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爵迹临界天下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8集全 热度 2313

地区:内地

导演: 马华干 邹曦

类型:网剧 / 奇幻 / 自制 / 偶像

简介: 玄沧,一个被灵力守护的邦域。一心只想开客栈的小酒保麒零却误打误撞进入灵力世界,被玄沧灵力最高的七个灵术师之一——七度王爵银尘收为使徒。麒零最初想摆脱银尘,不料却在灵术世界越陷越深,甚至发现玄沧平静的外...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8/共4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开天辟地,宇宙鸿蒙,在远古时候曾经有12块天外陨石撞落到这块大地上,自此出现了灵雾、灵兽、灵术师。玄沧王南曜在位之际,众多灵兽攻击帝都神像,邪恶灵术师谣言神像覆灭,天妖复生,这些异象带来了大众恐慌。白银祭司派七度王爵银尘前往福泽镇捉取冰貉,同时将麒零收为七度使徒,并要求带其回帝都。 福泽镇上唯一一家酒馆的小酒保麒零正在免费赠送自酿的灵酒,这种灵酒只需要用一种特殊的果子酿制,常喝此酒就能生成灵力。镇上的人对灵术师和灵力充满了好奇,众人纷纷抢购果子。自称是客商的泱泽看穿了麒零的假把戏,却没有揭穿,反而希望麒零可以帮自己记录未来几日内出现在此地的灵术师资料,并许诺会给麒零大量酬金。 麒零回到酒馆里,看到坐满了前来福泽镇捉取灵兽冰貉的灵术师,大吃一惊。麒零正要登记灵术师的资料时,灵术师之间却因一言不合而大打出手。灵术师离吉给了闹事的灵术师狠狠的教训,并将在场的灵术师吓跑。身为二度使徒的神音将刚才为自己出手的麒零带离了这场争斗,为解答麒零的疑问,神音告诉了他刚才的实际情况及灵术的世界。

  • 被七度王爵银尘救下的麒零苏醒之后,发现神音已消失,又闹着要回福泽镇。银尘告诉麒零将会成为自己的使徒,麒零却一心只想回福泽镇当个小酒保,执意摆脱银尘。 莲泉本来要和哥哥,也是自己的王爵缝魂前往雷恩,却一时找不到缝魂。途中碰到了二度使徒神音的灵兽织梦者,织梦者在福泽镇遭遇苍雪之牙的攻击,身受重伤。莲泉发现织梦者不是野生的灵兽,将其治愈好,令其等待主人。 神音也在苍雪之牙袭击福泽镇的过程中身受重伤,二度王爵幽冥将其医治好,向其下达追杀五度使徒莲泉的任务,这也是白银祭司向五度王爵缝魂及其使徒莲泉下达的红讯。 银尘因为麒零的不听话、不尊重等行为,对其进行了一些惩戒,却发现麒零不仅毫无灵力,甚至对灵术世界都所知甚少。而麒零面前这个声称自己是王爵的人无计可施,无奈答应做银尘的使徒。因为这是白银祭司的指令,所以银尘只能先带麒零回帝都让白银祭司亲自确认。在为麒零传输灵力疗伤时,却发现自己的灵力被麒零身体源源不断吞噬,先前攻击福泽镇的苍雪之牙,也进入了麒零的身体。

  • 麒零在银尘的指导下慢慢学会了使用灵力控制苍雪之牙,两人的关系逐渐融洽起来。但是麒零还是担心酒馆老板,银尘答应陪其回福泽镇看一下。回福泽镇的路上,麒零教了苍雪之牙一些可以取乐众人的小技巧,并见识了银尘的灵兽雪刺。 雷恩城内,神像即将破灭,原始天妖复生的谣言四起。莲泉当众揭穿了条姜的阴谋,并大打出手。神音前来执行对莲泉的红讯,但莲泉曾救过神音的灵兽织梦者,神音将莲泉放走。 整个福泽镇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失去了福泽镇,失去了酒馆和老板的麒零痛苦不堪。他责备那些包括银尘在内来到福泽镇的灵术师,责怪苍雪之牙将整个福泽镇摧毁。在麒零陷入无比痛苦的境遇时,发现泱泽竟然幸存了下来,麒零只能求银尘出手救泱泽,并答应跟其回帝都。 银尘对于没有灵力的泱泽竟然能幸存下来心存怀疑。泱泽在苏醒之后,碍于自己是前玄沧王祖金之子和暗潮首领的特殊身份,无法给出解释,只能无奈与麒零不告而别。 正在雷恩海域治疗海域灵兽的五度王爵缝魂,察觉到二度王爵幽冥的灵兽——上古四大灵兽之一的诸神黄昏正往自己所在地袭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开天辟地,宇宙鸿蒙,在远古时候曾经有12块天外陨石撞落到这块大地上,自此出现了灵雾、灵兽、灵术师。玄沧王南曜在位之际,众多灵兽攻击帝都神像,邪恶灵术师谣言神像覆灭,天妖复生,这些异象带来了大众恐慌。白银祭司派七度王爵银尘前往福泽镇捉取冰貉,同时将麒零收为七度使徒,并要求带其回帝都。 福泽镇上唯一一家酒馆的小酒保麒零正在免费赠送自酿的灵酒,这种灵酒只需要用一种特殊的果子酿制,常喝此酒就能生成灵力。镇上的人对灵术师和灵力充满了好奇,众人纷纷抢购果子。自称是客商的泱泽看穿了麒零的假把戏,却没有揭穿,反而希望麒零可以帮自己记录未来几日内出现在此地的灵术师资料,并许诺会给麒零大量酬金。 麒零回到酒馆里,看到坐满了前来福泽镇捉取灵兽冰貉的灵术师,大吃一惊。麒零正要登记灵术师的资料时,灵术师之间却因一言不合而大打出手。灵术师离吉给了闹事的灵术师狠狠的教训,并将在场的灵术师吓跑。身为二度使徒的神音将刚才为自己出手的麒零带离了这场争斗,为解答麒零的疑问,神音告诉了他刚才的实际情况及灵术的世界。

  • 被七度王爵银尘救下的麒零苏醒之后,发现神音已消失,又闹着要回福泽镇。银尘告诉麒零将会成为自己的使徒,麒零却一心只想回福泽镇当个小酒保,执意摆脱银尘。 莲泉本来要和哥哥,也是自己的王爵缝魂前往雷恩,却一时找不到缝魂。途中碰到了二度使徒神音的灵兽织梦者,织梦者在福泽镇遭遇苍雪之牙的攻击,身受重伤。莲泉发现织梦者不是野生的灵兽,将其治愈好,令其等待主人。 神音也在苍雪之牙袭击福泽镇的过程中身受重伤,二度王爵幽冥将其医治好,向其下达追杀五度使徒莲泉的任务,这也是白银祭司向五度王爵缝魂及其使徒莲泉下达的红讯。 银尘因为麒零的不听话、不尊重等行为,对其进行了一些惩戒,却发现麒零不仅毫无灵力,甚至对灵术世界都所知甚少。而麒零面前这个声称自己是王爵的人无计可施,无奈答应做银尘的使徒。因为这是白银祭司的指令,所以银尘只能先带麒零回帝都让白银祭司亲自确认。在为麒零传输灵力疗伤时,却发现自己的灵力被麒零身体源源不断吞噬,先前攻击福泽镇的苍雪之牙,也进入了麒零的身体。

  • 麒零在银尘的指导下慢慢学会了使用灵力控制苍雪之牙,两人的关系逐渐融洽起来。但是麒零还是担心酒馆老板,银尘答应陪其回福泽镇看一下。回福泽镇的路上,麒零教了苍雪之牙一些可以取乐众人的小技巧,并见识了银尘的灵兽雪刺。 雷恩城内,神像即将破灭,原始天妖复生的谣言四起。莲泉当众揭穿了条姜的阴谋,并大打出手。神音前来执行对莲泉的红讯,但莲泉曾救过神音的灵兽织梦者,神音将莲泉放走。 整个福泽镇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失去了福泽镇,失去了酒馆和老板的麒零痛苦不堪。他责备那些包括银尘在内来到福泽镇的灵术师,责怪苍雪之牙将整个福泽镇摧毁。在麒零陷入无比痛苦的境遇时,发现泱泽竟然幸存了下来,麒零只能求银尘出手救泱泽,并答应跟其回帝都。 银尘对于没有灵力的泱泽竟然能幸存下来心存怀疑。泱泽在苏醒之后,碍于自己是前玄沧王祖金之子和暗潮首领的特殊身份,无法给出解释,只能无奈与麒零不告而别。 正在雷恩海域治疗海域灵兽的五度王爵缝魂,察觉到二度王爵幽冥的灵兽——上古四大灵兽之一的诸神黄昏正往自己所在地袭来。

  • 五度王爵缝魂发动灵术催眠了灵兽诸神黄昏,勉强逃脱幽冥的追杀。 银尘和麒零在返回帝都的途中,经过一个村落,却碰上水妖正在攻击村民,麒零挺身而出,在银尘的帮助下击退了水妖。村大夫文丘竟然幸存了下来,并告知银尘,他在山脚下的水域曾遭受到水妖的袭击,银尘前往查看,并让麒零留下保护文丘。麒零为了向文丘展示自己的能力,将苍雪之牙放出,而苍雪之牙却看出文丘受到了水妖的感染,向其攻击,水妖离开文丘身体,与苍雪之牙打斗,银尘及时赶到击退水妖,并让麒零将其存放到容器内封印。 玄沧王南曜因为雷恩城接连不断地遭受海啸和飓风,心存焦虑,有关神像覆灭,天妖复生的谣言更加使得民众人心惶惶。三度王爵漆拉奉白银祭司的指令,前来协助南曜王抵御玄沧这一次遭遇的天灾,以及平息谣言。 银尘和麒零乘商船前往雷恩城。在途中,银尘为麒零讲述了其他王爵和使徒的情况。二人住进一家酒馆内,麒零无意碰到了封印水妖的容器,水妖被释放出来,并攻击了酒馆内的客人。银尘追出并最终杀死了水妖。

  • 五度使徒莲泉在与二度使徒神音打斗的过程中,飞向神殿中的柱子,却被柱子上的棋子吸了进去,再次躲过了二度使徒神音的追杀。 银尘将水妖杀死后,回到酒馆告知了麒零水妖对百姓造成的灾害,以及原始天妖的事情。麒零顾及到银尘的忧虑,主动承认自己在收服水妖的时候私藏在水壶里的水,已经从水壶里流出,但未发现有水迹。银尘对麒零无意放出水妖的行为,尤为愤怒,对其进行了严厉地惩戒。麒零意识到自己的失误带来的严重后果,向银尘道歉并希望可以好好做使徒,可以保护其他人。 银尘和麒零进入雷恩城,全城热闹的景象、带有灵力的泉水、稀奇古怪的事物着实吸引了麒零的目光。在安排好住宿之后,麒零被窗外的比武招婿所吸引,向银尘请假前去凑热闹,银尘因要查询诸神黄昏的信息也外出。 麒零在幽花郡主的比武招亲现场,与女扮男装的郡主六公子相识,第一眼就识破六公子身份的麒零并没有当场揭穿她,而是和女扮男装的幽花郡主相处和谐。但也没想到,误打误撞成为了幽花郡主比武招婿的赢家,被郡主府的人强行押到了郡主府。

  • 幽花将麒零强行押到郡主府,并交代管家强迫麒零立即入洞房,然而这仅仅是幽花让身边的丫鬟假扮新娘和麒零洞房,只是为了教训麒零在比武招婿中捣乱。 泱泽与背叛天格并暗中帮助暗潮组织的天信,在荒郊野外交换信息。天信最终因为知道了天格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遭到天格的追杀。二度王爵幽冥因使徒神音没有完成莲泉的红讯,而对其惩罚。同时也困扰于五度王爵缝魂背后有一股强大的能力,竟然可以化解死灵镜面。 麒零为了让自己脱身,千方百计的想让幽花对自己产生厌恶。麒零以为幽花做早饭的名义,将郡主府上下闹得鸡犬不宁,一片混乱。麒零对幽花大献殷勤,幽花却被麒零层出不穷的“惊喜”惊吓到。麒零溜出郡主府之后,被郡主府的管家一干人追寻,却因为对雷恩毫不熟悉而迷了路,找不到旅馆的位置。最终无奈只能由幽花亲自去找麒零。幽花在找到麒零之后,碰到了正在被天格追杀的天信,两人齐心帮天信摆脱了天格黑衣人的追杀。 与此同时,银尘在酒馆听到麒零赢了比武招婿,并被强行押到郡主府,在雷恩城街道看到麒零被郡主府管家追寻。

  • 麒零、幽花、天信三人躲到码头上的一艘商船里面,摆脱了天格的追杀。上了船之后,却发现泱泽也在船上,泱泽告知了麒零之前事情的原委。 天信需要再次回到天格清除自己在天格的信息,为了不留下痕迹,天信将幽花的六度使徒的身世说了出来。天信告诉幽花,一直被认为已经死亡的六度王爵锡流还活着,具体信息因为自身的权限无法查阅,但可以带幽花前往天格查阅。麒零和幽花跟随天信来到天格,却没有想到这只是天信的一个骗局。 五度王爵缝魂仍然没有摆脱掉二度王爵幽冥的追杀,幽冥为了成全自己变态杀戮的意愿,多给了缝魂一天的准备时间,到时要到缝魂的主场,对其执行白银祭司下达的红讯。 神音在雷恩街道无意听到泱泽和麒零说到前往天格的对话,暗中跟随,却没有能力进入天格出手相救。只能回到雷恩码头的商船上告知泱泽,让其找银尘去天格救麒零和幽花。 麒零和幽花在天格据点内查找信息,幽花想使用灵术打开信息,却引发了天格据点的警报,并受到攻击。两人被困在了冰牢里,两名天格使者出现,却很意外被困的不是天信,而是两名使徒。

  • 天格明令禁止天格使者不得拥有感情,有私情的天信正在面临一场绝望致死的审判。神音来到天格门口,碰到了眼睛已瞎的天信从天格里面出来,在此之前四度王爵雷娅已经逐步摧毁了天信的感知,最后彻底摧毁其意志,使其痛不欲生,直至崩溃。而天信心爱的女人出现在天信面前时,天信处于内心崩溃的边缘,用灵术亲手杀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最终,天信在痛不欲生的状态下,自尽。 雷娅将莲泉的所在告诉了神音,作为交换,雷娅给神音出了一道问题,希望将来有一天神音可以告诉她不同天赋如何在体内融合。 银尘将天信及其恋人合葬在一起,并告知了麒零,天信自知背叛天格的后果只能是死亡,知道无法逃跑,便选择了跟银尘回去救麒零和幽花,只希望银尘可以将其和恋人合葬。在回雷恩城的船上,麒零因对银尘的各种不满,极为愤怒,并跳海离去。麒零在酒馆打工时,遇到了被银尘冷落的幽花,幽花让麒零带其一起回帝都,麒零的不理会使得幽花只能耍大小姐脾气,害麒零丢了临时工作。 麒零追幽花来到神殿,在打斗过程中,麒零误被幽花推向神殿柱子上的棋子而进入到灵冢。

  • 麒零和莲泉在灵冢里面继续寻找着灵器,莲泉发现麒零对灵术世界的认知有限,便给他普及了不少灵术知识。幽冥再次找到缝魂,并向其执行红讯,缝魂对于莫名其妙的红讯,着实不理解。而幽冥作为二度杀戮王爵,并不理会这些,幽冥即将绝杀缝魂的时候,一直暗中保护缝魂的神秘人出现,并轻松地断掉了幽冥一条手臂,使其不得不放弃缝魂而离开。 莲泉感受到了自己的哥哥,也是自己王爵的缝魂处于危险之中。受到自己王爵的影响,莲泉也昏倒在灵冢内。幽冥逃离后,遇到了诸多灵兽的攻击,感知到身体越来越虚弱,向神音发出了命令。暗中保护并救助缝魂的神秘人就是从帝都容器逃出来的三个白银祭司之中的一个。银尘往灵冢的出口处等待麒零,却意外遇到了身负重伤的缝魂。缝魂告诉银尘三位进入灵冢的使徒所要取的灵器都是一个叫做回生锁链的灵器,并希望银尘可以一起去见神秘人。 莲泉利用麒零给的黄金果实,找到了灵器回生锁链,在拿到灵器的时候,触发了其记忆深处的画面。然而麒零并不知道他所要拿的灵器也是这个灵器。幽花也在这时出现,并要阻止莲泉,被麒零及时阻拦。

  • 麒零、莲泉、幽花三人一同前往寻找另外两个灵器,幽花利用麒零的黄金果实找到了灵器冰弓。幽花拿到冰弓的时候触发记忆深处的画面。幽花告诉麒零灵冢出口的棋子被做了调换,但三人中也只有莲泉才知道出口的位置,三人为了帮麒零找到灵器,并尽快离开灵冢而达成了一致。 幽冥在黄金湖泊里恢复的时候,神音突然听到了脑海中有一个“杀了幽冥”的声音。神音将死灵镜面投向幽冥,却并无效果。原来死灵镜面仅能对灵力对于使用者的敌人使用,神音被幽冥狠狠地惩罚。幽冥手臂完好如初,准备离开黄金湖泊继续追捕缝魂,并要找到那个断掉自己一条手臂的人。 莲泉提醒麒零,必须要尽快找到自己的灵器,不能再耽误时间了,三人在一面砖墙后面发现了灵力极强的灵器,麒零在试灵器的过程中被猩红血管拉下了断崖,麒零在慌乱间选择了一把断剑击打血管,断剑也意外成为了麒零的灵器。触发了麒零记忆深处的画面。 银尘跟随缝魂继续前往神秘人的地方,缝魂感觉到幽冥的到来,暂时与银尘分开前往。银尘和幽冥经过不愉快的交谈后离开。

  • 莲泉释放灵兽闇翅,闇翅背着莲泉和幽花盘旋,躲避血管攻击。麒零骑苍雪之牙助力,麒零砍断血管,爬上闇翅。三人殊不知他们惊动的是四大灵兽之一的祝福,三人即便合力,灵力也不及祝福的百分之一。莲泉试图催眠祝福,三人合力隐藏起本身灵力,骗过祝福,来到灵冢出口。 缝魂带银尘去见神秘人苍白少年。苍白少年说自己是三个白银祭司之一,当年封印了银尘的记忆。而少年给他们设下了一个结界,拖住银尘去救麒零的时间。缝魂想到莲泉也在危险之中,勃然而怒,想冲破结界,未果。救徒心切的银尘冷静了下来,割断了苍白少年部下结界的灵力线。笼罩着他们的雾气不再缭绕。阳光照了下来,苍白少年靠在树下,赞许银尘的冷静和果断,苍白少年死去,银尘和缝魂震惊不已,更加担心使徒的安危。 灵冢的出口有两枚棋子,一枚生,一枚死。幽花狠手将莲泉推向了死亡棋子,莲泉瞬间被吸入通向死亡的棋子,生死未卜。麒零震惊而震怒,也触摸了代表死亡的棋子也消失了。面对麒零的选择幽花更加气急败坏,选择了代表生的棋子。紧接着幽花感受到了巨大的光芒,她缓缓睁开眼,视线逐渐恢复。

  • 莲泉和幽花一路奔逃,到了一个祭坛一样的地方,祭坛之下突然爬出无数藤蔓,深深刺入莲泉身体。幽花切断自己的一条手臂,拉下机关,救了莲泉。另一边,麒零睁开眼,看到一个斗篷遮面的黑斗篷。黑斗篷说,在图尔遗迹,所有的亡灵都具有较比死亡之前更强的灵力,以麒零的灵力最多只能做到尽可能的躲避。 灵冢出口处,银尘和缝魂没有见到任何人的身影,使徒们生死不知,两位王爵心急如焚。 神音纠结了很久,最终还是打开了那个神氏家族的信箱。意外的是,其中记载自己并非神氏家族的亲生女儿,神音非常震惊。但是神氏家族已经全都不在了,她的身世成了一个迷。她决定向幽冥了解事情的真伪。 遗迹的山洞里,莲泉和幽花的声音传来,黑斗篷也感受到了巨大的灵力。麒零以为危机再次降临。不料黑斗篷留下一句,不要跟任何人说见过我,旋即消失。麒零再次见到莲泉和幽花又惊又喜,幽花启用六度天赋,断臂慢慢愈合。麒零三人离开山洞,却不想离吉在洞口和其它亡灵缓缓向他们靠近,准备夺走他们的生命。突然,一个面貌无比俊美的男人出现在三人面前, 此人自称三度王爵漆拉。

  • 幽冥警告神音除了做他的杀戮使徒再无别的身份,并从雷娅处得知银尘和缝魂就在帝都,准备去向白银祭司求证红讯一事,幽冥不想失去亲自执行杀戮任务的机会,准备和雷娅一起伏击他们。 幽花以看帝都景色为由想要出门,被麒零阻止,莲泉想到利用黄金果实不出房门就能看景的办法。但是黄金果实还会看到全帝都有多少灵术师,麒零意识到三人在一起灵力太强更容易被发现,于是三人走出房门换上百姓衣服,隐于人群中。 三人路遇说书人,麒零对说书人讲述的故事很是不屑,称现在最强大的灵术师都不能做到故事里的人那样。幽花询问是什么样的组织能有这么厉害,为什么自己不曾听说,说书人回应一般人是不能知道暗潮这个组织的。与此同时,两个身着黑色披风的人正在暗处观察他们。 银尘二人受到伏击,但是雷娅却突然感觉异样,被幽冥带走。幽花装作熟悉帝都的样子却被麒零识破,生气离开。三人回去后银尘他们已经回来,银尘责怪麒零私自离开,麒零一阵解释还是被银尘冻住嘴巴以示惩罚。

  • 幽冥以为雷娅情况不佳,想起和雷娅之前做使徒时的往事,流下眼泪。幽冥带她去黄金湖泊为她疗伤,雷娅叫上自己的使徒霓虹在前面开路。幽冥责怪霓虹只会低吼,雷娅却认为霓虹不知痛觉,是个很好的杀人机器。果然霓虹一路消灭了很多阻碍,身上满是伤痕却也没有任何反应。三人误入迷雾森林,霓虹受雾气影响暂时失明,但前方仍旧危险,幽冥决定召唤神音前来。 神音迟到,幽冥用死灵镜面惩罚她,镜中人却不是单纯的复刻人,反而让神音杀掉幽冥,这反常的情况让雷娅想到了几年前的可怕事情。 与此同时,麒零发现莲泉和幽花不见了,猜测她们是根据蛇纹身的信息去找昨晚的黑衣人,便也赶出门跑去找她们。赶到时正巧她们遇到黑衣人设下的陷阱,麒零想办法破了黑衣人的陷阱,三人进入宅院,莲泉使用灵力重伤黑衣人。 银尘和缝魂在满城寻找他们,同时感受到了杀戮气息,谨慎起见,他们决定分头行动,缝魂负责继续找人,银尘则去白银祭司处询问红讯之事。这次仍旧没有见到白银祭司,只听声音说道,关于五度王爵的事情他已知晓,但还没有定论。

  • 幽冥想到了神音成为自己的使徒前发生的事情:幽冥杀死了神音的亲生姐姐,又将神音寄养在神氏家族。期间,幽冥把神音有关于亲生姐姐的记忆全部抹去,以便让其顺遂地做他的二度使徒。 神音奉命找到莲泉,莲泉召唤神兽离开。神音遇到了麒零,两人酒馆叙旧。与此同时莲泉把买给幽花的饰品给她看,幽花感动之余说出娘亲之事以及为什么线包会有机会被盗之事,在莲泉的一阵安慰后,幽花决定去找盗贼算算账。 莲泉在酒馆遇到麒零,麒零兴冲冲介绍神音给她认识,莲泉意识到麒零还不知道神音的二度使徒身份。神音本来动了杀机,但麒零在场,她又放弃了念头。并且从聊天中得知缝魂也在帝都,于是提出和麒零一起帮莲泉找哥哥。莲泉用计甩掉了她并且找到了缝魂。 银尘在街上感受到杀戮气息,追寻而去,发现有人在为一个灵术师疗伤,询问得知,动手之人灵术深不可测。麒零在洞穴中看到虫妖的所作所为,正要用灵术,被银尘阻止,两人重逢。麒零去吸引虫妖注意力,以便让银尘有机会夺取魂晶。后来魂晶被麒零拿到,虫妖被银尘消灭。 莲泉、缝魂和幽花回到住所,感受到杀戮气息。

  • 原来是虫妖复制了缝魂和莲泉的灵力为非作歹,此次收服虫妖证明了他们的清白。麒零必须完成使徒任务才能成为真正的使徒,从白银祭司处出来麒零不停抱怨,幽花却不开心地走了,原来大家都有自己的王爵,而她没有。麒零与神音交谈对她表示理解,各王爵准备带使徒去训练,莲泉想让哥哥把幽花也带上,被幽花拒绝。 银尘和麒零来到幽花置办的“小屋子”,再回到他们自己的小酒馆,麒零一阵羡慕,并表示有家才有牵挂,以后会买全帝都最大的酒馆给银尘。 麒零向银尘借灵器,可是他自己灵力太弱拿不动,他继续纠缠被银尘冻住了嘴巴。次日他向莲泉讨教一夜之间让灵术突飞猛进的办法,莲泉说可以用灵兽训练,麒零听说残暴的方式后不敢用它训练。他又问幽花,幽花讽刺他做梦可以。麒零想到神音曾告诉自己她练功的地方便前去找她。 雷娅奉命在使徒训练期间解决掉所有流言。三人收到的使徒任务是收集散落的灵雾填满炼化池,过程中碰到一个叫落牙的女孩,因弟弟受了冰松魔袭击,想从他们那里偷一点炼化液救弟弟的命。他们三人看到死亡景象很受触动,决定快点收集灵雾。

  • 幽花和莲泉路遇神音,神音表明来意,说明自己要击杀两人,幽花跟神音产生争执,被莲泉阻止。神音想起雷娅送自己定魂刺,向自己发布任务的场景,原来神音此行前来是为击杀参加使徒试炼的幽花、莲泉、麒零三人。神音和莲泉迅速站到一起,幽花趁机放出金鸟向麒零示警。 雷娅找到银尘,告知其使徒试炼的地点。 幽花上前帮助莲泉,却被神音击杀,看到金鸟的麒零赶回,亲眼目睹神音击杀莲泉。麒零问询神音,得知神音的杀戮任务是白讯而非红训,因此悟出定魂刺的古怪,本想毁掉定魂刺,却被控制着杀掉了自己和神音。 雷娅告诉幽冥定魂刺真相,被刺的几人被送去试炼之地。使徒的试炼任务是在用定魂刺杀死自己和杀死王爵之间二选一,最终神音和莲泉通过试炼,而幽花没有通过。 幽冥、缝魂、银尘三人找到漆拉,四人探讨使徒前史,漆拉给几人讲述试炼方式。神音和莲泉依次通过试炼后,幽冥和缝魂准备离开去接她们,与此同时幽花试炼失败被传送至漆拉处,被逢魂带走。众人离开后,漆拉趁机试探银尘无果,发现银尘的试炼之地一片漆黑。

  • 麒零醒来,发现银尘买下一个庭院,说是给麒零一个家。麒零开心不已,也感动于银尘对他的重视。麒零告诉银尘炼狱里发生的事情,引起银尘对炼狱的回忆,银尘回忆起自己还是使徒时的往事,回忆起格兰仕变成饕餮的情景。幽花在家中大闹发脾气发泄自己没有通过使徒试炼的不满,发泄对自己的王爵、也是自己父亲的想念。雷娅和漆拉在白银祭司处相见,雷娅质疑漆拉对白银祭司的忠诚。雷娅提起自己曾经替漆拉除掉了漆拉的原使徒鹿觉,引发漆拉对鹿觉的回忆。帝都出现神像破裂危机,市井间流传“神像破裂,天妖复生”的传闻,朝廷派忠勇伯辟谣,并征集能修复神像的能人异士。白银祭司命令漆拉去修复神像,同时监视银尘是否恢复记忆,并命令雷娅发布白讯,让麒零幽花莲泉三使徒去修复神像。银尘告知麒零神像是麒零打破的,而在那之后神像再次破裂,银尘和麒零决定查明真相。雷娅幽冥密会,银尘天之使徒身份被揭露。麒零夜晚独自出门查看神像,却被神秘人击晕。条姜到处散播天妖复生谣言,施离跟其起冲突,被泱泽带走训斥。银尘分别给幽花和莲泉安排了修复神像相关的任务。

  • 暗潮据点转移,漆拉和银尘分头行动,漆拉调查暗潮组织,而银尘负责修补神像。漆拉告知银尘苦水魂所在地,银尘派麒零和神音前往清明湖寻找苦水魂。麒零二人来到雷恩城,遇到暗潮组织成员大批前往帝都,神音阻止麒零告知银尘。 麒零和神音来到清明湖,发现苦水魂已被暗潮成员取走,连忙前往追夺,两人抢夺不成,麒零反被击伤。神音替麒零疗伤时心魔发作,被霓虹引走击伤霓虹。 神音和麒零回到帝都,告知银尘发生的事情,神音自愧无法对麒零坦诚,与麒零隔阂渐深。 暗潮成员出现在神像处修复神像,被忠勇伯带兵包围,两方打斗许久,泱泽等人被赶来的银尘和漆拉控制,银尘认出泱泽,点破其身份。忠勇伯审问泱泽,泱泽与其达成交易,泱泽全力配合审问,而忠勇伯则放掉泱泽手下。泱泽坦诚暗潮所作所为的目的,却没有取信忠勇伯,关键时刻麒零来到,帮助泱泽证明了自己的立场,忠勇伯同意暗潮和使徒们一起修复神像。 泱泽手下被忠勇伯派出的官兵追杀,却被鹿觉所救。鹿觉身份揭出,漆拉怀疑鹿觉没有死。

  • 麒零找到风元素所在地,带领幽花、泱泽、莲泉三人前来收集。由没有灵力的泱泽拿着容器站在中心,麒零、幽花、莲泉三人捉捕风元素,屡屡失败。 神音再次被心魔所控,被霓虹救下。神音告知霓虹自己的心魔,得到霓虹的承诺与陪伴。 银尘来到风元素所在地,引导麒零看出风元素是灵器的本质。银尘用无限灵器同调将风变回灵器原型——风吼,并教授麒零收服它的技巧。麒零自己上手尝试,反而被风吼耍的团团转,麒零羞愤之下使出格兰仕教授的招数,引起银尘怀疑,银尘激动离开。 麒零、泱泽、幽花、莲泉四人商讨接下来的行动,泱泽推测阎土灵可能跟王室有关,几人决定前往寻找。 霓虹陪神音来天格打探神音的过去,未果,两人相继离开。麒零四人跟随金鸟去往王陵,白银祭司派漆拉监视。 麒零四人穿越瀑布来到祖金墓,尝试打开墓门无果,最终泱泽悄悄用血开启墓室大门,四人进入墓中。 银尘想进入灵冢寻找格兰仕,幽冥试探银尘无果,被格兰仕看到。 麒零触发机关,放出毒雾,情急下麒零找到出门机关,几人来到刻有祖金墓志铭的墓室。幽花中毒晕倒,泱泽用血帮其解毒。

  • 麒零、泱泽、幽花、莲泉四人逃入先王墓室,泱泽触碰机关与麒零一同落入下层墓室。漆拉禀告白银祭司几人已进入主墓室,白银祭司让漆拉找到王室成员并送其归位。此时麒零与泱泽在下层墓室遭到攻击,麒零在躲避时无意触发机关使攻击停止。泱泽发现此墓室所葬为其母后,手触铜镜,上下墓室连接的通道再次打开。莲泉救麒零出墓,泱泽没有一同跟随。泱泽忍痛拿走小团圆铜镜,使得阎土灵收集成功,先王祖金却因此泯灭。麒零三人将阎土灵交给漆拉,在漆拉、幽花离开后,泱泽陪麒零给神音送礼物。 缝魂、莲泉前往深渊回廊平复灵兽暴乱路遇雷娅,雷娅告诉二人以平复灵兽暴动为重,不要为了白讯等事分心。但却向白银祭司禀告称缝魂、莲泉无法取得联络,其余王爵及使徒均已接到白讯。白银祭司怀疑雷娅有所图谋,连夜找来漆拉让其通知缝魂与莲泉立刻前往帝都帮忙修复神像。 朝内伯候纷争,泱泽吐露心声,暗潮组织另有目的。东伯侯之子在郊外遇刺,施离赶到将其救下,表明暗潮身份带其回家。此次行动的成功使暗潮组织芝阳古道的计划可以顺利实施。 神音纠结于麒零送的发饰不舍扔掉。

  • 泱泽赴约迟到,因为怕之后再也见不到麒零,将一袋子黄金作为报酬交给对方。麒零决定带泱泽在城里好好转转。街上有白银祭司木偶舞蹈比赛,获胜者可得一把黄金匕首,麒零对匕首很感兴趣,泱泽为其参加比赛获得胜利,将匕首送给麒零。 雷娅知道霓虹最近经常去找神音,叮嘱霓虹下次行动之前要知会自己。 莲泉找到缝魂,二人察觉灵兽暴动、灵力大量流失之事古怪,怀疑此事与原始天妖复生有关。漆拉出现带二人回到帝都。 麒零带泱泽潜入东伯侯府泡温泉,两人结拜为兄弟,以黄金匕首为证交换信物,就此离别。麒零回到家,向众人解释,自己通过东伯侯府上的温泉推测应该去有天然恒温温泉水的地方找魅火晶。此时麒零、神音、幽花接到白银祭司下发的白讯让三人前往临台镇。到达临台镇后,三人在幽花买烤鱼的客栈打听到魅火晶可能的下落。三人顺利找到温泉,麒零主动下水寻找魅火晶,不料受到不明灵力袭击,神音和幽花合力将其救出。 麒零清醒,神音查出镇子上只有他们前往的那处温泉结冰,感觉事有蹊跷,决定去天格查探消息,麒零与幽花一同前往。

  • 银尘怀疑冰瀑异常与原始天妖有关,感受到冰瀑中的灵力似曾相识。 天格传送的棋子被毁,神音用灵力封住棋子,推测温泉水结冰与棋子被毁有关。三人合力造出棋子被复原的假象,等对方自投罗网。 格兰仕为使暗潮组织顺利进入芝阳古道,故意让银尘发觉河水有毒,借此调开银尘。 霓虹想去找神音被雷娅拦住,雷娅灵魂回路异常晕倒,幽冥前来探望雷娅。 龙乙出现在棋子处,麒零三人袭击对方未果,幽花为保护麒零中箭。龙乙看到幽花的永生天赋认出其是六度使徒,为引出六度永生王爵绑架幽花。幽花表示自己也没见过王爵,龙乙不信。麒零、神音看到幽花放出的金鸟,前去寻找幽花。 缝魂、莲泉向白银祭司禀告原始天妖复生,白银祭司命二人回到雷恩城查明灵兽暴动一事;同时下令漆拉协助幽冥前往鲁边镇。漆拉在与幽冥交流后,想起幽冥杀了他的使徒鹿觉的往事。 神音遇到麻烦,幽冥找到雷娅想知道对方的身份及银尘的位置。雷娅在解答的同时告诉幽冥银尘所在之处有一股陌生的灵力正在涌动。 幽花在酒馆想要逃跑却被龙乙拦住,麒零、神音此时也追到酒馆。龙乙在房间布下结界。

  • 银尘回到冰瀑发现火云灵力,看到长梦盏想起格兰仕,知道二人将会重逢。幽冥、雷娅找到银尘,银尘表明自己对权利没有兴趣,雷娅传达命令冰瀑不用继续看守。 麒零发现龙乙的身份和目的,欲做交易,回到旅馆却发现龙乙已经带幽花离开镇子。神音提出把讯息传出去,为此麒零与神音尝试修复神像,二人合力用灵力包围神像,漆拉出现将神像修复。麒零传白讯给银尘,在听漆拉解释龙乙身份后,二人离开寻找幽花。 幽花发现龙乙有永生天赋,能够用水里的灵力自我修复,推测对方是来自炎方的永生王爵,龙乙教幽花灵力的使用方法。 泱泽拿到烛龙卵,暗潮组织离开冰瀑,但全程顺利使泱泽不安,总觉得事情奇怪。 麒零与神音在寻找幽花的途中,神音发烧体力不支,麒零安抚神音,二人感情升温。 缝魂认为灵兽异动是黑暗灵术师在背后作乱所致,并找到漆拉表明此事。 龙乙准备炼化幽花,麒零与神音赶到用武力解救幽花未果,麒零提出将自己作为炼化对象被打伤,银尘感受到麒零的危险出现救下麒零。龙乙带几人到临台镇清凉谷,说出炼化幽花的苦衷:原始天妖复生传言流传。

  • 四度王爵雷娅与二度王爵幽冥意图暗中通过使徒训练,探查六度王爵锡流的下落。龙乙从银尘口中得知,在临台镇可用灵力制造强大的水源结界阻挡其侵蚀,方能进一步获取魅火晶。不过以龙乙二人的灵力尚不能完成,还需要幽冥与雷娅帮助。与银尘达成协议的龙乙挟持二度使徒神音。幽冥感应神音有危险,便与雷娅一起来到临台镇救援。龙乙见到两位王爵道出自己已被下达红讯的实情,二位王爵决定帮助龙乙同银尘联手制作灵力结界。银尘与龙乙利用永生使徒幽花潜入炎池取得魅火晶。龙乙因幽花生性善良、勇敢正直,有意将其收为使徒,但却遭到幽花的拒绝。 另一边,漆拉与南曜王见面告知其烛龙卵已被施灵术,南曜王向漆拉道出天妖复生与玄沧动乱实与王室的血脉息息相关。而暗潮中格兰仕与泱泽已察觉到烛龙卵的灵力凸显。

  • 与银尘等人分离的龙乙死于执行红讯的二度王爵幽冥手中。雷娅同幽冥推断出银尘、龙乙联手为取魅火晶的计划。此时已集齐四大元素修复神像的南曜王听信东伯侯之言,举行修补大典,借此机会安抚民心。暗潮中,泱泽因烛龙卵灵力不稳定而亲自保管,并提出在修补大典刺杀南曜王。泱泽得知麒零等人将在大典之时前往护送四大元素,决定伪造食梦兽伤口拖延麒零,以争取刺杀南曜王的时间。 大典当即,麒零、莲泉等人被食梦兽引开,神音因此负伤。暗潮泱泽赶来刺杀南曜王,南曜王道出自己成为一种神秘力量的傀儡后劝退泱泽。 雷娅告知漆拉玄沧地下水的翻涌异常,提出招募黑灵术师,利用黑灵术压制灾难的建议遭到漆拉拒绝。

  • 银尘救援南曜王,再遇暗潮格兰仕后道出前史。南曜王立即命令部下捉拿暗潮面具凶手泱泽。麒零来到大典战场探查南曜王处无意发现泱泽的匕首而心生疑虑。不久,神像在南曜王的带领下被修复完善。麒零等人在客栈听到玄沧祖金之子并没有死的传言,对泱泽的身份产生怀疑。与此同时,暗潮泱泽疑虑南曜王话语的真假。 雷娅与漆拉将玄沧王室的传闻禀告白银祭司,白银祭司下令将王室遗孤带回玄沧。负伤未好的神音再度精神浸染,银尘见到其伤口得知食梦兽事宜。麒零告知神音刺杀南曜王之人乃泱泽,决定假扮暗潮之人找到泱泽求得真相。而另一边南曜王为保王室地位下令全面剿灭暗潮组织。

  • 神音在雷娅的帮助下治疗被食梦兽造成的伤口,神音得知暗潮组织的烛龙卵可对抗玄鸟之力的同时还能抵制精神浸染。假扮暗潮之人的麒零被抓入牢中遭受刑罚,暗潮组织劫狱成功。见到泱泽的麒零,得知泱泽真实身世和玄沧目前的处境后,与泱泽冰释前嫌。银尘在书馆中探出缝魂正在研究黑灵术。泱泽得知东伯侯被抓立即前往王室营救。神音借机潜入暗潮组织,盗取烛龙卵交给雷娅,在雷娅的帮助下神音得知浸染自己精神的姐姐是被幽冥所杀。幽花告知莲泉东伯侯已越狱,二人姐妹之情在练就灵术的过程中逐渐加深。

  • 死人现场,银尘路过,看见缝魂在不远处一个尸体身上运用灵力。缝魂的恩公曾被黑灵术伤过,所以他一直在找一种能练成兽人的黑灵术和破解的方法。 神音恢复了记忆,对幽冥杀害她姐姐的事情感到气愤,幽冥击退神音并劝其不要感情用事。随后幽冥前去质问雷娅是不是她恢复了神音的记忆。 泱泽告诉麒零他要去天极书馆找天极,阻挡操控玄沧王室的黑暗势力,麒零提出和他同去。 神音找雷娅问凝腥洞穴在哪里,雷娅以剥离神音身上她姐姐的灵魂回路做交换,告诉神音要找凝腥洞穴得先去找仙踪岛上真言之泉,并给了神音一个碎天螺。 随后神音和麒零互相道别,神音把之前麒零送的红色发带还给了麒零。麒零回到房间发现泱泽已经走了,反而是银尘等在房间里。泱泽一个人去找天极书馆并请银尘拦着麒零。银尘提出要带麒零去修炼,麒零趁机偷跑被银尘抓到。两人要过河,麒零用法术使湖面结冰,两个人步行过河。但走到一半,麒零的法术支撑不住,冰面裂开,麒零掉进水里。两人到了对岸后,银尘等麒零把衣服烤干。

  • 银尘和麒零在河边,麒零向银尘坦白他偷藏泱泽并本想和他一起找天极的事情。 泱泽进入天极书馆,随后麒零也赶到。天极的孙女永生使徒幽花告诉麒零和泱泽,天极带着一个性命攸关的秘密失踪了。泱泽在书馆中找到了天极藏身的线索。三人一起前去寻找天极,却在途中遇到了查找天极行踪的赏金猎人甫庸的袭击,幽花被人挟持,银尘出现相救。甫庸假意向银尘求饶,随后偷袭逃跑。 为了抢在甫庸前找到天极,幽花决定带麒零三人去找天极,同时告诉三人,天极的秘密一旦被破解,天极就会死去。为了不伤害天极,麒零提出可以通过真言之泉,找出天极的秘密。 神音找到了仙踪岛并在岛上遇到了躲避太阳的姜游,姜游告诉神音真言之泉里有水妖。

  • 霓虹告诉麒零,神音去了仙踪岛,随后变出神兽把麒零送到了岛上。 姜游带神音回家的路上在兔子洞摸兔子,结果摸出一条蛇,姜游慌乱甩掉之际,麒零出现把蛇拍晕。 永生使徒幽花带众人在密室找到天极,发现天极身受重伤。接着赏金猎人甫庸带黑衣人闯入偷袭,被银尘击退,但天极重伤死去。密室里,天极的尸首突然烟消云散,众人惊诧不已。甫庸在幽花的逼供下招出是天格在悬赏天极,原因是为了找一度王爵吉美的下落。幽花四人给天极立碑,泱泽在墓前立下一定为天极报仇的誓言。 姜游带麒零和神音回他家,麒零和神音发现岛上的村民含有兽性,只在夜间出没。姜父发狂杀人,随后清醒过来,伤心不已。麒零和神音找到真言之泉,见众多发狂的村民。神音反击上前袭击的村民,缝魂出现把村民救下,神音和麒零向缝魂追问小岛的秘密,缝魂拒绝回答。随即神音击碎碎天螺欲攻击缝魂,谁知误打破小岛的结界。莲泉出现告知麒零和神音,由于岛民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发狂,所以缝魂设下了结界不让外界打扰,以守护岛上的安宁。

  • 银尘通过甫庸联系天格的四度王爵雷娅来相见。银尘问雷娅寻找的一度王爵是修川地藏还是吉美。 缝魂、麒零、神音、莲泉合力再次封印泉水。漆拉向白银祭司汇报仙踪岛上泉水导致村民兽化,缝魂设下结界的事。白银祭司让漆拉毁了仙踪岛和屠杀村民。麒零、神音、缝魂和莲泉在岸上一起合力修复结界,接着四人分骑两头神兽回岛。回程中发现结界被黑魔法侵蚀,缝魂使用灵力抵抗黑魔法失败。突然,缝魂收到白银祭司的召回,其他三人回到岛上,去寻找岛屿被袭击的真相。 神音发现泉眼地下有条神秘通道,三人飞入通道追溯其源头。麒零在通道中发现传送棋子,三人被传送到通道外的另一头。看着通道,神音脑子里出现了些以前的记忆片段,神音想起这个地方就是凝腥洞穴。凝腥洞穴从小培养了一批孩子自相残杀,最终杀掉其他人存活下来的就成为了侵蚀者,而神音就是从凝腥洞穴走出来的侵蚀者。众人由此终于知道了真言之泉的邪气来自凝腥洞穴。神音和莲泉、麒零约定帝都再见,随后独自离开,而麒零和莲泉也回去找银尘。 漆拉发现有人去过凝腥洞穴,随即毁掉了通往凝腥洞穴的通道。

  • 三度王爵漆拉面见白银祭司,告知其在帝都发现风源灵术师踪迹,事有蹊跷,却被白银祭司告知不必在意,并以民心安定为由让其保密。麒零等人经过推理,将嫌疑人锁向漆拉。银尘和缝魂寻找漆拉对峙,漆拉不屑辩解,以没有红讯王爵之间无法动手为由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二度王爵幽冥与四度王爵雷娅不期而至,言其奉白银祭司之命,带漆拉回去定罪。正此时,大量风源灵术师突然出现,在银尘消灭风源灵术师后,漆拉假装与银尘动手,并暗示银尘他知道银尘并未失去记忆。之后漆拉束手就擒,被幽冥带去交差。 回到府中的银尘对漆拉的行为十分疑惑,再次想起自己被白银祭司复活,被祖金王暗中保留了记忆一事,银尘决定揭开这个秘密。泱泽和麒零发现,天极留下的衣服,线索直指祖金墓,三人前往祖金墓。

  • 祖金王陵,银尘打开衣冠冢,泱泽向父皇请罪,麒零安慰泱泽无需自责,随后向银尘介绍上次他们的经历。银尘通过蛛丝马迹找到解开谜题的方法,用土源灵术打开机关,众人进入密室。泱泽触碰石碑,字迹再次出现,同时出现的还有守护王陵秘密的沙石怪,那怪兽由沙土构成,刀枪不入,连银尘亦不是对手。危急时刻,麒零挺身而出,将其制服后,脱力昏迷。 石像发出的光投射在墙上,银尘和泱泽从中得知,白银祭司是原始天妖的十二分身,被囚禁在水晶棺材,通过精神浸染控制灵术师成为傀儡。银尘想起吉美曾传授自己抵挡精神浸染的黄金壁垒,泱泽亦想起父皇饱含深意的忠告,才知晓吉美和祖金王的良苦用心。此外,两人还发现白银祭司造出一个完美容器,称之为“零度王爵” 银尘发现麒零灵力竟比之前增长了几倍,泱泽推测可能是吸收了沙石怪的原因,此时银尘也想起之前传授麒零灵术时,被其吸取灵力的情形。泱泽推测麒零有可能是失踪的完美容器,银尘打断泱泽推测,将麒零送回郡主府。 格兰仕知道泱泽的推测,劝泱泽为了彻底解决玄沧危机,宁杀错不放过。泱泽不忍杀死自己的结义兄弟

  • 银尘带麒零前往小树林闭关修炼,传授他收集灵雾隐藏灵力的技巧。 泱泽在王陵等待银尘赴约,久等人未至,回程途中遇到小队玄沧官兵。泱泽躲避时被格兰仕找到,两人分析到银尘是有意救他,故约他离开据点。格兰仕再次以大局为重,劝泱泽杀掉完美容器麒零。 四度王爵雷娅对银尘此时闭关心存疑虑,前来找幽冥商量,设计让神音带路,前往银尘布满结界的府邸,雷娅用灵术发现银尘并不在家中。遂以银尘暗自插手玄沧王朝内务并勾结暗潮之名,禀报白银祭司。 白银祭司下达白讯召集各大王爵使徒,下令寻找失踪的银尘和麒零,如若发现二人与暗潮有关,可执行红讯,格杀勿论。 银尘与麒零结束一天修炼后,发现泱泽在旁窥视。银尘把麒零保护在结界中,前去寻找泱泽。银尘为保护麒零完美容器的身份不被泄露,决心杀掉泱泽,却发现泱泽一心求死,惊觉是调虎离山之计。 另一边,麒零用黄金壁垒阻挡格兰仕致命一击,成功等到银尘回援。银尘叫破格兰仕身份,并表明欲杀掉麒零,就必须再杀死他一次。

  • 格兰仕为解决麒零,不惜使用黑暗灵术化身饕餮,银尘在危急关头爆发,饕餮重伤逃跑。银尘带麒零躲到山洞,并传输灵力为其疗伤。雷娅向白银祭司报告银尘在贺兰山脉一带,白银祭司下达红讯,初露阴谋。 泱泽在银尘传输灵力时,发现麒零竟然自动触发黄金壁垒,发誓将不惜一切代价,誓死保护麒零。正在此时,幽冥到来,银尘不是对手,在洞口设置的结界也被战斗余波打破,泱泽为了保护银尘,将玄鸟之力传给麒零。并把白银祭司的阴谋合盘托出,正当二人兄弟情深之际,幽冥用灵术打入洞内,身为普通人的泱泽身死,把玄沧托付给麒零 幽冥正欲对银尘下杀手时,麒零用苍雪之牙抵挡住幽冥攻击,并带着银尘、泱泽逃走。麒零将泱泽葬入祖金王陵,并决定继承泱泽遗志,以暗潮首领、祖金之子泱泽的身份活下去。

  • 麒零发现在泱泽把玄鸟之力传给自己之后,脚踝上的胎记就发生了变化,银尘对此也无法解释,麒零认为这是玄鸟之力在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记使命。 麒零代替泱泽,召集暗潮灵术师,完成泱泽的遗愿,但在暗潮灵术师们的众目睽睽之下揭开了面具,坐实自己暗潮首领和祖金之子的身份,并且以此吸引白银祭司。只有施离了解这一切的真相,痛不欲生的施离承受着泱泽之死的悲伤,答应麒零支持他完成泱泽的遗愿。 幽冥一路追杀银尘,却意外收到雷娅白讯,要求务必留银尘和麒零活口。幽冥尽管有千般不解,也无法违背白银祭司的意愿,只得愤然离开。 麒零带着暗潮灵术师化成商人向帝都进军,一路行善施恩,城镇中已经开始有赞美“暗潮”和“祖金之子”的童谣传诵。 白银祭司听闻麒零就是祖金之子,并没有相信,于是派雷娅调动天格力量查询真相。雷娅带着霓虹来到已是一片废墟的福泽镇,通过对福泽镇往事的闪现,和之前幽花所说的麒零脚踝处有个零字,雷娅将这一消息汇报给了白银祭司,白银祭司大喜。 原来,麒零是白银祭司制造的唯一一个完美容器,因为能力无法估量,所以又称零度王爵

  • 麒零向白银祭司和南曜王展示了玄沧王室独有的玄鸟之力,证明了其为祖金之子,但希望与自己的王爵住在一起,白银祭司答应麒零可自由出入王宫,并要求其定期接受洗礼,南曜王还是对麒零很担忧。 麒零作为皇子入宫前,向银尘表示此番无论前途如何,都不会后悔。银尘暗自担心,并下定决心前路茫茫使徒和王爵始终并肩战斗。 南曜王看着麒零,面露绝望。麒零不知道的是,这是南曜王为数不多的清醒时刻,麒零惊诧发现,更多时候南曜王都处于一种行尸走肉的状态。而这正是白银祭司“洗礼”所致。 银尘得知麒零将要经历受洗,顿感不安。银尘暗中将麒零体内的玄鸟之力进行引导,保护住麒零的爵印心智。果不其然,麒零第一次受洗礼后,并没有达到白银祭司理想的效果。 在宫中,麒零开始寻找完美容器的线索,神音与幽花先后冒着风险前来帮助麒零,最终麒零在南曜王书房内发现了一个隐藏着的结界。 漆拉向白银祭司汇报,麒零体内的一种特殊力量保护了麒零,并没有成功接受洗礼,白银祭司开始禁止麒零外出皇宫。麒零以昏庸玩乐的表象瞒过漆拉的监视。

  • 麒零在逃出王宫之后,遇到了监视自己行为的施离,施离对麒零自私出逃的行为极为不满,麒零向施离解释了杀死白银祭司的办法就是完美容器,而完美容器就是麒零自己。这样的情况让麒零进退两难。 莲泉没有了麒零的音讯,和幽花前往王宫却发现人走楼空,只得去求助银尘。银尘以漠然的态度,在其面前断绝了自己与麒零的使徒王爵关系,莲泉心寒。可二人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银尘宁愿做一个没有使徒的王爵,也不希望麒零陷入无法预知的危险。 幽花则选择了以郡主身份进入皇宫,孤身犯险寻找麒零的线索。幽花在南曜王的书房,发现了麒零留下的书简,在上面发现了自己王爵的信息,并推测麒零的失踪跟自己王爵的失踪有必然的关系。幽花希望莲泉可以和其一同前去寻找永生岛,但被缝魂发现,加以阻止。幽花赌气独自离开,莲泉最终还是违背缝魂的要求,陪同幽花前往天格查找永生岛的信息。 麒零逃离王宫,回到破败的福泽镇,在破败的福泽酒馆,麒零独饮独酌,酒醉中想起在福泽镇的种种回忆,身心苦痛。施离带着祖金次子,泱泽的弟弟盘风来到酒馆。但此时的施离却不再保护盘风。

  • 盘风被其侍卫苏蒙从施离手里救下来,两人僵持不下,施离执意要杀掉盘风,就此结束一切。苏蒙誓死捍卫,在钳制住施离的时候,盘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并将继承祖金王和泱泽的遗愿,在守护玄沧安危上,做出自己的努力。 神音在幽冥使用死灵镜面放出神音姐姐的时候,一直坚守要做真实的自己,而不是再受其姐姐的精神浸染的干扰,最终看清了自己,看清了自己与姐姐,自己与王爵之间的关系。最终做出了抉择。 麒零被回忆所困扰,在福泽镇酒馆伶仃大醉,痛苦不已。麒零与盘风告别,并将玄鸟之力全部注入木剑,并送给了盘风,以保其平安,希望盘风继续泱泽未走完的路。后与白银使者回帝都,面对无法逃避的一切。 麒零在白银祭司面前,将所知道的一切坦白出来,白银祭司切断了麒零与银尘之间的感应,并对其开始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洗礼。白银祭司要一步步清空麒零的意识,直到他变成一具干净的躯体。银尘感知到与麒零断了感应,前去救麒零,却无济于事。 莲泉和幽花在前往寻找永生岛的途中,碰到缝魂派来的灵兽,缝魂通过灵兽告知莲泉和幽花有关永生岛的线索,但需要先找到灭蒙鸟。

  • 莲泉和幽花按缝魂给的提示信息来到了水源和火源的交界处临台镇寻找灭蒙鸟。来到之前寻找魅火晶下榻的酒馆,询问酒馆老板有关灭蒙鸟的信息,酒馆老板告诉他们很久之前发生的一场战争,在树林里可能会有信息。在树林里,幽花无意从一条蛇的嘴下救出一枚蛋,并给其输送灵力,没想到这就是他们所要寻找的灭蒙鸟。 莲泉和幽花被缝魂打晕,莲泉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一条船上,缝魂正要带莲泉前往炎方,只是为了躲避白银祭司的红讯。然而灭蒙鸟却找到了幽花,来到她的身边。神音在与灵兽争斗期间,被灵兽所伤,霓虹将神音带到雷娅之前疗伤的永生岛治疗。神音意外发现身处永生岛,并想将此信息告知幽花他们。 缝魂和莲泉由于红讯在身,不能随意走动,幽花只身一人找银尘打听麒零的去处,银尘冷漠相待,幽花只能独自离开。在返回的途中,捡到神音暗中留下的永生岛地图,与缝魂和莲泉共同前往永生岛。 雷娅和幽冥遭受到了强大力量的打击,却完全不能判断出这股力量的来源,而这仅仅是白银祭司对其行为的一个小小的警告。神音将永生岛位置告诉幽花他们的信息被雷娅发现。

  • 缝魂、莲泉、幽花三人来到永生岛的同时,雷娅和幽冥也来到了这里对缝魂和莲泉执行白银祭司的红讯。缝魂和莲泉决定催眠海中的灵兽引发一场大战,并利用这个时机潜入地心,寻找六度王爵锡流。 一场缝魂和莲泉催动大量灵兽与雷娅、幽冥的大战拉开序幕。为了试探银尘,白银祭司将漆拉和银尘也派到永生岛围剿缝魂和莲泉。打斗过程中,莲泉在缝魂的掩护下进入地心深处,终于找到六度王爵锡流,请求他拯救即将陷于危难的玄沧。锡流却表示他已化作永生岛,对此已经无能为力。 就在地面上缝魂和漆拉苦战之时,漆拉告知缝魂催眠更多灵兽将会引发更大的灾难,缝魂告诉漆拉,自己和莲泉从来没有做过破坏玄沧的事情,不知为何要遭众人的杀戮。莲泉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锡流,锡流感知雷娅已经突破了种种障碍,即将找到莲泉,锡流将自己的灵力传输给了莲泉,希望其可以完成使命。 雷娅被强大的力量从地下被推出,幽花忽然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十分疼痛。山体裂出一道出口,莲泉从中缓慢飞出。

  • 永生岛上的山体裂开一道出口,莲泉从中缓慢飞出。错过暗杀五度使徒莲泉时机的雷娅绝望地告诉大家,锡流在最后一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并将六度王爵的身份传给莲泉,莲泉成为了新的六度王爵!得知这一消息的幽花无法面对这一事实。 缝魂看到争斗的局面,非常不利于莲泉,于是选择牺牲自己,保全莲泉,使得莲泉成为了玄沧唯一一位双身王爵,其灵力凌驾于众人之上。 此时的帝都中,就在麒零即将被清空之时,他体内的黄金壁垒突破了白银祭司对他的精神控制,而完美容器的特质又令他吸收了大量的灵力。宛若新生的麒零摆脱了白银祭司的控制,赶往了永生岛。痛苦的莲泉要为哥哥复仇,却被幽花拦下,表示她也要为父亲复仇。众人这才得知,幽花原来是六度王爵锡流的女儿。众人并没有停止对莲泉的围剿,麒零到达永生岛试图保护自己的王爵和伙伴。莲泉告诉银尘,她知道吉美的下落,银尘推开麒零,将莲泉救走。 莲泉将多年前关于吉美的阴谋告知银尘,并告诉他吉美并没有死,而是被封印在了图尔遗迹的下方。白银祭司只是十二个原始天妖的分身,也只有救出吉美,才可以保护玄沧。麒零和

  • 麒零和幽花根据莲泉一路留下的线索,找到了莲泉和银尘。幽花怨恨莲泉,莲泉却将锡流告诉她的话告诉了幽花,并将幽花收为自己的使徒。麒零不明白银尘为何会抛下自己,银尘表示他要去找自己的王爵吉美了。 雷娅和幽冥远非双身王爵莲泉的对手。雷娅竟不惜利用精神浸染牺牲自己的使徒霓虹,帮幽冥增强灵力。在最后一刻,霓虹摆脱了雷娅的控制,扑向神音,神音不得不承受霓虹的重创,霓虹将神音的灵器束龙刺进自己的爵印,神音吸取了霓虹的灵力,变得更加强大。 银尘、麒零、莲泉、幽花四人躲在海域灵兽的嘴里前往永生岛之下的灵冢。但是在灵冢通过棋子进入图尔遗迹的时候,发现棋子已经失效。四人只能面对上古四大灵兽之一的祝福,他们克服了重重阻碍,终于绕过祝福,来到了灵冢之下的图尔遗迹。银尘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格兰仕,两人终于相认,格兰仕这才将之前的事情逐一告诉了银尘,银尘告诉格兰仕吉美就在图尔遗迹之下,格兰仕恍然大悟,只有这一个地方是格兰仕从未去过的。 格兰仕杀死所有亡灵,打开通往灵冢的通道,为他们营救吉美扫清障碍。并按银尘所托,耗尽最后灵力

  • 格兰仕使用最后一口气将麒零和幽花推出了图尔遗迹,银尘看着怀里的格兰仕,再一次回忆起他们同为吉美使徒时的美好时光,格兰仕最终消逝在银尘面前。 银尘和莲泉相互配合,利用莲泉的永生天赋注满一池鲜血启动祭坛,祭坛中间出现一把匕首,银尘触碰到匕首后竟消失了。随之消失的,还有整个图尔遗迹内的灵力,莲泉的身体在没有灵力的“零度空间”内无法愈合,生命垂危。麒零和幽花被送到永生岛上,被幽冥控制,幽冥想通过攻击麒零,逼银尘现身。关键时刻,神音背弃了幽冥,攻击了幽冥的爵印。 银尘终于进入囚禁吉美的地方。长满尖刺的白色草藤,不断蚕食着银尘,在没有灵力的空间里,银尘举步维艰,终于看到被草藤缠绕得如同虫茧一般的吉美。银尘拼尽最后的意志,把藏有灵力的一件灵器传给了吉美。 幽冥要对麒零和神音动杀手之时,麒零的爵印突然散发巨大的光芒,灵力变得无比强大,麒零忽然明白,他取代银尘成为七度王爵——银尘死了。此时,幽冥和雷娅被白银祭司召回,白银祭司将玄沧最强大的王爵派出,以协助二人恢复玄沧秩序。

  • 幽冥和雷娅被白银祭司召回,白银祭司将玄沧最强大的王爵修川地藏派出,以协助二人恢复玄沧秩序。修川地藏的出现,给幽冥和雷娅带来了恐怖的力量。 雷娅告诉幽花,莲泉被白银祭司带走了,失去王爵的麒零情绪崩溃,幽花要麒零清醒一点,如果不能向白银祭司报仇,银尘的死亡毫无意义。麒零终于振作,和神音幽花一起,决定救出莲泉,向白银祭司复仇。白银祭司派出拥有“窒息”天赋的一度王爵修川地藏去逮捕叛逃王爵,而一度王爵和使徒,竟长着和银尘一模一样的脸。 雷娅告诉幽冥自己窥探到的最大秘密——《风水禁言录》:白银祭司并不是他们所称的十二天神,而是原始天妖的十二个分身,被囚禁在四个国度。他们控制玄沧王室,吸收死掉的灵术师和平民的灵力让自己强大,进而开始寻找可以承载自己灵力的躯体。吉美知道了这个秘密后,和当时的玄沧王祖金一同反抗白银祭司,但是失败了。 麒零等人潜入帝都,想救出莲泉,遭到了修川地藏的攻击。麒零利用灵器迷惑了修川,救出了险些化为浆芝的莲泉。众人逃到安全的地方后,莲泉讲出了图尔遗迹内的经历。

  • 得知修川地藏的可怕之处后,众人发现自己中了修川的圈套,匆忙离开。神音被幽冥召回,幽冥告诉神音不要自以为麒零他们逃出了心脏,就是逃出了修川地藏的控制,如果想要麒零他们活命,要赶快躲进天格信息收集的要塞中。 白银祭司变回天妖真身的时刻在即,他们必须联合起来,对抗白银祭司。麒零、莲泉、幽花、神音四人制定了首先需要除掉修川地藏的计划,那就是利用幽冥的死灵镜面,复制出无数修川地藏,让修川地藏自己杀掉自己。 莲泉召唤出灵力强劲的稀有灵兽吸引修川地藏,一旦修川地藏吸收灵力,便可产生片刻的灵力空白,让神音和麒零有机会投放死灵镜面。但关键时刻,修川地藏却发现了莲泉,幽花为了保护莲泉,挡在了修川的面前,牺牲了自己。 幽花的死亡换得了修川地藏灵力瞬间的空白,麒零找准机会,将死灵镜面投放至修川地藏身后,修川地藏发现自己中计,死灵镜面中走出了和自己一样的敌人!一场混战之后,修川地藏死在了自己手里。幽花在莲泉的怀里听到了当时锡流想要说给她的话。幽花幸福地消逝在莲泉的面前。麒零下定决心,将自己作为诱饵向白银祭司复仇。

  • 麒零将自己作为诱饵,落入白银祭司手中。白银祭司计划杀掉南曜,让麒零以泱泽的身份登基,随后入住麒零的身体,彻底复生。 登基之时,麒零启动黑暗形态,想要攻击白银祭司,却反被控制了神智。白银祭司冰棺开启,开始进入麒零身体。神音等人的反抗在失控的麒零面前不堪一击。眼见天妖即将复生,吉美及时出现,将麒零唤醒。 白银祭司进入麒零的身体,试图控制麒零的意识,在麒零苦痛的挣扎后,终于战胜白银祭司,白银祭司无处可逃,只能附身在漆拉身体内,三人追至神像广场, 与漆拉展开了激烈地搏斗,以避免寄托在漆拉身体内的白银祭司逃走。 漆拉承认自己的愚忠,同时也被体内的白银祭司慢慢吞噬。白银祭司随手一挥,所有王爵和使徒都被掀翻在地。吉美出现,利用审判之轮和麒零的力量,结合众人之力,劈开了漆拉的肉身,白银祭司就此烟消云散。 吉美告诉了麒零,银尘虽然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吉美的新生,但是吉美并没有觉得银尘就此消失,希望麒零可以找到他。吉美只是解决了玄沧的白银祭司,但在另外三个邦域的白银祭司也即将复活,吉美需要前往帮助其他邦域。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