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王朝

8.9
乱世之年,诸国百姓纷纷尚武而存。风鸣梧桐落酒铺里身患顽疾的丁宁因半日通玄,十日破境等一系列天才举动,一时间成为江湖最炙手可热的存在,伪装成其小姨的长孙浅雪愈发感到这个少年像极了她爱慕多年的巴山剑首梁惊梦。从鹿山会盟到岷山剑会,丁宁和太子元子初以及白羊洞师兄弟们的友谊日渐深厚,他逐渐成长为少年们的领袖。蘅王元武和王后叶甄开始感到不安,昔日两人背叛梁惊梦和巴山剑场的真相正被逐渐揭开,一场旷世决战蓄势待发。此时蘅国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国难当前,生死变得那么微不足道,时间更让原本简单的仇恨复杂起来,离别与苦痛将丁宁洗练得愈发稳重,这一次,他不想再重来。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4 / 共34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适逢乱世,七国划疆而治,以修行强国,天下修行者按实力划分成九境,每境又分三品。各国所擅修行之道亦不同,蘅人长剑善舞,贤国重修器物,离国精通符道,默国专攻幽冥之术,惠国以丹药闻世,千国和烈国亦有云水宫和烈剑炉两大宗门镇守。蘅王元武野心勃勃携手大蘅至强宗门巴山剑场的梁惊梦,外征战,内变法,蘅军铁蹄所踏之处无坚不摧,一举覆灭惠、千两国。不料,阳明战场,蘅军被烈军围剿,蘅王危在旦夕之际,巴山剑场首领梁惊梦带领一众弟子破敌而入,扭转局势,拿下烈国。

  • 监天司收到独孤侯死讯,开始着手调查,夜策冷意识到死因是磨石剑法,不由心中一凛并派人搜寻烈剑炉余孽,发现梧桐落酒铺的伙计丁宁形迹可疑,却被告知其是阳亢难返之躯,竟连修行都不适合。烈剑炉仅存的弟子赵四潜入赵斩住处祭拜,与巡查中的夜策冷照面,夜策冷境界不敌赵四,被神督监监首陈玄及时救走。陈玄埋怨夜策冷返回风鸣却不与他知会,表示朝廷召夜策冷扫除烈剑炉是为引出孤山剑藏,夜策冷好奇陈玄为何知晓,陈玄道出自己负责的神督监掌管着大浮水牢,消息正来源于水牢里一位巴山旧部。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适逢乱世,七国划疆而治,以修行强国,天下修行者按实力划分成九境,每境又分三品。各国所擅修行之道亦不同,蘅人长剑善舞,贤国重修器物,离国精通符道,默国专攻幽冥之术,惠国以丹药闻世,千国和烈国亦有云水宫和烈剑炉两大宗门镇守。蘅王元武野心勃勃携手大蘅至强宗门巴山剑场的梁惊梦,外征战,内变法,蘅军铁蹄所踏之处无坚不摧,一举覆灭惠、千两国。不料,阳明战场,蘅军被烈军围剿,蘅王危在旦夕之际,巴山剑场首领梁惊梦带领一众弟子破敌而入,扭转局势,拿下烈国。

  • 监天司收到独孤侯死讯,开始着手调查,夜策冷意识到死因是磨石剑法,不由心中一凛并派人搜寻烈剑炉余孽,发现梧桐落酒铺的伙计丁宁形迹可疑,却被告知其是阳亢难返之躯,竟连修行都不适合。烈剑炉仅存的弟子赵四潜入赵斩住处祭拜,与巡查中的夜策冷照面,夜策冷境界不敌赵四,被神督监监首陈玄及时救走。陈玄埋怨夜策冷返回风鸣却不与他知会,表示朝廷召夜策冷扫除烈剑炉是为引出孤山剑藏,夜策冷好奇陈玄为何知晓,陈玄道出自己负责的神督监掌管着大浮水牢,消息正来源于水牢里一位巴山旧部。

  • 两层楼楼主王太虚一直暗中观察丁宁,对其言行十分欣赏,酒铺打烊之际,王太虚露面,邀请丁宁做两层楼的军师。丁宁直言想入岷山剑宗修行,王太虚表示若丁宁能解决两层楼的困境,事成之后愿助他进入有资格参与岷山剑会的宗门修炼。近日死去的独孤侯本是两层楼的幕后靠山,锦林唐乘机发难,双方势力已交战过一轮,两层楼胜,锦林唐却反常地邀约王太虚谈判。丁宁从杂乱的信息中分析出两层楼出了内奸,要王太虚请好帮手照常赴宴。王太虚带着丁宁和白羊洞李道机一同赴了锦林唐的夜宴,宴中对方果然动手,李道机出手摆平,两层楼危机暂除。李道机看中丁宁沉着冷静,同意其进入白羊洞修行。

  • 丁宁出色完成入门测试叫众人服气。众弟子进入白羊洞经卷洞挑选适合自己修行的典籍,姜黎和南宫采菽好心劝丁宁谨慎,然丁宁却“草率”完成挑选。虽然丁宁选择的典籍不被众人看好,但他却出人意料的半日通玄。经丁宁善意指点,一直卡在破境瓶颈的南宫采菽,决定放弃剑经并多研读前人笔记。白羊洞主薛忘虚见丁宁天赋过人决定将灵脉拨给丁宁修行,丁宁心系长孙浅雪,提出每日回家修行。孙醒本就对空降的丁宁十分不满,对薛忘虚分配灵脉给他更是不服,然李道机却通知众弟子灵脉已变成祭剑试炼的奖励,原来青藤剑院院长狄青眉表示既然两宗合并,白羊洞弟子有机会参与青藤剑院的祭剑试炼,试炼的奖励理应由两宗共同承担,要求薛忘虚拿出灵脉作为祭剑试炼奖励,众人一时傻眼。

  • 入夜,长孙浅雪回到酒铺,发现白山水正在等她;王太虚在两层楼遭到断知秋伏击;丁宁回到梧桐落途中亦被梁联派来的刺客追杀,幸得车夫周三省相助,勉强保命。王太虚早有准备,在断知秋攻来的一瞬间发动机关逃脱。长孙浅雪想要孤山剑藏的消息,白山水却道长孙浅雪身份不明难以信任,要其用行动证明自己不是蘅王的人。丁宁受伤回家,长孙浅雪怕其担忧,对白山水一事按下不表。次日,夜策冷调查梧桐落刺客尸体,发现其身上有虎狼军刺青,断定此事是梁联所为。王太虚藏在丁宁去往白羊洞的马车中想要逃命,断知秋带兵前来查车,王太虚认出断知秋便是昨夜杀手,绝望之际薛忘虚从天而降,使出搬山境压制。

  • 梁联多番受挫愤懑不满,谋士祁泼墨表示朝廷需要有用之人,梁联只要立功,封侯指日可待。梁联得知云水宫人近日在狮子巷出没,遂打算追查孤山剑藏。叶甄听闻梁联此举,命白供奉将消息同时放给夜策冷,好让两方掣肘自己坐收渔利。夜策冷认定梁联心怀不轨,带着白供奉前往狮子巷。蘅王稳坐八境,睥睨天下,听闻梁惊梦传人一事丝毫不惧,叶甄有些黯然。虎狼军重兵埋伏狮子巷,意欲活捉云水宫的樊卓,却不料惊动大逆白山水。白山水与樊卓分头逃跑,夜策冷与梁联追白山水不及,祁泼墨得知白山水已逃,当即劝梁联放了樊卓,万一此番封侯不成,夺得孤山剑藏也算留有后路。

  • 祭剑试炼以三日为限,白羊青藤弟子需穿越祭剑山谷,两两相遇,胜者取对方令符,以获得令符多者为胜。试炼参赛者中已有三人已至三境中品,消耗战的规则对丁宁这样刚到二境的新人十分不利。丁宁一路取巧前进,没想到碰到同门师兄沈白,沈白欲第一个将丁宁淘汰,却遭藤蔓缠绕命悬一线,危机时刻丁宁不计前嫌救下沈白,沈白落败,心服口服。狼烟起,丁宁奔向指定区域,无奈阳亢之体复发。长孙浅雪前往岷山,以公孙的身份求见百里素雪,希望他能将续天神诀给丁宁。百里素雪昔日奉劝梁惊梦远离叶甄未果,恨其不争退隐江湖,面对长孙浅雪的请求,百里素雪拒绝破坏规矩。

  • 丁宁炼化金丹,达至二境上品。丁宁盘算,若依照规则,夺魁者才能拿到青脂玉珀,唯有击败与何朝夕分而食之的孙醒,才能达到目的。遂主动出击寻找孙醒求战。孙醒本就厌憎丁宁,与之对战不惜下狠手,想要摧毁丁宁手臂,却最终被丁宁破解反噬,废了一条手臂。试炼结束,丁宁以十三块令符夺魁,获得青脂玉珀。孙醒颜面尽失,请辞离开白羊洞。叶甄听闻祭剑试炼夺魁的竟是无名小卒,半日通玄,十日破入二境,决定前往酒铺看看,吸纳丁宁为自己所用。长孙浅雪与叶甄碰面,小心应对,时丁宁顶着阳亢热力回家,见到叶甄的一刻,丁宁昏厥。

  • 薛忘虚心系丁宁身体,为保丁宁在参加岷山剑会之前,不会因阳亢之力的侵蚀而丧命。决定带他前往巴郡图山县取定颜珠。路上师徒二人无话不谈,丁宁有意从薛忘虚口中试探巴山剑场的消息和薛忘虚对“那个人”的评价。封家来打探薛忘虚此次前来目的,薛忘虚假意带徒游历,回复封家仅是路过此地,明早离开。叶甄始终对突然崛起的丁宁存疑,下令细查此人。太子元子初对丁宁十分好奇,叶甄教导元子初不要接近丁宁。赵四从鱼市得到一份大浮水牢的地图,面见夜策冷,想要夜策冷探寻牢中巴山旧部的身份,夜策冷依计从陈玄处偷走令牌,准备探牢。

  • 丁宁被单独带去神督监问话,虽无嫌疑,但十一侯需要一个替死鬼安抚民心,丁宁依旧难逃一死。长孙浅雪以为丁宁身份暴露,遂按照先前的约定,再用磨石剑法杀一名巴山叛徒为对方洗清嫌疑。另一头薛忘虚为保丁宁自请入宫,甘愿废去修为,叶甄恩准薛忘虚可以活到岷山剑会之后,但无需废除修为,而是要他教训梁联。长孙浅雪已将九幽冥王剑修成本命剑,轻松除去叛徒南宫伤。元子初不忍朝廷错杀才俊,向蘅王保下丁宁性命。夜策冷依照地图进入水牢,却发觉牢中只有陈玄一人,方知地图有假。陈玄此番设计皆因担忧夜策冷,表示如今蘅王已至八境,若她回风鸣是为复仇,该趁早死心。

  • 丁宁带着虚弱的师父回梧桐落长住,遇上奉父亲之命前来挑战的谢长胜,丁宁战胜,生怕长孙浅雪误会,再三表示无意谢家婚事,然长孙浅雪关心的点却是不想丁宁招摇丧命,丁宁心中一暖。孙醒废臂后离开白羊洞加入骊陵君府,却被羞辱清洗马厩。丁宁顶着阳亢之力破境,危急关头薛忘虚出手相救,丁宁成功破入三境,速度快到突破风鸣记录。长孙浅雪不满丁宁太过招摇,丁宁却道自己急着强大,是想要薛忘虚死前风光。鹿山会盟在即,七年前蘅国羸弱,将良山郡割让与贤国,蘅王立志要一雪前耻。丁宁神速破境传遍风鸣,一时间各路人马皆来讨好,薛忘虚十分有面子。

  • 宫中年宴,一宫女当众提起元子初剑法出色,大有昔日梁惊梦之风,未来可能超越蘅王,言毕被蘅王刺死。叶甄大怒要神督监与监天司一同调查,新年的气氛诡异起来。新年里白羊洞师徒聚在梧桐落其乐融融,谢长胜登门拜师,直白透露姐姐谢柔仍未放弃丁宁,自己无奈才被派来,薛忘虚本就喜欢谢长胜直爽,当即答应。谢长胜好奇鱼市,正巧丁宁要去鱼市,故与谢长胜一道前去。丁宁察觉有人埋伏,让谢长胜去搬救兵。谢长胜按丁宁指示请来鱼市高手相助,将刺杀者活捉交给神督监,陈玄下令将人关入大浮水牢。商大小姐安排赵四与白山水见面交易,两人将彼此手中的孤山剑藏合并,发现还差第三块。

  • 许多人听闻丁宁事迹却不服他的排位,组团挑战丁宁,丁宁选中一名唤周写意的挑战者,以观看周家写意残卷为赌约接受挑战。周写意战败,无奈唯有愿赌服输。谢长胜豪掷万金请白羊洞其他几位好友一同观看写意残卷。叶甄来看望禁足府中的元子初,元子初请求解禁希望能与父王一同前去鹿山会盟,叶甄认为禁足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风波,命容宫女陪伴看管太子,并告诫元子初凡事要懂得忍,更要懂得等。夜策冷与陈玄禀告蘅王那日殿上妄言的宫女中了贤国的蛊毒,叶甄认为在贤国做质子的元子翰很可疑,蘅王更相信是老贤王所为。

  • 丁宁发现周融墨走火入魔导致寒气郁结体内,故意表示极寒之躯或可用至阳之物调和,无奈周融墨狡猾,要丁宁跟着自己修行错误的功法,以此来试探丁宁参悟的解法是否有效,丁宁唯有将计就计。元子初因年宴风波一直被禁足,叶甄得知元子翰将在鹿山会盟之际归国,担忧元子初在蘅王心中地位不稳,愈发劝其安分,元子初实时关注着才俊册排名的动向,心中渴望着自由。陈玄派人将丁宁请去大浮水牢,长孙浅雪生怕是因为自己杀南宫伤一事惹出的麻烦,遂前往城西破庙打探消息,不料夜策冷在此静候。陈玄以祝由术测试丁宁,丁宁用九死蚕神功躲过。

  • 白山水与赵四击退梁联正要逃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却不料叶甄亲自出宫拿人。赵四被叶甄废除了本命剑,白山水带着赵四在商大小姐的接应下逃命。陈玄放走夜策冷约定三日以后相见。蘅王得知赵四与白山水遭重创,可以安心出行鹿山,临行前嘱咐梁联大蘅秣马厉兵多年,只等这一天,梁联会意。梁联在殿外声讨陈玄渎职,在围剿关键时刻不见了踪影,陈玄反驳梁联过于贪功冒进,两人互起疑心,关系变得微妙。丁宁等人在两层楼汇合,长孙浅雪发现水图内容有假,好在公孙家从前的逃生暗道与地下河接轨,只是年代久远一时难以回忆。赵四重伤不治,将手中的孤山剑藏托付丁宁后离世,众人哀伤。

  • 周融墨发现丁宁、元子初两人诡计,强行带人前往巫山。鹿山会盟在即,贤王来取盲龙肉菩提重塑金身。盲龙肉菩提被保护在巫山烟雨阵中,此阵由贤王所设,每年只有一刻能够开启,贤王在阵外等待石门打开,周融墨带着丁宁与元子初突袭入阵,将贤王逼出阵外,此阵只有破阵才能重新开启石门,贤王等人在外等候准备杀人取药。烟雨阵中波谲云诡,丁宁三人在阵中迷路无法破阵,周融墨取药心切激发阵中毒气,丁宁想让其自食恶果,奈何周融墨狡诈,一路拉着丁宁与元子初同行。元子初中毒昏迷,周融墨亦苟延残喘。

  • 丁宁与元子初回到蘅军大帐,元子翰见太子前来,十分恼怒,出言不逊,太子单纯,念手足之情并不与之计较。时蘅王召三人觐见,丁宁第一次见到蘅王,内心百感交集,强压着内心的怒火,假意讨好蘅王,蘅王大喜两小儿破坏了贤王获得肉菩提的计划,但对丁宁身份持疑,留其一同参加鹿山会盟。元子翰偷听到蘅王要元子初回风鸣是看好他能坐镇后方,心中不满之情更甚,但考虑大局,假意兄弟情谊交好,愿一同守护大蘅基业。丁宁向元子初坦白自己未将肉菩提上交蘅王是想为师父治病,善良的元子初表示完全理解,更愿意帮他将肉菩提带给薛忘虚。

  • 双方势均,练英为废蘅王“臂膀”不惜献祭千山令。方饷为千山令幻象所困,练相虽近在咫尺却不可得,终于方饷冲破幻境并将练英击杀,默国上下恸哭,方饷险胜晕倒在地。当年默国帮助过离国,练英一死引起离国大将不满,离国五境小辈李锐挑衅蘅国,蘅王试探丁宁,特派其迎战。丁宁不过三境自知蘅王已对自己存疑,便只守不攻,性命攸关之际蘅王出手终止比武。李云睿将良山郡失守之事告知贤王,贤王大怒与蘅王大战,蘅王以八境之力大破贤王天谴剑,贤王用梁惊梦的磨石剑法讽刺蘅王,贤王自知不敌,便吞下盗天丹以死护国,最后时刻贤王拿出圣物天问石作为最终招数,不料仍不敌八境蘅王。

  • 陈玄向夜策冷透露爱意,愿意与其双双归隐,夜策冷为报师门之仇无法接受,委婉相拒。白山水与樊卓藏匿于风鸣旧书楼中,祁泼墨提议与白山水合作便可将大逆一网打尽,梁联不听谏言,断知秋将祁泼墨斩杀。樊卓为保白山水将其点穴,选择壁虎断尾,与梁联交战,白山水挣脱后想要联合对抗梁联,樊卓以命相搏保白山水逃离。梁联率领虎狼军带着樊卓的尸体向蘅王邀功,白山水想要为樊卓复仇被商大小姐及时制止。蘅王识破梁联逼宫的意图,恩威并施封其侯位。叶甄为拉拢人才,提议将骊陵君府赐给丁宁。

  • 丁宁醒,薛忘虚告知其岷山剑会提前半年,要他加紧修炼。长孙浅雪告知丁宁她与夜策冷已经探过水牢,丁宁大怒认为长孙浅雪鲁莽破坏计划,长孙浅雪指责丁宁因复仇变得激进,与蘅王无异,丁宁冷静下来,若真有一天自己变坏,希望最终能死在长孙浅雪手里。骊陵君与赵香妃合作试探孙醒,孙醒一时心急露出马脚,骊陵君下令全城通缉。孙醒归蘅与容宫女会面,容宫女让其吞下腐容丹后化名孙烈参与岷山剑会争夺续天神诀。容宫女回去禀报叶甄丁宁也会参加岷山剑会,叶甄对丁宁的怀疑加深。

  • 蘅王祭天,慷慨陈词,众人附和。蘅王本就对百里素雪不满,祭天结束很快离去,命厉相、方侯、夜策冷协助百里素雪主持剑会。百里素雪宣布剑冢试炼的规则后,净琉璃带众人离去。长孙浅雪遇到蘅王马车,百里素雪及时阻止刺杀行动,长孙浅雪告知百里丁宁的身份,想让他相助丁宁夺魁却遭拒绝。丁宁一众伙伴进入剑冢,丁宁根据伙伴们各自所练功法为其挑选配剑。净琉璃惊叹于丁宁的见识,丁宁却推说自己出身市井熟识杂闻而已。南宫采菽找到鱼肠剑后发现叶浩然和孙烈在密谋,南宫不慎暴露,孙烈支走叶浩然独自面对南宫采菽。南宫采菽在交手后发现来者是孙醒,凭借鱼肠剑将其击败,临了却被孙醒暗算。

  • 深夜姜黎还在练习剑法,薛忘虚前去看望,并将白羊短剑传给姜黎,命其为白羊洞掌门,嘱托其必将白羊洞荣光传承下去。梁联将孤山剑藏线索告知蘅王,蘅王欲达九境,派叶甄去水牢撬开林煮酒的嘴。叶甄告知林煮酒梁惊梦传人必定会来劫狱,到时便是瓮中捉鳖,林煮酒质问叶甄丝毫不顾及当年和梁惊梦的情份。丁宁、姜黎与孙烈三人通过第二轮试炼,姜黎首先对战孙烈,孙烈利用薛忘虚使姜黎分心落败,关键时刻,藏在姜黎怀中的白羊短剑替姜黎挡过一剑,姜黎将其取出查看,被孙烈怒斥薛忘虚愚不可及。谢柔与南宫苏醒后告知谢长胜孙烈即为孙醒,并要在剑会上对丁宁动手,谢长胜出门找夜策冷帮忙。

  • 百里素雪在神决洞口等待丁宁,丁宁孤身进入神诀洞中,受瘴气影响,不断想起长孙浅雪与自己的生活点滴。百里素雪在得知丁宁也会九死蚕功法后表示此功不可能有传承,开始怀疑丁宁身份。丁宁在洞中修炼回忆起自己与公孙浅雪的往事,公孙浅雪前来归还九幽冥王剑并劝解他旧制百废,新制未立,莫要太过激进,梁惊梦听从劝诫后放慢变法,没有进攻公孙府,引来叶甄不满,叶甄因公孙浅雪和变法两件事和梁惊梦离心。最终叶甄在大殿之上将毒酒喂入梁惊梦口中,梁惊梦目睹爱人和兄弟的背叛感到绝望,巴山剑场众人被屠戮,梁惊梦死,九死蚕神功发动,梁惊梦重生于湖畔小屋。

  • 长孙浅雪询问续天神诀是否能治好丁宁的阳亢之体,百里素雪言续天神诀是内功对于修复有较大的作用,言语间差点透露出丁宁就是梁惊梦。丁宁回白羊洞祭拜薛忘虚,回忆起从师入门至今的点点滴滴,姜黎告知容宫女是凶手,想在剑会封赏大典中当众挑战容宫女,手刃凶手,丁宁明白此番挑战利害关系,承诺大师兄一定力保白羊洞能全身而退。丁宁与长孙浅雪商议,想要找元子初帮忙向容宫女递交挑战书,并表露师父之死点醒了自己,今后要去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哪怕是他们的一个态度,而长孙浅雪的态度尤为重要。长孙浅雪感动,不禁想起百里素雪那日嘱咐她不要再错过丁宁。

  • 容宫女收到姜黎的挑战书心虚畏惧,想要留在宫中,叶甄告诉容宫女越是躲避越容易引人猜疑,要求容宫女照常前往岷山大典。丁宁陪姜黎练习应对容宫女之法,并要姜黎完全忘记以往的剑式以免漏出破绽。长孙浅雪则与白山水汇合准备劫狱一事。岷山大典开始,姜黎向蘅王提出两个请求:一是辞去进入岷山的资格,想要重振白羊洞,蘅王在百里素雪等人劝说下批准恢复白羊洞独立宗门之地位。二是与容宫女比武,蘅王面前容宫女不得再推脱,遂与姜黎比试。姜黎运用白羊挑角与写意残卷手刃仇人。叶甄盛怒之下想要降罪于姜黎,在百里素雪与李道机的求情下,无奈作罢。姜黎为师父复仇也让白羊洞的子弟安心。

  • 长孙浅雪三人逃出水牢之时落入叶甄的包围圈,长孙浅雪与白山水合力攻向叶甄,叶甄使出星火慧尾剑击退,夜策冷看到天空异象便知长孙浅雪等人危机。叶甄认出公孙浅雪,两人为十年前争辩。夜策冷调转船头撞向水牢。夜策冷为护林煮酒逃离一心赴死。夜策冷发动本命剑欲与叶甄等人同归于尽,却被梁联背后补刀,夜策冷死在陈玄怀中。长孙浅雪一行救出林煮酒后来到岷山养伤。蘅王因林煮酒逃脱大发雷霆,蘅王猜出叶甄想要孤山剑藏,叶甄愿以死表明忠心。丁宁为长孙浅雪疗伤一夜,长孙浅雪醒后规劝丁宁放弃,希望丁宁好好活着,丁宁表示自己不愿辜负所有人的希望,坚定复仇。

  • 黄真卫来到风鸣,路过集市看到长孙浅雪的画像并买下,后又去往酒铺,但是酒铺已被朝廷查封。长孙浅雪回忆过往越发确认丁宁便是梁惊梦,百里素雪在酒铺中找到长孙浅雪,解释丁宁不愿表明身份只是不愿再背上昔日的包袱,长孙浅雪误解,认为自己是丁宁的包袱,伤心独处。丁宁集合三块孤山剑藏,受叶甄的星火慧尾剑启发,孤山剑藏应该与天上的元气有关,线索指向了最亮的北斗七星。叶甄为陈玄水牢一事求情,道陈玄已知罪,蘅王才表示从轻发落。随后叶甄征求蘅王同意召叶新荷回风鸣。黄真卫回宫拜见蘅王,带来孤山剑藏线索,表示孤山剑藏与风芜有关。

  • 丁宁独自前往风芜境内,姜黎偷听到后与南宫等人赶到,表示愿意和丁宁一起,随同谢家商队共同找寻大刑剑。陈玄拜见叶甄,叶甄命陈玄去抢夺丁宁的续天神诀。乌族少女乌潋紫被风芜军追杀出现在丁宁面前,丁宁发现她身上的七星图腾,将其救下,并与其同行。战摩诃想让风芜王投蘅被拒,暗中结盟元子翰,表示愿助其灭风芜,但作为交换条件希望届时留一块封地给自己。元子翰大喜,邀梁联与之共饮,却趁此机会让祝源对梁联下蛊,控制梁联帮助自己铲除元子初。丁宁一行在驿站打听到无愁镇有异象,乌潋紫不信任丁宁等人,趁众人入睡后离开。

  • 白山水与长孙浅雪救出元子初途遇虎狼军追杀,元子初精神恍惚,长孙浅雪搀扶逃离,白山水断后。耶律苍狼想试图解开乌潋紫与战摩诃的“误会”,却反被战摩诃陷害,背负弑君的罪名。耶律苍狼和乌潋紫出逃时被丁宁等人所救,陈玄亦现身为众人拦下战摩诃,陈玄告诉战摩诃丁宁乃蘅王钦定的逃犯,奉劝战摩诃不要自讨麻烦。战摩诃发出通缉令,与耶律苍狼和乌潋紫同行者格杀勿论。乌潋紫得救后坦诚无愁镇是乌族圣域的入口,并坦言圣域创造者乃灵虚剑门掌门拓拔无愁,欲带众人前往。白山水与长孙浅雪将太子护送至河边,太子感谢二位救命之恩,得知二位意欲杀死梁联,表示若与自己同行,梁联定会找上门来。

  • 战摩诃利用乌潋紫打开无愁镇中心紫玉巨树的机关。蘅王与黄真卫在无愁镇外发现梁联尸体,断定丁宁等人在无愁镇中。丁宁一行人实力不敌战摩诃,战摩诃对丁宁出手之际,谢柔为护丁宁遇刺而亡。乌潋紫被战摩诃挟持,并以耶律苍狼性命威胁她说出圣物所在,乌潋紫两难,选择自尽,乌潋紫之血触发树藤机关,将战摩诃杀死。时紫玉巨树中的拓跋无愁苏醒,救活乌潋紫。同时,蘅王着小舟进入“无愁镇”,却与丁宁等人处于不同空间。拓拔无愁本是灵虚剑门的掌门,因与紫玉巨树融为一体,固一旦离开,便时日无多。拓拔无愁要为手中大刑剑寻一主人,丁宁与蘅王在不同时空的无愁镇接受考验,两人持剑相遇,各自表达心中的王道,最终大刑剑选择了丁宁。

  • 元子初告诉蘅王自己被白山水所救,推测梁联是被人指使才会对自己动手。贤国骊陵君筹划三国合纵攻蘅之事。蘅军已如破竹之势,元子翰却担忧梁联反水,祝源献计下蛊元子初让其安心。蘅军占领风芜,耶律苍狼请丁宁带着风芜老弱妇孺逃往贤国,乌潋紫选择与耶律苍狼战至生命最后一刻。丁宁等人带着一众妇孺逃不快,遂决定与姜黎、南宫分道扬镳,自己和长孙浅雪去引开追兵。丁宁与长孙浅雪双剑合璧,躲过追兵,途中感知到灵脉迹象。元子初归营,元子翰命祝源对其下蛊。元子初中蛊后大骂元子翰残暴,直指蘅王畏惧梁惊梦超越自己,更表示当年大蘅对巴山剑场所为必会遭到反噬。蘅王大怒,命黄真卫将太子带下去好生看管。

  • 元子翰察觉李云睿的大军只为拖延并无进攻之意,遂将注意力转至追查丁宁与长孙浅雪身上。枭中奇兵入离,成功威吓其退兵。 默军没了离军支援,不敌方绣幕神勇,默军败阵,退兵二十里。 时蘅王回国,得知战况,下令方绣幕调转方向转攻贤军,力保良山郡。叶甄得知元子初激怒蘅王,禁足宫中,心生端倪,深夜探望太子命人仔细检查太子身体。 姜黎与南宫回到岷山,将风芜经历一一道与百里素雪和林煮酒。 叶甄为保元子初向蘅王抱不平,觉得此事有蹊跷,蘅王有失公允,而蘅王反却向叶甄讨要枭中奇兵,逼问其是否还为梁惊梦的死心存愧疚,叶甄不语,蘅王告知叶甄,梁惊梦已回来。 黄真卫禀报蘅王元子初之事定有蹊跷,并为元子初求情,蘅王没有理会。蘅王回忆起在风芜与丁宁争夺大刑剑的画面,怒火中烧。 叶甄回忆起当初梁惊梦承诺永远不会让任何人伤害自己,不禁感慨落泪,走火入魔。蘅王目睹,告诉叶甄自己用十年去换叶甄真心,但他们之间始终隔着一个梁惊梦,蘅王道出丁宁就是梁惊梦的一瞬,叶甄崩溃,命叶新荷带丁宁来见她。

  • 丁宁祝源对战之时,叶新荷自知境界不敌丁宁,便将中毒的长孙浅雪掳走,逼丁宁前往风鸣。 蘅王回忆起当初,叶甄答应做自己的王后;十一侯对梁惊梦拥护;叶甄喂下梁惊梦毒酒,蘅王与梁惊梦决战,眼看着兄弟死在自己眼前。时过境迁,一切都变了。 黄真卫禀告姜黎乔装回到风鸣,蘅王意识到百里素雪早就知道丁宁身份,林煮酒很可能就在岷山,时厉相禀告贤国大军兵分两路偷袭良山郡,蘅王专心政事,命黄真卫前去岷山质问百里素雪。 元子翰命令小月每日在元子初饭菜中下毒,元子初心善,即便虚弱不堪却仍记得为身边下人的琐事操心,小月于心不忍,愧疚至极,向太子认错。 叶甄与长孙浅雪情敌相见分外眼红,两人对当年之事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叶甄将九幽冥王剑扔给长孙浅雪,两人痛快一战,叶甄境界虽胜,却是情场败者。 黄真卫调查归来,禀报蘅王,岷山已封,姜黎等人早已逃走。时小月主动承认自己下毒。 丁宁杀进梧桐落酒铺,长孙浅雪奄奄一息。叶甄欲与丁宁纠缠,然丁宁却只想带长孙浅雪离开。丁宁不顾叶甄剑锋所指,迎着叶甄剑锋前行,九幽冥王剑不断刺入丁宁体内。

  • 叶甄拼命为元子初输送元气,蘅王意识到回天乏力,要叶甄放手。蘅王下令车裂祝源,发配元子翰去边疆行军,叶甄只觉蘅王冷血无情。 丁宁一夜白头,回忆起长孙浅雪对他的劝告,独自离开。 叶甄走火入魔破入八境,前往岷山逼迫百里素雪交出续天神诀,百里素雪不从,叶甄将其了结。叶甄装醉告白蘅王,表示过尽千帆,自己的选择仍会是大蘅的王后,趁蘅王失神的一瞬对其下手,将蘅王囚禁,夺走王权,下令宫门大开,欲迎梁惊梦。 陈玄找到林煮酒,告知其宫中大乱,蘅王被囚,表示林煮酒最熟悉枭中郡的手段,希望其能出手救蘅王。 前线战况吃紧,贤军疯狂进攻,方绣幕拼死救下元子翰,让其逃回风鸣报信。 林煮酒跟着陈玄潜入王宫,被叶新荷发现,陈玄迅速出门挡在门外,保护殿内二人。 丁宁拖着大刑剑入宫,叶甄已然疯魔,要丁宁原谅自己,两人共享天下。丁宁心中只有长孙浅雪,断然拒绝。 林煮酒面对蘅王这一昔日仇人,五味杂陈,他曾与丁宁在岷山对话,他们为复仇而来,可如今私怨已凌驾于家国之上,叫人难以抉择。林煮酒最终为了家国大义,选择愧对巴山救下蘅王,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