神针堂兴师问罪,香苓急中生智,暂时挽救了神针堂。梁柳认贼作父,与司马魁共谋大事。皇甫谧被捕入狱,司马魁前去探望。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魏晋时期,皇宫突发一起血案,宫女英慧在双亲被杀,英慧携带青囊经从皇宫出逃,皇上命王赞、司马魁共同追查。皇甫谧与师傅刚给太子看完病,赶着封赏马车回家,途中与追查官兵相遇,正寒暄之时,宫女乘机躲进马车里。司马魁嘱咐手下,一定要先找到英慧。善珍师傅带着金银绸缎等封赏回来了。众弟子急忙从房间起来迎接。宫女乘机从马车里出来逃跑。

  • 官兵得知是皇上赐婚,便不敢搜查,只得离去。司马魁提议梁庆邦与梁柳前去祝贺婚礼。皇甫谧拜托好兄弟布准把英慧带走保护她,布准答应。善珍二徒弟元亨前来道喜。官兵们奉司马魁之命包围了神针堂,搜查捉拿山贼和英慧。一翻打斗之后,布准和英慧成功逃脱,皇甫谧和香苓被捕和神针堂一起接受盘问。梁柳一番侮辱,慧英气急攻心,没有了脉象,无力回天。神针堂从喜堂变成灵堂,官兵前来抓捕皇甫谧和香苓。李公公及时赶到,遣散走了官兵,因为皇子危在旦夕,就叫皇甫谧和香苓进宫为皇子治病。英慧被带到山贼家中静养。

  • 官兵奉命带上山贼的底盘搜查宫女,却巧遇英慧,布准小弟急中生智,演了一出戏,把官兵糊弄过去了。皇甫谧和香苓打开了师傅的遗物宝盒,里面是英慧所著的医术红囊经,皇甫谧决定要好好研习这本医术。梁庆邦将仇人灵位放在自己家中,引来梁柳不满,与其爹争吵大打出手,失手害死了自己的爹。梁柳迁怒神针堂,前去神针堂算账,但没有占到便宜。善珍长辈们得知其死讯,前来霸占神针堂,皇甫谧独当一面气走长辈们。梁柳挑拨离间,唆使长辈们清理门户,除掉皇甫谧。长辈们来到神针堂兴师问罪,香苓急中生智,暂时挽救了神针堂。梁柳认贼作父,与司马魁共谋大事。皇甫谧被捕入狱,司马魁前去探望。

  • 知县审理善珍死亡一案,司马魁,王赞旁听,皇甫谧和香苓据理力争,可是毫无用处,元亨做了假证,皇甫谧和香苓被判处死刑。布准和大伙商量劫狱。梁柳去监狱劝说香苓做他小妾,香苓不从,在狱中与皇甫谧互相深情告白。皇子病又发作,皇上命令皇甫谧先进宫治病,案件日后再查。皇甫谧进宫成功救治皇子,皇上大喜,司马魁进言,一心要处死皇甫谧,王赞却要保护皇甫谧。皇甫谧与香菱被宣进大殿,皇上亲审此案。

  • 皇上倾心香苓,以了解案情为由,与之交谈。皇上深情表白,要纳香苓为妃,香苓婉言拒绝。丽妃悄悄去见皇甫谧,恳请其医治自己。丽妃带皇甫谧来到花园为自己治病,皇甫谧趁机逃走。神针堂的弟子们视元亨为仇人,梁柳让元亨进宫在皇上面前说出证词,指证皇甫谧。皇甫谧前去找香苓,被丽妃逮个正着,关进了牢里。皇上重审此案,皇甫谧用银针和清水证明自己的清白,元亨做假证,被判斩首,皇甫谧为其求情,此案到此结束。山贼抓了个读书人上山。皇上让王赞去请嵇康先生写书。布准为皇甫谧接风洗尘,皇甫谧在山寨遇到读书人,原来就是嵇康。大家把酒言欢,第二日嵇康留下字条离去。司马魁自告奋勇前去拜会嵇康,得到嵇康回复。

  • 皇甫谧离开嵇康家之时被丽妃派人拐走为其治病,皇甫谧告诉她草春堂的药也许能治她的病。皇甫谧和英慧都去祭拜慧珍。布准在神针堂外抓住鬼鬼祟祟的慧珍,带进神针堂质问。慧英不愿说实话,假装晕了过去。梁柳的密探向其汇报英慧的踪迹。皇上想念香苓,无心早朝,于是便微服私访和王赞一起去神针堂接香苓和皇甫谧。梁柳密探装病进入神针堂寻找英慧,无功而返。丽妃到草春堂寻找治病的药,可此药已经失传,于是和梁柳一起去神针堂找皇甫谧对质。皇甫谧想方设法阻止皇上接香苓入宫,皇上无功而返。皇甫谧得知青囊经在宫中被偷,答应皇上帮助找回青囊经。英慧不打算把青囊经交给皇甫谧,并带走红囊经。

  • 皇甫谧和梁柳在皇上面前争抢香苓,梁柳不知眼前的是皇上,出言不逊,最后皇上赐香苓贞节牌坊。英慧被打晕带进了草春堂,皇甫谧等人干着急,然后发现红囊经不见了,猜测是英慧拿走了,她可能是宫女。梁柳装好人接近英慧,皇上因为香苓三番五次拒绝自己而喝的烂醉。梁柳断定英慧是宫里出逃的宫女。皇甫谧等人推测英慧是带着青囊经从宫里出逃的宫女,并且是梁柳掳走了她。布准决定救回英慧。英慧不愿跟布准走,认为皇甫谧是坏人。英慧得知在草春堂坐诊的元亨是华佗传人的徒弟,经过一番相处,对梁柳一伙颇有好感。

  • 红囊经被梁柳掉了包。梁柳从司马魁处得知红囊经的来龙去脉,原来英慧的父母是司马魁派人杀得,为得就是不让皇上得到红囊经,而归自己所有。皇甫谧和布准来到梁柳家兴师问罪,梁柳趁机挑拨英慧与他们的关系,最后皇甫谧拿回红囊经。善珍的长老们为神针堂赶到骄傲。皇甫谧用计阻止了贞节牌坊的建造。皇上交代王赞关注西域进贡的贡品,调查奸细,别让它有任何闪失。吴统领交代回华县知县严加排查,找出奸细商人。知县让皇甫谧和布准上街巡逻,找到身份不明的西域商人。西域二王子来到京城寻找华佗传人为其父看病,遇到骗子,被皇甫谧识破,后遇官兵不料被追捕,抓回县衙。

  • 西域二王子和将军胡安被县令仗打,司马魁赶到,带走了他们。胡安将军与司马魁商讨谋反之事,西域二王子前来寻求能治好其父母病的封衡,若能医治,就把通天玉双手奉上。司马魁也想找到封衡,独吞通天玉,治好皇子,巩固自己地位。二王子和胡安被袭,通天玉被劫走。梁柳出门寻找封衡。皇上早朝,商讨国家大事,司马魁为皇上分忧。梁柳找到封衡道长,封衡却不待见梁柳,给他下毒,让他回去。皇甫谧进宫医治皇子。梁柳找了个江湖骗子来冒充封衡与司马魁见面。

  • 司马魁请求让假封衡为皇子看病,不需要皇甫谧,嵇康之言惹得皇上不满,将其打入死牢,择日问斩。香苓和英慧撞见梁柳和司马魁在一起,司马魁就是害死英慧爹娘的真凶。嵇康与皇甫谧在狱中相见,相谈甚欢。王赞得知胡安在牢里,前去查看,叫手加派人手,以防遭司马魁杀害。又见皇甫谧和嵇康,于是王赞让皇甫谧治好胡安和西域二王子。司马魁送毒水给胡安他们喝,被皇甫谧识破。皇甫谧让香苓送来药材,治好胡安。王赞告知胡安司马魁的真面目。皇甫谧治好二王子。二王子认出皇甫谧。二王子和胡安即将被斩首,被王赞带着皇上圣旨给救下。香苓进宫面圣,提议让皇甫谧和假封衡共同治疗皇子,比较高低。皇甫谧和假封衡在皇上面前开始比较医术高低。

  • 皇甫谧打败假封衡,治好了胡安,又想治好二王子。王赞告知皇上,司马魁结党营私,私吞通天玉,皇上心知肚明,但时机未到,不敢动司马魁。边关各部落有动向,意图造反,皇上派人紧盯。英慧在梁柳家找到医术。皇甫谧为治好二王子需要西域红草,于是布准潜入草春堂寻找此药。皇甫谧治好了二王子。次日,皇甫谧和假封衡再次展开对决,司马魁和梁柳诬陷皇甫谧治死病人,被皇甫谧用计揭穿,突然来了一伙人把二王子和胡安接走。司马魁和梁柳重新商量接下去的对策。梁柳逼迫英慧交出青囊经,英慧这才看清梁柳的真面目,被梁柳关押了起来。

  • 香苓用计救出了英慧,英慧告知梁柳娘自己真实身份,梁柳娘把其中一本青囊经给予英慧。英慧成功逃脱,并且烧了梁柳的假药材。梁柳紧追不舍,香苓不幸被抓。梁柳欲对香苓不轨,县太爷来到,抓走了香苓。慧将其中一本青囊经交给皇甫谧。皇甫谧随后去牢里看望香苓,发誓会把她救出去。王赞和司马魁提议出征部落,由刘将军带军,皇上御驾亲征。可刘将军被司马魁所害,以致下腿瘫痪,为得是自己掌握兵权。皇甫谧前去为刘将军看病,说一定会治好。梁柳怂恿知县把香苓交还给自己。皇甫谧去知县那为香苓伸冤,不料被打倒一耙。梁柳找香苓兴师问罪。皇甫谧奉皇帝之命进宫治疗刘将军,布准前去救香苓,可是没找到人。皇甫谧为刘将军施以油火针灸。

  • 皇甫谧治好了刘将军,御医元亨欲下毒手,被皇甫谧阻止,这时梁柳赶到,告知皇上香苓烧了朝廷专供药材,香苓有口难辩,李公公建议,先让香苓休息,日后再查明此事。皇上赐婚,让云婉嫁给皇甫谧,好霸占香苓。边关告急,皇上御驾亲征。临行前交代皇甫谧给皇子和丽妃治病,皇甫谧求皇上收回成命,不娶云婉。云婉请求皇甫谧让自己报答他对奶奶和弟弟的治病恩情。皇甫谧看到香苓安然无恙一定会把她救出去。

  • 梁柳和元亨商讨怎么除掉皇甫谧,打垮神针堂之事。皇甫谧在草春堂偶遇元亨和梁柳,得知梁柳已是宫中御医馆的主管大人。丽妃叫香苓去为她把脉,香苓担心,丽妃醉翁之意不在酒,以看病为名,实则是让香苓陪自己解闷。梁柳用金钱和计谋收买了御医馆的御医。梁柳拜会丽妃,企图拉拢丽妃,收买人心。皇子病危,皇甫谧前去诊治,司马魁与梁柳在皇甫谧为皇子治病的时候各种刁难,想要诬陷皇甫谧, 幸亏王赞大人及时赶到解了围,皇甫谧立下生死状,治不好皇子,就拿自己陪葬。司马魁派人用毒针调换了皇甫谧为皇子治病的银针,想馅害皇甫谧,顺便除掉皇子。

  • 皇甫谧用被掉包的银针给皇子治病,也扎了自己,皇子病入膏肓,司马魁趁机发难,皇甫谧后用兜里没被掉包的银针治好皇子。告诉众人自己的银针被掉包了,娘娘限王赞三日之内找到凶手。元亨看不惯梁柳的做法,与之争吵。皇甫谧病危,香苓前去求助丽妃,并找来大师兄进宫为皇甫谧治疗。王赞怀疑是梁柳下的毒,前去查探。布准担心,欲带皇甫谧离宫。王赞去草春堂抓药,巧遇御医元亨,王赞迫使元亨交出治疗皇甫谧中毒的药方。云婉告知皇甫谧,太监小卓子看到了是谁把银针掉包的。 王赞遭人暗杀,被官兵所救。司马魁指责梁柳公然投毒的行为愚蠢到家。王赞欲带小卓子告诉皇后真相。

  • 丽妃问梁柳拿到春药,自己服下,欲与女扮男装的香苓发生男女之事。不料皇子病发,皇甫谧和香苓改去看望皇子,梁柳去看望丽妃误喝了药酒,情欲难挡,与丽妃发生了关系。第二日,梁柳和丽妃已知铸成大错,决定隐瞒此事。梁柳出走之时被云婉撞见。香苓女扮男装被梁柳识破,欲告知皇后。皇甫谧和香苓求丽妃放他们出宫。一个月后,丽妃得知自己居然怀了梁柳的孩子,找来梁柳,无计可施,只得寻求司马魁帮助。司马魁大发雷霆,皇上又即将班师回朝,司马魁叮嘱丽妃不能露出破绽。

  • 皇上凯旋而归,前去看望皇子,得知有人刻意要置皇子和皇甫谧置于死地,皇上交代皇后要看好皇子。云婉因看见梁柳从丽妃房中走出,害怕有人杀人灭口,要害自己,请求皇甫谧保护。司马魁打定主意让丽妃和皇上行房,生下孩子,假冒皇上龙种。皇上见丽妃呕吐,叫来梁柳为其把脉,梁柳蒙混过关。皇上得知皇甫谧让香苓女扮男装还送出宫去,大发雷霆,让皇甫谧闭门思过。梁柳为丽妃调配汤药,喝了,让人发现不出怀孕。皇上设宴庆祝边关大捷,后得知丽妃怀孕,大喜,王赞借机将皇甫谧放出,皇上再次赐婚皇甫谧与云婉,让他们回到神针堂三日后成亲。皇上因皇甫谧为丽妃调理身子一事,奖赏于他,皇甫谧拒绝,皇上龙颜大怒。

  • 瘟疫爆发,皇上命司马魁去救治百姓,处理此事。司马魁下令将得了瘟疫之人全部活埋,被皇甫谧撞见,救下了春生奶奶。皇甫谧恳请皇上让他去控制瘟疫,救治百姓,皇上不悦,赶走了皇甫谧。梁柳趁瘟疫抬高药价。梁柳和司马魁想到妙计,想置皇甫谧于死地。梁柳去请皇甫谧与自己一同去疫区治病,言辞诚恳,皇甫谧答应。梁柳与司马魁从中作梗,让皇上下令封了神针堂。皇上见奏折许多,从李公公口中得知猜想司马魁把病种之人隔离,制造了瘟疫得到控制的假象。皇上让王赞彻查此事。经过嵇康一番劝说,皇甫谧答应皇上做官,为救百姓。众人前来道贺。

  • 皇甫谧和香苓一同前往疫区救治百姓,布准带领弟兄们和英慧也一同前往。梁柳进言,让皇甫谧立下军令状,若半月之内治不好瘟疫,就封锁疫区焚烧病原。皇甫谧来到疫区,得知朝廷的救济粮和药材并没有发到百姓手里,这里一片狼藉,民不聊生。元亨自告奋勇前去疫区救治百姓。梁柳威胁元亨让他监视皇甫谧元亨无奈答应。百姓不信任朝廷派来的皇甫谧,布准赶到,春生病发晕倒,皇甫谧将其治好,重获百姓信任。元亨来到疫区,因与皇甫谧开的救治药方不同而产生分歧,两人决定各按自己的方法救人。皇甫敏研发出新药方,救治了瘟疫病人。梁柳用皇甫谧开出的治疗瘟疫药方制假药水,趁机敛财。还给疫区送去了过期药材,布准去抢夺好的药材,好发给疫区百姓。

  • 布准夺取药材后又被埋伏的官兵给抓住,梁柳刚好顺理成章的说好的药材被山贼毁了(实则自己藏了起来)把好药材据为己有,还把罪名怪在布准头上。皇上把布准打入死牢,择日问斩,命梁柳重新筹备药材。王赞告知皇甫谧此事,皇甫谧让香苓去找爹娘通知药农筹集药材,途中遇到元亨。云婉用计救出布准。香苓带回药材,经过一番救治,百姓病情有所好转。大家一起上山采药,香苓发现元亨是梁柳的眼线,被元亨推下悬崖,生死未卜。大家一起寻找香苓未果,百姓病情又加重了,皇甫谧连夜研读医术,想找到解决之法。司马魁和梁柳从中作梗,一定要害死皇甫谧。皇甫谧自己也感染了瘟疫,拿自己试针,加之香苓失踪,皇甫谧倒下了。英慧前去探望皇甫谧。

  • 皇甫谧告诉英慧,自己是假装得了瘟疫,好让司马魁对他们放松警惕,梁柳几次送去瘟疫的药材都是发霉的,以次充好。皇甫谧让英慧放出风声,说自己瘟疫越来越严重,瘟疫也散播的更快了,为的就是让司马魁等人着急,赶紧把好药材送来。司马魁梁柳得到消息,着急万分,迅速把好药材送到疫区。皇甫谧让梁柳拿出祖传秘方治愈瘟疫。皇甫谧在香苓跌落悬崖的地方遇到元亨,觉得此事蹊跷。皇甫谧真的感染上瘟疫,怕司马魁屠城,他让布准和英慧去找王赞保护村民。司马魁建议皇上屠城,皇上派人去抓捕布准和英慧。司马魁欲放火烧死皇甫谧,皇甫谧命不该绝被香苓所救。原来香苓被封衡所救。封衡开始救治皇甫谧。

  • 皇甫谧被封衡救醒,从春生那得知,司马魁和梁柳以为皇甫谧已死,把卖假药的事栽赃给了皇甫谧,霸占了治疗瘟疫的头功。草春堂得势,皇甫谧不在神针堂,神针堂每天被欺负。嵇康给梁柳送去寿衣,义正言辞地告诉梁柳应该披麻戴孝,辱骂了梁柳一番。布准去找王赞帮忙,无功而返,偶遇嵇康。梁柳以元亨一家作为人质,威胁元亨。布准去请求元亨帮忙面见皇上说出实情,一番劝说,元亨答应。嵇康在朝堂之上直指司马魁的罪行,元亨下人倒打一耙,反咬一口嵇康,皇上将嵇康打入死牢。皇甫谧在山洞里为百姓治病,生活。布准借酒消愁,英慧安慰,想办法救回神针堂。布准和英慧免费为百姓发放补品,梁柳也依样画葫芦,免费发放补品,势必打垮神针堂。

  • 草春堂用卑鄙手段残害百姓,敛财,皇甫谧看不下去,为百姓治病。布准的仁心堂终于开张,为了让百姓吃到廉价的好药。布准和英慧误打误撞找到皇甫谧,得知香苓也还活着,开心至极。皇甫谧决定重振神针堂,对抗梁柳。香苓不想跟皇甫谧回神针堂。皇甫谧看见自己被贴告示卖假药成为通缉犯,后去拜见王赞大人,和王赞商讨救嵇康之事,皇甫谧心生一计,请求王赞的帮助,就可救出嵇康。皇甫谧扮鬼吓唬梁柳,尽快开展救出嵇康之事。皇甫谧和布准借王赞的令牌进入天牢,营救嵇康,可嵇康为了不波及皇甫谧他们执意不肯离开天牢,皇甫谧只得作罢。

  • 皇上得知皇甫谧还活着,颇为惊讶。皇甫谧被宣进殿,在殿上,皇甫谧据理力争,与司马魁展开唇枪舌剑之战,最后,皇上决定先将瘟疫之过错之事暂时搁浅,反正疫病已除,以后再议。香苓怪皇甫谧擅自生事,气他不跟自己说心里话。司马魁大发雷霆,怕皇甫谧坏了自己好事,让梁柳进宫,制造丽妃小产的假象。皇甫谧猜测到梁柳接下去的行动。丽妃临产,司马魁向皇上提议让梁柳进宫照顾丽妃,王赞提议让梁柳净身,以尊祖训,皇上同意。梁柳买通主刀公公,假装净身,得已进入宫中。皇上决定陪丽妃待产,怀疑梁柳是假净身。丽妃诞下孩子,皇上深知不是自己孩子,借题发挥,判处梁柳劳役一个月。布准打探到嵇康半月后问斩,告知皇甫谧。

  • 皇甫谧等人考虑救嵇康的办法,还是要为嵇康洗脱罪名,于是进京查找线索。司马魁叮嘱丽妃不要和梁柳有任何瓜葛,丽妃不悦。梁柳是个明白人,答应司马魁不再纠缠丽妃。皇甫谧去元亨家中查看,从管家口中推测到时京城第一代笔曹勋模仿元亨写的遗书。梁柳前去看望丽妃,并把下了毒的糕点交给丽妃,让他给皇子吃下。皇甫谧找到曹勋,不过被他逃走。皇子病发,王赞来找皇甫谧进宫救治,皇甫谧也无计可施,打算去求助封衡。皇甫谧找到封衡为皇子治病,封衡百般推脱,皇甫谧无奈只得把皇子带出宫中让封衡看病。皇甫谧等人商讨把皇子带出皇宫之事,即刻进宫实施计划。

  • 封衡嘱咐了皇甫谧几句,离去。司马魁和梁柳派人包围了皇甫谧等人,正要硬闯,布准拦住了他们。在危急之时,皇上及时赶到,说要是皇子有什么不测就杀了皇甫谧,皇甫谧命悬一线。好在皇子病被治愈,皇上大喜,给皇甫谧加官进爵。皇甫谧等人想到了救嵇康的办法。皇甫谧进殿,用计谋揭穿了梁柳的丑恶嘴脸,让瘟疫一事真相大白,司马魁过河拆桥,梁柳被打入死牢,嵇康也被无罪释放。嵇康又惹怒皇上,被押了下去,关进死牢,皇甫谧想办法救嵇康,联合各大官员联名上书请求放了嵇康,皇上大怒,仍让皇甫谧劝说嵇康写《帝王纪事》。

  • 香苓和英慧得知皇甫谧被关进死牢,私闯皇宫,被抓了起来。丽妃火上浇油,让皇上更为恼怒。香苓进殿为皇甫谧求请,王赞也为之求情,皇上最终被劝说。嵇康被斩首,皇甫谧正要被斩首之时,李公公和香苓带着皇上圣旨,救下了皇甫谧。皇上让皇甫谧做官替他撰写《帝王纪事》,皇甫谧不肯,皇上大怒,后王赞替皇甫谧求请,皇上暂时放皇甫谧回神针堂,但让他想清楚。皇甫谧一行人在回神针堂路上遭黑衣人半路劫杀,失去踪迹。司马魁趁机参了皇甫谧一本,说他逃走。大家寻找皇甫谧,皇甫谧正要被司马魁手下抓走之时,被王赞所救,带去宫中。被皇上软禁了起来,逼他写《帝王纪事》。皇后劝说皇甫谧,丽妃身体不适,叫云婉来找皇甫谧前去看病。

  • 丽妃以英慧的性命作为要挟,逼皇甫谧为皇上撰写《帝王纪事》,皇甫谧无奈答应。司马魁逼迫英慧交出青囊经,英慧不肯,被关押在王知县府中,与知县太太争吵,装晕过去。有众多百姓因吃不上饭,饿倒在了街头,朝廷发放的救济粮也被狗官私吞。王知县找到皇甫谧,为英慧治病。皇甫谧没想到居然是英慧。与布准想办法救出英慧。仁心堂发放粮食救助百姓。皇甫谧用计和布准一起救出英慧。皇甫谧等人查出了王知县和司马魁梁柳所干丧尽天良勾当,打算明日禀报皇上。布准劫粮发放给百姓,王知县所做坏事的账本被掉包,王知县不但没有被罚,还升了官。百姓找皇甫谧讨要说法。布准在百姓面前杀了王知县,皇上要严惩布准,皇甫谧觐见皇上为之求情。

  • 皇甫谧因证据被掉包,拿不出证据,并没有说服皇上,布准因杀害朝廷命官,被通缉。梁柳在牢里吃不上一顿好饭,从狱卒那得知丽妃和小皇子的近况。英慧突然失踪,不知去向。梁柳开了一张药方可治丽妃孩儿的咳嗽,托狱卒送去给丽妃。皇甫谧要忙着写《帝王纪事》,在此之前与香菱深情告白。丽妃去狱中探望梁柳,梁柳对丽妃动之以情,求丽妃救救自己,丽妃心软,说回去好好想想。元亨官复原职,终于回到御医馆。皇上病重,元亨为其看病,元亨告知皇上世上有种长生不老药,和长生不老之人封衡。皇上命皇甫谧找到封衡,带回长生不老药。皇甫谧忠言逆耳,皇上听不进,责罚皇甫谧。丽妃进言,让梁柳代罪立功,寻找封衡。

  • 梁柳得知封衡去了西域,于是决定前往,半路遇到山贼,遭到阻拦,一番交战,梁柳遗留腰牌,顺利离开。梁柳找到封衡,将其强行带走,被皇甫谧撞见。布准也来到西域,恰巧遇见正被地痞调戏的英慧,将其救下。英慧遇见皇甫谧,带他去见布准,三人在西域汇合。香苓得知皇甫谧只身一人前往西域,十分担心。皇甫谧和布准商量对策,随时准备动手救出封衡。皇甫谧一行人用计救出封衡,梁柳得知消息,速速追去。正在危难之时,布准的山贼兄弟们赶到,打跑了梁柳,保护了皇甫谧和封衡。司马魁在皇上面前说皇甫谧劫走封衡,居心叵测,还将陈年旧事翻出诬陷皇甫谧,皇上下令,把神针堂的人全抓起来。封衡教育皇甫谧从医之道,皇甫谧劝封衡回到西域。

  • 布准不辞而别,皇甫谧和英慧回到神针堂,西域向皇宫进贡佳丽。官兵半路截住皇甫谧,欲将其抓捕,皇甫谧英慧逃跑,无意中遇见香苓,香苓和西域公主保护了皇甫谧免遭官兵抓捕。皇甫谧为西域公主治病,得知其中一本青囊经在西域公主哥哥那。皇甫谧等人进京,看见布准被司马魁抓走。皇甫谧进宫面圣,求皇上放西域公主回去,皇上不悦,把皇甫谧关进密室,面壁思过。香苓让云婉去抓药,可救三人性命。西域佳丽,上殿面圣,皇上一眼就认出了香苓,香苓乞求皇上救救西域公主,实则要救皇甫谧,说皇甫谧身上有仙丹,最后皇上让李公公梁柳等人一同前去牢中询问皇甫谧。皇甫谧后知后觉恍然大悟,领会了香菱的意图,进殿告知皇上自己有仙丹之事。

  • 皇甫谧告诉皇上自己的仙丹需自己和布准捂够十四天方可,让皇上放了布准和神针堂一干人等,皇上姑且信他,就等十四天后见分晓。丽妃见皇上还惦记着香苓,心生妒忌,又想到香苓还女扮男装为自己看病,火不打一处来,决定要收拾香苓。皇上叫李公公去请香苓见自己,香苓不肯,皇上让香苓三日后必须从了自己。香苓给西域公主留下一封信,离去。英慧建议皇甫谧去见西域公主,请求她的帮助。皇甫谧要进宫为公主看病,皇上不许。元亨和李公公都建议皇上让皇甫谧进宫为公主治病,皇上许。皇甫谧把公主救醒,公主让皇甫谧带一封信去西域交给她的父王。皇甫谧送信被司马魁截住,皇甫谧逃脱。

  • 布准让英慧帮他代笔写封信。三天期限已到,众人给香苓换衣服,皇上要见她。布准把新的信送去西域。香苓觐见皇上,与皇上敞开心扉地交谈。皇上与香菱打赌,皇甫谧会不会为了香苓而入朝做官,赌注就是香菱的自由。皇上和王赞商量怎么对付司马魁他们,怎么保住皇子。三日之后宴请全臣,皇上要陪他们过过招。梁柳想去看望自己儿子,被丽妃所拒绝。梁柳把毒粉抹在皇子的衣服上,想把自己孩子的竞争对手全部除掉。皇上宴请全臣,在宴会上皇子穿错衣服,避开一劫。司马魁与皇上明争暗斗,玩各种把戏,被皇上一一化解。

  • 西域王看到信件,决定派自己二儿子带兵出征,找回公主,再寻封衡。皇上忍耐,等待时间,一定要将司马魁,梁柳等人一并铲除。香苓和皇甫谧相拥告别。司马魁告诉皇上,边境危机四伏,西域派兵攻打过来。香苓被李公公接走。皇甫谧进宫面圣,用尽一切办法求皇上放了香苓,皇上和皇甫谧敞开心扉。香苓自寻短见,西域部落来犯,让皇上交还公主。皇上让司马魁出城迎敌,二王子被打跑,司马魁趁胜追击,不料中了埋伏,身负重伤。皇上让皇甫谧去给司马魁治疗,梁柳把之前的密信交给皇上,想参皇甫谧一本。

  • 梁柳建议让皇甫谧去敌营谈判,皇上正有此意,下令皇甫谧直接去敌营谈判,不用回来了。皇甫谧来到敌营,憋了一肚子火,二王子旧疾复发,晕了过去,皇甫谧施针救了二王子。皇上被香苓的执着所打动,决定还香苓自由。二王子进宫与公主相聚,两国搁置战事,和平共处。皇甫谧以为香苓死了,对生活失去了希望,一醉解千愁。皇甫谧和英慧告知二王子封衡道长的住处,助二王子找到封衡,为娘治病。司马魁伤势严重,呕吐不止,皇上有意削弱司马魁的兵权,司马魁觉得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皇甫谧害的,日后一定要皇甫谧好看,就算死也要拉他垫背。布准抢走了给皇上进贡的马,又遇西域二王子一行人。

  • 英慧骑着布准抢来的汗血宝马去西域,寻找最后一本青囊经,不需要布准陪她去,但希望布准到时候去接她。梁柳在皇上面前说尽布准和皇甫谧坏人,想让皇上把矛头再次对准皇甫谧等人。皇上只要把宝马追回来就行,不想追究和见到皇甫谧。士兵来抓皇甫谧,皇甫谧被带走。皇上派人围剿布准的山寨。丽妃去见司马魁,几人商量怎么置皇甫谧于死地。布准回首往事,不甚唏嘘,厌恶官场的腐败。布准归还汗血宝马。皇甫谧在牢里把神针堂托付给元亨,并从云婉那得知香苓并没有死,去了西域。梁柳拿妻儿威胁元亨让他带皇甫谧逃出监狱,准备暗杀他。皇甫谧逃出监狱,遭人暗算,元亨为救皇甫谧被杀害。

  • 皇甫谧前往西域,和布准道别。皇甫谧来到西域,士兵不让皇甫谧过去,以为他是来给大王吃不老仙丹的。皇甫谧寻思怎么样才能见到大王和公主。司马魁坦言自己不会再帮梁柳,不再和皇甫谧斗了,梁柳去见丽妃,对丽妃动手动脚,刚好被皇上撞见,丽妃察觉皇上已知道小皇子的真相。皇甫谧找到香苓,两人决定归隐田园。丽妃自知罪孽深重,请求皇上放过自己的孩子,皇上说自己自有圣断。丽妃上吊自杀未果,皇上前去看望。最终丽妃被打入冷宫。梁柳在娘面前认识到自己错了,向娘亲赔罪,梁柳娘把《青囊经》药典部分给梁柳,叫梁柳献给皇上,希望用它换取梁柳的性命。

  • 皇甫谧与布准英慧道别,和香苓去过田园生活。王赞知道进献给皇上的非长生不老之药,担忧皇甫谧,此时皇甫谧来见王赞,王赞和皇甫谧决定进宫和皇上说明实情。皇甫谧在大殿之上据理力争,成功为自己洗清了罪责,可皇上命皇甫谧重写《帝王纪事》,一个月之后交上来。皇甫谧忧心忡忡,香苓担心。皇甫谧请求皇上让自己住进宫中,专心撰写《帝王纪事》,皇帝让云婉去伺候他。香苓茶饭不思,担心皇甫谧,神针堂来了病人,皇甫谧出宫去就诊。皇甫谧喝醉了回到神针堂,跟香苓说自己反悔了,不想和她成亲了,似乎有什么隐情。司马魁叫皇甫谧为他治病,皇甫谧戏弄了司马魁。皇甫谧回宫途中,遭遇黑衣人,被打伤。云婉回到神针堂告诉香苓此事。

  • 皇甫谧被香苓爹娘和封衡所救,香苓着急,去寻找皇甫谧,没有找到。皇上见皇甫谧三天还不回宫,心生疑惑。梁柳此时进宫,向皇上说皇甫谧跑了,皇上生气,下旨,追捕皇甫谧,若有反抗,杀无赦。皇甫谧和封衡交谈,原来皇甫谧在宫中并没有写《帝王纪事》,而是在把医术补写完成,造福一方。梁柳带兵找到皇甫谧住所,没有找到。香苓等人担忧,也去寻找皇甫谧,在封衡那找到了皇甫谧,皇甫谧以身试险,势必要完成医术编写。梁柳等人跟踪神针堂大师兄,找到了皇甫谧,幸亏香苓及时赶到,一干人等进殿见皇上。皇甫谧说服皇上,重新赢得皇上信任,让皇甫谧回神针堂重新编写《帝王纪事》。

  • 梁柳悔不当初,痛哭流涕,请求皇甫谧求求皇上饶过他。皇上念及丽妃为司马魁求情,给司马魁留全尸,赐毒酒一杯。梁柳母亲过世,梁柳趁乱逃脱。皇甫谧决定去抓捕梁柳。梁柳去见丽妃,丽妃以死相威胁,要赶梁柳走。梁柳进宫,想要劫走小皇子,被香苓等众人包围,说出了自己才是小皇子的父亲。香苓和官兵与梁柳进行了一番激烈的厮杀,救下了小皇子,杀死了梁柳。皇甫谧把完成的医书交给香苓,皇甫谧自知凶多吉少,《帝王纪事》交不上要被杀,交上了,皇上不满意还是要被杀。皇甫谧进宫寻找皇帝阴阳图,出宫和香苓汇合,临走前托云婉把《帝王纪事》和编写好的医书交给皇上。皇甫谧和香苓远走高飞。

收起
爱奇艺号

亚视文化

7.8万人已关注

+关注 已关注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