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醒之路

8.7
拥有罕见的六魄贯通之力,却自幼被囚禁于山海楼中的少年路平和义妹苏唐一次机会中侥幸逃出,得摘风堂堂主郭有道收留,成为陈桥镇摘风堂弟子,得一腔正气的大师兄西凡对路平处处提点。山海楼四处作乱,率性骄傲的朔国武将世家小姐秦桑与心腹侍女凌子嫣一同,追剿山海楼行者来到陈桥镇,误将路平当作山海楼的接头人,更雇佣半吊子刺客莫林混入摘风堂查探。为寻找山海楼的线索,路平与西凡、苏唐和莫林组成摘风代表队,与秦桑、凌子嫣前往开封参加点魄大会。一行六人在一系列的变故中相伴成长,踏上“天醒之路”。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8 / 共48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秦琪与众人商议山海令之事,文歌成以江湖规矩与点魄大会将至不便耽搁为由,劝说秦琪便将此事交给卫仲自行处理,秦琪同意,秦桑却表示不服想要私自管。大师兄西凡发现路平溜走便气急败坏的跟上,拦下了路平,路平看着文歌成的马车远去,捶胸顿足。晚间,苏唐和路平聊天,原来三年前是郭有道将二人从雪原救下,二人约定找到文歌成后就离开。

  • 追来的秦桑以为路平是山海楼同党,当即提剑杀来。路平只得与秦桑过招,秦桑不敌,被路平挂在了树上。路平再探山寨想要拿走财宝,被仍在寨子中的西凡撞见,正要动武,路平的六魄之力开启时间已到,逐渐消失。危急时刻苏唐补刀将西凡狠狠击倒在地。西凡醒来时脸上还被画了个王八,悻悻而归却发现路平早已回到摘风堂,一时气急。秦桑被路平吊在林中,险些被山贼报复,幸好遇到途径的卫天启出手相助,得知他乃卫仲独子,秦桑当即决定随他一同回到澶州。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秦琪与众人商议山海令之事,文歌成以江湖规矩与点魄大会将至不便耽搁为由,劝说秦琪便将此事交给卫仲自行处理,秦琪同意,秦桑却表示不服想要私自管。大师兄西凡发现路平溜走便气急败坏的跟上,拦下了路平,路平看着文歌成的马车远去,捶胸顿足。晚间,苏唐和路平聊天,原来三年前是郭有道将二人从雪原救下,二人约定找到文歌成后就离开。

  • 追来的秦桑以为路平是山海楼同党,当即提剑杀来。路平只得与秦桑过招,秦桑不敌,被路平挂在了树上。路平再探山寨想要拿走财宝,被仍在寨子中的西凡撞见,正要动武,路平的六魄之力开启时间已到,逐渐消失。危急时刻苏唐补刀将西凡狠狠击倒在地。西凡醒来时脸上还被画了个王八,悻悻而归却发现路平早已回到摘风堂,一时气急。秦桑被路平吊在林中,险些被山贼报复,幸好遇到途径的卫天启出手相助,得知他乃卫仲独子,秦桑当即决定随他一同回到澶州。

  • 莫林决定干脆下狠手杀了路平,带尸首回去交差。他在凉亭中做下手脚,匿名写信给路平诱他来凉亭。苏唐怀疑莫林是山海楼中人,路平却淡淡一笑,原来他趁机翻查过莫林的行头,得知莫林是受秦桑雇佣而来。他已然酝酿了一个计划,只等莫林出手。

  • 莫林无奈向西凡交代自己不过是秦桑雇来的刺客,要抓的正是路平。莫林带西凡去找秦桑,恰好撞上星罗重回如玉楼追查。混乱之中莫林利用剧毒弓弩杀死了司徒星,司徒罗也被赶来的官兵制服。路平决定参加澶州乡试获得参加点魄大会的资格,希望能在大会上见到文歌成。另一面秦桑决定回开封,并开始怀疑卫家。晚间,司徒罗从狱中逃出,追至摘风堂,欲逼出路平。

  • 西凡趁路平不备将他捆到房间里,莫林一番探查后发现路平是六魄贯通的天醒者,却受到了限制,仅能在强压下产生应激反应偷取部分魄之力。因此众人决定用钉床刺激路平的经脉,让他再次拥有一炷香的魄之力参加乡试。

  • 路平和秦桑在塔顶顺利取得了天英石,没想到取得天英石的瞬间便有铁笼掉下将二人困住。路平的魄之力即将耗尽,周身销魂锁魄开始缓缓出现,秦桑再次疑问路平的身份。此时西凡等人冲了过来,西凡以全身力气顶住石门,莫林利用药物弄断了铁笼,路平在石门落下前将西凡拉入了塔顶石室。

  • 山海楼中,一个身影狼狈归来,竟是重伤未死的司徒罗,她向楼主严瑾报告杀死行者的凶手正是三年前逃走的路平。严瑾却平静一笑,让属下林天仪继续在开封的计划,不要打草惊蛇。大朔朝堂上,天照学院院长夏博简正与文歌成针对是否举办点魄大会之事产生分歧,秦琪赶来助力文歌成,朔皇最终还是决定继续点魄大会,夏博简也只能将一腔不服往肚里吞。

  • 秦桑因打乱路平拜师,心中内疚便偷偷前来查看,路平道秦桑真要帮忙,就在厨房搭手拾柴生火。秦桑又怎做过这些细碎粗活,弄得厨房冒出浓烟,路平见状偷笑,也向秦桑道歉不该擅自使用金令。

  • 路平和秦桑屡次配合失败,秦桑沮丧地将剑扔到一边,路平见状轻声向秦桑讲述自己儿时的经历,而此时,门外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洛停与路平缠斗,路平被抓住,用声音指引秦桑的快剑,终于令秦桑一击即中,情急之下恢复了冲之魄,而路平也突破了斩魄,还斩断了一根销魂锁魄。

  • 路平鬼鬼祟祟地翻墙进入秦府,秦桑举剑就要刺去,路平连忙解释自己是来还衣服的,两人对视间,秦桑竟然忍不住脸红。此时路平却忽然转换话题,问秦桑是否能帮他找文歌成。秦桑没想到路平原来另有目的,扬言要让龙捷军抓住他。路平落荒而逃,此时凌子嫣追了出来,将秦桑的信交给路平,原来文歌成当年被山海楼追杀,近年在秦琪保护下很少公开出面,但只要路平能进入点魄,就一定能找到他。

  • 歌成告诉路平必须立即同他回师门疗伤,二人约定第二日杏花楼相见一同离开,路平只能点头同意。回营途中,秦桑在路旁等候路平讨要谢礼,路平便带她来到酒馆喝酒。路平指着漫天星空告诉秦桑,这是自己拥有的最珍贵的礼物,杯盏交错间,秦桑莫名感到一丝心动,终酒力不胜昏睡于路平肩头。而此时开封城外,一群山海楼行者悄然到来……

  • 秦桑让路平倾听内心的声音是否真想离西凡他们而去,路平反复拷问内心,终于明白自己心意。而此时西凡三人正被洛停控制并羞辱,凌子嫣及时放出示警的求救烟火,秦桑和路平看到烟火向万岁山冲去。洛停挟持西凡,逼迫路平点燃弃赛烟火,西凡心中不甘,一时间竟参透了精之魄的顶级幻术断痕,控制洛停点燃了自己的弃赛烟火。复试结束的鼓声敲响,路平四人凯旋。

  • 龙捷军副将闻瑞瞬间围了上来,要当场诛杀凌子嫣,秦桑本欲阻拦,家将却极为坚持。一番周旋之下,路平用秦家金令要求与秦桑比试一场,若胜出秦家便不能再追究。比试开始,路平一时间难敌秦桑,苏唐欲上台营救,凌子嫣却看出秦桑似乎在故意让招。原来秦桑故意设局,想要救凌子嫣一命,路平早已知晓秦桑的苦心,终于在秦桑隐秘让出的一个破绽中,将她击败。随着秦桑的落败,凌子嫣得以活命,路平以黑马之姿赢得了点魄大会的状元。

  • 文歌成押运路平回山海楼,路平质问事情真相,文歌成终于吐露当得知路平误以为自己是盗之后,他便将计就计,引路平上钩。正当文歌成准备带路平上船离开时,郭有道却突然出现阻拦,原来一切都是路平与郭有道的计划。当晚路平找郭有道喝酒,路平坚信三年来的师徒情谊,郭有道无奈道出真相,原本他想暗中保护路平,但却被文歌成打伤,二人便将计就计,逼文歌成自己暴露身份。

  • 西凡见客栈由重兵把守,气氛很是不对,众人分析时局,文歌成是秦琪举荐为官,这些年安插的山海楼人士也都是通过秦琪的人脉,若是此事源头爆出,秦家必成众矢之的。此时一个侍女前来送饭,竟是乔装的凌子嫣前来搭救,众人当下决定撤离开封。就在众人即将逃出时,一支羽箭凌空射来,正中凌子嫣后心。来者正是秦琪,秦琪下令捉拿路平,所有人都必须留下。

  • 路平与郭有道一同坠入山崖,脑海中不断浮现两人相处的场景。路平在山崖下醒来后发现自己竟还活着,本以为是奇迹发生,却发现是郭有道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路平的向死而生。秦桑赶到摘风堂,得知路平坠入崖底的消息,伤心不已。西凡见到大局难违,同意随父亲重回无极山庄。山海楼暂时撤退,秦琪解散了摘风堂,众人离去。此时,路平却偷偷回到了摘风堂,他不想再拖累任何人,将郭有道的葫芦放在了祖师爷像前,与师父告别。摘风堂覆灭,友伴离散,他决定要孤身寻找山海楼复仇。

  • 山海楼派出山主周佑隆追查路平的下落,行者探查到路平的行踪向山主报告,恰好被在周边探查的西凡听到,便跟随周佑隆前往地下武馆。西凡见路平未死,心中惊喜,二人合力对抗周佑隆,却始终不敌。得知路平欲被抓入山海楼报仇,西凡倒戈相向,一刀刺伤路平,借此向周佑隆投诚,楚敏与燕家家卫及时赶到,救下路平。西凡与周佑隆等人离开,并以自己的心头血为盟进入山海楼。

  • 凌子嫣也被楚敏收留在瑶光峰,楚敏让凌子嫣通知秦桑路平在此处的消息。凌子嫣表面恭顺答应,却暗中毁掉了楚敏的信。路平暗自准备逃下山去找西凡,却遇到赶来想要投身北斗的卫天启,冤家相见分外眼红,两人就要大打出手,幸好楚敏赶到,将路平带回了药膳堂。

  • 燕秋辞向二人解释西凡的所作所为皆是为了帮助路平剿灭山海楼,希望二人将山海楼可能要在覃国的鄂州附近有所动作的消息带去北斗,告知阁主早做防备。山海楼中,西凡被安排去为楼主修炼守守卫,西凡想趁机探查,却不想严瑾早已发觉西凡有所异动,利用将精之魄夺取了西凡的心智。路平在五院修习,脑海中不断响起一段旋律,伴着这段旋律修习路平的鸣之魄也突然恢复。秦桑赶到北斗,恰好目睹凌子嫣向路平告白,秦桑怒极跑开。

  • 回到五院,路平得知,许唯风的目标也是吹角连营,现在开始两人各凭本事。秦桑为了帮助路平向楚敏师父寻求提升之法,布下铜铃阵帮路平训练步法。一日,路平正在阵中训练时,霍英连忙跑来告知大师兄许唯风已经进入七杀堂再次尝试,路平连忙赶去,竟发现许唯风偷学了自己的步伐。两人闯到最后一关,遇到了意料之外的机关,许唯风劝阻路平不要莽撞擅闯,路平却坚持刀山火海也要拿到吹角连营。

  • 众人暂住在许家别院中,突然收到了一封西凡的求救信,路平焦急赶去,言语间路平质问西凡是如何得知自己住在许家别院的。原来路平早已察觉西凡的异样,故而与秦桑早有防备,不料燕西凡也带来了山海楼众人埋伏在四周。

  • 路平对北斗失望至极,磕头跪拜决心离开北斗。路平与秦桑回到鄂州,没想到秦琪作为和谈使者也来到了覃国。路平与秦琪达成共识互相配合,秦琪负责和谈,路平负责留意鄂州城内山海楼的迹象。

  • 许唯风见父亲回府便向父亲提起自己想的一些治军之策,希望父亲能够过目,许延龄却毫不在意。父亲离去后许唯风大发雷霆,苏唐在庭院中目睹了这一切。苏唐跑去向莫林求强身健体、不再病弱的药,莫林气急,赌气说自己的药给谁都行就是不给许唯风,还再次向苏唐推荐自己。苏唐却并不理会莫林,使用力之魄强行从莫林处抢来补药

  • 夏博简一再对秦琪施压,要求处决路平,秦琪无可奈何。秦桑见状质问秦琪是否真的要杀死路平,秦琪却说只能尽力转圜。秦桑本以为路平为大朔朝廷效力,朝廷自会救他,却没曾想无人理会他的死活,便决定不再指望朝廷,前往北斗阁求援。秦桑苦苦相求,李遥天仍旧不愿违背祖制,楚敏却按耐不住,带领五院弟子随秦桑一同下山营救路平。

  • 许唯风在处斩前进入牢内,强行带走了路平此时莫林在许府周围果然闻到血腥味,顺着味道一路寻找救出了苏唐。此时许唯风将路平交给严瑾,要求山海楼与覃国联手灭朔,严瑾欣然答应。此时秦琪也在路平的指引下及时赶到,将许唯风与严瑾一并抓获。许延龄也一同前来,未曾想到儿子竟堕落至此,但仍想要保全儿子,便劝说许唯风哪怕自己舍了官服也会保下他的性命,希望儿子尽早回头。许唯风却嗤笑就连父亲都不懂他转身投河自尽。

  • 路平质问严瑾为何时如何将父母害死的,又为何要将自己关押近十年。严瑾却不直面回答,路平怒极离去。秦琪劝说路平是否愿意入朝堂,路平婉拒,摘风堂如今已不在,北斗是自己最好的选择。秦桑想要随路平一同前去,却被秦琪阻止。夜晚西凡会见燕秋辞,燕秋辞询问严瑾可有古怪的地方,燕秋辞猜想严瑾背后还有势力。第二天秦桑溜了出来找路平,众人一起启程回北斗。途中,路平回想起严瑾故意激怒自己的场景,决定回去探查一番。

  • 秦琪与路平告辞,准备带秦桑回开封休养,并在此向路平发起进入朝堂的邀约,路平婉拒称如今山海楼真正的楼主既已露面,必定掀起腥风血雨,刘松乃是北斗旧徒,自己理当先回北斗商议对策。刘松见到严瑾正以严刑拷打自己,刘松将用刑的手下骂走,并问老师这是为何?原来二人竟是师徒关系,当年七星事件发生后,多亏严瑾及时赶到救下刘松,多年不放弃教导刘松重拾希望。

  • 秦琪向朔皇汇报山海楼的幕后黑手是刘松,朔皇追问秦琪鄂州启用路平之事,秦琪解释文歌成实乃山海楼风部山主,希望朔皇能够不再追究路平。朔皇听说路平的身世后,想要借用路平的身份连接江湖与朝堂,一起抵抗山海楼。奈何秦琪数次招揽路平皆油盐不进,朔皇听此决定亲自出马。

  • 路平回到营地向朔皇报告,北斗弟子奉阁主之名请朔皇上山。楚敏酒喝完出来寻人解闷,恰好有北斗弟子召集五院弟子前往穹顶相商要事,楚敏发觉这弟子是山海楼行者假扮,山海楼已混入北斗之中,楚敏急忙下山相助路平。山下周佑隆率行者围攻路平等人,楚敏及时赶到,以刘松的性命威胁周佑隆放走路平等人。路平带领朔皇、秦琪、秦桑前往鄂州暂时躲藏。刘松放出轮椅中的毒剂迷晕了楚敏,命周佑隆继续追查路平等人。

  • 许唯风来寻父亲,许延龄激动不已,一心想赶紧着护儿子周全,许唯风却只想着让父亲杀死朔皇。此时,秦桑已护着朔皇在驿馆内等候,秦琪前来拜见许延龄。许唯风与父亲争吵中不慎将父亲杀死,恰好秦琪目睹,许唯风慌忙逃走。秦桑与朔皇被山海楼围击,莫林赶来救走众人。路平赶到别院解救苏唐,许唯风挟持苏唐逼迫路平交出朔皇,没想到路平真的挟持朔皇准备救苏唐,准备交换之时苏唐将许唯风刺死。秦琪气急教训路平,却突然口吐鲜血晕了过去,原来秦琪早已中毒,强硬发力后导致了毒已入肺腑。

  • 楚敏和刘松被困在七杀堂。燕秋辞、郭无术匆忙赶到欲救楚敏,无奈两人皆受洗髓散的影响,只能先运功尽快将毒素逼出。路平安排苏唐带莫林回无忧谷疗伤,秦桑护送朔皇回到开封,自己则与西凡带领龙捷军上北斗营救。路平赶到七杀堂打开机关,却不见刘松和楚敏的踪影,只见墙上刘松的留言,路平疑惑不已。刘松通过七杀堂的密道逃出,楚敏被他用精之魄所控,一同回到了山海楼。

  • 路平回到摘风堂,和金如玉一同祭拜郭有道,两人无意间发现郭有道的账本,账本中提到关于当年七星事件的蛛丝马迹,路平苦思不解,恰好西凡找来,账本中提及郭有道曾去找过燕秋辞,便随西凡返回无极山庄。楚敏被带回山海楼,才知这些年刘松躲在北境,一直在筹谋着回归。楚敏看着刘松,不明白早年英俊潇洒的爱人为何会变成今日这般模样。

  • 路平西凡到无极山庄,将郭有道的账本交给燕秋辞询问他是否知道内情,燕秋辞却只说郭当年一直痛骂自己识人不明,想必是那时便知刘松身份,并劝说路平西凡结为兄弟,是冥冥之中的缘分。路平醒来便见有圣旨将秦桑封为西宁郡主嫁与西凡,路平与西凡联手上演了一出闹剧,借机抽身去寻找秦桑。西凡看着身边同样震惊的凌子嫣,决定要将自己的感情说明白。

  • 路平向湖底坠去失去了神志,醒来已在湖底洞中。洞中还有一人,路平如何呼唤此人皆无反应,路平便唤他老白。路平想要回去无极山庄,可惜湖底水潭只能进不能出,定期有人从门下暗格将食物送至密室。秦桑在湖边寻找路平的踪迹,恰好路平试验吹角连营时回应了秦桑,秦桑兴奋的就要回无极山庄叫人,却被燕秋辞一掌打落湖中。

  • 路平带着秦桑和吕沉风逃到无极山庄附近的一个小屋,但秦桑一时间身体十分虚弱。吕沉风告诉路平,梦回是用着湖底寒铁所制,秦桑是中了寒毒。路平质问闻瑞,秦桑不在为何山庄内仍处处是婚礼装扮。吕沉风听到无极山庄却突然发作,大喊要路平替自己报仇。

  • 路平得知燕秋辞竟然是自己的杀父母仇人,便将吕沉风托付给苏唐莫林,想要下山找燕秋辞报仇。秦桑又急又气一时剧毒攻心,吐血昏倒,幸好莫林及时将她救起,并发现她身中寒毒,秦桑却让他不要告诉别人。路平气势汹汹来到无极山庄,只有西凡独自在庭院中等候,西凡只交代说今后山海楼的事交给路平后就离开。路平闯进燕秋辞的房间,见燕秋辞背朝自己立于屋内,便出手向燕秋辞攻去,燕秋辞硬生生接下路平三掌身受重伤。

  • 凌子嫣赶来阻止路平,路平这才发现,自己所伤之人是扮作燕秋辞的西凡。路平震惊于西凡的所作所为,他愤怒西凡不守道义,维护作恶之人,一方面却理解西凡的护父之心。莫林为秦桑施针,封住了几个穴道,暂时抑制毒性。此时莫林用枢之魄闻到了山海楼的味道,两人赶回小屋却发现失魂落魄的苏唐,吕沉风已不见了踪影。苏唐说他是自愿同山海楼离去,想要去见松师兄。

  • 燕秋辞的往事被众人知晓,秦桑为大局着想,决定眼下不追究燕秋辞,命他保下疆土,联合武林势力抗击山海楼要紧。秦桑没有将自己中毒的消息告诉任何人,苏唐恨透了燕秋辞,要为路平报仇,却被秦桑拦了下来。秦桑找来苏唐、莫林说有方法救出路平。原来秦桑一直监视山海楼的动向,知道澹国使团将到达,可以混入其中进入山海楼。她安排苏唐、莫林前往救出路平,自己则需回到开封承担秦家应有的使命。

  • 楚敏刺杀刘松后,来到地牢救出苏唐、莫林、路平将三人送上马车,告诉路平去无忧谷找寻真相。路平挣扎要救楚敏,苏唐和莫林拼命阻拦,幸好西凡带领龙捷军及时前来援手。山海楼前楚敏与林天仪、严瑾缠斗,却见刘松还活着。刘严歌派人将噬魄者试验品送回澹国,途中被西凡率领的龙捷军拦下。

  • 莫林正在烦闷如何解决秦桑的寒毒和路平的销魂锁魄,苏唐见他一脸惆怅上前安慰,并告知哥哥不打算解锁,也不打算走了。莫林郁闷至极,追问苏唐是否愿意嫁给自己,见苏唐没回应,放手转头离开,此时苏唐喊道“我愿意”,两人终定情。路平欣喜妹妹终于有归宿。

  • 莫林用自己的枢之魄催生两仪花,虽魄之力不够仍然咬牙坚持。西凡、路平、莫不留赶到禁屋,莫林手中拿着已催开的两仪花,所有人都以为圆满解决时,莫林倒下。莫林临死前告诉路平秦桑已身中寒毒,两仪花也是解寒毒之法。龙捷军听从凌子嫣的吩咐冲进谷内抓捕路平,西凡才得知凌子嫣是朔皇的密探。苏唐醒来寻不到莫林,路平劝解无效,只能将她打晕带回谷中。路平拜托莫不留照顾苏唐,自己则带着两仪花离开无忧谷。

  • 西凡匆忙赶来看到父亲重伤,心中后悔不已。燕秋辞追问西凡是否还觉得自己做错事,西凡却说他永远都是最敬重的父亲,燕秋辞将燕家刀传给了西凡,一代英豪就此离世。西凡回到无极山庄,看到四处血迹斑斑,顿感悲凉,曾经的家已不复存在。山海楼中,刘松对着冷休谈的墓碑饮酒庆祝,燕秋辞已死,大仇终于得报。楚敏不屑,他为的不过是一己私欲罢了,要的不过是天下大乱,质问他究竟还要做什么,刘松却始终笑而不答。

  • 大军行军途中,路平果然提刀前来寻仇,坐在轿中的竟是秦桑。秦桑恳求路平放下仇恨,这次轮到路平对秦桑绝情,告知她若是站在杀父仇人那边,两人注定不会有未来。秦桑愿以性命替朔皇赎罪,路平最终心软,他终究还是为了天下,放下了与朔皇之间数不尽的仇恨。路平强行冲破了自己的最后一根销魂锁魄,原来他竟是抱着必死的心前来。此时得信的郭无术带着卫天启前来,众人带着路平回到秦府疗伤。

  • 北斗山下小村庄中,路平与秦桑安逸的生活,两人认为与其悲悲戚戚等死,不如潇潇洒洒活几日。人生苦短,二人既无法一世相守,不如珍惜彼此。两人在天地的见证下结为夫妻,无垠花海中,路平望见秦桑的粲然笑颜,低头吻了秦桑。

  • 路平和秦桑一同来到北斗,看到苏唐,兄妹团聚开心不已。可又见楚敏失去了记忆,瞬间感慨万千。郭无术为路平诊治,推断他还可活三天。秦桑求苏唐帮助她救活路平,她准备将自己的血换给路平,但此法秦桑必死无疑。卫天启突然冲出想要阻止秦桑,秦桑却求他帮忙救救路平,如今乱局之中,唯有路平可以力挽狂澜。卫天启舍不得秦桑赴死,忍不住痛哭。秦桑笑着鼓励他以后一定能成为独当一面的男子汉。卫天启强忍悲伤,答应帮助秦桑给路平进行治疗。

  • 晋城战事持续了十几日,山海楼勾结了奚旦,若再不拿下晋城,山海楼便可直逼中原。此时突然来报晋城出事,刘严歌押了不少百姓在城门口,要挟朔皇亲自出战。此时路平率领北斗弟子前来,救下被困百姓。路平等人来到龙捷军驻扎营外,却被西凡阻挠在外,称营中容不得刺杀陛下未遂的逆犯,将路平等人赶走。司徒罗将西凡赶走路平的消息,告知刘严歌等人,众人笑话二人还是无法轻易忘记杀父之仇。众人谋划由严瑾亲自坐镇粮草大草。

  • 朔皇责问西凡为何未将路平带回,此时士兵却报路平正向晋城而来,西凡请求朔皇放路平一命,朔皇却依旧命令闻瑞射杀路平。此时,在大战中幸存的林天仪突然出现将路平带走。西凡哀求朔皇,放自己前去救援路平,朔皇告诫西凡不会有支援和军功,生死荣辱皆与大朔无关,西凡叩谢离开。晋城外,西凡和苏唐即将往北境进发,两人身穿的正是当日点魄大会摘风堂的武服。

  • 众人合力对付刘松,刘松正欲再次发力却突然经脉断裂,原来莫林也已学会制造销魂锁魄之法,众人刚刚用了全部力气,刘松想要反击必定会经脉全断。路平告诉刘松,翟容比他更配这个天下。原来这从头到尾,都是路平与翟容设下的圈套,故意上演苦肉计,诱惑刘松入圈套。如今刘松已灭,摘风四人也成功离开山海楼。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