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缘起

8.6
类型: 电视剧 言情 年代
年份: 2020
地区: 内地
简介:顾家家道中落,顾曼桢来到一家工厂做文员,和同事沈世钧互相倾慕,互助扶持中逐渐相爱。姐姐顾曼璐为了家计当了交际花,一家人艰辛的在大上海求生。沈家希望沈世均能与石家大小姐石翠芝结合,而翠芝却阴错阳差爱上了世均好友许叔惠。曼璐嫁给老谋深算的祝鸿才,原本以为可以洗尽铅华做为人妇,不料,丈夫却还觊觎曼桢的清纯。曼璐无力挽回悲剧的发生,终因病重含恨而终。多年以后,曼桢与世均再相见,恍如隔世,曼桢已为人母,下嫁祝鸿才。世均也娶了同乡翠芝。世钧不顾一切的解救水深火热中的曼桢,曼桢在世钧的鼓励下,凭借勇气与毅力,走出人生阴暗,迎向光明。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8 / 共48集) VIP会员每日20点更新2集,非会员周五至周一20点观看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曼璐的妹妹曼桢在亚美绸厂上班,被同事叔惠安排去接新同事沈世钧。曼桢接世钧之际,却恰逢工厂的工人闹事,曼桢出头,幸得沈世钧解围相助,世钧对心地善良的曼桢心生好感,世钧邀请曼桢一起吃饭,曼桢婉拒。曼桢来到百乐门给姐姐送薄荷糕,力劝姐姐曼璐离开百乐门这片污泥潭,想靠自己辛勤劳作养活一家老小,曼璐感叹妹妹的天真,对花魁却势在必得。曼桢为了让姐姐放弃比赛,将旗袍扯烂,情急之下曼璐换上了妹妹的学生装,以清新淡雅的一首茉莉花赢得喝彩。

  • 曼桢来到百乐门寻找曼璐,祝鸿才设局找了一群混混,假装欺负曼桢,演了英雄救美的苦肉计,又告知曼桢知晓曼璐的下落,心急的曼桢上了祝鸿才的车,才发现上了当。祝鸿才在车内对她毛手毛脚、曼桢难以摆脱之际,曼璐赶到,祝鸿才落荒而逃。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曼璐的妹妹曼桢在亚美绸厂上班,被同事叔惠安排去接新同事沈世钧。曼桢接世钧之际,却恰逢工厂的工人闹事,曼桢出头,幸得沈世钧解围相助,世钧对心地善良的曼桢心生好感,世钧邀请曼桢一起吃饭,曼桢婉拒。曼桢来到百乐门给姐姐送薄荷糕,力劝姐姐曼璐离开百乐门这片污泥潭,想靠自己辛勤劳作养活一家老小,曼璐感叹妹妹的天真,对花魁却势在必得。曼桢为了让姐姐放弃比赛,将旗袍扯烂,情急之下曼璐换上了妹妹的学生装,以清新淡雅的一首茉莉花赢得喝彩。

  • 曼桢来到百乐门寻找曼璐,祝鸿才设局找了一群混混,假装欺负曼桢,演了英雄救美的苦肉计,又告知曼桢知晓曼璐的下落,心急的曼桢上了祝鸿才的车,才发现上了当。祝鸿才在车内对她毛手毛脚、曼桢难以摆脱之际,曼璐赶到,祝鸿才落荒而逃。

  • 祝鸿才举止轻浮,曼桢奋力反抗。电车上的世钧看到这一幕,将早点砸向祝鸿才的车,帮曼桢解了围。曼桢迟到,被叔惠训斥,世钧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曼桢揶揄世钧说谎不脸红。为感谢世钧为她解围,请世钧在小饭馆吃饭,二人相处十分融洽。叔惠警告世钧离曼桢远一点,世钧却不以为意,反而将叔惠和曼桢一同约到绸缎庄,欲缓解叔惠对曼桢的反感,提出亚美绸厂的工艺需要与时俱进的同时,更提正是用人之时,万不可裁员。叔惠明白世钧此举是为了曼桢,并未因此改变对曼桢的看法,却也坦然裁员之事他也无能为力,这件事情只有各凭大家的努力和本事。

  • 曼桢出门上班,奶奶给曼桢塞了红鸡蛋,原来今天的曼桢的生日,顾太太怪自己忘记了。曼桢来到办公室,发现办公桌上的生日蛋糕,以为是世钧买给她的,开心不已,等世钧出现,才得知生日蛋糕是世钧的,曼桢意外发现和世钧竟是同一日生日,二人好感倍增,中午饭馆又有一帮同事和叔惠帮忙庆生,好不热闹。

  • 祝鸿才偶遇曼桢,在她面前奚落了世钧一番,告诫曼桢,世钧是定了亲的公子哥。世钧听到了二人的对话,赶紧和曼桢澄清,并向曼桢表白,愿意和她一起承担她的担子。曼璐回家后,顾太太和奶奶争先恐后的照顾着。祝鸿才缠着曼桢要送曼桢上班,曼璐解围,把祝鸿才留在家里。

  • 世钧买了两张电影票,欲约曼桢看电影,恰逢南京的好友一鹏来找他和叔惠,世钧将电影票给了曼桢,告知她吃完饭一定会来电影院。曼璐在家 中生闷气,把送来的礼品扔了出去,祝鸿才在一边附和着。石会长亲自来了顾家安抚怒意难消的曼璐,曼璐气消。一鹏、叔惠、世钧三人一起吃饭,叔惠却发现了世钧口袋里的电影票,故意让世钧送喝醉的一鹏回家,自己来到了电影院,坐在曼桢身边。

  • 曼桢在同事口中得知世钧不久后要回南京,心下难过。世钧拿着曼桢的手套去到毛线店,欲寻问线索,却碰到刚好在买毛线的曼璐,曼璐将世钧带到家中,世钧曼桢相见,世钧告诉曼桢自己的心意,并希望曼桢和他一起回南京,见他的家人。

  • 叔惠被一只可爱小狗吸引,狗的主人气质不俗,原来她正是石家大小姐石翠芝,世钧的青梅竹马。听见小键称翠芝为“二叔的女朋友”,世钧赶忙向曼桢解释他和翠芝的关系,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冤家。翠芝来沈家拜访,和世钧一说话便是斗嘴,翠芝的居高临下和沈家上下对她儿媳妇一样的热情款待,都让曼桢有些不自在,而世钧对她的大小姐脾气却十分头痛。

  • 世钧和曼桢一同渡过短暂的美好时光,此时多年不踏老宅的沈老爷却突然出现,并宣布月初八将给世钧和翠芝举办订婚典礼,语惊四座,众人诧异不已,曼桢心里五味杂陈不是滋味,世钧却十分坚定对曼桢的心意。沈父为了源泰,需要石家的势力,沈母了然,劝一意孤行的世钧不要惹怒沈父。

  • 世钧、翠芝、叔惠三人一起来到寺庙烧香,世钧却意外碰见了曼桢,翠芝邀请曼桢一起去算命,四人一同给算命婆婆算命,四人听着算命婆婆故弄玄虚的话,半当真半当假。翠芝和曼桢聊天之际,翠芝言语中不禁透露出对叔惠的兴趣,说到世钧,却告诉曼桢她不要的东西也不许别人抢,曼桢却告诉她人心是抢不走的。

  • 叔惠来到石府找翠芝,却被石母奚落侮辱,翠芝拉着叔惠出来,翠芝并不在乎世钧退婚,叔惠解释世钧不过是一时冲动,翠芝却伤心叔惠撮合她和世钧的态度,翠芝大喊要退婚。另一边,倩茹让沈母放心,翠芝退婚一事她会找翠芝好好谈谈。叔惠告诉曼桢他决定提前回上海,曼桢发觉叔惠有些不同往常,二人各自装着自己的心事。

  • 倩茹奚落曼桢还未离开,对曼桢不免又是一番嘲讽,曼桢却有毫不畏缩的回击了一番。曼桢趁着世钧睡着,在世钧的下巴上画了胡子,小健也在一旁和他们一起打闹,三人十分欢乐。沈太太因沈啸桐即将回来,事无巨细,沈太太希望世钧不要再惹 沈父生气。沈啸桐回到沈宅,看到屋子一切如旧,感慨万分,并告诉沈太太他此次回来并不是逼世钧结婚,而是回来看看他们。

  • 翠芝的爸爸石镜轩来沈宅做客,沈啸桐出来迎接,二人商量两个孩子的婚事,石镜轩对沈石联姻十分看好,同时也是两家基业的联合,二人颇有默契的达成一致。世钧来到火车站送别曼桢,二人透着车窗,不舍的依依惜别。曼璐来到路边,被小孩子的虎头鞋吸引,却不知远处的丰阿力开着车一路跟着她,正下车的曼桢看到不远处的曼璐,姐妹二人阔别重逢,开心不已,却不料不远处的车直直朝着姐妹俩开来,危急时刻曼璐推开曼桢,曼璐被车撞倒,曼桢大惊失色。

  • 世钧来到亚美绸厂和叔惠提出他辞职的决定后,一起来到小饭馆吃饭。叔惠心里想着翠芝,言语中尽是百般为翠芝着想。菲娜得知车祸之事是阿力主使后,又惊又气,对二人的未来忧心不已。菲娜去到百乐门收拾贵重物品后,打算和阿力一起逃跑。

  • 石府,祝鸿才带曼桢去见会长,祝鸿才提醒曼桢要见机行事,曼桢求石镜轩去见见姐姐,石镜轩却让曼桢把世钧还给他的女儿翠芝,曼桢不卑不亢,反让石会长记住他儿子的忌日。世钧来病房看曼璐,直接了当的拆穿曼璐流产的事实,曼璐难以置信,此时石镜轩来到医院,曼璐看见会长,开心不已,石镜轩却对曼璐冷情之极,决绝离开。

  • 曼璐鼓励曼桢勇敢追求自己的幸福,曼桢去到叔惠家找世钧,却落了空。世钧在顾家门口等了曼桢一个晚上,世钧向曼桢表明心迹,想和她结婚带她离开,却因为曼璐的身份而发生争执。二人争吵之下,曼桢把红宝石戒指还给世钧,世钧一气之下将戒指扔了出去,身后的曼璐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 世钧来顾家找曼桢,曼桢不在,却被曼璐带到百乐门,曼璐向世钧诉说着在这里抛洒青春的过往,与不为人知的辛酸。百乐门的昔日头牌小如意如今变成打扫垃圾的老太婆,接着又带世钧来到百乐门化妆间,告诉她生活不易,以及自己光鲜背后的青春血泪史,看似是剖白自己,实则是想解开世钧与曼桢的心结,世钧动容。叔惠带着美食找翠芝赔罪,专门请了公假陪翠芝逛街,决定珍惜和翠芝在一起的一切时间,翠芝怒气消散。

  • 石府,祝鸿才向石镜轩汇报大小姐下落,故意将世钧和曼桢的关系夸大,引发石镜轩的不满,祝鸿才会意,去到顾家宣布要将房子收回,并把此事的罪魁祸首归咎到沈世钧身上,得知此消息后,顾太太为搬家伤起脑筋。但曼桢却认为这是开始新生活的好契机,欣然同意。曼桢告诉世钧打算搬家的决定,同时因此也能和石镜轩划清界限,世钧开始憧憬着和曼桢的未来家庭生活。曼璐无法接受,祝鸿才借机挑拨,曼璐试探收房之事是否还有盘旋的余地。

  • 曼璐悉心照料曼桢,曼桢经此一遭却更加坚强,更加确定和世钧在一起的决心和勇气。世钧带曼桢来到教堂,两人情真意切,互诉真心,更加坚定对彼此的感情。石府,石府上下到处在寻找石镜轩最宝贝的黑猫“儿子”,却不料猫竟然在曼璐的手上,曼璐不堪石镜轩对曼桢所为和对自己的绝情,以猫做幌子,给石镜轩一个大大的下马威,威胁他别再伤害曼桢。翠芝到亚美找叔惠,两人去坐电车。

  • 世钧来到翠芝所在的酒店,欲将翠芝带走,翠芝却溜之大吉。叔惠来到石府,决定和石镜轩坦白自己和翠芝的关系,表明自己对翠芝的喜欢,石镜轩暗示他痴心妄想,叔惠无能为力。无处可去的翠芝来到了顾家,和顾太太、顾奶奶相处的十分融洽。翠芝与回家的曼桢谈论起世钧送她的红宝石戒指,曼桢十分珍视。翠芝肚子饿,曼桢出门给翠芝买吃的。

  • 曼桢来看望叔惠,明白叔惠始终放不下翠芝,劝叔惠勇敢追求自己的爱情。曼桢告诉叔惠,即使她明白她与世钧之间存在的鸿沟,她也绝对不会放弃她和世钧的感情。叔惠明白曼桢希望他不要放弃,可他只能无奈的告诉曼桢,翠芝其实已经做出了选择,她选择的是他的父亲。石府,翠芝精神恍恍惚惚,不如平日里的活泼好动,石镜轩在一旁劝说翠芝,世钧是最适合嫁的人,翠芝却不愿听。

  • 姐姐曼璐对曼桢与世钧的感情同样不看好,并告诉曼桢回老家六安的打算,曼桢不由惊讶。翠芝恍惚失神,世钧明白翠芝的心中始终还有叔惠,于是果决的带翠芝去找叔惠。翠芝鼓足了勇气,来到叔惠家门口,却不料叔惠家无人开门,翠芝不禁伤心的倒在世钧怀里哭泣,这一幕却刚好被曼桢和叔惠看见。另一边,曼桢劝告叔惠,对待感情需要勇敢一点,叔惠却因他内心的那点自卑和骄傲,而不敢踏出爱的步伐。

  • 世钧坚定的选择曼桢,同时十分想过普通人的寻常生活,石镜轩拿沈家的生意和产业向世钧施压,世钧却始终想坚持自己的选择。石镜轩告诉世钧选择他做翠芝丈夫的理由,石镜轩的狠辣手段让世钧震惊。翠芝希望世钧带她逃,却见石镜轩在两人身后,翠芝赶忙将世钧趁机赶走。世钧成功离开石府后,来到顾家找曼桢,两人一扫阴霾,言笑晏晏。世钧和曼桢坐着电车在这个城市游荡,畅谈美好未来。曼璐忧心祝鸿才打曼桢的主意,表明誓死不会把妹妹嫁给祝鸿才。

  • 下人们谈论翠芝今天举动怪异,祝鸿才发现端倪,石镜轩回来要见翠芝,祝鸿才拖住石镜轩,祝鸿才来到翠芝门前敲门,门内的世钧和曼桢紧张不已。曼桢决定坦然开门,祝鸿才看着翠芝房间里的曼桢,惊恼不已,曼桢却决定由她一人承担责任。翠芝来叔惠家找叔惠,和叔惠紧紧拥抱在一起,两人依依惜别,颇为不舍。

  • 曼桢告诉世钧,她愿意和他浪迹天涯,同时世钧告知曼桢他的计划。他已经买好去香港的船票,曼桢先去,等他处理完隆泰的事情便去找曼桢,曼桢不悦世钧未经商量替自己做决定,世钧拼命解释,二人达成共识。顾太太和奶奶因为曼璐成了才记洋行的合伙人开心不已,曼桢告知曼璐,她打算离开的决定,曼璐却要求世钧曼桢两人必须先结婚。曼璐找祝鸿才套话,感觉不妙。而后,曼璐找到世钧,希望世钧和曼桢结婚,给曼桢真正的名分,世钧清楚现在的境况无法结婚,无法给予曼璐保证,曼璐让两人分手,世钧答应。曼璐告诉曼桢她不能去离开,曼桢却想为爱疯狂一次,顾太太偷听了俩姐妹的对话,不愿意让曼桢离开,曼璐告诉曼桢,世钧要和她分手,曼桢不信。

  • 石镜轩得知了祝鸿才开了才记洋行,鞭打了吃里扒外的祝鸿才一顿,祝鸿才乖乖认错,没想到石镜轩最后竟给了他银票。另一边翠芝告知曼桢实情,他爸爸拿曼桢的命要挟世钧,世钧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她,他还有他的家庭和责任,翠芝表示真心支持他们,却也告诉曼桢门当户对的现实。曼桢和世钧两个失意的人,不约而同的来到教堂,见证了一对新人正在举行婚礼。世钧和曼桢在教堂互许终身,给不相识的人纷发喜糖,许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承诺。世钧和曼桢两人在电车里坐了一夜,曼璐发现曼桢彻夜未归,大发雷霆,质问两人,世钧承诺会照顾曼桢一生一世。

  • 翠芝在家中酒后吐真言,说出自己多年来对父亲的心声,排斥和不爱的世钧成婚。石镜轩看在眼里,终是心软,打电话给沈啸桐,欲重新商量婚事。火车站,世钧送翠芝回南京,却意外发现来沪的沈啸桐和石太太。世钧见父亲沈啸桐身体抱恙,询问良叔父亲的病情,忧心不已,石镜轩告诉世钧,他请沈啸桐过来上海,是来看西医。世钧、翠芝两家人一起吃饭,长辈们忆起两人儿时往事,沈啸桐声称儿媳妇必须是他认定的。沈啸桐看出石镜轩在儿女的婚约上打起了退堂鼓,沈啸桐却不同意。

  • 沈啸桐想找曼桢恳谈,祝鸿才开车送沈啸桐来到顾家楼下。车内,沈啸桐与曼桢二人对谈,沈啸桐答应曼桢可以嫁给世钧,曼桢惊讶,但前提是,以她的身份,最多只能做世钧的姨太太。曼桢听此,恼怒而又羞愤,气极离开。另一边祝鸿才向石镜轩报告沈啸桐见曼桢之事。石镜轩告诉翠芝,婚约的事情依她的想法,翠芝不免惊讶,同时告诉翠芝,沈啸桐时日无多。曼桢希望祝鸿才保密沈啸桐来找她的事情,曼璐看出二人端倪,以发财赚钱为诱惑,祝鸿才这才乖乖告知沈啸桐来找曼桢之事。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