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牧歌

7.3
类型: 电视剧 农村
年份: 2018
地区: 内地
简介: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阔家学子林凡清为了继承老师的遗业——畜种改良工作,不惜与恋人上海姑娘许静芝分别。许静芝为了爱情,历尽波折来到新疆,找到心上人时,已是在他的婚礼上。静芝明志不再婚嫁,收养了草原上的孩子茂草,不想竟是恋人林凡清与妻子红柳丢失的儿子。农村姑娘杨月亮赶来兵团与营长齐怀正完婚,齐怀正有苦难言,导致了杨月亮在他和心上人郑君之间的情感波折。为了事业,三个男人紧握双手。历经动荡和改革开放,种羊场两次面临解散的命运,为了保护良种羊的纯正,红柳、郑君和杨月亮先后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面对表白心意的许静芝,林凡清却不敢接纳,怕玷污了她纯洁的情感。下一代的几个孩子长大成人,分别收获了自己的事业和爱情,许静芝和林凡清也有情人终成眷属。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4 / 共34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 =========34====34
  • 34

分集剧情

  • 1955年的上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各行各业都百废待兴,宪法也刚刚颁发实施,中华大地正在经历着大变革。许静芝是上海大学医学院的学生,她不顾母亲的阻拦,跳窗逃出去看演出,路上遇到宣传宪法的游行队伍,她只好把自行车停在路边,乘公交车赶往剧场。等她急匆匆赶到的时候,才知道是一场不对外的专场演出,可是剧场里空无一人,许静芝坐下来,演出正式开始,舞台上是小朋友的表演,画外音是林凡清召唤她一起去新疆大草原开创一番事业,许静芝赶忙跑到后台找林凡清兴师问罪,林凡清是她的男朋友,是上海大学畜牧专业的大学生,许静芝坚信自己的事业在上海,并当面拒绝了林凡清的邀请,林凡清百般解释因为邵教授病重,他必须去继承那份未完成的事业,而且他已经买了两张后天去新疆的车票,他会在车站等许静芝的到来,许静芝拿过车票,犹如是给自己下达的最后通牒,许静芝当场把车票撕得粉碎,许静芝的好朋友郑君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个人不欢而散。

  • 许静芝和吴小豆发现土匪之后开始拼命往回跑,而正在清点人数准备出发的李国祥此时也得知许静芝和吴小豆没有归队,他立刻带人四处寻找,很快发现了正被土匪追着的两人。李国祥让警卫排的战士准备战斗,齐怀正得知消息也主动来参战,很快把土匪打跑了,救出了被围的许静芝和吴小豆。李国祥对差点没命的两人大发雷霆,而郑君也跑来保护许静芝,被战士们抓了回去。车队终于到达乌鲁木齐,齐怀正拉着林凡清到了师部,向柴师长炫耀这个自己半路捡来的宝贝,师长也觉得畜牧专业的林凡清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想留他在师部,好酒好肉的招待这个贵客,可林凡清坚持要去找邵教授,齐怀正无奈,只好让林凡清保证改良好了畜牧品种之后,一定再回来看自己。林凡清走出师部的时候,许静芝和郑君正坐在李国祥的车上,随他一起晚一步到师部报到。李国祥被调去柳家湖,他带着许静芝和郑君一起。齐怀正被调去沙门子养羊,这让战场上神勇无比的齐怀正犯了难,他立刻想到了林凡清,借了车就直奔畜牧局,林凡清正在那里打听邵教授的试验站。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55年的上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各行各业都百废待兴,宪法也刚刚颁发实施,中华大地正在经历着大变革。许静芝是上海大学医学院的学生,她不顾母亲的阻拦,跳窗逃出去看演出,路上遇到宣传宪法的游行队伍,她只好把自行车停在路边,乘公交车赶往剧场。等她急匆匆赶到的时候,才知道是一场不对外的专场演出,可是剧场里空无一人,许静芝坐下来,演出正式开始,舞台上是小朋友的表演,画外音是林凡清召唤她一起去新疆大草原开创一番事业,许静芝赶忙跑到后台找林凡清兴师问罪,林凡清是她的男朋友,是上海大学畜牧专业的大学生,许静芝坚信自己的事业在上海,并当面拒绝了林凡清的邀请,林凡清百般解释因为邵教授病重,他必须去继承那份未完成的事业,而且他已经买了两张后天去新疆的车票,他会在车站等许静芝的到来,许静芝拿过车票,犹如是给自己下达的最后通牒,许静芝当场把车票撕得粉碎,许静芝的好朋友郑君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个人不欢而散。

  • 许静芝和吴小豆发现土匪之后开始拼命往回跑,而正在清点人数准备出发的李国祥此时也得知许静芝和吴小豆没有归队,他立刻带人四处寻找,很快发现了正被土匪追着的两人。李国祥让警卫排的战士准备战斗,齐怀正得知消息也主动来参战,很快把土匪打跑了,救出了被围的许静芝和吴小豆。李国祥对差点没命的两人大发雷霆,而郑君也跑来保护许静芝,被战士们抓了回去。车队终于到达乌鲁木齐,齐怀正拉着林凡清到了师部,向柴师长炫耀这个自己半路捡来的宝贝,师长也觉得畜牧专业的林凡清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想留他在师部,好酒好肉的招待这个贵客,可林凡清坚持要去找邵教授,齐怀正无奈,只好让林凡清保证改良好了畜牧品种之后,一定再回来看自己。林凡清走出师部的时候,许静芝和郑君正坐在李国祥的车上,随他一起晚一步到师部报到。李国祥被调去柳家湖,他带着许静芝和郑君一起。齐怀正被调去沙门子养羊,这让战场上神勇无比的齐怀正犯了难,他立刻想到了林凡清,借了车就直奔畜牧局,林凡清正在那里打听邵教授的试验站。

  • 郑君和林凡清再次重逢,两人都很激动。高兴到一半的郑君突然想起自己早上送许静芝离开了新疆,让一对有情人无法相见,连喊坏了坏了,林凡清得知许静芝为了找自己也来到新疆,还因为不习惯饮食瘦了也生病了很是心疼,当时就要骑马去柳家湖总场,又得知郑君刚劝许静芝返回上海,林凡清气得对郑君拳打脚踢。不知道其中原委的杨月亮觉得林凡清自己看不住婆姨还对朋友动手没有道理,她让郑君还手。郑君不想动手,也觉得自己为了找林凡清已经落到了被发配边疆改造的下场,扔下林凡清不理,赌气和杨月亮先走了。杨月亮拉着郑君一起来到农场报道。杨月亮看着正修葺羊圈的齐怀正激动不已,齐怀正也很意外杨月亮的到来,在他印象里,杨月亮还是个小姑娘,他连夸月亮长大了也漂亮了,朴实的月亮得到夸奖羞红了脸,鼓起勇气告诉自己的怀正哥,自己长大了漂亮了,可以嫁给怀正哥了。围观的兵团战士们开始起哄,齐怀正刻意忽略了杨月亮最后关于亲事的要求,带着月亮进屋张罗着给她做好吃的。郑君赶快插空做了自我介绍,李团长派他来沙门子做技术员。

  • 杨月亮思前想后,决定按照郑君教的主动亲近齐怀正。进屋发现齐怀正趴在桌上睡着了,杨月亮细心的为他披上大衣就准备出去,却惊醒了一向觉轻的齐怀正。杨月亮再次向齐怀正表白,知道他是组织上的人,结婚要打报告,即使不结婚,只要他肯承认自己就好。杨月亮越是善解人意,齐怀正越是觉得不能害了她。他拿出自己的积蓄给月亮,让月亮回老家去,自己不能娶她。月亮委屈的表示,来之前父亲就说过,一年之后就派她的弟弟杨北斗也来新疆,给姐姐姐夫带孩子,顺便监督姐姐,如果姐姐杨月亮和别人好了不守妇道,打死她也不用偿命。齐怀正觉得问题还在杨月亮父亲那里,他刚坐下准备给老家写信,杨月亮一把抢过信纸,见齐怀正就是不肯娶自己很是伤心,向农场外面没有目的的走去。齐怀正追出去强行把她拉回来,不愿这个好姑娘被外面山里的狼群伤害,却让月亮觉得怀正哥心里还有自己。

  • 齐怀正被林凡清撞见杨月亮抱着自己,尴尬的要起身解释,林凡清则让他不要介意,自己是来向他辞行的。趁着齐怀正被关禁闭不能出门,林凡清打算第二天就离开沙门子去科克兰木。齐怀正苦于无法出门,他交待任务给杨月亮,让她无论如何要留住林凡清。听话的月亮戳破了马车的轮胎,把马也藏在了山后面,让第二天打算出发的林凡清无法成行。林凡清明白这都是齐怀正搞得鬼,生气地来找齐怀正。齐怀正又摆出一幅无辜的样子概不认账,杨月亮也在一旁帮腔,两个人一唱一和,齐怀正还假惺惺派杨月亮去找马,更把林凡清气得不行。林凡清无奈只能带郑君一起找马,接到邵教授的信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他怕自己来得太晚,还是无法见到老师的最后一面。一定要快点出发去科克兰木,找到老师的试验站。李国祥从沙门子回来的时候特意带了兔子腿给许静芝,他请许静芝吃饭,感谢她及时提出了问题,承认自己之前忽略了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这几千个老兵的身体问题。李国祥表示就算会被上级追究责任背上处分,也要让那些跟着他在战争中一身伤痛的老兵们吃上肉,把身体养好。

  • 齐怀正他们打跑了土匪,看到狼狈的林凡清,齐怀正大声责骂着这个擅闯无人区的上海小伙,林凡清没力气反驳,一边听着齐怀正骂娘,一边从他手里不断接过干粮和水壶,又吃又喝嘴不停。齐怀正虽然嘴上骂得狠,对林凡清却是无比的心疼,生怕这个畜牧专业的宝贝出什么岔子。齐怀正要带林凡清返回农场,可缓过来精神的林凡清坚持要继续逊找邵教授和他的实验室。天渐渐黑了下来,齐怀正发现远处有狼群,在齐怀正的保护下,两人有惊无险度过了无人区的夜晚,齐怀正惦记着农场里的羊不知道有没有又被团长抓走,林凡清直言不讳地指出那些羊品种退化严重,留下来只会浪费人工和草场,早该淘汰了。齐怀正知道林凡清是个中高手,希望他能留在沙门子,帮忙改良品种。林凡清详细跟他讲了邵教授试验站就是培养优良品种的,齐怀正领会到了优良品种对提高生产的重要作用,答应陪林凡清一起去找邵教授。周慧和许静芝到南边的几个分场给战士体检,顺便从师部拉回来一车药材,李国祥让向干事安排人卸车。周慧把李国祥单独叫到屋里,质问他昨晚为什么突然问起许静芝男朋友的事情。

  • 红柳领着林凡清进了邵教授的房间,桌子上放着邵教授实验用的仪器,柜子里箱子里满满的装着邵教授所有的研究笔记和资料,林凡清一一看过,如获至宝。林凡清开心地像个孩子,他必须要和人分享这天大的喜事,他让红柳等他一下,翻身上马跑回了牧场,拉着人就喊实验站找到了,而他最想分享这个消息的,就是齐怀正和郑君。两人听到他终于得偿所愿完成了来新疆一直牵挂的事情也很为他开心,齐怀正更是赶上马车,带着牧场的人都去红柳家庆祝,红柳和库尔班大叔点起篝火,大家都围着火堆载歌载舞,尽情表达内心的喜悦之情。第二天一早,邵红柳就迫不及待要驾着马车去接林凡清和他的行李,库尔班大叔看出红柳对林凡清特别的关注,但还是让红柳留下,自己亲自去接他。齐怀正一夜庆祝之后知道林凡清要离开牧场搬到红柳家里去立刻急了眼,说好的品种改良还没做,林凡清可不能走。杨月亮这次站在了林凡清这边,她觉得红柳等了林凡清这么久,就像自己一直等着怀正哥一样,谁也不应该拆散他们俩。

  • 齐怀正来许静芝这里领配发给牧场的药。周慧刚巧赶到,一路招呼齐怀正和许静芝,就是不给两人说话的机会。周慧把齐怀正打发走,许静芝又说起去牧场体检的事情,周慧赶忙告诉她已经和齐怀正说好了,定下具体日子就告诉许静芝。齐怀正领了药急忙来找李国祥,报告和试验站合作用他们的种羊改良牧场羊种,提高生产效率的事情。李国祥听说这事又和林凡清有关很是郁闷,他让齐怀正先稳住邵红柳和林凡清,还要撮合他们俩在一起,自己找师长汇报想办法促成合作。齐怀正不明白羊种改良和林凡清红柳在不在一起有什么关系,但是李国祥严肃的告诉他这是任务,齐怀正也就一本正经的准备去执行了。林凡清接连给上海的许静芝写了七封信,却一直没有回音。邵红柳替他委屈,埋怨许静芝对感情不执着,如果是自己,已经到了新疆,就算翻遍每一根草,也一定要找到林凡清。齐怀正左思右想,团长的任务,只有杨月亮能完成。他和月亮谈话,给她下达了全力撮合林凡清和邵红柳的任务。

  • 齐怀正赶到总场,提出要带队去剿灭土匪,李国祥坚决不同意。兵团主要任务就是搞生产建设,剿匪是公安队的工作。齐怀正担心离自己百多公里的公安队无法有效保护牧场的安全,尤其是试验站的安全,李国祥答应去师部帮他请示,但是也警告齐怀正不许擅自行动。齐怀正把李团长的意思告诉了巴图尔,本来摩拳擦掌的大家都倍感失落。齐怀正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自己带队去剿匪,还要彻底消灭他们,为实验站扫除这个安全隐患。他让巴图尔放出风去,周三除了值班人员,全体员工去总场体检。土匪很快得到了消息,计划趁机偷袭牧场。齐怀正派两名战士去试验站保护林凡清和羊群,其他人都和他埋伏好,准备将土匪一网打尽。总场这边,李国祥批准了周慧和静芝去沙门子做体检,许静芝和周慧走到半路,遭遇了正赶去牧场的土匪袭击,随行的战士一边还击一边掩护她们撤退,眼看一个战士受伤,另一个子弹打光了,大家陷入了绝境。埋伏在附近的齐怀正听到枪声,立刻带队赶过来,打退了土匪,救了许静芝和周慧他们。

  • 林凡清还是没有主意,他来找邵红柳商量,红柳不想眼睁睁看着父亲的心血种羊死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林凡清感受到大家对自己的期望,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他骑马远离人群,面对雪山不断回想这几天的事,下定决心之后回到了红柳家。大家正围着得病的种羊一筹莫展,林凡清进了帐篷,有条不紊地给在场的人发了指令分配任务,他要給羊做手术。手术开始,大家都屏住呼吸关注着林凡清的一举一动,林凡清和童大夫合作,用简陋的工具完成了手术。接下来的夜很是难熬,大家都守着羊希望能有奇迹发生。林凡清呆坐在院子里一言不发,邵红柳一直陪在他身边,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邵红柳被种羊欢快的叫声惊醒,她发现种羊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赶忙叫醒身边的林凡清,林凡清激动万分,忍不住潸然泪下,大家闻讯赶来,围着种羊欢呼雀跃,他们激动地拥抱在一起,手术成功的林凡清没有陶醉在自己的成功里沾沾自喜,而是觉得之前的羊死得太可惜。他决定给其他病羊手术,只要有足够会做手术的人,就能救回不知多少羊来。

  • 许静芝听周慧一直在说林凡清坏话,怀疑她知道什么内情,可周慧却支支吾吾地矢口否认。齐怀正拜托林凡清撮合杨月亮和郑君,林凡清大惑不解,逼齐怀正实话实说,猜测他有什么难言之隐,齐怀正坚决否认。与此同时,杨月亮向邵红柳诉苦,邵红柳断定齐怀正根本不想娶她,而且郑君是真心喜欢杨月亮,杨月亮只认准齐怀正一个人,邵红柳出主意让她去找李国祥求助。

  • 林凡清拿出邵教授生前留下的研究资料,发现他曾经用阿勒泰种羊和哈萨克羊杂交的实验,可是成功率很低,林凡清来和郑君商量,可以通过缩短杂交时间以及改善环境来提高成功率,郑君和他一拍即合,两个人一起来找库尔班了解情况,得知了邵教授失败的原因。试验站落成典礼当天,牧场热闹非凡,库尔班带牧民载歌载舞庆祝,邵红柳也帮林凡清换上一身新衣服,李国祥要带向干事去参加,让周慧留在农场看着许静芝,许静芝无意中得知他们要去沙门子牧场,想跟他们一起去,李国祥故意甩掉她,悄悄离开了,许静芝很郁闷,周慧对她好言相劝,恰巧有同志给牧场送设备,许静芝赶忙跟着他们一起去。

  • 周慧闻讯赶忙过来,先把李国祥支出去,然后劝说许静芝,她亲眼目睹林凡清早就和邵红柳好上了,周会不想她伤心,才和李国祥隐瞒下来,许静芝坚信林凡清不是那样移情别恋的人,周慧极力替李国祥说好话,许静芝只想要回属于自己的感情,周慧觉得林凡清根本不在乎许静芝,许静芝心烦意乱,想自己安静地待一会。

  • 周慧一夜无眠,一直守在许静芝的床边,许静芝终于醒过来,她迫不及待打听林凡清的情况,周慧趁机替李国祥说好话,还猜到邵红柳他们是把林凡清骗走了,许静芝坚信林凡清是忠于爱情的,可周慧却不以为然,她陪许静芝出去走走,无意中发现放映队要去沙门子放电影,许静芝找借口支开周慧,悄悄跟着放映队去牧场。林凡清失魂落魄从房间里出来,杨月亮担心他逃跑,赶忙去找齐怀正汇报,郑君谴责林凡清罪大恶极,不但害了许静芝和邵红柳,还把自己的一辈子也毁了,郑君劝他尽快做出选择,否则两败俱伤,林凡清心里是一团乱麻,他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选择,齐怀正骑马赶来想把林凡清劝回去,可是他纹丝不动。

  • 临走,杨月亮还明确表示,在林凡清的心里羊是最重要的,许静芝被她说得哑口无言。齐怀正一直在窗外听着,他对杨月亮的表现很满意。紧接着杨月亮又来找林凡清摊牌,她谎称代表齐怀正和邵红柳,如果林凡清想用种羊做实验,就得娶了邵红柳,林凡清不想把羊和感情混为一谈,杨月亮威胁他,如果选择许静芝,就永远不要回来,林凡清得知她已经向许静芝摊牌,立刻去找许静芝解释。

  • 杨月亮头顶红盖头,一直在新房等齐怀正回来,她终于得偿所愿,充满了对新生活的憧憬与渴望,可是齐怀正却对她避之不及,直到杨月亮睡着了,他才回到房间,杨月亮激动地过来抱他,齐怀正内疚地推开她,杨月亮以为他累了,也就不再勉强,只是心里倍感失落。邵红柳也深感内疚,她知道林凡清心里一直放不下许静芝,林凡清发誓会好好待她,邵红柳靠在林凡清的怀里,心里充满了甜蜜的幸福。

  • 郑君和小豆子站在山脊上,远远地看着实验站热闹的人群。这里正在举行一场集体婚礼,李国祥做证婚人,杨月亮和齐怀正,林凡清和邵红柳胸前佩戴大红花,在大家的祝福声中正式结为夫妻。许静芝骑着马也来到了这个山坡上,远远地看着下面载歌载舞的热闹场面。郑君望着心爱的姑娘成了别人的妻子,忍不住泪流满面,许静芝看着自己的爱人迎娶了别的女人也只能骑马调头而去。杨月亮头顶红盖头,一直在新房等齐怀正回来。听到齐怀正进门的脚步声,她羞涩地让怀正哥早点睡觉,明天还要工作。齐怀正收起了笑脸,神色凝重地揭开了月亮的红盖头,两人四目相对,月亮闭上眼睛抬起头,等着怀正哥温柔地亲吻,齐怀正情不自禁地靠近月亮,最后还是停住了。他快步走到门边,拉开大门呆望着天空里皎洁的月亮。月亮等不到怀正哥,只能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先钻进了被窝,齐怀正等到杨月亮睡下了才回到房间。杨月亮主动过来抱住了齐怀正,齐怀正只能推开她,杨月亮倍感失落。

  • 林凡清随红柳出了房间,红柳告诉林凡清,吴小豆看到杨月亮又在偷偷哭泣。夫妻俩都替杨月亮委屈,可是一时又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红柳安慰杨月亮,杨月亮知道红柳把老齐的情况告诉给了林凡清连连埋怨她,就怕伤了老齐的面子,红柳觉得大家都是兄弟姐妹,这样的事情他们不管谁管。红柳让林凡清也和老齐聊聊,林凡清拐弯抹角地拉齐怀正闲聊,齐怀正敏感的问他是不是杨月亮说了什么。林凡清索性和盘托出,告诉老齐已经拜托自己的父亲把齐怀正的病历拿到上海给专家会诊,齐怀正觉得很是抬不起头来,林凡清让他不要太自卑,等专家会诊治好了病就什么事都没了。眼看就到母羊配种的关键时期,林凡清给大家分配任务。郑君惦记着郁郁寡欢的杨月亮,开会的时候心不在焉,惹得老齐对他一阵批评,郑君不服气地也想提齐怀正的意见,却被齐怀正告知工作的时间不谈私事。林凡清很快收到上海的回信,才知道原来在兰州给齐怀正治病的就是全国最权威的医生。

  • 在许静芝的再三强调下,向干事在李国祥和周慧的陪同下连夜赶去医院住院治疗。月亮晚上依然回到牧场和齐怀正一起,齐怀正心里很不痛快,郑君当众要和自己谈话,他知道郑君是为了杨月亮要和自己说道说道。在齐怀正看来,郑君就像草原上的秃鹫,对着还没咽气的自己盘旋,恨不得他早死,然后好娶走他的女人。这让本就心怀自卑的齐怀正非常恼火,觉得郑君就是在嘲笑自己,不能给月亮幸福还不放她离开。齐怀正不高兴地质问杨月亮郑君是不是也跟她提过什么了,杨月亮承认郑君对自己表白,但是月亮表示自己只想和怀正哥在一起。齐怀正越想越恼火,如果不是杨月亮苦苦纠缠自己,自己本就要撮合他们俩在一起,闹到现在这样,不但郑君杨月亮不幸福,还让齐怀正没了脸面和退路。杨月亮连连发誓,绝不再搭理郑君。可夜里齐怀正还是越想越恼火,他紧紧抱住杨月亮,但终究有心无力。齐怀正冷静了下来,他拿定了主意,穿衣服下床,决定和杨月亮离婚,杨月亮坚决不肯,齐怀正只能自己出了房间,打马赶去总场。

  • 红柳焦急地在山坡上喊着月亮的名字,还沉浸在男欢女爱之中的月亮和郑君匆匆忙忙整理好衣服,月亮喊住了红柳。红柳责怪月亮不该出了什么事就一声不吭的跑掉,让她有事就和自己商量。月亮忍不住把自己和郑君刚刚的激情告诉了红柳。红柳大吃一惊,建议月亮既然和郑君好了就赶快同意和老齐离婚,两个人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冷静下来的月亮又回到了原来的老思路上去,认定了不能伤着老齐要和老齐过一辈子,红柳气得直想敲开月亮的脑子。林凡清在实验站召集几个负责怀孕种母羊放牧的同志们交代注意事项,师部的车给他们送种母羊的精饲料和林凡清从上海订的仪器来了。同志们帮助卸了车,林凡清兴奋地打开一个箱子,里面躺着他特意帮郑君买的小提琴,和郑君砸坏的那把一模一样。红柳看到了也很高兴,觉得郑君肯定会喜欢,连忙出去叫他。郑君进屋看到琴就扑了过去,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把玩不舍得放下,林凡清和红柳看着入迷的他也都很高兴。郑君想起了自己拉琴误事的事情,收起了激动的神色,沉重地盖上了提琴的盒盖,表示自己已经发过誓不再拉琴了,转身准备离开。

  • 柴师长和李国祥来到实验站,柴师长让林凡清给各场的技术员办畜牧技术培训班,林凡清同意了。林凡清要去畜牧技术培训班上课,临走的时候,与红柳依依惜别。刘文利也在培训班上,他听课漫不经心,还经常睡觉。最后,他把整听课材料交给林凡清,林凡清指出材料之中的诸多错漏,齐怀正命令他重新整理。在许静芝的帮助下,红柳、月亮先后产下了一个男婴和一个女婴。

  • 红柳和月亮准备去答谢许静芝,但许静芝已经搬到了花鹿沟。林清想要把牧场转到花山子,因为那里牧草肥沃。郑君回来了,兴冲冲地把自己做的车套在羊上,正遇到黑着一张脸的齐怀。齐怀正来找月,他坦言最近这段时间让月亮受了莫大的委屈,他要去找团长办离婚手续,从今往后月亮可以跟郑君自由的在一起了,但是要留下女儿美月。

  • 齐怀正说美月是他的孩子,从今以后他们父女和郑君井水不犯河水。此时,场部终于同意月亮和郑君结婚。红柳和林凡清放羊的时候,驮着石头的羊车在牧羊犬的威吓下,向远处跑去,他们去截偏离方向的头羊。等到他们夫妇回来,却发现儿子不见了,夫妻俩悲痛欲绝。正在花山子放牧的哈里木和阿依霞古山坡下发现了一个满身伤痕的孩子, 他们赶紧把孩子送到许静芝那里,救了回来。

  • 许静芝表示自己可以暂;时抚养这个孩子,但仍会继续寻找他的父母。他们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许牧。李国.祥当上了县长,他来看许静芝,许静芝让许牧认他做大舅,大家都很疼爱许牧。李靛国祥去北京开会,顺便去上海看望了许静芝的父母,并带回了许母的家书。许静芝3妈写的信,热泪盈眶。红柳和月亮再次临盆,红柳生了个儿子,起名铁蛋,月亮又生个女儿,起名美兰。此时的美月型月亮还是很排斥,不肯叫她娘。李国祥给牧场带了一些物资,林凡清告诉他此前;自家大儿子在花山子走失的事。

  • 李国祥告诉许静芝,说许牧可能是林凡清的儿子,许静芝如遭当头一棒,但她还是决定把孩子还给林凡清。哈里木一身民族服装,出现在了牧扬,他指名要林凡清夫妇出来迎接。得知哈里木的来意之后,林凡清夫妻欣喜若狂。许静芝临别的时候对许牧百般叮嘱,但许牧发现许静芝没有跟过来,还是哭着往马车下爬。林凡清决定让许牧在静芝这里再待一段时间,回去的路上,红柳很伤心。许静芝带着孩子又过了一段时间,再次把孩子送回了林家。

  • 许静芝回去了,许牧赌气不吃饭,林凡清跟他讨价还价,说每十天会带他回去见许静芝,还掏出了火柴棒,让他自己数日子。红柳决定让李国祥把许牧捎回去见许静芝,这回许牧竟然舍不得红柳了,还主动叫她妈妈,红栩意外而又惊喜。郑君想亲近美月,却被美月敌,美月斥责他抢走了月亮,红柳过来打圓场。

  • 刘文利偷偷拿走了小豆子的日记本,小豆子将此事告诉了红柳和月亮,她们去把刘文利的住处翻了个底朝天,却一无所获。刘文利把实验站的考察材料上报新来的团长吴文亮,顺路告状说林凡清几个人合起伙来欺负他。吴团长让齐怀正和林凡清来开会,要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齐怀正则把刘文利在实验站的所作所为讲出来。许牧在许静芝的照顾下,越发聪明可爱。许静芝一边教许牧认字,一边引导他要去见自己的亲生父母,许牧不太情愿的答应了。

  • 吴团长要用实验站80%的种羊倘蟥交实验,齐怀正和林凡清特意隐瞒了种羊的数量。实验失败,难产引发了种母羊衰竭,实验站损失惨重。吴团长把责任怪在林凡清和齐怀正身上,说他们没有完成战略任务。巴图尔从齐怀正和林凡清偷偷藏起来的羊中,拿出10只做横交实验,取得了成功。林凡清见状,认为是自己实验的某个环节出了问题,是自已的失误造成了上百只种母羊的死亡。

  • 林凡清认为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他向吴团长坦白说自己藏了300多只羊,并因此被关了禁闭。林凡清带着小豆子来到巴图尔的家,要杀他一只种羊做解剖实验,结果林凡清由于过度劳累,晕倒在手术台上。在许牧的关心清很快好了起来,继续开展羊群改良的工作。四年后,林凡清要去北京参加全国科,,技表彰大会。等他回来,却发现到处都贴着大字报,而刘文利成了革委会主任。

  • 吴团长被发配到马棚,柴-师长被送进牛棚。齐怀正让林凡清和郑君去躲一躲,但林凡清不愿意扔下视之如命的羊群。许静芝建议林凡清和郑君到民族地区花鹿沟避避风头,他们同意了。许静皆老李交代了任务,让他们出山的时候交出—批良种羊。刘文利带着杨北斗去了实验站,找到了当年偷小豆子的日记本。杨北斗要把日记本还给小豆子,刘文利却说小豆子不在。

  • 刘文利以政治迫害相威胁,想占有小豆子,幸亏巴图尔及时赶到,救下了小豆子。齐怀正从南山牧场赶回来了一群羊,没多久,羊生病了,小豆怀疑是布鲁氏杆菌导致的。林凡清得知实验站有羊得了病,十分着急。郑君趁机一回了实验站,要解剖病羊积累数据。郑君不幸感染了病毒,高烧不退,被送进了医院。齐怀正把美月接了过来,在齐怀正的鼓励下, 美月走近病床,对着杨月亮第一次喊了一声“娘”,又对刚刚苏醒过来的郑君喊了声“爹爹”。

  • 刘文利派人24小时盯着医院,齐怀正设了局把郑君送出了医院。刘文利来找李国祥要郑君,李国祥把,刘文利赶了出去。红柳顶不住林凡清的盘间,说出郑嚣被感染住院的事。林凡清趁红柳半夜睡着偷偷跑出去看郑君,李国祥得知后赶忙带人去找。李国祥和林凡清迟迟没有回来,许静芝感到十分不安。原来,林凡清和哮国祥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了风雪,李国祥从马上摔下来掉下了十几,米深的山崖……

  • 李国祥去世后,郑君劝林凡清担起照顾许静芝的责任,林凡清不发一语。红柳在家写离婚申请,要把林凡清还给许静芝。红柳和月亮在边防站哨,1红柳不顾月亮的反对去巡逻。大风雪来了,红柳再也没有回来……许静芝觉得是自己害死了红柳,伤心不已。

  • 许静芝带着许牧回了上海。十年后,齐怀正荣升了团长。林凡清向他汇报,实验站培育纯种细毛羊11170只。1981年,林凡清担任畜牧研究院院长,郑君担任副院长,他在兵团博物馆给新来的大学生讲述他来到兵团的故事。博物馆里,林凡清见到了许牧。此时,郑君、杨月亮、小豆子都老了,铁蛋、美月、美兰也都长成了大人。博物馆大门打开,许静芝走了进来,与林凡清相视而笑……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